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院議員細川嘉六君提出義勇軍に関する質問に対し、別紙答弁書を送付する。

日本皇軍護蔣計畫~

1949年後、已經武裝解除的日本軍人大量失業~加上猛烈的通貨膨脹,在麥克阿瑟佔領下的日本高階職業軍人被公職放逐,軍人養老金的支付也遙遙無期~日本失業軍人真是苦悶到極點......

部分在蘇聯關押的日本兵被釋放回國,這些人在舞鶴港(京都府)大唱國際共産主義労働歌並揮舞紅旗、日本國中一時被社會主義的「雰囲気」包圍。

而日本軍人一直被灌輸反共的意向,下野卻賴在台灣介壽館(原日本台灣總督府,2006年才正式更名為「總統府」)的蔣介石正因為被美國所拋棄,惶惶不可終日,他培養的那些黃埔學生又無3小路用,更疑心疑鬼的覺的身邊到處是叛徒匪諜,便把腦筋動到忠誠的日本失業軍人上,組成保蔣一族大軍。

蔣介石除了要岡村寧次找軍官來訓練國民黨軍官外,還要招募日本兵來臺,尤其是裝甲兵、航空兵,甚至情報員,預估要招募20000名「日本義勇軍」。

被共軍打到節節敗退的國民黨向日本發出呼籲支援的聲音,在日本國內反共的失業軍人的也情愈高漲,這些勢力與反共勢力結合。

到處是「蔣在日本招募十萬義勇軍協防臺灣」、「蔣在日本招募義勇航空隊協防臺灣」的消息。

以標榜是國民黨為名義仲介日本人當兵的「募兵詐欺事件」,層出不窮

國民黨政府準備巨額的資金開始募兵這樣的謠言在日本傳播著。

謎之音:「原來蔣介石盜運大批黃金~是為收買皇軍護台?」
謎之國民黨:「胡說~運台黃金全用在發展台灣經濟~造福台灣人!怎會去收買倭寇!」
謎之音:「那給白團的錢是......?」
謎之國民黨:「他們.....都是都是...為億捐命~感念蔣公德澤~」

加上根本博去金門參戰的新聞一出,日本回國軍人(尤其是航空飛行員),一大堆人擠到中華民國駐日代表團要報名,震動了GHQ盟軍總部。

麥克阿瑟把岡村寧次叫去調查並責罵了一番~岡村寧次啞巴吃黃蓮,根本博去金門根本不干他的事,這也是後來惱怒的岡村寧次不讓根本博入白團的原因。

20000名「日本義勇軍」計畫最後沒有成功。

但國民黨還是找來一些短期派遣工,如1950年2月6日,台灣空軍30多架轟炸機狂炸上海楊樹浦工業區,令上海停電斷水,駕駛這批轟炸機的主力是抗戰時侵華日本航空兵,這些前日本航空飛行員打扮成台灣空軍的樣子去空襲上海,廈門福州轟炸任務也是這些日本兵。

並招募一些日本海軍兵構成稱為「青団」,由白團成員杉田敏三主持的海軍技工團以維修日系驅逐艦。



[PR]
by cwj36 | 2011-11-29 01:47 | 【白團】

中華民國 白鴻亮上將

中華民國 白鴻亮上將

富田直亮(1899年7月27日-1979年4月26日),是日本熊本縣人,日本投降前是日本第23軍參謀長(接替鵜沢尚信),1944年底之前的都是在日本陸軍大學當教官,由於幾乎是2戰最後1集才出場的人物,所以23軍司令田中久一(BC級戦犯 遭槍決)進攻廣西、湖南的湘桂作戰時都沒有參加,侵華戰績甚微。有些添油加醋描述還未上任的富田直亮在1944年初的大陸打通作戰(湘貴黔戰役)將中國軍隊千餘人圍堵在桂林七星岩溶洞里,施放毒氣,全部殺害,根本是穿越劇。

終戰後,日本的中國通酒匂景映曾致函兵敗如山倒的蔣介石說:「美國軍事援助無望,故唯有另取捷徑,僱用日人。日本國內現有對中共具有作戰經驗之復員軍人十數萬。……」國府軍在中原敗退而宜昌、南昌連續失陷的1949年7月,岡村寧次與澄田睞四郎(第1軍司令官)、十川次郎(第5軍司令官)商議,募集舊日軍兵團參謀或連隊長級軍官富田直亮等17名,在東京高輪的一家旅館簽「血盟書」,籌組「白團」為蔣介石賣命。

11月30號蔣介石採納富田直亮的建議棄守大西南重慶,趕緊赴台。

從此日本陸軍少将富田直亮化名為「白鴻亮」的人物在台灣登場,其軍事顧問團也以其姓而稱為「白團」

1950年5月21日,蔣中正總統在圓山以「革命實踐研究院軍官訓練團成立之意義」發表演說:

「這次訓練的目的,要從慘痛的失敗和無上的恥辱中,從頭做起,要以『從前種種譬如昨日死,以後種種譬如今日生』的新生精神,今後國家的存亡,個人的成敗榮辱,都要從這一次訓練來決定。

這第一次訓練目的,除了精神訓練為基本學課外,側重陸海空軍聯合作戰,發揮三軍一體,協同一致的精神。為什麼要請日本教官?過去我們費了許多精神和金錢,請過德國、英國、美國、蘇聯教官,幾乎集中全力在辦理軍事教育,仍然免不了這樣的徹底失敗,原因何在?

東西方的物質、精神條件迵不相同,我們沒有注意培養自動負責,誓死達成任務的精神,反而沾染他們個人自由主義和優厚享受的心理。

當前國際上沒有真正幫助我們的國家,日本人作戰的經驗、能力優良,尤其軍人視死如歸、協同一致的精神,除了德國外,世界上沒有其他國家可以相比。

在我們國家存亡危急,到處受人欺凌,被人侮辱的時候,日本教官肯冒險來台,以一片至誠,幫助我們反共抗俄,教授我們作戰的精神技,和我們同甘苦,共患難,同仇敵愾,同舟共濟,我更應該特別優禮他們,尊敬他們。」

富田直亮的「白團」建立金門馬祖的地下碉堡防衛作戰渡過823砲戰、成功嶺兵力徵召、「國光計劃」、831軍中樂園、石牌「實踐學社」教導國民黨軍官等~影響國民黨掌控的台灣軍事教育長達40年。

e0040579_19414030.jpg
謎之音:「原來整人的成功嶺與台灣慰安婦831都是白團搞出來的」包括「抗日名將」胡璉、罵皇民的郝柏村、中日混血兒蔣緯國、228兇手之手柯遠芬、海軍總司令黎玉璽、陸軍上將宋長志、陸軍中將高安國等都曾受日本人指導如何打戰。蔣介石本人也常去白團聽課,尤其是富田直亮的課。

1950年9月底10月初,蔣介石一直在聽富田直亮講武士道,經常在日記中記下體會,諸如:「白鴻亮總教官的武士道課程,對學生而言有如照亮黑暗的一道光芒,令人深感欣慰。」


富田直亮月俸6000元(台灣公務員約600多元)~每年有1個月回日本休假省親,附贈來回機票與探親禮物,配車與司機,生活有女傭照料,提供日式料理,北投溫泉路有3個白團溫泉招待所。
e0040579_19422524.jpg
謎之音:「國民黨皆皇軍啊~比皇民厲害~」1972年富田直亮特進為中華民國陸軍上將,1979年富田直亮返回日本休假,4月26日在東京猝逝,享年80歲。臨終前他要求妻子將自己的骨灰分為兩半,一半置於日本,另一半則放在台灣新北市的海明禪寺。
[PR]
by cwj36 | 2011-11-27 18:34 | 【白團】

历时156天



断作戦
e0040579_558195.png1944年4月,蔣介石頭決斷再出兵緬甸,5月11日夜半,以衛立煌為總司令官率領16個師組成中国軍雲南遠征軍,渡過怒江發動清除阻斷滇緬公路的日軍(滇西緬北戰役)。日军司令部意识到龙陵一发而动全局的重要地位,决定放弃缅北战线,抽调战略预备总队的第二和第四十九师团增援龙陵的日军第五十六师团。在解除了龙陵周边的危险后,于8月26日发动了旨在击溃公路沿线我军,解救松山、腾冲之围,继续巩固被切断的滇缅公路的代号为“断作战”的进攻战。

于是,在“断作战”未提出前,松山祐三向第三十三军提出强烈意见,要求第五十六师团率先投入作战,先解龙陵之 围,然后贯穿突破到松山;待第二师团到达后,尾随在后面扫荡残敌就是了。但是,第三十三军担心第五十六师团孤军作战,救援不成反陷进去被吃掉,一直没有采 纳他的意见,仍令其研究与第二师团并肩作战的攻势要领。
守備的雲南的日本第56師團,凝固騰越,拉孟,平戛,龍陵等地的要衝果斷的反擊,但是中國軍以壓倒性的兵力包圍了各地的守備隊。

1944年7月「断作戦」(威作命甲第101号)是日本陸軍在英軍和中國軍的攻勢而丟失緬甸北部之後,日本大本営作戦班長與支那派遣軍總司令部第三課長参謀兼任第33軍参謀辻政信大佐為持續遮斷英美對中國的物資援助管道援「援蒋ルート」滇緬公路的中國雲南省作戰計劃。

1943年11月24日,辻政信以支那派遣軍司令官畑俊六大將的名義,在浙江奉化溪口鎮舉行了一次公祭蔣母的儀式。対蒋介石政権講和を東條に進言、辻自らによる重慶乗り込み講和交渉しようとしたが陸軍首脳の反対にあい講和は失敗した。

辻政信以個人名義對水上源藏少將發出死守密支那命令,水上指揮步兵第114聯隊在密支那與中美聯軍展開死戰直到1944年8月3日被攻陷為止。水上獨自將死守命令壓下,下令殘存的守軍突圍撤退,水上本人則在部下全部撤退後舉槍自盡。水上的副官回到軍團司令部準備報告戰況時,辻政信一邊大罵「不是叫你們死守嗎?為什麼你們還有臉回來!」一邊痛毆他,最後是在旁的其他師團長看不下去而制止

辻は状況報告をしようとした水上の副官を「死守せよと言ったのに、おめおめ生きて帰りおって」とすさまじい勢いで殴打した。あまりにも激しい暴力で居合わせた師団長が止めに入るほどだった。既に第15軍が壊滅して劣勢の日本軍であったが、15倍の英印軍、および米式装備の中国軍に対する遅滞戦闘を実施した。


中國第一次

為堅持阻斷滇緬公路,日本緬甸方面軍將第18、第56師團組成為「第33軍」以反撃雲南遠征軍。並派遣第33軍救援在雲南的日本第56師團各處的守備隊。歩兵第113連隊の主力を拉孟に、同連隊第3大隊を龍陵に、歩兵第148連隊を騰越に配置した。

日軍33軍團第56師團團長松山佑三,參謀長川道高士雄親臨龍陵指揮。56師團146聯隊一部,148聯隊第3中隊,18師團114聯隊一部,229聯隊一部,56工兵連隊,56炮兵聯隊共8千多日軍作戰于龍陵。戰略對峙期間,日軍田島大尉進駐龍陵,組閣龍陵縣僞政府,任趙鵬程爲僞縣長。

龍陵にいたのは、日本軍、第53師団(安兵団)の一部と、第56師団の主力、第2師団(勇兵団)でした。

在中國遠征軍分路進擊松山、騰沖的同時,負責右翼攻擊任務的宋希濂第11集團軍即從第2軍和第71軍中抽出精銳部隊,共同組成突擊隊,繞過松山側翼直插龍陵,

於6月6日兵分三路向駐守龍陵縣城一線的日軍發起了猛烈進攻,經過兩個晝夜的激戰,截斷了龍陵與芒市之間的公路聯繫,並肅清了龍陵城外大部分據點中的據守之敵。

6月8日晨,第71軍87、88兩師主力部隊開始向日軍重兵防禦的龍陵東南郊敵陣進擊,力圖搶佔猛嶺坡,日軍也拚死搶奪被遠征軍攻佔的陣地,異常激烈的戰鬥打成了拉鋸戰,猛嶺坡陣地9次易主,

第88師263團最終以團長傅碧人負重傷、全團官兵傷亡500多人爲代價,直到下午5時才將該陣地完全攻克。

此後兩天中,遠征軍將士在猛嶺坡大捷的鼓舞下,分路向龍陵城外的日軍發起猛攻,87師攻克赧場、大壩、文筆坡和龍陵老城,克復龍陵以東的公路要點;88師攻克廣林坡、老東坡、風吹坡、三關坡;新33師攻克雲龍寺。

到6月10日,龍陵城郊的所有高地都被遠征軍克復,三個師的雄兵對城內日寇重重圍困,攻城在即,殘餘日軍只得退回到城內堅固工事中負隅頑抗。 

眼看在龍陵苦心經營的核心據點即將失守,週邊日軍立即組織大股力量增援,一心解龍陵之圍。

6月13日,正當遠征軍著手攻打龍陵縣城之際,駐守騰沖宫原大队(第一四八联队第三大队的2000多名日軍南進馳援龍陵,駐守芒市的1000多名日軍也沿滇緬公路北上,駐守象滾塘的500多名日軍也急速東進龍陵,同遠征軍發生了激戰。

在日軍精銳部隊大軍壓境的情況下,遠征軍第71軍主力部隊被敵軍從中截斷,腹背受敵的87師傷亡慘重、險遭覆沒。


迫于情勢,遠征軍只得於16日退回到城郊一線,保存實力準備再戰,遠征軍首攻龍陵因此功敗垂成。

老蒋打电话来说,你们已经得到了龙陵,为什么不守住?必须反攻龙陵,完全攻克。如果你们继续放弃,要军法从事。”蒋介石电令:“饬长官部追查放弃龙陵系何人下令。”

第87师师长张绍勋急了,竟开枪自杀一枪打偏了,没死。”陈宝文说:“宋希濂(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去看张绍勋,把他送到后方去医治,让第八十八师副师长黄炎接管第八十七师,同时又调特务连到勐冒村的大桥上架起机关枪,防止部队向后退。”

從6月16日夜起,駐守在龍陵縣城附近各據點中的5000多名日軍經常在坦克的掩護下,沿滇緬公路兩側向遠征軍發起突襲,雙方傷亡都十分慘重。迫于情勢,遠征軍只得於16日退回到城郊一線,保存實力準備再戰,遠征軍首攻龍陵因此功敗垂成。

e0040579_2304767.jpg


蚌渺会战

二十二日,在缅北指挥中美联军作战的史迪威迭电要求追查“失守”龙陵责任者,被逼得大为恼火的蒋介石,给保山 远征军司令长官部发来严电,并在卫立煌的名字后面挂上了宋希濂、霍揆彰两个集团军总司令,内云:「……以优势兵力进攻弱势之敌,不特进展迟缓,且龙陵竟因 少数敌之反攻得而复失,实有损国军荣誉」,并明令「如有作战不力,着由卫长官依法严惩」。

在此危急关头,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严命第十一集团军总 司令宋希濂集结主力,全力反击黄草坝正面的日军,必须确保黄草坝一线,不许后退半步!

意识到事态严重的宋希濂紧急调整部署迎敌:令第八十八师确保龙陵东南 既得据点;以第八十七师控制于黄草坝及其西南公路两侧高地,第六军新三十九师两个团及第七十一军搜索营担负其右翼警戒;

同时令第二军军部及其第七十六师主 力位于蚌渺附近,协同第八十七师侧击龙陵东犯之敌。

六月二十六日深夜下达的第二一七号作战命令,松山祐三将这次攻击命名为“蚌渺会战”,称:

  “一、此次蚌渺会战系对敌第十一集团军主力决战;

“二、兵團以舉全力獲此一戰之決勝,一舉解決今後之作戰。各隊應覺悟,蚌渺會戰之勝敗,攸關兵團之存亡,務竭死力向勝利之途邁進;

  “三、松井部隊代表龍兵團(第五十六師團代字)之命運,應於敵主力集結之前,迅速擊滅當前之敵。”

  總之,松山祐三這次是不惜孤註一擲,冀望第五十六師團生死存亡於所謂“蚌渺會戰”。

為此,他從芒市親臨龍陵督戰,並且在作戰命令最後一條特別註 明“余在龍陵”,令全線日軍壓力頓增。而遠征軍已毫無退路,只能在此戰求得決定性勝利,可以說成敗利鈍,在此一舉,所以戰鬥慘烈自不待言。

第71軍遭到擊退

第五十六师团长松山祐三听了返回的川道参谋长的汇报后,半晌无语。“知道步兵战斗力已达极限,遂决意停止攻击,命令各部队秘密与敌脱 离,返回龙陵”。

  七月二日夜,松井秀治沮丧地率日军悄然撤出阵地返回龙陵。经清点部队伤亡惨重,有的中队已减员至不到二十余人。{63}那一刻,松井已经预感到,也许再也没有机会挽救松山的——拉孟守备队了。


中國第二次圍攻

7月13日,第71軍又集結了87師、88師、榮譽1師、新28師、新39師五個師的30000兵力,從東、北、南三面向龍陵縣城一帶的日軍據點發起第二次圍攻,再度佔領了赧場、長嶺崗、猛嶺坡、廣林坡、三關坡等日軍陣地,控制了龍陵至芒市、騰沖的公路。

但因松山尚未克復,各類軍需物資無法通過滇緬公路運抵軍中,造成圍攻龍陵的部隊給養困難,

八月二十三日傍晚,小室鐘太郎向第五十六師團發去電報,稱:“龍 陵連日來日夜遭受優勢之敵空、地協同猛攻,即使奮戰,也只能再堅持兩天

8月26日 師団長は芒市に到着市、第56師団の松山中将と連絡を取った


且日軍爲了儘快打通芒市至龍陵的公路,向龍陵增派了第56師團、第2師團主力15000多人,向遠征軍發動了瘋狂反撲,在敵人炮火的猛烈攻擊下,駐守龍陵城外的新39師所剩官兵不到百人,新37師也遭受重創,其死守陣地的117團3營將士全部殉國,不少陣地重新陷落敵手。

日军依靠城内的地堡,与中国军队展开巷战。爆破筒经过一个月血战,远征军将城内日军逼退至城南一角。

8月26日深夜,从缅北秘密转移至芒市的日军第二师团加上第五十六师团主力共15000余人,突然向龙陵外围远征军阵地发起猛攻,日军的疯狂反扑下,驻守龙陵城外的远征军新三十九师所剩官兵不到百人,新三十七师死守阵地的一一七团三营官兵全部殉国。

八月三十日,辻政信大佐在芒市起草下達了“第三十三軍攻勢命令”,要旨為:

  一、拉孟、騰越、平戛各守備隊面對優勢之敵的長期猛攻,仍孤軍死守陣地。又,龍陵守備隊自八月中旬以來,正遭受來自拉孟、平戛之敵的重壓;

  二、軍決定迅速擊破龍陵周圍之敵,前出到怒江一線,首先救出拉孟守備隊,繼而營救騰越、平戛守備隊……

  為此,除了原有的第五十六師團外,還將曾在瓜達卡納爾島遭美軍重創、剛轉隸到緬甸方面軍的第二師團{68}調了過來,再加上第四十九師團的一部為預備隊,拼湊出約十五個步兵大隊及部分炮兵,共計約兩萬兵力,開始在芒市集結。

  辻政信要求:九月三日拂曉攻勢開始。
第五十六師團長松山祐三對此心知肚明,連日來不斷收到松山、騰沖的告急電報,讓其焦頭爛額。而遲遲不能到達戰場的第二師團,更是讓他惱火。他感 到,按辻政信的作戰計劃,等第二師團到達後再行並肩發起攻勢,肯定為時已晚。況且第二師團是以支援的立場來參戰的,而第五十六師團是急於“從火中救出愛子 ”而作戰,此時與其說需要兵力,不如說更需要“感情”投入和把握戰機。他深信,像營救拉孟、騰越這樣困難的作戰,沒有“血緣關系”的部隊是辦不到的。


8月30日 「第2師団は右一線となり、公路(芒市-龍陵-拉孟)東側小松山南地区において攻撃準備し、

9月 1日  勇)竜稜に勇兵団と龍)兵団の援軍到着 雲南遠征軍に攻撃開始し、一進一退のすえ敵を撃破

9月3日より龍陵東側の敵を撃破し龍陵東北側に進出すべし」
歩兵第29連隊(三宅健三郎大佐
歩兵第16連隊(堺連隊)はかろうじて二山の一角を占領した。


9月10日,中国军队被迫再次放弃龙陵县城与城外据点。

因將士傷亡慘重,遠征軍只得於9月10日再度退回到龍陵城北近10公里的赧場一帶堵擊,第二次進擊龍陵宣告失敗。

第3次

9月7日,第八军攻克松山;9月14日,第二十集团军攻克腾冲。为早日拿下龙陵,蒋介石下令机械化部队第五军第二○○师从昆明火速开赴龙陵前线。

  9月中旬,中國遠征軍圍攻松山、騰沖的戰鬥都取得了全面勝利,左、右兩翼主力部隊相繼彙聚龍陵。松山腾冲日军残余全数被歼。中国远征军几乎全部正向龙陵开来……

時逢8月22日,蔣介石將宋希濂調離龍陵到重慶受訓,原因是蔣介石在重慶已發佈龍陵光復的新聞,結果殘敵尚未肅清。

宋希濂職務由副總司令黃傑將軍代理,遠征軍對圍攻龍陵的戰略進行了調整,一面進襲龍陵至芒市之間的交通陣地防止敵兵增援,一面集中了10個師的強大兵力,

10月29日拂晓,远征军集中近10万人,在300余门大炮与美军飞机的配合下,对龙陵县城发起第三次总攻。

本来就快要到强弩之末的日军一听到这个消息,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于腾冲收复当天的9月14日迫不及待地草草收兵。借调到滇西的日军第二和四十九师团期限已到,又再次调走以应付驻印军在缅甸的攻势。一时间本来还应该继续坚守的日军龙陵守备队再也沉不住气了,纷纷卷铺盖逃跑,龙陵城几乎变成了一座空城。可惜远征军和美军顾问团没有及时察觉日军内部的这一慌乱而乘机发动攻势,失去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位据守龙陵的小室中佐,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工兵科(陆士三十二期),后留校任教官。一九三三年夏曾在诺门罕清理战场,为上万名阵 亡日军收尸,关东军此战之惨败给其心理留下了浓重阴影。他本是第五十六师团所属的工兵联队长,松山阵地即为他所设计,搞搞工兵本行还可以,只是因军阶最高 才被委任担负了龙陵城防之责;而龙陵的“大杂烩”部队来自三个师团,多数不是自己的部下,对逼迫他们死战他缺乏信心。自第一次反攻失利后,第五十六师团主 力撤到了芒市,奉命留守龙陵的日军都感到是被赤裸裸地抛弃了,小室钟太郎在官兵的目光中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獨斷撤退下達 不過被,第2師的岡崎師團長阻止

龙陵守备队长小室钟太郎,独自走出守备队掩体,在龙陵城南的双坡切腹自杀,日军群龙无首,四面楚歌。

9月10日,何紹周致電軍委會,提請敘獎第8軍參謀長梁筱齋、第82師副師長王景淵、第103師師長熊綬春。

9月14日,第20集團軍攻克騰衝。日軍第33軍司令官本多政材決定終止對龍陵攻勢,令第2師團斷後,指揮龍陵守備隊留守,以掩護松井部隊救援平戛日軍。

9月18日,龍陵守備隊長小室鐘太郎因擅自後移防線遭斥責,切腹自殺。


於10月29日向龍陵城區發動了第三次總攻。經過爲期5天的激烈戰鬥,終於在11月3日將據守龍陵的日軍大部殲滅,奪回了龍陵這個至關重要的戰略要塞。卫立煌致电蒋介石:“残敌仅余四五百由小路突围向芒市逃窜,我正追击中。”

緊接其後,遠征軍派出第88師沿途追剿向芒市方向逃竄的殘敵,連續攻克團坡、張金坡、南天門、放馬橋一線的日軍陣地,到了11月11日,龍陵全境均回到了中國人民手中。10.29,遠征軍各部在炮兵、空軍協同配合下向龍陵守敵發起第三次總攻。11.3,國民革命軍收復龍陵,日軍沿滇緬公路向芒市潰逃。



  “三戰龍陵”戰役,系整個滇西反攻戰中規模最大、耗時最長的要塞爭奪戰。在長達4個多月的戰鬥中,中國遠征軍先後投入了11.5萬人兵力,經過三次拉鋸爭奪,歷經大小戰鬥數百次,共殲滅日軍1萬多人(除400餘名殘敵突圍後潰逃芒市外,其餘被全殲),而中國遠征軍爲此付出的傷亡代價則爲29803人。龍陵戰役是滇西反攻作戰中,耗時最長,犧牲最大的攻堅戰,但也是滇緬抗戰中殲滅日軍最多的戰役。

  根據國民政府1945年12月《滇西戰役統計表》及《抗日戰爭期間滇西損失統計》報告:滇西抗日反攻戰役中,我軍共投入兵力16個師16.2萬人,其中,龍陵爲12個師11.5萬人,占71%。全役歷經236天,其中,龍陵156天。全役我軍傷亡官兵50474人,其中,龍陵傷亡29803人,占59%。全役斃敵25393人,其中,龍陵13200人,占52%。全役損失折關金幣73941996萬元,其中,龍陵損失67711768萬元,占91.59%。


  克復龍陵後,日軍賴以盤踞滇西的強固陣地均被掃除,日本侵略者被驅趕到了芒市一線(今德宏州境內)的一馬平川之地,自此再無險可守。

很厉害啊,中国远征军对付56师团,死了67000人,56师团只死了7000人けビルマを南下し、さらにタイ領内に移動を進める中で終戦を迎えた。

9/15 第56師団、龍陵戦線を離脱し平戞守備隊を救出するよう下達される。本多軍司令官、芒市に帰還
,,但是拉孟和騰越的救出不能。9/22 第56師団、平戞守備隊を救出 

太平洋方面的戰局惡化,斷作戰的目的,從堅持緬甸渠道隔斷的堅持,變成了爭取時間的撤退戰。1944年10月,中國遠征軍在滇西轉入總攻。11月上旬中國遠征軍攻克龍陵。12月15日,駐印軍攻克八莫。1945年1月,中緬國軍會師南坎。
[PR]
by cwj36 | 2011-11-15 14:08 | 火之城

1944 松山戰役
日本拉孟守備隊 死守玉碎
1300 vs 20000
1944年6月2日~9月7日


e0040579_22422854.jpg


e0040579_156560.jpg1942年5月下旬,當時的日本軍第15軍攻克了緬甸全部地區,接著第56師團(代號:龍兵団 久留米留守第12師団為母體,從福岡、佐賀、長崎三縣徴兵)又平定了怒江以西的中國雲南省。

這時步兵第113聯隊(屬56師團)聯隊長松井秀治大佐做為拉孟(雲南省龍陵縣臘猛鄉)守備隊長,擔任著從鎮安街西南方以東至怒江這個三角地帶的警備任務。

當時拉孟的中國名為「松山」是個怒江以西的的廢村。

守備隊本部(聯隊本部)設在拉孟,派第1大隊的主力駐守鎮安街,負責該區附近的警備,開始建立堅固防衛陣地。

1943年3月左右,由於步兵團長坂口靜夫少將從龍陵警備隊長取代了騰越(騰衝縣)警備隊長,遷往騰越。

因此,松井大佐同時也擔任龍陵方面的警備工作。聯隊本部也隨之從拉孟移往龍陵。

騰越與松山做為龍陵左右的防衛網,阻斷英美援蔣的滇緬公路。

但一個星期後又重新搬回拉孟,改名為「拉孟守備隊」原有2800名。

這時,野炮兵第三大隊(屬炮兵56聯隊)長金光惠次郎少佐擔任拉孟守備隊長指揮在拉孟的殘留部隊。在這之後,松井秀治大佐轉戰各地就再也沒能夠返回拉孟。

以拉孟守備隊長金光惠次郎少佐為首的拉孟殘留兵力如下:

長官:陸軍少佐 金光惠次郎(少7期)

步兵第113聯隊本部共計400名

炮第56聯隊:520名 
      
入院患者:約300名

共計人員:約1260名

共計炮:22門(山炮12門、100毫米榴炮8門、速射炮2門)


e0040579_155659.png


e0040579_743868.jpg面對衛立煌宋希濂率領的中國雲南遠征軍第20、11集團軍的反攻,拉孟守備隊儲備約100日份的武器弾薬糧食,軍属也開辦酒店與開設慰安所,準備對中國軍隊「長期抗戰」。

拉孟是一個能夠俯瞰怒江西岸及惠通橋的滇緬公路上的要地。

雖然惠通橋(吊橋)已遭到破壞,僅剩下兩岸的橋墩,但是當遠征軍沿滇緬公路進攻的時候,渡河點自然而然地就限定在惠通橋附近了。

因此,為了扼守公路兩側的要地,就在海抜2000公尺以上的高地設置陣地。

同時,為了監視渡河點附近,也在河岸的中部構築了兩個觀察所盡管這個陣地的地形,兵力以及任務都必須構築,布置得完整無缺。

但當雲南遠征軍總反攻到來的時候,結果又出現了究竟需要多少兵力來守備拉孟這麽一個問題。

從這一點出發,即使現在就陣地的構築過程來說,還在不斷地增減,修改。

小室鐘太郎的日本工兵聯隊,足足用了2年的時間來打造這座防衛體系。

松山主堡內設2-3層,下層作掩蔽部,儲存彈藥、糧食等軍用品。

一個主堡配以多個子堡,一個子堡下面還有很多前沿的散兵坑。在堡壘和掩蔽部周圍,布滿鐵絲網、鹿砦、地雷、陷阱,讓人難於接近。

1944年4月從拉孟北方大廉子由怒江渡河的騰越方面中國第11集團軍開始反攻,松井秀治大佐率領主力從拉孟出發,最終確定了由殘留下來的部隊來死守拉孟。

不管怎麽說56師團主力的火速救援已經無望了。

只有不足1000(除去300名患者)名的兵力必須在長長的陣地上與遠征軍對抗,守備隊長金光惠次郎少佐認真仔細地審核了一下配備情況,其結果如下:

e0040579_2403825.gif


前進陣地:

上松林陣地    高橋九洲男大尉(召)等約60名

小股陣地     福田國夫中尉(召)等約40名(聯隊炮兩門)

側方陣地     長官不詳約30名

崖方陣地     長官不詳約20名

平山陣地     大野滿喜雄曹長(召)等約30名

本道陣地     井上要次郎中尉(召)等約100名(100毫米榴彈炮2門)

主陣地:

松山陣地     松尾良種中尉(召)等約60名

橫股陣地     澤內秀夫中尉(55期)等約80名、(100毫米榴彈炮2門)

西山陣地     毛利昌爾中尉(53期)等約70名、(100毫米榴彈炮2門)

音部山陣地    真鍋邦人大尉(少18期)等約160名

關山陣地     辻義夫大尉(召)等約70名

裏山陣地     只松茂大尉(召)等約150名(速炮2門、100毫米榴彈炮1門)

衛生隊陣地    野澤高雄中尉(召)等約40名


這時的陣地也隨之設置了一些掩體能夠抵得住野山炮全力轟擊。尤其對一些重要設置又加強了對炮彈直射的防爆能力,在情況最糟糕的時候,增強了腹部陣地的防禦力量,做到最大限度地增強設施是很必要的。

而且對作為長期持久地防守且又不可缺少的水來說,守備隊在建造防備設施就煞費苦心。

1943年初,終於在主陣地與崖方陣地中間北側的山谷中發現了水源。

以後又研究出了給各陣地配水的方法,即用汽車發動機做成的抽水機將水源地的水抽到約20米高的炮兵隊兵舍兩側的高地,在之間挖成一個蓄水槽,又用同樣的抽水機將水抽往紀念碑兩側高地的配水池裡,用鐵管將這些水輸往各兵舍地區。完成了這股簡易水道,並於1944年元旦開始用這條水道向各營區輸水。

1944年7月中旬的拉孟龍陵城戰鬥最激烈的時候,第一蓄水槽被敵人炮火擊中遭破壞,水道設備也失去了它的功能。

從那以後,守備隊直到玉碎為止,官兵們都忍受著幹渴的煎熬,艱苦頑強地戰鬥著。

雲南遠征軍對拉孟陣地的攻擊是隨著6月1日進入怒江東岸缽卷山數門重炮對拉孟的轟擊而開始的。

宋希濂、衛立煌的大軍

宋希濂率領的中國雲南遠征軍第11集團軍,圍攻「拉孟守備隊」約2萬人,後增援至4萬。

中國雲南遠征軍第11集團軍71軍擁有精銳美式武器,包括15厘米榴彈炮7門、山炮,120榴彈炮74門、重迫擊炮、迫擊炮332門。

另外有英國傘兵與第中美混合第14航空隊支援。

中日兵力戰力比率在50倍以上,日本僅1300人似乎不足為懼。

中國第28師第一次總攻擊

炮彈直落西山陣地的前沿,火炮射程逐次延伸,對音部山主陣地等要害部位來回轟擊。

拉孟守備隊炮兵也應聲出戰,剎時間敵我雙方的炮聲響徹拉孟四周,震撼著怒江峽谷一帶。

接著6月3日,中國遠征軍又一次增加了火力,中美混合第14航空隊30架攻擊拉孟要塞。

一方面,從拉孟正面渡江的第11集團軍71軍新編第28師,數量主力對上松林陣地開始攻擊的同時,另一部分則迅速迂回到拉孟南面,首先切斷了拉孟至龍陵的滇緬公路,

又於6月7日加強了對本道陣地的日軍攻擊,中國第28師長李士奇将軍戦死。

章法單一的重覆進攻,導致28師士兵面對無法躲避的日軍火網死亡產生了恐懼與絕望,於是開始出現了逃兵....

由於中國軍切斷了公路,此後,龍陵至拉孟間定期的汽車通信聯絡就中斷了,連與56師團主力的聯絡除了用無線電以外都是不可能的。

井上要次郎中尉指揮的大約100名步兵和2門100毫米榴彈炮炮兵守備的本道陣地,它同主陣地(音部山)相距約有2千公尺,也是一個與主陣地的最高點同標高的獨立高地。

也許,如果該陣地落入敵手,就關係著主陣地也將直接從背面受到威脅。

在此期間,從北方的紅木樹方面渡過怒江的新編第28師,朝著拉孟一路南下,於6月14日開始了對松山陣地(拉孟守備隊一個陣地)及橫股陣地的攻擊。

怒江東岸缽卷山在敵方重炮轟擊後,又增加了10多門,連日來對我們的主陣地和本道陣地猛轟。

守備隊經受了連日的轟擊和炮擊以及地面敵人執拗的反覆進攻,在一定程度上擊退了來犯之敵,給敵人以重大創傷。在6月12日左右完全打碎了敵人的攻勢,使敵人的企圖受到挫折。

這時,日本軍第56師團主力首先在騰越方面擊敗了中國軍第20集團軍。爾後,又返回龍陵,向龍陵正面的中國軍第87,88師展開攻擊,成功地給龍陵解圍。

接著又準備於6月20日起對黃草壩、長嶺崗方面的第71軍主力展開攻擊。

如果師團主力對第71軍的攻擊成功,那麽將促成拉孟的解圍,挫敗71軍的企圖。

不救的決斷

但是不幸的是,56師團主力的戰力不久便到了極限,相反地停止了攻勢,朝著芒市附近後退。這樣,拉孟陣地的解圍希望也變得渺茫,守備隊的重壓與日俱增。

同時,北方的騰越守備隊也幾乎失去了被救援的希望,繼續與占有優勢的敵人的重圍下背水一戰。

退到芒市的第56師團命令松井聯隊長率領大約2個大隊向敵中挺進,研究解救拉孟的對策。

松井大佐經過各種檢討,最後認為從打磨山的東側向鎮安街附近挺進,以進出拉孟附近是可能的。

但遺憾的是對兩個大隊的兵力解救守備隊缺乏信心,可是113軍旗還留在拉孟,身為聯隊長決不能對守備隊見死不救。

於是向松山祐三師團長申請,不管成功與否,一定要執行解救拉孟守備隊的任務。

松山祐三深思熟慮之後,放棄了挺進救出作戰的念頭。

衛立煌調兵

得知宋希濂第11集團軍拉孟攻擊失敗的衛立煌(雲南遠征軍總司令長官),急忙於6月20日派遣新的總預備隊第8軍精銳之榮譽第一師奔赴拉孟戰場,替換新28師。

第71軍司令官鐘彬親自到5600高地(原口山)督戰。

在以上期間,雲南遠征軍在繼續修整從缽圈山到惠通橋的公路同時,朝惠通橋的渡河點方向搬運架橋材料,終於在7月初為止完成了惠通橋的架橋工程。(2年前衛立煌被日本軍追擊,自爆惠通橋)

然後,急忙用汽車通過這座橋往前方運輸彈藥和器材,推進了下一期進攻的準備工作。

從渡河點到拉孟陣地前沿的落差約有700米,汽車運輸隊在這個陡歇的路面上像蛇一般地蜿蜒行進,向山上駛來。

由於炮兵處於死角,不能對這個車隊造成障礙,晝夜間都聽得到汽車發動機的轟鳴聲,看起來像是在陣地前幾百米的地方聚集了大量的戰鬥器材。

這時,從日方的陣地上可以看見從本道陣地西側至龍陵公路的這個山地,中國軍的汽車已經在運行中,汽車前燈的燈光在陰雨綿綿的夜空中閃耀著白光,頻繁地往返著。

在這個時候,拉孟守備隊為了防備敵人即將到來的下一期進攻,修復著連日被敵方炮火轟壞的陣地設施,並且將上松林和平山這兩個前沿陣地的守兵召回到主陣地,一增強主陣地的兵力。

中國榮譽第一師第2次總攻擊

不久,在榮譽第一師替換了前線的新28師後,終於在7月4日以後開始了第2次總攻擊。炮兵的一部分朝原口山(5600高地)山麓方向推進。

拉孟守備隊撤退出前沿陣地之後,李密少将的中國榮譽第一師的攻勢指向主陣地及關山陣地一帶,進攻一天天地加強著。

拉孟守備隊經過1個多月的戰鬥,在彈藥,尤其是手榴彈方面特別缺乏,在每天的戰鬥中不得不限制過分地使用彈藥。

6月28日,友軍的戰鬥機第一次穿過雨雲的縫隙飛來,這日本陸軍機第240飛行戰隊(戰鬥機)的10架飛機,他們給守備隊空投了彈藥。

拉孟守備隊的官兵們忘我地飛奔出戰壕,包含著感激的眼淚,收集空投的彈藥。他們第一次看見友軍的飛機,但是投下的補給物資一半都被中國軍分享了。

金光惠次郎少佐自1944年3月被任命為拉孟守備隊長以來,大約有3個月的時間全身心地傾注在強化陣地上,並身先士卒地與守備隊員一切搬運圓木,揮舞著鏟子,一天也不耽誤,使陣地設施面目一新。

重要的掩蔽部用直徑30厘米左右的圓木掩蓋著。然後,鋪上約1.5米的土和沙石加強強度。

各個據點也用2、3米的鐵綱條圍著,糧庫、彈藥庫及飲料水等也構築得十分經得起炮轟。

正如前面所述,給水設置的第一蓄水池於7月中旬被破壞,停止了水道設施的機能以來,守備隊員們不得不在夜裡背著沈重的水袋運水。

從7月4日以來開始的第2次攻勢以後,經過守兵們的勇戰敢鬥。終於在7月15日左右挫敗了其攻勢,當面的敵人後退到陣地前4-5百米的地方,開始構築陣地工事。

在第2次攻勢中,遠征軍展開了20多門火炮的火力,而且還得到了飛機的大力協助。

更有甚者,他們在第一線使用火焰噴射器和火箭炮等武器,集中各種強大的火力向我們進攻。

因此,陣地的要害部位逐漸遭到破壞,守兵損傷也急劇增加。但由於我軍的敢鬥精神,終於阻止了第一次攻勢。

中國82、103師第3次攻勢


e0040579_4394772.jpg

(衛立煌將軍與8軍軍長何紹周、53軍軍長周福成)


衛立煌看到在抱有必勝的思想準備下開始的第2次攻勢再一次失敗後,又將第8軍(遠征軍總預備隊)的主力(第82師和第103師)從昆明急速調往拉孟,準備第3次攻勢。

第3次攻勢終於在7月20日開始了。

尤其對本道陣地,集中了所有的火力終日猛攻猛射,估計發射8000多發。。

本道陣地是一個寬約2百米,長約5百米左右的狹長陣地。

對此,遠征軍展開了新來的第82師和第103師的主力進行攻擊。陣地由於連續遭到猛烈的炮擊,被彌漫的硝煙和飛散的沙土所覆蓋,想著守兵們都犧牲了。

但炮擊停止後,陣地平靜下來仔細一看,守兵們依然固守在陣地上。

那壯烈地戰鬥場面在金光少佐所在的音部山看得清楚。

鑒於本道陣地的重要性,守備隊長從各地抽出兵力,收集彈藥來增援「本道陣地」,並於25日將軍旗護衛小隊也派往本道陣地,抽出里山陣地的只松茂大尉去擔任本道陣地的指揮。

敵人在陣前展開了肉搏,並利用死角接近陣地拋擲手榴彈。

守兵們又將手榴彈反投回去,在陣地周圍彌漫著無數爆炸後的硝煙,守兵們同700敵人進行著一次又一次地肉搏戰。

中國軍又一次進行突擊支援掃射。終於突入陣地內,開始了白刃戰,在那狹長的壕溝裡的格鬥極其悲慘壯烈。

這樣,在25日傍晚,日本守兵們死傷大半,終於耗盡了精力,「本道陣地」西半部落入敵手。

拉孟守備隊在戰鬥開始後的近2個月內,由於敵炮的轟擊和雨季的泥濘,戰壕幾乎埋沒,一部分變成了農田一般,除了用於戰鬥的兵力外,就沒有給陣地增援的兵力了。

另外,中國軍也逐漸地加強了對主陣地的橫股、松山、關山和裏山各個陣地的壓力,將兵力的大部分調往本道陣地,在這些陣地中,僅靠著小量的遺留兵力繼續苦戰著。

迄今為止,守備隊的全部兵員已經減少到約300名。

這時,河辺正三(緬甸)方面軍司令官(7月17日),本多政材第33軍司令官(7月28日)和寺內壽一南方軍總司令官(7月30日)紛紛給拉孟守備隊長授予戰功獎狀。

另外,參謀總長於7月底給拉孟守備隊發來了下述激勵的電報:

「拉孟守備隊確保緬支(中國)聯絡路線兩個多月。在此期間,面對占有絕對優勢的敵人,從空中地面進行的執拗的進攻,以少量的兵力繼續與敵人苦戰,並給予重創,在此,謹致以衷心的感謝!...

將來在執行任務中,仍會遇到各種困難,望發揮決心敢戰的皇軍真髓,為以後皇軍的作戰創造有利的條件。」

辻政信参謀還說將會實施「断作戦」救援拉孟守備隊,接到以上感謝狀和激勵電報的守備隊長金光少佐於7月30日,給第56師團長電宣誓,發誓一定敢死敢鬥,確保陣地。

8月1日,遠征軍在本道陣地西面約3百米的地方推進了兩門山炮,開始對該陣地進行阻擊轟擊。另外,又開始用迫擊炮、機關槍、速射炮和火箭炮對本道陣地的東半部進行徹底地破壞性轟擊。

第2天,在昨天持續地猛烈炮擊下,第一線以白旗為標誌,開始向陣地迫來。

不久,在突擊支援射擊的協助下,步兵們突入到陣地內,跨過累累的屍體。在狹長的戰壕內展開了淒慘的白刃戰。一會兒,本道陣地便落如敵手。

陣地被火焰噴射器的火舌燒焦著,濃黑的火焰高高地卷著。

主陣地的守兵們看著那陣地殘酷的死鬥,陷入黯然的沈思之中。

失去了「本道陣地」的守備隊,盡力修理加強主陣地的橫股、松山、西山、關山 、裏山一線的工事。

雲南遠征軍企圖乘本道陣地被攻克的餘威,長驅直入,一舉拿下整個陣地,於8月7日開始了總攻擊。

於是,在怒江東岸的重炮,原口山附近的120毫米榴彈炮,本道陣地及西北方高山的火炮的猛轟猛射下,開始對橫股、關山和裏山正面的包圍性攻擊。

這時守備隊的戰鬥力又減少到2百多名。

28人挺身破壊班奇襲

此際,金光守備隊長為了破壞感到辣手的敵火炮,提高守備隊士氣,組成了挺身破壞班。

從各陣地抽調出4名為一組,編成7個班,共計28人。

準備破壞本道陣地西北方高地的中國山炮,崖陣地西面的中迫擊炮,原口山中部的120榴彈炮,百壁陣地附近的120榴彈炮,以及聯盟到惠通橋之間的汽車隊等。

8月8日、9日兩天,身著便衣(支那服)的破壞班,各自攜帶著手榴彈、手槍和穿甲暴雷,乘著月夜,從敵第一線的間隙出走。

破壞班的行動斷然於8月10日24:00時間開始,這是預定的時間,突然在本道陣地的高地上發出閃光,然後聽到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接著從白壁陣地的炮兵陣地也傳來了爆炸聲。

挺身破壞班於11日、12日兩天回到了主陣地,報告說28名中2名戰死,其餘安然無恙,炸毀了山炮兩門、120榴彈炮一門、迫擊炮2門、機關槍1挺和1輛貨車,中國兵約150名潰逃。

關山陣地地道戰

但是在那之後,中國軍仍然展開優勢的炮兵在飛機的掩護下,首先指向關山陣地,發起總攻擊。

e0040579_4425750.jpg該陣地與音部山(守備隊本部所在地)僅有100米之遙。是一個裸露在怒江東岸缽卷山和原口山的敵炮火之下的,連隱蔽物都沒有的光禿禿的陣地。

這個陣地由辻義夫大尉指揮的約70名步炮兵守著,經連日激戰,已減員一半,但仍頑強地死守陣地。

遠征軍避開強攻,首先用炮擊破壞陣地要害部位。同時,從8月初約20天左右的時間,在美國工兵斯巴托(Carlos G. Spaht)上校的指導下在關山陣地的底下挖掘70米坑道,企圖從底下爆破關山陣地,放置了2500磅與3500磅的TNT在2個地方。

8月19日,攻擊開始,也同攻克本道陣地一樣,集中所有的炮火破壞陣地的要部。從第2天20日早上起,炮擊越發猛烈。

11:00時突然在3個地方的地下發生了大爆炸造,造成22個日本人被活埋。

那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伴隨著滾滾濃煙,陣地被沙土掩蓋,一寸外都看不見。

第一線之敵在爆炸之同時,用火焰噴射器突擊陣地,隨即突入。

辻義夫大尉手下的守兵大部傷亡,關山陣地陷落。

金光少佐直接從各地抽調60名左右的兵力編為一個中隊,指令從本道陣地撤退的只松茂大尉指揮,20日夜,發起了奪會關山陣地的野襲。

雖然夜襲一度成功,但也不能確保。守備隊長又準備在21日再次發起夜襲。除去各地區傷兵外,將所有沒有受傷的兵員集中由炮兵中尉木下昌已率領,共計約80名。

於8月22日淩晨4時突入抵陣,在此奪回「關山陣地」。

但在天剛亮的時候,敵人又集中炮火轟擊,守兵們大部傷亡,僅剩10名。

食糧缺乏天不下雨水,日軍全員體力衰竭,士兵得到腳氣病、瘧疾、赤痢等病。

金光少佐在音部山目睹整個慘狀,終於下令放棄了關山陣地的爭奪,發出了撤出守兵的命令。

關山陣地放棄後,金光惠次郎少佐於8月23日17:00時向松山師團長電告;

「19日以來,敵猛攻。守備兵死守敢鬥,大部傷亡,後關山被爆破,雖2次組織夜襲奪回,但敵集中炮擊,100名以上日軍戰死。

由於兵力稀少,戰線集中在橫股、松山、音部山、里山一帶。聯隊(長)棄捨南方高地,東北部高地聯線整理。守兵一隻手、一隻腳者大部分都在奮力死守敢鬥,力爭確保該線。」

同時,金光惠次郎預感到守備隊末日迫近,發電通報「在最危機時,炮兵隊木下昌已中尉突圍」報告。

9月1日,蔣介石終於對久攻不下松山暴怒了,下了一道死命令,限第8軍在九一八國恥日前必須拿下松山,否則正副軍長均按軍法從事。

這時,日本第33軍「斷作戰」在準備中,對龍陵地區的攻勢還沒開始。預定在9月3日進行。

到9月10日左右,擊破當面之敵,進入拉孟附近。守備隊大概以那一天為目標開始持久戰,第56師團通報到拉孟守備隊。但是現實情況要確保陣地將無比困難了。

雲南遠征軍在攻克了關山陣地之後,對音部山和西山2個陣地的攻擊一刻也沒有緩慢,繼續晝夜對陣地施與重壓。

主陣地的最高點音部山在連續100天的炮擊下,地下4米深的交通壕均被埋沒。

8月29日,終被關山方面攻來之敵攻破。中國第8軍前後發動9次攻擊,投入總兵力15975人。

守備隊的玉碎

攻占了音部山之敵,又向下進攻斜面的西山陣地。由於制高點被占,西山陣地的命運也就決定了。

8月30日,金光守備隊長電報:

「三個月的戰鬥,這樣音部山向西山陣地的壓力來臨,9月5日西山陣地被包圍。拉孟守備隊的末日已經迫近。」

金光惠次郎少佐考慮到通信的線路途絕,向師團司令部發出了守備隊最後報告,向師團主力訣別。

金光惠次郎少佐在被包圍的西山陣地上,燒毀了密碼和公文,破壞了電臺,並試圖將在里山陣地一角繼續死戰的守兵召至西山陣地集結。這樣西山陣地才有一時之恢複。

9月6日一大早,又再次遭敵猛轟,由其迫擊炮集中的火力。使守兵多數傷亡。

這一天的夕晚(17:00),迫擊炮彈炸碎了金光惠次郎少佐的大腿和腹部。

9月6日,西山陣地薄暮時分,拉孟守備隊長金光惠次郎少佐終於壯烈戰死。

入夜,敵人進攻停止,那令人可怕的寂靜籠罩著戰場。

金光少佐陣亡後,手中僅存西山一角、松山及橫股3個陣地。在那死靜中浮現著寂寞的孤影。

西山陣地的最高點已失,在日本手中僅剩橫股陣地連同斜面陣地之殘部。

金光少佐戰死後,聯隊副官真鍋邦人大尉代替了全盤指揮。守備隊脈搏已越來越弱,「玉碎」僅僅是時間問題了。

e0040579_4582842.jpg


(真鍋邦人在西山陣地「最後一角」)


第二天9月7日,真鍋邦人大尉發出電報給聯隊長松井秀治:「軍旗已從旗桿上解下,並裹在腹部。御紋章已深埋地下,旗桿以奉燒。」在橫股陣地炮兵掩體中奉燒113聯隊軍旗。

木下昌已中尉和3名守兵為了報告,逃出了陣地。

陣地內經過100的死鬥,負傷者混雜在屍體中痛苦地呻吟著,未負傷者全部聚在一起,全部不過80名左右。

這一天,像往常一樣,從早晨開始,中國軍對西山陣地斜面、橫股和松山兩陣地集中炮火進行猛烈轟擊。松山陣地首先陷落,只剩下殘留的西山斜面及橫股陣地了。

正午過後,敵攻擊越來越烈,真鍋邦人大尉以下50名生存者的最後陣地,僅有150米之地。

夕刻,這最後的西山陣地也逐漸力盡。

9月7日18:00左右,中國第8軍第10次攻擊,全衝上西山陣地。真鍋邦人與守備隊全員玉碎。

拉孟守備隊20名慰安婦中,15名日本慰安婦自殺,5名朝鮮人慰安婦向雲南軍投降。

木下昌已中尉報告113聯隊長松井大佐拉孟守備隊的悲壮末路,兩人眼涙奪眶而出。

蔣介石的「逆感状」

1944年9月9日 蔣介石發給仍在圍攻騰衝城的第20集團軍司令官霍揆彰發出指示:
 
「獲悉松山陣地於9月7日被第8軍攻占,心中極為欣慰。望大軍繼續防備龍陵方面之敵反攻。騰衝務必要在9月18日國恥紀念日(九一八事變)之前奪回。目前整個戰局正朝著有利我軍的方面發展,雖然勝利曙光在望,但征途還很遙遠,將有不少艱苦磨難……從這次日軍在湖南的進攻作戰,緬北及怒江方面對我攻勢戰跡來看,我軍仍將面臨極大困難。
我軍官兵,須以日軍松山守備隊、密支那守備隊孤軍奮戰至最後一人拼死完成任務之情狀為典範……」(松山陣地(拉孟陣地と同義)は9月7日、我が軍において攻占するところとなり、欣快に堪えず。(中略)戦局の全般は我に有利に進展しつつあるも、前途なお遼遠なり。(中略)
諸子はビルマの日本軍を模範とせよ。拉孟において、騰越において、ミートキーナにおいて、日本軍の発揚せる忠勇と猛闘を省みれば、我が軍の及ばざること甚だ遠し」)

蔣介石表揚松山的英勇日軍被日方稱為「蒋介石の逆感状 」。

拉孟守備隊死守100日1200人玉碎,中國雲南遠征軍戦死4000 人,負傷3774人。
[PR]
by cwj36 | 2011-11-14 11:32 | 【WW2專區】

豐臣秀吉的軍裝(1)

S2化身武將裡
像毛茸茸電風扇頭盔的來歷..


e0040579_1127236.jpg


銀伊予札白糸素懸威胴丸具足

e0040579_944978.jpg這套具足與兜本來是屬於豐臣秀吉所有,據說到1582 年山崎之戰時,豐臣秀吉還穿著這套造型。

天正十八年(1590)小田原平定後,見風轉舵的伊達政宗根據秀吉的側近木村吉隆的書信所下的規定,於28日率兵進入宇都宮迎接豐臣秀吉

由於伊達政宗違反秀吉的「惣無事令」在摺上原之戰滅亡蘆名氏,小田原戰役時又「遅参」,藐視秀吉的威信,但伊達政宗最後知道豐臣秀吉實在惹不起,只好乖乖歸順。

「銀伊予札白糸素懸威胴丸具足」就是伊達政宗在宇都宮出迎正朝往奧州進軍的豐臣秀吉時,知道桀驁不馴的獨眼龍伊達政宗已甘心臣服,所以致贈給伊達政宗這套鎧甲。

此具足胴體的部分是以白線來銜接貼著銀箔的革製「伊予札」,側邊則附有猩紅色的護板。

盔兜是熊毛櫧形盔,頭盔下擺是犛牛的毛髮,前立與後立則附上了貼著金箔的武將指揮扇。

得到此軍裝,伊達政宗等於得到免死金牌,但死罪可免,減封難逃。

豐臣秀吉搞出「奥州仕置」這招,伊達政宗奥羽150萬石,会津、岩瀬、安積被没収,連同陸奥出羽13郡,被減封為72萬石。

豊臣秀吉「天下統一」完成。

得到一套「銀伊予札白糸素懸威胴丸具足」卻丟了大半領土的伊達政宗顯然一直很不滿,對從中策劃的石田三成更是不爽,這應該是関ヶ原之戰時,伊達政宗加入東軍的主因之一。

more:日本戰國時代武將軍裝物語


WTFM STEAM
WTFM 獵浪人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1-11-14 09:44 | -古代日本-



NTW模組

祖魯戰爭

The Khartum and Zulu Mod

下載處


WTFM STEAM
WTFM 獵浪人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1-11-12 17:15 | S2、N、ETW模組區


[PR]
by cwj36 | 2011-11-12 17:11 | Total War: Shogun 2

1575 越前一向一揆

1575 織田 VS 越前一向宗
信長越前大屠殺
一向一揆大敗逃


天正2年(1574)4月、本願寺顕如織田信長舉兵。

織田信長同年9月殲滅伊勢長島一向一揆,時間進入日本天正3年(1575年),「百姓擁有之國」的越前,一揆衆内部開始分裂。

本願寺顕如派任的北陸方面司令官,越前「守護」為下間頼照並分配大野郡司給杉浦壱岐、足羽郡司給下間頼俊、府中郡司給七里頼周等大坊主們,獨占了前年討伐朝倉氏舊臣領地,形成他們的真宗王国。

大坊主們一邊吸金蓄財但也關心農奴、對抗武士、反對身分制,吸引許多信眾並造成附近豪族的農民逃散到大坊主領域。

加上在織田軍臨戦態勢下,重税與過酷的賦役加諸在越前在地国人衆(地頭職武士階級)與民衆身上。

宗教方面好康的也被浄土真宗獨享,其他佛教宗派遭到排斥。

因此,不滿的国人衆與民衆也開始一揆,越前天台宗與真言宗開始為反抗本願寺大坊主等「悪政」,連同屬浄土真宗的真宗高田派(専修寺派)也參加反抗,幾乎全面與一向宗門徒開打。

天正3年(1575年)5月,織田信長在長篠戰役大勝武田勝頼,武田氏的脅威消失後,織田信長看到越前一向一揆分裂的好機會,在8月裡,招集7萬織田大軍往越前侵攻。

8月14日,織田軍進入敦賀城。

知道織田軍來襲的消息,下間頼照發出總動員命令,但是越前国人衆與民衆全不理會一向宗的命令,一向以「聲勢浩大」取勝的一向一揆軍只招募到2萬的兵力。

跟1574年 越前一向一揆軍擁有14萬的盛況真是差很大))))))))~

一向一揆防禦陣線

2萬一向一揆軍主要分佈於杉津與木ノ芽峠防衛。

e0040579_11354981.jpg


府中竜門寺 : 三宅権丞

燧ヶ城 : 下間頼照、藤島超勝寺、荒川興行寺眾

燧ヶ城是很古代的城堡,在源平合戰時代木曾義仲與來追討的平家作戰時,義仲部將仁科守弘就築了燧ヶ城。

後來天正11年的賤ヶ岳合戦時,柴田勝家也以燧ヶ城為據點。

e0040579_11473189.jpg


木ノ芽峠城砦群:(西光寺丸城、木ノ芽城、観音丸城、鉢伏城)

e0040579_11481617.jpg


西光寺丸城 : 和田本覚寺・西光寺衆徒、
木ノ芽峠城、観音丸城 : 下間頼俊
鉢伏山城 : 専修寺眾

河野丸砦 : 若林長門守
杉津城:大塩円強寺眾、堀江景忠

織田軍攻擊

織田軍由北陸道入侵~分為2部:

木芽峠攻擊軍 : 丹羽長秀、瀧川一益、蜂屋賴隆等將率3萬兵馬攻擊木芽峠。
杉津口攻擊軍 : 柴田勝家、羽柴秀吉、明智光秀、佐佐成政、稻葉一鐵率4萬前進杉津口。

e0040579_11455072.jpg


【杉津口戰鬥】

8月15日、織田軍首先從海路攻撃敦賀以北的杉津城。

丹後大名一色義道粟屋勝久從海上乘大量軍船,攻擊杉津城,守將堀江景忠,早已經與織田私通,做為內應「裏切」,円強寺一揆衆大半被引入的織田軍殺死,杉津城落城。

柴田勝家羽柴秀吉明智光秀佐佐成政稻葉一鐵前進杉津口,羽柴秀吉為先鋒攻擊丹生郡河野丸砦,織田軍還沒兵臨城下,若林長門守等就一哄而散棄守逃亡。

部份杉津城殘兵逃往河野丸砦,又遭羽柴、柴田兩軍前後夾擊,全部覆沒。

【木ノ芽峠城砦群戰鬥】

木の芽山地是福井的嶺北、嶺南分隔嶺,北側為北陸文化圏,南側為近畿文化圏。

自古就是戰略要地。木ノ芽峠城砦群從朝倉氏統治時期就開始建築。

木ノ芽峠城砦群的西光寺丸城由石田西光寺與和田本覚寺眾防守,遠遠看到織田的木瓜旗出現時,就開始有人陣前逃亡,一轉眼地城池陷落,城兵被全部殺光。

木ノ芽峠城、観音丸城有下間頼俊的一向一揆軍,看到西光寺丸城失守,也拔腿就跑。

防守鉢伏山城的守將阿波賀三阿波賀与三兄弟,知道擋不住織田大軍,向包圍鉢伏山城的丹羽長秀請求願意一死獻城為城兵「助命」,丹羽長秀織田信長請示,

壞心腸的織田信長指示丹羽長秀假意答應,在阿波賀2兄弟自殺後,必須將一向一揆軍全部殺光光,鉢伏山城開城後人城全滅。

接著,織田軍集中展開對下間頼照的燧ヶ城攻略。

想不到總大將下間頼照在織田軍來襲前也逃之夭夭。今庄的七里頼周見勢不妙也逃亡,越前一向一揆指揮部完全崩壊。

剩餘的一向一揆殘部逃入府中竜門寺城,夜晚時,織田軍發動夜襲,一向一揆眾2000餘被殺,守將三宅権丞戰死。

各路織田軍全部合流往已無兵防守的府中城侵攻,殲滅逃亡一揆衆遭受到大屠殺的淒慘命運。

織田軍繼續北上最後一揆軍據點点鳥羽野城陷落,神奇的是沒有侵入一向宗北陸布教中心吉崎御坊,但燒毀了有名的城郭寺院の豊原寺。

越前各一向宗寺院的主持,都被織田軍搜出處以磔刑,參與暴動或被懷疑參與暴動的百姓則全被斬首。

下間頼照下間賴俊躲入許多専修寺派門徒住的村子,但専修寺已投靠織田,2人當場被搜出殺死。

原投降一向一揆的朝倉景健本來準備逃亡加賀,想到拿下間頼照的頭顱獻給織田信長投降,搞不好可以得到信長的寬恕。

朝倉景健打錯算盤,織田信長痛恨常常變節之人,將朝倉景健斬首。

七里頼周若林長門守則逃回加賀。

越前大屠殺

為徹底根絶越前一向一揆的發生。

據說織田信長進入越前的15日到19日逮捕一揆殘黨12250人送往尾張、美濃當奴隸,誅殺者更高達3~4萬人。

織田信長寫給京都所司代村井貞勝的信中記載了府中城的慘狀:「府中的街道,屍體堆積多到連一個銅板的空隙都沒有(府中の町は、死骸ばかりにて一円あき所なく候。見せたく候。)」

1932年(昭和7年)在越前市挖掘小丸城跡時發現瓦片,赫然發現瓦片上的文字記載前田利家對一揆衆近千人處以磔刑、烹刑(釜茹で 將人放入大油鍋中,放在柴火上烹煮)等慘絕人寰的屠戮行為。

織田北陸軍團誕生

織田信長並且乘勝追擊,突入加賀國,奪取了能美、江沼二郡,修築大聖寺城,以簗田廣正佐々長秋堀江景忠3人駐守,然後返回越前。

信長賜給越前8郡75萬石予柴田勝家,任命為北ノ庄城主。越前府中10萬石予前田利家佐々成政不破光治3人均分,稱為「府中三人衆」,以補佐柴田勝家

另外,賜給大野3萬石給金森長近,賜給2萬石與原長頼

自此以柴田勝家為總司令官的織田家北陸軍團誕生。而織田信長入侵越前後,惹惱了越後的上杉謙信,在將軍足利義昭的撮合下,天正4年(1576年)上杉謙信與次要敵人本願寺顕如和睦,準備對付共同夾擊主要敵人織田信長,展開「第二次信長包圍網」的序幕。


WTFM STEAM
WTFM 獵浪人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1-11-12 11:34 | 【Total War 一向一揆】

1574 越前一向一揆

1574 越前一向一揆

桂田長俊 & 富田長繁

天正元年(1573年)8月,織田信長越前侵攻朝倉義景敗亡,朝倉氏許多舊臣降服於織田信長

封擔任朝倉攻略嚮導角色的朝倉叛將的前波吉繼為守護代,並派直屬家臣木下祐久三沢秀次津田元嘉三人留守北ノ庄以監視之。

前波吉繼曾跟隨信長進京謁見天皇,又拜領了「長」字,改名桂田長俊。他在越前大徵賦稅,重税悪政搞得天怒人怨,北面加賀本願寺的力量趁機向越前伸展。

加賀本願寺是北陸一向一揆爆發的根源,長年與朝倉氏征戰不休。

因為舊仇甚於新恨,在織田信長對朝倉氏用兵的時候,加賀本願寺站在信長一邊,從而於戰後獲得了在越前發展信徒的合法地位。

e0040579_10543572.jpg因為桂田長俊的暴政,越前原朝倉家臣富田長繁本就跟桂田長俊不合,他自認戰功顯赫,不願屈居桂田長俊之下準備謀反。

桂田長俊在這緊要關頭突然罹患眼疾,雙目幾乎失明,『朝倉記』記載是「神明ノ御罰也」背叛主家的報應。

1574年元月,越前九頭龍川附近反桂田的「土一揆」(民衆造反、農民暴動)蜂起,與富田長繁南北夾擊,向桂田長俊的居城一乘谷呈發起了猛烈進攻。

1月19日,富田長繁自任「土一揆」大将出陣,一揆兵力高達3萬以上,桂田長俊因為失明無法指揮作戰,富田部將毛屋猪介殺入城中,桂田長俊落城後被殺。

桂田長俊兒子新七郎等一族逃亡城外,翌20日被逮捕後全部砍死。

「土一揆」衆在1月21日開始攻擊織田信長在府中北ノ庄原朝倉土佐守館設置的三人奉行所,木下祐久津田元嘉三沢秀次性命危在旦夕,後來安居景健(朝倉景健)出面調停。

這三人才保住一命逃出越前回到岐阜。

1月24日,富田長繁以舉行慶祝消滅了桂田長俊的宴會為由,在居城龍門寺城誘殺鳥羽城主魚住景固魚住彦四郎父子。

翌日,富田長繁又急襲鳥羽野城殺死魚住景固的嫡男魚住彦三郎,魚住一族滅亡。

富田長繁為了鞏固權力,被迫把親弟弟送去岐阜做人質,向織田信長表示恭順。

織田信長此時準備與武田家決戰,同時越前大雪封山,也不便於進軍討伐,於是順水推舟地給了他越前守護代的職銜。

富田長繁照樣也在越前橫徵暴掠,引起一揆衆不滿與他切斷關係。一揆衆之中有相當數量的浄土真宗本願寺派(一向宗)門徒,他們請求加賀国一向一揆指導者七里頼周來越前指導革命~

本來的「土一揆」往「一向一揆」演變發展。

e0040579_10521092.png


一向一揆 爆發

1574年2月,北陸一向宗總大將下間賴照和軍師七里賴周潛入越前,隨即召集一向一揆14萬大軍包圍了長繁的居城府中城。

2月13日,長繁家臣増井甚内助守片山館、毛屋猪介守北ノ庄城舊朝倉土佐守館等皆被一向一揆攻佔。

2月16日,富田長繁率領700兵反撃,擁有3萬一揆眾的在帆山河原的地方佈陣被富田軍打的落荒而逃敗走。

翌2月17日,富田長繁以「永代3,000石」的恩賞拉攏與浄土真宗本願寺派一向宗對立的浄土真宗高田派(専修寺派)、真宗三門徒派等6,500人以上加入等富田軍,聯合準備奪回北ノ庄城。

七里頼周發動北袋・南袋・志比庄・河合庄等一向一揆5萬大軍集結於北ノ庄,兩軍激戰於水落(現在の福井県鯖江市水落町)附近,雖然富田長繁兵力處於壓倒性的劣勢,但人多勢眾的一向一揆不堪一擊紛紛敗逃。

17日黃昏,烏合之衆一向一揆勢混亂四散,富田軍取得奇蹟式的勝利。

富田長繁繼續要求已經疲勞的部隊持續攻擊安居景健朝倉景胤所據守的長泉寺山的城寨,殺死城寨的守將荒木兄弟取得一定的戰果。

雖然深夜後撤兵,身心俱疲富田軍短暫休息,結果18日一大早富田長繁又下令突撃。

在交戰的進行中被大為不滿的小林吉隆背叛,拿鉄砲從富田長繁的背後開火擊斃,享年24歲。

到了4月,一向一揆衆攻佔溝江城,溝江長逸一族自害。4月14日朝倉景鏡(土橋信鏡)捨棄居城亥山城逃往平泉寺,結果平泉寺被衆徒放火,出賣主公義景的朝倉景鏡討死。

5月時,大批一向一揆衆攻擊織田城的朝倉景綱(織田景綱)。朝倉景綱知道守不住城,趁黑夜棄家臣不顧,棄城只帶著老婆逃往敦賀。

「百姓擁有之國」

e0040579_10153335.jpg至此朝倉舊臣団只剩私下投降於一向一揆的安居景健朝倉景胤外全部消滅,越前繼加賀之後也成為沒有大名統治的一向宗「百姓擁有之國(百姓の持ちたる国)」。

越前失陥後,織田信長並沒有馬上派兵鎮壓。

當時織田信長有許多煩惱,如武田氏正侵略德川氏、長島發生一向一揆、大坂石山本願寺的對抗等敵對勢力。

然而,新的越前領主,石山本願寺來的下間頼照七里頼周等坊官政治,使期待施行善政的越前豪族、寺社勢力、領民們期待落空。

石山本願寺來的坊官,都類似當初來台灣的中國國民黨那類私利私欲的吸血鬼者,作威作福的打著對抗萬惡佛敵織(田)匪的口號,施行臨戦體制的「大義名分」都在搞「自肥」,收括人民田產為院寺黨產,課予重税與賦役比桂田長俊時期還嚴重。

因此,越前的一揆衆開始在内部崩壊,7月在一揆内又不斷爆發「一揆」。

12月越前足羽郡東郷安原村的「鑓講衆」蜂起,坊官下間和泉被殺。坊官、大坊主與在一揆衆内部嚴重敵對分裂,使織田信長開始動員越前侵攻計劃。

e0040579_18404914.jpg


WTFM STEAM
WTFM 獵浪人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1-11-10 10:02 | 【Total War 一向一揆】

在S2玩SUT(STET UP TEAM)時,搜尋對手搜尋畫面凍結時.....
不必關機重開電腦

使用Alt+ F4

再重開S2~


WTFM STEAM
WTFM 獵浪人揭示板


Make a backup of all files in folder Steam/userdata/??????/34330/remote !!!! IMPORTANT!!!! <<< this files are your avatar and veterans IMPORTANT files.
Then steam sync disabled.
All files(step 1) deleted.
Start Shogun
Click Avatar Conquest
disable "Tutorial" and enable "Show this panel...
Create new Shogun 2 Avatar
Exit Shogun
Delete all files (step 1)
Enable Sync
Start Shogun 2
All old files will come back from sync.
If they don't come back - copy your backup!
[PR]
by cwj36 | 2011-11-09 20:29 | 網戰Q&A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