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法百年戰爭的海戰

中世紀英法百年戰爭兩場激烈海戰

1340 斯呂斯海戰

1372 拉洛歇爾海戰





第一場是1340年6月24日斯呂斯海戰(Battle of Sluys),英軍重創法海軍,奪得制海權。


英王愛德華三世(Edward III of England)率領190條英國單桅帆船柯克(the cog)船對決250條法國帆船,法軍大敗,英軍得到了多佛爾海峽的航海權。這場戰役法軍之所以失敗,有兩個原因:

一是英國長弓手暴風驟雨般的射箭相當有威力;
二是英國柯克船比法國帆船靈活多了,法國造船技術遠不如英國。



M2TW中的柯克(cog)船


柯克戰船是十一世紀出現的配有龍骨、船舵和單桅帆的小型船隻,最初被用於歐洲貿易貨船,在大西洋的驚濤駭浪中穿行。柯克戰船上配備少量武裝步兵和弓箭兵,同時船員亦可參與接舷作戰。

英國人的柯克船不僅體型高大而且備有戰鬥平臺,這樣不僅便於戰鬥而且能居高臨下攻擊法國人,最後法國人根本無法還擊。

柯克船身的木板是疊起來的,而不是邊靠邊,因此防水性能好。還有柯克帆是三角帆,靈活快速;而法國人用的是方帆,雖平穩但速度奇慢,所以很快被英國人包圍消滅。

フランス艦隊はほぼ全てが破壊されるか捕獲された。溺れ死ぬ者も含め人的被害も多かったと言われる。2人のフランス軍指揮官は戦死した(捕らえられて処刑されたとも)。イングランド側の損害は少なかったとされるが、かなりの被害を受けたとの見方もある。





第二場是1372年6月22日的拉洛歇爾海戰(battle of La Rochelle)。法國人吸取上次慘敗經驗,決定對英國人攻其不備。

法將Ambrosio Bocanegra率領的22艘戰船突襲包圍了停在拉洛歇爾港口的50艘英國船隻,不少柯克船被燒毀,高達400 英國騎士 和 8,000 士兵陣亡。

但英國人憑藉他們船隻的高度優勢組織反擊,法軍於黎明撤出戰場。


(施工中)
[PR]
by cwj36 | 2008-08-05 18:20 | -中世紀資料區-

阿富汗


「塔利班」(Taliban)的故鄉-阿富汗






普什圖刀兵

.

阿富汗部落兵............................阿富汗高地兵

.

阿富汗斧兵..................................阿富汗獵戶


(破碎的月彎模組-阿富汗SKIN)

e0040579_10282714.jpg阿富汗(Afghanistan)通常被稱為中亞的十字路口,它的歷史充滿了戰爭和社會動蕩。歷史上,這個如今稱為阿富汗的地區處在各個時期許多主要帝國的邊緣,它們包括波斯帝國、孔雀王朝、貴霜王朝、大唐帝國、大英帝國和蘇聯,還有成吉思汗和亞歷山大大帝(現在阿富汗被追殺911事件賓拉登的美軍佔領中。)

阿富汗人曾於1747年建立了阿富汗王國 ,國家一度強盛,成爲僅次於鄂圖曼帝國的伊斯蘭帝國,其疆域曾擴張到印度地區。

阿富汗首都喀布爾是由帖木兒後裔巴拜爾王子所建,並由此出發征服印度建立蒙臥兒帝國。

歷史上受到過不斷侵略,阿富汗人民每次都是最後的勝利者。 歷史的經驗告訴阿富汗人,他們無力抵抗強大的歐洲軍隊,只能採用“敵來我退”的上策,依靠人民的頑強﹑耐勞﹑決心打一場持久戰,能把敵人消耗得筋疲力盡,最後拱手讓出佔領的土地。

e0040579_1029298.jpg阿富汗地理位置決定了每戰必勝,因為這個國家到處都是天然堡壘的大山谷,容易躲藏,容易生存,阿富汗游擊隊到處有藏身之地。

阿富汗人民是一個驕傲的民族,不僅能吸收世界上的先進文明,先有希臘文化,後有波斯文明,歷史上曾經是佛教聖地,西元八世紀之後全民歸信伊斯蘭,成為世界上最堅定的回教頭徒。

普什圖人(Pashtun)是阿富汗東南部和巴基斯坦西北部的民族。操普什圖語,他們構成阿富汗的大多數人口。祖先世代耕種放牧為生,性格勇悍好戰,有好客的美譽。但傳統是會遺落的,過程中還會滋生醜惡:臭名遠播的塔利班政權主要由普什圖人組成,

2001年3月9日,與敦煌石窟、印度阿旃多石窟同被列為三大佛教藝術最珍貴遺產的巴米揚(Bamiyan)兩尊大佛,被「塔利班」(Taliban)政權在炸藥聲中化作灰燼。

阿富汗現在是世界最窮的國家之一。
[PR]
by cwj36 | 2007-08-02 10:27 | -中世紀資料區-

護城河





Moat


護城河是古時由人工挖鑿,環繞整座城、皇宮、寺院等主要建築的河,具有防禦作用,可防止敵人或動物入侵。

世界各國在古代已有開鑿護城河。臺灣國的新竹古城、中國北京的紫禁城、日本國的古城如松本城、江戶(今東京)的皇居、高棉國奇觀吳哥窟、以至歐洲各國的城堡及皇宮都建有護城河。



(吳哥窟)


歐洲不少城堡在護城河上建有可升起的木橋,以方便出入,亦可防止敵人進入。

戰敗的軍隊可暫避於城堡之內,最後的陣地可退至於城堡的主塔,城堡主要防衛工事由護城河,圍牆,塔樓和幕牆等組成.城堡中儲存的糧食一般可供一年食用,少數的守軍足可抵抗十倍的敵人,往往被給養所困擾的非被圍困者而是攻城方。

因此城堡在騎士的捍衛下是易守難攻,攻破城堡的方法經常主要是利用攻城槌,活動進攻塔樓和石弩炮(拋石機)等機械裝置,以及挖坑道後燃燒油和木頭致使頂部土石建築倒塌等方法。

從十三世紀開始歐洲大量出現有護城河的城堡,這種城堡有兩道城牆,內牆遠高於外牆,為的是讓內牆的弓手有更大的視野和射擊範圍,從而形成內外牆的交叉火力。城堡四周環繞一個巨大的湖叫護城河,河水引自別的湖泊,一些城堡是在原來老城的基礎上擴建城牆來實現軸心環型城堡。

e0040579_1249133.jpg日本德川家康則以談判手段在大坂冬之陣後的談判中脅迫豐臣氏,從全日本的各大名招攬人手,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填平護城河,以及破壞城牆的工程,讓大坂城解除防衛系統。

城堡攻防戰經常是十分慘烈,因為其往往是決定一個地區性戰役勝負的關鍵,英法百年戰爭(1337-1453年),英國薔薇戰爭(1455-1485年)都是騎士與城堡攻防戰,其不僅在軍事史上留下了一系列的攻防戰術戰例,而且也在歷史上留下了許多英勇悲壯的騎士戰鬥故事。
[PR]
by cwj36 | 2007-06-16 07:50 | -中世紀資料區-

中世紀的亞美尼亞




以人民友善著稱的亞美尼亞

是位於歐亞交界的獨特國家

有人甚至懷疑昔日伊甸園就位於此


亞美尼亞自古以來即為文明中心,人民至少在西元前六千年即長居此地,從事工具與金屬貿易。

亞美尼亞王國約在西元前五十年的全盛時期時,是當地最強大的富國之一,不過陸續遭希臘、羅馬、鄂圖曼土耳其、俄國與其他國家侵略征服。

680年波斯被阿拉伯所滅,阿拉伯人強迫亞美尼亞人改信伊斯蘭教,但沒有成功;885年阿碩特一世(Ashot I)又重新建立了亞美尼亞王國巴格拉東王朝(Bagratunian)。

西元1000年左右,亞美尼亞再次被塞爾柱土耳其和拜占庭帝國所夾擊

e0040579_2212133.jpg1064年,亞美尼亞被拜占庭所征服,巴格拉東王朝滅亡,亞美尼亞貴族被迫遷移到地中海東岸的西里西亞(Cilician,>(Armenian Kingdom of Cilicia。又稱小亞美尼亞或西亞美尼亞)建立盧比尼王朝(Rubinian)。

西元1071年,拜占庭的統治結束,塞爾柱土耳其開始統治亞美尼亞。1220年左右以後,大亞美尼亞又被西侵的蒙古所統治。

但西里西亞美尼亞王國與俄羅斯的諾夫哥羅德公國(Novgorod)一樣對蒙古表示恭順,沒遭到蒙古的侵略。

西里西亞美尼亞王國盧比尼王朝國王盧希南具有法國血統,為了加強天主教信仰與歐洲化的生活方式,引起大多伊斯蘭農民反叛,開始展開長期的內戰。

西亞美尼亞則與蒙古保持著友好關係,也對十字軍友好並提供援助是十字軍國家盟友。西元1375年,阿拉伯世界為了徹底阻止十字軍的騷擾,埃及馬木魯克軍隊大舉入侵,將西里西亞美尼亞王國征服,西里西亞美尼亞王國王室流亡法國。

1393年,最後一位西亞美尼亞國王盧西尼的勒馮六世(Levon VI Lousinian)在法國巴黎去逝,這也代表盧比尼王朝的正式結束。

1454年,在拜占庭被鄂圖曼土耳其征服後不久,亞美尼亞也失去了它的最後一點的主權。1828年,東亞美尼亞被沙俄從土耳其手中買回,許多亞美尼亞人因此搬回亞美尼亞。)。





正處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鄂圖曼土耳其政府因為害怕亞美尼亞人叛亂,1915年4月24日(種族滅絕日),鄂圖曼帝國開始對亞族人實施種族滅絕,1915年至1918年間,殺害了150萬的亞美尼亞人。

1918年5月28日,亞美尼亞從土耳其獨立,但原本的西亞美尼亞又被土耳其奪回。1920年11月29日亞美尼亞建立蘇維埃政權,宣佈成為一個蘇維埃國家,並於1922年12月加入蘇聯。

1936年成立亞美尼亞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正式成為蘇聯加盟共和國之一。1990年8月23日,亞美尼亞最高蘇維埃通過獨立宣言,並改國名為“亞美尼亞共和國”。

1991年9月21日,亞美尼亞舉行全民公決,正式宣佈獨立。同年12月21日加入獨聯體。



(亞美尼亞skin圖片採自-破碎的月灣模組)
[PR]
by cwj36 | 2007-04-19 21:47 | -中世紀資料區-

軍士


軍士 Sergeant



軍士一詞源自拉丁語“職務”。

西元14世紀 軍士Sergeant可以有很多含義,就封地制度而言,指的原是騎士的家臣,他用提供服役的方式從主君那裏獲得一塊土地。

當然,不一定是軍事上的服役,可能是後方的勤務,甚至繁瑣的農活。現代歷史學家所說的軍士,則指除騎士以外的所有士兵。

  在12世紀時,軍士也騎在馬上作戰,他的裝備與騎士相似,但稍為輕便。當時的繪畫作品中,騎士總是有他的侍從跟隨著,只戴一頂簡單的頭盔,左手持盾,右手握劍或長矛。這些人就被稱為sergeant,或者叫satellite和client。

法令規定,兩個軍士必須提供相當於一名騎士的服務;但頻繁的戰事使騎士的數目急劇減少,非騎士的戰鬥員在軍隊中比例逐年增加,於是軍士的地位慢慢提高,他們的定義也漸漸模糊。

到13世紀,所有的騎兵,不管有什麼頭銜,都被稱為man-at-arms,武裝騎兵。

中世紀在戰鬥中,軍士常常與騎士混編在一起作戰。但法國人有另一種做法,他們常把軍士組成第一陣,率先出擊,等把對方的防禦變弱後,第二波的騎士再發動突擊。

   隨著紋章學的興盛,軍士將主君的標誌或徽章刻畫在自己的盾上,三角旗和外套上,有錢的大貴族一次可以裝備七八百個侍從,身穿統一服裝。總的來說,軍士與騎士的人數比例總在1:1到2:1左右。

法國的腓力二世平時養著257名騎士,267名軍士,但1214年的布汶役戰役(Battle of Bouvines)中他徵召了2000名騎士和5000名軍士。

蒙特福德的西蒙爵士在1213年的米雷戰役(Battle of Muret)中,手下有270名騎士,500名軍士。

1264年,英王亨利三世的隊伍中有500名騎士,1000名軍士;至於1346年的克雷西戰役中,愛德華三世共有1200名騎士和1743名軍士。
[PR]
by cwj36 | 2007-03-22 15:19 | -中世紀資料區-

e0040579_6101653.jpg十四世紀初期,領導瑞士人反抗外來政權的獨立英雄威廉泰爾(William Tell)

威廉泰爾的傳說不管是確有其人,還是僅僅是個傳說,威廉泰爾(Willian Tell)是瑞士最受人崇拜的古代英雄。

威廉泰爾的傳說源於瑞士的早期的歷史。哈布斯堡家族(Habsburgs)神聖羅東帝國的魯道夫皇帝(Rudolf)在位時,勢力擴張到盧塞恩湖畔的烏裏州(Uri),在那裏開始了殘暴統治。

後來,奧地利總督蓋斯勒(Gessler),把自己的帽子掛在廣場的杆子上,命令所有過路人向它致敬。

一個叫威廉泰爾的獵人和他的兒子,拒絕不從,而遭逮捕。蓋斯勒命令威廉泰爾的兒子頭頂蘋果站在遠處,命令泰爾用十字弓箭射那個蘋果。

威廉泰爾向蓋斯勒要了兩支箭。泰爾用第一支箭準確射中了蘋果。

蓋斯勒不懷好意地說:“射得好!不過另外那一支箭幹什麼用呢?”

威廉泰爾說:“第一支箭要是傷了我的孩子,第二支箭就用來射你!”

蓋斯勒一聽惱火了,威廉泰爾又遭逮捕,在押往蓋斯勒的地牢的路上,乘機逃跑。

1307年,威廉泰爾在奧地利總督蓋斯勒路過的地方埋伏,用第二支箭射死了蓋斯勒。

此後,許多瑞士獨立英雄好漢紛紛投奔威廉泰爾成為瑞獨份子,在威廉泰爾的帶領下,開始了大規模的瑞士獨立反抗運動。

威廉泰爾象徵著瑞士人不畏強權、為自由獨立建國而戰的精神。

William Tell
[PR]
by cwj36 | 2007-01-26 06:13 | -中世紀資料區-


瑞士攻擊性步兵方陣以寡擊眾揚威之役

Battle of St. Jakob an der Birs


十三世紀時,瑞士東部屬於哈布斯堡家族(Habsburgs)管轄,派駐總督,瑞士由於山高水深,交通不, 民族性極強,初期,總督採放自治式管理,倒也相安無事,可是後來派駐此地的總督,設下許多規矩,讓當地人士非常不滿,瑞士的民族英雄威廉泰爾(William Tell),就在這種時空背景之下, 率領Schwyz,Unterwalden和Uri三州的居民反抗哈布斯堡家族得統治。

於公元1291年8 月 1日,在盧森湖畔的Brunnen簽下永久同盟的協約,正式宣告脫離哈布斯堡家族

現在,瑞士的國慶日就是八月一日,哈布斯堡家族自不輕易罷休,派出部隊征討, 但都由於交通不便,補給困難及瑞士人驍勇善戰,奧地利終於承認瑞士南部邦聯( Old Swiss Confederacy)獨立。

但是,心不甘情不願,因此稱他們為Schwyz, 一方面因為三州中有一州是Schwyz,另外,這個字在奧地利德文至中有不衛生的意思,爾後, 慢慢演變為Swiss,也就是我們所稱的瑞士,英文是Switzerland

在1443年瑞士南部邦聯( Old Swiss Confederacy)入侵蘇黎世發動蘇黎世戰爭(Old Zürich War 1440–1446)。

蘇黎世行政首長Rudolf Stüssi聯合神聖羅東帝國皇帝弗里德里希三世(Friedrich III)抵抗瑞士南部邦聯。

1444年5月28日,英法百年戰爭的趨於尾聲給法國國王查理七世(Charles VII 就是不救聖女貞德的那位法王)留下一大批傭兵部隊──阿爾馬涅克(Armagnac)人──在手邊。

由弗里德里希三世(Friedrich III)牽線,法國查理七世又與哈布斯堡結盟,並且派出一支40,000人的大軍從亞爾薩斯侵入瑞士南部邦聯,確保巴塞爾(Basle)作為橋頭堡。

接到這個法國僱傭兵入侵的消息,瑞士南部邦聯向北方的法恩斯堡(Farnsberg)派出一支部隊。此地將作為大約1,200名瑞士人偵查式遠征的基地,給他們的指令要求往北推進到比洱斯(Birs)河一線。

8月25日,瑞士南部邦聯軍1,200人從法恩斯堡出發,在午夜時分抵達利斯陶(Liestal),在那裡等待另一支300人來自巴塞爾的援軍。當晚阿爾馬涅克人派出一支巡邏隊探察瑞士人的營地,發現他們從未刻意隱藏行蹤。

破曉時分瑞士人重新集合並沿著河谷向比洱斯推進。在普萊登(Pratteln)他們和阿爾馬涅克騎兵有小接觸,但法國人隨即收兵。第二次在穆藤茲(Muttenz)的小接觸後瑞士人發現他們已到了比爾斯河岸。

然而到了此時瑞士南部邦聯軍部隊的熱血鬥志已失去控制,叫囂著繼續挺進。當指揮官下令後徹時引起了暴動;軍官知道橫渡小河的會是自殺的行為,試著提醒士兵遵守不過河的命令但提不出有力的說服,瑞士指揮官被逼終於下令過河。

渡河後瑞士人面對的是阿爾馬涅克人的大軍。此時仍然可以向巴塞爾撤退,但無論士兵或指揮官似乎都不曾考慮這個選項。

這1,500人列成三個方陣平行於阿爾馬涅克騎兵,並隨即發動猛攻。超過四分之一的瑞士人裝備長達18英呎的長矛,他們面對阿爾馬涅克騎兵的衝鋒形成了長達五小時的僵局。

巴塞爾對瑞士人的支援不曾成功。五小時後瑞士方陣的威力開始減弱,但他們有技巧的向聖雅各(St. Jacob)醫院撤退。在阿爾馬涅克砲兵和一支精英弓箭手部隊的攻擊下瑞士長槍方陣遭受了極大的損失。

當聖雅各醫院圍牆被夷為瓦礫堆時,阿爾馬涅克步兵發動突擊。隨之一場激烈的肉搏戰展開,而瑞士人堅持戰至最後一人。

聖雅各恩比洱斯之役成為瑞士人英雄般悲壯的氣勢首次展現瑞士步兵方陣的威力。英勇和無紀律的標誌。

瑞士人是以希臘方陣(phalanx)的方式配置他們的長矛兵。前四列的士兵水平持矛以構成難以穿越的矛籬,第五列以後的士兵垂直持矛,隨時準備填補缺口。

由於長度的關係,前四列每列的持矛方式都不同。最前列的士兵跪坐,將矛保持在低處,而第二列士兵採站姿並用他們的右腳抵柱矛鐏。第三列士兵將矛維持在腰的位置,而第四列士兵將矛擺在頭部的高度。

這種經典陣型可以頂住任何騎兵突擊;而當陣列的縱深足夠且垂直持矛,森林般茂盛的長桿可以提供某種程度的對箭矢的防護。




瑞士人並不滿足於純粹防禦的陣型,很快的熟習了在前進中使用這種陣型,使其具有強大的破壞性。在前進時長矛保持在胸部的位置,右臂在後左臂在前,而矛頭微微指向地面。

聖雅各恩比洱斯之役4,000名阿爾馬涅克人陣亡,但瑞士南部邦聯1500人的損失也極重。這場戰役同時也點出主要的戰術弱點在於缺乏砲兵:大部分瑞士兵砲擊而亡非近身搏戰。

1450年得到明確和平,蘇黎世脫離哈布斯堡加入入瑞士聯邦。
[PR]
by cwj36 | 2007-01-26 05:30 | -中世紀資料區-

鎖子甲





e0040579_1550564.jpg據考證歐洲最早穿鎖子甲(maile)是塞爾特人(Celt,原高盧人,被羅馬凱撒打擊下遷居於現在的愛爾蘭、威爾斯和蘇格蘭)於西元前 500 年就已知道用小鐵圈來編織鐵鍊衣,作為戰爭或比武時護身之用。

現今學界公認塞爾特是最早穿鎖子甲的民族,縱使如此,一個西元前五世紀黑海北部的斯基泰人的墓中就有遺物鎖子甲,反映貴族弓騎手很久以前已經穿著這款比板甲舒適的盔甲。

 鎖子甲是中世紀當時最好的鎧甲製作耗工費時,每個小鐵圈都必須在接合處捶平並使之重疊,然後鑽洞(一般為一個洞,亦有二洞者[,三洞者極罕見),並釦以鉚釘避免脫落。鐵圈環環相扣,有時配合更小鐵圈以轉折所需之造型,適合人體穿著及活動。作戰時,鏈鎚、弓箭、尖劍和矛鉤都是對付鐵鏈衣的利器。

鎖子甲重約13~18公斤,小鐵圈約17,000個。所有的重量都由肩膀承擔,可以有效的防護刀劍槍矛等利器,但弱點是其柔軟。用打擊武器猛劈力砸,穿著鎖子甲一樣難以倖免。

蒙古重裝弓騎手穿鎖子甲,另穿牛皮製胸甲或金屬製掛甲,或穿綴上金屬鱗甲的土耳其長袍.蒙古弓騎手的軍服還在鎖子甲裡穿絲製內衣,箭鏃難以穿過絲製內衣,令箭鏃容易被拔出,避免傷口因拔箭而增大。

西元2~17世紀之間雖然鐵片甲冑(盔甲)盛行,但身體的某些部分仍需鐵鍊衣製成之鎖子甲來保護,法蘭克騎兵的鎧甲是用幾層皮革重疊縫製成的短袖造型,表面綴有鐵環。頭上是帶護鼻的圓錐形銅盔。下身是綁腿和帶馬刺的皮靴。  

e0040579_15503113.jpg西元11世紀至13世紀,十字軍東征標誌著騎士文化黃金時代的到來。當時十字軍被認為是完美的騎士。從異教徒手中奪回聖地,保護無助的朝聖者,被看成是騎士的最高天職。騎士的鎧甲多為鎖子甲。

14世紀以後,為了提高鎖子甲的防禦力,在胸、臂和腿等容易受到攻擊的部分,增加了鋼鐵板金護甲。這些護甲成為日後盛行歐洲的板金鎧甲的前身。

東歐、中東和高加索、伊朗、印度等地區,由於製作技術落後和氣候炎熱的關係,並不流行盔甲,直到16世紀火藥兵器逐漸普及之前,仍視鐵鍊鎖子甲為重要作戰裝備。
[PR]
by cwj36 | 2006-11-23 15:45 | -中世紀資料區-

Swiss Infantry Square


e0040579_193762.jpg西元11世紀瑞士受神聖羅馬帝國的統治。

瑞士步兵方陣從14世紀上半葉開始,隨著瑞士反抗奧地利公爵的統治,爭取自身獨立鬥爭的發展,它像英國發展長弓那樣,把長矛長戟變成了一種具有民族特點的兵器。

當然長弓跟長戟有著很大的區別。長弓基本上是一種單兵使用的武器,弓箭兵的技術也就是一種單兵技術,而瑞士長戟兵則與此不同,他手執長而不靈便的長戟,一旦離開了他的佇列,則既無用武之地,又會變得孤立無援。

跟英國弓箭手一樣,瑞士長戟兵從小就開始技術訓練,目的是要使他成為方陣中一名動作熟練而稱職的士兵。這樣一支軍隊的創建,並不是哪一個非凡天才的傑作,這一點是很有意義的。

瑞士軍以300人左右規模的連為基本作戰單位,其中約有250名長戟,排成16乘16的方隊,其餘為戟兵或十字弓士兵。典型的瑞士縱陣通常由橫排著的兩個或三個連組成,其縱深至少跟橫寬相等。

在瑞士人爭取獨立的鬥爭過程中,他們通過盡可能減少累贅的辦法取得了作戰的機動性,並認識到了它的好處。同時他們又重新像古希臘人那樣利用密集的長矛部隊居高臨下地進行衝鋒,從而發揮出強大的衝擊力。

他們還進一步懂得,在平坦地域上,如果長戟兵能夠不留絲毫間隔始終保持密集的戰鬥隊形,那末仍然可以運用衝鋒作戰的方法的。要很好地運用這種作戰方法,需要古羅馬時代以來空前高超的組織技能、嚴格的訓練和鐵的紀律。

意志堅強的瑞士人恰恰滿足了這些條件,從而建成了一支在武器、機動性、團結精神和突擊力量等方面可與馬其頓方陣相比擬的軍隊。這樣,到了14世紀中葉時,瑞士軍隊終於被公認為世界上最強大的一支勁旅。

瑞士方陣基本上是一種以進攻性武器為主的作戰體制,同時也具備長戟兵通常所有的防禦能力。當它前進時,但見林立的長戟以排山倒海之勢襲擊對方的隊伍,其威勢和速度在當時步兵中是罕見的。

勇敢敏捷又不穿盔甲的瑞士兵總是排成整齊的隊形向前推進,其速度只稍稍慢於他們常常與之交戰的披著盔甲因而過於笨重的騎兵。

這是瑞士兵接受嚴格訓練的結果。即使在平坦的地形上,為使密集的隊伍在高速前進時保持整齊的隊形,必須進行反復不斷的操練。

瑞士軍隊在操練、行軍、甚至發動攻擊時都是按照戰鼓聲音的節奏進行的,根據某些人士的說法,是打著拍子行軍的。(倘若如此,那末這是軍隊齊步行軍的最早先例。)方陣能夠迅速變換方向,越過或繞過障礙,組成防禦方隊(菱形拒馬),並且能夠 帶著傷兵井然有序地撤退。

不過它像其他以密集隊形作戰的步兵一樣,也要受地形條件的限制,只是比別的步兵少受些限制罷了。瑞士軍隊素以善於克服一切天然的障礙而著稱。遇到深溝,陡坡或者野戰工事,儘管有時傷亡很大,他們也會毫不猶豫地進行強攻。

速度和機動性是瑞士軍隊的戰術要素。他們的軍隊(跟多國軍隊中的瑞士分遣隊不同)通常編為兩個或三個“戰鬥隊”或縱隊。作戰方案往往在發動進攻前的 數小時,由州官委員會以多數票表決通過。

部隊在敵人看不到的地方排成作戰隊形,然後迅速向前推進。他們不採用傳統的方式,化費很多時間在戰場上舉行集隊出發的儀式,這樣,有時隊伍尚未集結好就能夠向敵人發起進攻。

戰鬥隊行進時通常採用梯隊形式,而不是平行或前後跟進的形式。有時,第二或第三隊停止前進,或者來一個大轉彎,讓先鋒隊將敵人咬住。

有時側翼部隊停在原地不動,由中央隊發動進攻,或者中央隊不動,翼側隊發動進攻。

還有一種進攻隊形叫做“楔形隊形”,實際上這是一種縱深很深的密集縱隊(不是三角形縱隊)。防禦時,方陣通常編成為空方隊,所有的長矛都一致向外伸出,形成一種其他步兵或騎兵無法摧垮的隊形。”

關於瑞士步兵方陣使用的兵器

瑞士長戟兵都是些體格強壯的山民(自治市的公民或莊稼人),他們均屬自由民。在瑞士方陣大發展的初期,他們出於反抗外來侵略,保衛自己小國(或州縣 )的愛國心而操戈從軍。

當時方陣所用的主要兵器長戟,經過15世紀前的一個世紀 的改進,其長度達到了20英尺。長戟的端部有三英尺長的一段用鐵製成,以防止它被敵人的砍刀或戰斧砍斷。

在方陣的正面往往形成一道由四至六排長矛兵組成的密集長矛屏障,除非敵人有類似或更長的兵器,否則是無法突破的。瑞士長戟兵很少披帶盔甲,只有前幾排的士兵有時佩有胸鎧。

進攻時,瑞士長戟兵手持的長戟往往稍高於肩部,矛頭微微向下。採取這樣的姿勢可以得到極大的向下插刺的力量(瑞士人很少接受劍術訓練,他們主要依靠兵器的強大衝擊力),這對敵人來說,要想不受任何傷害把矛頭擋向上方就更加困難,而且不因矛柄後坐的力量而可能傷及身後的士兵。

防禦時,頭排士兵將矛柄支在地上,柄端頂住右腳,稍往上一點則靠近左腿膝部,左手前伸握住矛杆,矛頭與胸高相平。

後面幾排仍保持進攻的姿勢,四至六排以後的士兵則將長戟直立於地,隨時準備走向前去替補倒下士兵的位置。

方陣士兵的主要輔助兵器是。最初,瑞士人曾經想把它作為瑞士民族特有的兵器,而且它在早期跟奧地利人作戰的某些戰役中起過決定性的作用。也許它是中世紀武器庫中殺傷力最大的單兵武器。

戟是一種長約6至10英尺的長矛型兵器,頭上有一很重的斧頭,背面是一尖鐵(有時是彎曲的)或鉤子,頂端是矛或梭標的尖頭。14世紀初,瑞士人重新開始大量使用這種兵器。

它能一下子穿透頭盔,砍斷劍鋒或者擊倒馬匹。它也可以當作短矛來用,它的彎鉤還能將騎兵拖下馬來。

早期採用縱隊進行作戰的瑞士軍隊用戟十分普遍。儘管這種兵器有著許多厲害之處,但是在以密集隊形作戰時,特別是對付穿著盔甲和排著難以攻破的隊形的敵人時,它的缺陷就十分明顯。

到15世紀中期瑞士典型的瑞士陣型呈三線:前衛(Vorhut,van),中央(Gewalthauf or Gewalthaufen,centre),以及後衛(Nachhut,rear),它們看起來沒有固定的數量或規模,全憑戰場地型或接敵時的戰術來決定。

前衛通常構成組成最大或第二大的陣型單位。在這個部分集中最多的十字弓和手銃,部署在作為前方防護區的長矛隊列間或者配置在兩翼作為「杯水車薪」(forlorn hope)。有些時候前衛會被派去偵查或者挖掘工事。

曾帕赫戰役(Schlacht bei Sempach)

1351年,奧皇的弟弟李奧波德三世親率6000精兵來攻打蘇黎世城,瑞士人民奮起抵抗。

但是奧國統治者並未完全退出瑞士。1386年發生了瑞士人民反抗外國佔領的另一次著名戰役-曾帕赫戰役。

在查理皇帝(Emperor Charles)死後哈布斯堡王室一分為二,從奧地利向西延伸的部分交由年輕但早熟的李奧波德三世(Leopold III)公爵統治。李奧波德汲汲於恢復對瑞士的統治,引起了瑞士聯邦的怒火;在經過一連串的結盟後此時的瑞士聯邦新加入了五個州:盧賽恩(Lucerne,1332)、蘇黎世(Zurich,1351)、楚格(Zug)和格拉魯司(Glarus,1352)、伯恩(1353)。

1385年12月在盧賽恩與奧地利羅騰堡(Rothenburg)的一場衝突之後戰爭爆發;而到了1386年中旬李奧波德已集結了4,000名騎士和傭兵,謹慎的準備其作戰。

然而瑞士人對其對手的行動瞭如指掌,並且悄悄的從盧賽恩和三個森林州中召集了1,600名士兵。兩軍在森帕赫東北方的小村落希德斯瑞登(Hildesrieden)遭遇。兩支奧地利縱隊在此接觸瑞士部隊的前衛,雙方急於爭奪此處對自己有利的地形。結果是雙方都沒有時間好好的布陣。

李奧波德下令他的青年騎士在前衛接戰時下馬──不僅僅是因為地形的緣故,同時也是因為公爵想證明騎矛在不乘馬時對付長戟仍然有效。瑞士人乘機組成一個右翼較寬的楔陣。

中午過後沒多久兩軍正式交鋒。奧地利的第一波攻擊是徒步的前衛騎士,造成瑞士人前線的盧賽恩部隊重大傷亡;傷者包括霍普特曼(Hauptmann)和彼德曼.馮.剛鐸頂貞(Petermann von Gundoldingen)。

奧地利「長矛」(pike)的威力立刻顯現了出來。了解到前方攻擊的無效,瑞士指揮官下令延伸楔陣的左翼,從側翼攻擊敵人。

戰鬥開始時,瑞士人有些失利,一連犧牲了60人,因為奧軍排成一個刺刀的鐵牆,瑞士人衝不進去。後來,瑞土人中有一個名叫阿諾爾德(Arnold von Winkelried)的戰士跳了出來,高呼:

“朋友們,我來替你們開路,你們替我看管我的妻子和孩子(Ich will euch eine Gasse bahnen, sorget für mein Weib und meine Kinder!")”

說完就用自己的身體撲向奧軍的尖刀牆。由於這一意想不到的英勇行動,打亂了奧軍的陣勢。尖刀牆被衝開了一道缺口,敏捷的瑞士人迅速衝入敵陣。面對瑞士人的奮勇作戰,奧軍終於支撐不住,紛紛敗退。

利奧波德在戰鬥中被殺死,瑞士人大隊阿諾爾德的英名從此和退爾一樣,永遠留在瑞士人民的心間。

蘇格蘭作家兼詩人沃爾特司考特(Walter Scott,1771-1832)用阿諾爾德的遺言改寫的詩篇:

“我有一個賢慧的妻子,
她和我們剛剛出生的兒子等在家中:
為了祖國,我離開了他們。
因此,我們一定要勝利!”
危機關頭,
他衝向奧軍的隊伍中,
用身體、胸膛和雙手抵擋敵人的長矛;
四支長矛刺穿了他的胸膛,
六支將他的身體撕裂,
在密集的矛鋒中,他堅持反抗,
用盡全力,掙扎出敵人的隊伍,死去!”

兩小時之內戰局逆轉且勝負已分,瑞士以200人的生命換來1,800具奧地利士兵的屍體。森帕赫戰役突顯了瑞士戟兵單獨應戰騎士的能力,雖然地形的因素迫使奧地利騎士必須下馬作戰。

曾帕赫之戰也永遠記載在瑞士反抗外來侵略的史冊上,它使瑞士中部人民徹底從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的桎梏下解放出來。

至今保留在瑞士聯邦檔案館的一面戰旗,上面寫有:

“1386年芳埃松月(即牧草收割月)第九日,在曾帕赫與李奧波德公爵鏖戰,利奧波德斃命!”

在1386年的曾帕赫戰鬥中,面對法國重騎勃良第(Burgundy)的騎兵的密集衝刺下瑞士軍幾乎全部使用戟。雖然他們取得了最後的勝利,但損失十分慘重。

e0040579_111316.jpg從此,他們便把戟跟長矛(它延長了士兵的殺傷作用距離)結合起來使用的瑞士長戟兵(Swiss halberdiers)。瑞士軍首先讓長矛兵發起衝鋒,騷擾敵人的橫隊或方隊,然後位於縱陣兩翼的戟兵就跟著衝進敵陣。

在曾帕赫戰役之前,瑞士的武器庫裏也還包括不少別的兵器。比如用雙手執的劍,晨星棍(頭上裝有尖鐵的棍棒兵器),盧塞恩錘(戟的一種,頭上不是斧刀 而是彎曲的尖叉),當然還有十字弓等。

這些兵器因威廉特爾而曾經變得相當出 名。但到了1500年,在由長矛兵和戟兵組成的瑞士軍隊中,除了十字弓外所有這些兵器都銷聲匿跡或變得無足輕重了。

瑞士的長戟兵不僅學會如何堅持守衛,形成一座巨大的、不可摧毀的環形築壘陣地,而且學會了行動,他們的方陣滾滾前進,無情地消滅敢於留在他們前進道路上的任何東西。後來,他們宣佈幾個州獨立,並準備向鄰近軍隊出租他們的軍事力量,因為靠他們自己弱小的畜牧經濟養不活他們的人口。

瑞士的戰術別人不會不學。南面的鄰居日耳曼與奧地利同樣地貧窮,也都好戰,開始培植自己的軍事機構,稱作雇傭兵。

與瑞士不同之處在於:軍隊是由更廣泛的社會各階層組成的,貴族責無旁貸,不僅出錢組織、供養軍隊,而且親自參加進去,與士兵同伍。此後,在日耳曼,貴族出身的人“去拖一根矛”成為大家所接受的軍事活動。

1648年瑞士擺脫神聖羅馬帝國的統治,宣佈獨立,奉行中立政策

..


瑞士雇傭兵

史上人類第一次大量的雇用傭兵並使用於戰爭之中,是在羅馬和迦太基的的戰爭中出現。
而雇傭軍最為人所批評的,則是他的忠誠。

通常的來說,雇傭軍的忠誠度並不高。西羅馬皇帝就是被日耳曼傭兵廢除,而東羅馬在10世紀末,由俄羅斯出身的維京人編成的“維京近衛隊”(瓦蘭金衛隊MTW遊戲裡稱之為北歐衛隊)。在規模最大時,其總兵力曾達到一個完整的軍團數千人之眾。

今日繁榮富足的瑞士在歷史上曾經是一個非常貧窮的中歐邦聯體。從15世紀開始,瑞士各地就有組織地向國外輸出雇傭兵,僱主將錢財支付給瑞士各地負責招募雇傭軍的地方勢力,雇傭軍的家人只能得到其中的一部分。瑞士人勇敢、善戰、紀律嚴明,成為歐洲各國乃至羅馬教皇爭相購買的雇傭軍。

歷史上曾經發生過瑞士雇傭軍為不同的僱主在戰場上自相殘殺的悲劇。1709年,法國與英、荷聯軍在馬爾普拉展開激戰,交戰者大部分是瑞士雇傭軍,兩個軍團的雇傭軍戰死殺場。在幾個世紀中,至少有200萬瑞士人參加雇傭軍為外國主子賣命。

  歷史回到1506年。教皇於勒二世經過與蘇黎世州和盧塞恩州簽署的雙邊協定,組建一支由150名瑞士雇傭軍組成的瑞士衛隊。1527年5月6日,147名瑞士雇傭兵為保護教皇克雷芒七世逃亡而犧牲。147人流盡最後一滴血。瑞士人以自己對主人的忠誠和勇敢贏得了教廷的信賴。從此,教廷衛隊便隻招收瑞士人。衛隊的名稱也由“教皇衛隊”改稱為“瑞士衛隊”。

不久後,新教皇保羅三世重組瑞士衛隊,人數定為100人,直到現在。從那時起,每年的5月6日就成為為新招募的瑞士衛隊隊員宣誓的莊嚴日子。誠然,瑞士法律早已嚴禁瑞士公民在外國軍隊中服役,但只允許瑞士人參加教廷瑞士衛隊

..


  幾個世紀以來,瑞士衛隊與其說是保護被羅馬保衛的教皇國,不如說是一支象徵性的禮儀軍隊。隊員們頭戴長纓的金屬頭盔,身穿米開朗基羅設計的藍色和桔黃色相間的“軍裝”,腰配長劍,手持長矛,守衛在教廷的主要通道和走廊上。他們的任務主要有三項:一,保護教皇國的國家安全;二,在宗教儀式或教皇外出時保護教皇人身安全;三,充當禮賓儀仗隊。

多年來,瑞士衛隊忠於職守,深得教皇信賴,盧森的獅子紀念碑可說是歐洲教廷、王室對瑞士人的肯定,據說當年梵蒂岡受到外敵的入侵,各國的衛士都逃跑了,唯獨瑞士籍的衛士忠貞守住教廷,自此教皇便認為只有瑞士人才配保護教廷,之後瑞士人饒勇善戰、忠貞不二的名聲便廣為歐洲人所認同。




法國波旁王室也對瑞士傭兵寵信有加,雖然瑞士傭兵最後為了保護路易十六不惜犧牲生命仍未竟全功,但後人仍立碑以玆紀念。

法國大革命中,1792年8月10日,暴民攻擊法國巴黎杜伊勒利王宮時,國王路易十六和王后被革命黨人追殺,由786多名瑞士雇傭兵組成的衛隊保衛著國王和王后。最後,全部戰死沙場,國王和王后被俘。

為了讓後代記住這一歷史,金錢和榮譽掩蓋不住雇傭兵制度的殘酷,以這次事件為契機,瑞士停止了雇傭兵出口。

19世紀初,陣亡將士的親友策劃、並於1821年請丹麥雕塑家在美麗的羅伊斯河北岸的山坡上建造了這尊雄獅石雕。盧森著名的石雕「獅子紀念碑」(Lion Monument)。




(又稱沈睡的石獅)雕塑的下面用拉丁文寫著:“獻給忠誠、勇敢的瑞士年輕人”。

美國作家馬克·吐溫來到這裡時,將其譽為“世界上最悲壯和最感人的石雕”。
[PR]
by cwj36 | 2006-11-23 01:08 | -中世紀資料區-

M2TW中世紀海軍

Cog 單桅小帆船

e0040579_1794359.jpg這種所謂cog是一種吃水中等,船身中等,但船體較寬的船,適合載運貨物。為了防禦海盜,cog的頭尾各有一個戰鬥平臺,上面備有弩弓和希臘火,後來又裝上了火炮。

單桅帆船Hansa Cog:直譯應為漢薩小快艇。Hansa,大家都知道,中世紀的一個商業同業公會。cog,《現代英漢綜合大詞典》中:小船,附屬於大船的供應船。

中世紀百年戰爭有兩場海戰最為激烈,第一場是battle of Sluys。100條英國cog對決250條法國帆船,法軍大敗,英軍得到了多佛爾海峽的航海權。這場戰役法軍之所以失敗,有兩個原因:一是英國長弓手暴風驟雨般的射箭相當有威力;二是英國cog比法國帆船靈活多了,法國造船技術遠不如英國。英國人的船不僅體型高大而且備有戰鬥平臺,這樣不僅便於戰鬥而且能居高臨下攻擊法國人,最後法國人根本無法還擊。cog船身的木板是疊起來的,而不是邊靠邊,因此防水性能好。還有cog帆是三角帆,靈活快速;而法國人用的是方帆,雖平穩但速度奇慢,所以很快被英國人包圍消滅。

第二場是battle of La Rochelle。法國人吸取上次慘敗經驗,決定對英國人攻其不備。雖然法國人的船沒有做過任何改良,但他們憑著數量優勢包圍了停在港口的英國船隻,不少cog被燒毀。但英國人憑藉他們船隻的高度優勢組織反擊,法軍于黎明撤出戰場。
從這兩場戰役看出來,哪方的船隻高大速度快靈活性好,就有優勢。後來有些國家更絕——在他們船隻上架火炮。一開始火炮很重,很容易炮膛自爆,不過只要威力夠大,一旦船被炮彈擊中,那不是沉沒就是擱淺。

隨著火炮變得越來越輕,威力越來越大,船隻的大小就不是那麼重要了,重要的是看船隻到底能架多少門火炮。1500年的船隻通常能架5到6門,大的可以加10門。Cog很快就過時了,因為它抵擋不住火炮的轟擊。一艘船隻所有的火炮齊轟,很快就可以把一艘cog擊沉。Cog永遠退出了歷史舞臺——火器時代開始了。

dhow 阿拉伯三角帆船

e0040579_17123424.jpg





War Galley 弩砲划槳戰船

e0040579_17125220.jpg




Lanternas

e0040579_17135139.jpg




caravel 西班牙多桅快帆船

e0040579_171313100.jpg
[PR]
by cwj36 | 2006-10-13 17:09 | -中世紀資料區-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