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伊泰島玉砕-薰空挺隊

雷伊泰島空挺玉砕-薰空挺隊


e0040579_2064433.jpg


(高砂族人歡送後來成為薰空挺隊員川上次郎出征式)




在二戰中,日軍曾經從台灣高砂義勇隊裡選拔出152名菁英組成名為「薰」空挺隊的特種部隊,「空挺」即為空降之意,但是其實都是以飛機機腹著陸來「空降」,不是用降落傘的傘兵空降。

e0040579_1712042.jpg「薰」空挺隊配備「九二式背負袋」,手執「九五式軍刀」,腰掛著「義勇刀」(蕃刀)、背「三十年式刺刀」、「三八式歩兵銃」、懸崖登升的「麻紐繩」,戴的鋼盔(鉄帽)塗有夜間識別的「夜光塗料」。

手戴的密林戰用黑色染的軍用手套。

胸前還有「爆薬」、「爆雷」、「焼夷弾」等「雑嚢」袋子。

訓練敵後生存時除主食大米之外,其餘全部在現地取食。野炊時,為隱蔽煙火暴露目標,他們將飯盒半埋在地下用攜行的木炭點燃燒熱。稱之為無煙隱密飯盒炊事。

他們是是日本密林戰殺手中的殺手部隊。

1944年菲律賓的雷伊泰島戰役中,日軍為了封鎖美軍的空中武力,維持日本輸送船航行安全,策劃了一場以運輸機搭載突襲部隊強行降落敵機場,形同自殺的戰術。

此次行動稱為「義号作戦」。

日本義号作戦是空降敵人機場的作戰,總共有2次,除了菲律賓雷伊泰灣外,在1945年5月24日沖縄戦役中又以「義烈空挺隊」實施過。

據當時報導,1944年11月26日,薰空挺隊出陣前,第四航空軍司令官富永恭次中将先與全體隊員握手,之後隊員們喝下了日本天皇御賜的清酒,遙拜東京皇居,舉起「九五式軍刀」高呼萬歲。

e0040579_1746670.jpg


布拉文機場

e0040579_17104146.jpg「薰」空挺隊長中重男中尉率領40餘名隊員分乘4機,身纏炸藥,腰插番刀登機。

他們搭乘由「飛行208戦隊」桐村浩三中尉以下8名駕駛的3架零式輸送機(ダグラス輸送機)前往雷伊泰島。

在11月26日從菲律賓利巴(Lipa)機場夜間強行硬著陸雷伊泰灣布拉文(burauen)美軍機場,準備計劃配合日本第26師團(師團長:山県栗花生)摧毀美軍機場。

薰空挺隊的士兵在出發前,都有被好好款待,大吃大喝一頓,因為大家都知道,這個任務是去了就回不來的。

特別攻撃隊斬込隊

「毋敢看窗仔外 纏綿的雲彩 用盡所有勇氣 拊掉未來 殘虐人間兵器 血路殺開」

e0040579_17225614.jpg


確認「薰」空挺隊1機在日本軍勢力下巴倫西亞機場着陸,隊員與第日本26師團一起行動,擔任前鋒開路偵察危險的任務,他們再也沒有回到故鄉台灣。

「薰」空挺隊1機降落布拉文,黑夜中猛烈攻擊布拉文美軍機場,10個「薰」空挺隊員在布拉文機場,向飛機丟「爆薬」、「爆雷」、「焼夷弾」,布拉文機場美軍一時混亂,但發現日軍數量太少,開始包圍「薰」空挺隊員。

他們舉起祖傳蕃刀全部戰死,美軍並沒有往上呈報,認為是日本第16師團的殘兵偷襲,日本軍方則列入「消息不明」。

在美軍記録在布拉文東方16公里塔克洛班海岸,發現2架日本軍大型機,日本兵消失於黑暗之中的報告。

另2機「薰」空挺隊可能攻擊了塔克洛班(Dulag)機場,他們「斬込」時也全部「玉砕」。

e0040579_18355681.jpg


「薰」空挺隊「玉砕」後,日軍在中央山脈的第16及山県栗花生的第26師團聯同從呂宋島來增援的高千穂空挺隊、第3及4空降旅向美軍在布拉文機場又發起進攻,4天裡燒燬了大批美國儲備的武器。

「薰」空挺隊的特攻,驚動美軍緊急空降「美軍第11空降師」到布拉文機場。

但日軍之進攻計劃,對整個雷伊泰島戰役已經沒有什麼影響,日本陸軍的航空兵力在菲律賓的航空兵力損失一半,令他們以後要依賴的是「神風特攻隊」的玉砕。

台灣「薰」空挺隊員入祀日本靖國神社。

台灣蕃刀一本大和魂
米英撃てとの大詔を
涙で拜む  はらからが
さうだやるぞと 立ち上がりや
熱い血潮が  身にたぎる
われら   高砂義勇隊


e0040579_16511315.jpg
:WTFM全軍破敵陣線
[PR]
by cwj36 | 2015-05-30 14:37 | 【台灣 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