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無阿彌陀佛」戰死殉道
長島一向一揆 信長大騙殺


長島願証寺

e0040579_1321842.jpg


長島地名原稱之為「七島」,長島城位於伊勢木曾川木曽川、揖斐川、長良川河口的群島上的自治勢力。群島周圍都是淺灘,蘆葦叢。地勢泥濘複雜,易守難攻。

此區域有眾多本願寺門徒,從尾張国西南部、美濃国南部到伊勢国北部形成一種宗教的自治勢力。

為了加強統治此地區,文亀元年(1501年)本願寺蓮如的六男本願寺蓮淳在杉江之地創建願証寺,組織国人領主階層門徒支配此地域體制、信徒衆約10萬人、石高約10萬石(一説18萬石)。

本願寺蓮淳將願証寺主持之位傳給兒子願証寺証惠。「本願寺」、「願証寺」其實不是姓氏,這些和尚根本沒姓氏,直到日本明治政府規定(除皇室外)每個人都要有姓氏,後世才加上去。

此長島地域的寺領是完全的自治獨立,一向宗強大的勢力連織田氏與齊藤氏,也無法介入。

斎藤龍興從稲葉山城逃亡後,就是逃來此長島安全地帶躲避信長的追殺。

織田信長在尾張統一與美濃攻略、上洛時,都避免與長島一向宗為敵。

1570 下間賴旦的攻擊

元亀元年(1570年)9月,石山本願寺開始反織田信長斎藤龍興石橋義忠等非門徒的流浪武士団也與本願寺信徒連合軍一齊蜂起反織田信長

本願寺勢力武闘派的下間頼旦率領「數萬」一向一揆軍前來長島,在願証寺的主持願証寺証意領導下驅逐出親織田的長島城主伊藤重晴而自稱「長島殿」。

持續到11月,「信長包囲網」成形,長島爆發大規模的一向一揆,直接威脅到信長的老家尾張,下間頼旦帶著雜賀鐵砲傭兵與「數萬」一向一揆軍大舉攻入尾張小木江城,當時織田信長正在比叡山與浅井長政朝倉義景對峙中。

小木江城守將是織田信長的7弟-織田信興,而較靠近的桑名城滝川一益也被瘋狂一向宗信徒包圍篭城中殺出重圍敗走。完全孤立無援的織田信興奮戰後,寡不敵眾自殺身亡。

願証寺長島防衛網

一向一揆衆以長島城為中心點,在四周建築了14個城砦,構築願証寺長島防衛網。

e0040579_1321332.jpg


大島城
中江城
小田御崎砦
大鳥居城 
香取砦  
屋長島城 
松ノ木砦
篠橋城  
一ノ江砦  
鯏浦砦  
蛯江砦  
加路戸砦
押付砦  
殿名砦  

1571 織田信長失敗的報復

翌元亀2年(1571年),齋藤龍興見長島非久留之地,趕緊跑去依附三好三人眾參加野田城・福島城戰役。

1571年織田信長為祭弔弟弟信興之死而發動對長島一向一揆的報復戰爭。派出柴田勝家氏家ト全佐久間 信盛計55000兵力往伊勢長島出發,織田信長也從津島出陣。

織田軍無法分辨百姓與一揆軍所以放火燒每個村莊實行焦土戰術,願証寺長島防衛網的一向一揆眾利用市瀨川、岩手川、大瀧川、木曾川等河流於此入海交錯、不便大軍移動的地勢與農民身分大打游擊式的夜襲戰。

石山本願寺更花錢加派雑賀衆鐵砲傭兵、伊勢湾水軍衆協防長島。

下間賴旦帶領雜賀鐵砲傭兵在不受雨勢影響的城砦奮勇作戰,織田軍在長島願證寺一帶地勢低濕且正逢雨季令鐵炮威力受制,許多將兵被雜賀鐵砲所殺,連主將柴田勝家右手臂也被鐵砲打爆重傷。

織田信長下令織田軍撤退,留滝川一益在矢田城監視長島。

退却戦撤退之際,以氏家ト全為殿軍抵擋一揆衆、5月12日氏家ト全在美濃石津因下雨使地面泥濘,氏家ト全所騎戰馬陷落泥沼,使氏家ト全落馬遭下間賴旦追兵殺死。

天正元年(1573年)9月下間賴旦攻擊北伊勢諸城、奇襲殺死有「槍林」之稱的織田軍長槍高手林通政,長島一向一揆軍士氣大振。

1574 織田信長大動員令

e0040579_13215951.jpg


天正2年(1574年)6月、浅井氏、朝倉氏滅亡,織田信長沒有了後顧之憂,再度發動大動員令前來報復性勦滅「長島一向一揆」。

織田信長這次海陸進發,穩紮穩打,從外圍逐步突破願証寺長島防衛網。

織田軍海路有九鬼嘉隆佐治信方伊勢水軍衆封鎖長島水域。

陸路由織田信忠織田一門衆、柴田勝家滝川一益羽柴秀長等8萬大軍勢分四路包圍長島。

7 月13日, 織田信長本陣設於津島,指揮全軍。

東路,由信長的嫡長 織田信忠 率領猛將森長可池田恒興等負責。

西路是由柴田勝家 率領。

南路有 滝川一益與水軍將領 九鬼嘉隆 的艦隊。

北路由羽柴秀長帶領著一班猛將如 丹羽長秀不破光治 佐佐成政前田利家 等率先發起攻擊。四面包圍願証寺長島防衛網。

北路軍在羽柴秀長丹羽長秀等的奮戰下, 攻陷了小木江城, 會合織田信忠東路軍進逼篠橋城, 還乘勢一把火燒了 加路戶城。

西路, 柴田勝家包圍了 大鳥居城。

最南邊, 織田信孝織田信雄 也包圍了桑名城, 日夜攻打。

7月15日, 九鬼嘉隆 軍船300隻加入戰鬥。在 織田軍高大的 安宅船面前, 一向宗門徒 的小舟全被擊沉。

織田軍陸續佔領一ノ江砦、鯏浦砦、蛯江砦、加路戸砦。 織田信長本陣轉移到五明。

一向宗門徒 在各方面都潰不成軍, 許多門徒將家小都撤到群島中心的長島城, 準備作最後抵抗。

戰鬥持續到8月, 大鳥居城和篠橋城中的一向一揆軍 彈盡糧絕, 不得已向織田軍請降, 被憤怒的信長拒絕了。

信長還罵 一向宗門徒 惡有惡報。 不久, 織田軍拉來了九鬼嘉隆艦上大炮轟擊此兩城, 從士氣上徹底打垮了守城的 一揆軍。

8月2日夜, 風雨大作, 大鳥居城 的守軍想棄城逃跑,不料被圍城的 柴田勝家軍發覺。

織田軍 一路追殺, 斬一向宗門徒 男女千餘人。

8月12日, 篠橋城陷落。松ノ木砦、押付砦、殿名砦、大島城跟著淪陷, 只剩下 屋長島城,中江城和 長島城 還在 一向宗門徒手裏。

織田信長本陣轉移到押付砦。

唯恐硬攻這幾城會損失太大, 織田 決定改用圍困戰術, 希望能困死餓死敵人。

這一困, 就是一個多月。

長島籠城中2000多人餓死・病死。

長島城一向宗徒彈盡援絕打不下去了,9月25日,派人去跟織田信長和議願意屈服信長之下。

一向殘暴的織田信長竟然「仁慈的」答應讓籠城者全員退出長島城。

929 長島大騙殺

但是織田信長非常厭惡這些一向一揆的信眾,加上7弟-織田信興與重臣戰死的怨恨,預知日後這些冥頑不靈的一向一揆定會再次生亂,決定等他們從長島城出來時全部殲滅。

9月29日、長島城宗徒乘川船出來投降。不久川船到達岸邊、在岸邊土堤埋伏織田軍織田信次鉄砲隊火槍齊射。

一揆總指揮官本願寺佐堯三位法橋當場中彈倒地身亡。

到水面的小船也被海上滝川一益織田水軍 的 安宅船撞翻,鐵炮羽箭如飛蝗一樣射向落水的信眾。

一向宗門徒們知道上當, 絕望地赤手空拳和 織田軍 搏鬥, 不幸全部被殺死。

川面佈滿鮮血,一向宗門徒屍體漂流有如阿鼻地獄。

屋長島城和中江城裏的 一向一揆眾眼見這慘絕人寰的大屠殺, 恨得咬牙切齒。

他們發誓死也不降。

恐怖一向宗800狂戰士

e0040579_0151185.jpg織田信長不守承諾的大屠殺,激怒少部份已駛離織田軍屠殺圈的船上宗徒們,約800骨瘦如柴一向宗教徒口唸「南無阿彌陀佛」,進者 往生極樂;退者 無間地獄!

一向宗800狂戰士視死如歸,駛回殺入織田軍陣地。

仍正在宰殺教徒的織田軍,沒想到竟有一群不要命的一向宗教徒回來奇襲,衝在最前面的信徒大木兼能一刀砍死織田信廣...一向宗教徒冒著槍林彈雨猛撲到織田軍中,用拳頭和牙齒攻擊敵人,奪下武器。

面對這些走投無路,絲毫不知恐懼為何物的瘋狂宗教狂熱份子,織田軍卒面如土色,紛紛向後潰逃。

正在用鐵炮「打靶」教徒為樂的織田信次,更是遭到殺紅眼的狂戰士亂刀亂棍擊斃。

這奇襲造成織田家族大浩劫,計有6名織田家族將領陣亡:

織田信次 (織田信長叔父)
織田信廣 (織田信長庶兄)
織田秀成(織田信長8弟 )
織田信直 (織田信長親族)
織田信成(織田信長姪子)
織田信昌 (織田信長姪子)

其他陣亡將領:

佐治 信方(伊勢湾海上交通佐治水軍豪族,織田信長義弟)
平手 久秀(織田信長的老師平手 政秀長子)
伊藤重晴(原長島城主)
佐々松千代丸(佐々成政長子)

一陣血淋淋的痛快大報仇,織田軍死傷不計其數,「信長公記」記載一向宗教徒800人剩300餘人打開血路,趁混亂中趕快划船逃向大坂石山本願寺。

本來要報7弟織田信興被殺之仇的織田信長知道連叔父、哥哥、8弟,2個姪子與親族竟也被一向宗「屠殺」,在暴怒下令將屋長島、中江將這兩座城的城門用木柵封死, 然後四面放火,嚴令織田軍必須將這些一向宗信徒全部殺光光燒光光。

被困的 2萬一向宗信徒們 在烈火中口頌「南無阿彌陀佛」, 從容赴死。

願證寺炎上

最後仍頑強抵抗信長軍的最後據點願證寺,被好幾重柵欄團圍住,織田軍在願證寺到處放火,願證寺七堂伽藍焼毀。

充滿復仇心怒火的織田信長,將寺內不論男女老幼全部大虐殺。

願證寺住持願證寺証惠跳入木曾川自盡。

仍頑抗的下間頼旦在信長保證不計較他殺了織田信興氏家ト全林通政謀略欺騙下傻傻出來降服(其實知道是必死),被織田軍抓起來當場革殺。

織田信長血腥鎮壓後,長島自治領完全崩壊,由於滝川一益在海上射撃援護織田軍立下首功,織田信長將長島城賜予滝川一益,並獲得北伊勢八郡裡的五郡。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0-09-30 15:42 | 【Total War 一向一揆】

1578 御館之亂

上杉氏內亂 御館之亂
1578/3/14~1579/2/24


e0040579_1355778.jpg


上杉景虎

上杉景虎原名北条三郎(近年日本方面考證非北条氏秀),北条氏康的七男(一說是八男),幼名「出西堂」,本在箱根早雲寺為僧,成為北条幻庵養子時改名“三郎”。

1559—1664 經由今川氏真的介紹成為武田信玄的養子,被稱為「武田三郎」,(不過近年日本方面考證『関八州古戦録』的記載上杉景虎曾送武田家當養子或人質持否定說。)

1567 武田與今川絕交時返回小田原,恢復北条三郎的身份。

永禄12年(1569年)、娶大叔父北条幻庵(長綱)的女兒為妻並成為養子。

元年(1570年)10月,「越相同盟」成立之際,北条三郎被送到越後成為上杉輝虎(謙信)的養子,改名「上杉景虎」,後再娶上杉謙信姐仙桃院之女春姬(景勝之妹)為妻。

1571 春 長男道滿丸出生。

由於上杉景虎面貌俊秀深得謙信「喜愛」(嘿嘿嘿),賜春日山城的三の丸「景虎屋敷」為住處。

元亀2年(1571年)北条氏康死去,上杉景虎返回北条小田原城,不久又返回越後。同年12月、兄氏政與武田家同盟(甲相同盟),「越相同盟」破棄,上杉景虎仍留在越後,宣誓棄絕於北条。

上杉景勝

上杉景勝本名長尾顯景,幼名卯松。1564年上杉家長尾家的主要人物,景勝的父親長尾政景因意外溺死後,他成為上杉謙信的養子,1575年改名為「景勝」。沉默寡言,面貌平凡。

永祿十一年(1568),謙信召13歲的景勝到春日山城為側奉公,住在二の丸內。

1575年,謙信將「弾正少弼」的官位給予上杉景勝。補強上杉景勝的地位。

同年的『上杉家軍役帳』需負擔375人的軍役支出,謙信被尊稱為「御実城様」。

上杉景勝被稱為沉默的武將,據說後來成為家督之後,只曾因飼養的猴子滑稽的動作而公開微笑過一次。

e0040579_1365892.jpg


上杉景虎 VS 上杉景勝

亂源

由於上杉謙信與哥哥長尾晴景奪權時,造成兄弟之古志長尾家(晴景派)與上田長尾家(謙信派)很深的敵對関係,還造成後來的「御館の乱」,上田長尾家支持上杉景勝,古志長尾家支持上杉景虎繼續延續長尾家的內鬥。

天正6年(1578年)3月9日,上杉謙信在春日山城的厠所突然感到「不慮の虫気」(意外的腹痛)昏倒。

上杉氏繼承人在謙信意志不明中無法確認,此時上杉謙信的北条氏養子上杉景虎代替謙信前往雲門寺等寺社送達新年祝賀的禮狀,大家認為上杉景虎可能是謙信的後繼者。

上杉景勝才是上杉正統長尾家的傳人,更是家臣從小照顧到大的長尾家未來當主,上杉景虎則是新入的人質,但是這個人質的背後是雄霸伊豆、相模、武藏、下總、上總五國的北條家強權,如果當上上杉家督的話,上杉家會更加穩固。

在家臣猶豫之時,國人眾跟地頭勢已經做出了決定,他們強烈支持北條的上杉景虎,而支持景勝的家臣則是屬於譜代以及與長尾家較親密的勢力,上杉家已經分裂成兩派了,而其中一派的勢力大於另一派,景勝派的處境並不安穩。

景勝 佔領春日山城

3月13日,上杉謙信去逝。

翌14日景虎派的柿崎晴家,也是景勝的鄰居,暗殺上杉景勝未遂。(柿崎晴家暗殺事件據考證可能是假的,柿崎晴家當時可能已經病故,而柿崎當主柿崎千熊丸(柿崎晴家嫡男)是景勝派。 )上杉氏景虎 VS 景勝爭奪家督之位正式爆發。

3月24日,景勝在直江兼續幫助下藉口「謙信公の遺言」,佔領春日山城的本丸。

接收春日山城黃金、兵器庫,謙信印判與文書秘書幕僚(右筆)並於當日3月24日以謙信時代的書状向国内外宣佈他是上杉家新任家督,宣示上杉「正統」的地位。

上杉景虎上杉景勝先下手為強的卑鄙行為,視為強調「義」的上杉家風,一大羞辱。

上杉景虎只好自己使用了獨自的文書様式,謙信的継承性就顯得薄弱了些。

此時的上杉景勝則在書信中記載:「為了消除鬱憤的戰鬥」(鬱憤を晴らすための戦い)。

此期間景勝、景虎双方展開拉攏越後諸將工作。

御館 景虎勢力大振

e0040579_2356227.gif

(御館之亂 按圖放大)


5月5日景勝派與景虎派在大場(上越市)火拼,在本丸的上杉景勝對春日山城內三の丸的上杉景虎開始攻撃。

5月13日,上杉景虎遷往上杉憲政的住所「御館」,並由上杉憲政再把謙信的「関東管領」職讓給上杉景虎,急向哥哥北条氏政請求援助。

天文15年(1546),上杉憲政在河越夜戰被北條氏康大敗而歸。之後上杉氏勢力漸衰,他前往越後國尋求長尾景虎(之後的上杉謙信)的幫助,御館為上杉謙信為了迎接關東管領上杉憲政所修建的居館。

上杉憲政因重視舊山內上杉家臣與北條氏的關係因此支持了出自仇敵北條家的上杉景虎

北条氏政以勸誘的手段籠絡越後與上野的國人眾,並準備親自組織援軍,此外並請求了武田家給予直接的軍事援助。

忿然離開春日山城的上杉景虎下令在春日山城城下放火展開撹亂戰術。

17日約景虎軍6000兵攻擊春日山城被擊退。(春日の戦い)

景虎重整軍勢,22日再攻春日山城、結果還是無法奪回。

上野景虎派北条高廣景廣父子率軍進軍三国峠的宮野城。

景勝派沒有多餘援軍,景虎派奪下景勝派的宮野・小川等城,打通小田原北条軍到達越後的通道。

北条氏政氏照的北条軍主力此時正在鬼怒川河畔與佐竹・宇都宮連合軍交戦,無法派軍前往遠方越後,北条氏基於「甲相同盟」要請同盟国的武田勝頼援助上杉景虎

武田勝頼表面接受北条氏請求,5月下旬由武田信豊為先鋒率領20000大軍經由信濃往越後進發,5月29日左右到達信越國境附近。

北条氏的其他同盟国奥羽的蘆名盛氏伊達輝宗也答應派軍支援景虎派。

上杉景勝陷入空前危機窮途末路,日文稱之「絶体絶命」的境地。

武田勝賴的抉擇

奥羽蘆名勢出兵攻略蒲原安田城,兵鋒到達新発田,但遭到景勝派的五十公野治長頑強抵抗而止步。

而武田・北条之間的不信感,同年6月上杉景勝派出使者與武田勝頼和睦交渉、武田方武田信豊跡部勝資高坂昌信(高坂昌信14日死去)與上杉方斎藤朝信新発田長敦展開密談。

上杉景勝以上野沼田領割譲與提供黄金資助武田家,因此武田家中眾重臣大都傾倒上杉景勝

上杉景勝又許諾娶勝賴的妹妹菊姫締結「甲越同盟」。

戰局逆轉 居多浜戰役

e0040579_13501.gif


同盟締結的12日景勝派長尾景明攻下直峰城,打通春日山城與坂戸城之間的連絡。

6月11・13日間,景虎派大將上杉景信在居多浜戰役(居多浜の戦い)被景勝派山浦国清所殺,6000多民房在戰役中被焚燬。

和談

7月中已秘密訂下「甲越同盟」的武田勝頼,在北条氏政的催促下,又「進撃」到春日山城近邊,但武田勝頼竟不攻城當起和事佬,調停景勝・景虎「和議交渉」,29日和議成立。

8月22日想保住上杉、北条兩家聯盟關係的武田勝頼又藉口「徳川家在遠江・駿河方面侵攻」為理由撤退觀望。

8月下旬北条氏政開始率軍從厩橋城(群馬)出陣。對景勝的樺沢城、坂戸城發動攻勢。

武田軍從春日山城下撤退,卻不直接退回甲斐,在春日山城、御館與坂戸城之間徘徊,結果讓景虎派與小田原北条軍產生抑止效果,開始懷疑「甲相同盟」這武田同盟国的用意。

9月26日景勝、景虎兩人又在春日山城附近的大場大打出手,大部份武田家臣認為如果景虎勝利,那無異是北条家的勢力的擴大,具體而言,上杉家與北条家可能就一体化,對武田領域東部、南部、北部形成3面的包圍。

10月上旬,景虎派的有力武将進入「御館」,増強軍備。景虎方御館出現兵糧窮乏。而春日山城卻兵糧搬入成功。

但10月下旬北条氏政因為越後開始下雪季節,沒有抗寒裝備的北条軍又返回小田原城。

武田勝頼「蛇鼠兩端」大為不滿。

景勝12月娶武田勝頼妹・菊姫婚禮舉行。北条氏政終於知道武田勝頼已背棄「甲相同盟」。

景勝派 北条援軍來前的速攻

1月、雪開始溶化,景勝決定要在北条援軍來臨前與景虎決戰。在大雪中發動「御館」總攻擊,這時景虎派勇将北条景広被景勝軍武將荻田主馬的長槍刺中,重傷而亡

2月2日景勝派繼續包圍「御館」並逐次攻下景虎派控制的支城。

四ツ屋砦慘劇

小田原北条勢橋頭堡樺沢城被景勝派奪回。北条軍被雪所阻救援無望。

3月上杉景虎失敗的情勢已相當明顯,3月17日,謙信的養父上杉憲政帶著景虎9歲長子道満丸乘坐轎子要去請求景勝別對其妹夫趕盡殺絕,途中在四ツ屋砦遭到景勝軍包圍,景勝軍士兵往轎子中亂刺一通,這上杉憲政道満丸就此慘死。

同日御館放火落城、景勝的妹妹春姬(清円院)知道兒子道満丸竟被兄長殘忍的殺害,不想活了,拒絕景勝親自前來投降勧告,在御館自殺身亡。

鮫ヶ尾城

景虎從御館脱出後準備逃回北条家,先逃亡到景虎派鮫ヶ尾城(妙高市),但鮫ヶ尾城主堀江宗親已與景勝派的安田顕元内通。

3月24日景虎入城後,堀江宗親在二の丸放火攻擊。上杉景虎見走投無路,自殺。御館之亂結束。

御館之亂之後局勢

北条家則是報復上杉景虎的被殺而在上野作亂,再加上上杉家內部的部分家臣因為恩賞問題再度發動叛亂,織田軍柴田勝家軍更是落井下石,這時候上杉家的局勢相當堪慮,景勝在勝出之後必須先稍事休息,無力再戰。

因為御館之亂所造成的影響,衝擊最大的當是武田與北條兩家的關係,兩家的關係因此事件轉為極度險惡。景虎奪位失敗後,北条氏政認為勝頼背信,導致第二次甲相同盟破棄,並與織田信長同盟。

武田勝頼這個當時其實並不是很失策的外交選擇後來導致武田氏腹背受敵,勝頼必須西南面抵抗織田德川,同時東南方要防北条、只好與常陸国的佐竹氏聯盟(甲佐同盟)以牽制北条。

不久,織田、德川、北条聯合入侵武田氏,武田氏滅亡。
[PR]
by cwj36 | 2010-09-29 13:06 | 【Total War 上杉 】

依阿思他納(Iastae)

依阿思他納(Iastae)

對於依阿思他納(Iastae),古史學家托勒密只有簡短的記載,依阿思他納人是一個富裕的里海盆地西徐亞人的部落,住在依阿思他納河(river Iastus)流域,而依阿思他納河改變自己的河道方向後,已經完全消失,所以依阿思他納人應該遷移他去。

也有一說遷移去澤拉夫尚河(polytimetus river)流域。

跟杜薩蓋塔伊人(Thyssagetae)一樣古代對於依阿思他納人的歷史資料非常少,了解他們必須由考古來挖掘。
[PR]
by cwj36 | 2010-09-23 09:19 | -古羅馬資料區-

1598 露梁海戰

搶救小西行長
日本陸軍拼湊的救援艦隊
李舜臣最後一役 露梁海戰
壬辰倭亂「終戰」


豐臣秀吉死亡

明・朝鮮連合軍在順天城攻略失敗後,只在遠處監視順天倭城。

直到1598年10月15日日本軍方正式發佈豐臣秀吉死訊,日本軍從朝鮮全面撤退命令。

順天倭城戰役詳見:1598年 11月 順天倭城戰役

駐朝鮮西部日軍接到撤退命今後,擬於1598年12月11日起開始撤退。

駐順天之小西行長軍先撤,接著,駐泗川、南海、固城之日軍,依次到巨濟島集結,候船回國。

明軍劉綎陳璘李舜臣得到日本軍準備撤退情報再度封鎖順天倭城。

11日晨,小西行長部隊登船待發。

其先遣部隊駛至光陽灣口的貓島附近海面時,受到明朝聯軍水師的攔擊,退路被截斷。

為了突破重圍,小西行長編組了一支衝鋒艦隊,連日向聯軍水師發起攻擊,均未能奏效,只得向駐泗川、南海之日軍求援。

小西行長被圍,糧盡援絕,於是派人向中朝將領贈送槍劍寶物,請求給他一條生路,退兵回國,被李舜臣嚴詞拒絕。

陸地上的明軍對追擊根本不感興趣,甚至懼怕日軍。

『宣祖実録10月12日条』記載當時明朝聯軍蔚山、泗川、順天之役大敗,「而三路之兵, 蕩然俱潰, 人心恟懼, 荷擔而立。」

明軍麻貴近在慶州, 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讓加藤清正在他眼皮底下一馬隊一馬隊地向 釜山運東西, 懶得干預。

島津義弘打到嚇破膽的明軍董一元更不用說。

小西行長劉綎提出給予人質、順天倭城與財寶與功勳用首級換取無血撤退。

劉綎同意。

天朝陸軍敗將們,只等著日本撤退,上報明神宗「擊退倭寇」之戰功。

小西行長的要求

但是打通陸軍劉綎,水軍的陳璘仍然封鎖順天倭城並要求小西行長將隣接的南海倭城交出為條件。

劉綎陳璘可不希望小西行長繼續待在順天倭城頑抗,巴不得希望他趕快滾,反正豐臣秀吉已死,日軍已準備撤回日本,在朝鮮打下倭城建功立業比較重要。

這些「天朝」來的過客將領跟李舜臣保家衛國的心態是不同的。

但交渉成立後,陳璘水軍還是沒撤退,明軍將領言而無信,日本援軍消息斷絕,小西行長等人對撤離朝鮮開始感到恐慌。

陳璘在《明史》記載「有謀略,善將兵, 但性格貪瀆」, 被大明朝廷冷藏了十幾年。

直到文祿·慶長之役爆發, 明朝才因此人熟悉日本人才重新啓用他(《明史》卷247列傳135)。

陳璘到了朝鮮,仗著天朝大國, 耀武揚威,引起朝鮮官員不滿。

柳成龍在《懲毖錄》上直接說他「狂暴獰猛, 人敬而遠之」, 連劉綎 也警告要小心此人。

果然,宣祖李昖 爲了歡迎明朝水軍, 親出漢城勞軍, 陳璘竟當著衆多君臣,把一朝鮮官員揍得血流滿面。柳成龍苦勸方止。

陳璘到古今島前, 朝鮮人上下都擔心陳璘到了前線, 能不能與個性古怪的李舜臣合得來。

結果李舜臣不單是千載難逢的水軍名將,還是拍天朝馬屁的高手!

陳璘甫到, 李舜臣便大擺宴席爲他接風, 更在宴會上極力吹捧陳璘以前在廣東省南澳島抵抗倭寇的功績。

樂得陳璘 合不攏嘴, 賓主盡醉方散。

過了兩天, 有幾艘日軍戰船進犯,被李舜臣擊退,並斬首70級。

爲了讓陳大人高興, 李舜臣上奏軍功特地讓出40級, 算在明軍功勞簿上, 儘管明軍並未出擊。還另贈5級, 算陳璘的個人功績,陳璘還沒揮劍就殺了5個日本兵,又樂得陳璘合不攏嘴。

陳璘水師夜襲順天倭城時觸礁,幸好被 李舜臣解救才免於一死,兩人更成為麻吉好友。

在給宣祖李昖的奏章中,陳璘投桃報李把李昖恨的牙癢癢的李舜臣捧上了天, 誇他是「經天緯地之才, 有補天浴日之功!」 。

很想撤圍的陳璘水軍沒撤主要原因,除了頑固的李舜臣堅持封鎖順天倭城外,另是是獲知有島津義弘組成的救援艦隊威脅。

這一群非水師專業的日本陸軍將領拼湊出來的雜牌救援水師終於來臨.....

e0040579_8234346.jpg


日本救援艦隊

知道小西行長等孤立在順天倭城,島津義弘立花宗茂高橋統增宗義智寺澤廣高在11月19日為順天城救援急速編成一隻水軍準備前往救援,

参加日本救援艦隊的諸将除了宗義智有水軍經驗外,都不是水軍將領出身、反而水軍的藤堂高虎加藤嘉明脇坂安治李舜臣船下敗將全沒有意願去救援小西行長

日本水軍正規軍竟不救援自己同胞兄弟,這時「愛日本」有強烈意識的立花宗茂出來號召救援小西行長

立花宗茂說:「要行長成為朝鮮的露水(意指死亡)實在可惜,大家都回國就我留在這和行長一同做生死奮鬥吧!此舉不是為了行長,而是為了日本!」被此話感動的島津義弘等人因此和宗茂共同奮戰組織援軍。

立花宗茂在固城集結弟弟高橋統增小早川秀包寺澤廣高、共7000兵力,一方面連絡島津義弘宗義智的11000日軍分乘軍船「500艘」前往救援。

五家動員定数在日本開戰之初約17000人(島津1萬、立花5千、宗1千、高橋5百、寺沢1千),打到戰爭快結束時實際動員數約剩13000、考慮到歷來戰爭海船損耗與巨濟島後方警備、撤退準備等残置兵力,日本救援艦隊推測應該在10000人以下左右,估計最多在300艘左右。

他們也沒有正規軍船主體、使用各家自己保有各式各樣大大小小兵站用的運送船(和船)。

當時和船船体的構造的與軍船甚至運送船有很大的差異、軍船、運送船有楯板甚至装甲,這些雜牌船只是臨時在上方加些楯板就上路。

日本也沒有強大艦炮,不過島津義弘有強大鐵炮部隊,立花宗茂部隊更是強悍的斬殺部隊,這擺明這些旱鴨子遇到敵軍一定是靠近混戰以取勝。

這 一群日本陸軍將領拼湊出來的雜牌救援水師要去對抗明、朝連合艦隊,尤其明、朝連合艦隊有水軍軍神的李舜臣坐鎮,在藤堂高虎脇坂安治立花宗茂島津義弘等人無異是去「自殺」。

明、朝連合艦隊

『明史』記載在陳璘水軍派遣兵力13000餘、戰艦「數百艘」,李舜臣『乱中日記』記載順天城攻略最激烈時期,明水軍遊撃王元周又率領100餘艘支援。

他方、日本方面史料 露梁海戦時明船500~600百艘、李舜臣約朝鮮船100艘,超過600艘的艦隊,日本参謀本部編纂的『日本戦史 朝鮮役』採用明、朝連合艦隊500艘的說法。

『宣祖実録』記載 露梁海戦高達明軍19400人、朝鮮軍7328人。

明、朝連合艦隊扣除順天倭城攻防戰損耗兵力估計有「1萬數千到2萬」之間,露梁海戰時兵力應是日本軍2倍,不論是兵力或艦隊數量都優於日本救援艦隊。

露梁海峽的午夜

明、朝連合艦隊派出巡邏隊在露梁海峽及其以東海域巡邏,監視泗川、南海、固城各地日軍動向。

1598年12月16日(慶長3年11月18日 、明暦11月19日)午夜開始日本艦隊正要通過露梁海峽。

島津義弘船隊主力大部已駛出海峽,進至露梁以西海面。雙方都知道對方就在附近,尤其立花宗茂船隊全神戒備。

陳璘率明朝水師為左軍,泊昆陽之竹島與水門洞港灣內,待機出擊

李舜臣率朝鮮水師為右軍,進泊南海之觀音浦,待機與明軍夾擊日軍。

察知日本島津艦隊將來的陳璘明水軍與李舜臣朝鮮水軍埋伏以待,16世紀末朝鮮戰爭最後大規模海戦「露梁海戦」(Battle of Noryang)爆發。

e0040579_8231232.jpg


中朝夾擊 日軍海戰當陸戰打

明、朝連合艦隊左右兩路分別從南北兩個方向,對島津艦隊展開了猛烈的攻擊。

《朝鮮李忠武公行述》對這戰鬥作了生動的描述:「兩軍突發,左右掩擊,炮鼓齊鳴、矢石交下,柴火亂投,殺喊之聲,山海同撼。許多倭船,大半延燃,賊兵殊死血戰,勢不能支,乃進入觀音浦,日已明矣。」

此時,「月掛西山,山影倒海,半邊微明,我船無數,從陰影中來,將近賊船,前鋒放火炮,呐喊直駛向賊,諸船皆應之。賊知我來,一時鳥銃齊發,聲震海中,飛丸落于水中者如雨。」(《柳成龍懲毖錄》卷二第六十八頁)

島津艦隊先鋒一開始就出師不利,先鋒船島津部將樺山久高隊、突破海峡突破成功時與本隊分斷,後來在観音浦淺水地區觸礁,他們徒歩上岸逃往南海島東岸。

主將陳璘的旗艦一馬當先, 乘風破浪,撞沈日軍小艇無數就想開炮轟擊日艦。

沒想到 立花宗茂見聯軍主將太過靠前, 認爲有機可乘, 急派數搜戰艦前來圍攻陳璘

轉瞬間陳璘還來不及開炮, 近百日兵卻爬上旗艦, 與明軍展開肉搏。

據《谷田六郎兵衛覺書》載,立花家臣池邊貞政立下一番乘踏入陳璘的戰船,但卻反遭串刺戰死。

明軍誤擊 鄧子龍之死

本來鄧子龍率兵1000人,駕3艘巨艦為前鋒,待日船隊通過海峽後,要迂回到側後發起攻擊,切斷其歸路。看到陳璘有難,急忙轉向前往救援。

但己方一艘戰艦誤將偏離航道的 鄧子龍當成敵艦,當時明軍有子母船與連環舟等特攻船。

e0040579_13523539.jpg


e0040579_13535781.jpg


不知那個明軍笨蛋「誤擲火器」特攻 鄧子龍的座艦,船身很快起火燃燒,部下隨即請示,希望鄧子龍放棄此船,轉乘小艇,暫避他處。

然而鄧子龍回答:「此船即我所守之土,誓死不退!」

日軍殺入時,鄧子龍力戰而死,其首級被日軍割去。

《明史 鄧子龍傳》記載「子龍素慷慨,年逾七十,意氣彌厲,欲得首功,急攜壯士二百,躍上朝鮮船、直前奮擊,賊死傷無數。他舟誤擲火器入子龍舟。舟中火、賊乘之,子龍戰死。」

李舜臣突入 島津突圍

李舜臣也看出情況危殆, 不敢怠慢, 急催自己的戰艦奮力向前,解救被日軍在海上搞肉博戰的陳璘艦隊。

立花軍不擅船戰,只想將靠近的敵船然後登敵船展開斬殺,高橋統增的軍兵往返於敵船間。當成陸戰的立花軍竟然傷亡甚微。

島津義弘軍卻死傷慘重。

李舜臣戰艦上的士兵還是得站在甲板上與日軍對射,島津軍都是旱鴨子,但鐵炮方面卻是一等高手。

激戰當中, 朝鮮水軍也傷亡慘重, 栗浦萬戶 李英男, 偏將 方德龍高德蔣 等高級軍官戰死。

日軍總指揮島津義弘旗艦因潮流關係開始往後漂流,好不容易有了讓李舜臣開炮「忙脫啦!」的距離,李舜臣開始準備火炮把他旗艦當靶子打,可是立花宗茂的船又靠近來救援,鐵炮弓箭又開始對射。

e0040579_11403854.jpg這隻日本陸軍將領拼湊出來的日本救援艦隊此役雜牌船隻大部全沉,但立花宗茂在混戰中擄獲得敵船60艘,結合其他日本船,在島津義弘領導下,戰爭繼續持續著。

死傷慘重的島津義弘不愧是日本突圍之神,戰況對日本軍不利、快要天亮時大勢已定。

島津義弘率艦隊往觀音浦方向準備往南沿海島西岸撤退....

李舜臣率朝鮮水師跟蹤追擊,脫下戰袍親自擂鼓再度與日軍血戰。

在朝鮮史料『乱中雑録』記載,朝鮮水軍也反轉追擊日艦往海峡口南西観音浦,在朝鮮史料『乱中雑録』記載,此時李舜臣逼近一艘島津日本船時,船尾裡埋伏的鐵炮隊發出強大威力的「一斉射撃」(齊射)。

鐵炮突破護盾的「流彈」擊中一代海軍戰神 李舜臣左胸,李舜臣傷重陣亡。

臨終前李舜臣把軍旗交給侄子李莞囑付不要公佈他的死訊「戰方急, 愼勿言我死」以免影響軍心。

命令李莞代替他指揮督戰,直到勝利,李舜臣享年53歲

陳璘停止戰鬥,島津義弘突圍而去.......

李舜臣為何脫下戰袍?

e0040579_15561490.jpg韓國人一般相信李舜臣是在海戦追擊大敗的日本軍時身中流弾戦死,但朝鮮的戰船(板屋船)李舜臣艦上指揮所都有親兵拿著超過成人身長的盾嚴密防守著,一般流彈不太容易射入,就算李舜臣去敲鼓難道拿著長盾的親兵們沒跟著?

李舜臣被鐵炮貫穿了左胸後,李舜臣急令周圍的將士用盾牌擋住自己別讓敵人知道他已經中彈,說出:「戰方急, 愼勿言我死」並在咽下最後一口氣,這些拿著長盾的親兵們會不會太混了?

所以有傳說有輝煌輝戦果的李舜臣一直被疑心暗鬼的宣祖懷疑會謀反,不相信一直想搞死他的宣祖所賜的「免死狀」,為避免戰後落得「狡兔死走狗烹」被誅殺的不榮譽下場,不如選擇英勇光榮的「戰死」。

另外日本軍與明軍有交涉,劉綎陳璘小西行長保證的「戰功」上報明神宗,海戰須適可而止,要朝鮮水軍停止攻撃以確保退路。

朝鮮朝廷屈服於明朝的「貪功污將」壓力下停止追擊命令,下令李舜臣不准追擊。

李舜臣作戰常以囮船誘敵出戰,但不常實施追擊戰,但此戰卻一反常態,說「現在、不將敵軍全部殲滅的話、以後他們會後再襲來」。

李舜臣不聽命令繼續追擊,所以再度抗命的李舜臣有了「死的覺悟」,所以脫下盔甲戰袍,藉擊鼓來迎接死亡的子彈。

據某些史書記載李舜臣也是跟鄧子龍一樣遭到自己人明軍火器誤擊,因傷勢嚴重而死。

更有宣祖李昖埋伏殺手在露梁海戦最激烈的時候,用火槍近距離射殺想叛國跳槽的李舜臣嫁禍給島津軍之傳聞。

日軍達成撤退目的

李舜臣鄧子龍戰死後,陳璘再度封鎖順天倭城,

小西行長陳璘說先前交出南海倭城條件依然有效,單只有水軍的陳璘也不想打了,允許小西行長日軍離開。

小西行長松浦鎮信有馬晴信五島純玄大村喜前等5人快速全軍退出順天, 繞過南海島南部。

並接應了南海島上的樺山久高,20日安全到達巨濟島,日軍 一齊退回釜山。

小西行長曾一路由南而北「朝鮮打通」,縱貫韓地,這樣跑回日本也有些狼狽,逃出順天倭城後回到日本,將2艘俘虜的明國戰艦這陳列在大坂城外的一條河裏讓民衆觀賞,以羞辱明軍。

朝鮮王朝編纂『宣祖実録』記錄露梁海戰:「日本船百隻捕捉、二百隻焼破、斬首五百、捕虜百八十餘、溺死者不知數」。

不被朝鮮李朝李昖喜歡的朝鮮民族英雄李舜臣戰死後,所屬海軍沒有被保留。

李舜臣在西元1598 露梁海戦死後,一直到20世紀近400年間,當時與豐臣秀吉侵略朝鮮有關的中日韓3國的大衆已經完全不知道李舜臣這個人,李舜臣成為「無名的將軍」。

日本併吞朝鮮後,日本人對於專門阻擊日本海路補給船隊的李舜臣很有興趣....

才由日本人主導招集朝鮮文学者與歷史研究者再度「發掘」出這曾令日本人頭痛的英雄李舜臣

e0040579_17212559.gif
:「三尺誓天 山河動色 一揮掃蕩 血染山河」~~~」



e0040579_16511315.jpg
:WTFM全軍破敵陣線
[PR]
by cwj36 | 2010-09-20 15:03 | 【朝鮮Total War】

1592 閑山島戰役

1592 閑山島大捷
朝鮮軍神 李舜臣 (이순신)


一揮掃蕩 한 번 휘둘러 쓸어버리니
血染山河 피가 강산을 물들이도다




e0040579_2101758.jpg


(李舜臣有關戰役分佈地點)


日軍來襲 朴泓鑿船

朝鮮水軍自高麗時因為要對付倭寇海賊開始到李氏朝鮮時代都很發達。

當時防衛釜山的是慶尚道海岸線的 慶尚水軍左使朴泓和 慶尚水軍右使元均都是領議政李山海的親信。

朝鮮有嚴重的黨爭與地域歧視,慶尚道出身的人藐視全羅道出身的人。

朝鮮水軍中無論是經費、設備、人員以慶尚道待遇最優、戰力最強的水軍區,而全羅道是朝鮮待遇最差,頑劣犯錯、放牛吃草的人下放的水軍區。

柳成龍舉薦的全羅道左水使李舜臣、右水使李億祺在軍中地位遠不及慶尚水軍朴泓元均,其中元均還特別看李舜臣不順眼,元均是「猪突猛進」型性格的將領特與「佩劍儒林」文人性格的李舜臣格格不入,軍中派系傾軋嚴重。

文禄元年(1592年)4月12日(旧暦)、豐臣秀吉發動朝鮮戰爭,準備在釜山大登陸。九鬼嘉隆脇坂安治加藤嘉明率戰船運輸船船隻700艘朝釜山前進。

戰力最強但昏聵無能的慶尚道水軍左史朴泓在釜山竟鑿沉所有戰艦板屋船, 未戰逃跑,沒有擊沉任何敵艦的慶尚道水軍, 全朝鮮三分之二的海軍力量,就這樣自廢了武功, 葬身海底!

元均朴泓如此「天才」,連忙撤回巨濟島加背梁本營。

緊急呼叫全羅道水軍來援。

但近在麗水港的李舜臣卻友軍有難,不動如山,不僅自己不出兵,還派人告誡元均「勿令妄動」。

玉浦海戰 攻擊輸送船團

e0040579_6361431.gif朝鮮全羅道左水使李舜臣利用在地漁船與偵察船的情報網得知日本水軍的動向情報。

1592年5月5日早晨,李舜臣李億祺率領板屋戰船24隻、小型軍船15隻、與小舟(武裝漁船)46隻,駛出全羅南道麗水港。在太陽落下地平線後進入慶尚道水域。

6日、慶尚道右水使元均艦隊出動。

7日李舜臣全羅道水軍與元均艦隊會合,共計大小船隻91艘,從巨済島往加徳島方向迂回,李舜臣偵察船發現巨済島的玉浦港有50艘日本船。

那是藤堂高虎堀内氏善日本輸送船団,朝鮮水軍對停泊中開始砲撃日本船團。

突然遭到砲撃的藤堂高虎堀内氏善日本船団開始各自逃走。

朝鮮水軍將日本船包圍、包囲砲撃後日船11艘沈沒。

入後夜、朝鮮水軍又發現5艘日本船、又被擊沉4艘。

翌日8日、李舜臣得到赤珍浦有日本船13艘輸送船接近的情報。

朝鮮水軍前往圍剿破壊日本船11艘。

玉浦海戰日本輸送船団如由羊入虎口般26艘被李舜臣擊沉,朝鮮水軍完全無損。

泗川海戰 李舜臣左肩受傷

e0040579_6421946.gif1592年5月27日,日本水師不甘失敗,轉而向慶尚南道的泗川進攻。

李舜臣得知消息後,立即於5月29日率龜甲船隊23艘出發,迅速駛至泗川海灣外面。

當時海灣內共有12艘日本樓船,但日軍對上次海戰失利猶有餘悸,因此當他們見到朝鮮水師馳援,便迅速逃至陸上,在山上布防。

李舜臣於是命朝鮮水師假裝撤退,以引誘日軍登船追擊,結果日軍中計。

這時正好潮漲,大大有利於朝鮮水師的3艘龜甲船和板屋船這類大型艦船活動,因此當日艦出動時,李舜臣即下令眾艦船迎擊,遇到小船則乾脆用龜甲船撞沈它,弓箭、槍彈對龜船毫無傷害,引起日軍極大恐慌。很快地,日艦便被打敗。

李舜臣雖然在戰鬥中左肩被銃弾擊傷,但仍繼續指揮官兵殺敵,結果12艘日艦全部被擊沉。

唐浦 唐項浦海戰 來島通之戰死

e0040579_657356.gif日本經玉浦海戰、泗川海戰失利。

西元1592年6月2日,朝鮮水師統帥李舜臣統領的朝鮮水師龜甲船隊主動出擊,進攻在唐浦港內停泊的来島通之亀井茲矩21艘日艦

日艦被朝鮮水師兩面包抄,最後被全殲。

亀井茲矩的「龜井琉求守殿」軍扇也成為了李舜臣上奏戰功「唐浦破倭兵状」中所列的戰利品。

龜井茲矩頗為有趣,希望豐臣秀吉恩賞給他「外國領土」,他曾得到「琉求守」(指日本南方的琉球國 今沖繩)與「台州守」(當時明朝浙江省)。

龜井茲矩逃走,而來島通之則戰死。

唐浦海戰獲勝後,李舜臣稍事休整。6月4日,與全羅右水使李億祺會師。

並於6月5日清晨齊其一起率領51艘戰船,向固城唐項浦的海灣內的26艘日艦進攻,並從兩面對其包抄圍攻。

結果日艦除了一艘被故意放走外,其餘全部被殲滅。

當晚,該艘故意放走的日艦將岸上日軍接載上船,並欲於6月6日凌晨逃走,但這正中了李舜臣的計謀。

結果朝鮮水師殲滅了該艘日艦,固城唐項浦海灣的全部日艦均被殲滅。

豊臣秀吉命令 九鬼艦隊

由於海戰不斷失利,李舜臣對日本輸送船團產生嚴重威脅,更嚴重影響日軍補給,忿怒的豊臣秀吉在6月23日發出書状招集在陸戦與後方輸送的脇坂安治(動員定数1500人)、九鬼嘉隆(動員定数1500人)、加藤嘉明(動員定数750人)三大名一定要消滅李舜臣的朝鮮水軍。

九鬼嘉隆鐵甲船旗艦-「日本丸」準備上場對付李舜臣的龜甲船。

e0040579_12201030.jpg


閑山島海戰
Battle of Hansan Island

6月14日三位大名九鬼嘉隆脇坂安治加藤嘉明在釜山浦集結,為了想得到「一番槍」首功功名的脇坂安治於7月6日竟率領73艘戰船,往巨濟島單獨出擊。



另一方面,得到豐碩戦果李舜臣(24艘)在7月6日察知日本水軍動向,馬上率船出撃,並與慶尚右水使元均(7艘)與全羅右水使李億祺(25艘)的水軍合流,計56艘 。

7月8日......
李舜臣與元均之間作戰方案起了對立。元均提議應該馬上以「猪突猛進」方式攻擊日本船,而李舜臣認為針對日本水師依岸近作戰易於逃跑登陸的特點,乃梁海峡狹窄且多暗礁,應該引誘日本艦隊進入閑山島與巨濟島之間的乃梁海峡。

李舜臣批判喜歡猪突猛進的元均作戰死腦筋,考慮欠妥不會轉彎。

元均因兵力少,發言份量不夠,「詌譙」在心裡。

e0040579_211034.jpg


李舜臣施誘敵戰術,數艘大型板屋囮船(引誘船)先佯裝撤退,脇坂安治艦隊見獵心喜,日本艦上鐵炮兵亂射的追逐這幾艘囮船,當脇坂安治艦隊被引到閑山島海上,李舜臣的策略奏效。

脇坂安治發現被追的朝鮮船逃到閑山島島の影的海域突然不逃了,李舜臣以強大的氣勢迫近....

e0040579_16322943.jpg


李舜臣排出鶴翼陣,展開雙翼包圍,脇坂安治艦隊。

脇坂安治仗著船多以矢鋒方陣試圖衝入李舜臣陣中混戰。朝鮮軍3艘龜船則一馬當先,撞沈了敵前衛的幾艘大艦並堵住前線。

李舜臣下令:

「所有戰船掉轉船頭!
所有戰船擺成鶴翼陣形!
首先攻擊敵前鋒船!~全軍:忙脫喇!!」


朝鮮水軍李億祺元均各艦也掉轉船頭「忙脫喇!!忙脫喇!!忙脫喇!!」激烈開炮向脇坂安治艦隊射去,脇坂安治被沉重打擊發覺不妙打算往後退卻.....

不過,為了這個時候脇坂艦隊因為潮流的變化反而被推回去了。

李舜臣的作戰計劃也計算到潮水的流動變化。

e0040579_1633429.jpg


大部份後退無力的日艦,被近距離放的火箭燒得紛紛沈沒,日本水軍壊滅,李舜臣在「見乃梁破倭状」記載,日本艦隊安宅船36艘・關船24艘・小船13艘、總撃破數是63艘幾乎是全軍覆沒。

朝鮮軍僅損傷4艘,19 人陣亡,114 人受傷。脇坂安治最後陷入絕地,但靠著旗艦的槳手們拼命划,硬是逆著潮流,划出戰場撤退成功。

(脇坂安治への動員定数が1500人であることを考えると発見数と戦果は過大評価の可能性が高い。預估應為47艘左右)

此海戦,脇坂安治的主要部将脇坂左兵衛渡辺七衛門陣亡,海賊出身的真鍋左馬允的船沉了上陸後因責任感重而切腹。

脇坂艦隊在海戦中棄船,游泳上閑山島者有200人生還。

安骨浦海戰 九鬼慘敗

e0040579_722067.gif已經知道脇坂安治為搶先立功(抜け駆け)的九鬼嘉隆加藤嘉明水軍42艘於7月6日由釜山出帆,7日經由加徳島於8日到達安骨浦停泊。(안골포해전)

知道日本艦隊在安骨浦停泊報告的李舜臣因天氣惡劣停止攻擊九鬼艦隊,10日才開始襲擊停泊日本艦隊。

安骨浦是個淺水灣,容易擱淺,不利使用大型船作戰、李舜臣又想引誘日本艦隊出港作戰,但九鬼嘉隆沒那麼好騙。

但聰明的李舜臣不久以早晚不停反覆在往安骨浦口外往港內射炮,各艦輪流去「忙脫喇!!忙脫喇!!忙脫喇!!」因射程遠,瞄準不易,就這樣亂射一通,想不到這樣也擊沉大船21艘、中船15艘、小船6艘。

九鬼嘉隆見艦隊未戰就被擊沉,一代海賊大名,日本最傑出戰船製造人真是感到欲哭無淚。

李舜臣最想擊沉的九鬼嘉隆鐵甲船旗艦-「日本丸」帆柱也被擊斷(帆柱が折れる)。

李舜臣可能打到沒有炮彈,殘餘的日本艦隊竟趁夜從安骨浦脱出,九鬼嘉隆沒有帆柱的「日本丸」槳手們也是拼命划,硬是划出安骨浦「脱出」成功。(鐵甲船日本丸在1856年因老朽化而解體)

朝鮮水軍也在翌日返回根拠地。九鬼嘉隆倉皇逃遁,李舜臣共擊破了近80艘敵日艦,史稱閒山島大捷。

閒山島大捷與晉州大捷、幸州大捷並稱為“壬辰倭亂”的三大戰役,並被寫入馬漢《海權論》裏的著名戰例。

九鬼嘉隆的大敗遭到豐臣秀吉問責,被命隱居,將家督之位讓予兒子九鬼守隆,賜其五千石領地,作為他的“隱居料”。

李舜臣晉升三道水軍統制使。

「願以一死為期,直搗虎穴,掃盡妖氛,欲雪國恥之萬」- 李舜臣

戰後 豐臣秀吉也玩龜戰術

由於海戰連敗的結果、豐臣秀吉「悟出」急造的日本水軍出擊李舜臣朝鮮水軍在海上戰鬥是「不利」的。

因此秀吉下令在日本軍勢力範圍沿海要地必須建造城砦炮台(後來的倭城)配備攻擊海船的大筒與大鉄砲,變更「船對船積極的海上攻擊作戰」變成「船對水陸防禦作戰」之龜戰術。

此戰術轉換非常有効,之後李舜臣對日本側的泊地攻撃,日軍不是馬上上陸防守,就是快溜,有如躲鯊魚般避開。

因此果然如釜山浦攻撃、熊川攻撃等,李舜臣得到的成果不多,找不到日本艦隊決戰,李舜臣連出擊回數也激減。

e0040579_17212559.gif
:「아~씨발~我想說的是.....其實...我是"台灣人"啦..cccc」~~~」

e0040579_16511315.jpg
:WTFM全軍破敵陣線
[PR]
by cwj36 | 2010-09-19 12:20 | 【朝鮮Total War】

日本戰國時代戰船

日本戰船

.

(圖來源:亂的時代MOD)


日本戰船基本有四種:小早船、關船、安宅船、鐵甲船。前三種船都是單桅,遠洋時使用帆,近戰使用櫓,船體分上中底三部分,底部在吃水線以下。

因為日式鐵甲巨船航速極慢,只能近海作戰,所以出征朝鮮的主力艦多為安宅船,分大中小三號,船上有屋,屋頂有箭樓,士兵可站在箭樓上居高臨下作戰。

日韓海戰

小早船(こはや)



小早是小型的關船,也就是說是小型的早船(快船),所以略稱“小早”。小型船,設計思想是放棄防禦力,盡可能大的提高機動性。兩舷在四十挺櫓之下,在正規海軍中主要負責偵察和傳報。

但因其輕巧靈便,效費比高,技術含量低,故成為海賊們的主流艦隻,常集群使用。在艦隊中的作用相當於現代的驅逐艦。

小早船可以分為鐵炮船、長柄船、奇船、物見船、番船、兵糧船等。人員的配備以八百石船為例子,一般配備櫓百隻,則需要水手百人,船頭舵手五人,火槍兵百人左右,戰鬥人員佔據總人數的一半。如果以風帆為動力,則所需水手可大大減少,則搭乘百人的鐵炮隊。

以毛利水軍與村上水軍等都使用焙烙火矢與投炮碌(類似手榴彈)為主要武器,所以都選擇使用小型・快速小早船為主力艦。

關船(せきぶね)




關船(せきぶね)是一款中型戰船,設計思想是在兼顧防禦力的基礎上提高機動性,兩舷在八十挺櫓到四十挺櫓之間。

武器為大筒與鐵炮,是水軍的主戰力量。江戸時代徳川幕府禁止諸大名使用安宅船,所以関船成為日本最大型軍船。

安宅船(あたけぶね)




安宅船是約在日本戰國時代開始出現的大型戰艦,其大者可達50公尺長、10公尺寬以上,稱為「大安宅」。

這種船體積大而堅固(使用龜骨),但比較朝鮮,明船要脆弱的多。該船中央後方設警樓,分三層,配小櫓百六十,大櫓八十。

安宅船體積龐大,約可乘載百人以上的軍隊。雖然其航行速度並不快,但是戰鬥時僅需數十人的水手便能靈活操作,為其優點。

武器為大筒與鐵炮,是正規海軍的核心力量,水軍的佈陣時的核心所在,兩千石以上的大船可歸入此類。

鐵甲船(てっこうせん)





日本戰國時期,織田對一向衆征伐,毛利水軍麾下的村上水軍倚仗本身精熟的操舵技術和炮烙火矢使用一沾即走的燒夷戰術-投炮碌(類似手榴彈)將織田水軍打得七零八落,從此村上武吉就成了織田信長進攻本願寺的頭痛人物。

因此,織田信長九鬼嘉隆建造大型的安宅船以對抗毛利水軍、村上水軍的火箭 與村上水軍得意的投炮碌,將船身全體用防火的鉄板覆蓋。

最有名的鉄甲船是九鬼家朝鮮出兵的旗艦「日本丸(にっぽんまる)」。

f:水軍

:「投炮碌」......................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10-09-19 03:38 | -古代日本-

赫利俄斯(Helisii)

e0040579_14534373.png


赫利俄斯(Helisii)
塔西佗的年鑑有描述 日耳曼盧基人(Lugii)聯盟,其中他提到了其中5個最強大的族群: 哈里(Harii )、 赫爾維科納(Helveconae) 、馬尼米( Manimi )、赫利俄斯( Helisii)和納哈內維利(Nahanarvali )。

盧基人聯盟應該就是混合日耳曼凱爾特部落聯盟的殘存。他們對波蘭中部和南部的普熱沃斯克(Przeworsk)文化 做出了貢獻。

西元91-92年,羅馬皇帝圖密善在位期間,盧基聯盟與羅馬結盟,他們要求羅馬對付他們的的西方鄰居抵抗日耳曼 蘇維匯部落的侵略。

赫利俄斯(Helisii)人住在日耳曼與和西徐亞交界處維斯瓦河邊 ,並擴展到到現在波蘭的西里西亞地區。

到了西元2世紀時,羅馬皇帝馬可·奧勒留與日耳曼、薩爾馬提亞人所組成的聯盟爆發馬科曼尼大戰(Marcomannic Wars 或German and Sarmatian War),盧基聯盟依然站在羅馬帝國那邊。

盧基聯盟最後的命運在歷史上並不清楚。

鑑於他們的居住位置,他們似乎有可能被斯拉夫人吸收遷徙到歐洲中部以西的地方。
[PR]
by cwj36 | 2010-09-19 03:28 | 【Total War 日耳曼】

1597 漆川梁海戰

1597 漆川梁海戰
日本水軍大復仇


e0040579_2232712.jpg


李舜臣叛國罪

16世紀末,中日韓3國大戰暫時和談時期,朝鮮內部開始黨爭內鬥,扣在李舜臣頭上的罪名有三種:

第一、欺君犯上罪
第二、不追擊敵寇的叛國罪
第三、搶功誣陷罪

這是對從壬辰倭亂初期李舜臣便開始與元均之間的不和、李舜臣在其日記中記載元均是「在天地之間元均兇惡的程度是脫離常軌的人」(「天地の間に、元均ほど凶悪で常軌を逸した人はいない」),元均以搶功誣陷罪先誣陷李舜臣

朝鮮下3道撫軍司左相尹斗壽在休戦交渉期密命李舜臣水陸攻擊日軍。

李舜臣在1594年3月以水軍攻撃巨濟島(第二次唐項浦海戦)遭日本軍撃退,妨害明朝與日本和平交渉與交戦禁止令。

e0040579_127309.jpg


同年9月到10月李舜臣朝鮮陸水軍再攻撃巨濟島作戦被福島正則島津義弘撃退(長門浦・永登浦海戦)。

朝鮮王朝怕明朝追究開戰原因,査問李舜臣無視君令「禁止交戦」仍出兵,犯「欺君犯上罪」。

李舜臣在丁酉年1597年2月在漢山統制營被捕,主要還是「不追擊敵寇」的叛國罪。

1597年小西行長的謀士要時羅被派往朝鮮慶尚右兵使金應壽將軍的陣營,偽裝成為朝鮮進行間諜活動的要員。

要時羅在較長時間的間諜活動中,不斷提供似乎有利於朝鮮的情報。

明朝與日本和平交渉破局後,他向金應瑞提供了加藤清正將率大艦隊在某一時刻出現的情報,並主張要李舜臣出征應戰。

當時,金應瑞認為他的建議有道理,並向宣祖提出讓李舜臣出兵迎戰的請求,而宣祖接受了這一請求,並向李舜臣下達了發起總攻的命令,但李舜臣卻拒絕了這一命令。

因為他知道,要時羅所說的海域暗礁多,是一處非常危險的地方。

在這種地方與日軍開戰,無疑是一種自殺行為。

但當金應瑞向宣祖稟報了李舜臣拒絕出戰的消息時,最後權慄只得搬出軍令, 嚴令李舜臣出擊。

李舜臣艦隊還沒開出港多遠, 要時羅 再次出現在 金應瑞 的大營, 並帶來了令人“遺憾”的消息: 加藤清正 已經在7天前安全抵達 釜山, 朝鮮人永遠地失去了殺死這個最兇惡的敵酋的機會。

頓時朝野輿論大嘩, 君臣上下的矛頭一齊指向抗令不遵的 李舜臣,宣祖李昖龍顏大怒,他對李舜臣不聽命於己的事情懷恨在心。

隨後,李舜臣被捕,並被押解到首都漢城遭到了嚴刑拷打。

當時,曾召開了7次對李舜臣興師問罪的御前會議,《宣祖實錄》對那些御前會議的對話錄做了詳細的記載。

據《宣祖實錄》記載,宣祖李昖極力慫恿朝廷大臣們同意他做出的罷免李舜臣的職務以及宣告處於他死刑的決定。

但對他的忠誠堅信不疑的部分大臣卻極力反對判處李舜臣死刑,此外還有些大臣提出了在這戰亂時期問斬一員大將實為不妥的建議。

負責審問的 判中樞府事 鄭琢 建言:「李舜臣 世之名將, 殺之可惜。 現在國家多事, 不若讓他戴罪立功。」朝議准奏。

李舜臣 死罪可免, 罷官免職,編入前線 權慄元帥 軍中充一小卒。

因此,李舜臣才倖免于難,而被投入監獄。

白衣從軍

李舜臣被下放到權慄將軍部下「白衣從軍」。

「白衣從軍」是指朝鮮時代對犯有重罪的武官處以的無任何官職的情況下隨同軍隊一起參戰的處罰,李舜臣在壬辰戰爭爆發4年前,在1588年討伐入侵豆滿江北側鹿屯島的女真族的戰鬥中就以白衣從軍身份參戰。

李舜臣從三道水軍統制使降到白衣從軍,這在當時極為注重名分的階級社會可謂是奇恥大辱。

不過這是李舜臣第2次的白衣從軍

1586年李舜臣還是陸將時擔任造山萬戶兼鹿屯島屯田事宜,在此期間與上司李鎰不和,後因女真入侵鹿屯島造成人員傷亡,隨即以延誤戰機過失罪革職,就被罰白衣從軍。

歡天喜地的元均則晉升三道水軍統制使。

得知反間計成功後,豐臣秀吉立刻於2月21日再度調動14萬陸軍和數萬水軍再度侵朝。

藤堂高虎 漆川梁奇襲

6月18日、都体察使李元翼命令元均艦隊出撃。

但6月19日、與安骨浦與加徳島入侵日本艦隊海戰,30艘朝軍戰艦被擊沈,元均艦隊逃回閑山島。

慶長2年(1597年)7月7日、元均在加徳島上陸補給水源遭到高橋統増筑紫広門軍伏撃敗走。

種種敗績使都元帥(朝鮮軍最高司令官)權慄元均嚴厲叱責還與以杖罰。

元均領兵再退, 一路潰退到 巨濟島 與漆川島之間狹窄水域漆川梁停泊, 漆川梁多有淺灘, 非常不適合船身高大的朝鮮戰船行駛或停泊。

e0040579_12502527.jpg


1597年7月15日,藤堂高虎加藤嘉明脇坂安治

率領龐大的500艘日本艦隊,偷襲了停泊在漆川島(巨済島北端西)的朝鮮海軍。

同時, 島津義弘 率陸軍2000從加德島移至 巨濟島的西北角, 打算從陸路會同水軍, 夾擊朝軍。包圍圈佈置完畢。

由於在壬辰之役中日本的安宅船不是朝鮮龜甲船的對手,此次日本海軍大量動用了巨型鐵甲船,並專門針對朝鮮海軍的龜甲船做了改進。

當時是停戰期間,朝鮮海軍原以為日本的艦隊是運輸艦隊,沒有料到藤堂高虎水軍會突然發起進攻。

由於朝鮮海軍沒有絲毫戒備,倉皇結陣,被圍三四重,士卒焚溺殆盡,結果戰船幾乎全被日本海軍擊沉擊毀,島津家文書則記錄朝鮮有160餘艘大小船隻被日本捕獲。

朝鮮海軍統帥三道水軍都統制元均被火炮擊中身亡,亦有說元均也在逃往陸地的途中,被埋伏的日軍奪去了生命。

李億祺戰死

全羅道右水使李億祺 、忠清道水軍節度使崔湖與日軍死戰,直至全軍覆沒, 最後自沈於海中。

自文祿之役 爆發以來, 李億祺 便作爲 李舜臣 最得力的左右手,轉戰於朝鮮沿海, 立功無數,是朝軍不可多得的將才。

他的戰死,預示著 李舜臣 將孤軍奮戰, 獨撐海上危局, 直到與明朝水軍會師的那一天。

朝鮮海軍幾乎全軍覆沒,逃到岸上的也大都被島津義弘率日本陸軍狙擊殲滅。

慶尚道右水使襄楔

唯一生還的高級將領襄楔早看出全軍停泊在漆川梁的危局, 數次向元均進言, 但都被置之不理。

襄楔無奈, 只得約束自己屬下12艘戰艦, 要他們保持高度戒備狀態。

果然不出所料, 日軍來襲,朝軍大潰。

襄楔脫離

只有襄楔旗下的12艘戰艦由於早有戒備,才逃得大難。

襄楔回到 閑山島,深知日軍不久即來,守是守不住了,乾脆一把火把兵,舍,糧草,軍器燒了個乾淨。島上民衆也被指引到安全地帶避難。

可惜, 在大多朝鮮人看來, 襄楔的行爲與臨陣脫逃無異。

李舜臣 也指責他連 元均 都不如。

平心而論,也不能怪元均太無能,就算李舜臣也未必能預見日本海軍的偷襲而知道提前有所準備,倉猝迎戰數倍於己、裝備得到改進的敵人,難以獲勝。

漆川島之戰後,漆川島、閑山島等軍港和要塞悉數被日軍佔領。

朝鮮再度啟用李舜臣對抗日本。

而為朝鮮水軍保住最後12艘的襄楔在戰爭結束後,遭到清算追究,於漢城斬首。

e0040579_22312532.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0-09-18 13:53 | 【朝鮮Total War】

1593 平壤戰役

조선‎-TOTAL WAR
16世紀中國之「抗日援朝」
李如松軍團 平壤戰役


第一次平壤戰役 祖承訓大敗

e0040579_21401670.jpg


1592年5月2日,日本軍登陸僅17日,日軍便兵不血刃地進入朝鮮國都漢城。

5月18日臨津江之戰,都元帥金命元在臨津江北岸部署了13000的兵力,諸道都巡察使韓應寅主張朝鮮軍渡江攻擊而且執行了渡江行動,遭到加藤清正伏擊,朝鮮軍以大慘敗收場。

e0040579_144286.jpg


朝鮮宣祖率大臣逃離平壤,前往義州,留下金命元尹斗壽守城。

另一方面,宣祖派人向明朝求救。

宣祖李昖已作逃入明朝,準備「死於天子之國」之計。

尹斗壽金命元從大同江王城灘突襲宗義智所部的日軍,但戰敗,只得撤回了平壤。

e0040579_16475089.jpg


結果大同江王城灘被小西行長發現,隨後日本基督教大名小西行長不需要船全軍渡過大同江向北推進,佔領開城和平壤,直達中朝邊境的會寧。

日軍先鋒在得知朝軍已逃亡的消息以後迅速占領了平壤城,並張布告示以安撫民心,而日軍意外地收獲是,在平壤城中尚未被運走和被銷毀的數十萬石的兵糧。

逃向寧邊的朝鮮國王宣祖曾打算前往咸鏡道的鏡城避難,但被李恆雄等勸阻。

e0040579_20393097.jpg


李恆雄等認為,如再行前往咸鏡道,則一旦遭到日軍襲擊,便更無他道可走,因而為以防萬一,為確保必要時向中國遼東地區的退路,應前往義州避難較好。

派遣到朝鮮的日軍諸將均在進行著八道國割的制壓的時候,小西行長卻在和當時的李氏朝鮮,以及和後來的明朝摸索著進行和平交涉,而在平壤停止了北進的步伐。

6月間朝鮮使節李德馨屢次上書明朝遼東巡撫郝傑,並在巡撫帳下日夜痛哭不走,遼東巡撫受其感動,遣副總兵祖承訓率騎兵5000人渡鴨綠江救援朝鮮,7月16日與日軍戰於平壤城。

但因天雨馬蹄紛紛潰爛,加上祖承訓不知善用騎兵之利,反而領兵輕率進入平壤城內,城內多狹巷,騎兵不但無法衝鋒,更成為日軍鐵炮伏擊的對象。

祖承訓大敗狼狽逃出平壤城。

小西行長宗義智追擊敗走明軍,明將史儒・千總張國忠馬世隆被殺。

7月29日,李元翼率領朝鮮軍攻平壌又被撃退。

明朝軍潰將亡,祖承訓僅以身免,明朝朝廷震動。

因明軍的参戰,日本侵韓諸將合議的結果,年内從平壌往北進撃停止,特別加強漢城的防備。

明朝廷因祖承訓敗北的新事態決定増援,但需要時間調兵遣將,剛好小西行長來講和交渉雙方各懷鬼胎以50日為休戦協定,互相重整軍備。

日方小西行長佯裝與明朝和談提出「一國兩治」,說願意接受封貢,並且以大同江為界,將平壤以西歸還朝鮮王朝。

明朝軍方懷疑小西行長的一國兩治,參謀李應試建議,或許可以將計就計,出奇兵偷襲,況且如此劃界,讓他們吞併平壤以南的大片領土也是明朝不能容忍的。

第二次平壤戰役 李如松軍團

萬曆21年(1593年.文祿2年)正月初四,大明朝命東征提督李如松(明朝遼東總兵李成梁之長子)援朝抗倭,率43000餘兵渡鴨綠江。

這時朝鮮軍只剩8000人,「天朝」大軍再不來援救,宣祖李昖就得逃入遼東。

李如松率兵來到肅寧館舉行所謂「封貢大典」,對小西行長封貢。

小西行長先派遣竹內吉兵衛等20幾人迎接,不料李如松突然下令拿人,日人一時慌亂,被明軍拿下3人,其餘的逃回小西行長處彙報。

小西行長覺得奇怪,問和談人員:「是不是翻譯沒有把事情說清楚,導致李提督誤解?」於是又派親信前往解釋。

李如松使用迷魂計,對他們撫慰備至。

正月初六,李如松率兵來到平壤城下,小西行長以為明軍接受劃界條件了,興奮地派部下夾道迎接,而李如松卻要佈置將士40000多人整營入城繼續幫小西行長「封貢」。

e0040579_4223250.jpg小西行長部將看出李如松根本是在「莊孝維」的破綻,日本第一軍團18000人登城據守,決戰在所難免。退縮在練光亭的土窟中用火槍不停射擊。

李如松豎起一面大白旗,上書「自投旗下者免死」。

次日總攻開始,李如松親率敢死隊衝鋒陷陣,同時以火攻對抗。

小西行長則佔有地利,退縮在練光亭的土窟中用火槍不斷射擊,戰鬥非常激烈,勁弩齊發,火焰蔽空。

明軍攻平壤城,弓箭手先吃解藥後使用毒箭~


明朝共有10大類40多種毒武器。總攻時,明軍除了毒箭就是用了「毒火」彈。

⋯⋯

明朝使用化武對付蒙古人、女真人由來已久~也都被敵方稱為打不贏人就使出勝之不武的天朝手段~

對付侵韓「倭寇」(其實中國沿海的倭寇90%以上是漢人假冒的)使用毒箭、毒刀、毒煙更是不離手~

當時明軍配有佛朗機砲、虎蹲砲,滅虜砲...等等火砲數百門,日軍火繩槍雖然優於明軍火統,但日軍卻沒有明軍威力強大的火炮。

臨近午時,攻打松浦鎮信防守的牡丹峰的明軍也在由休靜和尚率領的僧兵的幫助下奪取城北制高點牡丹峰。

松浦鎮信軍撤回平壤城。

李如柏的頭盔中彈,都置之不顧,愈戰愈勇。

根據《萬曆三大徵考》記載,當時「倭炮矢如雨」,軍中稍微有人退卻,李將軍就親斬退卻者,並挺身向前高呼「先登城者賞銀5千兩」。

霎時火藥併發,硝煙瀰漫空中。

李如松的坐騎都被鐵炮擊斃。

李鎰(朝鮮軍)、祖承訓率領的明軍率先突破城南的蘆門(正陽門)、含毬門,楊元攻北方七星門,李如柏攻西方普通門。

e0040579_20191297.jpg


接著明軍大炮轟塌普通門、七星門陳城門,兩門也相繼被明軍攻佔,明兵相繼攻破了城西、城南和城北,。

日本第一軍團小西与七郎(小西行長の弟)、小西アントニオ(小西行長の従兄弟) 日比谷アゴスト(小西家臣日比谷了珪の孫)、小野木又六(小野木重勝家臣重勝の弟)、太田弾正(五島家臣) 、太田江十郎(五島家臣)、青方新八(五島家臣) 陣亡。

小西アントニオ日比谷アゴスト是基督徒所以名字有外來語。

大同門撤退

靠大同江的城東,日軍佈置大量鐵炮,明兵難以靠近。

李如松又派出信使給小西行長送信,大意是日軍敗局已定,為避免雙方不必要的傷亡,只要日軍撤出平壤,明軍將不予攔截。

小西行長接到李如松的信後猶豫不決,但是戰場形勢迫使他別無選擇,守也是死,突圍也是死,不如拼死突圍或許還有一條生路。

小西行長一看大勢已去,率領殘兵退守城北一隅風月樓。

入夜,日軍自東南方向突破,渡過大同江向漢城退卻向龍山方向轉進。

柳成龍已經布置黃海道防御使李時言, 助防將金敬老在日軍必經之路伏擊。

小西行長求援於大友吉統黑田長政小早川秀包,然而長政、秀包都以爲不能救。

吉統軍中議論不定,志賀親善以爲當退,吉弘統幸以爲當援,此時傳來「小西行長戦死」的誤報,大友吉統下令撤退,放棄平壤城南方的鳳山城撤退。

大友吉統此舉直接導致了日軍在朝鮮西北部駐軍的大混亂,

豐臣秀吉下《大友勘當狀》,痛責大友吉統失態,陣前逃亡,5月1日以改易處分,豊後一国與豊前宇佐郡領地充公,而也沒有去援救小西行長的黑田長政小早川秀包卻沒事。

小西行長看到朝鮮軍的身影,以為又中了李如松的奸計,眼見幾乎全軍覆沒,炮叢處處,悲忿自己就要戰死在朝鮮,幸運的是黒田家臣小河信章殺入朝鮮軍伏兵重圍救援小西行長

黒田家臣小河信章被派遣支援立花宗茂在平壤南方的牛峰,立花宗茂支援小西行長時,充當先鋒。

不料由於朝鮮伏兵怯敵, 金敬老竟然在敵前撤下伏兵, 不戰而退。

只有李時言從後面追擊日軍, 僅斬首60餘級就撤退。

後來小西行長小河信章為「日本一の勇士」,並上報豐臣秀吉嘉獎。

小河信章獲得豊前国妙見龍王蔵入地(一些犯有錯誤的大名的土地會被沒收,成為豐臣家的直轄領,是為「太閣藏入地」)1萬石與回國休假的獎賞,小河信章歡天喜地的返回途中卻在對馬鰐浦病死,享年40歲。

李如松將士們愈戰愈勇,宣稱「斬獲日軍一千五百有餘,燒死六千有餘,出城外落水淹死五千有餘。」

如照李如松的戰報小西軍團約18000人的兵力只剩5~6千,而小西行長報告則「損失1500人」而已。

顯然一個誇張戰果,一個掩飾損失...lol

朝鮮紀錄則形容,「在距城5里許,諸砲一時齊發,聲如天動,俄而花光燭天」,...「倭銃之聲雖四面俱發,而聲聲各聞,天兵之砲如天崩地裂,犯之無不焦爛...」。

李如松卒收復平壤、開城,並且準備進攻王京(今稱首爾)。

日軍救援

小西行長於平壤遭到明軍的猛烈攻勢而慘遭大敗,一路向南狂奔,直至龍泉山城。

日軍各部匆忙援救小西軍並由北部南撤至京城。

立花宗茂原本駐軍於平壤南方的牛峰,在救援小西軍的行動中和弟弟立花統增一起反擊追擊的明軍,明軍7~8千人遭受奇襲混亂而撤退,是戰稱為「龍泉之戰」。

1月18日,明軍收復開城,黃海道、平安道、京畿道、江原道4道也一並為明軍所收復。

就這樣,日軍用半年時間所攻占的朝鮮國土,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即被明軍收復了一半。

石田三成主張全軍堅守漢城,憑借城防工事死守,而小早川隆景等第六軍將領則高呼出城與明軍決戰,石田三成的意見也隨之被棄置。

明軍以連戰皆捷,頗有輕心,此時有謠傳日軍已棄王城而遁,李如松不疑,便率輕騎直趨碧蹄館

1593年1月26日,日軍立花宗茂小早川隆景早已在碧蹄館埋下伏兵.....

e0040579_16511315.jpg:WTFM全軍破敵陣線
[PR]
by cwj36 | 2010-09-18 02:03 | 【朝鮮Total War】

1598年 11月 順天倭城戰役

1598年 11月 順天倭城戰役
征韓大將小西行長
在朝鮮的最後一戰


e0040579_22101660.jpg


e0040579_166685.jpg16世紀末,豐臣秀吉在其「慶長之役」時下令日本軍在朝鮮半島南岸各地以建築倭城群布陣。

倭城群之中最西端就是於1597年11月在朝鮮全羅道光陽湾順天沿岸所建的順天倭城。

早在1597年11月, 在宇喜多秀家藤堂高虎 的「突貫工事」(24小時施工)幫助下,短期間內完成築城。

這座由小西行長在光陽灣一座半島上築起一座石垣城, 三面環海, 只有西面連接陸地。

其石牆沿東側丘陵到海岸突出小山內築三層天守, 堅固無比, 易守難攻。

外郭與本城之間海灣有海港, 據『宇都宮高麗帰陣物語』記載「可容納大小船隻600餘隻。」,但壞處是海港週邊的海域非常平淺容易觸礁,要得到來自海上的救援很困難,因此日軍曾提出放棄這個城的方案。

不過,這個棄城方案被豐臣秀吉否決。

新城完成後,小西行長松浦鎮信有馬晴信五島玄雅大村喜前等5將13000餘人駐紮此城。

1598年秋、明・朝鮮連合軍發動全面性朝鮮半島南岸倭城群攻略計劃,分東路軍、中路軍、西路軍、水軍4軍編成開始南下試圖一舉掃蕩日本軍。

明・朝鮮連合軍 西路軍

e0040579_1514549.jpg西路軍與水軍以順天為攻撃目標。

西路軍以明朝劉綎21900人、權慄率朝鮮軍5928人組成。

水軍由陳璘率領明水軍19400人(實際數量不詳,看人數應在200艘以上 )、李舜臣率朝鮮水軍7328人(80艘戰艦)中韓聯合艦隊。

劉綎有「劉大刀」之稱,因征討緬甸莽應里而成名,並招撫孟養木邦孟密、隴川各土司。

曾參與平定楊應龍叛亂的播州之役。

明・朝鮮連合軍可說精銳盡出。

劉綎部隊中甚至還有很多外國兵,朝鮮官員李恆福曾記載:「(劉綎)令所率暹羅、都蠻、小西天竺、六番、得楞國、苗子、西番、三塞、緬國、播州、鏜鈀等投順人列立於左右,次次各呈其技,終日閱視。」

劉綎說:「我自十三歲時從父親領兵征戰,橫行天下。將外國向化者作為家丁。今所統率雖只五千,水陸之戰皆可用,倭賊不足畏也。且我慣於倭戰,熟知其情。」

朝鮮《再造藩邦志》里記載:「(劉綎)領川蜀兵五千人,其中有海鬼數十名,其種出南番,面色深黑如鬼,能潛行海底。」

除了日本降兵、暹羅兵,劉綎軍中甚至還有黑人士兵。

1598年8月、西路大将劉綎權慄由漢城出發經水原南下全羅道。

慶長3年8月18日(1598年9月18日)豐臣秀吉病逝。

死訊全被秘匿,朝鮮派遣軍並不知悉。

劉綎派使者到水軍大本営古今島聯絡水軍要求共同合擊之事。

9月19日, 陳璘李舜臣統領明朝聯合艦隊駛入順天 的出海口光陽灣。

這次聯合艦隊傾巢出動, 不但包括「可怕的」李舜臣80多艘朝鮮戰艦首次參與海上陸擊, 加上數百艘從大明 馳援而來的戰船, 順天倭城守將小西行長看到如此大陣仗內心嚇得心驚膽戰。

劉綎的詭計

在攻城之前,由於看此城頗難攻陷,明、朝鮮軍竟耍起謀略,提議「假和議真抓人」的陰謀,欲誘捕小西行長

9月18日、劉綎的和議書状送達小西行長面前「明日、在順天舊城付近會見講和。為解你疑慮,我將親自單騎在途中迎接你」(明日、順天旧城付近で会見し講和を結ぶべし。そのため、私は自ら単騎で途中まで貴公を迎えにゆこう)。

傻傻的小西行長可能認為大軍壓陣,談一談撤離順天也好,竟然相信劉綎準備前往會面。此時松浦鎮信跳出來勸阻說:「中國人虛偽多詐,如果去必定危險,上次在平壤不是也被欺騙?」(唐人は嘘偽りが多く、行けば必ず危うい。かつて平壌でも騙されたではないか)。

小西行長不聽勸諫,執意前往。

19日,劉綎在会見場所途中的道路周囲佈置伏兵、派了個假裝「劉綎」的影武者站在會面地點準備「迎接」小西行長

小西行長為表示和平,還脫下盔甲穿著便服前往會面。

劉綎權慄見一位日軍大將騎馬緩步出城,心中竊喜不已,只待 小西行長即將與假「劉綎」相對坐下, 只等 劉綎 一聲令下, 伏兵齊出, 捆綁「倭酋」。

但此時伏兵突然發動(一說明軍突然開炮),由於時機過早,小西行長見苗頭不對急速逃回。

劉綎眼見計謀失敗,開始發動水陸攻城戰,正攻順天倭城。

攻城

e0040579_7243652.jpg


19日午後、明・朝鮮陸軍開始向順天倭城進攻、海上明・朝鮮水軍也開始砲擊。

明・朝鮮水軍冒著如雨點般的子彈和火炮, 努力向岸邊靠攏, 企圖以艦炮擊碎日軍的壕溝和城牆。

到20日、21日之間明・朝鮮水軍欲更靠近順天倭城發炮,但在日本軍鐵炮與大筒反擊退去,明將水師遊撃李金負傷。

西路明・朝鮮連合軍 劉綎缺乏攻城工具,一時攻城中斷,開始製造更多雲梯、飛楼、防車、防牌等攻城器具。

攻城器具完成後,10月2日、明・朝鮮軍水陸両面又開始総攻撃。

明・朝鮮連合軍在地上非常壯觀的連成一排攻城雲梯、飛楼攻上外郭、

但在日本軍城內激射而出的鉄砲反撃下,死傷者愈來愈多。

此時,小西行長日本軍突然殺出城來,一陣砍殺,斬死聯軍800人、並放火燒毀攻城器具,明・朝鮮連合軍狼狽敗退。

明朝聯合艦隊在海上攻撃與順天倭城射擊戰中落敗也被撃退,朝鮮水軍蛇渡僉使黄世得戰死。

薺浦萬戸朱義壽、蛇梁萬戸金聲玉、海南縣監柳珩、珍島郡守宣義卿、康津縣監宋尚甫皆負傷。

陳璘水師夜襲 觸礁

10月3日,劉綎陳璘研議決定在夜間派出水陸別働隊共同夜襲。

陳璘率領聯合艦隊水軍在晚上8時左右趁漲潮時在夜半迫近城下向日本軍攻擊。

陳璘打算徹夜攻擊, 全然不顧李舜臣數次向其警告退潮擱淺的危險。

正當陳璘水軍引潮迫近順天倭城時,當初 順天倭城築城時考慮的「壞處」變成「好處」,明水軍23隻,果然, 待得潮水一退, 明軍戰艦退走不及,擱淺在岸上動彈不得。(朝鮮『宣祖実録』與李舜臣的『乱中日記』記載沙船19隻、號船20餘隻)在淺灘觸礁擱淺。

小西行長嚇了個大跳, 以爲明軍派出海軍陸戰隊冒死登陸了!

宇都宮國綱松浦鎮信下令全軍突擊, 與擱淺在岸上的明軍展開白刃戰。

這些明軍水手退不回海上,本來就在著慌,陳璘被殺的一陣大亂。

正在危急間, 李舜臣帶著部下戰艦冒死前來營救陳璘明軍。

明・朝鮮連合軍死傷慘重,被捕虜者不少,夜襲部隊只有140餘人生還,朝鮮水軍安骨萬戸禹壽被弾丸撃斃。

陳璘撤到了小艇上,嘆出一口氣,說道:「李舜臣將軍的救命之恩,我永世不忘!」

日軍挑了其中2艘戰艦外,其他明朝戰船全被燒毀。

小西行長逃出順天倭城後,將2艘明國戰艦陳列在大坂城外的一條河裏讓民衆觀賞,以羞辱明軍。

翌日4日明・朝鮮水軍繼續攻撃、但小西行長仍穩穩的守住城並予撃退。

由於3日、4日水陸軍攻撃損失過大。

劉綎開始按兵不動,這時傳來東方泗川倭城攻撃戰,明朝中路軍董一元島津義弘軍團大敗而潰逃的敗報。

順天倭城作戰失敗

到了10月7日、劉綎開始撤圍順天倭城,留下1萬明軍在古順天舊城、劉綎撤退。

同時水軍海上封鎖也解除,明朝聯合艦隊撤回水軍大本営古今島。

明軍在退路上丟棄兵糧、被日本軍視為戦利品接收。

明、朝鮮西路軍、水軍順天城攻略作戦以失敗告終。

在1598年9月末到10月初,明、朝中路軍泗川倭城攻撃(泗川の戦い)與明、朝東路軍蔚山倭城攻撃(第二次蔚山倭城の戦い)3路大攻勢全部敗陣。

明・朝鮮連合軍在順天城攻略失敗後,只在遠處監視順天倭城。

直到10月15日日本軍方正式發佈豐臣秀吉死訊從朝鮮全面撤退命令。

搶救小西行長

劉綎陳璘得到日本軍準備撤退情報再度封鎖順天倭城。

小西行長被圍,糧盡援絕,於是派人向中朝將領贈送槍劍寶物,請求給他一條生路,退兵回國,被李舜臣嚴詞拒絕。

小西行長劉綎提出給予人質、順天倭城與財寶與功勳用首級換取無血撤退。劉綎同意。

但是打通陸軍劉綎,水軍的陳璘仍然封鎖順天倭城並要求小西行長將隣接的南海倭城交出為條件。

交渉成立後,陳璘水軍還是沒撤退,明軍將領言而無信,小西行長等人對撤離朝鮮開始感到恐慌。

知道小西行長等孤立在順天倭城,夠義氣的島津義弘立花宗茂在11月19日為順天城救援急速編成一隻以陸軍為主力的雜牌水軍準備前往救援順天倭城。

察知日本島津艦隊將來的陳璘明水軍與李舜臣朝鮮水軍埋伏以待,16世紀末朝鮮戰爭最後大規模海戦「露梁海戦」爆發。

e0040579_8234346.jpg


小西行長松浦鎮信有馬晴信五島純玄大村喜前等五人趁此戦役間隙脱出成功,落跑到釜山而逃回日本。

劉綎後來在1619年薩爾滸之戰艾伯達里岡戰役中戰死。

1619 大金國獨立建國戰爭-薩爾滸之戰

e0040579_16511315.jpg:WTFM全軍破敵陣線
[PR]
by cwj36 | 2010-09-16 15:14 | 【朝鮮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