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 12月 ( 4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登船戰術



(master and commander )

從16世紀海戰開始,戰船撞斷對方的排槳或截斷對方的船帆或桅杆,使其喪失機動力,任憑我方宰割。利用風向或地形,搶占上風,然後利用船頭的衝角,撞沉敵船。

最常見的戰術,卻是最刀光劍影的「登船戰術」:強登靠上敵人的船艦,然後把自己的部隊送上敵船,殺傷對方的人員,奪取敵船。這就等於是在水上所進行的陸上戰鬥。

登船戰術最有名的就是西班牙戰術是以搶登敵船為主,所以船上有許多士兵。他們的火砲則很少用來進行遠距離交戰,都是裝好彈,留一個人準備發射,其他士兵都到甲板上準備;當接近到登船前的一刻,火砲一陣齊放,然後士兵們一擁而上。

由於這個戰術,西班牙的艦砲都不是裝在有輪子的砲車上,反而使用平底砲車,砲手們也不習慣於在戰鬥中重裝,因此重裝所需時間是英國艦砲的兩倍。





「假使你想登上敵船,應先使你的輕火器人員發射,尤其是頂層的。

投鉤手應以 (敵船的) 索具或前砲台為目標。槍手應彈不虛發。
在船頂的人除了投擲火藥和柏油以外,也應投擲肥皂或油脂,以使敵人甲板滑溜。…每個人都以刀劍和火器格鬥。

另用長柄鐮刀,砍斷敵人的帆纜。
負傷者應立即送入艙下,因為他在甲板上會妨礙他人。
死者應速行投入水中,以免觸目傷心,這樣使甲板上每個人都是戰士。」

自從西班牙無敵艦隊戰敗後,隨著艦船的機動靈活和火炮優勢取代了以往海戰的短兵相接、強行登船的肉搏戰,海上戰爭從此呈現出一種全新的格局。
[PR]
by cwj36 | 2008-12-31 20:10 | -Empire時代-

火攻船戰術

Fire ship


e0040579_5153144.jpg火攻船(又稱 縱火船)就像是帆船時代的魚雷,它的作用是在遠距離外,大量破壞敵軍船舶並造成混亂。著重於心理上的威脅大於實質的效果。

在帆船時代風向與水流主宰了水上的戰場。就算是非常勇敢而有經驗的水手,也很難確保火攻船能一定撞擊到預定的目標,發揮計畫裡破壞的效果。

東方古戰史,唐初白江口大海戰,宋金采石磯大戰,與元末朱元璋和陳友諒爭奪長江控制權的水戰等,都有著火攻的記載,但有關火船的紀錄並不明確。

西元208年,赤壁之戰( Battle of Red Cliffs)東吳大將周瑜「以火佐攻,以亂擊之」周瑜の部将の黄蓋は、敵の船団が互いに密集していることに注目し、火攻めの策を進言した。

そして自ら曹軍に対し偽りの降伏を仕掛け、曹軍が油断した隙をつき、油をかけ薪を満載した船に火を放ち敵船に接近させた。

折からの強風にあおられて曹操の船団は燃え上がり、炎は岸辺にある軍営にまで達した。船団は大打撃を受け、おびただしい数の人や馬が焼死したり溺死したりした。

到了明朝鄭芝龍鄭成功父子更是將「火攻船戰術」發揮到淋漓盡致,歐洲人使用火船最多只幾條,即使在歐洲算是使用火攻船一流行家的荷蘭人也從來沒有遭遇過這種100條以上火攻船鋪天蓋地蜂擁而上的場面。

西方海戰史,荷蘭海軍是擅長使用「火攻船戰術」於荷蘭獨立戰爭中使敵軍吃盡苦頭。

1588年西班牙國王腓力二世組成「無敵艦隊」準備入侵英國。

當“無敵艦隊”在1588年夏天利用西南風航行到英吉利海峽時,英國艦隊在它的後面集結,然後佔領上風陣位。

他們在西班牙人的火炮射程和抓鉤之外,使用遠射程炮射擊。結果,當西班牙艦隊在中立的加來港拋錨時,雙方都沒有一條戰艦受重傷。

戰鬥期間不僅西班牙艦隊無法打擊英軍,英軍也沒有能在他們自己選定的射程下用輕型炮彈穿透西軍戰艦。

西班牙人此時處於更加不利的位置,因為他們已經打光了重炮彈藥,而且得不到補充。而英國人則可以從相距很近的本國國土上進行補給。






英國人在西班牙艦隊的錨地用火攻船對其進行了襲擊,英國決定使用「火攻船戰術」。他們直接在艦隊中選擇了八艘二百噸以下的小船,改裝作火船之用。

西班牙方面事實上對於英軍可能的火船攻擊也了然於心,他們組成了巡邏艇支隊,在艦隊外圍日夜不停地巡邏。

可是當 7月29日 清晨,西班牙海員看到海平線上靠近的火光時,還是立刻陷入恐慌之中。許多人未奉命令自行砍斷錨索,慌亂當中,“無敵艦隊”的戰船你撞我、我撞你,又有好幾艘戰船被撞沉了,整個艦隊一片混亂,多佛爾海面上響起一片淒慘的呼叫聲。

等到火攻船漂遠之後 (事實上火船並未真正因為「燃燒」而造成任何損失),整個艦隊戰鬥的序列已經亂了,部分船隻擱淺,部分船隻順著海流往北漂移。

帆船時代,水流與風力主宰戰場,作戰陣列的飄散會造成災難性的後果。這表示英國人可以好整以暇地選擇目標,盡情攻擊西班牙「無敵艦隊」。

1809年法國艦隊停泊在深深的巴斯克軍港內,英國柯克蘭勳爵用火船騷擾擊潰停泊在巴斯克錨地的法國艦隊。

法國知道大量集中而定泊的木質船艦最容易受到火攻船的攻擊。於是設下了三重防禦設施。

第一,是在軍港進口處的二側廣設砲台,這樣任何企圖進港的敵方船隻,都會受到砲擊的干擾。

第二,港內有輕型的巡防艦艇,只要是可疑船隻接近,一律擊沉。

第三,就像是現代艦隊的防魚雷網,法軍在艦隻前方設置了一層浮木的屏障;這樣就算火攻船突破了砲台的封鎖,也會被擋在浮木之外,燒不到裡面的船。

每一艘火攻船背後都繫了小艇,準備讓水手們在確定火船航向後棄船逃生。但是實際作戰的時候,儘管軍令如山,大部分 (二十艘裡面的十六艘) 火船上的水手都是匆匆點著火種後,就忙不迭地棄船。所以大部分的火攻船,都沒有命中目標。

火攻船真正起作用的,是這種奇襲的震撼效果。原來為了突破浮木陣,英軍還準備了三艘「爆破船」,上面塞滿了炸藥與砲彈,原本的用意是讓爆破船從浮木陣上炸開一個缺口,讓火攻船突入放火。

結果因為爆炸的效果太好,使法軍艦隊陷入一陣慌亂之中,各艦匆忙起錨,忙亂中不是撞在一起,就是漂流擱淺。攻擊開始四個小時後,港內整個法國艦隊已經陷入了坐以待斃的窘境。

1827年6月29日希臘獨立戰爭時期的納瓦里諾海戰(Battle of Navarino),土耳其艦隊仍然使用10艘「火攻船戰術」對付英法俄三國聯合艦隊。

但火攻船此時已是一種陳舊的武器,它通常由舊船充任,滿載燃料和炸藥以縱火方式焚燒敵艦,但這必須依賴黑夜、霧天才能進行,由於缺乏動力,火攻船隻能順風、順流漂向敵方,使用上很不便利。 

土耳其艦隊排成傳統的新月陣形,分為三行,將戰艦居中,而把火攻船置於兩翼,很明顯是準備以火攻取勝。 





土耳其艦隊雖然數量上佔優勢,又有岸炮支援,但在武器裝備和人員素質上劣勢明顯,「火攻船戰術」又都沒命中目標,土耳其艦隊損失艦艇60多艘,只有1艘三桅炮艦和14艘小船得以逃脫,以慘敗收場

近代になると船体が鋼で作られるようになったこと、火力が従前と比較して大きくなり接近前に撃沈される可能性が高まったことから廃れたが、第二次世界大戦で火薬を積載した体当たり艇(震洋)が開発された。しかしながら、さしたる戦果はなく(網整)
[PR]
by cwj36 | 2008-12-30 22:02 | -Empire時代-

為梅村惠子「決鬥」篇

e0040579_941489.jpg


1906年,蔣介石(皇民化:中村志清)河北保定的陸軍速成學堂在全國招收學員,考取保定陸軍速成學堂。

e0040579_2352299.jpg


在保定陸軍速成學堂的日本教官吉野山田的妻子最為標致,秀麗的姿容,再配上大紅的和服,往往成了軍營中的一道亮麗風景,看得蔣介石時常精虫上腦。

當吉野教官發現蔣介石在課餘經常留意他的妻子時,便經常當眾嘲笑蔣介石,甚至疾言厲色地責罵他:「小小年紀,就色迷心竅,將來你如何成為真正軍人!」

蔣介石好色癡漢程度在他自己寫的日記中,可謂「精跡斑斑」。

自己也常反省自己不該這麼色,但就是戒不掉.......

第二年蔣介石與同班同學張希騫同時考取陸軍官費生,被派往日本深造,同進日本陸軍預備學校—東京振武學堂。

1910年,兩人又一起進長岡的第13師團(後來也是日本侵華留在中國最久的甲級師團)高田野炮十三聯隊實習,情同手足。

一到節假日,兩人結伴去軍營附近鄉村散心玩樂,因而認識了一位年輕漂亮又熱情好客的日本姑娘梅村惠子

蔣介石老成持重,張希騫熱情豪放,在情場上張具有明顯優勢,在張希騫的頻頻進攻下,梅村惠子常在花前月下與張希騫相依相偎,情話綿綿約會。

蒋介石看到怒不可遏,蔣介石攤牌了大罵了一通張希騫當「第三者」搶人女友的小人與小王的行徑。

蔣介石:「希騫,我與你商量一件事,我愛惠子,請你以後不要去找她了好嗎?」

張希騫不由一愣:「你説什麼?我也愛惠子呀!老兄,你不要開玩笑,你已有妻子和兒子(毛福梅、蔣經國)呀!」

素來剛愎自用的蔣介石則説:「什麼妻子兒子,我只知愛她。你究竟讓不讓?」

張希騫這時也受不了,他啪的地站起身來説:「不讓,不讓!我愛梅村惠子!」

e0040579_1321056.jpg


(蔣介石日本和服照)


為證明梅村惠子究竟愛誰,兩人決定請一個同级不同班的叫閻锡山的山西同學去問梅村惠子

情竇初開的梅村惠子為難地説:「我也説不清楚呀,他們兩人都愛我……」,她突然浪漫地説:「那讓他們‘決鬥’———摔跤吧!誰勝,我就愛誰。」

就這樣,一場以摔跤來定終身的「決鬥」,在假日的郊外進行了。

那天,梅村惠子穿上艷麗的和服前來「觀戰」,阎锡山就成了見證人兼裁判。

一聲令下,蔣張兩人就似餓虎一般相撲了起來。開始幾個回合,兩人技力相倣,未分上下。

這時,急於求勝的蔣介石猛撲上去,想一下子摔倒對手;誰知張希騫看準機會,突然一蹲,雙手有力地抱住了蔣的腰,順勢往後一送,蔣就跌了個四腳朝天。

張希騫扶起蔣介石時,蔣介石已嘴角流血。

此時的蔣介石恨恨的說:「娘西皮,你贏了!」

張希騫在「決鬥」中獲勝,終於如願以償,與惠子結為異國情侶。

不久情場失利的蔣介石沒完成學業含恨返回中國,張希騫又力爭上游畢業於日本陸軍大學。

此後,隨著日本軍國主義侵略野心的逐漸暴露,日本希望張希騫參加日本特高課特務組織,遭到了張希騫的斷然拒絕。張希騫想帶著梅村惠子回國,日本卻不允許,張希騫只好黯然回國。

回國後,不學無術的情敵蔣介石竟然成為中國最有權勢的人,蔣介石都讓他幹些閒差,歷任成都陸軍學堂教務長,國民革命軍第二十四軍參謀長,陸海空軍總司令部副官處處長。

蔣介石後來以莫須有的罪名免了侍從室副長官張希騫的職,無事可做的張希騫只好輾轉來到太原投奔閻錫山

閻錫山眨巴著眼睛對張希騫笑說:「我們的老同學蔣委員長三十年前的醋病發作啦!」

經過閻錫山的關說,張希騫就任國軍編遣委員會委員,兼中央第一編遣區辦事處總務局長。

1928年10月,張希騫任國民政府參軍處參軍、參軍處典禮局局長。

1932年11月,任軍事委員會第三廳總務處處長。

1935年7月,免典禮局局長。1936年1月,張希騫授陸軍中將。

1938年,蔣介石的情敵張希騫竟然就死了~

e0040579_623414.gif


蔣介石癡漢列傳:

蔣介石的日本癡漢時期情史PART2-津渊美智子(重松金子)與蔣緯國的身世
上海法租界房侍-姚冶誠篇
負心漢蔣介石-陳潔如回憶錄
蔣介石英文女秘書-陳立夫姪女陳穎篇

e0040579_22271647.jpg


[PR]
by cwj36 | 2008-12-30 00:01 | 【東中華民國 Total War】

投名狀趙二虎原型-戈登

電影「投名狀」蘇州殺降
趙二虎原型-戈登
Chinese Gordon


電影投名狀「蘇州殺降」情節中痛罵大哥背信棄義的「趙二虎」(劉德華 飾)原型-英國人戈登

e0040579_5102518.jpg查理‧喬治,戈登(Charles George Gordon)(1833年1月28日—1885年1月26日)

1860年,台灣的鄰國中國第二次鴉片戰爭爆發,戈登隨英法聯軍來到中國,在9月抵達天津。

他沒趕上對大沽砲台的攻擊,不過趕上了佔領北京的行動,並直接參與了英軍火燒圓明園的行動。

10月《北京條約》簽訂,增加天津為通商口岸,並開闢英法美租界。

天津英租界首先開闢,工兵上尉戈登是其界限劃定和道路規劃的主要設計者。

戈登在中國北方一直待到1862年4月,直到太平天國開始在上海威脅歐洲人為止。

太平天國從1850年開始在廣西、湖南和湖北等省取得一連串勝利,並在1853年佔領了南京,後來進攻的態勢開始緩慢,太平天國基本上不再擴張,不過他們已經夠靠近上海並威脅在那裡的歐洲移民。

上海成立了一支由歐洲人和中國人組成的義勇隊來防禦這座城市。這支軍隊是由一個美國人華爾(Frederick Townsend Ward)所指揮,零星的戰鬥持續在上海西郊發生,華爾的軍隊正在緩慢的撤退。

英國人在這個時候抵達,英國將軍斯特維利(William Staveley)決定與華爾和另一支小型法國軍隊將上海30英哩內的太平天國勢力逐出。

嘉定、青浦原本被太平軍佔領,在1862年底這些地區基本上被義勇隊奪回。

華爾在對慈溪的攻擊時陣亡,他的後繼者不被中國皇帝所喜歡。

當時的江蘇巡撫李鴻章,要求斯特維利另指派英國軍官來指揮洋槍隊。

斯特維利選擇了戈登,這時的戈登已經是一個少校了。

1863年3月,戈登在松江接任了指揮,並且得到「常勝軍」(Ever Victorious Army)的稱號,一個用來鼓勵但誇張的稱號。

戈登重整了軍隊並支援常熟,這個救援是成功的,戈登很快的得到士兵們的尊敬。

1863年10月,常勝軍和淮軍開始圍攻蘇州。

常勝軍火炮犀利,蘇州外圍石壘、長城相繼被攻破,太平軍守將慕王譚紹光(忠王李秀成女婿)的部下郜雲官等人失去抵抗意志,通過淮軍營官鄭國魁聯繫,和程學啟戈登在陽澄湖密會。

e0040579_1562876.png

e0040579_1572338.png

(太平天國慕王 譚紹光之白玉曲柄鎏金鞘佩刀)


郜雲官程學啟定下降約。

戈登居間做保,因為雙方都認為戈登〈洋人〉最講信用,比較可靠。

於是郜雲官等人12月18日於城樓上射殺蘇州主帥譚紹光給城外清軍觀賞獻功,獻城投降,帶領全軍投降清軍,做了可恥的叛徒。

11月29日,蘇州守軍投降。

4天以後,郜雲官等降將被殺,上千降兵被李鴻章屠殺殆盡,引起洋人輿論譁然;這就是著名的「蘇州殺降」事件。



(投名狀 蘇州殺降)


戈登在自己的備忘錄記載,清軍殺降時他仍在蘇州,只是被入城的淮軍以保護他的安全為由軟禁了1個小時,而太平軍降將們就在這段時間被砍了頭。

戈登程學啟並肩作戰,結下莫逆之交,兩人以兄弟相稱。

「蘇州殺降」事件以後,戈登憎惡程學啟背信棄義,手捧太平軍降將郜雲官的被砍下的頭顱痛哭失聲,發誓與程絕交。

而當時種種跡象表明,殺降早有預謀,戈登顯然是被利用了。

李鴻章這滿清漢奸走狗,屠殺太平軍是出了名的。

作為李鴻章的部下,劉銘傳也不例外。

1863年9月攻陷江陰後,劉銘傳指揮手下一口氣屠殺了近10萬名太平軍將士。

1864年5月攻佔常州後,劉銘傳竟下令將太平天國護王陳坤書分裂肢體,實施“磔刑”。

後來劉銘傳到了臺灣任職,劉銘傳屠殺惡習不改,美其名為「開山撫番」,實則是對台灣原住民的血腥屠殺與武裝殖民。

潔身自好的戈登怒不可遏,率領常勝軍返回崑山,拒不參戰。

據說盛怒的戈登提著手槍到處尋找背信失義的李鴻章,要和他決鬥以挽回自己的名譽。

滿清漢奸大臣李鴻章只好到處躲著戈登,避不見面;最後李鴻章以四兩撥千斤的手法。

一方面向朝廷表功,戈登赫然位列程學啟之後,接著重賞常勝軍白銀六萬兩,其中一萬兩給戈登

另一方面向上海的英、法、美等國使團去函,解釋蘇州殺降的前因後果,強調殺降純粹是中方的決定,和戈登無關。

e0040579_15501062.jpg


不久清朝的賞賜下來,戈登被封提督,賜穿黃馬褂,帶孔雀花翎。

清政府還仿照西方式樣給戈登製作了一枚巨大的純金獎章。

戈登到崑山以後,向英國公使提交辭呈,但被再三挽留。

戈登拒絕接受李鴻章的一萬兩白銀的賞金,還打算拒絕清朝政府的一系列封賞,戈登說:「由於攻占蘇州後所發生的情況 ,我不能接受任何標誌皇帝陛下賞賜的東西。」

但在英國公使的規勸下,戈登最後還是接受了清政府的嘉獎。

戈登回到英國以後,將純金獎章熔掉捐給了慈善機構,只保留了黃馬褂。

這件黃馬褂至今依然存放於英國的戈登紀念館。

1864年5月31日,常勝軍在昆山解散,全體軍官辭去了在清軍中的職務 解散後,李鴻章劃銀1500兩在上海建立了常勝軍紀念碑。

戰爭結束後,中國皇帝同治授與戈登中國軍隊最高的軍階—提督的稱號;另外,英國也晉升他為中校並封戈登為「巴茲勳爵士」。

e0040579_154034100.png


(戈登的戰利品太平天國李秀成佩劍,1980年歸還中國)



死於蘇丹

1882年英國政府要求戈登立刻去蘇丹,一個由穆罕默德·艾哈邁德(Mahommed Ahmed)所領導的救主軍(mahdi)跟太平天國類似的以宗教名義的起義爆發。

蘇丹的埃及軍隊無法抵擋這場暴動,而埃及政府則正忙於陣壓另一場暴動。

1882年9月後,蘇丹處於一個瀕臨毀滅的位置。

1883年12月,英國政府命令埃及放棄蘇丹,但撤離行動是困難的,數千名埃及士兵、平民和他們的家眷仍然困在蘇丹。英國政府於是要求戈登前往喀土穆處理並撤離人員。

1884年1月,戈登到達開羅;在開羅,他再度被委派為總督,並踏上了前往喀土穆的不歸路。2月18日,他抵達了喀土穆。

戈登開始著手遣返婦孺和傷者回到埃及,約2500人在救主軍封鎖道路前被撤離。

戈登希望有影響力的地方領導人Zobeir能接管蘇丹,不過英國政府以他曾經是奴隸的身份拒絕。

叛軍在喀土穆和蘇丹東部附近不斷進攻,而薩瓦金的埃及軍隊則不斷的被擊敗。

一支由葛雷漢(Gerald Graham)將軍的英國部隊曾被遣到薩瓦金,並迫使叛軍撤離當地。

戈登曾強烈主張從薩瓦金到柏柏爾的道路應重新開放,不過這要求被倫敦政府所回絕。

4月,葛雷漢將軍和他的軍隊撤離。5月,柏柏爾的守軍投降,喀土穆被完全隔離。

1884年3月18日,喀土穆的攻城戰開始。雖然英國政府決定放棄蘇丹,但民間仍有許多人呼籲派兵拯救戈登



(電影-沙漠龍虎會(Khartoum)戈登結局)


直到8月英國政府才決定拯救戈登,但直到11月英國救援隊才準備開始行動。 但當他們在1885年1月28日抵達時,發現喀土穆已經淪陷,而戈登已戰死2天了。

戈登的頭顱遭敵人砍下,懸掛示眾。

e0040579_4572752.jpg根據英國官方歷史記載1885年1月26日,馬赫迪士兵衝進總督府以後,發現戈登身著將軍制服,手持指揮刀,站在樓梯上等著他們。

戈登和總督府院內黑壓壓的馬赫迪士兵對峙了幾分鐘,一時間鴉雀無聲。這時一個名叫沙辛(TahaShahin)的馬赫迪將領大喝一聲:「遭天譴的傢伙,你的末日到了!」話音未落便投擲出手中的長矛,透入戈登的胸膛。

戈登一臉的輕蔑,身體只是晃動了一下。

接著又有兩支長矛刺中戈登戈登這才倒地,馬赫迪士兵於是一湧而上,刀斧齊下。

戈登死後,他的頭被馬赫迪士兵割下來高掛在樹上示眾,那一雙無神的眼睛依然瞪視著北方。

e0040579_15172398.gif
:「Gordon of Khartoum 安心上路~威靈頓比戈登好命多了!」

e0040579_16511315.jpg
:WTFM全軍破敵陣線
[PR]
by cwj36 | 2008-12-28 05:01 | -亞洲專區-

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

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War of the Spanish Succession,1701年 - 1714年)

(施工中)

18世紀はじめにスペイン王位の継承者を巡ってヨーロッパ諸国間で行われた戦争(1701年 - 1714年)。また、この戦争において北アメリカ大陸で行われた局地戦はアン女王戦争と呼ばれる。

哈布斯堡王朝的最後一位西班牙國王卡洛斯二世「中魔者」(El Hechizado)

遺囑裡宣明傳位→法國國王波旁王朝路易十四的次孫-安茹公爵腓力(後來的西班牙腓力五世)

奧地利哈布斯堡王室的不滿→哈布斯堡王室的奧地利大公查理(即後來的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查理六世)→《1713國事遺詔》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
[PR]
by cwj36 | 2008-12-27 10:55 | -Empire時代-



日露戰爭203高地

日俄戰爭(日本稱為日露戰爭)是1904年2月6日爆發,1905年9月5日結束的,俄國和日本為爭奪在朝鮮半島和當時的滿洲地區(後稱中國東北)霸權的戰爭。

也是日本「白兵肉彈」戰術發揮到淋漓盡致的戰役。

e0040579_14524059.jpg


聞名的旅順西線制高點「203高地爭奪戰」屬於旅順攻圍戰(此役日軍投入14萬名,日軍死傷59304名。帝俄軍隊23萬名)中典型的攻山頭戰役。

1904年7月19日日本軍方發300個防盾給第三軍以抵抗馬克沁重型機關槍~1904年11月28日203高地攻撃開始~

1904年12月5日,戰場指揮官乃木希典大將駕著機槍逼迫日軍以「白兵肉彈」戰術衝鋒肉搏,並敢死隊奪取203高地(今旅順的白玉山)。

命令士兵只准前進,不得後退,否則一律就地擊斃。

經四天惡戰,日軍攻下水師營南堡壘幾個小炮臺,而主攻目標203高地卻久攻不下。

乃木希典心急如火,以致病倒在床。

無奈於9月22日下令停止攻戰。這次總攻,日軍死傷7500人,俄軍傷亡4450人。

之後,從10月30日至11月2日,日軍發動第三次總攻,主攻東線制高點----望臺山和東雞冠山,也未成功。

e0040579_14593794.jpg


1904年11月26日,乃木希典下達第四次總攻擊令。

令所屬的3個師分頭攻打松樹山堡壘和東雞冠山炮台,久攻不下後,乃木把剛從國內增援來的第七師全編到第三軍裏,投入4個師近10萬人的兵力,想盡快攻下東線制高點,仍不能取勝。

e0040579_1743582.jpg


乃木後來改變戰術,從4個師抽調3000名精壯士兵,組成6個敢死隊,隊員右臂纏上白布作標誌,日軍稱之為「白襻隊」,向松樹山西麓強攻。

出發前,乃木在水師營東北一個高地親自接見隊員,並提出嚴厲要求:不期生還,決死戰鬥;臨陣脫逃,斬殺不赦。

傍晚,在炮兵掩護下,敢死隊出動。晚上,日軍敢死隊借著月光,跨越戰壕衝入俄松樹山第四堡壘。

日軍大部掉落俄軍壕溝陷阱中。

俄軍利用探照燈掃瞄,以馬克沁重型機關槍射殺敢死隊,雙方激戰,白刃格鬥。

爭奪至次日淩晨2時,敢死隊死傷過半,「白襻隊」的突擊不能成功,餘部撤回。



最後激戰由第七師團,並第一師團殘存部隊主攻,之後戰術由滿州軍總參謀長兒玉源太郎定案日軍28個連隊採舟波性的攻擊,每隔15分鐘部隊接連衝鋒。

短短的200多公尺小山坡日軍動員六萬多人、發射砲彈一萬多發,連山頭都被削平達3公尺,可見戰況之激烈。

當時帝俄守軍擁有日軍所沒有的先進武器:手榴彈與馬克沁重型機關槍。

而俄軍方面遼東地區總司令官是施特塞爾中將,旅順要塞司令官是史密魯諾夫中將,旅順港司令官為古雷葛勒維其少將,旅順要塞陸上防衛指揮官為肯德拉切夫少將。

旅順地區全部帝俄守軍約42000名,大炮640門,軍營52處。

203高地爭奪戰日軍戰死5052名,且日軍戰場指揮官乃木希典的次子乃木保典少尉於11月30日戰死於此役中的203高地西北坡(在戰死之地豎有一碑」乃木保典君戰死之所」)。

乃木希典的長子乃木勝典中尉已於5月27日傍晚5點30分因戰受傷死於第二軍(由遼東半島鹽大澳登陸)南山戰役此役日軍死傷4387名並獲勝。

日軍於1904年12月5日拂曉攻擊開使先是由炮兵重炮(當時從日本東京及大阪190門海岸防衛用的大口徑直徑28cm的霰彈重炮中緊急運來18門支援旅順第三軍,一發炮彈有300kg重。(類似重炮臺灣日治時期基隆港邊警局消防隊上邊的山頭也配置,直到1970年代才拆除)轟擊山頂俄軍陣地。

轟擊中第二十七連隊集成第三中隊衝鋒佔領203高地西南山頂,接著第28連隊集成第一中隊肉博衝鋒佔領203高地東北山頂,傍晚再由集成第25連隊攻克203高地中央山頂。

守衛高地的俄軍全部壯烈戰死。日軍戰場記錄顯示,當日軍攻下203高地之西南山頂,東北山頂,及中央山頂時,山頂俄軍陣地幾無一人存活,俄軍戰至最後一兵一卒。

12月5日由日軍佔領203高地後由永野修身上尉指揮的陸軍(多為水兵移籍補充)以炮擊消滅了俄國東洋艦隊。

白兵突擊是日軍在進行白刃戰時所喊的口令的成功戰例,助長了日軍作戰指導思想中濃厚的唯意志論傾向,以至於把刺刀突擊、白刃決勝稱為是攻擊精神的結晶。

日本軍人從入伍起,就接受日軍白刃戰天下無雙的教育,無論從精神上 還是在訓練上都格外注重白刃格鬥(銃劍術)。

所以在整個戰爭中,日軍的這種自信貫穿始終,也就引發了所謂大規模的「 萬歲衝鋒」(banzai charge),事實證明在優勢的自動火力面前通常都是死傷慘重。

由於日俄戰爭乃木希典使用「白兵肉彈」戰術致日軍死傷慘重,戰死2個兒子,還引發乃木希典自殺請罪之念。

在戰後,由於受到司馬遼太郎作品《坂上之雲》的影響,有論者開始評價在二戰前與東鄉平八郎一起被多數日本人奉為「軍神」的乃木希典是無能的「愚將」。

不過對於乃木希典能力的爭論至今仍然持續。

乃木希典語錄

e0040579_12472256.jpgv:「肥馬大刀無所酬,皇恩空沿幾春秋。斗瓢傾盡醉余夢,踏破支那四百州。」(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第一旅團長)

v:「爾靈山險豈難攀,男子功名期克堅,鐵血復山山形改,萬人齊仰爾靈山。」(1904年日俄戰爭 ,爾靈山 乃木希典為203高地取的名,203之諧音)

v:「兩軍對峙今若何?戰聲恰似迅雷過!奉天城外三更雪,百萬精兵渡大河。」(1905年日俄戰爭末期 )

v:「就像一位叫化子討到一匹馬,既不會騎,又會被馬踢」 (第3任台灣總督時期,被台灣反日份子搞的頭昏腦脹,認為台灣是塊燙手山芋)

e0040579_0154686.gif
:「乃木兄有踏破支那四百州豪語,卻被殖民地臺灣人踢乎?」
e0040579_015350.gif
:「東鄉兄~打俄羅斯、中國人易,打臺灣人難啊~嗚......」



e0040579_16511315.jpg
:WTFM全軍破敵陣線
[PR]
by cwj36 | 2008-12-26 12:24 | 【日本幕末維新】

1916 索姆河戰役

第一次世界大戰中規模最大的一次會戰

1916 索姆河戰役(Battle of Somme)




【電影Crossing The Line)】

索姆河戰這場戰役是協約國在1916年總戰略進攻計劃的一部分。

計劃擬定的內容是:法國第6集團軍费迪南·福煦(Ferdinand Foch)將軍與英國第4集團軍道格拉斯·黑格(Douglas Haige)將軍的統一指揮下,突破囤駐在富科庫爾、埃比泰訥(40公里)地區的德國馮·貝洛(Fritz von Below)將軍之第2集團軍的防禦陣地;將騎兵兵團調向法軍負責的佩羅訥、莫伯日和英軍負責的巴波姆、康布雷打開突破口。

英、法聯軍共有32個步兵師和6個騎兵師,2189門火炮,1160門迫擊炮,約300架飛機;德國第2集團軍則有8個步兵師,672門火炮,300門迫擊炮和114架飛機。德軍防禦由3道陣地組成,全縱深為7至8公里。

雙方準備了5個多月,首先進行7天(6月24日—7月1日)的砲擊。
炮擊持續了整整一周,在這期間,英、法軍還向德軍陣地不定期地發射化學炮彈,他們認為持續這麼長時間的炮火準備應該是效果顯著的。

6月30日夜晚,炮擊到了最後階段,也達到了最高潮,準備投入進攻的英、法軍士兵都爬出塹壕,感歎地觀看著戰爭史上的奇景,德軍陣地上炮彈爆炸的閃光多如繁星,與夜空中的星星連成了一片。

  炮擊早已把德軍陣地上的鐵絲網炸得七零八落,大部分掩體已不復存在,塹壕和第一陣地的交通壕被夷為平地,德軍第2集團軍的觀察和通信配系被摧毀,許多炮兵連失去了戰鬥力。

雖然幾乎完全摧毀德軍第一陣地,部分摧毀第二陣地,但失去了進攻作戰在戰術上應保持的主動性。

英國第4集團軍(由道格拉斯·黑格將軍指揮)從馬里庫爾至埃比泰恩25公里正面向巴波姆方向實施主要突擊,由英國第3集團軍第7軍在其左翼掩護;法國第6集團軍(由费迪南·福煦將軍指揮)從羅西耶爾以北索姆河兩岸向佩羅訥方向實施輔助突擊。

早晨7時30分,道格拉斯·黑格將軍的英軍的陣地上突然響起了刺耳的軍哨聲,只見英軍士兵爬出戰壕,開始向德軍陣地前進。就在這時,英法軍的炮兵開始了衝擊前最猛烈的炮火掩護,德軍陣地立刻又被彈雨所覆蓋。

但是,德軍已從潛望鏡中發現英、法軍的動向,士兵們全部蹲在坑道口,準備佔領表面陣地。英、法軍的炮火向後一延伸,德軍立刻從地下工事中傾巢而出,他們把沉重的馬克沁機槍(Maxim gun)全都搬上陣地,迅速地挖好掩體,把黑洞洞的槍口指向陣地前的開闊地帶,居高臨下地準備射擊。

當日,法軍和英軍右翼突破德軍第一道陣地,但英軍左翼為德軍壕溝陣地所阻。道格拉斯·黑格的英軍採用密集隊形突擊, 遭德軍馬克沁機槍的強大火力殺傷,損失近6萬人。(英軍戰死19,240人、戰傷57,470人。)



索姆河戰役中英法聯軍衝向德軍陣地時,德國人以平均每百米一挺馬克沁MG08機槍的火力密度,向40公里進攻正面上的14個英國師瘋狂掃射,英軍一天中傷亡了近6萬人,舉世震驚。

此役之後,馬克沁機槍被各國所重視,西方列強的軍隊都紛紛裝備了馬克沁機槍及其衍生型。自此機槍就大量進入了人類的戰場,直到現在。



【電影未婚妻的漫長等待(Un long dimanche de fiancailles )索姆河戰役】


7月2—3日,黑格英軍右翼和法軍攻佔德軍第二道陣地,法軍一度佔領巴爾勒、比阿什等德軍防禦要地。

此時,德軍統帥部也意識到了英、法軍在索姆河進行的攻擊規模是空前的,其目的和企圖也許決不僅僅是牽制凡爾登方向的德軍,如果掉以輕心,也許會造成整個戰線的崩潰。

因此,德軍迅速抽調兵力,加強第2集團軍的力量,整個集團軍增加到3個軍,即預備隊第14軍、第6軍和第9軍,步兵師由8個增加到21個,此外還有27個重炮連,15個輕炮連,30架飛機。

此後數日,由於德軍投入預備部隊以及英、法聯軍本身在突破戰術和指揮調度方面存在著嚴重缺點(對各地區的突擊規定繁瑣,限制了軍隊的主動性等),以致推進緩慢。

7月19日,德軍指揮部又投入新一波預備部隊,為便於指揮,將第2集團軍分編為由貝洛將軍指揮的第1集團軍和加爾維茨將軍指揮的第2集團軍。並在防禦上加長縱深,構築了補充防禦地區。

7月中旬,英、法聯軍僅向前推進數公里,未達成作戰的預期目標。因為英軍指揮官黑格為了能在主要突擊方向取得縱深突破,要求法軍給予積極協助,指示法軍將第6集團軍的力量重心移到索姆河以北。

但法軍指揮官卻我行我素,根本不理睬英軍的要求。繼續指揮該部在索姆河以南進行離心方向的進攻。英法聯軍戰鬥指揮上極不協調,雙方的作戰方針完全不一致。結果,到7月17日,英軍僅前進3公里,法軍推進了6公里。

7月底至8月中旬,英、法聯軍將其部隊增強至51個師、飛機增加至500架;而德軍增加到31個師、飛機增到300架,由於作戰的遲緩、膠著,遂轉變成為消耗戰。



【空戰英豪(Flyboys )】

9月3日起,法國米舍萊將軍的第10集團軍、英國加夫將軍的第5集團軍分別投入戰鬥,戰場正面範圍擴大到50公里寬的戰線。

德軍增強至40個師,又不停加強陣地的防禦工事。德軍的機槍和鐵絲網發揮了巨大的作用,英、法軍每前進一步,都要付出極大的代價。因此英、法軍隊的推進速度平均每晝夜僅有150至200公尺。

就在這關鍵時刻,天不作美,一連多日下起了暴雨,加上大霧,使炮兵無法得到航空偵察和幫助,泥濘的道路也使重炮無法向前轉移。但英、法軍並未放棄進攻的企圖,他們打算以一種新式武器來加快戰役的進程。

e0040579_21475315.jpg9月15日,英軍第一次使用新式兵器—Mark I tank坦克,配合步兵進攻,推進了4至5公里。由於坦克的機械性能不佳,參戰的49輛坦克在從集結地域出發到達衝擊出發陣地的過程中,有17輛由於機械故障在中途拋錨,到達衝擊出發陣地的只有32輛。

在開始衝擊後,又有5輛坦克陷入泥沼之中不能動彈,另外9輛坦克機件損壞不能參戰,所以最後實際衝擊到達德軍前沿陣地的,只有18輛坦克。

初次參戰的18輛坦克就顯示了驚人的威力。這一天,英國以21個步兵師的兵力,在坦克的支援下,在10公里寬的正面上分散攻擊,5小時內向前推了4公里至5公里,這個戰果以往要耗費幾千噸炮彈,犧牲幾萬人才能取得。

英軍部隊未受多大傷亡就佔領了德軍放棄的掩體,繳獲了德軍丟棄的機槍和火炮。其中有一輛坦克未放一槍就攻佔了一座村莊;另有一輛坦克奪取了一條塹壕,並俘虜了300多名德軍士兵。

這是戰爭史上第一次使用坦克,對守備方的德國步兵產生了心理震撼,使他們放棄陣地不戰自退。但由於坦克的技術與裝備尚未完善,加上戰線寬廣(10公里18輛坦克),仍然沒有達成打開突破口的作戰目標。戰術層級的運用成功並未能引導作戰勝利。

雖然英軍後來又使用了兩次坦克,同樣收效不大,倒讓德軍開始學習如何對付敵方這個龐然巨物。

雖然坦克的參戰取得了一定的效果,為英軍的進攻增添了聲勢,但未能幫助英軍徹底突破德軍的防線,因為在寬大的進攻正面上僅僅使用了18輛坦克,效果太有限了。

德軍統帥部及時總結對坦克作戰的經驗,並命令前線部隊利用一切手段摧毀坦克,粉碎英、法軍的進攻,所以當英軍坦克再次出現在德軍前沿時,德軍士兵已不再恐懼了。他們利用機槍和小口徑炮以及手榴彈等武器,向英軍坦克展開進攻。

結果,英軍坦克有9輛不是陷在彈坑裏,就是被德軍擊毀,只有4輛坦克與步兵一起,佔領了德軍第一線掩體,控制了索姆河和昂克爾河之間高地的棱線。

進入秋季後,氣候開始惡化,由於陰雨連綿、道路泥濘,戰鬥漸漸平息,到了11月完全停止,英、法兩國的作戰計畫宣告失敗。



索姆河戰役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典型的、雙方傷亡皆極為慘重的陣地戰。不論是雙方所投入的兵力、兵器,都是本次大戰中最大的戰役。

英軍投入作戰有54個師,法軍32個師,德軍為67個師。英、法聯軍傷亡79萬4千人,未能突破敵方防禦,僅推進5—12公里。

一連の戦闘でイギリス軍498,000人、フランス軍195,000人、ドイツ軍420,000人という膨大な損害を出したが、いずれの側にも決定的な成果がなく、連合軍が11km余り前進するにとどまった。

德軍損失53萬8千人,雖然失去240平方公里的壕溝陣地,卻成功攔截了協約國的戰略目標。但進攻方在西南戰線的勝利仍使得戰局的主導權逐漸從德國移向協約國一方。

至於用兵學方面的檢證是:在正面狹窄的地段上,接連實施多次突擊來突破陣地防禦的戰術,成效不大,而且極有可能耗損巨額兵力。

此外,這場戰役促使其他強權國家開始裝備坦克等類型的陣地突破用重型器械,並發展反制兵器,帶動並啟發了戰間期與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各國軍工業的蓬勃發展

一將功成萬骨枯,英軍道格拉斯·黑格後來被封爵,現在白廳街上還樹立著他的雕像。 很多人對此很有意見,這跟日本武神乃木希典於日俄戰爭令日軍衝向機關槍損失慘重錯誤的戰術一樣愚蠢。

日後的德意志帝國首領希特勒當年就曾參加索姆河戰役。

這場戰役的殘酷倒是空前的,坦克、毒氣、轟炸機都作為新式武器在索姆河戰場上使用。

當年也有數萬中國勞工迫於生計,應招來到索姆河戰場上,為英法協約國挖戰壕,做飯,運輸,近萬人死在這個地區。

第一次世界大戰擊落最多敵機的戰鬥機王牌,共擊落80架敵機之多德國戰鬥機王牌中的王牌,外號紅男爵(The Red Baron)里希特霍芬於1918年4月21日早上11時在索姆河(Somme River )附近的莫蘭角(Morlancourt)飛行時被一顆.303口徑子彈擊中後身亡。(網整)


:「JOIN WTFM NOW~」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8-12-26 00:54 | 【WW1 Total War】

聖女貞德 Jeanne d'Arc



法國民族英雄-Juana de Arco





對貞德的祈禱文:

面對著妳的敵人,面對著騷擾,嘲笑,和對妳的懷疑,妳仍然堅持著妳的信仰。

即使當妳遭到遺棄,沒有任何朋友,妳仍然堅持著妳的信仰。

即使面對著必然的死亡,妳仍然堅持著妳的信仰。

聖女貞德,我但願我能夠如妳一般堅持我的信仰。

我請求妳與我一同在我的戰場上馳乘。

幫助我謹記著我應該做的堅持。幫助我堅持著我的信仰。

幫助我相信我有能力做出成功而明智的行動。

阿門~




英國人將燒焦的木炭撥開,暴露出焦黑的屍體,以向人群證明她的確死了....

接著又燃燒了屍體二次,以避免她的骨灰被人收集。

英國人將貞德剩餘的灰燼都扔進了塞納河。

負責點火的劊子手後來形容他當時:

「……非常害怕燒死了一位聖女而會被打入地獄。」

【YouTube】聖女貞德 焚


她被英國人整整燒了三次屍骨無存後數百年....

於1920年5月16日被教廷封為聖人,她的紀念節日被定在5月30日。


她成為了羅馬天主教會裡最受歡迎的聖人之一。
[PR]
by cwj36 | 2008-12-25 06:02 | 【英、法、蘇、愛篇】





Siege of Orléans

e0040579_5584816.jpg英法百年戰爭中一個重大的也是最後的轉折點-奧爾良之圍,是指發生於1428年10月12日-1429年5月8日之間,英國軍隊對法國城市奧爾良的圍攻戰。

1428年10月,英軍包圍;通往法國南部的門戶﹑盧瓦爾河畔重鎮奧爾良,妄圖一舉吞併整個法國。

英軍在奧城外圍的十個據點,建築各型大小攻城的堡壘。尤其在正對羅亞爾河的南門上所興建的橋頭堡,稱為瞭望臺,極其堅固。它長寬約各三十公尺的小規模建築物,既高且厚的石壁建築,四周並設有戰壕和城牆。

受圍困達半年之久的法軍,在國民族英雄聖女貞德鼓舞下,士氣大振,最終英軍落荒而逃。奧爾良之圍得到解除。這次勝利是百年戰爭的轉折點,對交戰雙方的震動很大。法國人民熱愛貞德,稱她為「奧爾良的女兒」

英軍最終損失約4000人,而法軍防守反擊方損失僅200餘人

歷史戰役體驗下載:奧爾良之圍(Orleans_1429 )

解壓縮後放置於Medieval II Total War\data\world\maps\battle\custom
[PR]
by cwj36 | 2008-12-25 05:35 | 【英、法、蘇、愛篇】

華盛頓看不懂法文亂簽字
引爆 法國-印第安戰爭
French and Indian War
當不上正規英軍軍官的華盛頓


美國國父美獨份子華盛頓22歲的時候,華盛頓無意間成為了法國印地安人戰爭(French and Indian War英法及印第安人在北美的戰爭又稱為法國-印第安戰爭,歐洲七年戰爭時期)的導火線之一。

【YouTube】French and indian war

e0040579_2232535.jpg華盛頓早年在法國印第安人戰爭(French and Indian War)中曾擔任支持大英帝國一方的殖民軍軍官。

這場殖民地所參加的第一場戰爭起源於1753年,法國人開始在當時屬於維吉尼亞州領土的俄亥俄谷地(Ohio Country)建立許多堡壘,這是法國人的戰略之一。

法國人得到當地原住民的支持,試圖阻止英國人繼續向西擴張他們在美州的殖民地,並阻擋殖民地內的英國軍隊。

維吉尼亞州的總督是羅伯特·丁威迪(Robert Dinwiddie),當時擔任少校的華盛頓替他向法國指揮官遞交了最後通牒書,要求法國人離開。華盛頓將過程透露給當地的報紙,而他也因此成為傳奇人物。

在1754年春天,當時佛吉尼亞下議院投票決定,籌集資金建立一支300人的軍隊,以保護俄亥俄領地的定居者不受法國武力的威脅。

華盛頓被任命為這支隊伍的副指揮,中校軍銜。

4月份,他率領著160人離開了亞歷山大。

他的任務是保證位於阿勒格尼山脈和莫農格希拉山脈之間的戰略要地的安全,因為俄亥俄公司已經在那裏建立了要塞。

經過一番艱苦跋涉翻越過阿勒格尼山脈以後,華盛頓聽說一支人數過千的法國軍隊已經佔領了剛建成一半的要塞,並將它改名為迪凱納堡。

目前他們正在當地的幾個印第安人部落中繼續擴大法國的影響。

最重要的情報來自華盛頓以前的同伴和重要的印第安同盟塔納查理森(Tanacharison)。

他寫信告訴華盛頓:「如果您不立刻過來幫助我們,我們就會一敗塗地,也許再也見不到您了。」

由於敵人的力量十分強大,華盛頓決定在塔納查理森的營地附近修建一個臨時的防禦工事,然後聯合盡可能多的印第安同盟軍,等待援軍的到來。

塔納查理森答應給予支持,但也警告說敵人也正結集起來準備對付他們。

5月27日,塔納查理森發現附近出現了一支法國軍隊,於是派出一夥勇士離開迪凱納堡,來到40英里以外的大草原加入華盛頓的部隊。

5月28日清晨,華盛頓發現一支32人的法國巡邏隊在一個被塔納查理森描述為“幽暗的低地”的林中幽谷安營紮寨(Battle of Jumonville Glen)。

他派出了40人的小分隊,在塔納查理森的印第安同盟軍支援下,將法軍的營地團團圍住。

在第二天提交給維吉尼亞州總督丁威迪的報告中,華盛頓極為簡略地彙報了後來發生的一切:「接著我與塔納查理森聯合起來……按照部署,對他們展開了全方位的進攻。

經過大約15分鐘的戰鬥,敵人10死1傷,21人被俘,法軍司令朱蒙維爾(Ensign Jumonville)也在死者之列。”」

華盛頓的日記記載得則更加簡略,但透露了更多的內情:「我們殺死了朱蒙維爾和其他9個人……印第安人取下了死者的頭皮。」

法軍首領朱蒙維爾爵士雖然在戰鬥中身負重傷,卻仍想解釋說,他們是代表國王路易十五來執行和平使命的,就像前一年華盛頓代表英王在俄亥俄領地的爭端中聲張主權一樣。

不懂法語的華盛頓正試著理解這些翻譯過來的外交資訊,然而塔納查理森顯然能說一口流利的法語,他早就明白了朱蒙維爾的意思,於是決定用自己的方式解決問題。

塔納查理森走到朱蒙維爾躺著的地方,用法語宣佈說:「你還想耍陰謀!」然後用他的短柄斧劈開朱蒙維爾的腦袋,將他的頭顱劈成兩半,取出腦漿,然後把鮮血淋淋的手洗乾淨。

接著,塔納查理森手下的印第安戰士們也砍死受傷的法國士兵,取下他們的頭皮,甚至還將其中一個人的頭砍下來,掛在樹樁上。所有這些都在我們這位可憐的、被嚇得目瞪口呆的中校軍官華盛頓的眼皮底下發生。

接著華盛頓在那裡建立了一座名為尼塞西蒂堡(Fort Necessity)的堡壘。

然而一個很少引起人們注意的事實卻是,華盛頓在尼塞西蒂堡的部署實際上意味著將軍隊暴露在易受攻擊的可怕境地。

果然法軍和印地安人部隊很快就圍殺過來。

華盛頓的手下有100多人傷亡,而敵軍卻只戰死了5個人,雙方形成強烈的對比。持續不斷的步槍火力和惡劣的天氣狀況造成了軍隊的恐慌,而當謠言聲稱印第安援軍就要到來,並將他們趕盡殺絕時,這種恐慌更是變本加厲了。

在數量更多的法軍和其他印地安人部隊進攻下,這座尼塞西蒂堡很快便被攻陷,華盛頓也被迫投降。

最令人尷尬的是,投降條款還提到了華盛頓「刺殺朱蒙維爾先生」一事。

華盛頓在這份投降文書上簽了字,就意味著他也同意英國人,尤其是他本人,在法國國王的外交特使遇害一事上負有責任;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也意味著英國人在法印戰爭中起了挑釁作用。

華盛頓自始至終都聲稱,他從來沒有在投降條款中看到過「刺殺」一詞。

他還抱怨從法文原件翻譯過來的英文條款十分難懂,而且投降文書還被雨水打濕過,字跡模糊,難以辨認。

他斷言,如果知道這些條款的真正含義,他絕對不會同意簽署投降文書。

然而,考慮到當時的情況如此絕望,我們很難想像他還有可能作出其他的選擇。

e0040579_17202692.gif
:「因為這份文書用法文寫成,我華盛頓根本就看不懂~so what..ccc」

而這份文書導致了國際間的事變,成為法國印地安人戰爭的起因之一。

華盛頓在同意一年之內不返回俄亥俄谷地後被法國人釋放。

華盛頓帶著被包圍的殘餘部隊於7月4日離開了尼塞西蒂堡——絕沒想過將來會為這個日子大張慶賀——只感到自己名譽掃地。

馬裏蘭的總督霍雷肖‧夏普在報上撰文批評華盛頓在尼塞西蒂堡的表現,他將那場戰鬥描述成一場大潰敗,而華盛頓則是一個既無經驗又容易衝動的危險人物。

而法國人則站在他們的立場上,基於華盛頓在「朱蒙維爾大屠殺」中的表現,將他看做英屬美利堅人背信棄義的最佳代表。

他們抄查了華盛頓留在尼塞西蒂堡的日誌,引用其中隱瞞了朱蒙維爾慘案真實情況的段落,以此說明他有多麼的心口不一,華盛頓是卑鄙小人。

e0040579_2233379.jpg華盛頓一直渴望加入英國軍隊,當時殖民地的居民都對此不感興趣。他在1755年終於等到機會,當時英軍發動遠征,試著重新奪回俄亥俄谷地。華盛頓聽命於英國將軍布雷多克 (Edward Braddock) 麾下。

遠征行動在莫農加希拉河戰役(Battle of the Monongahela)中遭受災難性結果。

出戰的英軍1,459位士兵中,有將近1,000名士兵被殺或受傷。

法軍及其印地安盟友利用游擊戰術將英軍打的潰不成軍並殺害了布雷多克將軍(Edward Braddock) 。

相當不可思議的,在莫農加希拉河戰役中華盛頓的外衣被4發子彈擊穿,但他仍毫髮無傷,同時他冷靜的在炮火中組織軍隊撤退。

在維吉尼亞州,華盛頓成了英雄人物,雖然戰爭的重心已經轉移到別處,他繼續領導了維吉尼亞第一軍團好幾年。

在1758年,他隨著John Forbes將軍展開另一次遠征,成功的將法軍驅離了杜根 (Fort Duquesne) 堡壘。

e0040579_22335636.jpg
華盛頓最初軍事生涯的目標是希望成為正規的英軍軍官,而不僅是殖民地民兵的軍官。

華盛頓一直未獲升遷,因此他在1759年辭去了英國殖民地民兵軍職。

當不上正規英軍軍官的華盛頓於法國-印第安戰爭結束13年後,美國獨立戰爭爆發,將成為美國國父。

e0040579_17202692.gif
:「Ankas~~~~。」
[PR]
by cwj36 | 2008-12-24 21:57 | 【美國獨立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