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日本幕末維新】( 99 )

奇兵隊

Kihetai

e0040579_744848.jpg


奇兵隊日本近代歷史上奇兵隊有三,即「長州奇兵隊」、「會津奇兵隊」、「西鄉軍奇兵隊」。

長州奇兵隊

長州奇兵隊奇兵隊中最爲出名的一支,長州藩常備軍之一,成立於1863年(文久3年),所謂奇兵,是指由藩士以外的武士和庶民組成的混成部隊,與藩士、武士組成的撰鋒隊相對。非正規軍。

經曆了下關戰爭,長州藩深刻認識到自身軍事實力與西方列強的差距,於是按照高杉晉作的提議,著手組建新軍。新軍的編制及訓練被認爲受到了高杉的恩師吉田松陰所著《西洋步兵論》的強烈影響。奇兵隊設立之初的目的主要是抵禦外國軍艦,指揮所設在白石正一郎的宅邸,後轉移至赤間神宮。

高杉晋作仿效太平天國的軍隊,主張「草莽武裝論」組織「奇兵隊」,這是日本首次出現不分士農工商的國民兵。

這是他吸收了從吉田松陰處所學到的西洋徵召兵制與草莽崛起思想的影響,加上他親身感受過太平天國的巨大威力後所總結的成果。

日本在古代,只有武士能當兵,而一般老百姓不能當兵。他率領此藩士與平民混雜「奇兵隊」(長州籓武士組成的稱為「撰鋒隊」),成為第一任奇兵隊總監。

e0040579_773951.jpg


「奇兵隊」衣著襤褸,被正規兵的長州藩武士「撰鋒隊」取笑為「変な兵隊」(奇怪的軍隊),相對於正規軍所以以奇兵為隊名。

奇兵隊的出現,事實上在當時可能被視為,一種草莽的想法和做為,也常招致正規武士的歧視和訕笑,但是高杉晉作總監卻對隊員們說:「沒錯!你們就是奇怪的兵士,所以才叫奇兵隊!把所有被取笑的恥辱和憤怒,保留起來,他日戰場上和正規軍隊對戰時,好好出這口怒氣!」。

同年,因奇兵隊與撰鋒隊在教法寺事件中互相殘殺,高杉晉作引咎辭職。此後,河上彌市滝彌太郎赤根武人歷任總督,山縣狂介任軍監。

不久,京都爆發八月十八日政變,長州勢力遭到驅逐。

翌年(1864年),池田屋事件發生之後,長州藩試圖武力奪回京都,並與會津藩、薩摩藩武裝發生衝突,在後來的禁門之變中,長州藩敗北,成爲朝敵,隨後幕府發動第一次討伐長州,奇兵隊參戰。

第一次幕長戰爭失敗後,高杉晉作流亡,但不久歸藩,並開始掌握藩政的主導權,一掃藩內的保守勢力,明確了長州藩的倒幕方針。

元治2年(1865年),第二次幕長戰爭爆發,奇兵隊再次參戰,表現不俗。

慶應2年(1866),薩長同盟締結,兩藩合作倒幕。曆經大政奉還、王政複古等一系列政治變動,奇兵隊正式成爲官軍一部,參加戊辰戰爭。其規模上亦有擴大,曾在山口縣周防地區組建過第二奇兵隊(南奇兵隊)。

慶應2年4月(1866年5月)第二奇兵隊幹部立石孫一郎率領隊員大部分(約100名)脱走,攻擊幕府在倉敷代官所與京都見廻役蒔田広孝的浅尾藩陣屋是為「倉敷浅尾騒動」。

之後、第二奇兵隊在高梁川河口與廣島幕府軍爆發射擊戰而潰走,逃回長州藩領,因為長州藩還沒跟幕府撕破臉,立石以下脱走隊士都被長州藩藩政府處死。

奇兵隊的組建雖然大體上摒除了門閥觀念,但仍通過袖印等方式對隊員的“階級成分”加以區別。隊員定期從藩廳領取糧餉,日常起居訓練也有專門的隊舍,接受蘭學兵學者大村益次郎的訓練,因此,奇兵隊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民兵組織,儼然長州藩的正規部隊。

其以總督爲頂點,下設槍隊、炮隊,高度組織化。締造者高杉晉作認爲,長期的和平導致了武士的墮落,相比之下,這些出身卑微但迫切渴望出人頭地的平民更加具有戰鬥力。

奇兵隊的戰術訓練、武器裝備全部西化,吸收西洋式兵法,操作米涅步槍(ミニエー銃)與當時最新火槍兵器恩菲爾德速射步槍(スナイドル銃),戰果卓著。

此外,不排斥賤民階層也是其特點之一。奇兵隊成立之初,長州藩曾專門設立過面向賤民階層的屠勇隊,與奇兵隊區別對待。

但屠勇隊最終與奇兵隊合並,而且以此爲契機,長州藩領導人開始果斷的廢除等級制度,遠見卓識。廢除的結果,使賤民階層的生活水平得到了極大改善。

明治維新以後,明治4年8月28日(1871年10月12日)為實現「四民平等」頒布《解放令》「穢多非人ノ称ヲ廃シ身分職業共平民同様トス」,激起了全國範圍的巨大反感,各地相繼發生襲擊穢多賤民的騷亂事件「解放令反対一揆 」。但舊長州藩內相安無事。

倒幕成功,新政府成立以後,隨著鎮台的設立,依照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奇兵隊被廢止。明治2年(1869年)新政府從奇兵隊舊隊中選拔士兵編成了常備軍的4個大隊。

因落選而憤憤不平的約原2000 名奇兵隊員於次月脫離山口,並包圍了山口縣廳(山口藩的脫隊騷動)。

騷亂的主事者大樂源太郎後來逃亡九州久留米,密謀再次起事,但遭到木戶孝允武力鎮壓,大樂以下130餘人全部下獄被處以極刑。

也有說法稱,部分奇兵隊參加了農民起義,甚至涉足明治初期的士族叛亂。還有一部份殘存的奇兵隊逃到豊後水道無人島為根據地,而成為海賊。

會津奇兵隊

會津奇兵隊(又稱奇勝隊)會津戰爭時期,會津藩爲對抗維新政府而組建的部隊。約250人由柴太一郎為隊長 ,會津藩的軍制改革之際,新規徴募的民兵部隊。參加了猪苗代方面的戸ノ口原、長命寺之役。

會津落城前夕,會津奇兵隊死亡半數以上,壞滅。

西鄉軍奇兵隊

薩摩藩西郷軍奇兵隊西南戰爭時期,在高瀨田原之戰中失利,西鄉軍從撤銷熊本城包圍向矢部浜町方向退卻的西鄉軍將部隊編制由大隊轉換爲中隊,西鄉軍奇兵隊正是這一編制轉換的産物,總指揮野村忍介,主要活動區域豐後國(大分縣),西南戰爭中後期尤其活躍。

主要來源:日文維基 奇兵隊

e0040579_831426.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by cwj36 | 2012-05-13 06:41 | 【日本幕末維新】

會津戰爭-母成峠戰役

母成峠戰役
Battle of Bonari Pass
大鳥圭介 「伝習隊」的奮戰

e0040579_324541.jpg


e0040579_4162945.png


e0040579_7391834.jpg


二本松城落城後,明治新政府軍開始威脅會津藩,會津藩約7000人的兵力,但因為必須分散兵力於各峠,戰線太長而也陷入困苦的形勢。

明治新政府軍預定在1868年8月20日,兵分3路強攻母成峠,並先派出陽動部隊800人到中山峠欺騙會津軍。

e0040579_7393747.gif


會津籓佈陣

會津藩預計新政府軍將從中山峠進入藩境,因此重點防禦的只有眾多道路中的中山峠,以及會津西街道和勢至堂峠。

舊幕府軍中正確判斷出敵軍行動方向的大鳥圭介駐守在母成峠,但無奈他手下兵力有限。

7月的二本松失陷以前,同盟軍的母成峠陣地只是會津和二本松的聯絡據點,只有一些會津軍駐守。

二本松失陷以後,該地一度是同盟軍收富二本松的前進基地,後來奪還作戰成為泡影,母成峠就成為會津藩境守備的重要基地之一,其性質隨著戰局的推移而變化。

母成峠的守備隊是以伝習隊步兵為中心構成,其規模按照現代的標準,大概在一個大隊左右。

e0040579_7505967.jpg伝習隊(Denshūtai )是法國軍事顧問團在江戸駒馬訓練出3個伝習歩兵大隊1400名(各大隊400~450名)。總隊長是歩兵頭並大鳥圭介

徴募兵士的來源自賭徒、流氓(やくざ)、搬運工人(雲助)、厩務員(馬丁)、消防員(火消)等江戸低下階層編成三個大隊,軍事講演全部採用法語與1863年法式歩兵操典

此三大隊在江戸開城之際,第一大隊第二大隊從江戸脱走到各地對抗新政府軍,而第三大隊則投降,編入「帰正隊」。

伝習隊使用「夏斯波特步槍(シャスポー銃)」,乃幕末最新最強部隊。慶応2年(1866年)12月,法國拿破崙3世皇帝送給伝習隊2連隊的量(約1800挺)的夏斯波特步槍。(由於伝習隊夏斯波特步槍最後有槍沒彈,伝習隊在箱館戰爭時已大多使用ミニエー銃)

1868年(慶応4年)2月到4月間,2000人~3000人的幕府歩兵隊與新選組等從江戸脱走,跟隨大鳥圭介的伝習第一大隊、第二大隊1100名就在其中。

脱走的伝習隊與舊幕府軍在4月12日於下總市川的国府台集結,由大鳥圭介任総督(隊長)、土方歳三脫離新選組為参謀,新選組,局長由齊藤一接任。

在戰爭初期,舊幕府軍的伝習隊主力小銃具有壓倒性的火力,但是到了8月的時候,新政府軍也得到這種武器,火力也就和舊幕府軍不相上下。

基本上,母成峠守軍三分之一以上為大鳥圭介指揮的伝習隊(約350人),是守軍最有戰鬥力的部隊。另外有會津藩若年寄田中源之進指揮的會津藩兵300餘人,

二本松藩家老丹羽丹波指揮的二本松藩敗殘兵100多人,大鳥屬下的土方歲三山口二郎(齋藤一)指揮的舊新選組殘黨50多人。

另外還有仙臺等東軍各藩兵50人左右,總兵役計共800餘人左右,以下簡稱大鳥軍。

e0040579_7395764.jpg


大鳥圭介利用地形規劃3條防線,與二枚橋勝岩陣地,準備長期駐守抵抗.....



「第三台場」

A 母成峠本陣

由会津藩主力守備。峠上建構防護柵與土塁,背後有陣屋、訓練場等設置。

是為第三台場。


「二枚橋勝岩陣地」

B 二枚橋陣地

在石筵川天然斷崖絶壁的終點設置兵數不明的守備隊。

C 勝岩(猿岩)陣地

由会津藩田中源之進砲兵隊長防守,沿石筵川全長2公里的斷崖絶壁。勝岩又稱猿岩,只有猴子才能爬上來,是天然要害,大鳥圭介構築三段胸壁(防衛牆垣),以抵禦企圖從伊達路入侵敵軍。

勝岩(猿岩)陣地與二枚橋陣地合在一起,配備人員是伝習第二大隊200名、会津藩猪苗代歩兵一小隊50名、二本松藩歩兵一小隊50名、新選組70名。


「第二台場」

D 八幡山陣地

大鳥圭介在中軍山・東ソネ的高地設置第二台場防線。由会津藩猪苗代城代高橋権太輔率領的大砲隊布陣。

E 中軍山陣地

第二台場中心隆起之處,這是迎撃敵軍最好的決戰點。

F 東ソネ陣地

第二台場左翼防守線。配備会津藩猪苗代部隊配備。

G 八幡前陣地

如果敵軍攻佔「第一台場」萩岡陣地,在這個附近,八幡山麓地形開始急遽傾斜,大鳥軍可以在這集結打擊下方敵軍。




「第一台場」

H 萩岡陣地

在稍微開闊開的地形,略微高地勢的「離れ山」山腹所設置陣地。

這裡的陣地防衛戦與其說是陣地不如說是前哨,戦鬥開始後馬上炮擊發出警告,以快速通知上方的陣地敵人來襲的訊息。

從這往上是上母成峠本陣的主要通道,有会津藩兵140名、伝習第一大隊130名、二本松藩兵50名、仙台藩兵100名配置防衛。

I 石筵仙台藩本陣

仙台藩兵主要防衛陣地。母成峠戰鬥開始之前,仙台藩兵就先往後撤離此本陣縮進萩岡陣地。


大鳥圭介的部隊調防該處是在8月上旬,當時新政府軍在越後口的攻勢逐漸變得猛烈起來,同盟軍傾注全力於越後口的防戰,為此命客將大鳥圭介的幕府步兵伝習隊防守該地。

必須注意的是,對於進入母成峠的大鳥所擁有的兵力而言,其守備範圍是在是過於廣大,更何況構築了三線台場陣地。

e0040579_7401912.gif


新政府作戰計劃

新政府軍決定集中兵力取下「第一台場」萩岡陣地。然後板垣退助伊地知正治策略3路攻擊計劃:

「中央石筵口突破隊」

包括薩摩藩7隊與3砲隊、長州藩的1中隊與1小隊、土佐藩6隊與断金隊砲隊、佐土原藩的2隊與1砲隊。

加強佐大垣藩兵總勢約1300名。

從玉ノ井村越過舛田峠前進石筵,此為母成峠主要攻擊部隊。

右翼伊達路侵攻隊

包括長州藩的三番中隊與砲隊、土佐藩的7小隊。
從山入村越過赤木平,走稱為伊達路的古道進入勝岩。兵數約1000名。

左翼達沢間道隊

包括薩摩藩6隊與大垣藩3小隊。約300名。

從石筵的上部で中央突破の本隊と別れ、走山葵沢越過大滝山,登上萱峠,從達沢方面攻擊會津軍背後的奇襲作戰。

第一台場前哨戰

新政府軍在攻擊母成峠之前發起了對中山峠的攻擊,不過這只是佯攻而已,主力3000餘人在同一時間向母成峠推進。

守備中山峠的會津軍兵力不詳,其作戰能力不算強大,但是他們在磐梯熱海布置地雷補充兵力的不足。

當時的地雷(地雷火)的引爆裝置不是定時的,而是需要人手點燃導火線,所以能否把握時機就決定了地雷的打擊效果,當時會津軍希望將新政府軍引到磐梯熱海,再點火引爆地雷,結果新政府軍沒有絲毫損失。

這應該和新政府軍的佯攻行動有很大關系,事實上新政府軍消極的行軍再加上簡陋地雷的引爆裝置這兩點就足以表明會津軍的計劃必然會失敗。

大鳥圭介沒有被新政府軍的佯攻行動迷惑,他早就發覺新政府軍主力正在向母成峠開進,於是準備反過來襲擊新政府軍,在前哨战首先在母成峠東面的第一台場萩岡石筵陣地地區集結以二本松藩兵殘餘下來的3個小隊,仙臺藩兵3個小隊,會津藩兵2個小隊,讓傳習步兵1個大隊增援在同地展開,準備伏擊新政府軍。

大鳥圭介為了出席同盟軍在豬苗代舉行的軍事會議,將伏擊戰指揮委任給部將後離開。

要想在內戰中做好情報的保密十分困難,因為這樣的緣故,新政府軍得到了同盟軍正在展開的情報。

大鳥圭介不在,板垣退助從薩摩藩兵中抽出一個小銃隊(戰鬥人員數目為80,中隊規模)擔任先遣隊。

這股先頭部隊看見了在臺地上展開完畢的大鳥軍的陣容,判斷無法與之抗衡,於是等到後續部隊薩摩藩、長州藩、土佐藩合計六個小隊(500多人)到達以後再發動進攻。

大鳥軍第一台場高地的地利,從正面進攻將會損失慘重,雖然新政府軍從左右兩側展開攻擊,但是進展緩慢很難靠近臺地。

這是因為大鳥軍中有炮兵,這支作戰經驗豐富的部隊從隱蔽的陣地中炮擊新政府軍。

就在板垣退助無法正面突破的時候,土佐藩的一個小隊利用溝渠的掩護迂回到第一台場的後方,開始攻擊大鳥軍的背後会津兵、仙台兵、二本松兵大多是老弱病残開始混亂。

與此同時,新政府軍馬上從兩側發起了突擊,試圖扭轉形勢。

伝習隊步兵隊作出最穩妥的行動,即攻擊身在後方、兵力極為薄弱的土佐藩兵,將陷入混亂的友軍引入本陣,慢慢將兵力掉轉方向,在確保退路的情況下向後撤退。

在伝習隊奮力殿後下,政府軍各藩兵無法突破同盟軍陣地,使得同盟軍得以脫離戰場,穩守陣地的伝習隊步兵隊在此戰傷亡30餘人,頭取(隊長)淺田麟之助身負重傷,在日落前成功阻止了新政府軍的追擊。

趕赴豬苗代城參加軍事會議的大鳥圭介返回母成峠是在8月20日黃昏。

會津藩、二本松藩、仙臺藩,只顧自己脫身,丟下伝習隊步兵隊負責殿後,這讓大鳥十分失望,他在《南柯紀行》中寫道:「今方知三藩之兵不足信也」。

大鳥圭介看見回來的部下之後,拉著他們的手大聲痛哭。

821總攻擊

與板桓多次交戰的大鳥認為新政府軍將在早晨發動攻擊,於是在夜半定下守備的配置嚴密防備敵軍的來襲,但是由於兵力過少防備無法做得充分,大鳥為此而夜不能寐。

8月21日早晨,濃霧籠罩著整個母成峠。新政府軍分成正面和左翼、右翼三隊迫近母成峠。新政府軍在完成對二本松攻略之後的一個月之內調查了周圍各峠的防備體制,知道母成峠存在三重防禦體系。

e0040579_741264.gif為了攻破由三重防禦體系構成的陣地,新政府軍決定還是采用自己最擅長的戰法,讓一隊插入敵人陣地的背後。

即先以猛烈的火力壓制正面的敵軍,突破第一線之後繼續打擊第二線敵人,將一二線的敵軍孤立。接著左右兩翼同時強行進行迂回運動,從左右送出一隊到第三線的背後,切斷敵人的退路,將三線的敵軍全部包圍起來。

新政府軍為了在敵軍正面集中火力,采用新的辦法在中央安置全部大炮。

依照當時的常識,炮兵的主要任務是掩護步兵,當全軍分為三隊時炮兵也常常分為三隊。

伊地知在左翼集中了從薩摩小銃一番隊到六番隊的最精銳六隊,毫無疑問是希望在此戰取得輝煌戰績。

右翼則由長州三番隊(戰鬥人員有90人,中隊規模)和土佐藩7個小隊負責。

中間有薩摩藩的準主力七隊,還集中了從大炮一番隊到三番隊的三炮隊,預備隊則是長州、土佐、佐土原(薩摩藩分家,其祖乃島津貴久之弟島津忠將之子島津以久)藩兵的一部。

除此之外,在前日攻擊中山峠的佯攻部隊也開赴母成峠戰場,和本隊合流參與這次作戰。

新政府軍的三隊在濃霧中前進。

中央與伊達路戰鬥

上午9時,右翼部隊與第二線陣地接觸。大鳥軍號炮二聲發出遭遇敵軍的信號,母成峠之戰就此揭開序幕。

新政府軍右翼隊與第二線陣地之間存在很難翻越的深谷,大鳥軍設有二枚橋勝岩陣地防衛,因此新政府軍行動緩慢。

想要在大鳥軍的猛烈射擊之下迂回到其後方也很困難,右翼隊一時被逼下山崖,接著繼續向敵陣前進,這種攻擊方式十分糟糕。

期間中央隊攻擊第一線陣地第一台場(萩岡)陷落,也許是預定的行動,反正大鳥軍放棄了第一線向第二線陣地後退。

新政府軍中央隊在占領第一線陣地之後馬上向第二線陣地第二台場(中軍山)推進。好不容易才集結完畢的炮兵在此時卻無用武之地,這是因為並沒有炮擊第二線陣地的適當地形。

達沢道奇襲

大鳥軍雖然堅守住第二線陣地,但是在濃霧中看見達沢間道隊的一部迂回到北方之後,馬上讓一部迎擊敵迂回隊。

石筵農民因為村落被大鳥軍焼毀而怨恨,村民後藤要助為嚮導帶明治軍走山葵沢的間道,準備攻擊大鳥軍側面炮台。

由於大鳥軍分兵一部與達沢道迂回隊戰鬥,被擊敗潰走至第二線陣地,大鳥軍為此動搖。

第二台場

明治軍中央隊逐漸逼近開始動搖的第二線陣地,八幡前陣地淪陷,明治軍右翼隊也突入陣地之後,陷入混亂之中的大鳥軍於是從以第三線陣地第三台場(勝軍山/母成峠)為目標開始後退。

大鳥軍倉皇棄守東ソネ陣地與中軍山陣地,等於棄守迎撃敵軍最佳防線「第二台場」。

此時,明治軍達沢間左翼隊在濃霧之中向沒有道路的山中前進,為草叢所阻無法進行原先預定的攻擊,也就處於只能聽敵我兩方的槍聲而不能加入戰鬥的狀況。

右翼隊和中央隊在第二線陣地合流以後,便於中午對第三線陣地發起了強攻。為了避開來自峠口的炮擊,第三線陣地設在從母成峠頂到豬苗代附近的一側。

如果乘勢而來的敵軍越峠突進至此,就會遭到近距離的猛烈炮擊。但是新政府軍也是參加過鳥羽、伏見之戰的善戰部隊,他們並不急於突進,反而將炮兵團展開,毫無間斷地向第三線陣地開炮。

明治軍在第二台場拉來大砲20餘門向母成峠轟炸。

大敗走

伝習步兵隊從來也沒有見過這麽猛烈的炮擊,大為恐慌。由始至終,在戰鬥中拋棄友軍的會津、仙臺藩兵等沒有應戰就開始四處逃散。

大鳥圭介數日不眠不休,精心布置的母成峠三道防線,在薩長聯軍板垣退助支隊的三路猛擊下,2日之內完全崩壞了。

雖然伝習隊以戰鬥力而論堪稱奧羽越諸藩同盟軍中精銳的精銳,但由平民中募集成軍,從軍官到士兵大多出身卑微,連長官大鳥圭介也只是一介町醫之子的伝習隊,一向被武士出身的諸藩武裝冷眼輕視,戰場上無論伝習隊陷入多危機的戰局也見死不救。

這次在母成峠的防禦戰,又是因為諸藩藩兵被炮擊嚇破了膽擅自潰退,把仍然堅守陣地的伝習第二大隊拋在身後置之不理,而招致防線的徹底崩潰。

大鳥的著作稱伝習隊步兵隊企圖進行必死的反擊,在敵軍背後放火,為了讓擅自脫離戰場的友軍不遭受追擊而將自己置於死地。

按照新政府軍原先的計劃,左翼隊川村純義應該出現在陣地後方切斷大鳥軍的退路,將之一網打盡,但是正如前面提到的川村純義左翼隊的前進跟不上戰鬥的節奏,無法到達大鳥軍的背後。

再次被友軍拋棄的伝習隊步兵隊至此只能向山中逃亡。

此役同盟軍方面會津藩陣沒38人,二本松藩戰死8人,小笠原長行部下的唐津藩脫走隊陣亡6人,新選組陣亡6人,其他無法辨別身份的30多人,計80多人。政府軍陣亡約25人。

新政府軍雖然占領了戰略要地,卻在包圍大鳥軍時遭受挫折。

十六橋

奪取母成峠的新政府軍等到後方的補給部隊之後,在當天沒被燒毀的陣地宿營,最後成功與因濃霧遲到的左翼隊和從中山峠趕來的佯攻部隊會合。

按照板垣的說法,如果不確保從豬苗代通往會津若松的十六橋,占領母成峠的意義也就不存在了。重新制定了戰鬥序列的新政府軍原本應該在次日繼續執行進攻命令,

但是由於在前一天左翼前進時沒能趕得上戰鬥的薩摩軍川村純義指揮的小銃四番隊為了洗脫汙名,獨自從前夜起切斷敵人退路與大鳥軍殘兵交戰。

大鳥軍雖然在前夜的退卻中遭遇新政府軍(川村隊)導致組織的崩潰,但是沒有忘記在通往豬苗代的道路上的各村落放火阻止敵人前進。

另一方面,知道母成峠失陷的會津藩計劃放棄豬苗代並破壞十六橋防止敵軍入侵會津若松,松平容保親自出陣瀧澤,並任命家老佐川官兵衛為總督,令其指揮藩兵在十六橋方面出擊。

然而,會津若松城下的預備兵力由玄武隊、白虎隊等老幼殘兵組成,主力部隊全部分散於國境各峠,即便在通訊技術發達的今天也無法馬上把兵力集合,這就意味著會津藩已經陷入窮途末路的危機。

前進中的新政府軍得知路上的村落全被燒毀,豬苗代城也被放火。戰意激昂的川村隊開始考慮十六橋是否遭到破壞的可能性。

川村純義的屬下川村源十郎(景明,後來的陸軍元帥)在《會津戊辰戰爭》一書提到:

當時我是從屬川村隊的一名士卒,部隊進入豬苗代休息時,由於大家都十分疲憊,希望上頭趕快下達就地宿營的命令,為此早早準備好食物,做好宿營的準備。

然而川村純義隊長看見這種狀況,異常憤怒,大聲叱責包括我在內的所有隊員,眾人為此茫然失措。回憶起當時的情景,至今讓人感慨萬分。

川村隊依照川村純義隊長的指示在黃昏再次出擊,一口氣逼近十六橋。與此同時,會津藩兵正要破壞十六橋。

千鈞一發之際,川村隊及時擊退會津藩兵,築起進攻會津若松的橋頭堡。

戸の口原之戰

十六橋佔領後22日夜,新政府軍電擊戰入侵(進出)戸の口原。

会津藩在戸ノ口・強清水・大野ヶ原設置阻擋陣地,抵擋的会津軍是小池繁次郎率領的遊軍隊、辰野勇率領的敢死隊、坂内八三郎率領的奇勝隊各約70~80名,加上上田新八郎率領第二奇勝隊約130名的砲兵。

新政府軍的攻撃十分熾烈,会津軍據守在少數丘陵地戰況危急!小池繁次郎戦死。

前藩主松平容保據報親自率領拿著火縄銃的白虎隊(士中二番隊)等予備兵力集結滝沢村出陣前往援助。

但是新政府軍突破会津軍,得到新政府兵勢已到達滝沢峠報告的松平容保,返回若松城。

新政府軍23日早上持續進撃,午前10時左右兵臨若松城下。

至此,新政府軍對會津若松的閃電戰戰術取得暫時性的勝利。然而窮途末路的會津藩在老幼婦孺的奮戰下堅守城池,使得該城的陷落拖延了一個月之久,這是新政府沒有預測到的。

e0040579_3233490.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by cwj36 | 2012-05-06 07:45 | 【日本幕末維新】

倒幕大將軍 西鄉隆盛
清末中國人最崇拜的日本人物



電影《末代武士》森勝元原型

e0040579_13543866.jpg

Saigō Takamori
男兒立志出鄉關,
學不成名死不還。
埋骨何須桑梓地,
人生無處不青山。



中國清朝戊戌變法失敗後,譚嗣同梁啟超說:「月照、西鄉,吾與足下分任之。」

月照是日本幕末時期尊王攘夷派的僧侶。

月照西鄉隆盛的交情很好,兩人因安政大獄中受到追殺,雖然逃到了薩摩藩,薩摩藩拒絕保護他倆且欲殺死他們。

月照意識到自己難逃一死,於是和西鄉隆盛共同投錦江灣自殺。月照死了,然而西鄉奇迹般的保住了性命。

譚嗣同意即自己願作月照殺身成仁,而勉勵梁啟超能像西鄉隆盛一樣,活著最終完成變法。

連「共獨份子」的中共獨立建國先行者-毛澤東在少年時代便對西鄉隆盛十分崇拜。

1910年,「共獨份子」毛澤東走出韶山沖,到50里外的湘鄉縣讀書時,曾手抄西鄉隆盛的一首詩,《七絕·改西鄉隆盛詩贈父親》是毛澤東於1910年創作的七言絕句,寄回給父親,這首西鄉隆盛的漢詩是:「男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死不還。埋骨何須桑梓地,人生無處不青山。」

其中毛澤東發揮了山寨本能,抄襲了西鄉隆盛的詩。將“男兒”改為「孩兒」,“死不還”改為「誓不還」。

在維新三傑中,西鄉隆盛最受日本人喜愛,卻以悲劇收場。

西鄉隆盛(さいごう たかもり,1828年1月23日—1877年9月24日)是日本江戶時代末期(幕末)活躍的政治家,和木戶孝允(桂小五郎),大久保利通並稱「維新三傑」。

1828年1月23日(文政十年十二月七日) 西鄉隆盛生於日本薩摩藩鹿兒島城下下加治屋町山,是御勘定方小頭西郷九郎隆盛(後改名吉兵衛隆盛)的第一個孩子。

西鄉隆盛幼名小吉,通稱從吉之介,善兵衛,吉之助順次變化。成人式時名隆永,後來改為武雄隆盛。號南洲。

天保12年(1841年),西鄉隆盛行成人式,改名吉之介隆永。在這個時候西鄉隆盛加入下加治屋郷中的青年組織「二才組」。

弘化元年(1844年)西鄉隆盛擔任「郡方書役助」。

伊藤茂右衛門學習陽明學,向福昌寺(現鹿兒島市立玉石龍高級中學所在地的島津家菩提寺)的無參和尚門學禪。

島津齊彬繼承薩摩藩藩主之後,西鄉隆盛為首的「誠忠組」上書闡述減輕農民負擔問題。其政治主張得到島津齊彬的賞識。

1854年隨島津齊彬至江戶,擁護德川慶喜繼幕府將軍位。1858年,由於島津齊彬暴病而疫,其主張的「公武合體」(天皇與幕府權力合一)的運動也半途而廢。

1858年到1859年(安政5-6年)幕府的最高執行長官「大老」井伊直弼大量迫害反幕府人士,史稱「安政大獄」。

西鄉隆盛護衛著被幕府追究的僧人月照返鄉,不願服從新藩主逮捕月照的命令,1858年11月16日與月照一起在錦江灣投海。

月照絕命,而西鄉隆盛獲救,後被流放到奄美大島。

1862年西鄉隆盛在已握藩中大權的大久保利通幫助下返回薩摩藩。然而其新的政治主張「尊王攘夷」(尊崇天皇, 驅逐西方勢力, 實際上反對幕府權威)與藩主的「公武合體」有矛盾,再次被流放到小島。

1863年西鄉隆盛再次返回薩摩藩,掌握軍權,率軍擊敗尊王攘夷的長州軍。但並不參加之後的幕府軍對長州的討伐。1866年在土佐奇人坂本龍馬的斡旋之下薩摩藩與長州藩結成「薩長同盟」。之後薩摩與土佐藩也結盟。

這幾個「西南強藩」掌握天皇政府大權,共同討伐幕府。

1868年(戊辰年),西鄉擔任征討大總督參謀,與幕府重臣勝海舟談判成功,兵不血刃進入江戶城。之後西鄉隆盛率軍平定日本東北的幕府殘餘勢力。是為戊辰戰爭

戊辰戰爭後西鄉隆盛擔任陸軍大將和近衛都督。

1873年由於與大久保利通意見不合(西鄉隆盛主張急征朝鮮和臺灣,為正在失勢的武士階層提供出路;而大久保利通主張緩征)而辭職回到他的家鄉薩摩。

在薩摩他建立了「私學校」來收容那些為了跟隨他而從明治政府辭職的武士們並傳揚士道(舊武士精神)。

1877年政府為了防止武器被搶奪而偷偷遷走熊本城的武器庫,此事激怒了本來已經因為明治政府的廢刀令(不許武士隨身佩刀)、秩祿處分(去除不參軍的武士的俸祿)而地位越來越不保的士族(武士階層)。

西鄉隆盛的學生們因此受到挑動而暴亂,推選西鄉隆盛為領導人對抗政府,史稱西南戰爭,歷時7個月。

西南戰爭是日本保守勢力因反對明治維新而發動的叛變,也是日本最後的內戰。

1877年2月以「清君側」名義起事,歷時8月,雙方傷亡幾近3萬人,軍費消耗4千餘萬元。

西南之役的結束,亦代表明治維新以來的倒幕派的正式終結。

西鄉隆盛在熊本城與政府軍爆發激戰。

最後政府軍擊敗薩摩軍,西鄉隆盛撤退回到鹿兒島,在負傷的情況下由部下介錯砍下頭顱。

西鄉隆盛本人並未切腹,結束日本最後一場內戰。

因為西鄉隆盛為士族而戰,各地士族同情西鄉者甚多,不少人甚至認為大久保利通是害死西鄉的元兇,更是敗壞日本的國賊。

明治11年(1878年)5月14日早上8點,大久保利通於上班途中在紀尾井町清水坂(紀尾井坂)遭到石川縣士族島田一郎等6名刺客暗殺(紀尾井坂之變)。

島田等人深為鹿兒島私學校的思想共鳴,欲附和西南戰爭舉兵不成,遂改而刺殺大久保利通。

大久保利通死後,日本政府追贈為右大臣、正二位。並且為他舉行維新以來第一場國葬,葬於東京青山墓地。

1877年西鄉隆盛之官位遭到褫奪,然民間同情聲浪甚高,明治天皇也曾表示惋惜之意。在黑田清隆努力奔走下,於1889年大日本帝國憲法頒佈同時獲得特赦,並追贈正三位之官階。

1897年,在東京上野恩賜公園西鄉隆盛的塑像落成。他一手牽著狼狗,一手握腰間日本刀。

中國著名的思想家王韜黃遵憲梁啟超等人都曾到上野公園瞻仰西鄉隆盛的銅像。

e0040579_13541687.jpg2004年電影The Last Samurai《末代武士》中的「森勝元」以西鄉隆盛為原型 。

電影故事以虛擬人物呈現,但是對應武士首領的「森勝元,諸多反覆考究,認為應該是1877年影射發動西南戰爭的西鄉隆盛」最為可能。

因為西鄉隆盛不僅曾在新政府擔任要職,曾任討幕大總督,與大利保久通木戶孝允三人合稱維新三傑,更在西鄉隆盛力主征韓失敗後暗然下野,和森勝元的角色安排多所吻合。

電影強調傳統武士面臨新時代的掙扎。

如果「森勝元」是西鄉隆盛,那麼西鄉隆盛本尊的肥胖型的照片可能會讓影癡失望,西鄉隆盛以藩閥代表入閣,是一個相當西化的人,也全力整編軍隊現代化。

他只是為了解決舊有籓屬以及武士不滿的問題,仿效豐臣秀吉的海外擴張論力主征韓,在意見未被採納後下野,隨後由武士階層的士族推舉,發動含有反藩閥意味的西南戰爭,最後自裁身亡,並非如電影「森勝元」般的傳統,以及排斥現代化。(網整)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by cwj36 | 2012-04-27 13:50 | 【日本幕末維新】

韮山笠&半首笠

韮山笠&半首笠

e0040579_17202342.jpg


韮山笠

e0040579_451622.jpg在治安混亂的日本幕末文久3年(1863年),伊豆韮山代官江川太郎左衛門得到幕府的許可,可以組織農兵隊。

江川太郎左衛門考察日本武将的陣笠與法國軍帽的型式折衷作成很像兩片很大的像似蛇皮芭焦葉合起來的「韮山笠」做為兵隊的軍帽。

「韮山笠」用楮生紙捻成帽子型狀編織、再塗上黒漆,比較講究的會塗金色於斗笠周圍與帽中。

幕府軍與長州奇兵隊都有使用「韮山笠」。

e0040579_454070.jpg


(在fots遊戲中,會津藩玄武隊Black Tortoise Force 造型使用韮山笠)

e0040579_46184.jpg


(在fots遊戲中,徵募步兵Levy Infantry 造型使用韮山笠)

半首笠

e0040579_464019.jpg半首笠是三角錘型的黑色桶子帽(三角笠)。

幕末日本使用這種看起來有些好笑的半首笠最有名的部隊是薩摩藩兵,幕府方面的桑名籓也有採用。

薩摩藩士兵與軍官都是戴「半首笠」,鳥羽・伏見戰役之後,江戶無血開城時薩摩藩分到黒熊毛後,軍官開始戴黒熊毛帽與戴「半首笠」的士兵區隔。

但在fots遊戲中,薩摩藩卻沒有這種造型的單位,使用「半首笠」的是會津藩青龍隊。

e0040579_47329.jpg


(在fots遊戲中 會津藩青龍隊 Azure Dragon Force 造型使用半首笠)

e0040579_214136.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by cwj36 | 2012-04-26 04:03 | 【日本幕末維新】

箱館戰爭5-箱館總攻撃


箱館戰爭5-箱館總攻撃

e0040579_2122076.gif


茂辺地 矢不来之戰

1869年4月底,從木古内往箱館前進的明治東下軍因武器弾薬等補給而停滞。4月28日,青森口総督清水谷公考由江差上陸。

4月29日早晨,為箱館進撃出發的明治東下軍對茂辺地的大鳥圭介指揮的箱館軍陣地猛烈射撃。

大鳥圭介實施遅滞戦術頑強地抵抗,在茂辺地 、矢不来建立堅強防線,讓明治東下軍久攻不下。

不久明治援軍出現,是海軍軍艦甲鉄、朝陽丸,從海上對箱館軍守備陣地艦砲射撃,大鳥圭介軍動揺。

尤其衝峰隊指揮官天野新太郎永井蠖伸斎等人在艦砲轟炸中陣亡,引發箱館軍總崩,退走矢不来。

明治東下軍緊追不捨到矢不来,又一樣畫葫蘆從海上軍艦艦砲射撃,極度忍耐的大鳥圭介軍陷入苦戦。

激戰中,會津籓遊撃隊長諏訪常吉被子弾從手臂貫穿從胸部重傷,後送箱館病院醫療,另外許多受傷的会津遊撃隊也都送醫箱館病院南方的高竜寺。

不久,知道在矢不来苦戦的蝦夷共和国總裁榎本武揚親自到前線激勵士氣、不過被軍艦艦砲炸翻的箱館軍士氣低迷,功效不大,大鳥圭介試圖在富川展開部隊的重整失敗,箱館軍一路敗退到有川。

明治東下軍在海軍砲火配合下攻佔了矢不來,各地箱館軍諸隊退入箱館週邊,明治軍的包圍網終於合攏,準備絞殺蝦夷共和國政權。

5月1日以後,明治軍從松前・木古内進軍東下軍與從二股口進軍的南下軍在有川附近集結,明治軍對箱館制壓體制形成。

箱館軍在有川由統帥榎本武揚親自指揮,但明治軍已經集結,軍力龐大,箱館軍在野戰方面完全崩壊,箱館軍戰死160人後,開始往箱館方面敗走。

箱館軍丟掉矢不来陣地後,在二股口取得勝利的土方歲三得到矢不来淪陷消息放棄二股口陣地回防箱館。

箱館軍退到七重浜後,全部退入蝦夷共和國的最後勢力範囲箱館周邊地區防衛台場。

明治軍到達七重浜沒有深追箱館軍,在七重浜休息並等待武器弾薬補給,準備策劃「箱館総攻撃」。

箱館軍在大鳥圭介等指揮下數次對七重浜明治軍本營展開夜襲攻勢。

5月6日,明治軍透過箱館住民的幫助,將封鎖箱館湾敷設的索鋼拆除,使明治海軍軍艦能進出箱館湾。

e0040579_21221545.gif


511 箱館總攻撃

5月11日,明治軍對箱館総攻撃開始,海陸兩方對箱館壓迫。

明治陸軍從七重浜、赤川、桔梗3路入侵箱館。

箱館軍尚足恃的防守要塞,北方就只剩下權現台場和四稜郭,它們與五稜郭成三角,是箱館軍的最後一層防線。

大鳥圭介佈置伝習歩兵隊、遊撃隊、陸軍隊等在前往四稜郭的北方進入路亀田新道與桔梗野

5月11日午前8時,明治軍4,000名大舉進攻。大鳥圭介在全條戰線的東西2邊奔走督戰,並親自裝填大砲炮彈迎戰,力戰到入夜,箱館軍才往五稜郭撤退。

明治軍發起多面圍攻。由於在當日箱館湾海戦中,箱館海軍回天丸、蟠竜丸、千代田形丸全軍覆滅,箱館軍無法壓制來自海上的攻擊,各個防塞迅速淪陷。

駐守四稜郭的一聯隊松岡四郎次郎頑強抵抗,明治軍改攻擊権現台場。

五稜郭與四稜郭的中間位置権現台場快被長州、岡山、福山藩兵攻陷,恐懼被斷後路駐守四稜郭松岡四郎次郎,迫於海上的艦砲和明治軍攻勢,也在當日退入五稜郭。

同一時間,桔梗野台場也被長州・松前・津軽藩兵攻陷。津軽藩兵又沿著海岸挺進,遭到箱館軍炮擊,因為在箱館港内對陸援護射撃的朝陽丸在箱館湾海戦被蟠竜丸擊沉,沒有受到掩護而陷入苦戰。

箱館軍一鼓作氣,果敢出擊到亀田新道,津軽藩兵被打擊的狼狽而逃,但是陸軍隊隊長春日左衛門不幸戰死,且弾薬不足而停止追擊。

敗退的明治軍召來丁卯丸軍艦實施援護射撃,這下子換箱館軍撤退。

各地箱館軍被迫龜縮進五棱郭,只有弁天臺場的孤軍與千代ヶ岡陣屋、五棱郭遙相呼應。箱館軍頑強的在箱館市街與明治軍展開巷戦。

箱館軍在市中到處放火,近九百戸房屋燒毀。

箱館軍並在弁天台場與五稜郭周圍裝置「地雷火」(必須人工點火引爆的地雷), 裝置「地雷火」的是器械局頭取貝塚道次郎(開成所化学局的學者),結果有自己人誤踏,遭成1人死亡、2人重傷,貝塚道次郎也在爆風中負傷。

箱館山奇襲

e0040579_21223279.png


另一方面,5月11日黎明時分明治軍參謀黑田清隆(薩摩藩士)親自率領久留米、松前、長州、薩摩籓兵700名分乘輸送船豊安丸、飛竜丸在箱館軍本軍防備薄弱的箱館山(臥牛山)裏側上陸。

箱館山裏側是險峻的懸崖,箱館軍認為敵人不會在此登陸,黑田清隆飛竜丸軍在箱館山(臥牛山)寒川村附近登陸,在山頂的箱館軍監視兵大為吃驚逃走,黑田清隆佔領箱館山。

豐安丸的部隊從箱館山山脊背泊登陸,威脅弁天台場背後。在箱館為明治軍新政府軍做諜報任務的「遊軍隊」(箱館市民組成的游擊隊)在箱館山薬師堂迎接黑田清隆奇襲部隊。

箱館醫院院長高松凌雲,以紅十字的精神強調醫院的不武裝中立,敵我不分一律給負傷者的治療。

殺氣騰騰的明治軍闖入箱館醫院要求高松凌雲只能醫療明治軍人,引發高松凌雲與之爭吵,薩摩藩士池田次郎兵衛認同高松凌雲的主張,在病院門前貼了「薩州隊改め」,禁止明治軍士兵干涉醫療。

但是高竜寺的病院負傷者就沒這麼幸運,傷兵都是箱館軍,明治軍攻入後放火燒寺,許多受傷無法動彈的箱館士兵遭到屠殺,後來有人在當地建立「傷心惨目の碑」,控訴明治軍的暴行。

明治軍箱館山撃退前來偷襲的島田魁新撰組,在山頂設置大砲。射程涵蓋整個箱館市街。

這時弁天台場由箱館奉行永井尚志入駐固守。

五棱郭本營派遣二股口戰役英雄部隊長-伝習士官隊隊長滝川充太郎帶領伝習士官隊、新撰組準備奪還箱館山,從山頂與大森浜沖陽春丸艦砲打的滝川充太郎敗退,奪還箱館山失敗,退至一本木関門,返回五棱郭。

箱館市中制壓成功的黑田清隆軍在一本木関門停住,形成與五稜郭、千代ヶ岡陣屋對峙局面。

五稜郭與弁天台場之間的聯絡遭到切斷,弁天台場陷入孤立。

土方歲三戰死



在5月11日,箱館軍軍事會議決定籠城。土方歲三深知敗局無可挽回,不願附和苟且的榎本武揚與卑劣的明治政府媾和,反對籠城之策,與新選組殘餘50個隊員,攻擊一本木關口明治軍陣所,支援孤立的弁天台場。

到達一本木關口時,防守箱館一本木関門的陸軍奉行添役大野右仲部隊準備往五稜郭撤退,土方歲三脅迫他們:「在我這設立防線,撤退者斬!(我この柵にありて、退く者を斬る!)」。

土方歲三在一本木関門附近如獅子般的奮戰,亂戰之中,在馬上叱咤激励的土方歲三遭到狙撃,腹部中彈落馬。

新撰組隊士們目睹土方歲三重傷,將他送到附近小屋準備急救,土方歲三向新撰組隊士們說了「對不起(すまん)」後死去(一說土方歲三是遭到箱館投降派暗殺),享年35歳。

同時千代ヶ岡陣屋也受到攻撃,守將中島三郎助腹部也中敵弾受傷。明治軍士氣大振!

蝦夷共和國副総裁松平太郎往一本木関門支援,幾次攻撃一本木関門皆失敗。

降伏勸告

5月12日,明治軍對「蝦夷共和國」發出降伏勧告。港内明治軍軍艦甲鉄對五稜郭施行威嚇艦砲射撃。
蝦夷共和國大勢已去,榎本武揚將自己翻譯的「海律全書」贈送給黑田清隆

在蝦夷共和國亡國前夕的會議中,榎本武揚與眾人結論決定最後壯烈的集體「玉砕」,但大鳥圭介卻說:「如果想死無論什麼時候都能死,這次大家打扮打扮就穿著漂漂亮亮的投降吧!如何?(死のうと思えばいつでも死ねる。今度は一番降参としゃれ込んでみてはどうか。)」。

一路走來屢敗屢戰又屢敗屢戰的主戰派大鳥圭介竟然說出要投降。眾人就像鬆了一口氣馬上決定不「玉砕」,決議向明治政府投降。

同夜,榎本武揚為負責敗戦責任,為降伏的兵士「助命嘆願」準備自殺,在總部請求恰巧路過的大塚霍之丞為他「介錯」,結果被大塚霍之丞制止,自殺未遂。

5月15日,弁天台場降伏,永井尚志以下,240人繳械投降。

千代ヶ岡陣屋

早在大鳥圭介等都往五稜郭退却之時,當時勧告千代ヶ岡陣屋守備軍的小彰義隊長渋沢成一郎中島三郎助也撤退回五稜郭。

小彰義隊長渋沢成一郎率領隊士往湯の川方向遁走。

中島三郎助則拒絕撤退說:「此城郭就是我的墳墓之地(この郭は我が墳墓の地なり)」,5月15日,弁天台場降伏後,整個箱館地區,只有孤城五稜郭和殘破的千代ヶ岡陣屋遙相呼應。

不久,明治軍也向千代ヶ岡陣屋的守將中島三郎助派出勸降使者。中島斷然拒絕明治軍的誘降﹐決心與千代ヶ岡陣屋共存亡。

5月16日,明治軍炮轟千代ヶ岡陣屋,中島率領砲隊50餘名以千代ヶ岡陣屋上11門火炮奮力還擊。已經有所覺悟的中島三郎助跨在塞入大量的火藥的大炮上,企圖誘導敵軍靠近一起爆炸同歸於盡。

可惜天公不做美,下起雨來,火藥引信點不了火。不得已有傷在身的中島三郎助(享年49)只好決定以白刃衝向敵軍。

其長男中島恆太郎(22歲),與次男中島英次郎(19歲)陪父親一起抽出刀突入敵人部隊,3人非常壯烈的戰死。

木戸孝允(桂小五郎)曾在中島家寄宿,學習造船學,受到中島三郎助一家人的照顧。知道中島父子陣没消息,難過的喝酒嘆息。

木戸孝允病死的前1年明治9年(1876年),他陪同明治天皇到東北巡幸五稜郭途中經過中島父子戦死地,回顧往事,木戸孝允在眾目睽睽之下為中島父子慟哭失聲。


千代ヶ岡陣屋之戰是箱館戰爭的最後一戰,也是整個戊辰戰爭的終結。

蝦夷共和國亡國

5月18日,明治軍展開五稜郭入城式,接収蝦夷共和國降軍武器,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蝦夷共和國亡國。

幕府遊撃隊隊長伊庭八郎在木古内戰役中重傷,於五稜郭開城前夜在箱館病院服食大量嗎啡自殺。会津遊撃隊長諏訪常吉也在5月16日在箱館病院傷重死去。

榎本武揚大鳥圭介等「賊軍」移送東京入獄,後在黑田清隆對榎本「非凡之才」感服是皇国無二之人物,一直為他助命的奔走下於1872年獲釋,前往北海道參加墾殖工作。

1874年,榎本武揚被任命為駐俄羅斯特命全權公使,與俄羅斯簽訂了《庫頁島千島群島交換條約》。

日本有名小説家山田風太郎曾評價榎本武揚,認為如果榎本死在五稜郭,他就可以與源義経楠木正成並稱日本史上3大悲劇英雄,可惜最後選擇投降。

大鳥圭介被特赦後,成為日本駐朝鮮公使。

法國軍事顧問團布奈特(Jules Brunet)等法國人在五稜郭陷落前搭乘箱館港停泊中的法國船逃跑。後來全部被捕,布奈特遭到審判被送還法國,其他4人フォルタンは、マルラン、ブッフィエ由明治政府當時的大阪兵部省雇用。之後,又移到東京兵学寮任職。

日本腥風血雨的「明治維新」戰爭告一斷落,直到西南戰爭戰事再起。


e0040579_632525.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by cwj36 | 2012-04-14 01:59 | 【日本幕末維新】

箱館戰爭3-二股口戰役

1869 二股口戰役
劍客指揮官 土方歲三

e0040579_23105194.jpg

e0040579_16424599.png


箱館戰爭3-二股口戰役

e0040579_9301363.gif明治新政府軍在明治2年(1869)4月9日,在現在北海道乙部町上陸,4月15日陸軍参謀黒田清隆的2,800名部隊也在江差上陸,兵分3路由松前道、木古内道、二股道合圍箱館進軍開始。

蝦夷共和國五稜郭本営派遣大鳥圭介帶兵約500人前往木古内,土方歲三帶兵300人前往二股口抵擋。

明治軍二股口道入侵由駒井政五郎(長州藩士)為指揮,帶領來自於松前藩和長州藩的500名藩兵向二股口行進。

二股口是到箱館最近的一條道路。

沿山谷流經這裡的大野川因為地勢變化分成兩條支流,因此此處取名「二股口」。

二股口左邊是是河,右側對岸是陡坡的山,前面的河也幾乎成懸崖狀態,河流與懸崖構築著天然的防衛線。

明治政府軍渡河後只有兩條道路可選,一條是直接翻越位處正面的台場山。

另一條是繞山行進從而迂回到達箱館。   

箱館政府軍方面,由土方歲三擔任指揮的來自衝鋒隊和伝習歩兵隊的300名士兵於4月10日到達二股口。

他們紮營台場山,並在台場山周圍及天然屏障天狗山上布下了16處「胸壁」(防衛牆垣),

並設立兵糧倉庫置與風呂場(洗澡堂),預算在此與明治軍進行長期戦。

第一次二股口戰役

4月13日明治駒井軍突破棚倉石,下午3點,到達二股口的明治軍進攻天狗山,箱館軍以胸壁為盾並以步槍還擊,雙方展開熾烈銃撃戦。

士兵數量上佔優勢的明治駒井軍不斷地入換士兵對射箱館土方軍,為保持戰鬥力,雙方都採用了讓士兵分批輪流作戰的方法。

眼見明治軍火力強大。法國軍事顧問團フォルタン(Arthur Fortant)勸土方歲三撤退,不過,土方歲三微笑斷然拒絕。

傍晚開始下雨,箱館土方軍就脫下上衣蓋住彈藥,雷管濕了就放在懷裡烘乾。

激烈的槍戰持續到第二天14日上午7點左右,明治駒井軍因為連日行軍過於疲勞只好暫時撤退。

在連續16個小時的戰鬥中,根據「麦叢録」記載大多使用單發銃装備的箱館土方軍就共耗費子彈3萬5000多發,箱館土方軍兵的臉全都被火引所薰黑。

使用連發銃装備的明治軍用彈更為驚人,在戦鬥後立即向東京請求弾薬補充55萬發,可見二股口銃撃戦非常激烈。

另一方面,在木古内方面在下午13:30左右開打,大鳥圭介也擊退明治軍,似乎有北上夾擊之勢,因此駒井政五郎軍決定總撤退。

這天夜裡,據說取得勝利的土方歲三返回五稜郭前交代:「為怕你們喝酒弄亂軍紀感到為難,全部只能喝一杯」,二股口的箱館土方軍兵士們拿起杯子暢飲清酒一杯(「一杯だけ」)慶祝勝利。

戰鬥結束後,土方歲三前往五稜郭報告戰況並征調援軍補充彈藥。

此時,土方歲三預感自己已經離死不遠,將自己遺髪、遺照、辞世詩與佩刀(和泉守兼定)託付直属年少新選組隊士市村鉄之助要求他帶回土方故郷多摩日野,表示自己決定死蝦夷地。

今日世上所傳的土方歳三洋装軍服肖像照片,就是當時市村鉄之助帶出來的土方遺照。

e0040579_2319593.jpg


第二次二股口戰役
 
4月16日,新政府軍從第2批登陸的2400名士兵中抽掉部分來自薩摩藩和水戶藩的藩兵支援二股口,並補給了彈藥和糧食。

另一方面,經過前一場槍戰的明治政府軍深知此次奪取二股口困難重重,4月17日以後,因此他們開始在厚沢部山中開鑿直接通往內浦灣的道路,以使箱館土方軍腹背受敵。

箱館軍方面,滝川充太郎率領伝習士官隊的2個小隊也趕向二股口支援。   

4月23日,箱館政府軍斥候接近擔任警備天狗山陣地的明治軍福山藩兵,戰鬥再開。

明治軍集中火力反擊,戰鬥中,明治軍見胸壁難以攻破,便在下午4點左右開始攀上山崖,居高臨下用步槍攻擊箱館土方軍的陣地,這樣的槍戰持續了一個晚上。

戰鬥異常激烈,據說戰鬥中槍都被打得發燙,不得不用涼水一邊冷卻一邊發射。

第二天黎明,滝川充太郎率領伝習士官隊突然衝入明治軍的陣地。

滝川充太郎一馬當先在敵軍中衝殺,他的隊員也隊士一齊抜刀,緊隨其後一同奮戰。

這樣突然的變化使新政府軍立刻混亂起來,指揮官駒井政五郎為了防止士兵逃走也親自上陣殺敵,但在戰鬥中中彈身亡。

雖然明治軍仍然不斷投入兵力,但始終沒有打破箱館土方軍的防禦。

4月25日黎明,明治軍撤退,持續了24個小時以上的戰鬥終於結束。

箱館土方軍大多是使用單發銃装備小部隊阻止明治軍連發銃装備的大部隊的進撃也是戰史上的特例。

損失指揮官駒井政五郎的明治軍從此放棄了攻打台場山的計劃,轉而專注於修築繞行的道路。

箱館軍撤退

箱館土方軍在二股口展開的阻擊戰雖然取得了勝利,但松前(4月17日淪陷)和津軽海峡沿岸的木古內(4月22日撤退)兩處卻被軍明治軍奪佔,箱館軍的防守陣線轉移到矢不來,土方歲三也向矢不來增派了援軍。

4月29日,矢不來亦被攻破,為避免被敵軍阻斷退路,土方歲三在二股口之戰勝利的情況下不得不撤退到五稜郭。

e0040579_1785314.gif


新選組結成時的「鬼の副長」土方歲三只不過是一個的劍客,也沒接受有關軍事的專業的的教育、戊辰戦争開始後土方歲三成為幕府軍的軍官(新選組由齊藤一接掌),歷經北関東要衝宇都宮城、松前城戰役,到二股口二度擊敗明治軍,短時間速成具有為近代戰司令官的才能。

土方歲三當時是蝦夷共和國「陸軍奉行並」(陸軍副司令,中將缺)、兼「箱館市中取締」(警察總長)及「陸海軍裁判局長」(陸海軍憲兵總監)。

e0040579_632525.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by cwj36 | 2012-04-13 16:37 | 【日本幕末維新】

箱館戦争2-木古内道戰役



e0040579_1316238.jpg


箱館戰爭2-木古內道戰役


明治新政府軍在明治2年(1869)4月9日,在現在北海道乙部町上陸,4月15日陸軍参謀黒田清隆的2,800名部隊也在江差上陸,兵分3路由松前道、木古内道、二股道合圍箱館進軍開始。

箱館政府軍為反撃明治軍,開始箱館戦争壯烈的戰鬥。

在木古内道方面,明治軍在4月10日經由稲穂峠(從湯之岱通向木古內的舊山道)往木古内方向進軍。入夜時在弥七沢(現在開運橋周遭)野營。

在木古內只有彰義隊一小隊箱館政府軍防守,明治軍偵察兵夜間對箱館軍展開騷擾小戰鬥。

第一次木古內口戰役

4月12日陸軍奉行大鳥圭介帶領伝習隊、額兵隊各一小隊前來木古内與彰義隊合流,構築防禦陣地,總兵力約500名。

4月13日早上,明治軍攻撃開始。大鳥圭介軍經過5個小時的奮勇作戰,明治軍一時被擊退,往弥七沢本営退却。

當時大鳥圭介指揮官騎白馬立於藥師山頭督戰,看著戰況,鼓舞自己,後來依當時心情詠作漢詩如下:

e0040579_11382947.jpg


之後,敗下陣來的明治軍與箱館軍進行著幾個小衝突,直到4月18日夜,大鳥圭介返回五稜郭大本營開作戦會議。

e0040579_11101886.gif


第二次木古內口戰役

4月19日時,從松前方面撤退來的伊庭八郎幕府遊撃隊來到木古內與大鳥軍合流,加入木古內的巷戰。

4月20日明治軍從江差調來増援部隊,明治軍利用濃霧,偷偷摸摸兵分2路於視線不良的掩護下迫近山崎(元営林署、高校、新栄町一帯),奇襲箱館軍。

一路明治軍分隊繞行瓜谷(一軒屋)迴轉沿小佐女川小徑,到箱館軍背後突擊。這出呼意料的2路攻擊使箱館軍混亂,不久引起箱館軍總崩。

額兵隊隊長星恂太郎奮戦,死守稲荷山(現在木古内高校周邊小高山)保住西方防線。額兵隊幹部堀口武泰也拼命防守前浜方面,使箱館軍能保住退路往札苅村方向退却。

往札苅村方向退却時,遊撃隊長伊庭八郎遭到大砲砲撃到木頭時飛散的木片插滿全身,身負重傷。

這天箱館軍在木古内山崎方面戦死50餘人、佐女川方面戦死30餘人、前浜方面戦死40餘人,戰況惡化。敗退的箱館軍在泉澤村重整。

4月21日本多幸七郎率領伝習隊主力來支援,解救了早先去松前接應松前退軍卻在在知內遭到孤立的彰義隊等300人。

明治軍本要趁勝追擊到泉澤村,但發現知內竟然還有敵軍,馬上止步。本多幸七郎抱持絕命絕體的覺悟率隊回攻木古内,泉澤村的箱館軍也展開攻擊,在箱館軍南北夾擊下,22日,明治軍又丟掉木古内,狼狽而逃。

箱館軍撤退

箱館軍再次進入了木古內,這天夜裡大鳥圭介從五稜郭回來木古內。下令全軍撤出木古內,往佔用地利的茂辺地、矢不来防衛。

此撤退令遭到拼命奪回木古內的箱館軍士兵反對拒絕,在大鳥圭介苦勸下,箱館軍才憤憤不平的移動向茂辺地、矢不来佈陣。

知悉箱館軍往矢不来退去的明治軍立即再度佔領木古内,23日松前方面的明治軍前來會合。

4月28日從青森由英國軍艦運了2,000名明治軍於福島上陸,受到充分的補給的明治軍在29日在陸軍参謀太田黒惟信率領2,500名從本道、海岸、山上3方面進逼矢不来。

e0040579_632525.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by cwj36 | 2012-04-13 10:59 | 【日本幕末維新】

箱館戦争1-松前道戰役


e0040579_11371268.jpg


箱館戰爭1-松前道戰役

日本江戶時期,現在日本北海道南端的一部分一度被納為幕府直轄地。但北海道內部與北部地區依然不在日本的統治之下。

在1869年,明治政府摧毀蝦夷共和國後,要求為「蝦夷地」取新的名稱時,探検家松浦武四郎以北方的「北」(きた)、「カイナー」(阿伊努族對當地的稱呼)的「カイ」,以及日本對領土常使用的「道」(どう),合併為「きたかいどう」,翻成漢字為「北加伊道」;最後並獲得採用。

但在考量配合律令制時代的五畿七道的「東海道」、「南海道」、「西海道」,因此轉為「北海道」(ほっかいどう)。

所以蝦夷地的北海道,自古就不屬於日本,故有征夷大將軍「幕府」的產生。

慶応4年(1868年)11月27日明治新政府任命在青森避難的箱館府知事清水谷公考為青森口總督,集結諸藩兵諸藩兵準備對舊幕府軍建立的蝦夷共和國進行征討。

倒戈的蝦夷地松前藩很容易就被舊幕府軍所擊敗,而新政府海軍力量也很脆弱,因此新政府大本營的「箱館征討」決定在翌年雪解之時開始討罰這些頑固的舊幕府軍所轉變的「北獨份子」,並摧毀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蝦夷共和國。

原任奥羽征討軍参謀的山田顕義,改任海陸軍参謀,明治2年(1869年)2月以松前藩、津軽藩兵為主力中心約8,000名在青森集結。

新政府軍清水谷公考總督向政府軍務官要求弾藥
米尼步槍(ニエ銃)50萬發弾藥
英製恩菲爾德步槍(スナイドル銃),2.5萬發弾藥
美製斯賓賽連發步槍(ペンセル銃 Spencer repeating rifle )2.5萬發弾藥

清水谷公考有要求美製斯賓賽連發步槍弾藥,顯然明治政府軍已經擁有美國南北戰爭北軍使用的斯賓賽連發步槍。

e0040579_16174268.jpg


斯賓賽連發步槍在1862年,正式投入了生產,並且馬上大量投入了戰鬥。弹装有7發子弹,在约18秒内可将子弹全部射出。

可以對付幕府伝習隊使用法製7連發「夏斯波特步槍(シャスポー銃)」,雖然伝習隊的「夏斯波特步槍(シャスポー銃)」到箱館戦争時已經所剩無幾。

星恂太郎率領的英式裝備部隊仙台藩額兵隊,配備施奈德步槍(Snider Riffle)但僅250多人。

因此雙方主要槍械以米尼步槍為主,而明治政府軍明顯佔有優勢。

另一方面,海軍得到幕府以前訂購的甲鉄艦(東艦),任命増田虎之助為海軍参謀,他聚集諸藩軍艦編成艦隊

3月9日、新政府軍艦隊(甲鐵艦、春日丸、丁卯丸、陽春丸)及4艘軍用船(戊辰丸、晨風丸、飛竜丸、豊安丸),以甲鉄艦為旗艦品川沖轉向青森出帆,預計在4月於蝦夷地上陸。

3月底蝦夷共和國的箱館政府軍收到敵方艦隊停泊在岩手宮古灣的情報 ,爆發宮古灣海戰,箱館政府軍奪艦失敗。

e0040579_169769.jpg


江差爭奪

明治2年4月9日早朝、海陸軍参謀山田顕義率領明治政府軍1,500名在甲鉄、春日、陽春、丁卯護航下在江差以北約10公里的乙部上陸。

箱館政府軍原來估計,新政府軍應該會在靠近本州的福島(吉岡)附近登陸,想不到新政府會在乙部上陸。

當時蝦夷地的經濟重心就是江差,箱館政府軍為阻止山田顕義軍上陸進入江差,江差奉行松岡四郎次郎派遣一聯隊第3小隊150名前往阻擊,在現在乙部的宮の森公園附近爆發遭遇戦。

但一聯隊被已經登陸乙部的明治政府軍先鋒松前兵撃退。

當陸兵的小戰鬥持續進行中、以春日丸為中心的新政府軍軍艦5艘開始砲撃江差。

江差砲台試圖反撃、但砲弾射程打不到敵艦、江差奉行松岡四郎次郎等箱館政府軍只好往松前方面後退。

4月11日,松前奉行人見勝太郎派遣伊庭八郎的幕府遊撃隊與春日左衛門的陸軍隊一起共500人準備奪還江差,在行軍途中於根部田村遭遇新政府軍斥候並將其撃退,到了夜晚遇到新政府主力,遊撃隊、陸軍隊又將其撃退。

江差以南的江良都被箱館政府軍奪回。

但是此時,從五稜郭本営傳達來緊急軍情:「敵軍分二路從木古内、二股進逼箱館。如果木古內落到敵人手裡,松前會被切斷孤立,快速救援」。

因此人見勝太郎等放棄江差奪還戰鬥,返回松前。4月14日、從仙台藩脱藩的関源治率領見国隊400名坐英國船在鷲ノ木附近沙灘上陸,投入室蘭與箱館的防備。

這個情報後來確認是誤報,此時新政府尚未從二股、木古内方向進軍。箱館政府軍失去江差奪還的唯一勝機。

依照五稜郭本営烏龍指示而退回松前的人見勝太郎,14日夜、又再度再得到五稜郭本営進軍指令,首先讓彰義隊作為偵察兵再次向江差進軍,但情勢已經逆轉。

新政府軍佔地江差後、成功建立灘頭堡,4月15日陸軍参謀黒田清隆的2,800名在江差上陸,兵分3路由松前道、木古内道、二股道合圍箱館進軍開始。

e0040579_1693227.gif


松前城淪陷

4月17日已經整備好了新政府軍也開始往松前進撃、首先軍艦春日丸炮擊江差・松前間江良・清部村、在此駐留的幕府遊撃隊退却。

由於戦力相差懸殊差,箱館政府軍戰死40多名,新政府軍(1,500名)展開追擊。

幕府遊撃隊在途中的折戸建立陣地台場展開防衛戦,新政府軍繞山路到陣地背後,幕府遊撃隊再度敗逃。

另一方面新政府軍艦隊(春日・甲鉄・朝陽・丁卯・陽春)出現在松前沖,艦砲齊向松前城(福山城)開砲。

松前城幕府遊撃隊應戦的舊式大砲又打擊不到敵艦,18日全軍敗走、往福島方向退卻。

退卻的幕府遊撃隊與木古内守備軍合流。

新政府軍在20日佔領松前城,黒田清隆増田虎之助参謀坐船來到松前,終於真正地發動箱館攻略。

e0040579_167412.jpg

e0040579_632525.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by cwj36 | 2012-04-12 16:04 | 【日本幕末維新】

德雷賽針槍與日本
Dreyse needle gun


e0040579_20131119.jpg

(Zündnadelgewehre 普式ツンナール銃)


德雷賽針槍(Dreyse needle gun) 是普魯士火器發明者和製造者約翰‧尼古拉斯‧德雷賽(Johann Nicolaus von Dreyse )所發明。

此槍從1824年開始研發,經過許多次的試作在1836年完成後膛栓式裝填槍栓的設計。

普魯士當局測試後投入使用,因此功績,德雷賽在1864年得到爵位。

在早期的各種後裝槍中,德雷賽針槍既不是最早的,也不是最好的,但毫無疑問是名氣最大的。

德雷賽針槍也是後装槍中在世界最早實用的「手動槍機」裝置,所謂「手動槍機」指需要以手動的方式完成子彈送入槍膛(上膛)與將使用過的彈槍機退出槍膛(退膛)動作的步槍,由於每一次子彈上膛都是以手動的方式進行,這一類步槍指單進行單發射擊,無法達到半自動或者是全自動射擊的要求。

1866年普奧戦争中,普魯士軍隊使用德雷賽針槍大放異彩。

雖然奧軍的前膛裝填步槍擁有較遠的射程優勢,但是其每分鐘2發的射速與德雷賽針槍的每分鐘10發相比,普軍進入600米射程後瞬間彈如雨下火力壓制奧軍。

而且普軍因後膛裝填能夠臥倒地上輕鬆裝填後射擊,亦因步槍具有膛線提高命中精確度,奧地利軍隊被打的潰不成軍。

普軍的德雷賽針槍一直到1872年(日本明治5年)才被毛瑟M1871淘汰,各種型號的產量超過百萬,參加了普魯士統一德國的歷次戰爭。

幕末時期,各式各樣的洋槍流入日本,德雷賽針槍也不例行。

德雷賽針槍(ドライゼ銃 普式ツンナール銃)在日本開國以前就在兵學文獻上記載為最新式後装銃,他的存在被許多日本西學者所知曉。

對於在當時沒擁有海外殖民地的小國普魯士與日本之間並沒有什麼交流,德雷賽針槍實際輸入日本,是從清國上海來日本新潟的日耳曼人的施耐爾(スネル)兄弟(兄John Henry Schnell 弟Edward Schnell)開始的1860年以後的事。

慶應3年(1867年),施耐爾(スネル)兄弟在新潟港設立軍火商社,由會津藩家臣梶原平馬仲介軍火供給越後長岡藩的河井継之助武器彈藥與2挺加特林機槍(Gatling gun)。

據說1867年(慶応三年)5月時,幕府透過会津藩向施耐爾(スネル)兄弟訂購4,300挺德雷賽針槍。

準備裝備舊幕府派的各藩,對抗倒幕側諸藩從英國輸入後装式英製恩菲爾德步槍(スナイドル銃),可惜但是這批德雷賽針槍趕不上鳥羽・伏見戰役,舊幕府派就以戰敗收場。

戊辰戦争的實戦中,普魯士的德雷賽針槍並沒有出現在戰場使用的記録。

明治維新後,紀州藩(和歌山)在津田出身的陸奥宗光等指導下,採用徴兵制與導入普魯士軍制,德雷賽針槍從大阪被大量買入紀州藩。

廃藩置県施行,從紀州藩兵器點交給明治政府後,新生日本陸軍誕生,確認了德雷賽針槍在日本的存在,紀州藩還設立製造此槍的兵工廠

德雷賽針槍是與日本陸軍的主装備恩菲爾德步槍與後繼的夏斯波特步槍(シャスポー銃chassepot 後膛装弹)都使用於台湾出兵(牡丹社事件)與西南戦争等戦役。

日本採用村田経芳改造夏斯波特步槍,製造出日本国産銃-「十三年式村田銃」之後,德雷賽針槍淪為射擊訓練用與交由電信·炮兵等後方部隊使用,最終改造為銃剣術訓練用的教練槍被出售。

前往千島列島・占守島的日本開拓者申請就可以做為護身用槍,約在明治30年代,德雷賽針槍被日本陸軍省廢棄處理。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by cwj36 | 2012-03-30 20:12 | 【日本幕末維新】

京都見廻組

京都見廻組 Kyoto police

Fall of the Samurai遊戲中有京都警察(Kyoto police),日本幕末維持京都治安有新選組與見迴組,但遊戲中已經有「新選組」,所以京都警察(Kyoto police),應該是指「見迴組」(Kyoto Mimawarigumi )。

e0040579_2554799.jpg


元治元年(1864年)4月26日,江戶幕府在京都守護職會津藩主松平容保配下,任命備中浅尾藩主相模守蒔田広孝和下總国飯笹領主出雲守松平康正為京都見迴役,其下配屬幕臣(旗本御家人)。

蒔田、松平各自指揮約200名隊士,以二人的官職稱為相模守組(蒔田)和出雲守組(松平)。

詰所位在二條城之側,隊長是旗本出身、隊員皆出身御家人。

見迴組和新選組皆專門用於取締反幕府勢力。

見迴組主要管轄御所、二條城周邊的官廳街,新選組則管轄祇園、三條等町人町、歡樂街。因此,兩組似無共同戰線。

據說根據見廻組出身背景比新選組成員的鄉巴佬出身「高尚」,認為比較高級,所以雙方也有鬧矛盾。

見迴組以相模組與頭佐々木只三郎為首,渡邊吉太郎高橋安二郎桂早之助土肥仲藏櫻井大三郎今井信郎等人被認為與暗殺坂本龍馬中岡慎太郎的近江屋事件有關。



大政奉還後徳川慶喜從二条城轉移到大坂城之際,見廻役以下也護衛將軍前往大坂,京都見廻役自然消滅。

大政奉還後,在大坂的見迴組更名為「新遊撃隊」。同月25日又以見廻組名稱参加戊辰戦争,見廻組400名武士刀槍部隊以密集隊形奮勇衝向薩摩軍,最後見廻組隊長佐々木只三郎在此役腹部中彈,重傷戰死。

殘部在慶応4年(1868年)3月18日又改稱「狙撃隊」。

隊員今井信郎後來與古屋佐久左衛門組織「衝鋒隊」,在明治3年(1870年)於箱館投降。

箱館戦争終結後,今井信郎被審問近江屋事件,招認參與坂本龍馬暗殺「龍馬を暗殺したのは俺だ」,判禁固刑。明治5年、特赦出獄。

京都見廻組主要成員大多是使用武士刀的劍客,還獲得中岡慎太郎死前盛讚刺客刀法高強,在Fall of the Samurai遊戲中卻被CA變成長槍單位,見廻組成員地下有知,應該會死不瞑目吧~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by cwj36 | 2012-03-27 03:21 | 【日本幕末維新】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