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里克劫掠羅馬城



410 Sack of Rome
劫掠羅馬城


西羅馬瓦倫斯皇帝在上臺後,西哥德內部發生內訌,阿塔納里克(Athanaric)與菲列迪根(Fritigern)互鬥。

菲列迪根向西羅馬求援,好戰的瓦倫斯皇帝很快就發動了兩次對西哥德人的攻擊。

經過為期3年的戰爭,雙方兩敗俱傷,瓦倫斯被迫提出談判。

西哥德阿塔納里克答覆說,他樂意和談,但按照祖先立下來的規矩,「他不可以踏上羅馬帝國的國土一步」。

瓦倫斯自然也不願意冒著生命危險去西哥德人的領土和談,經過多次交涉,雙方約定,在兩國邊境的中點見面。

西元369年9月,羅馬──西哥德的元首高峰會在多瑙河上的一條船上舉行。

瓦倫斯皇帝以為阿塔納里克是正式的西哥德國王,但其實他只是當時幾位哥特領袖們的全權代表。

雙方都不直接與對方談話,而是坐得遠遠的,通過衛兵和翻譯交流資訊。最後他們達成了口頭協定:雙方立即停戰,交換戰俘,阿塔納里克停止迫害基督徒,羅馬帝國恢復支付給西哥德人的歲幣。

整體來說,這是一個對西哥德人比較有利的條約。

最後瓦倫斯阿塔納里克親切地握手──嚴格地講,並不是握手,而是互相握著手腕,這是當時流行的習俗。

羅馬帝國支付給西哥德人的歲幣都是純金的硬幣,其中包括西方古代史上創記錄的幾塊巨型金幣,比成年人的手掌還要大,重達412克,這就是和平的代價。

但不幸的是,它能維持住的和平時間極其有限,因為那個即將誘發民族大遷徙狂潮的幽靈,此刻已經開始徘徊在亞歐大陸之間的茫茫草原上了。

匈人西侵,於是同日耳曼人相遇。

日耳曼人遍佈於羅馬帝國疆界以北,最東端的是屬於東日耳曼人的哥德人,此時哥德人正由其傑出領袖——被稱為「哥德人的亞歷山大」的赫爾曼納里克(Herm anaric)領導,在南俄草原上稱霸。

然而,他們卻根本不是馬勁矢疾的匈人的對手,西元374年,兩軍相遇,哥德人一敗塗地,赫爾曼納里克絕望自殺,哥德人一部分加入匈大聯盟,一部分瘋狂向西潰逃,由此,便掀起了西方民族大遷徙的序幕。

東哥德人覆滅的消息,使長期佔據著達西亞平原的西哥德人大為震驚。

西元376年底的某一天,也被匈人擊敗的西哥德瑟文吉人(Thervingi)領袖阿塔納里克菲列迪根(Fritigern)各率領最後一批西哥德人,踏上了淒涼的南渡之旅。

這雖然違背了他當年「永不踏上羅馬帝國的國土一步」的誓言,但在匈奴軍鐵蹄日益逼近的逼迫下,他的確別無選擇。

敵人推進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於他們無法帶走自己大部分的行裝。

包括羅馬帝國當年進貢給西哥德人的大批金幣在內,無數的財富被忙於逃命的他們就地掩埋。

也許他們以為,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重返家園,起出這筆誘人的鉅款。

但歷史給他們開了一個大大的玩笑:除了少數外交官員和人質以外,永遠都不會再有一個西哥德人踏上多瑙河以北的土地。他們壯麗而血腥的未來,既不在他們的故鄉達西亞,也不在他們即將前往的巴爾幹半島,而在遙遠的西方。

阿塔納里克率領族人遷移特蘭西瓦尼亞(羅馬尼亞),在逃亡的人群中,有一名年方6歲的貴族男孩,他的名字叫做阿拉里克(Alaric)。

34年之後,他將率領自己的族人攻佔世界之都-永恆之城羅馬,成就一代霸業。

而他們當年在逃難前匆忙掩埋的這批財富,要過足足1500多年,才能以文物的身份重見天日,給無比詫異的後人講述這個已絕滅的民族往日的輝煌。

殘存的哥德人把前所未有的恐怖一路帶向西方,洶湧的多瑙河將其一分為二,羅馬皇帝瓦倫斯允許菲列迪根率領族人渡河進入羅馬帝國內部避難,但是西哥德人遭到羅馬人歧視與迫害。

菲列迪根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發動起義反抗羅馬人的殘酷掠奪,將前來鎮壓的皇帝瓦倫斯也燒死在一所茅屋裏(西元378年阿德里安堡之役),然而匈人的威脅仍然十分嚴重,為了更好的自我保護。

395年狄奧多西一世卒,羅馬永久分裂為東羅馬帝國(俗稱拜占庭帝國)和西羅馬(Western Rome)帝國兩部分。

西羅馬軍事長官斯提利科(Stilicho)掌握西羅馬政權。

e0040579_534599.jpg
斯提利科是汪達爾人,他的這種蠻族出身使得不少蠻族雇傭軍集結在他手下,成為西羅馬帝國攝政,曾輔佐羅馬皇帝狄奧多西一世之子霍諾留(Honorius)。

此時在東歐的阿塔納里克死去,西哥德人選出新領袖 阿拉里克,在他的率領下,一面躲避匈人,一面摧毀攻入色雷斯和希臘半島,劫掠雅典、科林斯、邁加拉和斯巴達等地。

和亞得裏亞海沿岸的羅馬勢力,迫使東羅馬皇帝阿卡狄烏斯任命他為該地總督。

阿拉里克進而開始把目標指向羅馬本土。

與此同時,有一部分匈人死追一夥由拉達蓋斯(Radagais)率領的東哥德人,深入潘諾尼亞平原(今匈牙利),從而驚動了居住此地的汪達爾人、蘇維彙人和阿蘭人,迫使他們進一步向西遷移,但是卻被帝國邊界的羅馬大軍阻攔,無法衝破。

拉達蓋斯 阿拉里克遙相呼應,東西哥德人準備夾擊羅馬。

在此緊急情況之下,帝國統帥斯提利科(Stilicho)迫不得已,火速招回了萊茵河畔漫長邊境的高盧駐軍,來保衛義大利,這一來,便等於放棄了高盧等省,擠在邊界的諸蠻族遂一擁而入:汪達爾人、蘇維比人和阿蘭人進入西班牙,法蘭克人、阿勒曼人和勃艮第人則在高盧步步推進。

在這一時期,匈人的主體仍在哥特人故地即南俄草原上,進入羅馬帝國的只是極小一部分,但是,已經讓日爾曼人及羅馬人惶惶不可終日了。

阿拉里克此後曾五次攻入義大利。其中401年、 403年兩次進攻均為西羅馬統帥斯提利科所敗,阿拉里克大部分部眾成功逃脫。這場勝利也是最後一個在羅馬慶祝的凱旋了。

斯提利科和匈奴人的關係也很好,406年消滅拉達蓋斯的東哥德人便是與匈奴雙方成功合作的結果,那一年他還將年青的埃裘斯(Flavius Aetius有"最後的羅馬人"之稱,沙隆之役擊敗匈王阿提拉將領)送往匈奴作人質,以徵召更多的匈奴雇傭軍來保衛羅馬帝國。

e0040579_1851291.jpg


408年斯提利科被誣指與 阿拉里克的秘密協議叛國罪處死後,此舉大大激怒了斯提利科麾下能征善戰的蠻族士兵,結果使他們幾乎全加入了阿拉里克的隊伍。

阿拉里克靠飢餓圍城封鎖作為他最有力的武器,開始圍攻羅馬曾勒索黃金、絲綢及三千磅胡椒作為退兵的交換條件、409年又圍攻羅馬,取得贖金後退兵。

雖然在西元402年開始羅馬城已經不再是首都西羅馬帝國 ,首都被轉移到了義大利拉溫納。

但羅馬城還是羅馬帝國的「永恆之城」和帝國的精神中心。

410年第三次圍攻羅馬,在城內奴隸配合下於8月24日攻陷該城。

e0040579_18134825.jpg


阿拉里克向士兵們宣布:攻進羅馬,可以任意搶動3天。

一個雷電交加的夏夜,穿著獸皮的西哥德人吹著牛角號,衝進了羅馬城,3天3夜的洗劫,四面八方的大火,使巍峨的殿宇,壯麗的宮殿化為一片焦木,書籍和文物則被砸爛銷毀。

金質神像和黃金器皿裝滿一車又一車,都被拉走了,生靈塗炭。

歷史學家 杰羅姆寫道:「如果羅馬能被攻下,還有什麼是安全的嗎?」

阿拉里克在城內劫掠三天後率軍南下,企圖渡海前往西西里和北非,因遇風暴未成。回軍途中暴斃病逝。 他的弟弟阿道法斯繼承了西哥德人王位 。

繼任的西哥德人首領阿道法斯採取不同的策略,與西羅馬帝國結盟,並娶狄奧多西一世之女,霍諾留的同父異母妹妹為妻。此後西哥德人不再占領意大利而轉戰高盧、西班牙。

霍諾留得以保證其對意大利本土的統治。

羅馬被大肆焚燒建築﹐民房被毀壞了45000座﹐而宮殿居然有1800座被焚燒淨盡﹐珍寶被搶走﹐所有的金銀財寶和戰俘都成了西哥德人首領 阿拉里克的陪葬品,並敲響了西羅馬帝國的喪鐘!。

[PR]
# by cwj36 | 2005-09-12 05:42 | -古羅馬資料區-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