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翼之戰擊敗鐵木真....
成吉思汗最好的安答
JAMUQA
蒙古札答蘭部英雄-扎 木 合


"鐵木真安答~蒙古的天上 不能有 兩個太陽!"




扎木合(?-1204年)札木合出身於札答蘭部。根據《蒙古秘史》所記載,札木合的祖先與成吉思汗的祖先同宗。

根據傳說扎木合是鐵木真童年時代的朋友,兩人一直以兄弟相稱。在蒙古社會中,這種盟安答(兄弟)之稱具有實實在在的價值。

鐵木真十一歲時給扎木合一塊鋼鑄髀石。扎木合把一個鑽孔大鹿角骨箭頭給鐵木真,在斡難河的冰層上投擲玩耍,建立了非常要好結義兄弟的友情。

雖然扎木合與鐵木真在年齡上相仿,但扎木合的實力遠遠在鐵木真之上。甚至蒙受王汗也要懼怕他幾分。因為札答蘭部首領扎木合統領著一個強大的部落聯盟。

鐵木真後來他父親遭塔塔爾族的人殺害(懷疑被毒死),母親要他永遠記住仇人的名字。成年後,鐵木真之妻被搶,而他也落荒而逃至安答扎木合處,借兵報仇。

扎木合也很夠義氣幫鐵木真從蔑兒乞惕人奪回老婆孛兒帖

征服蔑兒乞惕人後,鐵木真的勢力開始壯大起來。他依附於扎木合,伺機發展。他們倆人嚴格來說還可以稱得上是遠方的親戚,同屬於乞彥部。

同祖的根源,再加上小時候的童年友誼,讓他們堅定了共同統一草原的夢想。不過,在群雄爭霸草原的年代,鐵木真和扎木合之間不可能有長久的友誼,更不可能有共同成事的基礎。因為正所謂“一山不容二虎”。

們各自也都知道共同統一草原的夢想在他們兩人之間是不可能實現的。所以之後的大戰自然是不可避免的了。這個和平的氛圍倒是年齡稍長的扎木合首先打破的。而鐵木真提拔非貴族年輕人為將領的行為更引發貴族出身的扎木合不滿。

  鐵木真和扎木合在一起生活了大約一年半,一天,扎木合對鐵木真說:“依山居住,牧馬的人可得帳房住﹔靠水居住,放羊的人可得飲食吃。”

鐵木真當時並不清楚扎木合的真正意思。回去後把這件事告訴了妻子孛兒帖,精明的孛兒帖很自然的理解扎木合不願再和鐵木真一起的含義。於是,鐵木真連夜離開了扎木合。

  鐵木真一路前行,願意追隨他的人陸續地從扎木合那裡加入到了他的隊伍。其實,本來在扎木合的隊伍中就有一半左右是鐵木真父親的舊部,當鐵木真父親死後就歸順到了扎木合部。




這次重投舊東家,恰恰說明了鐵木真此時的威望和實力是處在上升的階段,也是被大家所公認的。這為他日后的稱汗打下了很好的基礎。相反,這也同時突出了此時扎木合內部已經開始分裂,人心思動的想法在開始蔓延。

在後來變化不定的混亂中,鐵木真慷慨、英武的聲譽越傳越遠,漸漸地有其他部族集合到他的帳前。鐵木真於公元1183年成為蒙古乞顏部的可汗。

他即汗位以後首先做的事,就是克服舊式聯盟那種互不統屬、易於分裂的弱點,建立一套有利於汗權的制度,這使他得到了一支精悍的護衛軍。

這時鐵木真深知憑借此時自己的力量還不是強大王汗的對手,同時也要照顧到仍具有實力的扎木合,避免成為眾矢之的。所以他稱汗之後,立即派使者報告了自己仍然必須依靠的“王汗”。

同時,派人向扎木合通告了他稱汗的情況。盡管扎木合對鐵木真稱汗一事無可奈何,但他不甘心就此失敗,他暗地蓄積力量,準備討伐鐵木真這位昔日的安答。

而此時發生了岱察兒搶掠拙赤答兒馬剌馬群的事件。札木合的弟弟岱察兒在斡列該泉的放牧營地居住。成吉思的家臣拙赤答兒馬剌在撒阿裏川地方駐牧。

這成了糾紛的開端。在遊牧社會,盜馬犯罪常處重罰, 燒了草原判處死刑。

盜竊馬匹須以九倍償還。無力償還者,以其子抵償。無子者象宰羊一樣斬其本人。(伊本‧巴托培所傳法典)即使答兒馬剌追趕掠奪者,將他射殺,奪回馬群,也有引起戰端的充分理由。

另一方面,親弟弟被殺,對鐵木真早就滿懷氣憤的札木合,就採取了公開的敵對行動。

西元1189年,札木合率領十三部即紮答闌部、泰亦赤兀惕、亦乞剌思、兀魯兀惕、那牙勒(那也勒)、魯剌思(巴魯剌)、巴阿鄰、豁羅剌思、〔翁吉剌部〕、〔合答斤部〕、〔撒勒只兀部〕、〔朵兒邊部〕、〔塔塔兒部〕等氏族三萬眾向鐵木真進軍。

鐵木真向妹夫不禿的父親告急。從古列魯克出發也集中了十三翼三萬騎兵會戰於答闌巴勒主惕地方(今蒙古温都爾罕西北)。

這就是著名的十三翼之戰

鐵木真將三萬騎兵分為所十三的部分稱為十三翼。謂"翼"就是庫裏延的漢譯約是"營"的意思。對這次參戰的各翼指揮官的名字、位置、陣勢等拉施德有詳細記載。

根據《秘史》(The Secret History of the Mongols ),這次會戰兇悍的扎木合擊敗鐵木真鐵木真回避於斡難河的哲別捏地方的峽谷地帶。



十三翼之戰勝後扎木合未追擊鐵木真, 而在他回師的時候在鍋裏煮了赤那思氏族族長們的七十個孩子(王子)。又砍下十三翼之一的指揮官捏兒歹族人察合安豁阿的頭顱, 拴在馬尾巴上拖著回師。

但是,扎木合在勝利後顯得過於殘忍,他命令用70口大鍋烹煮戰俘。這種野蠻的暴行激起了同盟者的不滿,加上他不善治軍,內部各部落首領不合,不少人反而前去投奔鐵木真。鐵木真雖然失敗了,可並沒傷元氣,他在失敗後更加注意收攏民心。

在一次圍獵中,他故意將快要到手的野獸驅入泰赤烏部屬照烈氏的獵場,讓他們多獲。照烈氏首領本來就不滿意泰赤烏貴族的欺淩,見鐵木真如此仁義,便率部投奔了鐵木真。沒有多長時間,鐵木真的力量又壯大起來了。

十三翼戰役之後不久,金朝接連發動了對塔塔爾部落的戰爭。塔塔爾部落原先依附於金朝攻打別的部落,但是在金兵進攻呼倫貝爾地區時,塔塔爾人趁機攔奪金兵的羊馬,因而同金朝發生衝突。

西元1196年,金朝派兵攻打塔塔爾部,鐵木真為報世仇,抓住這個有利時機,立即出兵幫助金朝攻打塔塔爾部

結果塔塔爾部大敗而逃,鐵木真借機捕殺其首領,掠走其車馬糧餉,並聲稱是"為父祖報仇"。這次戰爭使塔塔爾部從此一蹶不振。

鐵木真不僅獲取了大量的物資,贏得了好名聲,更重要的是同金朝結成了聯盟,並接受金朝皇帝授予的"諸部統領"的官職。金朝的封賞大大提高了鐵木真的政治權力,從此,他就利用朝廷命官的身份,號令蒙古部落和統轄其他貴族了。

鐵木真的不斷壯大,使他的敵人聯合起來一起對抗他。到了公元1201年,與扎木合結盟的各部也終於意識到鐵木真的日益強大將威脅到他們,於是,扎木合組織了一個真正的部落聯盟,想憑此同鐵木真和王汗聯盟一爭高低。

扎木合組織的這個部落聯盟包括了除投奔鐵木真的部落以外的大多數蒙古部落。該聯盟各部在刊河和額爾古納河匯合處公推扎木合為汗,尊為“古兒汗”。立誓要消滅鐵木真。

緊接著,他們按薩滿教禮儀書舉行宗教儀式並相誓為盟說:“吾等之中,若有私泄機謀,陰懷異志者,將如此頹土斷木般下場!”誓畢,共舉足踏岸,使土崩於河水之中﹔揮刀斬木,使木斷葉落於地。然後即分頭行動,準備合力偷襲鐵木真。

  但他們並未能保守住秘密。他們分頭准備時,豁羅剌思部的一個名叫豁裡歹的人立即去向鐵木真告密。鐵木真立即向王汗求救。王汗一聽有變,即起兵前來同鐵木真會合,鐵木真和王汗的軍馬順利來到赤忽兒忽山、扯克徹兒山和闊亦田之地。這時,扎木合的軍隊溯額爾古納河而上,也抵達了這個地區。

扎木合的聯盟軍隊大敗,扎木合返回其額爾古納河流域營地。扎木合在撤退時毫不猶豫地趁盟軍遭難之機,大肆搶掠這些曾公推他為古兒汗的盟軍。這種失去理智的瘋狂行徑使他失去了最後的支持者,他剛登上不久的汗位也因此而崩潰了。扎木合投奔乃蠻部。

  乃蠻部是扎木合的最後絕唱。鐵木真靠著有序的軍事組織打敗了游牧在阿爾泰山和杭愛山之間的乃蠻部,收拾了各部族散落的殘部。

戰爭後,扎木合再無處可投,之後,被他的5個隨從押送給鐵木真。

鐵木真念他們年少時的友誼,又念扎木合在強大時也沒有謀殺自己,他願與扎木合修好,但扎木合非常有骨氣的拒絕了。

扎木合說:“天下已非汝莫屬,友伴有如我者,於汝又有何益哉?我二人之間,已不可復為友矣,天上無兩個太陽也”。

對於扎木合的死有些說法:

他告訴鐵木真不要讓他流血而死,所以有

1.扎木合裹著毯子被駱駝踏死。

2.扎木合被木棍折背而死。

3.扎木合直接被吊死。

而那5個隨從則被鐵木真作為叛徒斬首。札木合最後雖然敗在鐵木真的手下,不論是蒙古還是中原的歷史對他的評價都非常高。

爾後,鐵木真統一蒙古草原的眾部族。在斡難河(今鄂嫩河)源頭召開大會,並得到了成吉思汗(Чингис хаан,蒙古語意為擁有四海的大汗)的封號,這是蒙古人從未有過的,也是蒙古帝國的開始。

vMongol (2007)網站

(忽必烈):

「去你的啥咚咚中華民族,俺們是蒙古人! 蒙古是俺蒙古人的蒙古~」
[PR]
by cwj36 | 2009-08-31 22:16 | 【蒙古、帖木兒篇】

高麗國抵抗蒙古義勇軍
「別抄」是精鋭部隊的意思



三別抄軍的建立

高麗(公元918年-1392年)因其統治者姓王,故又稱為王氏高麗,是朝鮮半島封建王朝之一。918年後高句麗國弓裔王的部將王建推翻弓裔建立高麗國,定都於自己的家鄉開京(即今開城)。

元明混亂之際,1392年高麗國欲趁機收復原高句麗遼東國土(今中國東北)時,被李氏朝鮮政變篡位所取代。

高麗國自稱繼承高句麗。「高麗」的名稱源於「高句麗」。高麗的英文名「Goryeo」源於高句麗的英文名「Goguryeo」。

歷史上,於西元918年建立的高麗王氏王朝在軍事上實行與中國唐朝初期相似的府兵制。政府將一定田地的使用權授予“良人”(類似自耕農的階級),而“良人”在持有田地使用權時須服兵役,退役則還田。這種“良人”就是充當府兵者,其田地稱“府兵田”。

13世紀初,高麗的兼併土地現象嚴重,國家所佔有的田地數量已不足以維持府兵制,出現了無兵可用的情況。此時國家實權的掌控者崔氏家族臨時招募兵馬,組成“別武班”,也就是後來的“別抄軍”。

後來,別抄軍分為左右兩支,再加上從蒙古逃回的神義軍,合稱“三別抄軍”。

《高麗史節要》對此記載道:

初崔瑀以國中多盜聚勇士、毎夜巡行禁暴、因夜別抄。
及盜起諸道分遣別抄以捕之。其軍甚衆、遂分左右。
又以國人自蒙古逃還者為一部、號神義軍。是為三別抄。
権臣執柄以為爪牙、厚其俸祿。或施私恵。又籍罪人之財而給之。

別抄軍本是高麗權臣崔瑀的私兵軍團。

三別抄軍抗元

1231年8月,蒙古藉口使節被殺,派大軍渡鴨綠江侵入朝鮮。兵鋒所至,廬舍為墟,殺掠人民,不可勝計。當時,府兵制已破壞,國家無可用之兵,若有急需則臨時募兵,稱別武班,後稱別抄軍。

許多地方的農民、奴婢,自動組織起來,請纓殺敵。龜城軍民堅守城池4個月,擊退蒙古軍的6次進攻。

1231年蒙古入侵高麗以來,高麗的實際統治者崔瑀挾王室與蒙古軍進行周旋。但由於蒙古的力量強大,最終崔氏家族的崔瑀向敵人乞和,並遷都至江華島

1258年,崔氏政權被推翻,“復政于王”,但由於當時的農民運動激烈,王室也害怕人民,準備投降蒙古,從江華島還都開京。並解散守備江華島的三別抄軍(左別抄、右別抄和神義軍)。

守備江華島的三別抄軍,抵制王室的投降活動,毅然舉行起義。起義軍主力南下珍島(今全羅南道),繼續抗敵,受到各地人民的熱情支持。

史書記載:“三別抄反,據珍島,勢甚熾,州郡望風迎降,或往珍島謁見。”聯合西南各地農民義軍,據險抗戰。

他們控制了南海一帶,給蒙古侵略者以沉重打擊,並且破壞了蒙古企圖利用南海作為侵略日本前沿根據地的計畫。高麗王室無恥地顧民族利益,聯合蒙古軍鎮壓自己的人民。

珍島三別抄軍首領、裴仲孫,原乃高麗權臣、原三別抄首領林衍之部屬。高麗遷都江華島後,1270年(至元五年)夏,蒙古為攻打日本或南宋而強迫高麗建造四千石的海船一千艘。

蒙古的橫蠻與高麗王室對敵人的恭順引起高麗朝野的極大不滿。高麗三別抄軍首領裴仲孫等擁立王植庶族王溫為國王。

1271年年初,蒙古高麗安撫阿海等抄略珍島,進而圍困珍島,蒙古軍跟三別抄軍戰鬥時曾用新發明的火炮襲擊敵軍,在珍島展開的10天戰鬥中三別抄軍陷入危機,他們曾作宮殿用的龍藏寺大伽藍被燒為灰燼。

後來,王溫被俘當場砍下頭顱,裴仲孫在戰鬥中死於南道要塞。

珍島陷落後,三別抄將領金通精率領餘部退往耽羅(濟州島)。金通精率領殘余部隊,前來濟州與李文京部隊會合,在缸坡頭里建筑土城,繼續對抗蒙古的入侵。

內城是外圍約700米的方形石城,外城則是利用山坡、溪流等地勢建筑的外圍15里的土城,東西南北各有城門。

直到1273年4月,高麗蒙古聯軍攻陷土城,耽羅陷落,金通精等被擒殺。歷時3年的高麗三別抄義軍英勇抗戰終於失敗。


高麗內部對蒙古的入侵存在兩派。文派反對與蒙古交戰,而以崔氏家族為首的武派則堅持繼續抗蒙。1258年崔氏政權首領被文派殺害後,蒙古與高麗達成和平協議,同意保留高麗的國家主權和傳統文化,高麗首都則遷回開城。

蒙古忽必烈即位後,高麗成為其藩屬,1280年,蒙元為攻打日本在高麗建立征東行省

在王京(今朝鮮開城)設達魯花赤管理征東事務及監管高麗國政;高麗忠烈王王椹後成為第一個在元朝機構里兼任達魯花赤的高麗國王。

高麗君主從忠烈王開始娶蒙古公主為妻,高麗君主繼承人按照約定,必須在元大都以蒙古人的方式長大成人後,方可回高麗。

(忽必烈):「朝鮮不屬於中國,倒是中國自古屬於蒙古啦!lol」
[PR]
by cwj36 | 2009-08-29 10:33 | 【朝鮮Total War】

皇太極入侵李氏朝鮮
朝鲜李淏「三田渡屈辱」
反清復明計劃


李氏朝鮮(諺文:이씨조선,朝鮮漢字:李氏朝鮮,1392年-1910年),國號為朝鮮國,是朝鮮半島歷史上的一個封建國家。君主的本貫是在高麗王國發動政變的太祖李成桂之全州李氏。

朝鮮國曆經27代君主共5百餘年,其國土大體上相當於現今朝鮮與韓國的總和,北方以鴨綠江和圖們江與中國為界。

1619年,明朝討伐後金的努爾哈赤,朝鮮王朝也發兵1萬3千人協助。

結果明朝在薩爾滸戰敗,朝鮮軍主帥姜弘立向後金投降。

此後,奉行現實主義朝鮮君主光海君畏懼後金的實力,對於明朝和後金兩者之間持中立的外交政策。

1623年,由於光海君殺害親兄弟臨海君永昌大君,又廢除仁穆大妃,引起朝野不滿,本來失勢的西人黨發動政變,推翻光海君另立仁祖李倧(조선 인조)為王,史稱「仁祖反正」。

西人派上臺後,奉行反後金親明的政策,停止了與後金的貿易。

同時,明朝的將領毛文龍以朝鮮的鐵山城為根據地,不斷襲擊後金,這又給後金入侵朝鮮一個藉口。

1624年,朝鮮將軍李适發動叛亂,推翻仁祖,擁立興安君李瑅為王。不久被仁祖鎮壓,李适被殺。

李适的支持者韓潤鄭梅等逃往後金,勸說努爾哈赤討伐朝鮮。

努爾哈赤也做好了進攻朝鮮的準備。但因代善的反對,努爾哈赤暫時取消了這一計畫。

1626年9月30日努爾哈赤病逝。第八子愛新覺羅·皇太極繼承汗位。

丁卯胡亂 (정묘호란)

1627年,後金皇太極以朝鮮「助南朝兵馬侵伐我國」、「窩藏毛文龍」、「招我逃民偷我地方」、「先汗歸天……無一人吊賀」四項罪名,對朝鮮宣戰。

派遣阿敏濟爾哈朗阿濟格岳託碩託等將,領3萬人,以姜弘立韓潤鄭梅等為先導,大舉入侵朝鮮。

此時朝鮮剛剛經歷壬辰倭亂,尚未恢復國力。後金先攻陷安州,節度使南以興自焚死,明朝的援兵都司王三桂陣亡。

後金隨後攻破了義州、郭山、淩漢、山城等地,平壤、黃州守軍不戰而潰。後金騎兵直抵中和,向毛文龍部發起攻擊,毛文龍戰敗,退往皮島(今朝鮮椵島)。

阿敏認為皮島隔海相望,沒有水師,無法進攻,而義州則被後金輕易攻取,說明朝鮮防禦力量很弱,足以取勝。

因此,後金把進攻目標轉為朝。

阿敏率領大軍南下,一面放兵四掠,一面以待朝鮮請和。

李倧得到後金大軍南下、定州失守的消息,驚恐萬狀,將後妃送到江華島避難。阿敏部將乘勝前進,先後攻佔安州、平壤,至中和乃停止前進,駐營安紮。

此時李倧也已逃往江華島,並命使臣到後金營中投書求和。

雙方經過一個多月的談判,

此時,皇太極擔憂明朝會趁機襲擊後金,主動向朝鮮提出議和。

朝鮮立即表示願意談判。不久,雙方在江華島達成協定:

1.後金為兄國、朝鮮為弟國,雙方訂立兄弟國的盟約。
2.朝鮮停止使用明朝天啓年號。
3.朝鮮遣王子李玖赴後金為人質。
4.後金、朝鮮互不侵犯對方的領土。

3月初3,李倧率領群臣和後金代表南木太等八大臣在江華島焚書盟誓。

雖然阿敏在盟誓上署名了,但是對朝鮮誓文不滿意,便令八旗將士分兵擄掠三日,使朝鮮京畿道海邊一帶“盡成空壤”。

隨後後金撤軍到平壤,奉皇太極命令不再後撤,揚言“大同江以西,不可復還”,又逼迫朝鮮簽訂了平壤誓約,在中江、會寧開市、索還後金逃人、追增貢物。

這次入侵,在朝鮮歷史上被稱為“丁卯胡亂”。

丁卯胡亂之後,後金和朝鮮的兄弟關係並不和睦。後金軍一退,朝鮮馬上向明朝“疏奏被兵情節”。

崇禎帝在答詔中對朝鮮被迫與後金媾和的行為表示諒解,同時表彰朝鮮「君臣大義,皎然日星」。

1629年,毛文龍部有貪功,冒餉、不肯受節制,難以調遣等問題,又與皇太極「通敵書信」。

袁崇煥派遣官員至皮島管理兵餉核查銀錢帳用,而遭到毛文龍抵制,因此招致袁崇煥更決意誅殺毛文龍

袁崇煥宣佈「十二大罪狀」,設酒宴誘殺桀驁不馴的毛文龍,為朝鮮除去一害,朝鮮致書袁崇煥表示感謝。

在「仁祖實錄」記載:「毛文龍參將曲承恩,率兵千餘,自椵島向理山等地,侵略居民,江邊一帶騷然」,原來毛文龍除了抗後金,平時沒事時也搶劫朝鮮人財物,又向李朝無度索求錢糧也是朝鮮的沈重負擔,被視為一大禍害。

而朝鮮在與後金的交往中,朝鮮又多次表現出厭惡、不情願的情緒。

邊境開市,被朝鮮以邊地殘破、百姓乏食為由一再拖延,定期交納的貢物,朝鮮也找一切機會削減其數額。

明朝孔有德自山東叛逃後金,皇太極命朝鮮助以糧餉,朝鮮非但拒絕,而且還幫助明朝追殺。

皇太極一度對明朝採取和平攻勢,要朝鮮從中調停,朝鮮看出後金求和之意不誠,加以辭拒雙方關係日益僵化。

在儒家思想的影響下,不少朝鮮大臣認為明朝助朝鮮擊退日軍,朝鮮理當與明朝交好抗擊後金。

因此朝鮮拒絕廢除明朝年號,並依舊保持與明朝的關係。

這為後來1636年後金的再次入侵「丙子胡亂」埋下了伏筆。

e0040579_1393911.jpg


丙子胡亂 (병자호란)

1636年丙子,皇太極正式由汗改稱皇帝,改國號大清,族名滿洲。他事先將此事通報朝鮮,希望朝鮮參與勸進。

朝鮮聞訊大嘩,積累近10年的憎惡、羞辱情緒一併迸發。朝鮮臣僚紛紛痛切陳詞,“使彼虜得知我國之所秉守,不可以幹紀亂常之事有所犯焉。則雖以國斃,可以有辭於天下後世也”。

在一片慷慨激昂的氣氛下,仁祖拒不接見後金使團,不接受其來書。

後金使團憤然離開漢城,沿途百姓“觀者塞路,頑童或擲瓦礫以辱之”。

該年四月,皇太極在瀋陽正式舉行稱帝大典,朝鮮使臣羅德憲李廓拒不下拜。皇太極非常氣憤,認為這是朝鮮國王有意構怨,決定舉兵再征朝鮮。

該年12月2日,皇太極親自統帥十萬大軍親征朝鮮。

清軍渡江後,揚野戰之長,舍堅城而不攻,長驅而南,僅僅十二天便抵達王京城下。

京畿之內“上下惶惶,罔知所為,都城士大夫,扶老攜幼,哭聲載路”。

仁祖李倧再次將王妃、王子和大臣妻子送往江華島避難,自己則率領文武百官退守南漢山城等待各路勤王軍的到來,同時派出崔鳴吉等人赴清營談判,拖延時間。

皇太極見朝鮮君臣求和之切,毫無鬥志,乃對其迫降,下令清軍包圍南漢山城,伐木列柵,繞城駐守,山城內糧草斷絕,不得不殺馬充饑。各路勤王軍隊也被清軍擊敗,朝鮮君臣只有坐困孤城。

見朝鮮方面還在糾纏於出城投降的細節,不耐煩的皇太極下令用火炮攻城,同時清軍又攻佔了江華島,俘虜王妃、王子、宗室76人,消息傳來,見大勢已去,李倧只好求和。 此役為朝鮮歷史上著名的“丙子胡亂”。

清軍據估計俘虜50萬人進入滿州當奴隸。

三田渡盟約

1637年正月30日,歷經45日的抗戦之後李倧率領群臣出南漢山城,徒步前往漢江東岸的三田渡清營拜見皇太極,以極屈辱之伏地「三跪九叩頭」之禮向皇太極請罪。

在三田渡地建立「大清皇帝功徳碑」。

皇太極降旨赦之。雙方築壇盟誓,朝鮮去明年號,繳納明朝所賜誥命敕印,奉清朝正朔,定時貢獻,並送質子二人。

此外,朝鮮朝廷中主戰最堅決的洪翼漢尹集吳達濟三人被清軍索要,在瀋陽就義,號稱“三學士”。

丙子虜亂之後,朝鮮成為清朝的附屬國。

具有高度發達的儒家文明、以「小中華」自居的朝鮮淪為落後的山林狩獵民族建立起來清朝的藩屬國,在當時的朝鮮是令君臣黎民都痛心疾首的事情,丙子虜亂對朝鮮社會、文化的衝擊非常大。

國王和兩班的權威一落千丈。

清朝的征索也加重了朝鮮的負擔。經濟掠奪、政治欺壓、文化差異,使得終朝鮮之世,思明反清的情緒一直都是社會思潮的主流。

朝鮮李朝孝宗忠宣大王李淏,早年跟他哥哥朝鮮昭顯世子李澄一起,曾經被入侵朝鮮的皇太極擄到盛京當了很久的人質。

1644年,明朝滅亡,清朝入關,定鼎中原。

11月9日,清朝攝政王多爾袞在北京紫禁城武英殿召見作爲人質的昭顯世子李澄(李淏的哥哥,當時的朝鮮王儲)和鳳林大君(李淏),說“未得北京以前,兩國不無疑阻。

今則大事已定,彼此一以誠信相孚。且世子以東國儲君,不可久居於此,今宜永還本國。鳳林大君則姑留與麟坪大君相替往來……”。同時,清朝還宣佈減少朝鮮的歲貢幣物。

1645年3月,久居滿清做人質的昭顯世子返回漢城,隨行清使勒令朝鮮仁祖李倧出城迎接“天使”到來。忠於明朝的朝鮮兩班朝臣士大夫對此心生忌恨。

5月21日,昭顯世子李澄被宮人在餌餅中下毒,暴斃於昌德宮中。李倧雖心知肚明,但是諱言此事,怕多爾袞深究,向清朝上報“世子病亡”。

6月7日,被多爾袞釋放的鳳林大君李淏(조선 효종)回到漢城。

昭顯世子在清廷爲質近十年,曆盡艱險,親眼目睹了明亡清興這段波瀾壯闊的歷史,積累了處理朝清關係的豐富經驗。

多爾袞對其逝世“深爲驚悼”。

雖對其暴斃覺得可疑,但是在朝鮮使臣衆口一詞的“確係病殪”的說辭下,也不得不信。1645年11月14日,清朝冊封李淏爲朝鮮世子。

明朝滅亡後,李朝王室一直進行各種追思活動。仁祖不忘宮中焚香望闕之禮。

朝鮮李朝視清朝爲犬羊夷狄,私下稱清帝爲「胡皇」,稱清使爲「虜使」。除對清朝的公文賀表之外,一切內部公文,包括王陵、宗廟、文廟祭享祝文,仍用崇禎年號。朝鮮《仁祖莊穆大王實錄》,在明亡前用崇禎年號,在明亡後用干支紀年和國王在位年號。

至於私人著述,直到清末,仍有人書寫崇禎年號,以至竟然有“崇禎二百六十五年”的紀年。歷代封建統治者和儒家最看重的“正朔”問題,朝鮮就是這樣處理的。

聯合臺灣、日本、俄羅斯、南明攻打清國計劃

時朝鮮君臣認為,「我朝三百年來,服事大明,其情其義,固不暇言。而神宗皇帝再造之恩,自開闢以來,亦未聞於載籍者。宣祖大王所謂義則君臣,恩猶父子,實是真誠痛切語也。」

李朝孝宗李淏則以雪其父親向皇太極「三跪九叩頭」之恥與光復大明天下為己任,倡議北伐。

他對大臣說:「群臣皆欲予勿治兵,而予固不聽者,天時人事,不知何日是好機會來時。故欲養精兵十萬,愛恤如子,皆為敢死之卒,然後待其有釁,出其不意,直抵關外,則中原義士豪傑,豈無回應者! 」

李朝君臣確信「胡人無百年之運」的儒家格言,將地震、彗星等自然災害視爲清朝滅亡的徵兆,對南明政權、吳三桂和三藩分裂勢力、臺灣鄭成功、準噶爾蒙古等反清勢力寄以厚望,準備派使臣渡海聯絡,策劃夾擊清朝。

臺灣鄭氏多次請日本聯合出師伐清復明,朝鮮對日鄭聯合樂觀其成,甚至建議「假道朝鮮,出送援兵」(《仁祖大王實錄》二十四年十二月甲午)。

李淏的兒子顯宗李棩和孫子肅宗李焞,對聯日伐清之事也很積極。

1650年,李淏向清廷奏報「日本近以密書示通事,情形可畏,請築城訓練爲守禦計」,企圖以防禦日本爲由擴軍買清國火銃砲備戰。還越過黑龍江欲聯合俄羅斯派兵南下參與討伐清朝。

清朝警覺到朝鮮、日本、臺灣、南明、俄羅斯聯手組成軍事同盟的危險,於是派遣密使前往朝鮮核實情況。

結果查明朝鮮與日本竟素來和睦(對日朝鮮通信使),奏摺不實,順治皇帝下詔斥責朝鮮國王李淏,罷其用事大臣。這就是朝鮮歷史上有名的“六使詰責”事件。

1659年己亥5月4日,孝宗大王李淏去世於昌德宮之大造殿,在位10年,終年41。清朝賜諡號為忠宣。

朝鮮自仁祖之後不用清國所賜諡號,自上諡號為宣文章武神聖顯仁。

1683年,清朝入侵臺灣東寧王國,南明殘存勢力滅亡,影響滿清、朝鮮、日本關係的不確定因素消失。作為實際行動綱領的朝鮮北伐計畫,壽終正寢。

1704年甲申,明朝滅亡六十周年,李朝肅宗自宜春門詣禁苑壇,乙太牢祭祀崇禎皇帝。又命漢城府在後苑春塘台設“大報壇”,祭祀神宗皇帝。“大報”出於《禮記》郊特牲,是郊天之義,而兼有報德之意。

1749年(乾隆十四年)又以明朝太祖、神宗(萬曆)、毅宗(崇禎)並享大報壇,並於三帝即位、忌辰日行望拜禮。這種祭祀活動每年進行,直到李朝末年。
(網整)
[PR]
by cwj36 | 2009-08-28 23:18 | 【朝鮮Total War】

赫爾曼-莫里斯

(施工中)

18世紀影響法軍軍事思想的書-Reveries on the Art of War《戰爭藝術的夢想》

Maurice comte de Saxe

18世紀有法國「軍事先知者」之稱的薩克森人赫爾曼-莫里斯是波蘭國王奧古斯特二世和情婦奧羅拉·柯尼希斯馬克(Aurora Königsmarck)的私生子。德裔法國籍將軍。

12歲開始在薩克森的歐根親王底下服役。13歲授步兵上尉。17歲時就已指揮自己的騎頭團並以要求總戰同名。1719年轉入法軍,任上校團長。

在1711年赫爾曼-莫里斯被封為薩克森伯爵。他在法國服役期間(1719)指揮一支德意志軍團,並對軍事訓練尤其是火槍訓練進行了改進。他在法國軍隊參戰的波蘭王位繼承戰爭中表現優於異母兄弟奧古斯特三世,並在1734年被封為將軍。受到法王路易十五信任與賞識。

他在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中成功地領導了法國軍隊占領了布拉格(1741)並入侵奧屬尼德蘭。在那裡,他贏得了豐特努瓦戰役(Battle of Fontenoy 1745)的勝利,占領了布魯塞爾和安特衛普(1746)。

1745年擢升法國元帥,並任駐荷蘭法軍總司令。1747年成功地領導了對荷蘭的入侵。 晉陞大元帥。

從1725年到1749年退役,薩克森一直夢想並追求擁有自己的王國,但直到1750年11月去世,這一夢想也未實現。其所著的 Reveries on the Art of War《戰爭藝術的夢想》(法文Mes Rêveries翻譯為《我的沉思》)是18世紀的重要軍事理論著作。

1696年に生まれたサックスは晩年に病床で自らの軍事的経験をまとめるために執筆活動を進めており、1750年の彼の死後に遺稿を元に出版された。

本書ではサックスの軍事思想が説明されている。サックスが本書で扱っている論点は戦争に関する作戦や軍制など多岐に渡っている。そもそも戦争は科学では捉えきれないものであり、人間の心に根ざした複雑さを持つ。したがって本書でサックスは体系的な理論を展開せず、当時の通説となっていた戦争の原則に対する反論を述べ、自らの観察に基づいた軍事的事実を指摘している。

本書の主要な論点の一つに徴兵制の問題がある。部隊を創設する場合には政府によって定められた義務兵役で召集した兵員を使用することの有用性をサックスは主張している。

この主張には国防の主体を市民に担わせる政治的意義だけでなく、予備兵力を恒常的に確保することを可能にする軍事的意義もあった。こうして獲得した兵力に与えるべき軍事教育についてはサックスは脚力を重要視している。

ここでの脚力とは戦闘における機動能力であり、サックスは戦闘力の中核は装備ではなく脚力であると考えていた。したがって機動を円滑に進めるために作戦において兵力は過剰な集中による大規模化を避けるべきであり、分割して迅速に運用するべきだという見解を示していた。

これを具体的に実施するためには軍楽隊によって行軍中の部隊の歩調を統制し、さらに戦闘では1個大隊を横隊で一斉に前進させるのではなく、2個大隊が交互に射撃と前進を交替する。

サックスは自らの経験を踏まえて火力戦闘と白兵戦闘の優劣を巡る議論では白兵戦闘を支持しており、攻撃前進では一度の射撃の後に射撃を交えながらの白兵突撃を行うことが効率的であると論じている。

しかし戦争でのあらゆる出来事は本質的には人間の心理に由来するものであるため、指揮官は知性だけでなく果断と健康を兼ね備えてい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指揮官は状況を判断して理性的な決断に基づいた簡潔な命令を発令し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このような指揮官の才能は軍事教育の成果ではなく天性のものであるとサックスは述べている。
[PR]
by cwj36 | 2009-08-22 19:00 | -Empire時代-




人生的光榮,不在永不失敗,而在能夠屢敗屢戰。---(法)拿破崙



拿破崙稱帝時(法蘭西第一帝國),他不喜歡《馬賽曲》歌詞內容,因為馬賽曲的歌詞內容充斥著反帝制反封建的文字描述,當然不適宜作為帝國的國歌,所以他下令將法國國歌改為「啟程之歌」(Chant du Depart 英文:Song of the Departure)。
この歌は共和派の兵士達から「マルセイエーズの兄弟」と称された。
等到法國成立第二共和之後,馬賽曲才再次正式成為法國的國歌。


[PR]
by cwj36 | 2009-08-21 19:02 | 【拿破崙Total War】

西班牙1808年5月2日起義

1808/5/2馬德里大起義
西班牙反法併吞序曲
Guerra de la Independencia Española
獨立戰爭




拿破崙訓示錄:「歐洲至庇里牛斯山為止。」意思是說山的那一邊--即西班牙與葡萄牙不屬於歐洲文明的範圍。西班牙與葡萄牙是懦弱愚民之國。

拿破崙因大陸封鎖政策為懲罰葡萄牙港口仍與英國往來,本出兵借道西班牙想消滅葡萄牙。後來拿破崙乾脆想吃掉伊比利半島。

波旁王朝的西班牙國王卡洛斯四世(Carlos IV)目光短淺、聽信佞臣的庸人。由於他的一系列錯誤決策,使西班牙遭到巨大危機。

西班牙被迫於1796年8月18日與法國結盟,結果成為拿破崙反對英國的工具,在與英國的戰爭中受到更大的損失。1805年,西班牙海軍在特拉法爾加海戰中被納爾遜率領的英國海軍全殲。

1807年拿破崙入侵西班牙,使西班牙國王卡洛斯四世實際成為傀儡。

1808年2月迪埃梅斯率軍進入西班牙並佔領卡塔盧尼亞,不久拿破崙的妹婿繆拉以副帥身份指揮西班牙方面軍。3月9日拿破崙命令外長康佩尼轉告西班牙,法軍將進入馬德里假道卡地茲去圍攻英軍控制的直布羅陀。

3月24日繆拉率蒙塞、杜邦進入馬德里,拿破崙則在巴約納親自指揮。此時在西班牙的法軍已達11萬人。

卡洛斯四世、王后及寵臣戈多伊早已被來勢洶洶的法軍嚇壞了,急忙逃出首都,但在阿蘭瑞茲被憤怒的人民攔住,還把戈多伊毒打一頓並關起來,國王為了保命而宣佈讓位給斐迪南七世(Fernando VII)。

但繆拉進入首都後,卡洛斯四世又反悔了,他辯稱退位是在違反自己的意志下進行的,於是拿破崙以調停父子矛盾為由邀請西班牙王族到巴約納。

1808年4月30日一干人等都到了巴約納,父子倆一見面就激烈爭吵,拿破崙當他們父子是笨蛋,正當全體成員聽候拿破崙裁決時,拿破崙突然宣佈父子倆都必須放棄王位,並將他們及王室成員抽離西班牙,送到法國去監管。

拿破崙以為不費一兵一卒便得到伊比利半島,正當他自鳴得意時,一場風起雲湧的人民武裝游擊戰迅猛地掀起-稱之為「半島戰爭」(西班牙稱其為「獨立戰爭」,葡萄牙稱其為「法國入侵」,而在西班牙加泰羅尼亞地區的人則稱之為「法國戰爭」)。

1808年5月2日 西班牙馬德里居民起義反抗法國皇帝拿破崙佔領。



(1808年5月2日法國馬穆魯克騎兵攻擊)


拿破崙並不把西班牙人民起義放在眼裡,拿破崙甚至輕蔑地稱他們為不堪一擊「流氓」。



沒想到拿破崙認為不堪一擊的西班牙人竟於1808年5月2日在馬德里集體抗法起義,連女人也站起來反抗。法國軍隊與馬穆魯克騎兵開始鎮壓馬德里民眾。



(the defenders of Monteleón take their last stand)


馬德里軍民可歌可泣的奮勇反抗,展開慘烈的巷戰。

尤其駐守蒙地利昂(Monteleón)火砲營房的西班牙指揮砲兵殊死反抗的佩德羅(Pedro Velarde y Santillán)隊長與德魯斯( Luís Daoíz de Torres)率領37名士兵擊斃入侵百名法軍被視被為西班牙民族英雄,

當日28歲的佩德羅隊長於當日與所屬部下全數戰死 於蒙地利昂火砲營房門口。



(1808年5月3日的槍殺-西班牙畫家弗朗西斯科·哥雅作品。此作品現存於馬德里的普拉多博物館。)

1808年5月3日(The Third of May 1808)法軍展開報復式的射殺,數百名馬德里公民被公開屠殺,類似的屠殺報復也在西班牙其他城市繼續了好幾天。

馬德里起義被強力平息後,5月5日拿破崙任命新「特首」去掌管西班牙,拿破崙的老哥約瑟夫·波拿巴為西班牙國王。

西班牙的「半島戰爭」將牽制30萬法軍於西班牙游擊戰﹙英文游擊戰:guerrilla的來源)泥濘無法調動至主戰場普魯士前線,導致「反法聯盟」形成,導致法皇拿破崙第一次下台重要原因。(網整)

e0040579_2153339.gif:「當一個國家的上層開始淪為他國之傀儡~人民苦難將至!臺灣人引以為鑒!」..........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9-08-21 01:47 | -拿破崙時代-

米歇爾 內伊 TOTAL WAR

Michel Ney 鋼鐵鑄成的漢子
拿破崙將相勇 首推 內伊龍騎兵團
最勇敢的紅臉鬥士可能患「精神受創後壓迫症」
搞砸了滑鐵盧戰役



e0040579_10422563.gif米歇爾 內伊(Michel Ney)是拿破崙手下最著名的元帥之一,被稱為Le Rougeaud(「red faced」或「ruddy」紅臉子)和le Brave des Braves(「the bravest of the brave」勇士中的勇士),驍勇善戰的傳奇式英雄。出身於手工業工人家庭。

內伊在早年是一位理想的軍長和後方保衛專家。

他難以置信的勇敢無畏贏得了其士兵的愛戴,自然,敵人對他十分畏懼。作為指揮官,他主動性很強,但過於鹵莽和衝動。內伊曾被批評「他在馬上是半神,不過,如果下來馬完全是孩子

他在最後幾年的表現無疑受到了俄國戰役痛苦經歷的影響,再加上他並不適合擔任軍長以上的指揮位置,因而犯了許多錯誤。

滑鐵盧的失敗儘管不是他的全部責任,但也負有重要責任。

內伊1769年1月10日出生於阿爾薩斯的薩爾路易士,其父是一名啤酒桶修理廠主。從小開始學習修理啤酒桶,但他對此不感興趣,於1787年12月參加了第五騎兵團。

事實證明,內伊是一位優秀的騎手、勇敢的劍客。他的優點很快受到上司的重視,並得到迅速提拔。

1792年被任命為瓦爾密軍的中尉。後隨北方軍團參加1792年的耶拿佩斯之戰。1792年10月-1793年7月,任克蘭德將軍的副官,1794年4月12日升為上尉。

1794年轉入薩布裏-埃特-梅塞軍團,在美因茨包圍戰中肩部受傷。

由於他作戰異常勇敢,1796年8月15日,27歲的內伊被執政官授予準將軍銜,但他不願意接受。1797年4月19日在吉爾赫堡之戰中取勝,但第二天被奧地利軍隊俘虜。兩個星期後,霍克將軍通過交換讓他回到軍隊。

1799年3月內伊升為少將,此次他再次試圖拒絕。1799年5月4日轉入馬塞納將軍的多瑙河-瑞士軍團,指揮輕騎兵。

5月27日在溫特瑟爾之戰中內伊三次負傷,一次傷腿,一次傷腳,一次傷手。後轉入莫羅將軍的萊茵軍團。1800年12月在霍恩林登戰役中大顯身手。

1802年1月1日,內伊得到拿破崙的器重,擔任全法國騎兵總督察長。9月任駐瑞士軍隊總司令兼大使,以應付可能發生的叛亂;返回法國後,任駐坎佩尼-蒙特利爾軍團司令,表面上是防止英國的入侵,實際上負責訓練作為法國精銳的30000名"大軍"士兵。

1804年5月19日,35歲的內伊被授予帝國元帥稱號。1805年8月,作為第六軍(21000人)軍長參加第二次法奧戰爭,負責在多瑙河北岸包圍烏爾姆的奧軍。

但是代理大軍團指揮的繆拉元帥愚蠢的讓內伊軍渡河至南岸,使包圍圈出現了一個缺口,有20000奧軍乘機突圍。

幸虧內伊在北岸留下了部分軍隊,在亞貝克阻擊突圍奧軍,俘虜3000人。由於被這場阻擊戰拖延,突圍奧軍被追擊的法國騎兵追上,遭到毀滅性打擊。

第二天10月14日,內伊奉命攻佔烏爾姆東北6英里處埃爾欣根村和附近的多瑙河大橋,這也是由於繆拉那愚蠢的命令而被奧軍控制的唯一退路,15000名奧軍配備40門大炮據守於此,而一個6000人的奧軍師已經由此突圍。

內伊不孚眾望,以無比的英勇拿下了這個據點,俘虜3000人,繳獲20門大炮,殘敵退回烏爾姆。至此,烏爾姆被圍得水泄不通。10月20日,烏爾姆奧軍全部投降。

接著率20000人在阿爾卑斯山阻擊查理大公約翰大公率領的從義大利返回救援維也納的奧軍主力80000餘人,迫使其只得繞道由匈牙利撤回奧地利,而在途中又被馬塞納元帥的義大利軍團截擊,這支大軍終於未能趕上奧斯特裏茨戰役,從而保證了法軍贏得這場關鍵性的大會戰。

11月攻佔因斯布魯克。1806年內伊仍作為第六軍軍長參加法普戰爭,10月14日參加耶拿戰役,本來奉命在第四軍右翼展開,但當他發現第五軍的左翼空虛時,便像往常一樣帶著3000精兵不顧一切地迅速衝到那裏,佔領了關鍵性的海雷根村,打亂了霍恩洛厄親王的反擊計畫,但也使自己陷入重圍。

迫使還沒有作好決戰準備的拿破崙用僅有的兩個騎兵團預備隊來援救他,第五軍也從正面攻擊策應,經過反復爭奪,內伊終於站穩了陣腳。

這時,繆拉元帥的騎兵軍和內伊第六軍的主力趕來,在數量上佔優勢的法軍終於取勝。此後在追擊被打敗的敵人途中,內伊佔領了埃爾富特,並迫使馬格德堡要塞投降。

1806年12月,拿破崙本來準備休整和補充部隊,來年春季再戰,可是內伊的鹵莽行動破壞了這個計畫:由於第六軍駐地人煙稀少,難以滿足軍隊就地補給的需要,內伊擅作主張,派出一支部隊突襲北面較為富饒的地區以奪取給養,結果給俄軍造成錯覺,以為法軍開始進攻,俄軍隨即全面反擊,將第六軍擊敗,直到第一軍來援,才遏制了俄軍的攻勢。

拿破崙只得放棄休整計畫,在冬季惡劣的天氣中繼續向俄軍進攻。

在1807年2月8日的艾勞戰役中,內伊的第六軍擔任警戒,監視敵人右翼的普魯士軍隊。從3月-5月,他堅守古特施塔特一線,頂住了五倍於己的奧軍的強大攻勢。在6月14日的弗裏德蘭戰役中,內伊擔任右翼。

當接到拿破崙的命令:「跑步前進!迅速拿下該城並控制城後的橋樑!」後,猛將內伊於下午5時15分以難以置信的兇猛發起了強攻。

e0040579_10522238.jpg據當時參戰的一個副官稱,內伊此時表現得「像是戰神的化身」。

第六軍以弗裏德蘭鎮中教堂的尖頂為目標,勇猛地衝向敵人,把驚慌失措的俄軍擠壓到了三面環水的口袋裏,雖然俄軍困獸猶鬥,逐街逐屋地死拼,但法軍更勝一籌,最終取得完勝。

1808年6月6日,內伊被封為埃爾欣根公爵。9月,內伊率第六軍隨皇帝遠征西班牙,並取得了一系列作戰的勝利。

1810年在馬塞納元帥手下轉戰葡萄牙,1811年3月撤退中,奉命斷後,但因和馬塞納不和,一路爭吵不休,結果被免去軍長之職,奉調回國。返回法國後指揮包羅格尼守軍。1812年入侵俄羅斯期間,任第三軍軍長。

8月2日在克拉斯尼之戰中遭到俄軍襲擊受傷,但仍然忍著傷痛參加了8月18日的斯摩棱斯克之戰。19日,內伊在瓦盧迪諾發現俄軍主力,一面報告拿破崙,一面進攻敵人,俄軍在其英勇的猛攻之下遭到重創。

但由於俄軍增援部隊不斷趕到,內伊軍久攻仍未攻下陣地;而負責包抄俄軍的朱諾將軍又指揮不力,貽誤了戰機,致使俄軍主力脫逃,法軍功虧一簣。

在9月7日的博羅季諾戰役中,他和達武元帥一起指揮中央部隊,經過幾個小時的強攻,終於依靠數量上的優勢攻佔了俄軍的中央陣地。

從莫斯科後撤(10月19-11月29日)期間,擔任後衛,不斷與俄軍作戰,以其巨大的勇氣和卓越的戰術技巧贏得崇高的聲望,並獲「最勇敢的紅臉鬥士」的綽號。

在11月16-17日的拉徹沃之戰,內伊的6000後衛被俄軍主力包圍,只能孤軍奮戰,他們被逼到第聶伯河邊,內伊不顧一切地指揮部隊強渡,由於冰層不厚,很多人掉進河裏淹死或凍死,大炮也丟了一半,最後率800人突圍。

在11月26-28日的別列津納河之戰中,33000名法軍遭到64000名俄軍的進攻,內伊和烏迪諾元帥在右岸拼命抵抗奇恰戈夫海軍上將的進攻,力保橋頭堡不失,斷後護衛拿破崙和殘軍逃走。




勇士中的勇士(le Brave des Braves)-內伊血戰斷後


內伊是最後一位離開俄羅斯的法國人。由於他在俄羅斯的功績,1813年3月25日,被封為德,拉,莫斯科瓦親王。

1813年5月2日,內伊作為第三軍軍長參加呂岑之戰。上午11時,在遭到俄普聯軍64000人的突然進攻後,奉命不惜一切代價堅守陣地,牽制住敵人。

整個下午,戰鬥異常激烈,雙方都傷亡慘重,但第三軍還頑強地守在陣地上,內伊還親率騎兵發起了幾次有力的衝擊。

當時在聯軍中的英國卡斯卡特勳爵描述說,法軍顯然下了決心,要固守那些村莊,因此形成一個據點多次得而復失,雙方都付出極大代價的局面。

下午5時30分左右,援軍終於趕來,法軍贏得了最後勝利。5月20-21日的包岑之戰中,奉命指揮左翼軍團,包括二、三、五、七軍和兩個騎兵師,共85000人。

由於內伊行動遲緩,再加上有兩個軍(二、七軍)戰前被皇帝調去攻擊柏林,以致未能完成對普軍的包圍。此戰也暴露了內伊缺乏戰略眼光的缺點。

8月,由於吃了敗仗的第十二軍軍長烏迪諾元帥要求辭職,皇帝派內伊接替,並命其完成攻克柏林的任務。事實證明這是一場悲劇。

9月6日,內伊軍團在鄧尼維茨村與普軍遭遇,他的戰術部署比烏迪諾還要糟糕,被陶恩奇斯將軍徹底擊潰,幸虧黑夜降臨,才避免全軍覆沒,但已經傷亡9000人,被俘15000人,丟失了80門大炮。

內伊坦白地向皇帝報告:"我完全被打垮了。"在10月16日-19日的萊比錫戰役中,負責指揮第三、四、六、七軍,阻擊北路的布呂歇爾元帥的西里西亞軍團。

由於他指揮失誤,胸無全局觀念,拆東牆補西牆,導致北線法軍被聯軍擊退。

e0040579_10453229.jpg1814年的法國戰役中,內伊作為青年近衛軍(16000人)軍長,參加了所有重要戰鬥,最後,他作為元帥的代言人,於1814年4月4日要求拿破崙退位。

內伊歸順路易十八後,內伊任第六軍區司令官兼貝薩坎總督,被封為法國貴族,授予聖路易勳章。

1815年3月,拿破崙逃離厄爾巴島,在法國登陸後,內伊受命阻止他,並發誓:

用鐵籠把拿破崙押回巴黎!。

但是,在部下紛紛投奔拿破崙,拿破崙又親書一封勸降信的情況下,內伊再次投奔到拿破崙的麾下。

因為對當年逼宮行為的愧疚,內伊跪在拿破崙面前可笑地告白:

「"我愛您,皇上!不過,生為祖國之子,……我被迫跪在那頭肥豬(指肥胖的路易十八)面前接受聖路易十字勳章!您不來,我們也會把他趕走。"」

在進入比利時作戰的北方軍團中,內伊擔任左翼指揮官,在6月14日的利格尼之戰中,他又犯了老毛病,違背拿破崙讓他放棄與英軍作戰,迅速增援打擊普軍右翼的命令,企圖與威靈頓一決勝負,而置大局於不顧,最終,拿破崙未能殲滅普魯士軍,英軍也全身而退。

6月18日的滑鐵盧之戰,內伊任戰場指揮。他的指揮毫無技巧可言,步兵、騎兵、炮兵缺乏配合,只知蠻衝硬打。

大量的內伊龍騎兵團預備隊白白地犧牲在英軍的步兵方陣前。衝鋒中,內伊的坐騎換了五次,但因為沒有派足夠的步兵和炮兵支援而全部失敗了。



內伊騎兵大戰英國步兵方陣(infantry square)


內伊5000騎兵衝鋒銳不可當的愚行,損失慘重,但他們實際上已從英軍方陣之間透過並奪佔了某些重要炮兵陣地,不過內伊的騎兵竟沒帶破壞大炮的釘子,結果又落回英國炮兵之手。

英國騎兵反攻,還是把內伊逐退。

內伊摘掉帽子,光著腳,臉被炮火熏得焦黑,扔掉肩章,大聲吼道:"過來吧!看一看一個法國元帥是如何死的!",率部屬向敵人發起了最後的衝鋒,但再次失敗。所有的在戰場看到內伊的目擊者說,他正在尋求死亡,但死神並不需要他。

至於內伊為何要在滑鐵盧用騎兵攻擊?有些學者研究可能是內伊在俄羅斯戰場期間得到「精神受創後壓迫症」 (簡稱PTSD 焦慮症的一種情況)影響到內伊的邏輯思考,導致行動與經驗錯亂。

滑鐵盧之戰下午6:00,拿破崙在做一次突破威靈頓正面的賭博,他命令內伊再做一次攻打拉海聖的企圖。

英國拉海聖守軍已彈藥耗盡,內伊成功的打下此據點。下午7:00,拿破崙將其最後的精銳王牌-8個營的老禁衛軍交給內伊去做突破威靈頓戰線的最後企圖。

內伊卻沒把這寶貴的老禁衛軍預備隊兵力用來擴張在拉海聖的缺口,卻把他們分成兩個密集縱隊,又親自率領向左方進攻英國禁衛軍據守的地段。

雖然法軍炮兵給與重大的支援,但英國把步兵臥伏在高地後面,法國炮彈若在硬地可以產生嚴重的跳飛效果,但現在都陷入雨後浸溼的滑鐵盧戰場前坡鬆土中。



所以威靈頓步兵仍屹立不搖,直到內伊軍進到20碼內,才突然排槍齊射,發出具有極大摧毀性的火力。於是法國老禁衛軍不支潰退。

拿破崙耗盡最後預備隊,注定拿破崙失敗的命運。

滑鐵盧戰爭失敗後,內伊返回法國退役。警察部長富歇,給了他兩本護照逃往瑞士或美國的國家。 不過,內伊元帥,還是留在法國。

1815年8月3日被部屬出賣遭波旁王朝逮捕,押送巴黎,12月4日內伊接受審訊。

內依的辯護律師杜平提出内伊的出生地- 薩爾路易,根據11月20日巴黎條約已經成為普魯士領土。 杜平說:「內伊因此不能受到審判,因為他現在是普魯士人。 」

內伊元帥,站起來,打斷了他的律師申辯說:「我是法國人 , 我會是法國人!。 」(Je suis français et je resterai français ! )

據說路易十八非常不爽內伊曾發誓要「用鐵籠把拿破崙押回巴黎!」,卻反叛投奔拿破崙,保皇黨的審判團在12月6日以139票贊成,128反對,判內伊「叛國罪」死刑。

1815年12月7日內伊在巴黎第6區盧森堡公園內附近被槍殺,為了法國元帥的尊嚴,他拒絕戴上眼罩,並對行刑士兵說:「你難道不知道我二十多年以來眼睛都是直視著槍彈嗎?

他們並允許由內伊自己下令開火槍斃自己,時年46歲。





內伊最後遺言:「兵士諸君、這是我最後的命令。我的號令向我心臓射撃,對不當的判決表示抗議。我為法蘭西打了一百次仗,沒有一次調轉槍對著她…士兵們,開火!

:「歐洲將相勇~首推米歇爾內伊~BUT他原來"有病"~」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9-08-18 11:19 | 【其他Total War】

希普卡山口戰役

希普卡山口戰役
Battle of Shipka Pass




希普卡山口(Shipka Pass)是保加利亞中部巴爾幹山脈的山口。海拔1334公尺。是保加利亞和土耳其之間的主要通道。

俄土戰爭Russo-Turkish War (1877–1878)中兩軍在此發生4次激戰的戰場。1877年7月Joseph Gourko率四個俄國軍團穿越了多瑙河和進入保加利亞。於7月17日南北2路夾攻土耳其4000人守軍,土耳其守軍不敵撤出希普卡山口,希普卡山口被俄國佔領。有了希普卡山口,俄軍匯合後進行「 普萊文之圍」(Siege of Pleven)。



1877年8月21日土耳其大將蘇萊曼•巴夏集結 38,000 名部隊欲奪回希普卡山口,在中央小山土俄爆發刺刀肉博戰,土耳其犧牲10000多人戰敗撤退。由於蘇萊曼(Suleiman Pasha)失敗的無能指揮因此他也被稱作「希普卡劊子手」(Shipka butcher)

1877年8月21日土耳其蘇萊曼再度進攻,仍被俄軍擊退。

1878年1月9日,土耳其維西爾•巴夏(Vessil Pasha)發動40,000人做第4度冬季總攻擊,遭俄軍66000人包圍,土耳其軍4000人傷亡,36000人投降,俄國打開直接威脅君士坦丁堡之路。
[PR]
by cwj36 | 2009-08-10 10:34 | 【土耳其Total War】

ETW:OMS 拿破崙 模組

OMS NAPOLEONIC TOTAL WAR





Windows XP的安裝

1‧到控制台的"資料夾管理"把"顯示隱藏資料夾"打V


2‧到C:\Documents and Settings\Administrator\Application Data\The Creative Assembly\Empire\scripts 先備分原來的 preferences.empire_script.txt檔,接著刪掉,然後用user.empire_script.txt 復製上去

3‧把omsNTW.pack、omsNTW_loc_en.pack、patch_weaponFX.pack 這三個檔放到C:\Program Files\Steam\steamapps\common\empire total war\data 裡


4‧先把原來的startpos.esf備分, 接著到這C:\Program Files\Steam\steamapps\common\empire total war\data\campaigns\main 把下載的startpos.esf 蓋上去

5‧執行遊戲

精彩介紹:「死生存亡」Art of ROME and EMPIRE TOTALWAR


v:OMS NAPOLEONIC TOTAL WAR


[PR]
by cwj36 | 2009-08-09 22:19 | S2、N、ETW模組區

Leftenan Adnan



馬來西亞電影

e0040579_1965526.jpgAdnan bin Saidi, (1915 - 14 February 1942), was a Malayan soldier of the 1st Infantry Brigade which fought the Japanese in the Battle of Singapore. He is regarded by Malaysians and Singaporeans today as a hero for his actions on Bukit Chandu

二次大戰爆發,日本開始進軍南洋,英國開始組織馬來西亞軍,馬來西亞軍本被英國人視為戰力不強的二流軍隊。

1942年2月13日的鴉片山戰役(The Battle of Bukit Chandu )1400名馬來西亞第1步兵旅團的阿南少校(Adnan bin Saidi)在英國指揮官 H.R. Rix陣亡後,領導的第1步兵旅團勇士們面對著日本第18菊軍團牟田口 廉也的歩兵第56連隊13,000大軍,視死如歸,表現出寧死不屈的一流水準之故事。

Leftenan Adnan (2000) Part 8

Leftenan Adnan (2000) Part 9

Leftenan Adnan (2000) Part 10

Leftenan Adnan (2000) Part 11

Leftenan Adnan (2000) Part 12

日軍發動「萬歲衝鋒」,馬來西亞軍防禦線開始被突破....



馬來西亞第1步兵旅使用手榴彈,小型武器和刺刀堅守陣地。 馬來西亞戰士插上刺刀,劇烈與日軍短兵相接的肉博。 阿南少校受到重傷,但是拒绝撤退或投降並鼓勵同袍戰到最後。

陣地失守後,抵死奮戰的阿南少校受傷被俘,遭日軍踢打並用橡膠捆綁後以刺刀刺死。



馬來西亞抗日英雄Adnan bin Saidi最期


The Battle of Bukit Chandu


:「Leftenan Adnan ~」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9-08-08 19:07 | 【WW2專區】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