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04月 15日 ( 3 )

勇士之歌 | Warrior Song


[PR]
by cwj36 | 2018-04-15 11:34 | 音樂村

e0040579_11082216.jpg

1937年松滬戰役尾聲,中國軍撤退混亂,軍紀蕩然無存,沿途堅壁清野,燒屋擄略,搶劫百姓財物,防衛南京重要的「東方興登堡防線」竟無法固守~

蔣介石對自己的上海敗軍軍紀蕩然無存,破口大罵~

而此時進軍的日本部隊卻被要求嚴守紀律~買東西要付費或等值物品~

1937年10月29日這個日本兵在朝日新聞記者的陪同下與豊樂鎮中國農民以物易交換到2隻雞,高興的掛在脖子上,讓記者拍照。

「支那民家で買い込んだ鶏を首にぶら下げて前進する兵士(10月29日京漢線豊楽鎮にて)」  刊登於支那事變畫報~做為日軍親民宣傳~

次年1938年7月《日寇暴行實錄》出版由當時中國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政治部編印,共計100頁,圖片共選錄侵華日軍暴行圖片150幅,此圖被列入搶雞暴行,並榮登成為南京大屠殺(1937年12月)照片展中的"搶雞賊"~


謎之學生:10月買的雞與12月的南京大屠殺有何關係?

謎之老師:有啊!就是要在大屠殺時慶祝準備的啊~日本人就是這麼壞!


[PR]
by cwj36 | 2018-04-15 11:12 | 【1937 南京冬之陣】

挹江門大逃殺

挹江門大逃殺

e0040579_21174327.jpg


1937年底日軍攻略南京,戰前唐生智為表示破釜沈舟之決心,下令撤走了下關到浦口間的許多運輸船,所以能過河的將「名額有限」,為了防止中國士兵隨便逃跑,還將挹江門給塞住了。

後來唐生智接到蔣介石的秘命要求全軍撤離南京,中國指揮官統統棄軍不顧先溜了,匆促製定的撤退計劃沒人知道(撤退計劃根本是殺出城進行敵中突破),只知道下關還有船,1937年 12月12 日 晚上中國軍隊全湧向下關與挹江門........民眾及車輛壅塞道路,使得部隊行進大受阻礙。

「南京棄守了!」此時街上已擠滿了人群,但不知狀況的中國軍官未奉接任何命令,故斥罵部下:「胡說!造謠!」但出得防空洞一看,長官部已人去樓空,真令人啼笑皆非。

72軍、71軍、87師、88師、蕭山令憲兵團令全部奪路湧向下關,數十萬軍民爭相搶渡,亂成一團。

中國軍引爆彈藥庫,西方記者紐約時報的 達爾丁(Frank Tillman Durdin)記者,12月12日引述形容爆炸時間達數小時之久,"這是一個壯觀的景象"。

挹江門是今南京市鼓樓區西北段城牆,架兩山之間。著名的中山大道-中山北路由此進入南京城,是舊時連通南京城內與下關碼頭(今中山碼頭)的重要通道。

1937年底南京的北門挹江門成為唯一的逃生口,城堡大門上設置了路障,只在重要的大門上留下狹窄的通道,其他則堆放沙袋,用混凝土和關閉的大門加固。

駐守下關與挹江門的36師宋希濂部督戰隊開始槍斃退兵,尤其是快速棄守雨花台與中華門吵著要通過的孫元良88師2000人(就是那四行倉庫800壯士的母師)。

在中日8年戰爭中的中國軍督戰隊是使中國軍隊死亡數目最多的原因之一。

e0040579_07180793.jpg



e0040579_10035472.jpg


(日本對有後方有督戰隊"加持"的中國兵的形容)

上海松滬戰役時,中國第十九師部隊對上日本軍,受到日本軍猛烈攻擊而後退之際,不幸遇到後方的中國督戦隊。

被夾了在日軍和督戰隊間的第十九師面臨「兩邊都會死」的絕境,卻寧願選擇的攻擊自己人的中國督戰隊(可能中國督戰隊與日軍比較起來比較弱),督戰隊也用全力也應戰自己人中國第十九師,自己人殺自己人產生數千名的死者和傷者。

中国的督戰隊輕視人命。

又當時蔣介石的中國軍隊習慣「拉夫」強押年輕人當兵,更需要在後面用機關槍頂著,以免這些不願保衛祖國的人陣前逃亡。

惡名昭彰的中国軍督戰隊(佩帶督戰臂章的部隊)強迫前面士兵前進,士兵逃亡就從後面開槍擊斃。

e0040579_170542.jpg
(教科書從不提的中国國民黨督戦隊)

中國軍縱使有督戰隊「加持」,但作戰觀念落伍,在自己國土戰場上仍敗戰連連。

眼看親兵遭到督戰隊開火射殺,走投無路的孫元良最後脫掉軍服,逃入常去的妓院再躲入南京安全區,被魏特琳隱藏在金陵女子文理學院的女難民中,躲過日軍的搜查。

宋希濂回憶錄則說是對退軍「勸阻」,(船那麼少‧36師自己用都不夠管你其他師死活lol)。

但許多當時在南京的國民黨將領則戳破宋希濂的謊言。

第16集團軍總司令參謀王晏清當時目睹了現場情形:「36師宋希濂部,執行長官部的命令,除長官部人員之外,(對潰逃兵員)一律開槍、予以制止.....退到挹江門的部隊與第36師發生衝突,被打死、踩死的人不少,但還是制止不住......」

南京警備司令部參謀程奎朗述說: 「我就到食堂吃飯,飯還沒有吃完,傳令兵跑來對我說:“程參謀,司令長官和參謀長們都走了,你還不走!”到了中山北路 海軍部門口,遇到第36師部隊在馬路上架起機槍封鎖交通,不准由南來的部隊通過。這時天已黃昏,只見城南火光衝天,炮聲震耳,尤以紫金山方向槍炮聲最烈。中山北路上,車輛、部隊、黑壓壓的如潮水般地向挹江門湧來,出城的人們爭先恐後,前推後擁,擠做一團,有的被踩倒在地上喊爺叫娘,第36師的哨兵在城門口胸牆上架起機槍大聲喊著“不要擠,再擠,就開槍打!”人們依然擠著。 然後就真的開槍~」

據國民黨將領王耀武的回憶:「第88師要退入國軍的防線內,守軍(督戰隊)不肯,結果,雙方開槍,發生火拼。

第36師阻止各部隊向下關撤退,不斷向潰逃而來的部隊開槍射擊。 」

中國軍潰逃到挹江門之後,極為擁擠,中國軍發生了踩踏,有被踩死的。

擁擠的人群把人當成攀登沙包的台階,前赴後繼,造成牆內屍體堆成山,人像僵屍片末日Z戰(布萊德·彼特主演)裡的僵屍堆成斜坡,人踩著人爬過沙包去。

e0040579_16104112.jpg

還有士兵用結帶·綁腿帶·等東西做繩索以拿掉火藥的手榴彈或木棍為卡住城牆垛拋向挹江門大門旁邊城牆,一些36師士兵不忍再射殺自己人還幫忙綁繩索~因布帶無法支撐斷裂紛紛掉落而摔死~手也拉不住,許多想爬牆的中國兵掉落沿挹江門城牆下堆出一路的屍體。

許多士兵用2米高的屍體上企圖爬過挹江門大門,不是被擊斃就是掉下去摔死~從後面一個接著一個推倒墮落者的臉上鼻子被壓碎,眼球跳出來......

教導總隊第1團團長秦士銓、第2團團長謝承瑞都在擁擠踩踏中被自己人踐踏而亡!教導総隊錙重営長郭岐看進不了挹江門率部下500名難民區避難、自己逃入義大利領事館。

中央軍校教導總隊到了江邊,士兵們又為了爭船,而相互開槍。

南京守城一號輕戰車還疾駛從教導總隊士兵身上碾過去.....

中國第103師政訓處處長李藎萱,對於中國軍火拼,也有如下的回憶: 「.......我們和十多個士兵跳上木排、向下關碼頭漂去。當到達下關碼頭附近時,遭到岸上官兵的射擊,一個士兵被打傷,木排只好靠岸。我們一靠岸,岸上一些官兵就紛紛跳上木排,由於人太多,木排沈下水去,不少人隨江流漂走......」

隔著揚子江,督戰隊與南京守軍雙方又互相射擊當場「陣亡」2000多人,又有跳入揚子江的凍死,溺死等的中國兵的屍體就達一萬以上,流屍直到漢中門附近河面覆蓋滿滿的屍體。

e0040579_10563989.jpg

從燕子磯到與草鞋峽河邊堆滿屍體.........知名作家龍應台的父親龍槐生,當時是雨花台防守的憲兵,幸運的從雨花台一路狂奔作木筏努力划到下關對岸浦口而倖存。

除36師大部撤出外,88師、87師、中央軍校教導總隊大都進不去挹江門,死的死,脫軍服的脫軍服,搶奪民眾衣服換裝,逃入南京難民區,各部四散逃亡。

目前保存在美國史丹佛大學的「蒋介石日記」記載12月12日有關南京的情況:「挹江門外,被踏死者堆積如山。僅有之少數船舶,至此人人爭渡,任意鳴槍。船至中流被岸上未渡部隊以槍擊毀,沈沒者有之,裝運過重沈沒者亦有之」。

日後,國共兩黨陸陸續續號稱「日本人在南京屠殺了30萬人」,甚至
毛澤東延安聽到南京陷落還舉杯慶祝,得到政權後還認為日本是其「恩人」(1977以後鄧小平執政後南京大屠殺症狀突然發作),中共以前從沒提過啥麼「南京大屠殺」。

日本軍入南京時往下關的路上發現大量死屍,在靠近挹江門的屍體往江邊城門方向仆躺,是被從城牆由上往下掃射,估計死亡時間已超過20小時以上。

12月17日 日本海軍陸戰隊進入已經清除完畢的挹江門~

e0040579_09370426.jpg



歸罪給日本軍的挹江門大屠殺紀念碑~中國官方註明"5000多我逃難軍民在挹江門被日軍包圍屠殺"。

e0040579_09401390.jpg

日軍挹江門祭拜 「南京戰役支那陣亡將士公祭」

日本軍在1938年2月8日於挹江門祭拜企圖從挹江門渡江中犧牲的中國軍人。

e0040579_14122183.jpg
e0040579_14130123.jpg

謎之學生:「我南京挹江門5000同胞其實是被自己人搞死的!那應該30萬-5000(或2萬)
謎之老師:「老師也是吃人頭路的~想想如果日寇不侵略~英勇的國軍們怎會死呢?同學~30萬只能加不能減~」


[PR]
by cwj36 | 2018-04-15 09:31 | 【1937 南京冬之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