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ba GANGNAM STYLE
韓語o ba =오빠=哥哥
「Gangnam Style」來自南韓俚語,指首都首爾一個富裕和時尚的地區——江南區的豪華生活方式,意思為有錢人的生活方式。
[PR]
by cwj36 | 2012-08-31 22:18 | TOtoといっしょ

羅馬防具

羅馬防具

e0040579_128208.jpg


頭盔 (helmet)

e0040579_23434732.jpg


「加利亞」(Galea)頭盔

羅馬人最早使用頭盔稱為「加利亞」(Galea),非常希臘化,受到鄰近的伊特魯里亞人所使用的「Nasua」類型頭盔影響,在南部的希臘人也影響了羅馬在羅馬頭盔早期歷史的設計。 .

最後,影響羅馬人頭盔最深的是高盧人的頭盔,產生廣受歡迎的「帝國盔」(Imperial Gallic)式頭盔的設計。

軍官的頭盔還加上希臘型態的「縱式鬃毛」,馬略軍事改革後,軍官的頭盔改為「橫式鬃毛」。

e0040579_18173144.jpg蒙特福爾第諾頭盔」(Montefortino helmet)

在元前4世紀-西元1世紀,羅馬士兵戴的是「蒙特福爾第諾」(Montefortino helmet),是種圓形的形狀,特徵在於帽頂凸起的中央旋鈕。

在羅馬共和國,「蒙特福爾第諾」頭盔的帽狀的發展,來自與高盧人歷次的戰鬥中抄襲高盧人頭盔的設計的第一階段。

馬略軍事改革在西元前2世紀期間,士兵必須自備頭盔並無統一規格,「蒙特福爾第諾」頭盔因為價格便宜成為首選,毫無雕琢裝飾最多插上紅色或黑色羽毛,經由大規模生產,是羅馬軍團的主要頭盔

e0040579_18175089.jpg高盧斯頭盔(Coolus helmet)

與「蒙特福爾第諾」頭盔同期存在還有「高盧斯」型(Coolus helmet),流行於西元前3世紀-西元79年,它的形狀為球形或半球形,由黃銅製作,也是高盧凱爾特人頭盔類型。

屋大維稱帝後,羅馬軍團大多數軍團士兵已換裝此型頭盔。

「高盧斯」型有許多變型其中一種演變成有名的羅馬「帝國盔」(Imperial helmet) 。





e0040579_1818918.jpg帝國盔(Imperial helmet)

「帝國盔」(Imperial helmet) 流行於西元前1世紀晚期-西元3世紀初。

羅馬在達契亞戰爭(Dacian Wars)的作戰經驗使頭盔設計的進一步發展,頭盔延伸到頸背成為傾斜的後衛。

特別是兩臉頰鐵柵欄護裝置鉚接頭盔以防止達契亞鐮刀的劈砍。

頭盔外面還加上一鐵圈以增加受到打擊的承受力。

「帝國盔」是羅馬最終的進化階段軍團頭盔。 分為「帝國盔高盧」型 (Imperial Gallic) 與「帝國盔義大利」型(Imperial Italic)2種。

這種造型完美的高盧式羅馬頭盔直到一千七百多年後的普魯士時代仍一再被模仿。




皮條小片帶(pteruges)


e0040579_181911.jpg「pteruges」是希臘文 ,原本的意思是羽毛。

羅馬士兵則將皮條小片帶做成圍在腰部的圍裙也稱為「pteruges」,它是亞麻或皮革所製成的小片帶,它被拿來保護上手臂和臀部的部份也有裝飾的用意。

在沒有馬尼卡(Manica)護手裝備前,「pteruges」小片帶是羅馬士兵保護持劍右手臂主要的保護防具。

但顯然羅馬軍遇到達契亞鐮刀後,「pteruges」小片帶無法保護其手臂。








裝甲


e0040579_23274028.jpg


早期羅馬兵的裝甲很簡單就發一塊像娘們肚兜~正方形鐵片胸甲保護。

e0040579_395429.jpg肌肉胸甲(muscle cuirass)

肌肉胸甲是歐洲鎧甲的早期形式之一,可以追溯到西元前六世紀的希臘時代,甚至更早。

它由兩部分組成,正面和背面,通常薄的青銅搗碎成一個很好的肌肉發達的男性軀幹的形狀。

胸甲通常在一側用鉸鏈銷的關合起來。

羅共和國後期和帝國也有用兩個鉸鏈背帶的金屬(或厚實的皮革)繫上在肩膀上方,固定至胸部上方。

在西元前510到260 年間,許多羅馬下級士兵流行穿著肌肉胸甲,但後來的羅馬共和國,它的使用似乎已經被限制於高級軍官才能穿。

肌肉胸甲獲得其實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必須依個人的體型特製,也是富裕的貴族軍官才做的出來。羅馬禁衛軍有使用肌肉胸甲。

描繪羅馬帝國皇帝的雕像也常使用肌肉胸甲,如屋大維的皇帝的雕像。

e0040579_23111438.jpg波魯馬塔兜甲(Lorica plumata):

這是像鳥類的羽毛鱗片的鎖子甲。

羅馬人並沒有給這種此鱗片兜甲取名稱,「波魯馬塔」是現代學者的描述性術語。

此兜甲大多是軍事指揮官所穿,生產成本高造價高昂和需要維護,它穿在指揮官身上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外觀和可能產生的影響軍團士氣的力量。

羅馬正規軍團裡的旗手,號手, 百夫長 , 騎兵部隊,也有裝備「鱗片」兜甲(Lorica squamata)


e0040579_23113292.jpg哈馬塔兜甲(Lorica hamata)

羅馬共和國和羅馬帝國時代最常使用鎖子裝甲。

鎖子甲約在西元前三世紀左右,羅馬人征服西班牙過程中與高盧人作戰時,抄襲高盧人的鎖子甲。

估計要2個月時間,使用30,000環才能做成一件「哈馬塔」兜甲。

羅馬式樣的「哈馬塔」兜甲在肩部很獨特,肩部防護件被一排直線編排的青銅或鐵製造出來的圈狀環連在背後,邊上都包了皮,這個部件提供了肩部和上背還有部分胸口以額外的防護,這裡通常是受重擊的主要地方。

主體的鎖甲被做成了一個桶狀,兩邊留有臂洞,羅馬式的鎖甲通常是不擴展到手臂的。

「哈馬塔」兜甲適當保養可以使用幾十年,不會生銹。

後來的「哈馬塔」兜甲有了袖子和擴大到膝蓋的樣式。

中小型的羅馬軍團與羅馬輔助(Auxilia)軍團穿著的「哈馬塔」兜甲。

後來雖然「板金層裝甲鎧」出現,羅馬人並沒有放棄更加難做和更加昂貴的「哈馬塔」兜甲。

「哈馬塔」兜甲,在羅馬東部比較炎熱的省份,還是被廣泛採用。


e0040579_23114974.jpg板金層裝甲鎧(Lorica segmentata)

「板金層裝甲鎧」大約出現在西元1世紀。

一種說法是這種片甲的出現和屋大維皇帝在日耳曼森林損失的3個軍團有直接的關係。

但比較有根據則是在西元2世紀圖拉真(Trajan)皇帝時代征服達契亞的戰爭中發展出來。

因為達契亞人的鐮刀武器嚴重威脅羅馬人的肩膀防禦,達契亞鐮刀特別喜歡砍羅馬人肩膀與手臂。

後來有研究人員使用達契亞人鐮刀打擊羅馬「板金層裝甲鎧」試驗,羅馬「板金層裝甲鎧」還是被達契亞人鐮刀劈開,其實用性令人疑慮。

板金層裝甲鎧需要經常維護,以防止腐蝕。因為成本高,維護困難,儘管其良好的品質。

但在西元第三世紀時,「板金層裝甲鎧」就已經消失於羅馬軍團中,消失原因不明。

可能是與騎兵的崛起有關。


馬尼卡護手(Manica)

e0040579_23123020.jpg「馬尼卡護手」比較常見於競技場的角鬥士。

它出現於戰場其實很偶然。

在西元21到70年間,羅馬軍隊有廣泛使用。

「馬尼卡護手」(Manica )由鐵或青銅製成,從圖拉真皇帝對達契亞戰爭時期,針對達契亞鐮刀愛攻擊羅馬人持劍右手臂的特性而裝備的。





護脛甲(Greave)

e0040579_23133270.jpg「格里夫斯」(Greave)來源是古高盧語,意思是脛骨。

後來成為羅馬兵保護腿部的「護脛甲」

古代希臘重甲步兵都穿著青銅製的護脛甲。

羅馬共和國在馬略軍事改革前 ,成年兵(Triarii 年齡在 40 到 45 歲間的百戰老兵)是俱備更好防衛武裝的士兵,他們兩腳都有護脛甲(Greave),穿著都讓人想起古代的希臘重甲步兵。

壯年兵(Principes)和青年兵(hastati)往往只有穿1個 護脛甲於右腿,他們的左腿上沒有穿。

後來帝國軍人不穿護脛甲,除了軍團裡的旗手、百夫長保留著。

另外羅馬士兵還會穿「斗蓬」(Sagum)是羅馬士兵和較低級官員穿的羊毛斗篷。

加上圍巾(focale)可以繞在脖子上,以防止擦傷羊毛圍巾裹住身體的額外的溫暖包裹。保護頸部被擦傷所造成的不斷接觸 。



e0040579_3301949.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8-27 11:42 | -古羅馬資料區-

Ancient Carthage -- 3D

迦太基城3D



迦太基遺跡

迦太基帝國距今已近3000多年了...
相傳這樣一個強盛帝國的創始人竟是一位名叫艾麗莎的漂亮公主....

..

[PR]
by cwj36 | 2012-08-25 00:31 | 【Total War 迦太基】

BC47 澤拉戰役

澤拉戰役
Battle of Zela
凱撒的「Veni Vidi Vici」


西元前63年,被羅馬龐培追殺的龐度斯國王米特里達梯六世繞道黑海東北岸前往博斯普魯斯王國 (Bosporan Kingdom),那裡由他的長子曼卡雷斯 (Machares)統治。

然而當他抵達曼卡雷斯的宮廷後,卻發現後者已經投靠了羅馬人。

米特里達梯六世逼迫曼卡雷斯自殺,攫取了博斯普魯斯王國的王位,希望以此為根據地圖謀發展。

米特里達梯六世的橫徵暴斂導致當地人發動了大規模的起義,許多重要城市發生叛亂;他的小兒子法爾奈克二世(Pharnaces II of Pontus)在不滿和厭倦戰爭的民眾支持下,帶領叛亂反對他的父親。

米特里達梯六世被迫自殺,法爾奈克二世還把父親米特里達梯六世屍體交給正在進行猶太戰爭的龐培龐培將他視為羅馬的朋友與盟友,成為科爾基斯、小亞美尼亞 、加拉太的統治者

在西元前49 年,羅馬凱撒龐培之間爆發了內戰。

法爾奈克二世趁機反叛羅馬,他擊敗了尼科波爾(Nicopolis)當地羅馬第36軍團,第36軍團指揮官卡爾維努斯(Gnaeus Domitius Calvinus )損失3/2兵力敗逃,法爾奈克二世屠殺羅馬戰俘和羅馬平民,並佔領了整個龐度斯。

e0040579_12362199.png


西元前47年,擊敗龐培後的凱撒由北非出征小亞細亞平叛。

法爾奈克二世派使者要跟凱撒和談被拒。

凱撒帶著羅馬第6軍團(只剩不到1000人)與臨時任務創建的軍團36殘部、22軍團,此種臨時軍團稱為vexillatio ,(約步兵1000騎兵500)前往龐度斯。

法爾奈克二世擁有20000人的龐度斯軍隊,凱撒的兵力顯然居於劣勢。

澤拉戰役(Battle of Zela)

e0040579_12364167.gif雙方在澤拉對峙..凱撒在一高地佈防。

法爾奈克二世在澤拉也有堅固的防禦工事,但是他似乎沒有把凱撒放在眼底,龐度斯軍隊還沒全部集結。

法爾奈克二世就下令龐度斯的馬戰車向凱撒的高地攻擊。

當衝上高地的龐度斯戰車一時使羅馬的士兵陷入混亂。

然而,羅馬兵發出許多飛鏢制止他們的前進。

羅馬陣線混亂回復後,法爾奈克二世又下令龐度斯步兵向高地攻擊.......

右翼的羅馬第6軍團老兵們迅速衝下山反攻,正要攻上來的龐度斯步兵被殺的片甲不留,完全崩壞。

最後,凱撒取得澤拉戰役勝利。

凱撒雖然習慣了勝利,但他認為在目前的勝利令人難以置信。

充滿喜悅的凱撒下令羅馬第6軍團返回意大利獲得他們該得榮譽和獎勵,得到「鐵」(Ferrata)的稱號。

凱撒意興風發地卻很淡定的對羅馬元老院發了一封全文只有3個拉丁字的捷報信:“Veni Vidi Vici”("came, saw, conquered"). 。

「我來了!我看到了!我勝利了!」意思是我凱撒一來就搞定,誰能像我這麼厲害啊。

法爾奈克二世逃到博斯普魯斯(Bosporan),他成功地組織一支小部隊由西徐亞人(Scythians)和薩爾馬提亞人(Sarmatian)組成的部隊,控制少數幾個城市。

法爾奈克二世的女婿阿斯汗特(Asander)私通凱撒,出賣岳父,攻擊法爾奈克二世的部隊殺了他。

羅馬讓龐度斯王室繼續統治科爾基斯(Colchis) 和西里西亞(Cilicia) ,直到西元62年羅馬皇帝尼祿下令波拉默二世(Polemon II of Pontus)退位,小亞細亞全納入羅馬帝國版圖。




e0040579_3301949.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8-23 11:36 | 【Total War ?度斯】

Highland - Veni Vidi Vici




Veni vidi vici, sai sei bello impossibile
veni vidi vici, sai sei bello sicuro di te
tu mi sorprendi cosi, come tu mi affascini
m"inamoro, ti adoro perché sei cosi…

Veni vidi vici, sai sei bello impossibile
veni vidi vici, sai sei bello sicuro di te
tu mi sorprendi cosi, come tu mi affascini
m"inamoro, ti adoro perché sei cosi…

I used 2 have a dog, a little puppy
he was so warm and oh so lovely
neighbors couldn"t stand him, I had 2 give him away
he never came back, no matter how I prayed.
now I understand and got a new friend
his name is Destiny to the very end
thank you allah 4 giving me birth
now Destiny gets what he deserves.

sai sento che, non mi resisti
quandro sarà, che tu mi conquisti
bello impossibile, cosi sicuro di te.

Veni vidi vici, sai sei bello impossibile
veni vidi vici, sai sei bello sicuro di te
tu mi sorprendi cosi, come tu mi affascini
m"inamoro, ti adoro perché sei cosi…

Veni vidi vici, sai sei bello impossibile
veni vidi vici, sai sei bello sicuro di te
tu mi sorprendi cosi, come tu mi affascini
m"inamoro, ti adoro perché sei cosi…

Bad times are here, good times will come
believin" tha lord knowing your life is short
u will not cry, u gonna smile,
u say elhamdula and not why
did you ever loose a person u really needed
I know, u thought your life is not completed
this is the life and I will survive
I swear, I love you granny all my life.

Non credo che, é un"illusione
ti vedo e, sento la passione.
Salta il cuore dentro noi
mentre dici che mi vuoi.

Veni vidi vici, sai sei bello impossibile
veni vidi vici, sai sei bello sicuro di te
tu mi sorprendi cosi, come tu mi affascini
m"inamoro, ti adoro perché sei cosi…

Veni vidi vici, sai sei bello impossibile
veni vidi vici, sai sei bello sicuro di te
tu mi sorprendi cosi, come tu mi affascini
m"inamoro, ti adoro perché sei cosi…

我來了,我看見了,我征服
我來了,我看見了,我征服
[PR]
by cwj36 | 2012-08-23 11:05 | 音樂村

非羅馬武裝

迦太基「聖團」(Sacred Band of Carthage)
銀盾兵(Argyraspides)
阿格瑪輕盾兵(Agema)
鐵甲騎兵(Cataphract)
坎塔布連圈 (Cantabrian circle)
鐮刀武器
戰豬
[PR]
by cwj36 | 2012-08-20 22:27 | -古羅馬資料區-

辛布里戰爭

北歐日耳曼人入侵
西元前2世紀 辛布里戰爭
Cimbrian War


e0040579_15563128.png


西元前120~115年左右,原居住在現今的丹麥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南部的日耳曼部落辛布里人(Cimbri)因不明原因(可能是由於氣候變化、人口過多)向南遷徙。

他們的鄰居條頓人(Teutones)、阿姆博人(Ambronen)很快加入他們的遷徙。

e0040579_719544.png


西元前113年,他們來到多瑙河岸的諾里庫姆(Noricum),住在這裡的陶里西人(Taurisci ),是羅馬的盟友。

因為無法擊退這些新的侵略者,陶里西人向羅馬請求援助。

羅馬共和國派遣執政官卡爾波(Gnaeus Papirius Carbo)帶軍隊去對付他們,結果遭到辛布里人埋伏攻擊( Battle of Noreia),灰頭土臉的逃回羅馬。

西元前110年前後辛布里人渡過萊茵河,通過高盧部落和鄰近地區已擾亂了此地區權力的平衡,他們還煽動或挑起如其他部落反抗羅馬共和國。

西元前107年,高盧族赫爾維第人(Helvetii)就與羅馬人發生衝突,赫爾維第人的幾古林尼部(Tigurini )在現在法國波爾多附近的布迪格拉(Battle of Burdigala)殺死了執政官盧契烏斯‧卡休斯(Lucius Cassius Longinus)與副將盧契烏斯‧畢索(Gaius Popillius Laenas ),

畢索他就是凱撒的岳父盧契烏斯‧卡爾普林穆斯‧畢索的祖父。慘敗的羅馬戰俘還遭到不得不低頭和從牛軛下通過的恥辱。

西元前106年,日耳曼人衝入了高盧境內,攻占了陶洛撒(Tolosa)。

阿勞西奧戰役(Battle of Arausio)

西元前105年春天,辛布里人、條頓人、和阿姆博人突然又離開了羅訥河上遊,沿著河岸向南前進。他們此時估計並不知道,有史以來規模最為龐大的羅馬野戰軍正在不遠處等著他們。

10月初,歐洲歷史上空前規模的兩支軍隊在阿勞西奧(Arausio)城南的羅訥河中遊河谷內相遇了。

日耳曼方面總人數約為30萬,其中能夠戰鬥的成年男子約有15萬左右,主帥是辛布里國王波伊奧里克斯(Boiorix),副帥是條頓國王條頓伯德(Teutobod)。

對日耳曼人忍無可忍的羅馬共和國派出自第二次布匿戰爭以後最大的羅馬軍力16個軍團,總共12萬大軍,由執政官曼利烏斯(Cn. Manlius)與凱皮歐(Servilius Caepio) 率領前往阿勞西奧(Arausio)羅訥河迎戰辛布里人。

但是凱皮歐曼利烏斯互不信任對方,他們在羅訥河的兩邊各自豎立獨立軍營。 ​

凱皮歐 求戰,而曼利烏斯要先談判。而當曼利烏斯與辛布里國王波伊奧里克斯(Boiorix)談判有所進展時。

10月6日對岸的凱皮歐卻單方面的發動攻擊,然後被辛布里與條頓人殲滅,凱皮歐逃跑。

倒楣的曼利烏斯,眼見凱皮歐被消滅,又無法渡河撤退,當辛布里與條頓人洗劫完凱皮歐的軍營,曼利烏斯的軍團也跟著覆沒,曼利烏斯逃出但他的兒子戰死。

羅馬軍16個軍團掛掉,80000多人死亡~使羅馬遭受了坎尼會戰以來最慘重的失敗。羅馬城內恐懼氣氛彌漫,無法再組建起一支像樣的軍隊來保衛羅馬。

可是奇蹟出現了~

大勝的辛布里人卻進入西班牙,而條頓人停留在高盧,他們都沒有南侵。

這給了羅馬人的時間來重新組織和選出羅馬的救星馬略 (Gaius Marius),激發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馬略軍事改革 。

已經連任四次執政官的馬略奉命指揮山北高盧境內(法國東南部)的戰事,而卡圖路斯((Quintus Lutatius Catulus)則負責山南高盧方面。

直到西元前102年,辛布里人與為條頓人準備會合準備入侵意大利。

在西班牙繞了一圈的辛布里人為什麼他們再次集合入侵意大利仍是一個謎。一說辛布里人被凱爾特比利亞人(Celtiberians)擊敗,又退回了高盧。

條頓人和阿姆博人進入納爾波高盧,經濱海阿爾卑斯(Maritime Alps)山脈進入意大利。

而辛布里人則轉向北面,通過瑞士,以求越過布勒納爾(Brenner)隘路。

兩支兵力擬在山南高盧地區會合。

事實證明,辛布里人與阿維爾尼人(Averni)部落發生衝突,並經過艱苦鬥爭,所以無法立即行軍到意大利。

埃奎亞·塞克斯提亞戰役(Battle of Aquae Sextiae)

重整4萬羅馬士兵的馬略決定先對付條頓人和阿姆博人,他在埃奎亞·塞克斯提亞(Aquae Sextiae)現在普羅旺斯艾克斯,建立了一個要塞化的高地營地,引誘阿姆博人攻擊。

日耳曼人靠人多,真的上勾發動猛攻....

阿姆博人攻擊時都會齊喊戰鬥口號“Ambrones!”震天價響, 條頓國王條頓伯德(Teutobod)的部隊在後,共有12萬日耳曼大軍。

日耳曼人依靠人海戰術,可怕的勇氣,與羅馬指揮官的失誤,給他們帶來勝利。

可是這次他們遇到的是精明的馬略馬略隱藏了4000名羅馬伏兵於森林中。

4000名羅馬伏兵從背後襲擊條頓人,條頓人和阿姆博人陷入混亂和潰敗。被殺9萬,俘虜2萬,而馬略自身損失不到1000人。

條頓國王條頓伯德送往羅馬凱旋遊行示眾,羅馬市民慶祝他的失敗,然後被羅馬人處死。

維爾切萊戰役(Battle of Vercellae)

當山北高盧的局勢已經穩定之後,馬略回到羅馬,再次被選為執政官。

馬略在羅馬接到卡圖路斯在維羅納(Verona)敗績,並退到波河流域的消息之後,便於西元前101年又出征去援助他。

馬略卡圖路斯會合在一起,總兵力只有5萬,渡過了波河,發現辛布里人正在維爾切萊(Vercellae),辛布里國王波伊奧里克斯(Boiorix),帶著21萬辛布里大軍正在劫掠這裡的財富。

維爾切萊是塞西亞河匯合處附近的平原地方,馬略展示了羅馬軍事改革的力量,辛布里人全軍覆沒,波伊奧里克斯戰死,損失14萬人,被俘6萬人。

辛布里人的女人為了不被羅馬所俘虜,親手殺死自己的孩子,然後自殺。辛布里人自此漸漸消失於歷史中。

辛布里人戰爭的結束,標誌著蘇拉馬略和之間的鬥爭開始,最終導致羅馬的內戰 。

e0040579_183636.jpg


e0040579_10504983.png在rome2派系辛布里使用「瑟那诺斯」(Cernunnos 科爾努諾斯),祂是凱爾特人的生育之神,為什麼使用凱爾特神當日耳曼辛布里派系圖騰並不清楚。

e0040579_15545516.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8-08 07:17 | 【Total War 日耳曼】

高盧戰爭的導火線

高盧戰爭的導火線
赫爾維第族大遷移


奧爾吉托利科斯的野望

e0040579_3574630.png


e0040579_175672.png赫爾維第人(Helvetii)是盧高凱爾特部落之一,原居住於瑞士高原,奧爾吉托利科斯(Orgetorix)是高盧赫爾維第人(Helvetii)的富裕貴族。

在西元前61年奧爾吉托利科斯在貴族中策劃了一個陰謀,勸誘赫爾維第族人帶著他們的全部資財,離開自己的領土。

他宣揚因為赫爾維第族的勇武超過所有一切人,所以要取得全高盧的霸權,是件極為容易的事。

要說服他們這樣做原本不難,因為赫爾維第人的領土,四周都被大自然限制著。

東面是極深的大河流-萊茵河,把赫爾維第人的領土與日耳曼人隔開。

西北面又是高峻異常的汝拉山,盤亙在塞廣尼人和赫爾維第人之間。

南面是勒茫納斯湖和羅唐納斯河,把赫爾維第人和羅馬行省隔開著。

e0040579_350567.gif


在這種環境中,赫爾維第族活動起來自然不能太寬敞,就要攻擊鄰邦也不很容易,因而使他們這種好戰成性的人,感到非常苦惱,所以他們準備遷移去山北高盧。

奧爾吉托利科斯的勢力一煽動,他們就決定預備啟程出發所需要的東西,盡可能地收買大量的牲口和車輛,又多多益善地播種了大量穀物,以便旅途中有充裕的糧食供應,還和鄰近的各邦建立了和平與友誼。

他們認為兩\2年時間就足以完成這些準備,因而用法律規定在第3年出發。

奧爾吉托利科斯被選出來負責籌備這些事情,他就自己擔起了到別族出使的任務。

在這次旅途中,他說服了塞廣尼人(sequani)卡泰孟塔羅第斯(Catamantaloedes)的兒子卡司幾克斯(Casticus),他的父親曾經擔任塞廣尼族長多年,羅馬元老院贈給過他「羅馬人民之友」的稱號,叫他去攫取他父親以前執掌過的族長之位。

同樣,他又說服了埃杜維(Aedui)人首領的弟弟杜諾列克斯(dumnorix ),不要服從羅馬的鞭策,還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他做妻子。

他使他們相信,這是極容易做到的事情,因為他本人也將取得赫爾維第族的大權,毫無疑問,赫爾維第人是全高盧最強有力的國家,他保證一定會用他的資財和他的軍隊,幫他們取得王位。

奧爾吉托利科斯杜諾列克斯卡司幾克斯互相表白誠意,設下了盟誓。

他們希望在取得政權後,就能以這最有力、最堅強的三個族的力量,佔據全高盧。

在西元前58年,奧爾吉托利科斯正計劃建立自己政權的計劃,卻遭到了告發。

依照赫爾維第人的習慣,該讓奧爾吉托利科斯戴著鐐銬,聽受審問,如果他被判有罪,隨著便應該受火焚之刑。

在預定審訊的那天,奧爾吉托利科斯把他所有的家屬都從各地召到審判的地方來,數達萬人之多,他還把數目同樣很大的全部被保護人和債戶都召了來。

就依靠這些人,他才逃了出去,沒受到審問。

赫爾維第首領們從四鄉召集起大批人準備討伐奧爾吉托利科斯,他卻在此時忽然死去,他可能被殺害或在自己的營地內的糾紛被殺。

赫爾維第族大遷移

他死後,赫爾維第人對離鄉他遷的計劃,仍舊毫不鬆懈地作著準備。

最後,當他們認為一切準備工作都已就緒時,就燒掉自己所有的12個市鎮,400個村莊,以及其餘的私人建築物。他們除了隨身攜帶的糧食以外,把其餘的也都燒掉,

這樣,便把所有回家的希望斷絕乾淨,只有拚命冒受一切危險去了。

他們又命令各自從家裡、帶足夠3個月用的磨好的糧食上路。

他們勸誘他們的鄰居勞拉契(Rauraci )、都林忌人(Tulingi )和拉多比契人(Latovici)採取同樣的措施,也燒掉自己的市鎮和村落,和他們一起出發。

e0040579_5424788.png


都林忌人古資料是稀缺的,僅有資料出現於凱撒的「高盧戰記」。

e0040579_5443688.png


勞拉契(Rauraci )也是小群凱爾特人。

e0040579_547745.png


他們並攻擊諾累耶的波伊(boii )人,強迫他們參加聯盟。

至少有30萬人參與這次大規模移民,其中四分之一的具有戰鬥能力。

他們要離開自己的家鄉,一共只有兩條路可走。

一條通過塞廣尼人的領域,在汝拉山和羅唐納斯河之間,是條狹窄而又崎嶇的道路,單列的車輛通過都很勉強,還有一座極高的山俯臨著它,因此只要很少人就可阻擋他們。

另一條路要通過羅馬共和國的控制下的山南高盧行省,比較平坦和便利,但此路屬於被羅馬人征服的阿羅布洛及斯人(Allobroges)領域之間的羅唐納斯河,也有幾處淺灘可以涉渡。

西元前58年3月28日,他們認為那些新被羅馬人征服的阿羅布洛及斯人,對羅馬人還不一定太有好感,也許可以說服他們借一條路給自己通過他們的領土,不然就用武力強迫他們這樣做。

因此在已經準備好一切出發用的東西之後,他們就約定此日,大家都趕到羅唐納斯河上會齊。

凱撒的拒絕

當這事報告給正在羅馬的凱撒,這個遷移軍事威脅高盧南部的穩定,而且會阻斷羅馬與西班牙的陸路連繫。

當時只有一個軍團在山南高盧 ,當赫爾維第人企圖取道通過羅馬行省時,他迅速離開羅馬,以盡可能快的速度趕向外高盧,到達日內瓦。

赫爾維第首領南梅友斯維盧克洛久斯派使者向凱撒說他們的目的只是想借道穿過行省,絕不作任何傷害,因為除了這條路以外,再沒別的路可走,求他答應他們的要求。

凱撒想起執政官盧契烏斯·卡休斯曾經被赫爾維第人殺死,他的羅馬軍隊也在被擊潰以後,還被迫鑽了軛門,因此認為決不可答應他們的要求,也不相信像赫爾維第人這種心懷惡意的人,如果給了他們通過行省的機會,絕對會肆意破壞。

但為了要取得一段間歇的時間,好讓凱撒新徵召的部隊集中,凱撒就回答使者說:他要化幾天時間考慮一下,如果他們希望得到答覆,可以在4月13日再來。

到了4月13日,凱撒破壞羅唐納斯河的橋樑還建立壘牆,拒絕赫爾維第人通過,赫爾維第人無法前往山北高盧,只好改往北走與塞廣尼人談判。

e0040579_4283867.gif


赫爾維第掠奪埃杜維

埃杜維人的貴族杜諾列克斯利用他的影響力,說服的塞廣尼人允許赫爾維第人遷移通過其領土。

赫爾維第人保證塞廣尼人不阻止赫爾維第人的通行,赫爾維第人在路過時也不為非作歹,或者肆行破壞。

在那時候,赫爾維第人軍隊,穿過那條狹谷和塞廣尼人的地界,到達埃杜維人的邊境阿拉爾河(river Arar 現代索恩河 )。赫爾維第人用聯結在一起的木筏和船隻,渡過阿拉爾河,但赫爾維第人卻蹂躪著埃杜維人的田野。

好心沒好報的埃杜維人(Aedui)不能抵擋這些侵入者,為了保全自己的生命財產,埃杜維2個首領狄維契阿古斯列司古斯就派使者到凱撒這裡來告狀求助。

凱撒出兵-阿拉爾戰役

凱撒同意出兵幫助埃杜維人,得到入侵高盧的藉口。

凱撒接到偵察人員的報告說,赫爾維第人的部隊4分之3已完全渡過阿拉爾河,大約還有4分之1日在阿拉河東岸,他們是赫爾維第人的幾古林尼部(Tigurini)。

凱撒指揮5個軍團,以最快的方式穿越阿爾卑斯山,凱撒在夜裡率領3個軍團,直撲向敵人尚未渡河的幾古林尼部。

他在他們都身負重荷、來不及防守之中遭到凱撒的攻擊,殺掉他們一大部分,其餘的都四散逃走,躲進最近的森林裡去。

阿拉爾戰役(Battle of Arar)是高盧戰爭的第一場戰役。

這場戰鬥完畢後,為了追擊赫爾維第人的其餘部隊,凱撒命令在阿拉爾河上造起一頂橋來,帶著自己的軍隊渡了過去。

凱撒軍團的突然到來,使赫爾維第人大為驚異,因為他們看到自己花了20天時間才困難地渡過來的河流,凱撒卻只花1天就過來了。

赫爾維第人再度與凱撒談判,赫爾維第人領袖狄維果派使者對凱撒這樣說:「如果羅馬人願意和赫爾維第人講和,他們願意到凱撒所指定、並且要他們住下來的地方去。但是如果凱撒堅持要戰爭,那末,凱撒必須記住羅馬人以前的災難和赫爾維第原先的勇敢。至於凱撒趁他們冷不防的時候攻擊,這是因為當時已經過了河的那些人不能來援救他們同胞的緣故,決不可以因此便把自己的勇敢估計得太高,或者輕視起赫爾維第人來。」

凱撒要赫爾維第人如果願意給他人質,讓他知道他們能保證履行自己的諾言,同時,如果他們自己和他們的同盟使埃杜維人和阿羅布洛及斯人受到的損害,都能得到賠償,他還是願意和他們講和的。

狄維果回答說:「赫爾維第人從祖先起就定下了規矩,一向只接受別人的人質,從不把人
質交給別人,羅馬人自己就是這件事的證人。」。

因此談判破裂,赫爾維第人為切斷羅馬軍隊的糧食供應,爆發比布拉克特戰役(Battle of Bibracte)。

比布拉克特戰役(Battle of Bibracte)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8-06 02:38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阿瓦利肯圍城

比圖里吉人(Bituriges)
BC52 阿瓦利肯圍城戰
Siege of Avaricum


e0040579_925254.png


e0040579_5132856.jpg


阿維爾尼(Averni)族長維欽托利(Vercingetorix)曾經在凱撒的部隊中擔任騎兵將領,因而對羅馬軍隊有相當深刻的認識。

高盧起義後在首戰失利後,維欽托利決定改變戰術。

他說服高盧各部族採用焦土戰略,他竭力避免與敵人正面交鋒,而是堅壁清野,用一切手段阻止敵人獲得草料和糧食,甚至不惜大批燒毀高盧人自己的村舍。

e0040579_5302240.jpg

(高盧族群分佈)


維欽托利的戰術大獲成功,羅馬人嚴重缺糧,不得不忍著極度的饑餓作戰。西元前52年凱撒糾集6個軍團,然後揮師南下,追逐維欽托利的主力部隊。

為了取得給養,羅馬人向全高盧最美麗、最富裕的阿瓦利肯( Avaricum)展開圍攻。

凱撒知道阿瓦利肯(現代布爾)是的高盧比圖里吉人(Bituriges)的最大和最好的城鎮,他相信,如果他能攻下阿瓦利肯城,整個比圖里吉部落就會投降。

維欽托利,主張撤退並摧毀阿瓦利肯城,但比圖里吉人不願放棄如此豐厚的財產,決心堅守。事後證明,這完全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比圖里吉族人相信他們能夠捍衛自己的阿瓦利肯城,維欽托利則不願入城防守。

阿瓦利肯城是易守難攻的城市, 有河流保護和一個龐大的沼澤,那裡只有一條狹窄的通路可以到達阿瓦利肯。

凱撒在阿瓦利肯城外安營扎寨,於沼澤狹窄的入口,開始建立兩座可以移動的攻城塔。用「蠍弩」(scorpion)掩護了攻城階梯的修造。

e0040579_5281946.jpg


當攻城塔快要完成時,,維欽托利移動部隊靠近阿瓦利肯城北15里成立2個陣營。維欽托利的陣營在沼澤區內,讓羅馬人無法攻擊。

維欽托利派出游擊部隊集中伏擊任何羅馬派出去覓食的部隊。當凱撒的偵查兵報告維欽托利陣地所在,他決定攻擊的新營地。

結果彷彿是一個重大戰役即將爆發,但是因為沼澤的隔離與雙方沒有人願意冒風險移動,凱撒維欽托利各自撤兵。

維欽托利返回到他的陣營,由於他沒有與羅馬作戰,被其他人指控背叛高盧軍隊,高盧軍隊產生矛盾爭執,被迫在軍營內捍衛自己的安全。

羅馬人很快就缺乏補給物資,部分原因是維欽托利的這些騷擾攻擊,但更令人擔憂,因為埃杜維(Aedui)與波伊(boii ),羅馬最寶貴的高盧盟友,不願意提供物資給凱撒

前者是因為他們已經悄悄地加入了維欽托利的起義,後者是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任何食物可以供給。

e0040579_531496.jpg


破壞大突擊

比圖里吉人有許多經驗豐富的礦工與熟練的鐵匠,這給了他們需要的技能對付羅馬的土堆。

當羅馬人試圖用抓鉤拉斷石頭牆壁時,比圖里吉人也用自己的機器拖住的羅馬抓鉤。

當羅馬人企圖在牆下挖隧道時,高盧礦工也挖自己隧道。

圍城的第25天,羅馬造的攻城階梯土丘(SiegeTerrace)長330英尺,越來越接近城牆,等待移動的攻城塔移往阿瓦利肯城牆就可登城作戰。

午夜剛過,羅馬人發覺土丘突然下沉。 高盧人挖土堆下的隧道,並放火焚燒坑木,隧道坍塌。

攻城階梯土丘必須有一些木柱支撐,高盧人從上面再澆油上,企圖燒毀攻城土丘,而在同一時間, 高盧軍衝出的土堆兩側的大門突擊。

經過數小時的烈焰與突擊,造成羅馬陣營造成極大的混亂,但最終,在羅馬軍隊的反攻,高盧的攻擊失敗,企圖放火燒毀土堆也告失敗,羅馬人迅速恢復被破壞的土堆。

翌日,阿瓦利肯的比圖里吉高盧軍決定試圖逃離阿瓦利肯,穿越沼澤與維欽托利會合。

這一計劃需要保密,其中阿瓦利肯的婦女懇求士兵不要放棄她們。婦女的哀求聲驚動了羅馬的斥候,意識到穿越沼澤與維欽托利會合計劃已經外洩的比圖里吉人放棄了疏散計劃。

第二天,凱撒圍攻阿瓦利肯城的第27天。

在一個暴風雨的掩護下,羅馬軍成功地推著攻城塔,士兵從攻城階梯土丘到達了城牆的頂端。

城破大屠殺

高盧人撤退到城中心,形成一個楔形陣,決心戰鬥到底。凱撒的軍隊集結城內後,並沒有馬上攻擊高盧人的楔形陣,他們只是站在哪裡「看著」高盧人。

恐懼感襲擊了阿瓦利肯城的高盧人,突然高盧士兵四散逃亡試圖衝出城門,結果當然遭到羅馬軍團無情的殺戮。

一向寬大的凱撒憤恨的下令屠殺阿瓦利肯的居民,包括婦女和兒童,全城4萬居民中僅有800人逃生。

阿瓦利肯落城後,維欽托利設法恢復高盧軍隊的士氣,一個鼓舞人心的講話,他很快就得回在圍困期間失去了部隊的信心。

更重要的凱撒失去了他的騎兵的最佳來源之一,高盧埃杜維(Aedui)人終於放棄了他們長期親羅馬的態度,並加入了起義,凱撒面臨著一個更加強大的高盧部落聯盟。

e0040579_537494.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8-04 05:12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Pax WTFM

Pax WTFM
e0040579_3301949.jpg
e0040579_2025017.jpg

Alea Iacta Est歡迎加入ROME 2最強網戰家族:
GAUL
WTFM 元老院

e0040579_1914686.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8-02 12:15 | {WTFM} 公告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