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2-督戦隊

e0040579_7431552.jpg


(1929中東路事件時蘇聯軍擄獲的中國東北軍督戰隊旗幟)


後退則死
WW2 督戰隊
Barrier troops


古代為防止士兵「落跑」就有督戰隊的產生。

遠在西元前203年,羅馬與迦太基的大決戰紮馬會戰時迦太基第一列戰陣,漢尼拔投入了三弟馬戈舊部的傭兵部隊,兵力約1萬5千人。

馬戈舊部從前線後退時,漢尼拔將直立的長槍平放,對準並刺殺後退的馬戈舊部傭兵部隊。

11-12世紀稱霸歐亞的蒙古軍尤其將督戰功能發揮到極至,將戰敗的異民族士兵家人為人質,並將其投入最前線衝鋒陷陣。

近代,民主國家形成,各國設立徵兵制的軍隊。

美國在1861年到65年南北戰爭時候,南北兩軍都為戰鬥的時候配置著督戰部隊。

督戰隊最有名的是蘇聯的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二次大戰對德作戰在軍隊「後面」發揮"極偉大的作用"。

中國的蔣介石的國民黨軍和毛澤東帶領的中國紅軍(八路軍)也採用著此種學自蘇聯非人道的「督戰系統」。

督戦隊目的是在自軍部隊的後方監視、如果部隊在戰鬥中動搖開始逃亡,督戦隊便與以射殺,強制軍隊繼續作戰的殘酷方法。



(電影大敵當前Enemy At The Gates槍斃自己人的蘇俄NKVD督戦隊)


蘇聯 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

1942年~43年的史達林格勒攻防戰時期,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押送士兵前往前線作戰,對逃亡兵與可疑者的逮捕、羈押。

對德國作戰初期,戦闘時的督戦任務部隊、是由師長級的長官臨時性要某部隊充當督戦部隊。

大祖国戦争(Great Patriotic War、「東部戦線(Eastern Front))時間,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一開始是在最前線做軍隊士氣的維持與捉德軍的間諜工作。

但是到史達林格勒攻防戦時,史達林在國防人民委員會通過以200人編組為督戦隊,軍團內需有3~5個督戦隊。

e0040579_11283079.jpg

(WW2蘇聯「不許後退一步」郵票)




(電影登陸之日MY WAY槍斃自己人的蘇俄NKVD督戦隊)


史達林下達對史達林格勒蘇聯軍隊第227號命令:「退却阻止命令」(口號「不許後退一步」),對所有後退者格殺勿論,NKVD開始執行射殺逃亡士兵的工作。

NKVD的督戦作用,還有掃除德軍地雷陣的功能,一波一波不能回頭的俄軍,可以將地雷清除「乾淨」。

整場史達林格勒會戰NKVD大約處決約 13,500名蘇聯士兵,相當於一個師。

中國軍督戰隊

e0040579_170542.jpg


(中国國民黨督戦隊)

在中日8年戰爭中的中國軍督戰隊是使中國軍隊死亡數目最多的原因之一。

上海松滬戰役時,中國第十九師部隊對上日本軍,受到日本軍猛烈攻擊而後退之際,不幸遇到後方的中國督戦隊。

被夾了在日軍和督戰隊間的第十九師面臨「兩邊都會死」的絕境,卻寧願選擇的攻擊自己人的中國督戰隊(可能中國督戰隊與日軍比較起來比較弱),督戰隊也用全力也應戰自己人中國第十九師,自己人殺自己人產生數千名的死者和傷者。

中国的督戰隊輕視人命。

又當時蔣介石的中國軍隊習慣「拉夫」強押年輕人當兵,更需要在後面用機關槍頂著,以免這些不願保衛祖國的人陣前逃亡。

惡名昭彰的中国軍督戰隊(佩帶督戰臂章的部隊)強迫前面士兵前進,士兵逃亡就從後面開槍擊斃。

中國軍縱使有督戰隊「加持」,但作戰觀念落伍,在自己國土戰場上仍敗戰連連。



(中國電影「太行山上」出現中國督戰隊之「前後都是死」小片段 )


最烏龍的督戰隊發生在中國南京保衛戰

(1937年12月4日 - 12月13日)

在南京保衛戰中,12月10日 日本軍開始發動總攻擊,中國軍隊由宋希濂部擔任督戰隊。

隨著當時守南京逃生出去的國民黨軍官證言陸續「出土」,證實督戰隊的功能......

12月12日20時,曾發下「誓與首都共存亡。」豪語的中国軍司令官唐生智決定撤退逃亡時,命令並沒有下達完畢便自己先跑了。

結果督戰隊並不知道允許部隊撤退了,對喪失了鬥志的士兵從背後以機槍掃自家中國部隊。

1937年南京保衛戰,時任中國72軍軍長兼88師師長-孫元良,防守中華門、光華門一帶。

12月12日,率師直屬隊和262旅一部擅自向下關撤退,在挹江門內被督戰隊所阻。



(中國電影「南京!南京!」片頭交代不清且掩飾的宋希濂督戦隊屠殺自軍慘劇)

中國佈防於南京城外大部分軍隊是朝著長江逃跑的,南京城的長江沿岸有3個門,挹江門是大門。

e0040579_19362438.jpg當時中國軍隊絕大多數部隊都往下關跑,他們知道那兒有他們偷偷保留的船,所以都往下關方向撤,部下聽說長官往下關去了,自然也就跟過去了。

但是,中國南京總指揮官唐生智早為了防止中國士兵隨便逃跑,將門給塞住了。

12月12日唐生智下令各部撤離南京,卻沒通知擔任督戰隊的36師。

原本防守烏龍山要塞的第41師、第48師擅自渡江逃跑,導致日軍山田支隊(山田栴二)佔領幕府山炮台,因俘虜中國降兵14777人感到苦惱(可能於12月16~17日間遭到日本處決),而延遲殺向城內守軍唯一退路—下關碼頭。

一聽到烏龍山要塞、幕府山炮台失守,中國軍隊更湧向下關與挹江門........

駐守下關與挹江門的36師宋希濂部督戰隊開始槍斃退兵,尤其是孫元良的88師2000人。

第16集團軍總司令參謀王晏清當時目睹了現場情形:「36師宋希濂部,執行長官部的命令,除長官部人員之外,(對潰逃兵員)一律開槍、予以制止.....退到挹江門的部隊與第36師發生衝突,被打死、踩死的人不少,但還是制止不住......」

目前保存在美國史丹佛大學的「蒋介石日記」記載12月12日有關南京的情況:「挹江門外,被踏死者堆積如山。僅有之少數船舶,至此人人爭渡,任意鳴槍。船至中流被岸上未渡部隊以槍擊毀,沈沒者有之,裝運過重沈沒者亦有之」。

e0040579_22956100.jpg


中國最精銳的德制師之一88師幾乎全滅。

目擊自軍大部被自家督戰隊殺光的孫元良在南京失守期間,他脫離部隊,躲在妓院裡(一說躲到了外國使館),竟成為所謂「南京大屠殺」目擊者,1985年曾發表抗議書,駁斥日本軍國主義者「謊言」。

據國民黨將領王耀武的回憶:「第88師要退入國軍的防線內,守軍(督戰隊)不肯,結果,雙方開槍,發生火拼。第36師阻止各部隊向下關撤退,不斷向潰逃而來的部隊開槍射擊。 」

各部隊遺棄傷兵很多,有的傷兵罵道:「你們都逃了,把我們甩在這里留給日軍屠殺,真令人傷心,他媽的,早知道如此,誰肯打仗?!」

中國軍潰逃到挹江門之後,極為擁擠,國軍發生了踩踏,有被踩死的。

中央軍校教導總隊到了江邊,士兵們又為了爭船,而相互開槍。南京守城坦克車還疾駛從教導總隊士兵屍體碾過去.....

中國第103師政訓處處長李藎萱,對於中國軍火拼,也有如下的回憶: 「.......我們和十多個士兵跳上木排、向下關碼頭漂去。當到達下關碼頭附近時,遭到岸上官兵的射擊,一個士兵被打傷,木排只好靠岸。我們一靠岸,岸上一些官兵就紛紛跳上木排,由於人太多,木排沈下水去,不少人隨江流漂走......」

從燕子矶到與草鞋峽河邊堆滿屍體.........

在現在痛罵日軍「南京大屠殺」的暴行中「非常活躍」的其實不是日本侵略軍,反而是專門槍斃自己人的中國督戰隊與換穿平民衣服企圖偷襲日軍而害死很多平民的「便衣隊」。

南京淪陷前夕,中國部隊正在南京城內外忙於「為求逃命」與「槍斃叛徒」的混亂荒唐「內戰」,準備入侵南京的日本軍反成為「配角」。

在南京唯一逃路的下關附近,日軍還沒入侵前,中國督戰隊將南京守軍擊斃在城牆下,士兵互相擠壓而死。

e0040579_19323082.gif


(日本軍入南京時發現的屍體,屍體往江邊城門方向仆躺,是由城牆由上往下掃射,估計死亡時間超過20小時以上。此照片通常會出現在「南京大屠殺」鐵證裡,但仔細研究根本不是那回事。)

隔著揚子江,督戰隊與南京守軍雙方又互相射擊當場「陣亡」2000多人,又有跳入揚子江的凍死,溺死等的中國兵的屍體就達一萬以上,河面覆蓋滿滿的屍體。

e0040579_17402723.jpg


除36師大部撤出外,88師、87師、中央軍校教導總隊,死的死,脫軍服的脫軍服,逃入難民區。日本進入難民區 ,依據成年男性的右肩膀是否有老繭來判斷是否是軍人,以敗殘兵抓出來槍決。

在東京審判時,日方美國人辯護律師指出這些中國軍人屍體是中國軍隊自己火拼留下的,被法庭的各國法官認為是奇天大謊而不予採信。

直到審判法官回國之後,多年之後讀了國民黨軍杜聿明宋希廉的回憶錄,才發現原來日本人沒有撒謊。

中國南京守軍這十數萬部隊的大部分確實是與督戰隊自己火拼。督戰隊與撤退的潰軍交火,十數萬中國軍隊自相攻擊死傷狼藉。

日後,國共兩黨陸陸續續號稱「日本人在南京屠殺了30萬人」,毛澤東在得到政權後還認為日本是其「恩人」(1977以後鄧小平執政後南京大屠殺症狀突然發作),中共以前從沒提過啥麼「南京大屠殺」。

中國紅軍督戦隊

中國參加韓戰與對越南作戰的時候的中國人民志願軍也存在督戰隊。

這是中國解放軍不公開的編製,由中共黨員和政治最可靠對黨最忠誠的士兵,執行督戰隊工作的人多以「政治委員」名義在軍中出現。

毛澤東中國紅軍用這個督戰隊在韓戰(朝鮮戰爭)對抗美軍配合人海戰術曾有一時的勝利。

韓戰時,韓國軍最高指揮官·白善燁(peku son'yoppu)將軍,在其著作『指揮官的條件』對共產黨軍隊如此「視死如歸」,歸因於來自背後有督戰隊的槍口,並非發自志願性的決死突擊。

共產黨對人命的價值總之與我們有完全不同的觀點。

鞍山養老院的89歲抗美援朝中共老兵李振舉就說:「在朝鮮打仗的兩年,我沒殺過一個美國鬼子,自己的人卻殺得記不清。」因為他是「督戰隊」的,負責槍殺臨陣脫逃的志願軍。

蘇聯與中國都是人口大國。

只要能殺死敵兵一人,紅軍士兵就算死了5人在「戰爭」中獲勝就行了。

所以設置督戰隊射殺自己人是「必要之惡」。



(求救救~氣癢癢~督戰隊押過鴨綠江!)


自從中國實施一胎化後,解放軍上戰場的都是獨生子。督戰隊可能就更重要了....lol。

彭德懷韓戰名言:「什麼志願軍,我就不是志願的!」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0-10-30 09:33 | 【WW2專區】

本願寺的「教界人生」
日本戰國時代僧侶娶妻生子,皆是誤會?
其實本願寺法主不是真的「和尚」
織田信長與廣大日本戰國遊戲玩家都誤會了本願寺


12世紀日本出現了凈土真宗,信仰生前念佛,死後靠阿彌陀佛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據說,當時攝政關白的女兒,愛上了凈土真宗的親鸞小師傅(1173~1262 日本淨土真宗之開祖),關白為了成全女兒,便找來親鸞的師父法然上人,關白問法然上人:「我今在家,上人出家,我們同是念佛,是否功德同等——同生西方,同了生死?」

法然上人回答說:「是一樣的」。

關白便抓住這句話,既然出家在家念佛同等,那麽就請上人命令高足親鸞與小女結婚。

親鸞懾於關白之淫威,不敢違抗,乃捨戒還俗結婚,並遷出原住之寺院,另建新居。因親鸞善說法,信眾很多,顯得獨成一派,類似中國的居士,即今日本之淨土真宗(真言宗 、一向宗)。

不過真實的親鸞上人娶的恵信尼是越後豪族三善為教的女兒,親鸞上人生有4男3女。

在親鸞上人往生後,親鸞四女覺信尼繼為二代法主,建構成以血緣搭出脈絡的世襲體制(也就是淨土真宗可以破色戒生小孩),這使法主由上至下對門徒發出的法旨漸漸生出神聖的權威性,令門徒對法主的崇信已不下於阿彌陀佛。

淨土真宗終成為集佛、佛法和法主三位一體的信仰,也因此被稱之為「一向宗」。

淨土真宗第十號教條云:「真俗之名,有重重之義,本宗假以安心門為真諦,以倫常門為俗諦。本宗既開許畜妻,不能無五倫,既有五倫,不能不履其道,是為俗諦。凡夫之罪雖大,較諸願力,不啻滄海一粟,所以不問噉肉畜妻也。眾生之善為有漏,彌陀之報土為無漏,有漏之善,不可以生於無漏土。」

「一向宗」傳至有5度婚姻本願寺8世蓮如時生有兒子13人・女兒14人計27子。

其實,當時的日本佛教,許多禪師高級僧侶與女人私通是公開的秘密。

盡管表面上道貌岸然,民間卻有這樣的諺語:「不為者佛,隱匿者上人」。

歷史上日本戰國有名的佛教災難,為織田信長火焚佛教聖地比叡山延曆寺和一向宗本願寺。

日本宗教勢力強大,廣占土地,寺院有強大的武裝力量,當然要清理佛門。

還有一個重要借口就是,僧人不守戒律,喝酒吃肉,還娶妻生子,所以織田信長認為:這還叫什麽和尚!統統殺死!

元龜2年(西元1571年)9月,織田信長下令燒毀近800年歷史的比睿山延歷寺,寺中所有僧侶、婦孺一概殺光,不留活口。

西元1580年,婚姻自由的真言宗石山本願寺也在劫難逃。

本願寺第11世顕如抵抗織田信長10年之久後投降。

直到明治維新後,明治政府對佛門的吃肉娶妻,以法令形式的解禁 ,1872年(明治五)4月,規定僧侶可吃肉、娶妻、蓄髮,法事以外可穿著便服。

在明治政府的「陰謀」之下,這種「吃肉、娶妻、蓄髮,法事以外可穿著便服」風氣才普及起來。

明治政府暗中盤算,只要僧侶娶妻生子,就會產生私心,其團結力自然而然遭到腐蝕而瓦解。

同年11月,明治政府禁止僧侶托缽。  

而本願寺法主到底算不算「和尚」?

據日本京都西本願寺傳教師發表的聲明:『真宗並無僧侶比丘教士等,本願寺傳教師,皆是佛教講師,並不自稱僧人,親鸞上人脫離僧侶生活而返俗作居士,以居士身傳教。最要者,即為本願寺傳教師並非破戒之「結婚比丘」,不可作此想。日本比丘亦如西洋比丘,堅持佛戒,住持佛法。因真宗多為西方佛教徒誤解,故特為說明。』

也就是說本願寺掌權的是傳教師,從開山始祖親鸞上人開始皆是佛教居士講師是可以娶妻生子。

日本戰國時代真正的和尚「理論上」仍然是不能結婚的,顯然織田信長與廣大日本戰國遊戲玩家都誤會了本願寺的「傳教師」,,,,lol。




e0040579_16305672.gif
:「俺雖然是出家人~比較類似切支丹的「牧師」,俺又不是「神父」~那根是可以用的XD」
[PR]
by cwj36 | 2010-10-27 01:03 | 【Total War 一向一揆】

石山合戦

(施工中)
天下統一 延遲10年
顯如抗織




顯如

e0040579_452382.jpg本願寺第十一世顯如為戰國時代之中實力最雄厚的宗教人士,可以發動各地為數眾多的「一向一揆」;開創了本願寺最輝煌的一段時期。這個宗派是日本戰國時有勢力強大的教團組織,總部在大坂石山本願寺。

舉著「進者 往生極樂;退者 無間地獄!」旗幟,口唸「南無阿彌陀佛」戰死殉道搞的織田信長上杉謙信焦頭爛額的一向宗起義(或暴動)。

當初在比叡山的親鸞上人受到中國淨土宗及日本淨土宗師法然的影響,獨創出一派淨土真宗,以阿彌陀佛崇拜為教義核心,主張「他力本願」及「惡人正機」。

「他力本願」就是說人無法依賴自身修持達到涅磐的永世超脫,需要有他力的協助,而他力便是南無阿彌陀佛,只有南無阿彌陀佛的提攜,才能能獲得解脫,任何修行方法皆不足取。「惡人正機」即是說南無阿彌陀佛要拯救和引渡的都是罪孽深重之人。

這兩項教義中「他力本願」使淨土真宗的修行方法簡略到只需要因唸生義口唸「南無阿彌陀佛」之法名,「惡人正機」更是深入下層民眾,得到農民、低階武士乃至海盜、山賊的信奉。

一向宗的教義與經營方式得到許多其他佛教體系及大名的排斥,加上進入亂世,農民越發不滿大名的壓迫,反過來利用了一向宗的組織發動起義,

並於長享二年(1488)以十萬到二十萬的兵力包圍了加賀守護富樫政親的高尾城,並於6月9日將其攻破,政親自害。

至此,加賀一國完全成為“無主之國”,由有力的國人代表與中小地主身份的寺院住持聯合執政。《總見記》中這樣描述農民當時的欣喜心情:「武家作地頭事情難辦,一向住持當領主可隨心所欲度日。」

打倒了加賀守護富樫氏, 將加賀變成由本願寺教團控制的門徒領國,自此之後這樣高舉一向宗旗幟的農民起義便被統稱做"一向一揆"。

天文元年時京都日蓮宗徒與南近江六角定賴聯軍搗毀一向宗的本據山科本願寺,於是顯如之父証如便將本據遷移至大坂石山,石山本願寺因而升格成一向宗新的總本山。

而本願寺的住持對其信徒有很大影響力,他本身還有取妻生子,而本願寺對於信徒的教導是:「信徒必須聽從主持的話,若信徒和所謂的「佛敵」作戰,如果不幸戰死,可以立刻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有如十字軍或回教聖戰)。

而當時是戰國時代,許多大名對於侵略他國莫不全力以赴,於是就有的大名以金錢收買本願寺,請其鼓動某地信徒以使其叛亂,俾其在進攻時可以得到方便。

織田信長的勒索

信長以将軍家名目で教行寺など畿内の本願寺系末寺に矢銭を要求し、不給的話就攻撃。本願寺には「京都御所再建費用」的名目で矢銭5000貫を請求し、顕如はこれを支払った。

信長は本願寺の寺内町という、特権を得ている独立宗教都市の解体を目指し、その後もいろいろと圧力をかけていたようです。

「身命を捨てて法灯を守れ!」一方、本願寺11世法主顕如は9月になると三好三人衆、および、浅井・朝倉氏と手を結ぶと共に各地の一向宗門徒に檄を飛ばし信長に宣戦布告する。

陸戰篇

第一次石山合戰-1570年淀川堤戰役

元亀元年(1570年)9月12日に顕如は「信長が本願寺を破却すると言ってきた」として本願寺門徒に檄を飛ばし、三好氏攻略のために摂津福島に陣を敷いていた織田軍を突如攻撃した。そのまま本願寺軍は石山を出て、14日に淀川堤で信長軍と直接激突した。

元亀2年(1571)一向一揆衆が立て籠もる近江の志村城を信長に落とされ、ついで近江における一向一揆衆の拠点である金ヶ森城も落とされるが、翌元亀3年(1572)には、顕如と姻戚関係(信玄と顕如の妻は姉妹)にある甲斐の武田信玄も反信長戦線に加え、反信長包囲網の拡大を図る。

1571年9月12日織田信長燒了比壑山延曆寺後,從寺裏逃出來的善男信女,大小和尚,全部殺光!因此織田信長被佛教一向宗宗主石山本願寺顯如痛駡為禽獸不如的“佛敵”。

第二次石山合戰-1575年高屋城戰役

天正2年(1574)の伊勢長島に続き、翌天正3年には越前の一向一揆衆を壊滅させられ信長包囲網が弱体化すると、顕如は信長に対し屈辱的な講和を申し入れ

第一次信長包囲網は崩壊し危機感を覚えた石山本願寺は名物の「白天目」(はくてんもく)茶碗を進呈し第1次講和を結ぶことになる。

天正2年(1574年)2月27日に、織田信長は多聞山城に入城し正倉院の蘭奢待を切り取り香を焚いた。『信長の天下布武への道』によると「それを聞いた義昭が憤慨して、決起を促したのかもしれない」と解説しており、

同年4月2日、顕如は32歳。越前一向一揆や長島一向一揆とも雲行きが怪しく、織田信長との講和を破棄し出軍する。毛利氏の庇護にある足利義昭と与して、再度反旗を翻す

天正3年(1575年)4月8日から同月21日まで高屋城、新堀城、石山本願寺一帯で行われた戦い。もう一つの主戦場でもあった新堀城を併せて「高屋・新堀城の戦い」とも言われている。

織田信長はこの報を京でうけ討伐軍を編成する。大将に、この時期大和国にいた柴田勝家、筒井順慶らに加え明智光秀、細川藤孝、荒木村重といった面々を揃えた。

同年4月12日下八尾、住吉、天王寺に着陣し石山本願寺と高屋城の両面を攻めた。石山本願寺方面では住吉や天王寺を焼き討ちにし、石山本願寺から出軍してきた部隊と玉造辺りで合戦となったが詳しいことは解っていない。

一方高屋城方面では、遊佐信教を討ち取ることになったが、両面とも決定的な戦いに至らず、同月28日抑えとして荒木村重と高山右近を残し撤兵した。

次いで織田信長軍は佐久間信盛、細川藤孝、筒井順慶、明智光秀、塙直政、森長可らが若江城に入城し、同年9月18日に飯盛山城や山城下で、三好康長、顕如連合軍と激しい戦闘になり、飯盛山城を落城させ萱振城も落城し、高屋城下を放火した。

長島一向一揆もその9月頃にはようやく終結し伊勢国を平定しするとこの時の兵力は『信長公記』によると10万兵であった。同月16日には遠里小野に移動し織田信長自身も作毛を刈り取り、新堀城周辺に陣を張った。在16日轉往遠里小野攻擊位於高屋城和石山本願寺中間的屬於三好方新堀城

新堀城とは、十河一行や香西長信が立て篭もっており、高屋城と石山本願寺との中間にある城で両城を支援していた。

翌17日この城を取り巻くと、同月19日まずは堀に草などを入れ埋め立て、夜になって火矢を射かけ大手、搦手の双方より突撃した。

これにより十河一行を含む170余の首級あげ、香西長信は生け捕りにされたが織田信長は首を刎ねた。

在織田軍攻下新堀城後,進而包圍三好康長的居城高屋城,新堀城が落城すると三好康長は織田信長の側近であった松井友閑を仲介にし降伏を申し出た。織田信長は三好康長を赦免し、高屋城の戦いは終結する。

第三次石山合戰-1576年5月~7月戰役

荒木村重軍、石山本願寺の支城として大和田に砦

尼崎城、大和田城、吹田城、高槻城、茨木城、多田城、能勢城、三田城、花隈城、有岡城ら大坂の周辺に10ヵ所の付け城を築き、住吉方面の沿岸にも砦を設け海上を警固した。

本願寺もこれに対抗し更に防備を固め、本願寺周辺に支城を51ヵ所設けたと言われている。長期籠城の体制

第四次石山合戰-1576年9月天王寺戰役

石山合戦開戦當初屬於織田信長軍的雑賀・根来連合軍,鈴木孫一屬於石山本願寺浄土真宗門徒、而雑賀三組(三緘)、根来眾雖屬真言宗畢竟也是佛教徒,因此戦国鉄砲傭兵隊雑賀衆、根来衆不計前嫌全都倒向石山本願寺對抗“第六天魔王”織田信長

「戦国鉄砲 傭兵隊』在石山本願寺参戦後、馬上進入石山本願寺,本格化籠城戦,尤其雑賀衆終於在「大坂の左右の大将」鈴木孫一率領下共同行動,成為織田信長的強勁敵人。

天正4年(1576年)4月、明智光秀、荒木村重、細川藤孝等對石山本願寺展開攻勢(石山合戦),5月3日由原田直政(塙直政)為主力對三津寺攻略,原田直政遭到雑賀衆鈴木重秀伏兵襲擊,亂戰之中討死。



明智光秀7000人逃回天王寺砦。對本願寺方面來說、織田軍の本願寺攻撃前線基地就是天王寺砦、而織田對本願寺軍海上通路要衝就是木津砦。

天王寺砦、木津砦都是雙方要爭奪的重要據點,因此之故,本願寺顕如趁勝勢15000人包圍天王寺砦。此役稱之為「天王寺砦の戦い」。

陷入絕境的明智光秀向停滯於京都的主公信長請求援軍。此危機原因為原田直政的惨敗,織田信長非常惱火下令一方面將原田直政的塙一族與郎党全捕縛起來、所領地没収、厳禁寄宿等峻烈措置。一方面發出畿内諸大名的動員令。

但是這是突然的命令,一向就喜以多欺少的織田信長竟只招集到若江城丹羽長秀・滝川一益・羽柴秀吉・稲葉一鉄・安藤守就諸将兵力3000人。

5月7日早晨,織田信長展開突擊,本願寺軍疏忽大意沒有察覺到信長本隊3000的兵力。這是織田信長在弘治2年(1556年)稲生合戰、永禄3年(1560年)的桶狭間合戰後,第3次以少數兵力親征之舉。

本願寺軍除了雑賀・根来連合軍雑賀外都是百姓兵且指揮官是戦鬥経験不足的坊主,是軍隊組織力差的軍団,織田信長很快突破最後方本願寺軍本陣松虫塚陣所。

本願寺軍逐漸被織田軍壓倒....就快遭到明智光秀織田信長夾擊而全滅。

在此危急存亡之際,信長在亂戰中被雑賀衆鈴木孫一發現,鈴木孫一毫不猶豫向織田信長打了一炮,銃弾射穿織田信長右大腿、引起織田軍的一陣騷動,本願寺軍趁機逃回石山本願寺。本願寺損失2700人。

佐久間信盛後任として対本願寺戦の指揮官に就任、畿内7ヶ国の与力をつけられた信盛配下の軍団は、当時の織田家家中で最大規模軍團。

佐久間信盛以本願寺鉄砲多,力攻是困難的。也沒有像在中國進攻的羽柴秀吉一樣地向信長要求對策,整整4年採取無為的消極攻擊。

海戰篇

第一次木津川口海戰

1576年7月13日

天王寺合戦の後、砦の数を増やして本願寺を包囲する信長・・・

村上水軍の指揮をとるのは、父・村上武吉(たけよし)の名代として参戦した若干24歳の司令官・村上元吉(もとよし)・・・。



まずは、板などで高い壁を造り、その影にかくれるように射手をしのばせた盲船(めくらぶね)が、一斉に矢を放ちます。

次ぎに、2番手に控える焙烙(ほうろく)船が、敵船に焙烙を投げ込みますが投炮碌、そこには、当然火の手があがり、船上は大混乱・・・突然の火災に慌てた兵士が次々に海へと飛び込みはじめたら、

3番手の武者船、敵船に舳先をぶつけながら真横につけ、次から次へと刀を持った兵士が敵船へと乗り込み、船上の敵兵に斬りかかります。

また、これらの攻撃に動じない強い船には、ノミを持った兵士が水中にもぐって敵船の下まで行って船底に穴を開ける鑿入り(のみいり)というゲリラ攻撃も同時進行させました。

この陸戦に勝るとも劣らない見事な陣形の連携プレーによって、『信長公記』にも「歴々数輩討死候(そうろう)、西国船勝利」とあるように、信長勢は大混乱となり、一方的な戦いとなってしまいました。

もちろん、兵糧は石山本願寺に搬入され、本願寺側の士気も最高潮!

第二次木津川口海戰

e0040579_2149284.jpg1576年の第一次木津川口の戦いで毛利水軍・村上水軍の使用する焙烙火矢の前に大敗したため、

為了有效反制村上水軍,織田信長採用雙管齊下的方法,一方面離間已有心結的來島村上家(後來的来島通総)與能島村上(村上武吉)家。

另一方面集中近江國友村的鐵匠跟伊勢熊野的船匠,由九鬼嘉隆與瀧川一益領導開發新武器鐵甲船。

九鬼嘉隆從紀州熊野地方調來適宜用來建造船隻的上等木材,回到伊勢居城建立起造船基地,設計製造鐵船。嘉隆吸取舊式的軍船、明船以及歐洲船隻的優點,設計製造了一種全新的軍船。

這種軍船寬七間(約12m),全長十二間(約22m),相對於當時其他的軍船來說,是空前具有強大防御力龐然大物了。

巨大的船體是用最好的木材構築而成,最外層覆蓋鐵板用於加固和阻燃。這就是戰國時期著名的“鐵甲船”。船上還配備了火器,每艘船上都裝備了三門當時很稀少的大砲三門。

九鬼嘉隆建造了鐵甲船六艘,從鳥羽城大湊出發,繞過紀州沖,駛向大阪灣的海上封鎖線。途中26日在淡輪沖曾經受到了雜賀谷門徒眾船團的襲擊,鐵甲船輕鬆擊退了敵人。7月17日,到達了堺港。



9月27日,九鬼艦隊接受信長檢閱。信長對新軍船非常滿意,褒獎有加,賜給嘉隆黃金20枚,以及9名扶持。

天正6年(1578)11月6日九鬼嘉隆指揮織田水軍,再度往大坂湾的木津川口對付毛利水軍,披上鐵甲的織田戰船使以往百戰百勝的燒毛利夷戰術失去效用,同時船上負載的大砲與長洋槍也發揮威力痛擊毛利水軍

毛利水軍・村上水軍600艘惨敗。



但實際上毛利水軍主力能島・因島村上水軍沒趕上交戰,是乃美(小早川水軍)・児玉(川内警固衆)水軍為搶功而大敗。

所以最近的研究第二次木津川口海戰毛利大敗的說法被認為是個疑問。這個戰鬥的結果,大坂灣的制海權成為織田方控制,不過,毛利水師依然掌握著淡路島西部的制海權,翌年毛利水軍還能發動支援籠城中的三木城兵糧搬入大作戰。

淡路島以西海權到1582年3月由羽柴秀吉勧誘村上通総才向織田方「寝返」。村上通総改名来島通総(1597年戰死於鳴梁海戦)

但無論毛利是否大敗,毛利往石山本願寺運輸兵糧與武器彈藥作業停滯,石山本願寺士氣低落。此海戰後2年後,顕如終於不支,向織田信長降伏。

天正8年(1580)8月2日講和降服

天正5年(1577年)2月2日織田信長決心進攻掃蕩紀伊雜賀雑賀荘・十ヶ郷大本營,鈴木孫一被誘回家鄉作戰。

天正6年10月,本來是摂津石山本願寺討伐軍的荒木村重離反,爆發有岡城戰役,信長の対石山本願寺戦略に重大な狂いを見せた。

これを機に信長は朝廷を動かして和解をする事を試みる。朝廷は信長の希望を受け入れて勅使を送ったものの、本願寺は毛利氏の賛同が無いと応じられないとしてこれを事実上拒否したため交渉は決裂した。

これを受けて信長は毛利氏とも講和する事を決め、毛利氏への勅使が派遣される事になった。

加上1578第二次木津川口の戦い毛利戰敗。雜賀眾鈴木孫一投降織田,雜賀土橋眾反對,雜賀陷入內戰。

石山本願寺損失雜賀、毛利兩大重大依靠。本願寺陷入被完全包囲的孤立狀態。

天正8年(1580年)3月1日、朝廷は本願寺へ勧修寺晴豊庭田重保為を勅使として遣わして年寄衆の意向を質し、本願寺は和議を推し進めることで合意した。

顯如只好透過朝廷調停,信長と本願寺は三度目の講和を接受信長提出的「撤離石山本願寺」和談條件。

4月9日、顕如は石山本願寺を嫡子で新門跡の教如に渡し、紀伊鷺森別院に退去した。

教如再抗

7月2日、顕如は三人の使者を遣わして信長に御礼を行い、信長もそれに合わせて顕如に御礼を行った。これと前後して荒木村重が花隈城の戦いに破れ去るなどの情勢悪化や近衛前久の再度の説得工作によって石山の受け渡しを教如派も受け入れて雑賀に退去し、8月2日に石山は信長のものとなった。

が、引き渡し直後に石山本願寺は出火し、三日三晩燃え続けた火は石山本願寺を完全に焼き尽くした。『信長公記』では松明の火が風で燃え移ったとされている。

『多門院日記』には、「退去を快しとしなかった教如方が火を付けた」と噂された、とある。

11年本願寺抗織結束。

8月,信長秋後算帳以十九條罪狀,把圍攻四年徒勞無功的佐久間信盛及信榮父子兩人流放到高野山。

信盛失脚後,衝擊影響到織田家臣團的每一個人,特別是神經敏感的明智光秀,懷著時時刻刻「伴君如伴虎」的恐懼感,在暴君信長旁邊一不小心重則人頭不保,輕者流放,開始產生謀反的念頭。

本願寺の分裂

顕如の和平は、信長への敗北には違いなかったが、前途を見通しての余裕の降伏でもあった。叡山のような壊滅的打撃も受けず、諸国の門徒の支援も揺るぎ無かったので、再挙は充分に可能であった。

ところが難問が足元から持ち上がった。長男の教如が石山本願寺から退去しなかったばかりか、諸国方々の門徒の熱狂的な支持を頼みに、籠城をはかり、諸方に兵を募って徹底抗戦の挙に出たのである。

数代に渡って続いてきた聖人の居所を、信長の馬蹄で汚されるなど耐え難い、というのがその理由であった。

紀伊の鷺森に移っていた顕如が説得して翻意を奨めても効果がなかった。ここに至って顕如は教如を勘当して教如の弟の准如を嫡子と定めた。

無論信長の目を憚ってのことである。恭順の意を示すことが危機回避の最良の方途と考えての行動であろう。

 しかし、これは後の東と西の両本願寺分立のきっかけを作ることとなった。

在天正十年(1582)本能寺之變後,顯如與掌握畿內實權的羽柴秀吉相善,後於天正十三年在秀吉重建石山本願寺寺內町時移居攝津天滿,同年8月在當地建立阿彌陀堂,翌年8月十間四面御影堂落成,加上秀吉贈送京都七條堀川的土地作為寺地,建成現今的京都本願寺。

文祿元年年11月24日,本願寺顯如因中風圓寂,享年50歲,後以三子准如繼為法主,

慶長7年德川家康讓在關原戰中支持東軍的教如另興東本願寺,在常陸妙安寺建立御堂,改稱大谷派,與准如帶領的西本願寺一分為二,一直延續至今。

進者 往生極樂;
退者 無間地獄!

現在日本政教分離,一向宗已不打這旗號而且大力宣揚和平反戰。

明治5年( 1872年)4月25日,新政府乙太政官佈告,許可僧侶帶妻食肉和蓄髮,同時又命僧侶於法名上加姓,於是某些寺院的僧侶便公開娶妻食肉。

「本願寺」其實不是姓氏、這些佛教傳教講師或和尚本來就沒姓氏,直到明治政府規定(除皇室外)每個人都要有姓氏,本願寺這才使用大谷家號,大谷是(親鸞女兒)覺信尼長子覺惠的子孫家號。

西本願寺廿二世大谷光瑞(鏡如上人)還曾任職中華民國政府高級顧問,1914年,因為教團的巨額債務問題而被迫辭職,此後隱居大連。

在太平洋戰爭中,他出任近衛文麿內閣參議。戰後患上膀胱癌,住院時被俄軍逮捕,直到1947年才被允許回國,次年病逝於別府。
[PR]
by cwj36 | 2010-10-26 18:28 | 【Total War 織田 】

1585 粟之巣の変事

伊達政宗殺死被綁架父親事件
1584 粟之巢變事


e0040579_8135377.jpg


伊達政宗

日本戰國末期奥州王独眼龍大名伊達家17代目,1974年日本政府對伊達政宗墓發掘調査,遺骨經學術的調査身高約159.4cm(當時的日本人平均的身長)、從遺骸毛髪鑑定血液型為B型。幼名命名為梵天丸。

伊達政宗對父親見死不救,遭母親食物毒殺未遂,殺死弟弟小次郎,並感嘆自己未能早生20年,與諸雄爭一長短。

伊達政宗的獨眼也與一般人的不同,他的雙眼其實能夠同時張開,只是其中的一隻眼睛沒有瞳孔而已。日本人的說法是生疱瘡而瞎掉(幼少の頃、疱瘡で右目を失明した)

當豐臣秀吉和德川家康問到:「你的右眼上哪去了?」,政宗便會回答:「小時後,我爬到樹上去,卻不小心掉下來,這時我的右眼卻不小心跑了出來。

於是我便將它當做一顆葡萄,吞到肚子裡。」有關於政宗右眼,最廣為流傳的就是天花導致失明和吞到肚子裡的兩個故事。

又有一說其老爸伊達輝宗在訓練伊達政宗射飛鏢時不小心射瞎了。

政宗的綽號「独眼龍」來自中国唐王朝末期、各地軍閥割拠軍閥首領中軍事最強的獨眼李克用

據說,政宗對於自己失明的事情十分的介意,因此在命人塑造自己的雕像和畫自己的畫像時,總會叫人讓兩眼均保持完美,以達到心中的平衡。

而且伊達政宗失明的右眼從沒有像日本小說、電視、電影、漫畫等所呈現的人物形象-戴眼罩。

大內定綱事件

天正11年畠山氏與蘆名、白河、岩城、佐竹氏聯合明確與伊達、田村氏對立,但是由於小浜城大內定綱的去留導致了蘆名、伊達之間的對立的深刻化。

陸奥大内氏是本屈服於田村氏旗下,由於田村・大内兩家家臣同士鬥爭心生不滿、逐漸想從田村氏裡獨立出來。

大內定綱娶二本松城主畠山義綱的女兒。天正12年(1584年)輝宗子政宗娶田村清顕的女兒愛姫並繼承家督。

天正13年(1584年)開始伊達政宗開始向外侵略。

e0040579_458950.jpg小手森城屠殺

8月,伊達政宗動用鉄砲隊,猛烈攻擊攻克了大內氏的小手森城,將城主菊池 顕綱與籠城兵卒及其家眷800餘人,不分男女老幼全數屠殺乾淨。

「小手森城屠殺」是伊達政宗表現非常非人道殘忍的一面,此種織田信長式的奥州無差別皆殺戦術在奥州是前代未聞的大事件。

時年十九的伊達政宗對敵人放話:「戰敗就會失去一切!」。

大內定綱肝膽俱裂,放棄小浜城,岳父家畠山氏派遣援軍幫助,使大內氏經二本松逃往蘆名氏的領地,也因此使畠山氏成為了伊達氏的攻擊對象。

同年10月、畠山義繼表達願向強敵伊達政宗降伏。

最初、政宗以苛烈的態度對待,伊達政宗希望懲罰義繼,堅持大幅削減他的領地。

而性格溫和的伊達輝宗卻給政宗難看的臉色,希望可以減輕刑罰。

畠山義繼知道了事情,同月8日,義繼為表達伊達輝宗調停謝意,率領鹿子田国胤等50人前往伊達輝宗的居城宮森城訪問。

粟之巢變事

畠山義繼的家臣鹿子田国胤在宮森城內聽得伊達的士兵正準備在宴會上襲殺畠山義繼,更在鹿子田国胤的面前磨刀,使其激起義繼的突發行為。

更據說畠山義繼聽到鹿子田国胤的密報後向他說:「反正會被暗殺,何不脅持輝宗一試?」。伊達家內一直都有殺義繼的傳言。

不少史家都認為,要是畠山義繼成功脅持輝宗回到二本松城,將使政宗左右為難。

畠山義繼伊達輝宗雙方會面相談甚歡之後,伊達輝宗親自歡送畠山義繼到玄關之際,卻突然被翻臉的畠山義繼捉著挾持離開宮森城。

當時在小浜城外打獵的伊達政宗聞訊帶領鐵炮隊前往救援,在阿武隈川畔的高田原(粟の巣)追上畠山義繼等人。

伊達輝宗與畠山義繼之死

伊達政宗當時對這起父親被綁票事件,最後導致伊達輝宗被自己或被畠山義繼「撕票」,到現在仍有爭議。

伊達輝宗畠山義繼之死有3種說法:

1.伊達輝宗雖被畠山義繼挾持,卻命令伊達政宗不用理會自己殺死畠山義繼,結果畠山義繼在權現谷地先殺死伊達輝宗後自裁,鹿子田国胤等人均被伊達軍殺死。

2.伊達輝宗畠山義繼互刺,同歸於盡。

3.伊達政宗將2人無差別鐵炮射殺。(見死不救謀殺論)

e0040579_22553793.gif
:只恨晚生二 十年,否則天下誰屬還未可知。
[PR]
by cwj36 | 2010-10-22 20:15 | 【Total War 伊達 】

1567 美濃攻略

(施工中)

13歲繼位
沉迷酒色 齋藤龍興的敗逃



永禄4年(1561年),齋藤義龍受朝廷官職任左京大夫,正當齋藤義龍繼續對付織田信長之際,同年5月11日突然急死。享年35。

之後其子齋藤龍興繼位

斎藤龍興

(1561年)、父・義龍の死により13歳で家督を継ぐ。しかし信長に機先を制され、長政は信長と同盟を結び、逆に浅井長政までもが美濃に侵攻するようになる。

このときは義龍の時代から同盟を結んでいた六角義賢が浅井領に侵攻したため、長政は美濃攻めを中止して撤退している。

1561 森部の戦い

5月14日
斎藤義龍急死の報を受け、ただちに出陣、美濃勢を打ち破り墨俣を奪う。

十四条の戦い

永禄年(1561)5月23日

十四条に斎藤軍が陣を張ったためこれに応戦、池田、佐々らの活躍で敵は退却する。

小口城攻撃

だが信清の支城は信長軍によって次々と落城し、永禄7年(1564年)5月には居城の犬山城も陥落。

信長は犬山城の制圧に向かうことになり、先ずは1562年6月、犬山城の支城である小口城に攻めかかったが、苦戦して退却することとなり、犬山城。

龍興は信長の侵攻に対処するため、父・義龍の進攻対象であった北近江の浅井長政と同盟を結ぼうとした。

新加納の戦い

永禄6年(1563年)、再度侵攻した織田信長と新加納で戦い、家臣の竹中重治の活躍もあって織田軍を破った(新加納の戦い)。斎藤勢3500は重治の伏兵戦術で織田勢を破ったとされている。

竹中重治兵諫

主君・龍興は酒色に溺れて政務を顧みようとせず

一部の側近だけを寵愛して重治や西美濃三人衆を政務から遠ざけていた。このため永禄7年(1564年)2月、弟・重矩や舅・安藤守就とともに龍興の居城・稲葉山城(後の岐阜城)を16人(『竹中雑記』、17人という説も)の部下とともにわずか1日で奪取した。

織田信長は重治の稲葉山城奪取を知ると、城を譲り渡すように要求したが、重治は拒絶し、8月には自ら稲葉山城を龍興に返還した。

その後は斎藤家を去り、北近江の戦国大名・浅井長政の客分として東浅井郡草野に3000貫の禄を賜るが、約1年で禄を辞して旧領の岩手へと帰り、隠棲した。

しかし永禄7年(1564年)、斎藤飛騨守に私怨があった竹中重治と、その舅であり西美濃三人衆の1人・安藤守就によって居城の稲葉山城を占拠され、龍興は鵜飼山城、さらに祐向山城に逃走した。

後に重治と守就は龍興に稲葉山城を返還したため、龍興は美濃の領主として復帰したものの、この事件により、斎藤氏の衰退が表面化する。

織田信長の小牧山城築城(永禄5年~)により圧力がかかった東美濃においては(遠山氏が織田氏の縁戚となるなど、そもそも織田氏の影響力が強い地域であったが)、有力領主である市橋氏、丸毛氏、高木氏などが織田氏に通じるようになる。

永禄8年(1563年)には、織田家に降った加治田城主佐藤忠能により、堂洞城主の岸信周が討たれた。この時、関城主であり、国内の押さえとなっていた大叔父の長井道利も織田家の武将となっていた斎藤長龍に破れ、中濃地方も信長の勢力圏に入った。

1562 犬山城攻略

犬山城尾張再度統一このころまでに小牧山に移っていた信長は、美濃攻略に障害となる犬山城の早期攻略を図っていた。同時期に美濃で発生していたクーデターの間隙をつき、犬山城を攻撃し攻略する。ここに尾張統一が完成。

だが信清の支城は信長軍によって次々と落城し、永禄7年(1564年)5月には居城の犬山城も陥落。

遂に信清は逃亡した。甲斐へと逃げ込み武田氏の元で犬山鉄斎と称した。


永禄10年(1567)滝川一益率いる織田軍による北伊勢攻略戦。楠城を落とし高岡城に幾度となく攻め寄せたが、城は落ちなかった。武田氏が美濃に侵入するという風聞により退却する。

宇留摩、猿喰城之戰

1565年(永祿8年)7月,織田信長發兵東美濃,襲擊和小牧山城僅有一河之隔的宇留摩城(又稱鵜沼城)和猿喰城,在兩城約十至十五町外的伊木山上建城,壓迫兩城。

而在織田家臣羽柴秀吉的遊說下,有著「鵜沼之虎」勇名的宇留摩城主大澤次郎左衛門投降織田家,猿喰城因建在木曾川沿岸的高山上,地勢易守難攻,織田家臣丹羽長秀銜命攻城,反過來利用城池地利切斷城內用水,使城主多治見修理力盡開城。

位於猿喰城北邊三里的加治田城主佐藤忠能父子旋即在當年八月接受羽柴秀吉的勸說投降織田家,米田城主肥田忠政亦同時投降織田信長。

堂洞城之戰

9月,在織田軍連續拿下三座城池後,齋藤龍興也力圖反攻,派遣岸勘解由左衛門駐紮於堂洞城和敗出猿喰城的多治見修理會合,並指示長井道利揮軍攻打加治田城。

織田信長搶先率領援軍迎擊齋藤家的軍隊,在28日強先攻擊堂洞城,用松明投向城中,火燒二丸。並在黃昏之際,河尻秀隆順利突入本丸,丹羽長秀的部隊隨之發動突襲,在入夜後把城池攻下。

關城之戰

29日,聽聞堂洞城失陷的齋藤龍興領軍出動,和長井道利在關城合流,人數達到3000,全力突襲正在進行首級檢視的織田信長。

同時,織田信長由於讓手下各自帶領兵馬分散固守新佔的美濃城池,人數僅餘7、800,因此面對人數佔優的齋藤軍,織田信長選擇全力突圍,認敗後撤。但隨後在投降織田家的龍興叔父齋藤長龍奮戰下,織田軍又緊接著攻陷了關城。

河野島之戰

1566年(永祿9年)4月,足利義昭出面調停織田信長齋藤龍興和睦,但織田信長很快便打破和議,於8月出兵美濃國各務野,兩造在木曾川附近形成一進一退的僵持局面,最後因大雨導致河水暴漲,織田軍慘被沒頂,齋藤軍趁機攻打獲得勝利。

但松倉城的坪內利定卻叛出了齋藤家,投向織田信長。

稻葉山城之戰
西美濃三人衆叛變


永禄10年(1567年)、西美濃三人衆の稲葉良通や氏家直元、安藤守就らが信長に内応した為、遂に稲葉山城を信長によって落とされ(稲葉山城の戦い)、城下の長良川を船で下り、伊勢長島へと逃亡することになる。

当時19歳。以降、再び大名として美濃に返り咲くことはなかった。

齋藤龍興前往伊勢的長島城,之後又附庸於三好三人眾參加本圀寺之變,投入反對織田信長的陣營,最後又與朝倉義景聯合,1573年戰死於越前刀禰坂。
[PR]
by cwj36 | 2010-10-19 11:35 | 【Total War 織田 】

1559 尾張統一

大うつけ吉法師 ODA 參上
1559 下克上 尾張統一




尾張 兩織分斯

日本南北朝時代一度別名為「尾張足利氏」-強大的斯波氏衰弱,應仁之亂後斯波氏武衛家只剩尾張國一地,還成為織田氏的傀儡。

後來的尾張守護斯波義統上位時仍然年幼,之後織田氏勢力更為強大,已經完全凌駕斯波氏之上。



守護      斯波氏
          ┃
      ┏━━━┻━━┓
守護代 清洲織田氏  岩倉織田氏  
      ┃
配下  清洲三奉行

統轄....... 尾張下4郡...... 尾張上4郡

早年清洲織田氏(大和守家)織田敏定與岩倉織田氏(伊勢守家)織田敏廣分家後訂定和約分治尾張。

清洲織田氏 與 清洲三奉行

當時清洲織田氏當主是織田信友,下轄「清洲三奉行」(因幡守家、藤左衛門家、弾正忠家),後來尾張下四郡的統治者織田大河守其權力旁落旗下的三奉行。

「尾張之虎」織田信秀是「弾正忠家」奉行,憑藉著過人的才幹,在不斷地累積經濟與軍事實力後,壓倒了其他二奉行,奪得主家織田大河守一族的主導權,並接連與三河的松平清康、美濃的齋藤道三與遠江─駿河的今川義元等鄰近強權爭戰,積極地擴大了主家的版圖及掌有尾張的實力,打下了往後兒子織田信長霸業的基礎。
 
之後織田庶出的弾正忠家織田信長殺死清洲織田氏守護代當主織田信友,放逐岩倉織田氏守護代織田信安、織田信賢

途中更踢出主家尾張守護斯波義銀,並消滅所有反抗他的織田氏一族,達成尾張国統一。

下克上 尾張統一之路

1547 信長初陣、吉良大浜攻撃

織田信長還是弾正忠家世子時、弾正忠家奉行與「織田大和守家」表面的和睦的家臣立場潛藏著緊張関係,織田信長竟然帶著數名隨從在主家清洲城下放火,而老爸織田信秀贊許信長這「放火的小孩」犯上霹靂大膽的行動。

e0040579_10393688.jpg


天文15年(1546年),織田信長在古渡城元服、稱「織田上總介信長」

日本武將元服之後,通常就會有「初陣」,織田信秀為了考驗信長讓他參加了攻打西三河,而信長的初陣,就是由師傅平手政秀陪同從那古野城出發,到達三河吉良大浜地區,擺下本陣,然後愛玩火的信長不斷點火燒屋,到處放火,燒燒燒燒,根本沒有敵軍前來應戰。

然後15歳「放火的小孩」信長第二天帰城,這就是日後成為「第六天魔王」的織田信長有些無聊的初陣。

天文17年(1548年),老爸信秀與敵對的美濃国戦国大名・齊藤道三和睦策略,織田信長娶道三的女兒濃姫政略結婚。

1552 赤塚戰役 山口教繼謀反

e0040579_0545749.gif天文20年(1551年)3月3日、42歲的老爸織田信秀在末森城感染傳染病突然死亡。在家臣關於由他還是由其弟織田信勝來即位的紛爭中,織田信長繼承家督。

由於信長舉止奇怪例如扮成女孩去參加村莊的聚會,去沼澤抓蛇,半裸著身體到處跑,甚至就這樣出巡和晉見父親。

鳴海城主山口教繼認為織田家在素行不良的「尾張大傻瓜」信長領導之下是沒希望了,所以跟兒子山口教吉天文21年(1552)4月17日向今川義元「寝返」。

山口教繼調略大高城、沓掛城成功,在笠寺・中村築砦防禦。

這時信長19歳率領800人從那古野城出發向鳴海城前進,經中根至小鳴海再到「三の山」布陣,等待鳴海城叛軍出戰。

山口教吉率領1500人由鳴海城城出撃,往「三の山」東方移動,信長見狀也向東移動,兩軍在赤塚激戰(赤塚の戦い)。

數小時的激戰後打成平手,雙方退兵回城,但信長的屬下30多騎討死。

不久山口教繼父子被今川義元下令切腹(傳聞是信長使出的反間計所致),今川義元岡部元信為繼任鳴海城城主。

這對抗持續到永禄2年(1559年)信長在鳴海城的周圍築丹下砦、善照寺砦、中嶋砦圍困網,直到1560 桶狹間之戰後,收復鳴海城。

1552 萱津戰役 大挫織田信友軍

e0040579_1091354.gif天文21年8月15日織田信長在清洲城的「主公」織田信友得到信秀已死的消息,便立即派家老大將阪井大膳攻打信長。

坂井大膳軍進入信長的松葉城・深田城領地。抓住松葉城的織田伊賀守與深田城的織田信次為人質,迫降松葉城・深田城。

信長那古野城本軍與支持他的守山城叔父織田信光軍合流出陣。

清州城織田信友也出陣,16日早晨雙方在萱津開戰(萱津の戦い )。信長在萱津撃破坂井大膳軍,坂井大膳敗逃。

織田信光軍側擊織田信友的清州軍,戰鬥對信長・信光軍有利。

織田信友退陣中,坂井甚介(大膳の弟)等多數戰死。

深田・松葉兩城被信長奪還。「主公」織田信友勢力更大幅削減孤立。

此役柴田勝家、丹羽長秀、池田恒興、前田利家等重臣都有参戰、也是前田利家的初陣。

1554 安食戰役 為斯波氏復仇

e0040579_1121290.gif1553年,負責教育、照顧信長的平手政秀為了勸諫「尾張大傻瓜」信長的奇行而切腹自盡。

天文23年(1554年),全尾張國名義上的統治者斯波義統愈來愈討厭打敗戰的守護代織田信友,把信友暗殺織田信長的計劃透露給織田信長

但是被織田信友知道他去打小報告,7月12日火大的信友趁義統嫡男斯波義銀率家臣去川狩時,派坂井大膳攻擊清洲城守護所,斯波義統自殺。

斯波義銀為報殺父之仇向織田信長求救。

織田信友是信長在名義上的主君,這正織田信長想轉成戰國大名的障礙,現在主君害死了他的主君尾張守護斯波義統正是個好機會。

有了這口實,信長派柴田勝家攻撃清洲,在安食成願寺附近 (安食の戦い)與織田信友清洲軍戰鬥,清洲軍損失有力武将30餘騎,重臣河尻左馬丞織田三位等戰死。清洲方更加孤立。

1555 清洲城攻略 消除織田信友

安食戰役後,清洲大權旁落於掌軍權的坂井大膳之手,「織田大和守家」当主織田信友想投降於信長,但坂井大膳反對。

坂井大膳派密使「調略」守山城主織田信光,如果織田信光願意跟坂井大膳聯手消滅織田信長,那他就擁護他成為守護代,而且願意跟他平分岩倉織田氏的尾張上四郡。

天文24年4月19日(1555年),織田信光假意答應坂井大膳的利誘,率兵進入清洲城,織田信光政變成功抓住守護代織田信友

翌20日,織田信友被逼切腹自殺,而坂井大膳慌忙逃出清州城投奔今川義元

信光讓出清洲城給信長,信長將自身那古屋城給信光。清洲織田氏斷絶。

1555 守山城包圍 織田信次逃亡

信長叔父織田信光從守山城移到那古野城後,另一個叔父織田信次(原為深田城主)後任守山城主。

弘治元年(1555年)6月,信次在川狩時遇到一個無禮態度的年輕人,信次家臣洲賀才蔵惱怒用弓箭將他射殺。

那無禮的年輕人,竟然是信長之弟織田秀孝,近看到屍體的織田信次驚愕知道家臣誤殺闖禍了,馬上棄城逃亡。

織田信長包圍攻撃後開城,激怒的織田信勝因弟弟之死燒毀守山城燒毀。信長異母弟織田信時後任守山城主。

不久守山城織田信時因重臣角田新五謀反而自害。放浪中織田信次被信長饒恕重回任守山城主。此後織田信次從信長轉戰各地。天正2年(1574年)参加攻擊伊勢長島一向一揆時陣亡。

1556 稻生戰役 消除織田信勝

e0040579_39016.gif1556年4月,信長的岳父齋藤道三在和其嫡男齋藤義龍的內鬥中落敗死去。

信長頓時失去岳父的支持,特別是齋藤義龍與支配尾張上四郡守護代嫡流岩倉織田氏(織田伊勢守家)織田信賢結盟對抗信長、信長西、北兩面的安全線進入困難的情勢。

在這種危機之下,蟄伏已久的信長弟弟末森城主織田信勝(織田信行)派,林秀貞(通勝)、林通具柴田勝家等認為這是奪權的好機會。

織田信勝以自身織田家代代名稱「弾正忠」自稱,以示正統來反抗信長。此不穩情勢讓信長察知,同年8月雙方在稲生原爆發戰鬥(稲生の戦い)。

織田信勝無法與齊藤龍興結盟,雖然人多但是士氣卻無法提高。

支持信長只有少數的700人,織田家中許多武将支持信勝方兵力有1,700人。(近年日本學者研究結果雙方有近5倍兵力的差距)

信勝方兵力眾多,勇將柴田勝家又相當活躍、一開始就擊敗佐々孫介(佐々成政の兄),雖然信長軍處於劣勢,但是在當地農民的支持下,信長本隊奮勇衝殺。柴田勝家軍1100多人開始崩潰。

信長方各個撃破支持織田信勝的家臣。信長又繞到林通具軍後側,擊潰了林通具軍,林通具戰死。織田信勝軍全線潰退,逃回末森城裡堅守不出。

信長的母親土田御前出來替信勝「助命」說情、清洲城的信長原諒了叛逆的弟弟。信勝方有力武將林秀貞柴田勝家津々木蔵人也向信長謝罪並宣誓忠誠。

柴田勝家等死裡逃生,對信長感激涕零,從此死心塌地跟著信長。但織田信勝不甘失敗,不久又開始醞釀反叛。

可是這次柴田勝家再也沒有支持他,而是向信長告發了織田信勝叛變的計劃,反叛胎死腹中。這一次信長再也沒有饒恕織田信勝

弘治3年(1557年)11月2日信長假裝生病,誘使信勝進入清洲城來探望他。當織田信勝跪在床頭詢問病情的時候,信長一躍而起,命令在旁的河尻秀隆將親弟弟暗殺。

1558 浮野戰役 消除岩倉織田軍

e0040579_18481176.jpg弘治3年(1557年)岩倉城的織田信安,疏遠長男織田信賢想廢掉他世子地位以次男織田信家繼承,結果信安信家父子反而被兒子織田信賢掃地出門。

岩倉織田氏内鬥,織田信賢繼續與齋藤義龍結盟與信長對抗,

在父親織田信秀死後因地處偏遠而獨立勢力化的犬山城主織田信清,信長將妹妹大野姫嫁給織田信清,所以信清站在信長這一邊。

1558年(永禄元年)、信長率領2,000軍勢出陣,在浮野地方(浮野の戦い)與率領3,000信賢軍交戰。

激烈的戰況成膠著狀態,不分上下,直到犬山城信清援軍1,000人到着後,形勢反轉直下,岩倉織田信賢軍壊滅。

超過1,200岩倉織田軍陣亡,信賢往岩倉城敗走。

1559 岩倉城攻略 織田信賢追放

1559年(永禄2年),信長率軍包圍岩倉城。

織田信長以用木頭砌成像鹿角般的木柵,包圍岩倉城。包圍作戰從永祿元年8月起持續了數月,流經城邊的五条川亦被封鎖,城內兵糧缺乏,衛生狀況惡劣,最後織田信賢只好降伏。

織田信賢被信長放逐,信賢之後行蹤不明,先前被兒子追放的織田信安被赦免返回總見寺當住職。

雖然通說信長於1559 年尾張統一,但其實鳴海城、大高城仍在今川義元手中,所以尾張統一應該是1560 桶狹間之戰後。

1560 桶狹間之戰

1561 放逐斯波義銀

斯波義銀很快又成為信長的傀儡。

1561年斯波氏為取回原有權力有與吉良氏合謀將信長趕走,他們試圖利用石橋氏、吉良義昭、今川義元出兵進攻織田達到目標。

結果此事被織田信長知道,結果將尾張原有的領地沒收,將他趕出尾張,大名斯波家自此滅亡。

日本戰國進入織田信長時代。
[PR]
by cwj36 | 2010-10-17 04:41 | 【Total War 織田 】

1581 鳥取城籠城戰

1581年 第二次鳥取城攻略
因幡 義薄雲天
吉川經家 英烈切腹
日本戰國最長陣城封鎖斷糧戰


1580年織田方羽柴秀吉第一次鳥取城攻略經過3個月的籠城戰,9月雙方和議,山名豐國降伏成為織田信長臣屬。被侵略的山名豐國還必須付出第一次鳥取城籠城費用給侵略者秀吉。

但是同月,毛利家吉川元春攻來,山名豐國再度降伏於毛利,毛利派牛尾春重把守鳥取城,山名豐國成為虛主。

後來牛尾春重攻擊織田方桐山城重傷,而沒有返回鳥取城。

高價收購稻米

e0040579_0252575.jpg1580年(天正8年)羽柴秀吉奉命開始準備攻打山陰第一要塞因幡國鳥取城(鳥取縣鳥取市久松山)。

攻打鳥取的數月之前,可能「三木干殺」玩上癮的羽柴秀吉就令黑田官兵衛在若狹方面收購船舶,將散佈鳥取各地的糧食盡量運送到其他地方,為圍城之戰,斷絕敵方食糧做好積極的準備工作。

秀吉已經透過細川藤孝宮津屋甚兵衛宮津屋喜右衛門等人,指示附近的商人以高價買 下因幡全部的米糧。

「吉田物語」記載是說當時家臣認為反正可以收割當年的新米,於是只留下少量儲藏米,其他全賣掉換取金銀。

所以連鳥取城城中的兵糧被喬裝成商人的秀吉部 下小西行長以三倍的價格買去大半。

山名豐國放逐

聽聞羽柴秀吉又要來攻鳥取城,鳥取城城主山名豐國力排眾議,向家臣表達向秀吉投降的決定。

但家臣中村春続森下道誉主張徹底抗戰,毛利家認為山名豐國為暗愚之輩,唆使家臣將他放逐,山名家臣向毛利家負 責山陰地區軍務的吉川元春請求派遣將領了入駐鳥取城。

亦有一說,當秀吉攻陷鹿野城時,俘虜了山名豐國的女兒。

羽柴秀吉把豐國的女兒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讓她站在從城中就可以看到的山丘上,一旁則是剛做好的磔柱。

山名豐國為救女兒而主張投降。

山名豐國向織田派遣密使,不過,由於被市場城主毛利豐原的家臣們發現斬了密使,與織田的內通之事暴露,山名豐國棄城潛逃。

吉川經家 首桶進城

天 正9年(1581年) 2月26日,吉川元春派吉川一族的吉川經家為守備鳥取城人選,吉川經家離開福光城,從溫泉津乘船出發,由隱岐水軍將領奈佐日本助塩冶高清佐佐木三郎左衛門等護送,向鳥取城進發。

3月18日,經家帶同 400人的援軍進入鳥取城。面對將要來臨的秀吉大軍,經家拿著「首桶」(裝頭顱的桶子)進城,表明自已已有決死的覺悟。

正9年(1581年)2月,経家鳥取城入城後。鳥取城守備兵山名氏配下1,000名、毛利氏配下800人、近隣的籠城志願農民兵2,000人、總計4,000人。

吉川経家馬上構築防衛線、為長期籠城戰而準備。

吉川經家調查固守城池所需物資 時竟然沒有3個月份的戰備存糧,只有不到20日分兵糧使他大感愕然。馬上派人從近鄰的農民籌措米糧,竟然都買不到。

只有向毛利家請求糧食救援。

秀吉 戰國最大的「陣城」防禦線

e0040579_17544124.jpg從姬路城進發的秀吉,從海上與河川對鳥取城兵糧運搬路線封鎖,7月鳥取城東方帝釈山(現在本陣山)設下本陣,2萬的大軍包圍鳥取城。

羽柴秀吉在本陣山一帶築起了7個「陣城」(jinjiro 為了城進攻造的城),並用空壕繫結了全長750米主要3個陣城。

秀吉本陣西側有大規模的3個陣城設置,防禦工事有郭(くるわ)(陣地)與土塁、空堀(壕溝)等。3陣城空堀總延長達680公尺、加上城郭部分更為長達750公尺的堅強防禦陣地。

這是日本戰國時候最大的本陣「陣城」防禦線。(禿鼠秀吉怕干殺別人時本陣被襲..lol)

本陣周圍有7個陣城確認,日本學者近年來研究秀吉包圍鳥取城竟是「陣城與陣城以空堀連結包圍鳥取城外的秀吉陣城是戰国時期最大規模。」

其嚴密的程度日本學者形容「連螞蟻都出不來」。

鳥取城外12公里包圍圈構築柵欄、矢倉、堀溝等圍城工事。堀溝闊十間・深五間,堀底有逆木及樁子。每十町設置一座三層櫓,築成日本戰國時代最大的「陣城封鎖防禦線」。

夜間火燃起火把,把黑夜照得像白天一樣,並 下令馬廻衆巡回警固,不許城中一個人溜出城外

。秀吉採用軍師黑田官兵衛的斷水斷糧的圍城戰略。鳥取城攻略成了一場「鉄壁の包囲」之兵糧戰爭。

經家 鳥取城一雁金山一丸山城防線

經家在雁金山築砦,配置500多人,由塩冶高清駐守,以及在丸山築砦城,由奈佐日本之助駐守。

經家務求將連成鳥取城(久松山)一雁金山一丸山城門防線, 以發揮鳥取城的長期作戰能力,令秀吉知難而退。

經家更對鳥取城對出的加露浦做了特別安排,以維持海路的聯絡。

當時補給路的大動脈是由千代川進入袋川,再經 由丸山城、雁金山至鳥取城。

e0040579_13515428.jpg


雁金山砦戰役

秀吉派遣部將宮部繼潤佔領鳥取城與雁金山之間的道祖神谷,並進攻經家設置的雁金山寨,以斷絕經家與城外的聯絡。

雁金山砦的塩冶高清宮部繼潤死戰,不過在猛攻之下,塩冶高清不敵棄砦,並跑到丸山城,與奈佐日本之助一起死守。

羽柴秀長包圍丸山城。

7月19日本陣山秀吉本陣後面的防已尾城吉崗將監數度夜襲攻擊本陣山秀吉本陣,但遭到擊退。

嚇的「禿鼠」秀吉本陣增築陣城應付。

經家失去了雁金山砦的屏障,鳥取城更形孤立。

8月13日,信長更命令 丹波的明智光秀、丹後的細川藤孝、攝津的池田恒興、高山右近、中川清秀準備出陣,務求拔下鳥取城。

千代川河口水戰

毛利方以25艘大船編成水軍,押運米糧至鳥取城。

9月16 日,自丹後,但馬運送軍糧至秀吉陣營的細川藤孝松井康之為數1500人、60餘艘警備船的水軍與和奈佐日本之助水軍在千代川河口發生衝突。

結果秀吉方水軍擊敗奈佐日本之助水軍。隱岐水軍從此灰飛煙滅。

及後松井康之在伯耆泊城再擊敗毛利水軍眾鹿足元忠,奪取船5艘船,撃破了65艘。

從海路運來物資不能進入鳥取城。鳥取城處於孤立無援的狀態。

人吃人 鳥取城地獄

秀吉的「干殺」令鳥取城的所有糧食在僅僅半個月便被吃光。其間,秀吉曾派人入城勸降,但是使者一入城就被守軍斬殺。

在嚴重缺糧、軍民挨餓的情況下,鳥取城內的軍民吃樹芽,吃草;樹芽、草被吃盡後,他們殺死牛馬來吃;牛馬被殺清吃盡後,終於痛苦的開始人吃人、父母吃孩子的慘況。

非武士身分的一般男女,甚至不顧危險跑到外城 木柵旁,摘取雜草吃食。而打算翻越木柵逃到城外的人,全被秀吉軍用鐵炮打死。還有氣息者用長槍捅死。

連餓死人的屍體也成為饑餓的人搶食對象,不管屍體是父母還是孩子、兄弟姐妹。

4個月後缺糧中的鳥取城變成了一個地獄。

一死助命 義薄雲天

10 月20日,秀吉以堀尾吉晴一柳直末為使者,向經家表達投降勸告,堀尾吉面見吉川經家,說明守軍彈盡糧絕,在名份上已經盡了義理,只須讓放逐山名豐國的山名家臣森下道譽中村春続奈佐日本之助塩冶高清佐佐木三郎左衞門切腹自殺即可,並願意將跟隨經家入城的毛利方部隊安全遣返安藝。

可是,吉川經家表示即使只是城代,亦須為失去地池承擔起全部責任。

願以一人切腹可替諸人生命,不同意其他人的切腹自殺。

秀吉稟報織田信長,信長對經家的「式部少輔一人切腹可替諸人生命」之言為之感動,雖面有難色,但結果也接受了經家的請求。

10月24日,秀吉向經家送贈酒三樽及鯛魚五尾。

經家在城中設宴,與城中諸人交杯。

10月24 日未明,經家在城中山麓的真教寺切腹自殺,由靜間源兵衞介錯,享年35歲,切腹自殺前留了遺書給福光城的兒子,遺書曰:「とっとりの事、夜昼二百日こらへ候。兵糧つきはて候まま、我ら一人御用にたち、おのおのをたすけ 申、一門の名をあげ候」

開城後秀吉用大鍋煮稀飯分給飢餓的人,許多人空腹太久,沒餓死卻一下吃太多而暴斃。

後來羽柴秀吉叮囑一人只給一小碗,因為過於飢餓的人一次吃太多會導致死亡。

吉川元春率領6000兵馬往鳥取城救援,來到馬ノ山丘陵着陣,已經是天正9年10月25日。此時鳥取城已經陷落。

還是要他們死

經家死後,鳥取城開城。

織田信長的保證根本是「放屁」!

逆信長者仍然必須死。

奈佐日本之助被指控為海賊魁首,年年襲擊過往船隻,用「惡逆非道 」的理由,以追究其海賊行為之罪名,逼迫奈佐日本之助在丸山城自刃

塩冶高清也以「山賊衆」罪名也在丸山城切腹自殺。

中村春続森下道誉指控「因幡一国に戦乱を招いた罪」與「主君への裏切りの罪」10月24日晩上被命令與吉川經家切腹自殺的同個陣所自刃。

「三木の干殺し、鳥取の渇殺し、太刀も刀もいらず」-羽柴秀吉

(文源:網路整理+日文維基等)
[PR]
by cwj36 | 2010-10-11 17:54 | 【Total War 織田 】

1578 播磨風雲-三木の干殺し
羽柴秀吉痛苦的1年10個月


e0040579_13475886.jpg


e0040579_520095.jpg播磨在日本戰國末期,此地守護大名赤松氏開始沒落,守護代以東播磨的別所氏(別所長治)與西播磨的小寺氏(小寺政職)與毛利氏幕下的宇喜多氏(宇喜多直家 備中一部與播磨一部) 為中心的數10個豪族並立著。

除了戰國時代以前就存在的小豪族之間衝突外,在日本戰國下克上的風潮中,播磨是例外的和平地區,仍保有強烈「名門意識」舊勢力階級觀念。

播磨的人對於織田信長在比叡山燒討與屠殺,充滿不安感,而且民衆與將兵許多是一向宗徒,對大坂石山本願寺弾壓的「佛敵」織田信長非常敵視。 毛利氏的謠言部隊還在此區大肆煽動「反織」。

敵視歸敵視,但「第六天魔王」織田信長來了,播磨國的赤松則房別所長治小寺政職還是倒向織田家。

1576年(天正4年)4月,播磨國内小寺氏與毛利氏開始戰爭,毛利水將浦兵部丞奉命引軍5000,經海路於播磨英賀浦登陸,進攻御著、姬路兩城。

小寺孝高引寡兵出城迎擊,並收買附近百姓在突擊毛利軍陣時於陣後搖旗助威。毛利軍誤以為是小寺家援軍到來,人心浮動,向海上敗退。

同年10月,織田 信長發佈對中国毛利出陣,羽柴秀吉為織田氏指揮官播磨入侵,赤松則房別所長治小寺政職從旁協助。

秀吉得到別所氏的協力在不到1個月就掌握播磨大半的豪族。並攻下宇喜多氏支配下西播磨上月城與福原城,上月城由尼子氏復國軍進駐,一時播磨全域全納入織田氏傘下。

加古川評定 藐視禿鼠

羽柴秀吉回安土城報告戰果時,在加古川城召開諸城主討論毛利討伐軍議。

代表別所長治出席的名門意識強的叔父別所吉親,輕視從下層發跡了的羽柴秀吉,評定中別所吉親敘說別所氏高貴的血統與世世代代的戰功的長篇大論,招致秀吉的不爽,也以傲慢的態度回應。

更不爽的別所吉親憤怒的回到三木城跟別所長治說從拿鞋牽馬的小卒出身的羽柴秀吉「壞話」,名門意識作祟別所長治也聽的心有戚戚焉,對「禿鼠」秀吉的嫌惡感溢於言表。

另外有姻戚関係的丹波國波多野氏(別所長治波多野秀治的女婿)也對織田氏舉兵離反,播磨国内眾多的浄土真宗(又名「一向宗」)門徒、對織田氏保證的所領安堵的約定根本不信任。

別所吉親長篇大論的說服下,別所長治決意脫離織田信長

別所長治 離反 東播磨防衛網

e0040579_13493391.jpg


翌年1578年(天正6年)秀吉率領8000人又開始中国地方攻略,再度進入播磨地區,同年3月。別所長治不顧親織田方的叔父別所重棟(別所吉親的弟弟)反對,別所長治投向本來就友好関係的毛利氏

別所長治緊急補增三木城防禦工事,三木城在東播磨一帯募集約7500人篭城。

同時,作為支援的各支城的神吉城、志方城、高砂城、野口城、端谷城、淡河城等,嚴密加強防備,並隨時與三木城本城聯絡,使東播磨地區的防衛相當地嚴密。

別所大夜襲 羽柴秀吉落荒逃

別所長治在於4月,命三宅治忠指揮野口城主長井四郎佐衛門、高砂城主梶原景行、神吉城主神吉頼定、志方城主櫛橋佐京亮,手持未點燃的松明,在暗黑的夜中等待向敵陣進軍的命令。

三宅治忠夜襲羽柴秀吉在大村坂的駐軍,別所軍大勝。

羽柴軍連衣服都來不及穿匆忙應戰,武器等諸物資都棄置不顧,羽柴軍敗走,逃往姬路城方向。

小寺政職 離反

此時,小寺孝高的主君御着城主小寺政職意識動搖,因別所氏的離反影響也跟進向毛利氏「寝返」。

帶衰運的羽柴秀吉在據點姫路城的後方(東)一帶有小寺政職軍徘徊,有被毛利、小寺夾擊的危機,羽柴秀吉採用軍師小寺孝高(黒田官兵衛)與竹中半兵衛進言、多蓄軍糧,等待信長的援軍到來,並將本陣移至姬路城西北的書写山圓教寺上。

e0040579_16275975.jpg


羽柴秀吉不直接攻撃難攻不落三木城,而先攻擊支城野口城,在苦戰之下打下野口城。

毛利大進擊 織田遺棄上月城

4月18日,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協同備前的宇喜多直家率50000大軍至播磨救援別所長治,並包圍尼子勝久山中鹿之介駐守的上月城。

其中毛利・雑賀連合軍8000攻擊播磨別所重棟的阿閇城被小寺孝高指揮的羽柴軍撃退。

但別所軍側高砂城梶原景行、明石城明石左近向毛利投靠。阿閇城淪陷。

上月城山中鹿之介向秀吉求請速發救兵。

帶衰運的羽柴秀吉又去跟信長哭訴救援。

織田信長荒木村重明智光秀滝川一益筒井順慶整編援軍、另外由嫡男織田信忠先率領10000軍勢前往播磨國。

5月4日,織田信忠10000餘於高倉山佈陣與陸續增援的織田(荒木、明智、滝川、筒井)援軍達到5萬之眾。

包圍上月城的毛利勢也增援到6萬、兩軍對峙呈膠着状態。

6月24日,織田信長秘密召回羽柴秀吉秘密前往安土相談,信長以深入敵境過深應該放棄上月城,而嚴命專心攻打東播磨三木城。

織田勢退却後,眼見援軍撤離戰場,獨身站在上月城城樓的山中鹿之介心中瘋狂地吶喊:「上天!你真要捨棄尼子家嗎?」。

7月3日,上月城落城。

尼子勝久尼子氏久(勝久之弟)自殺。

山陰名族尼子氏滅亡。7月5日,山中鹿之介立原久綱投降。

尼子忠臣山中鹿之介護送途上被毛利殺害,尼子復國夢破。

神吉・志方城攻城 秀吉平井山本陣

e0040579_177239.jpg


從上月城撤退後,羽柴秀吉重新計畫三木城攻略,首先從支城神吉城開始攻打、也將志方城與會其他支城一一攻克。

三木城兵糧補給線遮斷成功,三木城包圍大體完成,秀吉在於三木城北東約2km的平井山山頂設置本陣,可以全覽三木城中的所有活動。

荒木村重 離反

同年10月17日,荒木村重內通足利義昭本願寺顯如,在有岡城起兵謀反。

織田信長得報大驚,再三派出使者交涉,但皆以失敗而告終。

小寺孝高(黑田官兵衛)抱著必死的決心獨自一人前往有岡城。

荒木村重不為小寺孝高所動,反將其幽禁在有岡城內。

小寺孝高就在那裡過了一年的牢獄生活。

不知實情的信長以為小寺孝高被村重寢返,命竹中半兵衛殺死人質小寺孝高的嫡男松壽丸。

竹中半兵衛深知小寺孝高決無叛意,將松壽丸藏於自己的居城美濃國不破郡菩提城。

攝津港兵糧上陸後從荒木村重的花隈城經丹生山輸送補給往三木城的新補給路形成。

高砂城戰役

探知三木城兵糧豐富的秀吉,派出斥候前往調查,並很快地發現了毛利的援軍從魚住之浜和高砂城向三木城不斷地輸送物資。

羽柴秀吉發動高砂城戰役(同時期日本史書都沒有此戰役),高砂城圍城的羽柴軍駐遭到別所軍與毛利輝元派遣的3500毛利援軍夾擊惨敗。

不過此役僅出現在別所方三木戰史資料記載,可能是別所長治為鼓舞士氣虛報的勝利。秀吉立刻編組大軍發動第二次的攻擊,高砂城主梶原景行在城破損沒有勝算的情況下,將城兵送入三木城,自己出家改法名為龍庵,到刀田山鶴林寺的林中蟄居,放棄了城池。

平井山突襲 別所治定討死

天正7年2月6日(1579),別所側一番家老別所吉親帶領2500人準備奇襲平井山,但秀吉已有準備,別所吉親只好正面決戰羽柴軍,別所吉親寡不敵眾呈敗陣之勢。

這時本是後陣的別所長治之弟別所治定700人隊700,成功突入秀吉本営但後繼無力,別所治定奮勇戦死,別所方約有800人戰死。

e0040579_13501224.jpg


丹生山夜襲 別所補給線斷

荒木氏寝返之前,毛利氏海路襲撃失敗、毛利軍已經無法將糧食料輸入三木城,荒木村重 離反後從花隈城經再度山經由丹生山到三木城的補給線確立。

丹生山的食糧貯蔵倉庫設在明要寺,由明要寺僧兵防守此食糧補給的中継基地。食料運搬是由毛利・雑賀、明要寺僧兵、淡河領民、山田一向宗徒協力運送。

這荒木補給線終於被羽柴軍發現。天正7年5月22日(1579)、秀吉弟羽柴秀長在狂風暴雨中夜襲丹生山,明要寺僧坊・陣所被燒毀,城兵・僧兵皆被殺死,連明要寺僧侶、小孩等都推下山谷。

留下「稚児ヶ墓山」與「花折山」名字以記念這場悲劇。

這場焼討後食料運搬還是繼續如細水般進入三木城。使得秀吉必須在再度山與丹生山之間設立40個関所監視。

e0040579_10203418.jpg


淡河城 母馬誘惑戰術

6月、反織田共同戦線一角、織田軍攻擊波多野氏八上城。羽柴秀吉軍師竹中半兵衛在平井山陣中病故。

天正7年(1579年)6月27日....500騎羽柴軍先鋒羽柴秀長軍包圍播磨国淡河城。淡河定範(おうご さだのり)是三木城大名別所長治義理的伯父,是播磨国淡河城主。

淡河定範的居城淡河城是別所長治的重要的補給線匯集點。

別所長治的淡河城主部將淡河定範深感寡不敵眾,必須想辦法對付羽柴軍,竟想出利用公馬的性慾來作戰,命下屬趕快募集馬匹,但只能找母馬(牝馬)。大約找來60匹母馬。

淡河定範帶著母馬群偷偷摸摸接近羽柴秀長軍駐紮地。

淡河定範一聲吶喊,拍擊母馬後將母馬趕入羽柴秀長陣地。

數百匹織田公軍馬一見母馬便又蹦又跳,前腳抬高,興奮莫名的跳躍,變成「痴漢馬」。公軍馬跳躍揚起黑煙而四處迷漫,馬匹不斷由上往下踹,羽柴秀長的騎士無法控制馬匹皆摔落地,被馬踩踏。

面對眼前為母馬發情發狂的痴漢軍馬,羽柴秀長軍陷入一片恐慌。

不到100人的淡河定範軍趁機突襲陷入混亂的敵軍。將羽柴秀長軍殺的片甲不留,紛紛逃散。

知道弟弟竟打了大敗仗的羽柴秀吉,惱怒的率領大軍一把火燒了淡河城。9月10日(1579年9月30日),居城被毀的淡河定範率領300兵進入三木城。

平田・大村合戰 毛利補給失敗

秀吉又發現三木川川中出現許多竹筒。感到不可思議的秀吉命令人調查,發現這些經過三木川流入三木城的竹筒中都裝滿了米,是脇川的教海寺門信徒將糧食暗中送入三木城中的。

秀吉立刻派兵將教海寺焚燒,並將僧侶和信徒都抓起來全部殺害,疑心很重的秀吉,同時將三木城周邊的寺院和神社全部都燒毀了。

三木城補給線幾乎被羽柴軍斷絕,「食料尽きた」急報傳入毛利家、9月毛利氏數百隻食料船在魚住城登路。

9月10日、雑賀衆8000人護送糧食試圖進入三木城。

當雑賀衆靠近三木城北西2Km的大村羽柴方平田砦時,三木城別所吉親帶領3000騎出城,向平田砦谷大善的陣線發動攻擊。

結果,由於兵力過少無法堅持很久的平田砦被粉碎,谷大善討死,秀吉方的兵卒死傷慘重全部逃亡。

羽柴方從平井山本陣派出援軍出陣,在大村阪發生大激戰,這次別所軍大敗。一代母馬誘惑戰術發明者淡河定範等5將因寡不敵眾,奮戦自刃。

忠勇的淡河定範有「播磨の楠木正成」之稱。

結局、毛利糧食補給輸送失敗,別所軍精銳約900將兵陣亡,受到壊滅的打撃。

三木干殺 三木城落城

e0040579_20245917.gif1579年(天正7年)10月、毛利備前国的宇喜多氏向織田方「寝返」、毛利本国安芸国與播磨国的連絡被切斷。

毛利對別所的支援走向消極之策。

11月、瀧川一益軍攻破荒木村重的有岡城,小寺孝高獲救。經過長時間的牢獄生活,小寺孝高頭髮披散,右眼、右腿都已成殘疾,腳部潰爛,步行困難。

秀吉感其功績,讓小寺孝高坐轎。

同年12月,小寺孝高從小寺家出奔,恢復本姓黑田是為黑田如水(黑田官兵衛)。

荒木村重獨自脫離有岡城前往尼崎城,然後逃往花隈城(花隈城之戰)繼續被織田軍狙擊,最終前往毛利氏的領地保命。

最後三木城的支城端谷城落城。

1580年(天正8年)1月,三木城完全孤立,「三木干殺」(干殺し=斷糧)開始。據《播州別所記》記載,「城中存糧耗盡,餓死者數千人。起初吃糠,後食牛馬、雞犬,最終只得取食人肉。」

14日、別所長治以城主一族切腹換取城兵生命的保全為條件向秀吉請降。

秀吉接受這條件還送酒樽與菜餚肴讓別所長治開惜別的酒宴。

17日、城主別所長治、弟別所友之切腹,由家臣三宅治忠介錯。

但是別所吉親反對,寧願燒成灰也不願把頭給給信長看,在自己家中放火狂飆叫喊。 被激怒的城兵看到不肯切腹的別所吉親便將他殺死,頭顱還是被送往安土城。

1年10個月三木城篭城戦終了。羽柴秀吉承認此段時間他也打的很痛苦!!

e0040579_17304467.jpg

[PR]
by cwj36 | 2010-10-09 18:19 | 【Total War 織田 】

1582 上杉危機

織田信長滅亡武田氏後...
下個目標-「北陸征伐」
上杉滅亡危機 魚津城戰役

e0040579_13335327.jpg


上杉景勝包圍網

e0040579_17505136.jpg1578年越後軍神上杉謙信病逝,享年49歲,上杉家爆發家變「御館の乱」,織田信長趁機欲控制北陸地方,織田北陸軍大肆進攻加賀、能登、越中地區。

直至1581年,織田北陸軍已佔領加賀、能登及越中西部及中部地區。

天正9年(1581)與上杉家內通的織田願寺城主寺崎勝永及木舟城主石黑成綱被信長整肅後北陸基礎趨於穩定。

隔年(1582)3月織田軍圍攻魚津城,上杉景勝小島職鎮唐人 親広密謀發動一揆急襲魚津城後面的織田氏控制的富田城,幽禁神保長住(小島職鎮本是神保家家臣)。

1582年3月中旬武田勝賴、信勝父子在天目山自刃,武田氏滅亡,令上杉家面臨南方全面受到織田軍的襲擊。

越中:織田北陸軍柴田勝家佐々成政
上野邊境:瀧川一益
信濃邊境:森長可

北面又因御館亂後賞賜問題而謀反新發田重家叛變,上杉家滅亡危機如在弦上。

魚津城戰役

3月11日,柴田勝家等人中止圍困魚津城,前往奪還富山城。小島職鎮棄城逃亡。

上杉景勝速派中条景泰山本寺孝長吉江宗信吉江景資吉江資堅寺島長資蓼沼泰重安部政吉石口廣宗若林家長龜田長乘藤丸勝俊竹俣慶綱等13位武將,共約3800人駐守越中通往越後的必經之路魚津城。

柴田勝家奪回富山城之後,40000織田軍再度攻擊魚津城,當時守備魚津城只有3800上杉軍。魚津城上杉方指揮官中条景泰馬上以「魚津在城衆十二名連署状」向上杉景勝求援。

此時新発田城主的新発田重家有向景勝領内侵攻的姿態,又上野邊境:瀧川一益軍信濃邊境:森長可軍虎視眈眈,伺機而動。

上杉景勝焦頭爛額,動彈不得,深深體會出武田勝賴最後的無奈。

e0040579_17425228.jpg上杉景勝動彈不得,坐鎮春日山城,急命能登國諸將松倉城主上条政繁斎藤朝信(「越後の鍾馗」)派遣少數兵力援助魚津城。

5月4日,上杉景勝冒著會受到瀧川一益森長可新發田重家共3軍夾擊春日山城的危機,親自率領春日山城內所有兵力共約5000人增援魚津城。

5月19日上杉景勝在魚津城東邊的天神山城佈陣。這時候,魚津城守軍只剩下約1000人,而且魚津城的二之丸早已在5月6日就被織田軍越過護城河佔領。

魚津城守軍固守本丸,等待主君救援。一見援軍到達,士氣大振。

另一方面,信濃海津城主森長可和上野廄橋城主瀧川一益擊潰春日山城外圍駐軍,準備發動春日山城總攻擊。

527 景勝退陣

織田軍築土塁與柵欄,挖深壕溝,阻止上杉援軍進入魚津城。

5月27日,情勢危急的上杉景勝決斷退陣,火速趕返春日山城,雖然上杉景勝在撤退時曾命令魚津城守軍放棄魚津城或向織田軍投降,不過他們拒絕了主君的命令。

魚津城13將死守魚津城這麼久,可不是為了能夠苟活下去而等待投降的,因為他們是上杉家的武士,將戰到最後一人,為了上杉家的名譽與大義決定死守擋住柴田勝家

耳朵掛牌 全滅盡忠

e0040579_13342337.jpg


上杉景勝撤退後,上杉軍展開決死攻防戰、從開戦到6月3日落城,長達3個月的魚津城守軍,有死的覺悟。兵糧已盡,鐵炮無彈,等待敵軍本丸突破時刻。

魚津城落城之際,中条景泰吉江宗信等13人守將割開自己耳洞,穿過鐵線,塞入寫上自己的名字的木牌後,集體自殺。3800名守軍驕傲的全部陣亡。

魚津城被織田北陸軍佔領後,附近的天神山城及松倉城亦在同日被柴田勝家佔領,魚津城防線的攻破代表從越中通往越後的上杉最後防線已崩潰。

遲來的「本能寺之變」消息

6月2日凌晨「本能寺の変」織田信長自殺。此報告傳到魚津城、已經是魚津城落城後的6月5日。

聽到此報告的織田方各将無不大驚,柴田勝家瀧川一益各自退回自己的領地觀望。

上杉軍在九死一生後展開反撃,須田満親收復空城的魚津城,越中東部失地奪還。

魚津城奪回之後,西方與南方的脅威暫時解除,但上杉家仍得不到安寧北条氏直趁機侵入信濃與上杉對陣。上杉景勝以割譲北信濃4郡為條件與北条氏講和(天正壬午の乱)。

上杉家開始向羽柴秀吉示好。在秀吉作為後盾之下,直到天正15年(1587年)上杉景勝反攻新發田,上杉軍勢如破竹,持續地進攻新發田的據點,最後包圍重家的居城新發田城,新發田重家見大勢已去,就切腹自盡,歷時六年的新發田之亂終告平定。

上杉家終於得到「生存」,擁有越後・佐渡二国、出羽庄内三郡、信濃川中島四郡,確定併約90萬石支配領域。

とりわけ、私、景勝は良い時代に生まれたものです。

弓矢を携え、わずか越後一国の兵をもって日本六十余州の大兵を支え、ついに一戦に及ぶのです。たとえ滅亡することになっても死後の良い思い出となり、景勝の羽振りははなはだ不相応なほどとなりましょう。つまり、過分な死後の名聞を得るわけです。

もしまた死ぬところを免れて一生を得ることができたならは、私は日本無双の英雄となりましょう。
[PR]
by cwj36 | 2010-10-07 16:22 | 【Total War 上杉 】

明朝軍隊主力火器三眼銃

明朝軍隊主力火器 三眼銃

e0040579_2230987.jpg


e0040579_030324.jpg以為明朝火器很厲害的人,常被左邊圖片執葡萄牙傳入的鳥銃的北京神機營(Shenjiying)所誤導,以為明軍輕火器都使用火繩槍(鳥銃 、鳥嘴銃,日本稱鐵炮)。

當時亞洲日本戰國時代後期、緬甸莽應龍(Bayinnaung)時代才是鳥銃的火器大國,尤其日本據學者研究可能是那個時代世界上擁有鐵炮最多的國家。

e0040579_7374922.jpg明代制式的早期輕型火器-單管銃快槍,曾生產達9萬多支。

1449年明軍主力在土木堡遭遇慘敗,幾乎全軍覆沒....

明英宗也被俘,蒙古瓦剌首領也先所率攻打北京時,明軍在北京保衛戰廣泛使用單管銃快槍禦敵。

明朝嘉靖年間兵部劉天和抄襲土耳其魯密國(鄂圖曼帝國)科技而來的「三眼銃」,漸漸成為明朝軍隊主力火器,除了北京神機營、戚繼光的南方軍隊仿造日本倭銃才有備置鳥銃。

「三眼銃」是一種冷熱兩用兵器,一種銃身由三根管子合鑄,形成品字形,三個管相互之間各不相通,都有自己的火門,分別點火發射,三管共用一銎,安裝一個木柄。

最佳射程30步,約49.05公尺。射擊完畢如有需要進行肉博或擋馬,可以加上刺刀槍頭或直接當大錘槌。

一次鑄造出來的三個孔的直徑相差2毫米以上,三個孔的位置相差更大,孔的軸線也完全沒有保障,像這樣的武器如何瞄準,如何能夠打中目標?所以「三眼銃」不是講究精準度,而在齊射後的亂中度。

當時明軍北方火器部隊陣式常是單發鳥銃、佛郎機大炮在前,而多管的三眼統、火箭在後,騎兵則弓箭、三眼大炮連環疊用。

配備勤務兵(奇役),裝火藥人員,保證火器最大威力的發揮。

戚繼光雖然喜歡鳥銃,但鎮守北方萬里長城時的400人火器陣,三眼統手就佔了320人。

e0040579_15857100.png萬曆34年(1606年)的《兵錄》中談到:


「鳥嘴(鳥銃,日本稱鐵炮)宜南而不宜北,三眼銃宜北而不宜南。

何也?北方地寒風冷,鳥嘴必用手擊,常易為勞。一開火門,其風甚猛,藥信已先吹去;用輾信則火門易壞。

一放之後,虜騎如風而至,又不便執此為拒敵之具。近有制竹鳥嘴銃及自閉火門鳥銃,亦一時之奇,然終是費事。

惟三眼銃一桿三銃,每銃可著鉛子二、三個,伺敵三、四十步內,對真方放;一炮三放,其聲不絕,未有不中者。

虜馬闖至則執此銃以代悶棍,虜縱有鐵盔、鐵甲,雖利刃所不能入者,惟此銃能擊之。

e0040579_1591859.jpg


故在北方鳥銃不如三眼銃也。

南方倭苗多係步戰,其來之勢不如虜馬之急、虜勢之衝;風氣柔和,不在山谷,則在蹊田之內。

鳥銃照定施放,中敵極準;按定班次一上一下,雖三放銃熱不可再放,若每人以布數尺用水打濕,三放之後以布濕銃,可以常放不歇。

有狼筅挨牌之類在前,縱衝來此足拒之。若三眼銃,其桿甚短,其去不遠,對真不如鳥銃之準;執之以禦倭刀,利鈍相懸,人易生畏。

故在南方,三眼銃不如鳥銃之利也。」



第二次朝鮮戰爭(慶長之役)的明朝南軍被北方官員描述為:「臣路上見南兵來到,皆是步軍,所持器械,皆敏捷,多帶倭銃筒,火炮諸具。其人皆輕銳,所著巾履,與遼東北京之人不同。」

所謂倭銃筒就是日本鐵炮。

南軍哨兵也用三眼銃,不過是當號炮報警用的,戚家軍就是這樣用三眼銃。

e0040579_22345666.jpg《兵錄》所說的「鳥嘴宜南而不宜北」的原因其實有問題:

1‧一放之後,敵人騎兵如風而至?鳥嘴銃裝彈速度雖然慢,但可採用輪流裝彈戰術(三段擊)。

2‧鳥銃手雖不能執鳥銃為拒騎之具,但他卻有長矛手和戰車保護。

3‧鳥銃用輾信則火門易壞?三眼銃也用輾信難道就不易壞。

4‧北方地寒風冷,鳥嘴必用手擊,常易為勞?三眼銃也是用手擊。


中國北方地區天氣嚴寒、風沙大不適合使用鳥銃,而且鳥銃產生黑煙干擾續射視線,有讓敵人騎兵「火未及用,刃已加頸」的危機。

明朝北方軍隊無論是士兵還是將領都對鳥銃存有偏見,不承認鳥銃比火門槍強:「議攻戰之勢,說者謂倭之鳥銃我難障蔽,倭之利刃我難架隔,然我之快槍、三眼槍及諸神器,豈不能當鳥銃?倭純熟,故稱利,我生熟相半,故稱鈍,原非火器之不相敵也。」

同樣的鳥銃武器,日本人操作熟練所以厲害,明軍操作半生不熟,所以認為鳥銃是不行的。

因此北方軍隊少用鳥銃,就是鳥銃操作繁瑣,戚繼光說:「北兵不耐煩劇,執稱快槍三眼銃便利過於鳥銃,教場中打靶,鳥銃命中十倍快槍,五倍弓矢,猶自不服。」。

明朝北兵對鳥銃有偏見的主要原因還有「鳥銃很危險」,由於明政府腐敗,鳥銃的質量得不到保證,一但炸膛後果可想而知。

中國明代火器專家趙士禎(1554~約1611)曾提到:「製銃須用福建鐵,他鐵性燥,不可用。煉鐵,炭火為上。北方炭貴,不得已以煤火代之,故迸炸常多。」

所以除了北京神機營與戚繼光抗擊假倭寇(漢人海賊)時期外,鳥銃並沒有大量配置於軍中。

加上明朝末年因為財務吃緊,且敗仗太多損失過大來不及補充,而鳥銃價格又太過高昂且制造不易,只好用三眼銃應急,因此到了明末時,遼東各鎮幾乎都以三眼銃作為制式裝備,三眼銃愈來愈多,還延伸加長後桿,無論騎兵還是步兵都普遍裝備著三眼銃。

史料記錄崇禎皇帝在李自成攻入北京的時候出宮而走,手中提的兵器就是三眼銃。(網整)

e0040579_3353310.jpg



[PR]
by cwj36 | 2010-10-05 18:26 | 【明 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