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気ブログランキング |

WTFM Clan Competition Tier 3合戰令

历时156天



断作戦
WTFM Clan Competition Tier 3合戰令_e0040579_558195.png1944年4月,蔣介石頭決斷再出兵緬甸,5月11日夜半,以衛立煌為總司令官率領16個師組成中国軍雲南遠征軍,渡過怒江發動清除阻斷滇緬公路的日軍(滇西緬北戰役)。日军司令部意识到龙陵一发而动全局的重要地位,决定放弃缅北战线,抽调战略预备总队的第二和第四十九师团增援龙陵的日军第五十六师团。在解除了龙陵周边的危险后,于8月26日发动了旨在击溃公路沿线我军,解救松山、腾冲之围,继续巩固被切断的滇缅公路的代号为“断作战”的进攻战。

于是,在“断作战”未提出前,松山祐三向第三十三军提出强烈意见,要求第五十六师团率先投入作战,先解龙陵之 围,然后贯穿突破到松山;待第二师团到达后,尾随在后面扫荡残敌就是了。但是,第三十三军担心第五十六师团孤军作战,救援不成反陷进去被吃掉,一直没有采 纳他的意见,仍令其研究与第二师团并肩作战的攻势要领。
守備的雲南的日本第56師團,凝固騰越,拉孟,平戛,龍陵等地的要衝果斷的反擊,但是中國軍以壓倒性的兵力包圍了各地的守備隊。

1944年7月「断作戦」(威作命甲第101号)是日本陸軍在英軍和中國軍的攻勢而丟失緬甸北部之後,日本大本営作戦班長與支那派遣軍總司令部第三課長参謀兼任第33軍参謀辻政信大佐為持續遮斷英美對中國的物資援助管道援「援蒋ルート」滇緬公路的中國雲南省作戰計劃。

1943年11月24日,辻政信以支那派遣軍司令官畑俊六大將的名義,在浙江奉化溪口鎮舉行了一次公祭蔣母的儀式。対蒋介石政権講和を東條に進言、辻自らによる重慶乗り込み講和交渉しようとしたが陸軍首脳の反対にあい講和は失敗した。

辻政信以個人名義對水上源藏少將發出死守密支那命令,水上指揮步兵第114聯隊在密支那與中美聯軍展開死戰直到1944年8月3日被攻陷為止。水上獨自將死守命令壓下,下令殘存的守軍突圍撤退,水上本人則在部下全部撤退後舉槍自盡。水上的副官回到軍團司令部準備報告戰況時,辻政信一邊大罵「不是叫你們死守嗎?為什麼你們還有臉回來!」一邊痛毆他,最後是在旁的其他師團長看不下去而制止

辻は状況報告をしようとした水上の副官を「死守せよと言ったのに、おめおめ生きて帰りおって」とすさまじい勢いで殴打した。あまりにも激しい暴力で居合わせた師団長が止めに入るほどだった。既に第15軍が壊滅して劣勢の日本軍であったが、15倍の英印軍、および米式装備の中国軍に対する遅滞戦闘を実施した。


中國第一次

為堅持阻斷滇緬公路,日本緬甸方面軍將第18、第56師團組成為「第33軍」以反撃雲南遠征軍。並派遣第33軍救援在雲南的日本第56師團各處的守備隊。歩兵第113連隊の主力を拉孟に、同連隊第3大隊を龍陵に、歩兵第148連隊を騰越に配置した。

日軍33軍團第56師團團長松山佑三,參謀長川道高士雄親臨龍陵指揮。56師團146聯隊一部,148聯隊第3中隊,18師團114聯隊一部,229聯隊一部,56工兵連隊,56炮兵聯隊共8千多日軍作戰于龍陵。戰略對峙期間,日軍田島大尉進駐龍陵,組閣龍陵縣僞政府,任趙鵬程爲僞縣長。

龍陵にいたのは、日本軍、第53師団(安兵団)の一部と、第56師団の主力、第2師団(勇兵団)でした。

在中國遠征軍分路進擊松山、騰沖的同時,負責右翼攻擊任務的宋希濂第11集團軍即從第2軍和第71軍中抽出精銳部隊,共同組成突擊隊,繞過松山側翼直插龍陵,

於6月6日兵分三路向駐守龍陵縣城一線的日軍發起了猛烈進攻,經過兩個晝夜的激戰,截斷了龍陵與芒市之間的公路聯繫,並肅清了龍陵城外大部分據點中的據守之敵。

6月8日晨,第71軍87、88兩師主力部隊開始向日軍重兵防禦的龍陵東南郊敵陣進擊,力圖搶佔猛嶺坡,日軍也拚死搶奪被遠征軍攻佔的陣地,異常激烈的戰鬥打成了拉鋸戰,猛嶺坡陣地9次易主,

第88師263團最終以團長傅碧人負重傷、全團官兵傷亡500多人爲代價,直到下午5時才將該陣地完全攻克。

此後兩天中,遠征軍將士在猛嶺坡大捷的鼓舞下,分路向龍陵城外的日軍發起猛攻,87師攻克赧場、大壩、文筆坡和龍陵老城,克復龍陵以東的公路要點;88師攻克廣林坡、老東坡、風吹坡、三關坡;新33師攻克雲龍寺。

到6月10日,龍陵城郊的所有高地都被遠征軍克復,三個師的雄兵對城內日寇重重圍困,攻城在即,殘餘日軍只得退回到城內堅固工事中負隅頑抗。 

眼看在龍陵苦心經營的核心據點即將失守,週邊日軍立即組織大股力量增援,一心解龍陵之圍。

6月13日,正當遠征軍著手攻打龍陵縣城之際,駐守騰沖宫原大队(第一四八联队第三大队的2000多名日軍南進馳援龍陵,駐守芒市的1000多名日軍也沿滇緬公路北上,駐守象滾塘的500多名日軍也急速東進龍陵,同遠征軍發生了激戰。

在日軍精銳部隊大軍壓境的情況下,遠征軍第71軍主力部隊被敵軍從中截斷,腹背受敵的87師傷亡慘重、險遭覆沒。


迫于情勢,遠征軍只得於16日退回到城郊一線,保存實力準備再戰,遠征軍首攻龍陵因此功敗垂成。

老蒋打电话来说,你们已经得到了龙陵,为什么不守住?必须反攻龙陵,完全攻克。如果你们继续放弃,要军法从事。”蒋介石电令:“饬长官部追查放弃龙陵系何人下令。”

第87师师长张绍勋急了,竟开枪自杀一枪打偏了,没死。”陈宝文说:“宋希濂(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去看张绍勋,把他送到后方去医治,让第八十八师副师长黄炎接管第八十七师,同时又调特务连到勐冒村的大桥上架起机关枪,防止部队向后退。”

從6月16日夜起,駐守在龍陵縣城附近各據點中的5000多名日軍經常在坦克的掩護下,沿滇緬公路兩側向遠征軍發起突襲,雙方傷亡都十分慘重。迫于情勢,遠征軍只得於16日退回到城郊一線,保存實力準備再戰,遠征軍首攻龍陵因此功敗垂成。

WTFM Clan Competition Tier 3合戰令_e0040579_2304767.jpg


蚌渺会战

二十二日,在缅北指挥中美联军作战的史迪威迭电要求追查“失守”龙陵责任者,被逼得大为恼火的蒋介石,给保山 远征军司令长官部发来严电,并在卫立煌的名字后面挂上了宋希濂、霍揆彰两个集团军总司令,内云:「……以优势兵力进攻弱势之敌,不特进展迟缓,且龙陵竟因 少数敌之反攻得而复失,实有损国军荣誉」,并明令「如有作战不力,着由卫长官依法严惩」。

在此危急关头,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严命第十一集团军总 司令宋希濂集结主力,全力反击黄草坝正面的日军,必须确保黄草坝一线,不许后退半步!

意识到事态严重的宋希濂紧急调整部署迎敌:令第八十八师确保龙陵东南 既得据点;以第八十七师控制于黄草坝及其西南公路两侧高地,第六军新三十九师两个团及第七十一军搜索营担负其右翼警戒;

同时令第二军军部及其第七十六师主 力位于蚌渺附近,协同第八十七师侧击龙陵东犯之敌。

六月二十六日深夜下达的第二一七号作战命令,松山祐三将这次攻击命名为“蚌渺会战”,称:

  “一、此次蚌渺会战系对敌第十一集团军主力决战;

“二、兵團以舉全力獲此一戰之決勝,一舉解決今後之作戰。各隊應覺悟,蚌渺會戰之勝敗,攸關兵團之存亡,務竭死力向勝利之途邁進;

  “三、松井部隊代表龍兵團(第五十六師團代字)之命運,應於敵主力集結之前,迅速擊滅當前之敵。”

  總之,松山祐三這次是不惜孤註一擲,冀望第五十六師團生死存亡於所謂“蚌渺會戰”。

為此,他從芒市親臨龍陵督戰,並且在作戰命令最後一條特別註 明“余在龍陵”,令全線日軍壓力頓增。而遠征軍已毫無退路,只能在此戰求得決定性勝利,可以說成敗利鈍,在此一舉,所以戰鬥慘烈自不待言。

第71軍遭到擊退

第五十六师团长松山祐三听了返回的川道参谋长的汇报后,半晌无语。“知道步兵战斗力已达极限,遂决意停止攻击,命令各部队秘密与敌脱 离,返回龙陵”。

  七月二日夜,松井秀治沮丧地率日军悄然撤出阵地返回龙陵。经清点部队伤亡惨重,有的中队已减员至不到二十余人。{63}那一刻,松井已经预感到,也许再也没有机会挽救松山的——拉孟守备队了。


中國第二次圍攻

7月13日,第71軍又集結了87師、88師、榮譽1師、新28師、新39師五個師的30000兵力,從東、北、南三面向龍陵縣城一帶的日軍據點發起第二次圍攻,再度佔領了赧場、長嶺崗、猛嶺坡、廣林坡、三關坡等日軍陣地,控制了龍陵至芒市、騰沖的公路。

但因松山尚未克復,各類軍需物資無法通過滇緬公路運抵軍中,造成圍攻龍陵的部隊給養困難,

八月二十三日傍晚,小室鐘太郎向第五十六師團發去電報,稱:“龍 陵連日來日夜遭受優勢之敵空、地協同猛攻,即使奮戰,也只能再堅持兩天

8月26日 師団長は芒市に到着市、第56師団の松山中将と連絡を取った


且日軍爲了儘快打通芒市至龍陵的公路,向龍陵增派了第56師團、第2師團主力15000多人,向遠征軍發動了瘋狂反撲,在敵人炮火的猛烈攻擊下,駐守龍陵城外的新39師所剩官兵不到百人,新37師也遭受重創,其死守陣地的117團3營將士全部殉國,不少陣地重新陷落敵手。

日军依靠城内的地堡,与中国军队展开巷战。爆破筒经过一个月血战,远征军将城内日军逼退至城南一角。

8月26日深夜,从缅北秘密转移至芒市的日军第二师团加上第五十六师团主力共15000余人,突然向龙陵外围远征军阵地发起猛攻,日军的疯狂反扑下,驻守龙陵城外的远征军新三十九师所剩官兵不到百人,新三十七师死守阵地的一一七团三营官兵全部殉国。

八月三十日,辻政信大佐在芒市起草下達了“第三十三軍攻勢命令”,要旨為:

  一、拉孟、騰越、平戛各守備隊面對優勢之敵的長期猛攻,仍孤軍死守陣地。又,龍陵守備隊自八月中旬以來,正遭受來自拉孟、平戛之敵的重壓;

  二、軍決定迅速擊破龍陵周圍之敵,前出到怒江一線,首先救出拉孟守備隊,繼而營救騰越、平戛守備隊……

  為此,除了原有的第五十六師團外,還將曾在瓜達卡納爾島遭美軍重創、剛轉隸到緬甸方面軍的第二師團{68}調了過來,再加上第四十九師團的一部為預備隊,拼湊出約十五個步兵大隊及部分炮兵,共計約兩萬兵力,開始在芒市集結。

  辻政信要求:九月三日拂曉攻勢開始。
第五十六師團長松山祐三對此心知肚明,連日來不斷收到松山、騰沖的告急電報,讓其焦頭爛額。而遲遲不能到達戰場的第二師團,更是讓他惱火。他感 到,按辻政信的作戰計劃,等第二師團到達後再行並肩發起攻勢,肯定為時已晚。況且第二師團是以支援的立場來參戰的,而第五十六師團是急於“從火中救出愛子 ”而作戰,此時與其說需要兵力,不如說更需要“感情”投入和把握戰機。他深信,像營救拉孟、騰越這樣困難的作戰,沒有“血緣關系”的部隊是辦不到的。


8月30日 「第2師団は右一線となり、公路(芒市-龍陵-拉孟)東側小松山南地区において攻撃準備し、

9月 1日  勇)竜稜に勇兵団と龍)兵団の援軍到着 雲南遠征軍に攻撃開始し、一進一退のすえ敵を撃破

9月3日より龍陵東側の敵を撃破し龍陵東北側に進出すべし」
歩兵第29連隊(三宅健三郎大佐
歩兵第16連隊(堺連隊)はかろうじて二山の一角を占領した。


9月10日,中国军队被迫再次放弃龙陵县城与城外据点。

因將士傷亡慘重,遠征軍只得於9月10日再度退回到龍陵城北近10公里的赧場一帶堵擊,第二次進擊龍陵宣告失敗。

第3次

9月7日,第八军攻克松山;9月14日,第二十集团军攻克腾冲。为早日拿下龙陵,蒋介石下令机械化部队第五军第二○○师从昆明火速开赴龙陵前线。

  9月中旬,中國遠征軍圍攻松山、騰沖的戰鬥都取得了全面勝利,左、右兩翼主力部隊相繼彙聚龍陵。松山腾冲日军残余全数被歼。中国远征军几乎全部正向龙陵开来……

時逢8月22日,蔣介石將宋希濂調離龍陵到重慶受訓,原因是蔣介石在重慶已發佈龍陵光復的新聞,結果殘敵尚未肅清。

宋希濂職務由副總司令黃傑將軍代理,遠征軍對圍攻龍陵的戰略進行了調整,一面進襲龍陵至芒市之間的交通陣地防止敵兵增援,一面集中了10個師的強大兵力,

10月29日拂晓,远征军集中近10万人,在300余门大炮与美军飞机的配合下,对龙陵县城发起第三次总攻。

本来就快要到强弩之末的日军一听到这个消息,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于腾冲收复当天的9月14日迫不及待地草草收兵。借调到滇西的日军第二和四十九师团期限已到,又再次调走以应付驻印军在缅甸的攻势。一时间本来还应该继续坚守的日军龙陵守备队再也沉不住气了,纷纷卷铺盖逃跑,龙陵城几乎变成了一座空城。可惜远征军和美军顾问团没有及时察觉日军内部的这一慌乱而乘机发动攻势,失去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位据守龙陵的小室中佐,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工兵科(陆士三十二期),后留校任教官。一九三三年夏曾在诺门罕清理战场,为上万名阵 亡日军收尸,关东军此战之惨败给其心理留下了浓重阴影。他本是第五十六师团所属的工兵联队长,松山阵地即为他所设计,搞搞工兵本行还可以,只是因军阶最高 才被委任担负了龙陵城防之责;而龙陵的“大杂烩”部队来自三个师团,多数不是自己的部下,对逼迫他们死战他缺乏信心。自第一次反攻失利后,第五十六师团主 力撤到了芒市,奉命留守龙陵的日军都感到是被赤裸裸地抛弃了,小室钟太郎在官兵的目光中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獨斷撤退下達 不過被,第2師的岡崎師團長阻止

龙陵守备队长小室钟太郎,独自走出守备队掩体,在龙陵城南的双坡切腹自杀,日军群龙无首,四面楚歌。

9月10日,何紹周致電軍委會,提請敘獎第8軍參謀長梁筱齋、第82師副師長王景淵、第103師師長熊綬春。

9月14日,第20集團軍攻克騰衝。日軍第33軍司令官本多政材決定終止對龍陵攻勢,令第2師團斷後,指揮龍陵守備隊留守,以掩護松井部隊救援平戛日軍。

9月18日,龍陵守備隊長小室鐘太郎因擅自後移防線遭斥責,切腹自殺。


於10月29日向龍陵城區發動了第三次總攻。經過爲期5天的激烈戰鬥,終於在11月3日將據守龍陵的日軍大部殲滅,奪回了龍陵這個至關重要的戰略要塞。卫立煌致电蒋介石:“残敌仅余四五百由小路突围向芒市逃窜,我正追击中。”

緊接其後,遠征軍派出第88師沿途追剿向芒市方向逃竄的殘敵,連續攻克團坡、張金坡、南天門、放馬橋一線的日軍陣地,到了11月11日,龍陵全境均回到了中國人民手中。10.29,遠征軍各部在炮兵、空軍協同配合下向龍陵守敵發起第三次總攻。11.3,國民革命軍收復龍陵,日軍沿滇緬公路向芒市潰逃。



  “三戰龍陵”戰役,系整個滇西反攻戰中規模最大、耗時最長的要塞爭奪戰。在長達4個多月的戰鬥中,中國遠征軍先後投入了11.5萬人兵力,經過三次拉鋸爭奪,歷經大小戰鬥數百次,共殲滅日軍1萬多人(除400餘名殘敵突圍後潰逃芒市外,其餘被全殲),而中國遠征軍爲此付出的傷亡代價則爲29803人。龍陵戰役是滇西反攻作戰中,耗時最長,犧牲最大的攻堅戰,但也是滇緬抗戰中殲滅日軍最多的戰役。

  根據國民政府1945年12月《滇西戰役統計表》及《抗日戰爭期間滇西損失統計》報告:滇西抗日反攻戰役中,我軍共投入兵力16個師16.2萬人,其中,龍陵爲12個師11.5萬人,占71%。全役歷經236天,其中,龍陵156天。全役我軍傷亡官兵50474人,其中,龍陵傷亡29803人,占59%。全役斃敵25393人,其中,龍陵13200人,占52%。全役損失折關金幣73941996萬元,其中,龍陵損失67711768萬元,占91.59%。


  克復龍陵後,日軍賴以盤踞滇西的強固陣地均被掃除,日本侵略者被驅趕到了芒市一線(今德宏州境內)的一馬平川之地,自此再無險可守。

很厉害啊,中国远征军对付56师团,死了67000人,56师团只死了7000人けビルマを南下し、さらにタイ領内に移動を進める中で終戦を迎えた。

9/15 第56師団、龍陵戦線を離脱し平戞守備隊を救出するよう下達される。本多軍司令官、芒市に帰還
,,但是拉孟和騰越的救出不能。9/22 第56師団、平戞守備隊を救出 

太平洋方面的戰局惡化,斷作戰的目的,從堅持緬甸渠道隔斷的堅持,變成了爭取時間的撤退戰。1944年10月,中國遠征軍在滇西轉入總攻。11月上旬中國遠征軍攻克龍陵。12月15日,駐印軍攻克八莫。1945年1月,中緬國軍會師南坎。
by cwj36 | 2011-11-15 14:08 | 火之城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