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huania
立陶宛 是波羅的海邊的一個小國
她在十五、六世紀,曾經是歐洲強權之一。



【YouTube】:Poland-Lithuania vs. Teutonic Order

..

(立陶宛模組)


e0040579_1814594.jpg13世紀初立陶宛由於受到條頓騎士團和蒙古軍侵略的危險(1230-40年征服了羅斯的東和南部) 白俄羅斯國土和一些公國參與了立陶宛大公國的創立.

13世紀前期,明多夫格(1230~1263在位)統一立陶宛各部落,在涅曼河下游地區建立了早期封建國家。諾沃格羅多克(新格魯多克)成為了新國家的首都, 從1323年起,首都為韋爾諾(現代的維爾紐斯)。

13-14世紀的時候由於侵佔、協議、王室婚姻等所有的白俄羅斯國土進入了立陶宛大公國。後來俄羅斯和烏克蘭國土的一部分也加入了大公國。

立陶宛大公國的行政結構、社會經濟和文化發展取決於斯拉夫國土上的居民。

此時受到日耳曼人條頓騎士團的侵略和莫斯科公國的襲擾。

波蘭和立陶宛為了對付威脅國家安全的共同敵人,保持和擴大在羅斯地區領土而日益接近。

1385年 8月,兩國在維爾諾近郊的克列沃村簽訂條約。後通過立陶宛大公瓦迪斯瓦夫二世‧亞蓋洛(1351~1434)與波蘭女王雅德維佳聯姻並加冕為波蘭國王的方式,使立陶宛和波蘭聯合為一個國家,史稱克列沃聯合

此後,立陶宛大公國和波蘭王國保持著時鬆時緊的國家聯盟,立陶宛在聯盟中保留著很大的獨立性。兩國的聯合,既有利於促進立陶宛經濟文化的發展,也有利於兩國從條頓騎士團國家手裡收復波羅的海沿岸失地。

但是,這一聯合也使波蘭捲入了立陶宛和莫斯科公國之間的長期衝突,並促使波蘭貴族向東擴張。

而且波蘭要把多神教徒立陶宛人變為天主教徒. 因此天主教徒開始享有特權。這引起了東正教和天主教居民之間關係的緊張和在亞蓋洛堂兄弟維托夫特的領導下的立陶宛大公國政治獨立擁護者的不滿。

他以與十字遠征軍同盟為依靠開始了與波蘭國王的反抗。此後,立陶宛大公國和波蘭王國保持著時鬆時緊的國家聯盟,立陶宛在聯盟中保留著很大的獨立性。



e0040579_18163031.gif維托夫特時代立陶宛大公國達到了鼎成時期。維托夫特以集中制改革、積極多方面的對外政策,其中最重要的方面是對十字遠征軍鬥爭、新土地加入以及為了得到王位的外交活動, 來加強自己的權力,立陶宛大公國擴大了自己的國界線並贏得了國際威信。

1410年的坦能堡戰役(又稱格林瓦爾德戰役)對鞏固了立陶宛國家地位。

在波蘭和立陶宛大公國聯軍攻擊之下條頓騎士團慘敗遭受致命性打擊。

波蘭立陶宛聯邦正式成立初期,開始對周圍各國展開侵佔,如拉脫維亞與愛沙尼亞,並與沙俄帝伊凡雷帝(伊凡四世)於1558年展開維持25年的拉脫維亞戰爭,爭奪拉脫維亞

波蘭-立陶宛王國對沙俄戰爭中聯邦雖獲勝,但之後又與沙俄及瑞典持續戰爭與衝突,國力因此日漸消耗。

16世紀中期開始,沙俄以蠶吞方式逐漸入侵該聯邦,並兼併大片土地,聯邦搖搖欲墜。17世紀,普魯士崛起,最終,該聯邦土地遭沙俄、奧地利和普魯士三國瓜分。

在18世紀末, 被俄羅斯帝國征服, 而被統治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在1918 年重獲獨立。 在 1940 年被蘇聯侵略並被併吞。

在 1941- 44年間, 被希特勒佔領後,蘇聯的統治又重新開始, 直到 1990 年 3月 11 日,立陶宛再度宣佈獨立。




(條頓騎士團)


:沒Kingdoms的人想玩立陶宛,可下載M2TW版:Lithuania Mod 唷~





vM2TW版:Lithuania Mod
[PR]
by cwj36 | 2008-03-30 18:16 | 【俄羅斯篇】

e0040579_10591920.jpg

納爾遜的右眼



有「殘疾將軍」之稱的斷臂獨眼納爾遜英勇無畏,能征善戰,每次作戰都身先士卒,命令旗艦率先攻入敵陣,而且為了激勵將士士氣,經常在甲板上直接指揮作戰,因此多次身受重傷。

1793年1月,34歲的納爾遜終於如願以償,被任命為64門炮的戰列艦“阿加門農”號(HMS Agamemnon)的艦長。

這位“阿加門農”號(Agamemnon)的艦長-納爾遜的右眼並不是在海戰時受傷,反而是在1794年科西嘉島中卡爾維戰役陸戰指揮時中受到了重傷,但其實沒有失明。

一發法國加農炮彈的沙子和殘片刺進了他的眼睛,但是它看上去十分正常,正常得無法說服英國皇家海軍給予他殘疾金。

儘管其"獨臂獨眼"戴眼罩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但事實上納爾遜從沒有戴過眼罩。

 e0040579_11154723.jpg 

納爾遜受傷的右眼上沒有佩戴過任何東西,雖然他的帽子上有遮光眼罩,那只是為了保護他完好的左眼不受陽光刺激。

  沒有一幅納爾遜的肖像畫是戴眼罩的,儘管很多人回憶說,他們曾經“看見過”。

特拉法爾加廣場(在英國倫敦的威斯敏斯特)的圓柱上的納爾遜雕像也沒有戴眼罩。




:Horatio Nelson and the War On Terror




:就說他上了陸地就不行了吧.........活該.....丟了右眼........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03-29 11:04 | 【納爾遜Total War】



Battle of Cape St Vincent
聖文森特角海戰
納爾遜升海軍少將之路
抗命的納爾遜旗艦首領號 (HMS Captain)
支身脫離隊形衝向西班牙艦隊
使西班牙艦隊前、後部分始終無法合攏~
西班牙艦隊司令官 哥多華戰死


英國傑維斯是個紀律嚴明的人,他做事從不拖拉,對不稱職的部下決不留情。但他指揮靈活,允許他的部下依據情況自己採取一些行動,使他的部下更加主動。

他注意到了納爾遜的熱情,並利用自己的影響使納爾遜提前於1796年4月晉升為海軍準將(Commodore),統帥兩艘戰列艦。這樣納爾遜就可以指揮一支獨立的小規模分艦隊。

十八世紀末,歐洲正處在劇烈的動盪中。1789年,法國爆發革命,推翻了君主制,大批法國貴族逃往國外。

1793年1月21日,路易十六被送上了斷頭臺。法國與歐洲各國處在戰爭中。

1793年,拿破崙受命指揮圍攻土倫的炮兵。土倫被攻陷後,拿破崙返回巴黎。此時,法國與西班牙媾和,給拿破崙提供了統兵進攻奧地利的機會。

為了挫敗法軍的進攻,英國海軍準將納爾遜率領一支分艦隊打擊法軍的海上補給線,他破壞了法國同義大利之間的所有海上貿易,取得了巨大的成效。

然而,拿破崙突然揮師南下,一路打向熱那亞和萊戈恩(LEGHORN)。

傑維斯海軍上將不得不撤銷對土倫的封鎖,並命令納爾遜掩護英國人員從萊戈恩撤至厄爾巴島(ELBA)。

到1796年末,計畫由於厄爾巴島的撤退而拖延。西班牙與法國結盟,法軍得到了西班牙艦隊的有力支持。

納爾遜的護航艦隊兵分兩路向直布羅陀進發,他在密涅瓦號上,與ROMULUS號結伴,沿海岸線經土倫和卡塔赫納(西班牙海港)前進。




納爾遜旗艦首領號 (HMS Captain 74炮座)


艦隊於1797年1月29日從厄爾巴島出發。到達土倫後,密涅瓦號返航,它沿西班牙海岸線到達卡塔赫納,令納爾遜吃驚的是,西班牙艦隊已離開卡塔赫納,這兒已是一個空港。

傑維斯撤回了他在地中海的艦隊,並駛向聖文森特角(伊比利亞半島西南角的突出部,在現今的葡萄牙境內。)以期阻止西班牙艦隊北上。由於厄爾巴島的撤退,在地中海已沒有了英國海軍。

傑維斯只有10艘軍艦,他不願冒險。2月5日,他終於看到了從英國來的救兵——喬治親王號、Namur號、不屈號、巨人號、獵戶座號。

傑維斯倍感欣慰的不僅是增加了五艘戰艦,更是海德派克(Hyde Parker)海軍少將和幾位經驗豐富的艦長的到來。此時,他已擁有了15艘主力戰艦。

從卡塔赫納出發的西班牙艦隊在2月5日通過直布羅陀海峽,駛向加地斯(Cadiz位於西班牙的南部),期望北上與法國艦隊會合。

不過,在強勁的東風下,西班牙艦隊被吹進了大西洋,而沒能按時達到加地斯。納爾遜2月11日也通過了直布羅陀,向西靠近傑維斯的艦隊。

由於風向再次改變,西班牙艦隊得以重新駛向加地斯,恰好迎上了密涅瓦號,但當晚起霧,使夾在西班牙艦隊中的密涅瓦號沒有被發覺。第二天黎明,雲開霧散,密涅瓦號駛向聖文森特角,期望儘快與傑維斯的艦隊會合,把發現西班牙艦隊的重要情報送上。

納爾遜在1797年2月13日終於發現了傑維斯,並登上了傑維斯的旗艦勝利號

當晚,傑維斯同納爾遜等人進行了討論,下定決心開戰。

淩晨2:50,英國艦隊終於聽到了期待已久的聲音——西班牙艦隊在迷霧中發的信號炮聲,它就在15英里以外。5:30,尼日爾號報告敵艦繼續接近。二月的黎明寒冷而又雲霧迷漫,英國艦隊呈兩列縱隊的戰鬥隊行,傑維斯下達準備戰鬥的命令。

卡洛登(Culloden)號在隊行的最前面,6:30它報告在東南發現了5艘敵艦,此後不久,霧開始消散,龐大的西班牙艦隊展現在了傑維斯的眼前——27艘戰艦,呈兩個疏散的縱向佇列,一個有18艘主力戰艦,另一個有9艘主力戰艦。而傑維斯僅有15艘主力戰艦。

在10:30左右,西班牙艦隊開始調整炮口,它們企圖合成一列縱隊,集中火力轟擊較弱小的英國艦隊。

上午11:00,傑維斯命令以勝利號前後形成一列戰鬥縱隊。隨著命令的下達,英國戰艦立刻合成一列戰鬥隊形,向南直衝向兩隊西班牙艦隊之間。

上午11:12,傑維斯下達了第二條命令:“緊咬住敵人”。他企圖在西班牙艦隊中間穿過去,這樣英國戰艦兩弦的火炮都可以發揮威力。

當英國艦隊正在調整隊形時,處於下風處的西班牙艦隊仍是猶豫不決。最後,他們決定右轉駛向東北方。其中一艘戰艦調頭全速向東南方駛去,很快從視線內消失。

上午11:30,處於英艦隊形前列的卡洛登號首先開炮,緊接著其餘各艦先後向射界內的西艦開火。卡洛登號一駛過西班牙艦隊隊形的最後一艘戰艦,就立即緊附其後追擊。Troubridge艦長擁有豐富的戰鬥經驗,他在旗艦發出命令前就預測到了命令的內容。

在卡洛登號之後,喬治親王號和Blenheim號也緊隨其後完成了同樣的動作。此時,西班牙下風艦隊企圖攔腰截斷英國艦隊,巨人號被迫掉轉船頭,西艦乘機向其射擊。已追擊過去的獵戶座號因此也返回掩護巨人號。

當隊形中的最後一艘英艦與西艦錯過後,英艦形成了以卡洛登號為首的一個“U”字形。此時,下風處的西艦隊也正全力企圖與上風處的西艦隊會合,如果他們得逞,那麼戰場就會出現僵局,西班牙艦隊就可以駛向加地斯了。

下午1:05,傑維斯發出信號“佔領有利位置相互支援,緊咬住敵人。”

當時在首領號 (HMS Captain)的納爾遜率三艘戰艦在隊形的末尾,他意識到必須阻止西班牙艦隊的前進道路,不然一切努力就前功進棄了。

納爾遜果斷決定暫不執行傑維斯的命令,而是掉轉船頭衝向西班牙艦隊的前方,攔住其去路。

西班牙艦隊中擁有當時最大的水面戰艦——特力尼達號(聖三一號Santissima Trinindad),裝備130門主炮,還有三艘112門主炮的戰艦。可以說有很強的火力了。

作為一名還沒有什麼資力的指揮官,納爾遜敢於違抗他的頂頭上司的命令而果斷的採取自己的行動,是冒了極大的風險的,如果行動失敗,必將影響他的前程而且還可能被送上軍事法庭。

電影怒海爭鋒:極地征伐- battle

大約下午1:30左右,大概有7艘西班牙戰艦同時向納爾遜旗艦首領號近距離開炮,一時間首領號湮沒在滾滾的硝煙之中。等硝煙散盡,人們發現首領號依然浮在海面上,但船帆和索具已經全部被毀。英國艦隊成功阻止了西班牙艦隊的會合。

2:35左右,卓越號接近了失去戰鬥力的西班牙Mundo號;然後,有向另一艘西班牙戰艦——San Ysidro號駛去,該艦的三根中桅杆已被打掉,在經過了一番抵抗後,它終於降下了西班牙國旗。

很快,卓越號和王冠號想Mundo號發起了進攻,它的中桅也被打掉,這時勝利號也跟了上來,面對猛烈的炮火,它也不得不降下了它的旗幟。

聖尼古拉號正與首領號在近戰中,卓越號又加了進來,向其側面開火。

聖尼古拉號(San Nicolas)號只得向聖約瑟夫號(San Josef)號靠去。首領號順風而進,但它的前桅杆折斷。

在戰艦失控前,納爾遜命令米勒船長把船靠向西班牙的聖約瑟夫號——該艦的後桅縱帆已被打掉,他帶頭跳向在急駛中的聖尼古拉斯號,第69團的士兵也緊跟著跳了過去。

電影怒海爭鋒:極地征伐- 登舷作戰

“第一個跳向敵艦的是海軍中校Berry,後來成為了納爾遜的第一副手,(米勒艦長被納爾遜留在了船長號上)。納爾遜自己也跳了過去,第69團的士兵也全力跟了上來。

納爾遜發現客艙門緊閉著,一些西班牙軍官正用手槍在射擊,但士兵們很快就衝開了艙門,西班牙海軍準將已倒在了地上。

納爾遜立刻帶人繼續前進,我發現Berry中校已控制了船尾,西班牙國旗已掉在了地上。納爾遜又繼續向前,在通往前甲板的左舷過道上,我遇到了兩三個西班牙軍官,他們向納爾遜投降。

船尾又傳來槍聲,納爾遜命令一批士兵前去調查,並命令米勒船長再派更多的士兵過來;……一個西班牙軍官說他們投降了。




(西班牙艦隊司令官哥多華(José de Córdoba)傷重陣亡)


這是個令人高興的消息,西班牙艦長向納爾遜深深鞠了一躬並遞上了他的寶劍,然後告訴納爾遜,西班牙艦隊司令官哥多華(José de Córdoba)已經傷重身亡了。

納爾遜要他以他的榮譽擔保軍艦已投降,他照辦了。……”

納爾遜的行動奪得了兩艘西班牙戰艦,納爾遜繳獲的聖約瑟夫號上的艦鐘:

納爾遜的指揮下浴血奮戰,使西班牙艦隊前、後部分始終無法合攏,最終被傑維斯率領的縱隊主力各個擊破。

兩艘西班牙戰艦聖尼古拉斯號(San Nicolas)、聖約瑟夫號(St. Joseph)的投降使戰鬥基本上結束了。

到下午4:00,西班牙戰艦特力尼達號在另兩艘戰艦的掩護下逃離了戰場,特力尼達號在後來的特拉法加海戰(1805年)中成為了西班牙艦隊的旗艦。

納爾遜留在了佔領的西班牙戰艦上接受從身邊經過的英國戰艦的祝賀,他回到船長號上,感謝米勒艦長的支持,並把西班牙艦長的寶劍贈給了米勒




(納爾遜贈給了米勒西班牙艦長的寶劍)


下午5:00,納爾遜把他的旗艦從首領號(Captain)轉到了不屈號上。

在整個聖文森特角海戰中,英軍以少勝多(15:27),西班牙艦隊在數量上佔有絕對優勢,不論是火炮數量還是士兵人數。但英國海軍卻擁有訓練有素的士兵,而西班牙海軍缺乏的就是訓練,它的水手只有不到10%是經過真正訓練的。

西班牙海軍士兵作戰勇敢但卻缺乏指揮,聖約瑟夫號在被佔領後發現艦上的一些火炮連炮口套都沒有取下,西班牙戰艦雖眾,卻一直是亂作一團,根本沒能發揮其眾多火炮的威力。

戰鬥中西班牙艦隊有四艘戰艦被俘,10艘受重創,被擊斃和俘虜的人員達5000餘人。而英國艦隊基本沒有什麼損失。

勝利的消息在三月初傳到了倫敦,這場決定性的勝利來得正是時候。它給西法同盟以沉重的打擊,破壞了法國的戰略企圖。

更重要的是,它向人們證明了在海上西班牙人已不是英國人的對手,它恢復了英國人因為從地中海撤退而受到打擊的信心。

傑維斯上將長期強調的紀律和訓練終於在這次戰鬥中得到了回報,也為後來者樹立了一個很好的榜樣。

在這次海戰的收尾階段,納爾遜還捨身忘死,親率海軍陸戰隊員登舷作戰,迫使112門炮的“聖約瑟夫”號(St. Joseph)和84門炮的“聖尼古拉斯”號(St. Nicolas)投降,立下赫赫戰功。

這次海戰產生了一條新的海戰原則,即分解兵力,使每一部分以最敏捷的速度到達最需要的地點。

後來納爾遜在尼羅河戰鬥和特拉法加海戰中進一步發展了這一原則,並均取得了勝利。這一原則得到了未來幾代海軍軍官的研究。

聖文森特角海戰使納爾遜名聲大振。英國大眾歡呼他勇敢地率領部屬強行登上重武器裝備的“聖尼古拉斯”號,俘獲更強大的“聖約瑟夫”號。

此戰以後,納爾遜受封爵士,並晉升為海軍少將(Rear Admiral)。

戰後有人指責納爾遜違反命令,擅自行動,傑維斯回答說:“我能原諒他 – 如果你擅自行動能夠獲得這樣的戰果,我也能原諒你。”

聖文森特角海戰是英國同法、西同盟進行的一系列較量中的第一場。



:XD...............哼.........................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03-28 10:36 | 【納爾遜Total War】






Battle of the Nile

1798年 拿破崙埃及遠征軍的艦隊

在尼羅河口被英國艦隊殲滅之役

納爾遜 第一次獨立指揮的戰役

法國埃及遠征艦隊司令 布魯依斯 陣亡


1797年7月,納爾遜想以海盜行動奪取一艘據傳在加那利群島聖克魯斯島裝有馬尼拉銀的西班牙貨船。

這次聖克魯斯遠征(Battle of Santa Cruz de Tenerife )以慘敗告終,納爾遜因右肘中彈破碎他的肱骨骨頭而失去了整右臂。



(聖克魯斯海戰,納爾遜重傷,失去了整右臂)


:納爾遜失去了整右臂的遭遇,告訴大家~當海盜既使是『有練過』的英國海軍大將納爾遜還是很危險的唷...cccc

1798年初,康復後的納爾遜重返艦隊,擔任地中海分艦隊司令。




納爾遜少將時期旗艦-先鋒號(HMS Vanguard)


1798年5月,拿破崙親率大軍3萬6千人,乘坐400艘運輸船,攻克英國在地中海的據點馬爾他島(Malta Island),然後不知去向。

英國海軍部命地中海艦隊司令納爾遜少將,率領13艘74門炮的戰列艦和兩艘巡洋艦,前往地中海東部搜尋拿破崙艦隊的蹤跡。

新組建的地中海艦隊中,有10個艦長是從其他艦隊調來的。這些人都是身經百戰的悍將,桀驁不馴,目中無人。到了地中海艦隊以後,他們很快被納爾遜的個人魅力所征服,俯首貼耳,聽從調遣。

納爾遜自豪地稱自己麾下的艦長們為“一幫兄弟”(A Band of Brothers),他的領導風格是權威和友情的完美結合。納爾遜會將自己的想法和要求仔細地告訴大家,然後表示對他們的能力高度信任,放心他們依照部署相機行事。

納爾遜的領導藝術使他的艦隊上上下下都充滿了強烈的自信心和旺盛的鬥志。

納爾遜的艦隊在茫茫大海中搜尋了數月,幾次在黑暗中和拿破崙的船隊擦身而過,但都未能發現。

e0040579_930272.jpg7月,拿破崙大軍順利在埃及登陸,並於7月21日在“金字塔戰役”(Battle of Pyramids)中決定性地擊敗埃及馬穆魯克大軍,成為埃及的主宰。

拿破崙渴望在東方建功立業,他在出征前說:“歐洲太狹小了,歷史上的偉大人物都在東方成名。”

8月1日,納爾遜終於探知法國艦隊的位置 – 埃及尼羅河三角洲的阿布奇爾灣(Aboukir Bay),他立刻命令艦隊兼程前往。

阿布奇爾灣呈淺碟形,坐西向東,北側是一個突出的海角,周圍淺灘遍佈,海角上有炮臺保護港灣,地形易守難攻,而這裏是入侵艦隊的必經之地。


VS

納爾遜少將 VS 布魯依斯中將


法國艦隊司令布魯依斯中將(Francois-Paul Brueys D'Aigalliers, comte de Brueys )將13艘戰列艦法軍,外加 4 艘 護航艦 (frigate,比戰艦小,火力也比較弱,但是速度較快)頭衝北尾向南排成一道縱列,橫貫整個海灣,而他的旗艦“東方”號(l’Orient)位於縱列中間。

布魯依斯對自己的佈陣相當自信,他斷定英國艦隊不敢當夜來犯,因為英國人沒有阿布奇爾灣的海圖,貿然闖入淺灘密佈的海灣幾乎是自尋死路。他知道了他的船隻質量差和船員訓練度不及英艦,他寧願後衛採防守陣式,並拒絕起錨。

納爾遜的艦隊抵達阿布奇爾灣的外海時,已是下午5點鐘。納爾遜毫不猶豫,立刻命令發起攻擊。

納爾遜知道自己的艦隊沒有海圖,只能依靠經驗航行,他事先已經把全盤計畫同諸將商討過,此時僅僅說:“我相信你們能夠在黑暗中抓住敵人的漏洞突破進去,然後憑感覺找到自己的攻擊目標。” 事實上納爾遜的艦長們一絲不苟地完成了他的戰前部署。

黃昏時分,納爾遜的艦隊從阿布奇爾灣西面外海駛來,冒著敵人炮臺的炮火,繞過阿布奇爾海角,闖進海灣。除了“考羅丹”號(Culloden)以外,其他所有的戰艦都成功避開了密佈的淺灘。

這時英國艦隊開始執行納爾遜的戰前部署,讓法國艦隊措手不及。




身經百戰的“歌利亞”號(Goliath)艦長弗雷(Thomas Foley)率領4艘戰列艦冒著擱淺的危險,大膽地插入海灣內側法國艦隊和海岸之間的狹窄海面,同外側的7艘戰列艦形成對法艦隊的夾擊之勢。

弗雷的5艘戰艦無疑抓住了法國艦隊的弱點 - 絕大多數法艦左側的舷炮都無人值班,因為法國人沒有料到這一側會發生戰鬥。

此時已是晚上7點鐘,天完全黑了下來。法國艦隊的前6艘戰艦被10艘英艦從兩側夾住,處境危急。這時正值北風勁吹,法國艦隊後面的戰艦因為逆風,無法上前支援,只能坐視英國艦隊集中火力圍殲前面的戰艦。

英國戰艦在各自的目標旁邊下錨,和法艦展開激烈的炮戰,只有火炮發射時瞬間的閃光照亮漆黑一片的海面,使岸上的人能夠依稀看到雙方戰艦的身影。

e0040579_9474535.jpg 74門炮的英艦“貝勒羅封”號(Bellerophon)越過前面的5艘英艦,勇敢地停在處於縱列第七位的法國艦隊旗艦 – 120門炮的東方號右舷旁邊,與之對射。

法旗艦東方號的炮火猛烈無比,不一會兒貝勒羅封號所有的桅杆都被擊倒,船舵被打掉,隨著海流漂離戰場。

最後到達戰場的兩艘英艦“快速”號(Swiftsure)和“亞力山大”號(Alexander) 這時衝了上來,前後夾擊東方號

戰鬥進入決定時刻,雙方的指揮官卻都不走運,布魯依斯的頭部被彈片擊傷,他用手帕擦掉血跡,繼續指揮;

納爾遜也被法國鐵屑彈的碎片擊中前額,鮮血直流,貝裏艦長把他扶回艙室,納爾遜大叫:"我不行了,代我向我妻子問候。"等到發現自己平安無事時,納爾遜又掙扎著到艦橋上察看戰局。

布魯依斯可沒有納爾遜的好運氣,他頭部受傷後不久,又有一顆彈片打在他身上,接著一發炮彈炸斷了他的左腿,幾乎將他撕成兩片,侍從想把他扶回艙內,被,布魯依斯拒絕,他說:"一個法國海軍上將應該戰死在後甲板上。"

彌留之際的布魯依斯繼續指揮各艦抵抗,後因失血過多,身體不支,暈了過去,一名法國軍官寫道:"他帶著戰鬥中所表現出的那種鎮定神態離開了人間。

快速號就停在東方號右舷外幾米遠的地方,舷炮齊發;而亞力山大號則繞到東方號的後面,以猛烈的炮火攻擊其艦艉。

大約在9點45分,東方號的火藥庫被擊中,引發劇烈的爆炸,整個戰艦粉身碎骨,巨大的爆炸聲15英里以外的亞力山德拉城都能聽見。

這時戰鬥暫時停頓下來,而納爾遜從自己的旗艦先鋒號(Vanguard)派出小艇,前去搭救海面上倖存的東方號官兵。

東方號的艦長-海軍準將卡薩比安卡的兒子在船上養病,被炸斷一條腿後,隨艦沉沒,準將本人拒絕搭救,手舉國旗與這個孩子一起沉入大海之中。




海面上倖存的法國旗艦東方號官兵


法國艦隊司令布魯依斯在爆炸之前就已中彈身亡。東方號1,010名船員中,只有70人獲救。

大概半個小時以後,戰鬥又重新開始。一直戰鬥到24:00時。

在黑暗和煙霧中,英艦雄偉壯觀號( HMS Majestic)與法艦休盧克斯(Heureux)相撞,兩艦糾纏在一起。 被困幾分鐘雙方爆發近距離槍擊戰, 雄偉壯觀號傷亡慘重50死亡,143人受傷。

雄偉壯觀號艦長韋斯科特(George Blagdon Westcott)被槍擊射中喉嚨陣亡。雄偉壯觀的中尉羅伯特卡斯伯特(Robert Cuthbert) 接手,繼續戰鬥。

法艦轟鳴號(Tonnant)艦長蒂特圖瓦爾(Aristide Aubert Du Petit Thouars)一邊射擊英艦快速號(Swiftsure)又駛近攻擊雄偉壯觀號。

到03:00,經過三個多小時的近距離作戰, 與之對射的英艦雄偉壯觀號( HMS Majestic)的已失去了主要的桅柱,而轟鳴號幾乎是傷痕累累的廢船。

儘管轟鳴號艦長佩蒂特圖瓦爾都已經失去了雙腿和一隻胳膊,他仍繼續指揮,他命士兵用水桶加滿麥草在甲板上支撐著指揮,決不投降,直到流血過多而死亡。

(轟鳴號最後被俘,整修後成為英國皇家海軍HMS Tonnant 。並參加1805年特拉法爾加戰役)  

到午夜時分,法國艦隊前面6艘戰艦遭到重創,都已降旗投降,兩側的英艦於是齊頭並進,開始進攻擔任後衛的6艘法國戰艦,戰鬥又繼續了好幾個小時。

直到黎明時分,隆隆的炮聲才逐漸稀落下來,海戰終於結束了。

連續奮戰了12個小時的英國海軍官兵已經精疲力竭,就地倒在甲板上呼呼大睡。8月2日清晨,初升的太陽照耀在一片死寂的海灣之上,將血戰以後的恐怖景象一覽無餘地展現在人們的眼前。

海灣裏停泊的法艦已經全部癱瘓,桅杆、帆具被毀,船身上彈洞密佈,如馬蜂窩一般。海面上漂浮著東方號的殘骸和數百具殘缺不全的屍體。

納爾遜在日誌中寫道:“面對這樣的情景,‘勝利’一詞顯得如此蒼白無力。”

參戰的13艘法國戰列艦,1艘沉沒,10艘重創投降,只有兩艘得以逃脫,而其中一艘的艦長名叫維爾納夫(Pierre Charles Villeneuve ),此人將統帥法國、西班牙聯合艦隊在特拉法加同納爾遜決戰。

法國艦隊陣亡1,500人,受傷1,500人,另有3,000人投降,傷亡總數是英國艦隊的六倍。而英軍死亡 218 人 ,艦隊只有輕微受損。

尼羅河海戰(Battle of The Nile 亦稱Battle of Aboukir Bay)勝利的消息兩個月以後傳到英國,舉國沸騰。海軍大臣斯潘塞伯爵(Earl Spencer)得到通報欣喜若狂,一言不發轉過身來,剛一邁步就軟倒在地。

尼羅河海戰是納爾遜第一次獨立指揮的戰役,此戰既是一個戰術傑作,又是一次完美的勝利,刷新了英國皇家海軍兩百年來海戰的各項記錄。此役納爾遜被英王加封為男爵。

這也是拿破崙遭受的重大挫折之一。此戰以後,英國完全掌握了地中海的制海權,對海戰衰尾的拿破崙不得不乘坐一艘商船偷偷返回法國,而他留在埃及的軍隊3年後向英軍投降。



:XD..布魯依斯真是飯桶.............哼.........................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03-28 08:46 | 【納爾遜Total War】




「有時我有`盲目’的權利...

實在看不見那(撤退)信號!!」

哥本哈根海戰(Battle of Copenhagen)

違抗軍令獲勝的納爾遜~





e0040579_833175.jpg納爾遜不是保守的英國海軍提督,他是以獨立不羈、果斷勇猛的作戰風格著稱於世的風雲人物。

那時拿破崙的戰爭,幾乎席捲了整個歐洲,英國對法國的海戰中,納爾遜將軍以其天生的直覺膽識及果斷的戰術,時常帶領英國海軍取得勝利。

他曾在特拉法加海戰一役中,擊敗法蘭西聯合艦隊,從拿破崙手中救出英國。當然,最充分發揮他的膽識,也使他名噪一時的就是哥本哈根海戰

1801年初,英國海軍最關心的就是採取中立立場的俄國、丹麥、瑞典等波羅的海沿岸諸國的海軍動向。因為拿破崙的法國對英國虎視眈眈,這些國家特殊的地理位置,使他們在英法戰爭中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倘若這些國家強大的海軍靠向法國,英國海軍的制海權則毀於一旦,國家的存亡也將不保。

拿破崙為了削弱英國的商業,號召各國武裝中立,俄國、丹麥、瑞典及普魯士皆參加,一致反對在波羅的海行使交戰國權利。

英國必須仰賴波羅的海各國輸入橡木、繩索和帆布,所以無法容忍上述諸國參加武裝中立,乃派遣波羅的海艦隊,以武力來打破拿破崙的武裝中立政策。

這其中,最強大最有威脅力的就屬丹麥海軍。

因此,英國決定根據國際法上“緊急避難”措施,擊滅最大的丹麥艦隊,英國司令官海德派克(Hyde Parker),納爾遜副之,率領50艘艦艇駛向哥本哈根港。

尼羅河海戰(Battle of The Nile)使納爾遜成為英國家喻戶曉的英雄人物。這以後,納爾遜的艦隊經常駐紮義大利的那不勒斯港,納爾遜結識了英國駐那不勒斯大使漢密爾頓的夫人(Lady Hamilton),立刻墜入愛河。

1801年,納爾遜正式和他的妻子分居,而漢密爾頓夫人也離開了她的丈夫,來到英國和納爾遜同居。

納爾遜此舉遭到海軍部很多官僚的攻擊,但他在英國的人望如日中天,沒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封殺納爾遜

納爾遜是英國最偉大的戰爭英雄,當然應該成為這支海軍的領袖。但是,海軍部雖不能封殺納爾遜,卻選擇了海德-派克爵士,而讓納爾遜做他的副手。

這是一場微妙的戰爭,目的是要迫使丹麥加入英國,共同向法國禁運軍事物資。納爾遜脾氣暴躁,容易失控,而且他痛恨拿破崙,如果對丹麥人太過激烈,那無疑是外交上的失敗,且搞別人老婆,海軍部很多官僚非常不爽納爾遜

海德派克更加老成持重,脾氣比較溫和,他會完成任務,且不會惹別的麻煩。

納爾遜忍氣吞聲,接受了任命,但是他卻看到了麻煩。

他知道關鍵是時間:海軍速度越快,丹麥人鞏固防禦的可能性就越小。船隻已經可以起航了,但海德派克的座右銘是“一切就緒”,趕時間不是他的作風。

納爾遜討厭慢吞吞的,他急著採取行動。他仔細閱讀軍情報告,研究地圖,最後制定出了與丹麥人作戰的詳細計畫。他給海德派克寫信,催促他抓住戰機。海德派克卻不理會。

納爾遜努力控制自己的脾氣,但最後他還是沒能忍住。他在軍事會議中裏踱來踱去,一邊揮舞著斷臂,一邊說個不停。他說,沒有人能靠等待打勝仗。

納爾遜認為只有沒見過戰爭的人才會覺得丹麥的防禦無懈可擊,他幾個星期前就已經制定好了作戰計畫:他會從南部進攻,那兒是近道,主帥海德派克帶著後備部隊留在城市的北面。

納爾遜會利用機動艦隊幹掉丹麥軍的大炮。他說他已經研究過地圖:沙洲不會帶來危險。至於風呢?納爾遜認為進攻比擔心風向可重要得多。

納爾遜的演講激起了各艦長們的鬥志。他畢竟是當時最為成功的軍事領袖,而且他的自信令人鼓舞。連海德派克也被打動了,於是他的計畫獲得通過。

1801年3月,海德命令其副官納爾遜開始攻擊停泊在那兒的丹麥艦隊。4月1日,納爾遜開始攻擊擁有20艘艦艇的丹麥艦隊,但由於遭到強大的陸上炮臺反擊而陷入苦戰。

戰爭進行得十分艱苦,進攻不是十分順利,而且時間拖得越久對於英國艦隊越不利。

海德派克在北邊關注著戰鬥的進程。現在,他開始後悔同意納爾遜的計畫了。他是戰役的最高指揮官,一旦失敗,他的一世英名將煙消雲散。

雙方經過四個小時的往返轟炸,海德派克再也看不下去了:他的艦隊遭受了重創,但沒有占到任何便宜。司令官海德派克(Sir Hyde Parker)判斷戰況不利關鍵時刻意志動搖。

英國艦隊統帥海德派克降下16號旗,意思是“緊逼敵人進攻”,而升起39號信號旗,下令停止攻擊(那時沒有電子通訊,以旗語信號連絡指揮)“中止作戰撤退”的命令。

但豪邁的納爾遜對這些損失不以為意,反而被39信號旗激怒,納爾遜(Horatio Nelson)將軍“提醒”他座艦艦長弗雷說:“有時我有`盲目’的權利,實在看不見那信號。”。

七年前在科西嘉(Corsica)海域,與法國艦隊戰鬥中,納爾遜的右眼受傷。納爾遜竟不予理睬英國艦隊統帥海德派克撤退的命令,若無其事地繼續進攻。




納爾遜還頑皮地拿起單筒望遠鏡放在右眼上,再說道:“我的確看不見什麼撤退的信號。

但艦隊的各艦長並不是瞎子,必須在海德派克納爾遜的命令之間做出選擇,他們最後選擇了納爾遜

他們願意和他一起冒著丟掉軍職的危險。不久形勢開始逆轉,丹麥的防線開始崩塌,有些停在港裏的船隻投降了,槍炮聲也開始稀疏下來。派克發出撤軍命令後不到一小時,丹麥人投降了。

納爾遜將軍在哥本哈根首次利用火箭摧毀丹麥海軍。

丹麥艦隊損失慘重,被迫投降納,納爾遜佔領哥本哈根炮臺。納爾遜又乘勝追擊,將瑞典艦隊和俄國艦隊也趕跑。徹底摧毀了三國同盟。

第二天,海德派克敷衍了事地祝賀了納爾遜。他沒有提到納爾遜不遵守命令的事情。

納爾遜因功被受予子爵,並接替海德派克,升任波羅地海艦隊司令。

蕞爾小國丹麥其實不可小覷,雖然他們在與普魯士和奧地利的戰爭中落敗並且丟了對兩個公國的控制,但面對兩個大國,丹麥人在陸戰中不敵的情況下,海軍卻實現了對普魯士海岸線的徹底封鎖。

最後逼得奧地利與普魯士聯手,1864年5月9日,3艘奧地利巡防艦和2艘普魯士炮艦對丹麥海軍的3艘護衛艦打響了赫耳果蘭島海戰,才最終突破了丹麥人對易北河與威悉河口的封鎖。

丹麥艦隊數量雖少,不過他們以培養戰鬥力為最終目標,近海戰鬥力強的岸防鐵甲艦與保護殖民地的快速巡洋艦是丹麥海軍這一時期的特色。



XD....英國鬼子真是軍紀蕩然...........哼.........................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03-28 08:33 | 【納爾遜Total War】

HMS Victory

英國皇家海軍 勝利號



【YouTube】HMS Victory



HMS=國王 或 女王陛下的船艦 (Her, or His,Majesty's Ship)代表英國皇家海軍。


在朴茨茅斯,有一艘全世界船齡最長的軍艦——“勝利”號(Hms Victory),它是英國人引以為榮的名艦,是大不列顛帝國黃金時代海上霸權的標志。

1759年在查塔姆開始建造,從建造到完工前後長達19年,風帆時代「戰列線戰鬥艦」(Main Line of Battle Ships 戰列艦)一級艦:

總長: 92米
船體長: 60.3米
水線: 15.2米
最大吃水: 7.6米
排水量: 2162噸
主桅杆高 : 67 m(海平面以上)
使用繩長: 27 英里
艦上裝有三層火砲甲板: 104門火炮
全艦官兵: 850人。

勝利號於1778年3月12日開始第一次航行,5月15日起作為海軍中將凱佩爾的旗艦,6月13日第一次戰鬥出航,五天後的首次戰鬥於布列塔尼半島海外韋桑(Ushant)島以西690公里(430哩)左右的大西洋上進行,勝利號在海戰中俘獲了法國的獨角獸號。

1797年2月14日聖文森特角海戰(Battle of Cape St. Vincent)勝利號是傑維斯(John Jervis)海軍上將的旗艦。

勝利號的最顯赫時期是在1805年10月21日的特拉法加海戰中,作為英國艦隊的旗艦,在納爾遜指揮下打敗法軍,納爾遜亦在勝利號上陣亡。

勝利號於1835年結束現役,作為朴茨茅斯軍港司令的工作船,1922年進廠按照在特拉法加戰役時的原貌進行修復,後即作為歷史名艦保留在朴茨茅斯至今。




【YouTube】HMS Victory

【YouTube】TRAFALGAR



: WTFM expects that every man will do his duty....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03-27 09:38 | 【納爾遜Total War】



英國海軍名將納爾遜陣亡曲-特拉法加海戰

帆船時代末期最大規模的一次海上決戰




「英倫企盼著人人都恪盡其責!」
(England expects that every man will do his duty)




【YouTube】:Battle of Trafalgar

法國大革命後,英國組織數次反法同盟,企圖撲滅法國革命之火。

1805年秋,第三次反法同盟形成,拿破崙迫使西班牙同法國一道,準備渡海進攻英國。
拿破崙為了消除英國的威脅,決定避開英國海軍,用其精銳的陸軍直接登陸進攻英國本土。為了調虎離山,把強大的英國海軍從本土牽走,法國艦隊在大海上和英國海軍玩起了貓捉老鼠的遊戲。

但由於一系列戰略、戰術的失誤,法國海軍上將維爾納夫(Pierre Charles Villeneuve )率領的法、西聯合艦隊被封鎖在加的斯港(Cadiz)內。英國立刻派海軍名將納爾遜(Horatio Nelson,1758年-1805年),去徹底解決法、西聯合艦隊。

1805年10月19日,法西聯合艦隊駛離西班牙加的斯港,企圖通過直布羅陀海峽前往地中海,配合拿破崙在意大利的軍事行動。這時,納爾遜已等候在加的斯以西的特拉法加海域。

納爾遜的艦隊和法、西聯合艦隊相比,戰列艦總數是27對33;火炮總數是2,148對2,568;官兵總數是17,000對30,000,處於明顯劣勢。

納爾遜毫無懼色,成竹在胸。他回到自己的船艙,靜默禱告,並將下面的禱告詞記錄在日誌上:

「“乞求我信仰的上帝,賜予我的祖國和整個歐洲一次偉大而光輝的勝利;乞求不要有任何的失措使勝利蒙上陰影;乞求勝利之後英國艦隊體現出卓著的仁慈和寬宏精神。至於我自己,我將生命承諾給創造我的上帝,乞求他保佑我報效國家的努力。我個人的命運,以及我為之奮鬥的正義事業的命運,今天都交與上帝決定。”」

上午11點50分,以勝利號為首的英國艦隊駛進法、西聯合艦隊的大炮射程,立刻有八、九艘法國戰艦向勝利號舷炮齊發,以矯正射角。數百顆炮彈陸續落在勝利號周圍,激起無數道浪柱。勝利號就在這些此起彼伏的浪柱中穿行,慢慢向法、西艦隊逼近。

1805年10月21日拂煦,著名的19世紀規模最大的一場海戰—特拉法加海戰(Battle of Trafalgar) 就此拉開序幕。

參戰的法西聯合艦隊有戰艦33艘,英國艦隊有戰艦27艘。

:法西聯合艦隊還有7艘非戰列艦的巡洋艦,所以其實共計有40艘喔!!!】

法西聯合艦隊由優柔寡斷的法國副海軍上將維爾納夫指揮。當他得知英艦緊追而來時,卻慌亂得無法決定到底要駛回加的斯港,還是折向北部迎戰。

等到他下定決心要迎戰之際,聯合艦隊的海軍軍官都巳無心戀戰,整個艦隊也次序大亂,無法組成完整隊形了。

在英國方面,納爾遜雖然只有27艘軍艦,但軍紀嚴明、官兵訓練有素、有多次實戰經驗。

為了以更快速度截擊敵艦,防止它們在戰爭一開始之際便掉頭撒離,納爾遜違反了一貫的海戰法則,即各艦以側舷火力面向敵方排成一線,逐步向敵方接近的方法。

特拉法加海戰開始時海面上風平浪靜,英國艦隊只是在洋流的推動下,以2節的速度緩慢前進。從雙方艦隊彼此發現到交火,整整6個小時過去了。英國艦隊的幾艘主力艦後甲板上,樂隊不停地演奏。小艇在戰艦之間穿梭,傳遞著艦長們的相互問候和鼓勵。

e0040579_11134991.jpg而水兵們在各自的崗位上享用早餐和午餐,時不時探頭望一眼遠處的敵艦。納爾遜身穿海軍中將的制服,胸前佩戴四顆大型將星和勳章,按照慣例站在四分之一甲板(Quarter Deck)上。

他身邊簇擁著多年的朋友 - 勝利號艦長哈代(Thomas Hardy),秘書斯科特,軍醫比蒂(Dr. Beatty),和巡洋艦隊司令布萊克伍德(Blackwood)。

眾人深知法國戰艦上密佈狙擊手,都為納爾遜的安全感到擔心,不停地勸他換一件不起眼的衣服,都被納爾遜婉拒。

納爾遜向其通訊官,帕斯科中尉下令,發出非常有名的「英倫企盼著人人都恪盡其責!」這個訊號旗戰令。

納爾遜獨創性地運用一些不同顏色和圖形的信號旗溝通艦隊之間的聯繫,現代海上通用的國際信號旗(亦稱「萬國旗」)即由此演變而來,成為了戰勝法國艦隊的重要因素。

他的這個旗號為「英倫企盼著人人都恪盡其責!」(England expects that every man will do his duty),已成為英國人日常生活中所熟悉和慣用的習語。

納爾遜將艦隊分成兩支大隊,都用船頭對準敵方,排成兩條直線,由他坐鎮的旗艦“勝利號”(Victory)率領第一支隊,由西邊一艘接一艘的插向敵陣中央。

並由納爾遜的副指揮官海軍將領科林伍德(Collingwood)旗艦"皇家君主”號(HMS Royal Sovereign),率領15艘戰列艦,朝西南方向迂迴突入敵陣,牽制敵陣後方,令聯合艦隊首尾不能相顧。

他同時也下令各艦艦長,當與敵艦接觸混戰時(melee),都必須拋開各種戰爭法則,而應該根據當時利害形勢,依靠自己的判斷力,臨場做出各種攻擊的決定,他說:“任何艦長,一旦將他的軍艦和敵艦緊密靠近,都不會犯太大的錯誤”(No Captain can do very wrong if he places his ship alongside that of the enemy)。 

這種遵循大戰略向敵陣靠近,然後在點對點接觸時各自為政,讓各艦長發揮所長的指揮方法,對現代戰爭和管理策略都有很大的啟示。





納爾遜發出了他最後的訊號,「再近一點接敵」(engage the enemy more closely)。

兩方艦隊最終在特拉法加海面(西班牙西南方)相遇,當納爾遜的支隊直線插入敵陣後,每一艘英艦都用側舷炮火向兩邊的敵艦還擊,然後各自尋找敵艦展開決定性的接舷戰。

由於納爾遜率領的左側縱隊向北偏離了2度,科林伍德的右隊率先接敵。

科林伍德的旗艦皇家君主號從112門炮的西班牙戰艦“聖安娜”號後面切入敵陣,先以左舷火力猛轟聖安娜號的船艉,然後向左轉,緊緊靠在聖安娜號的右舷,與之激烈炮戰,一時間兩艘戰艦都消失在濃密的硝煙中。

納爾遜的勝利號稍後幾分鐘才衝進敵陣,在這之前,勝利號一炮未發,就已經中彈數十顆,傷亡50多人,其中包括納爾遜的秘書斯科特

勝利號從維爾納夫乘坐的旗艦“布桑托爾”號(Beaucentaure)的後面突入,距離如此之近,勝利號上的水兵可以伸手夠著布桑托爾號懸掛在船艉的旗幟。

勝利號船艏的兩門68磅短筒炮向布桑托爾號的船艉發射一顆實心彈加一筒內裝500顆鉛彈的霰彈,接著左舷50門火炮用雙發彈齊射,將布桑托爾號的船艏徹底摧毀,而兩層火炮甲板上的官兵非死即傷,海戰剛開始布桑托爾號就完全失去了戰鬥能力。

這時在勝利號的正前方,接替指揮的74門炮的法國戰艦 敬畏號(Le Redoutable)擋住去路。

勝利號徑直撞向敬畏號,船首斜桅插進敬畏號主桅和副桅之間,生生將其頂出了佇列,為後面的英艦打開一個缺口。然後勝利號向左轉舵,靠在敬畏號的左舷旁,兩艦發生激烈戰鬥。

e0040579_1022436.jpg法艦敬畏號(Redoutable)的艦長盧卡斯(Lucas)是一個很有心計的人。在土倫港裏被圍困的兩年裏,盧卡斯無法有效訓練麾下官兵的操炮技巧,但他因地制宜,花大力氣訓練他們的狙擊本領。

盧卡斯敬畏號的桅杆和甲板上佈置了數百名火槍手,這些人在十幾米遠的距離上以猛烈的火力襲擊勝利號甲板上的官兵,造成很大傷亡。

納爾遜的座艦“勝利號”(HMS Victory) 和法國的敬畏號接舷,正當英國官兵準備衝上敵艦展開肉搏戰時,納爾遜冒著密集的彈雨,依然堅持站在四分之一甲板上鼓舞士氣。

下午1點30分,敬畏號後桅杆上的一個狙擊手發射的鉛彈擊中納爾遜。子彈打入他的左臂,並穿入他的脊椎骨,穿過左肺,造成重傷。

【YouTube】納爾遜中彈研究

但此時,英艦第一支隊的所有軍艦都巳成功突入了聯合艦隊的中央,而科林伍德的第二支隊也從後方向敵陣中央收攏。

特拉法加海戰到此已經演變為一場混戰。在方圓數海裏的海面上,60多艘戰艦糾纏在一起,混戰中雙方的戰艦都彈創累累,慘不忍睹。

英艦官兵的訓練素質和高昂鬥志此時起了決定性的作用。當法、西戰艦桅杆被毀時,多半降旗投降;英艦官兵在這種情況下會想方設法找別的戰艦拖拽,或東拼西湊架設起備用的風帆繼續戰鬥。

納爾遜躺在船長室裏對前來看望的艦長哈代說:“他們到底把我了結了…我的脊樑骨被打穿了。” 納爾遜知道自己已經無救,對軍醫比蒂說:“你去救治別人吧,你幫不上我什麼忙了。”

在英艦的猛烈炮火之下,聯合艦隊一時之間都亂成了一團,一艘接一艘的投降或被擊沉,而後方剩餘的十艘,見大勢巳去,都迅速的逃離了戰場。當英國艦隊獲得勝利之際,重傷的納爾遜也隨著斷氣了。

納爾遜最後的遺言是:“感謝上帝,我已經履行了我的職責。”

法西聯合艦隊司令維爾納夫布桑托爾號癱瘓以後,打出旗號命令擔任前衛的10艘戰艦掉頭趕來支援。

由於風力不足,這10艘艦花了很長時間才掉過頭來,向英艦逼近。此時接過指揮權的科林伍德立刻命令6艘英艦倉促組成一道戰列線擋住去路。

法、西艦隊前衛的指揮官杜馬諾阿(Dumanoir)喪失鬥志,認為海戰已經失敗,率領這10艘戰艦逃回西班牙卡迪茲港

經過幾個小時的血戰,法西聯合艦隊旗艦降下帥旗,艦隊司令維爾納夫被俘,西班牙海軍將領丘魯卡格拉維納陣亡。

在特拉法加海戰中,英國取得巨大勝利,其軍艦無一損失;法國軍艦被擊沉8艘,被俘15艘。

納爾遜英勇無畏,能征善戰,每次作戰都身先士卒,命令旗艦率先攻入敵陣,而且為了激勵將士士氣,經常在甲板上直接指揮作戰,因此多次身受重傷,人送綽號「殘疾將軍」。

納爾遜被法艦「敬畏」號上的步槍手擊中身亡時,年僅47歲。

英國皇家海軍為他發喪時,全體水兵都在帽後綴上兩條黑紗,表示悼念和敬重。自此以後,英國海軍士兵帽就正式綴上了兩條黑色飄帶。表示悼念和敬重。

從此,英國海軍士兵帽就綴上了兩條黑色飄帶,世界各國建立海軍時,參考英國皇家海軍的服裝式樣,把兩條黑色飄帶的裝飾也學過去了。

納爾遜的敵人拿破崙對納爾遜也是推崇備至的,當聽到納爾遜的死訊後,拿破崙當即命令在每艘法國的軍艦上,都應掛上納爾遜的畫像,一是為紀念他,同時也是以他作為法軍學習的榜樣。

這從一個側面也反應出拿破崙所具有的統帥氣質和大將風度。此後不久,隨著蒸汽動力戰艦的出現,一個新的時代就要到來了。

帆船時代之正規戰法是縱隊接敵,採平行作戰,易使敵人逃避,無法殲滅。納爾遜戰法能把握戰機,主動奇襲迫敵決戰,使敵首尾不能相顧,而達成殲滅戰果。

戰列艦最早出現在17世紀中葉,當時的三桅風帆戰列艦主要由多艘列成縱隊戰列線進行炮戰,因此而得名。

18世紀,戰列線戰術(亦稱線式戰術)成為海戰的主要戰術。18世紀末~19世紀初,戰艦裝備了發射實心彈的榴彈炮和爆炸彈的加農炮,艦隊的機動能力和艦炮射程﹑威力進一步提高,交戰雙方艦隊以縱隊形式的戰列線在更遠距離進行舷炮戰。

納爾遜是英國海軍史上最先擯棄當時盛行的線式戰術並開創海上機動戰的將領之一,他在戰術創新上以無人能與之匹敵而享有盛名。

英國艦隊擯棄了戰列線戰術,採用機動戰術,以戰術群進行穿插分割,首先攻擊敵方旗艦,取得了勝利。

納爾遜戰法以少勝多,特拉法加海戰大勝,成就之大堪稱空前,納爾遜之戰術天才令人嘆服。

特拉法加海戰是帆船時代末期最大規模的一次海戰。 此役之後法國海軍精銳盡喪從此一蹶不振,拿破崙被迫放棄進攻英國本土的計劃。這場戰爭真正確立了英國海上霸主的地位,從而把世界帶入了“英國世紀”。

為了重振海上雄風,拿破崙從1807年又開始在歐洲大陸各個主要港口大量建造戰艦,法國海軍在數量上又一次超過了英國皇家海軍。但這種強大是紙面上的,法國根本無法為這支龐大的艦隊配備足夠的水手 - 整個歐洲只有丹麥能夠提供一些高品質的水手。絕大多數戰艦最後爛在港口裏,沒有出海過一次。

1814年,拿破崙從俄羅斯敗退回來以後,將大批海軍官兵和船廠工匠編入陸軍,法國海軍到此已經名存實亡。

英國取得持續100多年的海上優勢。



"親吻我,哈代(英國海軍'勝利號'艦艦長)"
" 不要把我丟下船,照顧好我"可憐的漢密爾頓夫人"
"感謝上帝,我完成了我的使命"
"喝水、喝水、搧風、搧風、按摩、按摩"。



:我艦「敬畏」號那個幹掉納爾遜的神射手到底是誰?................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03-25 11:07 | 【納爾遜Total War】





在15-16世紀的200年間,艦隊司令靠發炮或揚帆作訓令,指揮屬下的艦隻。

1777年,英國的美洲艦隊司令上將印了一本信號手冊,成為第一個編寫信號書的人。

後來海軍上將波帕姆爵士用一些旗子作"速記"字母,創立了一套完整的旗語字母。

1805年,納爾遜指揮特拉法加之役時,在陣亡前發出的最後信號是波帕姆旗語第16號:"駛近敵人,近距離作戰。"

當英國艦隊逼近敵對的法西聯合艦隊前,納爾遜將軍已在其旗艦上對所指揮的艦隻發出了所有必要的指令。

然而,因為他知道這場大戰是一場決定性的戰役,應該要做多一點事。於是納爾遜向其通訊官,帕斯科中尉下令,要求他盡快發出「英倫相信(confides)人人恪盡其責」這個訊號。帕斯科向納爾遜建議使用「期盼」(expects)一詞代替「相信」,因為前者在旗語手冊裡可找到,而信賴一詞則需要逐個字母拼寫。

納爾遜同意這個改動(雖然期盼對比相信,所展示出的信任度較為不足)。於是,在1805年10月21日上午11時45分,勝利號發出了英國歷史上最著名的海軍訊號。




納爾遜著名的訊號,使用波凡姆數字代號。


這個訊號使用波凡姆爵士(Sir Home Popham)所設計的數字代號。此代號將十個訊號旗分別配以0至9。這些旗幟所代表的數字代號根據旗語手冊組合起來,傳至所有皇家海軍的艦隻上。

這些數字代號會在後桅揚起,一個接一個,而「電報旗」(telegraph flag)亦會揚起以說明這是波凡姆所設計的訊號。責任(duty)一詞並沒有納入旗語手冊裡,[6]所以需要拼寫出來,因此整個訊號需要十二個「lifts」。(duty一詞如圖所示編碼,以數字1-25分別代表英文字母A-Z,並不包括J。





此外,在那個時代,英文字母V排在U的前面。)據信,這個動作需時四分鐘。一個由帕斯科統領,大約有四至六人的小隊,在納爾遜的旗艦勝利號戰艦準備升起那些訊號旗。

在一尊英國的加農炮對敵人發射前,納爾遜發出了他最後的訊號,「再近一點接敵」(engage the enemy more closely)。

【YouTube】Battle of Trafalgar

這個訊號以訊號旗1與6代表。納爾遜命令持續飄揚這個訊號旗。訊號旗在戰役裡持續高揚直至戰役完結。

為了表示對納爾遜的敬重,這個訊號在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裡保留作聯軍戰術訊號,雖然訊號本身在現代海戰裡並沒有作用。

England expects that every man will do his duty(英倫期盼人人恪盡其責)這條短語在英格蘭變得十分聞名,這是因為納爾遜的高知名度以及特拉法加戰役對英國歷史的影響極大。




1817年,英國海軍馬利埃特上校編出第一本國際承認的信號碼。舫海信號旗共有40面,包括26面字母旗,10面數位旗,3面代用旗和1面回答旗。

旗的形狀各異:有燕尾形、長方形、梯形、三角形等。旗的顏色和圖案也各不相同。



XD....英國海軍真會裝神弄鬼...........哼.........................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03-25 10:34 | 【納爾遜Total War】



差點成為美國總統的普魯士亨利親王



e0040579_18492526.jpg亨利親王(Friedrich Heinrich Ludwig, Prince of Prussia ,1726年1月18日—1802年8月3日),腓特烈大帝三弟,普魯士將軍,他與其兄的衝突亦為後人所流傳。

亨利在七年戰爭中綻放光芒,在羅斯巴赫會戰中率領7個步兵營殺進亂成一團的法軍,造就了其兄輝煌的戰績。

其後在西南戰線獨當一面,鎮守薩克森,與腓特烈主力遙相呼應。

1758年10月,他與腓特烈在薩克森首府德勒斯登會師,參與霍克齊戰役

1759年初他出奇兵成功地燒毀了奧地利軍隊糧草囤積地,又在後來的庫勒斯道夫戰役中以4萬普軍在奧軍背後出擊,破壞其交通線,使得奧軍不得不撤退回防。

1761年亨利親王在薩克森,僅以28,000人對付奧地利道恩元帥的6萬大軍。在戰爭後期,亨利塞德利茨在另外的弗賴堡戰役上獲得大捷,逼使了奧地利退兵。

七年戰爭後,亨利曾經到聖彼得堡訪問俄國葉卡捷琳娜大帝,提出普魯士、奧地利和俄羅斯三個鄰近波蘭的國家的瓜分波蘭的計畫。

在第一次瓜分波蘭時,普魯士腓特烈大帝給奧地利瑪麗亞特雷莎女皇的信中提到:

「(在這件事上)葉卡捷琳娜大帝(女沙皇)和我絕對是強盜。我只想知道她會如何對神父懺悔自己的罪過?她取得(波蘭)時哭了;她哭得越多,取得越多!」

1772年,俄普奧三國第一次瓜分波蘭,這是強權政治犧牲弱國利益的典型,波蘭失去了四分之一的領土。普魯士從瓜分中獲得西普魯士,從而將勃蘭登堡本土和東普魯士第一次聯成一片。

從十七世紀開始,波蘭(波蘭立陶宛聯邦)開始走向衰落,而在十八世紀時,波蘭的領土開始遭到普魯士、奧地利(當時為哈布斯堡家族統治)和俄羅斯三個鄰近國家的瓜分,從此之後波蘭從世界地圖中消失,直到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波蘭才得以恢復獨立地位。

1777年,統治巴伐利亞的維特爾斯巴希家族絕後,應該以近親帕拉亭(也譯成普法爾茨)選侯繼承,選侯對巴伐利亞繼承權興趣不大,提出建議,希望巴伐利亞與奧地利合併,皇帝把奧屬尼德蘭(今比利時)給他作為補償。

年輕的奧地利皇帝約瑟夫二世征得奧地利太后的同意,也想為奧地利吞併巴伐利亞。普魯士和薩克森強烈反對,不惜於1778年向奧地利宣戰。這就是巴伐利亞王位繼承戰。

這次戰爭,腓特烈又領兵出征,從西里西亞南下,進攻波希米亞。同時,亨利親王指揮普魯士和薩克森聯軍從薩克森出發,由西向東夾擊波希米亞。

奧地利軍隊這時的總司令已經是萊西元帥,指揮易北軍團步步為營,擋住腓特烈。而勞頓元帥指揮第二軍團向西擋住亨利親王。雙方都有反對開戰的勢力。

普魯士這邊大力反對開戰的就是亨利親王,奧地利那邊是皇太后特蕾莎。

1778年巴伐利亞王位繼承戰爭(Potato War ,War of the Bavarian Succession 1778年—1779年)爆發,冬天,亨利親王辭職,換上了年輕的下一代布倫斯威克公爵卡爾-斐迪南(不是七年戰爭中的斐迪南親王) ,他就是後來率領歐洲聯軍干涉法國大革命,最後在1806年耶拿戰役中陣亡的普軍總司令布倫斯威克公爵

巴伐利亞王位繼承戰沒有大的作戰行動,雙方滿足於相互對峙,這場戰爭又叫做“土豆戰爭” ,因為雙方都在忙著收穫土豆。

土豆在今天是歐美食譜裏的重要元素,但是歐洲吃土豆的歷史卻不長,土豆17世紀傳入歐洲,在18世紀晚期的那個時代,剛剛普及。

隔年1779年在雙方盟國法國及俄國的調停下,簽訂帖欣和約(Peace of Teschen)。

1786年,以亞歷山大·漢密爾頓為首的美國人曾考慮邀請他為美國的國王或總統,但此項建議很快便被撤銷了。

亨利親王在1752年6月25日在夏洛特堡(Charlottenburg)迎娶了Landgravine Wilhelmine of Hesse-Kassel,但亨利親王跟其兄腓特烈大帝都有同性戀傾向的傳聞,並無子嗣。



「腓特烈家都傳斷背山....ccccc」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03-24 18:55 | 【腓特烈Total War】

約翰·亞當斯

約翰·亞當斯

e0040579_1922213.jpg美國首任副總統約翰亞當斯的全然政治獨立、聰穎與愛國的熱情,是他最知名的特質。

在成為美國首任副總統之前、他是大陸會議(Continental Congress)的領導人,也是重要的外交人物。

約翰·亞當斯(JohnAdams,1735年10月30日-1826年7月4日)是美國第一任副總統(1789年-1797年),其後接替華盛頓成為美國第二任總統(1797年-1801年)。

其子約翰·昆西·亞當斯(JohnQuincyAdams)後當選為美國第六任總統。


HBO歷史劇《約翰亞當斯》
[PR]
by cwj36 | 2008-03-20 18:59 | 【美國獨立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