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皇喬治三世語錄

Y 英皇喬治三世(George III ):

e0040579_18405966.jpgz:「寧可不要頭上的王冠,也決不會放棄戰爭」(美英開戰之初)

z:「今天沒發生什麼重要的事。」(1776/7/4 美國獨立日那天)

z:「永不承認美國獨立,且承諾永恆地以永無休止的持久戰爭懲罰他們(美獨份子)的堅不服從」(英國戰敗時)

z:「我是最後一位同意(英、美)分開的,但我將是第一位去迎接美國作為獨立政權的友誼~」(會見美國大使約翰·亞當斯時)


z:「我們由於各自的皇位而似兄弟。」(惹惱中國乾隆皇帝的書信)

【YouTube】The King George III Song
[PR]
by cwj36 | 2008-10-31 18:31 | -Empire時代-

1624 明荷澎湖大戰

荷蘭提督雷爾生攻澳門失敗~
為了面子佔領澎湖島
荷將高文律據守澎湖3年
明朝發兵交戰7個月
荷蘭戰敗卻得到臺灣




西元1603年(明朝萬曆三十一年),荷蘭海將韋麻郎(Wybrandt van Waerwijck)率領艦隊到巴達維亞,派出Erasmus和Nassau兩艦至中國沿海,再次與明廷商議打開貿易,但是沒有結果。韋麻郎就改變方式,試圖以強大的武力打開中國貿易大門。

1604年6月從根據地馬來半島東岸的大泥(Patany)出發,7月中旬到達廣東海岸,先欲取得葡萄牙人佔領的澳門,因葡萄牙人獨佔了中國絲綢、瓷器的貿易,利益極大,所以先攻澳門,但是未能成功。同年8月7日轉到平湖(澎湖),在奸商李錦、潘秀等的引導下,乘島上無人防守而侵入佔領。

韋麻郎 以避暴風雨而到達澎湖這件事大肆宣揚,自以為是,決定先佔據澎湖建立城堡當做基地,再以此向明廷交涉開放中國的貿易。

但是他所提的貿易交涉立即遭福建總兵施德正拒絕,都司沈有容下令他及其艦隊自澎湖撤退,韋麻郎不得不退出佔領了一百三十一天的平湖(澎湖)。這是荷蘭人第一次佔領澎湖的經過。

1622年(明朝天啟元年)4月10日在爪哇巴達維亞荷蘭總督顧恩(Jan Pieterszoon Coen)命提督雷爾生(Cornelis Reyrsz)率領艦隊十二艘遠征澳門,奪取葡萄牙在中國壟斷 的瓷器與絲製品獨佔利益。此時的澳門有葡軍三百人,船艦約四艘。

英國與荷蘭二國並簽訂軍事同盟,將針對葡西兩國的殖民地進行各種攻擊行動,而現在葡西兩國幾乎將全部力量放在南北美洲的廣大土地上,相對地,遠東地區的軍力顯著薄弱。澳門很有可能是下一個攻擊目標。

荷蘭人的進攻有一百三十六名在澳門登陸戰中陣亡。另有一百二十六名受傷,四十名被俘。此役荷軍大敗,顏面盡失。

在海戰方面,澳門的砲台發揮了力量,有一艘荷艦被被擊沈。
不論海戰、陸戰皆失利,英人憤恨不已,認為荷方洩漏軍情,不肯再與荷軍合作,自行將四艘戰艦帶離。

雷爾生在澳門吃了兩個大敗戰,盟軍亦棄他而去,雖然掌控全國最精華的海軍,卻連一個小小的澳門也吃不下來,只覺得前景一片茫茫,不知何去何從,更不敢回到巴達維亞,因此苦惱異常。

副將高文律(即Kobenloet,或云係荷蘭人職官名稱,待考。有可能Governor知事之譯)於是建議艦隊北行,佔據無人防守的澎湖群島。高文律建議並提醒在1604年韋麻郎提督為了開拓與中國的貿易,就曾佔領過澎湖群島。

1622年7月11日,雷爾生大軍轉從紅木埕登陸,進入無人防守的澎湖島。七艘軍艦外加戰士九百人,以澎湖為根據地四出掠奪。

在各離島上,荷人強俘了四千多名中國百姓作為奴工,另有戎克船三十艘、漁船六百餘艘。8月起將強擄來的漢人奴工強迫在澎湖本島風櫃尾北邊建築紅木埕要塞(現在的馬公 附近),周圍有120丈,城的面積為180平方公尺。

不僅在澎湖本島同時也於金龜頭、蒔裹、白砂、漁翁、八罩諸島興建類似城堡,要塞城堡大都為方形每邊約56公尺,是標準的荷蘭式方形城堡。城堡四角另築有三個突出的稜堡,稜堡上設置大砲二十九門,以為長久據守之計。

整個要塞利用最原始的土牆築成,歷經三個月於同年十一月建造完成。漢人奴工被虐待過度勞累而死者達一千三百餘人。

剩下未死的漢人奴工二千五百人,加上海盜的掠奪品,皆被雷爾生當作禮物送給巴達維亞荷蘭總督顧恩

這些任意捉來的漢人兩人一綁,強制勞動,等築完城後,再把這些漢人當做奴隸賣到巴達維亞。荷軍在輸送漢人奴隸的途中,全然不顧其生死。

例如,從記錄中得知,從澎湖島上船共有270名漢人,抵達巴達維亞者僅有137名,其他不是忍受不住虐待痛苦而死亡,就是因生病而活活被投入海中;顯見十七世紀歐州人道德觀完全以利益為依歸。

雷爾生佔據澎湖,為了掙回顏面,一方面連絡漢人海盜李旦,並派船艦二艘,鬼鬼祟崇地出現於福建漳州沿海的峿嶼附近,阻擋中國船往來馬尼拉,阻礙西班牙人的貿易,企圖獨霸台灣海峽,以達成海上絲路的龐大利益。

明廷由各州府的報告得知紅毛人在澎湖及海上的各種暴行,並不了解為何紅毛人如此大膽向明廷挑戰,只知深懼紅毛人勢力伸入華南,即下令設法防患未然。

福建巡撫商周祚雷爾生撤出澎湖,雷爾生置之不理。

繼任巡撫南居益知道非以武力驅逐不可,態度轉為強硬,遂召總兵俞咨皋(抗倭名將俞大猷之子)商議對策。

福建巡撫南居益及福建總兵俞咨皋皆採取武力對抗,並採用海上巨寇鄭芝龍來對付紅毛番,以資對抗自已海上武力的不足。

最後決定於1623年(天啟三年)9月5日,施行「海禁」。並在翌年1624年1月2日,下令福建總兵俞咨皋、守備王夢熊,率領兵船至澎湖,登陸白沙島,與荷軍接戰。

俞咨皋率兵二千,欲自白砂灣的東方鎮海港登岸,但船一接近白砂灣,荷蘭軍艦便施以砲擊,若離開,荷艦則不予追擊。俞咨皋苦不堪言,無法將兵士送上岸。

隨即向巡撫建議應另以明軍兵船攻擊荷船,取得海上優勢,好讓大軍可登陸,則驅逐在澎澎的紅毛人當不日可成。

鄭芝龍因荷蘭人以澎湖為基地擴大海盜行為。並搶奪了懸有鄭芝龍令旗的二艘商船而接受明朝招安攻擊荷蘭人。

鄭芝龍採聲東擊西之策看到誘導所有荷艦齊集,即進行攻堅行動,雖然不能一舉將荷蘭軍驅逐出澎湖,但重要的是一種牽制行動,並讓俞咨皋率兵自白砂灣的東方鎮海港登岸。至此聲東擊西之策奏效,明軍得以登陸,再以強大的陸軍向荷蘭施壓。

在中國軍隊的攻擊下,高文律守將率荷軍約1000人大部龜縮于媽宮澳,一部分固守風櫃尾。

為全殲敵軍,福建省巡撫大量增兵(總兵力達1萬人、兵船200艘),于8月從紅木埕、文澳、西衛向荷軍發起總攻。

俞咨皋面對有堅強防禦的荷蘭城塞採用「籃堡進攻法」。

籃堡是用竹木製成約150公分立方的大籃,其內裝砂土、石子,底部常置圓棍以利推動搬運,這是一個超級大盾牌,白天士兵在籃堡後方十分安全,亦可隨時出擊,夜晚將籃堡推動前進,荷蘭人莫可奈何。

『澎湖廳志』記載道:

紅木埕城要塞「 砲樓堅緻如鐵,巡撫南宮益,遣兵攻之,賊首高文律拒守不下,官軍以藥轟之,樓傾下海。」

西元1624年,巡撫南宮益、總兵俞咨皁統率三軍與荷軍苦戰七個月,炸毀紅毛城,終於收復澎湖,奮戰抵抗荷將高文律(Kobenloet)等十二人被補。

此一戰役,明軍共動用兵船二百隻,交戰七月,耗軍費達十七萬七千餘兩,明軍生擒荷軍守將高文律。其餘荷蘭殘兵敗將倉皇逃往臺灣南部。

這樣,中國軍隊雖以雄厚兵力到處壓制荷軍,但荷軍亦堅守城塞,並由海上的艦砲掩護射擊,不肯撤退。

荷將高文律後被被送往北京斬首。

澎島既平,果將高文律等解京,明朝熹宗皇帝還『祭告郊廟,御門受俘,刑高文律等於西市,傳首各邊,以昭示天下』。

:「被中國皇帝砍頭的白人將領還真是不多~~。」

明廷為了提早結束戰局,擬定下面的兩個講和條件,出示於雷爾生,若是荷軍放棄澎湖並需拆除城堡。

一. 明廷不干涉荷軍佔領台灣。
二. 默許荷蘭商船來華從事通商貿易。

雷爾生亦提出要求,需將封鎖澎湖的鄭艦撤離,才肯接受明廷提議,將澎湖的城塞和砲台等自動毀壞。

荷蘭於1624年8月26日(天啟四年七月十三日)轉移至「大員」(台灣島),攜同駐台灣第一任長官馬蒂孫克從台江的鹿耳門(現時的安平港口,當時荷蘭人稱為Walvis Been)登陸,開始殖民台灣南部三十八年。(主要來源:臺灣人的臺灣史)

Dutch East India Company

:「明朝其實也有割台「馬關條約」,而且還是打勝訂的...lol」........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10-29 22:20 | 【荷蘭獨立Total War】

貝西埃爾元帥


出師未捷身先死—貝西埃爾元帥

讓•巴蒂斯特•貝西埃爾(Jean•Bptiste•Bessieres,1768—1813):

e0040579_16535212.jpg貝西埃爾於1768年8月6日出生於吉耶訥卡赫爾斯地區附近的普賴薩克,是一個外科醫生之子。

服役於東比利牛斯軍團22獵騎兵團(精於射擊的騎兵部隊)。在路易十六的護憲軍任上尉時,於1792年8月10日遇到奧軍,大批瑞士護軍被殺,他大難不死。

後在比利牛斯軍團中當兵。1793年重新升任軍官。1794年升騎兵上尉。1796年6月任拿破崙私人衛隊指揮官。

9月4日參加羅維利圖之戰後升少校。1797年1月14日,在裏沃利戰役中任拿破崙的衛隊長,表現出色。這支衛隊名為“嚮導者”,不僅擔任警衛,而且常使用在具有決定意義的方向和時機。

1798年4月升任上校,並隨拿破倫參加埃及遠征,並在1799年3月19日—5月20日的阿卡包圍戰和7月25日的阿布基爾戰役中因其高超的騎兵指揮才能聞名。

1800年任近衛團騎兵指揮官。6月14日參加了馬侖哥之戰,表現出色,不久任“半島衛隊”準將司令,時年32歲。1802年9月升少將。

1804年5月14日拿破崙非常欣賞他冷靜勇敢的資質,貝西埃爾封為帝國元帥和帝國騎兵衛隊司令,時年36歲。但馬爾蒙曾毒舌批評貝西埃爾「貝西埃爾要是能當元帥的話,那全地球的人都能勝任當元帥」。

1805年12月2日率近衛軍(6000人)參加了奧斯特裏茨戰役,成功地阻擊了俄國近衛騎兵,使俄軍最精銳的近衛軍幾乎全軍覆沒,指揮官瑞普烈親王也當了俘虜。

1806年10月14日和勒費弗爾元帥一起指揮近衛軍(12000人)參加耶拿戰役,在最後的反擊中將普軍霍恩洛厄軍團擊潰,並席捲了趕來增援的呂謝爾軍團。

1807年2月7—8日的埃勞戰役中,率近衛軍不斷打退哥薩克騎兵的反衝擊,當俄軍在一天激戰後陣線動搖時發動了決定性的攻擊,近衛軍慷慨激昂地衝上前去,同俄軍拼刺刀,他們滿腔怒火、所向無敵,最後擊敗了俄軍。6月14日率近衛軍作為預備隊參加弗裏德蘭戰役。曾短期任駐符騰堡大使。

1808年7月14日在西班牙蒙塔馬塔戰役中,指揮一個臨時編成的軍—包括11000名步兵和1500名騎兵—打敗了卡斯塔諾斯和布萊克將軍指揮的28000名西軍,西軍損失7000餘人,而法軍僅有70餘人戰死、300餘人受傷。曾任第二軍軍長,但不久被蘇爾特元帥代替,改而指揮騎兵。

1809年第三次法奧戰爭中任騎兵預備軍軍長(9000人)。1809年5月20日—21日參加阿斯派因.埃斯林戰役。

7月5—6日的瓦格拉姆之戰中,親自率領重騎兵師衝鋒並首先突破奧軍防線,為戰勝敵人建立了殊勳,但自己也在激戰中負傷。

1810年指揮帝國衛隊駐守巴黎,後到西班牙戰場,在馬塞納元帥指揮下參加了1811年5月3—5日的豐特斯.德奧尼奧羅之戰。

1812年9月7日博羅季諾戰役中,說服拿破崙不動用最後的預備隊—近衛軍,此舉遭人非議,認為喪失了消滅俄軍的戰機,但在10月—12月從莫斯科撤退時,這支唯一完整的精銳擔任後衛掩護,功不可沒。隨後作為近衛騎兵軍軍長參加德國戰役。

1813年5月1日,作為法軍中路縱隊的前衛剛剛渡過薩勒河就與俄普聯軍的前哨遭遇,這本來是一場小戰鬥,但戰鬥剛開始,貝西埃爾就被一顆炮彈擊中他的胸部。,不幸身亡,年僅45歲。

貝西埃爾是一位可靠、精力旺盛的將軍;對拿破崙忠心耿耿。他雖然僅有一次成功地獨-立指揮作戰的經歷,但無疑是那個年代最好的騎兵指揮官之一。
[PR]
by cwj36 | 2008-10-27 17:42 | -拿破崙時代-

菜鳥的用兵心得

這是我打網戰一個月多以來的一些心得,可以給想要精進作戰技巧的玩家參考(單機也可以)。高手們也可以給我些建議。\(^v^)/

打★號表示極為重要,後果可能足以影響戰局。
---------------------------------------------------------------------

單位戰鬥原則

分為騎兵、步兵、遠程射擊兵三個部份。

騎兵部份

1.騎兵出戰請帶幾隊支援步兵隊(槍矛兵或不差的步兵),一般情況純粹騎兵對上騎兵大約帶2隊支援步兵隊即可。在騎兵戰互有損傷時,若有支援隊協助攻擊,1隊60人的步兵對上未衝鋒的30人騎兵,就算一人只砍半刀也足以讓對方騎兵損失慘重。
必須注意的是,支援隊最好可以先跑向預定戰場(以不易被對方騎兵衝鋒的位置為佳),後面騎兵跟上。若是太晚出發,對方的騎兵早就跑了,步兵可是跑不贏四條腿的。


★2.騎兵出戰勿打散兵,應優先支援主力部隊作戰。相對的,若對方騎兵跑去追我方散兵,則會暫時無法支援對方的主力部隊作戰。(因分散作戰而導致失敗)

★3.延伸第2點講,我認為騎兵主要有三個最重要的工作:(1)打掉對方的騎兵。(2)支援主力部隊作戰,當雙方主力步兵接戰時,讓騎兵自敵人後方來回衝鋒。(3)衝鋒打垮對方剩餘的遠程射擊部隊(以及散兵)
重要性我認為依序是(1)(2)(3)或(1)(3)(2),因為(1)打掉對方的騎兵,而我方依然有剩餘騎兵的話,則進可以發揮騎兵的機動力作戰,退也可以不用擔心對方的騎兵自我軍後方偷襲。(2)及(3)則視戰局而定。當我方主力部隊與對方僵持不下或有可能敗退的情況下,騎兵優先支援主力部隊作戰。當我方主力部隊稍佔上風時,則可以找時機衝鋒對方的遠射部隊(或散兵),很有機會衝撞一下,對方的部隊就潰逃了。

4.若騎兵隊編制較少大約4~5隊,則請盡量保留騎兵隊的實力,並視情況盡量在些微損失之下擊破敵方騎兵(2隊以上騎兵打1隊敵方騎兵為佳,或者是配合支援部隊ㄧ起攻擊)。

5.若對方有帶射擊系輕騎兵(俗稱ha, horse archer,具有射擊能力的騎兵)不要讓重騎兵去追ha,因為永遠追不上而且會徒增損失(大多數的ha可以邊繞跑邊射擊),雙方主力部隊在接戰時若我方騎兵為了追趕對方的ha而調離主要戰場,可能會導致戰局因缺乏支援而失利。
另外,對抗ha的方法,最簡單的就是用ㄧ隊最便宜的弓箭隊,當ha靠近時就射擊。(但要小心被ha衝鋒)

步兵部份

1.分主力作戰部隊及預備隊,預備隊除填補前線交戰被打退的空缺,以及支援後方陣地的防禦之外,亦可視情況迂迴繞至敵側後方做夾擊,並不是只有騎兵隊可以作夾擊,尤其是雙方騎兵正在鏖戰沒空時。

2.槍兵可用做卡位以保護我方作戰部隊的弱點位置,以防止對方騎兵趁隙衝鋒或者讓對方騎兵必須繞路才能攻擊我方。(特別是在騎戰失利後,我方沒有足夠的餘力去牽制或擊退對方騎兵時。)

★3.主力作戰部隊切勿過於分散作戰,除了會被對方各個擊破外,也可能因分散作戰而導致單位士氣動搖(使得單位覺得必須獨自面對大軍而產生的負面士氣影響)。
因分散作戰而產生的士氣動搖,也包括預備隊。
即使還不到預備隊出擊的時候,也最好將預備隊放在接戰部隊後面不遠處,以穩定士氣。而進ㄧ步來說,也是利用數量上的優勢來給正在交戰的敵軍單位產生數量上的心理壓力。

4.若有需要,可以準備1~2隊砲灰兵,以農夫杯杯及城鎮民兵為佳(最便宜沒了不會心疼的兵)。
使用時機為大軍前進時或雙方互相射擊階段時,用在最前線第一隊當肉盾擋子彈
或是對方騎兵衝鋒時,跑去送死,好讓對方騎兵暫時被牽制住,利用這短暫空檔,我方騎兵截掉對方退路,從對方騎兵的後方側方衝鋒夾擊敵軍。(我方騎兵速度要快,因為較有經驗的對手玩家衝鋒後就會趕快徹退。)
第三種用法就是用低階砲灰兵去消耗對方高階兵的數量

遠程射擊兵部份(弩、弓、火槍)

1.當步兵混戰時,遠射隊可以迂迴繞至敵側方或敵後方進行射擊,以發揮其殺傷及打擊士氣之功效。(因為步兵接戰之後,遠射隊較無法射擊正在接戰的敵軍,繞到敵軍側後方則可以從敵軍側後方射擊。)
但是最好是在無後顧之憂的情況下才繞到敵側或後方。若是已經有對方的騎兵或步兵跑到我方陣地後面,則最好優先解決掉之後,再去對方陣地側後方射擊。

2.遠射隊最好能擊中射擊,與其各自射各自的,不如先解決完一隊之後再換下一隊。

總體戰略原則

★1.最好不要妄想自兩面包抄(指左翼及右翼),尤其是限制騎兵隊數較少時,有可能因為分兩路進行而使得軍力分散不集中被擊破。
所以寧可集中火力打擊一方側翼,擊退敵軍後再去支援友軍,這是較保險的作法,部隊越分散越有可能被各個擊破。除非控兵能力極佳,能夠同時顧兩邊,否則建議還是專注顧一邊較好。

★2.請隨時察看戰場上的敵我情勢,按下控制面板上大大的國家徽章按鈕,可以立即顯示目前戰場上的敵我局勢,綠色為我軍,藍色為友軍,紅色為敵軍。
這功能可以讓你知道哪裡兵力薄弱(我方或友軍)需要增援,哪裡已經差不多解決完敵人可以把部隊派去支援其它地方作戰。

★3.打要打到重點。不要拿精銳部隊去打對方的低階兵,可以用射擊或是低階兵打低階兵的方式解決。
不要去追對方的散兵,應該要優先解決對方的主力部隊(通常是放在第二線後的高階兵種)。若是已經打退敵軍,對方只剩下一些散兵,則優先支援友軍作戰,散兵就交給遠射隊及騎兵處理。

4. 瑞典國王古斯塔夫二世所進行軍事改革,即以火槍兵取代長矛兵,先以槍炮兵(遠程射擊)進行集中火力的攻擊,再以騎兵出動進行突擊,最後由步兵負責清理敵軍的三段式戰法,更成為其後戰爭的標準戰法。(這一項是指一般性的正規作戰,雖然不是絕對照這方式打,但可以給較無概念的玩家當作戰邏輯思考。

---------------------------------------------------------------------

當然戰場上沒有絕對,以上是我所歸納出來的一些用兵心得。研究一番的話,可以讓你從菜鳥變成比較不菜的菜鳥喔!(咦!那還是菜鳥阿!?…XD)
我已經盡量寫的詳細些,如果有什麼地方仔細讀了幾遍還是看不懂的話,請提出來,我再用圖解的方式說明。
或是高手們覺得那裡須要修正或建議的地方,也請提出來。
謝謝指教!~

作者{WTFM}gorillak0404

........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10-23 02:57 | 網戰Q&A

勒費弗爾

弗蘭克斯 勒費弗爾 (1757-1820 Francois Lefebvre,但澤公爵 )于1755年10月25日出生於阿爾薩斯的羅菲赫。父親是一位磨房主,以前參過軍,當過騎兵軍官。

小勒費弗爾本來打算成為一名牧師,但由於對軍事有著強烈的興趣,他最終於1773年9月10日加入了巴黎近衛軍。經過十五年的漫長軍旅生涯,他終於在1788年被提升為準尉。1789年他成為國王衛隊的少尉,在護送國王外逃的途中曾兩次負傷。

1792年,他加入正規軍,在第十三輕步兵團任上尉。不久提升為中央軍團的將軍助理。1793年12月2 日升為準將旅長,時年38歲。

1794年6月26日,他的旅奉命在弗勒呂斯獨立阻擊由查理親王率領的奧地利大軍,在戰鬥中,他以極大的勇氣堅守陣地,三次擊退奧軍的進攻,為此,在戰鬥結束後被提升為少將,調入霍希•克萊貝爾將軍指揮的薩姆佈雷-埃特-梅塞軍擔任一名師長,並在10月2日的阿爾登霍芬之戰中戰勝了奧軍。

此後,他的師成為萊茵軍團的前衛師,于1795年9月從杜伊斯堡橫渡萊茵河,並在奧普拉登、亨內夫、西格堡、阿爾騰基興等戰鬥中接連取勝。渡河戰役結束後,他的師被派遣到比利時海岸,由赫希將軍指揮。

1798年赫希死後,部隊由勒費弗爾臨時指揮,但後來又併入多瑙河軍團,而勒費弗爾仍指揮該軍團的前衛師。因為在普富蘭特夫之戰中手臂受重傷,他不得不暫時離開軍隊,回國休養。

但在回法國途中,他被任命為駐巴黎第十七師的師長,從而在11月9日- 10日的霧月政變中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他帶領擲彈兵保護拿破崙免受憤怒的議員的圍攻,並將500名議員趕出議會,保證了拿破崙順利登上了第一執政的寶座。

次年被任命為參議員,接著任參議院議長。1804年5月19日,他代表元老院宣佈拿破崙為皇帝,隨後被皇帝授予帝國元帥稱號,時年49歲。

  1805年,英國、俄羅斯、奧地利、瑞典、那不勒斯等國組成了第三次反法同盟,勒費弗爾重披戰袍,被任命為預備第二軍團司令,指揮從羅爾、萊茵河以及莫塞爾地區徵召的國民自衛隊。1806年,接替莫爾蒂埃元帥任第五軍軍長,10月改任近衛軍步兵司令。10月4日,參加了耶拿會戰。

1807年3月 18日-5月27日,他成功地率領由波蘭人和薩克森人組成的第十軍擊敗了固守在但澤要塞的普魯士-俄羅斯聯軍(普軍12000人,俄軍3個營),迫使其投降,從而控制了維斯杜河下游。此戰為勒費弗爾贏得了極大的聲譽。1808年9月10日,因為在但澤的完美勝利,勒費弗爾被封為但澤公爵。

緊接著,他被任命為第四軍(23000人)軍長,隨皇帝遠征西班牙。9月15日,第四軍首先進入西班牙,根據皇帝的部署,決定首先攻擊位於突出部的布萊克軍團(32000 人)。

10月31日,正當布萊克準備離開杜蘭戈向法軍進攻時,勒費弗爾卻出其不意,利用濃霧突襲西軍陣地。布萊克措手不及,只得棄城而逃,倉促應戰的西軍為此還付出了傷亡1200餘人的代價。次日,法軍又乘勝佔領西班牙北部重鎮畢爾巴鄂。

11月5日,勒費弗爾率部協助維克多元帥所部在巴爾馬塞特再次擊敗布萊克。11月11日,在埃斯皮諾薩將布萊克生擒活抓

1809年3月,他被召至德國,指揮由巴伐利亞人組成的第七軍(34000人),接連在阿本斯貝格(4.20)和埃格繆爾(4.22)之戰中取勝。5-10月,他在法國遠征軍的後方負責保護補給線,並平定了由安德列阿斯•霍弗爾領導的蒂羅爾人暴動,此後他被批准休息兩年。

  1812年,勒費弗爾作為老近衛軍(40000人)軍長隨皇帝遠征俄羅斯。在俄國作戰期間,他失去了唯一的兒子,但他強忍悲痛參加了1813年的德意志戰役,指揮近衛軍轉戰於德勒斯頓(8.26-27)和萊比錫(10.16-19)。

在1814年的法國戰役中,他參加了尚波貝爾(2.10)和蒙特米拉爾(2.11)的戰鬥。拿破崙退位後,於6月2日被復辟的波旁王朝指定為法國議員。

拿破崙返回後,他再次被指定為議員,但因年老多病,不宜再參加戶外活動,他僅能在上院中坐著參加一切活動。

國王復辟後,雖然保留了他的元帥軍銜,但免去了其上院議員的資格。1819年又恢復其議員資格,不過這已經沒有意義了。

1820年9月14日,勒費弗爾在巴黎病逝,享年65歲。在逝世前幾天,他已經為自己選好了墓地的位置,墓穴就與馬塞納元帥相鄰,與佩里尼翁元帥和塞呂裏耶元帥相近。大概他希望在死後,也能和從前的老戰友們在天堂重聚。

  勒費弗爾勇敢、誠實,他從不隱瞞自己的想法。他是一位有才能的指揮員、傑出的戰術家、嚴明紀律的執行者。雖然他沒有什麼政治頭腦,但他具備軍人的一切優秀品質,他唯一的精神寄託就是部隊。他十分關心下屬,因此得到了下級將士的尊敬和愛戴。

不論波蘭人、薩克森人、巴伐利亞人還是法國人都喜歡他。絮歇元帥評價他說:"他用法蘭西人的全部的熱情和精力打動了外國人。
[PR]
by cwj36 | 2008-10-22 12:50 | -拿破崙時代-

鄂圖曼土耳其海軍名將 Kemal Reis
Ottoman-Venetian Wars
威尼斯海軍剋星
1511年海難葬身





e0040579_1439585.jpg凱馬爾‧列伊斯,真名是Ahmed Kemaleddin 【列伊斯是艦隊官職稱號,一般指艦長或艦隊指揮】(Kemal Reis, 1451-1511),土耳其海盜,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海軍將領。他是著名的海軍將領兼地圖學者,皮里‧列伊斯的叔父。後者跟隨他參加了他海軍生涯的大部分軍事行動。

凱馬爾1451年出生於希臘愛琴海濱的小城加里坡利。他的父親阿裏來自喀拉曼(位於小亞細亞半島的Islam小國,1468年被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征服)。

凱馬爾最初在Euboea 地區總督的私設艦隊裏服役,開始了他的海軍生涯。1487年,他奉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蘇丹巴耶濟德二世之命前去救援位於伊比利亞半島的格拉納達埃米爾國。

他率領艦隊在格拉納達南部的馬拉加停泊,並讓土耳其陸軍部隊登陸。在成功佔領了數個城鎮並抓了很多俘虜以後,他又率艦隊調頭北上馬略卡群島,襲擊了島嶼沿岸的居民點。

在其後的1490年-1492年之間,他又多次前往安達盧西亞,除了出色地完成軍事任務以外,他還帶了許多因為遭到宗教迫害而希望逃離西班牙的回教徒和猶太人前往土耳其。正是這些回教徒和猶太學者帶來的新理念和新技術,使日後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變的強盛。

1495年,凱馬爾因功被巴耶濟德二世授予海軍將領的頭銜,正式成為帝國海軍的一員。在此期間巴耶濟德二世正下令建造一種可載700人,配備有當時最先進加農炮的新式戰艦“Goke”作為他的海軍旗艦。之後共有兩艘此艦型的戰艦下水,一艘被授予布拉克‧列伊斯(Burak Reis)指揮,另一艘則成為了凱馬爾的旗艦。




凱馬爾的旗艦Goke


1496年10月,他率領一支由5艘加萊槳船,5艘弗斯特(一種輕型槳帆船),1艘三桅帆船和若干艘小船組成的艦隊從伊斯坦布爾出發前往塔倫托海灣。1497年1月他在墨西拿登陸並于伊奧尼安海捕獲了多艘威尼斯共和國的戰艦。

1497年5月,他又奉巴耶濟德二世之命護送一支商船隊以防止佔據羅德島的聖約翰騎士團的襲擊。凱馬爾僅用了兩艘三桅帆船,三艘弗斯特槳船的兵力就擊退了對手,並俘獲了對方的一艘三桅帆船。

為了封賞他的赫赫戰功,蘇丹又賜予了兩艘新的大型加萊槳船給他。從此,凱馬爾艦隊的實力大增,開始以離小亞細亞半島不遠的Chios島作為基地,與威尼斯和騎士團的海軍作戰。1498年4月,他率領艦隊前往愛琴海諸島,隨後在克里特島登陸並佔領了沿岸的威尼斯居民點。

3個月後他的艦隊帶領了大約300名前往麥加的朝聖者在埃及登陸,並向馬穆魯克蘇丹帶去了400,000杜卡特金幣的國禮。在一個叫阿布•卡比的港口附近,凱馬爾遭遇了葡萄牙人的艦隊。在經過了兩天的激戰後他成功俘獲了對手一艘蓋侖帆船及一艘三桅帆船。

他此時或許還不知道,大約在同一時間,這個被他狠狠修理了一番的對手已經成功繞過非洲大陸並到達了印度的卡利卡特;他更不能預見, 11年後,回教聯合艦隊將在離卡利卡特不遠的第烏洋面上,遭受一次前所未有的慘敗。

佐西歐海角戰役(Battle of Zonchio )


1499年1月,凱馬爾率領艦隊從伊斯坦布爾出發開始進行對威尼斯的軍事遠征。同年六月他遇上了由達烏德‧帕夏率領的,準備前來與之匯合的另一支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艦隊。此時他已經擁有了67艘加萊槳船,20艘加里奧托槳船以及其他多達200艘小船的戰力,足夠與威尼斯海軍進行一場大規模的對決。

僅僅在一個月以後他就獲得了這個機會。1499年8月12日,他的艦隊在經過佐西歐(Zonchio)海角的時候遇上了由安東尼奧‧格裏馬尼(Antonio Grimani)率領的47艘加萊槳船與20艘加里奧托槳船的威尼斯艦隊,兩軍隨即開始了交戰。

雙方一共在8月12日,20日,22日,和25日四天進行了大規模焦火。這是當時擁有西方最強海軍實力的兩大烈強的正面對決,雙方在海占中均運用了大量的火炮,使這場海戰成為了有史可考的第一場大規模使用海軍加農炮的戰例。

e0040579_17251815.jpg當戰局進行到最關鍵的時刻,兩艘威尼斯的卡拉克帆船,一艘由安德里亞‧洛丹(出身自在威尼斯頗有影響力的洛丹家族)指揮,另一艘由阿爾班‧達梅爾指揮,成功圍住了鄂圖曼土耳其分艦隊指揮官布拉克‧列伊斯的旗艦並展開接弦戰。

布拉克見座艦無法脫身,便命令部下點燃火藥庫,決定與兩艘敵艦同歸於盡。

三艘戰艦隨即發生了劇烈的爆炸,並燃起熊熊烈火,三位提督也同時命喪黃泉,成為了海戰中最淒壯的一景。

:「勇哉!!!!土耳其真好漢!布拉克好樣的~」



(Battle of Zonchio 1499)


布拉克的戰死使凱馬爾喪失了一個重要的臂膀,但是失去了兩位重要指揮官的事實對威尼斯艦隊的士氣打擊則更為巨大。

凱馬爾很快重整旗鼓,利用兵力上的優勢對士氣下跌的威尼斯艦隊展開包圍攻擊,最終贏得了勝利。

安東尼奧‧格裏馬尼逃回威尼斯,被元老院以戰敗罪逮捕問責,但是不久即被釋放,後來甚至還在1521年當選為威尼斯總督。

凱馬爾則因為這一場勝利而名聲大噪,巴耶濟德二世再次下令從戰利品中抽出10艘威尼斯槳帆船賜予他作為這次輝煌勝利的獎賞。

1499年10月,威尼斯元老院立刻委任另一名海軍提督接替安東尼奧的職位,率領艦隊進攻勒班多,以報前次海戰的戰敗之恥。勒班多被威尼斯艦隊佔領,但是很快又被聞訊趕來的凱馬爾重新奪回。

凱馬爾下令艦隊在勒班多駐紮下來進行補給和船隻修理,一直在此待到了1500年5月。隨後他將艦隊開往科孚島炮擊島上的城鎮,並於8月,也就是前次海戰勝利後整整一年,再次在勒班多附近海域擊敗由安東尼奧的繼任者指揮的威尼斯艦隊,史稱第二次勒班陀海戰(Second Battle of Lepanto)。

戰勝威尼斯艦隊以後,他乘勝追擊,一舉奪下了被稱為“防衛威尼斯共和國的雙眼”(two eyes of the Republic)的墨西拿和科羅尼兩座要塞,並在此擊沉了一艘威尼斯槳帆戰艦“利紮”(Lezza)。

從此,威尼斯不僅在希臘的海面上一蹶不振,連在北義大利的本土也開始受到鄂圖曼土耳其陸軍的威脅。

1501年1月,凱馬爾的艦隊從伊斯坦布爾出發,在航行途中於摩裏亞附近登陸。雖然此舉並沒有作出很明顯的軍事意圖,但還是引起了威尼斯駐科孚島的軍隊司令的高度警惕,他宛如驚弓之鳥地命令所有前往黎凡特地區的威尼斯艦隊立刻返航,以加強威尼斯在摩裏亞的防衛力量。

這個小插曲事件充分說明,凱馬爾在威尼斯人眼中,儼然是一個令人望而生畏的海軍戰神了。

凱馬爾果然沒有辜負威尼斯人的“期望”,又在1501年5月率領小部分艦隊襲擊了一支運送建築材料的威尼斯艦隊,結果俘獲了艦隊指揮官吉羅拉莫‧比薩尼

在這次小遭遇戰中奪得的戰利品甚至包括了一面象徵威尼斯共和國守護神的聖•馬可旗幟!其後,正如先前每次海戰勝利後一樣,凱馬爾迅速掃蕩了附近的所有威尼斯的要塞和城鎮,俘獲了所有停泊在港口內來不及逃走的威尼斯船隻。

終於,在1503年,威尼斯共和國在來自陸路和海路的雙重威脅下,不得不派遣使臣向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求和,歷時4年的土耳其—威尼斯戰爭宣告結束。正是在這4年的時間中,凱馬爾的表現大放異彩,一步一步地邁向他人生的最頂峰。

在與威尼斯的戰爭中取得絕對優勢以後,凱馬爾又開始把目光投向了西地中海世界。

1501年6月,他和他的侄子皮裏‧列伊斯率領著36艘加萊槳船和弗斯特槳船前往第勒尼安海,攻擊皮翁比諾領主亞科波‧阿皮亞諾和教皇國將領凱撒‧波吉耳(Cesare Borgia,教宗亞歷山大六世之子,教皇國的雇傭兵統帥,以暗殺和殘暴聞名。馬基維利在《君主論》中對他推崇備至,他同時也是達文西的贊助人之一)的軍隊。

土耳其軍隊在皮阿諾薩島登陸並很快佔領了該地,獲得很多俘虜。以此島作為基地,凱馬爾的陸戰部隊又在皮翁比諾登陸,搶劫了周邊數個城鎮。

凱撒‧波吉耳雖然能在義大利諸城邦中叱吒風雲,但是對強大的土耳其艦隊也是毫無辦法,任憑凱馬爾掠得豐厚的戰利品以後揚長而去。

搶掠了皮翁比亞地區以後,凱馬爾又掉頭向西,先後經過了撒丁尼亞島和馬略卡群島,搶劫了沿岸的城鎮。在加泰羅尼亞沿岸他俘獲了一艘西班牙船隻,在清查戰利品的時候有兩樣東西吸引了他的注意:一頂做工精巧的羽毛頭飾和一塊從未見過的黑曜石。

據船上的一個俘虜交待,這些東西來自大西洋的另一邊新發現的南美洲大陸。這個俘虜告訴凱馬爾,他曾經是克里斯多夫‧哥倫布的部下,去過加勒比群島三次,並把一幅據稱是哥倫布本人親手繪製的加勒比群島地圖獻給了凱馬爾

這幅地圖引起了凱馬爾的侄子,皮里‧‧列伊斯的極大興趣,並成為他以後繪製世界地圖的重要資源。

凱馬爾的艦隊繼續南下,在1501年8月穿過直布羅陀海峽,進入大西洋。穿過直布羅陀海峽後他向西南方向航行,在加納利群島中的幾個島嶼遇到了西班牙守備部隊的零星抵抗,最後沿著摩洛哥海岸返回地中海,沿途又在利比亞海岸搶掠了幾艘熱那亞和威尼斯的商船,等回到伊斯坦布爾的時候,已經是1502年3月的事情了。

這一次跨越直布羅陀海峽的遠航,使凱馬爾瞭解到了在舊大陸的另一邊存在著另一塊新的大陸的事實,也給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人帶來了更多新的地理知識。

他的侄子皮里‧列伊斯也在這次航行中對地理知識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並在航行過程中記錄了許多珍貴的航海筆記,為他以後的地圖製作和航海指南的編寫提供了大量寶貴的素材。

然而在當時,不管是凱馬爾,還是皮里,抑或是坐在伊斯坦布爾王宮裏的巴耶濟德二世可能都還未意識到,這些新的地理知識對鄂圖曼土耳其帝國來說意味著什麼。

當他們還在依仗強大的海軍實力和威尼斯人為了爭奪中近東貿易份額而打得不可開交的時候,伊比利亞半島上的兩個小國已經悄然崛起,並即將改變這個世界的格局…………

返回伊斯坦布爾以後,凱馬爾馬上又投入到與威尼斯的戰爭中,但是這一次他遭到了失敗。為了奪回極具戰略價值的Lefkada島,威尼斯出動了由博內德托‧佩薩洛吉亞科莫‧佩薩洛兩兄弟指揮的龐大艦隊,再加上由Prégent de Bidoux 率領的法國艦隊和少數拉古薩和騎士團的船隻組成的聯合艦隊,基督教聯軍在Lefkada島附近擊敗了土耳其海軍,並摧毀了凱馬爾在島上建築的要塞。

海戰失利的凱馬爾立刻意識到改進軍事裝備的重要性,於是他返回伊斯坦布爾,投身於一批新式戰艦的建造中。

1503年5月新戰艦完工下水,但是凱馬爾卻染上了重病。為此他整整花了兩年時間進行休養,錯過了這期間發生的大部分戰事。

恢復元氣以後凱馬爾參加了幾次針對羅德島騎士團的戰役,並佔據了數個愛琴海島嶼。此後他率艦隊西向經過西西里島,然後再次來到西班牙的東南海岸。在這個地方他最後一次把為數眾多受西班牙宗教迫害的猶太人和摩爾人帶上船。

在返航途中他搶劫了幾艘熱那亞人的船隻,但是釋放了船上的大部分人,因為這些人幾乎沒有任何實戰經驗,對他幫助不大。在回到愛琴海的時候他佔領了一個由保羅‧西蒙尼駐守的威尼斯要塞,並擊潰了博內德托‧普裏烏利率領的威尼斯艦隊。

1507年8月,凱馬爾奉命前往埃及援助馬穆魯克蘇丹抗擊在紅海的葡萄牙艦隊。此時的葡萄牙在印度洋的勢力已經漸漸壯大,並不斷襲擊馬穆魯克的商船。

凱馬爾在此待到了1508年2月,而後回國參加對聖約翰騎士團(既醫院騎士團,土耳其人攻入羅德島之後,醫院騎士團退守到馬爾他島繼續頑抗)的戰爭。1509年2月他與巴巴里海盜庫托格魯‧穆斯裏希丁聯手攻佔了騎士團大本營羅德島上的一些城鎮,俘獲了多艘船隻,給聖約翰騎士團造成了沉重的打擊。

聖約翰騎士團從此一蹶不振,但是在主城堡駐守的數千騎士的頑抗仍然讓土耳其海軍無計可施。直到1523年這個島嶼才最終被蘇萊曼一世征服。

1509年底,凱馬爾‧列伊斯率領艦隊再次駛入第勒尼安海域並在利古裏亞海岸登陸。在此進行了數次搶掠活動。

他於1510年9月被蘇丹召回,受命統率一支裝載著大量木材,槳手和加農炮的運輸艦隊前往埃及,以援助馬穆魯克海軍在印度洋與葡萄牙人的戰爭(此時回教聯合艦隊早已經在第烏海戰中遭受慘敗,新任的葡國印度總督阿方索‧阿爾布奎克正在印度洋大肆擴展勢力)。

當1511年初他的艦隊航行到納克索斯公國(位於愛琴海上的群島)領地附近時,一場罕見的巨大風暴襲來。凱馬爾艦隊指揮官的旗艦不幸在暴風雨中沉沒,與同船的部下一道葬身海底。(網收)

:「土耳其海軍也曾風雲過喔~」..............................................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10-21 12:50 | 【土耳其篇】

黑軍(Fekete sereg)

黑軍 Fekete sereg




(匈牙利節慶 黑軍裝扮遊行)

匈牙利黑軍((匈牙利語 Fekete sereg ,The Black Army)─命名是因為其軍團穿著一整套的黑色鎧甲而得名。

匈牙利國王匈雅提·馬加什一世(Hunyadi Mátyás I)平定了貴族們的叛亂後,組織獨立於大貴族的雇傭常備軍團「黑軍」,以抵禦外敵入侵。

這是自羅馬帝國時期以來,公認的第一個在歐洲不是靠徵兵和定期支付薪水的雇傭常備軍。

一般認為匈牙利黑軍自1458年成立至1490年解散。

e0040579_1119449.jpg黑軍軍隊由8000至10000名雇傭兵所組成(後來增加到30000人),這些士兵的主要來源是由波希米亞、日耳曼、波蘭和匈牙利人的加入。

軍團主要的部隊為步兵隊、火砲隊和輕、重型騎兵隊。重騎兵的工作是保護輕裝甲步兵和砲兵,讓對其他部隊可以隨意攻擊敵人。

1458年,匈牙利推選匈雅提·馬加什一世作為君主,他的父親匈雅提·雅諾斯(Hunyadi János)是著名的匈牙利攝政王。

由於在匈雅提·馬加什一世的統治期間,匈牙利經濟蓬勃地發展,使得王國足以召集一隻強大的專業軍隊-「黑軍」,這是匈牙利在歐洲史上前所未有的輝煌時刻。

但隨著匈雅提·馬加什一世的去世,繼任的烏拉斯洛二世(Vladislaus II)無法繼續支付這隻軍隊的費用,黑軍也隨之解散。

({WTFM}-gorillak0404 提供)

:「黑軍~黑軍~gogogo~」..............................................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10-13 11:11 | 【匈牙利、波蘭篇】

艾琳多南堡(Eilean Donan's castle)



艾琳多南古堡(Eilean Donan's castle)實景↑


戰役過程:

西元1345年, 英格蘭軍進軍西蘇格蘭高地,欲征服麥肯基家族(MacKenzie's clan),正當英格蘭軍進擊蘇格蘭麥肯基家族最後據點艾琳多南堡(Eilean Donan's castle),遭到堡外大批蘇格蘭軍埋伏攻擊.......

蘇格蘭用長槍與弓箭襲擊英格蘭騎兵,逼的英格蘭建立防禦工事。藉著防禦工事的抵擋,英格蘭軍強行衝破艾琳多南堡前的橋樑,摧毀了艾琳多南堡裡的蘇格蘭部隊。



歷史戰役體驗下載:Battle for Eilean Donan's 1.0

解壓縮後放置於Medieval II Total War\data\world\maps\battle\custom

:「獨立萬歲~~臺灣人要有勇敢的心!」...........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10-13 06:35 | 【英、法、蘇、愛篇】

中世紀義大利戰爭


義大利戰爭 Italian War





中世紀晚期法國與西班牙﹑神聖羅馬帝國爭奪義大利統治權的戰爭。始於1494年,1559年結束。戰場主要在義大利境內。戰爭使義大利人民的生命財產遭受重大損失。

1494年1月,那不勒斯國王斐迪南一世去世,法國國王查理八世宣稱:自己作為安茹王朝(屬法蘭西王朝的旁系)的繼承人有權佔有斐迪南一世的領地。8月,查理八世率兵3.7萬人(其中包括瑞士僱傭兵),野炮136門,越過阿爾卑斯山脈向那不勒斯開進,標誌著義大利戰爭的開始。

15世紀末~16世紀初義大利,政治上四分五裂,各城市共和國﹑王國﹑公國﹑教皇轄地及許多小封建領地各自獨立,彼此勾心鬥角,不斷挑起戰爭。各國君主為鞏固自身權力,不惜勾結外國,從而為法國和西班牙入侵義大利提供了可乘之機。

1494年﹐法王查理八世(1483~1498在位)為擴充領土,鞏固在地中海的貿易地位,率師入侵義大利,翌年佔領那不勒斯王國。法國在義大利的擴張觸犯了西班牙企圖獨佔義大利的野心。

1495年﹐西班牙與神聖羅馬帝國﹑教皇﹑威尼斯共和國和米蘭公國結成反法同盟,迫使法國軍隊撤出義大利。查理八世以後的法蘭西各代國王繼續對義大利進行侵略戰爭。





路易十二(1498~1515在位)於1498年即位後﹐翌年即進兵義大利,佔領米蘭,1501年又佔領那不勒斯(1504年被西班牙奪去)。

1509—1515年。這一時期從「康佈雷同盟」對威尼斯共和國發動戰爭開始。1508年12月,由於威尼斯共和國借驅逐法國之機大肆擴張領土,所有反威尼斯的勢力聯合起來建立了「康佈雷同盟」(成員包括西班牙、法國、羅馬教皇、「神聖羅馬帝國」),共同對威尼斯作戰。佛羅倫薩、費拉拉、曼圖亞及其他意大利國家也先後加入該同盟。

1509年4月,羅馬教皇禁止威尼斯做禮拜和舉行宗教儀式。同年春,法國出兵威尼斯,佔領它在倫巴第的領地,在5月14日米蘭附近的阿尼亞代洛一戰,擊敗威尼斯軍隊,取得重大勝利。然而法國勢力在意大利西北部的壯大引起力量的重新組合。

  1511年10月,威尼斯、羅馬教皇、西班牙、英國和瑞士組成「神聖同盟」,共同對法作戰。1512年,法軍統帥加斯頓(Gaston de Foix)以2.5萬人、火炮50門的兵力在拉文納(The Battle of Ravenna)擊潰由1.6萬人、24門火炮組成的西班牙軍隊。



【YouTube】:1512拉文那戰役(The Battle of Ravenna)

拉文那戰役(Battle of Ravenna)中,一開始時西班牙劍士曾大破持長矛的法國日耳曼傭兵 ,雙方火炮四射,戰況激烈,法國勝利,但法軍統帥加斯頓於最後騎兵衝鋒時勇猛戰死。

但是,由於政治形勢的逆轉,「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從法軍召回德國僱傭兵、瑞士僱傭兵投向威尼斯,法軍被迫退卻,並於1512年底放棄倫巴第。

法國繼任國王法蘭西斯一世(1515~1547在位),與西班牙王查理一世(1519年被選為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稱查理五世)為爭奪義大利領土征戰不已,查理五世於1521年將法國軍隊趕出米蘭,又在1525年爆發帕維亞戰役(Battle of Pavia), 此役西班牙出動大砲 、 槍枝 , 渾身甲冑的武士從此再也不能橫行 。不少身披重甲的法國武士,在這場戰役都死在西班牙燧發槍兵手上 。

..


法國將領 拉特雷莫勒最不幸 : 一個西班牙士兵拉起他大腿的鐵甲 , 一枝火繩槍塞進去 , 把他盔甲內的軀體轟得支離破碎 。

法王騎兵護衞隊長聖塞夫林的頭蓋則被一 劍削去, 但身體仍穩 坐馬鞍上, 胯下戰馬四處狂跑 。 他全身中了百多槍,但始終不掉下來 。 那些迷信的西班牙士兵見到這個不倒的法國人騎馬走過, 都很惶恐, 紛紛在胸前虛畫十字 。





帕維亞戰役法軍大敗,也是第一場火槍兵對騎兵的大勝, 28,000法軍幾乎全部被殲滅,法王法蘭西斯 一 世更被俘虜 。

1526年雙方簽訂和約,法國放棄對義大利的領土要求。但法蘭西斯獲釋後即宣布毀約。1527~1529﹑1536~1538及1542~1544年,法國和西班牙又連續進行3次戰爭,最後都以法國失利而告終。

最後一次戰爭是亨利即法國王位後與查理五世及其繼承者腓力二世間進行的﹐法國遭到徹底失敗,1559年4月法國和西班牙締結《卡托-坎布雷西和約》,法國被迫放棄在義大利侵佔的土地,米蘭﹑那不勒斯和撒丁尼亞劃歸西班牙。

義大利領土的大部分被西班牙吞併,只有威尼斯和薩伏依維持獨立。至此,持續達65年的義大利戰爭結束。

意大利戰爭是一場法、西霸權爭奪戰,是中世紀歐洲封建王國領土擴張戰爭的繼續。它不是一場進步和正義性質的戰爭。它先後經歷了幾代國王,持續65年之久。它促進了法國中央集權制度的鞏固和經濟調整。

鑄炮業、造船業、印刷業、採礦業等日益興旺,度量衡得到統一,稅收制度得以建立,最龐大而有效的官僚機構在法國形成。發端於路易十一時代的法國專制君主制經受住了長期戰爭的考驗,這從客觀上有利於法國政治、經濟和軍事的發展。

  與此相對應的是,長期的戰爭使意大利更加分裂,經濟發展受到嚴重破壞。在佛羅倫薩,呢絨年產量從15世紀末的2.5萬匹下降到1530—1540年間的幾百匹。到17世紀,意大利的經濟特別是手工工業進一步衰落。意大利的資本主義萌芽也隨之日趨枯萎。

  意大利戰爭集中體現了中世紀歐洲封建王朝戰爭的特點:為領土和財富而隨時發動戰爭;戰爭各方利益關係複雜,敵友關係變幻莫測;只以對方軍隊為攻擊目標,只求征服對方,不打殲滅戰,等等。

在戰爭期間,經過改進的火器(火槍和輪式炮架青銅火炮)首次得到廣泛使用,炮兵首次參加野戰和堡壘、設防城鎮的攻防戰鬥;對要塞經常採用圍而不攻的戰術;野戰部隊用於為受敵圍困的據點解圍。

攻擊要塞時首先構築圍攻線,圍攻線必須設在要塞防禦工事炮火射程之外,爾後構築土木工事,形成阻援線,此後才逐步展開攻擊。這場戰爭表明,僱傭軍是不可靠的,其戰鬥力取決於交戰國的政治和經濟狀況、取決於僱傭兵的民族特點和是否及時發放薪餉。

政治形勢決定戰略形勢,而軍事行動不能對戰爭結局產生本質的影響。這就是意大利戰爭的軍事意義。

e0040579_10305277.jpg法蘭西斯一世(Francis I)

一四九八年波旁王朝傳承到路易十二時,路易十二因無嗣子乃收養古萊姆伯爵的兒子為暫定繼承人,可是路易十二並不很喜歡這個小古萊姆,非但不讓他參與朝政,還派他遠駐邊疆,直到一五一五年路易十二駕崩稍前才把女兒柯羅蒂公主嫁給他,好讓小古萊姆取得法定的繼承權。

小古萊姆二十歲時繼承王位,以國名為帝號,稱為法蘭西斯一世,料必抱定強邦興國的大志吧!

法蘭西斯一世即位後立刻委託母后攝政,自個兒率領大軍進攻義大利,衝鋒陷陣,出生入死,把那號稱「無敵戰士」的瑞士傭兵打得落花流水,當時和義大利主政者搞得很不爽的教皇利奧十世,樂得親自開大門迎接他,並獻上拉菲爾名畫的聖母像。

爾後的法蘭西一世勤政愛民,也過著浪漫無比的生活,他曾經說:「我的宮中如果沒有美女,就如一年之中沒有春天,花園裡沒有玫瑰。」所以憑著一國之主的無上權威,不論王公貴族的妻女或販夫走卒的「查某」,只要他中意的一定要帶上床。

某一天,國王看上了御用裁縫師的太太,為夫的雖然威武不屈,富貴不淫,拒絕把愛妻送上別人的床,但是又奈何?

當時法國正流行著梅毒,有人說梅毒是哥倫布的義大利人發現新大陸時順便帶回歐洲的,義大利人則將這種苦惱的疾病取名為西斐利斯 Syphilis;原來西斐利斯是羅馬神話裡的英俊牧神,因為他詛咒太陽神,阿波羅很「賭爛」,就讓西斐利斯帥哥遭到梅毒的懲罰。

那位鬱卒得要死的裁縫師,突然萌生小百姓復仇的計謀,他自己先讓西斐利斯附身,然後傳染給妻子,再由妻子帶到宮中傳染給好色的國王。

法蘭西斯一世果然染上了梅毒,而且終身為梅毒所苦,後來在帕維亞戰役戰場上發病而淪為德國的俘虜,落得割地賠款才抱病釋回巴黎。

當法蘭西斯一世於1527年征服馬德里凱旋時,才決定定都巴黎,就在聖路易的城堡舊址上,委派建築師勒布魯東(Le Breton)規畫一座新羅馬城,並特別邀請義大利佛羅倫斯畫家羅梭(Rosso)和羅馬畫家布里曼蒂斯(Primatice)來裝潢他的城堡,而使其成為一種全新的文藝復興風格的皇宮

:「我沒有西斐利斯,但我有痔瘡...CCCCC」.........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10-12 14:38 | 【義大利篇】

絮歇


路易•加布裏埃爾•絮歇(Louis Gabriel Suchet,1770—1826年):阿爾布菲拉公爵。

絮歇於1770年3月2日生於里昂。他的父親是一位絲綢廠廠主。1791年絮歇自願加入國民自衛隊,成為一名騎兵。

1793年9月20日,他升任第四志願營中校營長,並率領該營參加了土倫包圍戰。在這裏,他第一次與拿破崙相遇;同樣是在這裏,他活捉了英將奧哈拉,立下大功。

不久轉入義大利軍團,先後參加了勞納(1795.11.22—24)、迭戈(1796.4.14—15)、洛迪(5.10)、洛那圖(8.2—5)、斯蒂維耶雷堡(8.5)等一系列戰鬥,積累了豐富的作戰經驗,不過也在戰鬥中負傷。傷勢痊癒後,仍然以不屈不撓的精神參加了11月15—17日的阿克萊之戰。由於在上述作戰中表現出色而被提升為上校。

1797年1月14日參加裏沃利之戰,並第二次負傷。傷癒後被任命為布律納將軍的參謀長,並隨其於1797—1798年征服了瑞士,於1798年3月晉升準將,時年28歲。

1799年絮歇晉升少將,任義大利軍團參謀長,在茹貝爾將軍指揮下參加了8月15日的諾維之戰。1800年3月7日,在新司令馬塞納將軍屬下指揮三個師的兵力。

他在指揮三個師時得心應手,因而為其贏得了更大的聲望,這年4月,在奧軍優勢兵力進攻下,義大利軍團被切成兩段,絮歇率領軍團的左邊的翅膀斷了約1.1萬人撤向補給樞紐尼斯地區,退守瓦爾河一線。他在瓦爾組織的防禦無懈可擊,梅拉斯元帥的奧軍主力約4萬人費盡心機也不能突破法軍的防線,贏得了陸軍部長卡爾諾的稱讚。

當拿破崙親率的預備軍團突入奧地利人後方時,梅拉斯留下1.8萬人監視絮歇所部,自率主力去迎擊拿破崙。

絮歇為了牽制奧軍北上,他雖然只有7000名士兵,卻大膽地向奧軍發起了反攻。在納瓦橋一戰中,法軍大敗奧地利人,使埃爾斯尼茨將軍損失了5000人。此外,他還對撤退的奧軍進行了成功的襲擾,牽制了敵人大量的騎兵。絮歇在尼斯方向的反攻,對於後來的馬倫哥會戰,起了重要的作用。

12月20日,本來軍團的命令是讓他的師和杜邦師分兩路渡過明喬河,但後者被優勢敵人包圍;在沒有上級命令的情況下,絮歇主動地循著炮聲前進,由於他的及時趕到參戰,從而使杜邦的師免遭被全殲的厄運(這個杜邦勇猛有餘,而謹慎不足;在西班牙也是因為輕敵以至全軍覆沒)。

1801年,絮歇被任命為巴杜亞總督兼步兵總監,1803年指揮第四師和其他“大軍團”部隊一起在布倫紮營訓練,準備渡海攻英,1804年絮歇榮獲大戈登榮譽勳章。在1805年的戰役中,他先是在蘇爾特元帥部下,不久在拉納元帥第五軍中任師長。

拉納對絮歇的勇氣頗為讚賞,事實證明,拉納的看法是完全有根據的,絮歇以極大的勇氣率領他的師參加了烏爾姆(10.20)、霍拉布倫(11.16)、奧斯特利茨(12.2)等戰鬥,表現出色。

1806年戰役中,他的師在10月10日的薩爾菲爾德之戰中任前鋒,他以嫺熟的機動戰,摧毀了普魯士斐迪南親王所率領的普薩聯軍。在10月14日的耶拿會戰中,他將敵人趕出其在蘭德格拉芬堡的陣地,從而為後續部隊打通了前進的道路,拿破崙對此評價到:“他打開了戰場的大門”。

在12月26日的普圖斯克之戰和1807年2月16日的奧斯忒洛倫卡之戰中,他的師榮獲“善戰師”的美名。作為對他能力的肯定,他接替受傷的拉納任第五軍軍長。

1808年,絮歇被封為帝國公爵,派至西班牙,在那裏,他成為鎮*遊擊隊最得力的將軍。1808—1809年他在加泰羅尼亞省站穩了腳跟,並參加了著名的薩拉戈薩包圍戰。1809年4月,接替朱諾將軍任第三軍軍長,並任阿拉貢省總督。

在所有的佔領者中間,他算得上是一個公正、嚴格、成功的管理者。他迅速地平息了布萊克起義,6月15日在瑪麗亞打敗布萊克,6月18日在貝爾赫特再敗之。1811年他發起一場戰役,先後攻佔勒裏克城和托爾托薩城,4月底又率兵4萬餘人進抵塔拉戈納城下。

塔拉戈納很早便成為西班牙的一個起義中心,也是民兵組織得最好的一個地區。其中有稱為“山間射手”的民兵組織4000餘人,參加者均自帶武器和馬匹,戰鬥力很強;還有比較正規的野戰民兵10個連約1000人、城市民兵10個連約2000人,以及專門的工兵連和射手連配合作戰。其強大的民兵組織使法軍在很長一段時期都不敢進犯。

自5月4日至6月28日,從城郊到城內,戰鬥激烈進行,最終西班牙人戰敗,塔拉戈納陷落,組織防禦的康特雷拉斯將軍也被俘虜。由於這些戰功,絮歇在7月8日被授予元帥權仗,時年41歲。

1811年8月25日,絮歇又受命進兵瓦倫西亞。這次使用了26000人的兵力,10月1日,在布埃布拉再次打敗布萊克,但在10月25日對塞貢托城的總攻中負傷,不過次日破城。

1812年1月9日,瓦倫西亞也被攻陷,同月被封為阿爾布菲拉公爵。此後17個月內,絮歇在當地大肆搜刮,聚斂了2億裏亞爾(西班牙貨幣)的財富。

1813年,絮歇的兵力被默累將軍所率的來自西西里的英國援軍死死拖住,不能增援其他戰場上的法軍。但這年8月,他終將圍困于塔拉戈納的守軍解救出來。11月,封為加泰羅尼亞總督,並接替貝西埃爾任帝國近衛軍司令。

1814年1月15日,他在莫林斯德里獲得了他在西班牙的最後一次勝利,此後被迫放棄加泰羅尼亞,撤回法國,任南部軍隊總司令。

拿破崙退位後,他被封為法國貴族,授予聖路易勳章,任騰思兼第十五軍區總督,拿破崙返法後,他被任命為阿爾卑斯軍團司令(實際上只轄一個第七軍),在阿爾卑斯山與數倍于己的聯軍作戰,戰績頗佳。

因為拿破崙的失敗,被迫於1815年7月同奧地利軍隊簽訂休戰條約。因為他再次為拿破崙效力,路易十八取消了他的貴族資格。1819年,他的貴族地位才得以重新恢復。1826年,絮歇病逝于聖約瑟夫的沙托鎮,享年56歲,著有《西班牙戰爭回憶錄》。

絮歇是一位優秀的野戰指揮員,他敢於冒險、智力超群而且勇氣可嘉,他的管理天才也是同樣聞名的,很多人認為百日王朝時期派他去阿爾卑斯山作戰是大材小用,他應該接替蘇爾特任參謀長或獨立指揮一個軍團。

他在對付西班牙遊擊隊時的表現無人可比。作為唯一在西班牙被晉升為元帥的將軍,拿破崙對他評價很高:「如果我有兩個像絮歇這樣的元帥,我將不僅征服西班牙,而且還可永遠佔有西班牙!」
[PR]
by cwj36 | 2008-10-09 18:30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