腎功能不好

一旦洗腎,便失去健康 失去自由....

現代飲食越來越精緻,

生活也越來越舒適,

在我們盡情享受的同時,

都市人的文明病也靜悄悄地靠近我們,



看看身體的 12 種訊號,讓我們及早發現,及早預防!


1、沒勁兒

腎功能不好

很多廢物難以從尿裡排泄出去

會出現精神不振、疲憊、乏力等沒勁兒的感覺。


腎臟有病,

蛋白質等營養物質從腎臟漏出,

通過尿液排出體外,也會有沒勁兒的表現。

有些患者會以為是過於勞累,

或者是其他原因,而忽視了腎臟問題。



2、不想吃

腎臟病的常見症狀:

不想吃飯、厭食、噁心、嘔吐…



有些患者總是先往到消化科或者肝病科,

看看是不是得了胃病或肝病,

一看沒胃病和肝病,就擱置不管了,

忘了看腎病醫生,結果耽誤了病情。



3、尿有泡沫

尿裡有泡沫的原因有多種,

其中假如蛋白質從腎臟漏到了尿裡,

尿就會起很多泡沫。



4、腰痛

腎臟的位置在腰部的脊椎兩側,

所以腎臟有病時,會感到腰痛。



5、尿多尿少

健康的人天天排尿次數大約 4~6 次

尿量約 800~2000 毫升

假如排尿次數和尿量過多或過少,就要留意了。



6、水腫

飲水太多,或是睡眠時間過長、過於肥胖等

眼瞼、臉部、小腿等部位可以出現稍微的水腫,

假如不是這樣,就要懷疑是不是腎臟有了問題。



7、尿蛋白和尿潛血

尿裡有蛋白或潛血

是腎臟有病的重要指標

查一查尿常規就可以明確。


但有時非腎病專業的醫生會忽視這一點,

建議最好找腎病專業醫師諮詢。



8、貧血

腎臟除了有排泄廢物等功能外

還有內分泌功能,分泌造血激素

貧血的患者經常會往血液科看貧血,

當腎功能損害時,也會造成貧血。



9、糖尿病

糖尿病會引起腎臟病,叫做「糖尿病腎病」

是糖尿病的併發症!



糖尿病腎病分五期,

在早期的時候治療效果較好,

一旦晚了,就很難治,會發展為尿毒症。

所以,糖尿病患者,一定要常看看腎科。



10、高血壓

高血壓可以引起高血壓腎病

也叫「高血壓腎損害」

有高血壓病的人要多加留意。

當然,腎臟病也會導致高血壓,

血壓假如高了,

要當心是不是得了腎臟病。



11、痛風、高尿酸血症

都是血液中尿酸過多造成的

血液尿酸高的人,

尿酸會沈積在腎臟裡,使腎功能受損傷。



12、尿道感染

經常尿道感染的人

時間長了,有可能造成腎功能不全

不少尿道感染的患者,

因早期治療不及時、不徹底,

也不瞭解會導致腎功能不好,

結果等發現時,

已經錯過了最佳治療時機。



既然都知道一些危險信號了,

好吧,讓我們吃點東西,預防一下吧
[PR]
by cwj36 | 2016-03-27 19:33 | 杏之林

巴巴里諸國

北非海盜國
巴巴里諸國(The Barbary States )
Barbary pirate



從16世紀早期起,300年的時間裏,阿爾及利亞一直是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一個省,阿爾及爾是其省會,在這段時間裏,現代阿爾及利亞作為摩洛哥和突尼斯之間一個獨立的地區逐漸成形,阿爾及利亞以及周圍地區統稱為巴巴里諸國(Barbary States),

巴巴里諸國因海盜行徑和奴役基督徒,好幾個世紀以來,該海岸以海盜劫掠船隻並向歐洲大國強索貢賦而惡名昭彰。

1783年美國獨立建國成功、豐富的森林豊富資源使造船業能便宜製造出船舶使美國航運業大為發達。

美國獨立前殖民地商船掛英國商船旗以避免巴巴里諸國海盜襲擊勒索,美國獨立後,巴巴里諸國海盜視美國為新興的「弱國」可欺,巴巴里諸國就專門找美國商船為打劫襲擊目標,以海盜船勒索贖金與索取入港的龐大金額的「通行費」,進入的黎波里港還必須懸掛土耳其國旗,使當時財政困難的美國非常火大與屈辱。

e0040579_16132393.gif1794年美國國會通過建造6艘巡邏戰艦,以保護美國商船隊,不被阿爾及利亞的巴巴里諸國海盜搶劫或被英國和法國海軍襲擊。

其中最著名的一艘由美國第一任總統華盛頓命名為「憲法號」(USS CONSTITUTION 別號:老鐵殼),該艦至今仍然存活,船齡今年已200多歲了。

憲法號總長62.2公尺,寬13.6公尺,型深6.85公尺,排水量2200噸,帆面積3969平方公尺,裝備 28門24磅和10門12磅火炮,船員400人。

想玩ETW憲法號看這裡

湯瑪斯‧傑佛遜剛就任美國總統之際,的黎波里的長官巴夏 (Pasha )就要求美國必須支付$225,000的入港管理費。

傑佛遜總統拒絕了這要求,的黎波里方面在1801年5月14日未經任何外交文件通告便對美國宣戰,並將美國在的黎波里領事館上的美國星條旗旗竿切斷,以表示對美國國旗的污辱,雙方進入戰爭爆發狀況。

1801年6月1日美國湯瑪斯‧傑佛遜總統命令海軍和海軍陸戰隊對威脅美國航運的北非巴巴里(Barbary)海盜與的黎波里港,進行了報復攻擊的第一次巴巴里戰爭(又稱的黎波里戰爭 Tripolitan War)。




美國陸戰隊軍歌MARINE HYMN歌詞中"To the shores of Tripoli",主要是說明美國海軍陸戰隊參與1801-1805年參與Barbary States戰役的光榮事蹟,在以上戰役中美國陸戰隊員為了與海軍及其他部隊集合,行軍超過600英哩已越過利比亞沙漠,直到佔領的黎波里(Tripoli)港。

1805年7月美國與黎波里代表在憲法號上簽訂和平條約。

巴巴里海盜趁美國與英國發生於1812至1815年的戰爭又開始海盜強奪與勒索。

1816年,美英荷蘭三國聯合艦隊發動第二次巴巴里戰爭(Second Barbary War)轟炸阿爾及爾,巴巴里海盜們因而放棄強取貢賦。

:「在臺灣拿ROC國旗,"有時"對岸欽差來台,要小心被自己的警察打唷~」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16-03-26 17:01

WW2 在中國戰場上的日本軍
日本第10師團
代號 :「鉄」


e0040579_21215986.jpg創設 1898年(明治31年)10月1日
廃止 1945年(昭和20年)
所属政体 大日本帝国
所属組織 大日本帝国陸軍
部隊編制単位 師団
兵種/任務/特性 歩兵
所在地 姫路-満州-北支-フィリピン
編成地 姫路
通称号/略称 鉄
補充担任 姫路師管区
最終上級部隊 第14方面軍

最終位置 フィリピン ルソン島

主な戦歴 日露-満州-日中-太平洋戦争
フィリピン(菲律賓)の戦い (1944-1945年)

日本第10師団是鄰國中日甲午戰爭 (日清戦争)結束後,日本軍備擴張新増設6個師団之一、1898年(明治31年)10月編成。

兵源來自姫路師管区、兵庫・岡山・鳥取三県與島根県一部。

第10師団 在日俄戦争時隸屬第4軍,參加遼陽会戦・沙河会戦・奉天会戦。

1931年(昭和6年)9月,満州事変勃發後,加上第8混成旅団編制在12月出動前往東北吉林省進行掃討戦,1934年(昭和9年)3月時返回日本。

日本第10師団入侵中國時的師團長為磯谷廉介畢業於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16期,跟坂垣征四郎,土肥原賢二為同期同學。後曾任日本陸軍省軍務局長,日本駐中國公使館副武官,是日軍中的「支那通」。

1937年(昭和12年)7月,中日戦争全面爆發,日本第10師団再度動員「進出」中國。

台兒莊會戰

日本華中軍隊於1937年12月13日攻下中國首都南京之後,繼續揮軍北上,華北日軍亦從華北方向南下,意圖打通津浦線。

中日兩國軍隊,以徐州為中心展開一系列激戰。

山東省主席韓復榘為保存實力,放棄在山東部署已久的天険要害黃河防線,使得日軍在1938年3月初即佔領山東省會濟南,這次抗命撤退致使津浦線大門洞開。

日軍由磯谷廉介率領的第10師團(約30000人機械化機動師團)乘勢南下,連克泰安、濟寧、大汶口,並使得山東省北部遭到日軍佔領。

南路日軍坂垣征四郎所領導的第5師團(代號:鯉 日軍最精銳的機械化部隊)則趁虛從膠東半島登陸。佔領青島後,又沿膠濟線攻打魯南軍事重鎮臨沂。

但遭中國名将張自忠部所阻擋。

1938年3月15日,磯谷廉介指揮日軍第10師團大舉進攻華北,北路日軍磯谷師團不待東南兩路日軍的配合,攻陷滕縣後南下徐州。

十萬中國軍大圍攻

尤其磯谷師團的瀨谷支隊為先鋒.....

「瀨谷支隊」由第33旅団長瀨谷啟少將率領,他是日本關東地方枥木縣人, 兵力約8000~10000人之間 ,包括歩兵第33旅団歩兵第10連隊(赤柴八重藏)、歩兵第63連隊(福榮真平)、野砲兵第10・工兵第10・野戦重砲兵第2連隊、山砲兵、独立軽装甲車隊80輛基幹。

所謂独立軽装甲車隊使用「八九式中戦車」、「九四式軽装甲車」。

e0040579_851427.jpg


(瀨谷支隊的九四式「戰車」)


「八九式中戦車」(抄襲法國雷諾FT-17型坦克)是當時日軍裝甲師的主力,裝甲厚度為17公分,火力也不強,曾投入淞滬會戰,主要作用是為日軍步兵開路,早期中國缺少坦克與反坦克武器,對付中國軍還是很好用。

「九四式軽装甲車」(豆戰車)的戰車隊,其實是只有一挺機槍,裝甲極為薄弱(8~12公釐)的牽引車。(九五式輕型坦克裝甲厚度為12公分和九七式中型坦克裝甲厚度為25到33公分是後來的升級版)

瀨谷支隊一路攻城掠地,騰縣中國守軍第122師(川軍)師長王銘章及所部官兵全滅。

王銘章後被國民政府追贈為陸軍上將,是中國軍方在抗日戰爭中犧牲的高級將領之一。

當時中國最會作戰桂系的李宗仁(中華民國在大陸之末代總統)指揮的第5戰區國民黨部隊為守住徐州,與日軍爆發了進入徐州的門戶,乃兵家必争之地-台兒莊會戰。

3月24日,第10師団派出瀬谷支隊確保台児荘運河線、歩兵第63連隊(福栄真平)在台児荘北方入侵。

台兒莊派遣隊(第63連隊第2大隊・野砲兵1個大隊)對台兒莊攻撃開始,防守布陣於台兒莊的是孫連仲軍兵力達3個師。

磯谷師團的瀨谷支隊在戰車的掩護下,孤軍深入,向台兒莊發起進攻。

瀨谷啟日軍猛攻3天3夜,福栄真平歩兵第63連隊衝進城內,與中國第31師(師長:池峰城)雙方展開了激烈的巷戰。

e0040579_135505.jpg


(日軍戰鬥記錄圖 台兒莊鐵道標記中國出動了裝甲列車)


e0040579_0543813.png日軍佔據了全莊的三分之二,但堅守在南關一帶的中國守軍至死不退,死守陣地,目的是為了外線部隊完成對日軍的反包圍。

至25日晨,中國軍隊在援軍炮兵和裝甲列車的配合下,將台兒莊丟失的南方相繼收復。

29日,日軍瀬谷支隊佔領了台兒莊東半部。

31日中國方面發動孫連仲第二集團軍(西北軍系統)、張自忠第59軍、湯恩伯所部軍團參加戰鬥,集結約10萬人大兵力。

湯恩伯沿途收復沒有日軍佔領的村镇10餘座,他有名的所謂「贯穿陣線4公里」,成功加入包圍了日軍磯谷師團進入台兒莊地區的瀨谷支隊。

湯恩伯部隊配備德國製15cm榴弾砲、孫連仲部隊配備PaK35/36反坦克炮。

這PaK35/36反坦克炮在26日,杜聿明第200師炮兵52團3個營炮團奉命調配屬台兒莊南部所佈署。

e0040579_961071.jpg


上圖是德製PaK35/36反坦克炮在整個中國抗日時期,一共裝備了約200門德國原裝的Pak 35/36 37毫米反坦克炮,還有94門仿造的Pak 35/36 37毫米反坦克炮,總數是300門左右。

尤其蔣介石中央軍「湯恩伯軍の出現」的情報表示中国軍有決戦的意味,帶給日本参謀本部衝撃。

中國的祕密蘇聯航空志願隊的轟炸機爆撃機隊出動破壊車站與橋樑等以阻止日本第10師団増援部隊去援助瀨谷支隊。

瀨谷支隊的死鬥

第2集團軍總司令孫連仲以5倍的兵力圍攻約8000多人的瀨谷支隊,但孫部卻被拼死想突圍的瀨谷支隊與磯谷師團打擊到接近傷亡殆盡,戰爭一時呈膠著狀態。

中國軍在台兒莊甚至派出敢死隊衝入日軍陣地,但是屢攻屢敗,但憑藉人多仍成徹底圍戰之勢。

30師張金照是西北軍的將領,一輩子也沒看到過幾輛坦克,自然沒有對付戰車的經驗。

他看到他珍惜的重機槍正被日軍戰車摧殘,竟命令杜聿明對有效射程1500公尺之外的日軍戰車開炮,日本戰車隊微損後退....張金照扼腕,直嘆可惜。

瀬谷啓看到中國軍竟裝備許多反坦克炮,不再以戰車衝鋒,改以92式重機槍死守與漸進式進攻,沒有重武器的孫連仲的西北軍士兵,往往傷亡一個排一個連也攻不下一個瀨谷支隊機槍陣地.......

瀨谷支隊正面與孫連仲軍激戰,側面將遭到湯恩伯軍團包夾......

坂垣征四郎的第5師團派出坂本支隊(坂本順少将第21旅団長:坂本順少将 歩兵第21連隊、歩兵第42連隊、野砲兵第5連隊、山砲兵1個中隊基幹)支援瀨谷支隊。

e0040579_21205364.jpg


4月4日,中國空軍(蘇聯航空志願隊)以27架飛機對台兒莊東北、西北瀬谷啓陣地進行轟炸。

在台兒莊激戰的4天後,板垣師團的坂本支隊最後抵達台兒莊附近打出缺口,企圖與瀬谷啓會合。

此時日軍坂本支隊也陷入苦戰,後路被中國軍第3軍團龐炳勛與第59軍張自忠截斷。

因為坂本支隊逼近,湯恩伯蔣介石打小報告,指責張自忠阻敵不力。

蔣介石立刻給59軍軍長張自忠發電報:「沒將板垣師團阻於臨沂,致使湯軍團失去行動的自由,實為你軍之恥。」

另一方面,坂本支隊收到板垣第5師団長打來「沂州攻略に転進せよ」命令並於「6日的日落後轉移」,事後證明此命令是通信混乱的「誤認」。

深夜時分,中國得到板垣師団逼進台兒莊的情報,深感恐懼的孫連仲打電話給李宗仁,請求撤退到運河南岸,李宗仁命令死守,以為「勝負之數決定於最後五分鐘」。

e0040579_1282032.jpg李宗仁電軍令部的記錄中,台兒莊內的激戰,中國軍被瀬谷啓的機甲打的死傷慘重。

中國第2集團軍孫連仲損失最慘,所屬中國第27師僅餘戰鬥員約2000名,第31師餘1400名……

犧牲慘烈的第31師池峰城在台兒莊的南關死守1周,請求撤退。

李宗仁已命令孫連仲死守,孫連仲電告池峰城:「士兵打完了你就自己上前填進去。你填過了,我就來填進去!有誰敢退過運河者,殺無赦!」

池峰城聞死令楞住了,31師所剩不多的官兵們看到國民黨軍中最惡名昭彰的督戰隊出動,槍口對準自己人也驚呆了。

池峰城只好下令炸毀運河上的浮橋,背水一戰。

30師的中國敢死隊隊長仵德厚率40名敢死隊隊員增援池峰城,他們衝入日軍陣地,最後僅3人存活。

雖然瀬谷啓在台兒莊內打殘了孫連仲所部,池峰城黃樵松張金照的部隊,屍堆累累.......

但外面中國包圍網已經形成.....4月3日,李宗仁下達總攻擊令。

中國第52軍、第85軍、第75軍在台兒莊附近向瀬谷啓展開猛烈攻勢。

總攻開始以後,瀨谷支隊日軍在台兒莊頑強抵抗。

在內外夾攻之下,瀬谷啓日軍從東南角、北門和西北角發起全面性夜襲,想一口氣滅了池峰城再突圍。

為頂住日軍瘋狂的反撲,慘烈的池峰城被逼到文昌閣制高點死拼.....

(1949年1月,池峰城策動軍統北平站站長起義,隨傅作義在北平投降共軍。然而不久後即因「歷史遺留問題」受到審查。1955年3月16日,池峰城死於北京監獄中。)

第10師団的撤退

而此時瀬谷啓極欲想從中國軍包圍網中脫出,當他聽聞到坂本順的坂本支隊要轉回沂州,大吃一驚,再度打電報要求撤離台兒莊。

4月6日此時在兗州的第10師團師團長磯谷廉介中將還在狀況外,得到電報後立即要瀬谷啓少將中止撤退命令,嚴命「要撐到板垣師團坂本支隊到達」。

但是瀬谷啓少將身陷險境,對坂本支隊到底來不來,感到困惑,不過他深知今夜如不突圍,等明天中國軍隊再度合圍後就有被全殲的危險。

4月7日當晚中國軍向說第10師團散佈謠言:「日軍瀨谷支隊力戰不支,炸掉不易搬動的物資,向峰縣潰逃。」。

徘徊不前的第20軍團湯恩伯軍的2個軍5萬餘人以為坂垣、磯谷兩師團主力會來解救瀨谷支隊,卻急退至抱犢崮山區避戰。

後來有人認為如果沒有湯恩伯在側背的運動戰,也不可能有台兒莊的「勝利」,但這根本無法成立的。

湯軍團迂回抱犢崗山區,顯示出「對棗莊、嶧縣日軍構成嚴重威脅」,至於台兒莊的事似乎與他無關了。

蔣介石因久攻不下台兒莊,非常惱火,電令正在「保存實力」的湯恩伯的第20軍團:「台兒莊附近會戰,我以十師之眾,對一師半之敵,歷時旬餘,未獲戰果,該軍團居敵側背,態勢尤為有利,攻擊竟不奏功,其將何以自解,即應嚴督所部,於六七兩日,奮勉圖功,殲滅此敵,毋負厚望,究竟有無把握,仰即具報為要。」

4月7日,日軍對於從台兒莊撤退的說法是根據傳來瀨谷支隊突圍放棄台兒莊陣地的「謠言」,認為台兒莊陣地已陷落的錯誤消息判斷軍情,且磯谷師団已有損失,認為不宜再爭奪台兒莊,向嶧縣方向撤退。

湯恩伯軍團落跑,包圍瀨谷支隊的包圍圈變薄,李宗仁孫連仲眼看瀨谷支隊如此難纏,湯恩伯軍團走了,板垣、磯谷兩師團主力要是真的迫近就糟糕透了,更擔心蔣介石來電責罵.....

此時瀨谷支隊為解除後顧之憂,將歩砲集中擺設向東欺敵後全部丟棄,決定從西北門殺出重圍。。

快沒油的戰車全衝向增援30師張金照陳林達所部,嚇的陳林達張金照軍紛紛走避,瀬谷啓下令戰車全部毀棄。

瀨谷支隊重機槍一陣掃射後,也全部丟棄,全軍輕裝插上刺刀........,瀬谷啓拔出軍刀向前一揮,全軍發出吶喊聲~~~「とつげき」(突擊)!

戰死2000多人傷兵累累的瀨谷支隊竟神奇的從中國軍孫連仲部重重圍困中殺出一條血路突圍而去.....

在台兒莊文昌閣制高點眼睜睜看到瀬谷啓就這樣跑了的池峰城,又望著死傷不計其數的同袍,血戰了10多日卻沒有殲滅瀨谷支隊,不禁悲從中來痛哭出聲。

這時第20軍團湯恩伯突然又「英勇的」出現在台兒莊,紛紛衝入台兒莊表現的非常勇猛之狀..已無日軍的台兒莊內又炮火隆隆.lol

李宗仁孫連仲看到瀨谷支隊突然突圍而去,莫不放下心中一塊大石,狂喜不已,總算鬆了一大口氣。

台兒莊戰役的「政治宣傳」

e0040579_7431877.png回歸之後,瀬谷啓少將因「誤判」情勢撤離台兒莊遭到軍部斥責。

4月8日死傷慘重的中國軍將領李宗仁湯恩伯等各部隊忽然得到磯谷師團與板垣師團撤退的消息,狂喜之下,「放棄」追擊。

第5任德國軍事顧問團總顧問亞力山大·馮·法肯豪森(Alexander Ernst Alfred Hermann von Falkenhausen)對中國軍隊在台兒莊竟不乘勝追擊而懊惱,向蔣介石大發牢騷。

中國軍隊自從在上海戦役・南京戦役不斷敗戦中,終於在台兒莊擊退日軍進擊,因此拿日軍丟棄的戰車大大的宣傳一番。

中國媒體展開誇大的政治宣傳,號稱「殲敵2萬人」、「擄獲歩槍1萬餘挺、歩砲77門、戦車40輛、大砲50餘門、捕虜無數」,「敵板垣、磯谷兩師團主力潰滅」,並號稱「對日抗戰爆發後中國正面戰場取得的首次重大勝利」,中國士氣大增。

此役日本戦死:2,369人 負傷:9,615人,中國方面戦死:30000人 負傷:不明。

中國對日本第10師団裡僅約3分之1兵力的「瀨谷支隊」打到自己死傷慘重,卻仍然非常誇張的宣傳「大勝日本」。

計因台兒莊戰役有功獲青天白日勳章者有:



孫連仲 ,1938台兒莊戰役有功。(獲獎原因:包圍與攻擊瀬谷啓。)
湯恩伯 ,1938台兒莊戰役有功。(獲獎原因:黃埔中央軍保障名額,莫名其妙的獲得)
田鎮南 ,1938台兒莊戰役有功。(獲獎原因:包圍與攻擊瀬谷啓。)
馮安邦 ,1938台兒莊戰役有功。(獲獎原因:包圍與攻擊瀬谷啓。)
黃樵松 ,1938台兒莊戰役有功。(獲獎原因:包圍與攻擊瀬谷啓。防守左翼,所屬第27師僅餘戰鬥員約2000名)
張金照 ,1938台兒莊戰役有功。(獲獎原因:包圍與攻擊瀬谷啓。第30師防守右翼)
池峰城 ,1938台兒莊戰役有功。(獲獎原因:包圍與攻擊瀬谷啓。所屬第31師僅餘戰鬥員1400名,獲獎比較符實者)
吳鵬舉 ,1938台兒莊戰役有功。(獲獎原因:包圍與攻擊瀬谷啓。)
張廣厚 ,1938台兒莊戰役有功。(獲獎原因:包圍與攻擊瀬谷啓。)
王仲廉,1938台兒莊戰役有功。(獲獎原因:採用「精兵夜襲」戰法,一夜之間攻占沒有日軍的九個山頭,將日軍「殲滅」。)
陳林達,1938台兒莊戰役有功。(獲獎原因:於李莊「殲滅」瀬谷啓日軍丟棄的戰車。)
龐炳勛,1938台兒莊戰役有功。(獲獎原因:在臨沂抗擊日第五師團坂本支隊立功)

此役中國方面,高級將領幾乎有包圍並攻擊日軍瀬谷啓這僅有「支隊」兵力的就有獎,曾經包圍但落跑的湯恩伯也獲獎。

e0040579_414117.gif

:「我濫發青天白日勳章搞宣傳是習慣,後來衡陽戰役投降日軍的方先覺一部還發4座~咱KMT什麼怪事都有~什麼都不奇怪!」

李宗仁遲至1943年,因抗日有功獲青天白日勳章,而蔣介石早在1931年因「統一中國」也頒給自己一個青天白日勳章。

而日軍方面,除了被中國軍團團包圍血戰一場,殺敵3萬卻吃力不討好遭到軍部斥責幾句的瀬谷啓外,但是造成中國第2集團軍高達70%的人員陣亡,獲頒日本金鵄三級勛章一枚。

真正誤判的坂垣征四郎(命令坂本支隊転進)與磯谷廉介(不知瀬谷支隊実態下命転進中止)卻沒被追究責任。

*【有此傳聞】:根據中國共產黨史稿中「記載」在台兒莊戰鬥中,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八路軍一二九師一部和抗日游擊隊破敵交通,襲敵後方,「有力地」牽制了敵人。)

攻下徐州

李宗仁領導傳來台兒莊捷報,民心大振,人們紛紛上街歡呼、放爆竹慶祝,對桂系與西北軍的勝利不是滋味的蔣介石在武昌官邸聽到街上的喧鬧聲,面露不悅之色,說:「有什麼可慶祝的?叫他們走遠點,不要在這裏胡鬧。」。

1938年4月,蔣介石他匆忙把他的20多萬中央軍調到了徐州戰場,企圖借李宗仁等在台兒莊「大捷」的餘威,和日軍在徐州決戰,總兵力高達60萬。

磯谷師団撤退後,日本大本営開始認為這個地域中國雜牌軍有存在對抗無敵日本皇軍的事實,為掌握津浦鉄道全線,不擴大戰線的原則,掃除中國軍障礙,徐州作戦於是再度展開。

日軍決定從北而下是磯谷第10鐵師団,從東方而來是板垣鯉師団、從南方有中支那派遣軍派遣(3個師団基幹)以三面合擊奪下徐州。

但是日本參謀總部、北支那方面軍、第1軍都不同調,北支那方面軍第1軍司令官香月清司中將抗命前往蘭封....導致日軍包圍網失敗。

24萬日本軍從三方向徐州推進,而中国軍雖然有60萬的優勢卻除張自忠部隊以外,全無鬥志,60萬大軍的統帥李宗仁,這與一個月前在台兒荘擊退日本軍的同一部隊這時卻完全走樣。

5月19日徐州棄守。

來勢兇兇的日軍5月20日徐州占領、津浦線打通成功。

加上蘭封會戰大敗後,蔣介石稱「蘭封會戰」:「蘭封附近之敵,最多不過五六千之數,而我以12師兵力圍攻不克,不僅部隊複雜,彼此推諉,潰敗可虞;即使攻克,在戰史上亦為一千古笑柄。」。

蔣介石決定決6月9日黃河堤,制造水障,以阻止日軍西進。

蔣介石為逃避責任,發動宣傳機器,宣傳是日軍飛機炸毀了黃河大堤。

而此時第10師団師團長磯谷廉介中將,晉升接替東條英機任日本關東軍參謀長,應付日本視為最大的威脅-蘇俄。

第10師団由篠塚義男中將繼任。

1939年10月2日,表現兇悍的第10師団瀨谷支隊長瀨谷啟少將晉升為陸軍中將,這其實是追究瀬谷支隊在台兒莊獨斷抗命撤退,明升暗降......

瀬谷啓少将被冷凍編入予備役,調任臺灣基隆要塞司令官,1944年3月,就任満州国鉄路警護司令官,1945年4月任朝鮮羅津要塞司令官直到日本投降。

磯谷廉介在1939年(昭和14年)5月,滿洲國軍隊跟蒙古軍隊在諾門罕發生小規模邊境衝突,後演化成為日本關東軍對蘇聯紅軍的正面對決。

9月蘇俄朱可夫指揮6個旅7萬名蘇聯遠東軍,以機械化部隊擊敗兩個師團約4萬名日本關東軍,18,000名日軍傷亡。

日本全國震動,平沼內閣請辭。

關東軍司令官植田謙吉及參謀長磯谷廉介被撤職,磯谷廉介轉入予備役冷凍,在1942年擔任香港占領地總督,1947年7月22日磯谷廉介被判終身監禁。在巢鴨監獄服刑。後來1952年8月提早獲釋。

1967年6月6日磯谷廉介於日本病逝。。

武漢作戦

這個作戰是為促使蒋介石政権降伏、徐州會戰後蒋介石政権繼續對日本徹底抵抗,日本軍方要決定給中國國民政府最後致命的一擊,迫使中國投降,不願再見到「帝國雄師百萬受制於中國」。

日本第10師団編入中支那派遣軍 - 司令官:畑俊六大将 第2軍的戰鬥序列,師団長:篠塚義男中将

日本第2軍北路的日軍就是第10師團,當武漢會戰於6月11日展開時,日軍第10師團(師團長篠塚義男)與張自忠第59軍展開潢川的爭奪戰。。

由於日軍第10師團從16日起對第59軍施放毒氣,且在18日切斷了潢川西方的交通線。鑒於已達成掩護的任務,張自忠在19日凌晨下令部隊從潢川西南方突圍。

第10師團突破了中國軍第51軍的防線和在8月28日攻佔六安,9月6日攻佔固始縣城及繼續西進,中國軍第27集團軍及第59軍集結在黃河地區抵抗,經過10日的激戰,日軍在9月19日渡過黃河。

9月21日第10師團擊破中國軍第17軍團及第45軍,攻佔廬山,繼續西進,但面對中國軍在信陽以東發動反天而退回廬山。

日本第2軍利用第3師團增援,與第10師團協同進攻信陽,10月6日迂迴到新塘及攻佔平漢鐵路的柳林車站,10月12日日本第2軍攻佔信陽及進至平漢鐵路南面,會同第11軍一同進攻武漢。

當時日軍已完成包圍武漢的行動,中國軍為保全實力而棄守武漢,日軍在10月26日攻佔武昌及漢口、10月27日攻佔漢陽,日軍完成攻佔武漢三鎮的行動。

1939返回日本

1939年(昭和14年)日本第10師団10月帰国、在這期間實施師団改編從鳥取歩兵第40連隊與第25師団補充兵源成為3単位制師団,改編完成後1940年(昭和15年)8月調防至満州駐守。

菲律賓

太平洋戦争開戦後,日本第10師団成為関東軍の直属兵団、駐屯佳木斯。從事満州国對抗蘇聯入侵的準備訓練與圍勦抗日紅軍掃討等活動。

1944年(昭和19年)從2月開始,第10師団的一部份因美軍軍事活動調往太平洋區域,同年7月第10師団主力決定向南方派遣。

一開始日本第10師団預定配置於防守台湾,但美軍開始攻擊菲律賓呂宋島,所以第10師団投入菲律賓戰場、成為山下奉文大將的第14方面軍的編製(尚武集団)隷下部隊,在與美軍作戰時,寡不敵眾成壊滅状態,最後在日本宣佈投降後投降。

(※尚武集団(北部) 総兵力約15万2000名. 山下奉文大将…第10師団、第19師団、第23師団、第103師団(独立歩兵8個大隊基幹)、第105師団(独立歩兵8個大隊基幹)、戦車第2師団、独立混成第58旅団、独立混成第61旅団(パブヤン海方面)、第4航空軍地上部隊、その他兵站諸部隊 )。

瀨谷啟的最期

日本戰敗後,瀬谷啓作為戰犯被關在東北滿州里監獄,開始了漫長「不認罪」的對抗。

他代表將級日本戰犯出面與共產黨談話:「一個國家在戰鬥中所俘虜的戰俘,交給一個新成立的國家(指中華人民共和國)來看押,這是國際上不能容忍的,將必然成為國際上的重大問題,於是我抱著很大的興趣等待未來。」

但是,共產黨鼓動他30名満州国鐵路警察部屬出面狠狠的批鬥他,拒絕寫認罪自白的瀬谷啓

後來,瀬谷啓在1954年5月27日於撫順戰犯管理所的暖氣管上吊自殺。

2014年,中國國家檔案局公佈45名日本戰犯認罪自白,這是瀬谷啓做為日本軍人早就預料到的,寧死也不願留下認罪的自白「恥辱」。

這位在中國抗日史上常常被提出來誇耀的「台兒莊大捷」中實際上重創中國軍的日軍超級悍將,在中國國家檔案局只留下一頁幾字「我瀨谷 啟 大日本帝國軍人 」。


WTFM STEAM
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6-03-23 00:50 | 【WW2專區】

Operation Ichi-Go
日本「大陸打通」中國戰場攻堅師團
特設師「第116師団」嵐
常徳→長沙→衡陽→雪峰山


特設師「第116師団」代號:嵐,是中日戰爭爆發後的1938年(昭和13年)5月15日在京都留守的甲種師團體第16師團負責編組的特設師團。

不過第16師団主力在1938年(昭和13年)就前往中國華北,又加入上海、南京、武漢攻略,最後派駐菲律賓。

所以留守京都的只有步兵第109聯隊,再招募其他中年歐吉桑,組成特設師「第116師団」。

通常特設師被認為是第3流部隊,如果以職棒來比喻可以說比「2軍」還不如。

歴代師團長

清水喜重 預備役中將:1938年(昭和13年)5月15日 - 1939年(昭和14年)5月19日
篠原誠一郎 中將:1939年(昭和14年)5月19日 - 1941年(昭和16年)10月15日
武內俊二郎 中將:1941年(昭和16年)10月15日 - 1943年(昭和18年)6月10日
岩永汪 中將:1943年(昭和18年)6月10日 - 1945年(昭和20年)3月9日
菱田元四郎 中將:1945年(昭和20年)3月9日 - 終戰

師團最早下屬編成有步兵第109聯隊、步兵第120聯隊、步兵第133聯隊、步兵第138聯隊步兵4個聯隊制師團。

特設師「第116師団」編制:

步兵第109聯隊(京都 嵐6213)
步兵第120聯隊(福知山 嵐6212)
步兵第133聯隊(津 嵐6214)
步兵第138聯隊(奈良)

野砲兵第122聯隊
工兵第116聯隊
輜重兵第116聯隊
第116師團通信隊
第116師團衛生隊:井村煕中佐
第116師團第1野戰醫院
第116師團第2野戰醫院
第116師團第4野戰醫院

跟日本甲種、乙種師團相比,「第116師団」火力不強,倒像是開醫院的非作戰師團。

「第116師団」編成後,立即編入「中支那派遣軍」作戰序列被派遣往中國戰線進攻華中地區,以4個步兵大隊為基礎編組為石原支隊並參加了武漢會戰。

武漢作戰後在華中負責警備任務,中支那派遣軍廢除後被編入第13軍的戰鬥序列。

太平洋戰爭開戰後編入至第13軍隷下駐紮在華中並在此參加了各個作戰。

1942年(昭和17年)12月起步兵第138聯隊轉隸第31師團,「第116師団」改編為步兵3個聯隊制師團。

1943年(昭和18年) ,特設師「第116師団」編列入橫山勇第11軍成為「配属部隊」。

e0040579_935504.jpg


(常徳─長沙─衡陽)


常徳殲滅作戦

1943年9月,日本在太平洋戰局惡化,日本開始抽調在中國精銳部隊機甲師団前往太平洋戰場,9月27日,日本大本營為引誘緬甸戰線的中國軍轉移回中國,下達「大陸令第853號」命令,爆發常徳會戰。是為「よ号作戦」。


而中國第6戰區參謀長郭懺制訂了“一線兵團利用有利地形以逐次抵抗消耗敵人,最後吸引日軍於澧水、沅江之間,待增援部隊到達後,依常德守軍之抑留與外線兵團協同,向心攻擊,將日軍壓迫於洞庭湖畔而殲滅”的作戰方針。

特設師「第116師団」參加1943年11月的「常徳殲滅作戦」。

橫山勇以35個歩兵大隊(從第3師団、第13師団、第39師団、第40師団、第68師団抽調組成)為主力,雖然「第116師団」只是「配属部隊」,但是岩永汪的「第116師団」卻被派任攻堅的任務。

日本特設師的装備比起常設師団質量低,士兵也都是近40歳的人,通常都在主力部隊行進中顧後防與側翼,維持地方治安,最慘的是當先鋒炮灰。

特設師「第116師団」就是屬於當先鋒炮灰這種,造成死傷慘重的狀況.......

由於橫山勇第11軍兵圍常徳,這時,中美混合空軍大規模轟炸石門,慈利各要點。

中國空軍精銳盡出,集結B-25、P-40N、P-43、P-66、A-29等型80餘架,全力出擊。

常徳會戰中「第14航空隊」各種軍用機200機轟炸日軍與空投補給常徳城中國軍隊。

「第116師団」第109聯隊長布上照一連隊長試圖攻佔黃土山時,被中國守軍(國軍150師)一枚迫擊炮彈擊中乘馬,與其作戰參謀田原中尉一並被炸死(作戰參謀鈴木立代理)。。

特設師「第116師団」集結常徳城下後,師団長岩永汪採用正面進攻,並派中隊至大隊級的敢死隊在炮火支援下集中突破,。

第120聯隊猛攻中國第74軍余程萬的第57師(總兵力8315)第170團,孫進賢團長親自率部猛烈逆襲,第170團營長張挺林率部在陣地中奮勇反擊,戰死殉國,後來大批中國援軍來到,第120聯隊被逐退。

「第116師団」第109聯隊則猛攻中國第169團陣地(團長柴意新)。

日軍為求速進,集中炮火轟擊外,並大量施放催淚瓦斯,第109聯隊進攻損失慘重,代理第109聯隊聯隊長的作戰參謀鈴木立陣亡(11月23日滝寺保三郎大佐接任),日本攻城失敗。



11月底, 中國援助常徳的援軍,難以突破常德城郊日軍防線。

11月25日本第11軍投入第116師團全部,第3師團第6聯隊,第68聯隊及第68師團第234聯隊攻城。

「第116師団」以第133聯隊為前導再度進攻常德,第133聯隊黑瀨平一施放煙幕彈衝鋒,這次大攻擊,中國57師的第169團,第170團,在近戰中幾乎全軍覆沒,170團長柴意新帶領169團殘部和171團一部合計51人返回司令部。

余程萬率殘部死據常德城西南一角,明白援軍是不可能如期抵達。

而面對龐大數量的中國軍在常德周圍的反包圍,橫山勇也感到不安,命令岩永汪在常德包圍圈中撤開一面,派人喊話讓余程萬離開。

「第116師団」第120聯隊在最後大西門激戦中踏入地雷陣,造成大死傷中攻破大西門,常德全城淪陷。

余程萬發出最後訣別電文:「彈盡人亡,城已破,友軍觀望不前。刻大街小巷混戰成一團。職率副師長參謀長死守中央銀行,我軍高呼74軍萬歲,蔣委員長萬歲,中華民國萬歲。 職余程萬謹叩。」即舉佩槍自裁,左右衛士見狀立即奪下槍枝,聲淚俱下,苦苦勸阻,170團長柴意新願帶領51人掩護余程萬突圍,柴意新說:「師長為全師希望所寄,希望師長早日突圍,我在此死守,等師長率援軍來解圍。」

余程萬最後則率領僅剩不足100人「突圍」,57師號稱第74軍虎賁師只83人生還。

柴意新則在常德城內壯烈殉國。

戰後,蔣介石聞知常德失守,余程萬「擅離陣地」,氣急敗壞下令將其軍法處以死刑。

孫連仲王耀武出面求情。

虎賁英雄余程萬淪為階下囚判服刑2年,被囚4個月之後無罪釋放,旋又任命為74軍中將副軍長。

常德落城後,11月底中國第10軍(實有第3和預備第10師)開始增援常德,由於該部接到了死命令,因此不顧一切穿插前進,連續撕破打援防線。

最後由於孤軍深入,救援失敗,預備第10師師長孫明瑾陣亡。

12月,中國軍各路援軍齊集,加上中美第14空軍空襲新竹事件,日本停止了「よ号作戦」撤離常德,計劃更大的攻擊計劃。

中國軍隊進入了常德,到處挖掘拍攝日軍屍體與遺留炮彈,報紙廣播大大宣傳彷彿又打了一場「大捷」一般。

12月11日,日軍開始後撤,第6戰區參謀長郭懺立即建議孫連仲發起追擊。

但當日軍開始撤退時,華中派遣軍又在兩天後改變主意決定再取常德,於是命令第11軍停止撤退,依靠澧水沿線布防準備再次組織進攻。

此時中國軍也追擊至澧水,由於日軍防守嚴密,追擊部隊皆無較大進展,郭懺便建議停止進攻,雙方呈對峙態勢。

19日,日軍第11軍再次接到了撤退的命令,於是在22日以第13師團斷後繼續撤退。

中國軍再次實施追擊作戰,至25日將會戰開始後丟失的城鎮全數收複,恢複了戰前態勢。

戰後,郭懺因在會戰期間出謀劃策有功,於1944年8月3日獲頒青天白日勳章,是為該勳章的第113位獲得者。

大陸打通

e0040579_503888.png


由於太平洋戰場急轉直下的戰局,連中美第14空軍都能空襲新竹,為維持日本國民士氣,讓參加開羅會議的蔣介石臉上無光,日本第11軍為加緊打通中國南北,實施大陸打通作戰之「一號作戰」(日方為畑俊六制定之大陸打通作戰「一號作戰」一環,中方稱為 豫湘桂會戰)。

1944年6月22日至8月8日駐武漢的日軍第11軍攻擊湖南衡陽,侵華日軍圍城。

防衛衡陽的是方先覺的中國第10軍(總兵力17,000餘人)。

這次特設師「第116師団」在經過一番休整增補後,又編入了橫山勇第11軍成為「配属部隊」參長沙與衡陽會戰。

第四次長沙會戰

自從第三次長沙會戰(1941年12月23日—1942年1月6日)時,薛岳軍擊退日軍傷亡不過6000人,其中死亡僅1591人,薛岳卻向蔣介石報告大捷,共斃傷日軍5.6萬人。

蔣介石查看繳獲日軍槍支,發現竟然有「中正式」步槍,於是大罵薛岳「謊報戰績連臉都不要」。

徐永昌 (中華民國陸軍一級上將)日記也批評薛岳:「謊報(指大捷)看我國軍人無恥,達於極點」。

據時任軍法執行總監何成濬在其1942年2月25日日記中記述,薛岳在軍事會議上報告第三次長沙會戰的戰果時,受到在場諸人笑斥之。

這次第四次長沙會戰,日本第34師団・第58師団・第116師団在長沙郊外丘陵上,薛岳在長沙被橫山勇擊潰落荒而逃,長沙失陷。

長沙一失守,衡陽就危在旦夕。

衡陽是中國、美國連合空軍華中最大的前進基地,列入中國「第9戰區」。

衡陽會戰

e0040579_18131429.png特設師「第116師団」又光榮的被指派為主要攻撃師団,步兵第120、第133聯隊被命令佔領城南張家山高地,雙方血腥爭奪反覆達20多次,其中歩兵第133聯隊第1、2、3大隊長相次戦死。

協同作戰的日本68師團首腦群,包括師長佐久間為人與師參謀長原田貞等一干核心參謀受到迫砲轟擊重傷,直接導致之後68師團作戰失能,這使得日軍這波攻擊只剩116師團獨立支持。

而負責火炮支援的第116師団野砲122連隊,竟弾薬不足,而中國守軍迫擊砲則猛烈轟炸第120、第133聯隊。

最後,第120聯隊攻頂計1010名戦死,第133聯隊也戰死1269人,率領第120聯隊的志摩源吉少将在丟回中國兵的手榴弹時,遭到槍炮攻擊,頭部胸部重傷,陣亡。

中國守軍則全部犧牲,無一生還,特設師「第116師団」稱此役為「昭和の203高地」。

8月4日,日軍第11軍橫山勇司令官聚集第40、58、68、116師團及13師團一部、57旅團,發動第三次總攻攻入城內,中國軍將三顆手榴彈串成一串,看到人影就丟做最後的抵抗。

美國不斷催促蔣介石調包圍共產黨延安的胡宗南50萬大軍,前去同日軍決戰。

後來英國、蘇聯都向蔣介石施壓,再三呼籲重慶出兵衡陽,美國史迪威將軍看到蔣介石根本無心抗日,蔣介石還要求將正在酣戰的中國緬甸遠征軍撤回國內,讓史迪威氣到失眠想自殺.....

蔣介石在湘貴黔戰役後悲哀地說:「1944年對中國來說是在長期戰爭中最壞的一年,我今年58歲了,自省我平生受到的恥辱,以今年為最大。 」

蔣介石盤算著日軍被美軍擊敗不過是早晚的事,犯不著為了一時之痛快,而冒險犯難與橫山勇硬幹,使自己陷入因為抗日而造成重大損失。

衡陽城外的中國援軍為保存實力,行動緩慢,裝模作樣,消極的見死不救,不願竭盡全力進入城內,致使方先覺第10軍彈盡援絕。

8月7日,傳聞方先覺向重慶發出訣別電報:「彈盡援絕,來生再見」,卻"突然"找不到配槍自殺。

好不容易找到配槍後,輜重團團長李授光與副官王洪澤奪下,槍響彈虛出,再經部屬進行諫阻,方軍長的才「殉國未遂」。

後來方先覺為軍助命,要求日軍「保證生存官兵安全,保證傷兵得到救治」,日本軍同意。

中國第10軍在代表中日友好的《夜來香》歌曲(1940年代被中國列為禁歌)中向日軍投降。

第116師団長岩永汪接受方先覺率領2萬殘軍獻上配劍投降。

e0040579_0213284.jpg


特設師「第116師団」在約40多日間的攻防戰鬥中編製戰力遭到3400多人的損失的情況下排除中國軍的抵抗並成功佔領衡陽城。

1944年衡陽保衛戰以『方先覺於衡陽會戰中力戰被俘』記載於官方紀錄,實際上中國第10軍投降日軍後改編為「先和軍」(取方先覺的「先」與南京汪政權和平軍的「和」字),橫山勇授與方先覺「先和軍司令」職位,派他們去勦共。

e0040579_19263265.jpg


(南京汪政權的中華民國軍隊)


余程萬苦守常徳突圍差點被蔣介石槍斃相比,投降日軍的方先覺所率第10軍各師師長,後來都順利逃回重慶,方先覺到重慶拜會蔣介石時,蔣介石見面即責罵:「為什麽不死呢?」,使的方先覺羞愧難當。

蔣介石雖然心裡知道方先覺投降日軍,為了宣傳仍頒給青天白日勳章,更使得第10軍成為中華民國建軍史上因為「投降敵軍」至今唯一一個師長以上將官共獲得青天白日勳章達到4座的軍級部隊。

1949年後方先覺也到了台灣,曾任澎湖防衛司令部副司令官、第一軍團副司令官、聯合勤務總司令部研究督察委員會主任委員等職。

1968年退役,因其衡陽投敵的事被屢次抨擊,遂出家為僧,勤習書畫。1983年,方先覺在台北病逝。

桂柳會戰

1944年8月,日軍侵佔湖南衡陽後,為準備進佔廣西桂林、柳州,日軍成立第6方面軍,以岡村寧次為司令官,出動第11軍橫山勇第3、第13、第37、第40、第58、第116師團,及戰車、重砲聯隊,共6個師又1個旅,於8月29日由衡陽沿鐵路向湘桂邊界推進。

桂林及柳州失陷後,擁有巨大的空中優勢的中國軍隊大多數失去了士氣及不戰而退。

第116師團偕同摧毀了這一地區的中美空軍基地。

芷江作戰 雪峰山

1944年6月15日,47架美國B29從成都邛崍起飛,轟炸位於日本的八幡鋼鐵廠(Operation Matterhorn)。

從此中國在四川省其控制區域內,建築新津、廣漢、彭山與鄂北老河口、湘西芷江等B29空軍基地。

日本開始攻擊這些B29機場,1945年3月開始的鄂北老河口之戰中,那裡的B29機場被日本摧毀。

3月9日,由菱田元四郎接任特設師「第116師団」師團長。

這時特設師「第116師団」隸屬日軍第20軍,1945年4月初,第20軍司令坂西一良中將,奉大本营的命令率領日軍8萬多人去摧毀美國B-29空軍基地芷江,稱為「芷江作戰」,中國稱為「湘西會戰」(雪峰山戰役)。

何應欽指揮中國第3、第4方面軍、第10集團軍防守作戰,總兵力約10萬。

日軍內部沙盤推演時參謀便提出警告,當時日本戰力以不足以打垮更換美械後的中國部隊,但是駐華日軍高層仍選擇性無視許多兵推出現的極端不利狀況並決定發動此次戰役,結果也如兵推一般,日軍從一開始便陷入僵局,到最後全面潰敗。

日軍分3路向湘西進發,這次特設師「第116師団」又被指派擔任中路軍主攻,他們與第47師團從邵陽出發,沿邵榆公路西進,預定將此線重慶軍之主力圍殲於洞口、武岡以北、沈江以東地區;然後突進安江,攻占芷江。

e0040579_1956529.jpg中路軍主攻特設師「第116師団」與第47師團分兵4路進攻,並派出第109聯隊前進竜潭司。

第109聯隊的順利進軍,「第116師団」師團長菱田元四郎中將造成了錯誤的決斷。

菱田師團長一面命令第109聯隊繼續進軍,以便進一步的擴大戰果,一面又與南、北兩路日軍商議,在攻入雪峰山腹地之前,各路主力相互配合,從北面迂回包圍雪峰山南麓洞口、武岡地區的中國軍第74軍。

「第116師団」主力4月17日渡過姿水,向中國軍100軍主陣地發動進攻。

日軍集中1400人從兩側迂回至桃花坪的東郊及南郊猛攻,中國守軍57團1營3連毫不示弱和日軍巷戰,最終全軍覆沒。

當夜小鎮桃花坪失守,日軍主力逼近第19師57團芙蓉山和主陣地。

芙蓉山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如果不能占領芙蓉山日軍就無法利用湘黔公路運輸物資,而必須繞路走山間小路。

4月21日,日軍第109聯隊進攻中國軍19師防區,中國軍56團正面抵抗,55團則從後迂回進攻。

第109聯隊大亂,各部向後退卻。

因為日軍占領地形都是連綿高地,中國軍火炮無法準確集中,如果想奪取陣地必須和日軍近距離發動白刃戰。

56團團長劉光宇親自手持刺刀帶二營士兵衝殺,日軍士兵也不示弱,雙方激烈廝殺,戰鬥極為慘烈。

其中一營營長劉振洲受了重傷,為了堅持指揮部隊就是不退,最終壯烈殉國。

激戰到下午,日軍終於不敵潰散,中國軍占領全部高地。

4月23日,100軍51師借助大霧發動進攻,第109聯隊隨即反攻。雙方激烈交火。

51師進攻採用美式方法,首先以重炮轟擊,之後步兵發動衝鋒,遭遇第109聯隊頑抗再使用迫擊炮精確打擊。

日本孤軍第109聯隊很快不敵,僅僅一天109聯隊就被擊潰,大部後退入山區。

中美空軍出動轟炸日軍陣線..........投擲燃燒彈。

此時遭遇中國軍嚴重打擊的116師團長菱田元四郎和第47師團長渡邊洋聯合發電報給南京的岡村寧次,要求中止芷江作戰。

他們認為右翼左翼日軍都已經慘敗,中路日軍不但沒有攻陷任何一個重要據點,而且109聯隊被圍,其他各部也損失慘重。

而且中國軍的芙蓉山陣地無法攻陷,日軍只得依靠山間小路少量運輸,不時遭受中方遊擊隊和空軍打擊,彈藥和給養基本斷絕。

如果此時中國軍隊反擊,日軍必然大敗。

5月10日,坂西一郎司令命令「第116師団」全軍撤退。

該軍隨即從月溪撤退到洞口附近。

109聯隊

此時109聯隊又向「第116師団」菱田元四郎發電求救,菱田元四郎在退到洞口以後又下令部隊回頭向月溪前進,策應109聯隊突圍。

這個消息傳到以為脫離了苦海的「第116師団」士兵耳中,認為這樣做必死無疑,個個出現苦瓜臉。

師團參謀長隨即向坂西一良司令匯報,坂西一良緊急下令菱田元四郎按命令突圍,不得違抗。

有情有義的菱田元四郎為救出部下109聯隊,不顧坂西一良的軍令,回頭攻擊正想著「大捷」的中國軍。

第109師團也準備進攻洞口,殺出一條血路突圍與「第116師団」會合。

中國軍王耀武大吃一驚針對日軍動向,命令18軍火速開往洞口,74軍協助18軍,務必阻擋住回擊的「第116師団」。

同時以100軍為主攻,首先想消滅孤軍深入的第109聯隊。

1945年5月14日,歷經血戰的第109聯隊,陣地很快被截成數段,大多數陣地的士兵稍加抵抗就潰敗。

第109聯隊長滝寺保三郎率領殘部馬脛骨―山門隘路強行突破,其第1大隊長飯島中佐以下755名全員戰死。

5月16日第109聯隊逃到寶慶,6月15日第109聯隊在澄水橋地區構築防御陣地 ,並在負責當地的警備任務的情況下迎來終戰。

抗命的特設師「第116師団」則在中美空軍狂轟爛炸中,一路逃回湖南省衡陽直到終戰。

奉焼軍旗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8月30日,在寶慶的第109聯隊獲得「第116師団」命令奉焼軍旗。

「第116師団」第109聯隊聯隊長滝寺保三郎大佐解任,後任由稲垣大佐着任等待向盟軍投降。

日本特設師「第116師団」,常被中國形容死傷慘重,並被嘲笑遭到英勇中國軍方「全殲」的日本師團,但其實這些近40歳裝備差的的特設師老兵老是被指派擔任攻堅作戰怎麼可能不比其他師團死更多人?

後來證明特設師「第116師団」才是可怕的入侵者~擔任攻堅作戰非常兇猛啊!

第116師団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6-03-20 17:02 | 【WW2專區】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