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年 06月 ( 4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1811 奧布維拉戰役

奧布維拉戰役
半島戰爭最血腥的戰役之一
“Die hard, 57th. Die hard!”


1811年5月16日,為防止法軍援助對巴達霍斯的包圍,法帥蘇爾特試探攻擊聯軍(32000人,其中英軍7000人);發動奧布維拉戰役(Battle of Albuera)為打破英軍的包圍,法軍擊潰了西班牙軍隊組成的聯軍右邊的防線,但對訓練有素的英軍步兵的攻勢卻被挫敗,法軍在損失了8000人後撤退,而聯軍的損失為7000人。



(蘇爾特攻擊縱隊與翁薩亞斯山後坡戰法)


貝里斯福德的部署

英國貝里斯福德與西班牙參謀長布萊克(Joaquín Blake y Joyes)預期蘇爾特攻擊沿公路通過奧布維拉高,那裡的山線是在最低,並在法國的成功將分裂盟軍軍隊的一半。

因此,他安排他的英國軍隊背後的村莊背後的山丘。 左邊是漢密爾頓的葡萄牙師,與科爾(Cole) 的儲備師和奧特韋旅騎兵的側翼。

該中心的盟軍線,背後的村莊,是由威廉斯圖爾特的第二師。 右翼是布萊克組成的西班牙部隊。

在最右邊是洛伊的騎兵。 奧布維拉城的由兩個營的KGL德國步兵駐守。 主要的盟軍部隊隱藏在背面的丘陵線。


蘇爾特的計劃

拿破崙認為貝里斯福德可能不超過9000英國和6000葡萄牙軍隊,而蘇爾特決定25000人就足以席捲反法盟軍。2人都低估聯軍兵力。

蘇爾特認為在南部的布萊克(Blake)西班牙軍仍有一定距離,西班牙軍還沒有到達戰場,因此決定攻擊周圍的反法盟軍右翼,試圖將反法聯軍切斷成兩半。並希望將反法聯軍削減一半,防止布萊克軍到達奧布維拉。

他的計劃是得益於兩個因素 - 奧布維拉以南的山間溪流涵蓋著橄欖樹林,法國部隊可以隱藏其中,奧布維拉河東岸沒有盟軍的騎兵部隊。

法國第五軍團的吉拉德Girard)和加沙(Gazan)作為縱隊攻擊主力, 韋爾(Werlé)師將作為一個儲備師。

戰爭過程



(蘇爾特來襲!!!!)


英國陸軍由於威廉貝里斯福德 (William Beresford)的戰術失誤,命令西班牙參謀長布萊克形成一個新行跨山成直角的主線。

而西班牙參謀長布萊克同意但也沒有按照貝里斯福德的命令,他仍然相信,法國的攻擊將會發生在他的前面。



(法軍突破聯軍右翼~翁薩亞斯、霍頓英西聯軍死命頂住)


此時,蘇爾特派出法國騎兵衝擊英國右側翼,與增援韋爾師的步兵幾乎摧毀科爾伯恩(Colborne)整個旅。

但布萊克派的援軍來得晚,西班牙撤出右側的戰線。 快速部署攻擊的法國騎兵將英西聯軍第1旅和約翰科爾伯恩上校殺的片甲不留,科爾伯恩旅殘部逃往翁薩亞斯師的右翼。

蘇爾特雖然擊破右側的戰線,但西班牙翁薩亞斯(Zayas)師據守高地,努力抵抗,且布萊克派出更多的部隊,以支持翁薩亞斯。因此無法擴大戰果。

而這時趕來佈防的 丹尼爾霍頓(Daniel Hoghton)旅也正面對蘇爾特直屬第五軍團

西班牙的科爾(Cole) 與漢密爾頓(Hamilton)軍則仍在後方。

第一線的丹尼爾霍頓的旅堅守頂住了11000人的法國蘇爾特直屬第五軍團的猛烈進攻,霍頓旅1,651人已經失去了1027人,而法國人也蒙受大約 2000人傷亡。攻擊過後,霍頓脫下帽子時卻遭槍擊身亡。

由於聯軍他們佔據了村子裏的一處具有決定性意義的重要陣地,所以一直受到法軍佔據絕對優勢的炮火襲擊和牽制。

霍頓陣亡後,接任的英格利斯第57步兵團指揮官遭一顆4磅霰彈擊中,該霰彈穿透他的脖子和肩膀,進入他在他的上背部,造成大量失血和劇烈疼痛。

但是在那樣的傷勢下仍然指揮作戰。,躺臥在地,但一直不讓屬下將其抬離火線,而且不停地高聲喊道:“Die hard,fifty-seventh,die hard!(拼死抵住!五七團,拼死抵住!)”



(葡萄牙科爾師擊退法國左翼韋爾師)


法軍攻不破那頑抗的翁薩亞斯師、霍頓軍與英格利斯第57步兵團,最後在科爾師來援,襲擊了法國左翼。法國左翼韋爾師撤退,韋爾師5,600人失去了1,800人。

蘇爾特見久攻不下,撤退過河到奧布維拉以南,形成了一個強大的防禦陣地。反法聯軍贏了,但代價慘重。

英格利斯第57步兵團戰鬥結束後,他手下的579人有438人非死即傷。後人把第57團的勇士稱為diehards,意即“拼死抵抗的人”或“頑強的人”。

半島戰爭奧布維拉戰役勝利的取得在很大程度上歸功於英格利斯上校(Colonel W. Inglis)指揮的第57步兵團的英勇作戰。

英格利斯的話「“Die hard,fifty-seventh,die hard!」後來成為第57團的座右銘及其後繼合併單位米德爾塞團,1992年編列入威爾士王子皇家團 (Princess of Wales's Royal Regiment)。

顯然,名詞形式diehard是從短語動詞die hard轉化過來的。嗣後,diehard在詞義上發生了貶降,轉而指“頑固分子”或“死硬派”。
[PR]
by cwj36 | 2010-06-30 19:05 | -拿破崙時代-

貝雷斯福德子爵

e0040579_1421935.jpg貝雷斯福德子爵是沃特福德侯爵喬治•貝雷斯福德的私生子,1785年開始在新蘇格蘭第六步兵團服役,並先後轉戰土倫、科西嘉、西印度、印度、埃及,他進入英國陸軍少尉在1785年作為一個在第六團足 ,1786他 由於滑膛槍走火的意外事件,喪失了一個眼睛 。

1800年回國升為上校,1806年赴布宜諾賽勒斯參戰,但在那裏英軍遭到當地民兵圍攻被迫投降,子爵被囚6個月之後,設法逃回英國。半島戰爭中威爾斯利-威靈頓公爵最好的戰友,

1807年子爵指揮一支部隊佔領了馬德拉,並被任命為該島總督。半島戰爭爆發後,1808年他率領英軍開進葡萄牙本土,擔任葡萄牙軍隊總司令兼總督—此時的葡萄牙政府已流亡到里約熱內盧。

他是起草著名的辛特拉協定條款的全權代表之一;參加過向科魯尼亞的撤退和該城附近的會戰,掩護約翰莫爾爵士的軍隊登艦,在波爾圖戰役中協同威靈頓公爵擊退了法國元帥蘇爾特。

1809年3月,貝雷斯福德獲元帥稱號,並被任命為葡萄牙軍隊總司令,葡萄牙軍隊在他領導下很快變為一支能攻能守的出色的戰鬥力量。

但在威爾斯利進入西班牙之後,葡萄牙遭到了法國的第二次入侵,貝雷斯福德的部隊被迫向南撤出了葡萄牙,不久威爾斯利在塔拉維拉戰役 (Battle of Talavera)取得慘勝之後,貝雷斯福德的部隊重新開進里斯本。

在法國第三次入侵葡萄牙之前,子爵對葡萄牙軍隊進行了改革和訓練,並在隨後迎戰馬塞納元帥的布薩科戰役(Battle of Buaco)和著名的托雷斯•維德拉斯防禦戰(the defence of the Lines of Torres Vedras )中發揮了突出的作用。

1811年貝雷斯福德子爵獨立指揮了他在半島戰爭中第一場大型戰役—奧布維拉戰役(Battle of Albuera ),不過這場戰役中子爵與參謀長布萊克(Joaquín Blake y Joyes)糟糕的指揮差點葬送了大好的戰局,儘管取得了勝利,但他沒能全殲老對手蘇爾特元帥的法軍,相反卻付出了與法軍相同的傷亡代價,最要命的是打亂了威靈頓圍攻西班牙堡壘巴達霍斯的作戰計畫。

此戰之後,貝雷斯福德受到了英國方面的譴責,被迫回到了里斯本休養,半年之後,子爵再次指揮葡萄牙軍隊隨威爾斯利參加了第二次巴達霍斯城圍攻戰,在付出昂貴的代價之後取得了勝利。(盟軍與法軍兵力對比是27000:5000,戰後盟軍陣亡4800人,法軍陣亡1500人另3500人背負,戰後還發生了血腥的屠殺平民的情況)。

1812年7月22日,半島戰爭中具有決戰意義的薩拉曼卡戰役(Battle of Salamanca),貝雷斯福德的第五葡萄牙旅擔任威爾斯利的機動部隊,為戰役的取勝起到了關鍵作用,而貝雷斯福德也在這場戰役中表現出了英勇的表現,親自率領部隊與法軍展開肉搏,在戰役中子爵的左胸中彈重傷。

此後子爵足足在里斯本休養了半年之久,之後他作為威爾斯利之後盟軍的第二指揮官參與了英葡聯軍解放西班牙的戰鬥,包括維多利亞、貝雲、奧爾特茲等戰役,並與威爾斯利一起指揮了半島戰爭中的最後戰役——圖盧茲戰役,他被譽為波爾多解放者(the liberator of Bordeaux .)

由於在半島戰爭中的功績他獲得葡萄牙元帥的稱號和埃耳瓦希公爵和聖坎波侯爵的封號。1810年他被選為瓦特福德郡的議會議員(他從未出席過下院會議),1814年獲得奧布維拉和貝雷斯福德男爵的封號
1814年貝雷斯福德赴巴西,並在1817年殘忍的鎮壓了在東北部佩南布庫省爆發的民族起義。

1820年回到葡萄牙擔任副炮兵總監、陸軍將軍,但由於1923年幫助葡萄牙反動地主教權派的唐•米格爾親王鎮壓葡萄牙資產階級革命,貝雷斯福德被剝奪了葡萄牙元帥杖。

1827年貝雷斯福德曾試圖攝政葡萄牙,但遭到軍隊階層的反對,被迫返回了祖國英國。最後在英國度過晚年,無子女。

1823年被英女王授予子爵稱號
[PR]
by cwj36 | 2010-06-30 18:52 | -拿破崙時代-



「老師老師~為什麼台灣教科書裡怎麼多教的藍藍ㄉ?」

最佳答案:

台灣自古不屬中國/教科書看不到的歷史系列

〔自由時報報導〕教育部正快馬加鞭大修高中歷史課綱,已完成高一上台灣史「早期台灣」單元的研修草案,依主張大中國史觀的學者王曉波所提版本,不但把台灣史上溯到三國時代的東吳與隋代,企圖證明台灣自始就是中國的一部分;還強調「中國海盜來台與顏思齊、鄭芝龍在台經營」,暗示台灣先民為海盜後裔。

為強拗台灣屬中國 硬將台灣史上溯到三國

前國史館館長張炎憲和台灣史專家、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教授戴寶村聞訊後都痛斥教科書不能這麼修,但是統派學者一向就如此主張,結果一點都不讓人意外。戴寶村直批,如果中國和台灣早就有關連,何以後來再無文獻記載?從三國到宋朝,何以中間會有八、九百年的空白?期間,台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歷史老師要如何跟學生說明?

至於在講述漢人與台灣交流的十六世紀史部分,則是把「中國海盜來台與顏思齊、鄭芝龍在台經營」納入課綱,戴寶村表示,歷史上無法證明是否曾有顏思齊此人,鄭芝龍也並未長居台灣,統派學者不能據此指台灣人祖先是中國海盜;況且,宋朝人曾經從事海上活動,有中國漁民到澎湖捕烏魚,台灣祖先更可能是漁民或商人。

強調中國海盜來台經營 暗示先民為其後裔

張炎憲指出,明朝末年中國海盜和日本海盜往來密切,鄭成功即是鄭芝龍的日本夫人在日本所生。那時覬覦台灣的外國勢力,除了日本海盜之外,荷蘭、西班牙都有船艦來台,葡萄牙亦然,單提中國海盜不符史實真相,在本土學者極力抗拒之下,修訂小組決定把十六世紀的台灣史,提高層級為「國際競爭年代」,以納入中國海盜。

第三個爭議點在於列入學者王曉波的論點,強調中日戰爭時有台灣人參與抗日戰事,以凸顯台灣人曾參與「祖國」的對日抗戰。戴寶村表示,台灣人參與中國對日抗戰人數極少,若依此邏輯,則廿一萬台灣人下南洋當日本兵,日本豈不更像是台灣人的「祖國」?歷史不能如此推理和主張。

列入王曉波版 扯台灣人參與祖國對日抗戰

教育部去年決定重修高中歷史課綱,但今年二月前課綱修訂委員周婉窈揭露,整個課綱修訂過程是統派要「撥亂反正」,各界為之譁然。教育部因而下達封口令,要求委員不得對外洩漏修訂內容,王曉波昨天接到記者查詢電話時,即以保密為由拒絕多談,並三次追問記者的消息來源,表示要追查洩密者。

教育部中教司長張明文表示,教育部是希望各委員能回歸專業,在會議中暢所欲言,因此要求過程保密。原希望六月能完成草案,目前看起來七月都未必能完成,教育部不會急著要求在一百學年起實施新課綱,小組提出草案後會召開公聽會,再送課程發展委員會作最後定案。

學者痛批政治觀解讀歷史 企圖誤導下一代

王曉波一向主張台灣史要上溯到一千多年前的三國時代的東吳,企圖證明台灣自始就是中國的一部分,學術界反對聲浪極大,但是委員會予以採納,只加註但書,表明此論點仍具學術爭議。立委管碧玲痛批,既然有高度爭議,何以就草率列入高中歷史課綱?

管碧玲更進一步挑戰說,若課綱要提台灣人對日抗戰的祖國意識,也要把謝雪紅台共歷史一併列入,同時必須把二二八之後,祖國意識幻滅、台獨意識覺醒,全部寫入,否則一本歷史課本只反映了統派史觀。

張炎憲痛批統派學者把有疑義的史觀放入高中歷史課綱,是要誤導下一代,強迫認同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完全是從政治觀點解讀歷史。



:「學生學生~因為KMT黨一綱一本洗腦台巴子與其小孩"台灣自古屬於中國ㄉ"」WTFM STEAM
[PR]
by cwj36 | 2010-06-30 08:17 | 【台灣 Total War】

日本第一海賊-村上武吉


日本戰國時代第一海賊
村上武吉
水上擲彈兵-村上投炮碌


村上武吉(1533~1604)這位代表著村上水軍最強時期的武將
傳教士的路易斯‧弗羅咿斯,將武吉評為:「日本第一海賊」
村上武吉曾發明〝投炮碌〞(類似手榴彈),用於轟炸敵船大敗織田水軍。

村上武吉出身於瀨戶內海上的能島村上水軍,父親是村上義忠。村上水軍的歷史十分悠久,由於瀨戶內海上的島嶼多半面積狹且土壤貧瘠,無法完全供給島上居民充分的糧食,所以島上居民便利用自己對水路的了解成為雄據當地海域的一霸,設立私家海關對來往的船隻收取帆別錢,也就是船上貨物價格的十分之一,輔以走私、劫掠等海盜行為作為營生。

後來村上水軍分家,分成能島、因島、來島三家,既各自發展又互相奧援。

由於武吉之父村上義忠早逝,所以還是幼童的武吉早早便已捲入與異母兄弟益義爭奪家督寶座的風波之中,借助尼子家勢力支持的村上益義打敗了倚重大內家的武吉與叔父隆重,因此武吉被迫流亡至九州,逃入肥前菊池家的領地內以避開益義的追捕。

直接後來武吉的叔父隆重反攻成功,又將益義打敗,武吉才得以再次回到能島並繼任成為新家主,而失敗的益義則流竄至來島村上家的領地裡,並在當地病故。

當時武吉為了斬草除根追殺益義,與來島村上家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益義死後,有鑑村上三家同心同盟的傳統,武吉為修補和來島村上家的關係而決定以雙方聯姻來鞏固兩家盟約,於是便娶了來島村上家當主村上通康之女為妻。

繼任為能島村上家的家督後,武吉除了繼續經營水軍的老本行外,也將目標放遠,積極推動海外貿易,與當時中國東南沿海地區也有來往。

天文二十年,長久以來一直充做能島村上家後盾的大內家當主大內義隆受到家中武功派重臣陶晴賢謀反殺害,翌年陶晴賢迎大內義隆的姪子、大友宗麟之弟晴英繼承大內家,是為大內義長。

天文二十三年,大內義長向室町幕府進貢米2000石,由陶晴賢麾下的屋代島白井水軍經海路上洛,途中通過能島村上家的勢力範圍時,屋代島水軍不但無視武吉設立的關卡拒繳帆別錢,更欲強行以武力突破。

收到訊息的武吉大怒,火速點兵出戰,在其必經之路蒲刈伏擊,激戰之中屋代島水軍慘敗,船上欲進獻幕府的2000石大米悉數被武吉沒收,雙方關係從此惡化。

弘治元年,安藝的毛利元就與陶晴賢全面對決,在嚴島築宮之城引誘陶晴賢率大軍來攻,水軍實力遠不如控有屋代島水軍的陶晴賢的毛利元就便急速向三島村上水軍求援。

當時因島村上家的村上吉充很早便已答應協助毛利元就,派遣了家臣末長景通參戰助陣,並遣使家臣,武吉姻親乃美宗勝替毛利家遊說村上武吉,武吉性格一向沉著冷靜,聽完了乃美宗勝來意,也不表示可否,只說要看來島村上氏的意向再做決定。

那時毛利和陶雙方都來向來島村上家當主通康請援,兩者相比雖然陶晴賢的實力比較雄厚,但是因為通康的主家河野氏與大內家乃是宿敵,所以表示要支持毛利家,因而通康也同意支持毛利,既然三島村上家已有兩家投向毛利家,武吉便也同意出兵了。

同年十月一日,毛利軍與陶晴賢軍在嚴島爆發大戰,也就是歷史上著名的"嚴島合戰"。僅有三千五百人的毛利軍在雨夜中對總兵力兩萬餘人的陶晴賢軍進行奇襲,其中武吉率領的三百船隊特別驍勇將陶軍的屋代島水軍擊退立功。




嚴島合戰後,毛利元就和伊予河野氏正式結盟,將原來屋代島水軍白井氏的領地屋代島給了來島村上通康,而最早加盟毛利家的因島村上吉充也得到了備後向島,而戰後同樣幫助毛利家佔領周防長門並封鎖海路以擒抓大內義長的武吉只得到幾個小島,這使武吉對毛利家十分不滿。

永祿十年,村上通康過世,由四子通總繼為第五代當主。永祿十二年,就在毛利家與九州強豪大友宗麟在九州筑前一來一回地膠著戰時,本來從屬毛利家的武吉受大友宗麟以博多南蠻貿易的巨利引誘倒戈與毛利軍為敵,將船隊開往周防港口,使同來的來島村上通總成為海上孤軍陷入苦戰,由此之後來島村上家與能島村上家徹底反目。

元龜二年,在毛利元就的遺命策劃下由三子小早川隆景率因島村上、來島村上、小早川、兒玉、投降的屋代島白井等諸路水軍圍勦武吉的本城能島城,本來要覆滅已入愁城的村上武吉對小早川隆景來說是易如反掌。

但小早川隆景因惜村上武吉的武勇捨棄了正面進攻,反而冒險單身上島入城勸降,村上武吉畢竟是個鐵錚錚的海上男兒,眼見小早川隆景仁勇的氣慨,武吉大為感動於是接受了小早川隆景的說服回歸毛利家,從此忠心不二。

這時,稱霸畿內的織田信長已率軍將攝津一向宗的本寺石山本願寺包圍數年,已將近彈盡糧絕的本願寺方向盟友毛利家求取大批軍物資,於是毛利輝元便下令村上武吉由海路運送入本願寺。

能島村上家本來就是熱誠的一向宗徒,武吉不敢懈怠很快便組織八百艘船隊出發,運送途中村上水軍與織田家的九鬼水軍、安宅水軍於木津川口遭遇,村上水軍快速小早船倚仗本身精熟的操舵技術和炮烙火矢使用一沾即走的燒夷戰術將織田水軍打得七零八落,從此村上武吉就成了信長進攻本願寺的頭痛人物。

為了有效反制村上水軍,織田信長採用雙管齊下的方法,一方面離間已有心結的來島村上家與能島村上家,另一方面集中近江國友村的鐵匠跟伊勢熊野的船匠,由九鬼嘉隆與瀧川一益領導開發新武器鐵甲船。



天正六年,村上武吉一如往日統領水軍部隊運送軍物資進本願寺,但就在木津川口武吉的水軍遇上了織田家的六艘鐵甲船,披上鐵甲的戰船使以往百戰百勝的燒夷戰術失去效用,同時船上負載的大砲與長洋槍也發揮威力痛擊村上水軍,武吉大敗。



天正十年三月,在織田家部將羽柴秀吉的勸誘下來島村上家當主村上通總反出毛利改投織田家,此事使毛利家陷入驚慌,毛利家在與因島、能島兩村上家再度重申盟約後聯合出兵聲討來島村上家。

於當年六月對來島城發動總攻擊,在武吉的善戰下,來島城失陷,村上通總匆忙逃往京都投向秀吉,之後秀吉讓他改以居地為姓,易名來島通總,落入毛利家掌握的來島城則被賜為武吉的領地以為獎賞。

本能寺之變,信長橫死後,羽柴秀吉接收了他遺留的霸業,奪取天下。當時秀吉與毛利家已不再敵對,在秀吉命令下武吉只好將方佔領兩年多的來島還給來島通總。

天正十六年,羽柴秀吉頒布海賊禁止令,其中不准再收帆別錢的條文,嚴重打擊了村上水軍的經濟利益,村上武吉因強烈反對這項律法而被秀吉下令自盡。

最後是倚靠老上司小早川隆景在秀吉面前說情方免去一死,改為流放,從此之後武吉便隱居於長門大津,也就在這段時間裡村上武吉撰寫了"村上舟戰要法"一書留傳後世。

統一日本的秀吉的野心急速膨脹,以"假道入明"為由出兵朝鮮,往日的三島村上水軍皆被動員參戰,村上武吉也帶同兒子元吉一起隨小早川隆景軍出陣,但面臨李舜臣的龜甲船,一切皆徒然,水軍戰線完全大敗。



慶長三年,關原之戰時村上水軍與毛利水軍皆從屬於西軍,並由武吉的嫡男元吉擔任大將進攻四國伊予,揮軍直撲加藤嘉明的居城,道上投降的當地領民紛紛大罵加藤嘉明的苛政,使元吉認為自己順民心出戰必然定勝,而小看了名列賤岳七支槍的加藤嘉明,戰敗被殺。

老來喪子使村上武吉悲痛不已,而主公輝元也因與德川家康敵對被減封至只剩周防長門兩國,年事已高的武吉還是跟隨輝元去周防,居住於大島和田,三年後過世,享年七十二歲,法名大仙寺殿覺甫元正居士,家督由村上元吉長子元武接任。
[PR]
by cwj36 | 2010-06-28 18:34 | -古代日本-

日本海盜大名-九鬼嘉隆

e0040579_18274746.jpg九鬼氏本是紀伊地方的豪族。到了熊野別當九鬼隆實之子隆良一代,九鬼氏進入到志摩國波切村,這就是志摩九鬼氏。

九鬼隆良是一個野心勃勃的人物,他率領自己的親信(九鬼黨)進攻志摩地區大大小小的海灣,趕走了被稱為“志摩七島眾”的當地原著豪族。

九鬼黨此前就以擅長操縱船舶而著稱,進入了志摩地區,獲得了良好的海濱營盤的的九鬼黨,“不可避免地”成為了海賊。

  其子孫九鬼嘉隆就是率領志摩九鬼氏水軍活躍在戰國亂世的人物。他設計製造了日本最初裝甲軍艦。人們給他起了一個豪放的稱呼,“海盜大名”。

嘉隆在織田家部將瀧川一益的仲介下,與織田信長通好。隨後於永祿十一年(1568)正式出仕織田家。

第二年,也就是永祿十二年(1569),嘉隆的九鬼水軍作為信長伊勢征伐的先導,對在攻滅北田氏的戰鬥中立下大功。被授予志摩一國作為獎賞。

信長平定了伊勢以後,嘉隆作為船手大將隨信長轉戰各地。天正二年(1574)征討伊勢長島一向一揆的戰鬥中。出動了大小軍船三百艘,輜重船三百艘。

嘉隆指揮大型軍艦的艦隊,用大鐵炮打破了一揆軍重兵把守的篠橋和大鳥居砦。並且使用大型的軍船封鎖敵人的海上補給線。為殲滅長島一向一揆的戰鬥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但是,織田家消滅長島地區的一向一揆武裝,並沒有使石山本願寺門徒眾的士氣低落。長島合戰的結果,反而刺激了他們反抗的決心。

  當時,石山本願寺與中國地方稱雄的毛利輝元是同盟。本願寺籠城的人數龐大的門徒眾的後勤補之所以能夠維持,就是因為其背後支持他們的毛利水軍以及紀伊雜賀水軍強大的的海上運送力量。

當時的毛利、紀伊水軍掌握了山陽地方直至大阪灣的廣大海域的制海權。織田軍如果要攻破石山本願寺,就一定要擊敗敵人的水軍,掌握制海權,切斷石山本願寺的補給線。

天正四年(1576)七月,織田方的真鍋主馬兵衛和沼野伊賀守率河內水軍軍船三百艘,與毛利方負責運送兵糧的浦兵部的三島水軍九百餘艘軍船在發生激突,史稱難波沖海戰

原先,兵力劣勢的織田方本想依靠己方大噸位軍船比較多的優勢,來封鎖大阪灣海域。然而孰知織田方笨重的大船卻正好不適應三島水軍的戰術。

三島水軍靠小船的機動靈活,在敵群中往來穿梭,投射火箭以及土制的燃燒劑。遭到火攻的織田軍大敗,真鍋主馬兵衛配下多名織田方船手大將戰死,用於封鎖大阪灣的軍船大多數燒失。

難波沖海戰慘敗的消息傳來,信長大為震驚。震驚之餘的信長開始研究此戰大失利的原因。在缺乏海戰經驗的情況下,主觀地投入水軍與經驗豐富的毛利水軍作戰,這樣的僥倖心理自然是失利的原因。但是導致如此慘敗的更重要的原因,則是三島水軍的火攻戰術威力實在太大了。

信長考慮到應該建造一種外覆鐵甲,可以防止火攻的大船。於是傳來九鬼嘉隆,命其設計製造鐵船。





九鬼嘉隆從紀州熊野地方調來適宜用來建造船隻的上等木材,回到居城鳥建立起造船基地,設計製造鐵船。嘉隆吸取舊式的軍船、明船以及歐洲船隻的優點,設計製造了一種全新的軍船。

這種軍船寬七間(約12m),全長十二間(約21m),相對於當時其他的軍船來說,是龐然大物了。

巨大的船體是用最好的木材構築而成,最外層覆蓋鐵板用於加固和阻燃。這就是戰國時期著名的“鐵甲船”。船上還配備了火器,每艘船上都裝備了三門當時很稀少的大砲三門。

  終於,在難波沖海戰之後的兩年,也就是天正六年(1578)四月,鐵甲船終於可以投入戰鬥了。

嘉隆一共建造了鐵甲船六艘,從鳥羽大湊出發,繞過紀州沖,駛向大阪灣的海上封鎖線。途中曾經受到了雜賀谷門徒眾船團的襲擊,鐵甲船輕鬆擊退了敵人。七月十七日,到達了堺港。

  九月二十七日,九鬼艦隊接受信長檢閱。信長對新軍船非常滿意,褒獎有加,賜給嘉隆黃金二十枚,以及九名扶持。

e0040579_18284065.jpg十一月六日,救援石山本願寺的毛利水軍兵船六百艘,襲擊了封鎖海面的九鬼艦隊。木津川沖海戰爆發。毛利方水軍對九鬼艦隊的鐵甲船勇敢地發動了進攻,但是先前的火攻戰術對鐵甲船有如隔靴搔癢,很難取得成效。

後來毛利方由於大將船被大砲擊沉而敗走。此戰織田水軍完勝。木津川海戰的勝利,為石山合戰中的織田勢取得了決定性的優勢。

由於顯赫的戰功,嘉隆被授予伊勢、志摩兩國共三萬五千石的封地。這是九鬼嘉隆一生中最輝煌的時候。

  此後信長在本能寺之變死後,嘉隆繼續受到羽柴秀吉的重用。統領從紀伊水道到伊勢灣一帯廣大水域的水軍部隊。

侵略朝鮮期間設計製造了巨船“日本丸”,並且擔任日本水軍的先鋒與朝鮮水軍交戰。在日韓兩軍展開的大海戰—泗川海戰,朝鮮名將李舜臣在海戰中,也動用了他的秘密武器:“龜船”。

龜船是朝鮮人很早就發明的一種戰船,船身裝有硬木製成的形似龜殼的防護板,故叫龜船。

李舜臣改進了龜船的結構和設備,把船身造得更大。每艘船身長十餘丈,寬一丈多,甲板之上有厚木製成的頂蓋,並且裹上鐵板,可以掩護船上水軍避免敵人火器投射,頂蓋上和甲板旁,裝著許多尖銳的大釘和鐵鉤,使敵人不敢攀登。

船頭上安裝著一個大龍頭,上穿兩個大炮眼,頭尾都裝有金屬尖杆,必要時可用來撞擊敵船。船身前後左右有七十四個槍眼,射手可以伏在內部施放火器。

船身兩則又各設十支大槳,全部劃動,急馳如飛。加上船身很大,可以裝載很多飲水和糧食,這使龜船更適於水面久戰了。

  在泗川海戰中,朝鮮水軍駕駛龜船擊沉日艦十三艘。六月二日,李舜臣在唐浦海戰中擊斃九州大名龜井茲矩

五日,消滅了加藤清正屬下戰艦三十三艘。六日,全殲日海軍名將來島通久艦隊,當場擊斃來島通久

【YouTube】泗川海戰

七月八日,在閑山島海戰中擊敗了脅阪安治水軍,日艦被毀三十九艘。十日,擊沉了九鬼嘉隆的日本丸旗艦,並焚毀日艦四十二艘戰艦。九鬼嘉隆倉皇逃遁,……

海戰失敗九鬼嘉隆受到秀吉的責罰。秀吉強令嘉隆將家督之職傳給其子守隆。並且賜其五千石領地,作為他的“隱居料”,令嘉隆隱居。

慶長四年(1599),家隆與稻葉道通發生爭執。由於德川家康對此事的不公平裁決,嘉隆開始對家康不滿。

慶長五年(1600),關原合戰爆發。九鬼家此時的抉擇發生分歧,九鬼嘉隆加入了西軍,而其子九鬼守隆則從屬東軍。

此前家康曾經聯絡隱居的嘉隆,但是嘉隆因為當年的不快,而加入了西軍。

當守隆所在的家康軍遠征會津的時候,嘉隆突然奪取了九鬼家本城鳥羽城。但是最後,關原合戰以東軍的勝利而告終。九鬼嘉隆逃往答志島和具地方。

九鬼守隆在關原戰役中,攻取了西軍將領氏家純利防守的伊勢桑名城。將純利首級送往家康處。這是東軍最早送達的捷報。

在戰後處理上,鳥羽的守隆領地安堵。守隆提出以自己的戰功為代價,免除其父嘉隆的死罪,得到家康的允許。守隆急忙派使者去嘉隆報告。

但是使者到了的時候,已經晚了。僅僅幾日前,戰敗自責的嘉隆已經在答志島自刃。有一說是為了九鬼家的存續,守隆的某家老強逼嘉隆自刃。

還有一說是,在嘉隆自殺前幾日使者就已經到達了答志島,但是嘉隆不願意偷生,而在狂笑過後切腹身亡。不論事實如何,慶長五年十月十五日,九鬼嘉隆自己落下了人生的帷幕,享年五十九歲。
[PR]
by cwj36 | 2010-06-28 18:26 | -古代日本-

1585 神川合戦

日本戰國「表裏比興」
真田昌幸 Sanada Masayuki
神川合戰 (第一次上田合戰)


e0040579_19115893.jpg


真田昌幸(1547年-1611年7月13日),日本戰國時代武將及大名,信濃上田城城主,真田幸隆之三男。誕下4男7女,當中包括了長男真田信之及次男真田信繁。

1547年真田昌幸出生,7歲時父親真田幸隆將他送往甲斐成為了武田晴信(信玄)的人質。

真田昌幸年少時過繼到武藤家做養子,名為武藤喜兵衛,青年時期擔任武田信玄的隨侍。

首次上戰場是第四次川中島之戰,當時的身份的武田家足輕大將。

1575年武田勝賴徵召大規模部隊西征,在長篠之戰(設樂原)被德川織田聯軍大敗,2名兄長真田信綱真田昌輝陣亡,真田昌幸遂改回原姓以繼承真田家督。

e0040579_1161988.jpg1582年(天正十年)武田氏滅亡後不久,織田信長也於本能寺的大火中死去,德川家康北條氏政為爭奪武田家的舊領於信濃、上野對陣。

然而由於清州會議之後羽柴秀吉的勢力發展極快,明顯感覺到壓力的兩者終於達成和議,家康將女兒嫁給氏政之子氏直。

1585年(天正十三年)雙方達成分割武田家遺領的協定,佐久、諏訪歸德川家,上州歸北條家。

可是,真田昌幸拒絕了德川家康要他讓出上州沼田領地給北條家的命令,真田昌幸毅然答覆德川家康說:「沼田領地是我祖先傳下來的土地,不是德川家的領土。」從而與德川家康對立。

1585年7月,真田昌幸以次子真田信繁(也就是真田幸村 娶大谷吉継的女兒)和堂弟矢澤賴康(賴綱之子)為人質,從德川家轉投到上杉景勝麾下。

真田昌幸之所以投靠從前武田家的宿敵、一直與自己敵對的上杉家,自然是出於保證自己後方不受攻擊,並且可以借助上杉家援軍的考慮。

據說上杉景勝聽到這個消息苦笑著說:「是真的嗎?以後不要背叛上杉家才好。」出於牽制家康和利用真田家兵力的考慮,景勝還是同意了真田昌幸的臣從。

上杉景勝十分欣賞真田信繁之才,特意給予他埴科郡一千貫文的知行。

e0040579_1837201.jpg


e0040579_1858392.jpg同年8月,勃然大怒的家康派遣大久保忠世鳥居元忠平岩親吉等譜代家臣和信濃的國人眾,動員了近7000人的兵力逼近上田城。

而此時真田昌幸在上田城所能調動的只有200餘騎和雜兵1500人(《加澤記》)約2000人的兵力。

真田昌幸派遣使者向上杉景勝請求援兵,海津城城代須田滿親率領上杉軍越過地藏峠在根小屋城佈陣,以牽制德川軍。

因此真田信繁留在上杉家做人質,向上杉家老直江兼續請求並被允許領兵參戰。

(真田信繁曾參加此戰的說法是不符合史實的,那時他應該還留在上杉家做人質,說他向景勝請求並被允許領兵參戰只是後世小說家的杜撰而已,沒有任何史料證據。)

e0040579_18373577.jpg


遙見上田城的鳥居元忠等人曾信心百倍的誇口說道:「這種城池,哪能撐得過3天!」的確,大久保忠世鳥居元忠、平岩親吉都是身經百戰的勇將,所率領的是在前一年的「小牧、長久手合戰」中擊敗羽柴秀吉大軍、士氣高昂的精銳部隊,兵力又是守軍的4倍,也難怪他們會這樣想了。

真田昌幸得知德川軍逼近後,召開軍議鎮定自若地說道:「敵軍雖然是我們的4倍,但我們掌握著有利的地形,只要我們臨機應變調度好士兵,一定可以擊垮他們。數天之後,真田家的武名必將轟動天下!」

得知德川軍已抵達國分寺後,昌幸只留下5百名士兵與自己一起留在上田城進行籠城戰,在城下佈置了千鳥柵,並讓嫡子真田信之(= 真田信幸 娶本多忠勝之女小松姬後來支持德川家康)率領2百人去神川邊挑釁、引誘德川軍。

同時真田昌幸在戶石城、丸子城、矢澤城和上田城的城下町中都配置了守兵與佈置千鳥柵。

並在上田城城下町安排1000名無武裝農民帶著紙旗假冒軍隊。

e0040579_18375480.jpg


8月2日德川軍發起攻擊,並被對岸真田信之率領小部隊不斷的挑釁所激怒,爭先恐後地渡河追擊,真田信之成功地將德川軍誘入上田城的城下町中。

德川軍經過靜悄悄的城下町,直逼上田城而來。

他們都急於奪得頭功,而沒有去想為什麼大軍殺來,城下町竟會如此安靜?這難道不可疑嗎?

德川軍似乎十分順利地殺到二之丸的門前,並想著很快就能一鼓作氣攻佔整個上田城。

某些逃往內城的真田軍又潛繞回二之丸,關閉城門,

e0040579_18381277.jpg


乍看之下...毫無攻勢地直接誘導德川軍進入城內的「慘敗戰法」,其實正是謀將真田昌幸反攻的秘策。

在本丸櫓中,身穿甲胄正在下著圍棋的真田昌幸聽著前方不斷傳回的消息,下棋的手並沒有停下來,當聽到德川軍已經攻到二之丸門前時......

敵軍塞滿了二之丸

真田昌幸才說道:「先下到這裏吧,我去去就來。

此時德川軍已經攻到本丸的城牆之下,勝利看起來離他們只有一步之遙,想來當時每個德川軍將士的心中都在想著也許自己能奪取第一個攻入本丸的頭功。

突然,從城牆上落下許多的石頭和大木,同時鐵炮和弓箭如雨點般向德川軍射去,德川軍很快就被這突如其來的猛烈反擊弄懵了。

先前假裝已經敗退的真田信之也領軍從側背迂回突襲德川軍,此時戰爭經驗頗為豐富的大久保忠世才猛然醒悟,大聲叫道:「不好,中計了!」

「把敵人變成糞土!」察覺制勝的時機已經來臨,真田昌幸親自率領5百名士兵打開城門殺了出來,毫無心理準備的德川軍很快就陷入混亂之中。

e0040579_1838313.jpg


在狹窄的城內遭到前後夾擊,慌不擇路的德川軍四散奔逃,然而來時靜悄悄的城下町中突然燃起了熊熊大火,大火和千鳥柵切斷了德川軍的退路。

緊接著真田家的伏兵從城下町中殺了出來,真田信之也領兵從後夾擊,德川軍此時猶如熱鍋上的螞蟻,簡直不知如何是好。

1000名無武裝上田城農民帶著紙旗假冒軍隊更跑到德川軍軍後面搖旗吶喊,德川軍誤認真有埋伏的真田軍來襲怕後路被切斷,狼狽倉皇撤退到神川邊。

焦頭爛額好不容易逃到神川邊的德川軍很多人又被突然而來的大水沖走、溺死,這突如其來的大水是哪裡來的呢?

原來是真田軍事先在神川上游築了壩,一來便於引誘德川軍以為水淺而渡河,二來可於其敗退之時放水淹之。

至此德川軍的士氣完全崩潰,在上田城北戶石城的真田家守軍也開始追擊,德川軍潰不成軍。

e0040579_18385734.jpg


這一戰,德川主將大久保忠世的3個兒子(忠生、忠賴、忠廣)全都戰死,報的出名字的人戰死350餘名,總計戰死1300餘人,而真田方僅僅損失了40人。

逃出很遠確信真田軍沒有追來的德川家將士,呆呆地遙望著上田城,似乎還沒有從剛才的惡夢中醒來。

8月20日,得到井伊直政率領的5000援軍後,德川軍重整旗鼓,為報一箭之仇,準備進攻上田城的支城丸子城。

真田昌幸在丸子城北的尾野山城增派了守軍,以牽制德川軍。

e0040579_18392382.jpg


夜晚就放火驚擾睡夢中的德川軍,等他們爬起來察看時卻一個人影也沒有,如此反覆令德川軍將士不勝其煩而又無可奈何。

在上田城遭到真田軍奇襲而心有餘悸的德川軍,聽說真田軍背後的上杉家援軍將趕來參戰,那樣的話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勝算,士氣不振的德川軍終於在沒有攻佔一寸土地的情況下,於9月下旬黯然失色地退回三河。

經此一戰,真田家的武名果然如真田昌幸所言轟動天下,大久保忠世的弟弟大久保彥左衛門忠教戰後悲歎沒想到我軍的官兵如此不中用!

在《三河物語》中寫道:「就像不會喝酒的人被強灌酒一樣--。」

臣服豐臣秀吉

神川合戰之後,真田昌幸對上田城進行了改築和加固,並再次表現出他「表裏比興」(表裡不一)的一面,通過臣從豐臣秀吉,而讓德川家與上杉家都對他的背叛無可奈何。

什麼時代義、勇、仁、禮、誠、名譽、忠義、克己、表裡如一等美德都會講,日本戰國時代當然也講,但講歸講,做不做是另一回事。

當時的「武士道」如藤堂高虎的家訓:「一生裡若沒有服侍過七位主君,根本不配被稱為『武士』。(武士たるもの七度主君を変えねば武士とは言えぬ)」,要忠君但可換人繼續忠心,似乎識時務還比較重要。

朝倉宗滴的名言:「做為武士是狗也罷,是畜生也罷,以最後勝利為本(武者は犬ともいへ、畜生ともいへ、勝つことが本にて候)」,也就武士可以無恥卑鄙,權謀狡詐,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反正以勝為重。

後世經常以「表裏比興之者」評值真田昌幸

真田昌幸利用智謀轉投不同主君,特別是天正年代期間,在武田滅亡之後,曾是織田、上杉、北條、德川及豐臣家家臣。(網整)



e0040579_16511315.jpg
:WTFM全軍破敵陣線
[PR]
by cwj36 | 2010-06-28 14:08 | -古代日本-

友情與忠義-大谷吉繼

友情與忠義-大谷吉繼

e0040579_1153312.jpg看日本歷史時代劇常看到一個臉圍白毛巾遮著口鼻的人,不是忍者,看起來頗詭異的人。

他就是十六世紀末日本那個染上痲瘋的東洋名將大谷吉繼,最有義氣的日本人。幼名紀之介。(1559年-1600年10月21日)

e0040579_22211070.jpg
天正10年(1582年)織田信長死於本能寺之變後,秀吉掌握了實權。天正11年(1583年)織田家筆頭家老柴田勝家和秀吉對立表面化引發賤岳之戰。

此時大谷吉繼成功將當時柴田方的長浜城城主柴田勝豐遊說,使他成為豐臣軍的一員,立下足以和賤岳七本槍匹敵的大功。

天正13年(1585年)7月授予従五位下刑部少輔。此後被人稱爲「大谷刑部」。此時期,大谷吉繼將「違い鷹の羽」家紋改成「対い蝶」(平氏的代表家紋為「蝶紋」)。(「古今武家盛衰記」)。

天正14年(西元1586年)一月,大阪町內出現連環殺人案件。隨即傳出“千人斬”的謠言,說大谷吉繼為了醫治自己的癩病,要殺死千人,喝下千人的血治病。

謠言傳得沸沸揚揚,而秀吉則絲毫不為所動,只是命令加強治安,懸賞緝捕“千人斬”犯罪嫌疑人。同年三月,真正的殺人犯被抓住處刑,謠言方才平息。

征伐朝鮮1593年正月21日,明軍抵達漢城西北的碧蹄館,日軍亦由漢城出發迎戰。24日午前,明軍先鋒查大受隊三千人與日軍先鋒立花宗茂隊三千人交戰,立花宗茂敗退。

午後,明軍分左、右、中三隊前進,與日軍第二陣小早川隆景開始作戰,隆景假裝不敵向後退去,明軍追擊時中了石田三成大谷吉繼隊的埋伏,頓時引發混亂。

石田•大谷隊將六千明軍團團圍住,立花宗茂和小早川秀包兩隊從側面穿插突擊,一時之間大將李如松幾乎喪命,多虧部下李有升李如梅等捨身相救才得以保住性命。

戰至26日,明軍後續部隊才趕來救援,三成遂下令撤圍,明軍僅剩千餘騎逃回。

據說此戰中吉繼親自來到前線指揮戰鬥,吉繼近臣大驚失色,抓住吉繼的袖子勸諫道:「此處彈丸橫飛,極為危險,萬一被擊中就不妙了,大人請退到我軍陣營後方吧。」

大谷吉繼頭也不回地說道:「命運決定人的生死,如果並非該終結我性命的那支箭矢(彈丸),即使這樣如雨般的槍彈又能奈我何?」,堅持留在前線指揮部隊衝殺。果然,直至戰鬥結束,吉繼身上沒有一處負傷。

慶長3年(1598年)8月豐臣秀吉死後,與五大老之一的德川家康接近。慶長4年(1599年),爲保護家康免受前田利家襲擊,和加藤清正福島正則等豐臣家武將派保護德川的宅邸。

曾經為特意派部下到伏見城,阻止前田利長的「家康暗殺計劃」,而他也跟榊原康政解決宇喜多家的內部問題,他的行動在此較為親近德川。

但一向立身正直的大谷吉繼得了癩病(痲瘋),癩病在當時是無法治療的傳染病,因而被叫做天刑病,意指天降的懲罰。既然是天罰,想必罰的是不正之人。

對惡疾的恐懼與迷信,使吉繼一時成為不受歡迎的人物。

某日,豐臣秀吉召開茶會,諸將大都在座。輪到吉繼飲茶時,不慎把鼻涕滴到碗中。大家知道茶事中只用一個茶碗,喝罷後傳遞給下一位;各人本來就在當心大谷吉繼的傳染病,看到這種情形,一個個直接把那只碗推給了別人。自尊心很強的大谷吉繼,此時的尷尬痛苦可以想見。

但是,碗傳到了石田三成手中。把一切看在眼裏的石田三成,竟然對著茶碗一飲而盡。為此,吉繼成了三成最忠誠的朋友。(omg~so dirty)

大谷吉繼雖有癩病但豐臣秀吉對大谷吉繼非常寵信。慶長三年,豐臣太閣秀吉死去,遺命將太刀國行贈與大谷吉繼——國行是鐮倉末期大和當麻派刀工來國行所作的名刀。

時世晦暝,風雲急變,關原之戰終於臨近。吉繼為人持重,雖然出身近江,卻很少參與派系爭鬥,一度傾向家康方。

對於好友石田三成的野心,他持謹慎態度,認為三成的實力不能與家康抗衡。「無謀であり、三成に勝機なし」

但是,最終還是感情改變了大谷吉繼的選擇。或者說,就算明白三成舉兵的勝算微茫,對現世已經沒有什麼欲望的吉繼仍然為朋友、主君盡了力,所謂的“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大谷吉繼一度對西軍能否勝利感到猶豫,幾次遣平塚為廣忠告三成,但沒有改變石田三成的決心。於是,徘徊數日之後,吉繼入佐和山城商議軍事,決定與三成共命運。

關原大戰時大谷吉繼所部到達關原西南面山中因為癩病導致的皮膚潰爛、面容毀壞,大谷吉繼無法穿戴鎧甲上陣,只能用白布裹著臉出戰。

當時,據說他的眼睛也因病幾近失明。但是,西軍的毛利秀元等大部分大名還在觀望中。

關原戰場上著名的"裏切者"(叛變)小早川秀秋,立場更是搖擺不定。三成差不多是把關白的職位許諾給小早川秀秋才把他拉到戰場上來的。

為提防駐軍松尾山的小早川秀秋叛變,三成讓吉繼在松尾山以北的藤川台佈陣。關原之戰時預見小早川秀秋的叛變,因此在他的進軍路線設下了「馬柵欄」。

開戰後,大谷吉繼軍藤堂高虎京極高知寺澤廣高軍激戰,東軍的戰況不利。



然而,與德川家康有密秘約定的秀秋仍然在山頭上觀望著。此時,德川家康的一隊鐵砲衝到松尾山腳下向山上連續開槍——看似不算什麼的恐嚇,卻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在西軍占優的情形下,小早川秀秋軍突然下山攻擊友軍大谷吉繼

在脫離前線的戶田勝成平塚為廣加入之下,一度將小早川秀秋逼退500米達二、三次,並擊斃東軍派在小早川秀秋身邊監視的奧平貞治

小早川軍的"裏切"行為,使鄰陣的與力脅阪安治朽木元綱小川佑忠赤座直保等東軍內應部隊連帶叛變,大軍三面受敵,陷入重圍。大谷吉繼乘輿奮戰,與家臣懷著必死的決心,作絕望的抵抗。

大谷軍最終崩潰,帶著無望的病軀,在上萬大軍的重圍中,大谷吉繼從容在車上切腹,享年42。

e0040579_2141356.jpg遺言「重友情,六道輪回先行一步又何妨」(契りあらば 六の巷に まてしばし おくれ先立つ 事はありとも)接著向石田軍團方向歎息「三成,與汝會於地獄」,而對著小早川秀秋的軍團說出詛咒「人面獸心。三年之間,一定要讓他遭報應!」(人面獣心なり。三年の間に祟りをなさん)。

為使首級不落入敵人手中,家臣湯淺五助將他的首級帶離戰場,在水田中深埋。

大谷吉繼的末路,常被描繪成在亂軍中靜靜迎接死亡。大谷吉繼慘烈忠義的死使他成為日本人心目中的英雄人物。
[PR]
by cwj36 | 2010-06-26 11:38 | -古代日本-

尼子氏(Amako)





下剋上的尼子氏傳奇

尼子氏京極氏的旁支,京極氏源於近江佐佐木氏。京極氏在室町幕府中期是北近江國、出雲和隱岐等國的有力守護大名。

京極氏第5代當主京極高秀之子高久,領地在近江國犬上郡尼子鄉,因改苗字為尼子。高久之子持久(上総介)成爲代京極氏管理出雲、隱岐的守護代,居於出雲的月山富田城(今島根縣安來市廣瀬町)。

應仁之亂的主因是八代將軍.足利義政的弟弟義視和兒子義尚為將軍繼承權而鬥爭。同時,山名、細川各擁一派而對立,並在京都大戰。

再者,東西兩軍在地方上互相火併,而各大名家亦為家督繼承問題而鬥爭,使戰火蔓延到地方上,令問題更加複雜化。

在應仁之亂時,京極氏的出雲領國被西軍包圍:東面的伯耆與西面的石見為西軍.山名政清的領地。當時西軍多次引誘出雲的國人眾反叛,而當時中央的大亂亦令國人眾有了擴大領土的野心;再加上京極氏對出雲國人眾徵收過多的稅金作為軍費,成為日後叛亂的契機。

而負責這項工作的守護代尼子清定,雖立下大功,並在九月十一日被加封能義郡和飯石郡的領地,不過收取稅金問題令國人眾十分不滿,終在應仁二年(公元1469年)由國中實力者.松田備前守(能義郡安來莊的十神山城主)利用這個機會,聯同出雲國人眾及伯耆山名氏高舉反守護代.尼子清定的旗幟,同時表明加入西軍。

值得一提的是,松田備前守之所以叛亂,是企圖得到守護一職。因此,松田備前守積極爭取寺社的協助。儘管寺社方最終表示中立,但出雲反叛軍的勢力亦十分龐大,而這場鎮壓騷亂戰亦成為守護代尼子清定控制出雲的第一個考驗!

這場出雲騷亂之中,松田勢採取先發制人的策略,但迅速被清定擊退。之後,清定開始向出雲諸國人眾進行討伐,並揮軍進攻十神山城。松田備前守雖奮戰到底,但在第一次的攻城戰中,包括松田備前在內的出雲・伯耆一揆軍共百餘人被清定勢全部殺死。

9月21日,十神山城亦陷落,松田備前守被流放,其領地也在12月中正式被持清加封給清定,此戰使清定開始掌握出雲國的勢力。

接著,清定將島根半島和美保關的伯耆山名氏擊敗,並攻下其主城.八幡城。因此再次立下戰功而被加封島根郡,加上先前領有的能義郡・飯石郡,東出雲三郡成為尼子氏的勢力範圍。

後來,清定亦得到了位於島根郡的美保關商港代官職。

美保關是位於日本海的日朝貿易航線要點,亦因與李氏朝鮮的貿易的關係而成為當時全日本重要商港之一;毎年得到的稅金達五萬疋,除此之外,商人眾所繳交的公用錢(稅金)如舟役税、關錢等,亦是重要的財源。如此豐厚的收入,除了尼子氏外,其他實力國人眾都想奪得這個東出雲的主要據點。

然而,清定當上美保關商港代官之後,國人眾的野心未有歇止的跡象,終於在文明8年(西元1476年)再次發生由松田三河守發起的國人一揆。

這時,月山富田城的守將.下笠豐前守因京極氏敗於六角氏而反叛,並開城讓國人一揆軍殺入城內,但清定率軍殺出,親手討取一揆軍十五人,最後擊退了敵人,國人眾自此再無力發動一揆。這次富田城攻防戰後,清定得到政經的感狀,並正式鞏固了尼子氏的權勢。

不過戰後,尼子清定在美保關代官職仍不穩固,因為在美保關附近的國人眾三澤氏暗中與尼子家爭奪代官一職,而清定最終因獲得京極重臣.多賀高忠的支持而保有代官職,最終使尼子家在出雲立下了不倒之勢,也是戰國大名尼子氏興起的重要因素;而美保關的收益亦成為尼子一族興亡與否的關鍵。

在此時,清定仍對京極家表示忠心,但亦力保自己對出雲的控制權。不幸政經決定繼續參加東軍,為了應付大量軍費支出,清定繼續替主家在出雲國中強收稅金,再度立下功勳。

因此,政經向將軍足利義政為清定之子又四郎(當時在京都為東軍人質)請求加封官位,在文明6年(西元1474年)六月正式出任從五位下民部少輔,及後在文明11年(西元1479年)又拜領京極政經的「經」字,元服後改名為「經久」。

應仁之亂後,京極氏本家忙於對南近江六角氏的征戰,無暇顧及西國的出雲。在尼子持久之子、經久之父尼子清定(刑部少輔)治理出雲、隱岐時期,牽制了西軍山名氏,壓服了出雲本地的各方豪族勢力。尼子氏開始取代京極氏,成為被幕府承認的出雲的支配力量。尼子家也逐漸從京極家獨立出來。

1458年(日本長祿2年,明英宗天順2年),尼子經久出生於月山富田,取名又四郎。又四郎幼時被送往京都作人質。

約1478年(文明10年),尼子清定引退,不久去世。時年二十餘歲的尼子又四郎繼承家督之位,成為出雲的守護代。拜受主家京極政經偏諱,改名尼子經久。

由於尼子經久年輕又行事傲慢,所以在當地豪族、國人衆中沒有樹立起權威。京極政經在出雲的寺社土地被尼子經久侵吞,使尼子家與主家京極氏的關係日益緊張。

1482年(文明14年),幕府命令尼子經久上繳出雲、隱岐的段錢。尼子經久無視幕令,私自扣押段錢。於是在1484年,幕府下達了征討尼子經久的命令。

出雲的三澤氏、三刀屋氏、朝山氏等豪族紛紛叛離尼子家,起兵進攻月山富田。尼子經久兵敗後被追放,投靠外公家真木氏,從此隱居了近兩年。

京極氏以鹽冶掃部介為新的出雲守護代,入駐月山富田。而此時的京極氏與六角氏在近江連年征戰。為支付戰爭開支,鹽冶掃部介在出雲地區徵收重稅,不僅導致民心背離,也給了臥薪嘗膽的尼子經久以東山再起的機會。

1485年(文明17年),尼子經久拜訪了隱居的原尼子家臣山中勝重(山中勘兵衛),說明他奪回月山富田的打算,並希望得到山中勝重的協助。山中勝重十分支持尼子經久的計劃。於是他們集合了尼子家舊臣龜井秀綱、真木上野介、河副氏等一同謀劃起事。

為了奇襲月山富田,尼子經久聯絡了月山富田城下的鉢屋賀麻黨。賀麻黨是住在城下町鉢屋中以表演歌舞藝能為職業的賤民群體(據說以此來掩蓋他們的忍者身份),又擁有武裝和作戰能力。

每年元旦,賀麻黨都要進入月山富田城表演千秋萬歲舞。這一慣例成為尼子經久奪回月山富田的計策中至關重要的一環。

1486年(文明18年)元旦,外穿表演服裝,內藏甲胄兵刃的賀麻黨70多人按慣例到月山富田城中表演千秋萬歲舞。尼子經久及其家臣隱藏在賀麻黨當中混入城內。進城後尼子經久率眾四處放火,並突襲城中守兵。月山富田城一片混亂,鹽冶掃部介自殺。時年二十九歲的尼子經久就這樣奪回了月山富田。

1537年(天文6年)尼子經久將家督之位讓與其嫡孫尼子詮久(後改名尼子晴久)。新宮党叔父尼子國久為晴久的輔佐役,扶植晴久的勢力。其間國久還平定了三弟興久的叛亂,維繫了家中的安定。至此國久及其新宮党已逐漸成為了尼子的武力支柱。

之後尼子晴久便進攻播磨以擴大版圖,但是由於敵對的大內義隆對尼子家進行牽制,而且有力的國人毛利元就的離反,導致尼子家的大敗。

1541年底,得知出征安藝的尼子晴久被大內、毛利聯軍大敗的消息後,重病中的尼子經久死於月山富田城,享年83歲。法名興國院月叟省心大居士。

尼子晴久致力於將叛離的國人找回,並且於擊退大內義隆的進攻。之後尼子晴久致力於恢復舊有版圖,以出雲、伯耆、美作、隱岐為基礎,對周邊的地區進攻。

1551年大內義隆因為陶晴賢的謀反而自殺後,1552年幕府封尼子晴久為山陰山陽等八國守護。尼子家內部的對立卻正逐漸萌發,對立的雙方便是晴久的尼子本家與國久的新宮黨。

國久與誠久因掌握尼子家部隊主力又戰功彪炳,不免對尼子家當主晴久態度有所驕縱蠻橫不受節制,因而叔姪並君臣關係間產生不快與摩擦。

天文23年(1554年)十一月,晴久在月山富田城召開能樂會,邀請了國久、誠久二人參加。席間,晴久手持酒杯,微微一笑,隔間內驟然伸出數杆長槍,自恃悍勇的國久父子連腰刀尚未拔出便作了槍下之鬼。翌日,晴久親自帶兵前往新宮谷,屠殺國久三男敬久之下的男女老少。

。一般都以為這是毛利元就的反間計,但是近來研究也指出這是尼子晴久肅清自家的作法以強化內部統治。不過尼子家也因此衰退。

1555年陶晴賢於嚴島敗死後,尼子晴久趁機進攻石見,奪取石見銀山,但是與毛利元就陷入拉鋸戰;1560年尼子晴久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死於月山富田城。

毛利元就攻下了尼子祖家居城月山富田城而結束了尼子出雲的霸權,儘管山中幸盛公等人的尼子十勇士的尼子再興運動,也是無法再興尼子家....
[PR]
by cwj36 | 2010-06-26 00:59 | 【Total War 毛利 】

瑙巴提亞

瑙巴提亞 Nobatia

瑙巴提亞(Nobatia)是一個下努比亞(Lower Nubia)古老的非洲3個基督教王國之一(瑙巴提亞、馬庫里亞、阿咯底亞)

在羅馬皇帝戴克里先(Diocletian)統治時期,上埃及底比斯再次被布雷米斯人佔領。

西元297年羅馬皇帝戴克里先「以非制非」邀請瑙巴提亞(Nobatia)人幫助擊敗鄰國布雷米斯人。

西元 298年,戴克里先為了和平,同意與瑙巴提亞和布雷米斯人部落,以菲萊 (埃及南部阿斯旺以南)為邊界,並支付他們個部落,每年補助金,希望使布雷米斯人不要再作亂侵擾埃及。

e0040579_160712.jpg


瑙巴提亞人逐漸改信東方正教。

西元652年,穆斯林入侵努比亞 ,幾乎佔領大部份努比亞,瑙巴提亞似乎保持一定的自主權。

據學者考證690年時,瑙巴提亞與馬庫里亞王國(Makuria)還是是兩個獨立的和相當敵對的基督教王國,

西元701年,南部鄰國馬庫里亞王國的國王馬庫魯歐司(Merkurios)擴張,吞併了瑙巴提亞。

然而,一些阿拉伯學者參閱他們兩國合併狀態記錄為「Kingdom of Makuria and Nobatia(馬庫里亞與瑙巴提亞王國)」,這可能意味著他們實施了「雙重君主」制一段時期。

由於瑙巴提亞是最受到阿拉伯人攻擊和伊斯蘭化的重大壓力 ,瑙巴提亞漸漸被阿拉伯部族佔領,被伊斯蘭化。

13世紀該地區Dotawo 還有最後一個倖存的基督教國家之一,但是1504年被森納爾(Sennar 豐吉蘇丹國)消滅。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0-06-23 07:27 | 【Total War 阿提拉 總綱】

山中鹿之介

「山陰の麒麟児」山中鹿之介

e0040579_1524484.jpg尼子家復國悲歌~
「七難八苦」夢滅


山中鹿之介(1545--1578),名幸盛,通稱鹿介,中國山陰名門尼子家的家臣,幼名甚次郎,為「尼子十勇士之一」。

由於父親尼子氏的重臣山中三河守滿幸與毛利軍作戰時陣亡,他由母親獨自一人撫養成人。

鹿之介幼年時,有一次與兄長一起被母親叫到床塌前。在那,他第一次看到家傳的鹿角肋立三日月盔。

兄長指著這副有著巨大鹿角前立的甲胄對鹿之介炫耀道:「甚次郎,這是咱們家傳的寶胄,現在已經傳給我了,等我元服後披上它出陣斬敵首,就是像父親一樣真正勇猛的武士了。」

鹿之介羡慕的看著鹿角盔,隨後低下頭說道:「我也要戴上它,我也要成為真的武士。」母親此時接著說道:你們兩個記住,永遠也不能忘記主君尼子家的大恩,你們的父親對你們寄予厚望,希望你們成人後討伐萬惡的敵人毛利氏,讓尼子家恢復以前的輝煌。

十六歲時,山中鹿之介迎娶了龜井秀綱之女,一度改姓龜井,但是由於他的兄長山中鐮次郎自幼體弱多病,就又由他回去繼承了山中家家督的位置,鹿之介得到家傳的鹿角肋立三日月盔,作了當時尼子家的接班人晴久之長子尼子義久的近侍。

那年,他第一次出陣,隨同尼子義久攻略山名氏的支城伯耆尾高城,首戰即斬殺山名驍將菊地音八正茂,一戰成名。

尼子氏滅亡

天文二十四年(1555年)著名的嚴島之戰後,安藝國的毛利元就擊敗了謀叛大內義隆的陶晴賢,從他手中奪取了山陽的大部分地區,並且在與九州豐後的大友氏和解以後,開始全力攻擊尼子氏。

永祿六年(1563年)尼子氏的宿敵毛利氏北上討伐山陰。毛利的進軍勢如破竹,連續攻落尼子家的數座支城,逼近了通向月山富田城的咽喉要衝,也是尼子十旗中規模最大的一座白鹿城。

當時白鹿城僅有兵二千,缺乏兵糧,而面對的是毛利的一萬之眾。尼子義久決定增援白鹿城,派遣了以其弟尼子倫久為總大將的一萬兵士。鹿之介在其配下,他向倫久提出建議,要求由他們這些近習做為先鋒,充入敵陣作攪亂攻擊,

然後主力進行合圍,但是家老們以其年幼為名,否決了他的計畫。9月23日,在白鹿城附近兩軍合戰。由於毛利元就的二子小早川隆景,吉川元春巧妙的作戰,尼子的援軍在戰場上崩潰。

是役,鹿之介擔任了殿軍,因為他的勇猛,尼子敗軍安全的撤退,在毛利軍的追擊下避免了潰散。但是白鹿城最終還是沒有守住。

之後,鹿之介負責保衛從海上到富田城的補給線,在伯耆弓木一帶和毛利軍的杉原盛重進行反復拉鋸戰。永祿八年(1564年),毛利軍從管穀口、禦子守口、鹽穀口三處對尼子軍發動總攻擊,尼子軍依託堅固城池勇敢作戰,鹿之介在鹽穀口討取了敵將高野監物。

老謀深算的毛利元就對難攻不落的月山富田城採用了兵糧戰術。永祿九年(1566年),完全處於毛利軍包圍之下的月山富田城的糧倉已經見底,尼子的首席家老宇山久兼又因為尼子義久中了離間計而被殺。

月山富田城內人心惶惶,士氣低落,不斷有人逃跑。最後總共只剩下大約300人左右,尼子義久不得已,自縛開城投降了毛利元就,被押解到安藝軟禁。一度是中國地方最大大名的十一州太守尼子氏在出雲國滅亡了。

尼子氏再興軍

在毛利軍逐漸對富田城形成包圍作戰中受傷的鹿之介因為當時在杵築治療而躲過一劫,永祿十年他去了湯治的有馬溫泉避難,然後去了京都。有一種說法是他為了尼子的再興周遊武田、上杉、北條、朝倉所領各地,學習他國軍法,3年後又回到了京都。

尼子家主城月山富田城被毛利元就攻滅後,鹿之介對月亮發誓:「願受七苦八難,但求尼子家復興!」為尼子家奔走,誓要復興尼子家往日的光耀。

永祿十二年(1569年),毛利家平定了山陰以後,又和豐後的大友氏重燃戰火,在北九州陷入了膠著狀態,從而造成了山陰軍事的空白。

山中鹿之介與其叔立原久綱他們尋訪到尼子新宮党的遺孤十六歲的孫四郎在京都東福寺出家,他還俗以後改名尼子勝久,作為尼子氏再興的旗頭。

早在天文23年(1554年)十一月,尼子晴久為鏟除掌權的尼子新宮黨人,在月山富田城召開能樂會,邀請了尼子勝久的祖父國久、父親誠久二人參加。

席間,陰險的主公晴久手持酒杯,微微一笑,隔間內驟然伸出數杆長槍,自恃悍勇的國久父子連腰刀尚未拔出便作了槍下之鬼,是為「新宮黨事件」。

翌日,晴久親自帶兵前往新宮谷,屠殺國久三男敬久之下的男女老少。僅尼子勝久靠家臣小川重遠幫助逃到京都東福寺落髮為僧。

據說,勝久是個文武雙全,擁有仁愛之心的名將,作為當主也得到了家臣們的愛戴。利用他和尼子遺臣団準備復興尼子家。

鹿之介等350名尼子遺臣得到在但馬活動的海賊的幫助,從隱岐島取道美保關登陸,宣佈了尼子再興。很快就陸續有舊臣加入,再興軍膨脹到3000人,以真山城作為據點,開始進攻月山富田城。

雖然當時守衛富田城的只有天野隆重以下300人,但是他巧妙的配置部隊,運用有利的地勢,來阻擋也鹿之介的攻擊。眼看無法奪回富田城,鹿之介把兵勢指向了石見和伯耆。

然而在這時,尼子再興軍的協力者隱岐豪族隱岐為清被毛利軍寢返,在美保關作亂。鹿之介決定討伐。尼子十勇士中的橫道兄弟在美保關之戰中立下了戰功,得到鹿之介和立原久綱的感狀。但是這次作戰牽制了再興軍,失去了擴張的良機。

山名氏を離れた後、尼子勝久らは出雲国の殆どを奪還に成功、一時的に尼子氏再興の足掛かりを築いた。

旗揚げの翌年(1569年)には、最初に新山城を陥落させ、出雲の旧領をほぼ制圧し、破竹の勢いで月山富田城に向かったが、毛利方の天野隆重が守る月山富田城を攻め、出雲国からの毛利氏排除を試みた。しかし、月山富田城の堅固さに阻まれ、断念。

布部山戰役

毛利當然不能讓尼子坐大,次年元亀2年(1571年)正月,毛利輝元、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以下13000人的大軍直指石見、出雲。尼子家的軍議會上,眾人都明白,如果毛利家的援軍進入了富田城,那麼出雲奪還,尼子再興的機會就徹底失去了,於是決定迎擊。

鹿之介率領6800士兵在布部山從石見路到富田城的必經之道布下陣勢。布部山易守難攻,尼子軍在各個登山隘口都布下了大量士兵防衛。

感到難以正面攻擊的吉川元春於是向土民問出了上山的小道,親自率領別動隊從小道上山,對尼子的本陣突然襲擊,由於主要的力量都分佈在登山要道,尼子的本陣措手不及,大混亂。這時候山下的毛利軍本隊也發動了強襲,在上下夾擊之下,尼子軍敗北。

布部山之戰後,主君尼子勝久的尼子再興軍的殘兵敗將逃往末次城。毛利軍乘勝追擊,大軍很快突入出雲和伯耆,尼子勝久又敗往真山城。當時鹿之介在伯耆的末石城籠城。攻入伯耆的是吉川元春的部隊,他知道鹿之介的勇猛,心生一計,揚言要攻擊在末石城側面的大山寺。

鹿之介得到這個消息,準備和大山寺的部隊夾擊。當天夜間,吉川元春突然命令向大山寺行軍的部隊折返,迅速包圍了末石城,鹿之介促不急防,由於是準備夾擊的而沒有進行防禦措施。

被吉川攻入城中,他本人也被俘獲。吉川元春原來準備把鹿之介斬首,但是在穴戶隆家的勸說之下,吉川元春念在是鹿之介位名將,給與俸祿想要拉攏鹿之介。

廁所大逃亡

但是鹿之介從來沒有放棄過主家,無時不想逃跑,一直在尋找機會。有段時間他患上了赤痢,經常要去廁所,看守也對他放鬆了警惕。鹿之介在踏著沾滿大便間隙中落跑而去。

その後、身柄を拘束された幸盛は、赤痢を装って厠に入り浸り、その隙に厠から糞にまみれながらも脱走したといい、勝久とともに再び京都に逃れて織田信長を頼った。

逃亡到因幡的鹿之介為了獲得再興的資金聚集了尼子殘黨400於人從事海盜活動,在沿海掠奪。在他結束了海盜行為以後,又奪取了桐山城作為確保在山陰活動的據點。

當時,因幡守護山名豐國的家臣武田高信在鳥取城叛亂,豐國想請求鹿之介的幫助。為了擴大勢力,鹿之介答應了他。很快攻下了武田方的甑山城,武田高信來包圍甑山城,結果反而被擊退,鹿之介順勢出擊,一氣功落鳥取城。因為這個功績,山名豐國勸說他加入,說尼子再興是不可能的事了。

就在這個時候,在京都的立原久綱催促他上洛,於是鹿之介在元龜三十年(1572年)的冬天辭別了山名家又去了京都。

在京都他和立原準備投到當時在近畿勢力如日中天並準備向中國地方擴張的織田信長帳下。於是從隱岐島接來勝久,通過織田的山陰方面司令官明智光秀的引見拜見了信長,信長對他們也是讚譽有加,稱其為好漢,並且賜給鹿之介名馬四十裏鹿毛。讓他們加入明智光秀的配屬。

元龜三十一年12月,鹿之介帶領3000名士兵再度回到因幡。當時,在鹿之介離去以後,山名豐國很害怕毛利的進攻,所以現在他看到尼子軍在織田的支持下又重整旗鼓,於是答應協力尼子家的復興。因幡國大半歸於尼子家傘護之下。

但是,1575年2月,尼子軍離開鳥取城去攻擊若櫻鬼城之時,山名卻又被毛利方寢返,尼子軍再度陷於不利處境,估計是當時明智的勢力遠在丹後,而吉川和小早川已經逼近了因幡,山名不得不考慮自身的利益,在毛利的威脅和利誘之下被寢返。

8月,兩川攻入因幡,攻破了尼子在因幡最後的據點私都城,1576年5月,鹿之助向但馬退卻,堅守了3年的因幡又再度失去。

依附織田軍復國

天正5年(1577年)、鹿介は織田信忠に従い松永久秀が篭城する信貴山城攻略に参加し、河内片岡城にて松永久秀の部将の河合将監を討ち取っている。

信長の命により羽柴秀吉の中国遠征が始まる,織田軍の中国平定戦略を遂行すべく羽柴秀吉が播磨国姫路城に進出すると、幸盛たちは姫路城の更に西方の上月城に入城。対毛利戦線の最前線で身命を賭し、尼子氏再興を目指した。

尼子遺臣団は再び中国方面軍に編入されることとなる。

回到京都的鹿之介跟隨光秀在討伐謀叛的松永久秀的戰鬥中,活躍在大和國的戰場上。1577年9月,織田信長派遣羽柴秀吉開始攻略毛利,進入姬路城。

進入了姬路的秀吉意識到處於因幡,美作,備中結合部的上月戰略位置重要,於是要求赤松氏的上月城主加入織田方,遭到拒絕後就迅速攻落了上月城。勝久,鹿之介屬下的800尼子軍入城守備。

但是,當時毛利的同盟宇喜多直家的5000兵眾很快來攻,考慮到兵寡城薄,尼子軍被迫放棄上月城退回了姬路。

第二年8月,羽柴軍二萬一千大軍開始向播磨攻略,再度奪回上月城。又配備尼子舊軍守備。立原久綱認為上月城實在太小,難以守衛,請求勝久和鹿之介放棄,但是鹿之介認為為了尼子家的復興和報答秀吉,作為援護守衛上月是應該的。

4月,為了奪取上月,控制織田勢力的進一步西進,毛利軍的六萬大軍向羽柴發動征伐。尼子軍陷入重重包圍,猶如風前的燭火。

秀吉準備救援上月,然而三木城的別所長治在這時候突然發動叛亂(三木合戦)。秀吉措手不及,向信長請求援助,但是信長命令他放棄上月城和尼子家,集中攻擊三木城。

於是秀吉沒有多餘的兵力援助尼子,只能放棄。但是他派譴了一名使者通知鹿之介,他會派兵佯攻毛利,讓尼子軍乘機突圍而出。

隙を見せれば毛利軍60,000が一斉に襲ってくる恐怖は秀吉にも耐えがたいものであった。秀吉は尼子主従の忠義を思い、「上月城を棄て、共に撤退するよう」尼子軍に書状を出したが、尼子主従はこれを黙殺し、毛利軍との対決の道を選んだとされる。

上月城戰役

織田軍が北の上杉謙信や石山本願寺の攻勢に備えるため播磨から軍を引いたため、上月城は孤立し、「打倒尼子」の意気に燃える毛利軍の包囲攻撃を喰らい

眼見援軍不久就撤離戰場,獨身站在上月城城樓的鹿之介心中瘋狂地吶喊:「上天!你真要捨棄尼子家嗎?」。

頼みとする秀吉の後援を喪失したため、毛利の大軍に攻囲された上月城の尼子軍は孤立無援。尼子失敗以後,毛利軍宣佈城兵可以活命,但從勝久以下的骨幹全部被命令切腹

終には、勝久以下の尼子一門の自害を以って城兵を助命、開城降伏した(上月城の戦い)。

勝久は嫡男・豊若丸や弟の尼子通久、重臣の神西元通らと共に自害した。而鹿之介懷著要刺殺吉川元春的心思,沒有切腹。

この時、主君の尼子勝久は自害したが、鹿介は自害せず、毛利氏に降った。幸盛は再び捕虜となるが、前回の脱走劇の印象が根強かったために、護送中に殺害されてしまった。

毛利氏を煩わせ続けた幸盛の死によって、七難八苦的生涯,在三十四歲結束。尼子再興軍も終焉することとなった。

鹿之介首級送到備後国鞆の浦,由毛利輝元足利義昭首実検。

鴻池財閥

而鹿之介的長子山中新六幸元此時尚幼,原本他被過繼到了山中氏的一族別所家重臣黑田幸隆家作為養子,但是由於別所長治的叛亂,三木城被羽柴軍攻擊落城,黑田幸隆戰死,他幸而被他的叔父鹿之介的弟弟山中信直救出。在上月落城鹿介被刺殺後山中信直帶著他去了攝津國伊淡城下的鴻池村。

在那裏鹿介的兒子新六幸元逐漸長大,並把自己的名字改為鴻池直文,是鴻池財閥の始祖,放棄了武士身份,從事商業。他以釀清酒起家,逐漸把商業圈擴展到大阪、江戶。後來還從事海運、金融貸款。打下了現代日本著名鴻池財團的基礎。

1933年12月、鴻池銀行・三十四銀行・山口銀行の3行が合併し、三和銀行が創立された。第二次大戦後は財閥解体や農地改革によって甚大な被害を受けた。

往年の鴻池男爵家本邸の一部は、大阪美術倶楽部として残っていたが、2007年に解体された。

[PR]
by cwj36 | 2010-06-21 16:21 | 【Total War 毛利 】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