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気ブログランキング | 話題のタグを見る

決定拜占廷衰敗命運-曼西克特會戰

塞爾柱土耳其人帝國榮光時代
  
曼西克特會戰(Battle of Manzikert)是西元1071年7月4日,塞爾柱突厥人和拜占庭帝國在小亞細亞東部亞美尼亞地區進行的一場激戰。

1050年,拜占庭女皇死後,帝國更加沒落。

宮廷掌握著大權,許多制度廢馳,外表的奢華日盛一日,而交通和邊防卻日漸腐朽。鄉村中人口日益減少,以致無法徵募兵員,連雇傭兵也沒人出雇傭經費,加之皇親貴族整日揮霍無度,國庫一空如洗,更無人過問軍隊,因而城塞工事荒廢,一切裝備儲藏也就與日減少了。

此時,塞爾柱人又開始向西進攻。1055年攻克巴格達,並迫使哈里發授予吐格利爾拜格“蘇丹”(注:意即權威的人。以後其他伊斯蘭國家的統治者也沿用這一稱號)的稱號,在這裏建立龐大的塞爾柱突厥帝國。

當拜占庭東方各行省受著塞爾柱人的侵襲時,匈牙利人也從西方蹂躪拜占庭行省。拜占庭帝國受到兩面攻擊,開始還頗有對抗的勇氣,但是西線的攻勢咄咄逼人,迫使他們不得不首先派兵對付匈牙利人。

這樣,就使東方的塞爾柱人順利地向西挺進。他們沿底格裏斯河前進,一舉征服摩蘇爾。

決定拜占廷衰敗命運-曼西克特會戰_e0040579_1603374.jpg1063年,吐格利爾拜格去世,他的侄兒阿爾頗‧阿爾斯蘭(Alp Arslan)繼位為蘇丹。

1065年,塞爾柱人在軍事統帥尼佐姆率領下,再次進入亞美尼亞,成功地奪占亞美尼亞的首都阿尼城。

接著向南到達耶路撒冷,向西推進到卡帕多西亞。每到一處,燒殺搶劫,農莊和種植物被燒被毀,水井也被填死。塞爾柱人的行為嚴重威脅著整個小亞細亞的安全,連農人也感到不安。

但是,拜占庭帝國內部一直忙於跑馬燈一樣的皇權承繼,無人過問邊防,眼看著帝國的領土被一塊塊割去。

1067年,羅曼努斯四世(Romanus IV DIOGENES)繼位。他是軍人出身,而他的故鄉卡帕多西亞又被塞爾柱人侵佔,所以他即位後就決定徵集軍隊,對付塞爾柱人。

羅馬拉斯在敘利亞境內的腓尼基,集中了一支具有“國際”性質的雜牌部隊,其中有馬其頓、亞美尼亞、保加利亞、法蘭克等八九個國家的士兵。1068年,羅曼努斯四世率領這支部隊向塞爾柱人進攻。

但是,塞爾柱人採取的是遊擊戰術。他們迅速機動,迅速退卻,避開對方的主力,進行周旋,伺機出擊。羅曼努斯四世率兵南轉北調,捕風捉影,結果一無所獲。1069年1月,被迫回到君士坦丁堡。

不久,羅曼努斯四世(右圖)接到報告,敘利亞的凱撒裏亞遭到搶掠,要求迅速支援。正在卡帕多西亞的羅馬拉斯接到報告,立即前往。可是,當他趕到那裏時,塞爾柱人已經撤走了。

羅曼努斯四世沒有追著,就回渡幼發拉底河,準備向北到凡湖一帶。那知途中他們的前衛部隊卻遭到塞爾柱人的襲擊。

塞爾柱人襲擊拜占庭的前衛部隊後,就反轉向西。羅曼努斯四世受到損失,很不甘心,率兵緊追,在西利西亞地區北部的赫臘克利亞截住了塞爾柱人。

可是靈活的塞爾柱人很快又突破重圍,撤到敘利亞北部的阿勒頗。

1070年,拜占庭西方又出現戰事。諾曼人侵入義大利南部的阿普利亞地區,情況危急。羅馬拉斯被迫放棄東方的戰事,親自趕往救援。

羅馬拉斯走後,塞爾柱人又活躍起來。他們擊敗了羅曼努斯四世留在東方的拜占庭軍隊,俘獲他們的指揮,繼而又引兵向北,一舉攻佔曼西克特城

正在義大利的羅曼努斯四世聽到曼西克特城的陷落,大為憤怒。

1071年初,他渡海來到敘利亞,在那裏重新徵集一支相當數量的兵力。這些士兵具有一定的作戰技能,但是大多數是傭兵,紀律鬆弛,難以制約。

羅曼努斯四世率領這支軍隊,迅速向北。他相信蘇丹還在亞美尼亞地區,所以決定先收復凡湖西北被塞爾柱人占領的曼西克特和該城南面約50公里的基拉特作為基地,爾後再繼續擴張。

為此,他分兵兩路,一是以法蘭克傭兵為主體,準備攻取基拉特﹔另一部分由羅曼努斯四世率領,以攻克曼西克特為目標。

其實,羅曼努斯四世的估計完全錯了。蘇丹這時並不在亞美尼亞,而是在敘利亞。

蘇丹得知羅曼努斯四世已到達亞美尼亞的消息後,就立即率領身邊頗少的一部分部隊,取道摩蘇爾,迅速到達凡湖以南,庫爾德斯坦山脈東側。在那裏又召集了一部分部隊和當地民兵。

同時由於塞爾柱人不善於守衛城池,所以堅守在曼西克特城的部隊就主動退出和蘇丹會合。

此後,他們以最高速度前進。在凡湖以東約二百公里的小鎮,又得到一部分援軍。接著,阿爾頗阿爾斯蘭蘇丹率領約四萬人的大軍沿凡湖南岸向西,到達基拉特城。

羅曼努斯四世已經順利地占領曼西克特。這時他也在集中兵力。他命令拜占庭全部重裝步兵主力立即前往援助,同時派一部分兵力到亞美尼亞北部地區搜集補給。

正在基拉特地的蘇丹,通過偵察得知拜占庭重裝步兵主力就要來到。他便派一部分兵力向西到達卡帕多西亞境內的馬拉提亞,襲擊拜占庭軍隊的主力,以吸引敵人。

他自己則率領主力立即向曼西克特。他知道羅曼努斯四世正從曼西克特向基拉特開進,遂準備迎戰羅曼努斯四世。

正在前進中的羅曼努斯四世這時完全不知道塞爾柱人的主力部隊已經到達亞美尼亞境內。毫無警覺的拜占庭前衛部隊在途中突然遇到一支龐大的軍隊,倉促間未來得及准備,就遭到慘敗。

羅馬拉斯從逃兵的報告中得知情況,如夢方醒,急忙派兵命令援兵和搜集補給的部隊立即趕來。可是由於他們已被塞爾柱人的另一部分兵力牽制,所以當他們接到羅曼努斯四世的命令後,不但沒有趕去支援,反而向相反方向越走越遠。

羅曼努斯四世這時的兵力衹有二三萬人左右,和阿爾頗‧爾斯蘭(Alp Arslan)蘇丹相比,顯然處於劣勢。

阿爾頗‧爾斯蘭蘇丹見此便派人向羅曼努斯四世提出和談要求。羅曼努斯四世卻堅決拒絕。他堅信,盡管塞爾柱人佔有優勢,但他們一貫奉行遊擊戰的原則,從來沒有勇氣和他們進行過一次會戰,這次也不例外。

他向蘇丹的來使說,衹有蘇丹親自到他的帳中求降,並同意撤出亞美尼亞,以後不再來犯,那才有考慮和談的可能,否則,他決不考慮。

蘇丹聽了這話,勃然大怒。這樣,本不想與拜占庭正式會戰的塞爾柱人,現在已無可避免一戰了。

1071年7月4日,雙方引兵出陣,展開隊形。羅曼努斯四世將他的近衛軍和首都部隊配置在中央,由他本人指揮,左右兩翼分別由騎兵擔任,另外在整個陣勢前面配置了一條騎兵戰鬥線,在後方還用雇傭兵組成了一個強大的預備隊。這是完全按照他們的戰術教範的規定部署的。

雖然羅曼努斯四世的兵力比較薄弱,但他充滿著勝利的信心。

因為他們的中央方陣是按羅馬人的龜形陣佈置的,重步兵排成十六列縱隊,第一列把防護盾連在一起,以後各列則把防護盾頂在頭上。在重步兵後面是弓弩手,他們的箭是從前列防盾之間發射出來的。

一旦對方的陣勢被他們騎兵衝亂,重步兵隨即以縱隊實施突擊。進攻的順序是,先投擲槍矛,再用劍斧展開肉搏,最後是弓弩手的射擊。

騎兵和步兵、突擊和射擊,都有密切的配合,這種戰術本身無疑是十分傑出的。但是,這時的軍隊和查士丁尼時代相比,在軍事素質上已經差多了。

由於幾十年的宮廷鬥爭,軍隊無人過問,加上不正常的財政壓縮,使軍隊裝備減弱,士兵士氣消沉,紀律鬆弛,缺乏作戰勝利的信心和勇氣。

拜占庭軍隊組織編制是完善的。但是由於軍隊內部的腐化,拜占庭軍隊的戰鬥力已經大為降低,兵源大部分是從外國雇來的,部隊中士兵缺乏對將帥的忠誠和服從,指揮都是公式化的,所有的將領都完全是照著書本行動。

實際上,這時拜占庭的陸軍就好像是一個臭雞蛋外面的硬殼。

塞爾柱人的軍隊成份主要是騎兵弓弩手,使用的兵器除了弓箭以外,還有長矛和劍,這是典型的亞洲輕騎兵戰術。他們的戰鬥部隊根本無組織可言,每一群人各有自己的頭領,彼此間也時常發生磨擦。

他們自由成性,僅僅服從一個最有能力、最勇敢的領袖,一旦失敗,馬上就有散夥、叛變的危險。他們沒有什麼嚴格的戰鬥隊形,作戰的目的衹是為了搶劫、發財和能夠得到更多的遊牧地。

因此,如果拜占庭帝國是處於繁盛時期,他們自然不是帝國的對手,事實上,就在這個時刻,阿爾頗‧爾斯蘭 (Alp Arslan)蘇丹也擔心,面對拜占庭軍隊嚴密的陣勢,進行正規的決戰,可能也難獲得成功。

為了提高他的威望和聲譽,激勵士兵士氣,防止變亂,他把軍隊的指揮調度大權交給他的太監、將軍塔勞格,命令他:「不勝利就砍頭!」

他本人則把自己的弓箭丟掉,換上一把劍和一柄錘,把馬尾巴編成小辮,穿上一件白袍,塗上香粉,然後對士兵們說:「假如我戰敗了,這裏就是我的墳墓。」

戰鬥開始後,塞爾柱人的騎兵和弓弩手首先拍馬向前,在一定的距離上搭弓放箭。拜占庭軍隊左右兩翼騎兵受到射擊,還未遭到多大傷亡就叫喊難以抵擋,堅持不住了,有相當數量的人開始逃跑。

中央騎兵雖然勉強堅持著發起衝鋒,可是猛烈的射擊使他們無法接近。許多馬匹被射死射傷。

羅曼努斯四世看到騎兵不能發揮作用,命令重裝步兵出擊。重裝步兵高舉盾牌,陣勢嚴整,冒著箭雨向前。

塞爾柱人的騎兵弓弩手面對步步進逼的拜占庭方陣,矢箭毫無效果,被迫放棄射擊,迅速撤走。

這時已是黃昏,撤退的塞爾柱人很快消失在茫茫的草原上。拜占庭軍隊前不靠村,後不著店,人員馬匹都找不到飲水。想繼續前進到基拉特城,又怕中敵伏擊。

於是,羅曼努斯四世決定向後退卻。可是,當他們的部隊剛調整好開始撤退時,塞爾柱人趁機趕來,突然發起猛烈攻擊。羅曼努斯四世立即命令部隊停止後撤,準備反過來迎戰敵人。

而預備隊總指揮不但拒絕服從命令,拒絕抵抗,反而率軍退走了。騎兵預備隊撤走後,前面步兵便失去掩護。塞爾柱人的輕騎兵立即繞過敵人的側翼,集中全力攻擊拜占庭軍左翼後方的步兵。

拜占庭左翼士兵受到打擊遂放棄抵抗,各自逃跑。

右翼士兵看到友鄰紛紛逃遁,也自行退卻。塞爾柱輕騎兵順利發展,接著把攻擊力量對向中央陣線暴露的兩翼和背後。

中央陣線雖然處於孤立無援的地位,但面對塞爾柱人的圍攻,堅持奮勇拼殺直到天黑。羅曼努斯四世也表現出極大的勇敢精神。

戰馬被敵人砍死,自己也負了傷,仍堅持戰鬥,直到被敵人俘虜。最後,中央陣線在塞爾柱人左衝右突之下,結果被殺得一個不剩。

第二天,羅曼努斯四世被送到阿爾頗﹒阿爾斯蘭蘇丹的營帳,被迫簽訂和約,並同意支付重金作為賠款,賠款分五十年償還。

羅曼努斯四世被釋放了,可是,就在羅曼努斯四世被俘後的幾天裏,君士坦丁堡發生了政變。

撒凱約翰杜卡斯奪取皇權,羅曼努斯四世立即集中了有限的兵力,企圖討伐,結果反落入叛軍手中被害致死。

蘇丹得知羅曼努斯四世的死訊後,便又繼續向小亞細亞擴張,1072年,阿爾頗﹒阿爾斯蘭病死,他兒子馬立克即位。塞爾柱帝國達到極盛時期,帝國的東部不但包括布哈拉、撒馬爾罕,而且擴張到錫爾河以東的喀什噶爾,西部佔有大馬士革、耶路撒冷和小亞細亞,直抵地中海東岸。

塞爾柱人每到一處所遺留下來的衹是一片荒涼,樹木被砍倒,城鎮付之一炬,到處是殘斷的屍體。塞爾柱人撐著帳幕,帶著羊群在這些地區自由來去,正好如當年他們的祖先在沙漠中逐水草而居的情形一樣。

曼西克特會戰使羅曼努斯四世的軍隊遭到慘重損失,對於拜占庭帝國來說,它是致命的一擊。拜占庭帝國就此喪失了亞洲軍區,從而使其喪失了最佳兵力來源地。

此後不得不全部雇傭傭兵,而雇傭兵一方面要花許多錢,更重要的是這些雇傭兵都很難駕馭,結果使拜占庭內部利用這些可以買賣的傭兵發生一連串的叛變和內戰,加之外敵四面侵逼,使帝國內外交困,處於極端困難的境地。

1081年4月,日爾曼傭兵叛變,攻入並洗劫君士坦丁堡,拜占庭進入了科穆寧王朝時代

科穆寧王朝建立後,封建制度已完全確立。對邊境上的外來勢力勉強抗擊,保住了大部分領土。

但已失去經濟上的優勢地位,貨幣貶值,商業優勢被威尼斯等鄰國所取代。

1204年第四次十字軍東侵,攻陷君士坦丁堡,在拜占廷領土上建立西歐封建主統治的拉丁帝國,祗有尼西亞﹑伊庇魯斯﹑特里比松三小國繼承拜占廷的國統,不斷與拉丁帝國作鬥爭。

1261年,尼西亞皇帝巴列奧略家族的邁克爾八世(1259~1282在位)滅拉丁帝國,恢復拜占廷帝國。

復國後領土大大縮小,國力衰微。巴列奧略王朝內訌嚴重,內戰頻仍。由於封建主的殘酷剝削,1342~1349年爆發了吉洛特起義

而11 世紀末,塞爾柱帝國分裂,其中,在小亞細亞形成羅姆素丹國,在東部 12 世紀形成花剌子模國. 1194 年花剌子模滅塞爾柱國家。

後來蒙古又滅花剌子模,鄂圖曼人也是一支不大的突厥部落, 13 世紀初因蒙古西征西遷小亞細亞,依附於塞爾柱突厥人建立的羅姆素丹國

1299 年鄂圖曼( 1299 ~ 1326 年)獨立,這個新國家就被冠以鄂圖曼的名字,稱這支土耳其人為鄂圖曼土耳其人。

14世紀初鄂圖曼土耳其興起,不斷侵犯拜占廷領土,量後使其居於君士坦丁堡一隅之地。

另一群突厥人鄂圖曼蘇丹穆罕默德二世攻陷君士坦丁堡,拜占廷帝國滅亡。
by cwj36 | 2005-09-27 10:39 | 【土耳其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 這裡是WTFM國駐日本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