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 岡村寧次70年前反無條件投降的電文

栄軍團
1945 岡村寧次
70年前反無條件投降的電文


e0040579_10444375.jpg


中日戦争後,日本官方統計日本軍在中國戰場死亡者數字,陸軍有38萬4900人、海軍有7600人(日本當時沒空軍,飛行員屬於陸、海軍航空隊),終戦後還死亡5萬4000人、總計為44萬6500人。

戰後不論是「這個中國」或「那個中國」大量書籍則記載「殲滅日軍133萬,占日軍二戰總損失195萬的70%」。

戰爭的損失,一般只統計絕對損失數(死亡),中國則把死亡與受傷廢殘人數混雜矇混誇大,竟誇大到3倍,用日軍在中國的死亡數和累計受傷數去和日軍絕對損失總數對比,就達到了70%,謊言說1000遍就是真的,8年抗戰,中國竟成為二戰殺死最多日本人的首功之國。

但事實卻是中國8年抗戰擊斃日軍數只占日軍二戰2,120,000死亡總數不到22%,44萬人其中因非戰鬥因素如環境衛生、水土不服病死的佔大宗。

中國緬甸遠征軍戰死10萬人,擊斃日軍數量也僅約近1萬,但戰場僅局限於緬北的「孫立人神話」卻一直流傳.......

9萬日軍在中國東北被蘇軍擊斃(主要是諾門坎和蘇聯出兵東北兩場戰役),也就是說,約有120萬日軍在太平洋戰場被美軍擊斃,占戰爭中日軍死亡總數的64%。

終戰後中國宣稱中國戰場始終抗擊和牽制了日本陸軍主力這也不是正確的。

日本陸軍二戰中有四大戰略集團,就是在日本本土的「國內軍」(含駐臺灣、朝鮮的日軍)、太平洋戰場的「南方軍」,以及在中國東北的「關東軍」和關內的「支那派遣軍」。

8年抗戰中國戰場所對付的,實際只有一支「支那派遣軍」。

戰鬥力最強的主力「關東軍」是對抗視為最大威脅蘇聯的,「南方軍」是對抗英荷。

1941年12月7日太平洋戰爭爆發時,「關東軍」73萬人,數量和質量均居第一,「南方軍」40萬人,精銳程度僅次於關東軍,「國內軍」38萬人,「支那派遣軍」雖然有62萬人,論數量居第二位,但因精銳大多抽調給「南方軍」,質量已大為下降。

後來在中國戰場大多是3流部隊升級編成大叔級的「特設師」(編制100號以上者),戰鬥力極弱(只剩下第3、13師團戰鬥力較強),戰力強的調去對抗美國,老弱的對付中國,沒有所謂「牽制了日本陸軍主力」的問題。

既使如此,中國軍隊還是打不贏日本最弱的軍隊。

1944年日本發動「大陸打通一號作戦」(豫湘桂會戰),以老弱「特設師」為主力,連奪146城,中國從河南、湖南、廣西、廣東及貴州大片國土被日本占領,7個空軍基地、36機場被毀,短短的8個月中,國民黨軍在戰場上損兵50萬人。

美英等國搖頭嘆息,看破了蔣介石的手腳,決定拉蘇聯對日本宣戰。

日本投降時的兵力分布,投降時日軍總數720萬,其中「支那派遣軍」105萬,不到15%,「關東軍」向蘇軍投降68萬,占9%。

在太平洋戰場向以美軍為首的盟軍投降的「南方軍」和「國內軍」合計約550萬(国民義勇戦闘隊 約2800萬人未列入),占76%。

日本「國內軍」為準備「一億人特攻」的「本土決戦」(決号作戦),「特設師」已經編列近400多號,連日本戰國時代的竹槍也列入為武器。

翻遍中國8年抗戰史,確實找不到中國全殲日軍一個步兵聯隊的例子(全殲日軍一個師的謊言卻不少)或從日軍手裡奪回一個比較大的城市 。

所謂「大捷」都是找出無關痛癢的虎頭蛇尾戰鬥出來誇大戰果掩飾更慘痛的戰略失敗,如台兒莊、昆崙關、萬家嶺等。

長沙會戰特別是第3次長沙會戰是國民黨樹起的又一個「抗戰神話」,薛岳宣布殲滅日軍5萬。

實際上此次會戰日軍出動3個師團,10萬人,遭到20萬中國軍攻擊,傷亡不過6000人,其中死亡僅1591人。

據時任軍法執行總監何成濬在其1942年2月25日日記中記述,薛岳在軍事會議上報告第3次長沙會戰的戰果時,受到在場諸人笑斥之。

蔣介石查看繳獲日軍槍支,發現竟然有「中正式」步槍,於是大罵薛岳「謊報戰績連臉都不要」。

徐永昌 (中華民國陸軍一級上將)日記也批評薛岳:「謊報(指大捷)看我國軍人無恥,達於極點」。

國民黨眾將罵歸罵,但是讓阿南惟幾白忙一場,還是要大大宣揚為「大捷」。

還有一些濫發青天白日勳章的所謂「大捷」,如石牌要塞戰役(胡璉陣地失守,但日軍撤離~胡璉等日軍走了宣告鄂西大捷)、獨山戰役 (孫元良)。

這些「大捷」依現在看來實在可笑,但有不知詳情的中國人仍然津津樂道,把蔣介石濫發的青天白日勳章當作非常崇高的抗日榮譽。

戰爭的中後期以後,日軍的主力根本不在中國戰場,然後就算是這樣,日軍靠著老弱殘兵在中國戰場發動一號作戰,企圖打通大陸南北交通線時,中國軍隊還能創下「豫湘貴大潰敗」的難堪記錄。

中華民國一級上將張發奎在回憶錄中就說出一句真心話:「我軍抗日戰爭中從沒贏過一仗」

西元1945年(昭和20年) 8月11日,外電開始報道日本將要無條件投降的消息,當時日本「支那派遣軍」(栄集団)總司令官 岡村寧次大將由無線電獲悉後,心情非常火大激烈的發了一份電報去日本陸軍中央抗議軍部接受「無條件投降」。

電報內文:

「数百万の陸軍兵力が決戦を交えずして降伏するが如き恥辱は、世界戦史にその類を見ず、派遣軍は満八年連戦連勝‥‥百万の精鋭健在のまま敗残の(蒋介石の)重慶軍に無条件降伏するが如きは、いかなる場合にも絶対に承服し得ざる所なり」

「數百萬陸軍兵力沒有決戰就投降!
竟有如此恥辱之事!
世界戰爭史上前所未見~派遣軍八年來連戰連勝
一百萬精銳健在卻要向....
殘兵敗將(蒋介石的)重慶軍無條件投降!
任何情況之下說什麼也不能絕對地服從。」


終戦時,日本支那派遣軍總兵力有105萬,但其實是裝備差、超過30多歲老兵眾多的部隊, 岡村寧次還自誇是「一百萬精銳」...儘管如此,中國軍隊依然無法擊敗此日本支那派遣軍收復失土。

8月14日, 不服的岡村寧次再度上奏天皇,請求皇室遷入中國繼續徹底抗戦(「徹底抗戦遂行に邁進すべく御聖断」),翌日,昭和天皇決定接受波茨坦宣言的聖旨下達,岡村寧次只好「承詔必謹」嚴命下屬執行投降事宜。

9月2日,交戰各國在停泊在日本東京灣的美國戰列艦密蘇里號上,舉行了日本投降的簽字儀式。

消息傳來,9月3日,中國宣布此日為「抗日戰爭勝利日」(1955年,台灣國民黨的國防部為了統一各軍種節日,因此選擇對日抗戰勝利日作為三軍的「軍人節」。)

1949年1月26日,中華民國政府軍事法庭在上海宣布岡村寧次「無罪」,並被釋放回國。

1949年(昭和24年)以後約20年間,岡村寧次被聘為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軍事實踐研究院」高級教官。

他的日本軍将校軍事顧問團(「白団」)保護了手下敗將蒋介石逃亡台灣的中國國民黨政權。



幅高2.2公尺、寬6公尺、題為「公元一千九百四十五年九月九日九時.南京」的重大歷史題材油畫,由中共南京軍區政治部文藝創作室畫家-陳堅-歷時16年「創作」。

描述1945年9月9日9時,侵華日軍在南京正式簽字投降,日軍總司令岡村寧次(右)屈身向挺立的何應欽遞呈降書。

不過史實是 岡村寧次並沒有親自遞呈降書,他簽完名,印章卻蓋歪了,由日本支那派遣軍總參謀長、陸軍中將小林淺三郎遞交降書。

e0040579_16191615.jpg


看各角度來看倒像何應欽向日本投降,戰敗方的小林淺三郎腰挺的比戰勝國的何應欽還直。(何應欽岡村寧次日本陸官學校的學弟)

2014年在中國南京軍區機關大院內的侵華日軍投降簽字儀式舊址,歐式的高大建築至今保存完好,走進大樓,可以看到1945年9月9日侵華日軍投降簽字儀式的場景用蠟像「復原」,只是日軍投降時頭低了很多很多,與「事實狀況不符」。

e0040579_2121817.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9-01 13:06 | 【WW2專區】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