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 空位時期

Time of Troubles

波蘭國王的野望



:1612

空位時期是俄羅斯歷史上1605年~1613年這一段時期。

1591年,俄羅斯沙皇費多爾·伊萬諾維奇的同父異母兄弟、有王位繼承權的季米特里被鮑裡斯·戈東諾夫秘密殺害。

1604年,一個自稱是季米特里的人出現,並且得到了波蘭國王西吉斯蒙德三世(齊格蒙特三世 Sigismund III Vasa)的支持。

1605年,戈東諾夫的兒子費多爾二世被殺,季米特里即位,史稱「偽沙皇季米特里」或「偽季米特里」。

由於採取親波蘭的政策,偽季米特里觸怒了俄羅斯大貴族。在大貴族瓦西里·舒伊斯基的率領下,季米特里被殺,舒伊斯基即位,號稱瓦西里四世(1606—1610)。

1607年,另一個偽季米特里出現了,再次得到波蘭的支持。

1610年,波蘭軍隊攻佔莫斯科,舒伊斯基被殺。

不久瑞典國王卡爾九世也以援助俄國為藉口公開介入,並佔領了諾夫哥羅德。

部分俄國大貴族企圖妥協,並擁立波蘭國王西吉斯蒙德三世之子弗瓦迪斯拉夫為沙皇;此舉遭到俄羅斯人民的一致反對。

這一次,波蘭國王西吉斯蒙德想讓自己的兒子弗瓦迪斯拉夫繼承俄羅斯皇位,後來又改變主意想自己兼任俄羅斯沙皇。

1611年,反抗軍領袖波紮爾斯基(Dmitry Pozharsky)在莫斯科參加了該城市民反對干涉者的武裝起義,在這場戰鬥中負傷。

1611年末波紮爾斯基與另一位主要軍事領袖庫茲馬•米寧會合,共同領導民軍,在1612年10月26日解放了莫斯科,波蘭入侵者在1612年被俄羅斯貴族們召集的軍隊驅逐。



1613年,全俄羅斯縉紳會議(zemsky sobor)宣佈立17歲的米哈伊爾·羅曼諾夫為沙皇。

羅曼諾夫王朝(Romanov)開始。羅曼諾夫王朝是俄羅斯歷史上第二個也是最後一個王朝,它也是俄國歷史上最強盛的王朝。

羅曼諾夫王朝末代皇帝尼古拉二世被迫在俄國革命中於奧拉寧堡宣佈退位,並於1918年在葉卡捷琳堡與皇室家族一起被俄國共產黨槍決。

....

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7-12-30 10:29 | 【俄羅斯篇】

「我們要做主人不要做奴隸」
荷蘭東印度公司的
臺灣漢人「外勞」大暴動
郭懷一漢人農民大革命
福爾摩沙的晚禱




奴隸與外勞的輸入

荷蘭東印度公司(VOC)台灣總督了解台灣(大員)急需大量的奴工,又有鑒於明朝帝國內部動盪不安,故派福建出身的漢人蘇鳴崗(Bencon)到福建遊說鄉親,勸說想脫離苦難的中國人到海外的大員開墾無主的土地,一時反應熱烈,大量漢人正想脫離兵災連年的老家,雖然可能無法再回來,眾人仍趨之若鶩。

1631年4月3日,177名漢人移民乘坐東印度公司的船抵達大員。此外,在廈門等船者還有1千多人。

在荷蘭統治者的眼中,蘇鳴崗所謂的漢人移民其實是「奴隸與外勞的輸入」。

輸入的漢人奴隸立即編入大小結首制內,從事指定的開墾農耕工作,生產項目是以外銷為主的糖和米。

當然人頭稅、人頭附加稅、十分之一稅、十分之一關稅、社稅亦是隨之而來。

漢人奴工一多,又帶來另一項好處,即是侵入原住民的土地,亦即擴張荷蘭人的土地。

屠殺台灣漢人「外勞」的劊子手費爾勃格(Nicolas Verburg)於1649年升為第十任臺灣長官到任臺灣。

荷蘭人只提供漢人「外勞」生產的耕牛、農具和種子,不給予開墾土地的所有權,嚴禁漢人與原住民交易,禁止漢人收藏武器和集會結社,禁止未獲許可的漁民捕魚,並課以重稅。

臺灣新漢人移民在重稅苛政下,終於忍無可忍,而爆發一連串的武裝反荷事件,其中規模最大的就是1652年的郭懷一抗荷。

郭懷一

顏思齊來台的船中有一位郭懷一,他是泉州人。父郭瑞元,郭瑞元開設的勝和棧,鄭芝龍的船隊補給常至勝和棧採購,少年時即經由二八兄弟會中的高貫,加入鄭芝龍的行列,並至日本學習荷蘭語,也經常與船隊出航。

在日本居住期間曾受鄭芝龍之命到荷蘭東印度公司平戶港商務館,與館長史必克(Jacques Specx)商談公事。這樣他也就與大家一起在台灣笨港(北港) 定居

1641年(崇禎十四年),荷人第六任長官杜拉弟紐司親自率領荷軍4百人,中國舢板船3百艘至笨港(北港)登陸,另有牧師尤紐斯率新港等十社歸順土番1400人也來會合,群起進攻笨港。

笨港的漢人約有一150人,而且全都是務農。居住在笨港的原住民是平埔族下的和安雅族(Hoanya)人,總人口大約有3千,雖有武士,但只有刀、矛、盾的裝備,如何對抗擁有毛瑟槍、大砲、及1400名新港社武士的荷軍?

郭懷一時年39,已在笨港居住了17年,變成一位商人、農莊莊主也是地方的首領。荷蘭人一來,大家不約而同的奔向郭懷一的家尋求對策。

郭懷一等居住在笨港的漢人,原本認為荷蘭人所佔的大員與笨港是兩個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島嶼,不同的世界。如今紅毛荷蘭人從陸地上走不過來,也要從海上攻過來。17年來與原住民和睦相處,一心想建立一個與世隔絕的樂園。

杜拉弟紐司到達笨港,居然發現一位能說荷蘭話的漢人郭懷一,相談之下,發現這位漢人還在日本見過曾是他的巴達維亞總督直屬長官史必克,於是對郭懷一十分禮遇,堅邀移居大員,並任命為大結首。

郭懷一知道荷蘭人半邀半強迫他移居大員是為了就近監督,於是將全家人都遷移到普羅岷西亞附近的士美村(Smeer drop)地區居住,也就是赤崁地區。

荷蘭人亦相當尊重他,指定一大片原始林地交由郭懷一來開墾,並且指定他為大結首,授以刻有東印度公司標誌(如圖VOC)的權杖。在有形無形中,郭懷一成了漢人的領袖,當時人稱為「甲斐丹」。

此時鄭成功在1650年佔金門、廈門與滿清對抗,滿人無法在海上與鄭氏一決高低,便承繼明朝的方法實施海禁,更進一步命令將沿海佔領區的居民撤離海岸三十華里,以斷絕糧食、人力供應的堅壁清野方式,欲將置鄭成功於死地。

滿清韃子這種無人性的命令,又隨滿人佔領區的擴大而逐漸展開,依海為生的數百萬漢人勞苦大眾苦不堪言,因而不斷引起大量移民潮。

謠傳「台灣錢淹腳目」,海峽對岸的台灣便成為令人嚮往的地方。

沿海的漁民有船可以逃跑,小小的近海漁船要橫渡台灣海峽是有風險的,硬要渡過黑水溝更是向死神挑戰。

前人有云「十去,六死,三留,一回頭。」其中六死有一大半就是死在旅途上。那知道慶幸逃離滿人虎口的漢人,卻一腳踏入荷蘭人的陷阱。

荷蘭人發現在各處都有新來的人,這些新來的人一定是偷渡客,要來台灣討生活。這些人一看就知是從中國逃難而來的,在滿人的統治下的中國,人人都蓄辮子,雖然把辮子剪斷了、剪短了,但薙髮是將頭的前半部剃光,頭髮不是一天可以長長的,所以很容易辨識。

這些中國偷渡客絕對沒有繳人頭稅,依荷蘭人的法律,凡捉到了逃稅可得稅額的30%為獎勵金。各地方的紅毛人發現了這樣發財捷徑後,除了自己捉外,還責付大小結首、長老,絕對要將所轄地區內的偷渡客捉來,不然將處罰大小結首及長老。

起先在白天田野裡就可發現,荷人於是展開追逐,對逃得快的人就開槍,血淋淋的場面經常可見,而這些所謂的偷渡客其實就是新移民。

來台灣的新移民以閩粵人士居多,其中有人親友業已來台,所以前來投靠。台灣各地的人們知道荷兵在捉新移民,就將他們藏起來,或送入山中無人跡之地。

但來台灣的人實在太多了,原本是捉偷渡客,但荷人一出現,不管是不是合法居留的人都拔腿就跑,荷人就認定是偷渡客,也就開槍,血腥的事件每日演出,民怨日益高漲。

則依官位的高低其效應成正比,荷蘭第十任台灣長官費爾勃格是位貪官,在其掌權期間造成上下貪污,引起人民的怨聲載道。官位大則有機會貪的大,但是下級官員見到長官如此,也跟進。

如此下下級官員也必然效法,以致全台灣都捲入在貪官壟照之下,加上時間因素愈來愈烈。尚有從制度面著手貪瀆的,例如紅毛人為人頭稅捉偷渡客,就是將貪瀆合法化,使不願貪污的人也混水摸魚,成了一個大染缸。

表面為荷政府增加稅收,實際上政府的利益擺旁邊,反成了官員貪贓先飽私囊的絕佳機會。至於產生反抗力量,可能危及荷人的安全,貪官根本毫不考慮,理由很簡單,官員先有個人收入是首要的,他又沒有愛台灣的心,台灣的死活與他無關。

到了1652年荷蘭士兵6人一組,除了追查無照新移民外,還挨家挨戶進入屋內粗暴魯莽地搜索,更強行帶走貴重物品及女人。

反荷大暴動

抗暴的聲音越來越大,結果全部漢人移民都誓言要殺紅毛人。

這就是漢人農民的外勞革命,革命對像是荷蘭人,面對著強大的敵人是需要一位領導人,不約而同大家都希望要由郭懷一來領導反荷。

郭懷一對荷人在台灣的所作所為亦極為不滿,早在農民要求前就有動作,首先向在廈門、金門的鄭成功提出派兵來台的要求,這一點郭懷一應先與相識的鄭芝龍提出,但是鄭芝龍業已投清(1646年),失去了力量。

所以只有向未曾謀面的鄭芝龍之子鄭成功提出,很可惜鄭成功當時正在圍攻漳州城 與滿清軍隊進行殊死戰,根本無法分身,所以這向外求援之路是行不通。

e0040579_5443524.jpg


1652年9月7日,以郭懷一為首的漢人「外勞」聚會密謀,原訂9月17日中秋節晚上,由郭懷一出面邀約荷蘭駐臺長官,計劃灌醉之後襲殺,再假借送歸為名,誘騙守城員打開「熱蘭遮城」的大門(今臺南安平古堡的前身),將之一網打盡,一舉推翻荷蘭的殖民政權。

但是這項計畫卻因7名漢人長老認為是紅毛人的火槍無法抵抗,反抗是以卵擊石,不自量力。

為求自保,最佳辦法就是向荷蘭人告密。(另外有一傳說是郭懷一的弟弟因怕被牽連而逕向荷蘭通風報信),郭懷一等人被迫提前倉促起事。

9月8日清晨,郭懷一率領約4000人的反抗軍,手拿長矛、棍棒、鋤頭、火把等武器,進攻荷蘭的另一個根據地「普羅民遮城」(今赤崁樓的前身),當場擊斃8名荷蘭士兵,並且放火焚燬荷蘭人的房屋。

荷蘭當局馬上調集120名士兵趕來普羅民遮城,雙方人馬激烈火拚。

費爾勃格出懸賞,凡殺郭懷一者賞金五十里耳(約125盾),砍下漢人人頭者,男女不拘,老少皆可,均賞一件纊布。如此將士氣鼓舞起來,再另外派六百名原住民部隊加上一百二十名荷兵攻堅。

不幸郭懷一在8日下午遭荷蘭兵狙擊中彈至今四日,尚未醫好又受刀傷,生命垂危。時而清醒時而昏迷。

郭懷一死前一直強調「我們要做主人不要做奴隸」

失敗與屠殺

郭懷一於1652年9月11日下午3時15分殯天。眾人悲痛不已。

部下等均表示要追封郭懷一為大員王,經過全體認可,依王者之制行三跪九叩禮。同日就地下葬。

墓前書「大員王 郭懷一之墓」,然而當夜墓地即偽裝為一般山地,以免敵人挖墳辱屍。

郭懷一不幸中彈身亡後,使得反抗軍群龍無首,加上擁有的武器簡陋,無法抵擋荷蘭人火槍凌厲的攻勢,終於潰不成軍,撤退逃亡。

次日,荷蘭當局為趕盡殺絕,又徵召約2000名原住民民兵,繼續追殺搜捕,展開持續兩週的血腥屠殺鎮壓,郭懷一部將劉禮國蔡益可被補後分別被送到普羅岷西亞及新港社,各地均召集居民,集合群眾宣讀罪狀後,在廣場中將受刑人平躺在地上,再將四肢及頭分別以繩索捆綁在五匹馬上,一聲令下五匹馬五個方向同時向前衝,人體在強大的拉扯下分解,血液四面噴射,令人驚心動魄。此謂磔刑。

費爾勃格在各地以磔刑示眾,不分漢人或是原住民村落,目的在使眾多被殖民者了解統治者的力量,從此不敢再言反抗。

漢人傷亡慘重,漢人移民中有共有9000人被集體屠殺,其中包括4000男人及5000婦孺,約占當時臺灣漢人總數的5分之一。

抗荷事件的影響歷經郭懷一抗荷事件之後,荷蘭當局深感風聲鶴唳、草木皆兵,趕緊修築普羅民遮城的砲臺,並增加兵援,加強防禦。

郭懷一等人不怕犧牲的精神,強烈搖撼荷蘭人在臺灣殖民統治的根基;而郭懷一事件中,臺灣漢人目睹荷蘭統治者對手無寸鐵的人民,進行如此慘絕人寰的血腥殺戮,心中更是厭惡至極。

於是10年後,當標舉「反清復明」旗幟的鄭成功渡海而來驅逐荷蘭東印度公司(VOC)時,成千上萬的漢人「外勞」隨即起來響應,把荷蘭人逐出臺灣,也結束了荷蘭人在臺灣38年的殖民統治。

郭懷一事件當時的局勢,荷蘭人在臺灣的人數,最盛時期「官吏、商人及牧師共600人、守兵2200人」,總數不超過3000人;而當時被荷蘭直接統治的殖民總數約10萬人,其中包括6萬多的原住民,以及3萬多的漢人,比例相當懸殊。

屠殺台灣漢人「外勞」的劊子手費爾勃格,集體屠殺9000名台灣漢人農民,旋即向巴達維亞要求調職。

當時來自國姓爺(Kok Seng Ya, Kuo Sing ye)鄭成功的壓力日益增加,費爾勃格並向巴達維亞報告:「在中國韃靼人與國姓爺的戰爭中,國姓爺失利,台灣很可能成為國姓爺最後的去路……」以任期屆滿為由,向巴達維亞申請調職,以便及早脫離這棘手的統治爛攤子。

費爾勃格卸任台灣總督後仍然在東印度服務20年。

在巴達維亞時期對台灣最後一任長官揆一的請求、意見、說明,都採取反對的立場。

費爾勃格儘量將揆一醜化。

導致揆一最後丟掉荷屬台灣。

荷人始終找不到外勞革命英雄郭懷一的屍體或墳墓。

FOR TAIWAN FREEDOM!!!
建島成一國,莫負臺灣土


e0040579_16511315.jpg
:WTFM全軍破敵陣線
[PR]
by cwj36 | 2007-12-29 08:59 | 【台灣 Total War】

馬拉地聯盟




馬拉地聯盟(Maratha Confederacy )是印度中部德干高原中心地域,馬拉地王國信仰印度教徒的馬拉地族各封建諸侯佩什瓦(Peshwa 宰相)所結成的政治連合体。

e0040579_17103133.jpg在1660年前後的德干高原西部,賈特拉帕蒂.希瓦吉(Chatrapati Shivaji 1627年-1680年)率領印度教的馬拉地族反抗國勢轉弱的蒙兀兒帝國。

希瓦吉使出長期間的游擊戰爭使蒙兀兒帝國皇帝奧朗則布(Aurangzeb)非常苦惱。終於讓希瓦吉於1674成功獨立建國。

趁蒙兀兒帝国分裂與衰退,希瓦吉建立強大輕騎兵,屢敗蒙兀兒王室和各省總督的軍隊,從印度西部向中部推進,轉戰南北,一度攻陷德里,震撼整個帝國。

馬拉地王國將勢力伸入印度中部與控制了整個北印度,1752年還掌握了進入蒙兀兒帝国首都德里的實權,馬拉地王國成為印度全域之覇主。

佩什瓦(Peshwa)是希瓦吉孫兒沙胡在位期間所設立的一個政治體系。佩什瓦的權力相等於現今的總理,是為了確保國家在危急關頭仍能正常運作而設的。

然而,在沙胡死後,馬拉地王國一度中衰,國家的管治權逐落入當時的佩什瓦手中,君主則變一個有名無實的元首。

馬拉地帝國亦從一個中央集權的國家變成一個由多個地方元首共同管治的國家。在18世紀前半期,馬拉地王國各地有力的佩什瓦組成馬拉地聯盟

但是由於地方分權的「佩什瓦制」引發激烈的內部抗爭,引起北方阿富汗人的杜蘭尼帝國(Durrani Empire)的覬覦,不斷派兵南下騷擾馬拉地聯盟。

杜蘭尼帝國與馬拉地聯盟在1761年爆發最關鍵的第3次巴尼伯德戰役(Battle of Panipat ),馬拉地聯盟10萬大軍大敗。國勢大衰。




更不幸的是馬拉地聯盟與正向印度全境伸出魔爪的英國東印度公司 (British East India Company)從1775年開始發生3次馬拉地戰爭(First Anglo-Maratha War、1802-1805 Second Anglo-Maratha War、 1817 - 1818 Third Anglo-Maratha War)。

其中日後擊敗拿破崙威靈頓公爵( Arthur Wellesley)1803年在印度服役,第二次的馬拉地戰爭的阿薩耶戰役(Battle of Assaye)中以7千人運動側擊,擊敗馬拉地聯盟4萬之眾。為英國侵佔印度付出了大力。

馬拉地聯盟雖英勇抗戰英國東印度公司卻敗戰連連,馬拉地聯盟解體。

1818年馬拉地王國滅亡,成為英國東印度公司直接支配下印度不斷分化與切割分封的700個土侯傀儡王國之一。



(CA在ETW"製作"出來的馬拉地聯盟旗)



「當初應該派兵幫助馬拉地聯盟~」..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7-12-28 09:03 | 【印度 Total War】

帝國:全軍破敵-Redcoats







【YouTube】:Redcoats Tribute

早期的英國陸軍士兵身著紅色的軍服-英國「紅衣軍」Redcoats。

在當時的條件下,紅色是一種方便且便宜的染料。

混戰中,紅色又很易識別……伊麗莎白時代,倫敦地區的陸軍官兵便開始穿著紅色軍服。

1645年,英國‘新型步兵’把紅色作為軍服的基本顏色。

到17世紀末期,紅色軍服成為英國陸軍的主色調軍服。

‘紅外套’(redcoats)成為英國陸軍官兵的綽號。

【YouTube】:red coat

e0040579_9454073.jpg紅衣軍由於很像煮熟的龍蝦,英語有一句“龍蝦背”(LOBSTER BACK)的俚語。

美國獨立戰爭開始時,當時波士頓仍有很多英國人,所以喊"英國人來了",聽者恐怕不得其意。

當時一般人稱英王皇軍隊為"Rregulars", 又因為英軍的制服是紅色,美獨份子有時用黑話"Lobster back"--「龍蝦背」--指稱英軍。

英國陸軍官兵穿了大約2個世紀的紅色軍服,到1845年拿破侖戰爭期間,紅色軍服仍為英國陸軍士兵所用。

由於英國陸軍士兵出戰國外的日子越來越多,如在炎熱的非洲,一味要求穿紅色軍服不能適應作戰區域的環境需要。

到19世紀後期,英國陸軍士兵軍服發生新的演變,紅色軍服逐漸為黑、灰、白、藍等顏色軍服替代。

【YouTube】:Zulu戰爭中的Redcoats


....

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7-12-23 09:45 | 【美國獨立Total War】


火與劍
"With Fire and Sword"
17世紀前期東歐霸主-波蘭翼騎士
Winged Hussar





1683年.........
傳奇般的波蘭翼騎士在最前線首先突破土耳其陣線
擊破鄂斯曼土耳其大軍20萬
波蘭翼騎士大躍動!!
波蘭歷史上的輝煌時代


【YouTube】:Husaria


波蘭的黃金歲月是在16世紀到17世紀前期,當時波蘭與立陶宛合併,成為歐洲的一個大國。首都也遷往華沙。

16世紀,大約在1526年,隨著波蘭的復興,為了對抗東方的韃靼人,波蘭仿照了匈牙利人的輕騎兵(hussar)建立了一支常備部隊:以翼騎兵為主力,裝備了火槍和複合弓哥薩克騎兵為輔助。

翼騎兵的翼飾彷效自土耳其德利騎兵翼飾,但其樣式是波蘭自己的獨創,其主體是一根漆成紅色或者裹著深紅色天鵝絨,並包著銅皮的直木條,在木條上鑽上一排大小適中的洞眼,羽毛就插在這些洞眼裡形成一隻巨大的翅膀。

實際上這種翼飾最確定,也是唯一的作用是建立一種強烈的由視覺上到心理上的衝擊。

包裹在層層鎧甲中的武士,背後插著巨大的翼翅,肩上披著猛獸的毛皮,這些形象都給人以超凡入聖般的感覺,能在觀者心中掀起陣陣漩渦般的情感:驚恐、敬重、敵意或者是羨嘆。

1576年被選舉為波蘭國王的特蘭西瓦尼亞公爵巴托里(StephenBatory)對波蘭軍隊進行了深入而有效的改革。巴托里對翼騎兵部隊改革的结果是建立了一支靈活機動而又具備極高紀律性的新軍。

翼騎兵穿著輕盔、鎖子甲和穿在外面的輕型半身甲,或僅著半身甲和鎖甲護臂、帶有濃重東方風格的專用馬鞍馬鐙,以及長頸馬刺。

馬刀還是翼騎兵主要的近戰武器,但現在除了馬刀之外翼騎兵又常常在馬鞍旁再繫上一把重軍刀,馬鞍前的槍套裡插著兩把輪燧手槍或一把輪燧馬火槍。

長騎槍前端掛上了長長的矛旗,在衝鋒時,無數拍打飄揚著的鮮豔小旗在敵人的眼裡是一幅既壯麗而又可怕的畫面。



在典型的狀況下翼騎兵從375公尺處開始衝鋒。頭75公尺是用走的(walk, stepie)接著的150公尺小跑步(trot, klusem),然後是慢跑(canter, cwale),然後爆發著進入疾馳(gallop)。最後30公尺則是慢跑,完成整個衝鋒的過程。

翼騎兵騎矛的製造方式與中古時代的騎矛不同,翼騎兵的騎矛挖空了中央以減輕重量,而且也比其前身要來得長──許多在5.5公尺以上,但仍然比西方的騎矛要輕便。(有些仍留存至今)在同時,西方的長矛兵矛長度有縮減的傾向。因此翼騎兵能在座騎被刺穿前先刺倒長矛兵。

除此之外還在戰馬前加裝一片擋槍板,防戰馬被刺穿。然後翼騎兵再宰殺沒長矛兵保護且當時效益非常有限的架桿火槍兵。

1656年華沙之役,波蘭強大的翼騎士曾兩度打敗俄羅斯,攻佔莫斯科。並大破援助俄羅斯的瑞典軍。



e0040579_8553452.jpg有歷史學者曾如此形容瑞典軍慘敗的情形

「我們看到了…。翼騎兵們放馬疾馳而來。神啊,真是太震撼了!他們穿過煙硝,馬蹄聲震耳欲聾,猶如上千名鐵匠擊打他們的錘子。我們看到了…。

天啊~聖母瑪莉亞

翼騎兵精銳部隊的騎矛(lance)像麥桿一般折斷,像是被風暴給掃平了,為了榮耀!炮火在他們之前閃爍著!他們衝向了瑞典人!他們衝進了瑞典騎兵當中…。壓倒了他們!他們衝進了敵人的第二團當中──徹底壓倒!抵抗崩潰、瓦解,他們前進之容易,有如在林蔭大道上遊行。他們已經毫不費力的切開了整個敵軍!

下個目標:騎兵衛隊,瑞典王的所在之處。而敵人衛隊已經動搖了!」

【YouTube】:Polish-Swedish Wars

1676年,波蘭被迫將烏克蘭割讓給鄂圖曼土耳其帝國。一時間,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重振雄風,對鄂圖曼土耳其征服的恐怖情緒又開始在歐洲各國彌漫。

1683年,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宰相穆斯塔法起二十萬大軍向維也納發動了驚天動地的進攻。維也納城中只有一萬餘守軍,危在旦夕,正在危急關頭,波蘭國王索別斯基(John III Sobieski)率2萬大軍日夜兼程趕來援救哈布斯堡帝國。

1683年9月從各國集結的7萬基督教聯軍在傳奇般的波蘭翼騎士領導下在最前線首先突破土耳其陣線,擊破鄂斯曼土耳其大軍20萬。

波蘭翼騎士歷史上的最輝煌時代。

e0040579_856438.jpg1920年,蘇聯騎兵和波蘭騎兵揮舞著馬刀在廣闊的原野上進行了一場歐洲歷史上也是人類歷史上最後一次大規模的空前慘烈的騎兵會戰。霸氣十足、豪氣衝天、剽悍粗獷的哥薩克騎兵遭到了蘇聯成立之後的第一次慘敗。

而在十幾年後,已不裝著翅膀如演古裝片的英勇波蘭騎兵也遭到了一次慘敗。

1939年,納粹德國閃擊波蘭。在德軍圍殲波軍的作戰中,被圍的波軍顯然還不瞭解坦克的性能,以為坦克的裝甲不過是些用錫板做成的偽裝物,是用來嚇唬人的。

於是波蘭騎兵蜂擁而上,用他們手中的馬刀和長 矛想像著和以往一樣,用它痛宰敵人向德軍的坦克發起猛攻。

當波蘭騎兵舉著雪亮的馬刀像潮水一樣向德軍的坦克集群衝來的時候,德軍都被嚇呆了,竟然忘記了開炮。

德軍很快就清醒過來,毫不留情地用坦克炮和機槍向波軍掃射,用厚重的履帶碾壓波軍。波蘭騎士想像中的戰場決鬥化 成了一場實力懸殊的屠殺,唐吉訶德的笑話被愚蠢地再現。這是歐洲歷史上騎兵的悲壯的絕唱。

其實二戰時義大利媒體加入波蘭騎兵傳說色彩報導,又被德方媒體加油添醋、大吹特吹,想表示波蘭一方有多愚蠢「看,他們波蘭人居然腦殘到拿長槍來衝刺我們的坦克!」。

傳奇化之後又被波蘭方當作證實己方英勇過人的表現,也是自戀宣傳性質居多

「看,我們波蘭人居然神勇到拿長槍來衝刺他們的坦克!」




ww2波蘭騎兵


波蘭有詩云“馬背上高貴的波蘭人,那不是鋼甲坦克,那只是風磨,或是羊群,我請你們去吻貴夫人的手背吧!…………”

v火與劍模組

【YouTube】: Polish Winged Hussar

....

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7-12-22 08:53 | 【匈牙利、波蘭篇】

帝國:全軍破敵-哥薩克


霸氣剽悍-哥薩克騎兵隊
昔日~驍勇善戰的哥薩克騎兵
為俄國沙皇的東討西征衝鋒陷陣~



哥薩克(俄語: Каза́ки)是一群生活在東歐大草原(俄羅斯南部、烏克蘭)的游牧社群。在歷史上以繞勇善戰和精湛的騎術著稱,並且是支撐俄羅斯帝國於17世紀往東擴張的主要力量。

【YouTube】:哥薩克舞蹈

用烏克蘭語拼音,哥薩克是寫作kozak,但英語則譯為Cossack,也就是我們熟悉的唸法。

13世紀開始,一些斯拉夫人為了逃避蒙古帝國中欽察汗國的統治而流落到俄羅斯南部地區,包括頓河流域、第聶伯河下游和伏爾加河流域。

15、16世紀時,俄羅斯‧諾夫哥羅王朝對農民、農奴的不斷壓迫,一些不願成為農奴的俄羅斯、烏克蘭農民遷徙到由於欽察汗國被推翻之後的俄南地區。這些人被稱為「哥薩克」,即突厥語中的「自由人」。哥薩克人在俄南建立了一些地方政權。東歐平原多山地少,因此哥薩克多數以河流命名。

由於哥薩克聚居於各大勢力(俄羅斯帝國、波蘭-立陶宛聯邦、韃靼人的克里米亞汗國、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三不管地帶,他們面臨到列強與盜匪的威脅,於是他們學習了他們主要的敵人──韃靼人,採取了韃靼式的衣著,並學習韃靼人的馬術技巧與戰術,於是成就了哥薩克們一身藝高人膽大的本領。

「哥薩克」一詞來自於突厥語,有「勇敢、自由的人之意」,這一名稱適切地表露了哥薩克豪放不受羈絆、追求自由與平等、不受宗教與君主權威所控制的一群人。

篤信希臘正教的哥薩克人,一方面由於不相信只對征服佔領烏克蘭肥沃土地有興趣的天主教波蘭政府,而向南遷移,然而,南方來的,打著土耳其回教旗號的韃靼人,同樣也讓人討厭,甚至,更令人害怕、怨恨些。這些韃靼人,時常把哥薩克女人和小孩擄走,當作白奴(white slaves),賣到土耳其的奴隸市場中,並且不斷的襲擊哥薩克村莊,肆意掠奪、焚燒一切。

因此,哥薩克人在南北夾擊的態勢下,不得不開始聯合起來,期望能有較大的勢力來保護自己和家庭。而南方韃靼人的持續侵略,讓哥薩克村莊一一瓦解,面臨崩潰的地步。哥薩克人不得不開始考慮,放棄原先的田園生活,以疏散的方式來保護更多生命的安全。

由於哥薩克人生活方式的改變,再加上逐漸形成的一股強大力量~由男人們組成的武力,哥薩克人開始發展出了彼此聯繫的一些特徵,最重要的一個特徵就是「髮型」。這種烏克蘭哥薩克人特有的髮型(不同於其他哥薩克人)是頭上的頭髮完全剃光,只留下頭頂上的一絡頭髮。

一位哥薩克人說:「鬍髭和剃光的頭,是一個戰士至高無上的象徵,它代表不同於一般的哥薩克人,而是一個一心一意為哥薩克人奉獻的勇士。」當一位年輕的哥薩克人要加入武士的行列時,頭髮往往會先剪成碗型(bowl cut),臉上則或許沒有,或許是稀疏的鬍髭。

其實,鬍髭的長度和厚度是身份的表徵。鬍髭越長越茂密者,代表在武士群中的地位越高,越年長。尤其是在當時,大多數的哥薩克男子很少能活過30歲的,因此這個象徵就更形重要了。

哥薩克,由於生存於如此險峻的環境中,因此他們生活有如軍營一般,但由於他們是出於一群追求自由、平等的一伙人所構成的,因此他們的社會是沒有階級的,平日的團體事務由稱為「拉達(rada)」的議會所決定,只有面臨到戰爭時,他們才推舉一個人擔任領袖──「哈特曼(Hetman)」(在烏克蘭)或「阿塔曼(Ataman)」(在俄羅斯),戰後即恢復一般身份。

但這一制度到了後來有所改變,哈特曼或阿塔曼成為哥薩克國家/軍團的領袖。

由於,哥薩克剽悍,因此波蘭王國與俄羅斯帝國先後給予部分的哥薩克特別的地位,以收編為國家軍隊,這就是「註冊哥薩克」。

從此,哥薩克躍上了歷史的檯面之上,成為日後俄羅斯與烏克蘭特有的軍事編組。由於波蘭喪失的哥薩克的支持,因此導致原由波蘭王國統治的烏克蘭地區脫離,改而歸屬到俄羅斯帝國,從此,俄羅斯的歷史上哥薩克便成為了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

長期以來,哥薩克形成了狹隘的民族偏見。他們盲目地效忠沙皇,崇尚“哥薩克榮譽”,蔑視“莊稼漢”,歧視“外鄉人”,遠離革命民主運動,充當了沙皇的反動鷹犬,成為鎮壓革命的工具。

十七到十八世紀,哥薩克人總共發起了四次大規模的農民起義運動,幾乎顛覆了整個俄羅斯帝國。

俄國歷史上三次大規模的農民起義———1606-1607的鮑洛特尼科夫起義、1667-1671年的斯捷潘·拉辛起義和1773-1775年的普加喬夫起義都是以哥薩克為主力的。

1654年烏克蘭的哥薩克首領赫麥爾尼茨基起兵反抗波蘭受到鎮壓,在軍事失利的情況下求助於俄羅斯,當年赫麥爾尼茨基與俄簽訂“別列亞斯拉伕協定”,宣佈接受俄羅斯保護,又經過80年的磨合期到1722年沙俄廢除哥薩克人的蓋特曼自治,烏克蘭總督魯緬採夫把10個哥薩克軍團改編為俄軍的10個正規騎兵團。

同時,驍勇善戰的哥薩克騎兵隊也是俄羅斯對外征戰的主力部隊,從十八到二十世紀的俄國所有重要戰爭,

包括對外與對內,哥薩克人從不缺席,包括對瑞典王國的大北方戰爭、六次俄土戰爭、兩次俄波戰爭、日俄戰爭,哥薩克騎兵隊的鐵蹄踏遍了波羅的海、克里米亞、高加索、整片中亞草原、黑龍江到庫頁島。

e0040579_1024642.jpg不論是西伯利亞的開拓、拿破崙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十月革命與其後的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哥薩克騎兵發揮了重要作用,同時也有一些人趁機反叛蘇聯的統治。

哥薩克本來就是一個不斷有新加入者補充的集體,而且來者不論出身民族,但獨獨堅決排斥猶太人,而猶太人對劫掠成性的哥薩克也是惟恐躲之不及,不會去染指這個群體。

17世紀中葉,在波蘭和俄國第一次爆發沙皇主導、哥薩克充當急先鋒的屠猶活動,有數萬猶太人被殺。

1812年,在俄國打了敗仗的拿破侖曾感慨道:“給我兩萬名哥薩克兵,我將徵服整個歐洲,乃至全世界。"

【YouTube】:Taras Bulba

電影Taras Bulba:

十六世紀,歐洲陷入黑暗時代,土耳其大舉擴張勢力,攻入波蘭,為哥薩克軍擊退,波蘭主師葛里王子假意慰勞,趁機欲消除哥薩克,此事被哥薩克主將塔拉斯布巴(Taras Bulba)識破,突圍而出。

塔拉斯布巴是典型的哥薩克戰士,二兒子生性浪漫,因愛上波蘭貴族女兒而變節投敵,在戰場上為Taras Bulba親手射殺;大兒子則剛毅勇敢,為波蘭人所俘,押送至華沙受刑,至臨死前才開口呼喚父親是否看見;但英雄塔拉斯布巴最後在戰鬥中被俘,釘在樹上被雷火燒死。

....

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7-12-20 10:19 | -Empire時代-



Prussian
古普魯士人的哀歌~
條頓騎士團獨立建國曲!




(德語:Preußen;普魯士語:Prūsa;波蘭語:Prusy;立陶宛語:Prūsai;拉丁語:Borussia或Prutenia;英語:Prussia)

是歐洲歷史地名,一般指17世紀至19世紀間的普魯士王國。由於普魯士在短短二百年內崛起並統一德國,建立了德意志第二帝國,所以普魯士有時也是德國近代精神、文化的代名詞。

但最古老的普魯士人並不是德國人。普魯士人遭條頓騎士團屠殺與同化並被消滅了自己的語言與宗教信仰。

1211年,匈牙利國王安德列二世(Andreas II 蒙古拔都西征匈牙利時貝拉4世的爸爸)邀請條頓騎士團前去幫助鎮壓庫曼雷人(Kumanen),代價是將特蘭西瓦尼亞(Siebenbürgen)地區(位元於今羅馬尼亞境內)南部的Burzenland給條頓騎士團作為封地。

後來有很多人認為安德列二世幹了件蠢事,引狼入室,把條頓騎士團帶到東歐。1225年,由於條頓騎士團企圖在他們的封地上建立獨立的國家,醒悟的安德列二世將他們驅逐出境。條頓騎士團再次陷入困境。

從法理上說,普魯士這塊地方並不屬於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的疆界範圍,只是因為後來布蘭登堡選帝侯合併東普魯士,普魯士王國作為整體才成為德意志帝國的一部分。

在中世紀早期,普魯士這塊地方是蠻荒之地,古代的居民為古普魯士人,所使用的普魯士語屬於波羅的語族,與拉脫維亞人和立陶宛人屬於同一種族。

10世紀時候,布蘭登堡就已經由薩克森的亨利建城,此後在不同的家族之間繼承和易手。12世紀時,德國人的殖民運動開始進入波羅的海東岸地區。1170年,波美拉尼亞的索比斯勞公爵在普魯士地區建立了第一個殖民地,即但澤附近的奧利瓦修道院,1224年該修道院被普魯士人焚毀。

條頓騎士團被逐出匈牙利後陷入無根據地的困境,不過事情很快又有了轉機,當時波蘭的康拉德公爵(Konrad von Masowien)企圖向北邊的Kulmerland地區擴張,結果被當地的原住民普魯士人打敗,他不但沒能擴張領地,他原先的領地反被普魯士人攻佔了一部分。

..

..

康拉德很鬱悶,於是以宗教為名,號召討伐Kulmerland的異教徒,可是波蘭的其他諸侯都不理他,似乎在等著看笑話,那邊的普魯士人十分兇悍,他的軍隊節節敗退。

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康拉德向條頓騎士團求援,希望騎士團幫助他征服普魯士人。如果說安德列二世請條頓騎士團幫他鎮壓庫曼雷人是因為無知犯的錯,那康拉德請條頓騎士團幫他征服普魯士人就只能用愚蠢來形容了。

當然其他的波蘭諸侯也都脫不開干係,要是他們早點幫康拉德一把,康拉德也就不用引狼入室了,最後東歐全都成了條頓騎士團侵略的受害者。

得到這個邀請後,條頓騎士團當然是滿口答應,不過他們可不想重覆在匈牙利被逐的故事。騎士團大團長赫爾曼‧馮·‧舒爾茨(Hermann von Salza)先跑到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腓特烈二世那兒,從皇帝那兒討到了一份黃金詔書:條頓騎士團有權佔有康拉德贈予的土地和他們征服普魯士人後獲得的土地,對騎士團領地的進攻將遭到神聖羅馬帝國的嚴厲懲罰。

有了腓特烈二世的書面保證,條頓騎士團將名正言順地佔有他們征服的土地。康拉德此時開始後悔了,為了避免條頓騎士團在他旁邊紮根,康拉德也組織了一個騎士團——普魯士的基督騎士團,自己討伐普魯士人。這次他又失敗了,他甚至連自己領地的核心部分都無法守住,此時康拉德只好低頭認輸。

e0040579_8533368.gif1230年,在他和條頓騎士團簽訂的條約中承諾:如果條頓騎士團征服Kulmerland,他將把這塊土地永久贈予騎士團。這也就是說條頓騎士團對Kulmerland擁有所有權,而非封地——封地的所有權仍然屬於君主。

1234年,教皇格利高裏九世(Gregor IX)又頒佈了黃金詔書,承認騎士團對他們征服的土地的所有權,同時要求他們將當地原住民基督教化。這樣,條頓騎士團獲得了三重的書面承諾,他們剩下要做的就是征服這塊土地了,這顯然是他們最拿手的。

以此為契機,從1226年開始,條頓騎士團開始了征服普魯士的工作。1234年,條頓騎士團贏得瑟格納戰役的勝利,經過五十多年的流血屠殺,直到1285年,條頓騎士團才最終征服普魯士地區,迫使普魯士人改宗天主教。

在這片土地上他們建立了一個強大的政權——騎士團國,普魯士是騎士團國的中心。

在1237年,通過與立窩尼亞的寶劍騎士團合併,立窩尼亞成為騎士團國的另一翼,與普魯士一樣,騎士團在立窩尼亞也建設了一系列的城堡作為防禦工事。1309年,騎士團設在威尼斯的總部遷到普魯士的馬林堡,這時他們完完全全地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

條頓騎士團在普魯士地區發動了為時近200年的東征運動,先後建立托倫、馬林堡、庫爾姆、埃爾平等要塞,普魯士成了條頓騎士團的地盤,德意志人、波蘭人、立陶宛人和歐洲其他民族紛紛前來移民。

條頓騎士團迫使其皈依基督教,使用德語。16世紀後,普魯士人同化於德意志等民族,所使用的普魯士語也逐漸消失。

條頓騎士團統治下的普魯士地區在名義上屬於教宗領地,但教宗只享有名義上的宗主權。為了吸引定居者,條頓騎士團依據漢薩同盟法律,在其領土上興建了一系列自由市。

1379年條頓騎士團加入漢薩同盟。1370年波蘭王室絕嗣,1386年波蘭國王的女兒海德維希嫁給立陶宛大公,波蘭與立陶宛聯合,此後對扼守其出海口的條頓騎士團發動了一連串的進攻。

1410年7月15日,條頓騎士團在著名的坦能堡大戰中慘敗於波蘭國王(波蘭著名作家顯克微支名著「十字軍騎士」的故事) ,此後騎士團與波蘭、立陶宛的戰爭一直處於下風。



1466年結束戰爭的《托倫條約》(Dorn)規定,騎士團除賠款600萬格羅申外,還要將普魯士一分為二,西普魯士併入波蘭王國,東普魯士仍由騎士團統治,要對波蘭國王稱臣,成為波蘭的附庸國。

1525年,條頓騎士團最後一任總團長、霍亨索倫家族的阿爾伯特宣佈辭職,將東普魯士的條頓領地改組為普魯士公國,並改宗路德宗新教,使普魯士成為以新教為國教的第一個國家,近代普魯士國家誕生了。

~~~~~~~~~~~~~~~~~~~~~~~~~~~~~~~~~~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7-12-19 08:53 | 【教皇、騎士團篇】




The Spanish Armada 無敵艦隊

遠在歐洲伊比利半島上

除了葡萄牙想征服中國外 西班牙也想....

征服中國 成立全球帝國 為萬王之王

“憑著上帝的意志........

這就是我們進入這個國家(中國)的充分理由”。

英國艦隊救了中國?


e0040579_839132.jpg1580年,西班牙國王腓力二世( Felipe II 左圖)以葡萄牙國王曼諾爾外甥的身份在1580年派遣阿爾瓦公爵率軍強行合併葡萄牙

西班牙國王腓力二世兼任葡萄牙國王,組建“無敵艦隊”,使西班牙成為歐洲第一海上強國。

腓力二世(治下,西班牙的國力達到顛峰,歷史學家常以這段時間為哈布斯堡王朝之稱霸歐洲。腓力二世雄心勃勃,試圖維持一個天主教大帝國,但最終未能成功。

在亞洲,葡萄牙在印度建立了殖民據點,占領了馬六甲,並征服了菲律賓群島。這時的西班牙殖民者打算利用菲律賓為基地來征服中國。

1574年1月11日,殖民者雷克爾上書國王說:“如果陛下樂意調度,只要不到60名優良的西班牙士兵,就能夠征服和鎮壓他們(指中國人)。”

1576年6月2日,西班牙駐菲總督桑德在給國王的信中說:“這項事業(指征服中國)容易實行,費用也少。”

  中國地大物博、物產豐富是西班牙要侵略中國最重要的原因。16世紀末,西班牙人在征服了菲律賓之後,即開始積極考察、分析中國國情、民情,並對福建沿海進行偵察,熟悉航道並繪制地圖。

1576年,桑德在給腓力二世的一份報告中詳細闡述了他的入侵中國計劃:“這項遠征需要4000到6000人,配備矛、槍、船、炮和所需要的彈藥”;“有2000到3000人,便足以占領所要占領的省份,用那里的港口和艦隊,組成海上最大的強國,這是十分容易的,征服一省之後,便足以征服全國。”

1586年4月,西班牙駐馬尼拉殖民政府首領、教會顯要、高級軍官及其他知名人士召開馬尼拉大會,專門討論征服中國的問題。與會者草擬了一份包含有十一款九十七條內容的備忘錄,由菲律賓總督和主教領銜,糾集51個顯貴聯名簽署上報西班牙菲利普二世國王。

備忘錄一開頭便宣稱,中國幅員之遼闊廣大,中國糧食與果品之豐富繁多和中國市場之繁榮昌盛,由此,“憑著上帝的意志,這就是我們進入這個國家的充分理由”。

後來從西班牙印第安檔案中發現的原始手抄文件表明,西班牙國王腓力二世不僅完全接受了馬尼拉備忘錄的建議,還於1588年在馬德里設立特別委員會,進一步從政策、戰略、戰術、行動方針、後勤動員和輿論宣傳等方面.審查和製訂了進攻中國的詳細計劃。這份最終經腓力二世親自批准的計劃書,全文十一章七十九節,包括附屬圖表共有數千幅。

西班牙學者盧西阿諾.伯列納.畢其提(Luciano peren Vicente)考證,把西班牙征服中國計劃的主要內容大致摘錄如下:

一、作戰目的:

政治:征服中國,成立全球帝國,為萬王之王。

軍事:征服中國,以中國為基地,向亞洲其他部分發展。繼而以中國人力及戰爭資源支援歐洲本土軍力攻略北歐敵人,控制世界島。

宗教:征服中國,由中國推進,進佔巴力斯坦大主教聖地。

經濟:征服中國,開發中國富源,並移植中國人力發展殖民事業,挽救西班牙帝國經濟危機。

二、作戰方針:

——以帝國海軍艦隊控制日本、台灣、列古繳士(Lequios)及相對大陸各島嶼(登陸跳板)。

——以菲律賓呂宋北端之加各焉港戰略基地之海陸軍分向靖州和澳門兩處攻擊登陸。前者為攻擊主力。

——於中國和鄂圖曼土耳其帝國(Qtomano)攜手前攻佔大陸,繼而進軍聖地。

三、兵力組織:

最高指揮官:西陸軍上將。陸軍:菲律賓總督:西加斯的加海軍指揮官。

——西班牙陸軍一軍一萬至一萬二千人(包括意大利及盟國土兵)。

——日本兵五千至六千。

——畢薩牙人(菲律賓土人)

——囚犯四船。

——奴隸五百人。

——共:二萬五千人。

——葡軍任將軍一人,率其適當之兵力。

海軍:指揮官駐菲總督。

弗拉加達級戰船十至十二艘。運輸船若干。

四、聯合勤務:

——戰費:二十萬比索(Peso)。

——武器:除西軍攜帶武器裝備外五百個頭盔相當的幹銃。大炮若干(以能適用各種彈藥為上)——彈藥補給:設立軍火廠於菲律賓。就地取材,製造攻擊登陸時所需火藥,向中國商人購取硝石及黃銅。

——食物補給:就菲律賓囤積大米八萬斤及肉類魚類和酒,足夠維持海陸軍完成登陸行動。

——被服補給:購集中美洲的尼絨為士兵成制大衣,並為傷病淮備軍毯。

五、心理作戰:重點:以殖民政策和天主教義替天行道。

宣傳:

對內:以戰士封爵制度鼓勵西人參與征服事業。

對外:以西國天主教在大陸的傳教士使之為嚮導傳教。並向中國人廣宣天主教義及和平意旨,使中因人了解征服行動是解救中國人民於殘酷統治之桎梏,幫助中國人民謀求解放,使中國不戰而降。

——工具:西班牙徵集大批玻璃器皿、念珠、織繡、地球儀、葡萄酒等新奇事物,以賺取中國各級官吏及人民之好感及親善,緩衝中國人之敵意。

六、作戰指導:

——陸軍由海軍協助,以輕型船艦快速行動登陸。

——西班牙軍自靖州登陸。

——葡萄牙軍自澳門攻擊前進。

——日本兵分編於各攻擊部隊。

——西軍登陸部隊以短銃長矛為主要武器,在炮兵和海軍艦隊掩護支援下深入。

——葡軍同時在征服最高指揮官指揮之下攻擊前進,第一目標為廣州。

——征服部隊應密切協同宣傳人員以宣揚西班牙國王之德威,儘量避免犧牲,以解救中國人民桎梏。

——征服中國後沿馬可波羅舊路西進。

計劃書最核心的部分是戰後西班牙如何統治中國。計劃書首先強調建立大量學校,對中國人灌輸西班牙文化;建立大量教堂和寺院,傳播天主教,並引入西班牙人的生活方式;要安撫農民,使他們皈依基督教,阻止回教在中國的傳播。

在中國建立58個大主教、主教和一個總主教;建立一個新的有關稅賦的軍事制度;建立一系列爵位,如公爵、伯爵和侯爵,在中國委任4到6名總督,如同十五省的巡撫,擁有與其他殖民地總督一樣的權力;與北方蒙古族和解,打擊土耳其。

在陸上建立自中國到西班牙的郵傳路線。腓力二世成為中國的主人後,他將成為柬埔寨、暹羅等中國屬國的君主。征服中國後,可保障印度從來自中國的商品獲得利潤,這對印度的殖民統治很重要。

在中國的附屬國中建立統治權,以建立聯盟和通商,傳播基督教。中國人屆時可航行至秘魯及西班牙等殖民地,中國人和西班牙人的關系將進一步鞏固。西班牙可利用中國人作為他們的殖民勞力進入菲律賓,開發菲島。占領中國還可防止法國、英國及不同宗教和北方國家前來中國。

計劃書還建議西班牙公民與中國婦女結婚,培養混血後代,執掌中國的統治權。西班牙人和中國婦女結合,便會有適宜作神甫和傳教士的人以及擔任政府官員和擔任軍事職位的人。這些人組成的親屬集團和利益集團將會鞏固西班牙在中國的統治。

儘管十六七世紀與中國接觸的西方海盜,無非是武力騷擾中國東南沿海,或是以中國商品為貨源進行轉販貿易,然以那個時代西方殖民主義者的勃勃野心和宗教狂熱而言,是不可能不動征服中國的念頭的。

16世紀西方最強大的海上殖民帝國是西班牙,儘管其並未如葡萄牙、荷蘭那樣在中國的澳門、台灣建立以通商為主的殖民基地,但野心則大的多,已非通商可以滿足,而是以世界戰略的眼光志在征服中國。

據沈定平《明清之際的中西文化交流史》(商務印書館,2001版)一書,西班牙人在征服了菲律賓之後,即開始積極考察分析中國國情民情,蒐集資料,並對福建沿海進行過偵察,熟悉航道並繪製地圖。

計劃中不僅有對征服中國的時機、兵力、武器、出擊基地和宣傳策略等詳盡方案,乃至佔領後須保留中國政府機構和法律的必要性均提出了明確的建議。此外,還特別強調了聯合葡萄牙人發動戰爭的必要性,認為“讓葡萄牙人參與這次征服有重要作用。因為他們對中國海岸、陸地和人民的經驗是大有幫助的”

當然,後來西班牙腓力二世的“無敵艦隊”(la Felicissima Armada 意為"不可擊敗的艦隊")被英國人在著名的英吉利海峽遭遇戰中,這支西班牙艦隊被機動靈活的英國海軍擊潰了。在返航途中,又由於風暴因素而在蘇格蘭海域折損了很多艦隻。西班牙的“無敵艦隊”受到重創,從此失去了盛極一時的海上霸權,西班牙的殖民帝國地位被英國替代,這份龐大的中國征服計劃也就無從實施了。

"無敵艦隊”的慘敗是西班牙國力衰敗的轉折點。更為嚴重的是,荷蘭從西班牙統治下獲得獨立後,國力不斷上升,與西班牙在各領域進行較量。

後來荷蘭與西班牙都各自入侵非屬中國領土的臺灣南北部,荷蘭戰勝佔領臺灣後驅逐了西班牙勢力。

荷蘭佔領臺灣後以臺灣為基地,也想獨霸中國貿易,還跟明朝大打了一戰-

1633年金門料羅灣大海戰



....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7-12-17 10:25 | -Empire時代-

帝國:全軍破敵-乞丐萬歲


「乞丐萬歲!!」

荷蘭獨立革命時的起義軍。


16世紀時的荷蘭,正處在外來政權西班牙王國的統治下。

“尼德蘭”是荷蘭語“低地”的意思,它包括現在的荷蘭、比利時等國。西班牙統治者不但拼命地從尼德蘭搜刮勒索、榨取錢財;而且,信奉天主教的西班牙國王對信奉新教的尼德蘭人進行殘酷的迫害。

西班牙腓力二世國王特地頒佈詔令,對於傳播新教,甚至只是稍稍接觸新教書籍人,男的殺頭,女的活埋,嚴重的還要活活燒死。

尼德蘭人從貴族、市民到廣大勞苦大眾,忍無可忍,紛紛組織起來,砸教堂,燒監獄,掀起了一場聲勢浩大的起義。

外來政權西班牙貴族辱駡造反的尼德蘭人為“乞丐”(在臺灣通常會被稱"一高二低"),而起義者則喊出了“乞丐萬歲”的口號,反過來用它嘲諷西班牙統治者。

西班牙王國派殘暴的貴族阿爾瓦(Alva)公爵 (Fernando Álvarez de Toledo,Duque de Alba費爾南多‧阿爾瓦雷斯‧德‧托萊多)到尼德蘭作新總督,來鎮壓尼德蘭起義。

阿爾瓦叫囂說:它留一個窮死的尼德蘭給上帝,也不留一個富庶的尼德蘭給魔鬼

他一上任,設立一個特別法庭,稱之為「除暴委員會」,然而人們更經常以「血腥委員會」來稱呼它。大約有18,000名荷蘭人被這個法庭定罪並處決,財產遭到沒收;在一年多時間裏,就有八千人被判處死刑,數以千萬計的人受到各種酷刑。

尼德蘭人民的反抗怒火更加高漲。他們在森林、在海上,不斷狠狠打擊著西班牙人,“乞丐”變成了西班牙統治者最害怕聽到的字眼。

森林乞丐海上乞丐共同構成了對抗西班牙殖民者的主力軍。

在南方的弗蘭德爾和海諾特的密林裏,由工人、手工業者和農民組成的“森林乞丐”遊擊隊,如魚得水。當地居民為他們通風報信,提供糧食和住處。他們不斷襲擊敵軍和運輸線,並逐漸叢林區遊擊活動轉到進攻市鎮。

一次,一支24人的遊擊小隊攻佔了布拉奔地區一個城堡。西班牙人趕忙派大軍攜帶重炮進行反撲。遊擊戰士毫不畏懼,英勇戰鬥,殺傷了大批敵人。因寡不敵眾,敵人終於攻入城堡,最後一名戰士點燃了火藥,和敵人同歸於盡。

由水手、漁夫和碼頭工人組成的“海上乞丐”遊擊隊在大西洋的波濤中向西班牙人發起了猛烈攻擊。他們駕著輕便的小船,不斷襲擊阿爾瓦軍隊的沿海據點,攔截西班牙戰艦和運輸船隊。

他們最輝煌的一次勝利,竟奪到了46艘滿載錢財珍寶的西班牙船隻。

1572年4月,一支24只戰船組成的“海上乞丐”遊擊隊,在群眾的支持配合下,向尼德蘭北部西蘭省的港口城市布里爾發起攻擊,並很快攻佔全城。阿爾瓦的軍事防線被撕開了一個大缺口,海上遊擊隊在尼德蘭本土建立了據點。

阿爾瓦公爵在連遭失敗以後,被他的主子免職,落跑地離開了尼德蘭。

1581年,北方各省同盟宣佈成立聯省共和國,也就是荷蘭共和國。從此,荷蘭成為一個獨立國家。幾十年後,荷蘭成了當時資本主義非常發達的國家。在歐洲商船的總噸數中,荷蘭商船占了四分之三。“海上乞丐”變成了“海上馬車夫”,幾乎壟斷了歐洲的海運貿易。

....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7-12-16 10:10 | 【荷蘭獨立Total War】

威靈頓滑鐵盧戰役

在1815年2月26日,拿破崙從厄爾巴島逃回法國。五月時他已重新掌握了政權,也面對著新反法同盟的威脅。威靈頓離開維也納開始準備後來被稱為滑鐵盧戰役(Waterloo Campaign)的戰事。他到比利時去指揮英德聯軍和他們盟友荷蘭與比利時的軍隊,這些軍隊與陸軍元帥吉布哈德•萊貝雷希特•馮•布呂歇爾麾下的普魯士軍隊部署在一線。

法軍入侵比利時,在林尼(Ligny)擊敗了普軍,並與威靈頓進行了非決定性的四臂村之戰(Battle of Quatre Bras)。這些戰鬥迫使英聯軍撤退到橫亙在布魯塞爾路上的一條山脊,就在小鎮滑鐵盧的南邊。

兩天後,在6月18日,著名的滑鐵盧之戰開始了。戰鬥持續了一整天,英聯軍在法軍火炮的狂轟以及騎兵的衝擊下巋然不動,之後布呂歇爾麾下的普軍到達,一部分支援威靈頓的左翼,其他的都與法軍右翼在普朗斯納(Plancenoit)交火。法軍的近衛軍之後戲劇性地被英軍排槍擊退,而拿破崙的軍隊在恐慌中潰敗了。

雖然威靈頓的軍隊在布呂歇爾到達前已經打退了法軍進攻而堅守了幾個小時,人們仍然在爭論如果普軍沒來,聯軍是否會取得如此決定性的勝利。

需要注意的是,由格魯希元帥指揮下那三分之一的法軍正與普軍後衛在幾英里之外的瓦夫爾(Wavre)交戰。考慮到這些因素,以及威靈頓麾下三分之一的士兵是德國人這個事實,一個德國歷史學家十分極端地說滑鐵盧是“德國人的勝利”。

回到1815年,在6月22日,法國皇帝再次退位,然後被不列顛皇家海軍送到了聖海倫娜(St Helena)。滑鐵盧之戰也成為了“十五個決定世界的戰役(The Fifteen Decisive Battles of the World)”之一。

當他終於在1815年面對拿破崙時,威靈頓指揮著英德荷比聯軍,其中只有25000人是受過英軍標準訓練的,其餘的都是缺乏訓練的從荷蘭與比利時軍隊調來的士兵(有一些以前甚至為拿破崙戰鬥過)。(許多精銳的英軍士兵被送到了美洲,去徹底結束1812年美英戰爭。)

許多爭議都是由拿破崙派格魯希元帥的33000人去追擊普軍這個決定而產生的。但是拿破崙在6月16日已經在林尼擊敗了布呂歇爾並迫使聯軍的兩支部隊向不同方向撤退,他有他的戰略考慮:他知道他不可能在一個戰場擊敗整個聯軍。

威靈頓也有類似的戰略賭博:他將17000人外加一部分火炮留在了哈爾[Hal,在蒙特聖吉恩(Mont Saint Jean)西北]。這樣做的好處不僅僅是可以保護他的右翼,還可以在當6月18日的行動不能結束戰事的情況下將其作為後備力量。

拿破崙的戰術在之前被批評為沒有發揮出他的才華,但是當他面對一支嚴陣以待的龐大聯軍(這時俄軍和奧地利軍正在法國國境以東集結)時,他的回應仍殘酷地明確。

他在6月16日在林尼擊敗普軍,並迫使威靈頓撤退以繼續與普軍保持聯繫。拿破崙的目的很簡單,但也對獲得勝利以使法國有與奧地利和俄羅斯有和談的可能至關重要,那就是使普軍與英軍不能在同一個戰場上並肩作戰。

拿破崙沒能攻擊威靈頓右翼,部分是由於部署在哈爾的聯軍後衛部隊,而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想將威靈頓與布呂歇爾分開而不是將他們擠到一起去。

他的計畫簡單而有效:將威靈頓的右翼用壓倒性的炮火及對烏古蒙(Hougoumont)的進攻釘住,使威靈頓將中路左側的部隊派離陣地支援右翼,然後用之前對付歐洲其他軍隊極為成功的步兵縱隊陣形全力擊破這個陣地。

事實上烏古蒙頂住了進攻,雖然只被威靈頓謹慎地給予了很少的支援;而龐大的步兵進攻則被聯軍騎兵摧毀,儘管這次失控的衝鋒給他們自己和拿破崙的波蘭槍騎兵(Polish lancers)帶來了很大傷亡。拿破崙當時唯一的選擇就是全力進攻聯軍中央,而不留下防衛普軍的兵力。

威靈頓對他戰線的調整以後撤起始,而這引來了法軍騎兵衝鋒的巨浪,迫使聯軍士兵分成分散的防禦隊形(就是“方陣”),要是這時有法軍步兵與炮兵的協同攻擊,近距離平射這些方陣,可能會產生拿破崙所期望的效果。

這時候拿破崙的指揮能力似乎相比他的天才來說太過失常——滑鐵盧的法軍部隊散亂地塞滿了整個陣地,而卻他對於協同作戰猶豫不決。

方陣承受下了騎兵攻擊,他們之間的空隙被聯軍騎兵餘部保護著,而法軍的騎兵衝擊由於遇到泥濘的上坡和凹陷的十字路口等困難逐漸減弱直至停止。

普軍這時正在進攻法軍前哨,不管格魯希部的三萬人情況如何,現在情況明朗起來了:普軍已經殺到眼前,是必須得下決心的時候了。

拿破崙在兩支敵軍能協同進攻之前最後一次試圖擊破威靈頓的陣線中央,而在大約晚上6點法軍終於攻下了聯軍前方的關鍵—聖拉海(La Haye Sainte)。

威靈頓將他前線的部隊再次重新部署,準備應對法軍最後的襲擊,並且他當時已經確知遠處穿暗色制服的軍隊是布呂歇爾的普軍而不是格魯希的法軍。拿破崙這時派出了他的帝國近衛軍,這支部隊一直作為後備力量,可以在任何戰鬥中所向披靡。

近衛軍分成兩支進攻來結果拿破崙認為已經到了毀滅邊緣的聯軍。威靈頓已準備完畢,他為也許過於自信的法國近衛軍準備了一場大規模的伏擊,緊接著將是會讓法軍感到極為意外的反攻和像以往一樣堅韌而守紀的英軍步兵的交叉火力。

他將他軍隊剩下的士兵藏在山後坡和種植了高高作物的農田之中。毫無準備,也許還由於法軍其他部隊一天來的徒勞無功而士氣低落,近衛軍在英軍的“大驚喜”下畏縮並退卻了,這一事件在拿破崙戰爭中是不可思議的,而這瞬間引發了法軍其他部隊的恐慌。

當普軍攻破法軍東部防線時,威靈頓終於下令聯軍戰線推進,而法軍的殘兵敗將們在一片混亂中放棄了陣地。

威靈頓和布呂歇爾在南北橫穿戰場的公路上的拉貝利聯合(La Belle Alliance)酒館會面,這次會面公認與由修整後的普軍將法軍趕回國這個決定有關。

威靈頓在之後許多次被人暗示他在滑鐵盧表現也不很好,決策有些混亂。威靈頓總是堅持說他的戰略從一開始就是明確的—就是守住陣地、對抗拿破崙可能發動的任何進攻、並在適當的時候一舉擊敗法軍,就是他已經實現的戰略(在普軍將會向西與他靠近的情況下只守住蒙特聖吉恩,其實他到這天快要結束時才得到普軍正向法軍右翼進攻的確切消息)。

滑鐵盧也許沒能成為一場“出色的”戰鬥,但它標誌著拿破崙戰爭的最終結束。
[PR]
by cwj36 | 2007-12-11 18:49 | 【威靈頓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