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田畷之戰

e0040579_2158165.png

島津四兄弟之 島津家久成名戰役


沖田畷之戰
1584 龍造寺隆信
「肥前の熊」的覆滅


1570年大友氏派大軍包圍龍造寺城寺,當時鍋島直茂提議向敵軍夜襲,直茂親自指揮部隊,最後使大友軍大亂,大友親貞陣亡(今山之戰)。龍造寺勢力大增。

e0040579_22234946.jpg肥前之熊—龍造寺隆信,一舉成為了五國(築前、築後、肥前、肥後、豐前各一部)兩島(對馬、壱岐)的主人。

他和日向的大友、薩摩的島津被並稱為九州的三傑。
  
龍造寺隆信為人心冷手狠,不講情面的印象。而他治下的國人眾,對其則敬如蛇蠍。

一般來說,國人們為表忠心而獻給主君的人質,即便是搞到謀反的地步也會因今後的交涉需要而留下性命。而隆信則會毫不猶豫地予以處死。

任何反抗隆信的城主的結局不是自盡就是被殺。而他們的領地則統統被隆信所沒收,成為了龍造寺家的直轄領土。

通過這種赤裸裸的方式,隆信的勢力不斷得到壯大。而死于龍造寺刀下的人則是不計其數。

再加上隆信天生的疑心,由於一點小錯或是莫須有的罪名而被滅門的更是絡繹不絕。

對於隆信治下的國人領主們來說,隆信是一個惡魔。是為了那種能夠擺脫他而付出巨大代價也值得的人。所以,儘管有如此嚴酷的懲罰,反叛隆信的國人們依然是前仆後繼。

但他們的結果也很悲慘,基本上是無一倖免。

龍造寺隆信藉大友宗麟在耳川之戰中戰敗之機會,迅速擴展其勢力至豐前、筑前、筑後及肥後,連同其控制的肥前,人稱「五州二島太守」。

龍造寺軍的戰鬥力也是非常的驚人。整個部隊自下而上由一套非常簡單的軍法做構成。這個可以和薩摩軍法相提並論的賞罰體系的核心就是「在戰場上擅自撤退的人立即處死」。

所以,身處不利境地的部下要麼力戰身亡,要麼殺退敵人留得性命得到重賞。撤退的人自己身死不說,還有可能連累了家人和領地。一想到這個,龍造寺軍的成員們也只有勇往直前,至死不退了。

這支軍隊自從在元龜元年(1570年)今山合戰以來,已經有十年沒有吃過敗仗了。再

加上天正六年(1578年)的耳川決戰中遭到慘敗的大友家是江河日下,消除了眼前的一個大威脅的龍造寺隆信也自然而然地加快了侵略的腳步。

天正九年(1581年),隆信的長子政家和名將鍋島直茂一舉制壓了肥後的本山郡,並追放了赤星續家

龍造寺軍開始南下的消息震動了肥後北部的國人們。他們對隆信的殘酷早有耳聞,所以如驚弓之鳥般地倒向了隆信。

而像築後柳川的蒲池鎮並一樣的反抗派先後被殺。

隆信還讓蒲池的同族,田尻檻種親自動手,屠殺了蒲池的一門用來立威。其好不容情的做法一如既往。

有馬反旗

誰知到了天正十一年(1583年),在六年前剛剛降伏隆信的肥前(今長崎縣)島原的有馬晴信在經過了數年的臥薪嚐膽以後,突然向隆信舉起了反旗,並出兵攻打深江城,還向南九州的島津家求援。

這個晴信的妹妹是龍造寺家政的正妻,其人又是隆信的同盟(名義上的,實際算是從屬),一直深受隆信的信賴。

可想而知,晴信的背叛對於隆信的打擊有多大。

有馬軍的兵力約3千、只有龍造寺軍10分之1的程度。

於是,隆信立即出兵援助深江城,和有馬軍進行了一系列小規模的戰鬥,但都打成了平手。整個戰線處於了相持階段。

島津參戰

最後,為這團烈火澆油的是八代的島津義久。他在得到了晴信的求援請求以後,島津家正為是否要派援軍給有馬晴信,正在爭議中。

家臣多因為地理不熟,否定派遣援軍去島原、家督島津義久說「自古以來,武士的義理是第一重要的。

敢珍惜自己的生命的人該死。」於是決定派遣自己的四弟島津家久前去馳援。



島津家久

島津家久在年幼的時候就被祖父—島津忠良評價為『深得軍法戰術的精妙』。

天正十二年(1584年)三月十三日,家久孤身來到了安德城和晴信會和。

而聞聽島津家也參與了有馬晴信的叛亂以後,忍無可忍的隆信終於決定親自出馬,兵進島原消滅有馬。

他不顧直茂的反覆勸阻,執意親統大軍出征,誓殺有馬晴信立威。

一開始有馬氏 背叛消息的龍造寺隆信 勃然大怒。 為了懲罰這個叛臣, 龍造寺隆信命令嫡子龍造寺政家 率軍。

可是龍造寺政家 妻子的娘家就是有馬氏。不知是不是因為太懼內, 龍造寺政家竟然陽奉陰違, 進兵遲緩。

龍造寺隆信無奈, 只得率領舉國之兵3萬, 親征島原半島。

3月18日,隆信率軍離開須古,登陸島原半島的神代。全軍據說號稱有「6萬大軍」。

龍造寺四天王の江里口信常成松信勝百武賢兼円城寺信胤木下昌直參陣。

可是,上陸以後的龍造寺軍,卻用了四天時間走了二十公里,來到了島原的近郊。其速度之慢,令人吃驚。

不過,有馬晴信對於龍造寺軍的緩慢行動,可是非常高興。因為在22日,島津家久的直屬部隊頴娃久虎新納忠元猿渡信光伊集院忠棟等才趕到。

這些部隊加在一起剛好3000出頭,島津、有馬聯軍大概只有8000人。

沖田畷埋伏

有馬晴信聽取了家久的積極防禦的建議,在島原北方三公里的沖田畷布下了陣地。畷"的意思為濕地中的小徑。

沖田畷は左右を沼沢に囲まれた湿地帯で、その中央に左右2・3人並んで通るのがやっとの畦道があるだけの地で、大軍を展開することが困難な場所であった。

在他們的陣地前方,是一片濕濕的沼澤,夾在前山和海岸線之間。只有幾條很窄的道路可以通過這片澤國。

而這幾條不寬的小道早就由有馬軍用柵欄和大木城予以封鎖掉了。而打算繞過沼澤的想法也不可行。因為這片死水的兩側全都是一大片爛泥地,大軍根本就不能通過。

有馬、島津聯軍在3月23日開始了行動。有馬晴信本隊3000餘人佈置在了森岳城周圍。在他的前面還有有馬勢500餘人,其主力由鐵炮隊組成。

在這500人的右前側的海岸地帶,是伊集院忠棟的1000餘人。而守衛在大木城和柵欄背後的是赤星一党的50餘騎。為他們提供支援的是隱蔽在左後方密林內的猿渡信光隊500人。

家久本隊1000餘人列陣在整個戰線的最後方,由森岳城作為遮擋,可以避開隆信軍的視線。最後,新納忠元隊1000餘人埋伏在戰線左翼的前山山腳下

。整個陣地就像一個口袋,等著隆信來鑽。當晚,全軍夜列陣完畢。

龍造寺的作戰
  
翌日一大早,小河信俊等組成的龍造寺先鋒8000餘人鼓樂齊天,開始了進攻。龍造寺軍的右翼是鍋島直茂,左翼是隆信的次子江上家種、三子後藤家信。在他們的身後則是隆信的本陣。

晚年肥胖的隆信已經不能騎馬了,坐著一個六人抬的軟轎指揮作戰。在他的身後還有壓陣的龍造寺後隊數千人。

隆信的計畫很簡單,全軍快速通過沖田畷,痛擊有馬、島津聯合軍。而左右兩翼則有隆信最信賴的部隊負責防守,以抵禦善於伏擊戰得島津軍。

龍造寺軍的正面只看到了少數的敵軍部隊(赤星一黨),所以隆信估計此處會有島津的伏兵。不過,依靠著強力的前鋒,掃除障礙,突破陣地應該是不在話下。

作戰過程



果然,小河信俊等諸隊不費吹灰之力,就趕走了島津的先頭部隊,順著幾條小路,一口氣殺到了大木城之前。

很明顯, 沖田畷中的小股島津軍只是誘餌, 不虞有詐的 龍造寺軍窮追不捨, 果然被引進了包圍圈! 這又是 島津軍 引以為傲的「釣野伏」戰法。

而由於地形得不到展開的後續部隊,也你擁我擠,爭先恐後的越過先頭諸隊,亂哄哄地搶道而行。整個龍造寺軍毫無次序可言,裹成一團奔向了地獄。

此時,早就從後方挺進到柵欄之後的家久隊開始了射擊。以此為信號,有馬勢的鐵炮隊和埋伏在兩翼的島津軍先後放槍射箭,將龍造寺軍打得人仰馬翻,實行島津鐵炮得意技「繰り抜き」壓制射擊。

小河信俊的先頭部隊,為了加快前進速度早就把竹束和竹排盾丟在了路上,而為了追擊島津的週邊部隊,手持長槍的步兵們走在了最前面,而把鐵炮隊忘在了身後。

3公尺長的長槍此時顯得非常累贅,龍造寺軍的士兵們成了敵軍的活動靶子。

在島津軍伊集院忠棟伏兵密集的箭雨和彈丸炮攻擊下, 龍造寺軍 士兵還來不及衝到陣前, 已經被擊中, 死傷慘重。 此時, 龍造寺軍 的主力部隊也追到了 沖田畷南岸。

龍造寺隆信見前軍不利, 下令撤退。

可是由於道路狹窄, 命令無法下達, 後面的部隊根本不知前鋒發生了什麼事, 還在繼續前進。 很快,前進和後撤的部隊都擠到了 沖田畷南端的出口處, 場面一片混亂。

但是,一想到擅自撤退的可怕下場的龍造寺部將和武士們,在這大屠殺的現場是寧死不退,很快就接連斃命,屍橫當場了。

於是,龍造寺的先頭部隊由於首腦們的先後陣亡,開始了潰逃。

無主的部隊猶如喪家之犬,四分五裂。

有的背負受傷的家主狂奔,有的捧著家主的首級亂竄,反正大家是丟盔棄甲,拋棄一切妨礙逃命的傢伙,奪路狂奔。 大家你踩我踏、亂作一團,根本就動彈不得。

島津家久早把一切都看在眼裏。 龍造寺軍 陷入混亂, 正是殲滅的大好機會!

只見島津家久令旗一揮, 島津軍 士兵都放下鐵炮, 拔出武士刀,從三面衝進 龍造寺軍 陣中! 龍造寺軍上下兵無戰心, 面對如狼似虎的 島津軍, 紛紛逃亡, 眾軍相互踩踏, 死傷籍枕。

這場戰鬥很快就變成了大屠殺,聯軍部隊幾乎在沒有什麼抵抗的情況下將成片的彈雨灑向了龍造寺軍。而原來聲明在外的龍造寺精銳鐵炮隊也陷在了這片混亂之中,被打成了碎片。

一直在等待時機得島津兩翼部隊此時方和有馬部隊一起殺出。儘管右翼的鍋島直茂隊將新納隊的猛攻趕了回去,但是整個右翼已經和主力失去了聯繫。

而左翼的江上、後藤隊則被蜂擁而出的有馬、伊集院隊打成了碎片。乘勝前進的聯軍順勢殺進了隆信的本陣。

隆信在一天的戰鬥中,此時才剛剛目擊到了敵軍。他和本陣,正在為了避開前面的敗兵,向左翼靠近之中。正好和殺上來的敵軍撞了個滿懷。

現在,前面的部隊早已潰不成軍,正在沼澤和泥潭之中,掙扎敗退之中。而左右兩翼的部隊,不是被擊潰,就是被敗兵衝亂了陣腳,亂哄哄地跟著敗軍在後撤。

只有個隆信的本陣,孤軍突出在追擊而來的敵軍面前。

龍造寺四天王5人之死

龍造寺四天王有五位,時常引起爭議,五人分別為:

成松信勝
木下昌直
百武賢兼
江里口信常
圓城寺信胤

資料により円城寺信胤と木下昌直が入れ替わっている為、「四天王」ではあるが5人の名が挙げられている。

本陣的軍奉行成松信盛(龍造寺四天王之一),為了主君的安全撤退,力戰身亡。圓城寺信胤(龍造寺四天王之一)作為隆信的替身也戰死。

聯軍士兵們趕散了隆信的親兵們,殺到了隆信的軟轎之前。龍造寺四天王之一百武賢兼守衛隆信時討死。

六名轎兵很快就被剁成了肉醬,翻倒的驕子裏面滾出了一個肥胖的身軀。而他的眼前,則是島津義弘手下的川上忠堅

龍造寺隆信面對忠堅,問道:「汝可知大將之首如何取之?」忠堅答曰:「如何取之?劍刃之上!」

隆信辭世對曰:「紅爐之上一點雪。」(比喻其將死的處境)……

此時、川上忠堅舉起鐵炮擊斃龍造寺隆信,割下頭顱。(龍造寺隆信:「XD,,,不是說劍刃嗎?騙子!竟用鐵炮)

一代梟雄龍造寺隆信至此斃命,時年56歲。 也有傳說道,其實在戰場上有龍造寺的將領看到隆信的轎子被圍攻,但卻沒有一個人上來馳援。大家心甘情願地看著隆信被討死。

龍造寺隆信本人陣亡,龍造寺四天王之一江里口信常悲憤的殺入島津軍陣中,瞄住了敵方總司令島津家久的頭,不過只弄傷家久的左足,暗殺計畫失敗,結果被在場的敵軍殺死。

但是他這英勇的行為,使他被島津家久稱讚為「無雙の剛の者」。

而戰場上,救援主君失利的鍋島直茂只好收攏殘部,徐徐退出了戰場。木下昌直(龍造寺四天王之一)負責其餘的龍造寺殘兵撤退,並護送鍋島直茂離開。

其後,木下昌直再度殺返戰陣,下落不明,應該是戰死了。

至此龍造寺隆信與他的五天王們全部陣亡。雖然龍造寺隆信的殘酷有名,但家臣忠心護主不離不棄力戰而死。

戰後

此役,島津家久擊敗了數倍於己的龍造寺軍,擊斃敵方主將隆信在內的2000多人。龍造寺家的主要部將基本上全部身亡,隆信軍團的指揮系統灰飛煙滅。

龍造寺家步大友家的後塵,自此一蹶不振,逐漸走向衰落。而島津接連戰勝九州兩雄,在統一九州的道路上再進一步!

其後,主戰場再度移至築後國,島津軍從肥後國北進。作為隆信義弟的鍋島直茂為了表示徹底抗戰的意志,將島津軍送來的「不吉利的頭顱」(鍋島直茂稱呼隆信的首級)送回島津氏。  
[PR]
by cwj36 | 2010-07-15 19:58 | 【Total War 島津 】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