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年 02月 ( 3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1947/2/28
臺灣 228大屠殺紀念專輯








(這簡直是在以色列建希特勒紀念館一樣荒謬)


蔣介石在1947年 3 月 10 日「總理紀念週」,嚴厲指責說: 「批評國民黨政權者,是共匪,是叛亂者。」「叛逆者,必須加以最嚴厲的懲罰。」

陳儀:「台灣同胞缺乏中心思想,沒有國家觀念,對國家沒有信心,受日本奴化教育之餘毒,以及受奸黨(共產黨)潛伏,御用紳士及歸台浪人之煽動。」

白崇禧:「台灣人是受日本人遺毒的卑賤人民,不能體會回歸祖國的榮幸。」

柯遠芬:「寧可枉殺九十九個,衹要殺死一個真的就可以。」

台灣人民,天真的以為「祖國」來的人,水準一定比日本人高,祖國的文化也必勝於日本。

但是他們看到「祖國」一大群士兵,連續幾天站在「菊元百貨公司」(今衡陽路),看著升降機邊說:「好奇怪呀!怎麼四角形的箱子會自動的上升,又下降?」他們這樣議論紛紛。

看到廚房洗碗的水龍頭,一扭動就流出水來,就馬上買個水龍頭來插進牆壁,可是怎麼轉動都扭不出水來;還有一些人,口含著香煙,妄想在電燈泡上點火。

這時候被鄙視為二等公民的台灣人,才真正體會出真實感的所謂「高級祖國人的經驗」。

:1947臺灣二二八大屠殺血洗藏鏡人-蔣介石

:1947臺灣二二八大屠殺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

:1947臺灣二二八大屠殺事件-中華民國屠臺派遣軍廿一師

:1947臺灣二二八大屠殺 高雄要塞司令- 彭孟緝

:1947臺灣二二八大屠殺 台灣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

:1947臺灣二二八大屠殺 台灣憲兵第四團團長-張慕陶

:1947臺灣二二八大屠殺 基隆要塞司令-史宏熹

:1947臺灣二二八大屠殺 軍統局臺灣站-林頂立

:中華民國屠臺派遣軍廿一師的下場

:嘉義水上機場英烈

:護衛台中-二七部隊

v228專題

v二二八事件 台灣魂的怒吼

v曾韋禎的部落格:郭冠英與陳儀



【台灣小百科】

Q:為什麼中國國民黨人與藍媒遇到228特別愛說「往前看,不要往後看」?

A:因為壞人做完壞事,每年聽228覺得很煩,絕不真正道歉當做「沒事樣」!且要你閉嘴~

 TAIWAN is nothing,it's everything!
[PR]
by cwj36 | 2010-02-28 04:04 | 【台灣 Total War】

1947 二七部隊之內地戰爭

1947/2/27 二七部隊
60多年前他們以40人的力量 在台灣內地 埔里
面對荷槍實彈 2000多人自稱是來自「祖國」的一個屠殺師
他們以著保鄉衛土的-台灣魂- 無所畏懼 !!




e0040579_22422622.jpg




v:1947臺灣二二八大屠殺-保鄉衛土的「二七部隊」

e0040579_1531286.jpg

[PR]
by cwj36 | 2010-02-26 17:56 | 【1947台灣228大屠殺】

1936 日本二・二六事件

二・二六事件
「昭和維新」「尊皇討奸
1483名皇道軍大雪中的政變
1936「昭和忠臣藏」


1936年2月26日至2月29日間,受国家社会主義者北一輝『日本改造法案大綱』中「君側の奸」的思想之下,日本陸軍皇道派影響下1483名青年将校所發動的軍事政變。

「皇道派」為激進的中級少壯軍官,「統制派」則為軍隊的高階將領。「皇道派」認為,日本天皇已經被「週邊的壞人」所包圍,無法知道民間疾苦,所以必須起來「清君側」,廢除內閣,讓天皇直接成為類似希特勒這種軍事獨裁者。

二派的政治看法完全不同,目的卻都是想要將日本進一步轉型為法西斯戰爭機器國家,是對「大正民主時代」精神的一種反制。二派核心的鬥爭是在宮闈之內進行,受到影響的卻是沒有實際權力的年輕軍官。

安藤輝三野中四郎香田清貞栗原安秀中橋基明丹生誠忠磯部浅一村中孝次為中心的一部份憂國「皇道派」青年將校,因世界經濟大恐慌,景氣蕭條使日本國民生活困頓。

政治家又與財閥大企業勾結導致政治腐敗,貧富差距擴大,農民生計更為慘淡,這些熱血軍官覺得日本國家已日漸墮落。

1932年發生暗殺首相犬養毅的515事件、1935年8月13日,隸屬「皇道派」的相澤三郎中佐砍殺了陸軍軍務局長永田鐵三少將,是為「相澤事件」,此事讓兩派的對立達於峰頂。由於1935年底,陸軍內定將戍守首都的第一師移駐滿洲,偏偏第一師是「皇道派」重鎮,震怒猜疑底下,就激發了第一師裡頭的青年將校發動226事件。

安藤輝三大尉為首的22名年輕軍官團,遂結合東京衛戍歩兵第一師第1連隊、第3連隊、近衛歩兵第3連隊共計1,483百名的官兵,在1936年2月26日當天凌晨,佔領包括東京警視廳、首相府等重要機關建築,並且殺害了包括財務大臣、內大臣、侍從長等重要官員,希望能夠達到「昭和維新,尊皇討奸」的目的,重建新的日本帝國。

但是,昭和天皇對此舉卻甚為震怒,認為這些軍官有意作亂。「統制派」的將領便以「平亂」為由,向「皇道派」進攻。

由於多數士兵並未接到「皇道派」接管東京的命令,並未採取行動;再加上「皇道派」部分軍人的倒戈,226事件只持續了4天。當時下著日本百年難得一見的大雪。

最後,獲得實際利益的東條英機「統制派」高階將領,以「叛國」等理由,處死了發動事變的軍官。226事件又稱「帝都不祥事件」。

配合著大雪說著年輕生命尋找國家出路的熱情。年輕軍官起而叛變,這對於日本天皇獨尊的社會是不可想像的「以下犯上」罪行。

年輕生命如櫻花般想為國盡忠而不可得的一種天真與無奈,這批認為自己「是順著天皇之心而行動」的軍官,萬萬沒想到最想消滅他們的,就是裕仁天皇自己(北一輝的政改主張,準備讓天皇成為如墨索里尼、希特勒之類的絕對獨裁者,要日本天皇直接站到第一線,實有違日本神道教諭。)

二二六事件的判決於7月5日宣佈,並於7日的新聞發表,而且立刻在12日就執行了第一批死刑。香田清貞安藤輝三栗原安秀以下十七人在現在的代代木NHK電視臺那裏的一個廣場被執行死刑。當時二十九歲的栗原中尉的遺言是:

天皇陛下萬歲,靈魂永存,栗原雖死維新不死。

226事件後,海軍大將小林躋造被認為在事件中不無責任,因而被編入預備役,旋被派任為第十七任台灣總督。而就是在他任內,台灣皇民化運動全面展開。

「還好軍方的國黨奴化教育堅強~簽ECFA圖利財團,也不會有台巴子軍人會"尊台討馬"的~」:



万斛ノ恨ヲ呑ム...逆賊ノ汚名ノ下ニ虐殺サレ「精神ハ生キル」トカ何トカゴマカサレテハ、断ジテ死スル能ハズ(2,26事件首謀者)

:「1483人的昭和革命」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0-02-25 13:51 | 【日本幕末維新】



埃勞戰役騎兵大衝擊~
法國胸甲騎兵傳奇人物 奧普爾


奧普爾(Jean Joseph Ange d'Hautpoul 1754年5月13日- 1807年2月14日)生於一個沒落貴族家庭。他生於1754年5月13日,,祖上是朗格洛克的貴族。奧普爾很早就投身軍旅生涯,在他15歲那年,他就參加了科西嘉軍團。他是一個大個子,有寬闊的肩膀,說話很大聲。

在1777年,他參加朗格洛克獵騎兵團見習。在1792年,他成為了第6獵騎兵團的一名中校,很快就升到了上校。奧普爾在這個階段就顯示出他以後的領袖氣質,他體惜士卒,與士兵們關係非常好。

在法國大革命期間,出身貴族的他之所以能夠留在軍隊就是因為許多士兵都為他說話作保證 。第6獵騎兵團騎兵大喊:「沒有奧普爾,就沒有第6獵騎兵團(No d'Hautpoul, no 6th Chasseurs.)」

1794年6月26日,由儒爾當指揮的法國革命軍在弗勒呂斯大敗奧地利軍,奧普爾也參加了這場戰役,並且戰功卓著。在尼梅格圍城戰,他表現出眾,作戰勇敢,立了不少功勞。

阿登霍溫會戰

他第一次真正顯露出以後的名將本色還是在10月2號的阿登霍溫會戰 ,在那次戰役中,儒爾當率軍猛攻奧地利軍中部,這是一場激烈的刺刀拼殺,奧軍的騎兵趁法軍不備強攻法軍輕炮連,儘管人數兩倍不如敵人,奧普爾率領第11和第14龍騎兵營對奧軍騎兵發動進攻,法軍龍騎兵的馬刀逼退來犯者。

這個戰功幫助奧普爾升到了準將,並得到了在1794到1795年指揮索姆河和馬茨河軍團先鋒騎兵隊的殊榮。1795年後,他又被派到了萊茵河軍團任職,還在1796年6月4日的阿爾登克陳戰鬥中受傷。

不久之後,他又升至少將,擔任法國騎兵總監督員的職務 。1797年4月18日,他在內維德大捷裏立了戰功。

史塔卡赫戰役戰爭責任

不過他的生活被一件事情打亂了,在1799年史塔卡赫戰役(Battle of Stockach )法國由儒爾當率領四萬人進軍,而奧地利則由查理大公率領六萬人進攻。奧地利獲得勝利。

史塔卡赫戰役戰敗後,勒佛伯爾儒爾當把戰敗的責任一股腦全部推到了奧普爾身上,他被逐出了戰爭議會。

1799年7月在斯特拉斯堡的軍事法庭被無罪釋放,恢復軍職。

法軍重騎兵集團的核心人物

1800年後,他在莫羅的萊茵河軍團裏指揮一個騎兵師,並陪伴著這個軍團取得了一連串的勝利。

在霍斯塔特,莫羅成功的用兩次佯攻騙過了奧軍,古丁將軍則在萊茵河岸佈置大炮對奧軍陣地狂轟,法軍英勇奮戰,奧軍被迫撤退。

這次撤退留下了不少俘虜,奧普爾帶領騎兵衝上去卻遇到了來支援的奧地利重騎兵,已經疲憊的法國騎兵被奧軍生力軍打退,但法軍步兵卻趕了上來。

再加上幾個輕騎兵團的力量,奧普爾對奧軍進行反擊,俘虜敵軍1800人。幾個月之後,他又在霍恩林登戰役立功,成長為法軍重騎兵集團的核心人物 。1803年11月13日,他獲得了榮譽勳章。

奧斯特裡茨戰役北線戰場

1805年奧斯特裡茨戰役中,奧普爾的部隊在繆拉的總指揮下對抗著北線聯軍俄國鐵帥巴格拉基昂

北邊的戰場一快平坦的中歐平原,非常適合騎兵對抗。法俄兩軍的這次局部戰鬥被稱為“戰鬥中的戰鬥”。

聯軍騎兵部隊在列克登斯坦( Prince Liechtenstein)的指揮下對位置較前的克勒曼輕騎兵發動進攻。克勒曼本人是位非凡的騎兵統帥,但在這次與聯軍重騎兵的對抗中卻占不到任何的優勢。

再打下去實在無意義,克勒曼並非那種不惜血本進攻的人,他下令騎兵暫退,列克登斯坦以為自己擊退了法軍騎兵先鋒部隊,就在平原上大規模突進追擊。

克勒曼一面邊戰邊退,一面努力維持部隊不散。忽然遠處塵土飛揚,銀光閃爍,法軍騎兵的精銳胸甲騎兵趕到了戰場。

他們是繆拉騎兵部隊下面的胸甲騎兵第1和第2師,分別由南蘇蒂(Marie-Antoine Champion de Nansouty)和奧普爾統領。

南蘇蒂的胸甲騎兵馬上對奧軍騎兵進行攻擊,克勒曼也開始反攻,列克登斯坦的部隊在這些穿者鐵鎧的騎兵威逼下不停後退。

巴格拉基昂親自指揮著步兵主力前來接應,可是奧普爾趕到了。

奧普爾看準了機會,率領法軍第1,第5,第10並第11胸甲騎兵團對運動中的俄軍步兵隊迎頭痛擊,奧普爾本人也披堅執銳,帶著法軍重騎兵在俄軍隊伍中橫衝直撞。面對這些裝備精良,戰鬥力極強的胸甲騎兵,俄軍無能為力。

奧普爾的部隊在敵軍當中如入無人之境,往來多次衝鋒,巴格拉基昂只得下令撤退,但又在撤退途中遭到奧普爾部隊的騷擾,留下了許多傷亡士兵當了俘虜。

在1806年他在耶拿的突擊又取得了決定性的作用 。

胸甲騎兵戰魂

1807年 ,埃勞戰役(Battle of Eylau),奧熱羅的第七軍被捲入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雪,突然間在暴風雪迷失方向,被處於順風位置的俄軍炮火居高臨下地轟擊,部將德賈斯丁(Jacques Jardin) 陣亡,比埃雷(Étienne Heudelet de Bierre )遭子彈射穿他的身體重傷。

第七軍部隊基本被打散,損失慘重,奧熱羅元帥重傷。

拿破崙繆拉騎兵部隊與路易斯萊皮克(Louis Lepic)擲彈兵前往救援奧熱羅的第七軍,拿破崙站在最前線的勇氣鼓舞著他的大軍,隸屬繆拉騎兵部隊的英勇的奧普爾將軍策馬奔至拿破崙面前,大聲說道:「皇上,等著看我的刀吧,砍敵人的腦袋就像切乳酪一樣快!」

埃勞著名的繆拉80隊騎兵衝鋒中 ,奧普爾的騎兵一直衝到了俄軍部隊的第三條防線,他率領一個團隊冒著敵軍的炮火,勇猛地插入敵軍陣地,哥薩克士兵開槍掃射,把他們打得血肉橫飛,死裏逃生只有18人。

被迫揮師後撤的奧普爾不甘失敗,又向敵人發起兩次衝鋒。第三次,他一邊衝向敵軍,一邊吼道:「胸甲騎兵們,以上帝的名義衝啊!勇敢的胸甲騎兵們,衝啊!」

可是,俄軍無情的霰彈又使大批勇士倒下,跟著將軍衝上去的只有寥寥數 人。很快,這幾個人也被敵軍擊斃,奧普爾身中數彈落馬,後送就醫。

法軍的醫務總管拉瑞(Dominique Jean Larrey )建議截肢,一位騎兵英雄缺少了雙腿還能幹什麼?儘管他傷勢嚴重,他拒絕截去一條腿。他還向皇帝寫了一封感人的信,上面說他永遠效忠於法國 。

拿破崙回信安慰他說:「我堅信你能生存下來並繼續帶領我們的騎兵部隊獲得榮譽。」可惜的是,2月13日,他因敗血症在軍營中去世。

:「以上帝的名義衝啊!JOIN WTFM CLAN」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0-02-24 15:36 | -拿破崙時代-

奧熱羅元帥

「 法蘭西第一擊劍客」和「決鬥者」
1815年被拿破崙譴責為叛徒-奧熱羅


e0040579_1501646.jpg奧熱羅(Pierre Augereau1757年10月21日~1816年6月12日)1757年10月21日出生於巴黎,是一位巴黎人水果攤主的兒子。奧熱羅身材高大,令人生畏,是一位勇敢和精力充沛的指揮官和頗有計謀的戰術家。

儘管他治軍嚴格,但仍然得到部屬的喜愛。他更適宜於在前方率領一個師衝鋒陷陣,而不是率領一個軍在後方出謀劃策。

1774年17歲時在carabineers參軍。他成為了一個著名的劍客和決鬥者。但他因在爭吵後殺害一名官員而必須出逃法國。

1774年參軍。在隨後的16年軍旅生涯中,奧熱羅曾在俄羅斯軍隊、普魯士軍隊(1786年)和那不勒斯軍隊(1787年)中服役。

1790年進入法蘭西國家衛隊。1791年加入雇傭軍性質的“德意志軍團”。

1793年奧熱羅被指控犯有叛國罪而被捕,但旋即獲釋,進入第十一輕騎兵團,並於6月26日獲上尉軍銜。1793年12月23日,所部全部轉屬比利牛斯軍團。

1794年8月13日,他在西班牙和法國邊境轉戰,這時,他已經晉升為中校,並因贏得菲格拉斯之戰(11.17-20)和羅薩斯包圍戰(11.21-1795.2.3)的勝利而聞名。

義大利卡斯奇里恩戰役英雄

1795年奧熱羅轉入義大利軍團任少將師長,並隨27歲的拿破崙遠征皮埃蒙特和倫巴第,

當地法國下屬軍官只服從年長的或功績更大的長官,對這個身材矮小、不修邊幅、說話還帶有難聽的科西嘉口音、並非十分有名的年輕司令,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裏。

他們經常與拿破崙發生爭吵。拿破崙在一次激烈的爭吵中,曾仰頭看著個子很高的奧熱羅將軍說:「將軍,你的個子正好高出我一頭,但假如你對我無禮的話,我就會馬上消除這個差別。」

在1796年4月13日,奧熱羅率領9千餘人的部隊擊敗奧地利普羅維拉將軍的獨立旅,攻佔了險要的米里希摩峽谷,並在14日迫使普羅維拉投降。

8月5日的卡斯奇里恩戰役中,受命與塞呂裏耶師一起對奧地利維爾姆澤元帥的左翼進攻,由於其堅決頑強的作戰受到了拿破崙的盛讚和獎賞。

在法奧戰爭結束後,他奉命帶著繳獲的60面軍旗回到巴黎,將其奉獻給督政府。

這位號稱法蘭西第一擊劍能手和最善戰師師長的將軍很受歡迎,隨後受命為維羅納的軍事總督。

對抗拿破崙

1797年7月成為巴黎第十七軍區司令。為了推翻由保王黨控制的議會,督政府任命有強烈雅各賓派色彩的奧熱羅為軍事司令來發動政變。

1797年9月4日午夜,奧熱羅下令所有部隊按計劃開赴指定地點,並在橋樑和主要街道設置了大炮。拂曉時,設在杜伊勒裏宮的兩院大廳被包圍,包括皮什格魯將軍和巴泰勒米督政官在內的大批保王黨人被投進監獄。

奧熱羅滿以為改選出來的督政府中必然有他的位置,但是兩院明智地估計了他處理國家大事的能力,只是任命他為萊茵軍團司令,由於手下有了12萬大軍,這位將軍以為自己的地位已經與拿破崙匹敵,開始趾高氣揚起來,站在督政府一邊,對拿破崙橫加指責。

在1799年11月9日的霧月政變中,時為500人議員的奧熱羅堅決反對政變,因此在拿破崙掌權後,被派遣從事外交領事,實際上是被變相放逐。

1800年在德意志、1801年在荷蘭任低職,又被迫於1801年10月退休。

元帥

1803年9月,奧熱羅被重召入伍,指揮在大西洋港口貝央和布列斯特的戰鬥。1804年5月19日被授予元帥稱號。

1805年8月30日奧熱羅被任命為第七軍(14000人)軍長,率部以每天24英里的速度,急行軍9天,穿過圖林根山,控制了黑森林的出口,保證了烏爾姆會戰的成功。

1806年10月14日,奧熱羅率部趕至耶拿參加會戰,並擔任左翼,完全割裂了普魯士霍恩洛厄軍團與魏瑪公路上三個薩克森旅的聯繫,切斷了普軍的退路,並全殲三個薩克森旅。

暴風雪第七軍

在1807年2月8日參加埃勞會戰,他生病發燒,綁在馬背上指揮作戰第七軍負責主攻,但其部隊因為整個戰場被捲入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雪,突然間在暴風雪迷失方向,被處於順風位置的俄軍炮火居高臨下地轟擊,部將德賈斯丁(Jacques Jardin) 陣亡,比埃雷(Étienne Heudelet de Bierre )遭子彈射穿他的身體重傷。

第七軍部隊基本被打散,其中14團全軍覆沒,損失慘重,拿破崙投入繆拉騎兵部隊加以支援方才使其免於全滅。奧熱羅本人也受了重傷,因此回到其莊園長期休養。

卡斯奇里恩公爵

1808年3月19日奧熱羅被封為卡斯奇里恩公爵 (Duke of Castiglione )。

1809年10月,被派到西班牙代替聖西爾元帥指揮第七軍攻打赫魯納,由於守軍在近半年的戰鬥中已經彈盡糧絕,遂於12月11日投降。

曾在義大利以燒殺搶掠而著稱的奧熱羅指揮法軍立即將赫魯納變成了一座人間地獄,全城火光衝天,血流成河。

1810年4月12日被拿破崙召至德意志指揮第十一軍(50000人)。

1812年侵俄戰爭期間,擔任柏林及法蘭克福的總督及司令。

1813年戰役期間,他指揮第十一及第十六軍,並親率後者參加了瑙姆堡之戰(10.9)和萊比錫會戰(10.16-19)。

反心

萊比錫會戰前,拿破崙責備他表現已不若在義大利戰役時英勇,他回答:「我會回到義大利時代的老戰士,讓你看看我是誰」("Give me back the old soldiers of Italy, and I will show you that I am")

當萊比錫會戰法軍撤退時,麥克唐納本來一直在等候與奧熱羅會師,當麥克唐納遇到奧熱羅時,奧熱羅卻嘲笑道:「你以為我就這麼傻,白白地讓自己在萊比錫郊區被殺?我決不會為個瘋子(指皇帝 拿破崙)去送死!」。

奧熱羅也開始與奧地利人暗通消息,並擅離職守。而拿破崙對他的責備竟也是不痛不癢,婆婆媽媽的。

在1814年戰役期間奧熱羅為東線司令官並親自指揮里昂防禦,於3月16-20日率領徒有虛名的里昂軍團(20000人)與聯軍發生一系列小規模作戰。

3月23日由於戰敗放棄里昂。奧熱羅在北上巴黎的途中,他遇到拿破崙,直言不諱地指責:「陛下的狂妄野心斷送了法國的前程,也使無數士兵做了無謂的犧牲”。」

波旁王朝復辟後,他歸附王朝,任第十九軍區司令,並成為法國貴族。

叛徒

1815年奧熱羅拒絕效忠拿破崙,百日王朝期間被拿破崙譴責為叛徒,4月10日被拿破崙從元帥名單上除名。

1815年,由於在軍事法庭上奧熱羅投票認為內伊元帥無罪,被削去爵位並撤職。遂退役回到沙托城堡的莊園。並於1816年6月12日卒於斯地,奧熱羅享年59歲。

:「JOIN WTFM CLAN」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0-02-24 14:44 | -拿破崙時代-

1523 寧波之亂

大內和細川寧波大火拼

寧波之亂(也稱爭貢之役、明州之亂、宗設之亂)發生於西元1523年(明朝嘉靖二年、日本室町時代的大永三年)。事件是起源於日本大內氏和細川氏勢力各派遣對明朝貿易使團來華貿易,兩團在抵達浙江寧波後因為勘合真偽之辯而引發衝突,在浙江寧波爆發了武力殺戮事件。

中國明朝政府與日本的室町幕府間進行的「明日貿易」(又稱勘合貿易),開始於幕府第三代將軍足利義滿(約在明建文帝時)。

由於明朝實行海禁政策防範海盜,貿易上為了區別被冊封為「日本國王」的幕府將軍(足利將軍家)官方貿易船與倭寇,所以發行了勘合符以示區分,這是國對國朝貢貿易的型態,限制十年一朝。

貿易上,日方的參與人員是幕府的使節與隨行的博多或堺有力日本商人,但這期間仍然有走私貿易。

後來因為足利將軍家的家督之爭,導致了1467年應仁之亂(日本戰國時代自此開始),幕府對外的貿易權不再統一,幕府在堺港的貿易據點本來是山口的細川氏所掌控,但後來漸漸的被應仁之亂中因兵事崛起的博多新興勢力大內氏所凌駕,大內家還常常自行派出獨立的使節團進行貿易。

此後大內氏與細川氏常為勘合符而產生衝突事件。明武宗即位後,大內家的遣明船(勘合船)船隊更獨佔了正德勘合符。

1523年,西海路大名、左京兆大夫大內義興任命謙道宗設為正使出遣明船,而細川高國為了對抗,隨後南海道的足利氏管領、右京兆大夫高貢派遣鸞岡端佐為正使、宋素卿(朱縞)為副使,持已經失效的弘治勘合符(前任皇帝的)出遣明船(路線上經由南海再到明朝)。

當時明朝規劃的對日朝貢貿易點是在浙江的寧波市舶司。當時先入港的是大內氏的船隊,於四月二十七日抵達。而端佐與宋素卿的船隊則較晚到達。

這時大內氏的船隊尚未檢驗勘合,市舶司等到雙方船隊都到達後,才開始驗證。在檢驗堪合符的時候,因為新符和舊符的問題已經產生爭執。

然而對大內氏相當不利的,是細川氏船隊的副使宋素卿是中國人,深知明朝官場的腐敗。他通過重金賄賂,事先已經對市舶司主管太監賴恩進行了賄賂,從而使得較晚來的細川氏船隊,反而可以先行入港檢查,使大內氏成為「非法」。

在之後嘉賓堂上的款宴接待時,賴恩又讓細川氏的鸞岡端佐宋素卿坐在較為尊貴的右位。

手拿正牌該任皇帝的勘合符的大內氏船隊對此待遇十分不滿,首領謙道宗設當時便命令船隊中,打開東庫,搶出按規定收繳保存的武器,從而襲擊了細川氏的船隊。

宋素卿等逃跑,宗設又縱火焚毀了嘉賓堂,然後率領隊伍沿靈橋門外北行經東渡門至和義門外,燒毀了宋素卿的船。

受賄的太監賴恩暗地裡向細川氏提供助力,然而宗設謙道的勢力仍然較鸞岡端佐的為強。在謙道宗設的指示下,鸞岡端佐等寡不敵眾,被迫逃出寧波,而謙道宗設一路追殺。

宋素卿逃到姚江一帶,到紹興城躲避。宗設追至紹興,要求城守交出端佐,但不果。於是宗設謙道一路殺掠回寧波西霍山洋,最後奪船出海,揚長而去。

沿途中宗設軍殺害了不少民眾以及追捕的明朝追兵。備倭都指揮劉錦、千戶張鏜,執指揮袁班、百戶劉恩被殺害。在自育王嶺奔至小山浦之時,殺害了百戶胡源。據清朝《明史紀事本末》一書記載,「浙中大震」,禍亂嚴重,對寧波民眾造成極大滋擾。

寧波之亂最後演變成了嚴重的外交事件。巡按御史歐珠、鎮守太監梁瑤奏聞,將宋素卿逮捕投入監中,鸞岡端佐也一同被逮捕入獄,宗設奪船出海後遁入海島,無法尋獲。

恰好在宗設等逃亡途中,其中一船因遇風而漂至朝鮮海面,朝鮮守軍擒獲其中成員林望古多羅等三十三人,當時朝鮮國王李懌將這些人移送給明政府,而他們被發送到浙江,責令與宋素卿對簿公堂,揭出當時遣貢先後及符驗真偽的問題,宋素卿遂被判死罪。嘉靖四年二月,宋素卿伏誅。

明朝政府也在1529年廢除了寧波市舶司大監。1536年(日本天文5年)大內義隆重啟貿易。1551年(日本天文20年)在義隆的家臣陶晴賢謀反成功後,繼位的大內義長1556-1557年向明朝派遣使者要求重開貿易,然而明朝方面將大內義長視為篡奪者而拒絶之。

明日貿易轉到寧波近海的雙嶼或是船山諸島進行私下貿易、走私貿易,沿海豪族、官員和商人相互勾結,後來生活的更苦的中國沿海人民因禁海令紛紛加入此走私行業逐漸演變出規模龐大的走私集團,也因此開展了大批中國人成為後期「倭寇」的時代。
[PR]
by cwj36 | 2010-02-23 13:07 | -古代日本-

阿提拉之劍傳說

阿提拉之劍

阿提拉之劍(Sword of Attila 、Isten kardja)被稱為戰神或上帝之劍,匈人英雄阿提拉所持有的傳說中的武器。

它是戰神賜給阿提拉的禮物,讓他有信心戰勝任何軍事行動,這種信心可能驅使阿提拉入侵歐洲。

其實「Sword of Mars 」羅馬味太重,阿提拉就算自稱戰神,應該不會Mars的Mars的說。

諷刺的是,阿提拉被戰神祝福,但被雅典娜詛咒,因為他死於新婚之夜。

匈牙利傳說指它簡稱為「AZ Isten kardja」,意思為上帝之劍。

比較符合歐洲故意誣蔑性質的阿提拉「上帝之鞭」的稱號帶給歐洲人「the Scourge of God」。

西元5世紀任羅馬外交官的希臘歷史學家普利斯庫斯( Priscus)對此「阿提拉之劍」亦有記載其來源:

「 當一個牧人發現他的牛群裏有一頭小牝牛跛著腳行走的時候,……他好奇地循著血跡而行,最後被他發現了那頭小牛在吃草時不慎踏到一把劍。

他趕忙挖出了那劍,並呈獻給阿提拉。阿提拉認定這就是傳說中的“戰神之劍”,認為這是上天指定他要統治世界的象徵,並會使他在往後的征戰中無往不利。 ” (約爾鄧尼斯(Jordanes)著 ,哥德的起源和行為,第35章)」

e0040579_1805195.jpg


在維也納的藝術博物館的收藏珍品,展出許多刀劍之中,有一把被認為是阿提拉所有的。

在11世紀,阿提拉死後大約500年之後,「阿提拉之劍」突然浮出水面,又突然被匈牙利國王阿帕德得到,原來阿帕德是利用阿提拉崇拜,以「阿提拉之劍」增加自己的聲威,鞏固自己的統治權

說它是劍其實這是一把刀,年代約第10世紀的匈牙利金匠所作,所以應該是假貨。

顯然,這把裝飾華麗鑲嵌寶石的「劍」並不是用在戰鬥,這劍是匈牙利國王的財產 誰從他們早期的統治者一直繼承了它。

e0040579_1936329.jpg


美國2001電視劇「阿提拉」在沙隆之戰,有阿提拉的「阿提拉之劍」斷掉的劇情,因此阿提拉打了敗仗。
[PR]
by cwj36 | 2010-02-23 10:41 | 【Total War 阿提拉 總綱】

法國「野豬頭陣式」


「野豬頭陣式」(法文:Tête du Sanglier 英文:Boar's Head ) 最早是11~15世紀拜占庭軍隊的戰鬥隊形,又稱「鐵豬隊形」或「豬嘴隊形」現代語為Flying Wedge楔形強攻戰術,橄欖球隊、坦克車與鎮暴部隊仍在使用 。

其形為一鈍V或Λ楔子形(wedge)的楔形編隊,騎兵在前正面狹窄,極其密集,步兵長條行方陣在後、翼側有騎兵掩護,騎兵分為戰鬥線、支援線、預備線三線。



(紅色為「野豬頭陣式」)


步兵方陣為16排的縱隊,第一排前進時將防盾連鎖,後面各排將防盾頂在頭上(即效仿西羅馬的龜甲陣)

在重步兵後面是弓弩手,他們的箭是從前列防盾之間發射出來的。

一旦對方的陣勢被騎兵衝亂,重步兵隨即以縱隊實施突擊,進攻的順序是先投擲槍矛,再用劍斧展開肉搏,弓弩手在最後射擊,騎兵與步兵在突擊和投射時都有密切的配合。

13世紀的條頓騎士團也喜歡用此「野豬頭陣式」,騎兵衝擊是此陣最有威力的殺招。

到了18世紀末19世紀初的拿破崙戰爭時代,法軍以「野豬頭陣式」其複合歩兵、騎兵、砲兵成Λ字形,Λ內為方塊形的組合,可用於集中攻撃與防禦兩用陣型。中間形成一個Λ而不是Δ。

1.將歩兵排在最前線,陣列短,但好幾層加厚的歩兵排形成「野豬的鼻子」。
2.在「野豬的鼻子」後面放置2組砲兵隊、做為「野豬的眼睛」。
3.側面與最後有斜角陣縱列、横列、方形陣的歩兵形成「野豬的臉」。
4.保護「野豬的臉」的側面與後方有2組騎兵隊做為「野豬的獠牙」。

這是高度複雜的陣形,不能快速組成,除了「野豬的獠牙」騎兵隊外。它機動速度慢。

但比傳統的「步兵方陣」移動速度快、對砲兵與歩兵防御力變強。「野豬的獠牙」騎兵有更強的進攻能力。。

拿破崙戰爭時代「野豬頭陣式」後來影響很大,法國征服北非的1830~1840年代,直到20世紀的1920年代都有使用此陣式。


:「Tête du Sanglier 」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0-02-23 01:06 | -拿破崙時代-

Batterie Volante

「飛炮戰術」,法文為Batterie Volante,英文為Flying Battery,先以火炮群在短時間鋭利砲撃,然後將火炮以人力拖拉或騎馬砲兵隊移動地點,不固定的炮陣地,可防敵人火炮鎖定反擊,可做機動的火炮攻擊。

移動快速的騎馬砲兵隊特別適合「飛炮戰術」。拿破崙初期火炮不多的作戰時期,時常來這招,獲得很大的戰果。

1796年8月5日的卡斯奇里恩戰役(The Battle of Castiglione )中,馬爾蒙首次使用「火炮推進射擊壓制」的戰術,獲得很大成功。

他果斷地將12門重炮移動到最前線,一齊發射,使得法軍在很短的時間裏,便擊毀了奧軍的許多工事,並攻下了關鍵的美多耳高地。

但此戰術需要特別的訓練,砲兵與馬的整體行動要有密切指揮上的配合。 尤其將「火炮推進射擊壓制」有「大炮衝鋒」戰法之稱。

拿破崙擁有最強大軍力時,戰鬥一開始。拿破崙會先使用大炮兵連(Grand Battery)、集中砲火轟炸、之後分解改變為移動式騎馬炮兵使用「飛炮戰術」。將火炮移往另一個地點繼續發炮。

1805年奧斯特利茨戰役,在法國蘇爾特軍縱隊攻頂前,拿破崙下令巴斯頓炮兵連集群以“ 轟鳴的雷聲 ” (roar of thunder)轟炸中央的普拉茨高地。 並將高地奪取,切斷反法聯軍南北線。

巴斯頓在奧斯特裡茨戰役巨大貢獻,是巴斯頓把火炮連硬是拉上普拉欽高地,並將炮彈呼嘯而下,落在湖面。湖冰碎裂,使俄軍死傷慘重。

1807年的弗里德蘭戰役(Battle of Friedland),隸屬於維克多(VICTOT)軍團的炮兵總長塞納蒙 (Sénarmont)運用「大炮衝鋒」戰法。

塞納蒙的大炮不斷前進從500米衝到120米處持續不斷的開炮,威力也越來越大,之後他又下令30門大炮再次前進到120米處時,然後一齊開火施行「大炮齊射」。在25分鐘內,正面俄軍陣地的4000多人被擊潰。

俄軍的炮陣很快就被打成了啞巴,混亂之中,俄軍騎兵向塞納蒙的大炮衝鋒,塞納蒙命令大炮連續發射霰彈,敵人的騎兵頓時被打散。

1813年呂岑戰役,德魯奧遵循塞納蒙在弗里德蘭戰役使用的「大炮衝鋒」戰術,在敵軍非常近距離開炮打擊中央俄軍統帥維特根斯坦部隊,造成俄普聯軍重大傷亡,維特根斯坦和布呂歇爾在趁黑夜遁逃 ,法國缺乏騎兵意味著無法追殺。

後來拿破崙的軍隊中馬匹的數量缺乏與砲兵素質低落,尤其征俄失敗後,使得拿破崙「飛炮戰術」使用的機會機愈來愈少。

拿破崙較喜歡機動的「飛炮戰術」,後期需採用固定位的「大炮兵連」(Grand Battery)集中砲火轟炸實屬無奈。

法國人反正士兵射擊技術差時,就集中起來使用縱隊攻擊,當砲兵素質低落沒馬拉炮時,就集中起來狂轟爛炸,卻偏偏能打的反法聯軍抱頭鼠竄,因此揚名。

所以拿破崙的火炮戰術中「大炮兵連」(Grand Battery)比「飛炮戰術」(Flying Battery)有名。

:「Batterie Volante」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0-02-22 13:49 | -拿破崙時代-

趨勢科技免費工具

v: 趨勢科技 iClean解毒快手

v: WTP Add-On網頁威脅禦工具
[PR]
by cwj36 | 2010-02-22 02:31 | 電腦維護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