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気ブログランキング |

1626西班牙帝國在臺灣-「北台三省」17年

1626西班牙帝國在臺灣-「北台三省」17年_e0040579_15244919.png


臺灣南北朝
西班牙、荷蘭爭霸戰


15世紀後,西班牙雄霸海洋,醉心遠東貿易,西元1569年(明隆慶三年)西班牙人占有菲律賓群島而操縱對中國之貿易。

1626西班牙帝國在臺灣-「北台三省」17年_e0040579_21363427.jpg1626年西班牙提督安敦尼.喜烈欲率艦隊由巴士海峽往臺灣東岸出發,見東北角突出地,因名之曰三貂(其實是聖地牙哥的意思 San Tiago)以地形不便停泊乃揚帆北進。

西班牙先在淡水建立「聖多明哥城」殖民。

後來西班牙在雞籠嶼(今和平島)登陸,並在該島西南端修築「聖薩爾瓦多城」 (聖救主城)和2個炮臺。

1626年西班牙入臺北平原1633年佔領宜蘭、蘇澳、南投、花蓮交界處等地。

從而,西班牙完全控制了臺灣北部,建立臺灣「北台三省」。

閩南河洛話譯音唸成Tam-tsui,就是「淡水」。

淡水的名字,總令人以為是指「淡淡的水」,才叫淡水。

其實「淡水」的地名,源自西班牙文TAMCHUI,這個地名,記錄當年住在這裡的平埔部落Tamchui,「淡水」地名不是漢語,也不是西班牙語,而是平埔原住民凱達格蘭族語中的「淡水」社名稱,清代才再次譯音為漢字「淡水社」。荷蘭人記載為Chinar 等多種不同名稱。

所以「淡水」的地名,與「淡水河」的水質鹹不鹹、或淡不淡無關,而與當地的平埔族群有關。

1626西班牙帝國在臺灣-「北台三省」17年_e0040579_19502738.jpg「淡水」的地名,也是西班牙劃分「北台三省」時,其中一省的名稱,記載為「Tamchui」。

西班牙人佔領台灣北部的17年間,由多米尼克派(Dominico)的天主教神父,傳教於台灣原住民。

他們以西洋醫學為接近原住民的工具,先治療原住民的瘧疾和天花,然後才傳天主教的福音。

從建立天主教堂收容信者做起,次之才以愛斯基委神父(Jacint Esquivel)所著的「淡水語天主教理」和「淡水語辭典」為傳教的書本,再建立聖母像供信者禮拜。

西班牙人在北台灣以武力征服後,亦創辨教化事業以綏撫原住民,結合宗教與教育,並希望受教化的學生將來擔任傳教的工作。

傳教的方向也是由雞籠開始,進至滬尾、台北平原、最後及於噶瑪蘭。

1626年,西人神父馬地涅(Bartolome Martinez),曾在社寮島(即今日的基隆和平島)及對岸(和平島與台灣本島之距離有74公尺)大陸村落,建了5座教堂,對附近原住民傳教。

可是,由於西班牙神父時常都滿身揚溢著殉教的熱情,對傳教操之過急,所以,往往牴觸了原住民的習性和禁忌,而惹起很大的反感和敵視。

舉一個例子來說,1636年,訪問芝蘭堡和北投的批拉族的慕路神父(Luis Muro),遭到3百餘人襲擊,身受5百餘箭,遺體在12日後才發現。

而荷蘭人在遠東的商業目的,原以明帝國為重要對象,但因受制於葡萄牙人的競爭和明帝國的抵制,荷蘭人只好轉向澎湖,先後在1604、1622年兩度進佔澎湖。

澎湖自14世紀中葉,已有元帝國設立澎湖巡檢司治理。

所以,明政府乃於1623年派兵與荷蘭人在澎湖交戰,歷經8個月不分勝負,終而議和。

在議和訂約中,明政府要求荷蘭退出澎湖,如果退出澎湖,去占領對面的「化外之島」台灣,明政府則無異議,經此議和,荷蘭人遂在1624年進入南臺灣,建「奧倫治城」,後又改建為「熱蘭遮城」。

1626西班牙帝國在臺灣-「北台三省」17年_e0040579_12383878.jpg


荷蘭人侵入台灣的第3年(1626年),西班牙也自馬尼拉派兵占領台灣北部基隆與淡水一帶,並起建造「聖多明哥城」(紅毛城),「聖多明哥城」原本是以木頭築成,因曾被原住民焚毀,第4任台灣淡水長官赫爾南勒茲於1637年以石材重建。

第2任長官胡安·德·阿爾卡拉索(Juan de Alcarazo)在社寮島(和平島)的「聖薩爾瓦多城」,該城與淡水長官(第2任)格司曼所駐紮「聖多明哥城」(位於今紅毛城原址)成犄角之勢。

西班牙與南部的荷蘭人展開殖民與商業競爭。

西班牙佔領臺灣北部後,臺灣南部的荷蘭不僅貿易和通航受到影響,而且在政治上、軍事上也受到西班牙的威脅(當時西班牙駐臺兵力約400人,荷軍約2200人)。

1626西班牙帝國在臺灣-「北台三省」17年_e0040579_20282386.jpg對西班牙人來說,雞籠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住著不知道底細的住民,還必須擔心荷蘭人的攻擊。

到雞籠港之後立即修築防禦工事,維護統治區域的安全,隨即在社寮島構築防禦工事,分別是面向雞籠港岸邊的聖薩爾瓦多城(San Salvador),以及靠近海岸邊的小山頂上。

主堡聖薩爾瓦多建在社寮島東邊,要塞的主結構鄰近雞籠港,主結構四角外邊還有小稜堡,主結構裡有一塊空地,當成一個小廣場,作為搭建兵營、火器庫房等房舍之用。

除了聖薩爾瓦多要塞之外,社寮島還有三個附屬的防禦工事。

聖路易士(San Luis)拱衛社寮島與臺灣本島之間形成的狹長水道,又被稱為桶方堡(el cubo)即是今日的八尺門(現有和平橋連繫)。

「聖米蘭」(San Millan)蓋在島上東側面海的山上,負責瞭望事務,又被稱為「瞭望」(La Mira)堡;

「聖安東」(San Anton)蓋在社寮島中央山上的制高點,又被稱為「撤守」(La Tetirada)堡。

這3座都是圓堡,也就是圓柱型的小型防禦建築,由於缺乏深厚的城牆,防禦力不如要塞與稜堡,通常是設在海邊或山上作為崗哨,並非主要防禦火力的地方。

主堡聖薩爾瓦多擁有最強大的火力與兵力,是防禦領導中心,其他圓堡各司其職,聖米樣堡可偵測可能來自海上的敵人。

聖路易士堡除了防阻敵人從八尺門水道進入雞籠港灣外,更是防止原住民從臺灣本島進入和平島的前哨站。

位於島上制高點的聖安東堡,屏障整個島上西班牙人的防禦工事,也是西班牙人在戰事失利時,可作為暫時退守的據點。

此外,長官官邸、民宅等建築,座落在聖薩爾瓦多與社寮島小山之間的平坦地區,1631年左右,此地約建有30間木造房屋,供殖民地長官與十個已婚的軍官、商務員及其他人居住。

荷蘭為排擠西班牙的在臺勢力,於1629年7月,由駐臺總督派軍艦攻打淡水港,遭到西班牙軍隊的抵抗而失敗

1637年,菲律賓總督科奎拉(Sebastián Hurtado de Corcuera)因為菲律賓人叛亂(摩洛戰役)與反華政策屠殺中國人,他認為在台灣殖民,不合成本,下令拆除淡水的聖多明哥城,以及雞籠島上的聖米蘭堡(la mira)、聖安東堡(la retirada)、聖路易士堡(el cubo),只保留主城聖薩爾瓦多

不過拆除計畫受到當地道明會的反對,控制八尺門水道的聖路易士堡未被拆除。

雞籠駐軍也縮減至百餘人,且科奎拉每年都會把部份士兵調回菲律賓。

知道西班牙在北台灣裁軍,荷蘭人非常高興........

1641年8月,杜拉弟紐司(Paulus Traudenius駐台第六任長官1640~1643)派一支先遣部隊300人北上,26日抵達基隆,偵察西班牙軍隊情況,並令西班牙獻城投降,遭到西班牙駐臺提督拒絕。

杜拉弟紐司最後通牒致西班牙人開城投降,說:「我不忍心看到生靈塗炭,你趕快開城門投降吧!」

西班牙聖薩爾瓦多城守將波蒂琉(Gonsalo Portilio)冷笑回說:「城在這裡,你來拿吧!」,於是出兵西人力守,荷軍再度失敗。

勸降對方失敗後即返回台南。稍後荷軍在歸途上燒毀了大雞籠社,以誇耀軍威,並把淡水納入治下。

經過此事,波蒂琉長官為強化雞籠島的防禦,違背科奎拉的指示,重建可以俯瞰聖薩爾瓦多城的聖安東堡(撤守堡),180名的守軍,以免爾後荷軍從此地居高臨下炮擊主城。

1642年,巴達維亞當局以拉莫提(Johannes Lamotius)為統帥,增援大員當局進攻雞籠。

不過杜拉弟紐司擔心夏季季風結束前,援軍無法抵達台灣,遂派哈魯斯(Hendrik Harouse)率艦5艘、帆船2艘、396位士兵先行進攻。

8月19日,哈魯斯的艦隊抵達雞籠島水域,上岸時因受潮流影響及西軍火砲壓制,只得退回船上。

隔日,荷軍迂迴至雞籠島東側之八尺門水道附近,西班牙人派出12名士兵及30持弓箭的雞籠住民前往圍堵,但寡不敵眾,荷軍突破聖路易士堡(桶方堡),亦佔領原為聖米蘭堡(瞭望堡)所在之山丘。

荷軍搶灘時,與20位西班牙士兵交戰,因西軍欠缺後援,不久後就退回聖安東堡(撤守堡),讓荷軍成功上岸,並攻下了山丘。

21日起,荷軍在聖米蘭堡山丘構築陣地,和聖安東堡展開砲擊戰。雙方火力相差過大,西班牙軍每發射10枚砲彈,荷軍就反擊200多枚。

交戰結果西軍損傷慘重,聖安東堡胸牆嚴重損毀,聖薩爾瓦多城也受炮火波及,損毀一處稜堡。

1626西班牙帝國在臺灣-「北台三省」17年_e0040579_2149561.jpg


交戰途中,有1000位淡水原住民弓手抵達雞籠島對岸,替荷軍助陣,不過哈魯斯認為弓箭對戰況幫助不大,令其留駐原地。

艦船於8月21日駛抵基隆港外,但因遭到西班牙海防炮火的打擊,故停止進攻,退到外海。

荷軍除了持續砲擊外,另外又準備了2台18磅的加農砲,24日布署完成後,共以108枚砲彈轟毀了聖安東堡城牆。

到了25日,西軍共陣亡6位士兵及損毀2台加農砲,西軍只得放棄抵抗,退回主堡聖薩爾瓦多城。

8月23日,荷軍敢死隊在炮火的掩護下,攻佔城堡後,一方面以人力控制基隆城,一方面再次命令西軍投降。

荷軍佔領中央高地聖安東堡後,幾乎已確定獲勝,因為從此處可觀察聖薩爾瓦多城守軍的動向,並切斷城內水源。

西班牙駐雞籠提督波蒂琉雖然以強硬的態度拒絕荷蘭的招降文告,當晚,波蒂琉與城內所有官兵及傳教士商議,大多數人皆認為無力抵抗荷軍,遂於26日開城投降。

聖薩爾瓦多城淪陷後,西班牙淡水長官赫爾南勒茲也與部分西班牙移民迅速撤離淡水地區。

最後一任(第5任)西班牙駐雞籠長官波蒂琉隨同其他俘虜被運至巴達維亞囚禁,然而不久後即獲釋。

可是波蒂琉害怕被追究戰敗責任,不願隨其他人回去馬尼拉,反而滯留於望加錫。

結果菲律賓總督科奎拉被迫承擔丟失台灣的責任,1644年卸職總督後就遭當局逮捕,坐了4年牢。

1651年,科奎拉被特赦被任命為巴拿馬總督,但他拒絕了,在1659年接受加那利群島的總督直到死亡。

1626西班牙帝國在臺灣-「北台三省」17年_e0040579_1953952.jpg


從此,臺灣被荷蘭獨佔,杜拉弟紐司一統台灣南北平原。

聖多明哥城-後來變成「淡水紅毛城」是西班牙和荷蘭人,為爭奪Formosa 主權,在北臺灣爆發爭奪戰之後,所留下來的「歷史紀念品」。

荷蘭統治台灣前後共約38年,荷蘭人在台灣發展貿易,並以臺灣作為轉口站,台灣成為明帝國、日本、南洋、歐洲等地的貨物集散中心。

此時的台灣已躍入以出口貿易為導向的海洋貿易體系,有別於中國自給自足的封建式小農經濟。

不過,荷蘭人在台灣的統治畢竟是剝削式的殖民統治,1650年左右,荷屬東印度公司在台灣的每年淨收入約40萬荷幣(約4噸黃金),無怪乎一位荷蘭總督說︰「台灣真是公司的一頭好乳牛。」

【淡 水】十七世紀西班牙淡水( TAMCHUI )省

【地名歌】

福爾摩沙人人愛,一六二四荷蘭來,
西班牙人慢兩拍,一六二六佔北台。

聖多明哥淡水城,西北臺灣第一門,
行政劃分三行省,西班牙舞吉他聲。

安平荷蘭忙貿易,西班牙人要偷襲,
戰艦開航颱風起,西人征荷終失利。

荷蘭建城又備戰,一六四二決反擊,
七艘戰艦往北去,六百戰士展奇襲,
西班牙人無援軍,孤立作戰豎白旗,
西荷之役成定局,部落稅收VOC。

VOC就是十七世紀「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的標誌,凡公司出資購置的船隻、大砲砲管、帳冊、訂單、書籍,甚至聖經上,都有VOC標記,表示這些物件的財產,都屬於「公司」所有。

FOR TAIWAN FREEDOM!!!

建島成一國,莫負臺灣土。


by cwj36 | 2010-07-09 11:24 | 【台灣 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