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W適用網戰地圖

Data目錄下只能放一個地圖包檔,想換地圖就必須手動更改地圖包檔,否則會造成遊戲跳出。

NTW3 announced and Map Pack and Tools released for ETW!!!


Map Pack 下載處:

http://files.filefront.com/mapmodrar/;13663202;/fileinfo.html

ArcaniPlainsBeta.pack地圖下載:

http://www.rayfile.com/zh-cn/files/612ecdf0-447c-11de-a7ab-0019d11a795f/


FlatMaps.pack地圖下載:

http://files.filefront.com/Flatmapsrar/;13758592;/fileinfo.html

解壓出FlatMaps.pack,放到DATA目錄下,然後啟動遊戲即可

下載後解壓縮(解凍)將檔案置於:

C:\Program Files\Steam\steamapps\common\empire total war\data

注意:3個地圖包不能同時放DATA目錄下,每次啟動前只能有一個包存在。
[PR]
by cwj36 | 2009-04-27 21:27 | 網戰Q&A

法國大革命
Guillotine(斷頭台)


斷頭台上 路易十六夫婦



e0040579_17545574.jpg


【YouTube】快樂的路易十六夫婦

路易十六(Louis XVI,1754年8月23日-1793年1月21日,1774年—1792年在位)是法國波旁王朝的國王,路易十五的孫子。妻子是瑪麗·安托瓦內特(Marie Antoinette )。

瑪麗·安托瓦內特是奧地利女皇瑪麗婭‧特蕾莎和弗朗茨一世的第十五個孩子,民間常常謠傳瑪麗·安托瓦特曾經說過「人民若無麵包,那就改吃蛋糕嘛」這樣的話,但是並沒有任何歷史證據顯示她真的曾經說過這樣的話;事實上,她還曾有書信表示自己對人民的貧困感到內疚。

1770年4月瑪麗·安托瓦內特特離開了維也納,此時她十四歲。奧地利女皇瑪麗婭‧特蕾莎對她嗚咽的女兒的告別詞是:「別了,我最親愛的孩子。要對法國人民非常好,讓他們能說我為他們送來一個天使。」她在十五歲時與路易十六結婚,並且產下了「失去的王太子」路易十七

:『我可憐漂亮的女兒~竟被斷頭~』

v奧地利女皇瑪麗婭‧特蕾莎

路易十六性格優柔寡斷,即位後多次更換首相和部長,任由內閣內訌,從激進的改革到保守的節儉措施,政策變化無常。

路易十六無心朝政,經常來到自己的五金作坊裡,與各式各樣的鎖為伍,路易十六製鎖的技術很高,且極富創意,幾乎每一把都是一件藝術品。

他高薪聘請著名的銅匠加曼,甚至可以自由出入他的寢宮。18世紀80年代法國陷入財政危機後,更經常借打獵等活動逃避複雜的國事。

路易十六在1774年登上王座時,代表法國三個等級的三級會議(Estates General)已經有160年沒有召開。

1789年5月5日,由於財政問題,路易十六在凡爾賽宮召開三級會議,國王希望在會議中討論增稅、限制新聞出版和民事刑法問題,並且下令不許討論其他議題。而第三等級代表不同意增稅,並且宣佈增稅非法。

6月17日第三等級代表宣佈成立國民議會(National Assembly),國王無權否決國民議會的決議。於是路易十六關閉了國民議會,宣佈它是非法的,其一切決議無效,命令三個等級的代表分別開會。

7月9日國民議會宣佈改稱制憲議會,要求制定憲法,限制王權。路易十六意識到這危及了自己的統治,調集軍隊企圖解散議會。7月12日,巴黎市民舉行聲勢浩大的示威遊行支持制憲議會。

次日,巴黎教堂響起鐘聲,市民與來自德意志和瑞士的國王雇佣軍展開戰鬥,在當天夜裡就控制了巴黎的大部分地區。

7月14日群眾攻克了象徵封建統治的巴士底監獄(Bastille),釋放七名犯人,並大赦政治犯,取得初步勝利。這一天後來成為了法國國慶日。

路易十六被迫簽署《人權宣言》,10月後從凡爾賽宮遷居巴黎。

然而路易十六內心並不甘心王權被剝奪,通過密信告訴西班牙國王他在逼迫下的言行全部無效。

同時,制憲會議在1790年11月27日通過法令,要求教士宣誓效忠國家、法律和國王,引起法國天主教會危機,很多忠於羅馬教宗的教士拒絕宣誓。

1791年4月18日,路易十六企圖前往巴黎近郊的一座城堡,以便與拒絕宣誓的教士慶祝復活節,但在蒂伊爾里宮門口被大群市民包圍,最終未能離開。此事之後,路易十六堅定了出逃的決心。

由於革命思想在法國士兵中傳播,負責替路易十六逃亡計畫的布耶將軍(Marquis de Bouillé)決定依賴德國和瑞士雇佣兵保護國王,

6月19日。此前,皇后開始將自己的服裝、珠寶和化妝品偷偷運出巴黎。她的行動被人察覺,引起了一名愛國女僕的懷疑。

為了避開這名女僕值班的時間,王室將出逃日期推遲到了6月20日,但布耶直到6月15日才得知變化,只好臨時變動部隊調遣。雇佣兵的頻繁來往引起了了當地民眾的猜疑。

革命民眾開始攻打皇宮,786名瑞士雇傭兵,誓死保衛路易十六國王,而這位懦弱而仁慈的君主竟因為敵人是法國人,而命令瑞士士兵不要殺死敵人。786名瑞士雇傭兵全部戰死。

1791年6月20日路易十六夫婦化裝成平民乘馬車出逃,結果被發現後押送回巴黎,被扣押在杜樂麗宮 (Tuileries Palace)。

同年9月批准憲法,稱「法蘭西人的國王」。1792年4月對奧地利宣戰,8月10日巴黎民眾起義後路易十六夫婦被捕,同年9月君主制被廢除。

1793年1月16日—17日被國民公會由議員693票贊成對28票反對(棄權5票)有罪認定判處死刑,1月21日路易十六夫婦被送上斷頭臺(Guillotine)。自1791年—1794年,巴黎設置斷頭台,三年內斬首反革命份子6萬—7萬人頭之譜。

諷刺的是,傳說路易十六當年曾親自參與了斷頭臺的設計,為加速斷頭臺的殺人效率,他還命人將鍘刀改成三角形,沒想到自己卻死在這部殺人利器之下。




路易十六斷頭前遺言:「我死得很無辜。我饒恕你們,並希望我的血能對法國人有用。」




【YouTube】Maria Antonietta斷頭

而皇后瑪麗安托瓦內特,在斷頭臺前不小心踩著了劊子手的腳,還有禮貌的對劊子手說:「先生,請您原諒。」這也是她最後的遺言。

苦命兒 路易十七


e0040579_1355554.jpg路易十六夫婦的第二個兒子(長子 路易·若瑟夫早夭)-路易十七(Louis XVII of France,Louis-Charles)1793年夏他被隔離關押,獄中三年他被迫作為一個鞋匠的助手作苦工,並被迫咒罵他的父母。

一日僅有一餐,隨地大小便,連洗澡都得不到准許,最後被虐待致死。

今天一般認為路易十七死於肺結核,也有傳說他死於癌症或疥瘡。

他死後屍體被解剖,解剖的醫生按皇家習俗,將他的心臟秘密取出,放在手絹中偷帶出並存放在酒精中。

他的屍體被葬入萬人坑中。死時約10歲。

西元2000年,路易十七的心臟經過三次不相關的基因比對(與母親瑪麗·安托瓦內特留下的頭髮比較)後證實這顆心的確是路易十七的。

2004年6月8日它終於被正式葬入聖丹尼大教堂(Basilique Saint-Denis)。

1989年7月14日,法國慶祝革命200週年的慶典上,法國總統密特朗表示,「路易十六是個好人,把他處死是件悲劇,但也是不可避免的。」(維基百科)

e0040579_17432894.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9-04-06 13:56 | -Empire時代-

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

War of the Spanish Succession
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絕嗣
法王路易十四,為了稱霸歐洲,
所以極力扶持其孫腓力五世登基為西班牙國王
引發哈布斯堡家族大反擊


VS
(法國波旁支持)腓力五世..................(哈布斯堡家族支持)查理六世

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War of the Spanish Succession)(1701年 - 1714年)是因為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絕嗣,法國的波旁王室與奧地利的哈布斯堡王室為爭奪西班牙王位,而引發的一場歐洲大部份國家參與的大戰。

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這場戰爭淘汰了三十年戰爭後所沿用的火槍及長矛方陣戰術,以攻擊力更強大的持燧發滑膛槍的步兵橫隊戰術取代。

曾經在15至16世紀時稱霸歐洲的西班牙在三十年戰爭後漸漸沒落,而歐洲新興的列強,如英國、法國、荷蘭等均對西班牙的領土虎視眈眈。

而戰爭的起端就在於西班牙的哈布斯堡王室在查理二世死後絕嗣,而查理二世在遺囑裡宣明傳位於其外甥,同時亦是法國國王路易十四的次孫,安茹公爵腓力

這引起了奧地利哈布斯堡王室的不滿,他們認為西班牙的王位應該由同是哈布斯堡王室的奧地利大公查理(即後來的皇帝查理六世)繼承,因此他們積極尋找同盟,以其對法宣戰,並奪回西班牙的王位。

這場戰爭敵對雙方各自與友好國家結成同盟,形成了兩派陣營。法國與西班牙、巴伐利亞、科隆及數個德意志邦國、薩伏依(就如一戰時的義大利,很快便投向敵方)組成同盟。

而神聖羅馬帝國(當時為奧地利哈布斯堡王室所控制)則與英國、荷蘭、布蘭登堡、葡萄牙以及數個德意志小邦國及大部份義大利城邦在1686年7月9日在德國奧格斯組成反法同盟-「奧格斯同盟」(Grand Alliance)。

1702年5月奧格斯同盟正式對法國宣戰。

早在1701年,法國軍隊與奧地利軍隊在未宣戰時已於義大利的亞平寧半島上部署。1702年5月反法同盟正式對法國宣戰後,兩方部隊正式開戰。

1702年 - 1704年,雙方在義大利、西班牙和海面上不斷發生戰事。 1702年夏季,法軍曾進逼萊茵河,但卻幾乎被約翰·丘吉爾所統率的英荷聯軍包抄,只得撤退。該年9月,法國與巴伐利亞盟軍再攻萊茵河,成功突破防線,進逼奧地利。

但是在1702年10月23日,西班牙艦隊在維哥灣海戰裡被英荷聯合艦隊殲滅,在1704年,英國海軍更攻佔了西班牙南面的直布羅陀,西班牙本土受到威脅。

該年8月13日,奧英盟軍在薩伏依的歐根親王與英軍統帥約翰·丘吉爾(John Churchill)統率下,集中兵力,在巴伐利亞的布倫漢姆附近攻破法巴聯軍,巴伐利亞的防線崩潰,巴伐利亞只得退出戰爭。

布倫漢姆戰役(Battle of Blenheim)是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中的一場重大戰役,更是整場戰爭的轉折點,奧格斯同盟通過這場決定性的勝利,確保了維也納的安全,成功防止聯盟出現崩潰。法國和巴伐利亞方面,巴伐利亞不得不退出了戰爭,法王路易十四速戰速決的夢想也隨之破滅。

英國安妮女王大喜過望,加封約翰·邱吉爾為馬爾博羅公爵,並下令為他建造布倫漢姆宮。因為解救了奧地利被圍困態勢,哈布斯堡家族的皇帝利奧波德一世還封馬爾博羅公爵為神聖羅馬帝國閔德萊姆親王,直到今天,馬爾博羅公爵的子孫還可以享用這個稱號。



(ETW英國派系早期會出現的 John Churchill 1650年5月26日-1722年6月16日)


:「二戰英國首相溫斯頓·邱吉爾和黛安娜王妃都是是約翰·邱吉爾的後裔。」

1706年9月17日,薩伏依的歐根親王再度統領的奧軍於義大利的都靈近郊大敗法軍,法軍只得退回本國。

該年,法軍在荷蘭的拉米利地區又被反法同盟所敗,弗蘭倫德地區被反法同盟所奪。戰事發展至此,形勢對法國極為不利。

戰事發展至1706年,法軍陷入絕境,但此時卻出現了柳暗花明之局。反法同盟在西班牙發動進攻,成功在1706年迫使腓力五世退出西班牙首都馬德里,並讓查理大公在1706年7月2日入主馬德里。

正當反法同盟以為勝券在握之時,法軍於1707年4月25日在西班牙的阿爾曼薩擊敗加爾韋伯爵馬絮的所部,並乘勝進佔西班牙的大部份地區,腓力五世在西班牙的地位得到鞏固。1707年7月,法軍於土倫大敗歐根親王

但在1708年7月,由約翰·丘吉爾歐根親王指揮的聯軍於奧德納爾德會戰再度擊潰法軍,使戰事開始殭持。

1709年7月11日雙方部隊在荷蘭的馬爾普拉凱近郊決戰,法軍戰敗,但反法同盟亦受到重創。戰事自此進入完全膠著狀態,在隨後五年裡(1710年 - 1714年),雙方都只打消耗戰而避免再度決戰。

戰事發展至1710年,反法盟軍雖然有著兵力上的優勢(盟軍共有16萬人,法軍只有7.5萬人),但卻不再主動進攻法國。

這是因為反法同盟的主力英國鑑於俄國於同期的大北方戰爭(1700年 - 1721年)中獲勝,為防俄國從此稱霸北歐,必須趕快對法停戰,以抽身制衡俄國。

因此英國開始獨自與法國進行和談,停止對法的戰事。而由於英國態度的轉變,反法同盟各國都停止了主動進攻,逐漸與法國停戰。

同時間,在1711年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約瑟夫一世去世,查理大公即位,是為查理六世,這使得查理六世對西班牙王位要求的合理性降低。這使英國改變了態度,不再支持查理六世獲取西班牙王位的要求。荷蘭也怕查理六世勢力過大對己不利。

因此,在1713年4月11日,法國與除奧地利外的反法同盟各國,即英國、荷蘭、布蘭登堡、薩伏依和葡萄牙,簽訂了《烏得勒支和約》;而在1714年,法國再與奧地利簽訂《拉什塔特和約》。

而西班牙方面,則於1713年7月,與英國簽訂《英西條約》及《西班牙-薩伏依條約》﹔1714年6月,與荷蘭簽訂《西荷條約》﹔1715年2月,與葡萄牙簽訂《西葡條約》。

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至此正式結束。

神聖羅馬帝國在三十年戰爭後,本已變得四分五裂,趨向滅亡,但這場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卻挽救了神聖羅馬帝國,使得帝國內各邦國獨立的氣焰稍為減少。

而德意志最主要的邦國普魯士則藉由支持神聖羅馬帝國的軍事行動,由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利奧波德一世那兒取得了王國的地位,從此踏上強國之路。

雖然西班牙王位最後被波旁王朝的腓力五世繼承,但《烏得勒支和約》規定了法國與西班牙不可合併,法國在這場戰爭裡亦損兵折將。

所以法王路易十四稱霸全歐的計劃被制止,從此法國被英國壓在頭上,直至拿破崙戰爭時才有所改觀。

這場戰爭淘汰了三十年戰爭後所沿用的火槍及長矛方陣戰術,以攻擊力更強大的持燧發滑膛槍的步兵橫隊戰術取代。

交戰雙方開始使用爆炸彈和霰彈,使得火炮攻擊的殺傷力更為巨大。後勤補給的效率因為新科技的發明亦大為改善,使得持久戰變得更為可能。

而交戰雙方亦開始進行大規模的機動戰與城塞戰,這種戰爭的模式直至拿破崙戰爭時才有較大的突破。(維基百科)

:「喔~ya」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9-04-06 12:36 | 【太陽王Total War】

威靈頓

威爾斯利家族最早被提及是在1180年。威靈頓的祖先是1066年諾曼入侵中征服者的中堅。這個家族被授予了Wells城南方一個現在叫威爾斯利農場的小村周圍的土地。除了擁有姓威爾斯利的祖先外,衛斯理(Wesley)家族的血統也由他爺爺的一個阿姨的一個富有無子的丈夫傳給了這個家族。

威靈頓的爺爺加里特•科利(Garret Colley),一個住在基爾代爾郡(County Kildare,)Carbury村Rahin的地主,在1728年將他的姓改為了“衛斯理”。 科利家族自從諾曼人入侵愛爾蘭(1169~1172)時就住在基爾代爾郡的那片地方。在1917年基爾代爾郡歷史學家沃爾特•費茲傑拉德(Walter FitzGerald)提到:

“自從1588年伊麗莎白城堡(Elizabethan Castle)就被考利(Cowley)或是科利(Colley)家族佔有,就是威靈頓公爵們的父系祖先。”


威靈頓生時起名“尊敬的亞瑟•衛斯理”(The Honourable Arthur Wesley),他是加里特•衛斯理(Garret Wesley第一位莫寧頓伯爵)和夫人安妮(鄧坎農子爵亞瑟•希爾的大女兒)的第四個(但是是第三個活下來的)兒子。

他最可能生於都柏林梅裏恩北大街(Upper Merrion Street)的24號,在之後的愛爾蘭皇家理學院(現在的政府辦公大樓)對面。他的傳記作者根據當時的報紙判斷他的生日在1769年5月1日。

許多其他的地方也被傳為他的出生地:從都柏林的莫甯頓邸宅(這是他老爸聲稱的)到一座現在已經消失的房子的隔壁,或是在都柏林的定期客船上,又或是公爵在1851年人口普查中明確填寫而現在已燒毀的在艾西(Athy)的家族莊園。

作為新教統治階層的一員,他對他生於愛爾蘭這個事實很敏感,有一次他說:“生在馬廄裏的不一定就是馬。”(未證實)他大部分的童年生活都在他家族的兩處住所度過——先是在都柏林的一幢大房子裏,後來是在倫斯特省米斯郡夏丘(Summerhill)北方5千米特裏姆(Trim,愛爾蘭共和國米斯郡城鎮,位於都柏林西北)路邊的Dangan城堡。


在Dangan城堡時他在特裏姆(Trim)的教區學校就讀,當他在都柏林時他就讀于懷特先生的學院(Mr. Whyte's Academy),當他在倫敦是時他就讀於切爾西(Chelsea)的布朗學校(Brown's School),然後他在1781年到1784年間就讀于伊頓公學(Eton College,The King's College of Our Lady of Eton beside Windsor)。

但是還沒等他在那兒完成學業,由於他父親死後家庭財政狀況每況愈下,使他在1785年隨他母親搬到了比利時布魯塞爾。在他最初的二十年裏,他一直沒有顯露出什麼才能,而他的母親則日益為他的懶散煩惱,抱怨道:“我不知道該對我的笨兒子亞瑟做什麼(I don't know what I shall do with my awkward son Arthur.)。”

一年後他進入了昂熱(法國西部一城鎮,舊安茹省省會)的法國皇家騎術學院。在那兒他有了顯著的進步,成為了一個好騎手並且學會了法語(這後來被證明很有用)。當他在1786年末回到英格蘭時,他的進步已使他的母親感到驚訝。

儘管他的新前途使他依然得找份工作但他的家庭仍然缺錢花,所以由於他母親的建議,他的哥哥理查請求他的朋友拉特蘭公爵(Duke of Rutland,後來的愛爾蘭總督)幫忙給亞瑟搞份陸軍的委任狀。

之後不久,在1787年3月7日他被任命為第73步兵團(73rd Regiment of Foot)的一名少尉。在10月,在他哥哥的幫助下,他被指派為新愛爾蘭總督白金漢勳爵(Lord Buckingham)的侍從官,一天有10先令的薪水(是一個少尉的兩倍)。他也被轉到在愛爾蘭新組建的第76步兵團(76th Regiment),在1787年耶誕節他被升為中尉。

在這段時間他在都柏林的職責主要是社交活動:參加舞會、招待賓客並給白金漢勳爵提建議。當他在愛爾蘭期間,他過分地放縱自己借債來進行不很經常的賭博活動,但是他辯解道:“我一直知道這樣幹會缺錢,但我還從沒有欠下過我無法償還的債務(I have often known what it was to be in want of money, but I have never got helplessly into debt.)。”

兩年後,在1789年6月他被調到第12輕龍騎兵團(12th Light Dragoons),仍是個中尉,並且據他的傳記作者理查(Richard Holmes)說,他也不情願地參與了一點政治活動。在1789年大選前不久,他到人口很少、有名無實的特裏姆選區演講反對給愛爾蘭民族運動的議會領袖亨利•格拉頓(Henry Grattan)加上都柏林榮譽市民(Freeman of Dublin)的頭銜。隨後,他被提名並被選為愛爾蘭下議院中代表特裏姆的議員。

不過事實上,當時下議院中至少有三分之二的議員是由地主們選出的,由市鎮選民選出的只有不到一百人。之後威靈頓繼續在都柏林城堡供職,並在之後兩年內一直保持了他投出的票與政府方向一致。在1791年他成為了一名上尉並被調到了第18輕龍騎兵團(18th Light Dragoons)。

在此期間他越來越多地被倫弗德伯爵(Earl of Longford)的女兒凱蒂•帕肯漢(Kitty Pakenham/Catherine Pakenham,就是後來的威靈頓公爵夫人)所吸引。

她被描述為一位“充滿活力與魅力”的女士。威靈頓曾經在1793年請求娶她為妻,但被凱蒂的哥哥——新繼承的倫弗德伯爵拒絕,因為伯爵覺得威靈頓是一個負債並且前景十分黯淡的年輕人。

當時威靈頓也是一名業餘音樂家,但他由於被拒絕而十分受打擊,並在憤怒中燒掉了他的小提琴。他下定決心要繼續他的軍事生涯。他設法獲得了提升(這很大一部分是由於他購買了軍銜,這在當時的不列顛陸軍中是正常的),在1793年成為了第33步兵團(33rd Regiment)的一名少校。

幾個月後,在9月份,他的哥哥借給了他更多的錢,而威靈頓用它買到了一個在第33團中的一個中校職位。
[PR]
by cwj36 | 2009-04-02 23:01 | 【威靈頓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