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年 12月 ( 31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天朝只有一個
想勘合貿易就必須成為天朝臣屬的一部份


足利義滿時代

e0040579_12322722.jpg「朝貢勘合貿易」ECFA模式,就是「番邦」來明朝當"龜孫子"臣屬般“朝貢”的時候將商品以“貢品”的名義, “朝貢”給中國老大。

而中國方面,則把中國商品以“回賜”的名義,“賞賜”給這些“仰慕天朝威儀”的番邦夷狄之外國人。

主要就是必須當中國的"龜孫子"般的臣屬國,天朝有了面子,中國皇帝高興了,恩賞之下,兩國才能做兩岸貿易。

西元1368年朱元璋建立明朝後,派遣使節要求日本取締倭寇(前期倭寇)並推薦日本朝貢。

當時日本南北朝對立,朝廷分裂為足利氏支持的位於京都的北朝與位於今奈良的吉野朝廷(南朝)。

在九州北部活動的南朝方面的懷良親王向明朝朝貢,被冊封為「日本國王」。

日本室町幕府第三任將軍足利義滿為貿易接受博多商人肥富與僧祖阿基於「商人無祖國」,「有錢賺當當"龜孫子"般的臣屬明國也無妨」的建議,派使節去明國,被明廷冊封為「日本國王」,自稱「日本國王,臣源義滿」後,簽訂了《勘合貿易條約》與中國貿易。

足利義滿命九州探題勦倭寇,明成祖發出致「日本國王源道義」國書(道義是義滿出家後法名)。

西元1404年(応永11年),雙方達成朝貢式的「勘合貿易」的兩岸協定,明朝禮部製作「勘合符」做為日本官方船隻證明,貿易船來到中國,交出勘合符與明朝持有的底簿比對,符合者勘合符收回並進行貿易。

明朝每一代皇帝各發行100道勘合符,皇帝死後剩下的直接收回。勘合貿易期間共發行600道勘合符。

貿易船在寧波核對勘合符,在北京交易,由於是朝貢形式,關稅及相關費用全免,成本甚低。

日本出口以銅、硫磺、黃金、刀劍、扇子、漆器為主,進口銅錢,後期進口生絲、紗、絹綢。永樂銅錢大量進入日本,成為後來日本的標準貨幣(永樂通寶)。

義滿死後,1411年(応永18年)四代將軍足利義持認為對明朝裝"龜孫子"般來朝貢中國,是喪權辱國的觀念,因此雙方來往中斷,直到1432年六代將軍足利義教時恢復,勘合貿易內容也修改為每十年一次,每次三艘船。

雙方貿易集中在博多與堺兩地,到了後期分別為大內氏與細川氏把持,兩派相爭,最後盡入大內氏之手。

大內氏滅亡,勘合貿易也中止。

東亞以倭寇(後期漢人倭寇)為主的走私貿易開始盛行。

倭寇交易時代

詳見:倭寇的真相

豐臣秀吉時代

1593年(萬曆21年、文祿2年)碧蹄館戰役之後,天朝天兵天將吃了鱉,武力無法解決只好靠和談,明國兵部尚書石星找來日本通沈惟敬出使日本,5月8日明朝與日本的兩岸合談架構協議「開催」,豐臣秀吉在名護屋會見了到達日本的明朝使團。

由於語言不通,雙方的會談仍就在沈惟敬小西行長之間進行。

豐臣秀吉提出了「大明、日本和平條件」七條:

一、迎明帝公主為日本天皇后
二、發展勘合貿易
三、明日兩國武官永誓盟好
四、京城及四道歸還朝鮮,另外四道割讓於日本
五、朝鮮送一王子至日作為人質
六、交還所俘虜的朝鮮國二王子及其他朝鮮官吏
七、朝鮮大臣永誓不叛日本

沈惟敬為了「兩岸和平」答應了七條建議, 但沈惟敬向明神宗的的奏章中,卻只有後面關於朝鮮方面的條件,刪掉中日直接關係的三條(迎明帝公主為日本天皇后、發展勘合貿易、明日兩國武官永誓盟好),因為說了根本就不必談,明國是「天朝」耶,竟要求明帝公主「和番」?。

小西行長則對豐臣秀吉彙報說,明朝使者已經同意了豐臣秀吉的七條建議,只需派日使與明使一道去北京請大明皇帝最後批准。

就這樣,在兩方談判者欺上瞞下的斡旋後,雙方幾乎要達成「協議」。

1594年10月,日本議和使者小西如安與明朝使團一道去北京。

小西如安到了北京後,與兵部尚書石星進行了談判,一口答應了石星提出的三項條款:

一、日軍在受封後迅速撤離朝鮮和對馬
二、只冊封而不准求貢
三、與朝鮮修好不得侵犯

明神宗立即冊封豐臣秀吉為日本國王,並按小西如安提供的名單冊封了日本國大臣。

沈惟敬知道發展勘合貿易是豐臣秀吉發動戰爭的主因之一,不给豐臣秀吉些經濟好處,那還和談個屁,只好再偽作「関白降表」,請求明朝「勘合貿易の再開」。

明朝開始研究日本「封貢」勘合貿易問題,至於那些和親、割地、人質等敏感問題,則無人提及,看來有人做了手腳,極力蒙蔽了明神宗和整個朝廷。

期間,主戰和主和兩派官員大吵大鬧;漸漸,主和派佔了上風,但又分為「封貢並准」和「許封拒貢」兩派,朝議喋喋不休。

尤其「許封拒貢」派提出誰知道日本派來是貿易船還是海盜船?基於國防安全必須只能「許封拒貢」。

這時長年「不郊、不廟、不朝、不見、不批、不講」不理朝政的明神宗朱翊鈞突然說話了:「許封拒貢」!也即只允許冊封豐臣秀吉做日本國王,不准日本來明朝做生意,絲毫不肯「讓利」。

朱翊鈞不說則已,一說這便埋下了朝鮮再起戰火的禍端。

而朝鮮方面卻探聽了「協議」朝鮮要割讓大同江以南的「四道」給日本、朝鮮要送王子和大臣到日本作人質、日朝兩國大臣要交換誓約‧朝鮮大臣永誓不叛日本!

這些「協議」一旦落實,最大受害者將是朝鮮,難怪該國君臣極為憤慨,對沈惟敬罵口不絕,《宣祖實綠》一看,有關「沈惟敬講和誤國」、「我國終必因沈惟敬而亡矣」之說極多。

朝鮮宣祖甚至氣得要「手斬惟敬」。

沈惟敬這個「日本通」,從明朝的「和使」,又變成了「宣諭使」。但更妙的是,那個冊封正使李宗誠到了釜山後,因怕給日軍謀害,竟然私自逃回中國。

明朝只有把副使楊方亨升為正使,而沈惟敬則升為副使,帶著金印與王位錦袍到日本去,正式冊封豐臣秀吉做日本國王-順化王。

沈惟敬明知這次冊封對豐臣秀吉根本「沒有牛肉」,命運將異常兇險,但為了「兩岸和平」還是毅然前往。反正一路對明神宗偽造文書,遮東蓋西,都還很順利。

冊封文:


「奉天承運皇帝,制曰:聖仁廣運,凡天覆地載,莫不尊親帝命。溥將暨海隅日出,罔不率俾。昔我皇祖,誕育多方 。龜紐龍章,遠賜扶桑之域;貞珉大篆,榮施鎮國之山。 嗣以海波之揚,偶致風占之隔。當茲盛際,咨爾豐臣平秀吉,崛起海邦,知尊中國。西馳一介之使,欣慕來同北叩萬里之關,肯求內附。情既堅於恭順,恩可靳於 柔懷。茲特封爾為日本國王,賜之誥命。於戲龍賁芝函,襲冠裳於海表,風行卉服,固藩衛於天朝,爾其念臣職之當修。恪循要束,感皇恩之已渥。無替款誠,祗服 綸言,永尊聲教。欽哉!」



豐臣秀吉聽到「北叩萬里之關」,是為了「肯求內附」明朝?!還「固藩(衛星國之意)衛於天朝」其實這位根本不順又不化的日本「順化王」已經火大之極,嗤之以鼻。

冊封豐臣秀吉為日本國王後,日本算是明朝的籓屬國,沈惟敬又開始唸「皇帝敕諭日本國王平秀吉」之詔書,明神宗開始一副中央大國皇帝對蕞爾小邦降恩封賞的口氣...

e0040579_2384175.jpg


皇帝敕諭日本國王平秀吉 :


「朕恭承天命,君臨萬邦,豈獨乂安中華,將使薄海內外日月照臨之地,罔不樂生而後心始慊也。爾日本平秀吉比稱兵於朝鮮。夫朝鮮,我天朝二百年恪守職貢之國也。告急於朕,朕是以赫然震怒,出偏師以救之。殺伐用張,原非朕意。逎爾將豐臣行長(小西行長)遣使藤原如安(小西如安)來,具陳稱兵之由本為乞封天朝,求朝鮮轉達,而朝鮮隔越聲教不肯為通,輒爾觸冒以煩天兵,既悔禍矣。今退還朝鮮王京,送回朝鮮王子、陪臣,恭具表文,仍申前請。經略諸臣前後為爾轉奏,而爾眾復犯朝鮮之晉州,情屬反覆。朕遂報罷。邇者,朝鮮國王李昖為爾代請,又奏,釜山倭眾,經年無嘩,專俟封使。具見恭謹,朕故特取藤原如安來京,令文武群臣會集闕廷,譯審始末,並訂原約三事自今釜山倭眾盡數退回,不敢復留一人;既封之後,不敢別求貢市,以啟事端;不敢再犯朝鮮,以失鄰好。披露情實,果而恭誠,朕是以推心不疑,嘉與為善。因敕原差遊擊沈惟敬前去釜山宣諭,爾眾盡數歸國。特遣後軍都督府僉事署都督僉事李宗城為正使,五軍營右融將左軍都督府署都督僉事楊方亨為副使,持節賷誥,封爾平秀吉為日本國王,錫以金印,加以冠服。陪臣以下亦各量授官職,用薄恩齎。仍詔告爾國人,俾奉爾號令,毋得違越。世居爾土,世統爾民。蓋自我成祖文皇帝錫封爾國,迄今再封,可謂曠世之盛典矣。自封以後,爾其恪奉三約,永肩一心,以忠誠報天朝,以信義睦諸國。附近夷眾,務加禁戢,毋令生事。於沿海六十六島之民久事徵調,離棄本業,當加意撫綏,使其父母妻子得相完聚。是爾之所以仰體朕意,而上答天心者也。至於貢獻,固爾恭誠,但我邊海將吏,惟知戰守,風濤出沒,玉石難分,效順既堅,朕豈責報,一切免行,俾絕後釁,遵守朕命,勿得有違。 天鑑孔嚴,王章有赫,欽哉,故諭。
萬曆二十三年正月二十一日 廣運之寶」


說他「日本國王,臣平秀吉」是「乞封天朝」,也沒提到將朝鮮四道割讓於日本,只要他「不敢復留一人」在朝鮮,沒等通譯把敕書念完, 豐臣秀吉就再也忍不住了, 一躍而起, 扯下身上的中國製的錦袍, 大吼「吾掌握日本,欲王則王,何待髯虜之封哉!」,摔詔書於地。(詔書與錦袍現在都屬日本重要文化財 京都国立博物館妙法院)

e0040579_1412994.jpg


豐臣秀吉後來又發現「至於貢獻,固爾恭誠,但我邊海將吏,惟知戰守,風濤出沒,玉石難分,效順既堅,朕豈責報,一切免行,俾絕後釁,遵守朕命,勿得有違」(至於進貢商貿,固然是你恭順誠懇,但我的邊海將領,只知道打仗守土,在海洋中出沒,好壞難分,你那麼恭順堅定,難道還責令你給我物質報答嗎?所以一切免談,以絕後患,你要遵守命令,不得違犯!)

這段「許封拒貢」令豐臣秀吉差點腦充血的話。

豐臣秀吉莫名其妙只得到當明朝龜孫子的「日本國王」的空銜外,其餘什麼經濟利益也沒有!豐臣秀吉立刻要加藤清正把中朝使團驅逐出境。

要他們立刻回去告訴他們的君王明神宗朱翊鈞、朝鮮宣祖李昖,『我會再發兵屠殺你們國家。』

豐臣秀吉召來小西行長,怒喝道︰『你敢欺騙我,竟然讓我國受辱,我要將你和明朝使者一起抓來殺掉」,在前田利家淀君的求情下,才免除一死。

為了中日「兩岸和平」奔波而搞東蓋西,終於「出包」的沈惟敬(70歲)歸國途中,滯留朝鮮,不敢回京。

沈惟敬發現立場難堪,一面回奏明朝萬曆皇帝「東封」已經完成,他假造了一道豐臣秀吉的謝恩表由另一使臣遞交朝廷,一面探詢投靠日方的可行性

這道假冒的謝恩表被明廷識破,再加上朝鮮方面傳來日本再度備戰的消息。

慶長再戰

翌年1597年(萬曆25年、慶長2年)2月,12萬日軍又渡海進侵朝鮮,與明軍展開新一輪的大廝殺-慶長の役。
朝鮮戰事再起時,明朝君臣這才發覺所謂冊封豐臣秀吉就能挽救朝鮮之說,根本是一派胡言。

明神宗方知上當受騙,大怒,當即下令邢玠把兵部尚書石星下獄問罪,並命駐朝明軍捉拿沈惟敬,抓回北京處死。

《萬曆野獲編》說:「石司馬(即兵部尚書石星)以違旨媚倭下獄,沈(惟敬)為督府邢司馬(即繼任的兵部尚書邢玠)捕至京論斬,妻子給功臣為奴。」

明朝任督察院右命都御史總理朝鮮軍務的楊鎬寫了咨文《與豐臣秀吉書》(長3公尺、寬60多公分)警告豐臣秀吉萬勿來犯。

咨文是公文的一種,多用於同級官署或同級官階之間的公文,明朝故意矮化遭到日本「無視」拒收。

楊鎬《與豐臣秀吉書》咨文內容中主要是以嘲諷的口吻說:「平秀吉你已經60多歲了(時61歲),還能再活幾年?你的兒子還不到10歲,以後要靠誰來輔佐?聽說日本列島的酋長們都在等待時機,好趁機起兵報仇,一旦禍起蕭墻,加藤清正等人也會個個都想當國王,誰肯屈居於你之下?將來又有誰肯屈居你兒子之下?」

e0040579_22451596.jpg


後來嘲諷豐臣秀吉的楊鎬在蔚山被加藤清正小早川秀秋等日軍殺個大敗,他隱瞞敗訊不報,又謊報軍功,遭到罷職。

1619年2月,再度被啟用的楊鎬以10萬餘人分4路出師出擊後金,在薩爾滸大敗,損軍4萬餘人,開原、鐵嶺相繼失守,明廷御史楊鶴交章劾奏楊鎬,因此下獄,令兵部侍郎熊廷弼代任經略。

崇禎2年(1629年)楊鎬被處決。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2-30 11:33

雷米 (Remi)

Remi 雷米
貝爾格人中第一「貝奸」


e0040579_845744.png


雷米人(Remi)是凱爾特族貝爾格人之一,住在現在法國北部香檳平原上的阿登森林南部,他們的首府在杜羅科托羅睦(Durocortum),意思為「圓型堡壘」也就是今日法國的蘭斯(Reims),當時是高盧第二大「歐匹達姆」(Oppidum )。

「歐匹達姆」是一種高盧式土堤圍繞的城堡,但沒有重大防御作用。

而「Remi」的意思為“第一”。

雷米人本來隸屬蘇威西翁內斯人(suessiones)的附庸。

e0040579_8514950.png


西元前57年凱撒入侵高盧貝爾格人居住地,貝爾格人中離高盧最近的雷米(Remi)人,派他們國內的首要人物依克契烏斯(Iccius)和安德康樸求斯(Andecombogius)擔任使者,來見侵略者凱撒,他們願意歸順羅馬,把糧食和其他物資支援凱撒

雷米人還提供其餘的貝爾格人都已經武裝起來的情報,住在萊茵河這一面的日爾曼人也都跟他們串通一氣。

凱撒答應幫助事成之後讓雷米人脫離蘇威西翁內斯人掌控,得到羅馬給予「西維塔斯雷」(Civitas)身分並獲豁免繳納貢品之政治實體地位。

雷米人除了當「抓耙子」(告密者)外,也多次參與對巴黎士人(Parisii)和塞農族(Senones)的戰爭, 他們提供馬匹和騎兵給凱撒殘殺自己凱爾特同胞。

凱撒到高盧後,埃杜維人(Aedui)最先表示歸順,並充當凱撒征服高盧的幫兇,從而在羅馬人的扶植下取得了高盧的霸權。

同樣投靠凱撒的雷米人則位居「凱奸」第二,扶植取得了貝爾格人領導權,也是貝爾格人中第一「貝奸」。

但是埃杜維人後來還是反叛凱撒,而雷米人則保持他們的忠誠度,堅定的站在羅馬這一邊,在整個高盧戰爭,並且是為數不多未參加的阿維爾尼人高盧大起義的凱爾特人 。

在之後的高盧勢力重組, 屋大維也給予忠誠的雷米人優遇,杜羅科托羅睦(蘭斯 Reims),成為高盧比利時省的首府。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2-30 10:37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及爾哥維亞戰役

BC52 及爾哥維亞戰役
Battle of Gergovia
羅馬第8軍團大慘敗
凱撒戰敗之役


e0040579_2042482.png


及爾哥維亞

e0040579_332462.png


西元前52年,阿瓦利肯圍城戰(Siege of Avaricum),凱撒軍攻破城池展開大屠殺。

高盧領袖維欽托利(Vercingetorix )設法恢復高盧軍隊的士氣,但他很快就得回在圍困期間失去了高盧部隊的信心。

維欽托利的高盧軍據守了他崛起的根據地「及爾哥維亞」( Gergovia 現在法國中南部),當時此城稱為「Merdogne」,拿破崙三世在1865年才改名稱為Gergovie,因為Merdogne發音太像法語「 merde (狗屁)」 。

凱撒行軍,趕到及爾哥維亞。就在這天,雙方騎兵發生了小規模的接觸。

及爾哥維亞的地形也已經探明,它建立在一座非常高峻的山上,所有上山的道路都很陡急。

及爾哥維亞是位於高度1200英尺以上的山頂,它是一個山頂平台。入口非常狹窄。

e0040579_3515948.jpg


凱撒估量到絕不可能用突擊的方式攻下它,在自己的糧食供應沒安排妥當之前,也不可能圍困它。

維欽托利傍著及爾哥維亞,在山上安下營寨,把軍隊按照各部落別,各自相距一段適當的路程,環繞著自己佈開,將可以俯瞰羅馬營寨的山頭都佔據了,顯示出一副聲勢浩大的樣子。

維欽托利命令那些選出來供自己咨詢軍務的各部落首領們,在每天天明的時候到他這裡來,以便討論或者佈置什麼事情。差不多沒有一天他不用夾雜著一些弓弩手的騎兵來作些小接觸,借此考驗他的每一個部下的意志和勇氣。

山腳下面,正對著城市的地方,有一座小丘陵,形勢非常險要,四面也都很陡,假使羅馬軍能把它佔領下來看來就可以把敵人的大部分水源切斷,並且阻止他們自由放牧。

e0040579_3184795.jpg


但這地方卻有維欽托利的一支不很強大的駐軍守衛著。凱撒在深夜中悄悄出營,在鎮上還來不及趕來援助以前,趕走了駐軍,佔有這個地點。

凱撒派第8軍團與第10軍團第2個軍團駐紮在那邊,又挖了一條雙重平行的防護溝,各寬12羅尺,臨時大營由第13軍團駐守,從大營直達這個小營,因此,即使一個單身的兵士,也可以安全地來來去去,不怕敵人的突然攻擊。

城下攻擊令

凱撒到那小營去視察工事時,注意到高盧人所佔領的一處山丘,前些日子還到處擁滿人,幾乎把它這得無法觀察清楚,這時卻沒人守衛。

他在驚奇之下,向逃亡來的人詢問原因,他們說及爾哥維亞城西那座山後面的山坡,差不多完全是平坦的,只是有很多樹木,又很狹隘,那邊有一條路可通到市鎮的另一邊。

高盧人十分擔心那地方,他們不怕別的,就只怕羅馬人已經佔有及爾哥維亞城西這座山,如果再失掉那一座,他們就將陷人包圍,所有出路和放牧都被切斷,為此,維欽托利把所有的人都召到那邊去築工事了。

這是維欽托利故意的「空城計」,試圖引誘凱撒這隻老狐狸進攻,再抄截羅馬軍的戰略。

e0040579_319327.jpg


凱撒並沒有直接攻城的意思,但他希望縮小包圍圈,因此派出第10軍團、第8軍團前進縮小包圍圈,向及爾哥維亞城下山脊走去,當羅馬軍剛走了不多路時,又叫他們在一處低地停下來,躲進林中。

維欽托利的所有兵力都轉到及爾哥維亞城西去構築防禦工事,但嚴密的注意著羅馬軍鬼鬼祟祟的行動。

凱撒注意到高盧的營寨已經空虛,便命他的部下掩好軍中的表飾,藏起連隊標誌,把士兵們分成一小隊一小隊的從大營移向小營,以避免及爾哥維亞城中的人注意。

凱撒把他的意圖告知派到各軍團去擔任指揮的副將們,特別告誡他們要把自己的兵士控制在自己身邊,千萬別讓他們因為熱衷於戰鬥、或者貪圖戰利品,跑得太遠。

凱撒說明地形不利可能造成的困難,說:「只有迅速才可以補救它,這不是一個如何戰鬥的問題,而是如何出其不意的問題。」在作了這樣的說明後,他發出行動的號令。

同時凱撒派不知已經叛變的埃杜維族(Aedui)從右面另一條上坡的路奔上山去,這批埃杜維族再出現時已化裝成阿維爾尼人(Averni),對爬牆的羅馬兵展開攻擊。

及爾哥維亞有城牆,大約從半山腰開始,高盧人又用大石築起一道6羅尺高的長牆,盡可能隨著山勢伸展開去,以阻擋羅軍的進攻。

除山的下半部任其空著外,上半部一直到及爾哥維亞的城牆,全佈滿了高盧人的營寨,密密攢集在一起。

凱撒號令一發出,第10軍團、第8軍團的軍士們很快跑近工事,越過了6羅尺牆,佔領了3座營房。

第8軍團的冒進

※:羅馬第8軍團

凱撒達到佔領城下防線的目的之後,凱撒下令吹起退軍的號子。

這時伴隨著他的第10軍團立刻停止行動,但第8軍團的土兵們,因為中間隔著一個很大的山谷,聽不到撤退軍號的聲音,雖然軍團指揮官和副將們都在按照凱撒的命令,竭力阻止他們,

及爾哥維亞的居民被這種突然的叫羅馬軍喊聲嚇得驚惶失措,信以為羅馬人已經進了城門,飛奔逃出市鎮。

婦女們把衣服和銀器從城牆上擲下來,敞開胸脯露出豐乳,伸出手,探身出來,要求羅馬人饒過她們,不要像在阿瓦利肯那樣,連婦女和兒童也不放過。

有些婦女們手拉手吊下城牆,自動投向羅馬士兵要求「做愛」,色心大起的羅馬士兵更是巴在城牆邊不走.......。

最靠近及爾哥維亞城牆的第8軍團,早已經被在阿瓦利肯獲得的豐富戰利品吃到甜頭而動心,決定爬上城垣洗劫及爾哥維亞。

及爾哥維亞城西築工事的那些高盧人,最先聽到喊聲,接著不斷傳來市鎮已經被羅馬人佔領的消息。

於是維欽托利先派騎兵急急奔來,然後維欽托利也大隊趕來這邊。首先趕到的高盧人便搶著在城下站定下來,加入戰鬥人員的行列。

迅速取勝的願望、敵人的奔逃、以及前一時期的順利戰鬥,都在激勵著羅馬第8軍團,使他們認為再沒什麼事情會困難到自己的勇氣不能克服的程度。

戰鬥正在短兵相接,激烈地進行,高盧軍倚仗著地勢和人數,則羅馬第8軍團憑仗著勇氣。凱撒看到戰鬥在不利的地形上進行,而且敵人的兵力在源源增加,不禁為第8軍團的部下擔憂。

e0040579_3192418.jpg



與此同時,羅馬第8軍團爬上城牆的人,都被包圍殺死,從城上擲下來。

羅馬第8軍團各方面都受到重重的壓力,許多百夫長戰死沙場,從那地方被高盧軍狠狠的驅逐出來。維欽托利展開大追殺..............

但駐在略較平坦的地方作為聲援的第10軍團卻阻止了高盧人的恣意窮追。佔據地勢較高的地方的第13軍團出擊接應。

e0040579_3235026.jpg


羅馬軍團一踏上平地,他們便把標誌掉過頭來,指向敵人,停下腳步,維欽托利也不戀戰帶著他的部下,從山腳返回工事裡去。

羅馬軍團損失了46個百夫長。700名士死亡,超過6000人受傷,其中最慘的就是貪圖戰利品的羅馬第8軍團。

埃杜維族的叛變

凱撒在及爾哥維亞城戰爭期間,凱撒在高盧最堅強的盟友埃杜維族領袖孔維克多列塔維,接受了維欽托利金錢賄賂與阻止凱撒統一高盧的野心,煽動放縱高盧人搶劫羅馬公民的商品,殺害羅馬人並拉去當了奴隸。

凱撒面臨著一個更加強大的高盧部落聯盟。

雖然維欽托利獲得勝利,證明凱撒不是永遠不敗,高盧民族士氣大振!!!!

但是高盧也傷亡3000人,因此維欽托利撤離及爾哥維亞,為了統一行動,高盧各族在畢布拉克德召開全高盧大會,共同推舉維欽托利為高盧統帥。

維欽托利在萬雅那河谷(Battle of the Vingeanne)企圖以騎兵攻擊羅馬失敗後,轉移到另一據點- 阿萊西亞 ,聯絡各高盧部落,齊力驅逐羅馬人。

e0040579_537494.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2-30 03:53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阿萊西亞攻防戰

Battle of Alesia
阿萊西亞攻防戰


e0040579_2042482.png




西元前52年,高盧北部的阿維爾尼(Averni)酋長維欽托利(Vercingetorix),率領數十萬部眾結成高盧同盟,反抗羅馬統治。

人在羅馬的高盧總督尤利烏斯.凱撒(Julius Caesar),從羅馬率領6、7、8、10、12軍團出發,再至西班牙與當地駐軍、輔助部隊與傭兵會合,最後抵達高盧境內與當地駐軍合流,計有十一軍團5萬5千人的兵力。

尤利烏斯.凱撒

凱撒一開始在南高盧境內採取穩紮穩打的反游擊戰略,對於曾經協助或可能協助高盧同盟的村落實施掃蕩政策,逼迫高盧同盟的勢力向北高盧縮退。

在立穩腳跟之後,凱撒另召集了8千名輔助部隊,散怖在南高盧各村鎮繼續掃蕩,本人則率5萬5千名本隊進擊北高盧。

e0040579_1047185.png


(Mandubii 曼杜比伊人)


維欽托利在及爾哥維亞戰役勝利後,大大地提振高盧民族的士氣,並設下圈套,他在北高盧的曼杜比伊人(Mandubii)族的大城阿萊西亞集結了8萬步兵與1萬5千騎兵的龐大兵力,並且聯絡另外30萬比利時、日爾曼的蠻族大軍,約定要共抗羅馬。

曼杜比伊人帶來的大量家畜也立即按人頭均分。維欽托利規定糧食要極省儉地一點點發放出去,所有在城外的兵力全部調進阿萊西亞城內。

西元前52年9月15日,凱撒的羅馬軍團抵達了阿萊西亞,雖然兵力上是只有守軍三分之二的劣勢,但羅馬軍違反軍事常識,以少圍多,還是在一天之內完成了對阿萊西亞的包圍網。

維欽托利來說,他一直在等待著羅馬軍開始攻城的那一刻,因為來自比利時的蠻族盟友就可以趁這個機會,與守城軍裡應外和,徹底擊滅羅馬軍。

e0040579_1554569.jpg可是羅馬軍的反應卻出乎維欽托利的意料之外,5萬5千名官兵就地挖起了兩條巨大的戰壕。

凱撒早已看破了維欽托利的計謀,並且正面接受了他的挑戰。

第1封鎖內圈稱為 「circumvallation」,約18公里,4米高的壘牆(Vallum)防禦工事,修建了約3個星期,為了防禦阿萊西亞軍的出擊,對阿萊西亞城方向部署菱形木刺。

第2封鎖外圈稱為 「contravallation 」,約21公里,防禦來自背後的蠻族大軍攻擊,配置4個騎兵營,也築有高4米的壘牆(Vallum),牆後每隔100米就建有一座箭樓(Watchtower)。羅馬士兵還在壕溝外面挖了不少陷阱,裡面插滿尖利的樹樁,阱口用雜草樹枝掩蓋 。

※:羅馬野戰工事

e0040579_22581747.jpg


史上過程最離奇的一場戰役,羅馬軍同時既是攻城方也是守城方,違反常識的以少圍多,裡外三百六十度完全負背受敵,顛覆自古以來軍學常識和各家兵法的阿萊西亞攻防戰(Siege on Alesia),就這麼揭開了序幕。

阿萊西亞攻防戰圖,藍色為羅馬軍外圍陣地(contravallation),紅色為內圍陣地(circumvallation),最內圈的綠色就是阿萊西亞城廓

阿萊西亞城是一座東西長而南北狹的橫菱形城塞,座落在阿萊西亞山的頂端。

山高約418公尺,城牆築在360~400公尺高的山腰之處。從山腳到城牆,坡度大多在45~75度之間,形勢險要,不好攀登,易守難攻。

城塞南北兩端各有一條河流,東西兩端各有一道人工運河貫通。並有秘密的地下渠道直通城中的水井,所以高盧人並不怕水源斷絕。

凱撒雖然成功的包圍了阿萊西亞城,但他並不急著強攻。因為阿萊西亞城居高臨下,城內原本就設置有各型弩砲或是投石器,這些精心製作的武器在射程上要比羅馬軍趕工製造出來的要長的多了。

於是羅馬的工兵和「砲」兵單位只有在舉著盾牌保護著自己的情況下,嘗試以攻城武器攻擊阿萊西亞城。

此外,阿列西亞的城牆頗高,城外又有廣大的護城河,雖然已經乾枯已久,但是地形變得十分崎嶇起伏,無論是衝城車還是攻城塔都無法在此使用,因為武器投射的彈道不夠直,或是投射出去的東西無法越過城牆。

凱撒下令工兵單位用木材和土石來填平地形,增高成一個和城牆差不多高的緩坡,然後第一輛攻城塔緩緩的在羅馬軍的強力火力支援下,逐步向城牆開進。

這種方法頗為花費時間,而高盧的援軍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立即蜂擁而至,因此這項攻城的進度更加緩慢,並且給了維欽托利足夠的時間來準備反制這項攻城計劃。

維欽托利下令守軍在羅馬軍所預備進攻的城牆後面,建立另外一道預備城牆。

同時挖掘一條地道,直通羅馬軍所建立的緩坡底下,設立支柱將它給支撐起來。

然後等待羅馬軍完成緩坡的工程後,將衝車或是攻城塔推上緩坡時,點火燒斷地道裡面的支柱,不僅使得緩坡塌陷,也使得主要係由木材所搭建的緩坡和攻城武器迅速燃燒起來。

在羅馬軍進行這項工程時,高盧軍不斷的用投石器和弩砲投射「燃燒彈」----燒紅的炭塊,用來阻擾工程進度,並掩飾守軍正在進行的反攻城工事。

此外,又由於攻城塔比城牆高出許多,所以維欽托利下令在攻城塔所進攻的方向上設立護城塔,目的就是保持制高望下的優勢。

維欽托利驅逐婦女和兒童離開,希望戰士能保存食物並希望凱撒打開一個缺口,讓他們離去,但是凱撒拒絕,平民婦女和兒童悲慘的被餓死在兩軍之間......

e0040579_20435650.jpg


凱爾特聯軍

e0040579_7525093.png


阿特雷巴特(Atrebates)


9月30日傍晚,由比利時阿特雷巴特(Artrebartes、Atrebates)族首領康明烏斯(Commius)率領號稱30萬(可能只有15萬)凱爾特大軍殺到,龐大的軍勢從四面八方包圍了羅馬軍陣地。

雖然羅馬軍陣地的西南端因為地勢低平而有先天性的危機,但防禦設施完善。

凱撒感到擔憂的是,包圍網北部戰線的施工進度只達到預定的6成,就得匆匆接受實戰考驗。

夜襲西南端

當夜,康明烏斯即通令全軍,由看似最易攻入的戰線西南端羅馬第7軍團突出部發動夜襲。

e0040579_8493911.jpg


康明烏斯的用意原本是以為夜襲可以有效減少羅馬軍火力造成的優勢,但高盧軍在進擊西南坡時,羅馬人用火箭點燃西南坡面上的焦油,讓高盧軍身陷火海包圍,又在哨戒塔上架起銅鏡,以火燄反光充當探照燈照明遠處,居高臨下完全掌握高盧軍的調度策略。



勇氣十足的高盧軍憑著鬥志與戰意,在羅馬軍的弩砲、箭雨和燃燒瓶組成的交叉火網下奮力向前衝鋒,待前進到羅馬軍的戰壕與碉堡群前方時,才發現羅馬士兵都臥身於戰壕中,隔著3重拒馬、土壘與陷坑不斷投擲鏢槍,擊退了試圖強行攀登的高盧兵。

在羅馬軍強大的遠程火力打擊下,高盧軍因為損失過重,士氣遭到嚴重的挫折,氣勢告竭,再也沒有無法維持原有的戰鬥意志,除了少數人能衝進壕溝內和羅馬軍展開肉搏戰之外,大部份的人都已經開始撤退。

繼續衝鋒的人雖然作戰的十分英勇,但無法應付如潮水般從戰況不緊急處湧至的羅馬援軍。

這場戰鬥持續了整晚,夜襲以慘敗告終,1萬6千餘高盧戰士填屍溝壑;但是並未給予高盧軍稱得上是有所影響的損害。

北部戰線

翌日,10月1日,康明烏斯於上午派出騎兵於羅馬軍外圍戰線各處發動了試探攻擊。

結果發現,外觀看似與其他陣地毫無異狀的北部戰線防禦工事最薄弱,決定將下一波總攻擊方向置於此處。

康明烏斯決定對此展開突襲,吸引羅馬軍將主力調往此地,同時他率主力攻打南線,以優勢兵力進行這場鉗形攻勢。

這個鉗形攻勢一開始頗為得手,因為10月1日的凌晨,正好起大霧,使得北線的羅馬哨戒台失去應有的功能。

羅馬軍北線很快就被如潮水般湧至的高盧騎兵所突破,由於戰場的地形狹窄,不適合列陣對戰,所以凱撒下令各單位以一切代價死守軍營和碉堡,避免與高盧軍肉搏,發揮投射武器火力,盡可能的抽調各個戰線的預備隊前往助戰。

南線

等到南線也遭到高盧軍的大規模攻勢時,凱撒就已經幾近無預備隊可用,但他手中還握有最後的王牌:由安東尼(Antony)與蓋略(Gaius)所率領的第10軍騎兵團作為戰略預備隊。

在阿萊西亞城內看到戰況往有利方向發展的維欽托利,把城門打開,率領1萬騎兵出擊。但是,凱薩立刻下令投入第10軍團前往迎擊,讓阿萊西亞守軍裡應外合的戰略目標被阻止。

維欽托利被擊退後,凱撒下令騎兵不許追擊,馬上轉向北面,支援正在崩潰的友軍單位。

由於高盧軍在突破北線後,各部落忙著追擊不斷潰逃散落的羅馬士兵,結果也使得自己的攻勢方向分散了開來,正好被騎兵部隊一一擊破。

這些變化讓高盧軍感到困惑,也讓他們錯估了羅馬軍的實際人數,於是各部落開始紛紛自行撤退。

同時羅馬軍的步兵單位趁機重組,列陣展開反擊。尚未被攻陷的碉堡中,守軍紛紛衝刺而出,這三方面的兵力把高盧軍用在北線攻勢上的部隊節節寸斷。

雖然這一戰由羅馬軍獲得了勝利,但由於高盧軍侵入了陣地內,守衛北部戰線的第8軍團幾乎全軍覆滅,原本沒什麼損失的羅馬軍傷亡,在一日之間達到了駭人的5千人。

高盧外圍援軍的狀況遠比羅馬更慘,除折損3萬將兵以外,還有不少個部落酋長也一併戰死,許多年輕的代理酋長都失去續戰的意志,而最具統率力與人望的盟主維欽托利又在阿萊西亞城內咫尺天涯之處,這天的戰鬥為高盧聯盟內部投下了不穩定的政治因子。

總攻擊

e0040579_15384693.jpg


10月2日,維欽托利的姪兒魏卡席夫勞恩斯(Vercassivellaunus)率領6萬高盧步兵會合康明烏斯發動了全面攻勢。

提圖斯‧拉比弩斯 (Titus Labienus)將軍所率領的第6軍團在魏卡席夫勞恩斯康明烏斯的雙重壓力下最先崩潰。

西南方面的第7軍團也岌岌可危,位於兩條壕溝中央的羅馬輔助攻城武器也面臨被破壞的危機。

凱撒集中13個騎兵中隊(約6千騎),在他本人親自率領下,羅馬騎兵快速繞到高盧軍背後..........

羅馬騎兵接著衝入魏卡席夫勞恩斯軍,並且解救為敵軍團團包圍的提圖斯‧拉比弩斯 將軍與殘兵,為攻城武器與間接武器爭取轉向砲擊的時間,最後終於重新取回火力優勢,穩住陣腳。

在戰鬥進行的狀態中,羅馬軍的各種攻城火砲與弓箭手持續不斷的以火力給予高盧凱爾特族持續的殺傷,魏卡席夫勞恩斯也在日落前被發現死於亂軍之中。

e0040579_2012337.png


萊摩维斯人(Lemovices)


萊摩维斯人(Lemovices)首領賽牘洛斯( Sedullos) ,也戰死於陣中,凱撒在他的高盧戰記記載了賽牘洛斯的英勇與死亡。

戰敗

高盧族的死傷在10月2日這一天達到了最高潮,共有5萬5千名高盧人陣亡,而這種巨大的傷亡也讓震撼的高盧兵失去信心,以部落為單位各自解散離去,結果遭到羅馬騎兵從背後給予毫不留情的追擊。

看到由外包圍的30萬軍勢也被羅馬軍擊潰之後,維欽托利也喪失了抗戰的意志,遂與羅馬軍談判後,以不殺俘虜也不擄城內百姓為奴之代價,開阿萊西亞城而降。

阿萊西亞之役,高盧凱爾特族死傷逾20萬之譜,羅馬軍則損失7千5百人。

在此役之後,凱撒威名震動羅馬各邦,作為戰爭英雄的他地位節節上升,也引來了龐培的嫉妒與猜忌。

身為高盧總督的凱撒,也重新思考該如何妥善的用新的方式,來統治並同化高盧人。

凱撒在征服高盧後,貫徹實行羅馬法制之外,鼓勵民族通婚、懷柔酋長、准許高盧人保留原有風俗習慣等許多的政治工作。

儘管這樣並沒有完全消弭兩個民族之間長達數百年來的敵意,卻奠下了日後高盧成為「羅馬化」的模範省,並成為羅馬最主要的兵源產地,許多知名的羅馬將領也具有高盧血統。

最大的影響就是日後法國文化的成形,和這場戰役息息相關。假如凱撒沒有在阿萊西亞擊潰渥欽托瑞克斯,高盧將不會那麼徹底的羅馬化,也就不會成為日後西歐文化的重心之一,進而影響到全球。

e0040579_17175178.jpg而從戰術上來看───雖然高盧凱爾特族展現出超水準的表現,在維欽托利康明烏斯統率下的高盧軍採取的戰略作為並無任何錯誤,卻還是敗給羅馬人的防禦工事與火力,這次戰役可說是羅馬式的典型勝利

在戰鬥中應用了一切屬於羅馬人的特長:遠程火力、防禦工事、緻密的組織、高度機動化的內線調度,並且有效迴避了過往羅馬人與凱爾特族交手時的兩大弱點:身材與武器。

身著鐵甲,使用短劍與鐵槍的羅馬士兵在肉搏戰中極為吃虧,一方面是由於義大利半島民族的體質與體形本來就不如凱爾特人,而且所執的凱爾特長劍在混戰中具備絕對的優勢,其個人武藝也都相當高強。

在西元前154年,就曾有一萬名凱爾特族趁大霧中,在西班牙北部近身突襲行軍中的羅馬軍團,而成功加以殲滅的紀錄。

可是,擁有優秀組織能力的羅馬軍團,在其一流的軍令指揮與戰陣調度、威力強大又能震撼敵軍的長程火力壓制下,充份的展現了「以火力彌補兵力之不足」的典範,又善用防禦工事有效減少己方的傷亡,擊潰8倍於己方,自四面八方圍來的高盧軍。

英雄維欽托利成為羅馬戰俘並受到皇家禮遇,5年後參加了凱撒的凱旋遊行,在凱旋遊行中向公眾展示敵軍領袖是羅馬傳統,隨後被送往卡庇托山的監獄,並在那裡被絞殺。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2-29 20:07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奧羅布魯格(Allobroges)

Allobroges 奧羅布魯格
「斯巴達克斯起義」高盧領袖
克雷斯的故鄉


e0040579_2424346.png


奧羅布魯格人(Allobroges)是高盧東南部的凱爾特人部落,居住在納爾榜高盧(今法國東南部以羅納河和伊澤爾河為界的地區)的東北部及奧地利瑞士日內瓦附近地區。

羅馬人認為「Allobroge」是「一個粗魯的野蠻人,他們有沉重而未開化的頭腦」通用名稱。

第二次布匿戰爭期間,很多高盧部落加入了漢尼拔的軍隊,西元前218年奧羅布魯格人企圖抵制漢尼拔越過阿爾卑斯山但沒有成功。

漢尼拔的路線是沿羅納河北上,然後似乎轉而沿羅納河的支流之一,德龍河,向多菲內阿爾卑斯山東行。部隊既已開始登山。

攀登的目標可能是格里蒙隘。

奧羅布魯格人就謀劃在迦太基軍進入第一個隘口時向其發動襲擊。他們在道路上方的山坡上設下埋伏,以便居高臨下進攻排成縱隊前進的迦太基軍。

然而漢尼拔對阿羅布洛熱人的計劃已有所得知並已派出探子探取進一步情報。探子回報說,那些部落兵於夜間離開其有利地形返回村子裡歇息。

漢尼拔遂率領部隊開赴戰地,直至快到奧羅布魯格人伏擊點跟前才紮營。因為道路狹窄,地勢險要,有好幾處地方兩邊峭壁封道,其餘地方則是一邊懸崖,下面直連深淵。

那天夜晚漢尼拔令人燃起所有營火,似乎全軍都已安息。然後他親率一支輕武裝部隊奪取了奧羅布魯格人築好的陣地。

次日晨,奧羅布魯格人發現陣地被占不禁萬分驚愕,但是他們發動襲擊之意已定,於是他們暫且放過迦太基縱隊,讓他們沿著山路往前再走一段。

等迦太基人進入又一條隘路時,奧羅布魯格人同時在幾處發動襲擊。運載給養的牲口所受到的攻擊尤其猛烈。

牲口受驚,結果許多因失足滾下陡坡而斃命。這對漢尼拔來說是一個慘重的損失,因為根據部隊的運載能力他本來就已經嚴格限制了隨軍攜帶給養的數量。

但是,他在驅走了襲擊之敵以後拿下了奧羅布魯格人的主要城鎮。在那裡,他得到了馬匹、毛驢充作馱畜,同時還征集到了可維持二至三天的糧食、食畜補給,從而為上述損失找到了補償。

奧羅布魯格人好戰,常被各勢力花錢當僱傭軍,早在西元前225年開始,羅馬人的勝利的泰拉蒙戰役(Battle of Telamon)標誌著凱爾特獨立山南高盧結束 ,羅馬勢力開始進入高盧延伸至西班牙。

但第二次布匿戰爭結束後,羅馬又返回了山南高盧,還新建了博洛尼亞和帕爾馬另外2個殖民地。

西元前1世紀中期,羅馬已基本鞏固了其在山南高盧的統治,把目光轉向了山北高盧,也是後來的「納爾榜南西斯高盧」。

西元前154年,羅馬共和國終於找到入侵高盧的藉口。

來自鄰近納爾榜南西斯(Narbonensis)的凱爾特阿維爾尼人(Arverni)、 奧羅布魯格人(Allobroges)侵略並蹂躪馬西利亞。

希臘殖民城邦馬西利亞(現在的法國馬賽)向羅馬求援,以抵抗利古里亞部落(Liguria)的侵擾,羅馬於是在埃克斯(Aix En Provence)建立了一個據點,

e0040579_9163411.jpg


「納爾榜南西斯高盧」(gallia Narbonensis )在現在法國南部朗格多克和普羅旺斯延地中海地區有許多羅馬人定居點 。

這些羅馬人定居點都北方受到強大的高盧部落的威脅,而埃克斯更處於奧羅布魯格人(Allobroges)部落的領地內,奧羅布魯格人視為眼中釘,由此引發了羅馬與奧羅布魯格人及其阿維爾尼盟友的戰爭。

羅馬數次擊敗高盧人,羅馬將軍法比烏斯.麥可穆斯(Quintus Fabius Maximus Allobrogicus)在西元前121年一次輝煌的大捷後宣稱,羅馬軍隊以僅僅15人的代價殺死了12萬阿維爾尼人、 奧羅布魯格人之高盧人聯軍,還俘虜阿維爾尼國王畢圖突斯(Bituitus )與他的銀色戰鎧。

法比烏斯.麥可穆斯得到征服奧羅布魯格的稱號,所以其全名為「Quintus Fabius Maximus Allobrogicus」。

這場大勝也 大大削弱了阿維爾尼人,確保「山北高盧」進一步安全。阿維爾尼人稱霸地中海沿岸之夢因此破碎。

然後,新的行省—「納爾榜南西斯高盧」建立,羅馬在這裡新建了尼姆(Nimes)和圖盧茲(Toulouse)兩個殖民地,並修築了從義大利通往西班牙的「多美亞大道」(Via Domitia)。



奧羅布魯格人至此臣服於羅馬,引起阿維爾尼人的敵視。

西元前73年-前71年間,羅馬共和國爆發第三次奴隸戰爭(Third Servile War),也就是「斯巴達克斯起義」,與斯巴達克斯一起起義的克雷斯(Crixus)是奧羅布魯格人,他年輕的時候,他眼睜​​睜地看著阿維爾尼人部落侵入了他的村莊,在他眼前殺了他的家人。

然後,他被賣為奴隸,在義大利南部卡普阿的角斗訓練學校當角鬥士(Gladiator)。

斯巴達克斯奴隸武裝叛亂,勢力浩大,但是後來克雷斯帶領起義軍的高盧人從起義軍中分裂。

西元前72年,克雷斯被羅馬執政官格利烏斯(L. Gellious)殺死。

克雷斯死後不久,得知此事的斯巴達克斯殺死了300名羅馬戰俘以哀悼他。

奧羅布魯格人重要城市維也納成為羅馬時代西方的最豪華的城市之一, 富有的羅馬貴族家庭來這建立別墅。

因為羅馬文明的影響, 凱爾特語在這裡消失,直到勃艮第人入侵。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2-29 10:20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莫爾比昂灣海戰

Veneti 威尼提亞人的反抗
莫爾比昂灣海戰
Battle of Morbihan


e0040579_763834.png

威尼提亞(Veneti)

高盧西北部

西元前57年,羅馬軍隊在高盧就地徵糧越冬的做法引起了許多高盧部落的不滿,怨恨最終在布列塔尼半島阿莫里凱(Armorica 現在法國西北部)居住的威尼提亞人(Veneti)前來徵糧的羅馬軍官之時爆發了,諾曼地的凱爾特各族也紛紛響應抗暴。

而且威尼提亞人獨佔了與不列顛的的貿易,有強大的衝撞戰船艦隊。

羅馬軍隊迅速作出反擊,鑒於威尼提亞人(Veneti)的主力是海軍,羅馬人向高盧盟友徵集船隻,並在盧瓦爾河(Loire)建造100艘戰艦,同時在行省徵募水手,準備在天氣轉好時討伐威尼提亞人。

威尼提亞人也深知扣留羅馬軍官的後果,為了抵禦將來羅馬人的入侵,他們加固了要塞的防禦,並向不列顛島上的凱爾特人求援;威尼提亞人對付羅馬人的法寶就是對多風多浪的大西洋的熟悉。

凱撒的軍隊分散在高盧北部和西部,他在阿登部署了一支強大的部隊以及數量不少的騎兵由提圖斯‧拉比弩斯 (Titus Labienus)統領,以警戒日爾曼人可能的入侵和監視剛平定的貝爾格人(Belgae)。

另外普布利烏斯.克拉蘇(Publius Licinius Crassus 3巨頭克拉蘇的大兒子,死於卡萊之役)和撒比努斯(Quintus Titurius Sabinus)分別率領部隊在阿奎坦尼亞(Aquitania)和諾曼地作戰;凱撒則帶著剩下的4個軍團去與新建的艦隊會合。

但與威尼提亞人前期的戰爭卻很不順利,每次威尼提亞人都在羅馬人攻克堡壘之前將資源從海路轉移走,使羅馬人一無所獲。

另外,再加上威尼提亞人他們熟悉的海岸和潮汐,用於地中海海戰的羅馬戰艦完全不適應大西洋的惡劣環境,只能待在海港中。

e0040579_1053923.png


戰事陷入了僵局,凱撒不得不停止進攻,等待天氣好轉直到艦隊能出海。最終,雙方的艦隊在布列塔尼(Brittany)附近海面決戰。

羅馬人的艦隊的規模未知,而威尼提亞人則有220艘戰艦,雖然部分戰艦與漁船無異,威尼提亞戰艦是為適應大西洋的惡劣氣候而建造的,橫梁為橡木所造,船體既堅固又高大,對撞擊和投射武器都有很高的防禦力。

羅馬艦隊的指揮官是布魯圖斯‧艾比納斯(Decimus Junius Brutus Albinus),後來刺殺凱撒的兇手之一,他與另一個更有名的刺殺凱撒的兇手布魯圖斯(Marcus Junius Brutus the Younger)容易混淆。

據說布魯圖斯‧艾比納斯(Decimus Junius Brutus Albinus)才是凱撒的私生子。

西元前56年6月,雙方在北大西洋舉行了有史以來首次海戰,在莫爾比昂(Morbihan)海灣,羅馬人使用長長的鐮刀掛鉤(billhooks),割斷威尼提亞人戰艦的帆,然後登船進行肉搏戰,使威尼提亞人的海戰優勢無從發揮(Battle of Morbihan)。

作戰不利的威尼提亞人試圖撤退,不過這次老天卻站在羅馬人一邊,風突然停止了,最終被依靠槳手的羅馬戰艦追上,在基伯龍海灣(Quiberon Bay)大部分的威尼提亞戰艦被布魯圖斯‧艾比納斯消滅。

海上力量被摧毀的威尼提亞人被迫投降,凱撒為了殺雞儆猴,殺掉了年老的威尼提亞人,並將其他人賣作奴隸。

後來布魯圖斯‧艾比納斯在凱撒與龐培的內戰中站在凱撒那邊,封鎖支持龐培的希臘城市馬西利亞 (今馬賽),迫使馬西利亞投降。

西元前46年布魯圖斯‧艾比納斯擔任山南高盧總督時倒向布魯圖斯(Marcus Junius Brutus the Younger)反凱撒集團。

他是刺殺凱撒時,第3個下刀的人,後他接受元老院任命率軍進攻安東尼,但是許多士兵倒戈到屋大維那邊。

布魯圖斯‧艾比納斯逃回意大利,放棄他的軍隊。 他試圖逃往馬其頓遭到出賣送到安東尼手中被處死,成為第一個被殺死的凱撒刺客。

諾曼地 韋爾尼戰役(Bataille de Vernix)

e0040579_371767.png

攸耐立(Unelli)

e0040579_3314752.png在諾曼地方面,撒比努斯的對手是攸耐立人(Unelli)、威內里人(Venelli)、歐西米伊人(Osismii )、雷頓內斯人(Redones)、古里奧索利特人(Curiosolites)、奥勒西 埃布羅维瑟斯(Aulerci Eburovices)和勒克索維人(Lexovii)的聯盟。

這聯盟由攸耐立酋長威力督維科斯(Viridovix) 領導,“rix”在凱爾特文中等於王(king)。

撒比努斯3個羅馬軍團佈置於韋爾尼(Vernix)的Mont Castre高地上,並且表現出拒絕出戰的態度....高盧聯盟凝聚了龐大的軍隊每天都到了羅馬陣營山腳下叫陣,撒比努斯不出戰就是不出戰。

撒比努斯輔助軍團的逃兵的情報使威力督維科斯相信,撒比努斯打算偷偷在晚上撤離營地,因為聯軍一致決定攻擊。

高盧人輕率地向上傾斜約一英里長(1.6公里)Mont Castre高地上羅馬人的營地發起攻擊,結果當他們到達那裡時,已經筋疲力盡,被以逸待勞的羅馬人輕鬆擊潰。

威力督維科斯也戰死於山腳下。這時莫爾比昂灣海戰傳來,威尼提亞人也戰敗,諾曼地高盧聯盟投降......

於是,撒比努斯征服了諾曼地。

e0040579_9434377.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2-28 07:35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阿比奧里克斯的反抗

厄勃隆尼斯 Eburones
阿比奧里克斯的反抗
Ambiorix's revolt


e0040579_723186.png

(Caesar In Gaul 中厄勃隆尼斯 Eburones派系圖案)


悲運的羅馬第14軍團

西元前54年的冬季,當年的歉收迫使凱撒將軍隊分散在高盧東北部越冬,向羅馬部隊提供補給的沈重負擔這極大地惹惱了當地的高盧部落,一場針對羅馬駐軍的進攻正在醞釀中。

羅馬位於最東部的冬營防禦薄弱,由科塔(Lucius Aurunculeius Cotta),與撒比努斯(Quintus Titurius Sabinus)率領一個經驗不足的第14軍團和5個大隊駐紮於此。

e0040579_2335240.jpg阿比奧里克斯(Ambiorix)是厄勃隆尼斯人(Eburones)的首領。

厄勃隆尼斯人屬於貝爾格人北方的一個部落,但血統是日爾曼人或凱爾特人並不清楚。

凱撒征伐不列顛時迫切需要更多的食物,下令在比利時東北部設立徵收糧食的據點,厄勃隆尼斯人那年食糧歉收,自己都餓個半死,如何繳納糧食?

科塔撒比努斯第14軍團的每個百夫長被勒令要確保糧食供應,強迫厄勃隆尼斯人、門奈比人(Menapii)交出糧食。

因此饑餓的厄勃隆尼斯人全部起來造反,阿比奧里克斯率領厄勃隆尼斯人攻擊羅馬第14軍團,日爾曼雇傭兵也參與其中。

阿比奧里克斯(Ambiorix)向撒比努斯許諾,只要羅馬人交出營地,他會保證他們的安全。

曾經征服諾曼地的撒比努斯輕信了高盧人,不顧科塔與其他軍官的反對,率領部隊走出營地,結果在一處峽谷遭到高盧人的伏擊,羅馬軍圍成圓陣,設置簡陋的防守壁壘。



包圍他們的阿比奧里克斯軍大丟長矛,掮負鷹旗的旗手,受到大批敵人的沈重壓迫,便把自己的鷹旗投入壁壘,在營寨前跟敵人奮勇搏鬥,終於遇害。

羅馬第14軍團大部被殲。

曾揚威諾曼地擊敗凱爾特聯軍的羅馬戰將撒比努斯也在試圖與阿比奧里克斯理論時被殺。

少部分人逃回了營地,並在當晚自殺,約6000人被殺。羅馬第14軍團幾乎被滅了2/3。經過這場大屠殺,羅馬第14軍團從此被看作是一個不幸的軍團。

羅馬第14軍團他們經常被留下來看守營地,從此不被凱撒重視,直到屋大維對抗馬克安東尼重新徵召羅馬第14軍團退伍軍人,羅馬第14軍團才終於翻身,成為屋大維的子弟兵。

解救西塞羅軍團

昆圖斯.西塞羅(Quintus Tullius Cicero著名的羅馬演說家西塞羅的哥哥)率領第12軍團軍團駐紮在內爾維人(Nervii)的領地,受到阿比奧里克斯重創羅馬軍隊消息的鼓舞,當地的內爾維人(Nervii)、阿杜亞都契人(Aduatuci)決心反叛。

厄勃隆尼斯人、內爾維人(Nervii)、阿杜亞都契人(Aduatuci)塞農人(Senones)門奈比人(Menapii)、特瑞維雷人(Treveri)結合成反羅馬聯盟。

西塞羅拒絕與叛亂者談判,開始加強營地的防禦並派人向凱撒求援,於是內爾維人(Nervii)在羅馬俘虜的幫助下,修築了一條由圍墻和溝渠構成的城墻,將羅馬人團團包圍起來,利用攻城塔日夜圍攻羅馬人的營地。

高盧戰記裡多次提到第12軍團的首席百夫長普布留斯·塞卡斯修斯·巴庫魯斯(Publius Sextius Baculus),這人非常英勇,簡直是不死戰神!

凱撒稱讚他為「最強男人(fortissimus vir)」。

巴庫魯斯重傷未愈時營地被內爾維人(Nervii)突襲,營門洞開,他5天未進飲食,爬起來奪過士兵的武器,站在營門口,幾個百夫長跟隨一起,硬是擋住了內爾維人,當然他又一次重傷,眾士兵拼死把他搶救出來,還是沒死!

經過數周近乎絕望的抵抗,當凱撒帶著2個軍團以及少量騎兵來援時,西塞羅的軍團傷亡了9成。

凱撒是急行軍來援的,每天行軍20英里,最終擊潰6萬內爾維人(Nervii),解了西塞羅的圍。

經過災難性的冬季,西元前53年的目標就是恢複叛亂的高盧東北部的秩序。

凱撒的反擊

期間,凱撒又新組建了2個軍團,並向龐培借用1個軍團,從而使兵力達到10個軍團,總兵力達到4—5萬人。

正式征戰開始之前,凱撒計劃先對付阿比奧里克斯的盟友,他閃擊了內爾維人,迫使其投降,然後再次返回冬營。

開春時,凱撒又突襲了塞農人(Senones),在塞農人避入堡壘之前包圍了他們,後者被迫投降。

凱撒率領7個軍團,再次開進萊茵河領域。門奈比人(Menapii)撤入沼澤地區抵抗,但羅馬人修築了堤道,蹂躪門奈比人的領地,最終迫使後者投降。

第四軍團提圖斯‧拉比弩斯 (Titus Labienus),駐紮在南部阿登(Ardennes),他發現特瑞維雷人(Treveri)也反了,他決定在特瑞維雷人的日爾曼盟友趕到前擊敗他們,他手上有25個大隊和一支大規模的騎兵。

提圖斯‧拉比弩斯假裝撤退,引誘特瑞維雷人(Treveri)追擊。

當特瑞維雷人攀爬陡峭的河岸追趕羅馬人時,提圖斯‧拉比弩斯在山上重整了部隊,並發起反擊,陣型已經散亂的特瑞維雷人一觸即潰,殘部也被羅馬騎兵掃蕩一清。

e0040579_0292764.jpg凱撒再次渡過萊茵河進入日爾曼尼亞,懲罰那些幫助過叛亂高盧人的日爾曼部落。

但由於補給困難以及似乎凱撒不願意與強大的蘇維比人(suebi )作戰,羅馬人很快就撤回了高盧。

另外3個軍團則兵分兩路,大肆蹂躪今天的比利時地區,迫使當地的高盧部落投降。

這次比利時地區的反亂,響應阿比奧里克斯起義的部落全被凱撒肅清,厄勃隆尼斯首領阿比奧里克斯意識到將無法在戰鬥中擊敗羅馬,所以和他的手下設法越過萊茵河 ,消失的無影無踪不再出現史冊之中。

凱撒發動9個軍團搜捕他,但始終找不到阿比奧里克斯

凱撒花費了一年時間,終於平定了高盧北部。

e0040579_1948437.png而另一場更浩大的高盧大起義正在阿維爾尼人(Averni)族中醞釀中...........

由於凱撒向龐培借用1個軍團,引起卡托和貴人派抗議和恐懼,厄勃隆尼斯人被擊敗後,凱撒服從元老院的要求,把這個“借”來軍團返還給龐培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2-28 07:23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巴黎士(Parisii)

Parisii 巴黎士
今日法國首都地名的由來


e0040579_524998.png


巴黎士(Parisii),屬於凱爾特人的一支族。西元前3世紀左右巴黎士(Parisii) 族凱爾特人趕走今日法國首都巴黎這裡的原住民,住在塞納河河岸。

巴黎士這個名稱源自荷馬史詩《伊利亞特》中的特洛伊王子帕里斯(Paris),另一種說法則認為巴黎士是是來自凱爾特語中的parisio,意為「工作中的人」或「工匠」。

在羅馬人來到此地後,將其命名為「盧泰西亞‎」(拉丁語:Lutetia(lutetja)或Lutetia Parisiorum中層-棲居),也就是後來的「呂得斯」(法文:Lutèce,[lytɛs])。

「盧泰西亞‎」是巴黎士人在盧格敦高盧(Gallia Lugdunensis)羅馬省的重要城市,開始僅是一個「西岱島」 的「歐匹達姆」(Oppidum )式小鎮。

「歐匹達姆」是一種高盧式土堤圍繞的城堡,但沒有重大防御作用。

巴黎士族曾參加阿維爾尼(Averni)族長維欽托利(Vercingetorix)的高盧大起義,反抗凱撒的入侵。

羅馬凱撒的副官提圖斯‧拉比弩斯(Titus Labienus 西元前100年- 西元前45年3月17日 )在默倫附近 鎮壓了巴黎士族 ,控制「盧泰西亞‎」。

後來在君士坦丁王朝的羅馬皇帝尤利安在位(360年至363年)時,在這裡建造了宮殿、澡堂、神廟和一個露天劇場 ,這一年被視為巴黎建城的開始。

e0040579_5434063.png這座城市也依巴黎士(Parisii)居住此地改名為「巴黎」取代了「盧泰西亞」,就是今日法國首都巴黎的核心地區。

因此「盧泰西亞」也稱為墨洛溫王朝重建的巴黎的前身-"史前巴黎"或者"古巴黎"。

在Total War: ROME II - the Caesar in Gaul 中巴黎士 派系採用「伊蘇司」(Esus 乃高盧人的木神)圖案做為代表。

傳說中凱爾特人將活人祭品綁在樹上砍掉頭顱向「伊蘇司」獻祭。

e0040579_4482785.jpg


e0040579_5101347.jpg

「盧泰西亞‎」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2-28 05:31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葛拉瑪提亞 (Garamantia)

葛拉瑪提亞 Garamantia

e0040579_0293124.png 葛拉瑪提亞(Garamantia)位於在現代利比亞 費贊(Fezzan)地區,在西元前1000年所成立的一個繁榮的柏柏爾王國 。

西元前約10,000及6,000年間,撒哈拉大沙漠是一個熱帶稀樹草原,有湖泊的綠地。

然而,幾個世紀以來,幾乎聽不到葛拉瑪提亞王國,因為他們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

隨著和羅馬帝國的商業危機,費贊開始失去其重要性,人口大大減少,埋葬消失於中世紀的撒哈拉大沙漠的沙漠化過程中。

除了沙漠化外,過度使用水資源也可能是葛拉瑪提亞王國消失的原因,他們使用的地下水是化石水(fossil water)是一種不可再生的水資源 ,葛拉瑪提亞王國抽用超過6個世紀的, 致地下水終於枯竭。

e0040579_15473081.jpg


在20世紀60年代,考古學家開始發掘葛拉瑪提亞王國,發現葛拉瑪提亞人在石灰岩層開採化石水從沙漠下的地下隧道和挖建豎井,甚至有類似坎兒井的複雜的地下灌溉系統 ,為需要保持和擴大水源提取隧道系統 ,需要收購許多奴隸。

葛拉瑪提亞人也是著名的養牛專家和販鹽商,考古證實他們還有戰車。

他們用一條被稱為litham的頭巾蒙面,這是許多撒哈拉部落男子都會使用的,羊皮鬥篷則在大多數彼此隔絕的部落中被普遍使用。

他們的長矛的矛刃上帶有標誌性的孔洞,這是在蘇丹製造的;此外他的另一件裝備是一個投石器。

巨大的皮盾後來將演變成著名的被稱為“lamt”的盾牌。


e0040579_1193738.jpg


e0040579_10475622.jpg葛拉瑪提亞王國首都葛拉瑪(Garama)遺址包括眾多的墓葬,輸水隧道,高台和墓地。

最近還發現葛拉瑪提亞王國可能有古老開顱手術。

有3個約2000年前的葛拉瑪提亞北非頭骨有刮切割或鑽孔的痕跡,這種做法被稱為醫學上之「環鋸術 」的最早證據 。



與羅馬的衝突

葛拉瑪提亞王國對北方迦太基港口OEA(今的黎波里)、塞卜拉泰(Sabratha) 萊普提斯(Leptis Magna)的領土曾經有過威脅。

然而,迦太基與葛拉瑪提亞王國這些衝突,從來沒有非常嚴重過,因為葛拉瑪提亞人沒有想在沿海平原安定下來。

他們的牛群是游牧民族,在冬季和春季,他們在南部,到了夏天,他們搬到了北方,在那裡工人在農場工作,收集橄欖。

他們的單峰駱駝被用來耕田和施肥(駱駝糞便)是非常有用的。

在西元前2世紀,羅馬人出現了,羅馬人滅亡迦太基控制迦太基港口,雖然他們是離首都葛拉瑪直線距離遠達700公里以北的人,他們的到來,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第一次衝突是發生時西元前49年,葛拉瑪提亞王國支持努米底亞國王朱巴一世(Juba I of Numidia 支持龐培)對抗凱撒的戰爭。

朱巴一世的軍隊在巴格瑞達斯戰役(Battle of the Bagradas) 擊敗了羅馬指揮官古力諾(Gaius Scribonius Curio),但後來被凱撒在塔普蘇斯戰役(Battle of Thapsus )所擊敗。

在西元前19年,羅馬非洲行省總督巴爾布斯(Balbus)的探險隊抵達跨的Ubari沙丘到首都葛拉瑪。

探險隊試圖攻擊,遭到葛拉瑪提亞王國驅逐。

另一場衝突發生在西元前15年,羅馬昔蘭尼加總督居里扭 ,襲擊了一群葛拉瑪提亞人。

e0040579_5223860.gif西元22年,葛拉瑪提亞王國派軍隊加入努米底亞的塔克法里纳斯(Tacfarinas )叛亂與羅馬作戰。

由於羅馬軍被打的落花流水,盧修斯‧阿帕羅尼魯思(Lucius Apronius) 懲罰第3奧古斯塔軍團 (Legio III Augusta )在努米底亞塔克法里纳斯(Tacfarinas )叛亂的失敗,由以十一抽殺律抽籤決定,將抽出者鞭打至死。

羅馬與葛拉瑪提亞王國在西元2世紀的衝突並不清楚,但羅馬仍然認為葛拉瑪提亞王國是嚴重威脅。

在邊界建了3個堡壘(Ghadames, Gheriat AL-Garbia , Njem )防範葛拉瑪提亞。

不過通常情況下,羅馬與葛拉瑪提亞王國關係是不錯的。

羅馬人需要葛拉瑪提亞王國的黃金、鹽、奴隸、象牙、金屬、陶瓷、橄欖油,和角鬥士比賽中充滿異國情調的動物(如鴕鳥和犀牛),展開商業貿易關係。

e0040579_0285048.png隨著其鄰近部落的幫助下,葛拉瑪提亞王國的農民,工程師和商人頂住了羅馬的影響。

他們的軍隊達到數百公里到北萊普提斯的邊緣,未能實現和平關係,直到西元2世紀的末尾,在利比亞出生的柏柏爾人塞維魯成為羅馬皇帝(西元193 - 211年)後,友好和平關係才開始漫延。

不過, 葛拉瑪提亞王國已經開始沒落............直到被撒哈拉大沙漠吞食。

e0040579_16515063.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2-28 00:29 | -古羅馬資料區-

君士坦丁的XP與聖誕節



e0040579_1141964.jpg君士坦丁(Constantine )大帝採用的徽記
希臘字母Chi (X)和Rho (P)的組合
意思為 「基督」


從羅馬皇帝戴克里先開始以為只要把帝國分予多個皇帝治理,就能更有效率地治理帝國,四帝共治制的施行就是這樣的狀況,此制或可方便統治帝國,卻埋下了日後諸帝相爭的禍患。

皇帝格拉魯斯於311年死去後,李錫尼隨即繼承其東方奧古斯都之位,遂開展了四帝爭雄的局面。

羅馬四帝內戰當時勢力:

君士坦丁 --- 不列顛、西班牙、高盧(今法國)
馬克森狄--- 意大利、北非,以羅馬為中心
李錫尼 --- 巴爾幹、小亞西亞西部,以拜占庭為中心
馬克西米安 --- 小亞西亞東部、敘利亞

西元306年,不列顛的羅馬軍隊擁立君士坦丁(Constantine)為帝,於是他接管了不列顛、高盧及西班牙。馬克森狄(Maxentius)則管義大利與北非。

馬克森狄覬覦統管整個羅馬帝國的西部,漸漸公開地與君士坦丁敵對,君士坦丁乃決定先下為強採取行動。

米里維橋戰役

馬克森狄備戰之前,君士坦丁帶著四千軍人進攻義大利,到距離羅馬北邊十哩的薩克沙盧拉(Saxa Rubra),兩軍相遇。

在羅馬城和馬克森狄軍隊之間隔著台伯河(Tiber River),有米里維橋(Milvian Bridge)跨越其上。(Battle of the Milvian Bridge)

馬克森狄的軍隊不但三倍於君士坦丁,而且有羅馬禁衛軍(Praetorian Guards)的擁護及羅馬軍隊中最優秀的軍人。

日暮黃昏,不知第二天的戰事將有什麼結果?
  
據傳說,君士坦丁說大約在中午的時候,日頭已經開始西沉,他親眼見到在日頭之上,空中顯現光亮的十字標記(譯按:希臘文Chi Rho,是「基督」的頭兩個希臘文字母)

君士坦丁看見西沉的日頭之上之XP,寫著光耀的希臘文「Hoc Signo Vinces」,意思是「靠這記號,就必得勝」。




【YouTube】君士坦丁的XP異像

乍見當時,君士坦丁本人震驚不已,跟隨他出征的整個軍隊亦然,他們也目睹了這個奇蹟。驚人的是不單單只有君士坦丁看見,所有部隊也都見到了。

e0040579_115340.gif在睡夢中,基督以他在空中所見相同標記對他顯現,並且命令他做岀這個他已見到標記的相仿品, 用以做為與敵人交戰時的防護。

天剛破曉,他便起身,將此奇事告訴他的朋友,然後召聚工匠、金子與寶石。

君士坦丁端坐其中, 向他們描述他所見標記之模樣,命令他們以金子和寶石來呈現。

接著他說這個代表物XP十字架,要被高舉在他的整個部隊之前。

君士坦丁下令兵士將基督名字的希臘文頭兩個字母XP刻於盾牌上。

第二天是西元312年10月28日,兩軍交接,引起一場可怕的戰爭,羅馬禁衛軍勇猛如獅,他們從不退縮,但在這次戰役中卻大敗.............

馬克森狄全軍覆沒,他本人在過河逃命時橋竟然斷掉不慎墜河,淹死在台伯河中。




西元324年徹底擊垮後來逼迫基督徒的東部皇帝李錫尼君士坦丁靠主恩典終於統一了天下。

事實上,在耶蘇去世後的三個世紀裏,十字架很少被作為一個基督蒙難的圖示,當年君士坦丁大帝將基督教定為國教後。

事實上也只是把代表耶蘇基督之圖形符號(CHI-RHO)XP組合在他的旗上,而"CHI-RHO"是希臘文"基督"的前兩個字母,"CHI-RHO"被加到旗上,被帶到戰場中,稱為皇旗,最初時就被稱為XP軍旗。

西羅馬帝國滅亡後,更成為東羅馬帝國(拜占庭帝國)的軍隊標誌。

至直到了西元3世紀,十字架才被廣泛地用作基督教的符號與標誌,從此也被稱作"主的象徵"。

聖誕節源於異教敬拜

聖誕節其實是天主教的節日,是從異教得來的。

羅馬帝國時代的異教徒在12月25日慶祝他們的太陽神的誕辰。

君土坦丁發現自己正處於米里維橋戰役險境,他深深感到需要超自然的幫助,過去他沿襲父親的信仰,相信波斯太陽神塔模斯,據說那是一位為真理公義而戰的得勝者,是一住偉大的戰神,在當時羅馬帝國有不少教徒。

君士坦丁大帝米里維橋戰役(Battle of the Milvian Bridge)中大獲全勝之後,強迫所有在羅馬帝國境內的異教徒都洗歸入基督教會。

因此,當時受洗的異教徒人數大大地超過真正基督徒的人數。

教會敬拜主耶穌為神的兒子,而在12月25日,那些異教出身的教徒又要敬拜他們的太陽神塔模斯

因此,君士坦丁大帝就想出法子:他把異教徒敬拜塔模斯誕辰的日子訂為耶穌基督降生的日子,在那一天下令舉行特別彌撒,使大家都能同歡共樂。

耶穌誕生日的真實月日到現在其實都還是不清不楚。

因此,這個異教敬拜就順理成章地被帶進教會裏頭,並且冠上一個 “Christ-mass”(為基督做彌撒)的名稱。

每次當基督徒說 “Merry Christmas”的時候,實際上是把基督與異教混合在一起。

真正的基督教義是不可以把祂的名字與任何一個異教節日或偶像混在一起。以西結書二十章39節:「……不可再用你們的供物和偶像褻瀆我的聖名。……」

聖誕節,英文Christmas即是為基督(Christ)做彌撒(Mass)的意思,在初期基督教會根本沒有這回事。

君士坦丁雖倡導信基督教,但遲至他過世前才受洗。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2-27 18:02 | -古羅馬資料區-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