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RD -負けないで

101師團士兵荻島靜夫的「戰地日記」淞滬會戰投入了國軍的大多數精銳部隊,又使用了當時中國最先進的武器。蘊藻浜一線當然也不例外。《日記》描述當時戰場上國軍的武器:「此時,敵軍也許感覺到我軍要渡河,從對岸的據點延至堅固的隱蔽戰壕裡,捷克機關槍(ZB26式輕機槍)哢嗒哢嗒地飛速亂射,發出的輕快的聲音,達姆彈發出啪哧啪哧地炸裂聲,還有迫擊炮彈的可怕的爆炸聲震天撼地。」些日本老兵在回憶中仍然心有餘悸:「打中肩膀後,傷口被完全撕裂,彷彿整個肩膀都被從這個洞里強行挖走了。」


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噶爾丹借口追擊土謝圖汗部餘眾,由喀爾喀蒙古進軍內蒙古烏珠穆沁,與清軍衝突。康熙帝為確保京師安全和邊疆安定,於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七月,他命裕親王福全、恭親王常寧分兵左右兩路出古北口、喜峰口,七月二十四日親自進駐博洛河屯(今河北省隆化)節制全軍。不久康熙帝得瘧疾回宮。

八月一日兩軍在烏蘭布通(今內蒙古自治區克什克騰旗境內)交戰。噶爾丹將萬餘駱駝縛蹄臥地,背負木箱,蒙以濕氈,環列為營,名為「駝城」。士兵依託箱垛,發射弓矢。

清國舅、都統佟國綱率左翼兵,繞過湖泊,沿河衝鋒,身先士卒,衝擊駝城,被準噶爾軍以俄國滑膛槍擊斃。

其弟佟國維由山腰沖入,炮擊駝城,駝驚,准軍大敗。噶爾丹拆開他們的駱駝牆,兵奔往山頂大營,當夜逃遁;同時派人議和,福全中計,令各路領兵大臣「暫止追擊」。噶爾丹僅率數千人逃回科布多。

據傳教士張誠的記載,雙方當日以大炮火槍互轟開始,激戰竟日,以雙方士卒肉搏為止。


葛爾丹的妻子是個女英雄,在駝城被破後身披銅甲率軍沖擊清軍陣營被射殺。葛爾丹得以再次成功“轉進”,但從此不成氣候。

「心しらぬ人は何とも言はばいへ,身をも惜まじ,名をも惜まじ」
 不知吾心之所向者儘管暢其所言,即便損其身毀其譽也不無可惜.


史達林格勒

日軍投入的兵力不過7萬人左右,而6戰區3個集團軍的兵力則約為12萬人。在總兵力上日軍還處於劣勢,但日軍先以約3個師團近5萬人的兵力攻擊第29集團軍2個軍的4萬人,爾後以約6萬人攻擊第10集團軍2個軍,最後再以7萬人攻擊江防軍2個軍,各個擊破,成功擄掠船隻沿江而下,又重創了6戰區的眾多部隊,成功完成戰前的作戰計畫,自身傷亡極小,取得了這次會戰的完勝。
 
  第六戰區和軍事委員會發覺日軍的企圖後,未採取任何有效的措施,仍抱住預定的計畫不變,以致日軍攻擊第29集團軍時,第二線兵團既絕對不許使用,第一線兵團部隊也不許調整作相對集中,江防軍和第10集團軍主力只能“旁觀”;當日軍轉用兵力攻擊第10集團軍時,第29集團軍已大部後撤、收容整頓,而江防軍則仍然只能坐視;俟日軍集中全力攻擊江防軍時,第10集團軍也已“尚待收容整頓”。等第六戰區的第二線兵團到達戰場時,日軍已經完成任務開始撤退了。

  會戰開始之初,日軍攻勢兇猛,第73軍傷亡極大,陣地一失再失,此時在調整部署時本應集中有力的機動部隊,以便相機實施反擊,但最高軍事長官蔣介石和往常一樣,再次進行了越級指揮,不但不許使用江防軍,更使人難以理解的是竟不以擊殲敵人有生力量為目標,而令孫連仲“掩護產糧區”。孫連仲竟然也遵照執行,將有限的兵力分散部署于南縣、安鄉等地搶運糧食,致使本來就被動的局面更加被動。結果糧食沒保護住,軍隊也被打垮了。

  追擊之初,形勢好轉,包圍了日軍後衛一部,並予以沉重打擊。此時如果能以積極進取的精神指導作戰,尚有殲敵一部、取得較好戰果的可能。然而當日軍僅以第13師團和第17旅團實施反擊時,兵力遠遠超過反擊日軍、且有2個生力軍在內的第六戰區的追擊部隊與日軍稍一接觸,感到戰鬥激烈,便消極退避,讓日軍相當從容地解圍而去。日軍高興地說:“以後(指第17旅團遭遇戰後)幾乎沒有與敵人遭遇”,“分別順利地撤退到石首附近,向原駐地返還” 。


第11軍高級參謀島貫武治的回憶,真正的作戰目的在於殲滅江南地區的國軍野戰部隊。但是,由於大本營對於進攻作戰進行了嚴格限制,因而第十一軍意識到僅僅以殲滅敵軍野戰部隊為作戰目的,很難獲得總司令部乃至大本營的批准。所以表面上說,目的在於獲取船舶,同時殲滅敵野戰軍


此時戰場的中心已移至清江、石牌間地區,江防軍成為整個會戰的焦點。此時第79軍已到達常德,第74軍進至桃源,由河南新野調來的第30軍的先頭部隊已至榔樹店,主力在續進中。就在第六戰區計畫反擊的當天(25日),日軍第11軍也再作部署:準備向石牌—木橋溪一線追擊江防軍,捕殲於宜昌西方山地。令第3師團經牽牛嶺西麓向抱桐樹附近追擊;令第13師團殲滅洲家口之敵後,向木橋溪方向追擊;令第39師團一併指揮野地支隊向大朱家坪附近追擊。在上述期間,使宜昌附近的船舶下航[27]。5月26日、27日,日軍依然連續發起猛攻。江防軍方面戰況激烈,第139、第67、第5、第18師陣地正面尤為劇烈,日軍付出極大傷亡的代價才能推進幾十米。由於日軍炮火的轟擊和航空兵的輪番轟炸,守軍陣地多被摧毀,人員傷亡也極大。27日夜,江防軍總司令吳奇偉下令向三汊河、木橋溪、曹家畈亙石牌之線撤退。27日,日軍控制下的船舶53艘(16000餘噸),在裏見金二大佐的指揮下,從宜昌附近出發,經沙市、監利駛向武漢[28]。28日、29日,守軍與日軍持續交戰。截至3月29日,日軍統計第三階段作戰損失為:戰死286(內將校10)人,負傷1149(內將校74)人。

經25天的連續作戰,敵11軍完成了其預定的作戰任務,於5月29日,下達了主力于5月31日,掩護部隊於6月2日開始撤退,各啟返回原駐地的命令。

抗戰時任第18軍參謀長的趙秀昆在《從運用檔案、回憶錄想到的》一文中提到:“1943年5月……下旬,(日軍)向長江南岸的18軍防守的石碑要塞進攻。六戰區盡其所有兵力增援18軍,但未能阻止住日軍攻勢……蔣介石急令六戰區留11師固守石碑要塞,其餘均後撤到茅坪、野山關一線,組織新的抵抗。

18軍18師在撤退中發現日軍已經趁夜全線撤走,向軍長方天報告……(我)直接以電話報告軍令部。

蔣介石接到報告後喜出望外,命軍令部次長林蔚直接以電話告18軍軍長方天,大意:鄂西戰役結局,國內外影響甚大,要注意宣傳,你們速擬一戰報,以電話直接報軍令部,政府將對有功將領加以勳獎。方天令我親擬戰報,肆意誇張,軍令部更進一步虛構、誇張,這就出現了6月3日重慶《中央日報》以及各大報紙的‘鄂西大捷之經過’的戰報報導。其中有:‘據軍委會發表,此次敵寇以其第3、第13、第34、第39、第58等6個師團為骨幹,另附第14、第17獨立旅團所編成之第11軍,向我鄂西長江三峽進犯……我軍以石碑要塞為軸心,誘敵至要塞地帶,我統帥則特頒手令於要塞守備部隊方天……諸將領,明示以此為我國之史達林格勒……嚴令全體官兵固守要塞……敵軍屢以密集部隊向我要塞決死猛攻,我守備部隊待其陷於我火網之內以後,予以全部殲滅,使之無一生還。積屍之多,僅北斗沖一地者即有二千三百具……”其中除‘僅北斗沖一地者即有二千三百具’是我信筆編造外,其餘敵軍總兵力和什麼蔣介石手令,都是軍令部捏造的。”[37]結合總統府機要檔案來看,在會戰結束前後,6戰區的官佐們並沒有向蔣介石上報真實戰況,而6戰區事後公佈的戰果出於某些需要同樣不符合實際。
  1943年6月15日,6戰區司令長官陳誠向重慶拍發了一封密電:“……是役敵傷亡約3萬,死屍累累可數,傷斃騾馬3千餘頭……我傷亡自濱湖作戰至鄂西會戰約4萬餘人……”【注:《總統府機要檔案-六戰區司令長官陳誠呈作戰情形電》】由此可以明顯看出,出於宣傳需要,事後軍令部對外公佈的戰報縮小了傷亡數字。戰時宣傳,情有可原。只要真能殲敵3萬,打成一比一的傷亡比,也是極了不起的大會戰。

到了20世紀末,臺灣國防部、史政編譯局在其公開戰史被日方及大陸史料反復證明純系偽造後被迫改口,承認第6戰區部隊在這次會戰中戰死23550人,負傷18295人,失蹤7270人,俘虜日軍88人;日軍死傷3500餘人。其承認的陣亡數加失蹤數正好等於日軍點獲的國軍遺體數目,殲敵也與日軍公佈的自身傷亡相吻合。到這裏,事情基本可以看出大概的輪廓了,此次會戰,其實是一場歷時近一個月,陣亡比30比1的“大捷”。雖然在國軍俘虜人數上尚有疑問【注:鄂西會戰現在的說法是俘虜88名日軍,但從《總統府機要檔案-中央宣傳部副部長董顯光呈外籍記者對鄂西會戰映射報告》中看,戰後中宣部接待前線記者時,長官部雖表態能從三鬥坪調2名俘虜與記者見面,但最後一名俘虜都沒有拿出,和第一次長沙會戰9戰區長官司令部參謀處副處長趙子立主持的那個號稱俘虜甚多,結果一個都拿不出的記者招待會如出一轍。】,國民黨實際已經變相承認日軍在鄂西會戰後的統計。
  這次日軍在江南作戰,從洞庭湖以北的南縣、安鄉開始,然後在長江南岸與澄水之間,攻向以西的公安、松滋、暖水街、漁洋關、枝城、長陽、都鎮灣,直至宜昌上游的平善壩、石牌沿江一帶。其整個作戰地區的直線長度約為200公里,寬度約為60公里。

6月上旬,第十四航空隊的大隊機群連日分批在鄂西的宜昌、蒲圻、白螺磯等地實施轟炸,破壞了敵軍的軍事中心與設備,有效地掩護了中國地面部隊。結果日軍潰退,中美軍隊取得鄂西大捷。

對第十四航空隊與中國軍隊的支援,當時中美雙方都有高度評價。美軍伊利奧特少校認為:“此少量空軍能為中國軍隊完成如此重大之助力,吾人已不能獲得更佳之例證”;中國共產黨主辦的《新華日報》在一篇短評中也認為:“這次鄂西大捷,空軍協同作戰,重創敵人,是造成勝利的重要條件之一。”





上様 御なり將軍大人駕到!
『うえさま ごなり』

「永恆的灰滅」國民黨軍建軍史話

國民革命

建軍北伐

抗日衡陽

復興基地

世紀勁旅
Takaoka clan高岡氏

丹後高岡氏は、物部氏の支流高岳首後裔で、高岡貞望(さだもち)を始祖とする一族。

貞望の後裔高岡四郎貞躬が足利尊氏に従って勲功があり、丹後国与謝郡板並庄を賜い、丹後に下向した。

此家門是貫於日本國和泉州後遷貫丹後州。本姓高岳首(物部氏流)、傳曰日本神話的人物「饒速日命」之後胤,物部麁鹿火大連之長男、物部磐弓連之支流、高岳首一族。始祖是高岡肥後守貞望,此人後裔高岡四郎貞躬者、従足利尊氏公有勲功而賜日本國丹後州與謝郡板並庄,其族居住於丹後州的一族。

。若狭の武田元光と丹後・若狭地方の支配権をめぐってたびたび争ったが、決着はつかず、かえって一色氏の勢力を衰退させたという。1558年に隠居し、家督を子の義道に譲った。

中世には足利氏の一族である一色氏が入封、一時期を除いて室町時代を通じて丹後一国を支配した。ただ、その支配体系は不明である。恐らく、九州探題も務めたことのある一色氏自体は在京し、地元豪族を守護代として支配をしたのであろう。戦国時代が始まる1498年には守護の一色義秀が地元豪族に攻められて自殺していることから、強力な施政はできなかったようにも思われる。それでも一色氏の命脈は戦国期を通じて永らえたが、1579年7月に一色氏が細川幽斎に滅ぼされて以来、細川氏が丹後を支配した。関ヶ原の戦い後、京極高知に、丹後守の称号と丹後一国、十二万三千石の領地が与えられ、国持ち大名京極家の領地となった。



一色義道

関ヶ原の戦いの功により京極高知が丹後一国の国主として封じられる。



4444

円卓の騎士 Round Table
圓桌騎士

3333足利義昭 白帛引両御旗



足利義昭 白地錦御旗








File name: Sekigahara_sizex2.rar
File size:3.41 KB



初名は「正重」か。通称平八。

松野重元,天正十五年繼父親之後出仕秀吉,天正十九年得賜丹波國三百石領地。兄に本能寺の際に信長の追い腹を切った松野平助がいる。

秀吉から従五位下主馬首に任命

小早川隆景の養子となった木下家定の五男秀俊(のちの小早川秀秋)が丹波亀山から筑前名島へと移封になった際、秀吉より特に小早川氏に付けられて鉄炮頭を務めた。その際、秀吉から豊臣姓を賜っている。


其後受命為小早川秀秋家臣,任職鐵炮頭。


關原一役怒秀秋之叛,自顧自離開了戰場,因而成名。自此在小早川家呆不下去,遂投田中吉政,受領松延城城番家老一萬二千石的高祿。

吉政のもと、治水工事や堤防工事などに才を発揮し、重元が改修した川は「主馬殿川」と呼ばれた


然而田中家斷嗣除封,重元得德川忠長收留,寬永十年(1633年),忠長發狂,家光命他切腹自盡,,重元遂不再仕。至明曆元年(1655),死于陸奧白河。


吉政死後に田中氏は改易となり、続いて徳川忠長に仕えたものの、忠長ものちに改易。主君に恵まれなかった重元は流浪し、明暦元年(1655年)に陸奥国白河で死去したという。
[PR]
by cwj36 | 2010-11-28 17:44 | 資源回收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