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1947台灣228大屠殺】( 23 )

1947 台灣228
抵抗中國屠夫 彭孟緝
爆烈青春 「雄中敢死隊」
「狗去豬來」~走進炮火中 ~


e0040579_17213844.jpg




(台灣不會拍攝的電影題材 情境想像:電影 走進炮火中 韓國版)

1947年3月3日晚上,高雄市民響應台灣各地228起義行動,開始到處搜索視台灣為「新殖民地」的中國國民黨貪官汙吏,但在另一方面,由各校校長發給教職員「三角證章」,以保護清廉的中國籍教員。

5日,高雄參議會號召市民參加抗暴,並組織了「處理委員會」。

3月3日,雖經當時雄中校長林景元和部分導師勸阻高雄中學的熱血抗暴學生,除了部分高雄中學學生為維護校園治安,自行組織自衛隊,且有雄工、雄商等學生軍的加入,而當時高雄女中學生則負責食物的部份。

e0040579_17432094.jpg

(日治時代 高雄州立高雄第一中學校軍訓課)


當時自衛隊僅擁有過去日本陸軍在二戰後所遺留的幾把村田式步槍、數枚手榴彈和日本刀等武器;武器彈藥方面,除舊時校方所保存下外的外,亦有自各地警局、部隊所徵收而來,甚至遠到東港空軍基地處搶奪。

雄中軍械庫日治時期的軍訓用槍其實多半無法使用,經由台南工學院(今國立成功大學)的學生整理後殺傷力仍不足。

當時「雄中自衛隊」並無特定領導者,團體採集團式領導,除管理並保護當時已停課的校園外,亦收留數名外省人士於當時校園旁的倉庫,並以「高雄學生軍」的名義發表了《告親愛的同胞書》與《告臺灣同胞書》。

學生們沉痛控訴台灣「走了狗,竟來了豬」,呼籲建立自由民主的台灣。

高雄學生軍「告臺灣同胞書」




e0040579_10191953.jpg


各位同胞,我們站起來了,自由站起來了,起來,打倒統治階級!

受了「日狗」五十年壓迫的我們,盼望著解放到了,八一五「日狗」走了,但來了比「日狗」還殘忍野蠻的「山豬」。

「山豬」下來到臺灣,還不到一年半,把我們美麗的鄉土弄得亂七八糟,把我們老百姓用血汗得來的財產搶奪的一乾二淨。

這樣,有血性的我們哪裡吃的消麼?是時期到了,臺北「二.二八」竟教我們起來武裝自己,把自己的生命來換取同胞的自由!

我們高雄中等學生,全體不顧自己空拳無鐵,只靠青年學生的熱性直衝敵人!從敵人手裡奪武器,我們竟把兩個同學的生命來爭取自由了,敵人答應把政權還給我們了! 

各位同胞,武裝起來,維護我們寶貴的勝利!自由臺灣萬歲!民主臺灣萬歲!─高雄學生軍



e0040579_6311215.jpg


(2014 雄中、雄女、雄工、雄商學生會師,紀念當年228雄中自衛隊精神。)


3月6日上午,中華民國高雄屠夫彭孟緝開 槍打死涂光明曾鳳鳴林介等談判代表三人後開始整軍從高雄要塞出發,率兵進入高雄屠城。

e0040579_20294572.jpg


彭孟緝所屬,見人就開火......高雄市區頓成國民黨軍隊的獵殺場。

目前最新公布228受難者賠償金資料最年輕死者為1歲兒童吳亮

吳亮之父母從事寄藥工作。

1947年3月6日其父母欲搭車返回故鄉臺南縣,吳亮與其母在高雄火車站附近均無故遭彭孟緝的士兵以刺刀殺害,其母當場死亡,1歲兒童吳亮10餘日後傷重死亡。

彭孟緝的變態手下特別愛射殺小孩,如陳長生( 4歲) 在高雄市前金區自宅前無故遭彭孟緝的士兵槍殺。

蔡金鳳(4歲)今高雄市鼓山區自宅無故遭槍殺。

蔡壽 (4歲)在今高雄縣旗津鎮自宅無故遭槍殺。

劉麗香 (5歲 )在高雄市自宅,無故遭流彈擊中死亡等等慘絕人寰的「無差別」射殺。

彭孟緝軍隊以七五砲集中轟擊高雄市體育場示威,並向鼓山一路 一帶掃射、封鎖。

由於國民黨軍隊於車站架設2挺機槍, 雄中校友兼師大英語系的顏再策(22歲)組織部份自衛隊學生成為敢死隊抵抗彭孟緝的屠殺,試圖趁機槍故障時奪回車站,在今建國三路處開始與中華民國國民黨軍交戰。

顏再策在高雄三民國小當老師兼教北京語,並任翻譯,1947年3月4日早上,其母親因局勢緊張,勸顏再策不要出去........

甚至於要他最疼的小弟去留住他,顏再策在家裡最後一句話:『乖!回家去,哥哥馬上回來。」

高雄學生軍撤退至車站對面的長春旅社,持續進行反擊,後來顏再策從長春旅社出來與國民黨軍談判。

因為當時台灣學生多不諳滿州北京語,他是出來和中國憲兵翻譯交談,顏再策冒險衝出時沒想到隨即遭到國民黨開槍擊中倒地,學生兵想去搶救,遭到機槍掃射阻止,顏再策老師最後在現場流血過多致死。

彭孟緝派遣何軍章21師獨立團第三營重新整肅高雄市政府、高雄車站以及第一中學等處,而其轄下王作金第七連即為負責「處理」高雄中學的「起義」。

彭孟緝認為這些高雄學生軍雖然大多是在丟石頭~開冷槍,但是受過嚴格的日軍訓練「遺毒」,威脅很大,不能不除。

彭孟緝並認定高雄第一中學學生們拘禁一千多名外省人並綑綁部份外省人在高雄第一中學作為沙包~,據當時國民黨部聯絡人陳桐說當軍隊逼近雄中,只見一個個外省人站在窗口邊,搖著白手帕大喊:「我是湖南人,我是山東人,不要開槍啊!」這些暴徒把外省人當做人肉盾牌,來阻止軍隊的進攻。

這當然是彭孟緝陳桐的故意偽造或錯誤情報。

e0040579_14403192.jpg「高雄學生軍」除了「雄中自衛隊」維護學校的安全外,更勇敢的雄中學生另組成陳仁悲「雄中敢死隊」紛紛勇敢地丟石頭與幾把村田式步槍反擊國民黨屠殺軍王作金的第七連,到處是混亂的巷戰,火力不強的最後學生軍退至前金派出所。

至半夜, 由雄中敢死隊學生們堅守的前金派出所終於被彭孟緝的軍隊奪回,彈盡援絕的學生們抵抗至最後一人,全部壯烈犧牲。

那一天,很多媽媽再也等不到孩子回家~

王作金(廣東人,隸屬二十一師獨立團)的部隊使用要塞砲轟擊雄中。

如果你是老高雄人,一定會發現到高雄第一中學的牆壁上被打了一個洞,這是要塞砲打的。

砲擊後,雄中沒有反應、沒有聲音,所以王作金的步兵班便進入高雄第一中學的校園搜索。

「雄中自衛隊」早已在師長們的勸導下解散.........

之後二十一師獨立團移防負責花蓮、台東一帶「清鄉」.......

中國國民黨敗逃台灣後,也逃到台灣的王作金口述歷史承認:「憑良心說,我在高雄並沒有聽到有外省人被打死,但被打傷的人不少。」「我們步兵班進入高雄第一中學校園搜索後,未發現有人傷亡,也沒有看到有外省人被綁在窗口,以後便撤退回火車站。」

2016年初在高雄中學學聯會學權部推動下,雄中日前於行政會議上通過從本學期休業式開始,廢除向中華民國「國旗」暨「國父」遺像行三鞠躬禮程序。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2-26 06:14 | 【1947台灣228大屠殺】

1947年3月29日,紐約時報對發生在台灣的大屠殺事件的報導。
March 29, 1947 - New York Times
by Tillman Durdin

March 29, 1947 - New York Times

Formosa killings are put at 10,000
福爾摩沙共有一萬人被殺



Foreigners say the Chinese slaughtered demonstrators without provocation Nanking, March 28, Foreigners who have just returned to China from Formosa corroborate reports of wholesale slaughter by Chinese troops and police during anti-Government demonstrations a month ago.

3月28日南京電,外國人士表示,中國屠殺沒有挑釁行為的示威者。剛剛由福爾摩沙返回中國的外國人士證實中國軍隊與警察一個月前在反政府示威活動中展開大屠殺。

These witnesses estimate that 10,000 Formosans were killed by the Chinese armed forces. The killings were described as "completely unjustified" in view of the nature of the demonstrations.

這些見證人估計大約有一萬名福爾摩沙人遭到中國軍隊屠殺。以示威活動的態勢看來,屠殺被形容為「毫無必要的」。

The anti-Government demonstrations were said to have been by unarmed persons whose intentions were peaceful. Every foreign report to Nanking denies charges that Communists or Japanese inspired or organized the parades.

參與反政府示威的是一群手無寸鐵,以和平為意念的百姓,所有外電報導都否認有共產黨或日本人鼓動或組織示威遊行。

Foreigners who left Formosa a few days ago say that an uneasy peace had been established almost everywhere, but executions and arrests continued. Many Formosans were said to have fled to the hills fearing they would be killed if they returned to their homes.

幾天前剛離開福爾摩沙的外國人士表示,各地已經確立緊張的表面平靜,但是槍決與逮捕仍然持續進行。許多福爾摩沙人已經逃到山中,他們擔心一旦回到家中就會遭到殺害。


Three Days of Slaughter:
三日屠殺


An American who had just arrived in China from Taihoku said that troops from the mainland arrived there March 7 and indulged in three days of indiscriminate killing and looting. For a time everyone seen on the streets was shot at, homes were broken into and occupants killed. In the poorer sections the streets were said to have been littered with dead. There were instances of beheadings and mutilation of bodies, and women were raped, the American said.

一位剛由台北回到中國的美國人表示,中國軍隊三月七日抵達台灣後,展開三天的無差別屠殺與搶劫,任何人只要在街上被看到就被槍殺,房屋被闖入,所有的居民都被殺害,最嚴重的地方,街頭屍橫遍野,有些人的頭被砍斷,有些被分屍,婦女遭到強暴。

Two foreign women, who were near at Pingtung near Takao, called the actions of the Chinese soldiers there a "massacre." They said unarmed Formosans took over the administration of the town peacefully on March 4 and used the local radio station to caution against violence.

兩位接近屏東地區的外籍女士稱中國軍人的行為「大屠殺」,他們說,沒有武裝的福爾摩沙人在三月四號和平的佔領市政府,並用廣播要求大家不要使用暴力。

Chinese were well received and invited to lunch with the Formosan leaders. Later a bigger group of soldiers came and launched a sweep through the streets. The people were machine gunned. Groups were rounded up and executed. The man who had served as the town's spokesman was killed. His body was left for a day in a park and no one was permitted to remove it.

中國人被善待還被邀請到福爾摩沙人領袖的家中共進午餐,但是稍後,更大群的軍人到達,用機關槍對街上人民掃射,許多人被集合起來集體槍決,鎮上的發言人被殺害,他的屍體被丟棄在公園中一整天不准收屍。

A Briton described similar events at Takao, where unarmed Formosans had taken over the running of the city. He said that after several days Chinese soldiers from an outlying fort deployed through the streets killing hundreds with machine-guns and rifles and raping and looting. Formosan leaders were thrown into prison, many bound with thin wire that cut deep into the flesh.

一位英國人也描述發生在高雄類似的事件,福爾摩沙人佔領市政府,幾天後中國軍人由外港登陸,用機關槍、步槍搶劫與強姦婦女,共有數百人遭殺害。福爾摩沙人的領袖被逮捕入獄,許多人被鐵絲穿過身體串成一串。


Leaflets Trapped Many
許多人被傳單所騙


The foreign witnesses reported that leaflets signed with the name of Generalissimo Chiang Kai-shek promising leniency, and urging all who had fled to return, were dropped from airplanes. As a result many came back to be imprisoned or executed. "There seemed to be a policy of killing off all the best people," one foreigner asserted. The foreigners' stories are fully supported by reports of every important foreign embassy or legation in Nanking.

外國見證人表示,飛機灑下一張由蔣介石簽名,保證寬大,力勸所有在逃難的人返回家園的傳單,結果許多人回家後遭到逮捕與槍決。一位外籍人士補充,看來有個政策打算殺害所有的菁英,這些外籍人士的故事得到所有重要外國使館與南京官方的證實。

Formosans are reported to be seeking United Nations' action on their case. Some have approached foreign consuls to ask that Formosa be put under the jurisdiction of Allied Supreme Command or be made an American protectorate. Formosan hostility to the mainland Chinese has deepened. Two women who described events at Pingtung said that when Formosans assembled to take over the administration of the town they sang "The Star Spangled Banner."

據報導,福爾摩沙人正要求聯合國採取行動,有些人聯繫外國大使,要求將台灣交由聯軍最高統帥治理,或是成為美國的保護地。福爾摩沙人對中國人的敵意已經加深,兩位描述發生在屏東事件的女士表示,當福爾摩沙人佔領市政府時唱的是美國國歌。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2-24 06:47 | 【1947台灣228大屠殺】

台南 湯德章紀念公園

e0040579_14061890.jpg
台灣228大屠殺
台南 湯德章紀念公園的由來


e0040579_1219039.jpg湯德章律師(1907-1947),父親是坂井德藏是日本警察,母親湯玉是台南南化人,1922年以前,台灣戶籍不承認日台聯姻,故姓湯。

1915年於西來庵事件中,反日「大明慈悲國」軍余清芳江定以聲東擊西之策率領革命同志300餘人襲擊噍吧哖支廳南庄派出所,以火焚燬官廳並殺斃日人警察及其家眷共20餘人。

其中坂井德藏也被殺死,而事變中,湯德章亦在南庄派出所內,得工友黃木貴相救,倖免於難。

根據湯氏就讀噍吧哖公學校(今玉井國小)六年級的老師林心的回憶:湯德章「為人勤勉誠實,做事有魄力、負責,有點不修邊幅,但有抑強扶弱之氣概」。

公學校畢業後,考進台南師範,後輟學返回玉井耕農,而考入台北警察練習所,畢業後被分派至台南警察署擔任巡查之職,先後升至巡察部長、警部補、警部。

但他畢竟不是純日本人,與他同期同學的日本人已經升至課長職,對於這種歧視待遇,他頗為不滿,加以他對台灣人特別照顧,引來壓力。

當時有一名日人醫生叫鹿沼,為一家醫院院長,與台南州知事又係同學,駕自用轎車碾死一名台灣青年,鹿沼利用權勢壓迫警方,日警無人敢辦此案。

湯德章力主追究,終然因對方財大勢大,而被迫掛冠而去,遠赴日本,到生父家鄉,改姓名坂井德章,入東京私立學校讀書,並通過日本高等文官司法人員考試,回台後執業律師。

終戰後,台日混血的湯德章願意留在台灣當中華民國國民,在台南地區相當活躍,人望頗佳,陳儀治台期間,曾致函湯德章,力邀他擔任台灣省公務員訓練所所長。

可是湯德章誓言絕對不擔任中國官吏。

他曾說過:「當"中國官"在心理上要做貪污的準備,我不願埋沒自己的良心」。

除執業律師之外,他僅擔任民間的團體台南市人民自由保障委員會主任委員。

1946年參選省參議員,票數僅次於韓石泉,被列爲候補參議員。

228事件爆發後,於3月2日擴及台南,台南市內的一群青年接收警察局武器,並配合市參議會召開市民大會,提出「全面改革省政」、「實行市長民選」的要求,3月6日「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台南市分會」成立,湯德章被推爲治安組長。

e0040579_12444320.jpg


事件發生後,各地成立的處理委員會成為政治改革的團體。在省政改革的呼聲中,「縣市長民選」幾乎是全島各地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所提出來的共同要求,省行政長官陳儀迫於情勢,乃於3月7日通知各縣市參議會稱:「對於各縣市長,若人民認為不稱職,可由該會或會同其他合法團體,共同推薦3名人選,呈報行政長官公署圈定。」

基於陳儀這項許諾,台南市果然於3月8日,由市參議會、區里長、人民團體代表、學生代表等聚集於參議會選舉市長。

經投票結果,湯德章獲第三高票(前兩名是黃百祿侯全成)。

3天後,國民黨軍第21師由高雄進入台南市,湯德章被逮捕。

被捕當天,二、三十名憲警特務闖進他的住所,湯德章為保護台南菁英,一面徒手力抗拒捕,一面爭取時間將住所有關名單資料燒毀,挽救了當時許多台南的社會人士及成大學生倖免於難。



3月12日,湯德章被反綁懸吊刑求一整夜,肋骨被托槍打斷,在遭受酷刑後,雙腕被反綁,背後插有書寫名字的木牌,押上卡車,繞行市街,然後押赴大正公園(即民生綠園)槍決。

e0040579_12242679.jpg據目擊者敘述,準備接受槍決的他,仍神情自若,向四周市民微笑,行刑的士兵厲聲叱喝「跪下!」

湯氏卻端立不動,並破口向士兵大罵。

湯德章的怒罵聲中,子彈穿入湯的鼻梁及前額,他猶傲骨挺然,怒目圓瞪,過些時才倒下。

……留下行刑士兵的吆喝聲----「他媽的!看你們台灣,還敢不敢造反?」

圍觀群眾中,傳出隱隱的啜泣聲!

湯氏被槍決後,士兵不讓他的家人立即收屍,任其屍體暴露,經過家人一再哀求,才准許以毛氈覆屍,但屍體仍不得立即移走。

3月中旬,國府派國防部長白崇禧來台「宣撫」。

白氏來台後,下令將被關在軍法看守所的所謂「二二八疑犯」,全部移送台灣高等法院審理,結果高等法院的判決書下來了----「湯德章無罪!」(摘錄自李筱峰,1990,《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湯德章是台南市在二二八事件中唯一被公開處決的一人,但是槍決後再判決無罪!這算什麼法理?

槍決湯德章的民生綠園,於1998年2月27日宣佈更名「湯德章紀念公園」,於湯德章遭槍決處豎立半身胸像以為紀念。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2-23 12:19 | 【1947台灣228大屠殺】

Taiwan 228 Massacre
臺灣228大屠殺
高雄屠夫
高雄要塞司令 彭孟緝

e0040579_1531416.jpg彭孟緝(1908年9月12日 - 1997年12月19日),字明熙,湖北武昌人,中華民國軍事將領。

又稱"西子灣屠夫"。

彭孟緝於黃埔軍校畢業後,參與中國內戰時代蔣介石的"東征"、"北伐",後奉派赴日本戰野砲兵學校進修,返國後任陸軍砲兵學校主任教官。

1937年,蔣介石出動60大軍入侵上海公共租界日本區,發動淞滬戰役時,彭孟緝屬炮兵第10團,帶領堪稱國民黨軍的雷神之錘之德製150毫米榴彈砲準備痛擊日軍,但事與願違,反而被增援的日軍痛毆。

彭孟緝撤退時丟棄德製150毫米榴彈砲推入河中,狼狽不堪的落跑。

台灣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為美國盟軍總部委託中國政府代為接收,1946年彭孟緝來台灣擔任高雄要塞中將司令。

1947年因國民黨造成的「人為」飢荒、霍亂瘟疫、通貨膨脹,國民黨人走私貪污自肥,許多私有產業收歸國有,與用人不公(多用中國籍)的高失業率,2月底在台北查緝私煙誤殺一個市民後,又掃射抗議民眾,造成許多人橫死街頭,終於引發台灣人民憤怒.......

1947年3月3日晚上,高雄市民響應台灣各地228起義行動,開始到處搜索國民黨貪官汙吏「毆打、毆打、毆打」....(這時候不毆打趾高氣揚的國民黨「外省」貪官汙吏的台灣人才是「不正常」!)

但在另一方面,由各校校長發給教職員「三角證章」,以保護清廉的中國大陸籍教員,其實「外省」人數也不多,大都逃入有影響力的台灣人家中受保護。

5日,高雄參議會號召市民參加抗暴,並組織了「處理委員會」。

一 般市民與學生遂集結於高雄中學,由涂光明(時任高雄市敵產清查 主任)擔任總指揮。在地警察兩百餘人也攜械參加。

這支高雄起義民眾在一日之間控制了市內所有軍政機關,並把7百餘國民黨官兵集中監管。

此時,只剩擁有重兵的高雄要塞司令部尚未被繳械;而要塞司令彭孟緝正準備進入市內襲擊起義市民....         

6日上午,處理委員會委員為防止流血犧牲擴大,乃推派黃仲圖(高雄市市長)、彭清靠(高雄市參議會議長)、涂光明曾鳳鳴林介等5名代表上山到司令部規勸彭孟緝自動解除武裝,而後再談處理辦法。

不料彭孟緝當場開 槍打死涂光明曾鳳鳴林介等3人,並扣留拷問彭清靠,只放黃仲圖一人下 山回覆。

但在黃尚未回到處理會之前,司令部所屬官兵3百餘人攜帶機槍攻下山來, 直殺入市政府。

當時處理委員及市民尚在市政府等候談判代表回來報告,要塞軍隊以機 槍、步槍、手榴彈向這些人掃射濫炸,當場擊斃34人(其中有王石定等參議員4人), 射傷百餘人。

鍾天福擔任《國聲報》高雄記者,3月6日本來跟《台灣新生報》記者謝有用等人約好,要一起前往高雄市政府採訪。臨行前他受託去救了一家不認識的外省汕頭人,延誤採訪,事後趕到高雄市政府採訪時,正好遇到大屠殺,當場命喪市府大樓前。

隨後國民黨軍不分青紅皂白地見人就開槍濫射,馬路上橫屍遍野,哀號呼救之聲不絕。

目前最新公布228受難者賠償金資料最年輕死者為1歲兒童吳亮

吳亮之父母從事寄藥工作。同年3月6日其父母欲搭車返回故鄉臺南縣,吳亮與其母在高雄火車站附近均無故遭彭孟緝的士兵以刺刀殺害,其母當場死亡,1歲兒童吳亮10餘日後傷重死亡。

彭孟緝的變態手下特別愛射殺小孩,如陳長生( 4歲) 在高雄市前金區自宅前無故遭彭孟緝的士兵槍殺。

蔡金鳳(4歲)今高雄市鼓山區自宅無故遭槍殺。

蔡壽 (4歲)在今高雄縣旗津鎮自宅無故遭槍殺。

劉麗香 (5歲 )在高雄市自宅,無故遭流彈擊中死亡等等慘絕人寰的「無差別」射殺。

彭孟緝軍隊以七五砲集中轟擊高雄市體育場示威,並向鼓山一路 一帶掃射、封鎖。

隔天一早軍隊 見愛河水面上有氣泡,起初以為是魚,仔細一看知道有人躲在河下, 又開槍掃射。

這時高雄青年學生(雄中敢死隊)也紛紛勇敢地反擊,到處是混亂的巷戰。

至半夜, 由學生堅守的前金派出所終於被彭孟緝的軍隊奪回,學生抵抗至最後一人,全部壯烈犧牲。僅僅這一天,傷亡的高雄人竟達數千人!

而後,要塞駐軍和由鳳山趕來支援的21師何軍章的部隊,在彭孟緝的指揮之下, 進行著屠殺的競賽。

彭孟緝還脅迫受難家屬在火車站前廣場觀看父親或兒子被槍決。

高雄市不分晝夜,槍聲不絕,直到3月8日!

當日下午,才有三 三五五的老嫗少婦冒著危險四處尋覓親人的屍體。

不省人事的負傷者被送往市 立和省立醫院時,血還不斷地淌著,使病院宛如屠場!

3月10日岡山教會便收容無法回家的學生與人群,解決他們吃、住的問題,牧師蕭朝金因此被彭孟緝懷疑是聚眾滋事、收容暴徒的人,派遣21師何軍章的部隊前往清勦。

不久,21師何軍章的士兵,用卡車帶著牧師蕭朝金等人在岡山教會與岡農之間的三十公尺路與省道的交口附近(今河華路與壽華路交叉口一帶),以濃厚四川腔調語言大聲的吆喝,接著士兵突然舉起槍枝,連發射擊,槍決行刑,蕭朝金以坐姿被槍決。

1947年3月8日彭孟緝進入屏東屠城,繼續「屠殺、屠殺、屠殺」。

228大屠殺後,國民黨當局即時成立臺灣警備司令部,以進一步控制臺灣。當時對司令人選,各方面暗鬥甚烈。

何應欽派的蕭毅肅以參謀次長身分,推薦劉雨卿充任,理由是劉的資歷較深,又是目前台灣的駐軍最高長官。

陳誠派的桂永清以海軍總司令身分,推薦所屬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充任,理由是彭孟緝有「才幹」,鎮壓228事變有「特殊功勳」。

這時彭孟緝本人首先托他的日本士官同學鈕先銘,活動鈕先銘的親戚新任臺灣省主席魏道明,從旁推薦彭為警備總司令。

白崇禧到臺灣,在高雄時,彭孟緝又向白報告處理事變情形,表彰自己如何殺害人民代表;如何裝備傷兵,固守高雄,如何指揮部隊,鎮壓臺南各地暴動,大吹法螺,頗得白崇禧的嘉許。

白崇禧回南京轉報蔣介石,蔣認為彭孟緝適合於作他統治臺灣的工具。

就這樣屠全島的劉雨卿竟輸給殺高雄的彭孟緝,1947年秋,發表了彭孟緝為臺灣警備司令的人事命令。記大功二次,傳令嘉獎,且於次年元旦敘勳,奉頒四等雲麾勳章。

彭孟緝自己寫的回憶錄中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在事件剛蔓延到高雄的3月2日即主觀認定是「奸黨陰謀」,意指共產黨叛亂

4日決定以軍事解決,雖然陳儀還在等待國府援軍,不許他輕舉妄動,但彭已「毅然決心平亂」。

甚至,5日涂光明等人上壽山準備談判,彭孟緝因軍事準備尚未底定,還「虛與敷衍遷延」、誘騙談判代表次日再來,而予一舉成擒,並且提前軍事行動,迅即出動部隊三路屠殺鎮壓高雄市民。

國民政府遷往台灣後,由日本侵華軍官(白團)主持的1950年革命實踐研究院軍官訓練團成立,彭孟緝擔任主任,此後並成立高級班及石牌班等訓練機構。

1952年擔任陽明山革命實踐研究院主任。

1954年擢升為副參謀總長,在參謀總長桂永清去世之後,彭孟緝接任參謀總長。

1957年調任陸軍總司令並兼臺灣防衛總司令。

1959年晉升陸軍一級上將,再任參謀總長。

1965年擔任總統府參軍長。1967年先後出任中華民國駐泰國及日本大使。

1972年彭孟緝擔任戰略顧問,退休後於1997年死掉。

由於高雄屠夫 彭孟緝在228事件以及之後的清鄉中,以「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人」的態度進行鎮壓,造成不少台灣人的無辜傷亡,一般咸以為彭孟緝是造成228事件重大傷亡的主凶之一。

蔣介石將「台灣228事變」與「共黨分子」連在一起,無異為「228八事件」「定性」,如何處理也「定調」。

3月10日蔣致電慰留要辭職以示負責的陳儀,同時強調「據報共黨份子已潛入台灣漸起作用,此事應嚴加防制,勿令有一個細胞遺禍將來」,台灣省警備司令參謀長柯遠芬明確指陳台灣事變的「政治大陰謀之幕後主使者,自非共產黨莫屬」,厲行「寧可枉殺九十九個,只要殺死一個真的就可以。」(見白崇禧訪問錄)完全符合蔣的用心。

228大屠殺正是國共內戰之一環,難怪蔣介石如此心狠手辣。

而最近《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直指蔣介石是元凶,蔣介石有一明一暗兩個手令,明的如「請兄負責應嚴禁軍政人員施行報復,否則抗令論罪」,暗的則要陳儀不可手軟,「殺光光但秘密行之。」這原是蔣的一貫手法,不足詑異,足證蔣介石主導平亂之不可掩蓋。

「二二八」所謂"平亂",是蔣一手掌控,3月7日蔣首派21師師長劉雨卿率部隊赴台灣「維持秩序」,名義上歸陳長官指揮,實際上卻直接聽命蔣介石

228大屠殺透過台奸"精準的指引"虐殺槍斃了許多沒參加所謂「暴亂」的臺灣精英與各類高級知識份子後,開始了更可怕的長期國民黨白色恐怖(KMT White Terror)統治,戒嚴臺灣。

e0040579_2030546.jpg


彭孟緝一生受蔣氏父子重用、享盡富貴榮華,但在民間被惡評為「高雄屠夫」。彭孟緝是造成228事件重大傷亡的主凶之一,但彭死後竟因功入祀忠烈祠,如此沒有天理之事,引發不少爭議與憤怒。

彭孟緝則傳聞偷偷移出忠烈祠,國防部曾特予澄清「未入祀」!!

吳國楨(曾任台灣省主席)對他評語為「人品極劣」,孫立人回憶蔣介石甫來台時,驚魂未定,彭孟緝極盡奉承之能事,每天燉一盅雞湯給蔣介石補養身體。

彭孟緝之子彭蔭剛(前中國香港特首董建華的妹夫)託連戰的門生朱浤源等人積極為彭孟緝平反,有趣的是,他們提出的報告竟推翻了當事人彭孟緝的「奸黨陰謀」親筆回憶。

彭蔭剛在媒體刊登廣告,歌頌其父一生,更於文章中指稱當年二二八事件受難者為「暴徒」,該則廣告引發受難者涂光明家屬的強烈不滿,控告彭蔭剛誹謗。

中國國民黨過一甲子60年來沒有任何人因這228大屠殺事件受到譴責、懲罰或審判。

死不認錯的中國國民黨坐擁龐大非法黨產還用大家納稅人的錢來"補償"(非賠償用語)228受難家屬,建建幾座紀念碑公園唬弄一下!

叫大家忘了過去~要往前看..別再消費228了.lol

這就好像,一個人被揍得流血倒地,旁人卻一直評論說大家要互相諒解、說我們要寬恕對方,而揍人的那個卻若無其事兩手叉腰站在旁邊,甚至兇巴巴還指著被打的家人們「向前看」、「不要停留在歷史的悲情」那樣的風涼話。

我們期待公理與正義來到的那一天。正義未能伸張,何來的諒解?



e0040579_432332.jpg


(恐怖達人-蔣經國與彭孟緝)


228大屠殺後,長期的「白色恐怖」將繼續凌虐台灣人........

※:國防部國軍歷史文物館 彭孟緝介紹

e0040579_7242451.gif
:「每年去蔣經國墳前真情落淚哭後,我就會去228家屬面前"表演哀悼"~」

v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

v二二八事件 台灣魂的怒吼

FOR TAIWAN FREEDOM!!!

建島成一國,莫負臺灣土。



e0040579_1958026.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2-22 01:37 | 【1947台灣228大屠殺】

台灣228大屠殺
台灣警備總部參謀長
柯遠芬的"名言"
「寧可枉殺九十九個
衹要殺死一個真的就可以。」


e0040579_3524838.jpg柯遠芬(1908年—1997年),名桂榮,以字行。黃埔四期生,早年在福建省保安處當參謀長。

台灣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是228恐怖屠殺提出經蔣介石認可之"名言"-「寧可枉殺九十九個,衹要殺死一個真的就可以。」真正出處者。

1947年爆發二二八事件時,柯遠芬任台灣警備總部參謀長,在2月28日事件爆發之初以「陰謀論」認定「奸偽已經混入群眾中,積極地在煽動」。

又急於建功,在綏靖清鄉會議上曾說:「“寧可枉殺九十九個,衹要殺死一個真的就可以”」,並引用列寧的話說「對敵人寬大,就是對自己殘酷」。

1947年2月28日柯遠芬調兵準備武力鎮壓動亂,柯遠芬調高雄鳳山獨立團的 1 個營和基隆 2 個中隊開赴臺北。

3月4日陳儀派參謀長柯遠芬中將、憲兵第四團團長-張慕陶赴台北市中山堂與二二八處理委員虛以周旋,柯遠芬陳儀更為殘暴、粗野、頑劣,是蔣介石親派來台者。

柯陳二人施緩計戰術,等至三月八日晚上蔣介石派來的美式武器裝備的第二十一師及憲兵四團二個營一萬四千餘人到達基隆,展開以敵前登陸方式進攻手無寸鐵的台灣人,到處殺戮搶劫,一路機槍掃射打進台北市為九日晚間,市內槍聲不斷。

林木順在著作《台灣二月革命》中指稱:「(3月9日)上午10時,柯遠芬引導楊亮功到圓山陸軍倉庫前面廣場(圓山事件),指遍倒在廣場上的數百個戰屍說:『這些就是昨晚進攻這個倉庫,被國軍擊斃的奸匪暴徒。』

楊亮功看看死者的「臉」,都還「稚氣未脫」,穿著是學生的樣子,他用拐杖一撥外套,裡面的學生制服口袋上,清清楚楚繡著「臺北商業」三年級的學號

e0040579_3532736.jpg後來楊亮功對他的跟隨人透露:

「倉庫附近並沒有戰鬥過的跡象,死者都是十八、九歲的中學生,又沒有攜帶武器……這數百名十八、九歲的中學生,就是昨晚在市內各派出所維持治安,而機槍步槍齊響以前,被憲警,林頂立的『行動隊』和許德輝的『忠義服務隊』所拘捕、押到圓山倉庫前面廣場,被國軍擊斃的。」,兇手柯遠芬屠殺了這些無辜學生。

柯遠芬收集沒有參加遊行或聚會的台灣有名望的菁英份子名單,準備逮捕全部謀殺。

其中有名的是吳伯雄之伯父吳鴻麒

228事件爆發後,現任國民黨主席吳伯雄之伯父吳鴻麒(畢業於日本大學法科,戰後出任台灣高等法院推事,行事公正剛直,右圖)沒有參加任何反政府遊行或聚會...

但3月12日吳鴻麒在高等法院遭兩名穿著便服的無名人士強行帶走,法院院長攔阻無效,即報臺灣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予調查,柯復答並無此事。

e0040579_354424.jpg16日吳鴻麒被發現被槍斃於南港橋邊。

吳鴻麒慘死,死狀實在不忍卒睹,臉被槍托砸至面目全非,生殖器被割下。

他老婆楊毛治還能認出屍體,是因內褲是楊毛治親手做的。

吳妻認屍後,欲租汽車載運屍體回家,卻因為當時政治氣氛恐怖,無人敢出租汽車,最後在百般困難下,僱用了一輛手推車,才將屍體推回家。

吳鴻麒的屍體,經吳妻一番清洗後,受槍傷的傷口,竟然滲出鮮紅的血。

而吳伯雄父親吳鴻麟,忘了殺兄慘死之仇竟投靠國民黨,成為中國國民黨所謂"本省"權貴,其家族富貴仗著國民黨施與的利益直至現在。

但是人殺不殺‧給錢是可以商量的,柯遠芬就收取劉闊才家人用以贖出劉闊才的150萬台幣,劉闊才家人總共同付500萬台幣「保命錢」疏通國民黨各賊人,他後來成為「立法院院長」。

同年4月17日,國防部長白崇禧上簽呈給蔣介石指稱「柯遠芬處事操切、濫用職權,對此次事變舉措尤多失當,且賦性剛愎、不知悛改,擬請與以撤職處分,已示懲戒,而平民忿。」(《大溪檔案》)。

柯遠芬43歲晉升中將,任金防部政治部主任兼金門縣長,經歷過823砲戰,後以中將退伍。

警總的前身保安司令部時代,參謀長柯遠芬權重一時,處理228事變及期後的清鄉真是殺人不眨眼,當年他為了整肅手下一名處處與他作對的劉定國,始終找不到罪名下手,結果卻搞亂了苗栗縣第一屆縣長選舉。

在國民黨戒嚴時期,警備總部是一個能夠呼風喚雨的特務機關,作為蔣政權的鷹犬,遂行了無數的恐怖統治政策,不過,它也跟其他的特務機關一樣有內部的整肅鬥爭。

1989年柯遠芬應張玉法之邀請口述歷史,自認爲對二二八事件的處理是正確的,至於造成那樣的後果,是始意料未及,所以他不認爲要負責任。

並說:「臺灣光復,祖國又一旦成爲四強(中、美、英、蘇)之一,臺灣同胞自然欣喜欲狂,而且產生「自大」的心理,自屬情理之常。但見及來臺接收的軍政陣容,又不禁令他們頓失所望,由是產生了「自卑」的心態。」

是因為「日人統治所遺留的後遺症、有中國共產黨的陰謀、另有本黨內部的派系衝突」才爆發二、二八事變。

最後柯遠芬說:「三月十一日以後,全省秩序完全恢復,行政照常運作,工商百業恢復原狀,所謂「臺灣二、二八事變」經此風平浪靜,省民無不歡天喜地,由此可見人心之向背。」

228兇手之一柯遠芬後來長期避居國外,於1997年死亡。

FOR TAIWAN FREEDOM!!!

建島成一國,莫負臺灣土。

 TAIWAN is nothing,it's everything!

e0040579_1958026.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2-22 01:31 | 【1947台灣228大屠殺】

228 恐怖殺人憲四團
中國憲兵大開殺

「本人決以生命保證,中央決不對台灣用兵」-張慕陶

中國憲兵第四團其實是福州憲兵團,兵員補充大都以福建人為主,1945年10月,高維民帶領憲兵第四團乘戎克船渡海登陸台灣,負責糾察國民黨軍隊軍紀風氣,並協助警察維護治安。

憲兵第四團長高維民曾這樣描述中國來台灣的目無法紀,毫無紀律的第70軍的素質:「但七十軍的部隊實在太糟,該軍在基隆未下船前,雖有零星上岸,披著毯子,拖著草鞋,隨便在船邊大小便者,而因範圍小,影響不大。正式下船時,雖然整隊而行,其衣服破爛,不堪入目,於夾道歡迎的人群中,頓使台省同胞失望。」

其實第70軍有發力士鞋(布鞋),但做飯打雜的是還穿草鞋,所謂「草鞋布鞋」。

e0040579_911296.jpg1947年228事變剛爆發時.....因為私煙查緝員開槍示威,擊中旁觀者陳文溪(後來不治死 亡),引起群情鼎沸。

群眾結隊至警察局要求逮捕兇犯未果,憤將專賣局之卡車推翻道旁用火燒燬。

後來警方推拖已將兇手交予憲兵第四團, 民眾即湧向憲兵團,憲兵團否認拘禁兇手。

群眾遂徹夜包圍警察局及憲兵隊。

不久公署長官陳儀宣佈台北市實施戒嚴,武裝憲警巡邏全市,開槍掃射台北市民。

張慕陶上校於3月1 日開始擔任憲兵第四團團長。

張慕陶一邊殺毫無武裝的人民,一邊卻誇張指出台灣反抗人士收繳各地軍警的武器已達4000枝以上.....

3月2日陳儀對「台灣同胞」廣播,會一律不加追究,他是愛台灣ㄟ~很多人因此都「放下戒心」被陳儀耍了~

e0040579_6394059.jpg


全島抗爭平息後,天真的台灣人組織「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欲與國民黨談判,3 月 7 日上午,「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照往例在中山堂召開會議。由省議員王添灯草擬的卅二條「處理大綱」。

當時王添灯是茶葉公會理事長,並活躍於政壇及新聞界,曾任三民主義青年團臺北分團主任,並於1946年當選省參議員,因在議場上直言諤諤,人稱「鐵面議員」。

國民黨於3月8日先派出閩台監察使楊亮功及憲兵第四團的第三營兵力抵基隆港,14點基隆要塞軍隊肅清街頭、密集射擊,晚上10點楊亮功等登岸。

3 月 8 日中午憲兵第四團團長張慕陶也來到中山堂,對228事件處理委員會各委員談話。

除肯定政治改革目標之外,呼籲勿牽涉軍隊之事以刺激中央

憲兵第四團團長張慕陶,說謊功夫更是到家,先是勸請蔣渭川(其兄長為知名社會運動家蔣渭水)出面斡旋官民之間的糾紛,慫恿蔣渭川加入處委會,進行分化。

繼則當屠臺派遣軍21師即將登陸的3月8日中午12時,張慕陶猶謊騙處委會委員稱,只要民眾不試圖解除士兵的武裝,則政府將不對台灣採取任何軍事行動,以鬆懈心防,誘使原欲逃命者留原處。

張慕陶稱「本省此次要求改革政治,甚為正當,中央一定不會調兵來台。」他又勉全省同胞,「切勿刺激中央」,而「本人決以生命保證,中央決不對台灣用兵」。

e0040579_15231187.png


(張慕陶:本人決以生命保證,中央決不對台灣用兵)



事實上,事件期間,張慕陶與台灣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二人及其他情治人員早已在台北進行各項部署,以配合可能的軍事行動,而且蔣介石的屠臺派遣軍21師在當(8)日下午已登陸基隆了。

故當軍隊登陸進行拘捕時,這些人就成為網中之魚。

陳儀馬上翻臉,宣布「二二八處理委員會」為非法組織而命令解散,「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其成員慘遭國民黨算帳捕殺........

此時王添灯的家人知道情況很不對,都力勸王添灯應該趕快逃命、否則至少應先避避風頭,但王添灯卻認為:「日本天皇都沒對我怎麼樣了,祖國的政府怎會對我如何?更何況我又沒做錯事!」沒想到,「祖國」的憲兵在王添灯睡夢中強行將他拖走(而非像日本警察是屢次將他「請」去).......

e0040579_6534269.jpg


3月11日凌晨,王添灯於家中睡夢中遭到逮捕,從此一去不回。

王添灯直接由「祖國」憲兵第四團團長張慕陶主審定讞執行,他飽受酷刑,鮮血從臉上往下流,仍大罵憲兵第四團團長張慕陶,在憲四團部(涼州街舊址)張慕陶命令衛兵淋上汽油活活燒死他,屍體丟入淡水河。

據當時在場憲兵的口述:

張慕陶王添灯:「你這個野心家,想當台北市長……」。

王添灯回答說:「我哪會說這些話!不過,以後若用選舉方式選市長,那我也敢出來競選!」

張慕陶暴跳如雷說:「好!就讓你到陰間去當台北市長吧!」

陳儀於同年4月向蔣介石報告的電文中提到:「王添灯於混亂中被擊斃命消息」。

不久,張慕陶攻擊蔣渭川宅邸,蔣渭川逃走,其女蔣巧雲當場慘死,兒子蔣松平則重傷。此後一年蔣渭川逃逸,直到丘念臺向政府作保,蔣渭川方才出面。

蔣渭川曾為國民黨廣播之行徑,也讓蔣渭川受盡台灣人的厭惡。

憲兵第四團團長張慕陶以臺灣省行政長官陳儀邀請開會為由,至律師李瑞漢宮前町家中,將李瑞漢與弟弟李瑞峰及友人臺灣省參議員林連宗一同帶走,也是一去不回。

其他如教育處副處長宋斐如,高等法院推事吳鴻麒(吳伯雄的伯父)也遭憲四團逮捕........

台灣北部許多民意代表、教授、醫師、律師、作家、記者等幾乎同時被憲兵第四團逮捕凌虐後,處決。

當年中國憲兵第四團同整編21師在台負責「掃蕩靖亂」,憲四團負責台北到新竹「綏靖」區。

228事件後的北部地區的掃蕩清鄉,大都由憲四團逮捕槍決。



e0040579_4265138.jpg


白崇禧在228是最主張對台灣「暴徒」要從嚴懲辦的。

他一到台,就給蔣介石電報大力稱讚:「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基隆要塞司令史宏熹、馬公要塞司令史文桂等,鎮壓最為得力。」

e0040579_11184022.jpg


而他兒子白先勇在《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一書中,則極力為父漂白,白崇禧反成為台灣的「大恩人」。

白先勇描繪那「在台關鍵16天」,說別人都是草菅人命,就他父親仁慈寬大,清查濫捕濫殺,挽救許多無辜的性命。

當時國防部長白崇禧來台宣慰時,曾下令往後逮捕人犯應由警總執行,然國民黨憲兵隊仍繼續其捕人行動,其藐視上級白崇禧命令,可見一斑。

3月27日,陳儀張慕陶鎮壓228事件有功,記大功二次。

張慕陶1948年回中國大陸參加國共戰爭,調任憲兵司令部東南區司令部副司令,兼首都衛戍區第二綏靖分區司令,1949年因為國民黨兵敗如山倒,又逃來台,享公務員終身俸,1985年帶著一身罪惡死去。

當時國民黨憲兵隊、警察、要塞司令部就像索馬利亞海盜一樣,台灣人沒被警察、要塞司令部馬上處死的,付「贖金」可以免死,但國民黨憲兵隊、警察、要塞司令部常各逮捕一次,因此想活命可能就要付出3次「贖金」給憲兵隊、警察、要塞司令部。



e0040579_1958026.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2-21 21:34 | 【1947台灣228大屠殺】

228國民黨屠台派遣軍-
整編第21師長 劉雨卿
執行蔣介石屠台令


e0040579_90094.jpg劉雨卿字獻廷,四川三臺人,成都第四鎮頭目養成營工兵隊畢業。

畢業後先在川軍歷任排、連、營、團長等職,中國內戰國民黨軍北進時,加入中國國民黨,歷任川軍唐式遵系統的旅、師長。

中日戰爭爆發後,率部川軍26師自貴州赴淞滬參加戰爭在大場鎮戰役中遭到日軍101特設師(日本緊急召集屬第3流裝備師團)痛擊,由於大場鎮事中國軍總指揮部所在,陳誠的直屬部隊在羅店爭奪戰死傷慘重,防守大場防線,他的部隊頂1~2天就撤下重整修息~來自四川爹不疼娘不愛的非中央軍就送去當砲灰,頂了7天26師僅剩600人兵敗撤離,後劉雨卿升任軍長及集團軍副司令等職。

川軍出川,比不上蔣介石的嫡系中央軍,又是卡車,又是人力地運送軍需物品。

四川軍的軍需補給都得自己就地解決,槍械彈藥的更換、補充更無人問津,軍紀特差,第2戰區司令長官山西的閻錫山就曾下達的川軍關於整頓軍紀的命令 ,違命當場處死。

閻錫山控告川軍抗日不足,擾民有餘,簡直是一群土匪。請軍委會令川軍立刻走人,第2戰區養活不起。

「新四軍事件」中,曾率兵圍剿共產黨。1939年日軍第101、第106師團攻陷萬家埠、奉新,並向高安、安義前進,逼近南昌,劉雨卿所部救援29軍軍長陳安寶失敗~大腿中彈撤退

終戰後,在蘇中作戰中,整編21師旅部及所轄兩個團被人民解放軍殲滅,整編第21師再重組,戍守淞滬地區。

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3月5日,蔣介石決定派21師赴台。

根據21師師長劉雨卿(中央化的四川軍)後來的回憶,劉在3月5日即已接奉蔣介石的命令:「師屬各部應立即準備赴台」。

3月6日,劉雨卿飛抵南京謁蔣介石,蔣面授機宜,並發給600枝手槍。

這也是自西元1786年台灣林爽文大革命後(福康安軍中精銳「四川屯番」藏人軍團),又一次從中國四川派來的鎮壓部隊來到台灣。

劉雨卿奉命率部移駐臺灣,整編21師自3月8日起分自基隆、高雄登陸.....

陳儀相當高興,知道他們只有600枝手槍後,立刻打開接收自日本的武器庫,機關槍、步槍、手榴彈…應有盡有。

恬不知恥的陳儀劉雨卿說:「台灣人民太對不起我(陳儀)了」。

言外之意,就是陳儀自認對臺灣老百姓最好,台灣老百姓反而以怨報德,特別交代劉雨卿,台灣暴動「漢奸總檢舉」、「全島皆亂民」、「格殺勿論」。



e0040579_12432219.jpg


劉雨卿在3月10日來臺指揮,向「親愛的台灣同胞」廣播謂:「國軍赴台目的在保國為民。」

e0040579_2264420.jpg然後展開對「親愛的台灣同胞」大屠殺的鎮壓工作......

這批川軍被灌輸台灣人是暴徒,甚至根本是日本人餘孽的觀念,下手不需留情!

他們一開始還不太願意直接槍殺嫌浪費子彈,直接對很多「親愛的台灣同胞」用刀削去手、腳、陽具,挖眼、割鼻、切耳、手腳穿鐵絲和強姦放火等等。

還有將抓住的台灣人集體推落河中活活淹死,有些則是被鐵絲貫穿臉頰,推落自己挖的土坑中活埋。

台灣人不會說北京話時會被當街槍斃或砍殺成殘。

當年在基隆港,被害者林木杞被整編21師綁在9個人一串的第9個,在士兵開槍射殺前,被前面8具屍體的重力扯落海中,僥倖逃過一劫。

鐵絲穿過手掌的傷口,傷痕至今隱約存在,從此精神衰弱。

e0040579_414117.gif:「台灣人是日本人餘孽「皇民」的說法至今依然是本黨貶抑台灣人的觀念!」

整編21師當年副官處長何聘儒曾回憶整編21師「四三八團乘船開進基隆港,尚未靠岸時,即遭岸上的群眾怒吼反抗。但該團在基隆要塞部隊的配合下,立刻架起機槍向岸上群眾亂掃,多人被打得頭破腳斷,肝腸滿地,甚至孕婦、小孩亦不倖免。甚至晚上我隨軍部船隻靠岸登陸後,碼頭附近一帶,在燈光下尚可看到斑斑血跡。」

整編21師方未登陸,已在船上架設機槍掃射群眾。

接著何聘儒述及「部隊登陸後,即派一個營佔領基隆周圍要地,並四出搜捕「亂民」。主力迅即向台北推進,沿途見到人多的地方,即瘋狂地進行掃射,真像瘋狗一樣,到處亂咬。」

登陸高雄的整編21師(何軍章部)用迫擊砲、要塞炮轟擊高雄市民,協助彭孟緝胡亂射殺高雄市民。

e0040579_331863.jpg澳洲伯斯《每日新聞》(1947年3月31日)當年關於二二八事件的報導,文中清楚地提到軍隊以「達姆彈」射擊群眾(the Government sent out flying squads of troops who fired dumdum machine-gun bullets into every group they met)。

中華民國國民黨的軍隊居然使用國際禁用殺傷力非常高的「達姆彈」(Dum-dum)來對付手無寸鐵的台灣民眾。

達姆彈在1899年的海牙公約中明文規定,在戰爭中禁止使用這類子彈。因為普通子彈打到人體,不是穿透就是留在人體中,但是達姆彈打到人體,會在人體裡面爆開,造成人體組織的破壞,並將器官扯出體外的情形,等於再度更嚴重的傷害,這是沒有人性的子彈,所以禁用。

也有認為中國軍隊使用「中正式步槍」,其「入體變形」子彈類似達姆彈效果,中正式彈頭打到人的軀幹部位會爆裂,不死也是重傷。

劉雨卿的整編21師,則從基隆上岸開始屠殺,一路往南推進,除了3月14日,經草屯向台灣內地埔里推進,途中曾遭保護台中市民的義勇組織「二七部隊」截擊。

3月16日淩晨,21師在烏烏牛欄橋戰與解散大半的「二七部隊」發生激戰,當時烏牛欄橋南北兩據點僅有學生兵力約40名,雙方實力懸殊,21師兵力則有700多名。

烏牛欄戰役第一線指揮官黃金島40名勇士佔地 形之利,以寡擊眾,造成國民黨屠殺部隊21師不少傷亡,國民黨軍逾200人之傷亡。

這是整編第21師從台灣西部平原由北屠殺到南,遇到最大的抵抗。

而國民黨是如何描述烏牛欄橋戰役?

這在蔣介石白崇禧電文可以了解一些......竟然是劉雨卿報告蔣介石,21師的一個營被敵人(其實僅40個)「包圍」,極度誇大「二七部隊」的武力.lol

e0040579_1014194.jpg


3月19蔣介石致白崇禧電:「據劉師長電稱:我軍一營,追擊至埔里地方,被匪包圍激戰中云。尤應特別注意軍紀,萬不可拾取民間一草一木,故軍隊補給必頇充分周到,勿使官兵藉口敗壞紀律。」

e0040579_16332575.jpg

e0040579_16333714.jpg


國民黨軍紀敗壞~在蔣介石的電文時常發現「嚴禁報復」、「注意軍紀」的字眼,但事實上卻背道而馳~蔣介石腹黑的兩面手法~在屠殺之時就準備了充滿仁德的書面命令以求事後脫罪!

更可見軍紀敗壞濫殺濫搶是當時「國軍」常態!

e0040579_414117.gif:「我有說要注意軍紀了唷~最後還是死那麼多人,不關咱的事唷~我有說注意軍紀喔!」

e0040579_6512757.gif:「蔣委員長的話內行人要聽懂,其實要「無需軍紀」再「盡量報復」啊!」

之後整編第21師在台灣推動恐怖的綏靖清鄉工作。

全台灣區分爲臺北、基隆、新竹、中部、南部、東部、馬公七個綏靖區,分由張慕陶史宏熹岳星明(整編第21師副師長兼146旅旅長,後來投共)、劉雨卿彭孟緝何軍章(整編第21師獨立團團長,遭中共處決),以及史文桂(澎湖要塞司令)擔任各地區的司令官,各率轄境內的陸軍部隊、憲兵部隊,以及警察來執行清鄉的任務。

e0040579_14142227.jpg


(整編第21師在1947年3月份(03/01~03/31)耗費二十餘萬發子彈報表)


蔣介石在3月10日的「總理紀念週」的發言中說:

「...據報所派部隊昨夜已在基隆安全登陸,秩序亦佳,深信不久當可恢復常態。同時並將派遣大員赴台協助陳長官處理此事件。本人並已嚴電留台軍政人員,靜候中央派員處理,不得採取報復行動,以期全台同胞親愛團結,互助合作。」

但是接著本來慈眉善目的蔣介石說出猙獰的重點:「批評國民黨政權者,是共匪,是叛亂者。」、「叛逆者,必須加以最嚴厲的懲罰。」

228大屠殺後,國民黨當局即時成立臺灣警備司令部,以進一步控制臺灣。當時對司令人選,各方面暗鬥甚烈。

何應欽派的蕭毅肅以參謀次長身分,推薦劉雨卿充任,理由是劉的資歷較深,又是目前台灣的駐軍最高長官。

陳誠派的桂永清以海軍總司令身分,推薦所屬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充任,理由是彭孟緝有「才幹」,鎮壓228事變有「特殊功勳」。

白崇禧到臺灣,在高雄時,彭孟緝向白報告處理事變情形,表彰自己如何殺害人民代表;如何裝備傷兵,固守高雄,如何指揮部隊,鎮壓臺南各地暴動,大吹法螺,頗得白崇禧的嘉許。

白崇禧回南京轉報蔣介石,蔣認為彭孟緝適合於作他統治臺灣的工具。

就這樣屠全島的劉雨卿竟輸給殺高雄的彭孟緝,1947年秋,發表了彭孟緝為臺灣警備司令的人事命令。

執行屠殺任務「秩序亦佳」但落選臺灣警備司令的劉雨卿回中國後,在劉雨卿所寫的「恥廬雜記」一書中記載:「本師抵台後,官兵精神煥發,恪守紀律,軍民相處水乳交融,經常參與地方各種集會,增進相互間之了解。及至奉調離台時,彼此尚多依依惜別之感。足見川中健兒,明大義、守紀律,未敢後人。」

e0040579_918171.jpg


e0040579_19455323.png:「雖然我史達林不是中國人,殺人達到千千萬,但看了恥廬雜記也想吐!」

回到中國的整編21師接受美國新式武器戰力大増,但是開始衰運連連,被共軍擊敗,整編第21師由劉雨卿推薦由王克俊(原瀋陽警備司令部副司令,劉雨卿任川軍26師長時的老部下)接任。

1949年3月,中國共產黨的渡江戰役「打響了」......

整編21師佈陣於江陰要塞附近,21師打電話到江陰要塞,指責早是中共內應的炮臺臺長唐秉琳說:「你們怎麽搞的?共軍已開始渡江了,你們怎麽按兵不動?怎麽不開炮?趕快火力支援!」

幾分鐘後,唐秉琳果斷地決定先下手為強:命令大炮對準整編第21師,隨著他的一聲命令,炮聲隆隆,幾百發炮彈落在整編第21師的防區內。

整編第21師軍官兵措手不及,亂成一鍋粥。

王克俊在電話中大聲地罵道:「他媽的,你們昏了頭了,自己人打自己人,我們要告你們!」

王克俊罵了好一會兒,再一看炮彈仍舊呼嘯著落在自己的陣地上,氣急敗壞地大叫道:「他媽的,趕快停止炮擊,趕快停止炮擊!」

就在整編第21師亂成一團之時,中共地下黨高舉著手槍,對著驚慌失措的江陰要塞司令戴戎光大喝一聲:「舉起手來,我們鄭重向你宣布,要塞官兵起義了!」

江陰要塞「起義」,整編第21師敗退而逃往上海.........

整編第21師在上海戰役失利後,被下令負責阻敵斷後,師長王克俊陣前逃亡.....

在1949年5月228國民黨屠臺派遣軍-整編第21師終於在上海被共產黨軍隊第三野戰軍第10兵團中第31軍殲滅。(5月27日,該軍在淞滬警備區副司令官劉昌義率領下向人民解放軍繳械投降。)

e0040579_6512757.gif:「1949年2月,根據中共中央軍委關於統一全軍編制及部隊番號的命令,華東野戰軍第13縱隊改稱中國人民解放軍第31軍,隸屬第三野戰軍第10兵團」

中共建國後,21師軍官有的被處決者如獨立團團長何軍章(228負責台灣東部綏靖區屠殺)、營長羅迪光(嘉義屠夫)、副團長左驤許德海等。

何軍章用迫擊砲轟擊高雄市民,參與高雄屠殺,在台東槍決醫生張七郎父子3人。

羅迪光是槍斃赴嘉義水上機場的和平談判代表陳復志、陳澄波、潘木枝、柯麟、林文樹、邱鴛鴦、劉傳來、王鐘麟等8人的兇手。

436團團長駱周能則被關押到1975年,他的436團進入臺中後,駐大華酒家,在同時命令所部向埔里,日月潭等地進行鎮壓。該部在沿途,對於因問詢語言隔閡,搖頭擺手的無辜群眾,亦予槍殺不少。

不久,436團部移駐中壢,在離開大華酒家時,把屋裡的電扇,衣服,盆碗日常用具,幾乎洗劫一空;並把這家酒家改為俱樂部。其行為甚於盜匪。

駱周能也是埔里烏牛欄戰役宣傳被抗暴軍「27部隊」(40人)「包圍」的指揮官,1975年3月19日獲中共特赦,後任南京市政協委員。

438團團長曾厚則也被關押到1975年。

146旅副旅長馬國榮,投降後因阿米巴痢疾死於1949年,在陸軍整編二十一師第一四六旅綏靖計劃、詳報記錄中,是新竹屠殺作業實施負責人。

殘眾官兵輾轉回到四川重建,145旅旅長淩諫銜(1958病故,1948年1月1日時獲頒四等雲麾勳章,顯然也殺了不少台灣人而獲勳)、146旅旅長岳星明(此君一邊忙著殺人,一邊還在新竹井上温泉佈置準備軟禁張學良的處所)、副官處長何聘儒等因為在昆明「起義」,投誠有功而被中共安排工作,但是在文革中受到很多的折磨......

在高雄前金派出所消滅「雄中敢死隊」學生的第7連長王作金則逃到台灣....

真正228重犯則全逃到已「血洗」過的臺灣~並展開人類史上最長的白色恐怖戒嚴時代。

(註)「血洗台灣」:中國共產黨欲"解放"台灣用語,但真正執行過的是中國國民黨。

逃出的王克俊找行政院長兼國防部長閻錫山重新要番號,閻錫山被他糾纏不過,只好重新給他一個番號,又是該死的「21」,王克俊在四川重組21軍,但不久他就在四川大邑率新組建的21軍「起義」叛變投共。

1948年劉雨卿調任重慶警備司令,次年"另一個中國"的人民解放軍攻佔重慶,四川老巢無容身之地,劉雨卿只好逃亡隨國民黨流亡來臺,任國防部中將參議,1969年遞補為國大代表(台灣人稱國代為「萬年老賊」)。

此人來台灣殺人,又來台灣吃香喝辣,人大部份都他殺的,竟然還當起「國大代表」~無恥又真是沒有天理~(但著有「恥廬雜記」一書)。

1970年12月8日劉雨卿終於天譴死亡。

劉雨卿彭孟緝(高雄要塞司令)、張慕陶(臺灣憲兵第四團團長)、柯遠芬(台灣省警備司令參謀長)、史宏熹(基隆要塞司令)可合稱為"228大屠殺執行5人幫"。

e0040579_12492975.jpg


馬英九執政後二二八紀念館重啟, 歷史又被竄改。

學者指出,如展場內有一張蔣介石的手寫稿公文,那是一封正式的公文,內容為『要求陳儀負責嚴禁軍政人員實施報復』。

此公文展出明顯是在為國民黨脫罪,為蔣介石化妝,試圖誤導民眾以為是蔣介石的嚴禁軍政人員實施報復「德政」。

但事實上蔣介石下令派兵整編第21師進行屠殺的公文卻未展出,這要讓二二八遺族看到情何以堪!

e0040579_1958026.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2-20 10:05 | 【1947台灣228大屠殺】

228 基隆劊子手-史宏熹

在現在基隆市政府市定古蹟府授文資貳字第0990076379E號的基隆要塞司令部,廳舍上方題上「屏障東南」石匾,為中華民國三十五年六日一日史宏熹所題。

這題匾的史宏熹是什麼人物?

e0040579_2402593.jpg


(基隆要塞司令部出現228元兇與劊子手的名字)


史宏熹,中國江西南昌人,黃埔軍校第二期,日本投降後,國民黨政府佔領台灣,以基隆、高雄、馬公三處形勢險要,於1945年12月由軍政部派史宏熹為基隆要塞調查組主任。

1946年7月,當時史宏熹已是基隆要塞司令部的司令。

史宏熹在立碑後的隔年,成為了228事件屠殺台灣人的劊子手之ㄧ,他是228事件負責清鄉的當時7位綏靖區司令,執行殘酷「基隆大屠殺」的人。

任職期間,史宏熹老婆在迎婦產科生產,因注射盤尼西林體質不合而不治死亡,主治日籍醫師迎詣因此以過失殺人罪嫌遭到羈押,而為臺北市參議員兼臺北市人權保障委員會總幹事徐春卿等人保出。

史宏熹於向迎婦產科索賠因金額過鉅和解不成後,乃提起刑事訴訟,迎婦產科求助於臺灣省醫師公會,公會乃委託李瑞漢兄弟為被告辯護,該案由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推事吳鴻麒承審,並委請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院長杜聰明鑑定,審判結果,迎婦產科勝訴,法院認定病患之死因為當時人力不可抗拒,迎詣應為無罪之判決,並裁定毋須民事賠償。

1947年228事變爆發,3月8日,國民黨屠臺派遣軍-整編第21師登陸基隆,開始濫殺濫捕台灣人。

史宏熹首先屠殺基隆社寮島漁民以清場,其中包含30名琉球人和台灣人一起被逮捕與槍決。

2007年二二八事件六十週年台灣文建會特別針對這段被埋沒的歷史,重新檢視與整理,並邀請琉球受難者家屬─青山先澤青山惠昭等來台見證這段歷史。

e0040579_1575086.jpg


(228 基隆和平島琉球漁民慰靈碑)


有些台灣人在事件發生當時為逃避國民黨的追捕,經石垣島、八重山、宮古島等區向日本逃難,結果長年無法返國,只有隱姓埋名老死異鄉。

在協助21師上岸後,史宏熹用機關鎗四處掃射,邊走邊射擊,連在碼頭等待貨物的無辜百姓,都被槍殺。

要塞司令史宏熹率隊逐日大捕殺。

史宏熹領導21師前進,其屠殺方法,殘酷絕倫,史宏熹遇到20名青年學生,將他們割去耳鼻及生殖器,然後用刺刀戮死。

他幾乎是以對敵作戰方式,用鐵絲反綁人手,貫穿手腕腳踝,若干人串成一串,集體槍殺,在大腦或背後補上一槍,踢入海中,縱使當場槍殺未死,也難逃溺水窒息而死。

e0040579_99136.jpg


基隆港佈滿浮屍~慘不忍睹...........

當年,林木杞被綁在9個一串的第9個,在兵開槍射殺前,被前面8具屍體的重力扯落海中,僥倖逃過一劫。

鐵絲穿過手掌的傷口,傷痕至今隱約存在,從此精神衰弱。

這就是蔣介石在1947年3月10日報告中所謂21師登陸基隆乃「秩序亦佳」。
e0040579_11524209.jpg


21師屠殺行徑更顯得蔣介石報告中又所謂假仁假義的「不得採取報復行動」實在可惡又可笑。

3 月11日,史宏熹派澳底砲台台長史國華(基隆要塞司令史宏熹侄子,帶領40個兵,乘坐卡車包圍八堵火車站,報復3月1日軍人的被毆,入站即射殺7人,又將所有員工強押到月台上,跪成一排,並架起兩挺機關鎗,揚言要全部掃射掉。

後經駐防車站附近部隊的王少校勸阻,乃以點名方式,載走3月1日值勤的11位員工,包括站長。

載走之後,一去不回,生死不明,沒有死亡證明書,也不知死於何處,據聞11名員工遭殺害於獅球嶺。

藝人許效舜祖父許朝宗任職八堵車站副站長,也死於其中....

受難者朴順宗是朝鮮人/韓僑,以做漁船船員為生。為了慶祝隔天即將滿1歲的兒子生日,住在基隆的朴順宗決定出門到漁港買魚,沒想到這卻是朴家最後一次見到父親的身影。

一直到晚上朴順宗都沒回到家,就這樣突然消失了。

家屬與朋友尋找時,聽到有人說,看到朴順宗跟一批台灣人被國民黨軍帶走,家屬向官方人員尋訊,可是一直沒得到回應。

朴順宗似乎在前往漁港的途中遇到21師軍人檢查,被發現在褲子口袋裡,帶著坐船漁夫都會攜帶的小刀,因此惹上麻煩。

再加上朴順宗不會講北京話,而無法為自己辯護。當時的他僅34歲。

1913年出生於現在朝鮮全羅南道麗水市的離島─巨文島的他,結婚後因工作而遷至日本居住,於1942年與家人一起搬到基隆,家中孩子有3男1女。

在二戰結束、韓國獨立後,朴家原本有計畫回國。

可是,在等待回國的船過程中,發生了此意外事件,家屬不得不放棄回韓國的願望。

朴順宗失蹤後,遺屬的日子過得十分艱苦。

當時朴順宗的妻子正懷著身孕,先生失蹤後陷入情緒不穩,她難過到無法照顧自己的身體,以致後來生下來的嬰兒,在20天後便夭折了。

事件發生後,她牽著女兒的手,沿著基隆的海邊走,尋找先生的遺體,當時才7歲的女兒迄今依然記得在基隆海裡看到的許多浮屍之情景。

朴順宗失蹤後,長子代替父親在船上的工作。當時的他僅14歲,家裡的生計壓力頓時落到這位年輕男人身上,生活變得相當辛苦

除了一批沖繩人之外,台灣政府檔案指示至少3名韓國人也不幸喪命於此。

史宏熹不忘記為報史宏熹老婆醫療糾紛敗訴之仇,聯絡憲兵第四團團長張慕陶逮捕李瑞漢

李瑞漢曾經於3月初召集臺北律師公會會員大會,曾對臺灣省行政長官陳儀提出司法獨立、起用本省人等改革意見,就也引起陳儀的不滿。

因此謀殺李瑞漢的行動就此展開.......

3月10日中午,所雇人力車伕卓仔為人以刀刺死,傍晚,憲兵第四團團長張慕陶以臺灣省行政長官陳儀邀請開會為由,至李瑞漢宮前町家中,將李瑞漢與弟弟李瑞峰及友人臺灣省參議員林連宗一同帶走,竟一去不回。

李瑞峰律師事務所於數日後遭到劫掠。

13日,為陳儀列入李瑞峰名字,向國民政府主席蔣中正呈報之〈辦理人犯姓名調查表〉叛亂主犯,罪名為「陰謀叛亂」首要並強迫接收法院。

李瑞漢被帶走的那天,正值用餐時間,他太太正在煮魷魚粥當點心來招待客人,沒想到魷魚粥都還沒煮好,3人就被帶走從此音訊全無,連屍體也沒有找到。

他的家人抱著一絲希望,期待他會有回來的一天,所以在之後每年的3月10日,家人都會煮魷魚粥來追念李瑞漢,延續成為其家族的傳統。

1997年3月間,於228事件負責清鄉的當時7位綏靖區司令中,入祀忠烈祠的竟然就有彭孟緝史宏熹史文桂等三名兇手。

最可惡的彭孟緝則傳聞偷偷移出忠烈祠,國防部曾特予澄清「未入祀」!!

此作風讓人聯想到日本戰犯入祀靖國神社,但忠烈祠也是中國國民黨開的,笑你台灣人又能如何?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2-20 10:04 | 【1947台灣228大屠殺】

1947 圓山學生屠殺事件
台北機槍及坦克彈大屠殺
「假戰鬥 真殺人」


e0040579_21144552.jpg




(因為台灣不拍此類電影 ~情境想像:電影 走進炮火中 韓國版)

1947年,在台灣發生二二八大屠殺時,台北市臨時治安委員會,黃朝生陳屋許德輝劉明等十餘人參加。

會中決議,為恢復台北市治安起見,組織台北市臨時治安委員會,並成立「忠義服務隊」負責執行。

e0040579_20194457.jpg


另外許多台灣各地的熱血青年都紛紛自動參與「忠義服務隊」維護家鄉治安的工作,但其中有數百位當時在台北唸書的青年學生。

同時保密局台灣站站長-林頂立
教唆台籍流氓混入忠義服務隊打外省人製造暴亂~準備陷害是「台人暴動」。

當學生們熱心參與「台北市忠義服務隊」工作時,卻遭受中國國民黨政權設計陷害而被集體屠殺,並棄屍於圓山陸軍倉庫前的廣場。

忠義隊學生共有1000多人,國民黨台北行動隊用機槍及坦克彈殺害台灣人平民,最慘的市圓山有數百名手無寸鐵的台灣人中學生被集體射殺,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3月9日屠殺軍的國民黨台灣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廣播稱:「昨夜有奸匪暴徒數千名武裝進攻圓山倉庫.... 雖經國軍趕到擊退,但從九日起,台北基隆一律宣佈戒嚴....。」

根據<許德輝呈毛人鳳-台灣228事件反間工作報告>與相關史料發現,保密局林頂立指揮許德輝將台北地區流氓250人加入「忠義服務隊」。

他們表面係維持治安,實則擴大事端,毆打「外省人」,燒毀「外省人」商店,另方面則號召純潔青年學生出動維持社會秩序,事後反而歸罪學生做為代罪羔羊。

又根據當時的國民黨政府官方所發表的報告指稱,「8日夜10時後,台北地區暴徒與北投、士林、松山等郊外之暴徒會合後,襲擊圓山海軍辦事處台北分處,經激戰一小時後被擊退。」

柯遠芬在綏靖清鄉會議上面說,「寧可枉殺99個,只要殺死一個真的就可以」,並引用列寧的話說「對敵人寬大,就是對自己殘酷。」

e0040579_21215339.jpg


(蔣介石與柯遠芬)


「忠義服務隊」領隊廖進平因事先接獲通報,知道武裝部隊即將登陸,曾囑其當時就讀於台北商業學校之第三子廖德雄要解散義勇隊學生。

在3月8日上午,廖德雄正式下令學生隊解散逃亡 ..."

根據當時忠義服務隊副總隊長廖德雄(228罹難者廖進平之子)的口述回憶:

「3月6日晚上,我回家換衣服,剛好遇見父親也回家換衣服。

父親告訴我,張邦傑3月6日下午兩點從上海打電話回到迪化街的巫世傳處,要人傳話給父親,說蔣介石已經派兵從上海出發,3月8日將抵達基隆,叫大家要有所準備。」

得知蔣介石派兵渡海屠殺,「忠義服務隊」宣佈解散。

在圓山附近看見許多中國兵荷槍實彈巡邏,「圓山油庫前廣場」(圓山動物園)前原本是日本的海軍訓練所,戰後中國海軍接收,拿來當倉庫,駐有一連兵力。

宣佈解散後,100多個學生走到中山橋,就被兵拿著槍給攔下來並開火射擊,沒辦法逃,有的學生乾脆跳往基隆河,淹死的無法估算,來不及逃走,當場被打死的學生有50幾人。

另外數百名十八、九歲的中學生,被憲警林頂立的『行動隊』拘捕,押到圓山倉庫前面廣場,被『國軍』使用機槍及發射坦克彈擊斃,製造「假戰鬥,真殺人」以衝「平亂業績」。

在中山堂處理委員會辦事的數十名青年學生也被捕槍斃。

在鐵路管理委員會裡面辦事的50餘學生也被柯遠芬的手下從三層樓上擲下,頭破骨折、血肉狼籍。

學生沒有跌死的也被國民黨士兵捕上刺刀刺死,無一倖免。

是日下午,國民黨屠台派遣軍-第21師(四川省招募兵)乘太康輪氣勢洶湧地登陸基隆,從此展開四晝夜的屠殺, 從基隆殺到台北,台灣人無緣無故而死傷者不計其數,街頭巷尾盡是鮮紅的血,糢糊的肉。

第21師士兵們說:「台灣人不承認是中國人,他們殺死中國人太多了,上頭准許我們來殺他們,這幾天來,殺得真痛快!還得再殺,殺光了,看他們還能造反不成?」

蔣介石在3月10日上午的廣播:「.... 故特派軍隊赴台戡亂!」。

圓山屠殺後的隔日..............

根據228事件見證者林木順在個人著作《台灣二月革命》中提到:「( 9 日)上午10時,柯遠芬引導楊亮功(當時的閩台監察史)到圓山陸軍倉庫前面廣場,指遍倒在廣場上的數百個戰屍說:「這些就是昨晚進攻這個倉庫,被國軍擊斃的奸匪暴徒。」

楊亮功無言,後來楊亮功對他的跟隨人透露:「倉庫附近並沒有戰鬥過的跡象,死者都是十八、九歲的中學生,又沒有攜帶武器……」。

柯遠芬製造出來的戰鬥現場做的太假太粗糙,當場被抓包,但228的國民黨兇手們正在比殺台灣人、抓台灣人比賽以升官發財,論"功"行賞,又能如何。

近1000多人「忠義服務隊」學生們,倖存者無幾。

那一天,很多媽媽再也等不到孩子回家~

e0040579_21184535.gif


陳儀與台灣行政長官公署高級官員照片中為陳儀,其右為秘書長葛敬恩,左就是圓山屠殺兇手警總參謀長柯遠芬

圓山學生屠殺事件約過了20日後的3月28日,蔣介石發佈:「凡參曾加暴動之青年學生,准予復學,並准免繳特別保證書及照片,只須由家長保證悔過自新,即予免究。」.死亡學生家屬也要感免究之恩唷..lol



e0040579_414117.gif:「叛逆者,必須加以最嚴厲的懲罰~沒有叛逆者就"製造"出來~」
[PR]
by cwj36 | 2013-10-20 06:13 | 【1947台灣228大屠殺】

1947 二七部隊之內地戰爭

1947/2/27 二七部隊
60多年前他們以40人的力量 在台灣內地 埔里
面對荷槍實彈 2000多人自稱是來自「祖國」的一個屠殺師
他們以著保鄉衛土的-台灣魂- 無所畏懼 !!




e0040579_22422622.jpg




v:1947臺灣二二八大屠殺-保鄉衛土的「二七部隊」

e0040579_1531286.jpg

[PR]
by cwj36 | 2010-02-26 17:56 | 【1947台灣228大屠殺】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