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靈頓

威爾斯利家族最早被提及是在1180年。威靈頓的祖先是1066年諾曼入侵中征服者的中堅。這個家族被授予了Wells城南方一個現在叫威爾斯利農場的小村周圍的土地。除了擁有姓威爾斯利的祖先外,衛斯理(Wesley)家族的血統也由他爺爺的一個阿姨的一個富有無子的丈夫傳給了這個家族。

威靈頓的爺爺加里特•科利(Garret Colley),一個住在基爾代爾郡(County Kildare,)Carbury村Rahin的地主,在1728年將他的姓改為了“衛斯理”。 科利家族自從諾曼人入侵愛爾蘭(1169~1172)時就住在基爾代爾郡的那片地方。在1917年基爾代爾郡歷史學家沃爾特•費茲傑拉德(Walter FitzGerald)提到:

“自從1588年伊麗莎白城堡(Elizabethan Castle)就被考利(Cowley)或是科利(Colley)家族佔有,就是威靈頓公爵們的父系祖先。”


威靈頓生時起名“尊敬的亞瑟•衛斯理”(The Honourable Arthur Wesley),他是加里特•衛斯理(Garret Wesley第一位莫寧頓伯爵)和夫人安妮(鄧坎農子爵亞瑟•希爾的大女兒)的第四個(但是是第三個活下來的)兒子。

他最可能生於都柏林梅裏恩北大街(Upper Merrion Street)的24號,在之後的愛爾蘭皇家理學院(現在的政府辦公大樓)對面。他的傳記作者根據當時的報紙判斷他的生日在1769年5月1日。

許多其他的地方也被傳為他的出生地:從都柏林的莫甯頓邸宅(這是他老爸聲稱的)到一座現在已經消失的房子的隔壁,或是在都柏林的定期客船上,又或是公爵在1851年人口普查中明確填寫而現在已燒毀的在艾西(Athy)的家族莊園。

作為新教統治階層的一員,他對他生於愛爾蘭這個事實很敏感,有一次他說:“生在馬廄裏的不一定就是馬。”(未證實)他大部分的童年生活都在他家族的兩處住所度過——先是在都柏林的一幢大房子裏,後來是在倫斯特省米斯郡夏丘(Summerhill)北方5千米特裏姆(Trim,愛爾蘭共和國米斯郡城鎮,位於都柏林西北)路邊的Dangan城堡。


在Dangan城堡時他在特裏姆(Trim)的教區學校就讀,當他在都柏林時他就讀于懷特先生的學院(Mr. Whyte's Academy),當他在倫敦是時他就讀於切爾西(Chelsea)的布朗學校(Brown's School),然後他在1781年到1784年間就讀于伊頓公學(Eton College,The King's College of Our Lady of Eton beside Windsor)。

但是還沒等他在那兒完成學業,由於他父親死後家庭財政狀況每況愈下,使他在1785年隨他母親搬到了比利時布魯塞爾。在他最初的二十年裏,他一直沒有顯露出什麼才能,而他的母親則日益為他的懶散煩惱,抱怨道:“我不知道該對我的笨兒子亞瑟做什麼(I don't know what I shall do with my awkward son Arthur.)。”

一年後他進入了昂熱(法國西部一城鎮,舊安茹省省會)的法國皇家騎術學院。在那兒他有了顯著的進步,成為了一個好騎手並且學會了法語(這後來被證明很有用)。當他在1786年末回到英格蘭時,他的進步已使他的母親感到驚訝。

儘管他的新前途使他依然得找份工作但他的家庭仍然缺錢花,所以由於他母親的建議,他的哥哥理查請求他的朋友拉特蘭公爵(Duke of Rutland,後來的愛爾蘭總督)幫忙給亞瑟搞份陸軍的委任狀。

之後不久,在1787年3月7日他被任命為第73步兵團(73rd Regiment of Foot)的一名少尉。在10月,在他哥哥的幫助下,他被指派為新愛爾蘭總督白金漢勳爵(Lord Buckingham)的侍從官,一天有10先令的薪水(是一個少尉的兩倍)。他也被轉到在愛爾蘭新組建的第76步兵團(76th Regiment),在1787年耶誕節他被升為中尉。

在這段時間他在都柏林的職責主要是社交活動:參加舞會、招待賓客並給白金漢勳爵提建議。當他在愛爾蘭期間,他過分地放縱自己借債來進行不很經常的賭博活動,但是他辯解道:“我一直知道這樣幹會缺錢,但我還從沒有欠下過我無法償還的債務(I have often known what it was to be in want of money, but I have never got helplessly into debt.)。”

兩年後,在1789年6月他被調到第12輕龍騎兵團(12th Light Dragoons),仍是個中尉,並且據他的傳記作者理查(Richard Holmes)說,他也不情願地參與了一點政治活動。在1789年大選前不久,他到人口很少、有名無實的特裏姆選區演講反對給愛爾蘭民族運動的議會領袖亨利•格拉頓(Henry Grattan)加上都柏林榮譽市民(Freeman of Dublin)的頭銜。隨後,他被提名並被選為愛爾蘭下議院中代表特裏姆的議員。

不過事實上,當時下議院中至少有三分之二的議員是由地主們選出的,由市鎮選民選出的只有不到一百人。之後威靈頓繼續在都柏林城堡供職,並在之後兩年內一直保持了他投出的票與政府方向一致。在1791年他成為了一名上尉並被調到了第18輕龍騎兵團(18th Light Dragoons)。

在此期間他越來越多地被倫弗德伯爵(Earl of Longford)的女兒凱蒂•帕肯漢(Kitty Pakenham/Catherine Pakenham,就是後來的威靈頓公爵夫人)所吸引。

她被描述為一位“充滿活力與魅力”的女士。威靈頓曾經在1793年請求娶她為妻,但被凱蒂的哥哥——新繼承的倫弗德伯爵拒絕,因為伯爵覺得威靈頓是一個負債並且前景十分黯淡的年輕人。

當時威靈頓也是一名業餘音樂家,但他由於被拒絕而十分受打擊,並在憤怒中燒掉了他的小提琴。他下定決心要繼續他的軍事生涯。他設法獲得了提升(這很大一部分是由於他購買了軍銜,這在當時的不列顛陸軍中是正常的),在1793年成為了第33步兵團(33rd Regiment)的一名少校。

幾個月後,在9月份,他的哥哥借給了他更多的錢,而威靈頓用它買到了一個在第33團中的一個中校職位。
[PR]
by cwj36 | 2009-04-02 23:01 | 【威靈頓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