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日本幕末維新】( 99 )

會津戰爭-
母成峠?御霊櫃峠?


e0040579_8173847.png白河口爭奪戰持續約3個月的時間,奥羽越列藩同盟嘗試白河奪回終告失敗。

慶応4年6月24日(1868年8月12日)棚倉城落城,棚倉籓降服。

同年7月16日(1868年9月2日),新政府軍板垣退助迫使三春藩脫離奥羽越列藩同盟,新政府軍北上攻擊二本松城,二本松藩(Nihonmatsu han)第11代藩主丹羽長国逃亡米沢。

二本松家老丹羽一學組織二本松藩60歲以上的老人和12~18歲的小孩組成二本松少年隊。

木村銃太郎擔任隊長的少年隊在城南大壇口布防。

29日早晨,東邊的供中口首先被新政府軍擊破,大壇口也展開了激烈的戰鬥,木村銃太郎左腰中弾命令副隊長二階堂衛守「砍下我的頭(我が首を斬れ)」幫他「介錯」,副隊長二階堂衛守繼續死戰,戰鬥中少年隊隊員基本上全部戰死「玉碎」,丹羽一學等7名家老在城中放火後切腹自殺。

二本松城落城。

仙台、米沢?會津?

二本松領占領之後,新政府軍對於下一個次攻撃目標意見分歧。大村益次郎主張攻撃仙台、米沢,板垣退助伊地知正治則主張攻撃會津藩。

江戶大本營的大村益次郎認為「剪除枝葉,根幹就自然枯萎(枝葉を刈れば根幹はおのずと枯れる)」,鏟除仙台、米沢籓,再逐漸縮小會津包圍圈,而且在北越的山縣有朋的長州軍要越過群山攻擊會津緩不濟急,只靠東山道軍攻擊會津的兵力不足,就算長州軍來會合後,也已經是冬季作戰,對日本南方來的新政府軍也是不利。

在二本松城的東山道軍板垣退助伊地知正治認為必須「拔掉根幹,枝葉就不足掛齒(根幹を抜かば、枝葉は憂うるに足らず)」,目前會津籓兵力分散在國境,若松城防衛薄弱,在降雪前一定要攻下會津若松城。

大村益次郎不同意東山道總督府單獨出擊會津藩。但是薩摩的伊地知正治和土佐的板桓退助態度十分強硬,堅持東山道總督府單獨進攻會津,大村益次郎熬不過他們,只好答應他們的要求。

東山道新政府軍總兵力3000人。

會津籓的戰略預測

e0040579_1425296.gif


二本松城攻防戦新政府軍獲得勝利,会津藩領東部到南東部全部成為被新政府軍威脅的地區。

之後8月上旬新政府軍在郡山宿與須賀川宿、奥州街道筋宿場驅逐同盟軍,至此猪苗代湖東岸從御霊櫃口到中山峠,甚至母成峠都可能成為新政府軍侵攻路線。

新政府軍從奥州街道方面要進入被群山形成的天然要害的會津地區從北到南有9個峠口:

土湯峠
沼尻峠
母成峠
中山峠
御霊櫃峠
三森峠
諏訪峠
勢至堂峠
羽鳥峠

新政府軍到底會通過哪個峠口攻擊成為會津籓研究的問題?

當時會津同盟軍有多於新政府軍3000人2倍多約7000人的兵力,但也因為必須分散兵力,戰線太長而也陷入困苦的形勢。

會津軍事局預測萬一新政府軍攻擊會津路線必定是:

e0040579_1239653.jpg


1.從日光口與勢至堂峠(白河口)來襲,這御霊櫃峠、三森峠、諏訪峠、勢至堂峠是会津軍守備的重點,會津軍主力部隊必須佈陣於此地帶。

2.如果從政府軍二本松城新要到若松城最短距離則是通過中山峠(二本松口),這裡也不得不防,配置舊幕府軍大部份伝習隊等精鋭部隊於中山峠。

3.不太可能的入侵路線是北方峠口,土湯峠、沼尻峠路線遙遠,大部份還不屬於政府軍控制區,母成峠是最険阻難走,難以突破的天險。

但是大鳥圭介則不如此認為,二本松城淪陷後,他認為母成峠有可能是政府軍攻擊路線,有加強母成峠到兵力2000兵的必要。

當時石筵山母成峠只有会津兵、二本松兵、仙台兵約400防守,加上大鳥圭介的部分伝習隊、新選組400人,總共只有800人。

大鳥圭介跑去面見會津藩家老田中土佐内藤介右衛門,勸他們加強母成峠兵力,他們還樂觀的研判情勢分析,認為新政府軍下個戦場是往仙台國境發展,不會先攻擊會津。

會津軍事局無視大鳥圭介的意見,認為新政府軍不會攻擊険阻的母成峠,在與白河國境佈置主力部隊嚴防。

母成峠?御霊櫃峠?



雖然大村益次郎同意伊地知正治板垣退助入侵會津,但兩人卻因入侵路線吵了起來。

薩摩籓戰略天才伊地知正治提出「母成峠 →猪苗代→若松」湖北口路線,突破母成峠後是平坦道路,是實施電擊戰最好的路線。

土佐籓猛將板垣退助認為由湖北方面攻破很難打的母成峠,就算攻破到猪苗代城還有座十六橋,要是會津軍燒毀十六橋,就不用玩了。

所以他提出「御霊櫃峠→中地三代→若松」湖南口迂回路線的主張。

伊地知正治強調「避實擊虛」,自信能在會津軍燒毀十六橋前,佔領十六橋,會津軍主要兵力佈署在南方根本無法及時回防。

板垣退助認為要「實事求是」,母成峠都很難攻下,而敵軍燒毀切斷十六橋是輕而易舉之事,走母成峠根本是白忙一場,要是橋斷,會津軍又斷我軍後路,搞不好會全軍覆沒。

雙方互不相讓。

最後伊地知正治板垣退助決定兵分2路,各幹各的峠。

面對薩摩與土佐的意氣之爭,長州的桃井發藏進行調停,指出分兵作戰為至愚之舉。

到了開始攻擊的前一天,板垣退助桃井發藏說服改變立場,同意翻越母成峠,根據伊地知的方案,新政府軍預定在8月20日,兵分3路強攻母成峠,並先派出陽動部隊800人到中山峠欺騙會津軍。

e0040579_16371349.gif


e0040579_85641100.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by cwj36 | 2012-03-12 12:22 | 【日本幕末維新】

ええじゃないか

ええじゃないか
這樣不是很好嗎騷動
Ee ja nai ka


e0040579_06866.jpg


「這樣不是很好嗎騷動」(ええじゃないか),是一種日本民間自發性運動,被視為訴求社會改造(世直し)的倒幕現象。

日本的江戶時代末期的慶應3年(1867年)7月翌至慶應4年(1868年)4月,以東海道,畿內為中心,從江戶向四國蔓延的社會現象。

預告上天御札(神符)降下的喜事,民眾集體化裝巡遊城市,一邊狂熱跳舞一邊連呼伴奏言詞「這不是很好嗎(ええじゃないか)」,然後甚至民眾進屋搶索食物或財物。

慶應3年(1867),這一年正是日本傳統中60年一度的參拜伊勢神宮(お蔭參り)的年份。

伊勢神宮位於今天的三重縣伊勢市,分為內外兩宮,內宮稱“皇大神宮”,供奉天照大神(又稱“天照大御神”,《日本書紀》、《古事記》所記載傳說中的太陽神,日本天皇的始祖),外宮為“豐受大神宮”,供奉豐受大御神(日本神道教中的糧食神)。

所以每60年,許多農民、武士、商人帶著虔誠的信仰前往那裡集體參拜,或祈禱武運長久,或祈禱五穀豐登。

他們甚至不惜突破江戶幕府的禁行令也要實現一生一次的夢想。就在這一年,大批群眾雲集到了伊勢神宮祈禱求簽,恰恰獲得了“ええじゃないか”意為「這樣不是很好嗎?」或稱「不亦善哉」的簽語。

在一夜之間,「ええじゃないか」成了一句流行話,大家一起唱著「ええじゃない」”跑到大街小巷瘋狂地跳舞,

人們根據這句流行話即興編出了一句句下里巴人式的歌詞:「今年は世直りええじゃないか」(今年更世吧,不亦善哉),「日本國の世直りはええじゃないか(日本國更世吧,不亦善哉)。」

民眾男扮女裝,女扮男裝,恣意穿起漂亮的服裝,夜間頭上頂著燈,成群結隊地各處活動。

在‘狂舞’的名堂下,不管是誰家或是華麗的府邸,也不管是內室還是外室,穿著鞋一面跳舞一面衝進去。在被衝進去的家宅要吃霸王餐設宴款待大家。

不僅如此,狂舞隊衝到平日被市民憎恨的人家時,搗毀了室內一切家具和器物,把華麗的衣服扔到街上踐踏,或者隨手送給過路的人,簡直是以跳舞唱歌行打家劫舍之舉

這場ええじゃないか狂舞運動很快席卷了整個日本,群眾通過這種近乎癲狂的方式表達對變革時世的訴求,倒幕派也在從中煽風點火。這一切似乎在預示著一場大風暴的到來。

戊辰戦争爆發後,慶應4年4月1日(1868年4月23日),ええじゃないか狂舞農民集體迫近宇都宮城下南部,八幡山集結,規模達到著3萬人。

宇都宮藩老県信緝將此事態報告板橋的新政府東山道總督府。

ええじゃないか狂舞農民集體他們對宇都宮城內的突入雖然失敗,但是反轉前進到鹿沼和今市方面持續ええじゃないか狂舞(野州世直し)。



日本王政復古発令後,ええじゃないか活動才停止。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by cwj36 | 2012-03-10 23:39 | 【日本幕末維新】

秋田戦争-庄内藩入侵

秋田戰爭
庄內藩討伐久保田藩
「鬼玄蕃」酒井了恒的奮戰


久保田藩叛變

e0040579_0295398.jpg慶應4年7月8日,白河小峰城陷於新政府軍之手,高舉「破軍星旗」軍旗的庄内藩一番、二番大隊出陣。

庄内藩二番大隊為支援白河奪還作戰而從鶴岡出發,先頭部隊一番大隊已於2日前出發。7月10日,二番大隊到達尾花沢南13公里出的楯岡。

7月11日天還沒亮未明、在院内口布陣新政府軍薩摩藩・長州藩・佐賀藩・小倉藩經由新庄藩的叛變(裏切り)導引。

新政府軍在秋田邊境的新庄領金山(現・最上郡金山町)附近布陣,先發制人攻擊仙台藩、米沢藩、山形藩、上山藩、天童藩諸藩連合軍,新政府軍一個接一個擊破奥羽越列藩同盟軍陣地,7月12日進入新庄城。

7月11日黃昏這時庄内藩一番大隊已著陣於上山,二番大隊在舟形宿陣。這時傳來了久保田藩(秋田藩)脫離聯合加入政府軍,新庄籓裏切,而同盟軍大敗的情報。

奥羽越列藩同盟苦於兵力不足,便邀請庄内藩參加秋田方面的作戰。

一番大隊隊長松平甚三郎在和酒井了恒(酒井吉之丞)商議此事之後決定答應友藩的請求,同時藩廳也命令他們參加秋田方面的戰鬥。

另一方面沿海岸現7月10日久保田藩、亀田藩(叛變)、本荘藩(叛變)、佐賀藩兵到達塩越,13日午前6時、攻撃在小砂川的庄内軍。

亀田兵從正面攻擊、佐賀兵從側面砲撃,新政府軍踏破鳥海山中腹的三崎峠,突破庄内軍女鹿(山形県遊佐町)陣地。虜獲庄内軍英國製ライフル銃200挺與弾薬、青銅製的加農炮。

庄内兵往三崎峠方向退却。

以久保田藩為據點的「奧羽鎮撫府」再度成立,久保田藩南方的新庄藩、本荘藩、矢島藩・亀田藩也跟隨久保田藩叛變脫離奥羽越列藩同盟,向新政府軍恭順,北方的弘前藩7月8日奥羽列藩同盟脱退,保持中立(實際暗助久保田藩)。

討伐久保田藩

e0040579_275565.gif19代庄内藩主酒井忠篤在當時被認為是在日本第一的大地主酒田本間氏(佐渡本間氏的分家)提出巨大獻金支持財政,再由スネル兄弟購買英製「七連発」恩菲爾德步槍(Snider Enfield スナイドル銃)等最新式兵器。

庄内藩因此組成擁有近代兵器装備與訓練的強力軍隊。

在幕府時代会津藩為京都守護職‧庄内藩為江戸市中取締與薩長對立,其中薩摩籓在京都派人作亂時,庄内藩為抓拿薩摩暴徒時燒毀薩摩籓的宅邸,薩摩籓為報私仇也將庄内藩與会津藩並列入為「朝敵」,發佈追討令,命仙台藩、米沢藩等東北諸籓出兵征討。

為支持奥羽越列藩同盟討伐變節的久保田藩,庄内軍一二番大隊的目標改為走山道口,三四番海道口討伐久保田藩,展開反擊。

庄内藩討伐軍編成:

山道口方面軍

第一番大隊:松平甚三郎
第二番大隊:酒井了恒

海道口方面軍

第三番大隊:酒井兵部(途中水野弥兵衛交代)(支藩松山藩隊附屬第三大隊)

第四番大隊:水野藤弥(新徴組等諸隊附屬)

最終的目標:久保田藩首都久保田城包圍。

e0040579_093527.gif


山道口戰線

在舟形的庄内軍二番大隊等待第一番大隊前來集結準備攻擊新庄藩的新庄城。但是第一番大隊行軍速度落後落後。

由於新政府軍已經在舟形不遠的新庄城內,7月13日在新庄藩兵引導下,新政府軍隔著小国川對庄内軍二番大隊炮擊。

酒井了恒率領庄内二番大隊繞到新政府軍背後的奇襲,情勢逆轉,庄内軍占領新政府軍本営-四ツ屋,並奪得兵糧,薩摩藩主力大山格之助敗走。

14日,庄内一二番大隊合流,開始新庄城攻略作戰。

松平甚三郎率領庄内藩一番大隊走羽州街道進撃,午前10時左右,一番大隊先遣隊突然遭到左右高地敵軍火力齊射、造成死傷。一番大隊展開反撃,但地形不利,一番大隊参謀長坂右近之助提議在正午撤退。

酒井了恒的二番大隊則從西南方迂回到新庄附近的仁間村,一番大隊敗走後、二番大隊也持續與新政府軍激烈的交戰。2小時的激戰後,桂太郎率領新政府軍不敵開始敗走,庄内藩軍一口氣攻入新庄城城下。

城下3000戸被庄内藩軍焼討,新庄城下強風一吹,建築物大半消失。新庄藩主戸沢正実考慮籠城與城共存亡,經過川部伊織的勸導,決定開城投降亡命,藩主一族與新庄兵一起偷溜逃往秋田。

酒井了恒指揮攻擊緊閉的大手門時,發現貼著「開城」(投降)的紙張。新庄城被庄内藩軍佔領,之後開始進攻秋田銀山。

庄内藩軍一路在8月1日院内、8月5日湯沢、8月11日横手、8月13日角間川(大仙市)、15日大曲、新政府軍兵敗如山倒,開戦一個月內,久保田藩領地雄勝・平鹿二郡的全部與仙北郡南半都被同盟軍制圧。

一.二番大隊則和仙台軍合流,打下了湯澤城,又經過激戰攻陷了橫手城。橫手城主戸村大学拒絕投降,二番大隊進入城中,横手兵一隊突破拿刀槍衝入、庄内軍以鉄砲應戦,白兵戦混戦状態中仙台藩の瀬上隊突入,加入肉搏戰。

趁混乱中戸村大学與残存的横手兵突破庄内藩與仙台藩的包囲網逃走。8月13日從横手脱出新政府軍往神宮寺退却並再度設置本営。

一.二番大隊然後沿雄物川,羽州街道進擊。在大曲以南6公里的地方有新政府軍佐賀、小倉、秋田、新莊各藩兵守備,13日早朝仙台藩為先鋒進撃開始,但仙台軍幾戰皆敗。

仙台軍敗退後,新政府軍直接向二番大隊攻來,被酒井了恒的二番大隊和一關藩兵(仙臺分家)擊退,二番大隊追撃大勝利。

二番大隊連戦連勝,新政府軍稱二番大隊指揮官酒井了恒為「鬼玄蕃」。

一番大隊借機進入了大曲,兩軍挾雄物川兩岸對峙。

神宮寺本営的鎮撫軍沢為量副総督等待的増援部隊陸續到達。以神宮寺岳、大平山為中心在雄物川對岸築防衛陣地,形成一大要塞地帯。主力是矢島藩兵一隊與久保田兵(秋田兵)五隊。

1868年8月18日庄内軍軍議、決定8月19日從神宮寺岳以南的大平山開始攻撃。

8月19日、庄内軍二番大隊的二個小隊(権蔵隊、惣四郎隊)在大平山南側熊沢沿著稜線強行攻撃開始。

二番大隊指揮官酒井了恒也上前線指揮。先鋒伝十郎隊奮勇攻頂。結局,二番大隊攻撃還是以失敗告終。

8月23日新政府軍的)島原藩・大村藩・平戸藩・佐賀藩・福岡藩・秋月藩、長崎振遠隊等諸藩兵奥羽出征援兵到達秋田,其中的薩兵多為新兵,但他們裝備先進的英製「七連発」恩菲爾德步槍。

聲稱一個能抵上仙台兵10個,庄内兵5個。號稱是新政府軍最精銳的部隊。獲得增援的新政府軍從角館、刈和野的山道口大反撃。

新政府軍以薩摩藩為主力、久保田藩、矢島藩、島原藩等大部隊,8月23日午後4時左右,他們渡過玉川到花館攻撃庄内藩軍。

庄内軍突破羽州街道南下、進攻大曲。薩摩藩正規軍與庄内藩一番大隊激戰。庄内軍一直撐住,戰鬥到深夜。過了12時後,弾薬兵糧已盡的薩摩軍撤退回花館方面。

這次薩摩軍實在是強敵,庄内軍一番大隊副将服部純蔵進言,編成敢死隊展開夜襲才能打的薩摩軍。

夜、敢死隊長石原藤助與十数名死士偷偷靠近薩摩軍的陣營,胡亂開槍亂射。使白天已經累個半死薩摩軍大混亂。為了避開起內訌停住射擊,石原藤助敢死隊等持手槍衝入。

薩摩軍大混亂潰走,25名戦死、16名負傷。庄内軍俘虜薩摩兵7名。

8月25日に庄内二番大隊酒井了恒與一番大隊参謀長坂右近助相談,決定角館攻略。

8月26日に、午後2時頃庄内二番大隊從南楯岡出發、渡過角間川、翌日午前2時到達大曲。

此時新政府軍已經兵臨會津若松城下。米澤藩兵已經完全撤入領內固守本領。庄内藩內將部隊調回本領進行防禦作戰的呼聲非常高,

一番大隊準備與盛岡藩一起夾擊角館攻略,但盛岡藩在8月26日被擊退敗退,9月6日盛岡藩撤退回國。

庄内軍對角館攻略斷念,9月8日二番大隊在雄物川渡河與四番大隊會合。

e0040579_23463015.jpg


海道口戰線

海道口的三崎峠被新政府軍佔領。

新政府軍怕被庄内軍三番大隊與四番大隊包圍,三崎峠新政府軍往塩越退却,7月28日矢島・8月1日塩越・8月2日平沢陸續被三番大隊與四番大隊佔領。

8月5日在本庄,本荘藩、亀田藩、福岡兵的庄内四番大隊與三番大隊與四番大隊展開銃撃戦,新政府軍退却。

奥羽鎮撫府参謀前山清一郎率領久保田軍與福岡軍前來增援。久保田軍以刀槍隊突撃庄内軍。但最終的新政府軍退却、8月6日本荘城落城、亀田藩向庄内藩降伏。

8月6日第三大隊大隊長が酒井兵部より水野弥兵衛に交接

8月13日到14日には庄内軍三・四番隊進駐亀田城下,8月17日追擊久保田藩到長浜(秋田市下浜長浜)付近。

刈和野・椿台方面戰役

8月27日、二番大隊往大曲轉陣,一番大隊則留守角館方面。

9月2日軍議聽取一番大隊在角館的情況,決議以「鬼玄蕃」酒井了恒二番大隊為中心、海道口的四番大隊協力在雄物川流域的福部羅附近を強行渡河作戦。

四番大隊北上久保田城為目標,二番大隊攻撃神宮寺鎮撫軍本営,一番大隊吸引大曲神宮寺、角館鎮撫軍作戦計劃。

9月7日午前2時に、二番大隊由大曲出発行軍、9月8日渡過雄物川。四番大隊渡河時與久保田兵、川口守備福岡兵交戦。新政府軍敗走,庄内軍は東北轉進。

到了9月,一·二大隊從由利翻過高尾山進入秋田的。四番大隊會合了。9月9日達到了椿台。

接到庄内軍進撃急報,新政府軍在久保田藩支藩秋田新田藩的陣屋椿台的附近丘陵集中兵力強固。

椿台距離久保田城僅剩16公里,是久保田城最後防衛線。此時久保田藩領土大半被庄内軍占領,猶如風前之燭。久保田藩藩主佐竹義堯悲壮覚悟的前往前線部隊督戦。

「奧羽鎮撫府」九条道孝總督、沢為量副總督也有「絶体絶命」死的覚悟。

而另一方面因為補給線延伸,庄内軍武器弾薬缺乏。距離久保田城僅剩16公里。

9月10日,二番大隊攻下刈和野,直逼新政府軍神宮寺本陣,新政府軍聽說鬼玄蕃打來了, 沢副總督在長崎振遠隊護衛之下往角館。

庄内軍分三路發動椿台總攻撃。

庄内軍與糠塚山守備軍有佐土原兵、秋田兵、本庄兵、福岡兵交戦、佔領糠塚山後繼續を占領安養寺再往、椿台・椿川方面攻略。

新政府軍拼死抵抗,戰局呈現互相一進一退的僵持局面。此時「鬼玄蕃」酒井了恒卻嚴重感冒病倒。

9月11日以薩摩藩軍為中心、福岡藩、佐土原藩、新庄藩、久保田藩、矢島藩、本荘藩(本庄藩)等連合新政府軍大反撃開始。新庄藩與久保田藩也換裝新式銃加強火力。

9月12日庄内三番隊從長浜來襲,爆發激戰。新政府軍善戦、午後糠塚山被奪取,庄内軍渡過雄物川を敗走。

庄内軍の戦死者15名、負傷者81名、庄内藩一日被害最大被害的大敗北。

而在8月28日に米沢藩已經向新政府軍降伏、9月12日上山藩也決定降伏,9月13日仙北之兵也撤離。

9月9日時舊幕府軍諸隊在仙台集結,在仙台城内連日激論。9月12日被新政府軍派來仙台的米沢藩降伏勧告使者到達,9月13日,仙台藩也決定恭順。

奥羽越列藩同盟軍總崩。榎本武揚的舊幕艦隊帶走新撰組副長土方歳三與想繼續抵抗的諸籓隊前往函館。

在此状況下、9月14日庄内軍軍議決定往庄内撤退,做庄内本土防衛。9月15日在刈和野防守的松山・仙台藩兵因為疏忽大意被新政府軍佔領。

生病中的「鬼玄蕃」酒井了恒為最後誇耀庄内武士一番大隊、二番大隊的勇猛,主張對刈和野發動最後一戦。

16日酒井了恒坐著病床做的轎子指揮鼓舞士氣,前線由副将竹内右膳陣頭指揮奪回刈和野。

9月15日刈和野攻撃奪回戦開始。一番隊繞道葉緒從後面奇襲、16日午後2時新政府鎮撫軍竟然不敵潰走。庄内軍開始撤退戦。

9月17日鶴岡城投降的藩議被決定了。9月23日,三番大隊與四番大隊在国境警備,在秋田戰場號稱連戰不敗的庄内軍號稱“鬼玄蕃”隊的二番大隊,以隊旗破軍星旗為先導開入了鶴岡城,在宣讀了藩主的御意以後宣告解散。

庄内藩的降伏

e0040579_044384.jpg西郷隆盛黒田清隆從米沢進入庄内藩鶴岡城,9月27日鶴岡城内降伏調印與清點城内・武器。

庄内藩降伏條件是命令賠償金70萬兩献金。庄内藩主酒井忠篤出城去禅龍寺「謹慎」。

黒田寛大的處置是西郷隆盛的意思,所以庄内籓很感謝仇人西郷的好意。

薩摩藩参謀大山格之助在明治維新後回到東京見到了赫赫有名的「鬼玄蕃」酒井了恒,一看到酒井了恒時大為驚訝~

在秋田打的薩摩藩唉唉叫的「鬼玄蕃」竟長的像個斯文的娘娘腔美少年~~~

「あの鬼玄蕃の勇名をほしいままにした足下が、容貌のかくも温和で婦人にも見まほしい美少年(よかちご)であろうとは……」

e0040579_214136.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by cwj36 | 2012-03-09 03:47 | 【日本幕末維新】

秋田戰爭的開端~
久保田藩尊皇大冒險
脫離奧羽越列藩同盟
佐竹義堯的決斷


e0040579_12365394.jpg


e0040579_3161519.png1868年6月11日(慶応4年閏4月21日)發布府藩県三治制政体書,秋田佐竹領正式名稱為「久保田藩」(Kubota han )。

但是秋田地方自古就叫「秋田」,「久保田」是300年前一個小村的俗名,1871年2月27日(明治4年1月9日)「久保田藩」向日本政府提出藩名變更的申請書,同年3月3日(明治4年1月13日)久保田藩改稱「秋田藩」。

同年8月29日(明治4年7月14日)廃藩置県設置「秋田縣」。

日本秋田(久保田)地方在戦国時期由秋田氏治理,関ヶ原合戦後的1602年秋田氏轉封常陸宍戸,由常陸的佐竹氏入封直到幕末。

入封秋田以前的佐竹氏在常陸一国是有54萬石的大身大名,而轉封久保田藩佐竹氏擁有秋田郡・檜山郡・河辺郡・山本郡・平鹿郡・雄勝郡計有20萬石(實際上有40萬石的產量)。

因此,從常陸帶來膨大的家臣團使得久保田藩財政像得了持續貧困慢性病所苦的状態,宝暦4年發行的紙幣發行爆發佐竹騒動,政府混亂與領民一揆。

久保田藩歷代藩主熱情地致力於文教事業,由3代佐竹義處創辦藩史編寫局「秋田史館」,8代佐竹義敦創辦「秋田蘭畫」,佐竹義敦熱衷荷蘭事務,是一位有名的蘭癖大名,他的蘭癖體現在對西洋畫的嗜好上

他的長子9代佐竹義和就是領導久保田藩改革的藩主,佐竹義和設立久保田藩藩校「明徳館」。

久保田藩尊攘派是以平田篤胤勤王思想開始形成,吉川忠行吉川忠安親子的「雷風義塾」熱衷提倡『開花策論』尊皇思想、西洋科学、軍事技術導入、殖産興業等主張。

e0040579_2214021.gif12代藩主佐竹義堯也接受「開化策論」尊皇思想。

慶応四年(1868)鳥羽伏見戦役終了,新政府下令奥羽諸藩支援新政府東征軍對会津・庄内両藩征伐。

2月17日,京都的東征大総督府は奥羽鎮撫隊總督九条道孝由海路到達仙台成立奥羽鎮撫総督府,馬上要求仙台・米沢両藩討伐会津、4月6日命令久保田藩討伐庄内。

九条道孝派副總督沢為量率薩長軍從仙台出發,久保田藩與亀田藩、本荘藩、矢島藩、津軽藩、新庄藩等與由利地方新庄藩兵集結,也向庄内藩進攻。

但是久保田藩連合軍對庄内藩的討伐有所疑惑,很多人認為只是替薩摩藩做私怨報復,士氣衰弱沒有幹勁。

發動由利地区攻勢久保田連合軍因為庄内藩在閏4月20日察知被擊退,24日在清川口作戰的沢為量薩長軍也被擊退。

此後、因為呼應仙台藩白石同盟抗議新政府無視他們寬恕会津・庄内両藩的嘆願,奧羽諸籓軍隊集體解散,久保田藩連合軍也隨之解散。

二面手法

仙台藩召開奧羽諸籓白石会議,久保田藩派家老戸村義效(戸村十太夫)出席簽署加入奥羽越列藩同盟。

奥羽鎮撫總督九条道孝,在世良修藏被殺之後,就被仙台藩軟禁。

5月1日,也就是各藩正在討論成立「奥羽列藩同盟」之時,戰爭還未完全開始之前,新政府的佐賀藩、小倉藩兵登陸前往,護送九條總督去了仙台城。

九條向仙台藩提出要到久保田藩與沢為量副總督會合,回朝廷商討處理辦法。

5月18日,奥羽越列藩同盟還為此召開會議,最後結論是反對釋放九条道孝,但仙台藩最後沒有為難他,讓他離開仙台

九条道孝於6月3日到達盛岡藩。5月18日、総督府参謀醍醐忠敬一行也來到盛岡藩。

但此時盛岡藩(南部藩)的藩論尚未統一,態度曖昧,藩主南部利剛不得已只好請九条道孝另覓他處,還出了1萬両獻金,作為盤纏。

6月24日,九条道孝從盛岡藩出發,7月1日到達久保田藩進入明徳館,與沢為量副總督會合。

在久保田城內,勤皇派與同盟派激烈爭辯。最終由傾向尊皇的久保田藩主佐竹義堯裁斷,久保田藩從同盟脫離的決定。

在久保田城下的明徳館,沢為量率領薩長兵600餘人與九条道孝醍醐忠敬再會面,「奧羽鎮撫府」再度成立。

斬使

e0040579_275565.gif正當奥羽越列藩同盟與新政府軍在白河口開戰,盟主仙台藩覺得久保田藩收留九条道孝的動向非常奇怪(「奇怪千萬なり」)。

為了察探久保田藩是否與新政府接近,仙台藩向久保田藩派遣志茂又左衛門内ヶ崎順治等使者7名加上盛岡藩的隨從來久保田藩訪問。

大山格之助(薩摩藩士)、桂太郎(長州藩士 後來任第2代台湾総督)等説服久保田藩殺死這些仙台藩使者與奥羽越列藩同盟公開決裂。

大山格之助的策劃之下,7月4日以請宴為由黃昏在旅館休息的仙台藩使節志茂又左衛門内ヶ崎順治等6人殺害,頭顱被放在久保田城下曝曬示眾。

逃跑的5名盛岡藩的隨從在5日早上被捕也立即斬首,頭顱放在五丁目橋畔曝曬示眾。

斬殺使者,這下惹火了仙台藩、盛岡藩,調動部隊到久保田藩邊界準備報復。

久保田藩公開叛變同盟,秋田戦争的序幕就此展開。久保田藩離脱奥羽越列藩同盟後,成為東北地方新政府軍據點。

接著久保田藩南方的新庄藩、本荘藩、矢島藩・亀田藩也跟隨久保田藩向新政府軍恭順,北方的弘前藩7月8日奥羽列藩同盟脱退,宣佈保持中立(實際暗助久保田藩),奥羽越列藩同盟開始攻打久保田藩,九条總督與沢副總督的軍勢合起來只有1200人,而久保田藩直轄兵力也只有數百人而已。

在仙台藩、盛岡藩,庄内藩入侵秋田的情況下,久保田藩陷入四面楚歌的危險状況。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by cwj36 | 2012-03-09 01:49 | 【日本幕末維新】

1868 白河口戰役

1868 白河口之戰
薩摩戰略高手
700攻3000
伊地知正治 VS 西鄉賴母


「奥羽列藩同盟」白河口南侵計畫

e0040579_8145172.jpg白河藩的領地白河是奥州街道沿路的要地,是奥羽的玄関口,乃戦略之要地。

慶応2年(1866年)藩主阿部正静轉封到棚倉藩,白河藩領地成為二本松藩丹羽氏的收存地。

主城白河小峰城,於西元1627年丹羽長重改建。

閏4月20日,「奥羽列藩同盟」軍以包括仙台藩、二本松藩、棚倉藩、三春藩、常陸泉藩兵近2000人的強大兵力突襲並占領白河小峰城。

仙台藩斬殺長州藩士世良修蔵後,「奥羽列藩同盟」向明治政府軍宣戰,東北戰爭正式爆發。

「奥羽列藩同盟」開始發動從白河口南下関東地域與舊幕府勢力協同的計畫,而越後方面的長岡藩河井繼之助維持「武裝中立」的立場。

e0040579_9283796.gif閏4月22日,新選組在白河小峰城下駐守。

此時同盟對於白河小峰城的戰略地位都很重視,仙台籓的11個步兵小隊,2個步兵小隊,會津的朱雀、青龍、炮兵隊等諸隊都在陸續向白河小峰城增援。

閏4月23日,這一天在白河小峰城召開了軍事會議,諸藩的幹部對於在白河小峰城的防禦計劃進行了討論,並進行了指揮權和兵力的配置。

列藩同盟軍梯次分配了守備陣地,加強固守比較難防守的城南地區,新選組在白河小峰城西南方向距城3里的白坂口與棚倉口小山丘駐守,是全軍前哨陣地。

新選組因為土方歳三在宇都宮之戰時負傷,由山口二郎(斎藤一)指揮。

最臨近的防區屬於會津籓遊撃隊,人數約180人,隊長遠山伊右衛門,當日進行了陣地構築和戰場偵察工作。

明治政府東山道軍參謀伊地知正治(Ijichi Masaharu) 、部隊長野津鎮雄(薩摩藩五番隊長)、川村純義(薩摩藩4番隊長)率領新政府東山道軍在宇都宮城之戰勝利後也北上想佔領白河口。

新政府軍以薩摩藩兵為主體,加上大垣藩兵、長州藩兵、忍藩兵約400人形成東山道軍。從宇都宮進發到大田原。

閏4月24日,新選組和遊擊隊在搜索偵察中,發現政府軍調動動向,判定敵軍約400人已經抵達白河小峰城西南方向約20公里的大田原,包括薩摩、長州、佐賀等藩的部隊番號,有進攻白河小峰城的意圖,遂向上回報。隨後前線駐守諸隊指揮官均獲悉並戒備。

目的是奪回白河城的伊地知支隊其實僅有250人,4門4磅山炮,以如此薄弱兵力,攻擊2000多同盟軍兵力駐守的白河小峰城無疑是天方夜譚。

但薩摩人悍勇不畏死的蠻性仍然讓伊地知發起了新政府軍奇襲白坂口。

閏4月25日清晨,當日下著中雨,田野道路泥濘,能見度很低。伊地知隊以薩摩教導斥候隊為先導,在雨幕泥濘中向白河小峰城接近,但早早就被列藩同盟軍發現。

首先發現敵人的新選組率先開火,然後是防區臨近的遠山伊右衛門的會津籓遊撃隊,駐守在太平口陣地的會津朱雀足輕一番隊在隊長日向茂太郎的指揮下從側翼包抄而來猛烈開火。

在東側棚倉口方向陣地的純義隊、青龍一番隊等諸隊均猛烈開火,城內的會津大炮隊也適時發炮。

e0040579_8155259.jpg


山口二郎遠山伊右衛門等諸隊幹部在火線奔走,高聲激勵士兵奮戰,列藩同盟軍陣地構築選擇得當,槍炮火力梯次配合,政府軍三面受襲,

步兵因下雨地面泥濘、行軍の疲労而機動遲緩,也沒有事先偵察地形,成了列藩同盟軍的活靶子,炮兵則因為距離同盟軍防線過遠,射程不足而無法進行火力掩護,政府軍步兵遭遇重大殺傷。

終於伊地知正治兵力少,吃了鱉被迫往芦野方向總撤退。

列藩同盟軍展開有限的追擊後返回原陣地。

西鄉賴母的作戰

翌26日列藩同盟軍總督西鄉賴母、副總督橫山主稅(横山常守)也趕往白河小峰城指揮作戰。仙台藩、棚倉藩、二本松藩的増援部隊也到達,總兵力達3000多人。

西郷頼母自信白河小峰城的地勢險要難攻不破,認為列藩同盟軍應收縮防守才能充分發揮兵力絕對優勢。西鄉將主要兵力都集中在稻荷山、雷神山、立石山防線上。

城南稻荷山防線:新選組、仙台藩、會津藩青龍、朱雀隊
城西立石山防線:會津藩朱雀隊
城東南雷神山防線:純義隊、會津籓遊撃隊

e0040579_816973.jpg


期間同盟軍20多名高級軍官在稻荷山視察陣地時,純義隊軍監宮川六郎、新選組隊長山口二郎等前線指揮官,都向西鄉總督匯報並強調敵軍在前線的異常移動狀況,

駐守白坂的山口二郎指出,以鳥羽·伏見戰鬥的經驗,頑強的薩摩人伊地知正治必然會採取先發制人的作戰方法,建議列藩同盟軍加派偵察隊,增加對敵偵查的範圍和力度並繼續守住白坂口。

西郷頼母以「兵力遠勝於新政府軍兵力,不需要」(兵力で勝っており不要である)的理由沒有採用他們的建議。

伊地知正治的作戰

另一方面,伊地知正治一邊等待援軍一邊繼續繼續對同盟軍積極主動的騷擾性攻擊。從上次進攻失敗的閏4月26日起,新政府軍就在白河口正面陣地前沿,針對同盟軍的孤立防守據點,進行零星的試探性進攻,26日,占領白坂村、27、28日,政府軍和同盟軍在芦野、白坂口零星交火。

新選組撤回白河小峰城周遭後,伊地知正治在29日白坂口設立本陣。

新政府軍將宇都宮城防衛交給土佐藩兵,閏4月28日前後,東山道軍部隊援軍陸續抵達,政府軍現在合計有薩摩的3個步槍中隊(滿編應為144人,但歷經長途跋涉苦戰早已不滿員)和不滿編的1個炮兵中隊(攜臼炮4門,滿編應是8門),長州的1中隊加強2小隊,大垣的2中隊,忍藩的1小隊。總人數僅有700人,7門炮。

5月1日,新政府軍並分三路,

伊地知正治的作戰計劃:

1、要對於敵情和地形進行徹底的偵查,避免如第一次進攻一樣對於敵情不明而陷入敵方火力網。
2、利用會津人“性格頑固”不夠靈活、同盟軍各藩部隊之間協調不足的弱點,各個擊破孤立的東軍諸隊。
3、從多個方面突然性發起進攻,杜絕敵人增援薄弱防禦線的機會。

將700人分成3隊:

白坂口中央誘餌軍:伊地知正治(薩摩籓、長州籓、忍籓、大垣籓聯隊)
立石山左翼軍:野津正雄(薩摩籓、長州籓、大垣籓聯隊)
棚倉口右翼軍:川村純義(薩摩籓)

伊地知正治是密集火力絶對主義者,如何面對多4倍於自軍的敵軍,又要能分散兵力發揮絶對密集火力正考驗著他。

e0040579_8164781.jpg


700攻3000欺敵擊破

在左右兩翼分隊出發後,早晨8時,伊地知軍正面向稻荷山推進,伊地知正治的白坂口中央部隊掛起多面軍旗偽裝成大批的軍隊虛張聲勢,並炮轟稻荷山以吸引列藩同盟軍的注意力。西鄉賴母急忙從白河城等地調派兵力支援稻荷山。

熾烈的槍炮火力和偽造大量番號的諸多旗幟,讓列藩同盟軍產生「敵主力主攻稻荷山」的誤判。

果然上當的列藩同盟軍集中精力對抗新政府軍的伊地知正治中央誘餌軍時,左右兩路則開始攻占了其兵力薄弱的立石山和雷神山,並利用這兩處的有利地形與中路一同向列藩同盟軍發起合圍。

伊地知正治和稻荷山守軍劇烈交火,尤其是爆發了慘烈的炮戰,政府軍雖然在地形(以低攻高)和炮的門數占劣勢,但擁有曲射彈道的臼炮發揮威力,精確命中同盟軍炮兵陣地,會津藩朱雀足輕一番隊隊長兼大炮隊隊長日向茂太郎以下十數人被命中陣亡。

仙台藩參謀坂本大炊也被炸死。

會津藩若年寄副總督橫山主稅來到陣地前沿高聲激勵官兵奮戰,不幸被薩摩步兵後裝來福槍施奈德(Snider Riffle P1864)狙擊步槍手命中,腹部中彈當場身亡,他的部隊潰不成軍,死傷慘重。

因同盟軍炮兵遭到壓制,伊地知正治隊得以接近稻荷山防線,擁有射程更遠,裝彈更迅速步槍的政府軍步兵從容射擊。

雖然一柳四郎左衛門山口二郎今泉伝之助井口源吾等前線指揮官都冒著槍林彈雨督促士兵奮勇作戰。

海老名衛門(會津軍事奉行)、小松十太夫(會津軍事方)、一柳四郎左衛門(會津朱雀寄合一番隊隊長)、鈴木作右衛門(青龍一番隊隊長)等高級軍官紛紛遭遇狙擊身亡,導致守軍指揮混亂,士氣低落。

與此同時,右翼的川村純義政府軍也向棚倉、雷神山防線猛擊,而同盟軍因為已將主力調往稻荷山而兵力薄弱,在無援軍尤其是炮兵支援的情況下,指揮官小森一貫斉、会津遊撃隊遠山伊右衛門、棚倉隊平田弾右衛門等相繼戰死,防線崩潰。

獲得更大成功的是政府軍野津正雄左翼隊,只有1門炮的左翼隊輕裝高速,幾乎迂回到同盟軍的整條防線後方才發起攻擊,精銳的薩摩五番隊直搗稻荷山防線背後,還射殺了斬殺長州藩士世良修蔵的仙台藩軍監姉歯武之進

合圍稻荷山松並

此時政府軍3路攻擊部隊在時間協調上達到了驚人的一致,伊地知正治發揮了絶對密集火力,槍炮從四面八方射向稻荷山松並核心陣地的列藩同盟軍。

列藩同盟軍諸隊在失去大量高級指揮官的情況下陷入混亂,總督西鄉賴母逃跑,副總督橫山主稅的親兵收斂了橫山屍體逃跑。

最終防衛戰成了不可收拾的潰逃,因為西鄉賴母將幾乎全部主力都投入稻荷山前沿野戰陣地,白河小峰城守兵很少,最終白河小峰城落城。

列藩同盟軍死亡683人,占全軍兵力的近1/3,僅僅會津就死亡29名指揮官。新政府軍只死傷者20名。

列藩同盟軍的反撃

此時新政府軍能夠調派的增援部隊有限,加上長岡藩河井継之助參加「奥羽列藩同盟」發表與新政府軍開戦宣言,「北越戰爭」也爆發。

而列藩同盟軍也沒有做出向白河小峰城發起總反攻的決定,只是在5月16-17日發動了小規模的攻擊。

在對峙中,仙台藩士細谷直英(十太夫)將一些遊俠、賭徒、農民等集結成了一支「衝擊隊」,對白河小峰城發動30數回的騷擾夜襲。

由於衝擊隊隊員均為一襲黑衣裝扮拿著長脇差(武士刀),新政府軍將他們稱為「鴉組」並對他們心有餘悸。細谷直英成為東北地方民衆英雄,當時還有流行歌歌頌「鴉組」使官軍疲於奔命無法睡覺,『細谷烏と十六ささげ 無けりゃ官軍高枕』。

5月26日,列藩同盟軍經過重新集結,兵力達到2000人左右,並向白河城發起總攻。兩軍在雨中交火,使用老式槍支的列藩同盟軍戰鬥力低下,雖然於5月27-28日連續攻城,但都被新政府軍擊退。

與此同時,隨著新政府軍在其他戰場上的勝利,可以調派增援的兵力越來越多,土佐藩、薩摩藩都向白河小峰城戰場增派了援兵。

列藩同盟軍於6月12日再次向白河小峰城發起了攻擊,但仍以失敗告終。

平潟登陸

e0040579_8173847.png6月16日、新政府軍1500名在平潟上陸。

此後新政府軍援軍上陸直接7月中旬已經達到3000兵力。6月24日、板垣退助的800平潟上陸軍為呼應白河戰線,攻擊白河以東的棚倉藩,攻略棚倉城以打通白河與平潟的連繫。

而列藩同盟軍認為這是個奪回白河城的好機會,於是他們再次集結兵力並派兵增援棚倉藩,但是棚倉藩於當日被新政府軍攻陷。

6月25日,列藩同盟軍按計劃攻打白河城,又於7月1日發起第二次攻擊,均以失敗告終。7月2日,總督西鄉賴母被罷免,內藤介右衛門擔任新任總督。

7月8日,庄内藩派名將「鬼玄蕃」酒井吉之丞增兵白河口。酒井吉之丞在中途收到了秋田藩、新庄藩等倒戈新政府軍的消息,於是被派往白河口的增援部隊轉為攻打秋田。

7月13日、平潟上陸軍占領平城、以後軍分2路一沿海岸北上,一沿内陸進軍開始、板垣退助入侵三春準備與伊地知正治會合。

列藩同盟軍向白河城發起的最後一次攻擊是7月14日。那以後由於逐漸處於劣勢的列藩同盟軍受到其他戰場的牽制而從白河戰場全面撤退而雲散霧消,白河口之戰也因此結束。

7月28-29日,新政府軍進軍本宮,雖然列藩同盟軍採取了迎擊行動但不敵新政府軍而逃走。本宮攻陷,前無進路後無退路的三春藩投降。

7月29日,新政府軍對二本松城發起攻擊。駐守二本松城的藩兵因增援白河城而不敵新政府軍,二本松城失守(二本松之戰)。

白河口之戰,新政府軍的伊地知正治以少勝多並將勝利的優勢逐步擴大。

而另一方面列藩同盟軍由於缺乏指揮人才,使原本兵足勢優的局勢轉為敗局。「奥羽列藩同盟」企圖從白河口南下関東地域與舊幕府勢力協同的計畫失敗,白河口敗北更直接影響了會津戰場的勝敗局勢。

e0040579_935453.jpg


伊地知正治的逸聞

薩摩戰略高手伊地知正治西鄉隆盛等薩摩籓士有次在一酒家飲酒作樂,突然有人闖入吵鬧。

大家都以為是刺客,結果是一場誤會,不過,現場卻少了一個人,一腳有殘障的伊地知正治比誰都快地從那個場合逃出,火速隱藏到草木繁茂之處。

薩摩籓士全體嘲笑了伊地知正治的膽怯,只有西鄉隆盛伊地知正治的膽怯說話。

西鄉隆盛:「伊地知先生的真正價值就在那裡。如果沒有膽怯就成不了軍事策略家」(伊地知先生の真骨頂はそこにある。軍略家には臆病さがなければならぬ)」。

e0040579_85641100.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by cwj36 | 2012-03-07 12:41 | 【日本幕末維新】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

日本皇室「悲劇の宮家」
戊辰戰爭戰犯 、平台之神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

e0040579_14182682.jpg

台灣結束荷蘭殖民時代之後,繼之而來的台灣外來殖民入侵者「一鄭、二康 、三北 、四介石」中的「三北」日本造的台灣神-「北白川宮能久親王」。

他臨終時曾說:「如果,我在仙台繼續成為東武天皇;如果,我在出征華北時繼續攻佔北京;如果,我接收台灣一如當初輕易接收遼東半島一般——事情會不會變得很不一樣?我從沒料到,這座蕞爾小島(台灣),竟有如此強大的反抗能力,使得單純的接收,成為一場場血淋淋的戰爭,甚至即將命喪此地。我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

在天台宗的日子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是日本伏見宮邦家親王第9王子。幼名為「満宮」,

嘉永元年(1848年)8月,「満宮」成為青蓮院皇宮(現在京都市東山区粟田口三条坊町天台宗寺院)的附弟(門下弟子、徒弟)。

嘉永5年,「満宮」又成為梶井門跡(三千院 天台宗寺院)的附弟,安政5年(1858年)10月,成為仁孝天皇的猶子(養子),成為親王,賜名「能久」。

安政6年11月、「能久親王」又成為栃木県日光市天台宗的輪王寺宮慈性入道親王的附弟。

後來由青蓮院門跡門主久邇宮朝彦親王(中川宮)主持剃渡出家,法名「公現(こうげん)」,為「公現入道親王」。

慶応3年(1867年)5月「公現入道親王」從江戸進入上野寛永寺(徳川将軍家廟)修行,同月隨著慈性入道親王的退隱,「公現」繼承了寬永寺貫首·日光輪王寺門跡,院號為「鎮護王院宮」,通稱為「輪王寺宮」終於成為日本天台宗大老級人物(天台座主是比叡山延暦寺座主)。

上野戰爭盟主

慶応4年(1868年)、鳥羽・伏見之戰後,「輪王寺宮」受幕府委託去駿府訪問東征大総督有栖川宮熾仁親王,請求新政府饒了前将軍徳川慶喜一命(助命)與停止東征。

有栖川宮熾仁親王表示可以為徳川慶喜助命,但無法停止東征。

此後,「輪王寺宮」在寛永寺被彰義隊擁立為盟主捲入上野戦争。

彰義隊在寛永寺被殲滅,「輪王寺宮」由劍客榊原鍵吉越前屋佐兵衛輪流背著砍殺數名土佐藩士殺出一條血路,由三河島脱出。

然後,「輪王寺宮」逃亡東北躲避,寄身於仙台藩。

奥羽越列藩同盟盟主

仙台藩與明治政府翻臉後,成立「奥羽越列藩同盟」,又把「輪王寺宮」推出來對抗姪子明治天皇擁立為奥羽越列藩同盟盟主,並推測在消滅明治政府成功之後以「東武天皇」登基。

明治元年(1868年)9月,仙台藩向新政府軍投降,朝敵首腦「輪王寺宮」被送到京都蟄居軟禁,原以為將以僧侶身份渡過餘生,或是遭到處決。

明治2年(1869年)9月,解除軟禁處分。

北白川宮

明治3年(1870年)10月「輪王寺宮」被明治天皇下命還俗,重返伏見宮家。

以幼名為源稱為「伏見満宮」。因為曾在駿府與有栖川宮熾仁親王談判接觸的源故,「伏見満宮」在申請前往普魯士留學期間就住在熾仁親王王府。

明治5年(1972年)3月,「伏見満宮」17歲的弟弟北白川宮智成親王病死,遺言要哥哥繼承北白川宮家,當時24歲「伏見満宮」便成為「北白川宮能久親王」(Prince Kitashirakawa Yoshihisa)。

明治3年(1870年)12月「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領日本首批留德軍官團前往普魯士留學離開日本,並愛上普魯士女子。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與普魯士貴族遺孀貝魯塔(ベルタ音譯)訂婚,並向明治政府提出結婚許可的申請。

然而,明治政府對此樁婚事無法苟同,於是下令「北白川宮能久親王」能久親王回國。

就在心痛地返回日本前夕,「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在普魯士的報紙上公開宣告自己的婚事的困境。

這樣的舉措,除了讓日本皇室臉上無光外,更是對封閉的日本皇室表達最深沈的抗議。身為皇室成員的他,除了在海外透過文字表達心聲,別無他法。

隔年回國後,「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在岩倉具視的苦勸之下不得不解除與貝魯塔的婚約,只能乖乖地待在京都「謹慎」,後來娶了土佐藩主山内容堂的女兒山内光子,後來離婚再娶島津富子

島津富子是宇和島藩主侯爵伊達宗徳的次女,後來成為薩摩籓島津久光的養女。

之後「北白川宮能久親王」進入日本陸軍服務。

1884年(明治17年)晉升陸軍少将,1892年(明治25年)晉升中将。

乙未戰爭

e0040579_916122.jpg


明治26年(1893年)11月10日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為日本第4師團(前身為大阪鎮台 淀4D)師團長。

明治28年(1895年),甲午戰爭(日清戦争)清國與日本國在朝鮮戰爭,結果清國戰敗,割譲台灣與日本。

台灣無辜捲入中日的朝鮮戰爭之中成為犧牲品,爆發臺灣民主國獨立戰爭,日本稱為「乙未戰爭」。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出任台湾征討近衛師団長,接收戰利品台灣島。

日軍在澳底鹽寮登陸之次日,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在海灘設帳,以船上沙發當座椅,樺山資紀來探視,日軍用兩張畚箕當座椅,後來就在那裡設立木製的「日軍登陸澳底紀念碑」。

次年(1896年)4月改為花崗石打造的「北白川宮征討紀念碑」,上半部以得自清軍的砲彈改鑄。

e0040579_125255100.jpg


明治28年(1895年)6月4-9日,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攻陷基隆,曾經駐紮在前清海關衙門。

後來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得到瘧疾,10月28日台灣全境平定之前在台南得瘧疾逝世,不久「臺灣民主國」亡國。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病亡後,台灣各地從新竹、苗栗、大甲、彰化、雲林、大林、義竹、鹽水、佳里、善化都傳出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是死在該地起義軍之手的消息。

有傳說他在新竹牛埔山即已中彈身亡,彰化有說被大砲擊傷,傷重不治之說,有人說他在濁水溪南岸的雲林被擊重傷。

嘉義方面的傳說更戲劇化,說是刺客躲在路旁林投樹裡,用採檳榔的長竿鎌刀,劃頸割頭,殺了北白川宮能久親王

造神運動

在1930年以後,日本政府明令只要北白川宮能久親王行經、休憩、留宿的地方,都建立了日本政府欽定的最高規格的史蹟紀念物,並且明令保護的「造神運動」。

昭和八年(1933年)9月18日,為了紀念親王「平台」功績,基隆市尹桑原正夫集資發起興建紀念碑,正面「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遺蹟地」,背面碑文則邀請台北帝國大學校長幣源坦撰寫,另題「仰皇猷」三字,摩刻在紀念碑後方山壁,同時列為國指定史蹟及天然記念物。

e0040579_12572842.jpg

(*現在台灣國基隆中正路166號旁(當時清朝的基隆舊海關營舍)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紀念碑」石碑的碑文已遭破壞)

明治三十四年(1901年) 10月27日,在台北劍潭山(圓山)山頂,建立了「台灣神社」,社格為官幣大社,祀日本『開拓三神」(大國魂命、大己貴命、少彥名)以及被神格化尊為平台之神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還特別建立一座明治橋,以便民眾前去參訪。

開拓三神(かいたくさんじん)是大國魂命、大己貴命、少彥名(スクナビコナ)的合稱,是日本神話中代表國土經營的守護神。因該三神具有國土開拓、經營的性格,所以在日本的新領土—北海道、台灣、樺太的神社成為重要的祭神。

同時訂定每年10月27日為鎮座日,10月28日親王祭日為例祭日,全台放假一天,到台灣神社參拜。

在二戰戰爭末期的時候,參拜神社成為當時重要的活動,藉以同化台灣人。

1942年10月28日、10月29日台灣神社舉行大祭,參拜者高達15萬人。

直到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中國國民黨佔領台灣後,台灣神社所在位置在1946年短暫成為市民教育所,至今日成為中央廣播電台等建築。

台灣護國神社則改建為忠烈祠。至於原位在劍潭山的舊台灣神社則在戰後拆除改建成台灣大飯店,在1952年改由以宋美齡為首的政要所組成的「台灣省敦睦聯誼會」來接手經營,並改稱為圓山大飯店,1973年後改建成14層飯店大樓至今日。

全台祀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的神社超過60座,全台灣神社與親王有關之石碑建物被視為軍國主義的象徵而遭到廢除破壞,神社所在地全部收歸為「國有」。

在台風光50年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台灣神」似乎不曾出現過,一切歷史遺跡被抹殺清除。

走了日本殖民者,台灣走入另一個苦難時代,又無辜捲入中國的國共內戰,接下來的中國屠殺獨裁者蔣介石(蔣中正)的造神運動就更誇張,到處都「中正」的沒完沒了,各縣市都有中正路,「中正」銅像到處塑立,各級學校校名也「中正」個不停,桃園國際機場也曾先命名「中正」,貨幣也有「中正」。

台北市的「中正紀念館」更是台灣人接受中國國民黨屈辱統治苦難的象徵。

e0040579_4355729.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by cwj36 | 2012-03-05 06:52 | 【日本幕末維新】

幕末 遊撃隊

幕末 「遊擊隊」yugekitai

e0040579_1393749.jpg


遊撃隊意思是相對於「本隊」的分支「別働隊」是幕末日本軍事組織常見的「菜市場」名。所以幕末以軍事組織以「遊撃隊」為名比較有名的就有4個之多。

064.gif幕府遊撃隊

幕府遊撃隊的前身稱為「奥詰銃隊」,「奥詰」本來是是德川幕府德川綱吉時代在元禄2(1689)年3月到宝永6(1709)年正月設置的役職。由大名的子弟10名輪流隔日在江戸城之間交替、做為将軍諮詢傳令的性質的役職。

而幕末的「奥詰」是在文久元(1861)年4月創設,做為将軍警護的親衛隊。薪資米(役料)200俵(1俵60公斤 )。

與幕府將軍有貼身關係的通常有個「奧」字,如將軍後宮稱為「大奧」。

由講武所教官選擇有優秀武藝名誉旗本、御家人60人組成之奥詰隊,除了傳統槍劍武術高強外也操練洋槍,又稱「奥詰銃隊」。

「奥詰銃隊」深得當時14代将軍将軍德川家茂的信頼,設立以後在将軍上洛時一定要随行的保全單位。

德川家茂死後的慶応2年(1866年)10月22日、講武所師範與「奥詰銃隊」再編成,改稱「遊撃隊」,有3個洋式銃隊。

由槍術家高橋泥舟 與劍客榊原鍵吉桃井春蔵等為頭取。

戊辰戦争鳥羽・伏見戰役,幕府軍大敗,遊撃隊恭順派幕府陸軍遊撃隊頭取桃井春蔵在将軍德川慶喜逃亡江戸時,拒絕彰義隊的邀請,留在大坂川崎東照宮(建国寺)境内開起劍道場,組織80人的浪花隊(1868年(慶応4年)~1870年(明治3年)負責大坂治安維持並指導薩長芸士兵撃剣術,後來大阪府警察部的前身。

高橋泥舟跟隨德川慶喜到水戸幽禁護衛。

遊撃隊抗戰派一隊由榊原鍵吉村越三郎率領參加彰義隊行動,他們主要是講武所剣士,在上野戦争中黒門口・東坂門・新門等地戰鬥,大部份陣亡。

榊原鍵吉擔任彰義隊擁立盟主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的護衛,在斬殺土佐藩士3名後,護衛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突圍,由三河島脱出,明治維新後、跟隨徳川家達去駿府。

後來明治政府要他出任刑部省大警部,榊原鍵吉說:「我是幕府之臣(自身は幕臣である)」拒絕。

遊撃隊還有一隊由伊庭八郎人見勝太郎岡田斧吉本山小太郎等36名跟隨榎本武揚艦隊由江戸脱出。

早先伊庭八郎的幕府遊撃隊與請西藩主林忠崇同盟,在各地轉戰並招兵買馬擴充到300名,1868年5月,企圖到上野加入彰義隊行動失敗而退。在箱根湯本山崎與倒戈的小田原藩交戰敗北。

之後幕府遊撃隊加入奥羽越列藩同盟軍持續對抗明治政府軍,請西藩投降奥羽越列藩同盟也崩壊,幕府遊撃隊大部份戦死,並陸續降伏。

最後的幕府遊撃隊伊庭八郎人見勝太郎等90餘名又跟隨榎本艦隊到北海道,參加箱館戦争松前守備。

岡田斧吉本山小太郎都在在松前戰鬥時中彈戰死。

伊庭八郎在木古内戰役中重傷,於五稜郭開城前夜在箱館病院服食大量嗎啡自殺。人見勝太郎投降。

幕府遊撃隊消滅。

064.gif長州藩遊撃隊

長州藩遊撃隊是幕末期長州藩結成長州藩諸隊之一,文久3年6月(1863年7月),高杉晋作創立不問身分的奇兵隊,這觸發來島又兵衛在同年10月於周防国宮市(現山口県防府市宮市)組織商人、農民、浪士們組成游擊隊的民兵組織,來島又兵衛是遊撃隊初代總督。

從土佐藩脱藩的池内蔵太中島信行、元天誅組的上田宗児等也來參加。

元治元年7月(1864年8月)的「禁門の変」中來島又兵衛的遊撃隊為先鋒進攻蛤御門。

薩摩藩兵銃撃隊當兵的川路利良(後來的「日本警察の父」)開槍狙撃射穿来島又兵衛的胸膛,自知無救的来島又兵衛命令外甥喜多村武七幫他介錯、親自用長槍刺喉嚨之後,首級被砍下死亡。

来島又兵衛死後,遊撃隊由石川小五郎繼任總督。

元治元年12月(1865年1月)、高杉晋作發動政變(功山寺挙兵),高杉晋作無法鼓動奇兵隊造反,只有石川小五郎的遊撃隊與伊藤博文 的力士隊,共計84人參加,初步成功造成風潮,最後擊敗長州藩佐幕的俗論党。
 
慶応元年3月(1865年3月)、長州藩政府整合諸隊,遊撃隊由長州藩一門家老毛利親直為總督,成為長州藩的正規軍,俸給、武器弾薬等由長州藩政府支給。

慶応2年5月(1866年6月)幕府二次長州征伐之際,遊撃隊参謀河瀬安四郎(石川小五郎改名)指揮遊撃隊在芸州口大破彥根藩井伊家和高田藩榊原家,並入侵廣島籓與幕府新式陸軍作戰取並得勝利。

此後,長州遊撃隊是活躍於戊辰戰爭中倒幕軍之一,不過,戰爭結束後,長州遊撃隊遭到冷淡對待,招募不滿的其他諸隊超過200名爆發叛亂,最後被鎮壓。

064.gif会津籓遊撃隊

慶応4年(1868年)3月幕府第二伝習兵隊長沼間守一率領士官約20名,從江戸脱走。在会津組織遊撃隊。

会津遊撃隊協助日光方面大鳥圭介與土佐籓的板垣退助新政府軍作戰。

白河口戰役時,會津籓遊撃隊,人數約180人,隊長遠山伊右衛門,進行了陣地構築和戰場偵察工作。

會津籓遊撃隊駐守雷神山防線,隊長遠山伊右衛門戰死,會津戰爭結束後,會津籓士諏訪常吉招集会津藩士70名,重組會津籓遊撃隊於北海道箱館。

會津籓遊撃隊在箱館共和國陸軍奉行並・土方歳三指揮下,編列入第一列士満(レジマン)第二大隊伊庭八郎隊長所屬一個小隊。

新政府軍在箱館上陸時,在磯当別方面(現北斗市),士兵發現留下了1封署名「諏訪常吉」的信,信中有希望不要戰鬥的訊息「(小子儀(しょうしぎ)素より戦を好まずに候」),經送交給薩摩藩黒田清隆,經研判這代表箱館共和國內有「五稜郭無血開城」的意思。

4月會津籓遊撃隊在矢不来激戦,諏訪常吉被子弾從手臂貫穿從胸部重傷,後送箱館病院醫療,另外許多受傷的会津遊撃隊也都送醫箱館病院南方的高竜寺。

5月11日的箱館總攻擊,新政府軍攻入高竜寺,並放火燒寺,許多受傷無法動彈的会津遊撃隊員遭到屠殺,後來有人在當地建立「傷心惨目の碑」。

諏訪常吉也在5月16日在箱館病院傷重死去。

会津遊撃隊降伏解散。

064.gif長崎奉行遊撃隊(振遠隊)

由於勤王、佐幕兩派的人常在當時日本貿易大港長崎騷動。

1864年8月長崎奉行為治安維持與保護外國人,由長崎的在地官員的次子以下的人、道場剣客與門徒,浪人組成的警衛隊(警備隊),最初有150人,慢慢增加成為了約350名,直屬於長崎奉行。

慶応3年(1867年)警衛隊改稱遊撃隊,戊辰戰爭爆發後土佐藩佐々木三四郎與海援隊計畫襲撃遊撃隊,因薩摩藩松方助左衛門說服遊撃隊戦鬥回避而沒有爆發武裝衝突。

慶応4年(1868年)2月15日,九州鎮撫総督沢宣嘉設立長崎裁判所,遊撃隊在明治元年(慶応4年)4月19日改名「振遠隊」,屬於長崎裁判所管轄。

「振遠隊」300人受英國式操練,拿步槍,插大小兩刀,戴韮山笠的西洋式軍隊,7月19日從長崎遠征奥羽,由海路在秋田上陸,與庄内藩酒井忠篤軍隊作戰,9月29日轉戰南部藩雫石,10月2日攻入盛岡城。

12月20日「振遠隊」凱旋回到長崎,在明治5年(1872年)解散。

e0040579_1222066.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by cwj36 | 2012-03-04 06:17 | 【日本幕末維新】

奥羽越列藩同盟的成立

幕末東西軍
1868 奧羽越列藩同盟

日本版的南北戰爭
「仙米会庄長」大戰「薩長土肥」


e0040579_717388.gif


奥羽鎮撫総督府

「奥羽越列藩同盟」在日本戊辰戦争中由陸奥国(奥州)、出羽国(羽州)、越後国(越州)的諸藩,推舉輪王寺宮・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為盟主反抗明治新政府壓力所結成的同盟。

其同盟的理念邏輯論理的指導者是仙台藩主戦派的藩校養賢堂学頭的大槻磐渓

在幕府時代会津藩為京都守護職‧庄内藩為江戸市中取締與薩長對立,其中薩摩籓在京都派人作亂時,庄内藩為抓拿薩摩暴徒時燒毀薩摩籓的宅邸,薩摩籓為報私仇也將庄内藩與会津藩並列入為「朝敵」,發佈追討令,命仙台藩、米沢藩等東北諸籓出兵征討。

本來在会津藩內武装恭順派(西鄉賴母派)與抗戰派對立,藩主松平容保讓出家督之位與養子松平喜德,開始自己「謹慎」(關緊閉),表現恭順之意。

可是,這個会津藩武裝恭順不被明治新政府承認,慶應4年(1868年)1月17日,明治新政府對仙台藩、米澤藩為首的東北的雄藩發出會津藩討伐。

3月2日,奥羽鎮撫総督九条道孝從京都出發於3月23日來到仙台,成立「奥羽鎮撫総督府」。

總督  ・・・・・ 左大臣九条道孝
副總督 ・・・・・ 沢為量
参謀  ・・・・・ 醍醐忠敬
下参謀 ・・・・・ 大山格之助(薩摩)
下参謀 ・・・・・ 世良修蔵(長州)

九条道孝是温和之人,但是旗下參謀大山格之助世良修蔵態度強硬逼迫仙台藩、米澤藩為首的東北諸籓於3月27日在會津藩邊界出兵。此期間持同情態度的仙台藩、米澤藩等保持與會津藩接觸,研究討論會津藩要如何「謝罪嘆願」的内容。

仙台藩、米澤藩拖拖拉拉到4月29日,在七宿驛·關隘宿驛由仙台·米澤·會津藩的談判結果,会津藩願意將反政府的主謀首級獻出後降伏,但長州藩、薩摩藩提出主謀首級包括斬松平容保親子(“容保親子の斬首”)、会津鶴ヶ城開城等苛刻條件,連西鄉賴母的武装恭順派也改主張徹底抗戦,數日後會津藩推翻降伏條件,因此仙台藩也放棄說服會津藩投降的工作。

会庄同盟

另一方面,庄内藩要去接收在江戸市中警備(新徴組)時得到的幕府獎賞-最上川西岸的領地(寒河江・柴橋)。4月10日奥羽鎮撫府以庄内藩強佔天領為藉口,命久保田、弘前2藩征伐庄内。

14日副総督沢為量率薩長軍從仙台出發,奥羽諸藩也出兵向庄内藩邊界,24日在清川口爆發戰鬥,薩長軍被庄内藩擊退,奥羽諸藩在邊界只是裝模作樣根本沒有實際攻擊庄内藩。

被認為是「朝敵」的会津藩與庄内藩,在会津藩派遣南摩綱紀為使前往庄内藩,在4月10日與庄内藩重臣松平権十郎結成「会庄同盟」。

松平權十郎提出如果能說服米澤藩加入同盟,那仙台藩也會加入同盟的意見,這是「奥羽列藩同盟」構想的起源。

當時庄内藩有從新潟港洋商スネル兄弟處購買新式兵器7發連射的恩菲爾德步槍((スナイドル銃),加強軍備。這增加了会津藩抗戰明治新政府的信心。

白石列藩會議

閏4月4日米沢藩・仙台藩4家老的名義召開諸藩會議,閏4月11日、奥羽14藩在仙台藩領的白石城召開列藩会議。

向奥羽鎮撫総督提交了會津藩·莊內藩赦免的請願書(「会津藩寛典処分嘆願書」),可是17日奥羽鎮撫総督九条道孝不受理此請願書。

19日,而對此奥羽各藩也各自解散会津征討軍回應。

暗殺世良修蔵

對此奥羽各藩解散征討軍的局面,奥羽鎮撫総督府下参謀世良修蔵前來白河督促奥羽各藩重組会津征討軍,世良修蔵毫不留情地嚴厲訓斥了奧羽的大名。

但是奥羽諸藩反應冷淡敷衍。

閏4月19日世良修蔵住進福島金沢屋旅宿時,寫了一封秘密信件要給同是下参謀的薩摩藩大山格之助

內容說明鎮撫使的兵力不足,奥羽鎮撫的功能不彰,奥羽各藩根本不聽號令,將此實情報告總督府與京都請求增援。

信中還有寫「奥羽都是敵人,要以武力一快鏟除(奥羽を皆敵と見て、武力をもって一挙に討伐する)」

然後交給福島藩士去送信,而這個信使卻將此密書交給仙台藩士瀬上主膳姉歯武之進等人看。

瀬上主膳姉歯武之進等人早就警戒著世良修藏的動向,查閱過秘密信件中有的「奥羽皆敵」的字樣,異常激昂火大,經過仙台藩強硬派家老但木土佐同意,決定暗殺世良修蔵

翌日瀬上主膳姉歯武之進率仙台福島藩士衝入金沢屋旅宿襲撃世良修蔵

世良修蔵在慌亂中用手槍應戰,卻無法擊發,從2樓跳下重傷,被仙台藩捕捉,拉到阿武隈川河灘邊立即斬首。

「奥羽列藩同盟」誕生

会津赦免嘆願被拒絶與世良修蔵暗殺,奥羽諸藩知道與朝廷最後將會撕破臉開戰,為加強奥羽諸藩的團結,閏4月23日新的11藩加入簽署白石盟約書。

閏4月25日,仙台藩和會津藩為主力的列藩同盟軍開始向白河城發起攻擊並將白河城從新政府軍手中奪回。

之後、在仙台修改了白石盟約書中大国強権的項目與同盟諸藩的互相合作關係同盟規定,5月3日,奥羽諸藩已經達到25藩加入,同時大槻磐渓制定希望對会津・庄内両藩寛典的「太政官建白書」。

仙台、米澤奥羽諸藩為会津、庄内武裝說情的的「奥羽列藩同盟」正式誕生。

小千谷會談破裂

會津藩曾派使者佐川官兵衛遊說長岡藩加入「奥羽列藩同盟」,但被長岡藩主政家老河井繼之助拒絕。

5月2日(6月21日),河井繼之助為了避免新政府軍攻佔長岡,提出「長岡藩中立和平」及請求「赦免會津藩」之事在小千谷與新政府軍軍監岩村精一進行談判。岩村精一拒絕了河井繼之助提出的請求致使談判破裂。

5月4日(6月23日),長岡藩加入「奧羽列藩同盟」,與長岡藩一同加入的還有新發田藩等5個位於越後國的藩。

此時「奧羽列藩同盟」計31藩並改稱為「奧羽越列藩同盟」。

也展開「仙米会庄長」大戰「薩長土肥」的幕末東西軍戰鬥。

e0040579_7195532.gif


「奧羽越列藩同盟」

這時「奥羽鎮撫総督府」副総督沢為量新政府軍在庄内討伐,滯留在秋田。 世良修蔵被暗殺後,仙台藩軟禁九条道孝

本來「奧羽越列藩同盟」裡反對釋放九条道孝,但九条道孝只是薩長的花瓶人物,而且與仙台藩友善,直到18日決定讓九条道孝離開仙台前往盛岡。

「奧羽越列藩同盟」在白石城成立「奥羽越公議府」之「北部政権」。

「奥羽越公議府」由仙台藩玉虫左太夫、会津藩梶原平馬、長岡藩河井継之助等發出聲明所謂有「錦の御旗」的新政府軍主體的薩長「官軍」是假的,正式表明反對会津追討。

6月16日擁立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就職「奧羽越列藩同盟」之盟主,並構想以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登基為「東武皇帝」以對抗薩長擁立的明治天皇

總督: 仙台藩主伊達慶邦、米沢藩主上杉斉憲
参謀 : 小笠原長行板倉勝静
政策機関 : 奥羽越公議府(白石)
大本営 : 軍事局(福島)
最高機関 : 奥羽越列藩会議

7月10日由大槻磐渓執筆對全日本10萬石以上大名發佈「動座布告文」與「輪王寺宮令旨」對薩長兩籓不正不義亂政之糾弾。

在「輪王寺宮令旨」呼籲諸大名清除幼君側邊的薩摩、長州奸賊,(『幼君(明治天皇)を操る君側の奸、薩摩・長州を取り除く』)

e0040579_8394994.png


列藩同盟之戦略

第1「白河戦略」:

為了防止薩長軍入侵白河以北的戦略。白河是奥羽的玄関口、乃戦略之要地。以会津、仙台、二本松藩為白河防衛中心,擊敗薩長軍後南下,收復関東地區,將壓制江戸城列入攻擊的視野之中。

第2「越後戦略」:

越後地區由米沢、長岡、庄内、会津籓守備,並向信州、上州、甲州、加州、紀州各籓探詢連合之道以擴大聲勢的戦略。重要武器輸入新潟港由列藩同盟共同管理。

第3「庄内戦略」:

米沢藩支援庄内方面消滅入侵薩長軍,讓天下知道庄内藩免罪的戦略。

第4「幕府戦略」:

陸軍由「奧羽越列藩同盟」北方政権執行,竭盡全力要求幕府榎本武揚艦隊參戦的戦略。

第5「海外戦略」:

喚起世論,爭取外國站在「奧羽越列藩同盟」這方的外交戦略,派使者向普魯士領事、美國公使要求貿易與外交承認。

e0040579_7372237.jpg

 
局勢演變至此,日本版的南北戰爭開始。

e0040579_93062.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by cwj36 | 2012-03-01 07:13 | 【日本幕末維新】

電影「末代武士」
納森·歐格仁上尉的原型
法國軍事顧問團
朱爾斯‧布奈特
Jules Brunet

e0040579_6123891.jpg


e0040579_6133095.jpg朱爾斯‧布奈特(Jules Brunet, 1838年1月2日 - 1911年8月12日)是法國陸軍士官,1838年1月2日出生於法國東部阿爾薩斯,就讀過法國陸軍軍官學校,法國陸軍炮兵學校,任法國陸軍炮兵少尉。

布奈特以炮兵中尉參加法國武裝干涉墨西哥戰爭(1862–1867),獲得榮譽勳章勳章。

拿破崙3世時,法國為加強與日本德川幕府15代将軍徳川慶喜的關係。決定在1866年派遣對日軍事顧問團(French military mission to Japan )。

法國軍事顧問團團長是查爾斯·夏諾安(Charles Sulpice Jules Chanoine)中校,副團長就是中尉升上尉的朱爾斯‧布奈特

計有士官6人,下士官兵9人等15人,後來再追加派遣4人,總計19名。

他們於1867年初到達日本。

法國軍事顧問團在横浜大田陣屋訓練幕府伝習隊1年多,布奈特上尉還設計了日本的新的洋式軍裝,這套軍裝在明治維新後被立即啟用。

1868年戊辰戦争在伏見鳥羽開戰,江戸幕府敗給明治新政府軍。

法國軍事顧問團採取了中立的態度並被新政府勅命從日本退去,但布奈特等部分教官5人(Andre Cazeneuve、Arthur Fortant、Jean Marlin 、François Bouffier)置本國政府的命令於不顧選擇留下,脫離法國軍籍。

e0040579_6135581.jpg


他在義大利大使館利用一次晚宴的機會逃了出去,加入了榎本武揚的幕府海軍一同逃到了北海道,並幫助其建立蝦夷共和國與軍隊,企圖對明治政府軍反擊。

布奈特支援「箱館共和國(蝦夷共和国)」的建國。

布奈特補佐箱館陸軍奉行大鳥圭介對箱館軍事防衛提供寶貴意見,建立4個「列士満」(法語régiment連隊的意思 )以法國下士官(フォルタン、マルラン、カズヌーヴ、ブッフィエ)為連隊指揮官。

1869年6月,在五稜郭籠城的箱館政権軍遭明治新政府軍攻撃,五稜郭陷落,総裁榎本武揚等向日本新政府軍投降。

布奈特等法國人在陷落前搭乘箱館港停泊中的法國船逃跑。

布奈特遭到審判被送還法國,其他4人フォルタンは、マルラン、ブッフィエ由明治政府當時大阪兵部省雇用。

之後,又移到東京兵学寮任職。

布奈特回到法國後,但他馬上復職又參加了1870 年的普法戰爭,在色當會戰被普魯士軍包圍結果大敗,連同法皇拿破崙三世一起被普魯士抓去關一關直到普法和談才被放回國,1871 年還有參加過巴黎共產黨的巴黎公社反亂的鎮壓,之後就消失了。

直到1898年查爾斯·夏諾安(當年在日本的法國軍事顧問團團長)當上國防部長時,才啟用布奈特當陸軍總參謀長。

1895年日清甲午戰爭爆發布奈特又支援日本軍的上陸,榎本武揚上奏表揚,布奈特查爾斯·夏諾安被明治政府授予功勳二等旭日重光章,這是日本對外国人士最高位的勲章。

1911年8月12日,布奈特在巴黎近郊的自宅去逝。

e0040579_6141641.jpg


2008年日本紀念與法國国交開始150周年活動。

日本發行10張「幕末シリーズ」紀念郵票,其中布奈特就在其中之一(上圖第2列左起第4張)。

法國人布奈特在日本幫助舊幕府抵抗明治政府的行動,部分地啟發2003年電影「末代武士」(The Last Samurai)中虛構的美國人「納森·歐格仁」上尉(Captain Nathan Algren 湯姆·克魯斯 (Tom Cruise)飾演)的原型。

e0040579_632525.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by cwj36 | 2012-03-01 06:11 | 【日本幕末維新】

1868 市川・船橋戦争

1868 市川・船橋戰爭
江原鑄三郎 幕府撒兵隊敗逃




慶應4年4月11日(1868年5月3日)江戶無血開城,德川幕府第15代將軍德川慶喜蟄居於水戶藩。對此不滿的舊幕府的武士紛紛離開江戶:

海軍奉行榎本武揚率海軍前往館山,歩兵奉行大鳥圭介率伝習隊陸軍前往市川;撒兵頭福田道直率撒兵隊前往木更津。

無血開城的第二天,福田道直率領撒兵1500人・大砲6門、砲兵70名撒兵隊隊員到達木更津,後來在房總半島的真里谷開設「徳川義軍府」與近隣的請西藩合流呼應。

撒兵隊

福田道直(福田八郎左衛門),本是下級旗本,奉幕府命令去横浜學習法文,從事洋書的翻譯,慶応四年1月28日,就任撒兵頭。

而文久2年(1862)成立的「撒兵隊」原名「御持小筒組(撒兵組)」,由無役的旗本、御家人(小普請組、各番方所屬的与力、同心)統合起來、裝備洋式火槍的歩兵部隊。後來改稱為「撒兵隊」。

撒兵在荷蘭語「サッペウス(英語為“a sapper”。是工兵的意思)」,但是幕府另外有工兵的編制,造築兵有500多人,命名為這個撒兵的意思並不是很清楚,很可能「撒兵」乃日本古語「散兵」是軽歩兵的意思。

其作用類似歐洲軍隊中的獵兵 (Jager),使用恩菲爾德步槍為主力步槍,幕府計劃成立上4個大隊1020名,1個大隊256名,由8個小隊構成,每個小隊32人銃卒,他們既是偵察敵情的尖兵,又擔負著守衛大炮、彈藥和糧秣輜重的任務,屬於幕府陸軍新制步兵隊。

福田道直聽說大鳥圭介已經到達市川國府臺,於是派砲術教官江原鑄三郎帶領第1大隊的300名士兵前往市川中山法華経寺增援,隨後又派出第2大隊(大隊長:掘岩太郎)和第3大隊(大隊長:増田直八郎)共600名士兵至船橋大神宮接應。

e0040579_15382922.jpg


然而,就在撒兵隊前往支援的前一天,大鳥圭介與新選組副隊長土方歲三匯合並收到了甲州勝沼之役戰敗的近藤勇在流山被捕的消息,滯留市川的大鳥圭介信心動揺,感到處境危險,立刻將作戰計畫改為前往日光山與會津藩匯合。

因此,從木更津趕來的江原鑄三郎撒兵隊撲了個空,市川的大鳥圭介等舊幕府軍早已離開。

大鳥圭介北上撤離後撒兵隊突然出現在市川,新政府軍在意外之餘派岡山藩負責勸說撒兵隊投降。

4月25日,談判在八幡進行,岡山藩命令江原鑄三郎於3日內解除武裝。

江原鑄三郎一方面與大鳥圭介失去了聯繫,另一方面考慮憑他一人之力難以奪回江戶,解除武裝若能使德川家再度興旺起來則可以接受新政府軍的要求。

但這樣的想法遭到隊內強硬派的反對,是否投降一時間拿不出統一的意見。

與此同時,新政府軍作出了下列部署:

福岡藩的100名藩士駐紮於行德
岡山藩的100名藩士駐紮於八幡
佐土原藩的200名藩士駐紮於鎌ケ谷
安濃津藩藩士及部分德島藩援軍共計400人留守市川大本營

4月28日,新政府軍4個藩的隊長開會決定,若撒兵隊兩天後閏4月1日(1868年5月22日)仍不投降就對其發起攻擊。

先下手為強

e0040579_1611462.jpg


新政府軍向撒兵隊發出最後通牒,但撒兵隊拒不投降。江原鑄三郎認為在新政府軍進攻之前應先下手為強,於是決定第二天向岡山藩發起攻擊。

閏4月3日(1868年5月24日)早晨5點,撒兵隊向駐守八幡的岡山藩發起攻擊。

岡山藩受到突襲而陷入混亂,雖然安濃津藩亦發起炮擊作為支援,但不久就被撒兵隊奪走了2門大炮,岡山藩和安濃津藩全線崩潰並撤退到後方的弘法寺。

上午,安濃津藩和薩摩藩的援軍趕到,但此時戰況一轉,撒兵隊放棄了八幡戰線而全軍徹向船橋。

佐土原藩的夾擊

另一方面,駐守鎌ケ谷的薩摩藩的支藩佐土原藩聽到八幡方向傳來的炮聲,誤認為是岡山藩、安濃津藩在攻擊撒兵隊,於是開始向船橋方面移動準備與兩藩匯合,途中遭遇了埋伏在馬込澤、夏見等地的撒兵隊別動隊(撒兵第三大隊)。

當佐土原藩擊敗撒兵隊別動隊,並進入船橋時,結果卻大出意料。在船橋大神宮的營部中,佐土原藩收到了撒兵隊於市川大敗新政府軍並進軍船橋的消息。

不得不獨自應戰撒兵隊的佐土原藩在大神宮西側設置了炮臺,南側和北側則設置別動隊配合炮擊。到達船橋的掘岩太郎撒兵第二大隊在大神宮北側與佐土原藩發生了激烈的戰鬥,大神宮也因中彈起火而最終崩塌。

同時,駐守行德的福岡藩與前來支援的薩摩藩一同控制了進入船橋的入口,並切斷了中山與船橋的聯絡,掘岩太郎的撒兵第二大隊敗退(戰後掘岩太郎後被降級為士兵)

對此毫不知情的江原鑄三郎撒兵隊第一大隊仍按原計劃徹往船橋宿海神地區,於是遭到夾擊而大敗,第一大隊也被不得已退卻,江原鑄三郎被追擊的福岡藩士小室彌四郎砍了腳受傷。

第一大隊大部份撒兵隊員們甚至不管已經負傷的江原鑄三郎而紛紛逃走。只有20名隊員抬著江原鑄三郎潜伏入山野村民家一個月才躲過一劫。

為了防止撒兵隊殘黨的抵抗,佐土原藩下令火燒船橋。當天正趕上大風,船橋的3個村814間房屋全部燒毀,幸好第二天下雨,才控制住火勢蔓延。

戰後

新政府軍成功的獲得了船橋的控制權並取得了整場戰鬥的勝利。官方資料死者新政府側有20名,舊幕府側有13名。

戰鬥結束的第2天,新政府派特使柳原前光調查各地受災情況,並決定向市川發放500兩、船橋發放3,000両用於戰後重建,以此來消除兩地人民對新政府軍的敵意。

此後,福田道直帶領留在木更津的撒兵隊逃走至會津,南關東地區除請西藩以外的房總諸藩也都表示願意歸順新政府。

在戰爭中受傷的江原鑄三郎則秘密逃往江戶投降了新政府。後改名為「江原素六」,成為日本的一位政治家、教育家、麻布中学校創立初代校長。

明治7年(1874年),千葉縣獲得了供奉和祭奠在這場戰爭中陣亡的將士們(含舊幕府軍將士)的許可。

e0040579_214136.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by cwj36 | 2012-02-25 10:05 | 【日本幕末維新】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