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 228 Massacre
臺灣228大屠殺
高雄屠夫
高雄要塞司令 彭孟緝

e0040579_1531416.jpg彭孟緝(1908年9月12日 - 1997年12月19日),字明熙,湖北武昌人,中華民國軍事將領。

又稱"西子灣屠夫"。

彭孟緝於黃埔軍校畢業後,參與中國內戰時代蔣介石的"東征"、"北伐",後奉派赴日本戰野砲兵學校進修,返國後任陸軍砲兵學校主任教官。

1937年,蔣介石出動60大軍入侵上海公共租界日本區,發動淞滬戰役時,彭孟緝屬炮兵第10團,帶領堪稱國民黨軍的雷神之錘之德製150毫米榴彈砲準備痛擊日軍,但事與願違,反而被增援的日軍痛毆。

彭孟緝撤退時丟棄德製150毫米榴彈砲推入河中,狼狽不堪的落跑。

台灣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為美國盟軍總部委託中國政府代為接收,1946年彭孟緝來台灣擔任高雄要塞中將司令。

1947年因國民黨造成的「人為」飢荒、霍亂瘟疫、通貨膨脹,國民黨人走私貪污自肥,許多私有產業收歸國有,與用人不公(多用中國籍)的高失業率,2月底在台北查緝私煙誤殺一個市民後,又掃射抗議民眾,造成許多人橫死街頭,終於引發台灣人民憤怒.......

1947年3月3日晚上,高雄市民響應台灣各地228起義行動,開始到處搜索國民黨貪官汙吏「毆打、毆打、毆打」....(這時候不毆打趾高氣揚的國民黨「外省」貪官汙吏的台灣人才是「不正常」!)

但在另一方面,由各校校長發給教職員「三角證章」,以保護清廉的中國大陸籍教員,其實「外省」人數也不多,大都逃入有影響力的台灣人家中受保護。

5日,高雄參議會號召市民參加抗暴,並組織了「處理委員會」。

一 般市民與學生遂集結於高雄中學,由涂光明(時任高雄市敵產清查 主任)擔任總指揮。在地警察兩百餘人也攜械參加。

這支高雄起義民眾在一日之間控制了市內所有軍政機關,並把7百餘國民黨官兵集中監管。

此時,只剩擁有重兵的高雄要塞司令部尚未被繳械;而要塞司令彭孟緝正準備進入市內襲擊起義市民....         

6日上午,處理委員會委員為防止流血犧牲擴大,乃推派黃仲圖(高雄市市長)、彭清靠(高雄市參議會議長)、涂光明曾鳳鳴林介等5名代表上山到司令部規勸彭孟緝自動解除武裝,而後再談處理辦法。

不料彭孟緝當場開 槍打死涂光明曾鳳鳴林介等3人,並扣留拷問彭清靠,只放黃仲圖一人下 山回覆。

但在黃尚未回到處理會之前,司令部所屬官兵3百餘人攜帶機槍攻下山來, 直殺入市政府。

當時處理委員及市民尚在市政府等候談判代表回來報告,要塞軍隊以機 槍、步槍、手榴彈向這些人掃射濫炸,當場擊斃34人(其中有王石定等參議員4人), 射傷百餘人。

鍾天福擔任《國聲報》高雄記者,3月6日本來跟《台灣新生報》記者謝有用等人約好,要一起前往高雄市政府採訪。臨行前他受託去救了一家不認識的外省汕頭人,延誤採訪,事後趕到高雄市政府採訪時,正好遇到大屠殺,當場命喪市府大樓前。

隨後國民黨軍不分青紅皂白地見人就開槍濫射,馬路上橫屍遍野,哀號呼救之聲不絕。

目前最新公布228受難者賠償金資料最年輕死者為1歲兒童吳亮

吳亮之父母從事寄藥工作。同年3月6日其父母欲搭車返回故鄉臺南縣,吳亮與其母在高雄火車站附近均無故遭彭孟緝的士兵以刺刀殺害,其母當場死亡,1歲兒童吳亮10餘日後傷重死亡。

彭孟緝的變態手下特別愛射殺小孩,如陳長生( 4歲) 在高雄市前金區自宅前無故遭彭孟緝的士兵槍殺。

蔡金鳳(4歲)今高雄市鼓山區自宅無故遭槍殺。

蔡壽 (4歲)在今高雄縣旗津鎮自宅無故遭槍殺。

劉麗香 (5歲 )在高雄市自宅,無故遭流彈擊中死亡等等慘絕人寰的「無差別」射殺。

彭孟緝軍隊以七五砲集中轟擊高雄市體育場示威,並向鼓山一路 一帶掃射、封鎖。

隔天一早軍隊 見愛河水面上有氣泡,起初以為是魚,仔細一看知道有人躲在河下, 又開槍掃射。

這時高雄青年學生(雄中敢死隊)也紛紛勇敢地反擊,到處是混亂的巷戰。

至半夜, 由學生堅守的前金派出所終於被彭孟緝的軍隊奪回,學生抵抗至最後一人,全部壯烈犧牲。僅僅這一天,傷亡的高雄人竟達數千人!

而後,要塞駐軍和由鳳山趕來支援的21師何軍章的部隊,在彭孟緝的指揮之下, 進行著屠殺的競賽。

彭孟緝還脅迫受難家屬在火車站前廣場觀看父親或兒子被槍決。

高雄市不分晝夜,槍聲不絕,直到3月8日!

當日下午,才有三 三五五的老嫗少婦冒著危險四處尋覓親人的屍體。

不省人事的負傷者被送往市 立和省立醫院時,血還不斷地淌著,使病院宛如屠場!

3月10日岡山教會便收容無法回家的學生與人群,解決他們吃、住的問題,牧師蕭朝金因此被彭孟緝懷疑是聚眾滋事、收容暴徒的人,派遣21師何軍章的部隊前往清勦。

不久,21師何軍章的士兵,用卡車帶著牧師蕭朝金等人在岡山教會與岡農之間的三十公尺路與省道的交口附近(今河華路與壽華路交叉口一帶),以濃厚四川腔調語言大聲的吆喝,接著士兵突然舉起槍枝,連發射擊,槍決行刑,蕭朝金以坐姿被槍決。

1947年3月8日彭孟緝進入屏東屠城,繼續「屠殺、屠殺、屠殺」。

228大屠殺後,國民黨當局即時成立臺灣警備司令部,以進一步控制臺灣。當時對司令人選,各方面暗鬥甚烈。

何應欽派的蕭毅肅以參謀次長身分,推薦劉雨卿充任,理由是劉的資歷較深,又是目前台灣的駐軍最高長官。

陳誠派的桂永清以海軍總司令身分,推薦所屬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充任,理由是彭孟緝有「才幹」,鎮壓228事變有「特殊功勳」。

這時彭孟緝本人首先托他的日本士官同學鈕先銘,活動鈕先銘的親戚新任臺灣省主席魏道明,從旁推薦彭為警備總司令。

白崇禧到臺灣,在高雄時,彭孟緝又向白報告處理事變情形,表彰自己如何殺害人民代表;如何裝備傷兵,固守高雄,如何指揮部隊,鎮壓臺南各地暴動,大吹法螺,頗得白崇禧的嘉許。

白崇禧回南京轉報蔣介石,蔣認為彭孟緝適合於作他統治臺灣的工具。

就這樣屠全島的劉雨卿竟輸給殺高雄的彭孟緝,1947年秋,發表了彭孟緝為臺灣警備司令的人事命令。記大功二次,傳令嘉獎,且於次年元旦敘勳,奉頒四等雲麾勳章。

彭孟緝自己寫的回憶錄中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在事件剛蔓延到高雄的3月2日即主觀認定是「奸黨陰謀」,意指共產黨叛亂

4日決定以軍事解決,雖然陳儀還在等待國府援軍,不許他輕舉妄動,但彭已「毅然決心平亂」。

甚至,5日涂光明等人上壽山準備談判,彭孟緝因軍事準備尚未底定,還「虛與敷衍遷延」、誘騙談判代表次日再來,而予一舉成擒,並且提前軍事行動,迅即出動部隊三路屠殺鎮壓高雄市民。

國民政府遷往台灣後,由日本侵華軍官(白團)主持的1950年革命實踐研究院軍官訓練團成立,彭孟緝擔任主任,此後並成立高級班及石牌班等訓練機構。

1952年擔任陽明山革命實踐研究院主任。

1954年擢升為副參謀總長,在參謀總長桂永清去世之後,彭孟緝接任參謀總長。

1957年調任陸軍總司令並兼臺灣防衛總司令。

1959年晉升陸軍一級上將,再任參謀總長。

1965年擔任總統府參軍長。1967年先後出任中華民國駐泰國及日本大使。

1972年彭孟緝擔任戰略顧問,退休後於1997年死掉。

由於高雄屠夫 彭孟緝在228事件以及之後的清鄉中,以「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人」的態度進行鎮壓,造成不少台灣人的無辜傷亡,一般咸以為彭孟緝是造成228事件重大傷亡的主凶之一。

蔣介石將「台灣228事變」與「共黨分子」連在一起,無異為「228八事件」「定性」,如何處理也「定調」。

3月10日蔣致電慰留要辭職以示負責的陳儀,同時強調「據報共黨份子已潛入台灣漸起作用,此事應嚴加防制,勿令有一個細胞遺禍將來」,台灣省警備司令參謀長柯遠芬明確指陳台灣事變的「政治大陰謀之幕後主使者,自非共產黨莫屬」,厲行「寧可枉殺九十九個,只要殺死一個真的就可以。」(見白崇禧訪問錄)完全符合蔣的用心。

228大屠殺正是國共內戰之一環,難怪蔣介石如此心狠手辣。

而最近《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直指蔣介石是元凶,蔣介石有一明一暗兩個手令,明的如「請兄負責應嚴禁軍政人員施行報復,否則抗令論罪」,暗的則要陳儀不可手軟,「殺光光但秘密行之。」這原是蔣的一貫手法,不足詑異,足證蔣介石主導平亂之不可掩蓋。

「二二八」所謂"平亂",是蔣一手掌控,3月7日蔣首派21師師長劉雨卿率部隊赴台灣「維持秩序」,名義上歸陳長官指揮,實際上卻直接聽命蔣介石

228大屠殺透過台奸"精準的指引"虐殺槍斃了許多沒參加所謂「暴亂」的臺灣精英與各類高級知識份子後,開始了更可怕的長期國民黨白色恐怖(KMT White Terror)統治,戒嚴臺灣。

e0040579_2030546.jpg


彭孟緝一生受蔣氏父子重用、享盡富貴榮華,但在民間被惡評為「高雄屠夫」。彭孟緝是造成228事件重大傷亡的主凶之一,但彭死後竟因功入祀忠烈祠,如此沒有天理之事,引發不少爭議與憤怒。

彭孟緝則傳聞偷偷移出忠烈祠,國防部曾特予澄清「未入祀」!!

吳國楨(曾任台灣省主席)對他評語為「人品極劣」,孫立人回憶蔣介石甫來台時,驚魂未定,彭孟緝極盡奉承之能事,每天燉一盅雞湯給蔣介石補養身體。

彭孟緝之子彭蔭剛(前中國香港特首董建華的妹夫)託連戰的門生朱浤源等人積極為彭孟緝平反,有趣的是,他們提出的報告竟推翻了當事人彭孟緝的「奸黨陰謀」親筆回憶。

彭蔭剛在媒體刊登廣告,歌頌其父一生,更於文章中指稱當年二二八事件受難者為「暴徒」,該則廣告引發受難者涂光明家屬的強烈不滿,控告彭蔭剛誹謗。

中國國民黨過一甲子60年來沒有任何人因這228大屠殺事件受到譴責、懲罰或審判。

死不認錯的中國國民黨坐擁龐大非法黨產還用大家納稅人的錢來"補償"(非賠償用語)228受難家屬,建建幾座紀念碑公園唬弄一下!

叫大家忘了過去~要往前看..別再消費228了.lol

這就好像,一個人被揍得流血倒地,旁人卻一直評論說大家要互相諒解、說我們要寬恕對方,而揍人的那個卻若無其事兩手叉腰站在旁邊,甚至兇巴巴還指著被打的家人們「向前看」、「不要停留在歷史的悲情」那樣的風涼話。

我們期待公理與正義來到的那一天。正義未能伸張,何來的諒解?



e0040579_432332.jpg


(恐怖達人-蔣經國與彭孟緝)


228大屠殺後,長期的「白色恐怖」將繼續凌虐台灣人........

※:國防部國軍歷史文物館 彭孟緝介紹

e0040579_7242451.gif
:「每年去蔣經國墳前真情落淚哭後,我就會去228家屬面前"表演哀悼"~」

v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

v二二八事件 台灣魂的怒吼

FOR TAIWAN FREEDOM!!!

建島成一國,莫負臺灣土。



e0040579_1958026.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2-22 01:37 | 【1947台灣228大屠殺】

台灣228大屠殺
台灣警備總部參謀長
柯遠芬的"名言"
「寧可枉殺九十九個
衹要殺死一個真的就可以。」


e0040579_3524838.jpg柯遠芬(1908年—1997年),名桂榮,以字行。黃埔四期生,早年在福建省保安處當參謀長。

台灣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是228恐怖屠殺提出經蔣介石認可之"名言"-「寧可枉殺九十九個,衹要殺死一個真的就可以。」真正出處者。

1947年爆發二二八事件時,柯遠芬任台灣警備總部參謀長,在2月28日事件爆發之初以「陰謀論」認定「奸偽已經混入群眾中,積極地在煽動」。

又急於建功,在綏靖清鄉會議上曾說:「“寧可枉殺九十九個,衹要殺死一個真的就可以”」,並引用列寧的話說「對敵人寬大,就是對自己殘酷」。

1947年2月28日柯遠芬調兵準備武力鎮壓動亂,柯遠芬調高雄鳳山獨立團的 1 個營和基隆 2 個中隊開赴臺北。

3月4日陳儀派參謀長柯遠芬中將、憲兵第四團團長-張慕陶赴台北市中山堂與二二八處理委員虛以周旋,柯遠芬陳儀更為殘暴、粗野、頑劣,是蔣介石親派來台者。

柯陳二人施緩計戰術,等至三月八日晚上蔣介石派來的美式武器裝備的第二十一師及憲兵四團二個營一萬四千餘人到達基隆,展開以敵前登陸方式進攻手無寸鐵的台灣人,到處殺戮搶劫,一路機槍掃射打進台北市為九日晚間,市內槍聲不斷。

林木順在著作《台灣二月革命》中指稱:「(3月9日)上午10時,柯遠芬引導楊亮功到圓山陸軍倉庫前面廣場(圓山事件),指遍倒在廣場上的數百個戰屍說:『這些就是昨晚進攻這個倉庫,被國軍擊斃的奸匪暴徒。』

楊亮功看看死者的「臉」,都還「稚氣未脫」,穿著是學生的樣子,他用拐杖一撥外套,裡面的學生制服口袋上,清清楚楚繡著「臺北商業」三年級的學號

e0040579_3532736.jpg後來楊亮功對他的跟隨人透露:

「倉庫附近並沒有戰鬥過的跡象,死者都是十八、九歲的中學生,又沒有攜帶武器……這數百名十八、九歲的中學生,就是昨晚在市內各派出所維持治安,而機槍步槍齊響以前,被憲警,林頂立的『行動隊』和許德輝的『忠義服務隊』所拘捕、押到圓山倉庫前面廣場,被國軍擊斃的。」,兇手柯遠芬屠殺了這些無辜學生。

柯遠芬收集沒有參加遊行或聚會的台灣有名望的菁英份子名單,準備逮捕全部謀殺。

其中有名的是吳伯雄之伯父吳鴻麒

228事件爆發後,現任國民黨主席吳伯雄之伯父吳鴻麒(畢業於日本大學法科,戰後出任台灣高等法院推事,行事公正剛直,右圖)沒有參加任何反政府遊行或聚會...

但3月12日吳鴻麒在高等法院遭兩名穿著便服的無名人士強行帶走,法院院長攔阻無效,即報臺灣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予調查,柯復答並無此事。

e0040579_354424.jpg16日吳鴻麒被發現被槍斃於南港橋邊。

吳鴻麒慘死,死狀實在不忍卒睹,臉被槍托砸至面目全非,生殖器被割下。

他老婆楊毛治還能認出屍體,是因內褲是楊毛治親手做的。

吳妻認屍後,欲租汽車載運屍體回家,卻因為當時政治氣氛恐怖,無人敢出租汽車,最後在百般困難下,僱用了一輛手推車,才將屍體推回家。

吳鴻麒的屍體,經吳妻一番清洗後,受槍傷的傷口,竟然滲出鮮紅的血。

而吳伯雄父親吳鴻麟,忘了殺兄慘死之仇竟投靠國民黨,成為中國國民黨所謂"本省"權貴,其家族富貴仗著國民黨施與的利益直至現在。

但是人殺不殺‧給錢是可以商量的,柯遠芬就收取劉闊才家人用以贖出劉闊才的150萬台幣,劉闊才家人總共同付500萬台幣「保命錢」疏通國民黨各賊人,他後來成為「立法院院長」。

同年4月17日,國防部長白崇禧上簽呈給蔣介石指稱「柯遠芬處事操切、濫用職權,對此次事變舉措尤多失當,且賦性剛愎、不知悛改,擬請與以撤職處分,已示懲戒,而平民忿。」(《大溪檔案》)。

柯遠芬43歲晉升中將,任金防部政治部主任兼金門縣長,經歷過823砲戰,後以中將退伍。

警總的前身保安司令部時代,參謀長柯遠芬權重一時,處理228事變及期後的清鄉真是殺人不眨眼,當年他為了整肅手下一名處處與他作對的劉定國,始終找不到罪名下手,結果卻搞亂了苗栗縣第一屆縣長選舉。

在國民黨戒嚴時期,警備總部是一個能夠呼風喚雨的特務機關,作為蔣政權的鷹犬,遂行了無數的恐怖統治政策,不過,它也跟其他的特務機關一樣有內部的整肅鬥爭。

1989年柯遠芬應張玉法之邀請口述歷史,自認爲對二二八事件的處理是正確的,至於造成那樣的後果,是始意料未及,所以他不認爲要負責任。

並說:「臺灣光復,祖國又一旦成爲四強(中、美、英、蘇)之一,臺灣同胞自然欣喜欲狂,而且產生「自大」的心理,自屬情理之常。但見及來臺接收的軍政陣容,又不禁令他們頓失所望,由是產生了「自卑」的心態。」

是因為「日人統治所遺留的後遺症、有中國共產黨的陰謀、另有本黨內部的派系衝突」才爆發二、二八事變。

最後柯遠芬說:「三月十一日以後,全省秩序完全恢復,行政照常運作,工商百業恢復原狀,所謂「臺灣二、二八事變」經此風平浪靜,省民無不歡天喜地,由此可見人心之向背。」

228兇手之一柯遠芬後來長期避居國外,於1997年死亡。

FOR TAIWAN FREEDOM!!!

建島成一國,莫負臺灣土。

 TAIWAN is nothing,it's everything!

e0040579_1958026.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2-22 01:31 | 【1947台灣228大屠殺】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