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気ブログランキング |

17~18世紀的蘇格蘭獨立戰爭

蘇格蘭獨立夢碎
FREEDOME~不起來的蘇格蘭
蘇格蘭被英格蘭人併吞三百年


西元1587年2月8日,英格蘭伊莉莎白女王懷疑蘇格蘭女王瑪麗一世圖謀染指英格蘭的王位,在北安普敦郡佛斯里亨城堡將瑪麗一世處死。

而瑪麗一世的兒子蘇格蘭國王詹姆士六世(James VI )在1603年,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一世指定詹姆士六世為其繼承人後駕崩。

於是蘇格蘭王詹姆士六世兼任英格蘭國王,改稱詹姆士一世(James I),統一了英倫三島(英倫三島是指英格蘭、威爾斯與蘇格蘭,其實都在一個島上。)

詹姆士一世時代,因為他的血統而統一的英倫三島實際上並不存在統一的社會條件....

英格蘭、蘇格蘭與愛爾蘭處於族群、文化與宗教的高度分裂與對立下。

光榮革命鏟除蘇格蘭王位

蘇格蘭的貴族長老議會與英格蘭國會為了彼此的政治優越衝突不斷,都試圖支配對方並改變對方之政體國體,而愛爾蘭對羅馬天主教庭的高度虔誠也使其與英格蘭主流的國教會、新教思想水火不容─這些內部矛盾在詹姆士一世之子查理任內以血腥的內戰(清教徒革命)作了最糟糕的結清。

詹姆士一世決定將家族姓氏由史都華改寫較為法國化的斯圖亞特

斯圖亞特王朝歷經查理一世(1600年11月19日—1649年1月30日)、查理二世Charles II,1630年5月29日-1685年2月6日),傳至詹姆斯二世(在蘇格蘭稱為詹姆斯七世,1633年10月14日-1701年9月16日)時發生「光榮革命」。

在西元1672年,法國太陽王路易十四與英國聯手攻入荷蘭。

7月,荷蘭奧倫治親王威廉三世就任荷蘭執政,他與神聖羅馬帝國結盟將法國人擊退。

1677年11月,為與英國結盟,荷蘭奧倫治親王威廉三世與表妹 英國公主瑪麗結婚。

1688年11月,英國發生「光榮革命」,自由議會邀請威廉三世登陸英國。

1689年1月,英國議會宣佈國王詹姆士二世(從1685年到1688年是英格蘭、蘇格蘭和愛爾蘭的國王)遜位,立詹姆士二世的女兒及女婿瑪麗二世威廉三世為國王,並通過「權利宣言」。

4月,威廉三世與瑪麗二世共同加冕為英國國王。

詹姆士黨人

可是蘇格蘭人卻不願承認這個新教國王,他們仍然愛戴著信奉天主教的詹姆斯二世。

於是許多部落 (或者說家族) 紛紛起義,在格蘭克 (Glencoe) 的麥當勞 (MacDonald) 家族就是其中一支。

但是起義很快被鎮壓下去,格蘭克 (Glencoe) 的麥當勞家族在撤退途中偷了一些Glenlyon的坎貝爾 (Compbell) 家族的牲畜,這在當時是時常發生的氏族部落行為,但卻為後來的慘案埋下了伏筆。

17世紀後期英格蘭聯合「各懷鬼胎的蘇格蘭部族」的政治鬥爭比家族相互之間的仇恨報復還要更加殘酷。

舊王詹姆士派 (註:Jacobites,又稱詹姆士黨人,拉丁文為 Jacobus) 在蘇格蘭擁有最深厚的根基,主要是緣於高地部落對斯圖亞特王朝 (House of Stewart or Stuart) 由來已久的忠誠,加上人民對1707年議會聯盟 (Treaty of Union, 1707) 與1714年新漢諾威君主政體 (House of Hanover, 1714) 的普遍憤恨。

為反對英格蘭的分化,1689年與1745年期間,詹姆士黨人共發動了5次叛亂 (包括有1746年麥當勞人為報復族人在「攏係假計劃 (Long Stay Plot, 1692)」被血腥屠殺的復仇記)。

1688年,英王詹姆士二世被廢,隔年 (1689年) 蘇格蘭詹姆士黨人發動首次規模較大的暴動。

破產貴族 出賣蘇格蘭

1690年代後期開始,蘇格蘭商人集資試圖在南美洲現今巴拿馬一帶,建立名為「喀里多尼亞」的殖民地,但是在英格蘭商人撤資、英格蘭在加勒比海的殖民官員拒絕援助加上西班牙的襲擊,兩千多移民最後只剩極其少數得以返回蘇格蘭。

這個名為「達里恩計劃」(Darien Scheme )蘇格蘭殖民的計劃,動搖了蘇格蘭的國本,蘇格蘭的貴族們投資達里恩的慘敗幾乎破產。

就某些歷史學者的看法,蘇格蘭在別無選擇之下,為了挽救財政。

1707 年5月1日 ,蘇格蘭與英格蘭成立議會聯盟 (Act of Union),英、蘇兩「國」簽署的「終極統一聯合條約法案 (Treaty of Union)」正式生效等於也是把治權交到了英格蘭的手中。

蘇格蘭詩人羅伯特·伯恩斯說「我們被英格蘭的黃金所收買,盜賊藏在同一個國家的包裹裡 」(We're bought and sold for English gold, Such a Parcel of Rogues in a Nation。)

王子復國運動

17~18世紀的蘇格蘭獨立戰爭_e0040579_131963.jpg西元1745年8月19日,在高地氏族首領和一千兩百個高地人的支持下,「覬覦者」查爾斯.愛德華.斯圖亞特王子 (Prince Charles Edward Stuart – The Pretender 在英國本土被稱為小覦位王子 ) 在格蘭芬南 (Glenfinnan) 升起了他的王室旗幟,開始了歷史上的「四五年起義」。

詹姆士二世雖在1688年的光榮革命後被廢黜,但他仍未退出歷史舞臺。

在法王路易十四的保護和幫助下,詹姆士二世至死仍自稱為英蘇愛三國國王,並且發動或參與了數次在英國國內的叛亂。

而詹姆士和其子孫的復闢運動漸漸聚合一伙支持者,這些團體被稱為詹姆士黨

詹姆士二世之子,「覬覦者」查爾斯王子,亟欲重登王座,於是連合法國、愛爾蘭、蘇格蘭、國內的詹姆士黨人想要起義造反,並答應事成之後,給予蘇格蘭獨立自主的地位。

那時蘇格蘭的高地氏族,其實已經處於相當自主的地位,日子也過得不錯,遠在倫敦的皇室政府可說是天高皇帝遠。

因此對前主子揭竿起義的想法,表面上歡呼擁戴,骨子裡一點也不熱衷,更不看好成功,甚至還力勸查爾斯不要返國帶來麻煩。

沒想到年輕氣甚的查爾斯王子,就當真帶著幾個人潛回了蘇格蘭,打算招兵買馬,力圖中興。

蘇格蘭各氏族只好無奈的派兵參加,心想玩玩就好,不必當真,希望查爾斯王子遇到一些挫敗,就灰心喪志而不必陪著他玩下去...

1745年9月24日,在查爾斯王子的領導下,蘇格蘭阿平團 (Appin Regiment) 的高地士兵衝進了「強尼.寇普 (John Cope)」驚慌失措的英格蘭軍隊之中 (註:英格蘭軍統帥約翰.寇普駐紮在普里斯通潘斯 (Prestonpans),他受命前來鎮壓及捉拿查爾斯王子),僅僅幾分鐘工夫,英軍就被徹底擊潰。

這場戰役過後,除了愛丁堡、斯特林堡、威廉堡和奧古斯都堡還有英格蘭部隊戍守之外,蘇格蘭全境幾乎已經被詹姆士黨人控制了。

隨後,這支阿平團高地軍隊越過蘇格蘭邊境,繼續往南挺進至英格蘭,但在德比 (Derby) 被迫停止前進。

由於遠離了高地基地,再加上他們在蘇格蘭或英格蘭的低地幾乎無法得到外部支持,他們決定返回北部。

撤回蘇格蘭途中,1746年1月17日在福爾科克鎮 (Falkirk) 附近的高地上,面對尾隨追來的「絞刑手」霍里 (Hangman Hawley's) 麾下的英格蘭步兵和龍騎兵,查爾斯王子的軍隊又打贏了一場勝仗。

查爾斯的雜牌軍,居然一路打來十分順利,愛丁堡被輕易的拿下,還逼近了倫敦。

1746年3月,來到1692年屠殺麥當勞族人的福特威廉堡 (FortWilliam) 附近,卡麥隆 (Cameron of Lochiel) 與麥當勞 (MacDonald of Keppoch) 兩家族向宿仇坎貝爾家族 (Clan Campbell) 宣戰,坎貝爾人防禦堅固,又有英皇家海軍援助 (註:經由林尼湖 (Loch Linnhe) 增援),這齣為報復1692年「攏係假計劃 (Long Stay Plot)」族人被屠殺的復仇記終究沒能成功。

此時撤退中的蘇格蘭高地軍人已經筋疲力盡,鬥志低落。

卡洛登高地戰役




1746年4月17日,在德魯莫伊沼澤 (Drumossie Moor) 及卡洛登高地 (Culloden) 附近,面對他們的仍舊是坎貝爾公爵,若說當時坎貝爾家族已經是蘇格蘭「地下執政」政府都不為過,他們領導下的「政府軍隊」整頓有序、紀律嚴明。

對詹姆士派的軍隊來說,這場決一生死的鏖戰已是注定在這片蘇格蘭的土地上慘烈進行,上萬名英格蘭士兵 (威廉.庫伯藍德公爵領軍) 對上3000名蘇格蘭高地勇士 (蘇格蘭查理王子領軍)。

這場在 卡洛登(Culloden) 高地的戰役很悲慘,卡洛登煙硝瀰漫,2000多名高地勇士慘遭屠殺,蘇格蘭人永永遠遠記得這個大屠夫名字就是綽號劊子手威廉.庫伯藍德公爵 (William, Duke of Cumberland)。

查爾斯王子輸掉了他在英國土地上所打的最後一仗,最後經由司蓋島 (Island of Skye) 流亡法國,從此無法再向喬治國王討回王位。

英軍俘擄了許多蘇格蘭人,並且將他們囚禁在卡萊爾(Carlisle)位於英格蘭西北部湖區以北,鄰近蘇格蘭邊界的城堡中。

英格蘭人對這些蘇格蘭戰俘的處置任憑喜好,許多人在這期間被吊死。

英格蘭政策

查爾斯王子後來成了愛爾蘭、蘇格蘭想要追求獨立自主的希望與象徵。

1745年的行動失敗後,查爾斯王子仍然設法逃回法國。

但是,隨著英、法兩國開始和談,查爾斯在法國的存在便成了法國需要擺脫的包袱。

查爾斯拒不服從法國要求其離境的命令,仍然在法國境內鼓吹對英國開戰。

1748年,查爾斯被法國政府逮捕後強行遞解出境。

其後,查爾斯王子繼續籌劃在英格蘭進行秘密活動,為此,他轉而尋求普魯士的協助。

當普魯士拒絕其要求後,英格蘭的詹姆斯黨人開始動搖。

查爾斯的計劃接連被英國政府破獲,這使他本人開始心灰意懶。

1754年,查爾斯王子在一次醉酒後威脅要說出潛藏在英格蘭的詹姆斯黨人以懲罰他們的「叛變」,此後,英格蘭的詹姆斯黨人徹底放棄了對其事業的資助。

卡洛登戰爭之後,英格蘭加速其「移民政策」及「高地綏靖」,對蘇格蘭的高壓統治更加嚴厲,包括禁止穿蘇格蘭服飾,禁用蘇格蘭樂器等等,一步一步要將蘇格蘭古塞爾特人的氏族(Clansmen)系統文化摧毀。

英格蘭政府並且決定通過摧毀叛軍的高地基地,使其能一勞永逸地消滅詹姆士派的威脅。

可惡的英格蘭人,通過實行家族滅絕政策與一系列苛刻的立法,蘇格蘭高地家族系統的社會、軍隊、經濟與風俗結構被一舉破壞,從而徹底消滅了詹姆士派將來起義的可能性。

三百年來蘇格蘭反抗能量愈來愈薄弱,直到2012年英國首相卡麥隆同意蘇格蘭獨立公投在2014年秋舉行。

但你如果遇到蘇格蘭人,說他是英國人,他可是會超級不爽的的說:

「我是蘇格蘭人!!!

不是他媽的英國人~」
...lol

文章大量引用來源



Culloden's Harvest  (收割的卡洛登高地)


Cold the wind on the moors blow  (冷風襲擊了這片沼澤)
Warm the enemy's fire glows  (敵人戰火正持續加溫)
Black the harvest of Culloden  (染指卡洛登高地的收成)
Pain and fear and death grow   (結出痛苦、害怕與死神)

'Twas love of our prince drove us on to Drumossie 
(詹姆士黨人被迫來到德魯莫伊沼澤)
But in scarcely the time that it takes me to tell 
(遭趕盡殺絕,簡直令人無法相信)
The flower of our country lay scorched by an army 
(敵人,將芬芳祖國變成一片焦土)
As ruthless and red as the embers of hell 
(無情的殺戮血腥,就像末日灰燼)

Red Campbell and fox did the work of the English 
(坎貝爾家族,甘願作紅杉軍的馬前足)
MacDonald in anger did no work at all 
(為遺族復仇,麥當勞竟莫可奈何)
With musket and cannon 'gainst honor and courage 
(火槍和大砲,蹂躪了勇氣和正直)
The invader's men stood while our clansmen did fall 
(英格蘭人在笑,蘇格蘭族人倒下那一刻)

Now mothers and children are left to their weeping 
(現在,母親和孩子不敢哭出口)
With only the memory of father and son 
(因為丈夫和兒子被殺,人已經沒有)
Turned out of their homes to make shelter for strangers 
(一隻鳥仔哭啾啾,被殺人放火的佔有)
The blackest of hours on this land has begun 
(這祖靈土地,是否還能有光明與自由!)

Nemo me impune lacessit (凡是惹我者必遭懲).

17~18世紀的蘇格蘭獨立戰爭_e0040579_112250100.gif
:「一隻鳥仔哭啾啾,被殺人放火的佔有JOIN WTFM NOW~」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by cwj36 | 2014-01-14 10:40 | -Empire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