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ウミネコが桟橋で鳴いたから
波の随意に浮かんで消える 過去も啄ばんで飛んでいけ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誕生日に杏の花が咲いたから
その木漏れ日でうたた寝したら 虫の死骸と土になれるかな

薄荷飴 漁港の灯台 錆びたアーチ橋 捨てた自転車
木造の駅のストーブの前で どこにも旅立てない心
今日はまるで昨日みたいだ 明日を変えるなら今日を変えなきゃ
分かってる 分かってる けれど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心が空っぽになったから
満たされないと泣いているのは きっと満たされたいと願うから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靴紐が解けたから
結びなおすのは苦手なんだよ 人との繋がりもまた然り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少年が僕を見つめていたから
ベッドの上で土下座してるよ あの日の僕にごめんなさいと

パソコンの薄明かり 上階の部屋の生活音
インターフォンのチャイムの音 耳を塞ぐ鳥かごの少年
見えない敵と戦ってる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ゴールはどうせ醜いものさ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冷たい人と言われたから
愛されたいと泣いているのは 人の温もりを知ってしまったから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あなたが綺麗に笑うから
死ぬことばかり考えてしまうのは きっと生きる事に真面目すぎるから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まだあなたに出会ってなかったから
あなたのような人が生まれた 世界を少し好きになったよ

あなたのような人が生きてる 世界に少し期待するよ



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


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
因為有海貓在碼頭悲鳴

隨著浪花起伏消沒 叼啄著往昔飛離不見
我曾經想死 因為生日那天杏花盛開
若在這日照下酣睡 能像蟲腐化為泥土嗎

薄荷糖 漁港的燈塔 生銹的拱橋 丟棄的自行車
木造車站的暖壺前 無處可前往的心靈
今天與昨天如此相像 想改變明天必須改變今天
我知道 我知道 但是...

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

因為心中無一牽掛
心空虛而哭泣 一定是渴望得到充實

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

因為鞋帶已然鬆脫
繫不緊的鞋結 如同繫不緊人的羈絆

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

因為少年深情凝視著我
抱膝跪在床上 對那天的我自己感到抱歉

屏幕微光 樓上的嘈雜 來電的鈴音 緊塞住雙耳
鳥籠中的少年 與無法看見的宿敵對戰
疊一間的堂吉訶德 目的也是骯髒醜陋

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

因為被人說是冷血
被愛著而哭泣 因為知道了人的溫暖

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

因為有你燦爛的笑容
之所以思考死亡 一定是坦率努力活著吧

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

因為還沒與你邂逅
因為有像你這樣的人誕生 我對世界稍微有了好感

因為有像你這樣的人誕生 我對世界稍微有了期待
[PR]
by cwj36 | 2018-03-31 12:27

コイシイヒト

逢いたくて逢えなくて 何度も受話器を置いた
永遠に永遠に この胸の中

交差点の向こうに あなたの顔見つけた
変わらないその瞳 一瞬時が止まる
恋人でいるよりも 友達として側で
笑いあえてるだけで いつもそれでよかった

もしあの日 あぁその想い
あの人に伝えたら 何か変わっていたの?

ものすごくものすごく 恋しい人の名前は
永遠に永遠に この胸の中


交わした言葉の数 ひとつひとつ浮かべた
臆病な私へと そっとさよならを告げる

今ならば そう胸を張って
お互いに向き合って 輝いていられる

ものすごくものすごく 恋しい人の名前は
永遠に永遠に この胸の中

逢いたくて逢えなくて 何度も受話器を置いた
永遠に永遠に この胸の中

暖かい暖かい 優しい光の中で
偶然にすれ違う 人波の中
離れてゆくの

想見你卻見不到你 好幾次放下了話筒

這份情感永遠永遠放在心裡

在十字路口另一邊 看見了你

那雙眼眸依舊沒變 時間靜止在那一瞬間

也許當個朋友陪在你身邊 比當你的情人好

只要能永遠微笑以對就好了

如果那一天那份思念

傳達給他了 會改變什麼呢?

如此深切 如此深切 愛戀的人的名字

永遠地永遠地 在我心中


說過的話 一句一句浮現腦海

告訴膽怯的我 你已悄悄的離去

如果是現在的話 我會勇敢向前

與你面對 神采飛揚

如此深切 如此深切 愛戀的人的名字

永遠地永遠地 在我心中

想見你卻見不到你 好幾次放下了話筒

這份情感永遠永遠放在心裡


暖暖的柔和光芒中

在人群中 偶然的擦肩而過

離去


[PR]
by cwj36 | 2018-03-31 09:52

임을 위한 행진곡

임을 위한 행진곡

「사랑도 명예도 이름도 남김없이
한평생 나가자던 뜨거운 맹세
동지는 간 데 없고 깃발만 나부껴
새 날이 올 때 까지 흔들리지 말자
세월은 흘러가도 산천은 안다
깨어나서 외치는 뜨거운 함성
앞서서 나가니 산 자여 따르라~
앞서서 나가니 산 자여 따르라~」

獻給你的進行曲

「我們曾經熱切地盟誓....
不惜愛情、名譽與名分
要奉獻一生 向前衝刺~
同志已不知去向 只剩旗幟飛揚~
絕不要動搖 直到重生的那一天~
歲月儘管流逝 但山川知道......
醒來之後呼喚的 那熱切的吶喊!!!
我將向前衝刺 活著的弟兄 請跟我來~
我將向前衝刺 活著的弟兄 請跟我來~」



[PR]
by cwj36 | 2018-03-28 19:44 | 音樂村

WTFM 臉書"WTFM全軍破敵陣線"關閉公告

由於臉書的實名制規定(其實是遭到有心人檢舉)~不再使用臉書!特此致歉!

[PR]
by cwj36 | 2018-03-24 18:30

800壯士與史上最強俘虜日僑計畫

第88師262旅任旅部中校參謀主任謝晉元(廣東省蕉嶺縣人。原粵軍第十九路軍參加過128事變)代領524團部400人(800壯士)死守四行倉庫之前的任務是參與消滅日本上海海軍陸戰隊~俘虜3萬日僑。

1937年蔣介石先偷偷摸摸派第88師第523團換穿保安隊制服(英式)進入閘北烏橋一帶先期秘密進駐、佈防、構築工事。

10下旬日本援軍進入閘北時,對中國軍的防禦工事又讚嘆不已,360度圓型陣地更譽為「現代巷戰之典型陣容」,顯見蔣介石對入侵日本租界真是費盡苦心。

813松滬戰爭爆發第88師524團跟進攻擊,88師使用毒瓦斯、達姆彈、不斷以重炮擊日租界....被日方廣播為「閘北可惡之師」。

因為88師是德制師,外表「看起來很像德國納粹軍」,部份外籍人士也稱為「德意志戰爭」。

使用毒瓦斯驅逐躲在建築物中的日軍、加上達姆彈、重炮與飛機轟炸還打不下租界的蔣介石在日記反省說:「緒戰第一星期,不能用全力消滅滬上敵軍。何應欽部長未將巷戰及攻擊武器發給使用,待我想到,催發戰車與平射砲,已過其時……何應欽誤事誤國,亦我想到太遲之過也。」

e0040579_23380602.jpg

1932年128事變後,中國方面就制定了在江陰段封鎖長江,將長江上遊日本艦艇一網打盡的海軍作戰方案。

這樣一方面可以阻止日本軍艦由上海沿江西上;一方面可以截獲停泊於長江里的日本軍艦與商船,收先聲奪人之效。

77事變後,計畫將長江內日艦及沿岸各地漢口、九江、蕪湖、南京至上海租界日僑一舉加以俘虜,以與日方談判解決華北事變問題。

中日秘密和談進行時,中國正積極展開全面開戰準備~100萬以上陸軍總動員~

而日本正在忙在散處長江沿岸各地日僑撤僑作業~。

7月28日開始,當日上午漢口方面日僑突然奉命緊急撤退,原在漢口裝貨待發之日本商輪臨時將貨卸下,日僑隨即蜂擁上船,隨身衣物大都未及攜帶,有的就餐未畢即奔赴碼頭,碼頭到處可見倉皇狼狽逃命的日本人。

但這項俘虜日僑作人質計畫被南京國民政府行政院機要秘書黃浚泄露給了日本,東京方面緊急下令將日僑全下撤至上海。

8月10日黎明,包括萬噸級(満載排水量1,512.00トン) 的旗艦“八重山”號在內,泊於漢口一帶的近20艘日本船,匆匆逃向長江口。

而集結湖口的中國軍艦卻因未接到開火命令,眼睜睜地看著日艦全部逃跑。

黃浚及其在國民政府外交部任職的兒子黃晟,都被判定為賣國罪,處以死刑。

e0040579_23350500.jpg

蔣介石1937年8月11日傍晚,電令海軍部長陳紹寬“立即實施沈船封江計劃”構築江陰水下封鎖線,將43艘舊軍艦、商船和185條民船裡面還有包含中國最早的空母2艘,水上飛機母艦「德勝」號、「威勝」號,可搭載水上飛機2至3架~於1928年編入海軍第二艦隊建制序列(對付東北海軍空母「鎮海」號)。

謎之張學良:我是中國最早指揮戰車(FT17)、空母(僅2架飛機)、放毒氣的人~

日僑紛紛緊急向上海集中,因此有近3萬日僑在上海~他們正慶幸大難不死時~

沒想到上海租界才是中國大軍首欲拔除之目標,日僑全集中上海反而省事在長江沿岸到處逮捕~

中國準備一旦全面開戰即集中優勢兵力首先解決少量日本上海海軍陸戰隊並俘虜上海租界日僑。

最近才看到中國軍在通州屠殺日僑,嚇破膽的上海日僑惶惶不可終日~除陸戰隊兵力3000餘人外,還有組織「日僑義勇團」"號稱"可用兵力已達萬餘人。

70萬華軍入侵上海租界事件爆發後~日本政府內有總撤退與一撃講和論兩種。

陸軍參謀本部作戦部長石原莞爾不擴大派主張繼續從上海總撤退撤僑。而武藤章與田中新一擴大派則主張必須在上海反撃~

不過因為通州屠殺事件與攻擊日本上海租界區,使日本人民「暴支膺懲」的怒火響徹雲霄,一致要求懲罰支那暴蔣,最後決定出兵上海~

88師最後久攻不下日租界~史上最強俘虜日僑計畫失敗~第88師524團800壯士死守四行倉庫後反而成為俘虜。

在許多松滬戰役介紹中都會強調由於中日海軍差距太大~所以中國忍痛自沉船艦以阻止日本軍艦由上海沿江西上,但其實真正奧義是想俘虜長江沿岸日僑作談判籌碼卻從來不提!


[PR]
by cwj36 | 2018-03-23 23:38 | 【1937 淞滬戰役專輯】

南京陷落後 蔣介石


掩護我上海大軍得以安然地向浙皖地區退卻之奧義


77事變後,中國方煽動華北偽軍起來造反~尤其通州保安隊屠殺日僑,震撼日本~中國方面對此屠殺日僑都是隱瞞的,只稱是「抗日蜂起」。

⋯⋯

中國還計畫將長江內日艦及沿岸各地漢口、九江、蕪湖、南京至上海租界日僑一舉加以俘虜,以與日方談判解決華北事變問題,啟動松滬戰役,入侵上海公共租界日本區。

日本派軍解上海日租界之圍後~展開南京攻略~


第2次棄守南京(128事變時膽小的中國國民黨就決定遷都洛陽。在國民政府主席林森的帶領下,1000多人黨國要員們由南京下關上船,之後乘火車飛奔洛陽。)先跑去江西的蔣介石,日夜憂慮南京戰局,他發覺劣勢已難以挽回,於1937年12月11日夜連發電給唐生智:「如情況不能持久時,可相機撤退,以圖整理而期反擊。」


沒想到一手培育的10多萬中央軍與精銳德製師(含3萬緊急拉夫充員)~沒給日軍什麼痛擊竟在撤退中一退塗地~


國民黨部隊打戰不行~撤退更慘~督戰隊與守城軍火拼加上交通意外~日軍還未攻入已死8萬人~


南京死傷人數固然是日本侵略,但國民黨搞死自己人的荒唐不惶多讓,所謂「南京大屠殺」可謂國民黨與日本軍閥兩個法西斯的「歷史共業」。


在1937年12月13日,在南京失陷的當天,蔣介石在江西九江發出通電,表示了中國軍民不以南京失陷而動搖抗戰國策與全國一致繼續抗戰的決心:「國軍退出南京,絕不致影響我政府始終一貫抵抗日本侵略原定之國策,其唯一意義,實只有更加強全國一致繼續抗戰之決心……」


1937年12月17日,蔣介石又跑到武昌代表中國政府,發表文告《我軍退出南京告國民書》,文告宣布了中國政府與中國人民絕不會因南京的失陷而動搖抗戰到底、抗戰必勝的決心與信心,要求廣大軍民“貫徹抗戰到底”,獨立自主,始終不屈,“爭取國家民族最後之勝利”。且中國持久抗戰,其最後決勝之中心,不但不在南京,抑且不在各大都市,而實寄於全國之鄉村與廣大強固之民心;同仇敵愾,步步設防,則四千萬方圓國土到處可造成有形無形之堅強壁壘,以致敵之死命……最後勝利必屬於我。」


蔣介石還在日記中寫道:「在戰略上來看,也可以吸引追擊的敵人向南京前進,使從上海撤下來的五十幾個師,至少可以減輕一些壓迫,得到喘息的機會。


同時,我們要知道上海戰爭退下來時,我們尚有百萬大軍,等待重新配備,而敵人卻正欲以閃電的姿態來跟蹤追擊,以消滅我們的作戰主力,所以,我們備戰首都的決心於行動,卻吸引住了敵人四個師團以上的兇猛力量。


換句話說:南京衛戍戰的另一積極偉大意義,是在掩護我上海大軍得以安然地向浙皖地區退卻。」


南京失陷卻沒有受到責罰的唐生智說:「南京我明知不可守,這是任何有常識的人都知道的。」


「我認為守南京主要的目的還是爭取一些時間,使撤下來的部隊得以休整和準備而不是單純從南京是首都或中山靈寢所在地來考慮。」


南京失陷的意義竟是如此~得到喘息!後來變成喪失資源富裕空間換成去西南窮困的時間。


而且完全沒有提到有30萬人死於南京大屠殺!


早在1937年7月31日,南京市防護團制定了《避難實施計劃》,在其“疏散要領”部分規定:“1、公務人員之眷屬,準其陸續回原籍。2、向在本市落戶之住鋪各戶,其眷屬無處可去者,於必要時,得令遷往郊外安全地帶,另令當地軍警保護之。3、前列二項人事之遷移,必要時得由政府機關征發車輛、船舶,聽候備用,並應調派軍、憲、警及防護團員掩護其出境。


南京公務人員之眷屬早就走光了~消息洩露更多南京人跑了~交通工具在11月許多離開南京後就沒回來~


南京是除了窮人與實在不想走的人外~不足20萬~




e0040579_23381709.jpg



[PR]
by cwj36 | 2018-03-21 23:39 | 【1937 南京冬之陣】

屍速列車 下關行

屍速列車 下關行

中國電影金陵13釵,神話級的中央軍校教導總隊 許大鵬:「李教官~教導隊就只剩10幾號弟兄~再一步就出城了」
李教官:「打!」⋯⋯ 但事實上的教導隊是不打的~而且逃得很心酸!
1937年12月12日~南京防衛司令官唐生智逃亡。

1937年12月13日,南京下關火車站最後一班火車裝進了軍用行李和食品準備離開南京,由下關以火車輪渡到對岸浦口車站

⋯⋯
e0040579_14410954.png

驚聞中國軍隊要撤離南京,許多想逃離南京的民眾從周圍湧向下關火車站,一些民眾還讓老人和小孩子先進入了列車。

列車頂更是爬滿了許多南京民眾。

這時雷震所屬中央軍校教導總隊第三旅從紫金山陣地一路好不容易落跑到下關火車站。

連長雷天乙怒吼要在車頂的民眾下來,日軍來了,國民黨指揮官要先進入列車,已進入的民眾快給他出來。

因為火車上的民眾都不聽從,雷天乙發出命令槍斃民眾。駐守火車站的士兵們聽令要槍斃民眾等,不忍開槍面面相噓互相互看著臉就是不開火。

上不了火車的中央軍校教導總隊第三旅上校副旅長雷震(黃埔第二期砲兵科)暴跳如雷大罵士兵:「過一會兒日軍來了!他們還是會被槍斃~快開槍!讓我們的人上車」。

雷天乙開始揍不肯開火的中國士兵。

結果士兵一齊射擊火車頂上民眾紛紛掉落,哀嚎聲此起彼落,並開始強拉老人和小孩子出火車~下關火車站約1000多南京民眾慘死。

屠殺南京下關火車站民眾的雷震與雷天乙等上最後一節車廂,正慶幸能逃離南京時.......

突然日機空襲將列車炸斷,火車頭拉著前面車廂開走,無法用火車逃走的雷震,最後記載「為掩護軍民於下關火車站乘火車突圍,日機空襲將列車炸斷,於是下車指揮官兵抗擊日軍勁旅近衛師團,力戰陣亡殉國」,追贈少將。

*日本在南京並沒有近衛師團

e0040579_10111439.jpg
(下關火車火車輪渡到對岸浦口車站)


[PR]
by cwj36 | 2018-03-16 14:42 | 【1937 南京冬之陣】

爆彈三勇士的真相

爆彈三勇士的真相

e0040579_12375665.jpg

爆彈三勇士(肉彈三勇士)指日本陸軍獨立工兵第18大隊(久留米)的3名一等兵江下武二、北川丞、作江伊之助。

在一二八上海戰役中,1932年2月22日,在上海郊外(現在上海市寶山區)的廟行鎮陣地,3人用爆破筒破壞蔡廷鍇的19路軍修築的鐵絲網成功,而三人身亡。

爆彈三勇士其實是日本新聞界配合日本軍方杜撰美化出來的故事。

據說是日本軍方將引信剪短,3人在伍長逼迫下抬著炸彈還來不及放置便爆炸身亡。

當時破壊班有21人中除「肉彈三勇士」外還有5人陣亡。

e0040579_12382682.jpg

實際上根據同屬的久留米工兵隊士兵證言「三勇士深入鐵絲網附近,在破壞筒的導火線弄上火,就快速地提前返回。途中1人因中國軍子彈射擊跌倒了。

爆破伍長認為他們沒有搞好大聲叱責:「幹什麼! 為天皇為國家給我回去弄好!」

3人又返回了,結果破壞筒爆發3人陣亡。」

1932年7月小野一麻呂・陸軍工兵中佐出版的『爆弾三勇士の真相と其(そ)の観察』則認定:

「他將6人分為2組,鐵絲網附近中國軍隊槍擊激烈,三勇士這組認為沒時間在鐵絲網附近點燃破壞筒引線,所以3人自作聰明,他們竟先點燃破壞筒引線,想要快速插入鐵絲網然後快跑就行了,結果最前面的江下武二被射倒,北川丞、作江伊之助為完成任務繼續前進(回去會被認為背叛命令會被槍斃),但破壞筒引爆,被炸死。

另一組,在鐵絲網插入破壞筒以後點燃引線,後退數米在地面伏下,安全無事。」

所以竟有傳說是「日本軍方將引信剪短」。

e0040579_12385106.jpg

當時1人各拿1米的破壞筒在媒體宣傳下變成3人拿一根3米的破壞筒,還舉辦小學生「肉弾三勇士競技会」運動會賽跑的項目。


[PR]
by cwj36 | 2018-03-05 12:40 | 【1937 淞滬戰役專輯】

中國軍使用達姆彈

達姆彈

蔣介石進攻日本上海租界前奏虹橋機場事件

偽裝的中國保安隊與大山勇夫射殺事件

e0040579_15144522.png


1937年8月9日,日本中尉大山勇夫遭到中國士兵射殺(實際是中國製造弄出的一個「日軍強行闖入機場時先開槍打死我憲兵,然後我憲兵才還擊」的謀殺案),大山勇夫身中30彈達姆彈,子彈由後方射入頭部與腹部在體內爆發~驗屍報告經洋人國際認證,中日兩國皆認可。

日本派往上海解救日租界僑民(當時中國出兵70萬入侵)的101師團士兵荻島靜夫的「戰地日記」淞滬會戰投入了中國軍的大多數精銳部隊,又使用了當時中國最先進的武器。蘊藻浜一線當然也不例外。

《日記》描述當時戰場上中國軍的武器:「此時,敵軍也許感覺到我軍要渡河,從對岸的據點延至堅固的隱蔽戰壕裡,捷克機關槍(ZB26式輕機槍)哢嗒哢嗒地飛速亂射,發出的輕快的聲音,達姆彈發出啪哧啪哧地炸裂聲,還有迫擊炮彈的可怕的爆炸聲震天撼地。」

這些日本兵在回憶中對中國軍達姆彈或類達姆彈仍然心有餘悸:「打中肩膀後,傷口被完全撕裂,彷彿整個肩膀都被從這個洞裡強行挖走了。」

在閘北地區的日軍受到達姆彈攻擊受傷的士兵後送佐世保海軍病院,視察傷勢後確認中國使用達姆彈。

中國軍隊的達姆彈來源主要是英國(採用雲南的鉛)。蘇聯、法國還投資合作生產賣給中國。

e0040579_15132795.jpg

如果依現在中國將抗日戰爭延長為14年,早在1932年128事變(日本稱第一次上海事変),日軍在後送傷兵與死亡士兵的彈孔處與在四明公所與松柏里街繳獲的中國大量庫存達姆彈,向國聯提出控訴。

當時中國駐國際聯盟代表團首席代表顏惠慶反過來以根據德國人醫師證實是日軍使用達姆彈,指控日本誣謗。

打起仗來~顯然中日都不是善男信女~不過當時中國的確擁有大量達姆彈與類達姆彈。

中國的中正式步槍,其「入體變形」子彈類似達姆彈效果,中正式彈頭打到人的軀幹部位會爆裂,不死也是重傷。

而日本的38式步槍都是貫穿傷,也就是說被日本步槍只要不是打中要害,中國傷兵仍會有作戰能力。

蔣介石備配這種殘暴的山寨版德國槍適合射擊能力不佳的中國軍隊,希望軍隊亂槍齊射能打到敵人造成癱瘓。

更早在中國內戰時期,閻錫山就用達姆彈K蔣介石的軍隊~中共8路軍的紅色彈頭因為製作不良,但卻有類達姆彈的奇效,被擊傷不死的日軍印象深刻。

1947年臺灣228大屠殺,中國軍隊對臺灣人使用了達姆彈,達姆彈殉難者如黃守義(1929-1947)就讀建國中學(原臺北州立臺北第一中學校1946年1月28日更名為「臺灣省立臺北建國中學」),1947年3月10日上午10時奉家母之命帶四弟黃守智(小學五年)去買早餐。


自大正街十條通(現林森北路159巷)家,到林森北路119巷與長安東路一段53巷交叉口時,遇到3個中國兵正在搶路過人身上財物。


他們見到身著建中制服的黃守義,便叫他過來,當他靠近時竟突然開槍,聽住附近的人說,3個兵一人開一槍並大笑享殺戮之快感。


黃家人將黃守義遺體抱回家。


經清洗詳驗,他身中3槍,一槍自肚臍射入貫穿腹部由後腰出,一槍由右臂射入自後背出,另一槍自右大腿射入由臀部出。


三處槍傷皆進入彈孔小而後射出口洞如碗大,確認是用國際法禁用之達姆子彈(Dum Dum Bullet),死狀慘不忍睹。


澳洲伯斯《每日新聞》(1947年3月31日)當年關於二二八事件的報導,文中清楚地提到軍隊以「達姆彈」射擊群眾(the Government sent out flying squads of troops who fired dumdum machine-gun bullets into every group they met)。


中華民國國民黨的軍隊居然使用國際禁用殺傷力非常高的「達姆彈」(Dum-dum)來對付手無寸鐵的臺灣民眾。


1947年6月1日淩晨3時武漢行轅和武漢警備司令部初洞2000人包圍武漢大學教職員和學生宿舍使用的達姆彈,槍殺學生黃鳴崗、王誌德、陳如豐3人,打傷20多人,逮捕一批師生,時稱“六·一慘案



[PR]
by cwj36 | 2018-03-03 15:19 | 【1937 淞滬戰役專輯】

虎尾鎮三姓公廟

雲林縣虎尾鎮三姓公廟所奉祀的三姓公,是民國三十六年二二八受難者,分別是醫師顧尚泰、中醫師李持芳及印刷技工王濟寧,三人都是台中人,當年三人南下支援民軍,因遭人密報被捕,於虎尾馬場(現虎尾鎮和平路東市場)執行槍決,屍體曝曬街頭,無人認屍,過了數天之後才被善心人士收埋里埒內公墓。

  • e0040579_02161353.jpg

    1977年地方士神在現場興建10坪大的廟宇祭拜祂們,並命名為「三姓公廟」。虎尾鎮三姓公廟是全國唯一的二二八罹難者紀念廟。

現藏於台北228紀念館醫師顧尚泰遺書

致最親愛吾妻美智子樣:

  • 一、余為台灣新生願以悲劇終生,絕不悲觀、絕望為要。
  • 二、余死後常在吾妻及孝一、伸秀、瑠理,吾子女身邊守護你們。
  • 三、將病院裏面遺留品賣掉,回家鄉三家春,向我父親好好傳達安慰之意。
  • 四、妳為餘一生不辭辛勞,身後將子女養育成人,為社會中堅,切勿使其鬆懈,以慰我靈。
  • 五、余咸感念吾妻賢慧,今後,無後顧之憂,吾願含笑西歸、紅塵遠隔。

絕筆 永別。

e0040579_02222263.jpg



[PR]
by cwj36 | 2018-03-01 02:23 | 【1947台灣228大屠殺】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