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號「宋」
史上最強海賊
明代「海上闖王」
遭明朝ECFA毒招誘降被斬~
中國倭寇王- 王直 (Wang Zhi)


e0040579_2082228.jpg王直是明朝徽州商人,又名五峰,日本史料稱為五峰船主。長期從事對日本的貿易。強烈要求廢止明朝鎖國“禁海令”,追求貿易自由化的海上走私貿易集團的首領。

明朝“禁海令”只給海外貿易留下了一條窄得不能再窄的門縫:「朝貢勘合貿易」。

不懂得中國獨特大頭症天朝文化的外國人,很難理解這種ECFA式朝貢勘合貿易的運行模式。

「朝貢勘合貿易」ECFA模式,就是來明朝當"龜孫子"臣屬般“朝貢”的時候將商品以“貢品”的名義, “朝貢”給中國老大。

而中國方面,則把中國商品以“回賜”的名義,“賞賜”給這些“仰慕天朝威儀”的番邦夷狄之外國人。

主要就是必須當中國的"龜孫子"般的臣屬國,天朝有了面子,中國皇帝高興了,恩賞之下,兩國才能做貿易。

例如,日本室町幕府第三任將軍足利義滿為貿易被明廷冊封為「日本國王」,自稱「日本國王,臣源義滿」後,簽訂了《勘合貿易條約》與中國貿易,但其子足利義持感到如此對明朝裝"龜孫子"般來朝貢中國,深感受辱而取消。

官逼民反 海賊起義

明朝嘉靖後期,依據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的禁海令,“片板不許入海”,更由於賦稅過重和官吏、豪紳的盤剝,江浙一帶民不聊生,大批流民前往海外謀生。

沿海海防官員故意誇大其辭,使明中央政府錯誤地認為「海上奸民武裝掠奪我轄內良民」,將出海經商的全都稱作「通番奸民」,進而加緊海禁。

在明朝皇帝的眼中,這些從事海外貿易的商人,個個都是不安分守己的刁民,必先除之而後快。正是這種“逼商為寇”的海禁政策,使無數個類似王直的人被逼上了“武裝商人”的走私道路。

一開始王直加入徽州府歙縣同鄉的許棟海賊集團,召「誘佛郎機夷,往來浙海,泊雙嶼港,私通貿易。」許棟和李光頭相繼被明軍朱紈剿滅,王直遂另起爐灶,自立為船主,自稱徽王。

根據鄭若曾「籌海圖編」書中記載王直的海賊艦:「所造巨艦,聯舫一百二十步,可容二千人,上可馳馬。」

1548年、密貿易を取り締まった朱紈らが双嶼を攻撃すると逃れて海賊集団を組織し、浙江省舟山諸島の烈港を本拠に徽王と称し、徐海と並ぶ倭寇の頭目となる。

王直不斷設法與明朝的海道、衛所官員接近,利用自己的力量代其剿除其餘海盜團夥,以換取明官員的好感和支援,從而實現開市交易的目的。

經過不斷征戰和與明朝地方官員的私下勾結,王直逐漸獲得了中日之間的海上壟斷地位,新入海通番的船隻都只有懸掛“五峰”旗號才敢在海上行駛。

王直的行為始終與明王朝中央政府的“禁海”政策相違。王直借著自己“平定海上”的功績,獲得明朝政府的承認,歸順朝廷,並屢次請求:希望朝廷使海外貿易合法化。

然而,傲慢的嘉靖皇帝永遠只有一個答覆—“片板不許入海。”

日本建國

王直集團的行為引起了明中央政府的注意,政府相繼派朱紈等人清剿浙江沿海流民武裝。他們派兵兩路夾擊王直,王直只好將活動基地遷至日本。

1540年には日本の五島に来住し、1542年に松浦隆信に招かれて平戸に移った。王直海盜事業做得太強大,竟然在日本「建國」。日本九州諸侯的對外貿易政策為王直提供了客居的良好條件。

王直在今天日本的平户(長崎縣)定居,立國號「宋」,稱“靜海王”。王直的武裝軍隊就已經近萬人,而且擁有當時歐洲高科技火炮,如果加上王直可以調度的海盜軍團,總共將近五萬人之多。當時明朝政府記載「海上之寇,非受(王)直節制者,不得存」。

由於王直在此「建國」,小小平戶島變成了與京都那邊的堺市並駕齊驅的大商貿都市,取得了“西京”的號稱。王直成為威振亞洲東海、南海的東亞最大的國際武裝貿易商。

王直不是勾結日本人來打劫商船,而是日本人受制節於他。一些“真倭”,是受王直集團雇傭的。其真正的武力幾乎是大量中國沿海居民,由商、民轉為海賊團。

所以明朝倭寇大部份根本是官逼民反與反海上貿易限制的中國漢人。日本人在這時期被稱「倭寇」,其實蠻冤枉的。

這些所謂「倭寇入侵」實屬中國內亂,而非外患。王直在中國歷史上很長時間內背負著“倭寇”、“漢奸”的駡名。這真是天大的誤會。

這群追求自由貿易的"假倭寇”中國海賊之亂可謂是明朝中期的一大禍亂,給沿海一帶的居民造成了十分慘痛的傷害,至今在浙江的臨海市還留有當年明將戚繼光抗倭時所修造的「江南長城」。

明朝ECFA毒招誘降

朱紈の死後に倭寇の取締りは一時的に弱まるが、兪大猷らが新たに赴任し、56年には胡宗憲が浙江巡撫に就任する。

1556年4月,胡宗憲受命出任浙江巡按監察御史,官至兵部左侍郎兼都察院左僉都御史,總督南直隸、浙、福等處軍務,負責東南沿海的抗倭重任,

1557年胡宗憲抓了王直在徽州的妻兒老母,關進監獄,後來又改變策略,把王直的母親、妻子放出來,給她們優厚的待遇。

與此同時,胡宗憲還在“色”上下功夫,讓南京歌舞女郎、王直的愛姬少華去勸降,讓她直接去詢問王直,「君在海島稱王能百年嗎?」結果,王直心動。

胡宗憲派人送去大量金帛物品,對王直說:「若降,封為都督,置海上互市。可去杭州與母親、妻子團聚。」

遺使蔣州陳可願至日本與王直養子王滶(毛海峰)交涉,並以官位誘降王直,以類似今日中國ECFA對台統戰毒招,讓利互市。

王直表示願意聽從命令,王直將蔣洲留在日本,命毛海峰護送陳可願回國面見胡宗憲,具體商量招撫和互市事誼。

胡宗憲厚撫毛海峰,使王直消除了疑慮。

海上武裝巨商-王直之死

1558年王直回歸祖國至杭州遊玩,被明國巡按御史王本固於2月5日逮捕下獄。朝廷三司集議時說王直勾引倭夷,惡貫滔天,神人共怒。遭明世宗下詔處死。

1559年12月25日,一代偉大的爭取自由貿易的海上武裝巨商-王直被斬首於杭州省城宮港口。

王直在宮港口臨刑前大呼:「吾何罪!吾何罪!死吾一人,恐苦兩浙百姓!」

王直之妻,據鄭若曾《籌海圖編》卷9《大捷考•擒獲王直》的記述—“妻子給功臣之家為奴”。

不守誠信的明朝政府將王直被處死後,由於群龍無首,倭寇之患重又嚴重起來。王直養子王滶(毛海峰)固守舟山岑港,聲稱要替王直報仇。明朝官軍多次進剿,均不利,戰火不斷,中國東南大亂。

Yo Ho, Yo Ho! A Pirate's Life For Me



[PR]
by cwj36 | 2010-07-30 17:52 | 【海盜傳奇】

查士丁尼大瘟疫

查士丁尼大瘟疫
Justinianic Plague


西元533年開始,東羅馬(拜占庭)帝國皇帝查士丁尼橫掃北非、征服義大利,即將重現羅馬帝國輝煌的時候,可怕的傳染病來到東羅馬帝國,稱之為「查士丁尼大瘟疫」。

與西羅馬帝國在西元165~180年間的「安東尼瘟疫」和西元251~270年間的「西普里安瘟疫」(Cyprian Plague 亦稱「塞浦路斯的瘟疫」)的天花或麻疹,不同的是「查士丁尼大瘟疫」的傳染病是「 腺鼠疫 」。

西元541至542年「 腺鼠疫 」折磨著東羅馬帝國 ,疫區包括東羅馬首都君士坦丁堡,薩珊帝國的地中海港口等城市並向西延展入歐洲。

關於導致瘟疫發生的疾病,最廣為接受的是鼠疫桿菌 (正確為耶爾辛氏桿菌 Yersinia pestis),此菌是腺鼠疫 、 肺鼠疫和敗血性鼠疫的病媒,也就是後來成為黑死病「鼠疫 」的前身。

最早遭遇到瘟疫的地區是埃及,東羅馬帝國為了養活自己的公民,大量進口糧食主要就是來自埃及。

歐洲學者一般推測是從埃及來的運糧船隻可能是腺鼠疫傳染的原始來源。

「查士丁尼大瘟疫」其高峰期,瘟疫每天殺5000~10000多人,在君士坦丁堡,從庶民到貴族,度過了痛苦不堪的3個月,入冬時病狀變得更加致命並轉成了傳染性肺炎。

當瘟疫消退,死亡40%的城市的居民,並造成地中海東部高達4分之一的人口死亡。

君士坦丁堡很快就找不到足夠的埋葬地了。由於既沒有擔架也沒有掘墓人,屍體只好被堆在街上,整個城市散發著屍臭。

後來把成千上萬具流著膿水的屍體堆滿了整個海灘...

查士丁尼皇帝最後決定採取一種新的處理屍體的辦法─修建巨大的墳墓,每一個墳墓可容納7萬具屍體。

「人們往坑裡運送並翻轉屍體,像堆乾草一樣將屍體一層層的壓緊。一部分人站在深淵般的大坑底部,另外一些人則站在大坑邊上,後者把屍體如投石機投擲石塊一樣扔入坑內,坑底的人則抓住屍體並按交替相錯的方向將它們一排排地像腐爛的葡萄一般疊起來。」

e0040579_1334697.jpg


(查士丁尼大瘟疫屍坑挖掘)


腺鼠疫 引起的饑荒和內亂,徹底粉碎了查士丁尼的雄心。

59歲的查士丁尼自己也被傳染,但安然痊癒,「查士丁尼大瘟疫」也使東羅馬帝國元氣大傷。

據估計「查士丁尼大瘟疫」使全世界1億人喪生。

它使541年至700年間的歐洲人口減少約50%,可能也是阿拉伯人征服成功的原因之一

近年來研究人員聲稱這些發現確認了「查士丁尼大瘟疫」爆發的起因。

「查士丁尼大瘟疫」該菌株與14世紀的黑死病和其他大流行瘟疫的菌株不同。

科學家提取了兩名1500年前死於查士丁尼鼠疫患者的牙齒,重新組建成耶爾森氏菌(Yersinia pestis,這是目前人類所獲得的最古老的病原體基因組)與耶爾森氏菌數據庫中上百種當代的菌株進行對比之後發現,這種瘟疫是由同一種名為耶爾森氏菌的不同病原體造成。

研究還顯示,人類史上3次大鼠疫的菌株都不同,這意味著可能發生了「變種」,這或許也解釋了為何鼠疫桿菌潛伏逾700年才引發「黑死病」。

e0040579_1328368.jpg


DNA分析顯示,「查士丁尼大瘟疫」瘟疫與稍後的西元588年高盧地區兩次瘟疫非常相似,都是起源於亞洲。

傳染病體隨著由中亞大草原地帶或海上「絲綢之路」的絲綢瓷器貨物傳來克里米亞半島,再由克里米亞,菌株登上貨船,從一個港口到另一個港口,最後瘟疫在埃及與衣索比亞爆發開始大量傳染,埃及運糧船隻再將瘟疫送往君士坦丁堡。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0-07-29 13:46 | 【Total War 東羅馬】

thenannymoh 的VEDIO欣賞




[PR]
by cwj36 | 2010-07-28 00:56 | Napoleon: Total War

陶晴賢

(施工中)


男色 陶隆房

陶晴賢(1521年-1555年10月16日)日本室町時代、戰國時代武將,原名陶隆房

陶隆房是陶興房の次男として生まれる。大內義隆的寵童,深受義隆之寵信,陶晴賢元服後,拜領其「隆」字作為姓名而稱為陶隆房。

父親陶興房病亡後,陶隆房繼承家督,因其性格剛烈、豪邁武勇,被時人稱為「西國無雙的侍大將」。

尼子氏月山富田城的遠征行動,結果卻以慘敗收場。義隆從此之後,對於軍事行動產生排斥心理,親信文治派的相良武任,與武斷派的陶晴賢漸生嫌隙,

謀反之路

義隆沉溺於學問文化及對文治的傾向令山口政治樞杻逐漸文治化,亦激化起大內家裏文治派與武斷派的對立。

一方面,堅持大內家保存其尚武傳統的陶隆房對義隆文弱之行徑與國費之耗度表示失望及反感。陶隆房多次向義隆倡言國政改革。儘管義隆曾一度收斂,停止向領民課徵重稅,但大體上義隆仍繼續他在山口多姿多釆的貴族生活。

另一方面,陶隆房對義隆寵遇文治派的相良武任大為不滿。且不提相良武任對義隆造成的影響,出身肥後豪族的相良武任在義隆身邊的地位竟然比起有着大內家庶流、譜代重臣背景的陶隆房有過之而無不及,其破格之重用實在是對陶隆房的一大侮辱。

義隆對相良武任的寵遇可以從相良武任與陶隆房的官位敍任上便可看出來。雖然說官位之敍任是天皇任命,但家臣之官位多少是靠義隆向朝廷求得,而官位的高低可大概反映某家臣在家中的地位。

天文6年(1541年),相良武任和陶隆房都分別敍任中務大丞及中務權大輔。從此等官位(中務省)上看,陶隆房的官位比相良武任的高。這不難理解,因為當時陶隆房的在家中地位的確比相良武任的高。可是後來情況有點轉變。

相良武任在天文10年(1541年)敘任遠江守,相比陶隆房在天文14年(1545年) 才敘任尾張守,相良武任比陶隆房早四年敍任此等官位。

敍任官位先後之差別反映出義隆對相良武任等文治派的重視,相對地冷落了陶隆房等武斷派。這無疑令身為譜代重臣的陶隆房大失面子。

陶隆房而言,一日有相良武任此等誤國奸臣在義隆身邊,義隆只會更文弱和大內家只會逐漸走向衰敗。姑勿論出於私怨或忠君之心,陶隆房對相良武任的憎惡程度已去到要將這位「君側之奸」剷除。

「靖君側」的傳言令相良武任懼怕陶隆房會加害自已,結果在天文14年(1545年)5月出奔至肥後,後來在義隆的勸說下,相良武任才在天文17年(1548年)回歸大內家。

及後,由於杉重矩内藤興盛等老臣的控訴,相良武任又在天文14年(1545年)9月辭職出奔,不久又回歸。

縱觀相良武任在出仕大內家的日子,他曾三次出走,又三次回歸大內家,可見文治派與武斷派兩對立爭鬥的激烈情況。

在義隆的庇護下,相良武任等文治派變本加厲。相良武任不斷向義隆進讒,藉以打擊陶隆房,而從義隆的行動亦可看得出他對陶隆房多次批評自己愚味文弱而愈來愈不滿陶隆房,例如義隆以陶隆房周防大德三千貫的知行是昔日東大寺、興福寺的寺領為理由,下令陶隆房歸還一部分的知行地。

隨着義隆與陶隆房之間的關係每況愈下,大內家中文治派與武斷派的對立,已演變成義隆與陶隆房之間的對立。

陶隆房對義隆的態度由失望轉化為憤怨,更嚴重的是,義隆的行徑使陶隆房萌生謀反的念頭。大內家裏正蘊釀着一場驚天動地的叛變。

大寧寺之變

天文20年(1551年)、武任はこのような一連の騒動で義隆から責任を追及されることを恐れて、相良武任申状において、「杉重矩は陶隆房の謀反を讒訴したが受け入れられなかったので、讒訴を自分がしたことにして、対立していたはずの隆房に寝返った」という根も葉もない讒訴を行なった。



つまり、隆房が謀反を起こそうとしており、その対立の責任を杉重矩ひとりに押し付けようとしたのである。このため、事態は遂に破滅を迎えた。

義隆原本打算由仙崎港經海路逃至石見投靠姐夫津和野三本松城城主吉見正賴。可是,天氣惡劣令海上巨浪大起,般隻無駛出仙崎。

義隆は、8月29日に山口を放棄して長門に逃亡する。そして海路から縁戚に当たる石見の吉見正頼を頼って脱出しようとしたが、暴風雨のために逃れることができず、9月1日に義隆は長門深川の大寧寺で自害した。

辞世は「討つ者も 討たるる者も 諸ともに 如露亦如電 応作如是観」と伝わる。在義隆、義尊切腹後,異雪慶殊和尚隨之在大寧寺內放火。

追隨到義隆最後的家臣冷泉隆豐,與天野隆良岡部隆景岡屋隆秀黑川隆像禰宜右延右田隆次等義隆近習衝出大寧寺,與寺外陶軍死戰,結果全部壯烈戰死。

與義隆一起逃難的公卿二条良豊、持明院基規,及異雪慶殊和尚在9月2日逃走時被陶軍捕殺。

杉重矩再び晴賢と対立し、同年のうちに晴賢に敗れて長門長興寺で自害した。この遺恨は息子の杉重輔に引き継がれた。

改名 陶晴賢

義隆の死後、隆房は謀反を起こす直前に豊後の大友宗麟と密約を結んでおり、北九州における大内領の利権を割譲する代わりに、義鎮の異母弟・大友晴英(生母が大内義興の娘で、義隆の姉妹)を貰い受けた。

この晴英を、新たな大内家当主に迎えて家督を継がせると、そして晴英を大内義長と改名させた。そして自らも新たな主君・晴英(義長)へ忠誠を誓う証として、隆房から晴賢と改名。こうして、晴賢は義長を傀儡の当主として大内家の実権を掌握した。

これより前、天文20年(1551年)に大内義隆を討ち、大内氏の実権を握った陶晴賢と対立するに至っていた毛利元就はこの年厳島の宮尾に城(宮尾城)を築いた。

折敷畑合戰

天文20年(1551年)に、毛利元就が当時従属関係にあった大内義隆が家臣の陶隆房に殺害された事件(大寧寺の変)に端を発する。

義隆殺害時、元就の長男の毛利隆元は岳父・義隆の敵討ちを目指し打倒陶を主張していたが、天文22年(1553年)、石見国津和野三本松城主であり反陶晴賢の代表格であった吉見正頼がついに晴賢に反乱。晴賢は討伐のため毛利氏などにも出兵を要求。

一方の吉見正頼も毛利氏に援軍を要求しており、板ばさみとなった毛利氏であったが、陶晴賢が元就の勢力下にある安芸国人衆に直接出兵を要求したため、

ついに翌1554年に大内氏から離反し、陶晴賢と交戦する事になった。吉見正頼は密かに元就と同盟してから反乱したと言う説もあるが、

当初元就は陶軍に参加を決めていたとされており、毛利家内部でも意見が統一されておらず、後世に結果から見て行われた脚色であるとされている

天文23年(1554年)に陶晴賢(派遣部将は宮川房長)と毛利元就との間に行われた戦いである。厳島の戦いの前哨戦として扱う場合もある。

宮川房長に兵3,000を与えて先行させたという。房長は途中で甲田丹後守や反毛利側の一揆ら4,000の兵と合流、合計7,000の軍を率いて毛利氏の桜尾城に向かい、

9月14日にその途中、桜尾城をのぞむに折敷畑山に布陣する。

桜尾城の毛利元就は14日夜に全軍3,000を城から出して翌日早朝に奇襲をかける作戦を立て、元就と隆元は東方から、元就の次男吉川元春は北方から、三男小早川隆景は南方から折敷畑山に夜陰に紛れて進攻、

15日正午頃、元就軍は罵詈雑言を山頂に向かって浴びせかけて宮川軍を誘いだし、突出した宮川軍を両翼から半包囲する包囲戦を慣行。宮川軍を追いつめて宮川房長自身を含む750人を討ち取った。

進攻時部隊被毛利軍包圍切割、安芸は毛利家の支配下となった。

江良房栄

兩大智將:江良房榮、弘中隆兼

大內家的津和野城主吉見正賴,因陶晴賢反逆弒君一事深感不滿,於是在居城舉兵聲討陶晴賢。晴賢派益田藤兼攻打津和野三本松城兩方持續對峙,戰況陷入膠著。津和野三本松城の戦い

陶氏の重臣として厳島を利用する上方商人から通行料を徴収するための交渉事も行っている。
「房栄が元就と内応している」という虚報を山口周辺に流し、陶晴賢は疑心暗鬼に陥る。1554年逆スパイや贋の手紙まで使って、  「陶家の有力武将江良房栄が裏切っている」とでっちあげ、なんなく隆房に知略家の臣下を殺させるのに成 功している。

新宮黨事件
[PR]
by cwj36 | 2010-07-26 07:44 | 【Total War 毛利 】

毛利軍在朝鮮

(施工中)


八道国割
全羅道制圧

小早川隆景軍團

1592年(明神宗萬曆20年;日本文祿元年;朝鮮宣祖25年)3月,秀吉自全國動員了16萬兵力,以其中西國部隊為主編成九個軍團渡海至朝鮮作戰;宇喜多秀家為總大將,石田三成、增田長盛、大谷吉繼等為總奉行。

小早川隆景軍團いる六番隊が、全羅道制圧の任に当たる事となり

郭再祐は日本軍侵攻の9日後に一族、村民などを集めて、宜寧村防衛の組織をつくる。これは文禄・慶長の役における最初の義兵軍であった。面對日軍的大舉侵略,朝鮮各地的有力鄉士自立組織義軍,如慶尚道星州的郭再祐於4月21日組織義兵,屢次令安國寺惠瓊敗戰使其無法順利進入全羅道,鄭仁弘、孫仁甲、金沔等也令毛利輝元無法順利佔領慶尚道。

全羅道光州的金千鎰、全州高敬命也於6月1日組織義兵,忠清道公州出身的趙憲、僧人靈圭則於7月3日整頓兵力,聯合抵抗小早川隆景、立花宗茂等日軍第六軍團

彼らはゲリラ戦を展開し、日本の輸送船などの攻撃に成果をあげる。さらに影武者戦術を使いる安国寺恵瓊軍を撃退すると次第に名声が高まり、部隊も増強されていった、また第一次晋州城攻防戦で伏兵を使いる日本軍を包囲撃退する。この時彼は赤い緋緞で作った軍服を着て争った。その理由で彼に「天降紅衣将軍」人稱「天降紅衣將軍」という異名が生じた。

第1次錦山の戦い - 小早川隆景対高敬命

郭再祐が慶尚道で義兵を集めた頃、全羅道では高敬命が6,000人の義兵を組織した[。その後、高敬命は忠清道の他の義兵との連合を目指したが、忠清道との境界を越えるとき、六番隊の小早川隆景が全州(全羅道の都)を攻撃するために錦山の山城から部隊を送った事を聞いた。そのため高敬命は全羅道へ戻った。高敬命はクヮク・ヨン将軍の部隊に加わって、錦山へ部隊を率いて向かった。7月10日、義兵はその二日前の7月8日に梨峙の戦いで敗退して退却中の日本軍と錦山にて戦った

梨峙の戦い - 小早川隆景対権慄


第2次錦山の戦い - 小早川隆景、立花宗茂、安国寺恵瓊対趙憲

小西行長於平壤遭到明軍的猛烈攻勢而慘遭大敗,日軍各部匆忙援救小西軍並由北部南撤至京城,立花宗茂原本駐軍於平壤南方的牛峰,在救援小西軍的行動中和弟弟統增一起反擊追擊的明軍,明軍約七~八千人遭受奇襲混亂而撤退,是戰稱為龍泉之戰

明軍以連戰皆捷,頗有輕心,此時有謠傳日軍已棄王城而遁,李如松不疑,便率輕騎直趨碧蹄館

1593年1月26日,日軍立花宗茂小早川隆景早已在碧蹄館埋下伏兵.....


碧蹄館日本・明両軍編成:

日本軍
本隊大将-宇喜多秀家・先鋒隊大将-小早川隆景
先鋒隊
一番隊-立花宗茂-3000人
二番隊-小早川隆景-8000人
三番隊-小早川秀包-5000人
四番隊-吉川広家-4000人
本隊
五番隊-黒田長政-5000人
六番隊-石田三成-5000人
七番隊-加藤光泰-3000人
八番隊-宇喜多秀家-8000人
漢城守備隊-小西行長・大友吉統



明軍
大将-李如松
左軍-楊元・李如梅
中軍-李如柏
右軍-張世爵
聯合朝鮮軍兵数-43000人

碧蹄館之戰日軍約有4萬兵力,但是實際上加入作戰只有2萬餘,剩下2萬在京城守備。

明軍也是約2萬餘,而朝鮮軍有說是2萬或10萬。


e0040579_4204796.jpg日後日本稱之為"碧蹄館的英雄"第六軍團的日將立花宗茂(武神、西國無雙)率三千2百伏擊明軍前鋒查大受2千騎兵,配合叢林奇襲和包圍施壓導致明軍大敗。

立花宗茂所部騎兵和鐵砲混合5百人迎敵,鐵砲列陣殺敵又重重打擊明軍前鋒查大受所部。

後明將李如松李如梅李如柏李寧等約三千兵力,後又追加三千騎兵以及大砲來援,立花宗茂部將十時連久內田統續因追擊查大受深入敵陣無法脫困,幸賴小野鎮幸率700人敢死隊衝入明軍救出。

不過不運的立花宗茂所屬侍大將十時連久還是被明軍的李如梅所率的毒弓箭隊射成刺蝟斃命。

立花宗茂率本隊繞到明軍側面,明軍誤以為是大部日軍援軍來援,遂遭到宗茂側面突擊,和小野的互相包夾而潰走,然而宗茂的武者奉行池邊永晟卻戰死,此時日軍小早川隆景等才率隊追上來,明軍敗退重整,歷時約五小時,碧蹄館前哨戰結束。

立花宗茂在碧蹄館周圍和小早川會合後才以三千兵力為先鋒,於小丸山佈陣,後方左右有小早川,宇喜多,黑田等大隊。

此時正直中午,立花宗茂在奮戰了一個早上後於中午時刻休息,並在敵對的明、朝鮮軍陣前悠哉悠哉的吃著起飯團來。

李如松得知先鋒已經交戰迅速展開為鶴翼之陣,於礪石嶺北方的望客硯迎來查大受軍勢後於碧蹄館重整軍陣,此時近中午時分,突然20000日軍先鋒軍如小早川隆景毛利元康小早川秀包吉川廣家等出現佔領望客硯,後面還有日軍本隊20000如宇喜多秀家黑田長政進軍,措手不及兩軍已犬牙交錯,無法退兵。由於碧蹄館地形狹隘,又多泥濘水田,不利騎兵行動,於是李如松且戰且退。

李如松再度重整軍勢後佔人數優勢的明軍以左・右・中央的三面陣形開始以雷霆之勢殺氣騰騰進逼日軍。且明軍配置大砲。

小早川隆景軍偽裝退却,引誘明軍追擊。

此時竟然下起雨來,明軍火砲無用武之地。立花宗茂見機不可失率部出擊,前鋒小野成幸金甲鐵砲隊數百人列隊齊發~~明軍霎時血肉橫飛!

立花宗茂軍將明軍打成二截,造成明軍大混亂,一路殺到明總指揮官李如松面前,護衛李有昇護主身亡,李寧、祖承訓、李如柏、查大受、王問、方時輝,朝鮮軍高彥伯等與立花宗茂所將小野鎮幸,小川成重,天野源貞、安東幸貞、森下釣雲、安東常久、內田統續展開激烈廝殺。

李如松突圍命令下達後,李如松的一千家兵從腰間拔出三眼神銃,兩手各一把,扣動扳機後,火繩“滋滋”點燃。

明軍的三眼鳥銃打得圍攻日軍落花流水,週邊明軍打完便退到內圍,內圍的士兵沖出來繼續射擊,退入內圍的士兵從火藥袋裏掏出火藥和彈丸繼續裝藥壓彈射擊,這樣幾輪下來,日軍死傷遍地。

漫山遍野的日軍向螞蟻一樣向坡地上的明軍發起潮水般的攻擊,明軍向北的數次突圍都被日軍的長矛兵擋了回來,明軍火銃打完後,又倒轉銃頭握著銃杆向日軍砸去。

李如柏護衛李如松在連2座騎被擊斃中突圍而出。

偽裝退却的小早川隆景軍命令右翼伏兵黑田長政及左翼伏兵宇喜多秀家實行反包圍,而立花宗茂和小早川秀包以及宇喜多家名將戶川達安更在此時奮戰殺敵(如RTW之士氣加成)...讓明軍深陷滅亡危機。

幸賴明軍楊元率精銳來援,奮勇衝破日軍,破日軍而入,解救被圍明軍並在碧蹄館週邊配備強大大砲和箭樓防禦工事,抵住日軍攻擊。

當晚李如松反過來利用日軍防備上的疏忽,派遣副將查大受率領一幫敢死隊,潛入敵後,一把火將龍山的日軍糧庫燒了個精光。隨後李如松命令明軍撤退至臨津江後,喪失了收復京城的機會。

e0040579_421356.jpg翻開日本的史書,碧蹄館之戰作為日軍以寡擊眾的大勝利,贏得守備京城成功的戰果。歷來都是大筆特筆的。

儘管說法不一,但是明軍的李如松部在此慘遭重創,自此一蹶不振則是統一結論的。

碧蹄館戰鬥中,立花宗茂小早川隆景宇喜多秀家部大破李如松明軍。明軍的騎兵部隊在鐵炮隊的面前遭到了毀滅性打擊。遭此慘敗的李如松,因親兵死傷甚重,徹底失去了繼續戰鬥下去的欲望,從此再沒有採取任何積極的動作。

碧蹄館之戰的最大結果就是迫使明政府又開始了與快要病死的豊臣秀吉講和。


李如松於1593年(萬曆二十一年)12月班師回中國,加太子太保,中軍都督府左都督。

1597年,李如松升遼東總兵。次年四月,韃靼土蠻犯遼東,李如松率輕騎進追擊,遇到韃靼遊獵聚會,聚集數萬人,李如松三千餘人不敵身亡,卒年五十。贈少保寧遠伯,立祠諡忠烈。



碧蹄館の戦い - 小早川隆景、立花宗茂、宇喜多秀家対李如松、查大受、高彦伯

明の軍勢による平壌陥落、大友吉統の逃亡(誤報による無断退却とも)などによって一時混乱状態にあった日本勢だが、朝鮮半島北部各地に展開していた諸将を漢城に集めて戦力を立て直し、宇喜多秀家を総大将、小早川隆景を先鋒大将として兵力をほぼ二分し碧蹄館の戦いにのぞんだ。

総大将-宇喜多秀家・先鋒隊大将-小早川隆景



文禄5年(1596年)、明との間の講和交渉が決裂し、慶長2年(1597年)、小早川秀秋を元帥として14万人の軍を朝鮮へ再度出兵する。

蔚山城の戦い - 加藤清正、毛利秀元、黒田長政、小早川秀秋対楊鎬、麻貴、権慄

毛利秀元:文禄・慶長の役などに参戦し、特に慶長の役では病気の輝元に代わって毛利軍3万を率いて右軍の総大将となった。

與加藤清正、黑田長政、鍋島直茂包圍黃石山城,佔領全羅道、忠清道。之後在天市接獨黑田長政遭明軍突襲的消息,秀元立即救援,成功擊退明軍。毛利秀元は天安に在り稷山の戦急なるを聞き、乃ちその兵を率いてこれに赴援し先鋒の将宍戸元続・吉見広行等に先ず進ませた。元続等急駆してこれに赴き黒田隊を助けて敵の側背に突撃する。

在冬季秀元準備返回日本時,駐留蔚山。在輸送兵器前往釜山時,明軍和朝鮮軍攻擊蔚山,秀元返回蔚山救援,成功擊退朝鮮軍。

吉川広家:文禄の役、慶長の役にも出陣し、しばしば毛利家の別働隊を指揮した。蔚山城の戦いでは籠城する加藤清正の救援に赴いて蔚山倭城を包囲した明将楊鎬の明・朝鮮軍を撃退する功をたてた。

文祿元年(1592年) 三月,豐臣秀吉出兵朝鮮(文祿之役),編成一番隊至九番隊總勢十五萬八千人侵略朝鮮。三十一歲的廣家參亦有參陣,並屢立戰功,如在碧蹄館之戰,以先鋒隊四番隊的身份,在宇喜多秀家、小早川隆景的指揮下,大破明軍總指揮官李如松的軍隊。
 
  慶長二年(1597年)秀吉動員十四萬大軍,第二次出兵朝鮮(慶長之役)。六月,吉川軍的吉川廣家、益田元祥登陸釜山,與同在朝鮮戰場的毛利秀元隊合流。

十二月廿二日,明將楊鎬、麻貴,朝鮮都元帥權栗率領明朝、朝鮮聯軍五萬七千人大舉進攻加藤清正、淺野幸長守衛的蔚山城。當時蔚山城只有日兵三千人,加上蔚山城剛剛完工及兵備不足。面業中朝聯軍五萬七千人,落城只是時間的問題。
 
  日軍諸將退入城中舉行軍議,商討對策。廣家發言:「眼下敵方的大軍的確很龐大,但龜縮在城中是敗亡的先兆,倒不如出城轟轟烈烈的作戰。」決戰時,廣家橫刀立馬,領軍渡河向敵軍衝殺。

城上諸將見到廣家,非常佩服廣家的無畏精神,紛紛出城作戰,加上其後日方一萬三千人的增援,日方順利擊退中朝聯軍。 

中朝聯軍向慶州撤退。加藤清正對廣家站在最前頭沖向敵陣表示讚賞,並自己的馬標送給了廣家。廣家之勇名傳遍諸將。據說之後秀吉曾說:「普通帶領三萬、五萬人的將領也不及廣家。」 
[PR]
by cwj36 | 2010-07-20 23:45 | 【Total War 毛利 】




[PR]
by cwj36 | 2010-07-19 16:26 | Napoleon: Total War

沖田畷之戰

e0040579_2158165.png

島津四兄弟之 島津家久成名戰役


沖田畷之戰
1584 龍造寺隆信
「肥前の熊」的覆滅


1570年大友氏派大軍包圍龍造寺城寺,當時鍋島直茂提議向敵軍夜襲,直茂親自指揮部隊,最後使大友軍大亂,大友親貞陣亡(今山之戰)。龍造寺勢力大增。

e0040579_22234946.jpg肥前之熊—龍造寺隆信,一舉成為了五國(築前、築後、肥前、肥後、豐前各一部)兩島(對馬、壱岐)的主人。

他和日向的大友、薩摩的島津被並稱為九州的三傑。
  
龍造寺隆信為人心冷手狠,不講情面的印象。而他治下的國人眾,對其則敬如蛇蠍。

一般來說,國人們為表忠心而獻給主君的人質,即便是搞到謀反的地步也會因今後的交涉需要而留下性命。而隆信則會毫不猶豫地予以處死。

任何反抗隆信的城主的結局不是自盡就是被殺。而他們的領地則統統被隆信所沒收,成為了龍造寺家的直轄領土。

通過這種赤裸裸的方式,隆信的勢力不斷得到壯大。而死于龍造寺刀下的人則是不計其數。

再加上隆信天生的疑心,由於一點小錯或是莫須有的罪名而被滅門的更是絡繹不絕。

對於隆信治下的國人領主們來說,隆信是一個惡魔。是為了那種能夠擺脫他而付出巨大代價也值得的人。所以,儘管有如此嚴酷的懲罰,反叛隆信的國人們依然是前仆後繼。

但他們的結果也很悲慘,基本上是無一倖免。

龍造寺隆信藉大友宗麟在耳川之戰中戰敗之機會,迅速擴展其勢力至豐前、筑前、筑後及肥後,連同其控制的肥前,人稱「五州二島太守」。

龍造寺軍的戰鬥力也是非常的驚人。整個部隊自下而上由一套非常簡單的軍法做構成。這個可以和薩摩軍法相提並論的賞罰體系的核心就是「在戰場上擅自撤退的人立即處死」。

所以,身處不利境地的部下要麼力戰身亡,要麼殺退敵人留得性命得到重賞。撤退的人自己身死不說,還有可能連累了家人和領地。一想到這個,龍造寺軍的成員們也只有勇往直前,至死不退了。

這支軍隊自從在元龜元年(1570年)今山合戰以來,已經有十年沒有吃過敗仗了。再

加上天正六年(1578年)的耳川決戰中遭到慘敗的大友家是江河日下,消除了眼前的一個大威脅的龍造寺隆信也自然而然地加快了侵略的腳步。

天正九年(1581年),隆信的長子政家和名將鍋島直茂一舉制壓了肥後的本山郡,並追放了赤星續家

龍造寺軍開始南下的消息震動了肥後北部的國人們。他們對隆信的殘酷早有耳聞,所以如驚弓之鳥般地倒向了隆信。

而像築後柳川的蒲池鎮並一樣的反抗派先後被殺。

隆信還讓蒲池的同族,田尻檻種親自動手,屠殺了蒲池的一門用來立威。其好不容情的做法一如既往。

有馬反旗

誰知到了天正十一年(1583年),在六年前剛剛降伏隆信的肥前(今長崎縣)島原的有馬晴信在經過了數年的臥薪嚐膽以後,突然向隆信舉起了反旗,並出兵攻打深江城,還向南九州的島津家求援。

這個晴信的妹妹是龍造寺家政的正妻,其人又是隆信的同盟(名義上的,實際算是從屬),一直深受隆信的信賴。

可想而知,晴信的背叛對於隆信的打擊有多大。

有馬軍的兵力約3千、只有龍造寺軍10分之1的程度。

於是,隆信立即出兵援助深江城,和有馬軍進行了一系列小規模的戰鬥,但都打成了平手。整個戰線處於了相持階段。

島津參戰

最後,為這團烈火澆油的是八代的島津義久。他在得到了晴信的求援請求以後,島津家正為是否要派援軍給有馬晴信,正在爭議中。

家臣多因為地理不熟,否定派遣援軍去島原、家督島津義久說「自古以來,武士的義理是第一重要的。

敢珍惜自己的生命的人該死。」於是決定派遣自己的四弟島津家久前去馳援。



島津家久

島津家久在年幼的時候就被祖父—島津忠良評價為『深得軍法戰術的精妙』。

天正十二年(1584年)三月十三日,家久孤身來到了安德城和晴信會和。

而聞聽島津家也參與了有馬晴信的叛亂以後,忍無可忍的隆信終於決定親自出馬,兵進島原消滅有馬。

他不顧直茂的反覆勸阻,執意親統大軍出征,誓殺有馬晴信立威。

一開始有馬氏 背叛消息的龍造寺隆信 勃然大怒。 為了懲罰這個叛臣, 龍造寺隆信命令嫡子龍造寺政家 率軍。

可是龍造寺政家 妻子的娘家就是有馬氏。不知是不是因為太懼內, 龍造寺政家竟然陽奉陰違, 進兵遲緩。

龍造寺隆信無奈, 只得率領舉國之兵3萬, 親征島原半島。

3月18日,隆信率軍離開須古,登陸島原半島的神代。全軍據說號稱有「6萬大軍」。

龍造寺四天王の江里口信常成松信勝百武賢兼円城寺信胤木下昌直參陣。

可是,上陸以後的龍造寺軍,卻用了四天時間走了二十公里,來到了島原的近郊。其速度之慢,令人吃驚。

不過,有馬晴信對於龍造寺軍的緩慢行動,可是非常高興。因為在22日,島津家久的直屬部隊頴娃久虎新納忠元猿渡信光伊集院忠棟等才趕到。

這些部隊加在一起剛好3000出頭,島津、有馬聯軍大概只有8000人。

沖田畷埋伏

有馬晴信聽取了家久的積極防禦的建議,在島原北方三公里的沖田畷布下了陣地。畷"的意思為濕地中的小徑。

沖田畷は左右を沼沢に囲まれた湿地帯で、その中央に左右2・3人並んで通るのがやっとの畦道があるだけの地で、大軍を展開することが困難な場所であった。

在他們的陣地前方,是一片濕濕的沼澤,夾在前山和海岸線之間。只有幾條很窄的道路可以通過這片澤國。

而這幾條不寬的小道早就由有馬軍用柵欄和大木城予以封鎖掉了。而打算繞過沼澤的想法也不可行。因為這片死水的兩側全都是一大片爛泥地,大軍根本就不能通過。

有馬、島津聯軍在3月23日開始了行動。有馬晴信本隊3000餘人佈置在了森岳城周圍。在他的前面還有有馬勢500餘人,其主力由鐵炮隊組成。

在這500人的右前側的海岸地帶,是伊集院忠棟的1000餘人。而守衛在大木城和柵欄背後的是赤星一党的50餘騎。為他們提供支援的是隱蔽在左後方密林內的猿渡信光隊500人。

家久本隊1000餘人列陣在整個戰線的最後方,由森岳城作為遮擋,可以避開隆信軍的視線。最後,新納忠元隊1000餘人埋伏在戰線左翼的前山山腳下

。整個陣地就像一個口袋,等著隆信來鑽。當晚,全軍夜列陣完畢。

龍造寺的作戰
  
翌日一大早,小河信俊等組成的龍造寺先鋒8000餘人鼓樂齊天,開始了進攻。龍造寺軍的右翼是鍋島直茂,左翼是隆信的次子江上家種、三子後藤家信。在他們的身後則是隆信的本陣。

晚年肥胖的隆信已經不能騎馬了,坐著一個六人抬的軟轎指揮作戰。在他的身後還有壓陣的龍造寺後隊數千人。

隆信的計畫很簡單,全軍快速通過沖田畷,痛擊有馬、島津聯合軍。而左右兩翼則有隆信最信賴的部隊負責防守,以抵禦善於伏擊戰得島津軍。

龍造寺軍的正面只看到了少數的敵軍部隊(赤星一黨),所以隆信估計此處會有島津的伏兵。不過,依靠著強力的前鋒,掃除障礙,突破陣地應該是不在話下。

作戰過程



果然,小河信俊等諸隊不費吹灰之力,就趕走了島津的先頭部隊,順著幾條小路,一口氣殺到了大木城之前。

很明顯, 沖田畷中的小股島津軍只是誘餌, 不虞有詐的 龍造寺軍窮追不捨, 果然被引進了包圍圈! 這又是 島津軍 引以為傲的「釣野伏」戰法。

而由於地形得不到展開的後續部隊,也你擁我擠,爭先恐後的越過先頭諸隊,亂哄哄地搶道而行。整個龍造寺軍毫無次序可言,裹成一團奔向了地獄。

此時,早就從後方挺進到柵欄之後的家久隊開始了射擊。以此為信號,有馬勢的鐵炮隊和埋伏在兩翼的島津軍先後放槍射箭,將龍造寺軍打得人仰馬翻,實行島津鐵炮得意技「繰り抜き」壓制射擊。

小河信俊的先頭部隊,為了加快前進速度早就把竹束和竹排盾丟在了路上,而為了追擊島津的週邊部隊,手持長槍的步兵們走在了最前面,而把鐵炮隊忘在了身後。

3公尺長的長槍此時顯得非常累贅,龍造寺軍的士兵們成了敵軍的活動靶子。

在島津軍伊集院忠棟伏兵密集的箭雨和彈丸炮攻擊下, 龍造寺軍 士兵還來不及衝到陣前, 已經被擊中, 死傷慘重。 此時, 龍造寺軍 的主力部隊也追到了 沖田畷南岸。

龍造寺隆信見前軍不利, 下令撤退。

可是由於道路狹窄, 命令無法下達, 後面的部隊根本不知前鋒發生了什麼事, 還在繼續前進。 很快,前進和後撤的部隊都擠到了 沖田畷南端的出口處, 場面一片混亂。

但是,一想到擅自撤退的可怕下場的龍造寺部將和武士們,在這大屠殺的現場是寧死不退,很快就接連斃命,屍橫當場了。

於是,龍造寺的先頭部隊由於首腦們的先後陣亡,開始了潰逃。

無主的部隊猶如喪家之犬,四分五裂。

有的背負受傷的家主狂奔,有的捧著家主的首級亂竄,反正大家是丟盔棄甲,拋棄一切妨礙逃命的傢伙,奪路狂奔。 大家你踩我踏、亂作一團,根本就動彈不得。

島津家久早把一切都看在眼裏。 龍造寺軍 陷入混亂, 正是殲滅的大好機會!

只見島津家久令旗一揮, 島津軍 士兵都放下鐵炮, 拔出武士刀,從三面衝進 龍造寺軍 陣中! 龍造寺軍上下兵無戰心, 面對如狼似虎的 島津軍, 紛紛逃亡, 眾軍相互踩踏, 死傷籍枕。

這場戰鬥很快就變成了大屠殺,聯軍部隊幾乎在沒有什麼抵抗的情況下將成片的彈雨灑向了龍造寺軍。而原來聲明在外的龍造寺精銳鐵炮隊也陷在了這片混亂之中,被打成了碎片。

一直在等待時機得島津兩翼部隊此時方和有馬部隊一起殺出。儘管右翼的鍋島直茂隊將新納隊的猛攻趕了回去,但是整個右翼已經和主力失去了聯繫。

而左翼的江上、後藤隊則被蜂擁而出的有馬、伊集院隊打成了碎片。乘勝前進的聯軍順勢殺進了隆信的本陣。

隆信在一天的戰鬥中,此時才剛剛目擊到了敵軍。他和本陣,正在為了避開前面的敗兵,向左翼靠近之中。正好和殺上來的敵軍撞了個滿懷。

現在,前面的部隊早已潰不成軍,正在沼澤和泥潭之中,掙扎敗退之中。而左右兩翼的部隊,不是被擊潰,就是被敗兵衝亂了陣腳,亂哄哄地跟著敗軍在後撤。

只有個隆信的本陣,孤軍突出在追擊而來的敵軍面前。

龍造寺四天王5人之死

龍造寺四天王有五位,時常引起爭議,五人分別為:

成松信勝
木下昌直
百武賢兼
江里口信常
圓城寺信胤

資料により円城寺信胤と木下昌直が入れ替わっている為、「四天王」ではあるが5人の名が挙げられている。

本陣的軍奉行成松信盛(龍造寺四天王之一),為了主君的安全撤退,力戰身亡。圓城寺信胤(龍造寺四天王之一)作為隆信的替身也戰死。

聯軍士兵們趕散了隆信的親兵們,殺到了隆信的軟轎之前。龍造寺四天王之一百武賢兼守衛隆信時討死。

六名轎兵很快就被剁成了肉醬,翻倒的驕子裏面滾出了一個肥胖的身軀。而他的眼前,則是島津義弘手下的川上忠堅

龍造寺隆信面對忠堅,問道:「汝可知大將之首如何取之?」忠堅答曰:「如何取之?劍刃之上!」

隆信辭世對曰:「紅爐之上一點雪。」(比喻其將死的處境)……

此時、川上忠堅舉起鐵炮擊斃龍造寺隆信,割下頭顱。(龍造寺隆信:「XD,,,不是說劍刃嗎?騙子!竟用鐵炮)

一代梟雄龍造寺隆信至此斃命,時年56歲。 也有傳說道,其實在戰場上有龍造寺的將領看到隆信的轎子被圍攻,但卻沒有一個人上來馳援。大家心甘情願地看著隆信被討死。

龍造寺隆信本人陣亡,龍造寺四天王之一江里口信常悲憤的殺入島津軍陣中,瞄住了敵方總司令島津家久的頭,不過只弄傷家久的左足,暗殺計畫失敗,結果被在場的敵軍殺死。

但是他這英勇的行為,使他被島津家久稱讚為「無雙の剛の者」。

而戰場上,救援主君失利的鍋島直茂只好收攏殘部,徐徐退出了戰場。木下昌直(龍造寺四天王之一)負責其餘的龍造寺殘兵撤退,並護送鍋島直茂離開。

其後,木下昌直再度殺返戰陣,下落不明,應該是戰死了。

至此龍造寺隆信與他的五天王們全部陣亡。雖然龍造寺隆信的殘酷有名,但家臣忠心護主不離不棄力戰而死。

戰後

此役,島津家久擊敗了數倍於己的龍造寺軍,擊斃敵方主將隆信在內的2000多人。龍造寺家的主要部將基本上全部身亡,隆信軍團的指揮系統灰飛煙滅。

龍造寺家步大友家的後塵,自此一蹶不振,逐漸走向衰落。而島津接連戰勝九州兩雄,在統一九州的道路上再進一步!

其後,主戰場再度移至築後國,島津軍從肥後國北進。作為隆信義弟的鍋島直茂為了表示徹底抗戰的意志,將島津軍送來的「不吉利的頭顱」(鍋島直茂稱呼隆信的首級)送回島津氏。  
[PR]
by cwj36 | 2010-07-15 19:58 | 【Total War 島津 】

色雷斯

色雷斯(Thrace)

e0040579_361616.png色雷斯於西元前4世紀被馬其頓的菲力二世征服,並被馬其頓王國統治了一個半世紀之久。

在四次馬其頓戰爭期間,羅馬人和色雷斯人也發生了衝突。

當時馬其頓統治階層的毀滅令他們在色雷斯的統治也隨即崩潰,當地的部族勢力又活躍起來。

西元前168年的彼得那戰役(Battle of Pydna)之後,羅馬對馬其頓的統治逐漸穩固,色雷斯的治權也隨之落入羅馬人之手。

然而不管是色雷斯人還是馬其頓人都不甘心接受羅馬的統治,在這個過渡時期發生了多起叛亂。西元前149年爆發的安德里斯庫斯叛亂(the revolt of Andriscus)即得到了色雷斯人的支持。

在此期間,也有多個親羅馬的部落,如培西人等,曾多次入侵馬其頓。

隨著第三次馬其頓戰爭的結束,在接下來的一個半世紀中,色雷斯成為了羅馬的附屬國。

當時色雷斯仍然由多個部落組成。

撒帕伊亞人(Sapaei)曾經在拉斯庫波利斯(Rhascuporis)麾下為羅馬戰鬥,拉斯庫波利斯曾是龐培和凱撒的得力助手,而在共和國的最後時期他曾支持共和國軍對抗安東尼和屋大維。

帝國初期,拉斯庫波利斯的繼任者們都被深深捲入政治醜聞和謀殺之中,一系列的皇室謀殺案在多年裡改變了當地的統治秩序。

多個派系在羅馬皇帝的支持下輪流掌權。

色雷斯行省

西元46年撒帕伊亞人的色雷斯國王羅伊米塔爾克斯三世(Roimitalkes III)被其妻謀殺之後,色雷斯正式成為羅馬的一個行省,剛開始時受到資深長官(Procurators)的統治,後來則由禁衛軍長官(Praetorian Prefects)統治。

羅馬在色雷斯的統治中心是皮林塔斯(Perinthus),但是省內的各個地區往往是由總督手下的軍事將領分別統治。

儘管城市中心的缺失增加了管理色雷斯的難度,但是最終該行省在羅馬的統治下還是繁榮起來了。

不過羅馬文化對該地區的影響並未取得進展,有人認為這是因為當時色雷斯仍然處於希臘文化的影響之下。

羅馬對色雷斯的統治主要依靠駐紮在默西亞的軍團。

由於遠離羅馬統治中心,默西亞的駐軍往往從當地部族軍隊補充士兵。

在接下來的幾個世紀,色雷斯行省受到了來自日耳曼部族越來越多的襲擊。查士丁尼一世統治時期該地區就修建了上百個軍事堡壘來抵禦這類襲擊。

西元5世紀中葉,羅馬帝國開始崩潰,色雷斯人逐漸擺脫了羅馬的統治但轉而又為日耳曼人所奴役。

隨著羅馬的衰亡,在接下來一千年的大部分時間裡色雷斯淪為了戰場。羅馬帝國東部的繼承者拜占庭帝國保持了對色雷斯的統治。

東羅馬帝國貝利薩留的最成功的將領之一,出生於伊利里亞邊疆與色雷斯之間。
[PR]
by cwj36 | 2010-07-14 10:55 | -古羅馬資料區-

日本戰國時代最強奇襲戰法不是武田的啄木鳥戰法、島津的釣り野伏せ,而是淡河定範的母馬AV誘惑奇襲戰術!

淡河定範(おうご さだのり)是三木城大名別所長治義理的伯父,是播磨国淡河城主。

別所長治反抗織田信長。織田派羽柴秀吉征伐三木城的別所長治。羽柴秀吉命弟弟羽柴秀長數千兵力為前鋒。

天正7年(1579年)6月27日....羽柴秀長軍包圍播磨国淡河城。淡河定範的居城淡河城是別所長治の重要的補給線

別所長治的淡河城主部將淡河定範深感寡不敵眾,必須想辦法對付羽柴軍,竟想出利用公馬的性慾來作戰,命下屬趕快募集馬匹,但只能找母馬(牝馬)。大約找來60匹母馬。

淡河定範帶著母馬群偷偷摸摸接近羽柴秀長軍駐紮地。

淡河定範一聲吶喊,拍擊母馬後將母馬趕入羽柴秀長陣地。

數百匹織田公軍馬一見母馬便又蹦又跳,前腳抬高,興奮莫名的跳躍,變成「痴漢馬」。公軍馬跳躍揚起黑煙而四處迷漫,馬匹不斷由上往下踹,羽柴秀長的騎士無法控制馬匹皆摔落地,被馬踩踏

面對眼前為母馬發情發狂的痴漢軍馬,羽柴秀長軍陷入一片恐慌。

不到100人的淡河定範軍趁機突襲陷入混亂的敵軍。將羽柴秀長軍殺的片甲不留,紛紛逃散。

知道弟弟竟打了大敗仗的羽柴秀吉,惱怒的率領大軍一把火燒了淡河城。

天正7年9月10日(1579年9月30日),居城被毀的淡河定範率領三百兵進入三木城。羽柴軍實施「三木の干殺し」斷糧圍堵。

9月10日,淡河定範為搬運援助別所長治的毛利兵糧在平田大村與羽柴軍激戰、一代母馬誘惑戰術發明者淡河定範因寡不敵眾,奮戦自刃。

忠勇的淡河定範有「播磨の楠木正成」之稱。
[PR]
by cwj36 | 2010-07-11 17:44 | -古代日本-

島津義弘的泗川戰役

e0040579_2158165.png


日本突圍之神 鬼石曼子
泗川戰役 島津義弘軍團


e0040579_1514549.jpg慶長之役開始,戰爭濫殺尤其殘酷,日本開始以削鼻子來計算戰功,只要是鼻子,還不論是否為男女老少非戰鬥員,也被認為是戰功對象。

島津義弘就是經全羅道南下海南掃蕩的日將。

隨著日軍全羅道掃討戰的順利推進,1597年9月16日,日本水軍對鳴梁海峽的控制(李舜臣因全羅道根據地全部淪陷,率領所剩水軍往北方退却200里),日軍陸海兩軍得以達成戰略呼應,從而完全達成了全羅道的制壓計劃。

第一次蔚山戰役,明韓聯軍大敗後...

泗川地處朝鮮半島陸地的南端,戰略位置十分重要。

一條狹長的泗川灣,是海外通往韓國首都漢城最便捷的通道,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

而且是日軍防線中的釜山和順天、南海中間,如此地陷落,則西邊的小西行長所部將被明軍分割包圍。

而如此重要的一個據點,僅僅只有島津義弘和島津忠恆所率領的島津軍7000人。

島津義弘又否決了向宗義智軍和立花宗茂軍求援的計劃,故此戰,島津義弘在絕對兵力劣勢的情況下,將迎戰來襲的中朝聯軍。

1592年4月14日開始,日本侵略軍從南部海港城市釜山登陸,45天後,佔領了戰略要地泗川,並向重鎮晉州突進。

不到兩個月,朝鮮國土大部分淪喪。

1597年(慶長2年)豐臣 秀吉第二次發動朝鮮戰爭,慶長3年8月18日(1598年9月18日)豐臣 秀吉病逝。

對在朝日軍保密,德川家康等五大老研議後並準備從朝鮮撤軍。

1598年10月(日本慶長3年9月 明萬曆26年9月),明韓聯軍的第二次攻擊計畫分為水陸齊頭並進,對沿海日軍各處要塞同時形成壓力,促使敵各處守軍以及海路不能互相支援,從而避免蔚山之敗的教訓。

陸上明軍兵分三路:

東路軍麻貴,率聯軍3萬,攻打據守蔚山的加藤清正部。

西路軍劉綎,率聯軍2萬餘人,進攻順天和釜山的小西行長部。

中路軍李如梅,後 替換為董一元(Ton Yuan),率軍3萬7千人,進攻盤踞泗川的島津義弘(Shimazu Yoshihiro)部。

水路則有陳璘會同李舜臣的明韓聯軍聯合艦隊。

此次聯軍總兵力也大大加強,約為8萬人左右。

如3路順利戰勝,明韓聯軍計劃將揮軍日本九州。

泗川戰役

Battle of Sacheon (1598)

中路董一元部3萬7千人加上朝鮮軍號稱「20萬」,起初進展順利,9月底先攻取晉州,再拿下泗川。

逼的64歲的島津義弘背海臨時築起工事防守。日軍臨海設防,沒有海軍支援。

董一元與當時的麻貴張臣杜桐達雲並稱大明朝邊關虎將。

1594年董一元殲滅蒙古最兇悍的伯言兒部,連不上朝管事的明神宗都高興的進封董一元為左都督,加封其太子太保銜,賜世襲本衛世指揮使。

而日本戰國名將島津義弘除陸上作戰勇猛外,還精通水軍指揮,是罕見的水陸兩棲作戰人才。

而且他還有一項獨門絕技—突圍。

島津軍作戰時一定勇往直前,撤退時必定有人必死殿軍,勇猛、兇殘,不怕死,即使寡不敵眾也敢打,其勇猛頑強連豐臣秀吉也望而生畏。

泗川原有的城被稱為舊城或老營,其城牆在新城(泗川倭城)東北約一里遠的高地上。

日軍之所以建造新城是因為舊城在平穩的丘陵上,並非險要之地。

島津義弘與嫡子島津忠恒的島津軍一起紮營於泗川倭城內,並在泗川陽城、永春砦、望晉砦、晉州城、昆陽城五處據點各安置了幾百人的部隊,作為前哨。

川上忠實

董一元停軍於南江右岸,等待著進攻順天的西路軍的捷報。

因為若西路軍敗北,則順天的日軍有可能前來應援泗川。

泗川古城日本守將 川上忠實 手下只有500人, 要想守城宛如螳臂當車。

數日前川上就接到了島津義弘的命令,預計於次日清晨撤回新城,正在對營地進行善後。

雖然津島義弘再三派使者催促川上儘早撤退,但川上放不下薩摩隼人的面子,不想被認為是懦夫,故意拖延了時間。

島津軍的川上忠実500兵力守泗川古城,島津川上軍派瀬戸口重治敢死隊奇襲明韓聯軍1萬石的食糧輜重成功。

而中韓方則宣稱膽小的日軍棄守泗川古城逃跑前自行燒毀了自己的存糧,燃燒了2天2夜。(※日軍會無聊到放這麼多糧食在泗川古城?lol)

由於明韓大兵力連合軍的食糧不足、食料庫被燒,董一元不得已從等待援軍的圍困戰變成速戰速決的攻城戰。

9月26日,董一元終於開始了進攻。

據說是在朝鮮軍將軍鄭起龍的催促之下才最終下定決心的。

9月27日,明軍董一元剛剛到達泗川,先鋒李寧就等不及了,28日夜便率軍1千,夜襲潛入了泗川古城內。

川上忠實日軍遭到突擊,隨即組織反擊。

李寧由於過於靠前,被日軍圍攻,戰死。

董一元帶領大軍隨後趕到,一頓猛砍猛殺,全殲守軍,擊斃日將相良豐賴,主將川上忠實身中數箭,身負重傷仍率領100餘人殺出,逃進泗川倭城。

泗川倭城

e0040579_074115.jpg


島津義弘7000人據守泗川倭城,地勢險要,三面環水,易守難攻。

島津義弘倚仗強固的泗川新城強固展開陣式,並配置伏兵。

島津義弘使用大量鉄砲防守,埋地雷暗算明韓軍。

日軍還以鐵釘、鐵片塞滿大炮炮膛, 轟擊明軍後翼, 企圖讓明軍首尾不能相顧。

明將茅國器葉邦榮彭信古等進攻泗川倭城的大手門,一時間戰況變得膠著異常。

島津義弘派出的伏兵,不斷的偷襲搞亂明韓聯軍的隊列。

展開薩摩島津家的得意戰法「釣り野伏せ」,吃掉或損傷明韓聯軍的小部隊。

這時有白色與赤色二隻狐狸從城中往明・朝鮮連合軍方向走去, 看到二隻狐狸的島津軍、以稲荷大明神顯靈是勝戦的預示來鼓舞士氣........

大炮衝車

董一元見久攻 泗川倭城不下, 島津鉄砲隊還使的明軍死傷慘重, 心下焦躁, 便亮出王牌攻城兵器, 一輛載著大炮的衝車。

在一衆明軍的努力推動下,衝車上的炮口緩緩向泗川倭城城門推進。

島津義弘眼見情況危急,主動打開城門,日軍敢死隊 嘶叫著衝進明軍陣中, 以近身肉搏戰術抵擋大炮衝車的推進。

並 立刻下令城牆上的士兵向大炮衝車投擲燃燒瓶, 焙烙等, 打算火攻。

雖然衝車是木制, 但由於披了牛皮, 也不太容易燒著。

但衝車上由於載了火炮, 即也攜帶了火藥炮彈等物, 根本見不得半點火星。

只聽見突然爆炸聲震天, 雙方正在大炮衝車附近廝殺的士兵被一陣火光送上半空, 慘叫聲不絕。 爆炸的火樹飛落明軍董一元指揮部後方。

董一元的悲運

正當董一元準備發動總攻擊的時候,一陣猛烈的巨響卻在他的身後轟鳴而起。

爆炸發生在明軍部將彭信古的大營中,並引發了營中火藥庫連鎖效應,許多明軍士兵被當場炸死,火光衝天而起,食糧不足,士氣低迷的董一元軍心頓時大亂。

這時島津義弘一看明軍大營發生爆炸,隨即命令日軍出擊,使用島津「車撃ち」鐵炮戰術,不斷前進射殺明韓連合軍。

e0040579_15454965.jpg


慶長3年(1598年)10月1日混亂中的明韓連合軍大敗,義弘堂弟島津忠長率領100兵還表演出一路追殺朝鮮10000大軍的驚奇場面。

據非正式或有些誇大估計,中朝聯軍共有3萬人被兇猛的島津軍砍下鼻子。

e0040579_02023395.jpg

島津義弘把所斬明朝聯軍的鼻子清點完,用鹽醃、石灰拌好;裝入木桶,運上船,由專門的奉行官押送回日本。

後來在與所有朝鮮戰役所有的戰功鼻子收埋在日本京都的方廣寺之「鼻」內。

露梁 李舜臣討取

10月15日,日軍接獲全面從朝鮮撤退命令,駐泗川倭城之島津主力,在島津義弘率領下,與從南海開來之宗智義部船隊會合。

1598年11月,明軍會同陳璘李舜臣率領的明韓水軍,集中力量,包圍了小西行長,切斷了他和島津義弘的聯繫,準備一舉消滅敵人。

小西行長被圍數月,糧盡援絕,第一軍團的小西行長被困在全州進退不得,他派人四處求救,終於找到了島津義弘

島津義弘宗智義船隊會合後,共有兵力 1萬餘人,艦船5百餘艘,於午夜開始通過露梁海峽來救小西行長。

陳璘李舜臣獲悉日援軍西進的情報後,立即命老將鄧子龍駕3艘巨艦為前鋒,埋伏於露梁海北側。

陳磷率明 朝水師主力為左軍,泊昆陽之竹島與水門洞港灣內正面阻擊日軍,待機出擊;以李舜臣率朝鮮水師為右軍,進泊南海之觀音浦,待機與明軍夾 擊日軍。

11月12日午夜間海戰,聯軍三面合圍,在露梁海域與日軍展開東亞近古時代規模最大的海戰。

及至天亮,日軍死傷慘重。

島津軍主力為掩護日軍撤退幾乎全部被殲,艦船也幾乎全部被擊毀擊沉。

島津義弘後率只50餘艘戰船突圍而去。這一戰中,明韓聯軍也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

李舜臣鄧子龍皆戰死。

泗川戰役與露梁海戰使島津義弘「鬼石曼子」(おにしまづ 石曼子しまづ的中文讀法與「島津」的日文讀法「Shimazu」相近))之武名、撼動朝鮮,震驚明國。

現在日本宮崎縣小林市還有以泗川戦勝記念的「輪太鼓踊」舞踊表演。
[PR]
by cwj36 | 2010-07-11 12:33 | 【Total War 島津 】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