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年 12月 ( 28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拿破崙:全軍破敵news

第8師団

日清戦争が終り、軍備拡張の必要性から増設された6個師団の一つで、兵士はおもに東北地方出身者から構成された。編成時の所属歩兵連隊は歩兵第5連隊・歩兵第17連隊・歩兵第31連隊・歩兵第32連隊。初代師団長は台湾総督府幕僚参謀長だった立見尚文中将。1898年11月15日に師団司令部、監督部が開庁した[1]。



歴代師団長

立見尚文 中将:1898年(明治31年)10月1日 - 1906年7月6日
渡辺章 中将:1906年(明治39年)7月6日 - 1908年12月21日
山根武亮 中将:1908年(明治41年)12月21日 - 1912年2月14日
小泉正保 中将:1912年(明治45年)2月14日 - 1914年5月11日
大井成元 中将:1914年(大正3年)5月11日
白井二郎 中将:1918年(大正7年)7月2日
小野寺重太郎 中将:1921年(大正10年7月20日
菱刈隆 中将:1924年(大正13年)2月4日
真崎甚三郎 中将:1926年(昭和2年)8月26日
三好一 中将:1929年(昭和4年)7月1日
西義一 中将:1931年(昭和6年)8月1日
中村孝太郎 中将:1934年(昭和9年)3月5日
下元熊弥 中将:1935年(昭和10年)12月2日
前田利為 中将:1937年(昭和12年)8月2日
塚田攻 中将:1928年(昭和13年)12月10日
本多政材 中将:1940年(昭和15年)10月28日
横山静雄 中将:1942年(昭和17年)6月26日
横山静雄 中将:1945年(昭和20年)3月19日(第41軍司令官に移り、第8師団長事務取扱を兼ねる)


師團長西義一中將、

參謀長小林角太郎大佐
参謀 吉岡安直少佐

第4步兵旅團 鈴木美通

第5步兵團 長谷儀一大佐
第31步兵團 早川止大佐

第16步兵旅團 川原侃少將

第17步兵團 瀨武平大佐
第32步兵團 田中清一大佐

臨時派遣第1戰車隊 百武俊吉大尉
臨時重炮兵中隊 山村新中佐

捜索騎兵第8連隊:三宅忠強中佐    
野砲兵第8連隊:廣野太吉大佐  
工兵第8連隊:小泉於菀彌大尉 
輜重兵第8連隊:河田六次郎大佐  
第8師団通信隊:高橋良行少佐  
第8師団第2野戦病院      
第8師団第4野戦病院      
第8師団制毒隊:斎藤彰一大尉    
第8師団防疫給水部:三崎要一軍医少佐    
第8師団病馬廠:赤井哲治獣医少佐


勝利に終った日清戦争であるが、ロシア・フランス・ドイツによる所謂三国干渉によってロシアとの間に緊張が高まっていた。ロシアとの一戦は避けられないとの予測から陸軍は対露戦を準備し、寒冷地での訓練を第8師団に指示した。これに基づき師団は1902年(明治35年)1月八甲田山における行軍訓練を行ったが、この時死者199名という惨事を起こしている。これが八甲田雪中行軍遭難事件である。


いざ日露戦争となり、師団も1904年(明治37年)6月動員下令となるがすぐには戦地に派遣されず、満州軍の予備隊に位置付けられる。1905年(明治38年)1月に至り戦況の芳しくない黒溝台会戦に援軍として派遣されが、ロシア軍に包囲殲滅され約五割が死傷した(ほぼ全滅)。救援に来た第3師団、第5師団がロシア軍を撃退し第8師団は解囲される。その後奉天会戦に参加する。 この会戦において、師団は満州軍総司令部幕僚から第5師団とともに「巧者に動く」の評価を得ている[2]。

日露戦争後の1910年に朝鮮半島に駐留し、1921年(大正10年)のシベリア出兵に参加する。

1931年の満州事変では熱河作戦に参加し、1937年(昭和12年)から満州に駐屯する。1938年(昭和12年)1月13日に第3軍の戦闘序列に編入されて綏陽に駐屯した。

1932年他带着弘前第8师团参加了攻占满洲的战役,接着又率部侵略了热河。长城抗战中央军17军徐廷瑶部在古北口,南天门,傅作义部在顺义就主要和第八师团对抗。



1939年(昭和14年)に歩兵第32連隊が新設の第24師団に転出した。

1933年,日本以熱河省地方官員表示歸附偽滿洲國為由,與偽滿洲國軍隊進軍熱河,省長湯玉麟不戰攜帶家資800大車,棄城而逃而逃;加上汤玉麟的部队,因已受敌人的策动,作战一开始,在朝阳的董福亭步兵第106旅,其团长邵本良首先率部向敌第8师团投降;在开鲁的骑兵旅长崔兴武亦投降了敌骑兵第4旅团。日軍三宅忠强中佐骑兵第8联队128名骑兵攻陷有一萬國軍駐守的承德, 萬福麟的53軍由淩源退至西兩的冷口,張作相則率部退至喜峰口。





之後日軍進攻山海關、長城各隘口與熱河,國民政府派遣宋哲元、馮治安、張自忠、劉汝明、關麟徵、黃傑與劉戡與日軍在義院口、冷口、喜峰口、古北口、羅文峪、界嶺口憑險固守,但最終由於軍備不良、戰力消耗殆盡、戰略位置喪失而撤退。王以哲部東北軍屬於參戰部隊。

熱河省主席湯玉麟は、満州国建国宣言に署名したものの、張学良と内通し、約3万にのぼる反満抗日の軍隊を育成していた。 一方、満洲国と中華民国との国境山海関では、昭和7年秋以来小競り合いが散発していたが、1933年1月1日、関東軍は一部をもって山海関を占領し、北支那への出口を押さえた。1月3日山海关在当天被西义一的第8师团占领。

西義一 中将:1931年(昭和6年)8月1日

进攻承德的敌第8师团和由绥中向西出击的混成第14旅团,相互策应快速前推。热河守军仅在叶柏寿地区进行了抵抗。此时敌已形成了北面的迂回包围,致使热河整个战局发生动摇,于是汤玉麟不战而撤出承德,退向以西的丰宁。

3月4日第8师团先头的川原旅团指挥之三宅忠强中佐骑兵第8联队128名骑兵进入了承德。万福麟的53军由凌源退至西两的冷口,张作相则率部退至喜峰口。

1933年3月4日,日軍第8師團佔領承德後以第16旅團向灤平方向挺進,師團主力在飛行隊支援下全力向黃土梁及其以西地區進攻。11日拂曉,日軍第8師團主力向右翼陣地發起進攻。戰至上午10時,第112師不支而退。日軍迅速佔領了古北口關口,並乘勝向第25師右翼包圍攻擊。4月21日起,日軍第16旅團在飛機十余架、坦克30余輛、大炮四十門余支援下,分三路進攻南天門附近八道樓子、田家莊、界牌峪陣地,局部工事被摧毀,守軍傷亡慘重,仍頑強抗擊。

指挥这次作战的关东军司令部,于3月3日前移至锦州,武藤信义亦于当日15时30分到达,并令第6师团、骑兵第4旅团防守赤峰地区,其它部队按计划向长城一线推进。随之其混成第14旅团于3月4日到达了冷口,第8师团于3月7日到达了古北口,混成第33旅团于3月11日到达了界岭口和义院口。

月7日,張學良因為熱河省的慘敗被迫通告下野,隨即離開北平。3月9日,日軍服部旅團和铃木美通第4旅团鈴木旅團的先頭騎兵部隊在裝甲車的掩護下,從熱河省淩源很快殺至喜峰口。此時防守喜峰口的是從熱河省敗退下來萬福麟的東北軍,一共有二個師。東北軍數量占有優勢,但是這些部隊剛從熱河省一路敗退下來,士氣極低,武器裝備又丟失大部,根本無心戀戰。

其部署为: (一)第8师团一并指挥混成第十四、三十三旅团及配属的战车队从锦州经义县击溃朝阳、凌源、平泉沿线地区的守军,攻占承德及长城沿线之古北口、喜峰口、冷口、界岭口、义院口。

東北軍和日軍數量不多的一支騎兵部隊碰了一下,就很快放棄喜峰口以東的董家口等陣地後撤。這個重要關隘就被東北軍如此輕易的放棄了。 這次日軍負責主攻喜峰口關隘是日軍第八師團第四旅團,旅團長名叫鈴木美通,軍餃少將,另外負責進攻冷口是日軍第十四混成旅團,旅團長名叫服部兵次郎,軍餃也是少將。


當天中午,國民革命軍第29軍的騎兵部隊 迎著潰敗下來的東北軍,一路急行軍趕赴到喜峰口前線。此時喜峰口大部分陣地已經被日軍占領。
e0040579_7225855.jpg



1931年,西北軍殘部在山西受到閻錫山排擠,幾乎生存不下去。走投無路下,西北軍只得投奔實際割據一方的張學良。其中實力最強的宋哲元部被張學良改編,番號為東北邊防軍第三軍,後又稱為國民革命軍第29軍 宋哲元任軍長。29軍下轄2個師,包括二個師,馮治安的37師,張自忠的38師。

由於張學良覺得西北軍不可靠,所以給予他們的待遇很差。在1931年扔給宋哲元50萬大洋的安家費,將其安置在山西東南部以後,就完全撒手不管了。當時山西都是閻錫山的地盤,老閻對這支在自己地盤的軍隊很有戒心,對他們處處防範!西北軍基本無法通過地方政府獲得軍費,當時中央軍一個師的每月軍費就有12萬大洋!張學良給的區區50萬大洋,西北軍二個師不管怎麽節省也是不夠的。這2年內,西北軍數萬將士過真可謂窮困潦倒。

至於士兵的裝備則更差,部隊裝備步槍就多達四種,分別是國產的漢陽造和老套筒,日本三八式步槍,還有少量當年蘇聯援助的莫新納甘步槍。這就這樣拼拼湊湊,步槍數量還是不足。29軍下屬軍工作坊勉強制造的一些土制毛瑟槍充數,這些劣質步槍的射程還不到400米。這些槍械使用的彈藥也多達四種,複雜的彈藥供應讓29軍的後勤人員叫苦不叠!

西北軍的大刀隊正式的名稱是西北軍手槍隊,這是一支以近戰為主要作戰方式的精銳部隊。大家都知道,陜甘一帶都是中國較為貧困的地區,很難供養一支現代化軍隊。西北軍建立初期就遭遇到部隊規模迅速擴大,但是槍械,刺刀等武器數量嚴重不足的問題。馮玉祥當時出於無可奈何,打制了一批大刀裝備部隊,一定程度上彌補了步槍和刺刀數量的不足。

,第二十九軍也是屬于東北軍一部?”鈴木美通點頭問道。
以第37師第109旅趙登禹旅長率特務營及所屬第217團(團長王長海)、第224團(團長董昇堂)和第218團(團長童瑾榮)的1個營與第220團(團長戴守義)的手槍隊攻擊敵陣潘家口。以38師第113旅佟澤光旅長率第226團(團長李九思)和第218團一部出鐵門關,繞攻敵人側背。


1933年春、関東軍は熱河省を掃討することを決し、満洲国軍主力及び第六師団、第八師団、歩兵第十四旅団、騎兵第四旅団による熱河作戦を計画した。2月下旬、第六師団及び騎兵第四旅団は行動を開始し、3月2日に凌源を、3日に平泉を、4日に承徳を陥落させ、3月中旬までに古北口、喜峰口付近の長城線を占領した

長城東の要害の場所では、3月の始めから月末まで、中国軍と日本軍との間で、激烈な争奪戦が繰り広げられた。3月9日、日本軍は喜峰口(?病河峡谷、唐山市と承徳市の間)を奪取。


国民革命軍第29軍の第37師団第109旅団 旅団長 趙登禹 所属の第217骑兵团団長 王長海は、抜刀隊(大刀隊)を率いて、夜、日本軍を襲撃し、喜峰口を奪還した。

抜刀隊の生存者は二十数名だった。3月11日、地元猟師の手引きにより、趙登禹は抜刀隊を率いて左翼から日本軍騎兵隊の陣営を襲撃し、第113旅団 旅団長 ?稲沢光(とうたくこう)は抜刀隊を率いて右翼から砲兵陣地を襲撃した。

这一战由于后期日军使用重机枪疯狂扫射,500大刀队伤亡也不轻,共有400多人伤亡,只有30多人没有受伤

東は鉄門関(山海関)を出て、西に潘家口を過ぎ、山間の小道を迂回して日本軍の後方を包囲し、3000数千を殺し大勝した。

但し、日本側の資料に因れば、死者数名、負傷者20名未満。
e0040579_7244212.jpg


1933年3月4日,日軍佔領熱河,然後進攻北京東北方向的長城各口。3月6日國民革命軍第29軍(軍長宋哲元)的第37師(師長馮治安)第38師(師長張自忠)奉命防守東起冷口,西至馬蘭峪一線。由於裝備不如日軍,守軍以奇襲夜襲對付日軍。

日軍於3月9日奪取喜峰口,當夜第37師第109旅旅長趙登禹所屬團長王長海率大刀隊於喜峰口夜擊日軍,奪回喜峰口。
擊部隊分為三路,由三個旅長分別出擊:由趙登禹旅長率部摧毀日軍炮兵陣地,佟澤光旅長摧毀日軍輜重。一旦二人得手,日軍正面主力必然要回頭救援。此時王治邦旅長率部從中路連夜突進,一舉擊潰日軍,占領主陣地。

當夜,王長海團長挑選了500人的組成大刀隊,分為二隊,分別由副團長孫儒鑫和一營營長王昆山帶領出發。因為需要爬山,大部分大刀隊員連步槍也不帶,只是背著大刀和一些手榴彈。日軍這股部隊由於攻占熱河獲得大勝,對中國軍隊非常輕視,根本沒有想到中國軍隊敢於夜襲。夜里日軍只有少數哨兵警戒,大部分都在屋里熟睡。大刀隊先用大刀砍死哨兵,接著全軍沖鋒。

500多人的大刀隊僅生還二十餘人。3月11日當地獵戶關仁景,於連貴等自告奮勇為嚮導,趙登禹率左翼大刀隊襲日軍步騎兵營地,第113旅旅長佟澤光率右翼大刀隊襲日軍炮兵陣地。

東出鐵門關,西過潘家口,由山間小路迂迴至敵後包抄日軍,宣稱殲敵數千,為喜峰口大捷。而據日方資料,日軍損失為死亡數人,傷不到20人。怎麼可能是「明治造兵以來,皇軍名譽盡喪喜峰口外,遭受60年來未有之侮辱。」《朝日新聞も認めざるを得ない「明治大帝造兵以来、皇軍は入り口喜峰喪名誉尽くし、60年ぶりの侮辱を受け。」


「918事件」以来、国民党軍は連戦連敗だったが、喜峰口の大勝は、全国人民の抗戦の心を奮い立たせた。古北口(潮河峡谷、北京市密雲県)・独石口・冷口も、激戦を繰り広げ、粘り強い守備に努めた。

日本軍は承徳方面から第31・第8連隊を送り、並びに、騎兵隊・装甲車10余輌、飛行機20機、蒙古・朝鮮連合軍の総兵力1万余名の軍勢で、長城 羅文峪(らぶんよく)に進撃した。

3月17日から19日、中国側は第29軍配下の二軍及び、第37師団所属の一隊、第38師団所属の一隊を含む6000の兵で、羅文峪一帯の長城で迎え撃った。

血戦三日、29軍は日本軍3000余りを斬って日本軍を撃退し、死傷者1700余名を出しながらも羅文峪を守った。一方、日本軍は灤東(らんとう)に向かって突破口を開き、4月7日再び喜峰口を攻め、4月13日、29軍は撤退した。

5月下旬、日本軍は絶え間なく増兵し、長城の抗戦部隊は腹背に敵を受け、撤退を余儀なくされた。国民党当局は遂に5月31日、日本と《塘沽協定(とうこきょうてい)》を結び、事実上満州国を承認し、同時に、長城以南の華北の広大な地域は、非軍事区となり、中国は進駐する事はできず、日本軍は出入り自由となった。

山口氏が習近平氏に頭を垂れている事ではなく、中国で中国軍が日本人を斬り殺したと伝えられている「喜峰口」の壁画の前で、日本の議員が中国国家主席に頭を下げている事が問題なのです。

台湾の報道では、この壁画の題材を、中国の抜刀隊500名が、日本軍3000名を斬り殺し勝利した「喜峰口」である、と報じています。長城抗戰歷經5個月,最後以訂立喪權辱國的《塘沽協定》而告結束。這次失敗,不僅使中國兵員損失巨大,而且給以後華北的局勢帶來了災難性的後果。《塘沽協定》的簽訂,使中國失去了熱河全省和冀東22個縣的領土。

太平洋戦争前の1941年(昭和16年)9月19日、第8師団は第25師団とともに第20軍の戦闘序列に編入されて、掖河に移駐した。以後、満州守備の中核部隊として満州国内にて対ソ戦の訓練や抗日パルチザン掃討等の治安維持活動に従事していた。

1944年(昭和19年)2月に、絶対国防圏の防衛強化のため第3派遣隊の編成を命じられ、第8歩兵団司令部と隷下歩兵連隊の各1個大隊、野砲兵第8連隊第1大隊、工兵第8連隊第2中隊を抽出された。第3派遣隊はエンダービー島に展開し、同年6月に独立混成第11連隊(通称号:備17585部隊)に改編された。エンダービー島では補給途絶のため飢餓と熱帯病に苦しみ、多くの戦病死者を出した。同年9月にチューク諸島(トラック島)に主力は転進し、以後、終戦まで陣地構築などを行った。

1944年(昭和19年)7月から、師団本隊はフィリピン戦線に投入された。レイテ島の戦いに歩兵第5連隊基幹の高階支隊を増援として送ったが、支隊はアメリカ軍や抗日ゲリラによって即座に殲滅された。なお、同支隊はレイテに投入された最後の陸上戦力である。師団主力はルソン島南部に第41軍の中核として展開した。第8師団はルソン島の戦いでアメリカ軍や抗日ゲリラとの戦いでなす術なく消耗していき、全滅寸前で終戦を迎えた。
第8師圑在1898年10月1日編成,是第一次中日戰爭後產生的6個後備師圑之1,它包括來自日本 東北地區的士兵,主要是青森縣、秋田縣和山形縣。它的第1任指揮官是立見尚文將軍,是原仙台駐軍的司令員。

第8師團因1902年1月在八甲田山的行軍訓練,發生悲劇性的八甲田山事件,其第5步兵團的210人中有199人凍死。著名作家新田次郎在小說中使這件事成為不朽的故事。

在日俄戰爭期間,第8師團本身在著名的黑溝台會戰和隨後的奉天會戰。從1910年起,它被分派到韓國駐守,亦參加了西伯利亞出兵。

在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之後,第8師團派出其第4混成旅團參加入侵滿洲的行動及其主力於1932年加入,當時它駐紮在滿州及受關東軍指揮。在那裡,它參加了穩定新成立的滿洲國的行動。它的第32步兵團於 1937年被轉移到新成立的第24師團。

1944年9月,第8師團被重新分配到菲律賓、由山下奉文大將指揮的第14方面軍,它被分別部署在呂宋島和雷伊泰島。在雷伊泰島戰役和馬尼拉戰役中對抗菲律賓和美國聯合部隊中,第8師團幾乎全軍覆沒,並作為1個行動單位已不復存在。

在歷史上第8師團有一些較值得注意的指揮官包括立見尚文、真崎甚三郎和前田利為 。
[PR]
by cwj36 | 2009-12-30 20:23 | 資源回收

La Marseillaise

馬賽曲(La Marseillaise),法國國歌,原名萊茵守軍戰曲(Chant de guerre de l'Armée du Rhin)法國大革命爆發後,在1792年8月10日,馬賽志願軍前赴巴黎支援杜樂麗起義時高唱這歌,因得現名,馬賽曲亦因此並風行全法。





祖國的子民醒來吧
光榮的日子到來了!
與我們為敵的暴君
升起了血腥旗幟!
你可曾聽見戰場上
戰士們奮戰的嘶喊聲?
他們要闖到我們中間
刺穿我們妻兒的喉嚨!

武裝起來吧,人民!
組成屬於你們的軍隊!
前進!前進!
讓不純的血
浸滿我們的戰溝!

這一幫賣國賊和君主,
他們都懷著什麼鬼胎?
試問這些該死的鐐銬,
究竟要給誰戴上?
法蘭西同胞們,是給我們的!這是奇恥大辱!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們謀劃著要把我們,
推回奴隸時代!


甚麼!異國的大軍,
要在我們的家鄉頒行苛法!
甚麼!這些雇傭的部隊們,
將橫掃我們的戰士親兒!
天神啊! 手被鏈鎖,
我們的額頭被沉枷壓得無法挺起,
無恥的暴君將變成
命運的主人!


顫抖吧!暴君與獨裁者!
你們這些所有善良人們的恥辱!
顫抖吧!你們殺害我們父母的陰謀,
將會得到應有的報應!
每個人都是與你們戰鬥的戰士。
如果我們年輕的英雄倒下了,
法蘭西將湧現更多新的戰士,
隨時準備好與你們戰鬥!


法國人民,在這場崇高的戰爭中,
珍惜保存好你們的身軀,
避免無謂的犧牲。
他們將後悔與我們戰鬥!
但這些嗜血的獨裁者,
但這些布依耶的幫凶,
所有這些毫無憐憫之心的惡虎,
正撕扯他們母親的胸脯!

為祖國奉上崇高的獻祭,

指引、堅定復仇的手,
自由,噢,可貴的自由!
戰鬥吧,拿著你的盾牌!
勝利在我們的旌旗下,
鼓起你的男子氣概吧!
來吧,看你的敵人倒下,
見證你的凱旋和光榮!

我們也要參戰,
當父兄都犧牲了以後,
我們要找他們的骨骸,
並為他們樹立墓碑,
我們也不能苟且偷生,
更應和他們共進同一棺材,
背負崇高的驕傲,
復仇並跟隨他們!

:「Marseillaise~~」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9-12-30 07:23 | -拿破崙時代-

威靈頓為何選擇滑鐵盧來決戰?
或者應該問拿破崙為何一定要在滑鐵盧跟威靈頓決戰?




1815年6月16日利格尼戰役普軍大敗,布呂歇爾重傷昏迷.......

威靈頓在夸特布拉斯聞訊普軍大敗,見苗頭不對往後撤退....

布呂歇爾的副司令兼參謀長,對英軍抱有強烈反感的格奈森瑙(August Wilhelm Antonius Graf Neidhardt von Gneisenau)將軍抱怨他們的失敗全因威靈頓沒有及前來援救,才被拿破崙打敗。

不滿的格奈森瑙曾命令普軍向東撤退到列日(Liège 鄰近比利時與荷蘭的邊境)和德意志邊境,而不是向北撤到瓦富爾(Wavre)。

幸運的是,布呂歇爾恢復知覺後及時取消了格奈森瑙的命令,命令全軍向瓦富爾撤退,除少數傷兵繼續前往列日外,普軍主力全都按計劃到達了瓦富爾。



普魯士參謀長格奈森瑙協助布呂歇爾重整隊伍,再於18日拂曉自瓦富爾(Wavre)出發,去援助威靈頓。

另一方面當6月17日下午2點,拿破崙到達夸特布拉斯時,他未見到一個法國士兵。他發現內伊及其部隊正在南面數英里外悠閒地圍坐在火堆旁吃午飯。

這一次,情緒失控的拿破崙當眾大罵內伊元帥,沒遵守他的軍令,命令他火速前去追擊正在往後撤退的威靈頓

和往常一樣,拿破崙的出現起到了給軍隊充電的效果,歐龍軍立刻整裝出發,向滑鐵盧方向進軍,其後是雷耶和洛博軍。拿破崙和帝國衛隊以及歐龍的騎兵隊在隊伍的最前面。

當法軍先頭騎兵隊接近英軍後衛騎兵隊時,突然天降雷雨,頃刻間,通往布魯塞爾的大路變得泥濘不堪,法軍前進受阻,數百門大炮沉陷泥淖無法前進。

早在夸特布拉斯時,知道布呂歇爾被擊敗而深恐被孤立的威靈頓就先到滑鐵盧勘查「風水」。看看有無有利地形與退路。

拿破崙親自鎖定追殺急往滑鐵盧後撤的威靈頓看著狼狽的官兵也在泥濘裏咬緊牙根地搬運大炮,心裡想︰「普軍若不能及時到達,我就死定了﹗」

滑鐵盧乃彈丸之地,南北只有一點五英哩,東西也不過三英哩。威靈頓勘查「風水」後,選擇了一個極好的防禦位置,他屯兵滑鐵盧村莊以南,扼住通往布魯塞爾要道,其司令部設在聖傑安山山脊上一個至關重要的十字路口。

另外,由於法軍追擊失敗,英軍乘勢把三個農場修建為堅固的要塞以抵禦法軍對主力戰線的攻勢︰聯軍右方小山谷有霍高蒙特城堡、中央防線及左翼分別有聖拉海及帕佩洛特兩村莊。




威靈頓所選的陣地把持山脊,易守難攻,其十字路口可清楚觀察法軍陣勢。

拿破崙在山下拉貝阿李安斯(La Belle Alliance)指揮所卻無法看到英軍,從聖傑安山山脊緩緩而下可見起伏跌宕的原野,事實上它們將會增加法軍進攻的難度,這一切在即將爆發的戰鬥中都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法軍無天險可守,士兵直接面對敵人的炮火。與之成鮮明對比的是威靈頓把士兵一字排開在山上,主力則隱於山脊之後,既不被發現亦遠離炮火,自然可減低傷亡人數。

下午6點半,當法軍先頭部隊到達貝拉阿李安斯旅店時,威靈頓軍已在聖傑安山高地周圍佔據了有利地形。

戰雲密佈下,拿破崙不明白為何威靈頓選擇在滑鐵盧決戰,他專心看著作戰地圖問自己︰「那威靈頓有甚麼理由?聖傑安山的樹林會阻礙撤退,軍隊很容易會分散開,被切成肉醬,難道他失去了警覺性?一定有什麼古怪的地方,我未看清楚的。」(拿破崙的軍事語錄第8條)

在西班牙常被威靈頓這招打敗的蘇爾特參謀長卻很清楚,建議拿破崙迂回到威靈頓背後,決不要從正面去攻擊。

拿破崙卻深信這場仗不會比吃早餐更難。他感到奧斯特裡茨戰役(1805)撕裂敵軍中央的勝利徵兆已回來了,豈能聽威靈頓「手下敗帥」的蘇爾特建議派兵去迂回威靈頓背後。

蘇爾特等人同樣使用法國「拿破崙式打法」而打了敗戰,是因為他們並不是真正「拿破崙」本尊。

拿破崙一定要以拿破崙式的「縱隊攻擊」」(Colonne d'Attaque)與「大炮兵連戰術」(Grand Battery) ,毀滅威靈頓,才能彰顯拿破崙皇帝與眾不同的軍事天才與一吐被迫退位的惡氣。

何況拿破崙盤算著普魯士軍「應該」不會來攪局.......

根據威靈頓的陣地部署,拿破崙的計畫:他決定集中主力首先突破威靈頓防禦的中央陣地,搶佔聖傑安山;然後向兩翼擴大戰果,將敵人一分為二,各個擊破。

6月18日帝國衛隊兼炮兵指揮德魯奧將軍提醒拿破崙地形泥濘,火炮無法發揮強大威力,缺乏炮兵支援地冒險進攻是危險,但拿破崙認為不攻則為英軍等待援軍贏得了時間。(拿破崙的軍事語錄第92條)

在進退不得的情況下,拿破崙必須決定:

1.等地面乾燥以後,使他的炮兵更具殺傷力
2.還是要選擇立刻發動進攻。



6月18日中午11:30拿破崙終於選擇發動滑鐵盧戰役。且一經採取攻勢,必須堅持到底。(拿破崙的軍事語錄第6條)

拿破崙死後,1827年從其書信、手令和日記等文獻中摘錄出來編輯出版「拿破崙的軍事語錄」。

其軍事語錄第15條對於「退卻」的看法:

  「在作戰中,一位將領所要注重的首要職責,就是保持部隊的尊嚴和榮譽;維護人員的安全與完整無損,可作次要考慮。不過,為了達成前一目的的勇往直前精神和堅忍不拔作風,同樣也是達到後一目的的最好手段。

  實行退卻,指揮官不僅要失去部隊的光榮,而且通常還要損失比兩場戰鬥更多的人員。這就說明一個道理:只要軍中人員勇敢,你就不用氣餒。勇敢的行為可以獲取勝利,同時也應該得到勝利。


所以在拿破崙所有戰役中的叫拿破崙「退卻」其實是很難,如埃勞戰役 (1807年2月8日),拿破崙與俄軍在同時下令軍隊在夜幕掩護下從戰場上撤退。

但拿破崙發現俄軍也撤退,立即命令部隊停止撤退,返回原地,「退卻」的拿破崙站在原地再厚臉皮宣稱「勝利」。但一但拿破崙真的退卻時,都是輸的很慘,下場都是去島嶼渡長假。

其軍事語錄第14條:

  「在山地,到處都有天生險要的堅強據點。指揮官一定要避免攻擊這種據點陣地。在這種作戰中表現技巧,就是控制敵人的側翼或後方,迫使敵軍不戰而退,放棄其陣地,或者逼他躍出陣地,為想攻擊我方而自動出來應戰。

  在山地戰中,進攻者常常處於不利的地位。因此,即使在進攻性的戰爭中,也應採取以守為攻的戰法,逼迫敵人向我方攻擊。



其軍事語錄第16條:

  「絕不做敵人希望你做的事--這是一條確定不移的戰爭格言。理由很簡單,因為敵人希望你這麼做。

所以,應當避免進入業經敵軍搜索和研究過的作戰場地,同時更須注意,不要進入敵人築有防禦工事的地區

根據這條原則,又可得一推論:對於一個可以迂回攻取的陣地,決不要從正面去攻擊。


*「拿破崙的軍事語錄」

顯然拿破崙自己說出對「高地勢」與「戰場的選擇」非常有理性,但自己說歸說也沒做到自己的軍事語錄第14與16條而打了敗仗。




軍事天才拿破崙不是傻瓜為何一定要在滑鐵盧跟威靈頓決戰?基於總體戰爭的不得不然與爭取時間各個擊破的內線作戰之必然。

1815年拿破崙有很大的作戰「業績壓力」。

就算拿破崙在滑鐵盧戰勝,那也只是更大規模的戰爭的開始。拿破崙還需面對約40多萬大軍類似再一次萊比錫戰役圍困拿破崙的圍勦。

(奧軍20.1萬人,由施瓦岑貝格指揮。部署在比利時的沙勒羅瓦以南,包括那慕爾、列日至萊茵河一線;俄軍15萬人,由巴克萊指揮。集中在萊茵河中游;奧意聯軍7.5萬人,由弗里蒙特指揮。),聯軍還組織了30萬的後備隊。總兵力達百萬之眾。

所以不論戰後有人批評拿破崙是如何自大或不瞭解威靈頓英軍作戰方式,戰場土地泥濘對擅長火炮的拿破崙不利,拿破崙都絕不會放棄在滑鐵盧幹掉「落了單」的威靈頓讓反法聯軍合圍成功。

6月18日當晚9時英普反法聯軍圍毆拿破崙成功,英普兩軍將軍威靈頓布呂歇爾拉貝阿李安斯會面。兩人見面標誌著「拿破崙時代」的結束。

拉貝阿李安斯是為法軍前線分隔英法兩軍的地方。6月18日那天 ,拉貝阿李安斯旅店成為拿破崙滑鐵盧指揮部 。

布呂歇爾想以普英統帥會見於拉貝阿李安斯,就以「拉貝阿李安斯戰役」(The Battle of La Belle Alliance) 命名此役來分享勝利。

威靈頓堅持要用在英軍據守的戰場以北 1.2公里處的滑鐵盧(Waterloo) 命名此戰,獨吞勝利果實。

而且威靈頓也不願以一個失敗者的指揮所做為其勝利戰役名稱 。戰後並將法國遺棄的大砲溶解做成滑鐵盧獅子記念碑。

:「就算換個戰場,威靈頓還是會一樣卑鄙,躲在某山坡後面~那場戰鬥本來也是該我贏的」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9-12-27 20:28 | -拿破崙時代-

滑鐵盧戰役
霍高蒙特(Hougoumont)保衛戰
冷溪衛隊 小兵詹姆斯格雷厄姆下士立功記






(霍高蒙特(Hougoumont)是英軍右翼防衛據點)


1815年6月18日滑鐵盧戰役時,拿破崙計劃對霍高蒙特(Hougoumont)發動牽制攻擊,造成威靈頓右翼的威脅,企圖誤導他移動中央兵力。

然後拿破崙再集中主力首先突破聯軍防禦薄弱的中央陣地,搶佔聖拉海奪取聖傑安山;然後向兩翼擴大戰果,將敵人一分為二,各個擊破。

威靈頓並沒有上當。右翼的霍高蒙特是威靈頓防禦的重點,他在這裏使用上了英國精銳部隊。較差的荷比聯軍和其他雜牌部隊則被部署在中央和左翼陣地上。

英軍近一萬二千人在農莊和附近守衛確保霍高蒙特農莊不被包圍。

英國第一擲彈兵衛隊防守霍高蒙特的外圍果園,由Saltoun指揮。

威靈頓派詹姆斯麥當勞(James Macdonnell )中校率領冷溪衛隊(Coldstream Guards)的第二旅防守霍高蒙特村莊。

冷溪衛隊正式名稱是Coldstream Regiment of Foot Guards =科德斯特里姆衛隊 (COLDM)

中午11時30分,雷耶(Michel-Joseph Reille )與拿破崙么弟熱羅姆率法國第二軍一萬四千人開始攻擊霍高蒙特,法軍於霍高蒙特前花園及果園取得突破。

12時10分法軍勒格羅中尉(Sous-Lieutenant Legro)揮舞斧頭,成功地突破劈開霍高蒙特農莊北門。30名法軍隨其衝入..... 滑鐵盧戰役最有名的小規模戰鬥就此發生!

詹姆斯麥當勞中校率領英軍與入侵法國士兵殊死戰鬥。

這時英國下士詹姆斯格雷厄姆(James Graham 愛爾蘭人)在混戰中趁機重新關閉北門,冷溪衛隊讓30名法軍無路可逃,統統被英軍刺殺,盡誅於樓上,只剩一法國鼓手男孩小兵存活被綁於酒桶。



但冷溪衛隊也戰死8名軍官,300名士兵傷亡。

威靈頓注視霍高蒙特的戰況直到下午1時,威靈頓確認了右翼法軍暫時無被突破的危險,將注意力集中在自己戰線中心。

法國內依軍團與歐龍第一軍已開始全面猛烈攻擊英軍中央與左翼。

3500名英國和德意志外籍軍隊繼續保衛霍高蒙特據點,對抗法軍。 當天攻擊霍高蒙特的法軍大約有8000名士兵死亡。當日戰鬥中英國守備部隊整整九個小時內從未失守。



拿破崙最後親自下令炮轟霍高蒙特建築物,英軍一直守到晚上7時才撤退,雷耶軍團維持佔領霍高蒙特,直至晚上9時戰鬥結束才又被英軍奪回。

威靈頓本人在戰鬥後讚揚說:「戰役的成功,在於轉動關閉了霍高蒙特的大門。」(the success of the battle turned upon closing the gates at Hougoumont )

由於詹姆斯格雷厄姆在霍高蒙特勇敢的表現,詹姆斯格雷厄姆晉升為中士 ,並收到了特殊的英勇獎章。並獲得「bravest man in the army」、「the bravest man in England」、「the most deserving soldier at Waterloo」之稱號是英軍在滑鐵盧最勇敢的人。

:「不過是僥倖關了門~竟吹捧成那樣....XD」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9-12-27 06:14 | -拿破崙時代-

法國洛博第6軍團


「決不能被普魯士攻破~為皇帝撐住右翼啊!」
洛博的法國第6軍團 vs 彪羅的普魯士第4兵團


e0040579_263783.jpg洛博(Lobau 1770年2月21日- 1838年11月21日)出生於法國洛林省法爾斯堡 ,1792年他參加了法國革命軍。法國革命戰爭初期,1800年晉升上校 。

1805年,法蘭西帝國 成立後,洛博晉升准將。1807年,洛博參與耶拿和阿斯佩恩-艾斯林戰役戰役晉升將軍與1810年,封爵。

1812年在俄羅斯戰場 ,他擔任皇帝拿破崙高級助理與副官 。在1813年德意志戰場,出色的參與呂岑和包岑戰役的戰鬥 。

1813年8月 庫爾姆戰役(Battle of Kulm 1813年8月29日-8月90日)隸屬多米尼 旺達姆的第一軍團追擊聯軍,卻在庫爾姆遭到奧軍統帥施瓦岑貝格的致命打擊,多米尼旺達姆本人及另外13,000法軍被淪為階下囚。

洛博指揮殘餘的隊伍撤退。整編入聖西爾元帥軍團防守德勒斯登,萊比錫戰役失利,拿破崙放棄德意志地區,在德勒斯登的洛博聖西爾元帥投降。

在拿破崙百日王朝 ,忠誠的洛博回歸拿破崙,拿破崙任令他指揮第6步兵團,參與利格尼和滑鐵盧戰役。

利格尼戰役



(利格尼戰役 洛博第6軍團做為後備軍團)


1815年6月16日 利格尼戰役時,拿破崙主軍與格魯希軍團正面打擊普魯士布呂歇爾大軍。

洛博第6軍團做為後備軍團。

拿破崙本計劃,內依軍在夸特布拉斯(Quatre-Bras)擊敗英軍後,可包抄布呂歇爾,將之全部殲滅。

在利格尼村,普軍與法軍展開了激烈的巷戰,拿破崙的60門大炮向村莊展開直擊。4點左右,布呂歇爾軍和法軍遭遇,拿破崙占了優勢,布呂歇爾開始擔心了。

至此,普軍彪羅(Bulow)的普魯士第4兵團未至和威靈頓在夸特布拉斯被法軍擋住都沒有前來援助。

但由於內依軍的延誤,歐龍第一軍被拿破崙的錯亂指令,耍的團團轉也來不了,拿破崙只好發動洛博第6軍團與老衛隊突破布呂歇爾中央,普軍大敗,18000多人死傷。

72歲的布呂歇爾的馬也被炮彈擊中,布呂歇爾摔落地,而馬壓在他身上而受傷。布呂歇爾失去了知覺,法國胸甲騎兵團在他身邊踐踏著泥濘,呼嘯而過。甚至有人宣稱看到布呂歇爾已經「陣亡」。

摔傷卻仍然活著的布呂歇爾被他的一名副官找到,普軍只得準備全面撤退。付出了近2萬人傷亡、損失22門大炮的慘重代價。

撤退的普軍很快就和彪羅(Bulow)的普魯士第4兵團的31,000人的軍團在瓦富爾(Wavre)會合,普魯士又形成10萬大軍。

拿破崙得意宣布「潰不成軍」的普魯士軍至少需要兩天時間才能恢復。

普朗斯努瓦( Plancenoit)的血戰



(滑鐵盧戰役的 普朗斯努瓦村 Plancenoit)


1815年6月18日英法軍在滑鐵盧戰役如火如塗的進行中‧......躲開格魯希軍團追擊的普魯士軍進入滑鐵盧戰場。

普魯士軍團抵達並佔領了法國右翼的一個重要位置—普朗斯努瓦村。普魯士打算利用作為跳板。



( 彪羅的普魯士第4兵團衝入普朗斯努瓦村)

拿破崙當即決定讓洛博的法國第6團奪回這個村莊。保衛歐龍第一軍的後衛及全軍的右翼防線。

然而,在下午5:30時,普魯士先鋒彪羅(Bulow)的普魯士第4兵團,包括32000人和132門火炮,已進入普朗斯努瓦村,法軍越來越多地方失去了反攻的優勢。

洛博第6軍團沒有絲毫退縮....拿破崙派遣了所有8個營的青年近衛隊,以加強洛博,使其軍力恢復回2萬多人,奪回普朗斯努瓦村。

彪羅的普魯士第4兵團現在與洛博的第6軍團一起被牽制在為奪回關鍵的普朗斯努瓦村的進行極為血腥的拉鋸爭奪戰中。

獲得更多增援的彪羅對付拿破崙青年近衛隊,擊斃了他們的指揮官,又奪回普朗斯努瓦村,再次切斷了拿破崙的退路。

下午6:20 ,這可能是滑鐵盧戰役戰役最關鍵的時刻了。可能是命中註定吧,普將齊藤(Ziethen)的大規模普軍及時到達,普軍高達到4.5萬人。

幾乎超過一大半普軍都在圍攻朗斯努瓦村,又被普軍奪回。拿破崙現在面臨著右翼的致命危機。





在普魯士人再把洛博第6軍團趕出普朗斯努瓦村的時候,整個法軍都受到了這次攻擊的威脅。

拿破崙命令老衛隊的兩個營支援洛博第6軍團再次向普朗斯努瓦村發動攻勢。這些久經沙場的勇士,在咚咚戰鼓聲中端著刺刀猛衝,一槍未放,進行白刃格鬥,只用了20多分鐘就再次奪回了普朗斯努瓦村。

在下午6:30 ,內依的信使帶來了一個好消息:內依的部隊終於拿下了聖拉海,並在英軍防線的中央打開了一個缺口。他要求老衛隊派往缺口處擴大戰果。

拿破崙在處於兩難境地時,他決定派老衛隊去聖拉海(La Haye Saint)而不是普朗斯努瓦村。

在普朗斯努瓦血戰的洛博第6軍團,儘管他們以極大的勇氣和毅力,又重新試圖反攻普朗斯努瓦村,為皇帝撐住右翼,以爭取時間,讓皇帝有機會以老衛隊攻擊英軍,挽回頹勢,但面對普魯士軍排山倒海的增援,法國青年衛隊戰鬥在村裡開始出現動搖的跡象。

在第5次也是最後一次普朗斯努瓦再度易手。法國青年近衛軍高達96%的傷亡,三分之二的洛博第6軍團也已不復存在。

洛博第6軍團鞠躬盡瘁~抵抗到最後,爭取到時間~只等拿破崙王牌老衛隊的英勇的表現......

不幸,老衛隊一上坡就被英軍射垮了,攻擊失敗.......拿破崙的軍團也不復存在。

波旁第二次復辟 ,洛博被迫流亡,直到他被允許返回法國已經是1818年。
1830年,他加入七月革命作為國民警衛隊司令。1831年 法王路易菲利浦授予元帥職,同年,他回復法國貴族身份 。

1838年11月21日洛博病逝於巴黎 。

:「真是不公平啊~」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9-12-25 20:57 | -拿破崙時代-

Grouchy
「我的責任是執行皇帝的命令」


e0040579_555372.jpg格魯希(Emmanuel Grouchy1766-1847 )拿破崙所晉升的最後一名元帥。

格魯希1766年10月23日生於巴黎附近的維萊特城,他的父親是一位候爵。作為貴族子弟,他14歲就進入位於斯德拉斯堡的炮兵學校學習,1781年畢業後被授予炮兵中尉軍銜。

不過他對炮兵不感興趣,在1784年想法轉入了國王禁衛軍的騎兵。

法國大革命爆發後,由於他的貴族身份,他失去了軍官資格,被迫在家裏過了幾年平民生涯。

但他顯然並不願意過平淡的生活,在1792年法國大擴軍時期,他重新加入軍隊,在阿爾卑斯軍團中任炮兵軍官。1793年參加平息了法國南部旺代省的保王黨叛亂。

可是不久就又因為他的貴族身份而被迫辭職。1794年再入軍隊。1795年他在由奧什將軍率領的西路軍參謀部中任職,參與平息了英國支持的半島叛亂。

1796年格魯希在奧什手下參加入侵愛爾蘭的戰爭,試圖通過支持愛爾蘭獨立來打擊英國,但沒有取得成功。

1799年格魯希在義大利作戰,任義大利軍團司令莫羅將軍的總參謀長。1799年8月15日在著名的諾維之戰中受傷被俘。

獲釋後,指揮萊茵軍團(司令莫羅)的一個步兵師,參加了1800年12月3日的霍恩林登之戰,大勝奧地利人。大約在1801-1805年間晉升為將軍。

騎兵戰功彪炳

在第二次法奧戰爭中,格魯希率一個師參加了烏爾姆會戰。1807年2月7-8日,參加埃勞之戰,格魯希在此戰建立了殊勳。

6月14日格魯希又參加了弗裏德蘭會戰。後任西班牙軍隊騎兵總指揮兼馬德里總督。

1809年,他在歐仁親王手下參加義大利戰役,負責指揮第一龍騎兵師。6月14日,他率該師參加拉比之戰,立下赫赫戰功。

7月5-6日,格魯希在達武元帥手下參加瓦格拉姆會戰。1812年俄國戰役中,他在歐仁親王手下,指揮第三預備役騎兵軍團參加了有決定性意義的博羅季諾戰役會戰。

接著相繼參加了小雅羅斯拉維茨(10.24-25)、克拉斯諾耶(11.17)、別列津納河(11.27-29)等戰鬥。

由於在俄國的惡劣環境中健康受損,格魯希未能參加1813年的德意志地區戰役,但在1814年法國戰役中,格魯希作為騎兵指揮官參加了大部分戰役,克拉奧訥戰役(Battle of Craonne1814年3月7日)他被嚴重炸傷。

滑鐵盧的失算

波旁王朝復辟期間,格魯希被任命為監察長,百日王朝期間,格魯希又為拿破崙服務。

1815年4月15日,格魯希因為鎮壓了保王黨在南部的叛亂,格魯希被授予元帥權杖,時年48歲,他也是拿破崙所晉升的最後一名元帥



格魯希先是指揮北方軍團的騎兵軍,後來指揮北方軍團的右翼(第三、四軍和第一、二騎兵軍共3.3萬人)參加了6月16日的利格尼戰役和6月18日的瓦富爾戰役

第7次反法聯盟戰爭爆發,拿破崙計畫集中兵力各個擊破普英軍,法軍先於滑鐵盧決戰前兩天的6月16日,在利格尼擊潰布呂歇爾的普軍。

拿破崙堅持他的元帥要等他的命令後才行動,內依元帥行動慢吞吞在夸特布拉斯戰役被英軍擊退,遭到拿破崙破口痛罵,更使得拿破崙嚴厲要求一定要遵守他的軍令。

歐龍第1軍團又被拿破崙的命令調來調去,沒有及時趕到戰場,洛博第6軍團又距離過遠,調動太遲,致使利格尼之戰成為擊潰戰,而不是預想的殲滅戰。

格魯希要求立刻追擊普軍的要求,拿破崙沒答應。

拿破崙也沒有在16日黃昏組織追擊普軍,而是在第二天派出格魯希元帥率3.4萬人追擊。拿破崙更命令格鲁齊元帥可以放心繼續追擊普軍。

但為時已晚,格魯希根本沒有找到普軍,反而浪費了大量兵力,卻使普軍最後與英軍會合,參加了滑鐵盧的戰鬥。 .



在滑鐵盧決戰時,拿破崙分出三分之一的兵力,由格魯希帶領去追擊去向不明的普軍。

參謀長蘇爾特元帥力勸拿破崙召回格魯希帥的部隊合力攻擊威靈頓,拿破崙破口大罵:「你以為威靈頓能打敗你便是一個優秀將軍嗎?我說你知,他只是一個差勁的將軍,英軍全部是差劣的部隊,我覺得我吃一頓早餐比要想法子對付他們更重要。」(You think because Wellington defeated you that he must be a great general, I tell you he is a bad general, that the English are poor troops, and that affair will be no more serious than eating one's breakfast.)。

格魯希元帥以3.4萬兵力,一直找不到普軍主力。



格魯希聽到滑鐵盧炮聲,卻以沒接到命令為由不回援。有人怪格魯希竟固執墨守拿破崙追撃命令而不知變通。其實也不能全怪格魯希格魯希出發前拿破崙嚴厲要求必須遵守他的軍令-「追擊普軍」。



其部下4軍團司令吉拉爾將軍與旺達姆一再力諫返回滑鐵盧,都被其拒絕。他「正確地」指出,皇帝拿破崙有足夠多的部隊,可以處理掉威靈頓

由於格魯希既未能支援數英里之外的拿破崙在滑鐵盧的作戰,又沒能阻止拿破崙皇帝讓他追擊的普魯士布呂歇爾軍團支援威靈頓的英荷聯軍,從而加速了拿破崙的戰敗。



瓦富爾戰役(Battle of Wavre)

拿破崙發現英軍作戰英勇久攻不下,普軍出現,情況不對時,才匆忙寫信,命令格魯希:「目前我們正在滑鐵盧附近激戰,敵軍的中央陣地在聖傑安山上,所以請立即前來加入我們的右翼……請一分鐘也不要耽誤,趕緊來和我會合以擊潰彪羅(Bulow)的普軍。」

拿破崙錯誤地認為派快馬傳令兵只需一小時就能將信送到在位於沃爾海因附近「正與普軍作戰」而其實沒找到普軍的格魯希手中。

事實上,拿破崙的傳令兵,花了近4個小時才把他的命令送到,可惜為時已晚,格魯希軍已被普軍堵在瓦富爾無法脫身了。

等到格魯希追擊到普軍時,其實是布呂歇爾的普魯士後衛部隊。布呂歇爾已經帶著72000人部隊援助在滑鐵盧的威靈頓。

布呂歇爾留下普魯士後衛蒂爾曼普(Johann von Thielmann)的1.7萬部隊牽制格魯希33,000法國軍隊於瓦富爾(Wavre)。這是一個戰略的成功。

蒂爾曼普依靠Dyle河和Limale村建立強大防禦陣地,格魯希花了一天的頑強進攻,普魯士約2500人傷亡,蒂爾曼普撤退。

格魯希在瓦富爾(Wavre)擊敗普魯士後衛蒂爾曼普軍後.......

1815年6月19日10時30分格魯希元帥帶領33,000名法國軍隊回到滑鐵盧戰場要拯救拿破崙,但此時皇帝已經不在了 ......便急行軍往那慕爾要塞方向撤退。

流亡美國與返國

格魯希將3萬無傷的軍隊交給巴黎的達武後,辭去軍職準備逃亡。

波旁王朝第二次復辟後,格魯希為避免遭受政治迫害而流亡美國,這個決定無疑是英明的,沒有出國的元帥們都遭到了迫害,其中內伊元帥更是丟掉了性命。

1821年,格魯希被赦回國,1831年11月19日,法國政府恢復了他的元帥軍階,次年,格魯希進入貴族院。

1840年12月,拿破崙遺體回到法國典禮上,拿破崙任命元帥有格魯希蘇爾特烏迪諾蒙塞出席。

1847年6月7日,格魯希病逝於巴黎,享年80歲。1873年,他的回憶錄經其孫G·德·格魯希編輯整理後出版。

格魯希作為騎兵指揮官是勇敢果斷的,奪取了許多作戰的勝利,但在需要獨立指揮作戰和指揮大型戰鬥時,格魯希顯然缺乏魄力和信心。

電影達文西密碼大奸角提彬的家就是選擇了格魯希擁有的威利特堡。離巴黎市中心只需三十分鐘車程,面積達一百八十五公頃。建於十七世紀的莊園富有傳奇色彩。

:「On my right, the extraordinary maneuvers of Grouchy, instead of securing victory, completed my ruin」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9-12-25 02:37 | -拿破崙時代-






滑鐵盧右翼第1軍指揮官

e0040579_20215799.jpg歐龍(亦譯狄亞朗 d'Erlon 1765年7月29日- 1844年1月25日)

歐龍出生在蘭斯 ,於1792年擔任革命軍下士,1799年,在瑞士戰役中,隸屬馬塞納軍他升任準將 。包括1800年霍恩林登戰役受傷,在1803年漢諾威地區晉升為少將 。

在1805年奧斯特利茨戰役歐龍正式成為軍團級指揮官,參與 1806年耶拿戰役。

1807年,歐龍為費弗爾元帥參謀長談判波蘭城市格但斯克投降條件,弗里德蘭戰役他腳受傷 。

歐龍指揮第九軍團的轉戰西班牙與葡萄牙。拿破崙退位後,1814年波旁王朝時歐龍指揮的法國第16軍 。

百日王朝時,歐龍是拿破崙第1軍指揮官,1815年6月16日浪費一天的在尼維爾(Nivelles)-那慕爾道路行軍彷徨於夸特布拉斯與利格尼兩戰場之間而沒有捕捉到普魯士軍隊與夸特布拉斯的英軍。

這個浪費一天的未接戰失誤,其實也是拿破崙自己反覆無常的命令下達,將導致拿破崙不幸的戰略失敗。

在6月18日滑鐵盧戰役法軍右翼歐龍第1軍有16,000名步兵和1500名騎兵,4,700名騎兵預備隊。

13:30歐龍攻擊英軍左翼守將-湯瑪斯匹克敦。於普魯士軍側襲時敗逃。

滑鐵盧戰敗後 歐龍被流放和被判處死刑,歐龍流亡慕尼黑 。1825年查理十世對其大赦。他1843年回到巴黎,1843年4月9日授與法國元帥。



(雷耶攻擊果蒙(Ugumon)陣地與歐龍攻擊英軍左翼守將-湯瑪斯匹克敦)


滑鐵盧左翼第2軍指揮官

e0040579_20174883.jpg雷耶(Michel-Joseph Reille 1775年9月1日- 1860年3月4日)

1775年9月1日出生在昂蒂布

的法國大革命初期戰爭隸屬馬塞納軍團,他是維克多元帥的岳父。1800年,雷耶被任命為意大利城市佛羅倫薩總司令 。 他參與耶拿 , 普圖斯克和Ostrolenka並擔任弗里德蘭戰役時拿破崙 副官營營長。

1808年雷耶派往西班牙,後返回參戰阿斯本埃斯靈戰役、瓦格拉姆之役。

1810年返回西班牙作戰,他被任命為納瓦拉省長1812年又兼阿拉貢省長。 到1813年維多利亞戰役 ,蘇爾特元帥任命為雷耶作為葡萄牙陸軍右翼司令。

雷耶繼續戰鬥到1814年,直到圖盧茲之戰中聞拿破崙退位時投降。

波旁王朝時雷耶第14和第15步兵師監察長。百日王朝時,拿破崙給予雷耶第二軍團指揮權,他參加夸特布拉斯(Quatre-Bras)戰役和滑鐵盧戰役。

滑鐵盧戰役左翼的雷耶第2軍擁有13,000名步兵和1300名騎兵,4600名騎兵預備隊。

滑鐵盧戰役與拿破崙不成材的么弟熱羅姆攻擊易守難攻的英軍霍高蒙特(Hougoumont)陣地。並完成任務。

滑鐵盧戰役敗戰後,不問世事退隱,在1847年他成為法國元帥,1852年他被任命為國會參議員。




【拿破崙Total War】-滑鐵盧戰役(1815)

由於拿破崙比較能打戰的元帥們~叛變的叛變,厭戰的厭戰,所以-歐龍雷耶出頭天啦~~~

滑鐵盧戰役法軍左右翼指揮官-歐龍雷耶與參謀總長蘇爾特元帥,跟內依元帥,全都有西班牙半島戰爭經驗,也全都曾是威靈頓在西班牙的手下敗將。

這次敗仗的新人只有藐視威靈頓的皇帝拿破崙與找不到布呂歇爾而「迷途」的格魯希元帥。

1815年6月19日10時30分格魯希元帥帶領33,000名法國軍隊回到滑鐵盧戰場要拯救拿破崙,但此時皇帝已經不在了 ......

:「這是命中註定的,因為,就算有了這一切原因,那場戰鬥本來也是該我贏的」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9-12-24 04:17 | -拿破崙時代-

Thomas Picton
威靈頓滑鐵盧左翼守將-湯瑪斯匹克敦





(影片穿著便衣和大禮帽 指揮作戰陣亡的匹克敦中將)


e0040579_116242.jpg湯瑪斯匹克敦(Thomas Picton1758年8月- 1815年6月18日)

匹克敦在1758年8月出生於英國威爾士的彭布羅克郡 。具有勇氣,而脾氣暴躁。

匹克敦早年來往西印度群島,也從投機賺錢,買賣土地和販賣奴隸,在1803年12月他又在西班牙以武力搞非法經濟被英國逮捕,並迅速以40,000英鎊保釋。

1810年,匹克敦受威靈頓的邀請,他被任命為西班牙指揮官。成為威靈頓的主要下屬,在西班牙參與半島戰爭,

法國馬塞納軍的1810年攻勢。匹克敦也在托里什韋德拉什防線(Lines of Torres Vedras)保衛葡萄牙首都里斯本。

1811年5月豐特斯-德奧尼奧羅戰役(Battle of Fuentes de Onoro)他率領英國第3步兵師曾對抗法國騎兵,他被授予中將。

1812年匹克敦亨利麥金農少將違反了威靈頓以重炮攻城炮原則,以步兵進攻羅德里戈城(Ciudad Rodrigo),結果亨利麥金農陣亡。




一個月後3月16日 ,匹克敦成功的強攻巴達霍斯( Badajoz)堡壘,英勇的攀登城牆作戰5小時,終於插上了英國軍旗,匹克敦放任巴達霍斯城市遭到英軍兩天的搶劫,謀殺,強姦。

威靈頓唯一的辦法是恢復秩序豎立絞刑架和鞭打的許多英國士兵。 匹克敦在此役受到重傷出現發燒,迫使他回到英國療養。

1813年6月21日在維多利亞戰役 中,匹克敦部隊在槍林彈雨奪得一座重要橋樑後,匹克敦 第三師突破了法國元帥儒爾當軍的中央,並很快使法國防線崩潰。

拿破崙大哥-西班牙國王約瑟夫波拿巴連忙逃亡。 這場戰爭崩潰了拿破崙對西班牙的統治。

1814年,匹克敦 指揮英國部隊的奪取加泰羅尼亞側面。並與威靈頓合圍蘇爾特法軍於圖盧茲 (Toulouse)。 在1815年,獲得英國巴斯勳章。

當拿破崙逃出厄爾巴島後 ,匹克敦威靈頓的要求下,接受指揮第5步兵師。而拿破崙為阻止英普聯軍匯合,派內依軍團在夸特布拉斯先行攻擊威靈頓先頭部隊匹克敦部。

1815年6月16日夸特布拉斯(Quatre-Bras)戰役,匹克敦內依作戰時被嚴重炸傷,但他隱瞞了他的傷口,繼續保持指揮他的部隊。

兩天後在滑鐵盧,當匹克敦指揮的第5步兵師。由於他的行李還沒有到達時,他穿著便衣和大禮帽 在戰場指揮作戰。

法軍歐龍元帥(狄亞朗d'Erlon)率領的第一軍團午後1點半,在74門大砲支援下進攻威靈頓左翼帕佩洛特(Paperotto)位置的匹克敦 中將率領英國第五步兵師和比利時、荷蘭民兵防守的位置。




法軍集中4個師17,000人攻擊英軍左翼匹克敦一個師多一點的兵力,威靈頓左翼當然吃緊。

不過,老經驗的匹克敦選擇了山頂,有矮樹籬障礙的位置防守。法軍第一排企圖通過障礙時,匹克敦下令齊射開火然後全師衝鋒!

法軍遇到這樣意外的震撼,居然一時停了下來。不過,法軍畢竟兵力比英軍多幾倍,所以英軍的一個師再勇猛也不能撐住太久。

歐龍軍隊中路的兩個師在推進到英軍所在的高地頂部時,遇到了麻煩。在他們前面的樹叢裏,埋伏的英軍突然出現。

這支英軍部隊是匹克敦將軍屬下的勘普特旅派克旅,奉命對法軍進攻部隊予以還擊。

在戰場上,匹克敦 中將目標顯著,他出眾的身材和洪亮的指揮聲,極易辨認。

不幸的是,這位匹克敦中將剛發出還擊命令,便中彈身亡,成為英國在滑鐵盧戰役陣亡最高階級的指揮官。



威爾士民間傳說與電影劇情都描述,他戴的大禮帽的頭部中了一彈,但這沒有已知的任何歷史來源證實。

滑鐵盧勝利後,他的遺體被帶回倫敦,埋葬在家族的墓室,1828年在威爾士的卡馬森豎立匹克敦的紀念碑。

:「歐龍在滑鐵盧算做了點事....cccc」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9-12-23 21:40 | -拿破崙時代-

外籍Bennigsen 俄軍立志傳
沙皇的德裔統帥-貝尼格森


e0040579_19281779.jpg貝尼格森(Levin August, Count von Bennigsen 1745年 2月10日 - 1826年 12月3日 )

他出生於一個漢諾威家庭 ,德意志人。曾參加七年戰爭 。

1764年,他離開漢諾威軍隊,1773年進入了俄羅斯外籍兵團維亞特卡步槍團。1774年和1778年他抗擊土耳其人,成為中校。

1787年貝尼格森攻堅托波爾有功,晉升準將 ,並粉碎「柯斯丘什科起義」(由塔德烏什柯斯丘什科在波蘭與立陶宛於1794年針對俄羅斯帝國和普魯士王國發動的起義)

1794年他被授予聖喬治第三級勳章並晉升為少將。但在1798年他被沙皇保羅一世開除,因為他被懷疑參加保羅一世老媽凱薩琳大帝的男寵普拉東祖博夫暗殺保羅暗殺陰謀。但是沒有證據顯示貝尼格森參與此暗殺計劃。

後來,1801年保羅一世在聖彼得堡的工程師棱堡內被人用枕頭悶死。一些歷史學家認為,策劃這次政變的的兇手很可能是他兒子亞歷山大。

沙皇亞歷山大一世登基後 ,1801年貝尼格森任立陶宛總督,1802年任騎兵上將。1805年貝尼格森任俄國集團軍司令,

1806年10月耶拿—奧厄施泰特戰役,普魯士主力被拿破崙擊潰,1806年10月27日,拿破崙進駐柏林,普魯士王室逃亡東普魯士,受到俄羅斯沙皇亞歷山大一世的保護。

亞歷山大一世派出米哈伊爾卡緬斯基元帥軍團出兵援助普魯士。

平手 不敗 拿勳章

俄軍進入普魯士國境的普圖斯克,先遇到法國拉納元帥軍團。

普圖斯克戰役(Battle of Pułtusk 1806年12月26日) ,俄軍元帥是68歲的米哈伊爾卡緬斯基(Mikhail Kamensky),普圖斯克戰役前夕 ,他假裝生病,將指揮權交給貝尼格森,然後落跑回家養老。

貝尼格森對抗法國拉納元帥,打了平手,這給他帶來了聖喬治第二級勳章 的榮譽。

不久法俄兩軍展開埃勞戰役 (1807年2月8日),俄法兩軍在埃勞展開拉鋸戰。貝尼格森本來已經勝券在握,但被繆拉分成兩路縱隊向俄軍的中央發起了軍事歷史上最偉大的騎兵衝鋒,撕裂俄軍的防線。

俄軍進行了頑強的反撲,俄軍的增援部隊不斷趕到參戰。晚上7點,內伊的14,000人也兼程趕到,雙方激烈搏鬥,屍橫遍野。

  當晚,貝尼格森決定撤退。但是由於大風雪,法國人沒有察覺對方的動向。

拿破崙在同時也下令他的軍隊在夜幕掩護下從這個歷史上最血腥的戰場上撤退。直到一兩個小時之後,達武的後衛才發現俄軍撤退,拿破崙立即命令部隊停止撤退,返回原地,厚臉皮的拿破崙宣稱「勝利」。

此役俄軍傷亡約26000人法軍約30000人。埃勞戰役又讓貝尼格森被授予俄羅斯最高級聖安德魯勳章。

1807年6月10日貝尼格森在海爾斯堡建築強大防禦陣地,海爾斯堡戰爭之中,法國騎兵司令繆拉,與蘇爾特和拉納離的太遠,這很被貝尼格森抓住機會。

巴格拉基昂率領俄羅斯騎兵大戰繆拉騎兵,雙方在海爾斯堡展開了激烈的戰鬥,直到晚上11點。法軍死傷10,000人,俄軍8,000人。

弗里德蘭背水一戰

海爾斯堡戰役俄軍雖占了上風,貝尼格森卻主動放棄了海爾斯堡。朝哥尼斯堡戰略轉移,拿破崙決心在敵人進入哥尼斯堡要塞之前,拿下這個普魯士的最後據點。

雙方軍隊冒著大雨行軍,為搶先到達目的地進行了一場意志和耐力的較量。

法俄終於在弗里德蘭這地方爆發決戰。拿破崙一面分兵三路包圍了弗里德蘭陣地,一面集中炮火向集中在阿勒河灣的俄軍猛烈轟擊。俄軍頑強抵抗,但貝尼格森背河陣的致命錯誤葬送了俄軍。





俄軍最後被擠在三面環水的口袋裏,唯一的逃生之路—阿勒河大橋被法軍的大炮轟塌,俄軍跳入阿勒河中,溺死者無數。倖存者朝北倉皇逃跑,法軍追擊到晚上11點。

這次法軍的損失8,000人,而俄軍死傷高達20,000人。法軍還抓獲少量俘虜,繳獲80門大炮,貝尼格森的敗局已定。

儘管沙皇手下的主戰派不願和拿破崙媾和,但沙皇的將軍們,特別是其愛將貝尼格森不願意繼續這場「浴血屠宰」。

1807年7月7日和9日,俄、普分別與法國簽定「蒂爾西特和約」,第四次反法聯盟瓦解。

在此之前跟拿破崙作戰平分秋色甚至略佔上風的「英雄」貝尼格森成為眾矢之的,難堪而屈辱的從俄軍中退休。

主張死守莫斯科

1812年,他再次出現在俄軍中職務是庫圖佐夫的參謀長。1812年6月23日晚上,當法軍正在渡過涅曼河侵入俄國時,貝尼格森男爵正在為沙皇舉行舞會。

他此舉純粹是為了討沙皇的歡心;同時,也是由於預見到俄軍將要撤退,想乘封地維爾諾陷落前,把自己在那裏的領地賣給沙皇。他們在舞會上成交了,沙皇同意付給他1.2萬金盧布。

由於博羅季諾戰役,俄軍損失慘重,連悍將巴格拉基昂也陣亡,俄羅斯帝國一片低氣壓。庫圖佐夫決定採取原來巴克萊所提焦土戰略退卻,他說服沙皇放棄莫斯科,留一座空城給拿破崙,退到納拉河附近。

貝尼格森的一切活動都旨在使庫圖佐夫威信掃地,他堅持要在莫斯科城下進行決戰。

會議上意見分歧很大。蘇格蘭裔的巴克萊等幾位將領支援庫圖佐夫的主張,同意放棄莫斯科;德裔的貝尼格森卻堅持自己的意見,還裝模作樣地嚎叫:

「我們也是俄國人,我們將一如既往,勇敢戰鬥!」

但當庫圖佐夫諷刺的點到莫斯科跟貝尼格森的大慘敗之役弗里德蘭背水陣地形像似的痛腳後,貝尼格森氣到閉嘴。

塔魯丁諾戰役(Battle of Tarutino)

沙皇放棄莫斯科後,採用傳統的「堅壁清野」戰略,1812年10月18日 貝尼格森突擊了法國繆拉駐紮塔魯丁諾的法軍,並奪取了法國運輸物質和大砲。

法國部隊在遭受2500人死亡,被俘2000名,俄軍失去了1200名。 俄羅斯的這一勝利,被認為有加速拿破崙退出莫斯科的決定 。

貝尼格森在此役腿部受傷。

如願以償

貝尼格森對於庫圖佐夫來說,不是參謀長,也不是第一助手,而是一個竭力貶低元帥的陰謀家,千方百計想佔據俄軍第一把交椅。

  長期以來,庫圖佐夫從大局出發,對貝尼格森這種粗魯的態度一再容忍,但是當他唱反調變成行動並有礙軍務時,庫圖佐夫便把軍權交給了值班將軍。

爾後,貝尼格森還是常與總司令元帥庫圖佐夫爭吵,他不得不退役。

1813年 4月28日,庫圖佐夫在追擊拿破崙途中病死於德國的博萊斯瓦維茨城。庫圖佐夫去世後,貝尼格森終於如願以償的被召回並負責指揮俄國軍隊。





貝尼格森參加呂岑和呂岑戰役 。並是萊比錫戰役「最後一天」總攻擊指揮之一。

在萊比錫戰役最後一天總攻擊前,貝尼格森都在指揮俄軍佔領德意志北部,特別是在為期一年的圍困達武元帥防守的漢堡(1813年至1814年)。

楓丹白露條約簽訂後,拿破崙退位 ,他被授予俄羅斯最高軍事榮譽聖喬治第一級勳章。

拿破崙百日王朝消失,全面和平後,至1818年,貝尼格森終於從俄軍中除役。

貝尼格森晚年完全喪失了視力,1826年 12月3日去世,享年81歲。

:「哼~小人行大運~」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9-12-22 02:08 | -拿破崙時代-


博羅季諾戰役「可怕的決鬥者」(formidable duelers)
打死不退的俄羅斯炮兵勇士
沙皇的土耳其裔炮將-庫泰索夫陣亡曲


e0040579_3583819.jpg庫泰索夫(Alexander Ivanovich Kutaisov 1784-1812)

他的父親其實是土耳其人,在凱薩琳大帝(Catherine the Great)時代的俄土戰爭中被俘。凱薩琳大帝將他介紹給自己的繼承人保羅,因此當保羅登基為沙皇以後,庫泰索夫這個前戰俘身份的家族前途也就光明起來。

因為他父親的這層關係,庫泰索夫10歲的時候就進入近衛軍並且成為一名軍士,22歲時便有少將軍銜。

新沙皇亞力山大一世對這位年輕的將軍也非常好。1806-1807 年戰事中,庫泰索夫證明了自己的勇敢和才能。

他在Golimin,埃勞和弗裏德蘭表現很出色,成為俄軍中知名度很高的人物。

尤其1807年,沒有決定性的埃勞戰役中俄羅斯軍隊進入了陷阱,面對法國騎兵的衝鋒,如果沒有少將庫泰索夫與他的砲兵來營救,俄軍將遭到覆滅危險。

亞歷山大沙皇在戰後告訴庫泰索夫:「昨天我看到你幫我們脫離危險,如此謹慎和機智,朕 將永遠記住你的恩惠」。

俄法停戰後,庫泰索夫決定回國繼續他的學業,因此1810年他申請了一整年的休假到國外學習。一開始他在維也納待了6個月,學習土耳其語和阿拉伯語,然後去了巴黎,在那裏學習數學,炮兵技術和要塞炮。

對於俄國的上層社會來說,庫泰索夫是個英俊的年輕人,除了軍事藝術外興趣很廣泛。他是優秀的音樂家,畫畫很在行,也寫的一手好詩,會說三種歐洲語言,因此他在交際圈很受歡迎。

1812年拿破崙入侵俄羅斯戰爭開始時,這位28歲的將軍負責指揮巴克萊第1西部軍下的炮兵。在俄軍撤退階段,他參與了所有軍事計劃的決策。

博羅季諾戰役(battle of Borodino )處於最巔峰狀態中,雙方炮火四射,庫泰索夫指揮俄軍所有的大炮。他在最危險的地段騎馬穿梭於各個炮連。

庫泰索夫近距離火炮對準法軍騎兵與步兵,不斷開火。而且俄羅斯炮兵以失去火炮為恥,堅守炮位打死不退,造成進攻的法軍慘重的傷亡。

在得到防線左翼巴格拉季昂受重傷的消息之後,庫泰索夫和總參謀長伊爾莫羅夫(Ermolov)一起前往了解實際情況。

伊爾莫羅夫在他的回憶錄中寫道:

「我與庫泰索夫,騎馬遇見一批我們的步兵。我們組織他們發動進攻,很快他們就被法國人趕了回來,但這時庫泰索夫卻不見了!一段時間以後,他的坐騎跑了回來,馬鞍上有血跡,這使我們不得不考慮,這位年輕的將軍也許是陣亡了……」

第二天,一位步兵軍官找到伊爾莫羅夫,將庫泰索夫的配劍和勳章交給他,並聲稱自己是將軍陣亡的見證人。

他的死立即影響到博羅季諾戰鬥過程。 庫圖佐夫認為,博羅季諾俄軍的失利,這是由於炮兵指揮官庫泰索夫的死亡。

庫泰索夫陣亡後,中央要塞- 拉耶夫斯基棱堡大多數俄羅斯大砲置於無用的射擊高度,大多沒發過炮彈。

庫泰索夫的火炮原則是:「在攻勢時火炮瞄準敵人的火炮,防禦時則要對準騎兵與步兵」(artillery fire must be targeted on enemy artillery during the offensive, and on cavalry and infantry during defense)

並且炮兵指揮官與炮兵員並必須堅守火炮器具到最後一刻。若炮陣地淪陷前仍要開炮以增加敵軍傷亡。

俄國炮兵喜歡他們的大砲,痛恨失去它們。 這導致兩種情況:

1.砲手頑固捍衛自己的火炮到最後一刻, 雖可重創了敵人,但也被敵人殺害。

2.砲手會將火炮佈置拉的較後面,反而造成射程太遠,炮擊效果有限。

這也是俄羅斯軍方的火炮戰術原則,與拿破崙用大砲來進攻,作用大為不同。尤其巴克萊曾堅持改變「捍衛自己的火炮到最後一刻」與敵同歸於盡的俄羅斯火炮傳統。

但許多俄炮兵連還是遵循勇於犧牲捍衛自己的火炮到最後一刻,造成了慘重的敵人傷亡。因此博羅季諾戰役中,法國步兵稱俄羅斯炮手們為「可怕的决鬥者」(formidable duelers)。

庫泰索夫的炮兵戰術還有緊急儲備用的砲兵隊,用來對付敵人的企圖包抄的情況。

庫泰索夫1812年的時侯只有28歲,他也許是俄軍中最年輕的將軍。死時的軍銜是少將。

:「formidable duelers」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9-12-21 02:28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