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中剿匪總指揮湯恩伯撤職記

魯中剿匪總指揮湯恩伯撤職記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
孟良崮 「德國兵的逆襲」
突圍無望的張靈甫


1946年第二次國共內戰藍紅惡鬥(國軍共軍都是中國國民革命軍)爆發。

國民黨軍第一兵團,兵團司令湯恩伯任魯中剿匪總指揮

湯恩伯轄下有:

整編第83師,師長李天霞
第19旅(旅長楊萌)、第44旅、第63旅(旅長徐志勖)

整編第74師,師長張靈甫
第51旅(旅長陳傳鈞)、第57旅(旅長陳噓雲)、第58旅(旅長盧醒)

整編第65師,師長李振
第154旅(旅長張一中)、第160旅(旅長溫淑海)、第187旅(旅長李明)

整編第57師,師長段茂霖
第117旅(旅長羅覺元)、預備第4旅(旅長龍雲驤)

整編第48師,師長譚何易
第138旅(旅長李英俊)、第174旅(旅長王景宋)、第176旅(旅長秦靖)

整編第28師,師長李良榮
第52旅(旅長葛先才)、第80旅(旅長李萬斌)

整編第25師,師長黃百韜
第40旅(旅長陳章)、第108旅(旅長楊廷宴)、第148旅(旅長廖敬安)

第7軍,軍長鍾紀
第171師(師長劉昉)、第172師(師長朱乃瑞)

e0040579_19335488.jpg其中全副美械裝備的張靈甫的整編第74師作為國民黨軍5大主力之首,自「國軍共軍都是中國國民革命軍」內戰以來一向是華東戰場國民黨軍之中堅,於淮北、睢泗、兩淮、漣水等戰役中攻無不克,屢立戰功。

5月10日,國民黨軍南線兵團整編74師與25師等作為主攻渡汶河。

11日攻取重山、艾山,12日占黃鹿寨、三角山、楊家寨,13日攻占馬山、邁逼山、大箭,距離坦埠已不到6公里。

不料當夜,粟裕安排第6縱隊預伏魯南,然後,夜行軍長途快速奔襲垛莊,切斷了整編74師的後路。

切斷了74師與周邊部隊的聯繫的是共產黨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所屬「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連長貢茲 斯厄爾比來到中國後,配屬中共華東野戰軍第6縱隊。

貢茲 斯厄爾比(1921—1994)是德國巴伐利亞州人,是前納粹德國黨衛軍山地師上校,一説黨衛隊巴伐利亞旅,也有記載是屬於德國國防軍山地部隊。

曾經在奧地利、巴爾幹半島,史達林格勒南方作戰。

1943年,他的部隊在史達林格勒以南6公里的格芬斯紗比亞高地被蘇軍殲滅。

貢茲·厄爾比被蘇軍俘虜。




e0040579_653470.gif

(梅克爾):「怎麼可以把德國戰俘派去中國送死?」

e0040579_2240091.gif

(普亭):「那是舊蘇聯幹的~與我俄羅斯無關!」


二戰末期當時德軍東線的德軍能跑的都會逃到西方向英美投降,例如在捷克斯洛伐克和庫爾蘭的德軍無路可逃,除了戰死只能是向俄軍繳械,其中估計有50萬戰俘死在蘇聯的集中營,但只有363343名死亡俘虜的身份被蘇聯方面確認。

e0040579_0504540.jpg


貢茲·厄爾比隨著6000名德國軍官被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押解長期囚禁於遠東西伯利亞地區的沃爾庫塔戰俘營,因表現良好成為沃爾庫塔德軍戰俘代表。

由於政治原因,蘇聯不能坐視中共的滅亡,而且蘇聯也需要新的在華代理人,但出於國際形勢,又不能直接出兵中國,中共中央首席蘇聯軍事顧問科瓦廖夫建請從西伯利亞德軍戰俘前往中國作戰「戴罪立功」。

科瓦廖夫的協助下與20人蘇聯軍事智囊團策略下,還組織日本關東軍與朝鮮人部隊加上投奔來的滿州偽軍,科瓦廖夫威脅這些德國、日本、朝鮮人如果不幫忙中共打戰就會在西伯利亞勞改到死。

於是,除給予中共武器裝備和作戰資金外,派遣了接受過政治教育的德軍戰俘共5300名德軍山地部隊戰俘組成的所謂「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配備有PPSH-43式衝鋒槍和改進型M1891/30式拴動式狙擊步槍,就由貢茲·厄爾比帶領前往中國。

納粹德軍戰俘援助中共華東野戰軍,此計劃包括援助中共武器裝備和資金的政策,被蘇聯保密局視之為一等機密。

e0040579_11415145.jpg


(PPSH-43式衝鋒槍)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從西伯利亞赤塔市開到陜西延安整頓,後以「華野新6連」(6縱「皮旅」)的名義參加山東戰役。

貢茲·厄爾比利用自身擁有多年山地作戰的經驗,秘密穿過孟良崮山,並穿插滲透進入國民黨整編74師陣地後方。

e0040579_1223592.jpg


貢茲·厄爾比一夜150里夜行軍,奇襲了垛莊74師後勤補給據點,炸毀垛莊以南所有橋梁和其他陸地交通線,成功切斷孟良崮以南國民黨軍的聯絡。

貢茲·厄爾比的德國兵並在埠口至磊石山一線山區佈防,先鋒游擊於鼻子山阻擊增援74師的國民黨83師。

張靈甫不得已被逼著上孟良崮等待援軍,蔣介石在聽說74師上山後,表示又驚又喜,並致電顧祝同湯恩伯張靈甫等說明其戰略想法。

「顧司令祝同兄北恩伯、靈甫兄勛鑒: 今已得知靈甫之74師被圍孟良崮,甚驚,又甚喜。其驚之因是靈甫被困,隨時有危險發生。其喜之因是靈甫給我國軍尋找了一個殲滅解放軍陳粟部於孟良崮的大好機會。因為我74師戰鬥力強、裝備精良,且處於有利地形;再之,有恩伯、敬久、歐震三兄兵團大軍雲集,正是我國軍同陳粟決戰的好機會,現命令74師靈甫部堅守陣地、吸引解放軍主力,再調10個師之兵力增援74師,以圖裡應外合,中心開花,夾擊解放軍,決戰一場,殲陳粟大部或一部之兵力,一舉改變華東戰局。總之,一切均仰仗諸位精誠團結,協同作戰,為黨國大業獻身出力,乃千秋之榮也。」

e0040579_12341773.jpg5月13日晚上7時開始共產黨華東野戰軍集中9個主力縱隊共20萬兵力,其中4個縱隊阻擋在山東的約40萬國民黨軍的反包圍。

另外5個縱隊(1、4、6、8、9縱隊)圍攻整編74師,華東野戰軍陳毅粟裕的計劃則是在「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消滅蔣介石裝備最精銳的王牌74師,嚴重打擊國民黨軍隊的士氣。

孟良崮主峰向西北連接兩個540高地,西北端為520高地;其東南為蘆山,東為雕窩,東西長約10公里,向北崗巒起伏直抵汶河,向南4公里為臨(沂)蒙(防)公路。

該山區山峰陡峭,多懸崖絕壁,山上無水,草木甚少,不能久守,在團團包圍下若無外援必是死路一條。

雖然張靈甫抵抗日本人在萬家嶺、雲頭山都喜歡龜在山頂,但當時他率領的兵只是排長、團長級的兵力,現在是火力強大的整編第74師師長。

058.gif:WW2日本特設師「第106師団」

張靈甫上孟良崮時牢騷滿腹的碎碎唸說:「我是重裝備部隊,如在平原作戰,炮火能發揮威力,陳毅二、三十萬人都來打我,我也能應付;現迫我進入山區作戰,等於牽大水牛上石頭山。有人跟我過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給他們看吧!」

蔣介石竟然要他當馬謖,難道要上演三國「街亭之役」?

74師堅守待援,等外圍國軍對解放軍反包圍之後再「中心開花」。

當時國民黨至少有40多萬軍隊在孟良崮周圍100公里範圍內,按照正常行軍速度1天之內都可以到達救援,而以74師的訓練、裝備固守1、2天是完全可行的戰術想法。

但是在山東聚結的超過40萬國民黨軍,83師、65師、25師等奉命支援,卻無人能突破解放軍的防線支援張靈甫

11師師長胡璉距離太遠支援不及。

25師師長黃百韜困於覆浮山、天馬山,損失萬餘人。

桂系鍾紀的第7軍,譚何易的整編48師等也消極救援。

尤其是近在咫尺的83師師長李天霞雖然早在5月11日之前就接到掩護74師的命令,卻只在戰前派了19旅57團下的一個連攜帶電台接近74師冒充是執行掩護的19旅,並命令最靠近74師的57團團長羅文浪可以隨時撤退。

57團是83師中裝備最差的部分,但是羅文浪為了免做戰後李天霞的替罪羔羊,最後仍然與74師會合,並在堅守孟良崮時一起被解放軍消滅,羅文浪後本人被俘,押禁於沂蒙山區。

蔣介石嚴命各部隊救援張靈甫,又派出空軍第1大隊的B25和第3大隊的P51的戰機,頻頻出動,傾盡全力空中掩護張靈甫突圍。

張靈甫兵分2路向垛莊突圍,6縱第17師師長梁金華與第18師師長饒守坤一時被B25和P51的戰機轟打的落花流水雞飛狗跳,張靈甫眼見向臨蒙公路突圍有望......只要接近83師就安全了。

此時第6縱隊司令員王必成急命「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支援,德國兵拿著PPSH-43式衝鋒槍衝鋒,尤其74師水冷式馬克沁機槍,無水不能發揮威力,機槍卡住。

這時德國兵像瘋子般衝殺,一路74師士兵紛紛倒地,國民黨機槍手連尿尿澆馬克沁機槍管的時間都沒有,拔腿就逃。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硬是把74師擊回孟良崮。

張靈甫往南竟遇到德國兵(以為是俄國人),無奈再向西突圍又被1縱打退,繼而向東,雖然奪回雕窩高地,但突圍還是被9縱所阻。

華東野戰軍第4縱隊主力對張靈甫的540高地進行猛攻。

由於當地全係岩石結構,國民黨軍難以挖掘掩蔽工事,中共日本籍炮兵隊長日向勝(華名:林勝之)命令炮兵對準74軍聚集地覆蓋射擊,「不用管目標區域有沒有人~開炮!」。

結果密如飛蝗的炮彈即便打在石頭上,橫飛的跳彈斃傷了大批74軍士兵。

最終,孟良崮變成包括張靈甫在內的國民黨軍的墳墓,而張靈甫丟在孟良崮腳下的大批火炮將變成華東野戰軍的戰利品。

國民黨空軍投下的大批糧彈,又多為解放軍所獲..........

e0040579_1923380.jpg


最後張靈甫在10餘萬之「匪軍」猛撲,戰況趨惡化,彈盡援絕,水糧俱無之下,絕望的與所屬軍官「自決」,共產黨說是擊斃,但近年來研究則是張靈甫被俘後,遭一名姓司的解放軍排長用機槍掃射致死。

「中心開花」的張靈甫終因國民黨援軍無法來救,寡不敵眾,後來被華東野戰軍圍殲而「凋謝了」

「共產國際援華山地戰術連」後又參加沙土集戰役。

1948年的豫東戰役中,隨6縱攻克龍王店,俘虜國民黨軍7兵團區壽年

隨後的淮海戰役中,6縱是碾莊圍殲黃百韜兵團的主力之一。

1955年,貢茲·厄爾比因表現極佳,提前獲釋從蘇聯返回東德,並參與組建東德國國家人民軍山地部隊的工作。

1992年兩德統一後,貢茲·厄爾比移居柏林,1994年因心臟病發作去世 。

當然,德國人參與國共內戰搞死張靈甫,中共也是絕口不提的!

張靈甫掛掉,蔣介石從一開始「甚驚,又甚喜」變成「甚氣,又甚悲」,惱羞成怒之下先把指揮不力的魯中剿匪總指揮湯恩伯撤職。

張靈甫戰死,黃埔系大嘩,大家開始推責任,「校長永遠是對的」,所以真正出餿主意的蔣介石沒事,大家一致認為整編83師師長李天霞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蔣介石下令將李天霞交軍事法庭會審。

李天霞見狀,急忙攜帶一皮箱金條到處送禮游說:「整編74師劃歸我指揮不假,但不知為什麼張靈甫中途歸黃百韜指揮,孟良崮之戰25師就在74師身邊,黃百韜始終不離蒙陰道,事情就壞在他身上。」

經過一番手腳,有司方面拿到人家的金條後,有司「會審李天霞」竟突然變成了「追究黃百韜」。

非黃埔出身的黃百韜為了幫湯恩伯脫罪並為自己辨護,乾脆推給死人張靈甫

承述:「魯南會戰中湯恩伯第一兵團轉戰月餘,在臨蒙公路和沂蒙公路間捕捉到極好戰機,作了周密部署,整編74師師長張靈甫主動請戰,甘當釣餌,忠勇可嘉,可惜實戰經驗不足,又剛愎自用,不聽黃百韜勸告,引兵於絕地,參戰各部在黃百韜指揮下,雖奮力援救,但為地形所限,無法接近,不但整編74師遭劫,更連累湯司令之殲敵計劃功敗垂成。」

e0040579_11453043.gif
:「大家這樣推來推去,太沒說服力,不如說郭小鬼(汝瑰)是內鬼吧!大家責任都能減輕一些些....」


經撤職留任的黃百韜這麼一反轉,咦?原來湯恩伯「委屈了」,雖然被撤職,但蔣介石依然看重,倚為臂膀。

湯恩伯將帶領國民黨軍丟掉長江防線,南京棄守並在上海和東南沿海一連串的慘敗..........



當人們變得不再忠誠的時候,我們依然保持著忠誠
Daß immer noch auf Erden für euch ein Fähnlein sei.

地球上應該依然還有為你們樹立的旗幟
Gefährten unsrer Jugend, ihr Bilder beßrer Zeit,

e0040579_16511315.jpg
:WTFM全軍破敵陣線
by cwj36 | 2015-06-18 03:26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