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府維新
幕府陸軍-慶応的軍制改革


e0040579_19123100.jpg


1866年第二次長州征討時,德川家茂的死亡使幕府失去重心,幕府需要一名新的將軍,徳川宗家準備推出有宗家血統的徳川家達,但此時,徳川家達只有4歳沒有能力接這個爛攤子?大家都不約而同地想到了一個人—一橋慶喜

一橋慶喜不是笨蛋,他清醒地知道,征夷大將軍這個以往人人想坐而不得的職位,如今已經成了燙手山芋,坐在上面就如同坐於火爐之上,立即拒絕,

迫於無奈幕府老中板倉勝靜一橋慶喜入繼宗家。

一橋慶喜仍然拒絕就任征夷大將軍,並恐嚇的說:「德川家宜將政權奉還天朝,萬乘天子親裁萬機,舉國同心,以救時艱,始可免覆滅。」

板倉勝靜一聽一橋慶喜要搞「大政奉還」惶恐說:「政權唯君所裁斷,臣等請繼德川家而已」,既然這些討厭的幕府老中要讓一橋慶喜「政權唯君所裁斷」,那一橋慶喜就接任江戸幕府第15代征夷大将軍(在職:1867年 ‐ 1868年)是為「徳川慶喜」。

德川慶喜就任將軍後20天,孝明天皇駕崩。14歲的明治天皇繼位。

德川慶喜執政後,接受了法國公使萊昂‧羅修斯(Leon Roches)提出的改革方案,決定進行1866年8月「慶応陸軍軍制改革」。

羅修斯對幕府的親善政策收到了理想的效果,在幕府內部開始形成所謂的親法派,其核心人物是小栗忠順栗本鋤雲等人。

e0040579_18491913.jpg


幕府陸軍一元化

鑑於第二次長州征討敗戦後,慶應2年(1866年)8月将軍徳川慶喜大規模軍制改革施行。

幕府中樞導入總裁制度,設置陸軍局,廢除了以往陸軍組織由老中輪番值班的制度。

並且推行幕府直轄的軍事組織的一元化,五番方(書院番・小姓番・大番・小十人・新番)等舊有型組織沒有解體但全被縮小,在多餘的人員中選出優秀者編入成為親衛隊性質的「奥詰銃隊」與「遊撃隊」(奥詰の後身)陸軍。

撤兵隊為江戸城諸門的警備隊。千人同心是江戸幕府職制,是武蔵国多摩郡八王子(現八王子市)配置的郷士身分幕臣集團,也決定洋式化操練、改稱「八王子千人隊」。

擴大組織設立陸軍奉行、歩兵奉行、撒兵奉行指揮系統也被整備。

講武所也編入陸軍成為研究機関的陸軍所。同時幕府將譜代大名的軍隊統一調集到江戶進行訓練並統一裝備。

幕府也成立5個小隊200名的「築造兵」由石匠、泥瓦匠等有建築專長的職人組成,是幕府專屬工兵,其他籓類似的工兵種都是委託給工人,幕府工兵在鳥羽伏見之戰時活躍的架構簡易野戦築城。

e0040579_2181820.jpg


伝習隊(Denshūtai)



在第二次長州征討中,幕府充分認識到了建設新式陸軍的重要性。勘定奉行小栗忠順批評曾批評說幕府陸軍:「徒有其名,騎兵頭僅從荷蘭人那兒學會了馬術,還談不到運用騎兵作戰,實際上還不配稱為三兵」。

慶應三年(1867),小栗忠順提出了幕府的陸軍近代化的建議。

就特地從法國邀請了軍事顧問團,來訓練三軍(騎步炮三軍)。

軍事顧問團團長是查爾斯·夏諾安(Charles Sulpice Jules Chanoine)中校,副團長是朱爾斯‧布奈特(Jules Brunet) J上尉。

查爾斯·夏諾安以下到任,開始在横浜的太田陣屋訓練伝習歩兵隊(500人),數月後移往江戸傳習法式軍事操練。伝習歩兵隊招收14~19歳旗本子弟志願者為對象開始種子士官教育。

徴募兵士的來源自賭徒、流氓(やくざ)、搬運工人(雲助)、厩務員(馬丁)、消防員(火消)等江戸低下階層編成。

軍事講演全部採用法語與1863年法式歩兵操典。朱爾斯‧布奈特上尉還設計了日本的新的洋式軍裝,這套軍裝在明治維新後被立即啟用。

在法國軍事顧問團的指導下,幕府建立起由騎兵、炮兵和步兵組成的完備的陸軍建制,並交由法國軍事顧問團進行近代化訓練。

法國軍事顧問團在江戸駒馬訓練出3個伝習歩兵大隊1400名(各大隊400~450名)。總隊長是歩兵頭並大鳥圭介

伝習第一大隊長是小笠原石見守。駐屯大手前的舊酒井雅楽頭屋敷跡,稱為「大手前伝習隊」。

伝習第二大隊長是本多幸七郎。駐屯神田小川町西部的常陸国土浦藩主土屋采女正上屋敷,稱為「小川町伝習隊」。

第三大隊長是平岡芋作。駐屯於三番町。此第三大隊在江戸開城之際,第一大隊第二大隊從江戸脱走到各地對抗新政府軍,而第三大隊則投降,編入「帰正隊」。

伝習隊使用「夏斯波特步槍(シャスポー銃)」,乃幕末最新最強部隊。慶応2年(1866年)12月,法國拿破崙3世皇帝送給伝習隊2連隊的量(約1800挺)的夏斯波特步槍。(由於伝習隊夏斯波特步槍最後有槍沒彈,伝習隊在箱館戰爭時已大多使用ミニエー銃)

伝習隊部份也有操練有7連發功能「史賓塞來福槍(Spenser Riffle)」(後裝式。弾頭円錐型 最後薩摩藩甚至裝備了1萬多挺。)

當時英軍的射擊線在歐洲軍隊當中頗具特色,呈兩線四列部署。

作戰時,第一線跪射,第二線立射,射擊線上的兩列相互交替射擊,因此英軍齊射的火力非常密集,在對射過程中有相當的優勢。

和英軍相比,法軍的隊伍或由單個的連隊排列成縱隊,或由成對的連隊排列成縱隊,其火力遠不及英軍猛烈。

法式訓練的特色是強調白刃戰的作用,刺刀突擊是傳習隊日常訓練的重中之重。

值得一提的是,法國教官第一次將歐洲的軍事體操引入了日本。當時被稱爲"練體法"的軍事體操的作用在於鍛煉士兵們的體魄,使他們的身體狀況可以適應訓練和作戰的需要

軍事講習不到一年,明治維新開始。 法國顧問團根據法國政府的命令到橫濱避難,對於在伏見鳥羽天皇的薩長軍和幕府軍的激戰,法國顧問採取了中立的態度。

幕府騎兵

e0040579_1833225.jpg

(伝習隊槍騎兵)

騎兵部隊,在西歐正被火槍歩兵部隊為主力兵科的思維所淘汰,但依然是可以當展示軍力的擺飾。

幕府當時有重騎兵6個中隊576騎,軽騎兵2個中隊12騎。擁有騎兵不是其他籓財政所能負擔,當時只有土佐籓有引進少數馬匹,但組成的騎兵隊只是用來「傳令」。

法國為改良幕府軍馬品種改良贈呈阿拉伯馬26頭。飼育與伝習同時進行、預定在小金牧(千葉県松戸市)設置軍馬繁殖場,但是因為戊辰戰爭爆發阿拉伯馬四處離散。

e0040579_10521517.jpg


幕府炮兵

幕府的野戦砲兵部隊有6個(2個是騎兵砲隊),野戦重砲兵部隊有6個半・海岸重砲兵2000名、與火炮雄籓薩摩、佐賀的炮兵豪不遜色,甚至超過。

每個野戦砲兵部隊擁有1門6斤12栂(ドイム 荷蘭長度單位 約2.57393636厘米)榴弾砲與8門4斤山砲。保有部隊合計野戦砲(含山砲)48門,砲手384名。

野戦重砲兵部隊擁有12斤15栂榴弾砲8門,部隊總計野戦重砲52門・砲手416名。

幕府與薩摩、佐賀都熟練火炮運用,但是薩摩、佐賀對用馬匹來移動火炮卻不常使用,當時只有幕府的第一砲兵隊與薩摩的一番砲隊有使用馬來拉炮。

幕府歩兵隊的傭兵化

慶応3年(1867)9月初依照理想的情況,將編成48個大隊,高達24000人,解散由3000石旗本出資僱用的「組合銃隊」5000人,結果解雇的銃卒造成很大社会問題。因為戰雲密佈,幕府決定増員再雇用,幕府歩兵隊傭兵化。

在幕府形將崩潰前夕,幕府陸軍這樣的規模,比起薩長土三藩的兵力,有過之而無不及,佐幕諸藩與幕府陸軍使用的主力制式步槍,則是1853年恩菲爾德式前膛來福槍(Enfield Rifle Musket)。

南北戰爭結束後,美軍將收繳的該款步槍大量輸送給佐幕方,數量據稱有5萬枝以上,扣除報廢,瑕疵,運送損失,應該也有3萬挺之譜,

最終時刻、幕府陸軍有歩兵隊9個連隊(一橋徳川家的播磨領也第16連隊編成),伝習歩兵隊4個大隊為核心,是全日本最大的西洋式軍事組織。

為籌集兵餉,幕府和法國還簽訂了借款協議,並改革以往的年貢米制度,將貢米換成了貨幣,以現金支付俸祿,向商人課稅。

幕府計劃用法式武器重新裝備陸軍,和法國敲定了一份價值3百33萬8千7百法郎的軍售協定。

爲了籌措這筆鉅款,幕府提出用蝦夷地産開發權作抵押,向法國舉債。幕府這種用國土換軍援的賣國行徑,讓很多忠心耿耿幕臣深以爲恥。

在慶応2年(1866年)12月時,拿破崙3世就無償提供2個連隊分(1800支)當時最新鋭夏斯波特步槍(シャスポー銃chassepot 後膛装弹)給江戸幕府。

e0040579_1830967.gif


幕府又訂購銃10000支夏斯波特步槍。大鳥圭介率領幕府陸軍精鋭部隊伝習隊有使用夏斯波特步槍的記述,但為幕末研究學者否定。

1867年(慶応三年)5月,幕府透過会津藩緊急訂購4,300挺普魯士製造的德雷賽針槍(Dreyse needle gun ),準備對抗倒幕側諸藩從英國開始輸入的後装式英製恩菲爾德步槍(スナイドル銃),可惜趕不上鳥羽・伏見戰役。

實際上,由於戊辰戰爭的爆發和法國對日政策的改變,包括法國無償援助的最新式夏斯波特步槍(chassepot 後膛装弹)在內,幕府實際到手的武器尚不及協定規定的一半,所以幕府陸軍的武器裝備依然以英式與荷式爲主。

1868年(慶応4年)2月から4月にかけて、2000人から3000人の幕府歩兵隊や新選組などが江戸を脱走した際に、大鳥圭介に同行して伝習第一大隊、第二大隊の1100名ほどが脱走した。

脱走した伝習隊などの約2000人は、4月12日に下総市川の国府台に集結して、大鳥圭介を総督(隊長)、土方歳三を参謀として部隊を編成した。

北に大きく山間部を迂回する険しい間道が通る母成峠には会津藩と来援の仙台藩、二本松藩、そして大鳥圭介率いる旧幕府軍伝習隊と新選組が配置されていました

母成峠的守備隊是以傳習步兵為中心構成,其規模按照現代的標準,大概在一個大隊左右。傳習步兵隊由江戶的町人組成,其裝備的小銃為最新式的。

在戰爭初期,舊幕府軍的主力小銃具有壓倒性的火力,但是到了8月的時候,新政府軍也得到這種武器,火力也就和舊幕府軍不相上下。

e0040579_2213996.jpg


徳川慶喜銳意改革,但時間過短,倒幕力量猛撲,他有強大的西洋式軍隊,卻沒有使出來,江戶無血開城成為日本德川幕府最後的將軍。沒有德川慶喜的自我克制,就沒有明治維新的燦爛花朵……



e0040579_18404914.jpg


WTFM STEAM
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1-30 18:29 | 【日本幕末維新】




The Shimabara Rebellion (島原の乱1637–1638 )影片欣賞

e0040579_18404914.jpg


WTFM STEAM
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1-28 10:59 | Total War: Shogun 2

1866 第二次長州征討

1866 第二次長州征討
德川家茂 五面撲殺
大村益次郎 四境戰爭
幕府15萬 vs 長州4千


e0040579_6153880.jpg

e0040579_215368.gif
:【赫赫東藩八萬兵,襲來屯在浪華城,我曹快死果何日,笑待四鄰聞炮聲】

第二次長州征討

高杉晉作功山寺舉兵後,幕府面對長州藩局面的急轉產生了很大的震動。

京都「一會桑」中的一橋慶喜松平容保,建議14代將軍德川家茂乘機將長州的內部動亂政治化,早日發動對長州的再一次征討。

第一次長州征伐後的長州藩原本已服罪,但此時政權又一次被一小撮「激進暴徒」高杉晉作所顛覆,長州「激進暴徒」奪取政權後,廢除投降幕府的「九二共識」,高唱「大割據」有對幕府和將軍不利的動向,幕府必須趁早征伐暴徒。

幕府先召喚長州藩藩主毛利敬親前往京都說明,長州藩以藩主「生病」理由拒絶。對代理支藩藩主到大坂的召喚命令也遭到拒絶。長州藩反意已經昭然若揭。

德川家茂也認可一橋和松平的建議,決心徹底毀滅長州藩,德川家茂在元治二年(1865年)5月16日,發佈命令,動員諸藩組織征討軍。

德川家茂發佈征討令後,屬下諸藩卻應者寥寥,偶爾有答應出兵的也是叫苦連天,說藩財政不堪重負。

德川家茂明白,這是「大權委任論」理論在作祟:諸藩現在只認可天皇的敕令,開始忽視幕府將軍的權威。

要取得對長州征討的大義名分,還是要得到天皇的認可。6月,德川家茂不辭辛苦,坐著輪船再次從江戶來到京都,並通過「一會桑」政權,要取得朝廷對長州征討的敕書。

慶應二年(1866年)1月,德川家茂派出小笠原長行為詰問全權大使下達最後通牒,前往廣島向長州藩問罪。此時長州一邊拖延與幕府軍的談判,一邊進行迎擊的準備。

很快,小笠原長行的問罪結果出來了,長州藩對幕府的態度很冷淡,既不屈服也不反抗。

德川家茂認為這樣僵持下去,對局面沒有裨益,於是更換了征討長州的理由,那就是要繼續翻舊帳追究「禁門之變」中長州藩的罪責,進行追加處分。

最終,在德川家茂的軟硬兼施下,孝明天皇下達了「處分防長」的敕令。

幕府作戰計劃-五境入侵

e0040579_8395493.jpg慶應二年6月,幕府以幕府洋式步兵隊、幕府海軍隊、松山藩、彥根藩、高田藩、紀州藩為主力32藩15萬軍隊出兵命令。

家茂動員起來的軍隊,松山藩是幕府親藩,彥根藩和高田藩是幕府的譜代大名,紀州藩是將軍家茂的老家。

而會津藩和桑名藩,因需鎮守京都所以沒有參戰。

至於幕府洋式步兵隊,是德川家茂以年俸15兩的高薪,是幕府軍最強的兵力但顯然幕府並沒有想全力用在長州征討。

幕府征討長州的諸路軍中,除幕府軍和紀州藩兵配備近代武器外,其餘各藩的軍隊仍舊使用刀、槍、弓箭等冷兵器和老掉牙的火繩槍。

參與第二次長州征討的藩和旗本帶著大批軍隊集中到了大坂城,他們就地大肆收購糧食和軍需品,導致大坂一地物價飛漲。

同時,各藩為軍事需要,在本藩內進行糧食儲備,長州藩又控制著下關海峽,國內的物流通道不暢,全國的米價在短時間內飛漲數倍。加上為戰爭而加徵的戰爭稅收和徭役,老百姓的忍耐度到了極限。

由戰爭引發的米價飛漲、租稅激增和抽丁拉夫激起了農民和城市貧民的劇烈反抗。

在「大坂周圍十里之內無一處沒有暴動」(世直し一揆)的情況下,儘管有將軍德川家茂親自坐鎮大坂,幕府也毫無應對之法。

與此同時,英、法、美、荷四國用武力強迫幕府接受了放棄壟斷開國政策和改訂稅率的要求。

此時的幕府內有強藩割據、人民暴動,外有列強壓迫開兵庫港,真是腹背受敵、內外交困。

幕府大軍以藝州口(山陽道安芸)・石州口(山陰道石見)・小倉口(九州豊前)・大島口(瀬戸内海)、萩口(海路)各藩部署決定分5方向向長州藩進攻。

其中由與長州藩仇恨很深的薩摩藩(幕府仍不知薩長連合之事)由海路直搗黃龍,攻下長州賊軍首都萩城,可加速長州籓投降。

在長州藩邊境,幕府軍開始集結,6月2日幕府征伐軍軍監京極高富(丹後峰山藩の第11代藩主)從大坂到達廣島。

九州小倉口指揮の小笠原長行由廣島循海路到達小倉,翌6月3日再征軍先鋒總督紀州藩主徳川茂承也由海路從大坂到達廣島出陣。

大島口-幕府陸軍、松山藩(2萬 大島登陸2000)
藝州口-徳川茂承(5萬)
石州口-松平武聰(3萬)
小倉口-小笠原長行(2萬)
萩口-薩摩藩(實已叛變)

e0040579_8401546.jpg


長州作戰計劃-四境戰爭

此時薩摩藩已通過從土佐藩脫藩的坂本龍馬同長州秘密達成了「薩長連合」,因此拒絕出兵。

薩長密約簽訂後,長州藩再無後顧之憂。

但幕府準備發動戰爭的消息傳來,長州藩內仍然大為震動,桂小五郎高杉晉作急忙召集群臣商議。

根據所得到的情報,幕府方3萬陸軍從山陰方向走石州口,5萬陸軍從山陽方向走藝州口,2萬水陸聯軍從長門南方登陸走大島口,另外主力5萬以北九州的小倉城為基地走小倉口,目標直指長州重鎮下關和主城萩城。

e0040579_11323288.jpg對比幕府的15萬大軍,長州可戰之兵不過區區4千人而已。

5月26日、派遣青木群平前往長崎購買最新式1000餘支最新式的恩菲爾德速射步槍。

但是幕府的插手干預,青木群平購買恩菲爾德槍並不順利,6月時,桂小五郎伊藤博文與井上馨到長崎與英國商人格羅弗(Thomas Blake Glover)交渉,透過同盟関係薩摩藩協助米涅步槍4300支,蓋貝爾步槍3000支。

4千對15萬,這場懸殊的仗真的很難打,然而大村益次郎卻胸有成竹,5月22日他召集満16歳到25歳的農商階級1600人組成部隊,廢除了藩兵制的「八組制度」,解散以8家最高家族為統帥的八組部隊,積極整頓奇兵隊。

長州藩軍從上至下實現全藩一體化,透過新式武器裝備,避免無用的攻擊。

大村益次郎輔助高杉晉作拿出了超級大膽的分兵四戰的策略,也就是把千人分為4隊,各堵一路幕府軍,面對數10倍於己的敵人,希望能夠在短期內就戰而勝之。

長州作戰指揮官:

大島口-在地民兵隊(500)
藝州口-河瀬安四郎(1000)
石州口-大村益次郎(1000)
小倉口-高杉晉作(1000)

大島口戰役

e0040579_8404356.jpg6月7日幕府方的「富士山丸」、「翔鶴丸」、「旭日丸」(水戸藩保有)、「一番八雲丸」(松江藩保有)等四艘新式戰艦炮擊油宇湾内的安下庄,配合陸軍進攻瀬戸内海周防大島(屋代島)炮台,展開第二次長州征討的序幕。

由於長州籓兵力不足,屋代島守備兵由少數訓練度低下的島民士兵組成。

6月8日由幕府陸軍的西式步兵隊與松山藩的部隊400名在屋代島的久賀登陸進行佔領,但宇和島藩拒絕了幕府的出兵命令。

從安藝宮島出航的幕府船團也在大島周囲,如下雨般不停的砲撃。

因為幕府方無差別的攻撃,松山藩兵占領集落後對住民施加暴行,略奪、虐殺慘事連連。

本來長州籓認為防衛大島口無戦略價値,考慮到大島住民對幕府高漲敵意與打擊主戰派「一會桑」的面子,6月12日高杉晉作製定了「長州大島奪回作戦」海戦夜襲。

6月12日夜晚,大島北側久賀沖有幕府「翔鶴丸」、「旭日丸」、「一番八雲丸」等3艘軍艦停泊中,黑暗的海上只有船隻的小煤油提燈亮著。

高杉晉作在掛著外国旗的「丙寅丸」(全長125m 砲4門)軍艦・對周防大島久賀沖停泊的幕府艦隊展開夜襲。

但是幕府等3艘軍艦是蒸氣船,發動蒸氣需要時間,突然遭到高杉晉作的奇襲,在炮火中負傷撤退。

6月13日世良修藏指揮的第二奇兵隊125名與遊撃隊將大島奪回,並繼續在島內消滅幕府軍殘黨,直至戰爭結束。

藝州口戰役

藝州方面先鋒的彥根藩井伊家和高田藩榊原家,兩軍的武器戰法依舊是266年前,其先祖參加關原決戰時候的摸樣。

彦根藩赤備武士擁有火縄銃510挺,高田藩擁有210挺蓋貝爾銃。其先鋒総督是紀州藩主徳川茂承,總兵力「號稱有5萬餘人」。

長州籓藝州口守將是「遊撃隊」的總督河瀬安四郎(石川小五郎),總兵力1000人,使用米涅步槍。

戦端由瀬田開始。6月14日未明,木股土佐隊(彦根家老)使番竹原七郎平與隨從者2人渡河開始遭到長州岩国籓兵擊斃。

小瀬川河口付近開始砲撃戦,長州藩、岩國藩的軍隊分3隊渡河進撃在小瀨川將井伊直憲的彥根藩兵以及高田藩的軍隊輕易擊潰,井伊和榊原兩軍的總兵力有1萬餘人,與他們交鋒的長州軍不過區區500人,長州藩的米涅步槍打的彥根藩以及高田藩潰不成軍,敗軍乘小舟從廣島脱出。

河瀬安四郎的長州籓兵進入廣島籓境12公里,目標直指大野。坐鎮廣島的陸軍奉行竹中重固急忙調遣陸軍和紀州藩兵前往迎擊,6月18日雙方圍繞大野展開了激烈爭奪。

幕府艦隊在岩国新湊砲撃,新式幕府歩兵隊上陸攻撃。

激戰從6月19日開始,長州軍兵分兩路,從大路和山谷兩個方向進攻大野四十八坂,遭到了幕府軍的頑強抵抗。

長州方面的史料《防長回天史》記載了當時的戰況:「(大野)村之西南有一山丘,乃要害之地。敵軍部署大炮,別以步槍隊佈置於左右之高地,彈丸雨下、拒戰不已。」

激戰在6月25日進入白熱化,「截止昨日,我軍的炮擊,每門大炮只打出五、六十發炮彈,而於今日打出一百二、三十發」(防長回天史),長州軍的大炮由於發炮過多導致紅熱而無法繼續裝藥發射。

直到8月2日幕府軍的步兵差圖役頭取間宮帶刀和大炮差圖役三木多一郎被長州軍狙擊手擊成重傷,群龍無首的幕府陸軍才被打敗。

後來戰爭進入了膠著狀態。廣島浅野藩拒絕了幕府的出兵命令宣佈局外中立,拒絕出兵。

石州口戰役

石州口幕府統帥是浜田藩主松平武聰。而松平武聰一橋慶喜的異母弟。 

長州方面由大村益次郎指揮的(名義上的指揮官是清末藩主毛利元純)長州軍通過了持中立立場的津和野藩的領。

6月17日雙方在石州益田町萬福寺開始戰鬥,幕府軍(福山、浜田兵)持和筒(火縄銃)與蓋貝爾銃與大村益次郎的米涅步槍部隊對峙。

7月18日,大村益次郎分兵三路突入益田町。

長州軍武器精良,射程較遠,同時在大村益次郎的苦心訓練下,利用町內各種掩體作戰的技術也比幕府軍為高,因此以寡擊眾,仍然很快就贏得了勝利,敵將三枝刑部也中彈殞命。

當時長州軍絕不佈設密集隊形,而是分散衝鋒,使得中彈的人很少。

松平武聰因為生病無法指揮,部隊交由山本半弥指揮,但在大村益次郎精強軍勢前,浜田藩兵壞滅,山本半弥切腹。

浜田藩兵穿著漂亮的陣羽織與甲冑成為大村益次郎散兵戦術狙撃射撃最佳目標的。

松平武聰放棄浜田城經海路逃往松江,然後、松平武聰再逃到更遠的美作国鶴田領飛地。

敗退的幕府軍後退到浜田城西面12公里外的山區,企圖憑藉大麻山、雲雀山、鳶巢山等天險阻遏長州軍繼續挺進。

但是大村益次郎調來了數門新式大炮,對上述山頭進行猛烈轟擊,最終大麻山、雲雀山次第陷落,鳶巢山的幕府軍一哄而散。

7月19日,大村益次郎率領長州軍進入浜田城,在城下町中各處都豎立起「長州支配」的木牌,並且隨即佔領了附近幕府直轄的石見銀山。

浜田城的陷落,標誌著幕府軍石州口一路的徹底失敗。

小倉口戰役

e0040579_8415259.jpg幕府軍由總督由唐津藩小笠原長行指揮的九州諸藩同高杉晉作山縣有朋率領的長州藩在關門海峽數次進行戰鬥。

6月17日高杉晉作指示登陸小倉藩領。

維新英雄坂本龍馬也參與海上攻擊門司港,6月17日長州藩下関海戦中,在長州海軍総督高杉晋作指揮下,坂本龍馬所屬亀山社中「乙丑丸(ユニオン号)」,幫助長州藩渡海作戦。

坂本龍馬下関海戦

高杉晋作搭乗丙寅丸率領癸亥丸・丙辰丸炮擊「田ノ浦」,乙丑丸與庚申丸也對門司敵陣施行艦砲射撃,使小倉藩海岸守備隊壊滅。

長州藩首先第一陣由山縣有朋率領奇兵隊渡過関門海峡,在「田の浦」上陸,福原和勝率領報国隊接著上陸。

但是,小倉藩大舉反撃,警戒中的高杉晋作認為長期對陣不利,制海権無法確保,下令在幕府軍陣営放火,燒毀海岸船隻,長州全軍撤退回下関本營。

此時只有小倉藩兵單獨對抗長州藩兵,立花柳川藩、細川肥後藩、有馬久留米藩、鍋島佐賀藩都拱手傍観,連西式的幕府歩兵隊也拱手傍観。

孤立無援的小倉藩連連向諸藩兵與「富士山丸」幕府艦隊請求協助。

高杉晋作再度下令在田の浦・大久保海岸付近上陸,上陸後的長州軍一分為二,一部走走海岸線,一部走山間部,兩分進合擊方小倉藩重要據點「大里」砲台。

奇兵隊對大里砲台發動強襲,奇兵隊第四銃隊隊長阿川四郎戦死。

在靠近大里砲台的御所神社有少量的小倉藩兵銃隊防守,從松林内對長州藩兵開火,為了驅逐小倉藩兵銃隊,奇兵隊第四銃隊押伍(半隊司令)堀滝太郎下令強攻,他也在衝鋒時中弾陣亡。

持續苦戦中長的州藩兵,不斷的騷擾出擊,小倉藩兵打到沒有彈藥,戦況轉向長州藩兵取得優勢,無力再戰的小倉藩兵往赤坂方面に撤退,

不過,為長州藩兵也沒有追擊的餘力,再次往下關撤退。

7月27日高杉晋作的長州藩兵第3度集結發動「赤坂・鳥越戰役」(現在北九州市立櫻丘小学校附近),山縣有朋的奇兵隊走山間部,福原和勝的報国隊走海岸線,小倉藩敗走,長州藩兵準備攻入小倉平野的赤坂口。

這時在赤坂口延命寺山觀戰的熊本藩(肥後藩)參戦,熊本藩可能跟佐賀藩借來的擁有當時最新鋭的阿姆斯特朗大砲(アームストロング砲),武器装備與長州藩兵勢均力敵甚至於還要強大。

長州藩兵渡海作戦並沒有攜帶重炮,只帶了一些小野戰炮。

海岸線進軍報国隊由砲隊為先頭攻撃開始,可是遭到熊本藩兵重砲反撃,受到重大損害被撃退,福原和勝的報国隊攻撃受挫。

接著,山縣有朋的奇兵隊展開強攻,奇兵隊山田鵬輔率領第一小隊當先鋒開始攻撃,奇兵隊與熊本藩兵一進一退激烈拉鋸戰,直到猛将山田鵬輔被銃撃戦死。

山田第一小隊遭熊本藩兵猛攻成半壊滅狀況。

因為山田鵬輔的陣亡,山縣有朋的奇兵隊攻撃頓挫。

看到如此苦戦的高杉晋作,命令熊野直介所部為予備戦力,再度發動攻勢,還是被熊本藩兵撃退。

連戦連勝長州藩兵在熊本藩兵防守的赤坂口無法突破而吃鱉,終於全面撤退,熊本藩獲得勝利。

雖然熊本藩獲得勝利,但也有不少損失,因此熊本藩向幕府小倉口總指揮官小笠原長行要求交替赤坂口防務。

小笠原長行拒絕,他認為現在只有熊本藩能擋住長州藩,如果赤坂口防務交替?誰能守住的赤坂口?

熊本藩其實對長州藩並沒有特別反感,戰鬥意識並不強烈,對於繼續要支撐與長州藩戰鬥的責任非常不滿。

立花柳川藩、有馬久留米藩、鍋島佐賀藩還是繼續拱手傍観,連小笠原長行西式的幕府歩兵隊也不親上火線,分明是給熊本藩「莊笑維」。

7月29日熊本藩不満達到頂點,獨自判斷決定放棄赤坂口撤兵,這下晴天霹靂,小倉藩可急了哭求熊本藩留下來。

熊本藩兵一邊表現同情小倉藩但依然從赤坂口撤兵。這天更加重大的信息傳到小笠原長行的指揮部-「将軍徳川家茂死亡」。



(篤姬_德川家茂)


将軍徳川家茂死亡,熊本藩撤兵,小笠原長行見大勢不妙,一個人登上富士山丸也從戰線脫離。

被孤立的小倉藩於8月1日在小倉城內放火,小倉陷落,向香春方向退卻。

這之後雖然小倉藩與長州藩的戰鬥還在繼續,小倉藩家老・島村志津摩等指導小倉軍再編成,全軍往小倉領地東南的山岳地帶的平尾台對長州藩展開游擊戰。

第二次長州征討,幕府軍的全面敗北結束。

休戦

雖然一橋慶喜一開始親自出陣聲稱要掃平敵軍「大討込」,但接到小倉陷落的報告後受到衝擊,停止了進攻。

8月20日徳川家茂發喪,一橋慶喜繼承徳川宗家,朝廷征長休戦勅書也同時發表。

德川家茂的死至少使幕府有了一個撤兵的理由。是時的幕府,已經因為發起第二次征討長州而騎虎難下,國內到處有暴動,如果承認第二次征討長州失敗,對於幕府而言絕對是一個難堪的結局。德川家茂的死使幕府能以一種體面的方式結束戰爭。

最終,由勝海舟與長州的廣澤真臣井上馨在宮島進行會談,達成了停戰協議。大島口、芸州口、石州口戦鬥停止,9月幕府軍全面撤退。

第二次征討長州以幕府的失敗告終,幕府的威信土崩瓦解,決定了徳川幕府滅亡的未來.....

e0040579_844932.gif


e0040579_831426.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1-28 08:22 | 【日本幕末維新】

1869 宮古湾海戦

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
北海道蝦夷共和國獨立戰爭
箱館政府海軍
1869 宮古灣奪甲鐵艦計畫


e0040579_1532324.jpg


【nicozon】:宮古湾海戦影片欣賞

1868年(明治元年),江戶無血開城,主張與新政府軍抗戰到底的舊幕府軍艦隊則由榎本武揚帶領北上蝦夷北海道,並建立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蝦夷共和國(箱館共和國)」。

在海上戰鬥力方面,箱館政府軍由於喪失了旗艦開陽丸而處於劣勢,日本新政府軍則擁有4艘軍艦(甲鐵艦、春日丸、丁卯丸、陽春丸)及4艘軍用船(戊辰丸、晨風丸、飛竜丸、豊安丸),其中甲鐵艦則是當時日本唯一的裝甲軍艦。

e0040579_15521167.jpg


甲鐵艦又稱「東艦」(1871年12月7日甲鉄艦改名「東艦」)東艦是法國製造賣給美國,在南北戰爭後慶應3年(1867年)時作為代表江戶幕府的訪美使節小野友五郎對美國提出買進甲鐵艦(CSS STONEWALL)。

美國因為幕府與維新政府爆發內戰而採取了中立姿態(局外中立),奧羽越諸藩同盟崩潰後,榎本武揚的舊幕府海軍遠渡到蝦夷地成立蝦夷共和國(箱館政權) 。「東艦」最後在1869 年2月交付給新的明治政府。

東艦是在當時是一艘強大而且幾乎不會沉的軍艦,最高速度8節, 第一艘日本海軍的鐵甲艦覆有70〜120毫米的鋼板,其裝甲防禦能力能承受當時的直接命中後而未有破損,其轉動良好的砲臺與砲塔能擊敗任何一艘木製艦船。

幕府海軍旗艦開陽丸因為暴風雨觸礁喪失,榎本武揚在江戸脱走前曾美國交涉甲鐵艦未果,明治政府得到「東艦」。

1869年4月(明治2年3月),箱館政府軍收到敵方艦隊停泊在宮古灣的情報。

欺敵奪艦計畫

e0040579_2337118.gif在蝦夷共和國軍議中法國海軍士官候補生ニコール提案,經海軍奉行荒井郁之助(後來成為日本初代中央気象台長)、回天艦長甲賀源吾等對宮古湾停泊中甲鉄奪取作戦立案。

法國軍事顧問団的ジュール・ブリュネ(Jules Brunet 電影末代武士湯姆克魯斯原型)、總裁榎本武揚認可的「ストーンウォール号(甲鉄)奪還作戦」

戰鬥部署爲了奪取甲鐵艦,海軍奉行荒井郁之助、回天艦艦長甲賀源吾及法國軍事顧問等人制訂了「接舷攻擊」的作戰方案:

回天丸、蟠龍丸、高雄丸懸挂外國國旗突進宮古灣,展開戰鬥前更換成日章旗並由回天丸掩護、蟠龍丸和高雄丸與新政府軍的甲鐵艦接舷。

箱館陸軍借此機會登上敵艦控制其機艙、駕駛室等重要設備。

由於懸挂第三國國旗只是混進宮古灣,戰鬥中則更換成日章旗,因此這在萬國公法中是「被允許的」。

箱館旗艦回天丸上載有作爲總司令的荒井郁之助、陸軍奉行土方歲三、以及法國的軍事顧問等人,另外陸軍的神木隊、彰義隊等100名突擊隊員也分別登上3艘戰艦。

箱館政府軍在這次戰鬥中投入的兵力如下所示:

  ・「回天丸」(旗艦 普魯士製造 1678噸、最大速度12節))

  海軍:海軍奉行 荒井郁之助、艦長 甲賀源吾、法國軍事顧問1名、其他200餘名
  陸軍:陸軍奉行 土方歲三、添役 相馬主計、同介 野村利三郎、彰義隊10名、神木隊36名

  ・「蟠龍丸」

  海軍:艦長 松岡磬吉、法國軍事顧問1名、其他100余名
  陸軍:新選組10名、彰義隊10名、遊擊隊12名

  ・「高雄丸」

  海軍:艦長 古川節藏、法國軍事顧問1名、其他70名
  陸軍:神木隊25名

經過3月21日黎明,3艘軍艦按回天丸、蟠龍丸、高雄丸的順序用纜繩連成一列縦隊,從箱館浄土ヶ浜出港。

第二天,3艘軍艦暫時停靠鲛港(青森縣八戶市)觀察宮古灣的情況。

當天夜裏,繼續航行的艦隊受到暴風雨的襲擊,由於纜繩被刮斷致使3艘軍艦離散。

3月24日,天氣逐漸轉好,回天丸和高雄丸懸挂著外國國旗先後駛入山田灣(岩手縣山田町),蟠龍丸蒸気機関部損傷則在與主艦失去聯絡的情況下暫停鲛港待命。

蟠龍丸後來再往山田湾大沢港(岩手県下閉伊郡山田町)入港蒸気機関部修復作業,箱館政府軍只有2艦執行任務。

e0040579_15325644.jpg


計畫重訂

同日,停泊在山田灣的2艘蝦夷共和國箱館軍艦得到了明治新政府軍艦隊在宮古灣鍬ケ崎港停靠的確切情報。爲了防止就在眼前的敵人逃跑,不等與蟠龍丸會合,便重新制定了作戰計劃:

「由回天丸負責牽制敵方火力,高雄丸負責與甲鐵艦接舷。戰鬥決定於3月25日淩晨4點。」

與此同時,明治新政府軍雖然收到有所屬不明的軍艦接近宮古灣的消息,但由於以佐賀藩爲中心的新政府海軍過於輕敵,並沒有引起注意。

反而來自薩摩藩的陸軍參謀黑田清龍對此格外重視,他催促海軍方面對不明船只加以確認,但海軍副參謀石井富之助卻不以爲然。

計畫三變

3月24日深夜,回天丸和高雄丸向宮古灣進發。但在途中高雄丸因爲受到前幾日暴風雨的影響而發生機関故障,於是箱館政府軍再次改變作戰計劃:

「由回天丸負責接舷,高雄丸則暫時修理並暫定中途艦船砲撃參戰。」

3月25日淩晨,回天丸艦長 甲賀源吾發出豪語:「即使我只有一艦也足以破敵!(我一艦といえども以て敵を破るに足れり)」速度較快的回天丸沒有等待高雄丸來到就在天亮之前混入宮古灣而加速前進。

回天丸的特徵之一是它的3根桅杆,而其中一根在暴風雨中被折斷,回天丸欺敵懸掛了美國國旗,因此其接近並沒有引起新政府軍的注意。

回天丸一靠近甲鐵艦就馬上換上了日章旗,唯一在甲鐵艦附近警戒的薩摩藩籍軍艦春日丸發現敵情立刻鳴炮報警。

30分鐘作戰

e0040579_15331927.jpg雖然突襲成功,但於于回天丸是「 外輪船」(在船兩側裝著明輪的蒸汽輪船),因此不能與甲鐵艦平行接舷。

艦長甲賀源吾費盡力氣才讓回天丸的艦艏抵上甲鐵艦的右舷成「丁字」衝擊,但這樣的接舷使甲板間産生了高達3米的落差。

隨後,突擊隊員雖然奮力撲向甲鐵艦,但是艦艏接舷面積狹小,不允許大量的隊員攀登,加上甲鐵艦右舷推出加特林機槍火力強大,突擊隊員均中彈負傷。

而春日丸發出報警信號後,新政府軍的軍艦均進入作戰狀態,合力圍攻孤身潛入的回天丸。

甲賀源吾手腕、胸部負傷,隨後被子彈貫穿頭部而當場戰死。

激戰持續了30分鍾左右,荒井郁之助見敗局已定便親自掌舵撤離。

戰鬥中除艦長甲賀源吾外,還有野村利三郎等數人戰死,相馬主計和法國軍事顧問負傷。

之後

戰後脫離宮古灣的回天丸在撤退途中與一直在鲛港待命的蟠龍丸彙合,於3月26日返回箱館。

而發生故障的高雄丸則遭到前來追擊的甲鐵艦和春日丸的襲擊,艦長古川節藏帶領95名船員在田野畑附近登陸,他們燒毀船隻後投降了盛岡藩。

新政府軍方面,運輸船戊辰丸由於受到回天丸的襲擊而不能繼續北上,因此載傷員返回江戶。

對幕末明治期艦艇有詳細詳研究的専家認為、當時加特林機槍不普及,沒有加特林機槍裝置在軍艦上的記錄,甚至也沒有陸戦用的加特林機槍放置在甲板上使用的事件報告。

後來在日俄戰爭擊敗俄羅斯艦隊的日本海軍元帥東郷平八郎,在宮古湾海戦時是春日丸的海兵,目撃了回天丸攻擊甲鐵艦的過程。

東郷平八郎稱讚勇猛果敢戦死的回天丸艦長甲賀源吾是「甲賀這個男人是非常好的勇士(甲賀という男は天晴れな勇士であった)」。

東郷平八郎在宮古湾海戦記念碑贊詞:「賊ながらも60年後の今日に至るまで私の歎賞措く能はざる勇士なり」。

e0040579_18404914.jpg


WTFM STEAM
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1-26 15:12 | 【日本幕末維新】

日本幕末英雄名言



e0040579_049912.gif


(吉田松陰):「死して不朽の見込みあらばいつでも死ぬべし,生きて大業の見込みあらばいつでも生くべし」(死能流芳百世則何時都可慷慨就義,生能成千古大業就算忍辱也應偷生)。

(坂本龍馬):

「 日本を今一度せんたくいたし申候」(現在把日本重洗一遍)

「世の人は我を何とも言わば言え 我が成す事は我のみぞ知る」(其他人想怎麼說我就隨他們去說吧,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想做什麼。)

「人の世に道は一つということはない。道は百も千も万もある」(人生在世路不只有一條,還有幾千、幾百、幾萬條。)

「男なら死ぬときはたとえドブの中でも前のめりにしね」(男人即使在溝渠倒下,身體也要向前)

「いつ死ぬかわからないが、いつも目的のため、坂道を登っていく。死ぬときは、たとえどぶの中でも前のめりに死んでいきたい…」(男人不論如何,即使在泥濘中倒下,也不可以放棄目標。即便是死的時候,也要以追逐的姿勢倒下。)

「恥といふことを打ち捨てて、世のことは成るべし」(臉皮厚,就會成功!)

「英雄とは、自分だけの道を歩く奴のことだ。」(所謂英雄,就是走自己的路的那個傢伙。)

(高杉晋作):「おもしろき こともなき世を おもしろく」(讓這無趣的世界 變得有趣吧!)
「三千世界の鴉を殺し、主と添寝がしてみたい(殺光三千世界的鳥兒(佐幕派)~才能與你繼續睡懶覺)」

(中岡慎太郎):「今日賎しいものが、明日には貴いかもしれない。小人か君子かは、人の心の中にある」(今日低賤之物,明日或許成為珍貴之物。會成為小人或君子,只在人們心中的一念之間)

(土方歲三):「よしや身は蝦夷が島辺に朽ちぬとも魂は東(あずま)の君やまもらむ(縱然身葬蝦夷島 靈魂死守東之君)」

江藤新平:「唯皇天后土のわが心知るあるのみ(唯皇天后土知我心)」

前原一誠:「吾今国の為に死す、死すとも君恩に背かず。人事通塞あり、乾坤我が魂を弔さん(我今為國死,死不負君恩。人事有通塞,乾坤吊我魂。」。

沖田総司 :「動かねば 闇にへだつや 花と水」(如果不動的話,花和水將被分隔於黑暗的兩端)






:「你們不倒邪惡中國國民黨的幕!建立真正的國家與公義的社會~如何救臺灣?」
[PR]
by cwj36 | 2012-01-22 23:05 | 【日本幕末維新】

1863 天誅組之變

明治天皇的叔父 中山忠光
1863 熱血攘夷19歲
大和行幸 天誅組之變
明治維新的導火索


e0040579_733299.jpg


天誅組也稱「天忠組」是江戶幕府末期由土佐、鳥取、久留米、熊本等藩的脫藩藩士組成的“討幕攘夷”激進派之一。

當時年僅19歲的公卿中山忠光是尊攘派公卿中山忠能的7子,其母親是平戶藩主松浦清之女愛子。明治天皇的生母中山慶子(一位局),正是忠光的異母姐姐。他輩份是明治天皇的叔父。

中山忠光自小就是宮廷中的異類,他和那些中規中矩暮氣沉沉的老公卿不一樣,會突然興起與人相撲,也會突然走出宮去,把禮服的下襬高高撩起,在賀茂川的淺水處漫步,當時的隨從和百姓都會暗地裏笑他,「如何也不像個殿上人(公卿)模樣啊」。

受其父影響,年輕的中山忠光即是當時朝廷中尊攘派的中堅人物,與在野的尊攘志士真木和泉(久留米脫藩浪人)與吉村寅太郎(土佐脫藩浪人)交情甚篤。

文久三年(1863年)2月,在全國性的攘夷大潮中,忠光毅然辭去了國事寄人的職務及從五位下侍從的官位,離開了朝廷,來到了長州藩,改名為森俊齋,與眾多出身低微的長州志士們一起,站在了與列強奮戰的潮頭。

當年5月10日,久坂玄瑞率志士集結在長州光明寺(光明寺黨),響應孝明天皇的攘夷號召,登上長州炮臺,向過往下關海峽的英法船隻炮擊。

中山忠光踴躍參與其中,並親自點燃大炮引線,絲毫沒被激烈的槍炮聲所嚇倒。

大和行幸

6月,美法聯合艦隊對長州炮臺進行報復性攻擊,長州藩艦隊全軍覆沒,炮臺被毀。中山忠光無奈之下,只得在7月返回京都,被朝廷處以剝奪侍從官位、閉門謹慎的處分。

8月13日,三條實美真木和泉吉村寅太郎策劃了孝明天皇的「大和行幸」。

「大和行幸」其實是要孝明天皇去大和国神武天皇陵、春日大社參拜,順便再去伊勢神宮行幸一下的宣揚攘夷的拜拜之旅,但沿途都是幕府的地盤。

吉村寅太郎親自造訪了在家“閉門思過”的中山忠光,向其敘述了尊皇攘夷的志向,並邀請中山忠光參加掃蕩沿路天皇的障礙。

激憤的中山忠光慨然應諾,並在次日親自來到了尊攘浪人們集結的方廣寺,自告奮勇擔任了大和行幸先鋒隊的總大將,自稱為「天誅組」,替天行道,準備向大和、伊勢進軍。

e0040579_4444926.jpg

最早的天誅組只有38人(土佐脫藩浪人18名,久留米脫藩浪人8名,其餘人等12名),主要幹部為吉村寅太郎藤本鐵石松本奎堂等,他們一開始假稱前往長州下關,從大坂乘船出發,在船上這38名同志全體割下了頭髮,表示了不成功便成仁的志願,隨後轉向在堺港登上陸地。

這時,淡路島的大地主吉東領左衛門被天誅組志向感動,將家產全部變賣,捐給了天誅組當作軍資。

16日,天誅組進入河內狹山,參拜過楠木正成墓後,忠光派吉村寅太郎為使者,來到狹山藩的陣屋,要求藩主北條氏燕加入自己的隊伍。

北條氏燕急忙託病不出,委託家老朝比奈縫殿出面交涉。

朝比奈經過苦慮,贈送天誅組以蓋貝爾銃、盔甲,並答應在孝明天皇親臨大和時加入隊伍為條件,換取了天誅組的退兵。

天誅組也派使者到下館藩的白木陣屋,下館藩也提供一些銃器武具。

五条代官所

e0040579_7375421.jpg得到狹山藩、下館藩武器彈藥的天誅組,將旌旗上繡上皇室的菊花家紋,上面寫著「七生賊滅天後照覧」的字樣,士氣高漲。

17日、天誅組進入河内檜尾山観心寺與調達軍資金的藤本鉄石合流後出發,越過千早嶺,進入了神武天皇陵寢所在的大和國。

志士們大和之行的第一站,是奈良南部的五条,這在當時屬於幕府的天領。幕府在攘夷活動中的出爾反爾,早已激起了志士的莫大義憤。

經過一番計較後,中山忠光正式下令,天誅組攻打五条的幕府代官所。

池內藏太與隊員們利用十幾根松木,挖空後做成土炮,轟擊五條代官所,並派小隊人馬持狹山藩援助來的火槍在正門不停射擊,給代官軍造成天誅組主攻正門的假像。

吉村寅太郎則率主力隊員,手持長槍從代官所後門奮勇殺入。激戰後,五条代官鈴木原內自刎而死,30名代官軍全被天誅組消滅。

大獲全勝的天誅組,在18日將鈴木梟首示眾,燒燬了幕府的代官所,並宣佈五条成為皇室天領之「天朝直轄地」,自立「御政府」,正式揚起了倒幕的大旗。

天誅組在五条代官所襲撃後在櫻井寺本陣軍議。
決定軍職

主将 :中山忠光(19歳)
総裁 :藤本鉄石吉村寅太郎松本奎堂
御用人:池内蔵太
監察 :吉田重蔵那須信吾酒井伝次郎
銀奉行:磯崎寛
小荷駄奉行:水郡善之祐

槍隊、鉄砲隊編成。總兵力達1000多人,兵士主體是十津川郷士。

軍事装備以狭山藩得到的蓋貝爾銃、槍、刀等。另外有松木製的土製大砲10数門。

派監察那須信吾(土佐脫藩浪人)為使去近隣的高取藩送恭順勧告,高取藩也表示臣服。

天誅組的過激之舉,甚至把在京都的三條實美都嚇到了。實美急忙派出平野國臣為使者,告誡天誅組行動必須慎重,但並不被中山忠光等人理會。

就在忠光和天誅組意氣風發時,京都局勢卻在十八日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公武合體派捲土重來,發動「八月十八日の政変」。政變驅逐了三條實美與長州藩。

京都的尊攘派被清掃一空,孝明天皇表示要將「大和行幸」無限延期,幕府也乘機下達了紀州藩、津藩、彦根藩、郡山藩等征討天誅組的命令。

天誅組雖然失去了大義名分,仍然決心用武力與幕府對抗到底,他們在8月20日將大本營轉移到要害堡壘「天之辻」(辻,日語中“十字路口”的意思)。

其後,吉村寅太郎再次發揮了外交方面的才能,說服了奈良一帶的十津川鄉士加入天誅組。

十津川鄉士是大和國內獨立的民兵武裝,隊伍足有960人,雖然在聲勢上壯大了天誅組,但也給天誅組的兵糧給養帶來極大的困難。

並且,十津川鄉士內部也矛盾重重,許多人是在半脅迫之下加入天誅組的,鬥志和士氣都十分缺乏。

其中十津鄉士的首領玉掘為之進還因為多次反對忠光等人的決策,最後被天誅組在天之辻殺害。

高取城攻撃

e0040579_4342873.png二十五日,原先已答應恭順天誅組的高取藩突然翻臉,響應幕府對天誅組的征討,停止向天之辻供應補給。

大怒的中山忠光率天誅組大隊人馬攻打高取城,高取藩是個封邑兩萬五千石的小藩,能動員的人馬只有200人,但他們熟悉高取城附近的地形。

攻城戰鬥中,行走在崎嶇山路上的天誅組,突然遭到高取藩兵居高臨下的槍炮轟擊造成大混亂,死傷慘重,潰散到五条。

強攻失敗後,吉村寅太郎決心放手一搏,組織決死隊在26日晚對高取城發動夜襲。但是,途中決死隊被高取藩的斥候發現,混戰中吉村中了自己人的流彈,身負重傷,決死隊也敗退下來。

9月,攻城不利的天誅組被陸續趕來的幕府征討軍包圍,陷入絕境。

這時被公武合體派掌控的朝廷也下達“觸書”(類似法令文件),稱天誅組為「逆賊」,督促幕府早日剿滅之。

天誅組又開軍議準備往大坂方面脱出。

壊滅

e0040579_4311694.jpg9月10日,總數達14000人的征討軍對天誅組發動總攻。

14日、紀州・津藩兵攻擊天誅組總部「天の辻」,吉村寅太郎放棄「天の辻」。中山忠光依賴天険繼續頑抗。

朝廷下達令旨到十津川郷,稱中山忠光忠「逆賊」,因此十津川郷士提出退去天誅組要求,並逕自離去,天誅組戰力損失4/3以上,天誅組實質戦鬥力喪失。

激戰了整整9天後,19日取勝無望的中山忠光只得下令解散天誅組,殘餘力量沿山間小路往外突圍。

24日,天誅組突圍人員在鷲家口被紀州、彥根藩的大隊人馬攔截。

為保證中山忠光能逃出,天誅組幹部那須信吾領著決死隊衝入彥根藩軍中,在擊斃對方大將大館孫左衛門後,自己也身中數彈,壯烈戰死。

天誅組三總裁也陸續陣亡...........

藤本鐵石則單身殺入紀州藩陣營中,在亂刀下犧牲。

松本奎堂負傷失明,一直坐在駕籠上,在鷲家口激戰中,轎夫們被槍彈聲驚嚇,四散奔逃,松本的駕籠被扔在荻原的地藏堂邊,自知無法身免的松本爬出駕籠後,切腹自殺。

一直重傷的吉村寅太郎,也被征討軍中的安濃津藩兵射中身亡,臨死前賦詩:「吉野山,葉隨風亂舞,我持太刀立,只見血煙濃。(吉野山 風に乱るる もみじ葉は 我が打つ太刀の 血煙と見よ)」

天誅組在一日內精華凋盡。文久3年(1863年)10月時平野国臣擁立公卿沢宣嘉響應天誅組在但馬国生野代官所襲撃挙兵,也遭到幕府軍追討而敗北,是為「生野の変」

池内蔵太逃往京都潜伏,後來加入坂本龍馬的海援隊。水郡善之祐被捕在京都六角監獄處死。

中山忠光成功突圍而出,先是藏匿在大坂的長州藩邸內,後又去了長州下關隱居。

次年,「禁門之變」後,長州尊攘派志士損失殆盡,藩內主張恭順幕府的“俗論派”掌握了長州政權。

中山忠光最後在元治元年(1864年)11月,被俗論派出的剣術高手福永正介用繩索絞殺,結束了20年短暫而輝煌的一生,天誅組宣告徹底毀滅。

雖然天誅組只堅持了40多天便以失敗告終,但其用武力對抗幕府的不妥協精神,成為倒幕先行者,極大激勵了其後的倒幕志士。

這場由尊攘派志士發動的暴亂,被日本史學界評價為明治維新的導火索。

中山忠光的曾孫女就是嫁給清朝最後皇帝愛新覚羅溥儀的弟弟溥傑嵯峨浩。(來源:日文維基綜合)

e0040579_18404914.jpg


WTFM STEAM
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1-19 04:29 | 【日本幕末維新】

科利埃爾塔維(Corieltauvi )

e0040579_1474991.png


科利埃爾塔維(Corieltauvi )

e0040579_423848.jpg


(「哈勒頓寶藏」錢幣)


不列顛鐵器時代,凱爾特人自治部落群體的聯盟,約在英國現代的英格蘭萊斯特郡(Leicester)地區 。

科利埃爾塔維人從事農業,他們似乎很少或根本沒有抵抗就被羅馬統治 。

他們製造許多馬的錢幣。

在2000年,萊斯特郡東南哈勒頓附近 ,發現「哈勒頓寶藏」(Hallaton Treasure)挖掘出超過科利埃爾塔維5,000金銀紀念幣。

在「哈勒頓寶藏」中還發現狗的遺骸,約在在西元1年到西元50年之間科利埃爾塔維人殺死了這條狗並將其埋葬,讓它的靈魂守護身旁的寶藏。

這一考古發現表明,狗作為人類最忠實的朋友長期以來就被視為守護者。

e0040579_3512285.jpg

[PR]
by cwj36 | 2012-01-17 17:33 | 【Total War 不列顛】

Yak(ヤク)
明治維新犛牛毛軍帽之謎




(鳥羽伏見之戰 政府軍出現白熊、黒熊軍帽是考證不實的)

在日本有關明治維新電視劇和電影中,常見幕末明治政府軍指揮官軍中,長州藩戴白熊毛、土佐藩戴赤熊毛、薩摩藩戴黒熊毛軍帽,這是什麼典故呢?

這些「熊毛」其實是來自喜馬拉雅山的犛牛毛,原本在日本戦国時代就已經流行,犛牛的尾毛被裝飾在日本的頭盔兜與長槍上,受到武士階級的愛好,稱為「唐の頭(かしら)」,這個風習一直殘留到江戸時期。

有名的日本戰國武將武田信玄的的頭盔兜就有白色犛牛毛「唐の頭」。

德川家康更是喜歡這玩意兒,有所謂「家康に過ぎたるものが二つあり唐の頭に本多平八」(德川家康有兩樣得意之處,其一是他的犛牛毛頭兜,其二就是本多平八)。

徳川家康大量持有犛牛毛,據說從外國海難船隻(難破船)得到不少此毛,授予有戦功的武將。

江戸時代由於施行鎖国政策,犛牛毛經由清國定期的輸入幕府。

至於染色的犛牛毛成為幕末明治政府軍官軍軍裝的原因在日本研究學者之間仍是個不解之謎。

為何「官軍」們流行要戴這樣的犛牛毛實在不太明白。從薩摩、長州、土佐各藩的藩史和藩法關於這個也沒有這犛牛毛帽的記錄。

可能的推測犛牛毛頭飾有威嚇、防濕、防寒的作用,又像獅子般的威武。

戊辰戦争當時的「官軍」明治政府軍由諸藩的混成軍組成,除了一部份部隊以軍裝有統一之外,基本的是穿著各自的便服(私服)在戰争之中。

因此當初官軍為區別薩摩、長州、土佐部隊的指揮官身分所以黒熊(こぐま)、白熊(はぐま)、赤毛(しゃぐま)軍帽來區別。

比較有根據的說法是,江戸城無血開城後,新政府軍進入江戸城,開倉庫發現大量的犛牛毛,

新政府軍發現者說:「幕府不要了,我們拿來用吧!」薩摩、長州、土佐的軍官就戴上像舞獅一樣的戲謔著。

這些大量的犛牛毛成為他們的戦利品,讓幕府軍看到倒幕派炫耀勝利者的證明。

犛牛毛有3種顏色,黒毛分給薩摩藩、白毛分給長州藩、赤毛分給土佐藩,成為三藩隊長級指揮官的軍帽,肥前藩等其他籓也要求分配犛牛毛,可是被這3籓獨佔而拒絕。

日本有關明治維新電視劇和電影大部分時代考證有些不是正確的,甚至是杜撰出來的。

如戊辰戦争的序戰鳥羽伏見之戰時就出現長州藩白熊、薩摩藩黒熊的軍官裝扮是不可能的,會津與北海道出現犛牛毛指揮官,已有史實證明則沒有問題。

e0040579_1181187.jpg

e0040579_1182333.jpg

e0040579_1183553.jpg


e0040579_17202342.jpg


e0040579_18404914.jpg


WTFM STEAM
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1-13 21:05 | 【日本幕末維新】

義に死すとも不義に生きず
會津藩


e0040579_4162945.png

e0040579_373778.jpg


陸奥會津藩第9代藩主松平容保(1893 明治26年)死後經過10年的明治35年(1902年)左右...................

松平容保的後代松平子爵家公佈了日本孝明天皇松平容保的「宸翰」與「御製」。

「宸翰」是天皇親筆寫的書信,「御製」是天皇寫的和歌。

這「宸翰」與「御製」要從1863年「八月十八日の政変」說起...........

文久3年(1863年)是日本尊王攘夷運動最風起雲湧的一年,各地來到京都尊攘派志士集結「天誅」(暗殺)反對攘夷的人士,京都治安處於一片腥風血雨之中。

朝廷内三条実美姉小路公知等尊攘急進派左右朝議,在歐美艦隊炮轟関門海峡後,強力要求孝明天皇要「攘夷親征」(大和行幸)。

所謂「攘夷親征」的大和行幸其實是要孝明天皇去大和国神武天皇陵、春日大社參拜,順便再去伊勢神宮行幸一下的拜拜之旅。

8月4日朝議時,長州藩激烈指責攘夷砲撃時小倉藩沒有協力幫忙,越過幕府的職權要處罰小倉藩,鳥取藩主池田慶徳強力反對。

吵著吵著池田慶徳等人竟吵到反對孝明天皇「大和行幸」,要求直接面聖天皇,讓傳達的議奏(天皇近侍)們也很驚愕。

孝明天皇本也是熱心於攘夷主義者,但是尊王攘夷急進派太横暴,考慮到對於攘夷的実施,幕府與諸藩也應該參與。

但是幕府傾向主張開國,不跟頑固不化的長州籓為首的攘夷急進派同流。

孝明天皇期待薩摩藩島津久光能來京都排除三条実美與長州籓的攘夷急進派,但是島津久光因為薩英戦争無法上京。

8月13日攘夷急進派如願發佈大和行幸的詔書,但此時會津藩主松平容保(京都守護職)與薩摩藩的高崎正風為中心的公武合体派,串聯中川宮朝彦親王謀劃掃除在朝廷的尊攘派的政變計劃。

16日中川宮朝彦親王去說服孝明天皇,翌17日天皇掃除在朝廷的尊攘派的密令下達中川宮。

松平容保動員會津藩兵1500名是政變的主力,薩摩藩兵出兵約150名。

其他京都所司代的淀藩藩主稲葉正邦與徳島藩、岡山藩、鳥取藩、米沢藩等諸藩協力政變。

文久3年8月18日凌晨1時左右、中川宮松平容保近衛忠熙(前関白)・二条斉敬(右大臣)等入宮,早朝4時左右会津・薩摩・淀藩兵在御所九門警備配置完畢。

在京的諸藩主進宮的同時,三条実美等尊攘急進派公家被罷免禁足,並不准與他人面會。

8時過後參與政變的諸藩主帶兵進宮,諸藩兵也固守九門。

參與政變的諸藩與公家朝議

決定「大和行幸」延期
尊攘派公家逐出京都
長州藩主毛利敬親毛利定広父子處罰逐出京都。
長州藩免除在堺町御門警備,長州藩兵全數離開京都。

19日、長州藩兵1000多人帶著三条実美尊攘派7公家前往長州(七卿落ち)。

政變後,孝明天皇宣佈取消18日以前為尊攘派發佈的勅命。在日本朝廷急進的尊皇攘夷運動退潮。10月島津久光率領大軍入京鎮守。

「八月十八日の政変」成功後,10月9日孝明天皇下賜答謝京都守護職松平容保的書信~

e0040579_3105442.jpg


「宸翰」

「堂上以下陳暴論不正之所置増長付痛心難堪

下内命之処速ニ領掌憂患掃攘朕存念貫徹之段  

全其方忠誠深感悦之餘右壱箱遣之者也  

文久三年十月九日」

【翻譯】:可以進清涼殿的公家(堂上)們 ,陳述著胡亂的意見,也增加不正的行為,朕心痛難耐。下達內命之際,快速地能判明,掃除攘夷派之患,貫徹朕的思想,對你(松平容保)的忠誠完全深感喜悅,右一箱下賜。

文久三年十月九日

*右一箱就是指「御製」和歌

「御製」

e0040579_3104100.jpg


 たやすからざる世に 武士(もののふ)の忠誠の心をよろこびてよめる
 「和(やわ)らくも たけき心も相生の まつの落葉の あらす栄へん」
 「武士(もののふ)と心あはしていはほをも 貫きてまし 世々の思ひて」

【翻譯】:在困難之世,因武士的忠誠之心而喜悅
平穩之心和勇猛之心 如相生之松之葉共同繁盛
與武士的心結合的話,怎樣的困難也能貫徹,世世代代留傳。

松平容保把「宸翰」與「御製」放入了一個小竹筒,在生時頸上一直掛著他,除了洗澡時以外,終生掛著小竹筒。

就明治政府的立場來說明,這篇「宸翰」的存在對明治政府社會觀感非常難堪。

其內容能夠證明當時的攘夷過激派長州藩就是違背天皇旨意的逆賊,反而在戊辰之戰後變成逆賊的會津藩才是「官軍」,這對於由攘夷過激派組成明治政府來說,必須抹滅那篇「宸翰」的存在。

當時的首相山縣有朋聽說了這封「宸翰」的存在而感到震驚,他為了不讓信函公開,秘密地以5萬日圓(也有3萬日圓之說法)(用現在的幣值換算的話,約等於5(或3)億日圓的價值)誘使松平家的人轉讓這封「宸翰」,最後已經窮困的會津松平家並沒有因為錢而把「宸翰」轉讓。



e0040579_18404914.jpg


WTFM STEAM
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1-10 03:05 | 【日本幕末維新】

1864 天狗黨之亂

Mito Rebellion
1864 天狗黨之亂
水戸藩 尊皇攘夷大悲歌


e0040579_4254023.jpg


水戸藩「筑波勢」舉兵

元治元年3月27日(1864年5月2日)、要求横浜鎖港,尊王攘夷思想水戸藩士藤田小四郎歸藩後,游走常陸、下野等國,宣揚尊攘大義(激派),最後集結了62人的隊伍,在築波山舉兵。

舉兵的激派多出自下級藩士,大部分是在藩政改革中被德川齊昭提拔上來的。稱為「筑波勢」、「波山勢」。

尊攘大義的水戸激派筑波勢他們還有一個名稱「天狗黨」,水戶藩的門閥派(世居要職的藩士家族 鎮派))看不起這些陡然得勢的下級藩士暴發戶,便譏諷其為「天狗」,這就是「天狗黨」名字的由來。

「筑波勢」起事後,許多町人、農民和神官參與其中,隊伍迅速膨脹到1400多人。他們抬著前藩主德川齊昭的牌位,以實現齊昭生前攘夷志向為旗幟,奉町奉行田丸稻之衛門為總師,要去參拜下野的日光東照宮,其實是要佔領東照宮(裏面供奉著德川家康的神位),以壯大聲勢。

東照宮所在的宇都宮藩立即派遣軍隊攔截住筑波勢,東照宮奉行也拒絕了筑波勢的參拜請求。

無奈的筑波勢只得暫時屯紮在大平山,這時水戶藩的門閥派市川弘美乘虛而起,勾結了藩內的鎮派,結成「諸生黨」,奪取了藩廳實權。

得知後院起火的筑波勢,在5月末急忙趕回築波山,準備恢復激派在藩內的權力。

行軍途中,筑波勢中的過激分子田中願藏帶人到櫪木町去募集資金,要求軍資金30,000,櫪木町回答連5,000両也出不出來,田中願藏便在真鍋宿縱火焚燒,把宿場和町屋燒得一乾二淨,237戸燒毀,700多災民無家可歸。也因為此事,筑波勢被幕府定為「暴徒亂党」,遭到討伐。

e0040579_495266.jpg

(幕府陸軍 初陣)


下妻之戰

元治元年6月、幕府對筑波勢發出追討令,命常陸国、下野国諸藩出兵。

幕府派遣步兵奉行藤澤次謙、步兵頭北條新太郎和步兵差圖役頭取香山榮左衛門率領陸軍2500為主力,加上從先手組、持小筒組、小十人組和徒士組中抽調的兵力,前往討伐筑波勢。

雖然有幕府新式陸軍參戰,但是全軍的指揮權掌握在不諳軍事的軍監永見貞之丞小出順之助兩目付手中。

幕府軍在下妻(茨城県西部)紮營,認為筑波勢不過只是些烏合之眾。水戶藩的市川弘美也率領諸生黨也加入征討軍陣營。

7月9日拂曉時分,筑波勢魁首藤田小四郎飯田軍藏率領250多名水戶浪士突襲了幕府軍的下妻大本營多寶院,他們衝入軍營,四處縱火,使幕府軍陷入了一片混亂。

幕府軍的主將永見貞之丞小出順之助只顧逃命,拋棄了部隊。看到主將是這副德性,士兵們紛紛放棄抵抗,四散奔逃,結果遭致大敗,損失了150人。

幸賴步兵頭北條新太郎率部拼死反擊,擊退了筑波勢,方才避免了更大的損失。幕府征討軍潰不成軍,市川弘美逃回水戶城,焚燒「筑波勢」家人的屋舍,逮捕射殺筑波勢的家屬。

家人遭受虐殺的消息傳來,筑波勢內發生動盪,一部分當初以攘夷為目標加入的成員,不願參與水戶藩的內鬥,便自行離隊,朝橫濱殺去,結果被幕府一一鎮壓。

滯留京都的水戶藩藩主德川慶篤,為收拾局面,急忙命宍戶藩主(水戶的支藩)松平賴德領宍戸藩兵(稱為 「大発勢」)平定事端。

因諸生黨失勢的激派的領袖人物武田耕雲齋山国兵部等半途加入了松平賴德的隊伍,松平賴德平素就同情激派,而且其進入水戶城的要求也被市川弘美拒絕,大発勢一氣之下也加入了筑波勢。

又從下総小金來了尊攘派士民2000多人,筑波勢聲勢更加壯大。

那珂湊戰役

第一次征討失敗後,幕府此時已將能否鎮壓天狗黨視作關乎幕府威信的大事,於是改任老中格若年寄田沼意尊(遠州相良城主)為主將,率領13000大軍前往征剿。對天狗黨發動了第二次征討。

松平賴德的「大発勢」與市川弘美的「諸生黨」在水戸郊外對峙,8月22日松平賴德後退在那珂湊布陣,雙方爆發衝突。

田沼意尊的幕府軍在8月25日趕到幫助「諸生黨」,當「大発勢」猛烈抵抗之繼,「筑波勢」武士刀隊避開了幕府軍的火力,趁他們彈藥不繼的時候,展開了淩厲的白刃攻擊,29日幕府軍抵擋不住,全軍崩潰。

10月幕府追討軍與「諸生黨」再度重整,包圍那珂湊,海上派出幕府海軍「黒龍丸」艦展開艦砲射擊。

「筑波勢」「大発勢」這次擋不住幕府現代化的武力攻擊。

宍戶藩主松平賴德不敵幕府方的攻擊,幕府以「前來向幕府申訴真意」的機會誘捕,馬上以與叛軍筑波勢「野合」的責任被勒令切腹自殺,千餘人馬隨後投降。

在此之前松平賴德的居城助川海防城遭到幕府攻撃於9月9日落城。

但是筑波勢田中願藏隊奪還助川海防城,進行籠城,幕府軍9月26日再度攻撃陥落。敗走的田中隊,最終在八溝山被棚倉藩軍消滅,全隊被捕殺。

天狗黨上洛

大発勢解體與那珂湊戰敗,使挙兵勢力陷入大混乱、脱出成功1000餘人突圍在水戸藩領北部大子村(茨城県大子町)集結。

11月1日,以武田耕雲齋為總大將,山國兵部為軍師,田丸稻之衛門為本陣將領,藤田小四郎竹內百太郎為副將。

他們沿著中山道(下野、上野、信濃、美濃),朝著京都進發,上洛要透過禁裏御守衛總督一橋慶喜向朝廷表達「尊皇攘夷」。

e0040579_4101410.jpg

(圖源:今日は何の日?徒然日記:合戦布陣図・保管室)


這些「筑波勢」殘黨,正式被稱為「天狗黨」。

「天狗黨」臨行前,深刻反省了之前的紀律,明令禁止掠奪、濫殺的行為,並在行軍途中滿額向百姓支付食宿費用,因而博得不少同情與支持。

一路上善戰的天狗黨在「下仁田戦争」擊敗高崎藩兵、「和田峠戰役」擊破高島藩・松本藩兵,多次擊敗幕府方的藩兵,聲威大震,沿路的小藩紛紛閉門不出,避免與天狗黨發生衝突。

11月下旬,已抵達美濃鵜沼宿的天狗黨,得知彥根、桑名、尾張等藩的大軍已在前方嚴陣以待,認為從美濃上洛已無可能,便準備自中山道北部繞道而行,沿琵琶湖進入京都。

12月,天狗黨冒著大風雪,進入北陸的越前,準備繞個更大的圈,繼續向京都前進。

12月11日,在漫天飛雪中,天狗黨被幕府大軍包圍在越前敦賀,當他們得知德川慶篤一橋慶喜也在征討軍陣營時,歡呼雀躍,認為向主君傾訴的時機終於到來。

不過,一心渴望見到主君和慶喜的天狗黨,並不明瞭當時的局勢,「公武合體」論已占上風,過激的尊攘派已為幕府所不容。

天狗黨所依頼的「自己人」一橋慶喜反而可能要避嫌是水戸藩出身,還自願向朝廷請求加入討伐軍。

直到一橋慶喜無情駁回了他們的請願書,天狗黨才知道即將到來的命運。

在最前線的加賀藩監軍永原甚七郎,也是天狗黨的同情者,便勸說武田耕雲齋「降伏」放下武器,山国兵部等對「降伏」感到有損尊嚴反對。

12月17日(1865年1月14日)拂曉,幕府軍開始從鯖江、府中的兵從天狗黨後方紛紛壓進發動總攻擊,武田耕雲齋率天狗黨828名向加賀藩投降,武装解除。

當日本東邊的天狗黨覆沒的前二天的12月15日,日本西邊的長州藩高杉晋作在功山寺挙兵,長州藩發生政變。

最初,天狗黨受到加賀藩的友善待遇。不久後,田沼義尊率幕府軍來到,便將天狗黨全部關押在醃魚倉庫裏,全部上了手銬腳鐐,每天只給粗食。囚禁的環境惡劣,病亡20多人。

加賀藩向幕府上書,希望能寬大處理天狗黨成員,誰知這份上書起了反作用,幕為警戒天狗黨的同情者,幕府做出了將天狗黨全部處死的決定。

尊皇攘夷大斬首

結局828名天狗黨在次年1865年3月1日,武田耕雲齋等24名天狗黨首領最先在來迎寺被斬首,普通成員隨後被分批殘殺,罹難的天狗黨共有352人之多。

3月12日斬首135名、13日斬首102名、16日斬首75名、20日斬首16名,3月20日斬首行動結束,其他天狗黨倖存者流放遠島處刑。

臨刑辭世詩~

武田耕雲齋:「雨霰如箭飛,難越駒嶺雪(雨あられ矢玉のなかはいとはねど進みかねたる駒が嶺の雪)」

山國兵部:「先去冥界裏,與鬼決勝負(ゆく先は冥土の鬼と一と勝負。)」

藤田小四郎:「清風送梅花,散入袖中舞。(さく梅は風にはかなくちるとても にほひは君が袖にうつして)」

e0040579_449629.jpg


耕雲齋等人的首級,還被鹽醃後送至水戶城與那珂湊示眾。幕府也處决天狗黨家人,武田耕雲齋妻子、2個兒子、3個孫子也被斬首。

據说,武田耕雲齋的妻子,是抱着丈夫被鹽醃的首级,被斬首的。

水戸藩「天狗黨」被幕府消滅、「諸生黨」後來也明治政府軍消滅。藩內人材付之一炬,在新政府成立後,水戸藩沒有人佔重要地位。

e0040579_1934790.jpg

e0040579_18404914.jpg


WTFM STEAM
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1-09 04:00 | 【日本幕末維新】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