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爾格(Belgae)

貝爾格(Belgae)

西元前57年羅馬的軍事家凱撒率軍征服高盧之後,向今日比利時地區進續進軍征服該地的部落,在征服該地區後被命名為「加利亞貝爾格」(Gallia Belgica 比利時高盧) ,居民貝爾格人(Belgic)部落是現代國家「比利時」(Belgium)之名由此而來

e0040579_4414913.png貝爾格人(Belgic)部落,他們大多數是日爾曼人的後代,在很古的時候就渡過萊茵河來,因為這裏的土地肥沃,便把原來住著的高盧人逐走,自己定居下來。

貝爾格人聯盟有納爾維人(Nervii)、蘇威西翁內斯(suessiones)人、畢洛瓦契(bellovaci)人莫里尼(Morini)、雷米人(Remi),有名的進入不列顛的阿特雷巴特人的首領康明烏斯(Commius)也是貝爾格人。

除了雷米人(Remi)與凱撒結盟外,貝爾格人聯盟都與羅馬為敵。

Belgae意思是「(因戰鬥狂暴)膨脹」,由名字可知其非常勇敢與狂暴。

西元前27年,羅馬帝國進行在此地區凱爾特人 、 日耳曼人一次的人口普查, 屋大維下令建立「加利亞貝爾格」(Gallia Belgica )行省。

以蘭斯城為中心,包括今日法國東北部、比利時全境、以及荷蘭德國的國境地帶。
[PR]
by cwj36 | 2011-01-31 14:05 | 【Total War 日耳曼】

1582 高遠城戰役

1582 高遠城戰役
仁科盛信 3000武田魂
高遠城之櫻 拋腸殉城


高遠城

e0040579_18124063.jpg高遠城位於信濃国伊那郡三峰川與藤沢川會合處西側形成的舌狀台地先端(高度約50-60公尺)所築的平山城。

又名兜山城。

是從諏訪越過杖突峠到上伊那的街道要衝,也是南信濃進入甲斐路徑的最重要防線。

高遠城的北、西、南側都是陡峭的斷崖,東側是挖堀(壕溝)與丘陵基部分斷。

「本丸」位於城的南端被「二の丸」以半圓狀包圍起來。

「二の丸」又被「三の丸」以半圓狀包圍起來的圍郭規則的梯郭式構造。

「本丸」的東・西側配置防衛本丸的「南郭」與「勘助郭」2曲輪。「南郭」東側有「法幢院郭」。

「本丸」還附設2階式的「笹曲輪」,「笹曲輪」是像笹(竹子)的葉子的形狀的小曲輪,常置於本丸的外側,為防衛本丸外側直接暴露遭到敵軍直接攻擊的作用。

高遠城與南方三峰川之間河濱狹窄地帶,敵軍若從南方攻擊都在「南郭」、「勘助郭」、「笹曲輪」、「法幢院郭」鐵炮射程範圍。

各曲輪以寬10-20公尺,深度10公尺左右的巨大壕溝分隔,「三の丸ー二の丸」、「二の丸ー本丸」僅以一個虎口(出入口)聯繫。

為防「三の丸」被突破,「本丸」、「二の丸」的北側縁部加強建築土塁防衛。

高遠城原是諏訪氏一門高遠頼繼的居城,自從諏訪氏當主諏訪頼重與甲斐国守護武田氏的同盟関係破裂,兩方翻臉成仇。

在1541年(天文10年)甲斐守護武田晴信(信玄)策反諏訪家臣開始諏訪攻略,諏訪頼重終被武田所滅。

1545年4月17日,高遠城主高遠賴繼武田信玄擊敗投降,從此高遠城也落入武田信玄的控制,經過秋山信友山本勘助的改修,首任城主是秋山信友

1562(永禄5年) ,武田信玄的庶子,武田諏訪信濃幫的諏訪四郎勝頼(武田勝頼)繼承諏訪氏,同時成為高遠城主。

1567年(永禄10年)10月19日,企圖暗殺武田信玄謀反的正統武田甲斐幫少主武田義信在東光寺幽閉中死去。

1570年武田信濃幫諏訪勝頼正式成為武田信玄的後繼者(嗣子)後,正名「武田勝頼」,移居躑躅ヶ崎館,高遠城城主由信玄之弟武田信廉(逍遙軒信綱)為城主。

e0040579_9381110.jpg


仁科盛信

仁科盛信是武田信玄之5男,母親為油川氏,油川氏亦屬武田家旁系分支,當年由於武田信虎統一甲斐時,斬殺叔父油川信惠,嗣後武田信玄放逐父親信虎,決定迎娶油川一族的女子為側室,彌合這段血腥的過往。

當「清和源氏・義光流・武田嫡流「的武田信玄展開信濃攻略後,仁科氏與小笠原、村上氏站在同一方對抗武田信玄

仁科氏屬於「清和源氏・義光流・武田支流」。反正戰國時代很多氏族都號稱與清和源氏有關係。

武田方史料『高白斎記』記載,天文19年,仁科盛政倒戈臣服於武田氏,這致使在塩尻峠戰役中小笠原長時被武田軍大敗的主要原因。

歸順武田方的仁科氏獲得千国街道流通與支配權益的保障,由於仁科盛政被武田被官化(指警察権的掌握、地位與自立性消失)引發一族之間內部糾紛發生,加上仁科盛政在川中島戰役向上杉氏寝返遭到處死,仁科氏正統從此斷絶。

為了懐柔收攬當地民心,武田信玄便讓兒子武田五郎武田晴清繼承仁科氏的名號,「仁科盛信」可以說從其出生與姓名都是政治考量下的結果。

仁科盛信成為仁科氏「盛」字輩親族100騎持的大將,負責武田領国與敵對的越後国國境警備。

另外,仁科盛信同母所生之妹妹松姬,曾經在信玄與織田信長友好時,與織田信長之長子織田信忠締結婚約。

而另一個同母所生的妹妹菊姬,嗣後則嫁給上杉景勝全都成了政治婚姻下的棋子。

武田家內部形成甲斐幫與信濃幫互相較勁的情勢,由於武田親族眾大多對於武田勝賴以庶出四子身份繼承信玄事業沒有好感,加上武田勝賴慘敗於長篠會戰,武田家重臣多數戰死,勝賴便拔擢領地在信濃的弟弟仁科盛信擔任要職,仁科盛信成為勝賴信賴的左右手。

武田勝頼上杉景勝締結盟約,北方沒有了軍事威脅。在1581年(天正9年) ,武田勝頼將統治重心轉移至韮崎(韮崎市)建築府中城,同時將異母弟仁科盛信調至高遠城成為城主。

e0040579_13195896.jpg


飯田城 大島城 淪陷

武田勝頼末期試圖與織田氏改善關係,送回織田人質織田勝長(織田信長的五男)送還回安土城,但「甲江和与」並沒有成功。

1582年(天正10年),勝頼妹婿木曾義昌(娶信玄3女眞龍院)不顧在武田家手上的70歳的老母、13歳嫡男千太郎、17歳長女岩姫3親人,内通織田信長,送弟弟上松義豊去織田家為人質。

武田勝頼獲知大怒,派遣20000大軍討逆,仁科盛信也奉命出陣,高遠城由城代小山田昌成代管。

武田勝賴20000大軍因大雪阻礙進軍,在困難的路徑跋涉中的2月16日,武田軍到木曾戦線,在鳥居峠之戰被織田信忠援軍擊退。

武田軍連忙固防西部防線-「飯田城、大島城、高遠城防衛線」

17日織田信忠軍到達平谷,隔日進攻飯田城,同日,飯田城主保科正直放棄了城池逃往高遠城(之後逃往北条氏,並在戰後成為高遠城主),

聽聞飯田城淪陷的大島城主武田信廉(信玄之弟)戰意頓失,「甲乱記」記載有些大島城的城兵在織田軍還未來之際認為「城下町若被織田軍燒了,不如我們自己燒」,所以在夜晚跑到城下放火燒街。

那個夜晚,大島城哨兵看著外面城下町的方向可以看見很多像是鐵炮的火繩的火在噴射。

大島城城兵大叫:「那是敵人的鉄砲!(あれは敵の鉄砲だ!)」「那麼多的大軍無論如何也敵不過啊!(あれほどの大軍ではとうていかなわない!)」,害怕的大島城城兵紛紛脫落身上鎧甲,裸體的從大島城逃出。

武田信廉看城兵全跑了亦自大島城(下伊那郡松川町)出逃。次日發現大島城兵所謂的許多織田軍鐵炮的火繩的火在噴射,其實是城下町燃燒的餘燼點燃了馬糞而產生的發火現象。

飯田城、大島城相繼淪陷,武田西部防線處於崩潰狀態.....2月25日,武田勝賴的姐夫穴山信君「寝返」了,再度重擊了武田勝賴

不幸的武田勝賴,他的姐夫妹夫都背叛了他。

高遠城玉砕戰

2月28日、在諏訪上原城的武田勝頼,率軍返回新府城。並下令弟弟仁科盛信放棄高遠城,前往新府城會合的命令,但仁科盛信堅決拒絕放棄城池,他認為先父的領土得來不易,不應該一戰也未經過便放棄領土。

仁科盛信知道最後結果必是城破人亡,在死戰前夕將妹妹松姫與兒子仁科信基、女兒督姫,武田勝頼的女兒貞姫、武田家臣小山田信茂的女兒香具姫一齊送往北条氏勢力範圍的武蔵国八王子地區。

同日,河尻秀隆接到來自信長的為了攻略高遠城而建造據點的命令。隔天的3月1日,織田信忠3萬大軍包圍了仁科盛信3000人的高遠城。

織田信忠はさらに前進、高遠城攻撃のため、川を挟んだ高山に着陣、高遠城の様子を伺う。

仁科盛信帶領少數兵力準備埋伏奇襲信忠本陣,但織田信忠本陣防守嚴密,無隙可趁,只好退回高遠城。

織田信忠派外交和尚來勸降仁科盛信:「武田氏滅亡已在旦夕,不如放棄城池。若得降伏,立賞黃金百枚,加增領地尚可商談。」

仁科盛信是性情暴烈的人,當下大怒,把和尚砍了鼻子,削了耳朵,然後放還,捎話說:「再來必定斬首!」

e0040579_184623100.jpg在進攻高遠城之際,織田信長下令織田信忠,不能過於急躁攻擊與深追武田軍。

織田信忠為證明其武勇,在和談失敗後,忿怒的下令全軍猛攻。

織田信忠軍議認為,南方過於狹窄不易攻擊只能圍困。

故強攻高遠城必須冒險爬上西側與北側峭壁,這將是場慘烈的戰鬥。

織田軍決定進攻佈署:

大手口:森長可団忠正河尻秀隆
搦手口:織田信忠滝川一益

織田軍敲響從開善寺搶來的大鐘作爲進攻訊號,發起了怒濤般的攻勢。森長可団忠正河尻秀隆等軍開始攻擊大手口並攀登峭壁。

總大將織田信忠靠近搦手口,親自破壞木柵,站在鐵炮飛矢穿梭的危險牆塀上指揮軍隊叱咤叫喊著「同時攻進!(一時に攻め込め!)」猛烈攻撃。

高遠城武田守軍都有決死覚悟,士氣卻異常高漲。武田守軍,紛紛先刺死幼子後,奮不顧身的殺入敵陣之中。

織田軍蜂擁而入,高遠城守將小山田昌行春日河內渡邊照諏訪莊等與織田軍混戰。

渡邊照在「法幢院郭」揮舞長槍力戰滝川一益部隊壯烈殉城。

連武士的妻子女兒都紛紛拿起武器抗敵。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諏訪莊的妻子,身披鎧甲,手持薙刀一連砍翻了五六個敵人,連敵人也都發出了「女中豪傑,前所未聞」的感歎,諏訪莊之妻最後自己刺喉而死。

在十七倍之衆的敵軍的攻擊下,武田軍逐漸不支,三之丸、搦手門、大手口相繼失陷。

e0040579_14023100.jpg


拋腸殉城

仁科盛信把的兵力集中在「二之丸」防守。織田軍又跨越巨大壕溝開始爬上「二之丸」的城牆。

仁科盛信不斷射擊爬牆的織田軍,但織田軍實在太多,「二之丸」又進入混戰之中,仁科盛信仍然揮舞染血的太刀奮戰。

織田信忠命令森長可帶著幾個鐵炮兵爬上圍牆向仁科盛信射擊,盛信腿部中彈退入「本丸」。

仁科盛信與城代小山田昌成小山田大学助訣別後,最終以十文字的方式切腹自盡,臨死前還扯出自己的腸子,年僅26歲。

小山田昌成小山田大学助約500多名家臣亦隨之自殺。只有飯田城主保科正直又從南方脫出逃亡。

仁科盛信沒有頭顱的遺體被當地崇拜他的居民埋葬,埋葬之處後來被稱做「五郎山」。

3月5日,織田信長自安土城出發。3月6日到達揖斐川。織田信忠在此時獻上高遠城主仁科盛信的首級,後於長良川河原示眾。

勝利的織田信忠面對高遠城慘烈的抵抗,也大爲感慨,對父親信長說道:「五郎盛信公真不愧是信玄的兒子。」

高遠城落城後,織田氏控制伊那方面,可進入甲斐,木曾口一路完全平定,武田氏西面屏藩削除殆盡,武田氏末日來臨。

3月7日,織田信忠進入甲府,搜出了多名武田族人及重臣,包括武田信廉等人,全數遭到處刑。

e0040579_8311541.gif:『織田信忠比他老子還毒』
[PR]
by cwj36 | 2011-01-27 09:34 | 【Total War 武田 】

武田 西上野入侵

1557~1566
西上野雙虎鬥
「上州の黃班」長野業正
戰國箕輪城城防之神 ~
9年抵抗武田信玄血戰史


天文15年(1546年),「關東管領」上杉憲政在河越城被北条氏康夜襲得逞,上杉連合軍慘敗,西上野箕輪城長野業正的長子長野吉業也在此役戰死。

天文16年(1547年)上杉憲政不受箕輪城老將長野業正的建言,援助佐久國人勢力又遭到慘重失敗(小田井笛吹川合戰)。短短兩年時間,上杉管領的實力、威名遭 到毀滅性的打擊。

天文21年(1552年),面臨北条氏不停的侵略,上杉憲政的御嶽城淪陷,武蔵国完全落入北条氏康之手,山內上杉家的聲望劇跌,麾下的各地豪族紛紛見風轉舵投入北條家的羽翼下,山內上杉家已窮途末路。

上杉憲政狼狽到連親衛隊的馬廻衆也離他而去,放棄居城上野平井城,逃到上野北部投靠越後長尾景虎尋求庇護。

上杉憲政索性將姓氏跟關東管領一職都讓予長尾景虎製造出山寨版的上杉氏-「上杉謙信」,以反擊北条氏康

在這般惡劣的情勢下一如以往支持著已衰退的主家的唯有鎮守在箕輪城,防備武田、北條入侵的西上野強豪長野業正靠著上杉謙信為後盾仍繼續抵抗。

長野業正

長野業正,是關東管領山內上杉家的重臣,上州一揆首領箕輪城主長野憲業之子。

上州長野氏乃是阿保親王的第五皇子在原業平的後裔,以上野群馬郡為根據地,在西上野一帶結合了一揆的力量不斷擴展勢力。作為上州長野氏的一員,業正從少年時代起便隨著父親長野憲業仕奉山內上杉家。

大永4年,相模的北條氏綱擊敗管領上杉氏奪取江戶城並將岩付城納入勢力範圍後,雙方開始激戰連場。享祿3年,父親長野憲業戰死,長野業正繼任為上野箕輪城的城主。

業正因此開始與長尾家親近,並借機介入了小幡氏的內部糾紛,驅逐了其中的北條•武田派,並將自己的子女嫁於了小幡氏等西上野的城主,如小幡信貞就是他的女婿。

長野業正建立針對武田和北條的防禦網。同時為了增強戰力大肆召集西上野的武士,是為箕輪眾。其中以包含劍聖上泉秀綱的「上野十六槍」最為聞名。

面對武田、北條的武嚇與利誘招降,長野業正仍然為主家奮戰到底,武田信玄曾讚為「坂東武者最後人」

坂東武者的習性是,即使父親戰死,兒子也絕不撤退,兒子戰死,父親也同樣不撤退。仍舊跨過屍體,不顧生死,勇往直前,奮戰到底。

此外,長野業正還有「上州の黄班」、「上州の大鷹」等稱號。

e0040579_21452263.jpg


武田西上野侵攻

武田信玄在北信濃戦況陷入膠着狀況、信玄は上野攻略へ。

武田信玄上杉謙信在川中島直接對決之外,武田信玄也展開「甲相同盟」策略(甲相駿三国同盟的一環)。

武田信玄在天文23年(1554)將女兒黄梅院嫁給北条氏康的嫡子北条氏政

武田氏與北条氏同盟後,武田、北条連合阻止上杉謙信的関東侵攻。上杉謙信関東侵攻上路徑就是上野,北条氏知道這個上杉冒牌貨比真牌上杉難應付多了,請求武田信玄能進攻西上野,牽制上杉謙信

永禄6年(1563)武田軍以真田幸隆為主力,攻擊岩櫃城(吾妻郡東吾妻町 旧吾妻町)。

岩櫃城,是由原上杉憲政的家臣斉藤憲廣防守,知道武田軍來襲馬上向上杉謙信求助,武田對上杉在上野的爭奪戰開始。

岩櫃城是難攻不落的堅固要害,上杉援軍也進入防守。真田幸隆知道正攻法是無法打下此城,因此真田幸隆要求停戦,開始從内部切崩工作,此策果然奏效,岩櫃城因斉藤家臣海野幸光的内應而落城,斉藤憲廣逃往越後。

信玄接著擴大對上野進攻的計畫。岩櫃城的東北方約4公里的支城嵩山城也被真田幸隆攻下。

岩櫃城、嵩山城落城後,在吾妻郡獲得戦果的武田軍拔掉吾妻郡地區的上杉勢力,為打開上野進攻作戦的有利條件。

此箕輪城是西上野最大勢力長野業政的本據地,也是真田幸隆最大恩人所居之城。

早在武田氏的武田信虎(武田信玄的老爸)在天文10年(1541年)與同盟関係的諏訪頼重村上義清聯合起來對信濃小県的豪族海野氏侵攻。

真田幸隆的父親是海野棟綱的女婿,同年5月的海野平合戰,海野一族戰敗遭到驅逐,真田幸隆也參加合戰,敗逃到上野箕輪城由長野業正收留。

箕輪城「別城一郭」防衛網

e0040579_21455483.jpg


長野氏的居城「箕輪城」是由楱名山東南麓的獨立丘陵為主,榛名白川與沼地環圍之城。由城西的榛名白川切削出來的河岸段丘構築的梯郭式,配置曲輪而成西南白川口的平城部與山城部。南方沼澤地名為榛名沼,與榛名白川形成天然的壕溝保護箕輪城。

城地東西長約500公尺,南北長約1,100公尺,總面積約47公頃。中心部是御前曲輪、本丸、二の丸,以深度15公尺,寬幅40公尺的空堀區隔。

御前曲輪、本丸以西挖空堀隔成通中郭、倉屋敷、三の丸等曲輪,各曲輪也挖深堀,築土塁以防衛。

對外通道大手口、搦手口,都是易守難攻之處,尤其後門搦手口左右有榛名沼與水壕溝,僅以一條細細的通道與外界聯絡。

箕輪城是西元1500年左右由長野業尚所興築、為長野氏憲業、業政、業盛四代之居城。之後幾經易手,先後由武田家、織田家、北條氏、德川家的家臣擔任城主,最後的城主是德川家臣井伊直政遷城於高崎(原來的和田城)後,箕輪城便遭到廢城。

e0040579_21461872.jpg

長野業正的努力經營下西上野各城結成2重嚴密的防衛網以抵抗武田軍,一城有難,各城傾力相助。

難攻不落的名城箕輪城,除了自體堅固之外,另外大大小小有320個支城與砦據點,軍力可以到處匯聚與竄逃攻防。

箕輪城防衛網:

第一線:松井田城(安中忠政)→ 安中城 (安中忠成) → 小幡城(小幡憲重)→ 倉賀野城(倉賀野尚行)

第二線:鷹ノ巣城(長野業通)← 和田城(和田業繁)

e0040579_21463560.jpg箕輪城鄰近板鼻的支城鷹ノ巣城(鷹留城),鷹ノ巣城建築在半島状的20公尺高台地上,此台地向東南側延伸。

鷹ノ巣城是長野氏一門直轄最有力支城,屬於「別城一郭、一心同体」,由長野業政的女婿長野業通把守。

日本城防有「一城別郭」與「別城一郭」之分, 「一城別郭」是一個區域有複數可以獨立戰鬥的城。

而「別城一郭」是幾個城守護一個地域的守備思想。

「別城一郭」如果只有2個城就稱為「異位二城」,如主城箕輪城與支城鷹ノ巣城的關係。

鷹ノ巣城做為箕輪城的「別城」,成為了箕輪城最有力的支撐點,其與箕輪城構成了「別城一郭」的城防體系,體現了孫子兵法的「率然者,常山之蛇也。擊其首則尾至,擊其尾則首至,擊其中則首尾俱至。」的城與城互相援護戰術思想。

一城被圍籠城,另一城必須出陣粉碎敵人否則大家都沒有活路,故又謂之「一心同体」。

「別城一郭」如由許多城則稱為「数城編成」。「上州の黄班」長野業正在此區域更加入游擊戰法,夜襲晨驅騷擾,攻擊補給線與糧食輸送隊,使武田信玄吃盡苦頭。

而箕輪城防衛網作戰屬於「別城一郭」的「数城編成」便是由複數的城池互相聯合守備著一個地域的總體戰法。

1557 瓶尻合戰

天文23年(1554),甲相駿三国同盟成立,面對上杉謙信巨大壓力的北条氏康催促武田信玄往西上野侵攻。

在北条氏康在東武蔵、下野進出呼應之下,弘治三年(1557)4月9日,武田信玄以嫡子武田義信為總大將,率領飯富虎昌山県昌景内藤昌豊馬場信房諸角昌清等13000人出征西上野碓氷的瓶尻。

長野業正招集上野国人衆20000多人編成大軍編成,準備在瓶尻埋伏突擊。

因為西上州諸將之間的不和而讓武田軍得到反擊機會,武田軍打的西上野聯軍潰不成軍,眼見這次突襲失敗長野業正主動擔起殿軍之責,成功截住武田軍的追擊,讓友軍平安地撤回箕輪城。

雖然武田軍追尾將箕輪城包圍地水洩不通,但是一來長野業正早有預見守城戰的發生,城內糧草充裕、準備持久抗戰。

4月12日,武田義信強攻箕輪城,受到很大損害,越後上杉謙信在川中島出陣的報告來到,武田義信退兵。

永祿元年(1558年),武田氏開始了對西上野國人的分化工作,不久, 小幡城城主小幡憲重小幡信貞父子私通武田的消息傳出,長野業正信以為真,便乘著重定父子于草津溫泉療養時,宣佈將其追放,並任命小幡景定為小幡城新城主。

小幡憲重父子無路可走,只好真的投奔武田信玄

1559 信玄支城攻略

武田信玄為阻止支城向箕輪城支援,開始支城孤立攻撃作戰。

乘著上杉謙信上洛之際,武田信玄於9月親率12000人再度經安中口、松井田入西上野,大肆縱火。

e0040579_214771.jpg

為了突破箕輪城「別城一郭」防衛網,武田信玄於永祿2(1559)年兵分兩路,一路由飯富虎昌直取正在築城的安中城。

一路則是武田信玄親征,進攻和田城以斷安中城的後援,得知安中城被圍長野業正立即火速帶兵應援。

長野軍在碓氷川北岸與甲州軍形成對峙狀態,均無法把握對方破綻而抓住戰鬥契機的長野業正飯富虎昌兩人,在對視半日後,由於忽起的大雨而各自收兵。

然而長野業正卻沒率軍回營,熟悉地形的長野業正帶眾潛入山陰之地中,迂回到武田軍後方,趁大雨發動突襲,導致飯富虎昌大敗。

武田信玄得知飯富虎昌失利後放棄了對和田城的攻勢迅速轉攻鷹ノ巣城,信玄始終無法突破鷹ノ巣城的防守,使得這位甲斐之虎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局面。

因為長野業正早已看穿信玄將攻取鷹ノ巣城的意圖,將西上野各城的兵力集中進入鷹ノ巣城,並親率箕輪軍與鷹ノ巣城守軍會於城下。

長野業政的鉄砲兵擊斃武田軍四、五百人,武田信玄難以攻擊只好撤退,10月返回甲府躑躅ヶ崎館。

西上野的雙虎鬥,「上州の黄班」長野業正巧妙的「別城一郭」作戰,神出鬼没的游擊戰法,使「甲斐之虎」武田信玄常常蒙受重大損傷。

擊退武田軍,長野業正勇名傳遍天下,更大的成效是讓西上州諸將知道憑他們的力量也是可以與武田和北條一般的大勢力對抗,替長野業正贏得人和,進一步將西上野各家完全團結成一體。

1560 信玄主城箕輪城攻略

永祿3年(1560)正月,武田信玄再度引兵圍攻箕輪城,這次信玄改變策略,不打支城,鐵桶般將箕輪城圍得水泄不通,採用絕糧干殺手段。

圍城半月後,長野業正,把所有糧食拿出來,讓將士大吃大喝一番後,下令全軍出擊,正是哀兵必勝,已無退路的長野軍不要命似地衝向武田軍,一時間素來紀律如鐵的武田軍被打得節節敗退。

武田信玄欲暫退整頓之時後方又傳來補給路線已被業正的親家安中城主安中忠政切斷,糧道被斷使武田信玄不得不退兵回國以整頓內政。

望著強攻不落的箕輪城,武田信玄喪氣地感嘆道:「只要上野有業正一個人在,就不能攻佔上野(業正ひとりが上野にいる限り、上野を攻め取ることはできぬ)」

死前嚴令

永祿3年(1560)8月,上杉謙信上杉憲政佐竹義昭的請求下出兵關東,年老的長野業正派兒子長野業盛率箕輪眾結合西上野諸將隨上杉軍出戰,一同圍攻北條家小田原城。

此時武田信玄上杉謙信不在之機,暫停西上野攻略,在川中島完成海津城前線基地,並擴大北信濃善光寺勢力圏。

上杉謙信終因北條家已準備充分的死守功而返無,上杉謙信望著難以逾越的堅城小田原無奈退兵,轉到鎌倉繼任為關東管領,然後率軍撤回越後。

後來永祿4年 (1561) ,上杉謙信又與武田信玄爆發第4次川中島八幡原合戰,上杉謙信元氣大傷,上杉謙信再也沒有能力對關東和信濃發動大規模的戰役。

更別提幫助西上野的長野業正

另一方面,長野業正因年事已高,加之數年抗擊武田的征戰,身體不堪重負,終於在箕輪城病倒了。

同年11月22日,長野業正留下「今日我軀歸黃土,它朝君體亦相同」 的辭世句,於箕輪城病逝,享年71歲。

17歳的兒子長野業盛繼承家督。

業正臨終之際,嚴令長野業盛不可公開他的死訊並說:「我死之後,不要作太大的墓也,無需葬儀,將敵軍首級多多放在墓前祭我即可。汝萬不可背棄主家,於敵前屈膝,力盡之時,枕死城頭方可,此乃對我之孝道也。(私が死んだ後、一里塚と変わらないような墓を作れ。我が法要は無用。敵の首を墓前に一つでも多く供えよ。敵に降伏してはならない。運が尽きたなら潔く討死せよ。それこそが私への孝養、これに過ぎたるものはない」)(関八州古戦録)

但是,長野業正死訊還是傳開,得知業正之逝,連他一生最強的對手武田信玄也是無限惋惜,感歎道:「假若箕輪業正尚在,吾終不得進軍上州。」

信玄再度展開西上野侵攻。為解決支城、加強調略工作以寝返西上野豪族。

箕輪城防衛網瓦解

それを知った武田信玄は三度目の西上野攻略戦を展開、中山道を東進。

長野業正剛死,西上野眾豪族開始信心動搖,長野氏最大的助力小幡景定的小幡城就歸降武田信玄武田信玄以小幡眾為先鋒。

武田信玄到處收割西上野地區麥作,使長野氏戦力低下。

永禄6年(1563),和田城主和田業繁也向武田氏寝返。

永禄7年(1564)武田信玄對碓氷以南諸城攻略松井田城、安中城攻略,信玄在安中城與松井田城中間的八幡平建築陣城以分斷兩城。

松井田城主安中忠政落城自殺。

永禄8(1565)年6月倉賀野城落城,厩橋(同前橋市)・箕輪城間的聯繫也斷絕,箕輪城孤立。

當倉賀野城陷的時候,上杉謙信一度希望發動大規模得西上野奪回戰,8月從春日山城出陣至廄橋,企圖渡利根川進入上州,但是盛夏川水猛 漲,上杉軍寸步難行最終無功而返。

e0040579_21473485.jpg

1566 若田ヶ原之野戰

永禄9年(1566),武田20000大軍逼近箕輪城,9月28日在若田ヶ原,長野業盛率領2000兵與相差10倍的劣勢兵力與武田信玄展開野戰。

長野業正生前,長野軍保持在萬人以上,如今只剩2000人,令人感嘆時不我予。

但兇猛的長野業盛長野軍不愧是「上州の黄班」之子,全軍迎戰,像惡鬼般殺的武田軍内藤昌豊那波無理之介陣勢往後崩潰,在長野業盛狂傲的大笑中,長野軍由安中方向退却返回箕輪城。

鷹ノ巣城心碎

武田軍越過雉ヶ尾峠急襲攻下高浜砦,從箕輪城前來救援安藤勝通青柳金王再度奪回。

但武田軍攻下小宮山的小城-里見砦、雉郷砦陷落,箕輪城與鷹ノ巣城「一心同体」連絡斷絕。

鷹ノ巣城(鷹留城)將長野業勝長野業固率領不到500人抱著玉碎的決心殺出城迎撃,武田軍先鋒小幡信貞軍被殺退到烏川南岸,但善戰的長野業勝戰死。

翌日,城主長野業通長野業固再次出城殺入武田最精銳的赤備山県昌景隊中。

山県昌景佯裝敗退,長野軍被隱蔽在河邊的内藤昌豊馬場信房隊包圍,一陣短暫的殺戮後,長野軍非死即降,後來箕輪城長野軍利根木隊前來救援,浴血突破包圍圈,大家拼命跑回鷹ノ巣城。

此時鷹ノ巣城城内出現叛徒内應者,男蟹谷直光等在鷹ノ巣城城内放火,長野業通等人咬牙切齒,只好往吾妻方面逃脫,與箕輪城「一心同体」的鷹ノ巣城落城。

箕輪城破

29日拂曉,箕輪城防衛網歷經9年終於全部瓦解。

武田信玄軍縮小箕輪城包圍圈,完全包圍箕輪城。箕輪城兵皆有戰死的覺悟。「長野16槍」的藤井友忠上泉秀綱青柳忠家長野主膳等勇士立於城頭...外面是密密麻麻的武田軍。

信玄的本陣設在生原(いくはら),武田勝賴也在此時「初陣」,還負責攻打最難攻的搦手門。

箕輪城南方的搦手門守衛堅強、從城中不斷發射鉄砲與箭矢,岩石與木材也丟下來砸武田軍,據《妙法寺記》記載,光被火槍擊殺的武田軍人數就高達600。

武田勝賴「初陣」,一開始就陷入苦戰。箕輪城搦手門守將藤井友忠看到騎馬武者武田勝賴旁的「大」字旗。

藤井友忠:「那個是武田四郎勝賴!射死他」

藤井友忠下命櫓上的鐵炮兵全部瞄準武田勝賴,並拿著長槍帶著手下,溜出城企圖殺死武田勝賴

勇猛的藤井友忠巧妙的靠近武田勝賴本隊,「初陣」的武田勝賴大驚失色,雙方進入亂戰狀況。

藤井友忠殺向武田勝賴武田勝賴因為「初陣」穿著非常華麗,身上叮叮噹噹裝備很多,在馬上慌亂中的連太刀都拔不出來,幸虧旁邊長槍足輕湧上來,阻止藤井友忠接近武田勝賴藤井友忠壯烈戰死。

攻打前門大手門是山県昌景飯富虎昌馬場信房等,由於飯富虎昌山県昌景的赤備特別醒目,箕輪城鐵炮射擊起來特別順手,武田最精銳的赤備,出現紛紛爭搶著躲在竹束之後的窘狀。

在勇將藤井友忠等皆戰死後,已有覺悟的長野業盛大開大手門城門,果敢殺出,突入武田名將馬場信房之陣,斬敵18騎而回。

武田軍震撼,謂之「虎父無犬子也」!

飯富虎昌指揮武田軍憑藉人數優勢衝到了城邊,將木柴、竹排填入壕中,深壕頓成平地。這時武田軍蜂擁攻入箕輪城。

箕輪城奮戰不懈,戰到只剩200人。

眼見大勢已去,長野業盛到本丸北側御前曲輪的持仏堂在父親業正的牌位報告「誓死不降,已盡孝道」後,父子將很快於黃泉相見,一族郎党集體自殺。享年19。

辞世詩「春風一度,梅櫻飄落,吾之奈何;今昔身滅,空留殘名,箕輪永伴(春風に梅も桜も散り果てて名のみぞ残る箕輪の山里)」

長野殘存的家臣,由真田幸隆收留。

戦後箕輪城成為武田家上野領國化經營據點,由信玄的重臣内藤昌豊為箕輪城城代。

弘治3年(1557)至永祿8年(1566),以武田軍勇冠全國之軍力,武田信玄卓越超群之統禦力,也不得不前後費時9年,方可突破長野業正父子防守,吃下西上野。

倖免的新陰流劍聖上泉秀綱,在長野家滅亡後拒絕武田信玄的仕官邀請,但信玄在惋惜下送上其名的一個字,因此改名為「信綱」。

其後,上泉信綱在永祿6年為普及新陰流在各國流浪旅行。

e0040579_8311541.gif:
『黃班也是老虎喔~』
[PR]
by cwj36 | 2011-01-25 21:40 | 【Total War 武田 】

英國「曙光女神號」 (HMS Aurora)在1936年9月在英國樸茨茅斯建成下水,排水量5270噸,是當時世界一流的現代化巡洋艦。

二戰中,作為英國皇家海軍地中海艦隊的旗艦,參加過大西洋、地中海的多次海戰,戰功顯赫,他擊沈的德義2國巡洋艦和驅逐艦就有11艘。二戰結束後,1945年8月英國政府與中華民國政府達成協議,為抵償在香港損失的代為保管之中國海關緝私船艦1945年8月決定將該艦作為贈與中華民國政府的船艦。1946年11月9日國民政府派出的接艦官兵(領隊鄧兆祥)從上海出發,1946年12月13日抵達英國,展開訓練。1948年5月19日在樸茨茅斯港舉行軍艦交接儀式[2],赴英國接艦領隊鄧兆祥擔任艦長。本艦在接收前曾由蔣中正親自從「金陵」、「大同」、「重慶」三名中圈選出艦名「重慶」以示慎重。

桂永清1946年,任海軍副總司令,並兼代總司令,1948年真除總司令。桂永清對海軍中閩侯籍將校軍官開展徹底整肅刷洗甄別,搞得海軍人心惶惶。海軍精英們紛紛眾叛親離,1949年發生了幾千海軍官兵連同幾十艘艦船投向了中共。桂永清只好厲行軍法、對投共未遂的甚至大批「莫須有」的大開殺戒、甚至是誅連親友,來向上峰交差。


1948年5月,英國政府把該艦贈交中國政府。艦長鄧兆祥黃埔海軍學校第十六期。1930年前往英國留學,就讀於格林威治皇家海軍學院、英國海軍魚雷學校。1934年回國後,歷任海軍水魚雷營營長、海軍第二艦隊司令部參謀、1945年任長治號軍艦艦長,1948年出任中華民國海軍最大的巡洋艦重慶號的艦長。

8月13日該艦抵達上海吳淞口,改名為「重慶號」,成為中國海軍有史以來裝備最新、火力最強的一艘主力戰鬥艦。

回國不久的重慶艦就參加了內戰,1948年11月該艦參加了掩護國民黨軍隊從葫蘆島、煙臺、營口等地撤退的行動。

淮海戰役後,該艦受命調防長江,停泊於上海吳淞口。在中共黨員畢重遠領導下,1949年2月24日艦長鄧兆祥率全艦547名官兵起義。“重慶”艦平安抵達解放區港口後,3月5日鄧兆祥率全體官兵致電毛澤東主席、朱德總司令:宣誓重慶號全體官兵,不再助紂為虐,要報效人民,加入人民解放軍。

塔山是塔山堡的簡稱,意指一座有塔有山的士兵堡壘,然而塔山並沒有塔也沒有山。塔山只是一個在錦西以東大約有一百戶人家的小村莊,距離錦州15公里,距錦西4公里,唯一的重要之處就在於去往錦州的道路直接從塔山穿過。海军第3舰队:司令马纪壮率部协同

1948年10月, "重慶"艦在秦皇島外海準備接運蔣介石赴東北錦州觀戰, 並以該艦6吋巨砲轟擊塔山共軍.


海防第三艦隊

護航/巡防艦(太倉), 營口


巡邏/掃雷艦(永嘉), 永康


驅潛艦(洪澤)


登陸艦艇美宏, 美頌, 聯珠


運輸/油艦崑崙, 四明




e0040579_15145955.jpg10月6日,他乘“重慶號”巡洋艦登上葫蘆島,在茨山第54軍軍部召開國民黨駐錦西、葫蘆島部隊團以上將校軍官會議。

就在四縱向塔山地區開進的時候,10月6日上午九時,葫蘆島外駛來了國民黨海軍最大的巡洋艦“重慶”號。在海軍總司令桂永清、陸軍大學校長徐永昌、第十七兵團司令官侯鏡如、聯勤總部參謀長呂文貞等人的陪同下蔣介石親臨葫蘆島部署援錦作戰。

蔣介石在艦上接見了駐守錦西地區的第五十四軍軍長闕漢騫、衛立煌派到葫蘆島的東北“剿總”副司令官陳鐵、範漢傑派駐葫蘆島的冀熱遼邊區副司令官唐雲山等將領。

下午13時,在葫蘆島上的第五十四軍軍部,蔣介石召集高級將領會議。進入軍部的時候,看見墻上掛著闕漢騫軍長寫的一副對聯:“養天地正氣,法古今完人”,蔣介石哼了一聲,沒人知道他是什麽意思。

與將領們研究完有關塔山作戰的問題後,蔣介石又召集了錦西、葫蘆島守軍團以上軍官會議。這個會議開得很特別,蔣介石上來就問各位帶了《剿匪手冊》沒有與會者個個面露窘色。

於是,蔣介石從自己的衣兜里拿出來一本。這本十幾年前由他親自主持編撰的小冊子,意在教導國民黨軍官兵如何消滅共產黨武裝,國民黨軍中稱之為蔣介石的“聖經”——蔣介石一字一句地讀起來,並不斷地停下來進行解說,最後才提到即將開始的作戰:“當前這一仗有決定性的意義,必須打好。打敗了,什麽都沒有了,什麽都完了,連歷史都要翻轉過來。你們以前跟著我革命、抗日的光榮成就便將化為烏有,個人的前途也就只有毀滅。”

散會之後,蔣介石走到院子里,端坐在一把椅子上,和與會軍官們一一合影——幾十位軍官輪流站在身後拍照,蔣介石面無表情地一動不動。

此時,增援錦州的部隊陸續到達,因為部隊來自不同戰區,作戰指揮官問題弄得十分複雜。蔣介石堅持讓侯鏡如指揮,他對大家說:「這是第十七兵團司令官侯鏡如,我這次帶他來,要他在葫蘆島負責指揮,你們要絕對服從命令。這一次戰爭勝敗,關系到整個東北的存亡,幾十萬人的生命,都由你們負責。你們要有殺身成仁的決心。”但是,侯鏡如堅持說自己的部隊還沒來,他要先回唐山(第十七兵團部)去接部隊。

蔣介石只好命令第五十四軍軍長闕漢騫暫時代為指揮——無法理解蔣介石為何在大戰來臨前煞費苦心地更換將領,任命侯鏡如,意味著將錦州的範漢傑和沈陽的衛立煌派來的指揮官統統放在了一邊,他應該知道如此鉤心鬥角將會導致什麽樣的後果。

e0040579_15155216.jpg

所謂的陸、海、空三軍協同作戰,只是徒具形式,或者說只是喊一喊而已。

國民黨少將惠德安就曾在他的回憶錄中批評過海軍總司令桂永清的指揮。

塔山戰役的後幾天中,重慶號應該近岸選定錨位,以便協助岸上的陸軍攻擊。但海軍戰艦卻是出工不出力。以重慶號吃水深度過大為由而遠離戰場。惠德安認為,這個理由實在是無稽之談


桂永清他是黃埔一期陸軍出身,被海軍同仁們譏笑為旱鴨子,沒有海軍經歷,對塔山陣地周邊的海水的海域深度,包括這些設施情況,並沒有深入的了解。而當時重慶號上這些官兵們本身他們很多都是抗戰勝利前後被派到英國去學習海軍,為了振興海軍而參加國民黨部隊的,他們本身不願意打內戰,尤其不願意骨肉相殘,

所以他們到了葫蘆島港之後,就聯合起來,欺騙海軍總司令桂永清。說這塔山附近海域吃水量淺,吃水量淺,如果重慶號這麽大一艘5000多噸排水量的大型軍艦到那個地方容易擱淺。

e0040579_15141128.jpg
10月12日,国军第3舰队旗舰重庆号轻巡洋舰也动用152MM大炮开炮轰击,但是由于这艘舰吃水深,也害怕陆地上四野的远程加农炮轰击,因为东炮群的90式75MM野炮和92式105MM野战加农炮刚开炮第一发炮弹就打在了距离重庆号仅仅200米的地方,第2发炮弹打在了重庆号和灵莆号的中间。

这下子,立刻就把这2艘舰给吓跑了。

重庆号整个战役就是打了20发炮弹就撤了,因为害怕四野远程大炮,也是因为重庆号主炮炮弹也很缺乏。

这2舰一走,其他2舰看看也没有炮校飞机,也没有观察所,命中率不用想。自己那小炮对于8公里的坚固阵线也没有什么用处,自己也就撤了。

從東北歸來的蔣介石在塘沽新港離開"重慶"號登岸, 搭專列赴北平. 對於這次"重慶"號的表現甚不滿意.

兩天后,外出偵察的飛機在煙臺港灣發現“重慶”號,該艦已落入解放軍之手確定無疑。

蔣介石得訊,肝火驟生,大罵桂永清無能。桂永清急得涕淚漣漣,不斷用無線電發出資訊,苦苦哀求鄧兆祥:“只要你們回來,不管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重慶”號叛而復歸的幻想破滅了,桂永清隨即召集海軍艦長會議,商議討伐“重慶”號。他的討伐提議,竟沒一位艦長附和其計。

冷場良久,“逸仙”號艦長道出原委:“我們遇到‘重慶’號不但打不贏,連碰都不敢碰,只有遠遠避開,跑慢了還不行。”的確,“重慶”號是國民黨海軍中最現代化、最具戰鬥力的戰艦,誰願以卵擊石呢?據聞各艦艦長一致提出,必須求助美國飛機炸沉“重慶”號,否則各艦拒絕出海執行任務。

3月3日,停泊在煙臺的“重慶”號遭到四架蔣軍飛機的轟炸。鋻於煙臺港距蔣統區較近,防空力量薄弱,難以給“重慶”號有力的庇護,同時燃料、食品和淡水的供應都不方便,畢重遠提議將“重慶”號開往各種設施比較完備的葫蘆島。膠東軍區向中央請示後,批准了這一建議。

夜幕降臨之後,“重慶”號悄然起動,直駛葫蘆島。當次日蔣軍飛機再到煙臺海域之際,“重慶”號又銷聲匿跡了。

重庆号”巡洋舰起义后,海军当局不敢报告蒋介石。只能通过电台呼叫邓兆祥。但是邓兆祥不予理会。4天以后海军当局才决定向蒋介石报告。蒋得知“重庆号”叛逃北去大为震怒。

立即向国民党空军下达死命令,必须将其炸沉。但此时国民党空军已经把在华北的作战飞机全部南撤到台湾,于是临时从台湾新竹基地派遣第八轰炸大队4架轰炸机执行这一任务。在狂轰滥炸下,重庆舰1949年3月21日被炸沉于辽西葫芦岛。

(第二艦隊叛乱事件)、中国人民解放軍海軍籍で「黄河」と改名されて就役した。その後3月4日に葫蘆島に移動したが、連日にわたった国府軍の爆撃により命中弾多数を受け、3月20日1時に葫蘆島港内で自沈した。隨後中華民國海軍陸續有永興艦等六十餘艘艦艇跟進叛變。

海軍中的閩系成員,對國民黨的忠誠皆有問題,於是派情報人員至各艦艇誘捕相關人員,就近拘禁在海軍陸戰隊集訓隊或各艦艇上。出身福建省的海軍成員,不分軍階,人人自危。5月,針對海軍官校校長魏濟民及海軍官校進行整肅,畢業班39、40、41年班的學員幾乎皆遭到逮捕,許多人因不明原因遭處死,或從此下落不明。根據訪談,有見證者指出,當年甚至有人被以麻袋捆綁後直接投海。「崑崙」號艦長沈彝懋,連同沈在海軍官校讀書的兒子沈白一起被槍決。馬尾海軍學校最後兩屆畢業生,共三個班,兩個航海班,一個輪機班,全部士官生都被投進了監獄;在廈門撤退時,不少人在禾山海灘被「倒栽蔥」,即將人插入海灘上的淤泥中,這是桂永清在海軍中發明的一種處決犯人的新招;又在台灣海峽將一批人裝袋沉人海底;其餘活口都被帶到台灣長年關在當年日軍在鳳山留下的專關犯人的山洞裡。

與重慶艦艦長鄧兆祥有牽連的海軍官兵,不論前後期學長學弟,或學生或曾為下屬,只要有略為沾邊,一律誘捕蔣命桂永清(原為陸軍中將)空降至海軍「肅清匪諜」,開始大舉清洗。因桂永清在海軍內並無自己人馬或親信,故先找來原屬胡宗南系統(黃埔軍校第七分校,位於西安王曲)的陸軍將領大舉重建海軍陸戰隊。為了誘騙有反蔣介石或者有親共產黨舉止(當時抓捕的理由為:反蔣介石=共產黨,對時政不滿=共產黨,反國民黨=共產黨)的海軍官兵受縛,便以「集訓」、「訓練」、「招待」的名義而臨時創設了集訓隊或招待所或訓練營,一方面也可掩人耳目。

1949年7月,在鳳山工協新村成立鳳山招待所,用以拘禁相關人員。1950年,在員林鎮成立反共先鋒訓練營,由少將阮成章指揮台灣工作隊,對有嫌疑的海軍成員進行思想改造。

據倖存者之一秦慶華將軍所言,原本桂永清要將涉案人等帶到江南造船廠船塢集體炸死,後因蔣經國建言海軍是專業兵種,培養不易,可以思想改造利用之,因而不少海軍軍官逃過死劫。
陸戰集訓隊、鳳山招待所、左營大街三樓冰茶室

反共先鋒營入營者必須刺上「反共抗俄」、「殺朱(朱德)拔毛(毛澤東)」等刺青
[PR]
by cwj36 | 2011-01-24 18:36 | 火之城

(施工中)

日本戰國時代
滅國大作戰基本邏輯-
「支城孤立」


主要案例:

1572 武田信玄西上作戰-「支城孤立」

元亀3年(1572)武田軍「西上作戰」入侵遠江国。武田信玄一路南下,1日内連破天方城、一宮城、飯田城、挌和城、向笠城、二俣城等徳川支城。

其目標本來鎖定主城浜松城,後來武田信玄改變計畫北上。

e0040579_6455485.jpg


1577 上杉謙信能登-「支城孤立」侵攻

天正4年(1576年),上杉軍首先攻陷的是熊木城(鹿島郡中島町谷内)、穴水城、黒滝城(珠洲市正院町川尻),再來是富來城(羽咋郡富来町八幡)、城ヶ根山城(羽咋郡富来町)、粟生城(羽咋市柳田町)、米山城(鳳至郡柳田村)各支城。

周圍支城陥落,七尾城陷入孤立。

12月中旬左右,上杉大軍再度將七尾城團團圍住,在織田軍未到之前奪取能登國。

e0040579_135383.jpg


1582 羽柴秀吉 「備中七城」 防衛線-「支城孤立」作戰

1582年(天正10年)羽柴秀吉將27000大軍分南北2路企圖孤立備中高松城:

【高松城北方】:宮路山城、冠山城

【高松城南方】:加茂城、日幡城、庭瀬城。

羽柴秀吉在高松城以南支城攻略失敗,加茂城、日幡城、庭瀬城、松島城皆被毛利奪回,羽柴秀吉兵圍高松城,而毛利援軍正開往高松城,形成備中南北戰爭。

e0040579_764669.gif


小田原征伐-「支城孤立」侵攻

最經典1541反支城孤立作戰案例:

「謀聖」尼子經久 -尼子十旗防衛線反支城孤立作戰

e0040579_148188.gif


「尼子十旗」(白鹿城、 神西城、高瀬城、大西城 、三刀屋城、熊野城、牛尾城、三沢城、馬木城
、赤穴城) 是日本戰國時代,出雲国支配戰國大名尼子氏本城月山富田城西方的10個支城組成的防衛線。

1540年大內義隆在獲知尼子氏在吉田郡山城兵敗的消息後,大有乘勝攻擊,一舉消滅尼子氏的意圖。對此,重病的「謀聖」尼子經久不得不安排一下對策。

於是,尼子經久授意三沢城主三沢為清、三刀屋城主三刀屋久扶,重臣吉川興経本城常光等人佯裝拋棄尼子而投靠大內。

一則作為內應,二則拖延大內氏進軍速度,然後按計劃利用出雲冬季的酷寒,使大內軍動彈不得,以逸待勞將其殲滅。

天文10年(1541年)11月13日,84歲的尼子經久病死,病逝的消息迅速傳播到各地,大內義隆在接到這一消息後十分高興,隨即集結軍隊準備向尼子氏的居城—月山富田城進發。

天文11年(1542年)正月11日,大內義隆的4萬大軍入侵出雲。

大內軍突破前線尼子十旗赤穴城後,尼子十旗的三沢城主三沢為清和三刀屋城主三刀屋久扶尼子經久死前的計劃“投入”大內氏的懷抱。

熊野城、牛尾城兵棄城集中於 月山富田城,因此大內義隆完成「支城孤立」作戰,長驅直入包圍月山富田城。

天文12年(1543年)4月末,吉川興経三沢為清三刀屋久扶本城常光等人"突然倒戈",領兵進入月山富田城,成為尼子氏的助勢,同時倒戈的還有山內隆通山名理興等武將。

大內軍對月山富田城的包圍圈破碎,士氣低落,補給糧道隨時有被切斷的危險。為了避免自己被尼子氏反包圍甚至殲滅的危險,大內義隆決定即刻從出雲撤兵,尼子軍全面追殺,最終大內軍以慘敗收場。
[PR]
by cwj36 | 2011-01-22 06:32 | -古代日本-

1546 河越城戰役

1546 河越城大夜襲
地黃八幡旗堅守180多天
北条氏康大破上杉軍
「勝った!」「勝った!」

e0040579_22484777.jpg

「兩個上杉」

関東管領上杉氏分裂為山内上杉家、犬懸上杉家、宅間上杉家、扇谷上杉家。宅間上杉家很快衰退,犬懸在「上杉禪秀之亂」中衰,剩下扇谷和山內兩家上杉氏。

1455年開始的「享德之亂」30年期間,扇谷及山內兩家聯合與古河公方足利成氏對立,其後與古河公方和解後扇谷及山內兩家爆發「長享之亂」內亂。

「古河公方」是足利成氏在幕府許可下就任鎌倉公方(室町時代室町幕府之派出鎌倉府的長官)1455年發生「享德之亂」後,足利成氏和幕府對立,移往下總國古河,以古河城為根據地,被稱作「古河公方」。

「長享之亂」從長享元年(1487年)打到永正2年(1505年),山内上杉家上杉顕定(関東管領)與扇谷上杉家上杉定正敵對,最後山内上杉家勝利保住関東管領的地位、上杉顕定死後,發生2次家督争奪戰而衰退。

結果扇谷和山內兩家上杉氏「兩個上杉」、「古河公方」都陷入衰退,進入16世紀後,後北条氏北条早雲趁機在関東崛起。

山内上杉扇谷上杉都受到新興後北条氏的壓迫。

北条氏綱對「兩個上杉」的侵略

早在上杉氏內鬥期間,北条早雲就趁隙消滅了扇谷上杉家領的大森氏、三浦氏。

早雲兒子北条氏綱時代,又趁「永正の乱」古河公方、関東管領双方内戰混亂中,對武蔵「進出」,1524年(大永4年)奪取江戸城,

北条更3度發動攻擊爭奪河越城(川越城)於1537年(天文6年)把扇谷上杉家本據地河越城打下來,上杉朝定不敵而放棄河越城逃往松山城,扇谷上杉家的滅亡危機已迫在眉睫。

北条氏配置「河越衆」大道寺氏的精鋭部隊固守河越城。

另一方面,山内上杉家當主上杉憲政也被北条氏「進出」,上杉憲政軍一再一再被北条氏綱擊敗。

北条氏綱將女兒芳春院嫁給古河公方足利 晴氏,以牽制「兩個上杉」。

e0040579_4443678.jpg


「兩個上杉」的反攻 8萬關東聯軍



.................山内上杉................................................扇谷上杉.................


北条氏綱在天文10年(1541年)7月19日病逝,嫡男北条氏康繼任家督,天文15年(1546年)世仇50年的「兩個上杉」終於知道團結才有力量的道理,山内上杉憲政與扇谷上杉朝定結盟,共同對抗北条氏康

首先採取行動的是扇谷上杉朝定,朝定第一波進攻武藏河越城及相模江戶城雖遭擊退,然而,山內上杉憲政繼而宣布討伐北条氏,並與今川義元結盟,由義元出兵威脅屬於北条領土的東駿河。

同時,安房里見家亦伺機興兵擾亂。

本來採取觀望態度的古河公方足利晴氏,害怕北条氏的擴張將來會影響足利家的發展,此時亦不顧與北条的婚約,與上杉憲政結盟,剛繼位的北条氏康立刻就面臨了三方作戰的困境。

天文14年9月26日三個曾是世仇的上杉憲政上杉朝定足利晴氏組成「關東聯軍」各自率領部隊「號稱」 8萬,浩浩蕩蕩出陣,要奪回扇谷上杉朝定原來的家-河越城。

河越城主-北条綱成



當時的河越城主是北条氏綱,城代(城代是代理城主)是大道寺盛昌

北条綱成的父親傳聞是今川家的家臣福島正成,1521年在「飯田河源合戰」與甲斐國武田信虎手下原虎胤作戰時陣亡。

老爸死後家勢沒落,北条綱成帶著弟妹前往小田原城投靠北条氏綱,成為玉縄城主北条為昌的養子。

綱成非常受到北条氏綱器重,娶北条氏綱女兒大頂院殿成為北条一門眾,賜姓北条。北条綱成的名字是由北条氏綱的「綱」與福島正成「成」組合而成。

氏綱死後,仍受到北条氏康重用與信頼。在著名的北条氏「北条五色備え」中擔當「黄備え」。(黒:多目元忠 青:富永直勝 赤:北条綱高 白:笠原綱信 )

北条綱成非常武勇,毎月15日必定親自去向八幡大菩薩祈願戰鬥勝利,在合戦中使用朽葉色(枯黃)的旗幟,並常常擔任北条軍先鋒,展現無比的衝勁,北条綱成常勝軍團「地黄八幡」旗、威名遠播。

北条綱成在野戰指揮突撃時,站在前線喜歡「勝了,勝了」(「勝った!」「勝った!」)大吼大叫。



(河越城是個沼城)


河越城(川越城)一帶是一片地勢平坦的大平原,入間川圍繞著西、北、東三面,南面是平原,是武蔵國位於中樞的城池。

河越城是典型的平城,別名為初雁城、霧隠城,城内有「霧吹きの井戸」,傳聞將井口的蓋子打開整座城就隠入霧中,其地形跟忍城同様周邊都是沼澤地,像是在沼澤地浮起來的城。

河越城是連郭式的構造,各曲輪之間環繞著水壕溝,架名為「飛橋」的橋樑連結,8門8櫓,城內沒有天守閣(日本天守閣可能在1560年多聞山城建造後才出現),富士見櫓是最高的建築物。城內儲備很多糧食作長期籠城戰準備。

河越城主北条綱成守城兵力3000人。

【守城計劃】:任敵叫罵,堅守待援。

「關東聯軍」奪回河越城佈陣

e0040579_16553021.gif8萬「關東聯軍」(一說12萬,其實以他們沒落的情況,所領石高能有3.4萬兵就不錯了),其中關東豪族被迫參戰也不少。

「関東管領」山內上杉憲政的主力直接佈置於河越城的弱點城南。

上杉憲政本陣設於砂窪(砂久保 現在新河岸駅西方),大軍集結並可阻止北条氏康的援軍。

扇谷上杉朝定駐守城西的東明寺一帶。

扇谷上杉氏家臣太田資正把守北方入間川北岸的伊草地區,

足利晴氏設陣於伊佐沼,有點虛張聲勢,保留實力的樣子。

【攻城計劃】:斷糧策略

氏康的對策

天文14年(1545年)8月22日「兩個上杉」的盟友今川 義元武田信玄派來的援軍,攻擊被北条強佔的東駿河。

河越城被圍了近半年之久,北条氏康都沒有前往援救,因為今川 義元正虎視眈眈等北条氏康率軍離開小田原城,所以北条氏康都不敢動。

北条氏康今川義元在東駿河開始瞪目戰(對峙),因武田信玄在北信濃被村上義清搞的灰頭土臉,必須撤回對今川的援軍,乾脆介入調停今川北条的紛爭,氏康果斷地將東駿河返還給義元,以換得義元的停戰,消除了西方的壓力。

因為「關東聯軍」圍城了好幾個月,吸引許多妓女和商人來此賺錢。

北条氏康北条綱房(福島勝廣,北条綱成之弟)為使者,單騎假扮商人混入軍中,一路招搖撞騙竟突破上杉包圍網進入河越城,將主公援軍將至與奇襲的計畫報告哥哥北条綱成,請北条綱成一定要撐下去。

e0040579_16555310.gif天文15年(1546年)4月,北条氏康終於帶領8000救援軍來到三ツ木(現在新狭山駅附近)附近紮營。

北条氏康又向上杉軍提出「投降」的詐降訊息。

首先,他委託諏訪左馬助向妹婿足利晴氏表達:「為城兵請命願開城投降的請求」。

北条氏康又委託常陸小田政治家臣菅谷隠岐守向「兩個上杉」傳達:「饒了綱成一命願意開城讓出河越城,且在今後的有所爭執的和議上,北条也願服從兩位上杉大大的旨意。」

但是「兩個上杉」軍不接受,反過來攻擊了北條軍,北条氏康「嚇的」不戰而退。

因此上杉憲政上杉朝定足利晴氏都認為北条軍作戰意識薄弱,關東軍人多勢眾,開始疏忽大意。

關東軍長期圍城,當時兵農不分,步卒掛心家鄉農作,再圍下去河越城沒倒,關東軍先被龐大軍糧搞垮,許多人無心戀戰,軍心渙散。

北条氏康也故意擺出一副要任由河越城守軍自生自滅,己方不敢靠近而欲長期對峙的姿態。

決死夜襲 乾坤一擲

天文15年(1546年)4月20日夜晚........................

北条氏康將自軍8000人分成4隊,其中一隊由「北条五色備え」的軍師「黑備え」多目元忠指揮為預備軍外。

北条氏康命全部兵士脫掉鎧兜,穿上用紙作成白色的羽織(有小袖的外掛衣服),

北条氏康說:「沒有穿白色服的全是敵軍。口令(合言葉)不對者全部殺死。重的旗幟與馬鎧都放下。殺死敵人後不要割下敵人的首級。不要停於一處勇往直前不要回頭,殺」

e0040579_16561997.gif子時(23點整至淩晨1點整)左右,北条氏康親率3隊一口氣往城南砂窪的上杉憲政本陣突入.....

北条軍3道白朦矇如幽靈般的惡鬼撲殺而來,在這完全意想不到的夜襲之下上杉憲政軍被打得狼狽不堪。

山内上杉軍本間江州倉賀野行政在退却戰中戰死,使上杉憲政能從戰場脱出。

而同時河越城城中守將北条綱成也大喊「勝了,勝了」(勝った、勝った)衝出城,突破西方伊佐沼的足利晴氏的陣線,足利軍全線崩潰。

北条軍又衝向西北方東明寺的扇谷上杉軍陣地,扇谷上杉氏有名的勇將難波田憲重奮勇拼殺,抵擋著北條軍的突襲,希望難挽回敗局,他就像一個阿修羅戰神一般在城門口附近奮戰著,最終他箭矢用盡、刀槍折斷,跳入東明寺口的古井中身亡。

難波田彈正的兒子隼人佐以及所率領的3000餘上杉軍也全部戰死。

希望奪回河越城的上杉朝定以及家老太田資賴也雙雙戰死在亂軍之中。從此扇谷上杉氏的家名斷絕,扇谷上杉氏經此役而滅亡了。

在北邊伊草太田資正扇谷上杉軍見勢不妙,逃向松山城。

殺紅了眼的北条氏康繼續追殺敵軍,愈追愈遠,在後方的感到「窮寇莫追」的軍師多目元忠吹法螺貝要氏康軍停止追殺,見好就收。

「關東聯軍」死傷者估計約13,000人至16,000人。

此戰與桶狹間之戰和嚴島之戰被譽為日本三大夜戰之一。

北條軍立即攻擊山內上杉家上杉憲政的平井城,關東管領上杉憲政前往越後國尋求長尾景虎(之後的上杉謙信)的幫助。

扇谷上杉朝定戰死,而山內上杉氏和古河公方也從此一蹶不振。河越城戰役的勝利,也促成了武田氏、北條氏、今川氏甲相駿三國同盟的成立。

:「我是相模的獅子...cccccc」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1-01-21 02:53 | 【Total War 北條 】

豐臣 Total War

惣無事令 天下統一
豐臣時代 夢のまた夢




【中国大返し】

1582 山崎之戰
1582 坂本城落城

【織田家瓦解】

柴田勝家との対立- 1583 賤岳之戰
徳川家康との対立-1584 小牧・長久手之戰

1585 飛騨 姉小路氏滅亡
1585 真田昌幸 神川合戰
1585 紀州雜賀眾殲滅戰

【四國征伐】

【九州征伐】

1586 戸次川の戦い
1587 高城・根白坂の戦い

【小田原征伐】

1590 石田三成-忍城之役
小田原城

【朝鮮戰爭】

文祿・慶長之役
[PR]
by cwj36 | 2011-01-19 14:42 | -古代日本-

1582 坂本城落城

1582 坂本城
淺藍色桔梗旗最後的飄揚
明智家族的終章


e0040579_1230949.png


忠誠的明智秀滿

e0040579_14385276.jpg天正10年(1582)發動「本能寺の変」的明智光秀在6月13日山崎之戰(天王山之戰),明智軍潰敗,子明智光慶戰敗自殺。

明智光秀循小路欲逃回坂本城,當日深夜撤退中在伏見郊外的小栗棲村附近森林被附近農民殺死。

明智光秀的女婿明智秀満(原名三宅弥平次,其妻應是明智光廉的女兒,明智光秀收為養次女)原在安土城守備,為馳援光秀率軍2000人離開安土城(安土城後來被織田信雄或野盗之類放火燒毀)。

明智秀満救援途中,受到瀨田城主山岡景隆的截擊,隨後又在大津八丁劄和秀吉的先鋒軍堀秀政軍2000餘人相遇。

兩軍經過2個時辰的交戰,秀滿軍僅剩300人已無法援救明智光秀明智秀滿於是緊急徵調岸邊所有的渡船,勉強讓300人上了船往對岸坂本城方向划去。

明智秀滿本人親自帶領30騎殿軍,全軍脫離後,他卻陷入了堀秀政軍的三面包圍。

陸路既然已經被羽柴軍控制,水路又沒運輸工具,傳說在堀秀政軍眾目睽睽之下,明智秀満騎著名為「大鹿毛」的名馬跳下琵琶湖,渡過琵琶湖水淺的地方(左馬助の湖水渡り傳說),退回坂本城。

在「惟任謀叛記」一書記載,明智秀滿率領殘軍乘坐小船跑回坂本城。

坂本城

e0040579_14391324.jpg


坂本城位於琵琶湖南湖的西側,現在大津市的北郊,西側有比叡山山脈,是城郭建物連接湖水的「水城」。

織田信長在元亀2年(1571)「比叡山燒討」(比叡山焼き討ち)後,將近江国滋賀郡賜給明智光秀織田信長命令明智光秀在此築城以壓制京都與比叡山,並控制琵琶湖的水運。

坂本城築成後成為明智光秀的居城,有壯麗的連結式大小天守。

後來來此訪問的葡萄牙天主教傳教士路易斯·弗洛伊斯(ルイス・フロイス)在其『日本史』中記載「坂本城是僅次於安土城的名城(安土城に次ぐ名城である)」。

雖然有信長殘暴的比叡山焼討,明智光秀更加對領國經營不敢怠慢,廣佈善政以招回人心,不久坂本的町衆都愛戴這位坂本城新領主。

本能寺之變後光秀被稱為「天下的大反逆者」,坂本城領民則對明智光秀抱持同情。

桔梗旗最後的飄揚

天正10年6月15日,在坂本城的明智秀滿已確認光秀已於山崎敗陣並自盡,坂本城迅速陷入了堀秀政重重的包圍

明智秀滿知道難逃一死,於是遣散部眾,明智秀滿是個文化素養非常高的人,不忍歷史文物隨坂本城燬滅。

明智秀滿將明智家歷來珍藏文物按冊編列目錄裝箱,縋到天守閣下,由堀秀政的家老堀直政(天下の三陪臣﹝小早川隆景、直江兼続、堀直政﹞之一)點收。

明智家寶包括:名刀「不動國行」、「二字國俊」、肋差「吉光」、「虛堂之墨蹟」等天下之名物。

之後,始終對光秀忠心不二的明智秀滿命人點燃堆放在天守周邊的柴草。

在熊熊烈火之中,淺藍色桔梗旗最後的飄揚..........

明智秀滿刺死自己的妻子明智倫子與岳母妻木煕子,「送走」妻子岳母後,他以十字的方式切腹,得年47歲。

一族明智茂朝(溝尾茂朝)、明智光忠自刃。

落城之後的坂本城重新修復,給了丹羽長秀,天正14年(1586),為建築大津城,「破卻」了「逆臣」的坂本城,坂本城的用材移往大津城,坂本城成為廢城。

e0040579_19573470.jpg


電玩鬼武者3裡的武士刀「明智拵」現存於東京國立博物館,此刀是明智秀満的佩刀。刀身沒有銘,簡單樸素和實用的打刀在那個時代留存下來的數量十分少。

e0040579_19583022.jpg明智秀満的頭兜左右有兎耳形的立物,中央有小型堰月立物。

他的和製南蛮胴具足中央有「天」的文字,具足背面打成富士形。

這類南蛮胴具因應當時鐵炮作戰而盛行於武將之間,中央部鋭角部份可以防彈。

也存於東京國立博物館。

但此明智秀満南蛮胴具足這可能有問題,可能非明智秀満所有,經驗證是17世紀的產物。

在日本1588年葡萄牙印度果阿總督致豊臣秀吉的外交文書(妙法院所蔵)中贈呈目録上有甲冑一項,確認是最初有史料記載的「南蛮胴伝来」。

而且沒有豊臣秀吉自己使用南蛮胴具足或下賜給臣子的記錄。

1600年左右,荷蘭式的南蛮胴具足才開始流行。

織田信長上杉謙信使用的南蛮胴具足,可能來自日本電影(黒澤明『影武者(1980年)』角川春樹『天と地と(1990年)』)的錯誤傳播。

明智秀満有個庶子叫「太郎五郎」,流落到土佐,其後代可能是幕末活躍的坂本龍馬的先祖。

e0040579_2152433.gif
:「英雄とは、自分だけの道を歩く奴のことだ。」

e0040579_8115454.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1-01-19 14:39 | -古代日本-

殺的帕提亞丟盔器甲的羅馬兵團
羅馬共和末期至帝政初期..
唯一能擊敗帕提亞的人
普布利烏斯·文提第烏斯·巴蘇斯


e0040579_19522575.jpg


馬夫囚犯

普布利烏斯·文提第烏斯·巴蘇斯(Publius Ventidius Bassus ),羅馬將軍,凱撒的親信之一。

巴蘇斯出身於皮西努姆(Picenum,羅馬共和國的義大利友邦socii)與他的母親在「同盟者戰爭」(Social War 前91至前88年)過程中因皮西努姆反羅馬戰敗,被羅馬共和國抓獲,成為俘虜。

在鎮壓成功的龐培斯特拉波(Pompeius Strabo )所舉行的凱旋式勝利遊行,他被迫作為一個馬夫囚犯通過街頭羅馬。

但是他很快得到凱撒的賞識,在高盧戰爭 ,雖然凱撒沒有提及他有什麼做為,但是到了凱撒龐培內戰時期,巴蘇斯成為凱撒的最愛將領之一。

凱撒遇刺後,巴蘇斯按兵不動旁觀著屋大維馬克·安東尼的鬥爭。

最後他選擇加入馬克·安東尼的陣營。

根據普魯塔克在《安東尼傳》中的描述,只知道巴蘇斯出身不高,他主要憑著與安東尼的友誼而得以一展軍事長才,並在收復奇里乞亞與敘利亞行省的軍事行動中立下顯赫戰功。

羅馬形成後三頭執政後,巴蘇斯擔任「補任執政官」(suffect consul),所謂「補任執政官」是如果一位執政官在其任期内死亡(並非罕見,因執政官常常在戰鬥的前線),會選出另外一位,被稱為補任執政官,是個閒缺,其實是安東尼派在羅馬的代表。

因為安東尼長期待在埃及,巴蘇斯支持安東尼的弟弟盧修斯·安東尼和安東尼的妻子芙蒂亞(Fulvia)他們與屋大維發動 奪權的「佩鲁西亞(Perusine)戰爭」。

他們出錢動員了8個軍團進攻羅馬。一開始他們的進攻似乎使屋大維難以招架,但不久屋大維就戰勝了他們。

從前41年冬到前40年芙蒂亞被圍困在佩盧西亞。最後她不得不因飢荒而投降。她被流放到西克由,在那裡等待馬克·安東尼的到來中死亡。

此時羅馬叛將昆圖斯‧拉比弩斯(Quintus Labienus)和帕提亞王儲帕科魯(Pacorus娶亞美尼亞王阿爾塔瓦兹德二世的妹妹)王子率領帕提亞軍隊越過幼發拉底河和攻擊阿帕梅(Apam)渡河口,敘利亞總督薩克薩(Lucius Decidius Saxa)陣亡,震撼了羅馬東方省分,小亞細亞幾乎全部倒戈。

昆圖斯‧拉比弩斯的父親是當年凱撒手下第一戰將提圖斯‧拉比弩斯(Titus Labienus )。

凱撒遇刺後,昆圖斯‧拉比弩斯跑到帕提亞請求帕提亞王奧羅德斯(Orodes)二世支援刺凱派布魯圖,但是後來布魯圖敗亡,昆圖斯‧拉比弩斯就投靠了帕提亞。

e0040579_16114839.png


(從昆圖斯‧拉比弩斯在帕底亞發行的錢幣發現,帕底亞騎兵有類似馬鐙的裝置)


安東尼屋大維達成「米塞努姆條約」(Pact of Misenum)和解,安東尼娶屋大維新寡的姊姊屋大薇亞屋大維則娶安東尼的女兒克勞蒂亞(這是之前芙薇亞與前夫所生的女兒)。

安東尼並得到羅馬東部省份統治權,巴蘇斯被派到東方抵抗西元前40年趁羅馬內亂引起帕提亞的入侵。

e0040579_8575387.jpg


奇里乞亞戰役(Battle of the Cilician)

巴蘇斯在西元前39年開始反攻,在奇里乞亞戰役(Battle of the Cilician 於今土耳其梅爾辛省)中,遇到昆圖斯‧拉比弩斯

吸取克拉蘇戰敗的經驗,巴蘇斯加強善用投石器,投石兵和弓兵的遠程火力 使得羅馬人在遠程火力上完全不落下風 ,投石兵的射程比帕提亞弓兵更遠 。

巴蘇斯營寨建築在一座小山上,以抵消帕提亞的騎兵力量。

昆圖斯‧拉比弩斯的帕提亞軍來到山腳下,發覺羅馬軍沒有任何反應,以為羅馬軍害怕數量比較多的帕提亞騎兵而躲在營裡不敢應戰,於是帕提亞軍縱馬上山,剛開始還小心翼翼,後來發覺羅馬軍根本沒有任何反擊,就直接策馬正面奔向羅馬軍的營地,

當這些帕提亞騎兵接近山頂時,忽然羅馬軍營中傳出了無數號角聲,一瞬間羅馬軍團士兵從他們在山頂布防的陣地裡衝了出來,一邊衝鋒一邊咆哮,他們從較高處自上而下如風暴般衝入了帕提亞騎兵部隊的陣列中展開近戰肉搏。

在近戰中面對步兵時,帕提亞軍所有騎兵跨下的戰馬因為畏懼這些殺氣騰騰的羅馬士兵過於接近而發狂,完全不受他們主人的控制而亂竄,

帕提亞重騎兵的重甲與騎槍此時也發揮不了多少效用,輕騎兵則因為雙方距離過近而無法有效射擊,騎兵的優點在這種混戰中完全發揮不出來,看到許多同袍陣亡,帕提亞騎兵全軍向後撤退....

昆圖斯拉賓努斯被生擒及處死。巴蘇斯收復奇里乞亞行省。

亞瑪奴斯山口戰役(Battle of Amanus)

安東尼授權給巴蘇斯的作戰範圍僅限於奇里乞亞行省一地,不過巴蘇斯並沒有停止軍事行動,他將大軍開往奇里乞亞行省與敘利亞行省交界處。

這裡有兩省的界山亞瑪努斯(Amanus)山脈,只有一條道路通過亞瑪努斯山脈,過去這裡就設有要塞與關口控制兩地間的交通,如果安東尼想重回敘利亞,那麼這座要塞與關口非拿下來不可

這裡只有一條穿越阿瑪努斯山的道路,而這條道路除了狹窄外,沿著道路還有關口與要塞,所以這個地方易守難攻.......而且鎮守這裡是帕提亞最厲害的將軍法爾那帕特(Pharnapates)領導的 帕提亞軍隊在以集中力量在敘利亞蓋茨 (Syrian Gates 貝倫通)。

e0040579_18123921.png西元前39年巴蘇斯派騎兵先遣隊在亞瑪奴斯山口的羊腸小道與法爾那帕特相遇....

羅馬先遣隊兵力少只能且戰且走一路敗退....

法爾那帕特殺得興起,他沒注意到巴蘇斯已經率領主力部隊趁著他專注於追殺羅馬先遣隊之際,悄悄的將帕提亞守備軍包圍起來。

等到法爾那帕特發現中伏,他已經被羅馬軍團團包圍,經過一陣混戰,法爾那帕特與大部份的帕提亞騎兵都被巴蘇斯的士兵殺死,只有少數突破重圍逃回敘利亞,而亞瑪努斯關口的守軍聽到指揮官陣亡的消息,也棄關逃跑,於是巴蘇斯拿下了通往敘利亞的天險。

亞馬努斯山口戰役被巴蘇斯擊敗的消息,使本要增援的帕提亞王子帕科魯撤回整個幼發拉底河撤出自己的部隊回到敘利亞。

巴蘇斯收復了羅馬共和國的奇里乞亞與敘利亞行省,由於敘利亞行省收回後,帕提亞與亞細亞行省或俾提尼亞與龐度斯行省的聯絡中斷,所以這兩個脫離的行省內各城市也不得不再次向羅馬效忠,回歸羅馬統治。

吉達魯斯山戰役(Battle of Mount Gindarus)

e0040579_21563229.png遠在兩河流域的奧羅德斯二世得到最近打下的領土再度失去的消息,在帕科魯(Pacorus)王子的要求下,帕提亞帝國再次動員,他們又集結一支龐大的遠征軍,估計可能有數萬騎兵,再次由帕科魯王子率領,向幼發拉底河上游前進,他們預計將在來年(西元前38年)春天越過佐格瑪。

帕提亞動員部隊的消息很快就從兩河流域一帶的各城邦與各部落間流傳到敘利亞,巴蘇斯可能在拿下敘利亞時已經有想到這個問題,所以當他派出他的部隊前往敘利亞各處進行安撫與鎮壓時,就開始了他的情報操作。

他放出要在佐格瑪附近渡河地形崎嶇多山的地方埋伏以擊潰帕科魯王子,但他憂心的就是萬一帕科魯選在佐格瑪下游的河段渡河,那裡平原廣山地少,羅馬軍就得在開闊地和帕提亞騎兵作戰,羅馬軍人數不多,而騎兵在開闊地機動性十足,他可能無法阻止帕提亞軍再次襲捲整個敘利亞的「假情報」。

巴蘇斯希望帕科魯王子多走一些路,好讓他集結四散在敘利亞各處的軍隊冬季營地,如果想在春天就集結部隊,需要一點時間。

帕科魯接到這個情報,認為很有道理,他決定這次進攻敘利亞就選在佐格瑪下游的一個平原附近渡河,那邊是幼發拉底河流經敘利亞行省河面寬度最寬的地點,附近只有幾座小山丘,不過帕提亞軍多花了比平常還多的時間在建立渡口與架橋作業上,當全部的帕提亞遠征軍渡過幼發拉底河時,已經5月了。

巴蘇斯趁著帕提亞軍忙著渡河的空檔順利將他的部隊集結完成,不過他並沒有馬上帶軍殺向帕提亞軍建立的新渡口攻擊正在渡河的敵人。

巴蘇斯在齊赫斯提卡(Cyrrhestica)鎮選定一座小山做為他建立軍營陣地的所在,這座吉達魯斯小山(現位於敘利亞Jandairis)可能位於通往安提阿的道路附近,帕科魯的遠征軍一定會經過。

此時帕科魯的遠征軍順利地向前推進到巴蘇斯的佈防區,一切就如同他所接獲的假情報一樣,羅馬軍的主力應該都在佐格瑪附近等著伏擊他,但是他現在沒受到任何抵抗就繞過了羅馬軍主力,再來就看他如何發揮騎兵的特性,利用奇襲將羅馬軍主力擊潰,把羅馬人趕出敘利亞

然後,帕提亞軍看到位於小山上的軍營,由於這座軍營看起來沒多少人在守衛的斥候營地,渡河後還沒戰鬥過的帕提亞騎兵都想先拿這座軍營的敵人來祭旗。

當帕提亞騎兵浩浩蕩蕩地衝向小山頂的軍營,忽然聽到號角聲響起,接著,一大群的羅馬重步兵忽然從山頂各處現身,一邊吶喊一邊從山頂衝下來,與帕提亞騎兵發生戰鬥。

這些在隊伍最前方的帕提亞騎兵都是重騎兵,一看到羅馬軍出現,他們愣了一下,雖然秩序亂掉了,可是帕科魯王子很沉著地命令部隊向後撤退,並在山腳下重整秩序,他們並沒有如同去年奇里乞亞戰役一樣,後撤與前進的部隊撞在一起亂成一團。

被羅馬重步兵纏住的帕提亞重騎兵移動困難,成了投石兵最好的標靶,許多重甲騎士在漫天飛石下中彈落馬。

恐慌情緒蔓延,帕科魯王子就在亂軍中被一顆不知那飛來的石頭擊中,落馬重傷。

沒多久帕提亞全軍就知道他們的指揮官已經落馬重傷,看來是活不成了,除了少數忠心耿耿的部下重新殺入重圍找他們的王子外,其他騎兵都倉皇地往渡口方向撤退,而那些殺回去找帕科魯的部下都被羅馬軍殺死,

但是巴蘇斯早就派出一支部隊佔領渡口,許多逃往渡口的騎兵都被殺死,僅有少數逃向敘利亞北方科馬格尼王國(Commagene 希臘化小王國)的薩莫薩塔(Samosata)城,這座位於幼發拉底河畔的城市仍採親帕提亞的立場與羅馬頑抗中。

e0040579_14355464.gif


(敘利亞北方科馬格尼王國 Commagene)


巴蘇斯找到帕科魯王子時,他已經重傷不治,巴蘇斯割下了王子的首級,並將帕提亞遠征軍全軍覆沒,王子陣亡的消息向外公佈。

帕科魯王子之死令帕提亞帝國失去了儲君,奧羅德斯二世另立弗拉特斯四世(前37~前2年在位)為他的繼承人。

巴蘇斯的消失

巴蘇斯並沒有越過幼發拉底河乘勝追擊,畢竟他只是代表安東尼收復東部諸省的代理人,他轉而圍攻薩莫薩塔(Samosata)城。

科馬格尼王國國王請求願意提供1000人才與巴蘇斯換取和平,巴蘇斯叫他直接找安東尼談判。

因為安東尼已經來到敘利亞,接收所有部隊接管圍城,而且巴蘇斯發現,安東尼除了對他成功的軍事行動表示高興外,也感覺到安東尼在嫉妒他的成就,他把指揮權交還安東尼後就靜候接下來的調派。

安東尼接受科馬格尼王國的和平,科馬格尼王國只有提供300個人才服務羅馬。

這時屋大維在暗中操作,元老院也答應讓巴蘇斯回到羅馬舉行擊敗帕提亞軍的凱旋式,因為自從克拉蘇兵敗卡萊以來,這是羅馬人共和末期乃至帝政初期唯一一次這麼漂亮地擊敗帕提亞人。

巴蘇斯的羅馬軍團多次以步兵為主力擊潰騎兵的攻擊,這證明只要有嚴格的訓練與紀律並善用步兵的特點,加強投石器,投石兵和弓兵,羅馬軍團並沒有過去戰史學者所描述的那樣不堪承受帕提亞騎兵的攻擊。

可以發現羅馬軍團對付帕提亞人的手法主要就是誘敵戰術,利用地形將帕提亞騎兵引誘至他們佈置好的地點再發動猛烈的投射攻擊馬匹,造成混亂與驚慌。

奇里乞亞戰役與吉達魯斯山戰役是故意示弱將帕提亞騎兵引至設於山丘上的防禦陣地加以痛擊,亞瑪奴斯山口戰役則是以騎兵為誘餌將帕提亞守備隊牽制住,再由主力部隊繞越敵軍形成口袋陣地將帕提亞守備隊包圍殲滅。

羅馬慶祝巴蘇斯的勝利後,受到安東尼嫉妒的巴蘇斯就不再出現於羅馬史冊之中。

西元前36年,安東尼率16個軍團入侵帕提亞,安東尼失去超過四分之一的兵力在這場失敗的行動中.....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1-01-13 21:56 | 【I A 大統帥 奧古斯都】

1582 備中南北戰爭

1582 羽柴秀吉 中國大進擊
毛利「境目七城」 防衛線
備中南北戰爭


e0040579_362283.png日本的中国地區方面,由於毛利氏對播磨的侵攻愈來愈積極,織田信長再度起用從北陸戦線離脱回來的罪將羽柴秀吉擔任中国地區攻略指揮官。

羽柴秀吉在天正4年7月,依織田信長之命開始「中国攻略」,天正5年(1577年)10月播磨進入。

天正7年(1579年)陸續平定別所長治荒木村重的離反,天正9年(1581年)攻下鳥取城與平定淡路。

天正7年(1579年)10月,備前的宇喜多直家與伯耆東部的南条元続見風轉舵與毛利家斷交,臣服於織田信長

宇喜多直家在天正9年(1581年)病没後,子宇喜多秀家繼位,宇喜多秀家自幼就是羽柴秀吉的養子,在織田信長的安排下,重回宇喜多家繼承家督。

宇喜多秀家元服時取羽柴秀吉的「秀」字命名為「秀家」。

宇喜多秀家派出叔叔宇喜多忠家與秀吉軍合流。

他們的目標是:攻下毛利的備中國。

毛利備中七城防線

毛利備中防御線,從北開始依序是宮路山城(乃美元信)、冠山城(林重真)、高松城(清水宗治)、加茂城(上山元忠)、日幡城(日幡景親)、庭瀬城(井上有景)、松島城(梨羽高秋)七個城佈置城兵形成南北一直線戰列。

戰爭前的天正9年(1581)11月,小早川隆景邀請7城的城主到三原城開備中防禦軍議,決定備中七城防線以高松城清水宗治為中心的合作關係。

清水宗治原是屬於備中三村氏的豪族,娶三村氏有力家臣石川久智的女兒,天正3年「備中兵乱」石川氏的主家三村氏被毛利氏消滅之際,清水宗治脫離主家,成為高松城城主,歸順毛利後,為人忠誠,深得小早川隆景等毛利氏首腦的信頼(但畢竟是降將)。

清水宗治女兒嫁給冠山城主林重真結成更親密的關係,大家舉起太刀宣誓忠誠與為毛利家奮戰到底。

羽柴秀吉的戰略

1582年(天正10年)3月1日,秀吉開始進攻備中,從姬路城出陣。

備中「境目七城」七城防線的主城是清水宗治以3,000多人防守的高松城,利用低濕沼澤地所建的平城,不是很容易攻下來的。

因此、秀吉計劃先攻下周圍小城與七城防線的其他6城,孤立高松城並包圍的作戰計劃。

羽柴秀吉將27000大軍分南北2路:

【高松城北方】:宮路山城、冠山城

【高松城南方】:加茂城、日幡城、庭瀬城。

羽柴秀吉並積極派使者調略,策反敵將,減少攻城損失。

另一方面也調略已經動揺的毛利水軍、4月14日伊予来島氏的毛利水軍歸順羽柴秀吉

因為村上水軍的分裂,塩飽諸島成為秀吉的屬地。

【高松城以南....羽柴秀吉的攻略】

日幡城攻略

e0040579_0312697.jpg日幡城位於足守川中流域的西岸、標高40公尺的獨立丘陵上,北方約2公里是加茂城。

4月11日左右,宇喜多氏重臣花房職之富川秀安拿著羽柴秀吉的密書策反了毛利家派遣到日幡城做軍監的上原元祐上原元祐日幡景親向秀吉「寝返」。

當時,上原元祐在日幡城「西之丸」隣接尾根處的楯築山布陣,在日幡景親上原元祐會晤時,上原元祐提議日幡景親羽柴秀吉開城歸降。

日幡景親說:「你是毛利家派來援助的,又是毛利家的親屬(上原元祐毛利元就的女婿),竟說出這種話實在令人遺憾。」

日幡景親拒絕上原元祐的勸告,並準備宰了上原元祐,騙上原元祐率領的毛利軍元前往日幡城佈滿伏兵的「東の丸」。

但是日幡景親的弟弟大森蔵人已被上原元祐收買,大森蔵人上原元祐密告哥哥的計劃,上原元祐先下手為強,在日幡景親回本丸時用長槍將其刺死。

上原元祐刺殺日幡景親後控制了日幡城,引秀吉軍入城。

元就女婿上原元祐的謀反令小早川隆景非常忿怒,命家臣楢崎忠正奪回日幡城,在上原的老婆「大義滅夫」的幫助下,日幡城重回毛利陣營。

加茂城攻略

e0040579_0314941.jpg加茂城在高松城以南約4公里處,又叫鴨庄城。

此城「東の丸」由生石治家同藤四郎(元石川氏の家臣)防守,「西の丸」由城主上山元忠防守、本丸由毛利氏派遣來的城将桂広繁防守。

秀吉又展開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得意戰術-「調略」,派宇喜多氏重臣戸川平右衛門為使者,花言巧語向防衛「東の丸」生石治家許下莫大的恩賞拉攏,加茂城的「東の丸」因此落入秀吉之手。

生石治家引宇喜多軍進入「東の丸」,並派出使者勸降本丸城將桂広繁

使者拿出生石的勸降書:「我已站在秀吉公那邊。桂殿與上山殿如果不投降,也可從東の丸安全前往岩崎山的毛利本陣。」

桂広繁說:「貴殿的「裏切」並不令人驚訝,我受毛利君恩而戰。不能將此城當成“歐密丫給”(禮物)送给秀吉」。

桂広繁緊急派出軍使奔向毛利本陣請求援兵。桂広繁部下們開始以弓箭、鉄砲攻擊叛變的「東の丸」,更發射火矢射到「東の丸」殿舎的藁屋根(稻草屋頂)引起火災。

生石治家的家臣們,趕緊爬上屋頂滅火。

桂広繁的次男桂孫次郎射擊爬上屋頂滅火的生石軍計有5人中彈,又從本丸的狭間(射孔)狙撃生石軍。

桂広繁打開通往東の丸的門,「現在!衝進去!!(いまじゃ、押しだせ)」,桂軍以必死的決心400人殺向宇喜多軍,雙方展開血腥的肉搏戰。

宇喜多家軍的沼木新五郎、楢村五太夫、生石軍的村上、内藤等57人武士戰死,生石、宇喜多軍戰敗退出「東の丸」往城外後退。

桂広繁奪回東の丸,確保了加茂城。但也有因城中内亂,以致於落城的說法。

庭瀬城攻略

庭瀬城位於岡山口沼澤地,「吉備郡誌」記載、備中高松城水攻時,庭瀬城城主井上有景率領800多人仍然據守著(「庭瀬城には城主井上有景、郷人ばらかけて八百ばかりにて籠城していた。」)

庭瀬城對外通道非常狹窄,僅容1人通過的細道,大軍根本無法發動攻擊,所以羽柴秀吉攻擊庭瀬城的意願不高。

羽柴秀吉曾放了一些足軽士兵測試庭瀬城的1人寬之細道,井上有景挑選武勇的武士前往單挑,解決羽柴兵。

但由於庭瀬城實在太孤立,救援也很困難,戰前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就命令城主井上有景棄守此城,但井上有景抗命繼續守城。

毛利、羽柴兩軍和睦後,庭瀬城一直是毛利方的城池。

幸運的松島城

松島城因為離高松城太遠,非常幸運的沒有遭到秀吉軍攻擊。

e0040579_0325833.gif


【高松城以北....羽柴秀吉的攻略】

冠山城攻略

e0040579_033151.gif


冠山城是由清水宗治的女婿林重真松田盛明竹井将監舟木与五郎等武士300多名城兵守備。

最初宇喜多忠家(浮田忠家 宇喜多直家的弟弟,幼主秀家的陣代)以8000大軍攻擊,宇喜多忠家認為此種小城不堪一擊,所以發動總攻。

但是在冠山城城兵鉄砲沒有間斷的射擊下,許多進入城內的宇喜多軍中彈倒地,只好狼狽不堪的退却。

在那裡助戰的秀吉武將杉原七郎提出策略,對冠山城的木製籬牆放置引燃鉄砲的火縄,等點火後,引線火縄嘶嘶作響往乾燥的柴垣延燒,尤其旁邊有個易燃的藁屋(稻草舖),火勢一發不可發拾,往密集的民屋燒去,並猛冒濃煙。(一說秀吉動用伊賀忍者進城放火。)

城兵對這突如其來的火災異變不知所措,只能在濃煙旁騷亂。

4月14日 ,羽柴秀吉加藤清正攻城。加藤清正探索突入點,決定翻牆(塀)而過取得「一番槍」的首功。

接著美濃部十郎次郎與杉原家臣山下九蔵也跟進,3人一起攻入「三の丸」城內。

他們3人馬上遭到20名城兵圍攻,加藤清正揮舞十文字槍,城兵紛紛閃躲,羽柴、宇喜多軍陸續翻牆進入加入戰鬥,冠山城城兵退入「二の丸」。

加藤清正率領部屬追趕城兵跨過寺坂口,遇到竹井将監對侵入的加藤軍予以痛擊,許多士兵討死。

加藤清正見此狀況與竹井将監挑戰。兩勇拿著長槍「一騎討ち」打的不相上下,勝負難分。

加藤清正著急見自己最得意的槍術殺不了對手,突刺時乾脆丟掉十文字槍,拔出太刀斬向竹井将監竹井将監遭到此暗算中刀倒地。

秋山新四郎前來救竹井将監時,也被山下與美濃部用槍捅死。

後來秀吉因此一騎討將戰功獎狀給予了加藤清正

冠山城城兵愈戰愈少,城内火勢濃煙愈來愈大。

宇喜多軍終於突破本丸大門,冠山城城兵呈現崩潰大混亂的狀況。

此時大勢已去、城主林重真在南大手的櫓上面切腹自殺。

林重真的妻子(清水宗治的女兒),落城後下落不明。

林重真的家臣139名也全部戰死殉城,其他殘存的城兵被逮捕。

秀吉留下花房助兵衛等侍大将駐守冠山城。

不久,毛利小早川軍楢崎忠元率軍猛烈反攻冠山城。

冠山城的曲輪已經燒的差不多,這個城的防備功能已喪失,因此宇喜多軍退却。

宮路山城攻略

在4月15日,羽柴秀吉帶著羽柴秀勝(織田信長的4男)開始宮路山城攻略。

本陣設在竜王山(岡山市高松稲荷)。

宮路山城由城主乃美元信的400名城兵防衛,蜂須賀正勝黑田官兵衛幾次勸降交涉都被拒絕。

在冠山城落城後,乃美元信倚靠城内矢倉、狭間射孔堅固的防守,攻防戦之時、秀吉再派宇喜多氏家臣信原内蔵允為使者進入城内和睦交渉。

當引導的宮路山城出丸守将船木藤左衛門與信原氏内通,但必須讓城主乃美元信回歸備後国居城,達成協議後5月2日,打開城門讓宇喜多軍入城。

備中南北戰爭

由於羽柴秀吉在高松城以南支城攻略失敗,加茂城、日幡城、庭瀬城、松島城皆被毛利奪回,羽柴秀吉兵圍高松城,而毛利援軍正開往高松城,形成備中南北戰爭。

在高松城展開織田、毛利大決戰的序幕。

e0040579_2031046.gif
:『一番槍~一番槍』
[PR]
by cwj36 | 2011-01-12 00:28 | 【Total War 織田 】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