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年 03月 ( 4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e0040579_8521590.jpg


e0040579_14474814.jpg

FOR TAIWAN FREEDOM!!!
建島成一國,莫負臺灣土。


[PR]
by cwj36 | 2014-03-29 08:47 | TOtoといっしょ

季節與奇蹟



Statue of Zeus at Olympia(奧林匹亞宙斯神殿)
Mausoleum of Halicarnassus(哈利卡那索斯的摩索拉斯)註:「陵墓」(mausoleum)即源自摩索拉斯。
The Pharos of Alexandria(亞歷山大燈塔)
The Colossus of Rhodes(羅德斯島巨人像)
Bam Citadel(巴姆城堡)
The Oracle of Amun Re(阿門神諭)

迦太基增加5兵種:

Numidian Noble Cavalry
Mercenary Noble Fighters
Italian Swordsmen,
Celtic Light Horse
Balearic Slingers.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3-27 02:49 | ROME 2 AttilA

WTFM Rome2 Mult War

WTFM Rome2 Mult War

e0040579_8361227.jpg


PM:20:00~23:30
WTFM STEAM 聊天室


3V3宣告:

1.效果調到"高"就好~關閉左列所有特效
2.目前3V3別使用森林茂盛地圖為宜
3.勿下雨
4.勿在真實戰場模式打勾
5.陰影、草地效果降至low
6.勿開其他程式或下載
7.3v3 使用large unit 120人size
8.請勿修改ROME2保持乾淨ROME2的進行網戰~(修改陣行ai、改造兵種skin、天氣補丁等都會造成網戰非同步化現象)
9.注意談話框有無rules規定
10.bow cav max 5(馬弓單位最多5隊 )



網戰倫理:

※. NO BAD DROP(非網路故障之人為跳機)

※. NO CAV RUN END(只剩殘餘騎兵卻一直跑給人追~)

※. NO CLOSE RED LINE(不靠紅邊線與角落)


e0040579_1336154.gif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3-25 21:14 | {WTFM} 公告

e0040579_5371943.jpg


瑪哈巴爾(Maharbal)大概是北非努米底亞柏柏爾人,率領漢尼拔的騎兵部隊,早期跟隨漢尼拔征服西班牙。

漢尼拔入侵義大利時,本來讓他與西班牙盟友在義大利北部蹂躪波河平原區,在提塞那斯河遭遇戰(Battle of Ticinus)前被漢尼拔召回,此役使老西庇阿重傷。

特拉西梅諾湖之役(Battle of Lake Trasimene),瑪哈巴爾封鎖羅馬軍團退路,慘敗的6000羅馬兵從戰場逃到漢軍佔領了鄰近的村莊,追逐他們的瑪哈巴爾承諾他們解除武裝,投降可以活命,倖存者被誘導放下武器...

但是漢尼拔拒絕批准羅馬兵的投降,聲稱瑪哈巴爾已經逾越了他的權力,將6000羅馬兵當成戰俘準備送給義大利的盟友當奴隸。

他被漢尼拔訓斥了一頓,失去所有戰利品,但繼續率領伊比利亞步兵去圍捕羅馬人。

此時格米努斯派出蓋烏斯(Gaius Centenius)帶領4000騎兵來援特拉西梅諾湖的羅馬軍,遭到瑪哈巴爾騎兵攔截,羅馬騎兵一半被打死,其餘的撤退到山上,他們最終投降。

此戰過後,瑪哈巴爾顯然帶領努米底亞騎兵蹂躪了法勒努斯(Falernian)平原。

坎尼戰役時據李維記載,瑪哈巴爾指揮的迦太基軍隊的右翼,也有一說他是騎兵預備隊指揮官

羅馬歷史學家對他的存在與否無法確定,如波利比烏斯(Polybian)並沒有提到他的存在。

坎尼戰役大勝後,瑪哈巴爾建議急行軍5日內直搗羅馬城。

漢尼拔在缺乏攻城器具或其他配套設備時,拒絕了這要求。

這使得瑪哈巴爾非常失望說:「神不會恩賜同一個男人他的所有禮物,漢尼拔懂得如何獲取勝利,可卻不懂的如何利用勝利 。」(Vincere scis, Hannibal; victoria uti nescis)

據說瑪哈巴爾在西元前215年圍攻卡普阿的河港卡西里努姆( Casilinum)之時去世。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3-25 05:50 | 【HATG 漢尼拔兵臨城下】



只要他們英國人 say YES ,
我們愛爾蘭人就 say NO!
"拒絕"-是我們唯一的武器!
FOR Éire Freedom !!!
Éire go deo!!!
「永遠的愛爾蘭」
800年來爭獨立建國血淚~


"為什麼我們要使愛爾蘭比現在更本土化,為什麼我們要全然抵制英國化。"

––(愛爾蘭共和國第一任總統就職演講文 )

由「亂世浮生」導演尼爾喬丹根據愛爾蘭獨立建國這段歷史拍成的"愛獨份子"-麥可‧柯林斯為主角的「豪情本色」,曾在1996年得到威尼斯金獅獎。

1609年,英格蘭完全佔領愛爾蘭。1801年,英格蘭正式把愛爾蘭併入聯合王國。

19世紀中,由於英國對愛爾蘭的大飢荒袖手旁觀,加上英國新教與愛爾蘭天主教之宗教衝突,再度引發數百年來愛爾蘭人的反英仇恨,此後愛爾蘭人不斷試圖起事,但都遭到鎮壓。

1914年,英國國會通過「自主法」,准許愛爾蘭成立自己的憲法。

不過同年第一次大戰爆發,愛爾蘭自治又遭到擱置。

1916年,趁著英國人在歐陸上焦頭爛額,愛獨份子發動了「復活節起義」(Éirí Amach na Cásca),雖然英國調動大軍弭平暴動,但是從此愛爾蘭人轉入游擊戰。

1916年都柏林的復活節起義由派屈克•皮爾斯(Patrick Pearse)領導的愛爾蘭志願軍以及詹姆斯•康諾利(James Connolly)領導的愛爾蘭國民軍占領都柏林的重要據點,於郵政總局宣讀「愛爾蘭共和宣言」(The Proclamation of the Irish Republic),並宣布愛爾蘭共和國成立。

6天後起義即遭到鎮壓,起義領袖被送軍事法庭處死,但殘酷鎮壓使卻使人民追求獨立的意志更堅定。

電影「豪情本色」(Michael Collins)講的是20世紀初愛爾蘭建國革命英雄麥可‧柯林斯生命最後7年與英國政府軍對抗的事蹟。

故事也從1916年都柏林的復活節起義(Éirí Amach na Cásca)失敗開始,愛爾蘭的革命軍被殺的殺、抓的抓。

e0040579_6344028.jpg麥可‧柯林斯一生為愛爾蘭獨立運動奮鬥,不但與同志一手創立了愛爾蘭共和軍(IRA),而且藉著靈活的調度與強大的火力,幾乎控制了北愛情勢,讓英軍頭痛萬分。

柯林斯出獄後,與好友哈林及因美裔身份而沒有被槍殺的領導人瓦列拉(Eamon de Valera ,1882~1975)繼續對抗英軍。

柯林斯組織了一支堅強的祕密志願軍,他們神出鬼沒的攻擊英國的軍隊和警察;同時,瓦列拉帶著哈林赴美國尋求支援。

留下來的柯林斯 領導志願軍以游擊戰鬥的方式與英軍對抗,他並且組了一個暗殺部隊。

1920年11月21日,柯林斯的暗殺小隊在都柏林的不同地區幹掉了18個英國特工(人稱「開羅幫」)。

英國為報復,預備隊乘卡車開到正在舉行足球比賽的科羅克公園(都柏林的GAA足球和愛爾蘭曲棍球場),胡亂向人群射擊。

14名手無寸鐵的民眾被槍殺,65人受傷。當天晚些時候2名共和派犯人和一名無關但被一同逮捕的友人莫須有地「在越獄時被擊斃」(事實上是處決)在都柏林城堡。

這一天成為了眾所周知的血腥星期天。今天克羅克公園內的一座看臺被命名為霍根看臺,以紀念一名在攻擊中被殺害的蒂珀雷里郡球員。

麥可‧柯林斯的游擊戰奇才,對英國人與「愛奸」而言是一場惡夢;但對他的同胞而言,他讓夢想成真。

瓦列拉回國後,收回志願軍的指揮權。1922年倫敦傳來和解的訊息,瓦列拉堅決指派柯林斯代表赴倫敦談判。

柯林斯說︰「我是一個游擊隊戰士,不是一個政治談判家。」但 柯林斯因反對不成而前往倫敦。

可是柯林斯帶回來的結果卻造成革命軍的分裂︰愛爾蘭可以成立一個完全自由的自治政府,允許愛爾蘭成立「愛爾蘭自由邦」(Free State)但仍須向英皇宣誓效忠,另外,北愛爾蘭(Northern Ireland)仍屬英國管轄 。

在國會與公投都贊成的情況下,瓦列拉哈林反對談判的結果,兩人另組反抗軍與柯林斯對立而爆發內戰。

柯林斯在前往和瓦列拉談判的路程中,被一名狂熱的反對戰士狙擊身亡,結束了愛獨份子柯林斯傳奇的一生,時年31。

而愛爾蘭(北愛爾蘭仍由英國控制)直到1939年才正式脫離英國成為一 個真正的獨立國家。

儘管愛爾蘭共和國已經獨立,但是許多愛爾蘭人還是對「北邊六郡的兄弟」未能加入念念不忘,愛爾蘭共和國憲法中也繼續主張北愛爾蘭是其領土。因此,IRA繼續在北愛爾蘭與英國發動恐怖攻擊。

1922年,經過8個世紀的奮鬥,愛爾蘭終於從英國手中爭取到政治上的獨立。

但是,愛爾蘭的經濟仍然依附於英國。其出口的90%(大多為農產品及廉價勞工製品)輸往英國。

1939年,為了彰顯其政治獨立,愛爾蘭總統瓦列拉(Eamon De Valera)決定愛爾蘭在二次世界大戰中保持中立。英國則以經濟封鎖作為報復。

這對當時愛爾蘭的經濟影響至鉅。但是沒有一個愛爾蘭人主張重併於英國之下。相反的,愛爾蘭政府推動了深奧雄心的經濟開發計劃。從農業機動化和多項工業化開始,二次大戰後更積極發展觀光業。

為了強調對愛爾蘭獨特文化的認同,學校開始教授蓋爾(Gaelic)語(即愛爾蘭語)。在這幾年中,愛爾蘭人咬緊牙根,全面「去英國化」耐心的等到改革計劃開始見效。

1950年每人(per capita)平均的GDP比1939年高出84%。

而北愛爾蘭在雙方廝殺多年,到1998年才正式簽訂條約,愛爾蘭放棄對北愛的領土主張。

不過,即使北愛爾蘭共和軍尚未真正繳械,但是願意走向和平的舉動,已使得內部發生分裂,一個更為激進的「真正愛爾蘭共和軍」(或譯正統愛爾蘭共和軍 Real IRA)於焉產生。

獨立後的愛爾蘭經過一陣經濟蕭條後,現國民年所得已超過英國

今天愛爾蘭被稱作「凱爾特之虎」(Celtic Tiger),每人平均年收入超過30000歐元(1歐元 = 1.4708 美元2007統計GDP 58883美元)),比台灣高很多很多。有多重發展的工業,高效能的教育系統,強烈的國家意識,同時亦是歐盟及聯合國的一員。

愛爾蘭旁有個虎視眈眈的大國。愛爾蘭從中世紀起就飽受英國佔領與欺凌,8百年來,愛爾蘭時時發生反抗暴動,都被英軍殘暴鎮壓而失敗,走近都柏林近郊的監獄,似乎仍然陰森森地流著遭槍決抗英義士血跡。

獨立後的愛爾蘭打破小國必遭鄰近大國剝削的迷思。

愛爾蘭奮力衝刺,掙脫邊緣化夢魘,走出自我富足之路,仍然能給台灣很多啟示。

那些懦弱的台灣政客應該從愛爾蘭人追求文化自主、經濟開發的成功史吸取教訓。愛爾蘭的成功係建築於開發本身的優點,而不是依賴野心勃勃,不懷好意的鄰居。

台灣人民應該向愛爾蘭人學習以建立自己的國家為榮!

麥可‧柯林斯 Michael Collins

e0040579_6333149.jpg戰士之歌(愛爾蘭語: Amhrán na bhFiann)是愛爾蘭共和國的國歌。

Sinne Fianna Fáil
Atá faoi gheall ag Éirinn,
Buíon dár slua
Thar toinn do ráinig chughainn,
Faoi mhóid bheith saor.
Sean-tír ár sinsear feasta
Ní fhágfar faoin tiorán ná faoin tráill
Anocht a théam sa bhearna baoil,
Le gean ar Ghaeil chun báis nó saoil
Le gunna scréach faoi lámhach na bpiléar
Seo libh canaig Amhrán na bhFiann.

我們是命運的戰士
把生命獻給愛爾蘭
一些戰士自波浪以外之土地來
發誓為了自由,我們的古老國道不會庇護暴君或奴隸
今晚我們把守 危險的空隙
為愛爾蘭不顧一切
在大砲的吼聲和槍聲之間,我們將歌頌戰士之歌。






(愛爾蘭共和國的國歌)


If you don't see your country as something worth fighting for, what real sense of it do you have?"-Michael Collins

(如果你們不認為國家值得用戰鬥來換取,那你們還有什麼作為一個人的知覺?-麥可‧柯林斯)

犧牲太長久以後

人心有可能變石頭

啊~~~究竟多久才算足夠?

––復活節‧ 葉慈(W. B.Yeats)


e0040579_112250100.gif
:「啊~~~究竟多久才算足夠? 」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3-23 21:41 | 【其他Total War】

1864 功山寺舉兵

1864 長州藩政變
扭轉長州藩俗論派「降幕共識」
84人 功山寺舉兵
幕末革命兒 高杉晉作


e0040579_3592653.png




高杉晉作

萩城下菊屋横丁長州藩士高杉小忠太(大組・200石)在天保10年(1839年)8月20日生下長男,取名高杉晋作

高杉晋作因家境富裕,從小就學習剣道,但體弱多病,10歳時得過天花,幸賴長州藩的蘭醫青木周弼的醫治才得以活命。

嘉永5年(1852年)進入藩校明倫館讀書。並向内藤作兵衛學習柳生新陰流剣術。安政4年(1857年)進入吉田松陰主持的松下村塾,成為松陰的弟子。

安政6年(1859年)吉田松陰因安政の大獄被捕,吉田松陰死前寫給高杉晋作信中有回答死生観的問題:「死して不朽の見込みあらばいつでも死ぬべし,生きて大業の見込みあらばいつでも生くべし」(死能流芳百世則何時都可慷慨就義,生能成千古大業就算忍辱也應偷生)。

萬延元年(1860年)11月回鄉,然後和被稱為防長第一美人的山口町奉行井上平右衛門次女雅(まさ)結婚。

文久元年(1861年)3月為了訓練海軍,於是高杉晉作搭乘長州藩裡所擁有的軍艦丙辰丸前往江戶。

在神道無念流練兵館道場修練剣術。8月前往東北遊學,和佐久間象山横井小楠等人結為好友。

上海 太平天國

文久2年(1862年)5月高杉晉作被選為世嗣毛利定廣的小姓役,隨即他獲得許可,受到藩命和五代友厚一起作為幕府使節隨行人員從長崎乘坐千歲丸遠航到中國的上海。

當時高杉晉作可以去天朝中國學習還作了首漢詩「單身嘗到支那邦,火艦飛走大東洋。交語漢韃與英佛,欲捨我短學彼長」,文中「支那」非但不含貶意,反有欽羨之情。

當時的清朝正逐漸成為歐美的殖民地、然後高杉晉作在見識到1854年的中國「太平天國之亂」(太平天国第二次上海侵攻時期)。

收集的有關太平天國的情報中,也記載過太平軍守信義,觀察太平軍的編制,並對長髮賊軍太平天國表示同情。

幕府遣清使節團在上海的見聞,既讓他們驚艷,又讓他們不屑。

上海十里洋場的繁榮興旺,西方的強勢、先進和財富讓他們大開眼界,但租界之外的貧窮落後,與之相比,卻形成巨大的反差。

高杉晉作在他的日記裏感嘆道:「支那人完全變成了外國人的奴僕,上海的主權也許屬於中國,但事實上完全就是大英帝國和法蘭西的殖民地。」

高杉晉作的思想開始發生轉化,一方面產生嚴重的危機感,深知日本若不革新自強,結果必將比清朝更慘。

高杉晉作考察當時在上海出現的新式西洋武器並在上海逛書店,要買在日本是暢銷書的魏源的《海國圖誌》原版書,書店老板說此書少人問津且已經絕版,高杉晉作十分驚訝。

他又要買陳化成林則徐的兵書,也沒有。

老板給他推薦《佩文韻府》之類。

高杉晉作要買救國救民的書,中國老板卻推薦那種清朝科舉、八股高考指南、公務員指南之類的四書五經。

這事對高杉晉作刺激很大,他感嘆科舉、八股是毒害中國士子的制度性病根,中國知識分子陶醉於空言,不尚實學,「口頭盡說聖賢語,終被夷蠻所驅使」。

7月回國,因此他的日記『遊清五録』中這樣寫道:「支那人盡為外國人所役,外有洋夷猖獗,內有賊匪煽亂,而日本與中國近在一水之外,形勢令人擔憂。」被認為受到此些歷史事件很大的影響。

日本史學家井上清說:「(高杉等人)發端於排外主義的攘夷,開始具有為保衛祖國而戰鬥的意義了。」

尊王攘夷運動

高杉晉作從上海回國後,日夜思考如何使日本抵禦西洋人的入侵,避免重蹈中國的覆轍,從而走上攘夷倒幕的道路。

高杉遠航時,守舊派的長井雅樂失勢,尊王攘夷的尊攘派抬頭,高杉晉作也和桂小五郎(木戸孝允)及久坂玄瑞等人一起加入尊攘運動,在江戶和京師展開勤皇及破約攘夷的宣傳活動,並且和各藩的志士們互相交流。

文久2年(1862年),高杉晉作認為薩摩籓因為生麦事件斬殺英國人,實際上已經開始「攘夷」、而我們長州藩還在搞公武合体之説,要攘夷不能光說不練所以,高杉晉作久坂玄瑞等11人組成「御楯組」。

因此高杉晉作計劃聯絡久坂玄瑞等長州藩攘夷志士在外国公使去金澤(金澤八景)遊玩時,刺殺他們然後嫁禍給幕府。

久坂玄瑞將此計劃告訴土佐藩的武市半平太,結果知道此刺殺計畫的土佐前藩主山内容堂通知長州藩世子毛利定廣,這被認為是無謀之舉的刺殺行動被制止,高杉晉作被罰到櫻田邸内「謹慎」(關緊閉)。

在這過程中,高杉晉作和長州的志士們逐漸形成長州民族主義,而長州藩和朝廷及他藩的談判工作就由桂小五郎久坂玄瑞專門負責。

文久2年(1862年)12月12日,為了抗議幕府的異勅,「御楯組」隊長高杉晉作與同志一起燒毀在品川御殿山裡建設中的英國公使館,但是長州籓怕過激的攘夷行動太刺激幕府,將高杉從江戸召回長州。

奇兵隊

e0040579_275656.jpg


文久3年(1863年)5月10日、幕府依朝廷要請所制定攘夷期限已經過了,長州藩在日本海與瀬戸内海海運的要衝-関門海峡炮擊外國船隻。

但長州藩海軍庚申丸被擊沈,癸亥丸大破,長州海軍壊滅,砲台也遭到美法艦隊痛擊。

1863年6月4日高杉晋作被任命為下関防衛司令官,6日在廻船批發商白石正一郎的家中組成不依據身分的志願兵安排職位的奇兵隊(Kiheitai),並且以阿彌陀寺(現赤間神宮隔壁)為根據地。

高杉晋作仿效太平天國的軍隊,主張「草莽武裝論」組織「奇兵隊」,這是日本首次出現不分士農工商的國民兵。這是他吸收了從吉田松陰處所學到的西洋徵召兵制與草莽崛起思想的影響,加上他親身感受過太平天國的巨大威力後所總結的成果。

日本在古代,只有武士能當兵,而一般老百姓不能當兵。他率領此藩士與平民混雜「奇兵隊」(長州籓武士組成的稱為「撰鋒隊」),成為第一任奇兵隊總監。

「奇兵隊」衣著襤褸,被正規兵的長州藩武士「撰鋒隊」取笑為「変な兵隊」(奇怪的軍隊),相對於正規軍所以以奇兵為隊名。

奇兵隊的出現,事實上在當時可能被視為,一種草莽的想法和做為,也常招致正規武士的歧視和訕笑,但是高杉晉作總監卻對隊員們說:「沒錯!你們就是奇怪的兵士,所以才叫奇兵隊!把所有被取笑的恥辱和憤怒,保留起來,他日戰場上和正規軍隊對戰時,好好出這口怒氣!」。

教法寺事件

奇兵隊創立後,由武士階級组成的「撰鋒隊」老是嘲諷奇兵隊是「百姓兵」「烏合之衆」,而「奇兵隊」則反諷嘲笑在下関戦争敗退時的「撰鋒隊」是「癱瘓的武士(腰抜け侍)」,兩隊互相看不順眼的對立情緒愈來愈嚴重。

奇兵隊駐守前田砲台,撰鋒隊駐守壇ノ浦砲台,6月16日長州藩世子毛利定廣前往兩砲台視察。

毛利定廣先視察奇兵隊展示火槍隊的訓練、劍術比賽,接著將繼續視察撰鋒隊,不過因為時間押後到接近日没的關係,視察撰鋒隊的行程被中止。

撰鋒隊的人認為世子視察的撰鋒隊行程被停止是奇兵隊士宮城彦輔的陰謀,非常激烈痛恨的咒罵宮城彦輔與奇兵隊,還表示要襲擊宮城彦輔的勢態。

知道這個訊息也非常火大的宮城彦輔所屬的奇兵隊士數十人湧向撰鋒隊屯所地教法寺。結果聽到奇兵隊殺來的撰鋒隊士大多數都逃走,只有臥病臥中的隊士蔵田幾之進跑不掉被奇兵隊士斬殺。

接著撰鋒隊展開報復,殺死奇兵隊的奈良屋源兵衛

結果,宮城彦輔被下令切腹,而在1863年9月15日高杉晋作因此事件罷免奇兵隊總監職務。

在京都政局中,薩摩藩與会津藩聯合發動「八月十八日の政変」,長州藩勢力被驅逐出京都,文久4年(元治元年 1864年)1月,高杉晋作脱藩潜伏至京都試圖做亂。

桂小五郎的説服下在2月帰郷,因脱藩之罪,被關入野山獄獄,6月時出獄仍然必須在家「謹慎」。

四國艦隊下關砲撃事件

當元治元年(1864年)8月4日、長州藩下関遭到了英美法荷四國聯合艦隊的報複性攻擊。

下関的長州藩的主要兵力-奇兵隊(高杉解任後的第三代總監赤根武人)有2000多人,火砲有120門,因為長州藩還發動「禁門の変」,大砲與主力部隊派遣到京都,因此下関防衛並不強大。

由於大砲數量不足,因此還佈置許多木製的假砲擺著「欺敵」。

四國聯合艦隊由英國東洋艦隊司令奧古斯都.庫柏指揮,共有17艘軍艦,配備有288門大炮和5000名士兵,還有3艘聯絡船。

8日,下関砲台又陸續被粉砕,聯合艦隊陸戦隊上陸擄獲火砲60門。

但雙方陸戦時,長州藩兵已經不是舊式銃槍與弓箭的部隊,長州奇兵隊拿著新式步槍使聯合艦隊陸戦隊敗退。長州藩死亡18人負傷者29人,聯合艦隊陸戦隊死者12人・負傷者50人。

24歳在家「謹慎」的高杉晉作被再起用為講和締約的正使,9日,長州藩主派高杉晉作化名「宋戶刑馬」家老充任講和使者,前往聯合艦隊與奧古斯都.庫柏簽定下關條約。

下關條約中下約定関海峡的外国船通航自由,提供石炭、食物、水等外国船之必要品的販賣,悪劣天候時船員可以在下関上陸許可、撤除下関砲台、賠償金300萬美元5條件講和成立。

而有關高杉晉作拒絕列強「彦島の租借」努力排除彦島成為如同中國的香港則屬於「逸話」,史實記録並沒有此事。

逃亡

長州藩在「禁門の変」敗北,並成為「朝敵」,来島又兵衛等戦死,好友久坂玄瑞自殺。

當初久坂玄瑞就要率兵進京,以恢複尊攘派過去在京都的勢力時。高杉晉作認爲力量尚不足,時機也不成熟,應該繼續積蓄力量,待機而動。

於是他便來到軍隊駐地三田尻勸阻真木保臣等人。但真木保臣等人一意堅持己見,反而嘲笑高杉晉作是懦夫。

之後,幕府發動「第一次長州征伐」,長州藩恐懼,換椋梨藤太等俗論派掌握長州藩政,下令3家老(国司信濃・益田右衛門介・福原越後)切腹,以平息幕府的憤怒。

江戸時代後期長州藩内有改革派與保守派之分,改革派稱為「正義派」,對幕府採恭順態度為保守派稱為「俗論派」。

俗論派掌握了藩政,並下令解散諸隊和懲處尊攘派志士,使長州藩的尊攘勢力受到嚴重打擊。

俗論派粛清攘夷派、周布政之助調解失敗切腹,井上聞多(井上馨)遭到襲撃重傷。

俗論派並準備將功山寺潜居的五卿(三条実美・三条西季知・東久世通禧・壬生基修・四条隆謌)移送太宰府,使攘夷派志士完全失去後盾,11月俗論派派人絞殺隱居在下關的「天誅組の変」領袖公卿中山忠光

俗論派隨後叫囂著要在長州全境展開“志士狩”,到處追殺尊攘派志士。 高杉晉作爲躲避迫害,遂化名谷梅之助從家裏潛行至九州築前藩的維新女士野村望東尼的平尾山莊隱蔽。

功山寺舉兵

元治元年(1864年)12月,幕府軍還沒有退盡,高杉晉作就悄悄地潛回了長州,前往下關去會見同學山縣狂介(奇兵隊軍監,後來的「日本軍閥の祖」山縣有朋),商討起義計畫。

當晉作前來和他商量「必須打倒俗論派,掌握藩政,否則就無法挽救長州,更無法挽救整個日本國」的時候,在奇兵隊總監赤根武人等謹慎派的挾制下,山縣狂介認為「時機尚早」,不肯協同起義。

而且當時俗論派掌握著藩廳,攻擊俗論派就等於攻擊藩主,就是「賊軍」。奇兵隊畢竟屬於民兵武裝,要取得對以武士為主的長州藩正規軍的勝利,在大部分人眼裏實在是過於艱難。

高杉晉作一怒之下拂袖而去,說:「就算只有我一個人,也必定會完成起義大事!”」

雖然沒能拉動「奇兵隊」的老部下,但高杉晉作通過不懈努力,拿出吉田松陰死前寫給高杉晋作的名言「死して不朽の見込みあらばいつでも死ぬべし,生きて大業の見込みあらばいつでも生くべし」(死能流芳百世則何時都可慷慨就義,生能成千古大業就算忍辱也應偷生)繼續勸導其他諸隊。

就這樣高杉晉作慷慨激烈的向諸隊勸說,提出此行動如「吉良邸討入」、「赤穂浪士」、要抱持「死的覚悟」,對抗長州藩正規軍3,000人的壓倒性兵力,這都是悲劇下場的勸導,使長州藩諸隊反而愈聽愈害怕,大多搖頭持反對意見。

只有「力士隊」隊長伊藤俊輔(伊藤博文)想到吉田松陰老師昔日的壯舉和精神願意加入、加上「遊擊隊」新隊長石川小五郎(前隊長為来島又兵衛)等共84人。

有死的覚悟的高杉將遺書托付給白石正一郎的么弟大庭伝七,絕命書中表示: 「國家有難, 胸中有火,只有奮起,雖死也為忠義之鬼, 痛快!痛快!」

然後深夜偷偷摸摸進入功山寺跟三条実美等五卿打個招呼告知準備發動政變,三条実美感動的說「今日便是長州男兒的彰顯本領,彰天道的日子(是よりは長州男児の腕前お目に懸け申すべく)」,此次挙兵不是為私利私欲,而是反轉籓論的「回天義挙」。

1864年(慶應元年)12月14日(赤穂浪士殺入吉良邸的日子)這一小撮人在功山寺舉兵發動政變,伊藤博文的力士隊迅速攻佔了下關伊崎會所,奪取了大量軍費和武器彈藥。

18名敢死特攻隊攻入三田尻的海軍局,說服了諸位艦長,無血奪取「丙辰丸」「癸亥丸「庚申丸」等軍艦3隻。

高杉晉作發表「討奸檄」討伐俗論派。

長州藩(萩政府軍)派遣3000人前往鎮壓起義,高杉晉作身穿祖先傳留下來的紺絲威鎧甲,頭戴烏帽子形兜,沉著應戰。

得到高杉晉作舉兵初步成功的消息,井上聞多品川弥二郎山田顕義河上彦斎等也響應、招募付近領民組成義勇兵參戰。

見聲勢大增的奇兵隊總監赤根武人出奔落跑,山縣狂介控制奇兵隊也率領拿著「忠義填骨髓」旗幟的奇兵隊加入高杉晉作

e0040579_6142130.jpg


大田 絵堂之戰

長州藩内権力闘争大戰在現在山口縣中央内陸大田、絵堂地區衝突,高杉軍與萩政府軍在此對峙。

萩政府軍的撰鋒隊粟屋親忠(帯刀)為前先鋒部隊在12月26日由萩出發,28日在絵堂村駐屯。

毛利宣次郎的中軍進駐明木,児玉若狭的後軍駐屯三隅,形成三方面固守對峙的局面。總兵力合計約2000人。

萩政府軍派使者送來要求高杉軍武装解除的命令書。

高杉軍諸隊兵力約700人

軍議時,山縣狂介建議先答應武装解除,然後趁交武器的空檔由敵人的疏忽大意突擊。高杉晉作認為陣前繳械這樣太冒險,建議夜襲。

高杉晉作故意苦著臉跟俗論派使者說願意武装解除,但現在內部沒有共識,希望俗論派在1月3日回答我們繳械日期,如果在1月3日沒有回覆,我們就開戰吧。

使者認為高杉軍有解散的意思就回去覆命。

1月3日,山縣狂介以藩沒有回答繳械日期的理由開始進撃、沿著秋吉台接近絵堂。

1月6日深更半夜,山縣狂介通過赤間関街道,高杉軍先投入戰書後,緊接著發動奇襲絵堂村的粟田帯刀隊。

完全疏忽大意的粟田帯刀隊倉皇應戰,奇兵隊佔領高地火槍齊射,粟屋軍慌張連兵器都丟棄退却,高杉軍諸隊占領絵堂。

絵堂占領後諸隊1月8日高杉軍諸隊本陣移往大田金麗社。

1月10日。萩政府軍以撰鋒隊為主力派遣約800名士兵進撃大木津。在大木津守備的奇兵隊只有約70名,銃撃戦無法抵擋800名萩政府軍,只好埋設地雷退却。可惜地雷始終沒有爆炸。

在金麗社本陣的山縣狂介率領40名奇兵隊中神射手級銃隊繞行側面的山地向大木津敵軍左翼展開狙擊戰。

不久八幡隊與南園隊也趕來參加銃撃戰,攻擊敵軍右翼。遭到左右騷擾夾撃的萩政府軍無法忍耐而退却,諸隊勝利。

1月14日萩政府軍進行大田戰線的再構築。在暴風雨雪中,萩政府軍出動先鋒500,後援800的大兵力,再度展開攻擊,兵勢直逼呑水峠以北的長登,守備長登的是不足100人的膺懲隊。

但是萩政府軍使用老舊火縄銃,被膺懲隊性能較佳的蓋貝爾銃擊敗,超過十倍以上敵軍就這樣從呑水峠撤退。

使用老舊火縄銃的萩政府軍雖然被農民與町人組成的部隊擊退,但稟承武士的意氣,鬥志仍然旺盛的佔據呑水峠。

而諸隊因暴風雨雪一直打槍而疲憊不堪,面對呑水峠的萩政府大軍而士氣低落。

黃昏時,高杉晋作從下関來到大田金麗社帶來「遊撃隊」約300多人。,高杉晋作在暴風雨雪中來到 ,諸隊士氣大振。

「高杉総督だ!」歡呼聲響徹本陣,疲勞不堪的士兵們奮起了。

高杉晋作來到後馬上觀察呑水峠戦場地形,呑水峠中央的左右有小高地,而呑水峠中央是萩政府軍精鋭撰鋒隊,於是諸隊開始正面與撰鋒隊展開銃撃戦。

高杉晋作命令「30名遊撃隊員跟隨我去東側小高地。奇兵隊攻擊敵軍西側面。行くぞ!」

撰鋒隊看到奇兵隊往側面來襲,連忙轉移陣地面對,而沒有發現高杉晋作隊的形跡。

高杉晋作如意的來到東側小高地後,發令「よし、今だ。撃てっ!」31挺蓋貝爾銃齊射。撰鋒隊員嗒吧嗒倒下。

就這樣持續著槍戰,不久在山巔西側,湧起了吶喊聲奇兵隊開始衝鋒。萩政府軍精鋭撰鋒隊從正面和左右3面遭到毀滅性的攻擊,轉瞬間敗走。

1月16日晚上,高杉晋作帶領600名遊撃隊、奇兵隊、御盾隊諸隊在寂靜無聲的在黑漆漆的夜晚的瀬戸崎街道往赤村方向前進,冷氣由腳爬上,士兵莫不冷到戰慄。

萩政府軍從呑水峠敗退後,就在赤村正岸寺紮營重整,高杉晋作決定給他們致命的一擊。

高杉晉作帶領游擊隊約240名走中央本道,而且每個人提好幾個燈籠,偽裝成是主軍。而奇兵隊與御盾隊則神神密密則走左右間道。

晚上10左右,高杉晉作推測的沒錯,萩政府軍連日的來敗戦完全意氣消沉的睡覺中,竟然沒發現敵軍已經偷偷摸摸來到。

高杉晉作下令集體開火製造聲勢,並單騎揮舞長刀衝向敵陣,後面拿無數的燈籠的士兵們緊緊跟隨大喊,「敵人襲擊! 敵人襲擊!」。

睡眼惺忪的萩政府軍,看到許許多多燈籠以為已經遭到敵軍包圍。實際高杉諸隊方面只有600人,而萩政府軍仍然超過1000多人。

勝敗大體上決定在這個瞬間。被高杉晉作利用黑夜耍弄了萩政府軍,士兵們丟失鬥志,東奔西跑的亂竄。

隱藏在黑暗中的奇兵隊與御盾隊也開火,萩政府軍像蜘蛛生的小孩們向四方逃散。

敗走的敵軍逃入萩城。高杉晉作要一口氣攻入萩城,卻遭到伊藤俊輔石川小五郎山縣狂介反對,他們都不想毀壞長州的首都。

1月19日,高杉諸隊移往被幕府破卻的山口城,在萩城下用軍艦癸亥丸發發空砲彈擔威嚇俗論派。

俗論派見大勢已去,首腦椋梨藤太在2月14日乘船從萩城脱逃想投奔岩国的吉川監物,因為海象不好而在津和野藩領上陸被逮捕被引渡去長州藩,關入野山監獄後斬首。

隨即在短短3個月的時間內,高杉晉作橫掃整個長州,清除俗論派,重新奪回了政權。

大割據 富國強兵

政變成功後,高杉晉作印刷36萬份長防士民合議書,分給士農工商的領民呼籲一致團體。

高杉晉作掌權後,晉作曾准備出國考察西方富國強兵的經驗,但長崎的英國軍火商古拉伯勸他此時不宜出國,應該留下倡導開港,那樣長州藩就可以從英國獲得大量新式武器,晉作深以爲是。

高杉晉作指出,應該在不辱國體的條件下開下關港,只有這樣才能割據富國。

否則,就不僅趕不上幕府和薩摩藩的實力,還會最終陷入外夷妖術。於是,他便留在藩內處理軍國大事。

從10月到12月,他先後擔任了藩內的「用所役國政方」(政務機關的長官),「海軍興隆用掛」(負責海軍建設的官職),下關「越荷方頭人座」(對北陸道所屬7個藩國運來的貨物進行收購的機構的官員)和下關「伊崎新地都合役」(行政官職)。

1867年7月,他又擔任過海軍提督(司令)。

高杉晉作發表「大割據」策略,想要以長州藩為基地率先進行改革,從而逐漸向外影響整個日本。

「大割據」的長州藩在“富國強兵”、“殖産興業”、“開港貿易”的近代化方針指導下,實行了一系列的政治、經濟和軍事方面的改革。

並在大村益次郎指導下大規模な軍制改革,大村益次郎在山口的普門寺建立“三兵塾”,教授藩士和民兵步、騎、炮作戰知識,培養基層士官,並翻譯西洋軍事著作。

在「先內治、後攘夷」的割據倒幕大前提下,高杉晉作希望同志們,把長州藩輿論論轉變為「討幕」,然後盡力於薩摩和長州的同盟,而成為幕府末年「討幕」領導者中的首領。

薩長密約簽訂後,長州藩再無後顧之憂,高杉晉作還通過薩摩,從大英帝國買來了1000多支最新式的恩菲爾德速射步槍。

當然這搞如倒幕傳染病的「大割據」長州藩使幕府當局‧相當惱火,終於引爆幕府的「第二次長州征伐」。

e0040579_6153880.jpg

e0040579_215368.gif
:【赫赫東藩八萬兵,襲來屯在浪華城,我曹快死果何日,笑待四鄰聞炮聲,去你媽的92共識】

e0040579_18404914.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3-23 09:20 | 【日本幕末維新】

羅馬軍團三線步兵方陣
Triplex Acies



羅馬軍團係羅馬共和國及羅馬帝國時期的正規軍隊,以其高效的適應性及機動性征服了地中海沿岸地區。

西元前225-222年左右,波河流域的最大部族因蘇布雷人與波伊人結盟,同時說服了附近的若干部落,並用金錢雇傭了大批蓋薩塔依人(Gaesatae)高盧傭兵準備共同入侵義大利。

但是在泰拉蒙戰役(Battle of Telamon)被羅馬軍隊前後夾擊消滅。

此役的勝利給了羅馬人對三線步兵方陣(Triplex Acies)巨大的信心,並走出了曾經慘敗在高盧人手下的陰影。

士兵的類型

e0040579_543691.png少年兵

25 歲以下的則編入 velites。缺乏訓練,組成輕步兵。

裝備普通標槍和投鏢

e0040579_545622.png青年兵

年齡在 25 到 30 歲之間的連隊(maniple)組成,稱為 hastati

有一定的戰鬥經驗,組成軍團的第一橫列。

裝備兩支重標槍、一支寬刃短劍和一個圓形盾牌。

e0040579_552430.png壯年兵

稱為 principes。年齡在 30-40 歲之間,為軍隊的核心,組成軍團的第二橫列。

裝備兩支重標槍、一支寬刃短劍和一個圓形盾牌。

e0040579_554866.png成年兵

由年齡在 40 到 45 歲間的百戰老兵組成,人數只有前兩種的一半,稱為 triarii

年齡最大,經驗最豐富。通常構成軍隊的後備隊。組成軍團的第三橫列。

裝備一支十二英尺的長矛。




e0040579_201948.jpg


武器配備

短劍(gladius):

近距離武器。長約兩英尺,寬約兩英寸。劍頭尖利,適合刺殺和劈刺。劍柄用木,骨,象牙或金屬製成。

戰盾 (scuta) :

長圓形凸面體,高約四英尺,寬約兩英尺。木製,蒙有獸皮,並用窄條金屬加固。

重標槍(Pilum):

遠距離武器。最大投射距離約為六十英尺。前端為四點五英尺的金屬長桿,附有一個鐵槍尖。後端為四點五英尺的木製長桿,上面繞有一根繩索,在投射的瞬間拉動繩索,使標槍旋轉前進,可刺破盾牌或盔甲。前後兩端通常用兩個銷釘固定。標槍最大的特點就是銳利細弱,這樣在殺傷敵人之後,槍頭就會彎曲變形,防止敵人撿起後再投擲回來。

羅馬軍團的編制

早期的羅馬軍團主力是卡米拉(Camillan)系統的羅馬長槍兵,且大多數按照財富來分配階級。而在波利比烏斯(Polybian系統)後,主力步兵改用短劍則按照戰鬥經驗、年齡來作階級指派。

由兩個百人隊組成一個基本戰術單位——小隊,一個百人隊實際為60-80人。一個小隊通常有120-160人,若為成年人小隊,則只包含一個百人隊。

三個小隊組成一個大隊,一個大隊大約有450-570人。

包含大約120-160名少年兵,120-160名青年兵,120-160名壯年兵,60-80名成年兵,同時含有一隊30人的騎兵。

十個大隊組成一個羅馬軍團,一般由4500—6000人組成。同時,一個羅馬軍團配有一個附屬軍團,也稱聯合軍團。兩者的建制類似,但是附屬軍團的騎兵為600人。

兩個羅馬軍團與兩個附屬軍團共同構成了執政官統帥的集團軍,由一名執政官指揮。

羅馬三線方陣

聞名天下的羅馬方陣的基本單位為小隊,每個小隊構成一個小方陣。

每橫列20人,縱6人。兩人之間間隔1.8-2米。橫列青年兵的各隊與壯年兵隊之間約為60~80米間隔,壯年兵隊與成年兵隊之間約為100米間隔。各小隊交錯排列。

整個方陣通常由三個橫列組成。

青年兵組成方陣的第一橫列。

壯年兵組成方陣的第二橫列。

成年兵組成方陣的第三橫列。

e0040579_13371239.jpg


波利比烏斯軍事改革

波利比烏斯(Polybian)是生於西元前200年的古希臘歷史學家,並不是軍人,但是他所著的《歷史》(Ἱστορίαι)一書記錄第二次布匿戰爭時羅馬軍團的編制,所以把羅馬共和國中期的的軍事改革,稱為「波利比烏斯軍事改革」。

當時羅馬士兵的主要武器是短劍,它利於刺擊而非砍劈,使用這種短劍需要高度的技巧,但是受過嚴格訓練的羅馬士兵在近身肉搏時要比手持大砍刀的敵人要更有致命性。

重型鏢槍到羅馬共和的後期才開始被提昇到和短劍同樣重視的地位。

羅馬軍團典型接敵程序是:首先 青年兵(hastati )前進,在進入鏢槍距離(約30 步)後投擲兩支鏢槍中較輕的一支,再進幾步到約 15 至 20 步時投擲第二支鏢槍,然後就拔出短劍(短劍配在右邊)準備肉搏。

這些重型鏢槍(pilum)和一般的鏢槍不同,是經過深思熟慮之後產生的武器。

它的形狀很像 19 世紀末捕鯨用的魚叉,一半是木桿,一半是軟鐵製成的鐵桿,通常還有一塊重鐵或鉛以增加動量。在近距離投擲時,貫穿盔甲或盾牌絕沒問題。

它「詭詐」的地方在於木桿極易斷裂,鐵桿極易彎折作戰時只能使用一次,敵人無法投擲回來;另外就是如果命中盾牌,鐵桿一扭彎,非常難以拔出,敵人盾牌上有這個鏢槍礙手礙腳無法使用,通常不得不拋下盾牌。

碰上肩貼肩、盾牌重疊的敵軍密集隊形時就更妙了,往往一支鏢槍就把兩個盾牌釘在一起,馬上就是兩個敵人得拋下盾牌。

當然也有雙方接近速度太快,來不及投擲的時候,這時鏢槍也可以用來攢刺,它的鐵桿要比傳統希臘長矛的木桿更難砍斷。

在青年兵(hastati) 跟敵人用短劍交鋒後,如果戰況不利或疲憊,指揮幹部會吹口哨招呼壯年兵,壯年兵(principes) 前進接敵。

青年兵(hastati )則從壯年兵(principes )連隊之間的空隙(正好也是一個連隊的正面寬度)退到後方重整。

壯年兵(principes) 也和 青年兵(hastati )的接戰程序一樣。如果再不行,壯年兵(principes )也從 triarii 的空隙中後撤,手持長矛的這些老兵經驗豐富,正好冷靜地處理危機,讓青年兵(hastati )和 壯年兵(principes )有重整的機會。

為什麼成年兵(triarii) 配備長矛呢?想一下前面的作戰過程就知道了:經過和青年兵( hastati )及壯年兵(principes) 交戰後,許多敵人都失去了盾牌,長矛或是武器斷裂或是耗盡,現在大多手持短兵器要近身肉搏。

這時第三道陣線使用長矛正好以己之長攻彼之短,佔了兵器上的優勢。



(ROME2三線步兵方陣(Triplex Acies)演繹)


第一陣 hastati過去有點消耗敵力的意味
第二陣principes則是真正的戰鬥
等到第二陣有敗退的現象
久居沙場的第三陣triarii老兵部隊拿長槍再衝上去維持戰力~
然而第一陣、第二陣又重來「車輪戰」一遍! 

羅馬從薩莫奈戰爭 (西元前290年)歷經3次布匿戰爭至在同盟者戰爭 (西元前88)結束都採用波利比烏斯(Polybian)系統的三線步兵方陣(Triplex Acies)。

馬略軍事改革

西元前107年左右,馬略軍事改革去除了青年兵(Hastati)、壯年兵(Principes)和後備兵(Triarii)羅馬軍團三線方陣的戰術兵種分工。

標準採取單一壯年兵(Principes)形態作戰並將所有的重裝步兵統一稱為「軍團士兵」(Legionarius),統一裝備以標槍、短劍和拉丁長盾,長矛武器正式退出羅馬軍團。

同時他調整了軍團的編組形式:每個羅馬軍團(Legio)由10個大隊組成(Cohorts)。

e0040579_1849446.png


除第一大隊由10個百人隊(Centuria)組成外,其餘大隊由6個必要的連續性等級的百人隊組成,每個百人隊80人,由一名百夫長領導。

同時,每兩個百人隊又被稱為一個小隊(Manipulus),由兩個百人隊中等級較高的那名百夫長統領。

各個等級的部隊都按照訓練程度和作戰經驗的多寡編成,編號越小的單位作戰能力越強,作戰位置越靠前。

此外,每個戰鬥單位都有自己的軍旗和標誌,每個軍團都擁有自己的鷹徽——羅馬的象徵。此舉無疑增強了每個單位的集體精神和榮譽感,丟失軍旗或鷹徽甚至可能被處以「十一抽殺律」。

新的軍團由原先的4500人增至6000人,戰鬥隊則形變得更加多樣,作戰的靈活性和指揮效能得到加強,同時,還增加工兵和機械裝備。

關於羅馬軍隊,許多人還有一個錯覺,以為羅馬人作戰不使用弓箭,只使用投標槍。

嚴格地說,羅馬的正規軍團士兵雖然會用弓箭,但他們一般使用投標槍,因為扔投槍需要技巧和臂力,這正是軍團士兵的特長。

但羅馬人除軍團之外,還有輔助大隊。輔助大隊的規模,訓練和裝備低於正規野戰軍團,主要由輕騎兵,輕步兵和弓箭手組成。

羅馬在鼎盛時期共有近80個輔助大隊,約30萬人。羅馬人作戰一般是正規軍團和輔助大隊協同進退,因此羅馬軍隊使用的弓箭並不少。

羅馬軍團常將重投射武器放置在小山的頂部或其他制高點,每軍團約60座「蠍弩」,全部使用每分鐘可以射出240發,100米距離非常精準,最遠可達400米,可刺穿敵人的盾牌,直接殺敵軍戰​​士。

每個軍團有300名騎兵(equites),細分成10 隊(turmae) 。



(注意HBO羅馬影集百夫長吹口哨換人打的片段)


羅馬軍團大多數情況下仍然使用三線步兵方陣(Triplex Acies)。然而並不是以前按照裝備等級和作戰經驗劃分,而是第一列四個大隊、第二第三列分別三個大隊,以便戰場上保持輪換,始終能讓士兵以飽滿的體力進行戰鬥。

e0040579_151212.jpg


據說一名士兵每戰鬥幾分鐘,並且仍然完整的話,就可以得到大約半個小時的休息,後排的士兵將接手戰鬥。相比之下,希臘方陣或者馬其頓方陣中後排士兵只有等待前排士兵倒下才能進行搏鬥。

而其他輔助角色,例如弓箭手、拋石手、騎兵等,都由的羅馬在各地的,不具有羅馬公民權的同盟者提供,稱為輔助部隊(拉丁語:Auxilia)。

另外有10個或更多的輕型偵察隊與稱為「speculatores」的傳令兵,

羅馬軍團喜歡挖戰壕築工事,行軍幾乎每到一地駐紮都要設立防禦營地,能夠避免敵襲和隨時進攻。

e0040579_1949014.png


實行募兵制後,由於武器裝備由國家統一配給,規格、樣式統一,因而便於軍隊補給。

再加上服役時間的延長,羅馬軍隊能夠進行長期的正規訓練,十分有利於戰鬥力的提高。羅馬常帶著商人,小販,妓女跟隨軍隊。

羅馬軍團步兵方陣直到西元378年阿德里亞堡之役被西哥德人騎兵衝殺才結束羅馬軍團步兵方陣的風光時代。

(網整)

e0040579_3301949.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3-22 17:22 | -古羅馬資料區-

S2 Imjin mod (Korea campaign)

e0040579_13233769.jpg




e0040579_1326769.jpg





朝鮮 Total War
[PR]
by cwj36 | 2014-03-21 13:26 | S2、N、ETW模組區

紅葉神話&台灣少棒打假球
e0040579_2354162.jpg

台灣的超齡少棒與國族神話(管仁健/著)
[PR]
by cwj36 | 2014-03-19 23:47 | 雜話集

小西庇阿 與 迦太基滅亡

迦太基必須被毀滅
「Carthago delenda est!」




e0040579_22564096.jpg


(rome2封面人物小西庇阿)


e0040579_22455951.jpg小西庇阿 (Publius Cornelius Scipio Aemilianus Africanus Minor Numantinus﹐約西元前185/184~前129)古羅馬統帥。

大西庇阿長子帕布琉斯‧西庇阿的養子的養子,算是大西庇阿之養孫。

小西庇阿並非出身於西庇阿家族,儘管他的父親保盧斯也做過執政官,還被稱為馬其頓的征服者,但是他的妻子(她是出身於西庇阿家族的)卻仍然看不起他(有傳說是小西庇阿最終被妻子謀殺)。

小西庇阿從軍轉戰於巴爾幹和西班牙有功。

西元前 147年小西庇阿任執政官,率軍進攻迦太基本土,圍困迦太基城並迫其投降(西元前 146),從而結束第三次布匿戰爭,獲「阿非利加西庇阿」稱號。

小西庇阿在西元前134年後再任執政官,率軍入侵西班牙,次年攻佔努曼提亞城,大體上完成了羅馬對西班牙東半部的征服。他還注意保護和獎掖希臘文化。

小西庇阿的養祖父大西庇阿在紮馬會戰勝利後,迦太基被迫求和,接受了十分苛刻的條件,失去一切海外屬土,賠款 1萬塔蘭特,戰艦除留10艘外全被鑿毀。

從此,迦太基的海上霸主地位徹底破產,羅馬成了西地中海的霸主。

漢尼拔在迦太基的最後歲月中,除了在使迦太基接受迦(太基)羅(馬)和約一事中發揮作用之外,漢尼拔在紮馬戰役剛結束的那段時間里明顯地避免參與政治。他繼續統帥著軍隊並利用這支軍隊重建那些在羅馬入侵期間遭到蹂躪的地圖。

在此後的那些歲月裡,迦太基的國情每況愈下。

派系之間互相傾軋。富人們想方設法要把向羅馬償付賠款的大部分納稅責任壓在貧困階層身上。賠款不是逾期就是被貪污掉。

西元前199年,羅馬曾因迦方交付的賠款白銀成色太差而拒絕接收。

漢尼拔出奔

許多迦太基人把國家落到這種地步的罪責歸之於漢尼拔,但是其他人卻譽他為民族英雄。

西元前196年他當選為蘇菲特,成為迦太基政府兩位最高行政長官之一 (蘇菲特Suffets) 。

他勵精圖治,根除貪污,使得國家根本不用征稅就有能力向羅馬償付賠款。

這使他受到了人民的愛戴,但同時也使他與迦太基的豪門大族以及原形畢露的貪官污吏們結下了不解之仇。

一向與他作對的人自然大有人在。事實上就是那些人在他當年征戰意大利急需增援之時千方百計從中阻撓,致使他始終未能得到國內的任何支援。

漢尼拔在國內的一些政敵在羅馬編造謠言說漢尼拔正與塞琉古帝國的安條克三世(當時羅馬的頭號敵人)暗中聯絡並在策劃一場全面戰爭。

大西庇阿在羅馬,盡可能為漢尼拔辯護。但是羅馬人對漢尼拔疑懼之至,於西元前195年派遣代表團赴迦太基要求交出漢尼拔

盡管羅馬方面聲明代表團此行的目的是討論迦太基與馬西尼薩之間的分歧,但是漢尼拔明白他們的真正目標是監禁他本人。他於是趁夜間逃離迦太基,投奔敘利亞的塞琉古帝國。

「迦太基必須被毀滅」

雖然漢尼拔已經離開了,沒有戰事的迦太基,在這50年逐漸以貿易恢復國氣。

漢尼拔是對行政和憲法進行的改革被實踐證明是卓有成效的。迦太基的財力不斷增長,所謂“綜合國力不斷增強”。

西元前191年,迦太基作了一件被後人一致認為非常愚蠢的類似ECFA的事:「他們向羅馬提出申請,要求一次性償還今後40年的戰爭賠償金。」

同時,他們又請求向羅馬軍隊提供了大量的麥子,作為同東方的希臘國家開戰的軍糧。

實在想不出他們這樣做的理由,可能僅僅是為了自己被傷害的自尊。

羅馬人拒絕了第一個請求,這樣迦太基將繼續為戰爭支付賠償;但對於第二個請求,羅馬元老院同意了,同時也為此支付了相應的銀兩。

但是,迦太基的鄰國努米底亞王馬西尼薩(Masinissa) 不斷侵佔他們的土地。 由於第二次布匿戰爭停戰條約的限制,迦太基人不能未經羅馬許可而與鄰國交戰。

因此,馬西尼薩的奴米底亞騎兵有侍無恐, 肆無忌憚地佔領了迦太基人西部沿海的殖民地,然後又佔領了迦太基最富有的一個省份。

在這些邊境衝突後,羅馬派出的調查團往往偏袒馬西尼薩

迦太基人很生氣,但是沒有辦法。

西元前155年,預示著迦太基人命運不詳的調查團在羅馬貴族,81歲高齡的卡托 (老加圖Cato Maior ,老加圖的曾孫小加圖是羅馬共和國末年著名的共和派人物,後支持龐培反對凱撒,在龐培派遭徹底擊敗後自殺。)帶領下來到了非洲,調查迦太基人與馬西尼薩的衝突 。

e0040579_22335576.jpg卡托沿途看見迦太基人的富裕程度使他非常吃驚:建築華麗,寺廟裏面充滿了精美的藝術品。

手工藝品製造精湛。打獵用的刀,矛也有大量製造,而且這些工具完全可以作為軍事用途。

此外,卡托發現迦太基人的文化墮落了。

人們敬仰神明的儀式有所改變,他們不再貢奉大量犧牲。這表示人們更多地為現在活著,而不是為了將來。

考慮到他們甚至可以輕易償還所有戰爭賠款,卡托決心要毀滅迦太基。

從此之後,他在元老院發表的任何演講,無論與迦太基有沒有關係,他都會加上一句話: 除此之外,我的意見是「迦太基必須被毀滅(Carthago delenda est!)」。!」

(Ceterum censeo delendam esse Cathaginem)

這時候,迦太基的一個鄰近城市烏提卡(Utica) 感到氣氛不對, 向羅馬表示了無條件投降,並且願意為未來的羅馬軍事行動提供一切便利條件。

與努米底亞開戰

此時,馬西尼薩派努米底亞太子米西普薩(Micipsa )訪問迦太基,迦太基要求流亡迦太基的努米底亞政客能被允許返回,一群努米底亞流亡人士攻擊米西普薩的車隊,打死他的一些隨員,米西普薩趕緊逃離,從此努米底亞與迦太基關係更為交惡。

西元前151年,對努米底亞已經忍無可忍的迦太基議會裏面的“鴿”派被“鷹”派擊敗。

迦太基擅自派出25000士兵,在哈斯朱拔(Hasdrubal the Boetharch)將軍的帶領下,與努米底亞人進行了戰爭。

哈斯朱拔的「Boetharch」是類似迦太基執政官的位階,但可能是象徵性或階段性授予的權力。他竟然是努米底亞馬西尼薩老國王的一個外孫。

久疏戰陣的迦太基人竟然 被6000 努米底亞人打得幾乎全軍覆滅, 只有哈斯朱拔將軍和少數隨從逃走了 。

第三次布匿戰爭

吃了敗仗不說,迦太基人的行為已經違反了第二次布匿戰爭停戰條約:擅自開戰。

羅馬元老院以此為藉口,開始在西西里島集結陸軍和海軍艦隊。

兩個壞消息同時傳來,迦太基人惶恐地派出使團前往羅馬,企圖解釋所發生的情況。羅馬元老院告訴他們:戰爭已經開始了。

第三次布匿戰爭爆發(布匿戰爭中最後最短的戰爭,作戰三年,前149年-前146年。)羅馬派8萬步兵、4000騎兵、600艘戰艦,從西西里渡海直達迦太基的重鎮烏提卡後,迦太基人決定無條件投降。

迦太基議會派出幾名全權代表去烏提卡見羅馬執政官,等候指示。

他們被告知交出所有的武器和投石器。經過激烈的辯論,迦太基人最後同意交出武器:一共200,000件武器和盔甲,還有2000具投石器和300名兒童作人質。

這時羅馬人已經不需要再隱瞞任何東西了,羅馬執政官把他此行的真實目的告訴了迦太基使團:要求迦太基人全體離開城市,到離海岸10英里外的內陸去生活,迦太基城必須被完全毀滅。

要知道迦太基人是經商的民族,離開城牆或者海洋,都將使他們無法生存。 被羅馬人的欺騙所震驚,有些代表安靜地的走開了,不敢面對同胞的憤怒。

回城覆命的代表臉色陰沈,一言不發,在夾道而迎的同胞焦急而狐疑的目光中走進了議會大廳。

代表們在迦太基人的哭泣中做出了決定他們命運的報告。消息很快傳遍全城,暴怒的迦太基人用石塊砸死了這幾名代表。然後,他們襲擊了城裏的義大利人社區。

但是,當他們冷靜下來之後,他們決心為捍衛自己的生存而戰。

他們關閉了城門,釋放了所有奴隸,在城牆上面日夜派人守衛。

同時,所有的寺廟和公共場所都被變為武器製造作坊。他們晝夜不停地工作,每天可以製造100面盾牌,300把劍和500支投槍。

各個階層的婦女都把頭髮剪下,用於製造投石器上的繩索。他們還往城裏搶運了給養。

同時,迦太基人選舉出了2個蘇菲特:一個是曾被努米底亞人擊敗的哈斯朱拔(Hasdrubal the Boetharch努米底亞馬西尼薩老國王的一個外孫)。

顯然,努米底亞人不願意看見鄰國被更加強大的羅馬所代替。

迦太基人將迦太基城內的羅馬俘虜全部押到城牆上處以酷刑,然後將他們從城牆上擲下,以示與羅馬人的決裂。

西元前149年初夏,羅馬軍開始了毀滅迦太基的最後行動。

迦太基城建在易守難攻的地方,並且修建了堅固的城牆。全城只有兩個陸地入口:一個是北面狹長的海峽進來,但是這裏被三層堅固的防禦工事保衛著。

另外一個是南面的沙漠有很小一段地方接壤,這裏也被城牆保衛著。

兩個入口之間被突尼斯湖分開了。

e0040579_2234413.jpg


小西庇阿出陣

羅馬軍隊一是由於過於輕敵,二是指揮不得力,在頭兩年中沒有取得任何進展。

直到第三年,前非洲征服者大西庇阿的領養孫子小西庇阿被選舉為執政官之後,情況才發生了變化。

小西庇阿決定建造一座堤壩, 將迦太基人的海路完全切斷。 他充份調動人力資源,晝夜不停地施工。

起初,迦太基人不相信羅馬人能夠做到這點,但是看見堤壩不斷地延伸,他們派出敢死隊來騷擾施工進程。

同時,迦太基人利用內港沒有羅馬戰艦的有利條件,秘密建造了一隻有數百艘軍艦的艦隊,並且秘密鑿開了另外一個出海口。

當羅馬人的堤壩即將竣工的時候,50艘迦太基戰艦驕傲地航行在目瞪口呆的羅馬海軍面前!因為羅馬的海軍全部在堤壩上施工,戰艦上完全沒有水手。

缺乏經驗的迦太基海軍並沒有乘勢攻擊,在展覽完自己的勞動成果之後就回到了港灣內。

直到這個時刻,迦太基人仍然有機會獲得自衛戰爭的勝利。但是,他們讓機會白白溜走了。

3天之後,雙方進行了無關大局的海戰,羅馬海軍大獲全勝。

接下來,小西庇阿率軍攻佔了港口邊的一斷城牆。這樣,迦太基人被羅馬人從陸地和海洋上完全包圍了。 當城外的迦太基野戰軍被小西庇阿趕回城裏後,他們就像脖子上套上了繩索的人,只有等死了羅馬以饑餓圍困迦太基。

直到西元前146年,守城3年的迦太基城被羅馬軍突破城外防線。

屠城

羅馬人衝進城內,從城市的廣場到丘陵有3條路,每一條路的兩邊都蓋滿了六層樓的房子,市民們從這些房子裡面向羅馬士兵扔磚頭石頭,抵抗他們。

但過了幾個小時之後,羅馬兵占據了建築物的一角,以那裡為基地,一間間地破壞毗連的房子,以制壓他們的反抗。

他們在占領的兩側房子中間像架橋一樣架上板子,不論是在屋頂、地上、狹窄的路上,只要見到人,都無差別地格殺勿論。

大街小巷中,充滿人們悲鳴、慘叫、呻吟、痛苦的聲音。這幕猶如地獄般的慘狀,真令人無法想像。然而,這些還只是序幕而已,接著羅馬兵四處放火,無情地吞噬了這些並排的街市。

火在一瞬間就延燒開來,被煙嗆到、身子被火燒著逃到屋外的市民,不管是老人、小孩或婦女,都被羅馬士兵用劍一一的刺死;還有逃回自己家中被燒死的市民,更不計其數。

狹窄的道路馬上滿堆著屍體。羅馬的工兵隊用斧、鎬、勾子等東西,把這些犧牲者,不論死活,都剷到冰溝裡,以清掃地面。接著羅馬軍隊通過這裡。再也沒有其他的屠殺像這個城市一樣令人慘不忍睹了。

10萬市民有一半被殺掉。剩下的5萬人逃到比爾薩的城寨去,困在那裡。

現在不是投降,就是寧為玉碎,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羅馬軍緊追不捨,指揮迦太基軍隊——其實這時已不能再稱為軍隊了。

殘酷的巷戰進行了6天6夜,最後攻下中央要塞——比爾薩。最後許多迦太基人同廟宇同歸於盡,戰至死者達8.5萬。

覺悟到無法再抵抗下去的迦太基執政官哈斯朱拔,舉著橄欖樹枝(跟舉白旗同義),偷偷地到小西庇阿的陣營投降。

小西庇阿命令哈斯朱拔跪下,並押給拒絕投降的迦太基人看。

迦太基人看到之後個個對哈斯朱拔破口大罵,並放火燒神殿後,也投入火中殉國。

火開始蔓延的時候,哈斯朱拔的妻子,在小西庇阿面前讓自己的2個小孩站在身邊,對著丈夫大聲責罵:

奇怪ㄟ你!你這個不知廉恥的賣國賊,沒有志氣的男人!
我與小孩子們會光榮地葬在神殿的火焰中。
而你這個迦太基的領導人,你準備用這種姿態來裝飾羅馬的勝利嗎?
你以為你跪在那裡,就不會受到那個男人(指小西庇阿)的處罰了嗎?


說完,她親手把小孩丟入火中,自己也消失在神殿的火焰中。

羅馬血洗迦太基,挨房搜索,將所有居民找出殺死。

經濟大國就這樣完全從地球上消失了。當時是西元前146年。殘眾隨哈斯朱拔向羅馬軍投降,但幾乎全為老人、小孩、婦女。

小西庇阿不是把他們處死,就是叫他們當奴隸,簡直是史無前例、慘絕人寰的做法。但是投降的末代蘇菲特哈斯朱拔後來被允許居住在義大利。

撒鹽巴詛咒

即使這樣,羅馬元老院仍然不放心。

元老院派了10個議員到迦太基,為了除去後顧之憂,跟小西庇阿商討今後如何處置非洲。

10位議員命令小西庇阿「迦太基不可留下一草一木,指示他必須完全破壞、完全殲滅她。

他們用鋤頭剷開堆積在地面的灰土,在上面撒下鹽巴,這是為了不讓迦太基再次復活。不讓農產在此生產才舉行的詛咒儀式。

小西庇阿不覺口中念出荷馬的一段詩:「總有一天,那個日子終會來臨。特洛伊,特洛伊王普里亞摩斯,以及他帶領的士兵們消失得無影無蹤的日子,終會來臨……」

儀式結束後,元老院的議員公布說「不准任何人住在這塊土地上。」 「如果有人住在這裡,他們必受詛咒。又宣佈說:「親迦太基的都市,全都要破壞無遺。他們準備斬斷所有的禍根。」

羅馬元老院下令焚燒迦太基城,大火延燒16天之久,殘存的5萬迦太基人被賣為奴隸,在農地撒鹽,迦太基城被徹底毀滅。

羅馬「非洲行省」

迦太基亡國後,西元前146年羅馬「非洲行省」成立........ 烏提卡港是其行政首都。

持續118年的布匿戰爭,以迦太基的滅亡而告結束。這次戰爭時間之長,規模之大、兩國人民蒙受痛苦和災難之深,都是歷史上空前的。

在今天,連迦太基這個名字都已不復存在,當今的突尼斯城是在古老的迦太基廢墟上建起來的。戰勝國羅馬損失是慘重的,許多城鎮被毀壞,田園荒蕪,無數的居民慘遭屠殺。

據西元前220年的戶口調查,羅馬成年男子共27萬,到西元前207年只有13.7萬,損失近一半。

小西庇阿回到羅馬後,在其友格拉古支持的一項法案中處於不受歡迎的地位,在他將要就問題作答覆時意外死亡。

e0040579_2233616.jpg羅馬內戰時期凱撒追擊龐培到非洲,在迦太基遺跡附近紮營。

聽說當天晚上他夢到全軍都在哭。於是他決定必須在迦太基殖民,建立新的都市,並且把這個宗旨寫下備忘。

直到凱撒在羅馬被暗殺,人們發現他的備忘之後,迦太基才被重建。

為了避免迦太基被屠殺亡魂作祟,新都市建在離原來的地點稍遠的地方。

從這些軼聞當中,我們不就可以充份了解羅馬是多麼懼怕迦太基這塊「地」,多麼想詛咒它。

迦太基城被攻陷之後,作為一個民族的迦太基不復存在了。雖然在北非他們還有人活了下來,但是逐漸地被其他民族同化了,沒有留下任何宗教,文化,政治或者社會方面的痕跡。

但奇怪的是,根據羅馬史書記載,直到西元5世紀,還有人在北非說迦太基語。顯然,從語音的角度上講,迦太基語是非常動聽的語言。

迦太基滅亡的教訓,可以為現代台灣的警惕:「昨日迦太基 ~今日台灣!」。
e0040579_19595173.pn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3-19 15:22 | 【Total War 迦太基】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