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年 07月 ( 30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e0040579_027544.jpg

Kiyomasa’s Katana Cavalry-清正刀騎兵
Yoritomo’s Yabusame Cavalry-賴朝流鏑馬騎兵
The Spears of Shizugatake-賤ヶ岳槍騎兵
Benkei’s Blades-弁慶之薙刀
Gozen’s Hime Heroines-巴御前姬英雄
Tokitaka’s Tanegashima-時堯種子島鐵砲
Seigen’s Swordmasters-勢源劍豪(Toda Seigen戶田勢源 戦国時代剣豪,越前朝倉氏家臣)
Tadakatsu's Tetsubo Warriors-本多忠勝金砕棒戰士
Hanzo’s Shadows-半蔵之影-精英忍者
[PR]
by cwj36 | 2012-07-26 22:33 | Total War: Shogun 2

羅馬圓形(Orb)陣

羅馬圓形(Orb)陣

e0040579_13252110.jpg


Orb,來自拉丁文「奧比斯」 (orbis) ,意思是「圓形」。

顧名思義羅馬圓形(Orb)陣是一隊或整個軍團的防守陣型,通常可以被看作是代表一個絕望快要崩潰的羅馬軍團最後掙扎的背水一戰陣型。

羅馬軍團如果被敵人包圍陷入混亂,或獨立小隊被敵軍分割包圍時,弓箭手會集中在中心,羅馬士兵執盾圍成圓形,接下來就看老天是否保佑他們能順利脫險。

西元前211年,漢尼拔二弟哈斯朱拔‧巴卡在西班牙戰場分割老西庇阿兄弟-兄帕布利阿斯‧西庇阿(Publius Cornelius Scipio 就是老西庇阿 )與弟尼阿斯‧西庇阿(Gnaeus.Late Scipio )的羅馬軍團。

老西庇阿戰死後,弟弟尼阿斯‧西庇阿也被圍了個水泄不通,他命羅馬軍組成圓形(Orb)陣,以抵抗迦太基軍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

不久迦太基軍就開始了總攻,他們從四面殺上山來,可憐羅馬軍雖然拼死抵抗,卻畢竟寡不敵眾,紛紛倒在了敵人的槍劍之下,混戰中尼阿斯‧西庇阿也力盡戰死,只有少數士兵死戰突圍。

電影「世紀戰魂」裡描述的羅馬第九軍團(Legio IX Hispana )被殲滅的情形也是使用羅馬圓形Orb陣(雖然方了點)。



e0040579_3301949.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7-24 13:23 | -古羅馬資料區-

羅馬擊退騎兵陣
Repel Cavalry 擊退騎兵

e0040579_11403253.jpg

e0040579_12381237.jpg羅馬軍團遇到喜歡從後面或側面來襲的騎兵要怎麼辦?

如果羅馬軍團察覺有騎兵來襲,防衛軍團的前列第一排,用盾牌形成了一個緊牆,用自己的標槍(皮拉)突出盾牆外,形成的類似長槍陣的標槍線。

標槍除了可以擾亂敵人步兵的陣式外,另一作用就是來擋馬。

毫無疑問,這個盾牌標槍方陣( 拉丁文repellere equites)障礙將使騎兵難以闖入。

馬匹通常會在陣前停住,或後退,這是騎兵最脆弱的時刻,第二排羅馬士兵開始射標槍或由弓箭手射殺騎兵給與毀滅性的打擊。

那個重裝騎兵還沒耀武揚威的時代被證明對抗騎兵是非常有效的。



e0040579_12385941.jpg

e0040579_3301949.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7-24 12:38 | -古羅馬資料區-

5槳座戰船(Quinquereme)

西元前四世紀
地中海主力戰船
5槳座戰船- Quinquereme


e0040579_19411023.jpg


迦太基海軍是城市安全的主要的保障,它是地中海卓越的巡邏部隊,代表迦太基的黃金時代。迦太基他們的海軍包括大約300至350軍艦,不斷巡邏遼闊的地中海。

這是由於迦太基的中央位置,控制西西里島和北非突尼斯販賣奴隸與貿易通路,當時船舶設計和建造必須以跨越地中海的技能

迦太基海軍早期依循在基於腓尼基泰爾設計的2槳座戰船或3槳座戰船(trireme )的腓尼基航海世代,後來的主力是希臘化時代的4槳座戰船(Quadriremes)和5槳座戰船(Quinquereme)。

當在東方與埃及的戰船愈來愈大,亞歷山大大帝之後,馬其頓曾建造過6槳座戰船,安提柯曾建造7槳座戰船,後來更有8槳座、9槳座、10槳座、12槳座乃至16到40槳座戰船的出現。

據說色雷斯的萊西馬庫斯曾建造8槳座(Octeres)超級戰船,有1600名槳手,1200名士兵。

普魯塔克則描述了一種40槳座超級戰船(Larger polyremes)由埃及的托勒密四世建造128米長,可搭載4000名槳手,400名水手,3000名士兵的大船。

普魯塔克寫道:「這艘船只是為了展示,它與建築在地面上的建築物沒什麽區別,人們費了很大力氣才把它拖到海裡。」

e0040579_19374290.jpg


而在西方的迦太基與羅馬,5槳座戰船(Quinquereme)仍然是迦太基、羅馬海軍的中流砥柱。所謂「5槳座」是指5個人共同划動1個槳。

5槳座戰船發明者是敘拉古的狄奧尼,在西元前399年,他主要針對敘拉古對抗迦太基海軍軍備計劃的一部分,由3槳座戰船(trireme)發展而來的重型風帆劃槳戰艦。

在西元前4世紀的大部分時間,5槳座戰船當時是最重的軍艦類型,並經常是3槳座戰船(trireme)與4槳座(quadriremes)組成的艦隊的旗艦。

伯羅奔尼撒戰爭之後的西元前4世紀,有經驗的槳手在戰爭中損失很大,使得很難有足夠有經驗的槳手操縱3槳座戰船(triremes)。

於是一種新的設計在在敘拉古(希臘移民城市,在西西里)出現了,發明者狄奧尼通過槳手的數量以彌補經驗的不足。

於是4槳座(quadriremes)、5槳座(quinquiremes)的風帆戰船出現了。長期以來人們一直為這個名字所困擾,

更有趣的是後來還出現了所謂hexeres(6槳座)、 hepteres(7槳座)甚至更多。所以這裡的數字表示的應該是槳手的數量而非槳的數量,即多個槳手會共同划動一個槳。

五槳座戰船槳手的可能分布是:上面兩層每2名槳手劃一支槳,最下面一層1名槳手劃1支槳,由於最上層的槳手在戰鬥中容易被箭矢和石頭傷害而降低戰船的機動能力,因此5槳座戰船的全部槳手都位於甲板之下以得到更多保護

e0040579_12481935.jpg


根據波里比阿的記載,一艘5槳座戰船有300名槳手,120名士兵和50名水手。

歷史學家Fik Meijer認為5槳座戰船每側有58名槳手划動最上一層29支槳,58名槳手劃動中間一層29支槳,34名槳手划動最下一層34 支槳。

雖然5槳座戰船有更多的槳手,但它也更大了,更笨重了,而且考慮到是多人划動一支槳,其效率也不如3槳座戰船,所以5槳座戰船並不比3槳座快多少。

所以較小的海軍仍然以3槳座戰船為主,而只有像埃及、羅馬和迦太基那樣的海軍大國有數量較多的5槳座戰船(或更多槳座的戰船)。

5槳座戰船的優勢是具有更好的防禦能力以抵抗衝角(Ram)的撞擊並可以搭載更多的士兵。更重要的是在這一時期大型投射武器(大型弩箭或弩炮)開始在戰船上使用,戰術也由撞擊擊沈敵艦演變為用投射武器殺傷槳手以使其喪失機動能力,以及古老的接舷作戰。

更大的5槳座戰船在裝載威力更大的投射器及搭載更多士兵方面有更多優勢。事實上這一時期的3槳座戰船也將所有槳手置於甲板之下,並變得更大,更重。

在第一次布匿戰爭之前,羅馬僅有10艘3槳座戰船保護她的海岸,當時的羅馬共和國 ,是缺乏海軍的國家。

而迦太基在第一次布匿戰爭之前就有至少300艘5槳座戰船。

而中等的海軍如帕加馬王國有100艘3槳座戰船。

在羅馬捲入與迦太基的第一次布匿戰爭中,羅馬元老院建造一個100 艘5槳座(quinquiremes)和20艘3槳座(triremes)的艦隊。

羅馬海軍主要由3槳座、4槳座和5槳座戰船組成。盡管它們都裝備有船首撞角,但羅馬海軍通常進行接舷戰而不是衝角攻擊。

e0040579_19343117.jpg羅馬人抄襲迦太基戰船設計與敘拉古的技術支援,但考慮到無法通過傳統的海上戰術擊敗迦太基,開發了烏鴉甲板橋登船設備,使羅馬人可以發送海軍陸戰隊捕獲或擊沉迦太基的船隻。

得雷帕納海戰(Battle of Drepana)羅馬人戰敗,但繳獲漢尼拔羅歐安(Hannibal the Rhodian)擱淺的迦太基5槳座戰船,並用它作為一個造船藍圖,製作為自己的戰船。

在著名的亞克興戰役(31BC)中,屋大維使用輕型的利本尼亞(Liburnians )輕戰船依靠機動能力和數量優勢打敗了安東尼的5槳座戰船(Quinquereme)與6槳座(Hexareme)重型艦隊。

利本尼亞(Liburnians ) 輕戰船之名來自利本尼亞人,他們以航海和經商聞名,但是也背負著海盜的惡名。

利本尼亞戰船依靠快速對敵船縱火和射擊取得優勢。

亞克興海戰之後,地中海變成了羅馬帝國的內海,重型艦隊不再需要了,到西元325年,5槳座戰船已經消失了。
[PR]
by cwj36 | 2012-07-22 19:27 | -古羅馬資料區-

埃加迪群島海戰
Battle of the Aegates Islands
第一次布匿戰爭最後決戰


e0040579_19235484.jpg


第一次布匿戰爭長達23年,羅馬先後佔領西西里島東部的墨西拿(Messina)、南部的阿格里琴坦(Agrigentum)與北部巴勒莫斯(Panormus),迫使敘拉古與之結盟。

羅馬艦隊在西元前249年得雷帕納海戰(Battle of Drepana),大部份被摧毀。迦太基遂掌握地中海西部控制權。

不過迦太基只剩西西里島西部一小塊地盤,由哈米爾卡·巴卡(Hamilcar Barca 漢尼拔之父)緩慢在島上建立自己的優勢,依然靠得雷帕納的迦太基艦隊保護西西里島西部海域。

而迦太基高層漢諾二世(Hanno II the Great)反對戰爭,因此羅馬有時間重建海軍。

經過20多年的戰爭,多災多難的羅馬共和國的財政狀況是一國庫是空的。羅馬人堅持不承認失敗,也不接受非完全的勝利。

而且,羅馬共和國依靠它的公民的愛國心,受到私人贊助,獲得了足夠的船隻和水手。而受到民族文化影響,絕大部分的迦太基有錢貴族不肯因為戰爭的事花費自己的錢。

羅馬和迦太基勢力之間的敵對行動逐漸陷入僵局,西元前244年因為沒有什麼海上戰鬥,迦太基還遣散部分海軍以節省經費。

而到了西元前242年,由來自富裕羅馬公民的捐款,羅馬終於又建造戰船200餘艘,而且水手訓練精良,由執政官卡圖納斯(Gaius Lutatius Catulus)指揮恢復對西西里島西部的港口的圍攻,利利俾(Lilybaeum)和得雷帕納(Drepana) 港口被封鎖切斷與北非迦太基的連繫。

卡圖納斯封鎖得雷帕納港期間,繼續訓練水兵,使缺乏經驗的水手變成專業水手。

迦太基人大為震驚羅馬艦隊的死灰復燃,迦太基也連忙建立一個新的迦太基艦隊,約250艘戰艦,迦太基船員也是匆匆徵召和缺乏海戰經驗。

前241年,迦太基漢諾二世指揮的艦隊前往支援在島上作戰的陸軍部隊。

漢諾二世的計劃是橫渡埃加迪群島,前往西西里​​島以西哈米爾卡·巴卡所在艾利克(Eryx)基地,卸下物資後,再讓最有經驗哈米爾卡·巴卡的僱傭軍登船,以攻擊羅馬艦隊。

卡圖納斯也預料到迦太基的戰略決定,為防止漢諾二世哈米爾卡·巴卡結合。

卡圖納斯決定捕捉迦太基艦隊進行海上決戰。

e0040579_2216423.jpg


由於吹西風對羅馬艦隊有利,卡圖納斯出發時下令羅馬艦隊的桅杆,風帆和其他不必要的設備(如烏鴉甲板橋)從羅馬戰船上卸下,只攜帶必需品,以使他們在惡劣海洋氣候條件下的適航,羅馬人因為在風浪大時,因船頭笨重的烏鴉甲板橋而翻船的海難事件層出不窮而嚇怕了。

3月10日羅馬艦隊划向埃加迪群島(Aegates Islands)附近。兩軍就在埃加迪群島(Aegates Islands)附近遭遇。

卡圖納斯羅馬艦隊很快佔了上風,他們的船有更大的機動性對付有衝角迦太基「馬沙拉」敵艦,迦太基船員大都是菜鳥,操舟更不靈活。

迦太基艦曾經改造過希臘式五槳座戰船(Quinquereme),為求撞擊羅馬烏鴉艦尾部,加重衝角的威力,所以船速變慢。

羅馬戰船避開迦太基戰船的撞擊,加上羅馬人在海戰中的經驗增長,這次海戰不靠烏鴉甲板橋,與迦太基五槳座戰船(Quinquereme)平行後,跳上敵艦甲板砍殺。

約有一半的迦太基艦隊被摧毀或捕獲。

迦太基艦隊損失戰船50餘艘,被俘70餘艘,羅馬損失30艘。

其餘的迦太基戰船利用風向改變,讓他們逃離沒有風帆的羅馬艦隊的追殺,漢諾二世逃回非洲。

這次海戰使羅馬又取得地中海西部控制權,迫使迦太基簽訂有利於羅馬的和約,放棄西西里島,並賠償戰爭損失。

迦太基艦隊取得決定性勝利後,卡圖納斯再次圍困利利俾港,隔離哈米爾卡·巴卡和他的軍隊在西西里島,迦太基仍然保留幾個據點。

但是迦太基已經沒有資源,無法再建立一個艦隊,迦太基終於承認失敗,並與羅馬簽署了和平條約:

※迦太基撤出西西里島。
※迦太基無條件交還羅馬戰俘,但是需要重金贖回他們的俘虜
※迦太基不准攻打敘拉古和它的同盟
※迦太基將西西里島北面的一些小島轉交羅馬
※迦太基立即付款 2,200 塔蘭特,以後10年每年付款1000塔蘭特。

羅馬遂在西西里建立第一個行省。這場大戰使羅馬佔據了除敘拉古領地之外的整個西西里島。

長達23年第一次布匿戰爭結束,簽署的和平條約後,哈米爾卡·巴卡被撤職,迦太基僱傭軍隊返回自己的家園。

漢諾二世拒絕發積欠的薪酬引起了兵變,史稱「傭兵戰爭」或「無道戰爭」(Truceless war)。

迦太基政府被迫重新起用哈米爾卡·巴卡

他使用攻心戰術,以自身威望招納敵軍,並對拒絕投降者加以殘酷鎮壓,最終在西元前237年平定了兵變。

西元前236年漢諾二世並同意哈米爾卡·巴卡前往西班牙發展,開始迦太基人對羅馬的第二次布匿戰爭。

e0040579_22203631.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7-21 19:16 | 【Total War 迦太基】

得雷帕納海戰
Battle of Drepana
聖雞不吃米的羅馬海軍悲劇


e0040579_23542237.jpg


巴勒莫斯戰役

西元前255年羅馬入侵北非大慘敗,迦太基得到了喘息,迦太基趁機攻擊西西里島南部阿格里琴坦(Agrigentum)毀城後離開。

西元前254年,羅馬建造140艘戰艦重組艦隊,前252年羅馬贏得在西西里北部巴勒莫斯(Panormus)的戰役。

西元前251年羅馬再次於巴勒莫斯的戰役(Battle of Panormus)中獲勝,此次迦太基哈斯朱拔(Hasdrubal)與兒子漢諾二世動員2萬多人被羅馬執政官梅特路斯(Lucius Caecilius Metellus )擊敗。

梅特路斯命令羅馬標槍部隊躲入城防溝渠中埋伏,前方部隊等待迦太基戰象如坦克車當先鋒步兵隨後集體攻擊時,羅馬軍當場撤退到城門的右側,埋伏的標槍兵與城牆的火箭全數射向迦太基戰象,引起它們的恐慌,發瘋的戰象反轉衝入迦太基自己的隊伍中,迦太基陣腳大亂.....

還沒等梅特路斯下令出擊,迦太基軍就一轟而散.....最後羅馬人沒有去追逃離的迦太基軍隊,而是忙著抓大象。

梅特路斯捕獲120 頭大象 ,凱旋回到羅馬,還鑄造紀念幣以慶祝勝利。

e0040579_21225778.jpg


除了後來的Hamilcar巴薩的西西里游擊戰外,這場巴勒莫斯戰役的失利標誌著迦太基在西西里島的陸地爭奪結束。

得雷帕納海戰

羅馬開始在西西里島極西迦太基海港城市利利俾(Lilybaeum)圍城,而迦太基亟欲保有對西西里島的影響力,力圖光復西西里島南部的阿格里琴坦。

西元前253年羅馬再度因暴風雨發生船難,損失150艘船艦。

西元前249年羅馬執政官普布利烏斯(Publius Claudius Pulche)率領120艘戰船封鎖駐守利利俾港,利利俾港的迦太基守將是哈米利哥(himilco)。

迦太基仍然在海上有機動優越,得雷帕納的艾德賀巴(Ad Herbal)派迦太基艦隊司令哈米爾卡(不是漢尼拔父親)突破羅馬圍困,在光天化日之下提供利利俾補給物資。並在夜晚帶著利利俾港內騎兵用馬匹,駛往海港得雷帕納(Drepana)。

事實上,哈米爾卡的迦太基艦隊又成功補給物資給利利俾好幾次,羅馬對利利俾港市的圍困變成笑話,這使得普布利烏斯羅馬艦隊深感恥辱,決定攻打得雷帕納的可惡的迦太基艦隊。

e0040579_19531592.gif


羅馬人很迷信的,據說出戰前必須當由聖雞吃米與否卜吉凶,結果聖雞不肯吃米,是兇兆不應該出戰,船員因此迷信而恐懼這次的戰爭。

普布利烏斯求戰心切,一怒之下把聖雞丟到海裡,還說了一句名言:「Let them drink, since they don't wish to eat.」(讓他們喝,因為他們不想吃)。

然後普布利烏斯決定發動偷襲得雷帕納海港,羅馬艦隊在沒有月亮的夜晚成直線行進。不久後,一個勇敢的水手漢尼拔羅歐安(Hannibal the Rhodian)看到航行中的羅馬艦隊,航向得雷帕納,趕緊將此軍情火速去報告得雷帕納的艾德賀巴

得到消息的艾德賀巴,率領迦太基艦隊通過南部港市和周圍兩個小島嶼海岸的海域。

e0040579_065185.png普布利烏斯赫然發現迦太基艦隊時,知道偷襲失敗,下令他的艦隊,背對海岸重新組合成戰鬥隊形。正當普布利烏斯的烏鴉戰艦準備轉向時......

迦太基艾德賀巴(Ad Herbal)首先下令他的右翼攻擊各艘羅馬戰船的尾巴,讓烏鴉甲板橋無法運作。

許多烏鴉戰艦被迦太基「馬沙拉」戰船撞擊尾部沉沒,迦太基左翼重型五槳座戰船(Quinquereme)
也開始攻擊........

普布利烏斯的120艘烏鴉戰艦中93艘被擊沉或被俘。

更倒楣的是逃脫的羅馬剩餘的艦隊又遭遇暴風雨,羅馬艦隊整個報銷。

普布利烏斯狼狽的回到羅馬後被審判,以無能和不虔誠,被罰款,流放出羅馬,不久去世,也可能是自殺 。

這年敘拉古與羅馬的15年條約期滿,無條件續簽同盟條約。

迦太基不願資助建立昂貴的艦隊,考慮與羅馬和平談判結束戰爭,使得羅馬海軍得以再生。

西元前247年迦太基將領哈米爾卡·巴卡(Hamilcar Barca 漢尼拔之父)執掌西西里對抗羅馬的任務,其策略是佔據山地進行游擊戰,確保西西里西岸的利利俾與得雷帕納海港。

e0040579_22203631.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7-20 23:56 | 【Total War 迦太基】

埃克諾姆斯角海戰
Battle of Cape Ecnomus
古地中海與世界史上最大海戰


e0040579_235245100.gif


第一次布匿戰爭(西元前264~前241)期間,羅馬艦隊與迦太基艦隊在西西里島南岸埃克諾姆斯角(今利卡塔)附近進行的海戰。

羅馬共和國在邁利海戰中首次取勝後,於西元前256年由執政官雷古盧斯(Marcus Atilius Regulus)和盧修斯曼利厄斯(Lucius Manlius Vulso Longus)羅馬艦隊艦船330艘(Quinquereme)、約15萬士兵,從西西里島出發,企圖入侵北非迦太基本土。

歐洲研究學者對於以上雙方兵力數字認為並是不太可信。

一支由哈米爾卡(不是漢尼拔父親)和漢諾二世(Hanno II the Great)指揮的迦太基艦隊(艦船350艘)正嚴陣以待,準備阻擊,此役是古地中海與世界史上最大的海戰。

兩支艦隊在埃克諾姆斯角遭遇。

羅馬艦隊

羅馬艦隊分成4個分隊,成楔形隊形航進。

前第1第(盧修斯曼利厄斯)、2分隊(雷古盧斯)擔任前衛,中間是運兵船與大量載馬匹和食物和武器補給船,第3分隊(triarii)為後衛。

迦太基艦隊

迦太基艦隊分成4個分隊,以單橫隊前進。哈米爾卡第2、第3分隊在中央,漢諾二世指揮左右第1、第4分隊。

e0040579_23111815.jpg


作戰

雙方相遇後,迦太基中間的哈米爾卡的第2第3個分隊佯裝後撤,以吸引羅馬的2個先頭分隊,製造羅馬先鋒和運兵船的距離差距。

然後漢諾二世(指揮右翼第4隊)用兩側分隊,避開羅馬戰船的烏鴉甲板橋接舷攻擊,襲擊後面的羅馬運兵船。

羅馬第2隊雷古盧斯見勢後並不追擊哈米爾卡,即下令先頭分隊調頭救援運兵船,擊退迦太基的右翼漢諾二世第4隊攻擊。

羅馬第1隊盧修斯曼利厄斯也掉頭攻擊迦太基的左翼第1隊。

眼見羅馬不上當的哈米爾卡也回頭準備支援漢諾二世

羅馬的第3隊其也相繼投入戰鬥夾擊漢諾二世。但哈米爾卡的第2第3個分隊來不及支援漢諾二世

e0040579_2353832.png


羅馬人繼續使用接舷跳板作案,展開白刃戰,再次獲勝,擊沉迦太基艦船30艘,俘獲64艘。羅馬損失艦船24艘。

羅馬勝利

羅馬贏得這次勝利後,取得地中海中部的控制權,為登陸北非打開通道。

羅馬在西西里島登陸進行維修和船員休息,將俘獲的迦太基戰船送到羅馬廣場展示,雷古盧斯登陸北非。

e0040579_22203631.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7-19 22:59 | 【Total War 迦太基】

邁利海戰
Battle of Mylae
羅馬與迦太基首次海戰


e0040579_1362177.jpg


前265年,敘拉古的 Hiero II 即位,決定清除敘拉古(Syracuse)雇傭軍中的一批義大利人強佔了西西里島東北端的墨西拿,出軍圍攻墨西拿。

西元前265年,這些義大利雇傭軍分為兩派,分別求助於迦太基和羅馬。迦太基搶先控制了墨西拿。西元前264年羅馬軍隊開進西西里,揭開第一次布匿戰爭戰幕。

羅馬先後佔領墨西拿和阿格里琴坦(Agrigentum),迫使敘拉古與之結盟。但在海上迦太基卻佔優勢。羅馬人迅速建立一支艦隊。

布匿戰爭初期,羅馬人在陸戰中取得勝利,但海上仍處於劣勢,無法阻止迦太基人從非洲渡海增援。

西元前261年,羅馬人在意大利人和希臘人的幫助下,建立一支艦隊,於前260年企圖攻占墨西拿,但遭失敗。

羅馬共和國執政官科尼利厄斯西庇阿(Gnaeus Cornelius Scipio Asina)率領17艘來到利帕里群島(Battle of the Lipari Islands),準備與另一執政官蓋烏斯迪利奧斯(Gaius Duilius)會合。

不巧被迦太基伯迪斯(boodes)率領的約20艘艦艇封鎖在利帕里海港內。

科尼利厄斯沒有海戰的經驗,船員又驚慌失措,逃到了陸地,離開的船隻無人值守,所以幾乎沒有任何戰鬥,全被伯迪斯擄獲成為迦太基艦隊新成員。

灰頭土臉的科尼利厄斯得到貶抑的綽號「Asina」(意思是雌驢)。

而後羅馬人承認他們在海軍力量和戰術的弱點,尤其是利帕里群島的事件。羅馬人改進希臘式4槳座戰船(Quadrireme),在戰船上安裝一種叫“烏鴉甲板橋”(Corvus)的接舷跳板。

e0040579_12463386.jpg


在跳板頂端有一尖鉤,在敵船駛近撞擊或擦過時,即放下跳板,搭在敵船甲板上,使其失去機動能力,並讓士兵憑借跳板擁上敵船,發揮羅馬士兵善於白刃戰的特長。

據說“烏鴉甲板橋”是來自敘拉古科學家阿基米德協助而發明。

同年,羅馬執政官蓋烏斯迪利奧斯(Gaius Duilius)率103艘戰船與迦太基統帥漢尼拔芝斯科(Hannibal Gisco)率領的130艘戰船在邁利(Mylae)附近海面遭遇。

海戰中,迦太基人依仗其戰船航速快、機動性好、人員訓練有素,低估羅馬人的戰鬥能力,固守撞擊戰法。

迦太基主力重型戰船是希臘式五槳座戰船(Quinquereme),一艘五槳座戰船有300名槳手,120名士兵和50名水手。

迦太基輕戰船稱為「馬沙拉」(Marsala )。馬沙拉戰船長115英尺(35米),寬約15.7英尺(4.8米),17槳,可以用船頭裝置青銅的撞擊嘴(beaks)撞擊敵船。

e0040579_12423452.jpg

e0040579_1391243.jpg


迦太基「馬沙拉」(Marsala )


當迦太基「馬沙拉」戰船準備撞擊羅馬船時,羅馬戰船的烏鴉甲板橋接舷跳板突然降下,羅馬士兵從欄杆衝上「馬沙拉」戰船展開白刃戰,「馬沙拉」戰船士兵人數又比羅馬烏鴉艦人數少,迦太基人驚慌失措,一接戰就擄獲了30艘迦太基戰船。

迦太基五槳座戰船(Quinquereme)為了避免被羅馬戰船船頭的烏鴉甲板橋登艦,迦太基戰船被迫駛向羅馬戰船的後面或側面。沒想到烏鴉甲板橋也可以橫著放,又被羅馬戰船得逞再損失20艘迦太基戰船。

羅馬以這種新戰法,充分發揮其白刃戰的威力,獲得這場海戰的勝利。這是羅馬與迦太基第一次真正的海戰。

迦太基損失戰船50艘,3000人戰死,700人被俘,其餘戰船逃走。羅馬損失11艘艘戰船,首次獲得海戰勝利,奪得地中海的控制權,並得以進一步進攻科西嘉島和撒丁島。

羅馬再打下撒丁島,羅馬再次摧毀了漢尼拔芝斯科殘餘的80艘迦太基艦隊,漢尼拔芝斯科逃回迦太基,因此他戰敗無能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勝利的蓋烏斯迪利奧斯回到羅馬在凱旋遊行中展現俘虜的迦太基戰艦於羅馬民眾眼前,豎立一根迪利奧斯勝利柱在羅馬廣場。

e0040579_22203631.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7-19 12:42 | 【Total War 迦太基】

Macedonian phalanx
馬其頓方陣


e0040579_484040.gif


馬其頓方陣最早是由亞歷山大的父親腓力二世(Phili II 西元前359年-前336年任馬其頓國王)所創的陣型。

後來定型以16乘16共256名手持3.6米長的薩里沙(Sarissa)長槍及盾牌的步兵所構成的陣形。

薩里沙呈葉形的槍尖部份即約有50公分。其尾部裝有銅釘(butt-spike)使重心後移保持平衡,當槍尖折斷時,可迅速用槍尾繼續作戰。銅釘也可以釘在地上來抵抗敵人步兵衝鋒。

整支薩里沙長槍約重8公斤,又薩里沙長槍相當長,需要一個金屬環把兩根普通長槍相接而成。需要雙手握持,

盾牌(aspis ),直徑只有60公分,並用皮帶掛在脖子上,把盾牌固定在左手臂處,左手可以騰出來幫助持槍。馬其頓方陣步兵還配有小短劍以供近戰輔助用。

薩里沙長槍設計如此長,主要是步兵組成方陣後,可以用此槍輕易對付其他步兵相對較短的兵器。

薩里沙長槍組成的馬其頓方陣:

e0040579_4112695.gif


前5排:矛頭都可以攻擊敵人,因此每列正面前都有五個矛頭,就算敵人躲過第一支矛頭,後面仍有四支等著他。

中5排:士兵把矛架在前方士兵的肩膀上使長槍傾斜,一來準備替補前方戰友,二來也可以阻擋箭矢標槍。

後6排:士兵則把薩里沙長槍直立於地上,作阻擋箭矢標槍用。

由於盾牌固定在左手臂,方陣右翼的士兵沒有防衛盾牌,因此在戰鬥中,左邊方陣往往會漂往右邊方向桶。

所以最有經驗的士兵經常被放置在右邊的方陣,以避免方陣往右邊漂移問題。

薩里沙長槍缺點太笨重,當側翼受到攻擊時沒法迅速回應。然而這可以藉由精實嚴格的訓練來加速變換陣形的速度。

在亞歷山大大帝時期,持薩里沙的馬其頓士兵可以快速舉起超長槍,整齊劃一來改變槍頭方向,且靈活變換各種陣形。

在繼業者戰爭中,持薩里沙的銀盾兵就展現過,當側翼受到敵人騎兵威脅時,經驗豐富的薩里沙方陣可以快速轉換方陣槍頭方向,使敵人騎兵不敢攻擊。

馬其頓方陣正面,理論上堅不可摧的

馬其頓方陣側翼是弱點,通常方陣需要依些輔助兵種來保護側翼,如騎兵、輕裝步兵(peltasts)等。

騎兵成楔形,並駐紮在方陣的最右邊與左右最外側。

前線有弓箭手、投石器 等,方陣進行急行軍時,每十個人還有一個僕人幫忙方陣前進速度。

e0040579_9275480.jpg


西元前2世紀安提柯的馬其頓方陣

繼業者戰爭之時,一些學者認為因為各繼業者都使用薩里沙的軍隊,而把薩里沙長槍拉得更長約4.3米至5.5米,甚至達到6.4米(21英尺),遠長於亞歷山大時期,方陣的機動能力更為減低。

後來,希臘城邦聯盟也紛紛放棄原有的作戰方式,改用薩里沙長槍。在這段時期,薩里沙戰術中的多兵種作戰逐漸衰退,越來越依賴重步兵對決。

尤其到了馬其頓安提柯王朝腓力五世(Philip V )時代,騎兵只占次要地位,而重裝步兵方陣已成為決定性部分,這種回到重裝步兵決戰思想的主要原因,可能是由於馬其頓地形多山的緣故。

安提柯軍的騎兵比例遠低於亞歷山大時期,在亞歷山大時期騎兵和步兵比是1:6,但在安提柯王朝後期比例變成1:20。

但須知道西元前4世紀腓力二世時期的軍隊騎兵比例與西元前2世紀的安提柯腓力五世時代是類似的,且亞歷山大需要如此高的騎兵比例是因為長程遠征需要,東方有非常廣大的距離需要巡防。

尤其在伊朗地區,亞歷山大需要能快速且機動的部隊來掌控整個廣大地區,這也是相當重要的關鍵。

然而,安提柯王朝的指揮官並不用面對騎兵為主體的敵人,且希臘城市距離較短且多山的環境下,騎兵不需要如此多,而使他們反而偏向用較重裝步兵作戰。

再說羅馬騎兵也是輔助羅馬步兵側翼的性質,不是特別強大難以應付。

但不幸的在西元前197年腓力五世在庫諾斯克法萊戰場上戰敗,騎兵來源的色薩利騎兵因為羅馬人把一部分色薩利給予他們的盟友埃托利亞同盟,並且讓色薩利脫離馬其頓控制,使安提柯王朝缺乏足夠的騎兵數量。

馬其頓方陣的槍更長更重,使方陣機動能力進一步退化,加上對步兵的訓練也不夠精實,方陣再也無法展現腓力二世亞歷山大時期靈活的陣行變換。

安提柯王朝組成馬其頓長槍方陣是「銅盾兵」(Chalkaspides 查爾卡斯皮德斯方陣 重裝步兵 銅盾)與「白盾兵」(leukaspides 盧卡皮德方陣 青年精兵,鮮紅軍衣和甲胄)。

馬其頓方陣前5列和最後一列由有充分訓練的士兵組成,中間夾著訓練不充分的人員,他們的任務就是推動前面的人前進。

安提柯王朝騎兵不強大,為保護馬其頓方陣軍團在大戰役時安置輕盾兵(Peltasts)和阿格瑪(Agema禁衛營)保護方陣側翼,在其他狀況他們也可以用來作突襲、強行軍、或特別作戰用。

另外大量的投射部隊猛烈發射標槍和箭矢,也可使馬其頓方陣士氣開始動搖,雖然馬其頓方陣第6排以後的長槍有擋標槍和箭矢的功能,但其實功效不大。

西元前301年的伊普蘇斯戰役(Battle of Ipsus),也是安提柯一世戰死之役。

安提柯一世大戰馬其頓攝政卡山德、色雷斯國王利西馬科斯塞琉古一世聯軍,戰役中利西馬科斯分出一些馬弓手和散兵前往陣線中央,當雙方馬其頓方陣互捅時,猛烈發射標槍和箭矢沒有保護的安提柯軍右翼(安提柯右翼騎兵突破聯軍左翼時被戰象纏住)。

安提柯一世的馬其頓方陣士氣開始動搖,最終崩潰向後逃去。安提柯試圖重新聚集部隊並加強中部對抗敵投射兵種和方陣主力的兵力。

戰鬥開始時他未穿板甲,這一疏失不幸在此時被聯軍一不知名投矛兵準確地投出標槍,正中安提柯一世,當場氣絕身亡。

馬其頓方陣若在平地,對其正面簡直無法攻擊,可是在丘陵崎嶇地區或通過地形破碎地區,將難以保持方陣穩定則很容易潰裂,因為這種長矛要用兩手才能揮動,所以只要秩序一亂,方陣就極易被擊敗。

因此,以前希臘之間的城邦戰爭,他們不會採取一定要攻擊明顯的戰略要點。 許多時候,這兩個對立的雙方會約定找到最合適的一塊平原土地,用方陣來解決衝突。

但是遇到羅馬共和國的短劍軍團,他們可就不會玩跟你約定找到最合適的一塊平原土地來開戰。

e0040579_12564688.jpg


BC197 庫諾斯克法萊戰役

腓力五世的馬其頓方陣在庫諾斯克法萊高地居高臨下,但因為庫諾斯克法萊地形像個狗頭,狗頭2個眼睛是高地,因此腓力五世其實將軍隊分成獨立的左右2部份。

馬其頓左翼主要是輕裝步兵組成,因為地形較為破碎崎嶇。馬其頓右翼是馬其頓方陣佈置在狗頭2個眼睛高地中間平緩的坡地。

羅馬軍右翼雖然打跑了馬其頓左翼輕裝步兵.........

但羅馬軍的左翼在馬其頓右翼打擊下戰況危急, 羅馬三線方陣的青年兵(hastati)與壯年兵(principes)輪流不斷投擲標槍抵擋,一直往後退。

馬其頓重步兵可以不在乎射來的箭支,但卻無法不在乎投槍,沒有人願意設想自己被投槍擊中的情景,即使用盾擋住了投槍,由於投槍的重量,一般也只好拋掉盾了。

羅馬軍右翼的一位軍事保民官見到自軍左翼的不利情況,自發下率領羅馬右翼20個中隊(Manipulus)朝馬其頓右翼後方攻擊......

因為馬其頓右翼的馬其頓方陣因此輕盾兵兵力不足,後方沒有輕盾兵防衛,又無法立即轉變正面方向來應付突來的威脅,使得方陣陣型破裂,在兩面攻擊下馬其頓右翼遭到擊破,致使腓力五世全軍全線崩退。

此役馬其頓右翼並非地形破碎崎嶇的關係,而是馬其頓右翼方陣側後邊沒有防衛,弱點被機動的羅馬軍團逮到而成為戰敗致命傷。

e0040579_365372.png


BC168 彼得那戰役

彼得那附近是一平坦的地形,適合馬其頓方陣施展....

安提柯王朝末代國王珀爾修斯的馬其頓軍團整個方陣以堅固的密集壓縮陣型(synaspismos)跑步向前推進,就像一大排推土機猛烈衝擊羅馬軍團。

羅馬軍團不敵,雞飛狗跳的連忙後退往阿羅克拉斯山上準備逃走。

馬其頓方陣軍團追擊到山下,在這個緊急關頭,珀爾修斯下令方陣向山坡上推進,

一方面由於地形高低不平,另一方面由於正面的長度太寬,所以企圖占領高地的方陣士兵,雖然不願意但卻必須與占領低地的方陣部隊分隔開來。

這下慘了,各個馬其頓方陣變的瀝瀝落落5566,羅馬軍果斷的停下腳步發起反擊,從馬其頓人的空隙中穿插進去,馬其頓方陣又一次被羅馬短劍擊敗。

此役因地形破碎崎嶇的關係,導致馬其頓方陣被羅馬瓦解,但最大的錯誤在珀爾修斯愚蠢的指揮。

西元前2世紀塞琉古的馬其頓方陣

e0040579_1304283.jpg


塞琉古的馬其頓方陣由銀盾兵(Argyraspides)組成。大概約10000人。彼得那戰役後,塞琉古深受衝擊,開始模仿羅馬軍,建立5000人的羅馬化步兵團('Romanized' infantry)。

搭配塞琉古的馬其頓方陣的兵種非常多樣,有鐵甲騎兵、鐮刀戰車、阿拉伯駱駝弓兵,安條克三世還有一招對付從方陣後面來襲的敵人騎兵,那就是印度戰象預備隊。

因為馬匹非常討厭大象的氣味,聞到大象的氣味會紛紛走避,騎兵便無法衝擊。

塞琉古並有大量雇傭兵,雇傭兵投機性強,他們作戰僅僅是為了獲取金錢,因此雇傭軍在順勢中作戰可能是十分勇猛的,因為可以獲取很多利益;但是一旦戰事不利,他們就會十分膽怯會先陣前逃亡。

BC 190 馬格尼西亞戰役

塞琉古國王安條克三世有些神似高加米拉戰役亞歷山大大帝的錘砧戰術作戰,在馬格尼西亞戰役中率領右翼騎兵成功突破羅馬左翼陣列部隊。

而羅馬盟軍的帕加馬國王歐邁尼斯二世也擊破塞琉古左翼,沒有攻擊塞琉古後方的印度戰象預備隊,返回攻擊塞琉古的中央銀盾兵馬其頓方陣。

正當中央方陣形勢越來越不利,但安條克三世卻沒有像高加米拉戰役時亞歷山大大帝趁機攻擊羅馬軍團後面,反而率領騎兵筆直朝羅馬營地進攻。

中央銀盾兵馬其頓方陣內的戰象受不了從四面八方射來的標槍和箭的攻擊開始發狂亂竄,使方陣再也不能保持完整而混亂,尤其方陣側面的步兵部隊被羅馬肅清,在羅馬軍團的總攻擊下整個塞琉古軍開始步向潰敗。

可見摧毀馬其頓方陣,不一定要靠破碎崎嶇的地形。

安條克三世的錘砧戰術(方陣為砧,騎兵為錘)似乎喜歡只做半套,錘子出去就不回來,跟他在西元前217年拉菲亞戰役(Battle of Raphia)中突破埃及托勒密四世左翼,竟一直持續在後追趕埃及左翼敗兵~讓中央銀盾兵馬其頓方陣被消滅如出一轍。

此役其實不應該敗,銀盾兵馬其頓方陣表現良好但是遭到投擲武器的圍剿,抵抗許久才崩潰,可惜安條克三世實在不是亞歷山大

希臘化時代的馬其頓方陣經這3場大戰的失敗,終於結束其風光時代。

e0040579_3301949.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7-18 03:01 | 【Total War 馬其頓】

第三次馬其頓戰爭導火線

馬其頓安提柯王朝
末代國王
珀爾修斯的野望


e0040579_11492552.jpg


西元前188年的第二次馬其頓戰爭和約,羅馬的初衷是希望從此使希臘分裂,並使亞洲保持權力平衡,可是不久和約即產生裂痕。

首先,帕加馬國王歐邁尼斯二世(Eumenes II)與比西尼亞國王普魯西亞斯交惡,接著又與馬其頓的腓力五世發生爭吵。

羅馬人認為歐邁尼斯二世企圖擴展自己的權力,就決心援助他的兄弟阿塔羅斯二世以阻止他膨漲,但最終失敗。

其次,呂西亞人反抗羅得島的統治,而羅德島的海上勢力擴張也使羅馬認為它對愛琴海地區是一種經常性的威脅。

其三,阿托利亞人之間又不斷發生爭執,由於斯巴達勉強加入亞該亞同盟,更是經常成為引起摩擦的因素。

一旦發生糾紛,這些國家又經常到羅馬去告狀,羅馬累次派遣大使或是代表團加以調查,但結果卻少有成就。

腓力五世本來就從未放棄重獲霸權的希望,認為羅馬的勢力已經衰落,開始藐視它的權威,在西元前187年或西元前186年占領了色雷斯海岸城市埃努斯和馬羅尼亞(即今伊諾斯和馬羅尼亞)。

此舉足以威脅赫勒斯滂——通往亞洲的最近通路——所以帕加馬國王歐邁尼斯二世感到驚慌。

西元前185年,羅馬派代表團去調查並提出報告,裁決要求腓力五世撤出他留在埃努斯,馬羅尼亞和色薩利等地的駐軍。

害死德米特里事件

這使腓力五世極其憤怒,說他的運氣不見得就完了,但因為他對戰爭並無準備,所以只好忍怒撤兵。不久,為了爭取時間,他派幼子德米特里(Demetrius)到羅馬去向元老院訴苦。

德米特里在羅馬並非生客,他曾以人質身份在那裡住過好幾年。羅馬人對他表示極熱烈的歡迎,待以殊禮,目的是想分化馬其頓王族。弗拉米尼努斯甚至向他獻媚說羅馬不久將擁立他為王。

結果是他回到馬其頓時,因為帶回了最有利的答覆,所以受到人民的熱烈歡迎。人民認為由於腓力五世的挑撥,馬其頓與羅馬之間已經走到戰爭邊緣,因為德米特里的斡旋才重獲和平。

這使他的哥哥珀耳修斯(Perseus of Macedon)極為妒嫉。他偽造了一封假信,說是弗拉米尼努斯寄來的,威脅他父親,終於毒死了德米特里

這是西元前181年發生的事情。不久腓力五世就識破了這個陰謀,知道自己受騙了。

他受到良心譴責,加上他的左右寵幸也紛紛投靠珀耳修斯

腓力五世對珀爾修斯相當氣憤,並改立同宗的艾克格拉底之子安提柯為王國繼承人。幾個月後腓力五世逝世,儘管安提柯是新任繼承人,但珀爾修斯在國內卻擁有很大勢力,珀爾修斯立即奪取王位並處死安提柯,於前179年當上了馬其頓國王。

西元前179年,珀爾修斯繼承王位,雖然他決定繼續父親的敵視羅馬政策,但他的第一步卻是要求與羅馬續訂同盟條約。羅馬同意之後,他就設法增強對色雷斯的控制。

同時他也想解決土地問題,這是許多年來希臘境內禍亂的根源。平民主義已十分猖獗,主要是因為羅馬使希臘各國之間已不再能夠發生傭兵性質的戰爭。

過去這些貧窮非法之徒,尚有當兵的路可走,現在只好做土匪,搶劫富人財產。富人為了自保,只好尋求羅馬的保護。

珀爾修斯對一切“革命”份子都準備加以收買。他不僅在馬其頓頒布赦令,使破產者可以獲利,而且發出普遍號召,歡迎一切由於政治或債務等理由逃亡在外的希臘人到馬其頓來,並允諾完全恢復其過去的地位和財產。

在希臘北部早已蠢蠢欲動,現在就引出燎原之火。

這種如火如荼的局面使羅馬元老院大為恐慌,立即派代表團到馬其頓進行調查,但只得到馬其頓的冷眼。

歐邁尼斯二世刺殺事件

最後在西元前172年,帕加馬國王歐邁尼斯二世到羅馬去,在元老院陳訴珀爾修斯的侵略意圖。

歐邁尼斯二世當時懷疑珀爾修斯的舉動可疑,他親自向羅馬元老院控訴:

歐邁尼斯二世說「 他(珀爾修斯)儲存了可供30,000名步兵和5,000名騎兵十年之用的穀物,所以他在食物供應上有很大的自由,不受他本國土地收成好壞的限制,敵國的農村狀況也對他沒有什麼影響。

擁有那麼多財富的他,除了他供給現有馬其頓軍隊俸祿之外,還可以同時支付10,000名雇傭兵的費用。

每年他的王室所屬的銀礦還可以提供大量的財政收入。他還在軍械庫存放了大量的武器,足夠現有軍隊之三倍數量的士兵打仗所需。他另外還控制了色雷斯的人力.......以防馬其頓的人力萬一不能滿足所需。 」

當時,羅德島的大使也在座,他起來攻擊帕加馬國王歐邁尼斯二世,說他在亞洲採取的政策與珀爾修斯在希臘的完全相似。

羅馬未加理會,但並非完全忘記歐邁尼斯二世的野望,元老院對歐邁尼斯二世還是待以殊禮。

歐邁尼斯二世獲得這次外交勝利回國。在德爾斐,他順便去祭奠阿波羅,珀爾修斯雇用刺客在那裡企圖謀殺這向羅馬說馬其頓壞話的人。

歐邁尼斯二世遭刺客襲擊,險些斃命。

羅馬因為馬其頓王珀爾修斯這些「不友善」的舉動,觸發羅馬發動第三次馬其頓戰爭的借口。
[PR]
by cwj36 | 2012-07-16 10:57 | 【Total War 馬其頓】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