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降的日本第41師團步兵第239聯隊-竹永事件

罕見的WW2日軍集體投降
「竹永事件」


1945年8月20,日本軍在新加坡投降 ... 300名日軍來到新加坡萊佛士酒店(Raffles Hotel),到了晚上,300日軍在萊佛士酒店插上刺刀選擇在此集體自殺了結生命也不投降...

這正是表現日本武士道精神、戰陣訓的寧死不降的最高意境....(新加坡萊佛士酒店從此列名亞洲靈異飯店)

e0040579_22325767.jpg

(新加坡萊佛士酒店)


但在此之前的1945年(昭和20年)5月3日卻發生罕見的日本軍集體投降事件......「竹永事件」

日本18軍司令官安達二十三中將臉面無光,強力斥責了第41師團師團長真野五郎中將,還流淚著對天皇表示自責,日本皇軍竟出此「敗類」!

「竹永事件」

1944年後半,澳大利亞軍在新幾內亞戰線以徹底的掃蕩戰的方針來追擊日軍。

戰爭中後期日軍防守新幾內亞地域愈顯力不從心,其中第41師團步兵第239聯隊(隸屬第18軍,第239聯隊也是第41師團最早調防新幾內亞的地面部隊)在1945年3月至4月期間於東部新幾內亞的艾塔佩地區同澳大利亞軍隊發生激烈交戰。

「竹永事件」的主要當事者竹永正治中佐就為該聯隊隸下第2大隊的指揮官,根據第41師團新幾內亞戰史的記載,在3月24日,竹永大隊全員50人同聯隊主力失去了聯絡並獨自決定向西方撤退轉移,不過用竹永正治下屬的說法則是聯隊主力再沒有絲毫告知的情況下拋棄了第2大隊轉移了陣地,所以第2大隊不得不選擇自謀出路(出處為佐藤清彥所著的《ニューギニア闇の戦跡》一書)。

日軍海上補給線被遮斷,丟失最後的很多物資,顯著地降低作戰能力。

1個師的兵力本來編制近2萬,就1945年5月上旬僅僅只剩1千人左右。

竹永大隊也不是例外,雖說是大隊,實際只約半數的步兵,竹永正治中佐本是第41連隊第3大隊長,是山砲專業炮兵,在戰鬥中日本大炮全數丟失後轉任步兵。

艾塔佩戰役之後的竹永大隊人員滿編就只有50人。

第18軍主力食糧與醫薬品已經沒有,兵器也無補給。

1945年7月,「猛作命甲第371号」命準備整個18軍「玉砕」。

當時的狀況,當時倖存的日本軍人回想慘狀,已經不是一群軍人而是一群乞丐。

新幾內亞的日軍已經悲慘到有「吃人肉」的情況。

竹永大隊也有在投降前夕侵入村莊「吃人肉」的嫌疑,這是事後澳大利亞軍進行搜查與偵訊俘虜得到的證言。

經過一番輾轉的竹永大隊在4月中旬(根據當地人回憶是12日)侵入只有幾戶人家的村莊試圖掠奪糧食,可是遭到了當地村民的武裝抵抗,雖然很快就將村民趕了出去卻付出了多名士兵陣亡的代價。

並且將行蹤暴露於澳大利亞軍隊,隨後的4月16日澳軍邁爾斯中尉就率部趕至試圖消滅這股竹永大隊,在4月24日的首次交中又造成日軍2人陣亡。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竹永大隊選擇了投降,特派下屬持英文版投降書綁於高舉的木棒之上送至澳軍。

在5月2日首先被澳軍警戒哨兵發現攔截並將其持回,後在當地人的協調下於次日竹永大隊全員解除武裝主動投降,包括5名軍官在內的42人。

竹永正治中佐決定投降,約半数日軍引以為恥不同意,但是分發手榴弾給不投降自決的人時,不投降者後悔,最終全員都賛成降伏。

投降的竹永大隊轉移至艾塔佩的3日間,這些日軍戰俘在竹永正治中佐的率領下秩序井然,事後日軍派出其他部隊搜索竹永大隊最後以下落不明定論,直到聽到澳軍宣傳後才了解竹永大隊已經全員投降。

戦後第18軍将兵生還率只有25%、竹永隊生還率高達84%(兵力50人中42人生還)。

根據戰後一些日本戰史學家的分析,這種全員通過選擇投降的情況不可能發生在當時的日軍之中,被俘日軍的說法僅僅是一種欺騙、措辭罷了。

另一方面,在澳大利亞軍方面,不接受日本兵的投降也有乾脆殺害的傾向。

事實上澳軍在之後繳獲的一系列資料中也發現了竹永大隊被俘官兵的審訊口供存在諸多不實,明顯存有事先串通的痕跡,不過礙於當時竹永大隊畢竟全員投降對澳軍來說也是一件好事,所以沒再追究不了了之。

當然,還有一部分人至死也不相信日軍會在戰損率不到20%的情況下選擇投降,其中就包括當時的第18軍參謀堀江正夫少佐(戰後的陸上自衛隊幕僚副長,相當於陸軍副總司令)。

被俘後的竹永大隊官兵,除了竹永正治中佐被特別審訊轉移至馬尼拉,其他人直至戰爭結束都被關押在澳大利亞的戰俘營中。

竹永正治中佐也向盟軍提供了一些關於第18軍的情況(特別是指揮官)以及說出了「天皇死了日本國民還會抵抗,天皇不死下了投降命令日本國民會全部遵循」的供詞,總而言之澳軍對待竹永大隊被俘官兵非常的優待。

由於第2大隊的主動投降是日軍「非常に不名誉な行為」,使第18軍司令官安達二十三中將臉面無光,不僅強力斥責了第41師團師團長真野五郎中將,還哭著對天皇表示自責,可能是怕該事件的影響不好,雖然該事件被明確的標註在第41師團新幾內亞戰史中。

竹永隊降伏後、第18軍在1945年8月15日終戦日前仍然在東新幾內亞戰鬥。歩兵第239連隊第2大隊再度編成,因為「竹永事件」被下達死守命令以挽回名譽。

不過這個被重組的第2大隊,戰爭結束之前的8月中的其中2個中隊又相繼對澳大利亞軍集體投降。

但是戰後自衛隊防衛廳編寫的諸多關於新幾內亞戰史方面的書籍,不僅不曾提及「竹永事件」的相關指揮官名字,甚至記錄中也會讓人讀後認為第2大隊並非投降而是「竹永隊全滅(竹永隊は全滅)」。

直到1986年才由日本歷史學家高橋文雄揭露,才逐漸被更多的人了解,可同樣是半信半疑者居多。

e0040579_2321933.jpg不同於「橘丸事件」那種被迫投降(1945年8月3日美國驅逐艦違反国際法拿捕日本醫護船約1,500名日軍被捕虜)。

像「竹永事件」這種在部隊傷亡極為有限的前提下,指揮官率部主動接敵投降的事宜在整個二戰也不過發生過2次。

一次就是「竹永事件」而另一次則是發生在沖繩戰役的座間味島海上挺近第1戰隊投降事件。

除了二戰在這之前的日俄戰爭奉天戰役期間也曾有過1個中隊日軍投降的事情發生。

依據日本陸軍刑法司令官帶領部下降伏是「辱職罪 」,特別是在野戰中已盡全力也要禁閉6個月(41條)。

安達二十三第18軍司令官在1945年3月18日還發出「戰陣訓」將士絶對不能成為虜囚之辱的命令。

不管怎麽說,對於武士道精神、戰陣訓以及陸海軍刑法約束下的日本軍人而言,這種投降在當時確實是無法接受的事實。

至於戰後的竹永正治以及第2大隊諸多投降官兵大多各自生活,不參加戦友會,竹永元中佐到民間企業工廠當現場作業員。

在1967年竹永正治中佐因病去逝的葬禮上,沒有人把他看作恥辱的軍人,依舊來了很多陸軍士官學校的同學們參弔。

【主要來源:日文維基竹永事件

「玉砕」用語出於中國『北齊書』元景安傳「大丈夫寧可玉砕何能瓦全」。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1943年5月29日,駐守阿留申群島阿圖島的日本守軍約2600人「全滅」,日本軍方首次使用了「玉碎」一詞。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2-28 22:51 | 【WW2專區】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