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2 梅北一揆

e0040579_2158165.png

「莫問身殁魂歸處
自古雲蹤無人曉」
1592 梅北一揆
島津歲久之死



島津歲久

島津歲久自幼就被祖父島津忠良評價為『擁有徹底觀察利害的智謀』(「始終の利害を察するの智計並びなく」),在後世之人的眼中,是風氣勇猛的薩摩少有的「智將」。

島津歲久主要在兄長島津義久的身旁出任軍事參謀,左右著島津軍團的戰略方針。

從初陣的岩劍城戰役起,與兄長島津義弘及弟弟島津家久參與島津家絕多數的合戰。

他先後在橫川城攻略(横川崩れ)、大口堂ヶ崎中島津軍吃敗仗時救出島津義弘,大隅小濱城攻略、伊東攻略、耳川合戰、第二次水俣城攻略、豊後攻略等,擔任副將並立下戰功。

島津歲久從1563年起擔任吉田城城主,擔任鹿兒島地區的防衛,擁有不錯的政績。

據說,歲久經常在家中的酒席中代替酒量不佳的兄長喝下家臣們的敬酒,因此獲得許多家臣的敬慕

豐臣秀吉的九州征伐的前夕,在四兄弟中唯一提議與豐臣秀吉和談(難聽點就是投降)的人。

島津義久、義弘二兄都反對向秀吉降伏,最後決議徹底的抗戰。

島津軍在高城・根白坂戰敗降服後,島津歳久因為婿養子・島津忠隣戰死的怨恨,傳說與島津義久談完投降協議的豐臣秀吉從川内泰平寺到大口的中途,經過島津歳久的祁答院領西端的山崎,他叫家臣巧妙的引導秀吉軍往險惡的路走,並叫家臣本田五郎左衛門對秀吉的轎子射了6箭。

受到襲撃的是秀吉預備的空轎子,因此秀吉難過一劫。

弟弟島津家久在向豐臣秀長投降後猝死,疑被豐臣氏毒殺,更使歲久對秀吉不滿,而秀吉對他也早存戒心。

島津義久的降伏雖然使島津家沒有了存亡的危機,但是家中存在著為數不少的不滿分子。

對義久屈服于秀吉不滿的國人、侍大將手中都握有一定的實戰兵力。

他們都把希望寄託在宮之城稱病拒不拜謁秀吉的島津歲久身上。

e0040579_2134076.jpg


梅北一揆

梅北氏本是肝付氏的一族。後來梅北氏參加島津氏一方,任地頭職。

天正8年(1580),在相良義陽討伐島津的合戰中,島津氏全鄰國動員,這就是著名的「薩隅日三州勢」,梅北氏也有參加。

《肥後水俁陣立日記》中的國別部分《諸城外地頭眾》中也提到了梅北國兼任薩摩領的湯尾地頭。梅北國兼是島津氏家臣團中比較有名的家臣,在島津氏北征的時候率領島津家水軍。

天正13年(1585),在對大友氏的攻擊中向島津義久進獻了名曰「禦舟攻」的計策。

文祿元年(1592)6月,豐臣秀吉出兵朝鮮之際,以「船待」為藉口留在了肥後葦北郡佐敷。

6月15,在豐臣秀吉發動遠征朝鮮,熊本城主加藤清正朝鮮出征中的時候............。

因不滿豐臣秀吉給九州百姓施加重稅不滿的梅北國兼入來院重時的家老東鄉甚右衛門新納旅庵及其義兄田尻但馬、任大姶良地頭的伊集院元巣,與桂忠詮等島津家臣率領700人反抗軍加上農民與町人總計2000餘人發動了大規模的「國人一揆」。

梅北一揆軍首先攻下佐敷城,並進攻八代城。駐紮名護屋的島津義久聞訊驚愕不已。

以佐敷城為據點時,安田弥右衛門等人跑來佐敷城聲稱要參加一揆軍,還帶來酒菜表示誠意。

梅北国兼於是順勢開起歡迎酒宴。

安田弥右衛門在酒宴中敬酒時接近梅北国兼將他刺死。刺客安田弥右衛門後來也被殺,梅北国兼死亡,一揆軍群龍無首,舉事3日就被鎮壓,「梅北一揆」失敗告終。

梅北国兼首級被放在名護屋城的海邊曝曬,梅北一族全被處死。

其中国兼的妻子也被抓去名護屋,被處「火炙りの刑」。

《日本史》作者,葡萄牙天主教傳教士路易斯·弗洛伊斯(Luís Fróis)形容她就像殉教者的模樣從容赴死

「彼女は不思議なばかりの勇気をもって、当初から目を開き地面を見つめ、身動きもせず悲鳴や嘆声をあげることもなく、そのまま焼かれ、灰と炭骨と化するまで不動の姿勢を保っていた」

「梅北一揆」是當時日本國內唯一的反對豐臣秀吉出兵朝鮮的運動,是日本中世史上最後一次大規模的國人一揆,佔有極為重要的歷史地位。

因為梅北一揆,島津軍在「文禄の役」参陣時遲到,島津統帥島津義弘被眾將嘲諷為「日本第一的遲陣」(日本一の遅陣)。

遅陣的島津氏讓豊臣政権不信任,豐臣秀吉浅野長政細川幽斎等去島津領徹底「検地」(検地:土地丈量),有如現代政府跑去徹查有逃稅嫌疑的企業。

1592秀吉朝鮮出兵(文禄の役),島津歲久以生病的理由沒有出陣。

這次「梅北一揆」有300名島津歲久的家臣參與叛亂。

秀吉聞聽歲久的家臣也參加了起義,怒火中燒,認為島津歳久是幕後主使者,連沒有參加梅北一揆的歳久派当時13歳的阿蘇惟光在熊本花岡山被斬首,有密謀同盟者嫌疑的佐賀江上家種也下令切腹。

我死則族生

e0040579_2240503.jpg


島津歳久所用
色々糸威胴丸
(平松神社蔵)


秀吉隨即下令島津義久殺死弟弟歲久。

島津義久自然不忍手足相殘,但又不能違背太閣的命令,便找藉口騙島津歲久前往鹿兒島。

歲久一行百餘人啟程上路,行至途中歲久發現事情不對勁兒,想返回宮之城,但為時已晚,歸路早被島津義久派兵500人切斷了。

島津歲久只得逃到櫻島的吉野臺地,匆忙佈陣。

7月18日,義久軍向歲久軍發起進攻。因寡不敵眾,島津歲久來到竜ヶ水(鹿児島市吉野町)的地方。

「私は病に侵され、太閤殿下の前に出ることが出来なかったのであって、何らやましいところはない。しかし謀反を疑われた以上、島津家安泰のために切腹しようと思う。家臣たちは承服しがたいらしいので武士の本分を貫くべくやむをえず交戦するが、これは兄に対して弓を引こうというものではない」

被懷疑造反又身上真的有病的島津歲久想自殺,但身體虛弱竟無力切腹,包圍島津歲久的追兵因為追殺的是主君義久的弟弟也不敢動手,這種殺主公弟弟的「戰功」誰也不想搶,還躲著遠遠的。

島津歲久苦笑說:「快靠近點拿我的頭」(「早う近づきて首を取れ」)。

臨死前,島津歲久手握著插入小腹的脅差短刀,痛苦地說道:「此時才知婦人生產之苦。」

原田甚次不忍島津歲久切腹之苦快速砍下首級。

島津歲久享年56。

絕命詩「莫問身殁魂歸處,自古雲蹤無人曉 」

此後,歲久自盡處附近的石頭被稱為「御石樣」,成為妊婦的「安産の神」。

島津歲久首級懸掛在京都・一条戻橋上曝曬後,收入京都浄福寺。

歲久死後,島津家中所有的不滿分子被一掃而光。梅北一揆實際上島津氏政治立場極度悪化、検地與国人領主層被清算没落,只有靠島津義弘「慶長の役」的軍功來挽回名誉。

據說,此乃歲久之計,因歲久對秀吉不滿,島津家中不滿秀吉者盡數投靠於他。

如果能推翻秀吉,自然更好;若不能,那麼在他死後,不滿者也會被一同消滅,島津家中再無反對秀吉之人,所有責任由他一肩承擔,使島津氏得以存續。

島津歲久對島津氏所做的一切,是薩摩人永遠不會忘記的。

幕末薩摩藩内西郷隆盛的私學校郷中教育,島津歲久被崇拝的地位凌駕島津戰神島津義弘,因為他代表薩摩人「永不低頭」的精神。

e0040579_16511315.jpg
:WTFM全軍破敵陣線按讚活動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1-01-02 02:12 | 【Total War 島津 】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