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気ブログランキング |

カテゴリ:【WW2專區】( 91 )

Operation Ichi-Go
日本「大陸打通」中國戰場攻堅師團
特設師「第116師団」嵐
常徳→長沙→衡陽→雪峰山


特設師「第116師団」代號:嵐,是中日戰爭爆發後的1938年(昭和13年)5月15日在京都留守的甲種師團體第16師團負責編組的特設師團。

不過第16師団主力在1938年(昭和13年)就前往中國華北,又加入上海、南京、武漢攻略,最後派駐菲律賓。

所以留守京都的只有步兵第109聯隊,再招募其他中年歐吉桑,組成特設師「第116師団」。

通常特設師被認為是第3流部隊,如果以職棒來比喻可以說比「2軍」還不如。

歴代師團長

清水喜重 預備役中將:1938年(昭和13年)5月15日 - 1939年(昭和14年)5月19日
篠原誠一郎 中將:1939年(昭和14年)5月19日 - 1941年(昭和16年)10月15日
武內俊二郎 中將:1941年(昭和16年)10月15日 - 1943年(昭和18年)6月10日
岩永汪 中將:1943年(昭和18年)6月10日 - 1945年(昭和20年)3月9日
菱田元四郎 中將:1945年(昭和20年)3月9日 - 終戰

師團最早下屬編成有步兵第109聯隊、步兵第120聯隊、步兵第133聯隊、步兵第138聯隊步兵4個聯隊制師團。

特設師「第116師団」編制:

步兵第109聯隊(京都 嵐6213)
步兵第120聯隊(福知山 嵐6212)
步兵第133聯隊(津 嵐6214)
步兵第138聯隊(奈良)

野砲兵第122聯隊
工兵第116聯隊
輜重兵第116聯隊
第116師團通信隊
第116師團衛生隊:井村煕中佐
第116師團第1野戰醫院
第116師團第2野戰醫院
第116師團第4野戰醫院

跟日本甲種、乙種師團相比,「第116師団」火力不強,倒像是開醫院的非作戰師團。

「第116師団」編成後,立即編入「中支那派遣軍」作戰序列被派遣往中國戰線進攻華中地區,以4個步兵大隊為基礎編組為石原支隊並參加了武漢會戰。

武漢作戰後在華中負責警備任務,中支那派遣軍廢除後被編入第13軍的戰鬥序列。

太平洋戰爭開戰後編入至第13軍隷下駐紮在華中並在此參加了各個作戰。

1942年(昭和17年)12月起步兵第138聯隊轉隸第31師團,「第116師団」改編為步兵3個聯隊制師團。

1943年(昭和18年) ,特設師「第116師団」編列入橫山勇第11軍成為「配属部隊」。

e0040579_935504.jpg


(常徳─長沙─衡陽)


常徳殲滅作戦

1943年9月,日本在太平洋戰局惡化,日本開始抽調在中國精銳部隊機甲師団前往太平洋戰場,9月27日,日本大本營為引誘緬甸戰線的中國軍轉移回中國,下達「大陸令第853號」命令,爆發常徳會戰。是為「よ号作戦」。


而中國第6戰區參謀長郭懺制訂了“一線兵團利用有利地形以逐次抵抗消耗敵人,最後吸引日軍於澧水、沅江之間,待增援部隊到達後,依常德守軍之抑留與外線兵團協同,向心攻擊,將日軍壓迫於洞庭湖畔而殲滅”的作戰方針。

特設師「第116師団」參加1943年11月的「常徳殲滅作戦」。

橫山勇以35個歩兵大隊(從第3師団、第13師団、第39師団、第40師団、第68師団抽調組成)為主力,雖然「第116師団」只是「配属部隊」,但是岩永汪的「第116師団」卻被派任攻堅的任務。

日本特設師的装備比起常設師団質量低,士兵也都是近40歳的人,通常都在主力部隊行進中顧後防與側翼,維持地方治安,最慘的是當先鋒炮灰。

特設師「第116師団」就是屬於當先鋒炮灰這種,造成死傷慘重的狀況.......

由於橫山勇第11軍兵圍常徳,這時,中美混合空軍大規模轟炸石門,慈利各要點。

中國空軍精銳盡出,集結B-25、P-40N、P-43、P-66、A-29等型80餘架,全力出擊。

常徳會戰中「第14航空隊」各種軍用機200機轟炸日軍與空投補給常徳城中國軍隊。

「第116師団」第109聯隊長布上照一連隊長試圖攻佔黃土山時,被中國守軍(國軍150師)一枚迫擊炮彈擊中乘馬,與其作戰參謀田原中尉一並被炸死(作戰參謀鈴木立代理)。。

特設師「第116師団」集結常徳城下後,師団長岩永汪採用正面進攻,並派中隊至大隊級的敢死隊在炮火支援下集中突破,。

第120聯隊猛攻中國第74軍余程萬的第57師(總兵力8315)第170團,孫進賢團長親自率部猛烈逆襲,第170團營長張挺林率部在陣地中奮勇反擊,戰死殉國,後來大批中國援軍來到,第120聯隊被逐退。

「第116師団」第109聯隊則猛攻中國第169團陣地(團長柴意新)。

日軍為求速進,集中炮火轟擊外,並大量施放催淚瓦斯,第109聯隊進攻損失慘重,代理第109聯隊聯隊長的作戰參謀鈴木立陣亡(11月23日滝寺保三郎大佐接任),日本攻城失敗。



11月底, 中國援助常徳的援軍,難以突破常德城郊日軍防線。

11月25日本第11軍投入第116師團全部,第3師團第6聯隊,第68聯隊及第68師團第234聯隊攻城。

「第116師団」以第133聯隊為前導再度進攻常德,第133聯隊黑瀨平一施放煙幕彈衝鋒,這次大攻擊,中國57師的第169團,第170團,在近戰中幾乎全軍覆沒,170團長柴意新帶領169團殘部和171團一部合計51人返回司令部。

余程萬率殘部死據常德城西南一角,明白援軍是不可能如期抵達。

而面對龐大數量的中國軍在常德周圍的反包圍,橫山勇也感到不安,命令岩永汪在常德包圍圈中撤開一面,派人喊話讓余程萬離開。

「第116師団」第120聯隊在最後大西門激戦中踏入地雷陣,造成大死傷中攻破大西門,常德全城淪陷。

余程萬發出最後訣別電文:「彈盡人亡,城已破,友軍觀望不前。刻大街小巷混戰成一團。職率副師長參謀長死守中央銀行,我軍高呼74軍萬歲,蔣委員長萬歲,中華民國萬歲。 職余程萬謹叩。」即舉佩槍自裁,左右衛士見狀立即奪下槍枝,聲淚俱下,苦苦勸阻,170團長柴意新願帶領51人掩護余程萬突圍,柴意新說:「師長為全師希望所寄,希望師長早日突圍,我在此死守,等師長率援軍來解圍。」

余程萬最後則率領僅剩不足100人「突圍」,57師號稱第74軍虎賁師只83人生還。

柴意新則在常德城內壯烈殉國。

戰後,蔣介石聞知常德失守,余程萬「擅離陣地」,氣急敗壞下令將其軍法處以死刑。

孫連仲王耀武出面求情。

虎賁英雄余程萬淪為階下囚判服刑2年,被囚4個月之後無罪釋放,旋又任命為74軍中將副軍長。

常德落城後,11月底中國第10軍(實有第3和預備第10師)開始增援常德,由於該部接到了死命令,因此不顧一切穿插前進,連續撕破打援防線。

最後由於孤軍深入,救援失敗,預備第10師師長孫明瑾陣亡。

12月,中國軍各路援軍齊集,加上中美第14空軍空襲新竹事件,日本停止了「よ号作戦」撤離常德,計劃更大的攻擊計劃。

中國軍隊進入了常德,到處挖掘拍攝日軍屍體與遺留炮彈,報紙廣播大大宣傳彷彿又打了一場「大捷」一般。

12月11日,日軍開始後撤,第6戰區參謀長郭懺立即建議孫連仲發起追擊。

但當日軍開始撤退時,華中派遣軍又在兩天後改變主意決定再取常德,於是命令第11軍停止撤退,依靠澧水沿線布防準備再次組織進攻。

此時中國軍也追擊至澧水,由於日軍防守嚴密,追擊部隊皆無較大進展,郭懺便建議停止進攻,雙方呈對峙態勢。

19日,日軍第11軍再次接到了撤退的命令,於是在22日以第13師團斷後繼續撤退。

中國軍再次實施追擊作戰,至25日將會戰開始後丟失的城鎮全數收複,恢複了戰前態勢。

戰後,郭懺因在會戰期間出謀劃策有功,於1944年8月3日獲頒青天白日勳章,是為該勳章的第113位獲得者。

大陸打通

e0040579_503888.png


由於太平洋戰場急轉直下的戰局,連中美第14空軍都能空襲新竹,為維持日本國民士氣,讓參加開羅會議的蔣介石臉上無光,日本第11軍為加緊打通中國南北,實施大陸打通作戰之「一號作戰」(日方為畑俊六制定之大陸打通作戰「一號作戰」一環,中方稱為 豫湘桂會戰)。

1944年6月22日至8月8日駐武漢的日軍第11軍攻擊湖南衡陽,侵華日軍圍城。

防衛衡陽的是方先覺的中國第10軍(總兵力17,000餘人)。

這次特設師「第116師団」在經過一番休整增補後,又編入了橫山勇第11軍成為「配属部隊」參長沙與衡陽會戰。

第四次長沙會戰

自從第三次長沙會戰(1941年12月23日—1942年1月6日)時,薛岳軍擊退日軍傷亡不過6000人,其中死亡僅1591人,薛岳卻向蔣介石報告大捷,共斃傷日軍5.6萬人。

蔣介石查看繳獲日軍槍支,發現竟然有「中正式」步槍,於是大罵薛岳「謊報戰績連臉都不要」。

徐永昌 (中華民國陸軍一級上將)日記也批評薛岳:「謊報(指大捷)看我國軍人無恥,達於極點」。

據時任軍法執行總監何成濬在其1942年2月25日日記中記述,薛岳在軍事會議上報告第三次長沙會戰的戰果時,受到在場諸人笑斥之。

這次第四次長沙會戰,日本第34師団・第58師団・第116師団在長沙郊外丘陵上,薛岳在長沙被橫山勇擊潰落荒而逃,長沙失陷。

長沙一失守,衡陽就危在旦夕。

衡陽是中國、美國連合空軍華中最大的前進基地,列入中國「第9戰區」。

衡陽會戰

e0040579_18131429.png特設師「第116師団」又光榮的被指派為主要攻撃師団,步兵第120、第133聯隊被命令佔領城南張家山高地,雙方血腥爭奪反覆達20多次,其中歩兵第133聯隊第1、2、3大隊長相次戦死。

協同作戰的日本68師團首腦群,包括師長佐久間為人與師參謀長原田貞等一干核心參謀受到迫砲轟擊重傷,直接導致之後68師團作戰失能,這使得日軍這波攻擊只剩116師團獨立支持。

而負責火炮支援的第116師団野砲122連隊,竟弾薬不足,而中國守軍迫擊砲則猛烈轟炸第120、第133聯隊。

最後,第120聯隊攻頂計1010名戦死,第133聯隊也戰死1269人,率領第120聯隊的志摩源吉少将在丟回中國兵的手榴弹時,遭到槍炮攻擊,頭部胸部重傷,陣亡。

中國守軍則全部犧牲,無一生還,特設師「第116師団」稱此役為「昭和の203高地」。

8月4日,日軍第11軍橫山勇司令官聚集第40、58、68、116師團及13師團一部、57旅團,發動第三次總攻攻入城內,中國軍將三顆手榴彈串成一串,看到人影就丟做最後的抵抗。

美國不斷催促蔣介石調包圍共產黨延安的胡宗南50萬大軍,前去同日軍決戰。

後來英國、蘇聯都向蔣介石施壓,再三呼籲重慶出兵衡陽,美國史迪威將軍看到蔣介石根本無心抗日,蔣介石還要求將正在酣戰的中國緬甸遠征軍撤回國內,讓史迪威氣到失眠想自殺.....

蔣介石在湘貴黔戰役後悲哀地說:「1944年對中國來說是在長期戰爭中最壞的一年,我今年58歲了,自省我平生受到的恥辱,以今年為最大。 」

蔣介石盤算著日軍被美軍擊敗不過是早晚的事,犯不著為了一時之痛快,而冒險犯難與橫山勇硬幹,使自己陷入因為抗日而造成重大損失。

衡陽城外的中國援軍為保存實力,行動緩慢,裝模作樣,消極的見死不救,不願竭盡全力進入城內,致使方先覺第10軍彈盡援絕。

8月7日,傳聞方先覺向重慶發出訣別電報:「彈盡援絕,來生再見」,卻"突然"找不到配槍自殺。

好不容易找到配槍後,輜重團團長李授光與副官王洪澤奪下,槍響彈虛出,再經部屬進行諫阻,方軍長的才「殉國未遂」。

後來方先覺為軍助命,要求日軍「保證生存官兵安全,保證傷兵得到救治」,日本軍同意。

中國第10軍在代表中日友好的《夜來香》歌曲(1940年代被中國列為禁歌)中向日軍投降。

第116師団長岩永汪接受方先覺率領2萬殘軍獻上配劍投降。

e0040579_0213284.jpg


特設師「第116師団」在約40多日間的攻防戰鬥中編製戰力遭到3400多人的損失的情況下排除中國軍的抵抗並成功佔領衡陽城。

1944年衡陽保衛戰以『方先覺於衡陽會戰中力戰被俘』記載於官方紀錄,實際上中國第10軍投降日軍後改編為「先和軍」(取方先覺的「先」與南京汪政權和平軍的「和」字),橫山勇授與方先覺「先和軍司令」職位,派他們去勦共。

e0040579_19263265.jpg


(南京汪政權的中華民國軍隊)


余程萬苦守常徳突圍差點被蔣介石槍斃相比,投降日軍的方先覺所率第10軍各師師長,後來都順利逃回重慶,方先覺到重慶拜會蔣介石時,蔣介石見面即責罵:「為什麽不死呢?」,使的方先覺羞愧難當。

蔣介石雖然心裡知道方先覺投降日軍,為了宣傳仍頒給青天白日勳章,更使得第10軍成為中華民國建軍史上因為「投降敵軍」至今唯一一個師長以上將官共獲得青天白日勳章達到4座的軍級部隊。

1949年後方先覺也到了台灣,曾任澎湖防衛司令部副司令官、第一軍團副司令官、聯合勤務總司令部研究督察委員會主任委員等職。

1968年退役,因其衡陽投敵的事被屢次抨擊,遂出家為僧,勤習書畫。1983年,方先覺在台北病逝。

桂柳會戰

1944年8月,日軍侵佔湖南衡陽後,為準備進佔廣西桂林、柳州,日軍成立第6方面軍,以岡村寧次為司令官,出動第11軍橫山勇第3、第13、第37、第40、第58、第116師團,及戰車、重砲聯隊,共6個師又1個旅,於8月29日由衡陽沿鐵路向湘桂邊界推進。

桂林及柳州失陷後,擁有巨大的空中優勢的中國軍隊大多數失去了士氣及不戰而退。

第116師團偕同摧毀了這一地區的中美空軍基地。

芷江作戰 雪峰山

1944年6月15日,47架美國B29從成都邛崍起飛,轟炸位於日本的八幡鋼鐵廠(Operation Matterhorn)。

從此中國在四川省其控制區域內,建築新津、廣漢、彭山與鄂北老河口、湘西芷江等B29空軍基地。

日本開始攻擊這些B29機場,1945年3月開始的鄂北老河口之戰中,那裡的B29機場被日本摧毀。

3月9日,由菱田元四郎接任特設師「第116師団」師團長。

這時特設師「第116師団」隸屬日軍第20軍,1945年4月初,第20軍司令坂西一良中將,奉大本营的命令率領日軍8萬多人去摧毀美國B-29空軍基地芷江,稱為「芷江作戰」,中國稱為「湘西會戰」(雪峰山戰役)。

何應欽指揮中國第3、第4方面軍、第10集團軍防守作戰,總兵力約10萬。

日軍內部沙盤推演時參謀便提出警告,當時日本戰力以不足以打垮更換美械後的中國部隊,但是駐華日軍高層仍選擇性無視許多兵推出現的極端不利狀況並決定發動此次戰役,結果也如兵推一般,日軍從一開始便陷入僵局,到最後全面潰敗。

日軍分3路向湘西進發,這次特設師「第116師団」又被指派擔任中路軍主攻,他們與第47師團從邵陽出發,沿邵榆公路西進,預定將此線重慶軍之主力圍殲於洞口、武岡以北、沈江以東地區;然後突進安江,攻占芷江。

e0040579_1956529.jpg中路軍主攻特設師「第116師団」與第47師團分兵4路進攻,並派出第109聯隊前進竜潭司。

第109聯隊的順利進軍,「第116師団」師團長菱田元四郎中將造成了錯誤的決斷。

菱田師團長一面命令第109聯隊繼續進軍,以便進一步的擴大戰果,一面又與南、北兩路日軍商議,在攻入雪峰山腹地之前,各路主力相互配合,從北面迂回包圍雪峰山南麓洞口、武岡地區的中國軍第74軍。

「第116師団」主力4月17日渡過姿水,向中國軍100軍主陣地發動進攻。

日軍集中1400人從兩側迂回至桃花坪的東郊及南郊猛攻,中國守軍57團1營3連毫不示弱和日軍巷戰,最終全軍覆沒。

當夜小鎮桃花坪失守,日軍主力逼近第19師57團芙蓉山和主陣地。

芙蓉山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如果不能占領芙蓉山日軍就無法利用湘黔公路運輸物資,而必須繞路走山間小路。

4月21日,日軍第109聯隊進攻中國軍19師防區,中國軍56團正面抵抗,55團則從後迂回進攻。

第109聯隊大亂,各部向後退卻。

因為日軍占領地形都是連綿高地,中國軍火炮無法準確集中,如果想奪取陣地必須和日軍近距離發動白刃戰。

56團團長劉光宇親自手持刺刀帶二營士兵衝殺,日軍士兵也不示弱,雙方激烈廝殺,戰鬥極為慘烈。

其中一營營長劉振洲受了重傷,為了堅持指揮部隊就是不退,最終壯烈殉國。

激戰到下午,日軍終於不敵潰散,中國軍占領全部高地。

4月23日,100軍51師借助大霧發動進攻,第109聯隊隨即反攻。雙方激烈交火。

51師進攻採用美式方法,首先以重炮轟擊,之後步兵發動衝鋒,遭遇第109聯隊頑抗再使用迫擊炮精確打擊。

日本孤軍第109聯隊很快不敵,僅僅一天109聯隊就被擊潰,大部後退入山區。

中美空軍出動轟炸日軍陣線..........投擲燃燒彈。

此時遭遇中國軍嚴重打擊的116師團長菱田元四郎和第47師團長渡邊洋聯合發電報給南京的岡村寧次,要求中止芷江作戰。

他們認為右翼左翼日軍都已經慘敗,中路日軍不但沒有攻陷任何一個重要據點,而且109聯隊被圍,其他各部也損失慘重。

而且中國軍的芙蓉山陣地無法攻陷,日軍只得依靠山間小路少量運輸,不時遭受中方遊擊隊和空軍打擊,彈藥和給養基本斷絕。

如果此時中國軍隊反擊,日軍必然大敗。

5月10日,坂西一郎司令命令「第116師団」全軍撤退。

該軍隨即從月溪撤退到洞口附近。

109聯隊

此時109聯隊又向「第116師団」菱田元四郎發電求救,菱田元四郎在退到洞口以後又下令部隊回頭向月溪前進,策應109聯隊突圍。

這個消息傳到以為脫離了苦海的「第116師団」士兵耳中,認為這樣做必死無疑,個個出現苦瓜臉。

師團參謀長隨即向坂西一良司令匯報,坂西一良緊急下令菱田元四郎按命令突圍,不得違抗。

有情有義的菱田元四郎為救出部下109聯隊,不顧坂西一良的軍令,回頭攻擊正想著「大捷」的中國軍。

第109師團也準備進攻洞口,殺出一條血路突圍與「第116師団」會合。

中國軍王耀武大吃一驚針對日軍動向,命令18軍火速開往洞口,74軍協助18軍,務必阻擋住回擊的「第116師団」。

同時以100軍為主攻,首先想消滅孤軍深入的第109聯隊。

1945年5月14日,歷經血戰的第109聯隊,陣地很快被截成數段,大多數陣地的士兵稍加抵抗就潰敗。

第109聯隊長滝寺保三郎率領殘部馬脛骨―山門隘路強行突破,其第1大隊長飯島中佐以下755名全員戰死。

5月16日第109聯隊逃到寶慶,6月15日第109聯隊在澄水橋地區構築防御陣地 ,並在負責當地的警備任務的情況下迎來終戰。

抗命的特設師「第116師団」則在中美空軍狂轟爛炸中,一路逃回湖南省衡陽直到終戰。

奉焼軍旗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8月30日,在寶慶的第109聯隊獲得「第116師団」命令奉焼軍旗。

「第116師団」第109聯隊聯隊長滝寺保三郎大佐解任,後任由稲垣大佐着任等待向盟軍投降。

日本特設師「第116師団」,常被中國形容死傷慘重,並被嘲笑遭到英勇中國軍方「全殲」的日本師團,但其實這些近40歳裝備差的的特設師老兵老是被指派擔任攻堅作戰怎麼可能不比其他師團死更多人?

後來證明特設師「第116師団」才是可怕的入侵者~擔任攻堅作戰非常兇猛啊!

第116師団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by cwj36 | 2016-03-20 17:02 | 【WW2專區】

「不死身的分隊長」~舩坂弘

e0040579_164588.jpg


舩坂弘是二戰唯一在日本「戦史叢書」中以個人特別介紹的人物。

1944年9月,配屬齊齊哈爾第219部隊59連隊第1大隊第1中隊(通称石原中隊)的舩坂弘派往帛琉的安加爾島(Angaur)駐防,參與安加爾戰役(Battle of Angaur)。

舩坂弘有15名部下是迫擊砲(擲弾筒)分隊長。用迫擊砲幹掉200名以上美軍。

戰役中舩坂弘的左大腿被擊中裂傷,流血不止~當軍醫終於前來查看,但看了一眼,搖搖頭就交給舩坂弘自殺用的手榴彈之後離去。

但是作戰意識堅強的舩坂弘用日章旗止血,仍然爬回戰場,在一次戰鬥中用手槍3射擊倒了3名美軍士兵,使用擄獲的美軍衝鋒槍再擊倒了3名美軍,在左腳跟雙手都負傷的狀況下,使用刺刀刺殺了1人,再投擲衝鋒槍擊倒後刺殺了1人。

被其他士兵譽為「不死身的分隊長」、「鬼分隊長」。

舩坂弘身上陸陸續續有24處負傷,其中重傷處有:左大腿裂傷,左上膊部貫穿槍傷2處、頭部擦傷、左腹部盲貫槍傷,等5處。

此外右肩扭傷、右腳踝脫臼。

加上長時間的匍伏前進服裝嚴重磨破,同時全身還有大片燒傷跟20處的砲彈破片傷,形貌有如幽鬼。

在最後突擊中,舩坂弘在敲打手榴彈的引信前,舩坂弘的頸部遭到擊中昏倒。

美軍發現他時雖然判斷沒救了,但軍醫還是給予急救。

e0040579_171263.jpg神奇的事情是舩坂弘在3天後就恢復意識,當初因為深感遭受敵人同情感到沒有戰死的羞辱,於是在醫院亂砸器具,要求趕來的憲兵快點將他射殺「撃て!殺せ!早く殺すんだ!」。

舩坂弘瘋狂的舉動,很快在島上的美軍之間傳開。

美軍竟都稱呼他為「勇敢的兵士」。

舩坂弘之後被移送到被貝理琉島的戰俘收容所,雖然被列為重點監視人物,但因為身受重傷,收容所的士兵初期監視還是很散漫。

於是,舩坂弘在被移送兩天後成功逃出收容所,潛行1000m後,從島上的日軍士兵遺體上取出子彈的火藥,成功爆破了島上美軍的彈藥庫。

炸完飛行場彈藥庫~舩坂弘又想燒機場~

但是被克倫肖伍長(F.V.CRENSHAW) 阻止,克倫肖看到他幾乎奄奄一息滿身重傷快死的樣子還硬往機場衝~大為驚嘆!!!。

之後舩坂弘又被美軍逮捕陸續被移送到關島、夏威夷、舊金山、德州等地的戰俘收容所,於1946年歸國。

由於日本認定舩坂弘戰死,舩坂弘返鄉之後第一件事,是去拔掉家人製作的「舩坂弘之墓」的墓標。

舩坂弘在東京都渋谷区開了一家「本のデパート 大盛堂書店」

2006年2月11日以85歳高齡死去~
by cwj36 | 2016-01-14 01:05 | 【WW2專區】

蘇塞克斯號的印記

蘇塞克斯號的印記


e0040579_1014026.jpg


e0040579_1030485.png1945年7月26日 ,英國郡級巡洋艦蘇塞克斯(HMS Sussex )號護衛航空母艦阿米爾的特遣部隊遭到2架三菱99式俯衝轟炸機攻擊。

一架遭航空母艦阿米爾擊落......

第2架通過蘇塞克斯時,衝撞蘇塞克斯號船體水線以上,使蘇塞克斯號破了一個凹洞。

如果那個日本飛行員能再撞低點,蘇塞克斯號就可以「進水」了。

e0040579_10155978.jpg


蘇塞克斯號只在印度洋活動,事實上是不會遇到真正的神風特攻隊攻擊。

後來蘇塞克斯號,修護後從它的凹洞處畫出一架三菱99式俯衝轟炸機( Ki-51)的印記(謎之音:機翼還劃錯邊)。

e0040579_1014565.jpg


1945年9月5日上午11:30,海軍少將塞德里克荷蘭 (Cedric Holland)搭乘蘇塞克斯號進入新加坡,重新佔領新加坡(Operation Tiderace)。

日本新加坡的指揮官板垣徵四郎被帶到船上,雙方簽署正式投降文書。

e0040579_10164639.jpg


在新加坡許多日本人不肯投降,並發誓要戰鬥到死,板垣徵四郎命令他們必須服從和維持和平。

當晚,300多名因為「不能戰鬥到死」,選擇寧死不屈的日本軍官使用手榴彈在新加坡萊佛士酒店(Raffles Hotel)壯烈自殺。

e0040579_10192281.jpg


新加坡萊佛士酒店從此列名亞洲靈異飯店......
by cwj36 | 2015-11-13 10:12 | 【WW2專區】

日本的骷髏部隊

日本的骷髏部隊

e0040579_153674.jpg


有骷髏作為徽章的日本的骷髏部隊是隸屬於關東軍的「滿洲衝鋒隊」(Manchurian Stormtroopers),

1930至1933年間「滿洲衝鋒隊」活躍於中國北部,內蒙古和滿洲,看似骷髏頭是由普魯士腓特烈大帝的骷髏輕騎兵的啟發,專門在東北“剿匪”與對付中國的抗日義勇軍。

熱河作戰時該日本骷髏部隊由武藤信義將軍指揮。

e0040579_120672.jpg


1933年2月,「滿洲衝鋒隊」由隊長池上秀雄隊長與戦友50名滲透進攻承德(熱河首府)時全部陣亡。

這支骷髏部隊沒有再重建。

e0040579_1113418.jpg



還有陸軍特攻58振武隊的疾風特攻機也有骷髏頭標誌。

e0040579_114298.jpg

by cwj36 | 2015-09-08 01:15 | 【WW2專區】

廣枝音右衛門與2000名臺灣兵
「敵戦車に体当たりして全員玉砕せよ」


e0040579_1551424.jpg二戰末期,派駐台灣竹南郡的廣枝音右衛門,被任命為海軍巡察隊長,是2000名臺灣海軍志願兵的指揮官,1943年12月8日,他們自高雄港乘特務艦武昌丸前往馬尼拉,抵禦美軍。

1945年,美軍包圍馬尼拉長達3週,日軍發下刺突爆雷,下達「玉碎」命令,要求全員捨命攻擊美軍戰車。

廣枝音右衛門不願他帶來的台灣兵犧牲,他違背了高層指示「軍方全員玉碎」的命令,廣枝音右衛門與當時的台灣人小隊長劉維添(1922-2013)向美軍私下談判與交涉要求保全台灣兵性命。

1945年2月23日下午,他對巡察隊指示向美軍投降。

投降前夕,廣枝音右衛門對2000名台灣兵說:「原本這是大家為國盡忠的時候,但你們都是台灣人,你們的家人都還在等你們回去,所以無論如何你們都要活著回去台灣。我是日本人,責任由我這隊長來承擔!」(お前達は台湾から来た者だ。家には妻子父母兄弟が待っているだろう。連れて帰れないのが残念だが、お前たちだけでも、生きられるところまで行け。俺は日本人だから責任はこの隊長が持つ)」。

廣枝音右衛門說完便當場舉槍自盡,享年40歲,他保住了2,000名台灣巡查隊隊員的生命,讓他們有機會回台灣。

臺灣兵在劉維添率領下,兩手高舉用台灣語說:「わーしーたいわんらん(台灣語「我係台灣人」)!」,向美軍投降(謎之音:美軍應該聽不懂,莫非是投降暗語?)。

2000名臺灣兵在菲律賓當了1年戰俘,終於回到台灣故鄉。

e0040579_15534581.jpg


戰後廣枝音右衛門被部下劉維添(已故)奉祀在苗栗獅頭山勸化堂。

1975年在輔天宮安放「祿位」供人祭拜,每年更與遺族聯繫赴日追悼,後廣枝遺孀於1988年逝世,也將其妻名字列入牌位。

e0040579_15522276.jpg


劉維添在1985年返回廣枝在馬尼拉的自裁現場,將現地靈土交付遺族做為遺骨。
by cwj36 | 2015-09-01 15:52 | 【WW2專區】

獵殺超級空中堡壘B-29

在70多年前的太平洋戦争中
出現了可以飛很高的轟炸機
它的毀滅力量......
是日本人完全無法相比的
「進擊的B-29」
獵殺超級空中堡壘B-29


e0040579_6423782.jpg


遠在日美開戰之前,美國亨利·阿諾德將軍就在太平洋作戰計劃中確定要研制一種可以從遠距離基地出發襲擊日本本土的戰略轟炸機。

1940年1月美國開始繪圖設計的 B-29就擔負著這一重要任務。

美日開戰後,日本連戰連勝,這時日本卻有個人出來唱衰:「美軍大型轟炸機量產後,日本將會被燒成一片白地(米軍の大型爆撃機が量産に入れば日本は焼け野原になる)」

他是中島飛行機(後來的富士重工業 速霸陸汽車)創始者-中島知久平

他要求日本政府要發展「Z飛行機」也就是「富嶽」長程轟炸機,先下手轟炸美國,把美國炸爛。

e0040579_2256043.jpg


(「富嶽」長程轟炸機)


「富嶽」全長45m(B-29的1.5倍)、全幅65m(B-29的1.5倍)、爆弾搭載量20噸(B-29的2.2倍)、續航距離19,400km(B-29的3倍)、6個引擎。

1944年(昭和19年)7月、馬里亞那海戦,日本完敗,日本絶對国防圏東方之鎖塞班島淪喪,導致支持中島知久平「富嶽」計劃的東條英機下台,日本軍方以開發本土防空戦戦闘機優先,中止「富嶽」的開發。

中島知久平的預言「美軍大型轟炸機量產後,日本將會被燒成一片白地」成真。

日本開發本土防空戦戦闘機如一式戦闘機隼、零戦、鍾馗、飛燕、疾風、屠龍、五式戦闘機、雷電、紫電改等迎戰B-29,但是除疾風、屠龍可以飛達10000公尺外,其他機種是威脅不到B-29。

e0040579_23584525.jpg二戰時美國製造了3970架,實際作戰高度達10200公尺,1942年9月21日首次試飛成功。

美國第20轟炸機司令部(XX Bomber Command)在中國成都成立,烏爾夫被任命為司令官,由陸軍航空總部直接指揮。

1944年6月5日、超級空中堡壘B-29以98架轟炸泰國首都曼谷鉄路局,當做空襲日本九州八幡鋼鐵工業中心前夕的練習。

1944年6月15日,從中國成都起飛的美國B-29型重轟炸機75架,轟炸了日本九州八幡鋼鐵工業中心。

這是以中國為基地的美軍B-29型超級空中堡壘首次轟炸日本。

從成都飛抵日本九州,往返只用8小時,而它的續航時間可達20小時。

不過主要目標八幡鋼鐵廠損害輕微,B-29炸毀小倉陸軍造兵廠,並造成戸畑、八幡市256名市民死傷。

而日本第4戦隊撃墜B-29有4機之多,B-29返航時又栽了3架。

e0040579_20562578.jpg1945年初,阿諾德將軍把駐在馬里安納群島的B-29交由寇締斯·李梅(Curtis LeMay)指揮,希望他能加強轟炸的成效。

李梅改變B-29的攻擊方法,讓B-29在晚間從1500至2400公尺的低空進入日本,因為1萬公尺高空氣流不穩,大大減少了高空襲擊的有效性。

李梅針對日本木造建築改用惡毒的凝固汽油彈和燒燃彈,展開無差別「地毯式轟炸」,以消弭日本人的民心士氣。

他先在中國的日軍佔領區漢口演練,使用凝固汽油彈和燒燃彈,測試效果。

B-29攜帶80%使用燃燒彈,20%使用爆破彈,目標是日軍存儲在日本漢口租界區倉庫中的物資。

12月18日首波33架B-29轟炸機,第14航空隊出動16架P-51戰鬥機護航,日本飛行第85戦隊的四式戦闘機約20機升空迎戰,B-29全部「誤爆」中國人居住地,日本漢口租界區無損。

最後漢口被美機轟炸傷亡在2萬人(當然絕大部份是中國人民)以上,房屋被毀15 611棟,市街地燒毀面積達全體50%,日本航空機 損失23架,武漢長江沿岸5公里以内範圍燒了3天。

這也是B-29轟炸機美軍「高高度精密爆撃」轉換成低空夜間「地毯式轟炸」的實驗,東京大空襲的前奏鳴曲。

漢口中國人民死傷慘重,據說美國偵察機事還先空投傳單,通知漢口淪陷區民眾走避 ,但是蔣介石在日記裡卻痛罵美國沒告訴他。

「漢口大轟炸」也是中國國民黨不願意張揚的事。

e0040579_1352194.jpg


根據空襲漢口的經驗,使用凝固汽油彈和燒燃彈對日本的城市進行大範圍的地毯式焦土轟炸。

李梅相信日本的戰鬥機在夜間不足為懼,而這個高度亦正是日本防空炮火的斷層,夜間無差別地毯式濫炸也不用飛太高。

他還將B-29拆除機尾的20毫米口徑護衛航炮外的所有機槍,這導致B29的自衛火力大幅削弱,以增加2,700磅的載彈量。

3月9日晚上,而且在沒有戰鬥機護航的情況下,334架B-29首次以新戰術空襲東京。

當天晚上將東京16平方英里的地區燒成平地,東京商業區63%被焚毀,失去18%的工業生產力。

e0040579_13484571.jpg


e0040579_6375488.jpg84,000人於當晚葬身火海,100萬人無家可歸,遭到日本244戰隊戰又稱保護皇居的「近衛飛行隊」的三式戦闘機「飛燕」攻擊,B-29的損失14架。

之後兩星期,再有120,000日本平民死於B-29的焦土轟炸,而B-29開始有損失,遭到日本244戰隊擊落20架。

5月25日到戰爭最後的8月份,B-29動輒以500架編隊,由P-51戰鬥機護衛,進行對日本城市的連續空襲,目標並且由大型城市漸轉為中型城市。

日本也出動自殺「震天制空隊」以撞擊戰法自殺攻擊B-29。

不計算2次廣島、長崎B-29使用原子彈的襲擊,在整場戰爭中,B-29摧毀了日本178平方英里的市區,導致40萬日本人死亡,250萬家房被毀,900萬人流離失所,除了焦土轟炸外,B-29還對日本的航運路線進行大規模的佈雷。

到了戰爭末期,日本的海運因航線受阻而接近癱瘓。

日本人稱呼李梅為「鬼畜ルメイ」、「皆殺しのルメイ」,好笑的是燒死50多萬(含原爆)日本人的李梅在1964年12月7日獲得日本勲一等旭日大綬章,理由是「對日本航空自衛隊培育有功」。

這授勲造成日本人極大忿怒,日本內閣以原子彈投下由杜魯門總統直接指揮,不是李梅的決定,而且過去的事就過去了呼攏過去,本來日本勲一等旭日大綬章都是天皇直接親自授予,實在連昭和天皇都授不下去,特例由浦茂航空幕僚長授勲給李梅

e0040579_7145173.jpg


(244戰隊震天制空隊的中野松美軍曹駕飛燕用螺旋槳切斷了B-29的水平尾翼,擊落B-29,並且生還)


日本如何對付B-29?

在1980年代,提到B-29的戰績資料幾乎都是說損失很少,甚至高空的超級空中堡壘B-29是無敵的。

但是最新資料顯示太平洋戦争中美國生産作戦而投入的3970架,喪失總數為714機,B-29損失率約18%,其中414架被日本擊落,被炮火重創,高故障率都是導致B29損失較大的原因。

而且轟炸日本B-29也沒有使用高空的優勢,是極危險的低空轟炸........

戦死與失蹤的B-29機員合計3,041人。

除了自殺攻擊的「震天制空隊」外,日本對付B-29還是有些方法,但是阻止被美軍瘋狂爆擊功效有限。

e0040579_2340562.jpg


日本陸軍對能在高度1萬公尺高高度飛行爆撃機攻擊的高射炮,只有「五式十五糎高射砲」與「三式十二糎高射砲」。

「五式十五糎高射砲」數量不多只有2門,射擊最高度達19,000m,裝置在久我山陣地,1945年8月1日下午1點30分對美軍轟炸機對三菱石油川崎製油所進行轟炸經過久我山附近時,發射一枚砲彈並成功擊落2架B-29。

「三式十二糎高射砲」有120門三式高射砲,分佈在東京、大阪、神戸與北九州八幡製鉄所、軍需工場等重要都市、施設區域,特別是南方最大石油基地印尼蘇門答臘島東部的巨港(Palembang)配備,記錄有10機以上撃墜戰果。

日本高射炮部隊的主力裝備是對B-29射高不足的「八八式七糎半野戦高射砲」(射高9,100m)與「九九式八糎高射砲」(射高10,420 m),被當時的東京市民嘲笑首都防衛的高射第一師的新井健之大尉乃「碰不上的高射砲(当たらぬ高射砲)」。

e0040579_1145518.jpg


「日本本土防衛主力高射炮-九九式八糎高射砲」


但是B-29採用低空轟炸後,剛好進入「八八式七糎半野戦高射砲」、「九九式八糎高射砲」可以碰上的高度,新井健之的高射砲猛烈開火,應該有洗刷了「碰不上」的恥辱,只是大部份嘲笑他的東京市民還是都被凝固汽油彈和燒燃彈燒死了。

後來成為中華民國台灣總統的李登輝當時22歲,配屬於名古屋高射第2師團(司令部在名古屋市公会堂)的高射砲第125連隊,第125連隊是負責名古屋北地區防空任務,1945年3月12日保衛三菱重工業名古屋発動機製作所,少尉的他和聯隊長大中正光中佐在一起,砲口迎向317架低空往名古屋市東區轟炸的美國B-29轟炸機,此役14架B-29遭擊落。

7月26日,B-29投擲「南瓜炸彈」(原子彈模擬練習彈)於名古屋八事紅十字會附近,高射砲陣地兵隊3名陣亡,李登輝倖免於難。

由戰後美軍發表的數字也顯示,受到在日本高空擊落或者損傷的美軍機(主要是B-29)被高射炮擊傷重創就有1,588架,佔著全部的65%。

e0040579_23545615.jpg


1944年12月18日B-29夜間轟炸三菱重工名古屋機體工廠,日本陸軍飛行第55戦隊遠田美穂少尉機群集中攻擊脫隊B-29成功。

1944年8月10日夜,第302海軍航空隊的遠藤幸男以「月光」戦闘機痛擊低飛的B-29,直到名古屋空襲遠藤幸男陣亡前擊落B-29記錄有8架,日本軍方曾英雄化的「B-29撃墜王」。

在夜間,日本二式複座戦闘機(屠龍)迎撃也有成果,如樫出勇大尉的飛行第4戦隊(屠龍部隊),就從B-29的底部暗算成功,3個月內飛行第4戦隊擊落B-29有58機之多

樫出勇個人就擊落26架B-29,是真正「B-29撃墜王」,B-29一架造價高達63萬9千1百88美元,約美國一艘2000噸級輕巡洋艦的造價成本再加上10萬美元。

e0040579_1103221.jpg

e0040579_184041.jpg


e0040579_3543528.jpg1944年11月5日起,以中國為基地的B-29亦開始定時轟炸日軍佔領的新加坡。

第1野戰補充飛行隊派出10台「鐘馗」二型到當地,上坊良太郎大尉也在陣中。

飛得又高又快的B-29是大部分日軍戰鬥機「可望不可及」的存在,即使是專門為攔截轟炸機而設計的二式戰鬥機「鐘馗」,當它使盡力急速爬升後也只有短短幾秒的開火機會。

這次日本陸軍的念頭是「既然攻擊機會一瞬即逝,那就只有抓住那一瞬間來個一擊必殺!」於是他們就研發了口徑達40mm的Ho-301機炮,並裝備在「鐘馗」二型乙之上,向B-29「開炮」以彌補距離上的差距。

但這種看來異常至極的武器,上坊良太郎用起來卻駕輕就熟。

他利用「鐘馗」的急速爬升能力配合Ho-301的彎曲彈道,像高拋投籃一樣將 40mm噴進彈砸向美軍的 B-29,而這種詭異的攻擊方式居然取得了不少戰果。

上坊良太郎在新加坡前後共擊落 12架 B-29。

其他飛行第244戰隊戰又稱保護皇居的「近衛飛行隊」,隊長泊重愛村岡進一藤田隆小林照彥

飛燕戰鬥機的高空性能相對較好,機體比較堅固,撞擊B29也不一定就會壞,日本陸軍航空軍王牌的小林照彥就是此方面的高手,對B29的撞擊大概有60-70次的樣子,完勝擊落數有12架。

由於一開始 B-29沒有P-51護航,被244戰隊以三式戦闘機「飛燕」突襲,被擊落約73架,擊傷各類戰機93架(B-29占29架)。

直到P-51護航 B-29,244戰隊戰果才變0。

e0040579_19202437.jpg

(二戰日本頭號女影星田中絹代與抗擊 B-29英雄小林照彥大尉合影)

戰後小林照彥在1957年(昭和32年)6月4日在航空自衛隊學習噴氣機駕駛,在訓練中由於駕T-33墜毀而殉職,享年36歲。

最後以拆去裝甲和武器、洗去塗裝等極端減重手段,並採取捨身撞擊戰法而聞名的震天制空隊中,飛燕與鍾馗成為日軍陸軍航空隊在本土防務中對付B-29超級堡壘的兩大支柱。

由於李梅估計有誤,夜間低空又無掩護,B-29根本是美國的神風特攻隊,雖然炸死許多日本人民與建築,但B-29超級堡壘損失超出700架,美國不得不派出P-51戰鬥機護衛B-29,直到B-29載運更殘忍的核爆來結束戰爭。



e0040579_16511315.jpg:無限期支持WTFM按讚活動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by cwj36 | 2015-06-13 23:32 | 【WW2專區】

WW2 日本第13師團戰史

e0040579_1758732.jpg

日本第13師團
代號:鏡
蔣介石在日本時期曾實習的師團
日本侵華最「有始有終」的甲級師團


1906年,蔣介石(蔣志清)在河北保定的陸軍速成學堂在全國招收學員,考取保定陸軍速成學堂。

e0040579_2352299.jpg


(保定陸軍速成學堂時期的蔣介石)


第二年蔣介石袁世凱派往日本深造,進入日本陸軍預備學校—東京振武學堂。

e0040579_1771183.jpg在1911年8月蔣介石在日本第13師團野炮兵第19連隊第5中隊入伍實習,蔣介石任務是養馬、洗馬、溜馬等,由於還不滿一年,而新兵是不允許請假。

蔣介石成績不好,19連隊的中國人中,他的成績排在成績冊最後面。

此時中國爆發辛亥兵變,為了歸國,蔣介石向師團長長岡外史提出了請假報告,長岡外史說:「在日本成為一個優秀的士官後再回國多好」,予以拒絶。

e0040579_17341043.jpg

(蔣介石的虛榮心之強,身分證"美化"自己是畢業於「日本士官學校」)


不得已,蔣介石只好跟交情不錯的聯隊長飛松寬吾商洽,好不容易得到了48小時短假,這是聯隊長職權範圍內所能核准的最大時限。

知道內情的日本人其實知道蔣介石是準備「逃兵」了,當了「皇軍」竟敢逃兵就是中國人實習生也是要嚴懲。

日本軍隊規定,如果在48小時內不能歸隊,便會被當作逃兵,由憲兵開始查緝。日軍當局查緝未果,給了蔣介石等人以「退隊」的處分。

據高田第13師團師團長長岡外史在回憶錄中稱:「留學時期之蔣君,才能膽略,內蘊不露,說不出有什麼出人頭地之表現。要讓蔣與普通士兵一樣去掃馬房時,蔣之面上即顯出悲憤之色,那種氣慨,幾乎無人敢當。」

據說有一次蔣介石沒把馬匹整備好就想牽馬回馬廄,被上司狠狠責備痛打了一頓,並在一段時間內禁止他騎馬,而且他是要來學「打炮」的,卻從沒接觸到炮。

當然,令長岡外史吃驚是,蔣介石在1927年11月,首次下野到日本時,特意走訪他。

這使長岡外史對此頗感意外,而蔣介石臨走時,特別寫下「不負師教」四字。

e0040579_17293753.jpg


(日本自衛隊高田駐屯地的蔣介石資料室 「不負師教」)


e0040579_941489.jpg


(蔣介石日本皇軍裝,誰也沒想到日後他將成為黃埔軍校校長)

蔣介石在日本只是陸軍13師的實習馬伕,返回中國後在內戰得意一會兒外~被日軍與共產黨打到四處竄逃
可是百戰百敗的蔣介石肩膀上的星星竟然越多顆~
在他輸掉整個中國前~自己已經晉升為五星上將(五星上將,是特指美國的最高軍銜,但中國1935年採用德制軍銜章,專門為蔣介石而設,直到接收美式裝備與制度後,才改為美式的五星官銜(階)式樣,蔣介石逝世後6年的1981年被國民黨當局撤消)。


有趣的是日本第13師團是侵華最「有始有終」的甲級師團,並且是最想攻入四川與蔣介石團團圓圓的「母師」:

064.gif:山田支隊-南京攻略 幕府山戰俘處理事件
064.gif:德制師的末日武漢會戰-富金山戰役
064.gif:常德會戰 赤鹿理
064.gif:宜昌大進擊-棗宜會戰
064.gif:石牌要塞戰役
064.gif:
孫元良可笑的青天白日勳章-獨山戰役
by cwj36 | 2015-06-03 23:27 | 【WW2專區】

第三帝國 TOTAL WAR



Heil Hitler!

e0040579_1125184.jpg


德意志納粹口號

"Sieg Heil! Sieg Heil! Sieg Heil!"‎
「勝利萬歲!勝利萬歲!勝利萬歲!」
"Ein Volk, ein Reich, ein Führer!"‎
「一個民族、一個政黨、一個領袖!」
"Deutschland, erwache!"‎
「德意志,覺醒!」
"Lang lebe unser ruhmvoller Führer!"‎
「我們的光榮領袖萬歲!」
"Heute Deutschland, morgen die Welt!"‎
「今日德國、明朝世界!」

e0040579_10524721.jpg


史達林格勒戰役
阿登山區
施勞弗高地戰役

德國虎式戰神 米歇爾‧魏特曼 (Michael ‧Wittmann)
352架擊墜王 埃里希‧哈特曼 (Erich‧Hartmann)

e0040579_10593624.jpg


二戰日裔美國兵-U.S.100獨立步兵營&442步兵團

納粹德國東方營 朝鮮兵

「納粹」的 CIS- 卐

Sieg Heil!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by cwj36 | 2015-05-15 01:25 | 【WW2專區】

納粹德國東方營 朝鮮兵

納粹德國東方營 朝鮮兵


納粹德國東方營有土耳其、阿拉伯、日本、朝鮮人。

e0040579_1222890.jpg


朝鮮人都是諾門罕戰役的日本軍戰俘,蘇聯將他們投入戰場輾轉成為德國戰俘,因為德日是同盟國,朝鮮人也成為德意志國防軍。




納粹東方營朝鮮兵最有名的是楊景鐘 ( 朝鮮語 : 양 경 종 ,1920年3月3日- 1992年4月7日), 朝鮮裔軍人。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他曾經服役於大日本帝國陸軍 、 蘇聯紅軍以及德意志國防軍 。

1938年,18歲的楊景鍾被大日本帝國陸軍徵召,編入在滿州國的日本關東軍 。

諾門罕戰役時,被蘇聯紅軍所俘虜,並送往古拉格進行勞改。

由於蘇聯與納粹德國爆發戰爭而急需動員投入戰事,在人力短缺下,1942年,他與其他幾千名古拉格的囚犯被強迫加入蘇聯紅軍,並被投入東部戰線的戰場。

1943年第3次哈爾科夫戰役時,楊景鍾在烏克蘭被德意志國防軍所俘虜,而後被強迫加入德意志國防軍,送往當時由德意志國防軍所佔領的法國占領區,編入了當時主要由蘇聯戰俘組成的東方營(Ostlegionen ) 。

東方營的營區位於諾曼第地區的科唐坦半島 ,靠近猶他海灘 。1944年6月諾曼第登陸 ,聯軍占領法國北方後,楊景鍾被美國空降部隊所補獲。

e0040579_1215082.jpg


美軍起初以為他是身穿德軍制服的日本人,並將他送往英國的戰俘營。當時美軍第101空降師隸屬的506空降步兵團中尉羅伯特·鮑勃·布魯爾報導了他的部隊在猶他海灘登陸後,俘虜到4個身穿德軍制服的亞洲人,一開始沒有人能夠跟他們溝通。

隨後楊景鍾被送往英國的戰俘營。

二戰結束後,他獲釋並定居美國伊利諾州 ,直到1992年過世。
by cwj36 | 2015-05-15 01:22 | 【WW2專區】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