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 04月 ( 31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印尼建國英雄-李柏青

台灣人的太平洋戰爭
印尼建國英雄-李柏青
烏瑪爾·哈托諾的傳奇




李柏青,1922出生於台灣台南州。

e0040579_1445127.jpg李柏青從小學接受日文教育,與父母之間用台語溝通,同學及兄弟姊妹間則全部用日語交談。

隨著日本內地延伸政策的施行,李家後來改日本姓氏「宮原」,李柏青改名「宮原永治」,全家並獲頒為模範的「國語家庭」,也就是後來一直被中國國民黨支持者嘲諷的「皇民」。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宮原永治以志願兵身份加入日本帝國陸軍,轉戰菲律賓、緬甸以及印尼等地。

1945年8月,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但宮原永治並沒有因此向聯軍投降。

宮原和其他900多名日軍同袍選擇加入印尼游擊隊,向荷蘭的殖民政府宣戰。

宮原永治的900多位同袍中,有半數為印尼的獨立戰爭與荷蘭人作戰而犧牲。

印尼建國後,倖存的日本游擊隊員,包括宮原永治在內,有300多人選擇留在印尼當地,謝絕回返日本。

為感謝日籍游擊隊員的貢獻,印尼政府將宮原永治等人列為正式的建國英雄。

宮原永治日後回憶,當年他所以沒有選擇投降,主要的原因有二:

其一為,他曾經在緬甸與中國政府軍交手,宮原自忖,以他的日本軍人身份,回到台灣後,國民黨政府絕對不會善罷干休,所以他不願意冒險被遣返台灣。

第二個原因則是,宮原要繼續為自己的理想而戰。

李柏青當初之所以加入大東亞戰爭,就是因為認同日本政府所提出的「亞洲殖民地解放」的理想。

雖然後來日本戰敗,但自己如果還有機會用另一種身份(印尼游擊隊)繼續為亞洲民族解放而奮鬥的話,他仍然不願意輕易放棄。

李柏青曾在1974年回返台灣一次。

當時台灣仍處在白色恐怖的氣氛中,李柏青在台灣與父母匆匆見過一面後,隨即在中國國民黨的監視下離境出國。

被迫與台灣切斷臍帶後,李柏青認同自己為「日裔印尼人」宮原永治,印尼名Umar Hartono(烏瑪爾·哈托諾)。

宮原在印尼當地,努力參與日僑社區的活動,並熱心於第二代與第三代日裔印尼人的日語教育工作。

宮原與印尼女子結婚,取得印尼國籍,並育有三名女兒。

2005年8月17日,烏瑪爾·哈托諾以建國英雄的身份獲邀出席印尼建國60週年慶典。

2009年4月,日本政府頒贈烏瑪爾·哈托諾「旭日單光勳章」,感謝宮原多年來對於印尼日本僑界的熱心奉獻!

2013年10月16日,烏瑪爾·哈托諾因心臟衰竭病逝於雅加達的醫院,安葬在印尼國軍英雄公墓。

宮原27歲的孫子傑文(Jevan Purnawan)表示,祖父生前經常向他講述參加戰爭的故事,祖父也以參加印尼獨立戰爭為榮。

e0040579_16511315.jpg
:WTFM全軍破敵陣線
[PR]
by cwj36 | 2007-04-29 12:42 | 【台灣 Total War】


拉奇普特聯邦(The Rajput States)

印度教文化的保護者


..

..


(BROKEN CRESCENT模組)

西元五世紀之後,北方外來民族與西印度的土著民族互相融合,形成一個新的尚武民族──拉奇普特Rajput人。

他們宣稱自己是古代印度王公的後代,在西印度建立了23個公國。其中,有一支拉奇普特人建立強大的王朝,就是在卡朱拉霍建造龐大神廟群的昌德拉王朝

德里蘇丹時期 1001~1026年,伽色尼王朝蘇丹馬赫穆德侵略西北印度。拉奇普特諸王公聯合抵抗外敵入侵。

1191年喬漢王普里特維拉賈三世抵抗阿富汗廓爾王朝對恆河流域的進攻,取得第一次特賴因戰役勝利。

拉奇普特聯軍在1192年第二次特賴因戰役中失敗,德里和阿傑梅爾被佔,從此德里蘇丹開始統治印度。

但是拉奇普特始終捍衛自己的獨立,德里蘇丹則不斷地對其進行武力鎮壓。16世紀初葉,拉奇普特聯邦政治軍事上居於優勢,是印度教文化的保護者。

莫臥兒帝國創立者巴布爾在戰勝洛迪蘇丹後,遇到了強大的拉拉奇普特聯邦。

1527年拉奇普特聯軍在坎瓦會戰中敗於莫臥兒人。阿克巴鑑於德里蘇丹單純使用武力征服拉奇普特失敗的教訓,改用懷柔政策,積極爭取其作為莫臥兒帝國統治印度的政治軍事支柱。
[PR]
by cwj36 | 2007-04-28 18:08 | 【蒙古、帖木兒篇】

1895 臺灣獨立戰爭
Republic of Formosa
臺灣中部保衛戰
吳湯興英雄們~

「短衣匹馬戰城東,八卦山前路已窮。
鐵砲開花君証果,劫灰佛火徹霄紅。」

台灣民主國最為激絕悲壯之戰~
血戰 日本最強天皇親衛軍


日本帝國近衛師團是當時"日本天下第一強"亞洲火力最強大現代化陸軍團之日本天皇親衛軍,團長是北白川宮能久親王

挾著擊敗清廷甲午戰爭餘威,尚留滯大連港的「近衛師團」,正為戰後「平常日子」感到無聊難耐,突然接獲「征台」任務,好戰成性的日軍,覺得一顯身手機會又來臨了,高呼「滿載!」(日語「萬歲」)之意。

1895年 5 月 22 日,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領近衛師團分乘 10 艘軍艦,離開大連,前往沖繩港和海軍中將樺山資紀會師,連袂入侵台灣。

清國馬關條約割讓臺灣,爆發不想獨立的臺灣「獨立運動」-「台灣民主國」布署在北台灣的軍隊都是一些唐景崧派人到廣東募來的廣東兵(廣勇),士氣萎靡,軍紀渙散,誠如王松的詩所形容的「將官欲詐千緡餉,丐子堪當一日兵」。

也如美國記者Davison目睹的場景「華兵互相吵鬧,殺害軍官,勒索搶劫、橫行無忌…」。他們之中,甚至為了爭奪陣亡日兵的頭顱以搶戰功而發生內鬥。唐景崧潛逃後,城內的廣東兵焚燒總署,到處搶劫,變賣軍械,官兵變成強盜。

清國的武官以廣勇、湘勇、淮勇為主,如曾喜照 ( 澳底守將 ) 、吳國華包幹臣黃翼德 ( 未戰即奔回台北 ) 等,皆缺乏戰鬥意志,不戰而潰。

臺北人唐山官紳士兵大逃亡

唐景崧看了基隆失守局勢不好,與軍務大臣的李秉瑞(前清禮部主事)、內務大臣俞明震(前清刑部主事)等商議。

對防衛軍的不堪一擊,兵敗如山倒的事實加以研判。

其結論是,這些軍隊全是傭兵,全無家眷在台灣,不知為何而戰,不知為誰而戰,以致不戰而潰。況且所有大官家眷皆在彼岸。

其實唐景崧得知滿清政府在二千公里外的北方打敗仗而將台灣要割讓時,即將公款四十萬兩匯往上海,又匯銀訂購大批軍火,但這些銀兩都是為逃亡準備。

況且家中大小全已移居中國,既然生命、財產業已安排心無牽掛,是夜三人以將公款席捲一空潛行至滬尾,藏匿于德商忌利士海運公司。

遂在六月四日,趁著黑夜,不顧一切的搭上德輪亞沙號(Arthur),在德國軍艦Iltis號的護衛下,逃回廈門。如此總統守國僅十四天。

台灣民主國副總統兼義勇軍統領前清進士丘逢甲,得知唐景崧逃走,不敢繼承總統出缺時副總統應有捍衛台灣的職責,進一步也立即逃離台北,先回到故鄉彰化縣銅鑼園。

丘逢甲突然忘了自己是什麼人,暗自西渡廣東時云:「…此地(台灣)非我葬身之地也,須變計早去,父母在世,應求自己平安…」(參閱丘逢甲「嶺雲海日樓詩抄」一九三七年)。

據傳此時這位守國僅二十九天的副總統,乃捲帶公款十萬元 倉徨的逃離台灣回到廣東嘉應州,離台前留下名詩一首:

宰相有權能割地,孤臣無力可回天。
偏舟去作鴟夷子,回首河山意黯然。


詩是很有名,在臺灣還有所大學紀念丘逢甲,但這人捲款落跑,言行不一的行徑令人不敢恭維。

又曾經為滿清政府屠殺反清義民軍的施九緞,即前清副將林朝棟,在傳聞日軍兵至桃仔園,又唐景崧潛逃亡,也一如其他唐山人一樣,毫無戰意,就率兵逃避回彰化,並云:「我戰朝廷不我賞,我避而日本不我仇,我何為乎。」 於是,台灣民主國 主持無人,從成立起僅僅十二、三天即告瓦解。

過去這群由唐山人組成的台灣士紳階層所大聲標榜的「誓死抗日」「與台灣共存亡」等誓言到了關頭時刻,因全無台灣意識都變成向台灣大眾的謊言。

台灣民主國總統唐景崧與統領丘逢甲分別喬裝與捲款逃離台灣前往廈門。至此,日本人所謂"乙未戰爭"征臺之役勝敗之勢漸趨明朗。

5月29日「登澳底,攻基隆,佔臺北城」指示,登陸澳底,並在遭到小幅度抵抗中,於6月3日下午攻取基隆制高點獅球嶺砲臺,6月11日因鹿港商人辜顯榮(辜振甫之父)之助進駐臺北。

最後,6月18日近衛兵團則前往淡水,將沒參加任何戰鬥,幾乎兵不血刃而進佔台北,自行聚集於淡水的數千名原清國兵士,遣返回中國。

相對於台北地區的不抵抗行為,為阻止日軍進入三峽以下的中南部台灣子弟兵,為保鄉衛土而奮身抗戰,犧牲慘烈。

讓本來以「軍事目標」為主的日本總督府與其日軍在「良、匪難辨」情況下,不得不於7月下旬開始在桃園,中壢,甚至大漢溪流域,實施所謂「無差別掃蕩」的焚村與殺害平民事件。

誓與台灣共存亡 吳湯興英雄們

一介書生吳湯興,在台灣民主國成立後,便前去求見丘逢甲,表達擬組抗日義軍的意願。經丘逢甲引薦給總統唐景崧。

獲唐景崧授與義民統領的職位,吳湯興隨即在家鄉招募義勇軍。與姜紹祖(家巨富,以一己之力散家財募勇五百名稱為「纘字軍」,陣亡時年僅二十一)、徐驤等諸多先烈在地方上並肩作戰。

從今天新竹縣境一路作戰至彰化。尖筆山之役的苦戰,大挫日軍攻勢。

台中淪陷之後,以吳湯興吳彭年李惟義徐驤為首的義軍及王得林的七星隊共約3600餘名,在八卦山集結,並誓與台灣共存亡。

8月27日.......
大日本帝國最精銳近衛師團
氣勢洶洶猛撲八卦山~


開始1895年臺灣「中部保衛戰」,最著名的彰化八卦山戰役。八卦山是俯瞰彰化城的制高點和拱衛彰化城的天然屏障,形勢險要,距城東僅1公里。

當時防守彰化的部隊,除了從各戰場聚集來的各路義軍外,還有許多地方武裝,共約3600人。在日軍進攻前,義軍的防禦部署是:王德標劉得勝各率部守中寮莊;吳湯興徐驤湯人貴羅樹勳等率部守八卦山,李惟義守彰化城。

台灣民主國方面,另有400名兵士利用彰化八卦山砲臺,首度使用重武器的大砲砲擊進駐於大肚溪對岸的近衛師團。

8月27日,日軍近衛師團主力分三路向義軍進攻。

右路兩個大隊由陸軍少將川村率領;左路兩個聯隊由陸軍少將山根率領;中路三個大隊由北白川官能久親王率領。

戰鬥發起後,日軍頭目隔大肚溪偵察八卦山方面抗日軍隊的陣地,守衛八卦山的義軍一發現敵人,立即發炮。敵人猝不及防,詫異竟會遭炮擊。

激戰一天,敵人沒能前進一步。黃昏,日軍大隊強渡大肚溪,徐驤等利用夜幕,進行襲擊,殲滅了不少敵人。
 
到了夜裏,日軍左路從大竹莊附近山谷僻徑,悄悄爬上八卦山,匍匐到山地。

28日晨,當義軍發現時,敵軍已佈滿山谷,並接近八卦山東側高地。敵精稅部隊近衛師團千餘人用快槍快炮環攻。

抗日軍英勇戰鬥,不怕犧牲,拼死肉搏。

湯人貴李士炳沈福山等率部撲向日軍,與敵人展開了白刃格鬥。

八卦山上炮火連天,硝煙彌漫,殺聲震野,雙方為爭奪八卦山陣地展開了殊死戰鬥。

經過3日血戰,義軍首領吳湯興身中數彈,戰死。湯人貴李士炳沈福山等亦壯烈殉台灣民主國。

林鴻貴率黑旗軍衝鋒隊七星隊百餘人衝入敵陣,奪吳湯興遺體,又相繼死難。

徐驤率部且戰且退,突出重圍時,吳彭年正率部在大肚溪南岸的菜光寮同日軍右翼部隊激戰,吳彭年左手握槍,右手掄大刀,率領黑旗軍奮力抗擊。

戰鬥正酣之際,吳彭年遙望八卦山已掛日旗,才知八卦山陣地已失。

吳彭年身先士卒,與黑旗軍的敢死隊馳往救援。半路上匯合了從山上退下來的徐驤餘部,又像猛虎一樣衝上山去。

衝在最前面的是林鴻貴率領的黑旗軍一個小隊,他們奮勇登上山頭,與日軍白刃相搏,一時擊退日軍。

日軍山根少將緒方中佐,都在這次戰役中受傷而亡。

日軍依靠人多,將七星隊團團圍住,四面環攻。抗日軍浴血苦戰,吳彭年身受重傷,和七星隊戰士們帶傷力戰,最後全部戰死在八卦山頭。

徐驤率20多人殺開一條血路,突出重圍,退往台南。

臺灣義勇軍在彰化八卦山戰役中前仆後繼,表現了有我無敵、血戰到底的英雄氣概。

八卦山爭奪戰是台灣民主國最為激烈壯麗的一場戰鬥。

八卦山淪陷後,日軍砲擊彰化城,老弱婦孺從西門逃出,盡遭日軍殺戮。

8月30劉永福下令各路義軍集結嘉義,並武裝民眾共同抗日。9月1日,王得標率領七星隊及黃榮邦的義軍2500人、林義成義軍3000人、簡精華義軍數千人反攻並收復雲林城,9月2日,苗栗附近的義軍也收復苗栗城,日軍逃往彰化。

9月4日,數路義軍包圍彰化城,屢戰屢勝,但此時傳出糧盡,劉永福數次派人向清朝求援,但清廷嚴禁援台,洋行的破壞,義軍得不到有效的接濟,再加上日本大批援軍趕到。

在相峙數日後,義軍終因 彈盡糧絕,不得不後撤,雲林、苗栗又一次失陷。

在彈盡糧絕的情況下收復的失土又紛紛淪陷。

日本「南進軍司令部」

9月中旬,日軍在台北成立「南進軍司令部」,總計南進兵力達4萬餘人,分別由北白川能久親王、乃木中將以及山口少將率領,分兵進攻台灣南部。

嘉義之戰,義軍設地雷炸死、炸傷日軍700餘人,次日日軍猛烈砲擊嘉義城,半日後城破進入激烈巷戰,在這場激烈的戰役中日軍進衛師團團長北白川能久親王傳聞受重傷斃命。

日本政府突然宣佈日軍近衛師團司令官.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於十月二十八日因瘧疾死于台南享年四十九。

日軍從花不到十天,幾乎兵不血刃而進佔台北,到花了將近三個月,才打到彰化,其間真有天壤之別。劉永福逃跑後,屏東六堆的客家子弟仍在對日軍抵抗,直到火燒莊一役慘烈犧牲為止。

一百多年前這場日本所謂「乙未戰爭」與不想獨立的「獨立運動」-臺灣民主國,真是一場好實驗─「立足台灣,心懷中國」的官紳士兵,與「立足台灣,心懷鄉土」的本地義軍,有著截然不同的表現。

以上的兩組實驗,真夠讓我們明白,如果不是真正紮根本土,光靠那些外來統治者的虛文矯飾的宣誓口號,是靠不住的。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之死

e0040579_10505256.jpg日軍登陸台灣的陸戰總司令官,北白川宮能久親王

這個男人差點就可當上日本天皇的一生,可說是日本近代史的縮影,在日本也算是出名的悲劇英雄。

他原本是伏見宮邦家親王的第九子,明治天皇之叔,日本的第二皇位繼承人;他的命運自從被反維新派的彰義隊擁戴為盟主,又被奧羽越列藩的擁幕同盟在仙台推舉為東武天皇之後,有了波瀾壯闊的改變。

被薩長聯軍擊潰的幕府派慘敗後,他便被軟禁在京都,原以為將以僧侶身份渡過餘生,或是遭到處決。

但他在明治三年(1870)被特赦之後還俗留髮,加入陸軍之後、率領首批日本留德軍官團赴德,經過普魯士陸軍的操練後歸國,成立獨逸(日文發『德意志』音之漢字拼寫)學會,並就任首屆會長,在日本國內成立第一個德文教育系。

隨後能久親王擔任日本陸軍第四師團(大阪師)的師團長,參加甲午戰爭的陸戰,取得勝利。隨後,以中將身份率領陸軍第一師團(近衛師),擔任接收台灣的總司令官。

根據日本的官方說法,能久親王在嘉義時就已經感染瘧疾,在十月底薨斃,但一直拖到六天後的十一月五日才發喪。

但有趣的是,自八卦山會戰負傷後,近衛師團的軍令幾乎都是由總參謀長鮫島重雄所簽發,此後鮮少再有能久親王的身影出現在戰場上,這兩個月的空窗期與六天的拖延帶給臺灣史家無限的想像空間。

此外,日本近代的考據中則出現此一說法:「直後の十月二十八日には、彰化で激しい戰いをした際、負傷された北白川宮能久親王も病に倒れました。」

溪北的彰化則傳說北白川宮是在八卦山戰役,於八月二十六日上午巡視大肚溪戰線時,與隨侍在側的山根信成少將一同被彰化八卦山砲台的大砲擊傷,傷重不治。

雖無法證實這項假說,但是北白川宮當天有前往戰線視察是事實,他有中彈也是事實,山根信成少將陣亡亦是事實,而使這個推論顯得相當合理。

若說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在八卦山之役中負傷,傷重感染不治而硬是拖到十月二十八日才死,那麼當屬此一說法最具可信度。

此外還有許多鄉野傳說:

台南儒者洪棄生在《瀛臺偕亡記》一書就記述北白川宮是在濁水溪南岸的雲林被擊重傷。

嘉義方面的傳說更戲劇化,說是刺客躲在路旁林投樹裡,用採檳榔的長竿鎌刀,劃頸割頭,殺了能久親王。

眾多台灣父老陳述卻都否認日本政府的宣佈,其真正的死因是當北白川宮騎馬渡過曾文溪,從漚汪的蕃仔寮騎馬至佳里在義竹圍林投巷,被埋伏在路邊叢林裡的義民軍,以長竹桿之端加綁鐮刀將北白川宮能久從馬上砍下。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的頭頸嚴重傷害,傷及血管血流不止,延至台南張厝就醫,但流血過多,無法可醫即死於張厝。

另外,身為第一位在異鄉死去的日本皇家成員,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死後並未入祀靖國神社,而是在臺北市今圓山大飯店址興建一座臺灣神社,專門供奉北白川宮能久親王與治臺犧牲的日本軍民官兵。

在一九四四年十月下旬,接受日本策動的印度國民軍領袖錢德拉.鮑斯,乘飛機經台北準備飛往印度時,墜機撞入神社,因此將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神社付之一炬。

據說,錢德拉.鮑斯為了籌備復國之資金而攜帶了一箱寶石,在墜機後散落在事故現場,引發附近居民與日本兵爭先恐後的搶奪寶石。


e0040579_17553069.jpg台灣島嶼原本美麗,受外邦統治了數百年
雖然英雄代代輩出,可惜攏半途來犧牲
坎坷路途且風雨,獨立運動日日大進步
咱著打拼,千萬不可餒志
排除萬難,前途無限,團結就有盼望
咱著打拼,無論任何阻擋
排除萬難,前途無限,勇敢的台灣人
排除萬難,扶持相牽,建設咱的新台灣

FOR TAIWAN FREEDOM!!!

身為一個臺灣人喊『愛 臺灣』
如不能成為被污衊的所謂「臺灣民粹」?
那你們到底要愛什麼?
如果你們不認為國家值得用戰鬥來換取,
那你們還有什麼作為一個人的知覺?
遠離任何被殖民的"幸福"!
做臺灣自己的主人~
建島成一國,莫負臺灣土。


[PR]
by cwj36 | 2007-04-28 10:50 | 【台灣 Total War】

e0040579_10144431.png西頓人的儀式(Sidonian Rites)

西頓或賽伊達(Sidon or Saïda )在現在黎巴嫩的南黎巴嫩省,首都貝魯特以南40公里,提爾(Tyre)以北25公里的地中海沿岸城邦。

此城以迦南的長子「西頓」之名命名,和提爾(Tyre)齊名。

e0040579_1042228.png腓尼基時代,西頓是腓尼基人最重要的商業重鎮,透過貿易以製作玻璃和紫色染料而富裕。

腓尼基人移民北非迦太基後,許多習俗與規矩仍延續黎巴嫩祖居地的法統......

迦太基社會有非常嚴格的結構,那些沒有政治權利卻向統治階級繳納稅金的非公民,甚至是外國人如果被授予「西頓人的儀式」,他們就能成為迦太基公民。

而要授予「西頓人的儀式」,非公民必須要對迦太基有傑出貢獻,如在簽訂了一個對迦太基有利的貿易協議,或是在戰場上有英勇表現,才會被認可。
[PR]
by cwj36 | 2007-04-27 19:14 | 【Total War 迦太基】

「第二共和」台灣民主國亡國
清國抗法名將 劉永福
「欲想抗戰唯有台灣人耳」
抱著心愛的小狗
化妝成老太婆「阿婆仔浪港」
拋棄8000名黑旗軍陣前逃亡......


e0040579_1322529.jpg北台灣的正副總統唐景崧丘逢甲逃亡後、台湾人在1895年6月下旬在台南選舉出大将軍劉永福為第二代台灣民主國總統,稱為「台南共和 」(Tainan Republic) 或「第二共和」 (Second Republic)。

1895年8月「第二共和」的台灣民主國對抗日本帝國爆發臺灣史上本土最激烈陸戰-台灣「中部保衛戰」失利~義軍領袖吳湯興等在彰化八卦山英勇陣亡。

劉永福派往增援臺灣中部嚴雲龍率領的「黑旗軍」全軍戰死!

日軍南進,彰化失守後,劉永福命令黑旗軍鎮守嘉義。

10月5日,日軍經北斗,攻擊西螺,遭廖三聘所率民軍抵抗,而在他里霧,日軍遭遇黃阿丑所率300名民軍抵抗,在土庫則有吳玉山的反擊。

10月9日嘉義失陷,日軍混成第四旅團從布袋登陸,第二師團第三旅團也從枋寮登陸,形成南北夾攻台南的情勢。

台灣民主國繼任總統臺灣南部黑旗軍守將劉永福見日軍來攻,又沒有軍餉。

8月25日,本來幕後支援劉永福的清國兩江總督張之洞劉永福的書信表示,言明不再援台,且答應隨時查禁運到台灣援助的糧餉和兵械

並且還說朝廷早已下旨在台官員內渡,不可能專門下一道旨令,請劉永福內渡,要他不必再僵持於未接獲朝廷聖旨而死守不去。

對於張之洞的冷漠,終於使劉永福認清,清廷沒有要他據守台灣的意圖,留守台灣不再具有意義。無心守台,乃暗通款日軍。

先在10月8日透過台南英國領事歐思納致函樺山資紀總督,提出議和2條件。

樺山資紀將信交與陸軍中將高島柄之助南進軍司令官處理。

e0040579_1343496.gif高島司令官回信給劉永福表示:「汝若發自內心悔悟,有誠意投降,必須赴軍門哀求,否則日後再送來這種書信,本司令官絕不接閱」,加以拒絕。

劉永福又在12日透過住在台南的一名英國人致函近衛師團司令北白川宮能久親王云:「欲想抗戰唯有台灣人耳」,他表示要投降並率領殘部退回中國。

但日軍司令官北白川宮親王還是不答應,於是劉永福竟然決定將多年生死與共的袍澤弟兄拋棄,獨自潛逃,此時更不要說肩負著台灣芸芸眾生的生命財產安全。

在10月19日黑夜,劉永福脫了官服,抱著心愛的小狗,換上民裝化妝成老太婆,至安平港搭乘英輪Thales號,乘著夜晚逃離台灣。

劉永福潛逃時亦與其子負責打狗炮台的劉成良、部下陳樹南柯王貴等人一起,途中海上遇日艦「八重號」上船臨檢Thales號。

個子瘦小的劉永福為避免盤查搜身,綁頭巾扮女裝,喬裝成1名阿婆,世界各報皆以頭條新聞報載此事,於是劉永福棄台灣總統之職潛逃這件「阿婆仔浪港」的糗事,迅速傳遍了台灣與中國大陸,引起輿論一陣譁然,因英船長干涉故劉永福逃亡成功,史稱「台海登船臨檢事件」。

後來台灣民間即以俚語「阿婆仔浪港」或稱「阿婆弄港」(浪港讀音同「浪槓」),用來諷刺「臨陣脫逃」、「棄之不顧」的意思。

e0040579_7242451.gif

:「台灣總統落跑已經有前例,而且我還有綠卡唷~」


原本不知為誰而戰,不知為何而戰,不知不覺中也失去了為自己而戰基本意識的黑旗軍,在主帥不顧袍澤棄軍獨自而逃亡後,為數8千餘人武器配備齊全劉永福所部的黑旗軍,22日群集海邊,惶惶然苦思不得其解,為何主帥如此無情無義棄軍而去。

e0040579_10594794.jpg


(中法戰爭武器精良的黑旗軍)


黑旗軍在中法戰爭時,士兵武器就配備美製M1833/1855膛線騎兵銃、44口徑溫徹斯特(Winchester)連發卡賓槍,比日軍武器精良,媲美當時所有的歐陸強國。

1883年紙橋戰爭時,500名法軍被超過2千挺的黑旗軍步槍集體射擊然後敗退。

e0040579_11152795.jpg


(黑旗軍主力火槍44口徑溫徹斯特連發卡賓槍)


由於主帥化妝成老太婆逃跑,8000名黑旗軍故主動向日本海軍陸戰隊投降,將自己的生命交由日人任意割宰。

22日至23日僅一天就會饑餓死亡達116人,其意不僅是無食物供給,水的供給也被懷疑遭受日人斷水處置,一天之內以拒交財物武器為由又被格殺業已投降的黑旗軍1000餘人,這句話的意思是以拒交財物又被砍殺1000多人。

離開台灣時尚有黑旗軍5100餘人生存,當時已全身被奪一空,數年在台所積聚錢財全數被日軍搜括一空,身無分文。

黑旗軍5100餘人在飽受虐待下遣送往福建金門的船隻。又日人如何將5千人送走亦十分可疑,如船隻大小、飲水供應都有問題下,在海上航行數日,尚有幾人安全抵達金門,實在令人疑惑。

這就是不知為自己而戰的下場,同時讓一世英名的劉永福增加一項指控。

在1895年6月8日英國倫敦畫報(Illustrated London News)上登出一幅「黑旗軍構築竹橋圖」,上面記述:「為了防止日軍攻打堡壘時,無退路,黑旗軍以竹竿搭製簡易竹橋跨接本島及Saracen’s Head 上之堡壘。」 這也是說明英國記者在日軍侵台之初,業已看清黑旗軍,先築退路的失敗現象。

劉永福脫逃之後,恐懼台南城內混亂的紳商與外國商人,推英藉傳教師巴克禮 (Thomas Barclay)為使者,引導日本軍進城。

日本軍終於10月21日,得以無血入城,在各地仍剩下零星抵抗之下,日本禁衛師團自11月12日起開始向日本本土撤退。

同月18日,樺山總督向大本營報告台灣全島已於「平定」。

台灣民主國不能算是一次真正的台灣獨立運動。

不想獨立的「獨立運動」-臺灣民主國曇花一現般地,瞬間便凋謝殞落了。

臺灣民主國(Republic of Formosa),在1895年5月25日起短暫成立於臺灣的一個共和國政體,劉永福在台南所建「第二共和(Second Republic)」。

劉永福逃亡日﹝10月21日﹞為亡國日,建國5個月又15天。

台灣抗日戰爭中,清國中央政府眼睜睜看台人一波波的前仆後繼,一次次的被集體屠殺也視若無睹,除了自身難保外已將台灣完完全全的拋棄。

日人佔台前認為同是清國土地,如遼東半島的佔領,是與正規軍的作戰,只要將正規軍打垮後,其佔領根本沒有問題, 但出乎日人的意料外,台灣 人民全體一致起來反抗,這是讓日本陷入泥沼。

因此在 1896年4月1日日本帝國議會上有「出售台灣一億元之論」,以便脫離處處抗日的泥沼。

一百多年前這場日本所謂「乙未戰爭」與不想獨立的「獨立運動」-臺灣民主國,真是一場好實驗─「立足台灣,心懷中國」的官紳士兵,與「立足台灣,心懷鄉土」的本地義軍,有著截然不同的表現。

以上的兩組實驗,真夠讓我們明白,如果不是真正紮根本土,光靠那些只想「寄住臺灣」的外來客的虛文矯飾的宣誓口號,是靠不住的。

1895臺灣民主國亡國後

台灣人又持續進行了長達21年的武裝抗日戰爭...

一直到1916年西來庵事件後才結束台灣人武裝抗日。

現在臺南市中西區的永福路、永福國小竟然以陣前逃亡「阿婆仔浪港」的劉永福之名命名,只因為他有「抗日」過>>>>lol

FOR TAIWAN FREEDOM!!!

建島成一國,莫負臺灣土。



e0040579_16511315.jpg
:WTFM全軍破敵陣線
[PR]
by cwj36 | 2007-04-27 13:21 | 【台灣 Total War】

塞爾柱土耳其帝國




阿拉伯世界的「哈里發」

開始為突厥的「蘇丹」所取代

十字軍作戰的對象 塞爾柱土耳其人


西元 1000 年左右,一支塞爾柱土耳其人( Seljuk Turks)進入呼羅珊(伊朗東部及北部). 1040 年塞爾柱的孫子打敗另一支突厥人建立的、以阿富汗為中心的伽色尼王朝, 1055 年進入巴格達,迫使哈里發封其為蘇丹,建立起塞爾柱帝國

塞爾柱土耳其人是突厥人的一個分支,原居住在中亞北部地區的大草原上。 西元1000年左右,在酋長塞爾柱率領下,遷移到錫爾河下游,以及咸海和里海之間的草原上。後來,他們繼續向南遷徒,在呼羅珊北部,與伽色尼突厥人發生衝突。

1037年,伽色尼突厥人派兵征討,結果反被塞爾柱人打敗,喪失了整個呼羅珊(呼羅珊是今天伊朗東部及北部的一個地區名)等地區。

塞爾柱的孫子吐格利爾拜格在這裏建立王國,稱塞爾柱王朝。塞爾柱王朝建立後,他們擴張的奢望越來越大。

從1040年幵始向伊朗中部擴張。八世紀以後,伊朗一直是在阿拉伯帝國的統治下。隨著阿拉伯帝國的衰弱,重新強盛起來的拜占庭又取而代之,趁機向東擴張,取代阿拉伯帝國在伊朗的統治。



拜占庭帝國長期的侵略擴張,不僅破壞和削弱了被侵略國家的政治、軍事力量,而且也使自身的力量受到損失,尤其是在宮廷內部,揮霍無度,權利爭奪,皇后掌權,朝政敗壞以及一幕幕奇怪的荒唐的戲劇性變化,使拜占庭帝國在精神和物質方面更加削弱,以致喪失抵抗外來侵略的能力。就在這種情況下,塞爾柱土耳其人從東方大舉入侵,像潮水一樣湧進拜占庭。
  
拜占庭帝國經不住塞爾柱人強大的攻勢,村莊被夷為平地,農民四散奔逃,許多城市洗劫一空。塞爾柱人在他們的首領吐格利爾拜格的率領下,向南蹂躪波斯灣北部的伊拉克一帶和米地亞南部的哈馬丹。

1049年,向西到達已經喪失自衛能力的亞美尼亞地區,削平凡湖以西的阿爾曾,接著向北擊敗卡爾斯城的亞美尼亞人,後來進入凡湖西北的曼西克特城。這個城有堅強的城塞工事,周圍有許多花園包圍,很難接近。塞爾柱人無法突破,就設法運來一個用四百人才能搬動的巨大攻城機。

城裏總督大為震驚,立即掛榜懸重賞,徵求破壞攻城機的勇士。一個來自法蘭克的雇傭兵主動揭榜,要求出征。他裝成一個信使,把一封信綁在長矛尖上,衣服裏藏著三瓶燃料,便騎馬出城,向攻城機衝去。塞爾柱人看到城內出來的這個“信使”,以為是前來投送求降書的,所以未加阻止。

可是未曾料到,當“信使”靠近攻城機時,衹見他迅速掏出燃料瓶,向攻城機投去,然後立即掉頭奔回城。霎時間攻城機大火熊熊。塞爾柱人的攻城機毀壞了,又沒有其他的攻城機械,而城頭守衛的“火力”又十分猛烈,吐格利爾拜格衹好放棄攻城,退出亞美尼亞。

1055年攻克巴格達,驅逐了伊朗布懷王朝,並迫使哈里發授予吐格利爾拜格“蘇丹”(注:意即權威的人。以後其他伊斯蘭國家的統治者也沿用這一稱號)的稱號,控制阿拔斯政權,在這裏建立龐大的塞爾柱土耳其帝國。

塞爾柱土耳其人然後又向小亞細亞進攻,與拜占廷發生衝突. 1071 年兩軍在曼西克特大戰,曼西克特會戰(Battle of Manzikert)是西元1071年7月4日,塞爾柱突厥人和拜占庭帝國在小亞細亞東部亞美尼亞地區進行的一場激戰。拜占廷慘敗.不久,塞爾柱帝國勢力擴充到地中海東岸.此後幾個世紀,小亞細亞宗教伊斯蘭化,民族土耳其化。

由於塞爾柱王朝統治權之確立,東方回教世界始又在一統的主權之下被統一,雖然短暫,卻可認定政治安和的現象。

新的統治者在行政方面,有倚賴波斯帝國的傳統觀念。塞爾柱王朝政治體系的建設者,為波斯宰相尼珊阿穆魯克(Nizam al-Mulk),他實施一種軍事封建制的「伊克達制度」(即采邑制度),對社會安定的貢獻很大。

而11 世紀末,塞爾柱帝國分裂,其中,在小亞細亞形成羅姆素丹國,在東部 12 世紀形成花剌子模國. 1194 年花剌子模滅統治伊拉克的色爾柱侯國





1076年,耶路撒冷轉屬信奉伊斯蘭教的塞爾柱帝國。1095年,教皇烏爾班二世(Urban II)在法國克利孟特(Clermont)公開演講,題目是「聖地與土耳其人」。

他的言辭煽起了群眾的情緒,在他的號召下,成千上萬的人願意前往聖地,要從土耳其人手中奪回耶路撒冷與耶穌之墓。每一個參加的人,都在袖子上綴一個「紅十字」,作為赴聖地的記號,於是形成了一支「十字軍」,要為基督教打聖仗。

1096年第一次十字軍東征敘利亞、巴勒斯坦沿岸為十字軍所佔領 。

分裂為數小侯國的塞爾柱王朝對之束手無策 。1144年,塞爾柱土耳其人消滅愛德沙十字軍國家。西歐封建主組織第二次十字軍東征(1147一五149)攻擊大馬士革遭塞爾柱土耳其人擊潰。




後來蒙古滅塞爾柱花剌子模後,蒙古西征使一度強大的塞爾柱土耳其帝國分崩離析。

鄂圖曼人也是一支不大的突厥部落, 13 世紀初因蒙古西征西遷小亞細亞,依附於塞爾柱土耳其人建立的羅姆素丹國

1299 年鄂圖曼土耳其( 1299 ~ 1326 年)獨立,這個新國家就被冠以鄂圖曼的名字,稱這支土耳其人為鄂圖曼土耳其人



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旗



(※塞爾柱土耳其人skin來自破碎的月灣模組)
[PR]
by cwj36 | 2007-04-26 11:30 | 【土耳其篇】



蒙農(Memnon of Rhodes,380-333 BC)
亞歷山大在小亞細亞迎戰波斯帝國最出色的戰略家、希臘雇傭軍統帥蒙農(Memnon of Rhodes,380-333 BC)。

蒙農大概是整個波斯帝國唯一有能力擊敗亞歷山大的人。集避實擊虛、堅壁清野、海上封鎖持久戰,聯合斯巴達進攻馬其頓本土老巢的大戰略,可惜卻因病去逝計畫成為泡影~致波斯淪亡於亞歷山大之手。

亞歷山大入侵波斯屬地小亞細亞這年蒙農已經46歲。蒙農是希臘羅德島人,22歲時參加雇傭軍,跟隨哥哥蒙托(Mentor,385-340 BC)到波斯服役,雇主是小亞細亞赫拉斯滂總督阿塔巴茲(Artabazus,389-325 BC)。阿塔巴茲對蒙托兄弟非常器重,將自己尚未成年的女兒芭辛(Barsine,363?-309 BC)許配給蒙托。

西元前354年,阿塔巴茲起兵造反,兵敗以後蒙農護送阿塔巴茲和芭辛逃到馬其頓,得到菲力2世的庇護;蒙托隻身逃亡埃及,後來投降波斯王,受到重用。

阿塔巴茲等人在馬其頓避難12年以後,才得到波斯王的赦免回國。這期間蒙農有機會深入瞭解菲力2世的新式軍隊,還結識了少年亞歷山大。亞歷山大馴服烈馬布西法羅,蒙農想必也在一旁目睹,對這位天之驕子印象深刻。

蒙托去世以後,蒙農娶嫂子芭辛為妻,並繼承了蒙托在小亞細亞的封地,以及他締造的兩萬希臘雇傭軍。

西元前336年,馬其頓老將帕米尼奧領軍進入小亞細亞建立橋頭堡。年過七旬的帕米尼奧身經百戰,但依然不是蒙農的對手,在馬格尼西亞一戰中損兵折將,不得不退守羅迭(Rhoetium)堅城。等到亞力山大領軍渡過赫拉斯滂海峽同帕米尼奧會師,蒙農寡不敵眾,只得退避三舍。這時波斯帝國小亞細亞各省總督紛紛領兵前來,在格拉尼克斯河(Granicus River)以東的平原集結。

根據古典史料記載,格拉尼克斯戰役波斯參戰的軍隊包括兩萬騎兵,和五千希臘雇傭軍。波斯聯軍的指揮權掌握在愛奧尼亞總督斯庇特裏達提(Spithridates)和赫拉斯滂總督阿西提(Arsites)手裏。

蒙農根據自己對亞歷山大的瞭解,以及馬其頓軍隊糧草不繼的情報,在波斯聯席軍事會議上提出避實擊虛的策略。他提議誘敵深入,避免和亞力山大決戰,僅以小股騎兵部隊不停騷擾,同時將村莊良田付之一炬,堅壁清野以斷絕馬其頓軍隊的給養來源。當馬其頓遠征軍在小亞細亞深陷波斯騎兵的遊擊戰泥潭時,蒙農打算親率希臘雇傭軍主力在強大的波斯海軍護送下,從海路入侵希臘,聯合斯巴達進攻馬其頓

蒙農只帶來五千希臘雇傭軍,就是不想在一場戰役中拿自己的老本作賭注。這個策略相當高明,如果得以順利實施,則亞歷山大凶多吉少。

可惜波斯各省總督完全不能接受蒙農的策略,他們一方面嫉妒蒙農深得波斯王信任,另一方面認為他們的波斯勇士完全能夠對付馬其頓遠征軍。赫拉斯滂總督阿西提明確表示,不能容忍自己領地上哪怕一座房屋遭到焚毀。波斯聯席軍事會議最後決定在格拉尼克斯河迎戰亞歷山大。

..

在亞歷山大步騎協同斜線戰術的淩利攻擊之下,波斯的中央陣線被逼迫得不斷後退,陣形開始瓦解。馬其頓左翼重裝步兵的密集陣和希臘聯盟重騎兵此時也渡過格拉尼克河,對波斯的右翼發起攻擊,波斯軍隊已全線崩潰。

波斯騎兵作鳥獸散,希臘雇傭軍並沒有潰逃。他們秩序井然地退到一個山腳下,向亞歷山大提出停戰要求,表示願意改換門庭為馬其頓而戰。亞歷山大考慮到希臘雇傭軍已經成為波斯軍隊的中堅力量,必須大開殺戒以儆效尤,阻止更多的希臘人為波斯效力。

因此亞歷山大拒絕了希臘雇傭軍的要求,指揮大軍將他們團團圍住,由馬其頓密集陣從正面強攻,他親率近衛騎兵包抄兩翼。希臘雇傭軍拼死抵抗,馬其頓軍隊此戰的傷亡大多發生在這裏。這五千希臘雇傭軍大多數陣亡,餘下兩千多人被帶上鐐銬送回馬其頓賣做奴隸。

格拉尼克斯之役(Battle of the Granicus River)馬其頓軍隊陣亡不足五百人。波斯陣亡數字不詳,估計應該超過四千人,其中包括希臘雇傭軍。雖然波斯軍隊此戰未傷元氣,但除了希臘雇傭軍統帥蒙農以外,波斯小亞細亞地區幾乎所有的軍政首腦都在這裏陣亡(赫拉斯滂總督阿西提戰後畏罪自殺),導致嚴重的後果。接下來的一年裏,亞歷山大掃蕩小亞細亞全境,所向披靡,再也沒有遇到大規模的抵抗。

對於波斯帝國來說,小亞細亞只不過是一個微不足道的角落。波斯王大流士三世接到格拉尼克斯的戰報以後,才開始重視亞歷山大的遠征。蒙農趁機向大流士三世進諫,認為亞歷山大在希臘的統治非常不穩固,以斯巴達、雅典為首的很多希臘國家都願意擺脫馬其頓的控制。

他建議敵進我亦進,依靠波斯海軍奪取愛琴海上具有戰略價值的島嶼,伺機運送陸軍在亞歷山大的後方登陸,切斷馬其頓軍隊的後勤補給線;然後派一支遠征軍從海路到希臘,聯合斯巴達北上進攻馬其頓。大流士三世非常贊同蒙農避實就虛的戰略,任命他為整個小亞細亞戰區司令長官兼任波斯海軍統帥。

蒙農很快集結埃及、腓尼基、賽普勒斯等波斯藩屬的戰艦一共600餘艘,然後由賽普勒斯北上,準備佔據米卡雷灣(Mycale Bay)的海港米萊托(Miletus)。

亞歷山大針鋒相對,率軍沿愛奧尼亞海岸迅速南進,早波斯海軍三天搶佔米萊托。以後的幾天,波斯海軍在米萊托港外列陣挑戰。港內有馬其頓海軍約160艘戰艦,雖然大多數馬其頓將領主張出海迎戰,亞歷山大非常明智地下令堅守不出,而是派出步騎兵控制米卡雷灣附近所有能夠靠岸的地點。

古代的戰艦續航能力有限,每天都必須靠岸補充給養和淡水。波斯海軍無法靠岸補充食水,堅持了幾天以後不得不撤圍而去。

..

這年秋天,亞歷山大繼續南下,進攻波斯海軍基地哈利卡納斯(Halicarnassus)。由於波斯艦隊從海路源源不斷地運送給養援兵,哈利卡納斯堅守三個多月,讓亞歷山大付出巨大代價,而城破以後波斯海軍從容地將大部分守軍從海路撤走。到西元前333年春天,亞歷山大攻佔了愛奧尼亞海岸的所有港口,但依然無法有效限制波斯海軍的活動。蒙農和亞歷山大第一年的較量打成一個平手。

進入西元前333年,蒙農的持久戰略開始奏效。雖然亞歷山大克服了大半個小亞細亞,但需要派駐大批留守部隊控制各個戰略要地,兵力越來越捉襟見肘,軍費開支也越來越難以承受。亞歷山大不得不下令解散馬其頓海軍,只留下十幾艘輕型戰艦,而將海軍官兵編入陸軍。

亞歷山大這一決定讓後世史學家對他的戰略眼光產生懷疑,因為波斯海軍隨時可以威脅他的後方。但在當時的情況下,馬其頓海軍區區160艘戰艦,根本無法撼動波斯海軍的制海權,但就是這麼一支小規模的艦隊依然雇傭水兵和槳手兩萬多人,每月開支的軍費高達30塔倫。亞歷山大解散海軍大概也是無奈之舉。

不過亞歷山大並沒有忽視波斯海軍的威脅,他的戰略對策就是沿著地中海東岸向南進軍,攻克腓尼基、埃及等波斯藩屬,控制所有海港,這樣波斯海軍就成了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亞歷山大將愛琴海面拱手相讓,使蒙農可以放手實施他的戰略構想。西元前333年夏天,蒙農趁亞歷山大進軍小亞細亞內陸之機,揮師北上佔領刻斯(Cos)、奇奧斯(Chios)、裏斯勃(Lesbos)等7個愛琴海港口,兵鋒直指赫拉斯滂海峽,要切斷亞歷山大同馬其頓的聯繫。

與此同時,蒙農花費鉅資招兵買馬,將麾下的希臘雇傭軍擴充到三萬人,並派遣特使攜帶大量黃金去斯巴達晉見國王阿吉斯(Agis),商談聯合北伐馬其頓,得到阿吉斯的積極回應。

也許真是天意要滅亡波斯,西元前333年8月間,正當蒙農雄心勃勃,盤算著如何直搗亞歷山大的老巢的時候,突然感染風寒高燒不退,沒幾天就不治身亡。

蒙農壯志未酬身先死,對波斯帝國無疑是一個沉重打擊。雖然蒙農的繼任法納巴茲(Pharnabazus,370-320 BC)繼續執行他的策略,攻克赫拉斯滂海峽出口處的島嶼特內伯(Tenebos),甚至在海峽內的加里波利(Callipolis)建立了一個據點,但大流士三世對他缺乏信任,這個最有可能為波斯贏得戰爭的策略最終流產。

蒙農死後,大流士三世召開軍事會議商議對策,會上大多數波斯將領主張同亞歷山大決戰,大流士三世因此下令波斯帝國所有藩屬派出勤王之兵向巴比倫集結,其中包括法納巴茲準備用來遠征馬其頓的三萬希臘雇傭軍。這一命令對法納巴茲來說無異於釜底抽薪,使聯合斯巴達進攻馬其頓的計畫成為泡影。

值得一提的是,斯巴達國王阿吉斯見波斯的遠征遙遙無期,有8千原波斯希臘雇傭軍投奔斯巴達國王阿吉斯,兩年以後獨自起兵進攻馬其頓。

此時亞歷山大已經攻滅波斯帝國,將3,000塔倫黃金運回馬其頓,結果安提派特用這筆錢招募大批雇傭軍,最後集結四萬大軍在米加羅波利(Megalopolis)擊敗兩萬斯巴達軍隊,阿吉斯在戰役中陣亡。

此戰斯巴達軍隊戰死5,300人,而贏得戰役的馬其頓軍隊也陣亡3,500人,充分體現了戰鬥的激烈和殘酷,也為蒙農的戰略構想劃上一個令人慨歎的句號。
[PR]
by cwj36 | 2007-04-25 15:53 | 【Total War 亞?山大】

古希臘第一「同志」軍神
埃帕米農達(Epaminondas)
斜切戰術大破斯巴達



埃帕米農達(約西元前410~西元前362 Epaminondas又譯伊巴密濃達。)

e0040579_15293791.jpg埃帕米農達是古希臘中部彼奧提亞 (Boeotia)城邦底比斯(Thebes)統帥,政治家,也是亞歷山大老爸腓力二世(Phili II)當人質時的師父。

西元前379年參加推翻斯巴達支持的寡頭統治和重建民主制的鬥爭。建立底比斯的短暫霸權。

其領導底比斯脫離斯巴達的控制,並且使底比斯躍升為一等強國。

其於留克特拉戰役裡大敗斯巴達,並解放受到斯巴達奴役的麥西尼亞人、希洛人與其他在伯羅奔尼撒半島居住並受到斯巴達奴役達200多年的人民。

埃帕米農達將希臘的政治版圖重整,使舊的同盟解體,創立新的同盟,並監察各城邦的建設。其軍事影響力亦很大,為底比斯取得了數場主要戰役的勝利。

埃帕米農達是一位家道中落的古底比斯貴族後代。與民主派首領佩洛皮達斯共同執政。

西元前371年當選為維奧蒂亞同盟的將軍,埃帕米農達率部迎擊斯巴達入侵軍。

在留克特拉之戰(Battle of Leuctra)中,改變正面平分兵力的傳統佈陣方法,首次採用斜切戰鬥隊形,由傳統的8至12列改為50列集中主力於一翼,以劣勢兵力擊敗斯巴達軍「震懾衝擊」戰術。

e0040579_7185452.png由於希臘方陣有向右手漂移的問題,所以希臘方陣主力都放於右翼。

留克特拉之戰中,斯巴達的國王克勒姆布羅托一世(Cleombrotus I )與最強方陣700人斯巴達精銳戰士站在方陣的右翼。

理論上 埃帕米農達也該站在部隊右翼,但是他卻反其道而行,集結騎兵和底比斯50列步兵(含底比斯聖軍 由300名有同性戀愛好的底比斯青年貴族組成)在他的左翼,直接面對斯巴達王。

埃帕米農達較弱的右翼,就把它向後回縮並延遲戰鬥,儘量使右翼拖延與敵人左翼接觸的時間,其加強了的左翼則以雙倍速度衝向斯巴達軍右翼。

斯巴達右翼陣勢無法抵擋埃帕米農達重兵衝擊,一下子就被瓦解,克勒姆布羅托一世戰死,忠心的斯巴達戰士以其身體築成足以保護國王屍體的戰線,但這條戰線不一會便被底比斯左翼大軍的猛烈衝擊所擊破。

底比斯聖軍將斯巴達精銳戰士殺至四散奔逃。得到決定性的突破再將斯巴達左翼解決掉,埃帕米農達獲得勝利。

西元前370、西元前369、西元前367年,埃帕米農達又3次率軍南征伯羅奔尼薩斯,重創斯巴達軍,導致斯巴達為首的伯羅奔尼薩斯同盟解體,使阿卡迪亞、麥西尼亞恢復獨立。

西元前362年埃帕米農達率軍同斯巴達、雅典等邦聯軍會戰於南希臘的曼丁尼亞,再次獲勝,但傷重身亡。

埃帕米農達終身未娶,即使其國民認為其應該義不容辭地養育一位與其同樣偉大的兒子繼續領導底比斯亦改變不了其打算。

雖然其解釋說戰爭的勝利遠比家室為重,然而,據載埃帕米農達是同性戀者,並且愛戀著年輕男性,因此終身不娶,這在古希臘並不罕見。

埃帕米農達終身在貧窮邊緣生存,拒絕使用其政治權力以獲取金錢利益。內波斯指出其具有廉潔的美德,並記載了其拒絕波斯使節的賄賂的事蹟。而因為畢達哥拉斯學派的傳統,其對朋友很慷慨,並且推己及人。

古羅馬政治家西塞羅埃帕米農達為希臘第一人,然而在今天其評價並不佳。

其為希臘所創造的新政治秩序並不比其長壽很多,底比斯的霸權與其創立的同盟並不持久,在其死後27年,底比斯便被亞歷山大大帝消滅。

所以埃帕米農達雖然在其時代被認為是一位理想主義者與解放者,但在今天,人們大多只記得其十年戰事(西元前371年至西元前362年)大大地削弱了希臘的元氣,使希臘在其後無法抵抗馬其頓的進攻,並且被其征服。

e0040579_12212667.png埃帕米農達的策略永遠是「進攻是底比斯最好的防衛」。

但在他死之後,底比斯有返回到傳統的策略上來:他們很樂於控制彼奧提亞的少數小城市。

埃帕米農達死後的第27年,亞歷山大大帝成功鎮壓底比斯起義,並毀滅了這個城邦,底比斯人不是被殺戮便是被俘為奴隸。

底比斯政權從此在地球上消失,其過千年歷史至此完結。

埃帕米農達首創的斜切戰鬥隊形(亦稱“斜楔陣法”),是古希臘軍事學術史上方陣戰術的重大發展,其集中優勢兵力於一翼的戰法為後世軍事家所效法。
e0040579_15301572.gif

[PR]
by cwj36 | 2007-04-23 15:30 | 【Total War 希臘城邦】

조선‎-TOTAL WAR-小西行長

露梁海戰大逃亡
不能切腹自殺的
日本基督教武將小西行長


e0040579_0272847.jpg


天主教大名設計出名小西行長的家徽「中結祇園守」,存在於中心部的筒正交叉所以好像也被把這個用於十字架作爲時診斷的隱蔵天主教的家徽。

小西行長,幼名彌九郎。父親是小西隆佐,幼名彌九郎。基督教洗禮名是奧古斯都(アウグスティヌス‎)。

e0040579_8453987.jpg本來是跟隨父親在堺市經營藥草生意,但是之後受到宇喜多直家賞識,成為了武士,之後在直家死後,帶同宇喜多秀家從屬於織田信長,而小西行長也成為了羽柴秀吉的部下。

於1587年在秀吉進行九州征伐,代替失敗的佐佐成政討伐肥後國的一揆眾,最後戰勝,被分封肥後國二十四萬石,後來築起了宇土城,作為自己的據點。他領地一帶估計有十萬基督徒。

天正十年織田信長死後秀吉擊敗柴田勝家登上天下人的寶座,小西行長在他麾下擔任水軍將領,之後官拜從五位下攝津守,被賜豐臣姓 。

統一日本後的豐臣秀吉對中國產生野心,遣使命令朝鮮借道讓他進軍中國,但卻被朝鮮王李一嚴正拒絕,秀吉大怒發兵攻打朝鮮,秀吉將 先鋒分為三隊,第一隊小西行長一萬八千人,第二隊是加藤清正二萬 二千人,第三隊為黑田長政一萬一千人。

由於小西行長常年與朝鮮貿易對朝鮮的地理、人文有相當認識,更通曉中韓語言,所以幸運地得到 先鋒第一隊的總大將一職。

征朝鮮時,小西行長率軍在釜山登陸,翌日加藤清正也中午緊接與小西行長會師,藤清正於會師中州進據平壤,但是本就不睦的兩人為戰利品和戰功發生爭吵,加藤清正更一刀劈碎了小西行長視若神明的天主聖像,兩人大起爭端。

1593年,小西行長在平壤遭到明軍李如松軍團的猛烈攻勢而慘遭大敗,退守漢城(今 首爾)

碧蹄館戰役後,戰況僵持,小西行長沈惟敬竟搞假和談欺騙豐臣秀吉與明神宗,被拆穿後,豐臣秀吉得知真相後大發雷霆,差點砍了小西行長的頭。

這時日軍盤踞北韓已有七年之久,在沿海分佈三處,戰線長達一千餘裏。士兵疲於奔命,糧秣供應不足,士氣萎靡不振。豐臣秀吉為支撐曠日持久的戰爭,在國內動眾數十萬,猛增稅收,遭到人民怨恨。久困在北韓地帶的士兵普遍厭戰,與明軍遭遇,往往舉陣奔散,投降的人數與日俱增。

1598年8月18日,豐臣秀吉在極度憂慮中病逝。這個消息傳到朝鮮,原來就相當厭戰的日軍紛紛準備撤退。

1598年11月,加藤清正率兵先逃,中路和西路明軍會同陳璘李舜臣率領的中朝水軍,集中力量,包圍了小西行長,切斷了他和島津義弘的聯繫,準備一舉消滅敵人。小西行長被圍數月,糧盡援絕,於是派人向中朝將領贈送槍劍寶物,請求給他一條生路,退兵回國,被李舜臣嚴詞拒絕。

第一軍團的小西行長被困在全州進退不得,他派人四處求救,找到了島津義弘。中朝聯軍在截獲這一資訊後,馬上制定下周密計畫,打算一舉殲滅這支救援隊,朝鮮戰爭中規模最大的露梁海戰(Battle of Noryang)就此展開。


露梁海戰(Battle of Noryang)



12月15日夜間,島津義弘率五百多隻戰船來救小西行長,在半島東南露梁海面上受到中朝聯合水師的截擊。陳璘遣副總兵鄧子龍偕北李舜臣督水軍千人,駕三艘巨艦為前鋒,向日軍衝擊。

鄧子龍雖年逾七十,仍“意氣彌厲”,率領勇士兩百人,躍上朝鮮戰船,追蹤倭船奮擊,並投擲一種“火球”,延燒敵船,島津海兵死傷無算。正在激戰時,明軍火器誤中鄧子龍戰船,舟中起火,島津艦隊乘機進攻,鄧子龍力戰而死。

李舜臣駕船擂鼓,率龜甲船衝入敵陣,但卻被日軍包圍,李舜臣不幸被流彈擊中(據某些史書記載李舜臣也是遭到明軍火器誤擊),傷勢嚴重,臨終前把軍旗交給侄子李莞囑付不要公佈他的死訊(戰方急, 愼勿言我死)以免影響軍心;命令李莞代替他指揮督戰,直到勝利。

戰鬥到中午,島津水軍大敗,損失戰船450餘艘,小西行長乘混戰中上船逃回日本。戰鬥結束後,陳璘急忙尋找李舜臣共慶勝利,當他聽到李舜臣壯烈犧牲的消息,悲痛地昏倒在船上。

露梁海戰尾聲,立花宗茂作為殿後接應小西行長讓其於日軍成功撤退。然而對日軍而言,此戰的目的僅是救出被圍困在順天的小西行長並撤退回日本,並非求戰勝。




【YouTube】露梁海戰


西軍



在侵韓戰爭中,小西行長擔任水軍兼先鋒部隊,在攻略漢城、釜山等有功績,不過他私下派遣內藤如安向明朝講和,引起了豐臣秀吉的不滿,在西笑承兌勸諫下才能無事,但是此事也與武派加藤清正等人的不滿,引發了關原之戰中原豐臣秀吉部將分裂的導火線之一。

豐臣秀吉死後小西行長與摯友石田三成結為同盟與德川家康及武鬥派家臣對抗,為了拉攏搖擺的小早川秀秋小西行長及和大谷吉繼石田三成長束正家安國寺惠瓊五人連署的誓書安撫小早川秀秋並在豐臣秀賴十五歲成年之前,關白一職由小早川秀秋擔當,同時以播磨一國贈相以為條件。

東西軍關原開戰後四小時,日正中天,已是晌午時份,紮於松尾山的小早川秀秋部隊卻"裏切"發動叛變投向德川家康,對大谷吉繼發動攻擊加上隨他叛變的赤座直保等人。

到下午一時,大谷吉繼部隊被消滅,大谷吉繼部隊被殲引起小西行長部隊的 嚴重混亂,任憑小西行長又鼓勵又厲叱,仍無法消除手下兵士不安的心理,最後在東軍部隊圍勦下,小西行長兵敗逃往伊吹山。

逃往伊吹山東面的糟賀村的小西行長與當地農民林藏主會面,他深知自己絕無成功逃走的希望,於是林藏主便勸小西行長切腹以彰武士精神, 但是小西行長以基督教教義不許自裁為由而拒絕,反勸林藏主縛捕他以 獲獎賞。

9月19日林藏主將小西行長交至其領主竹中重門手中,竹中重門立即將小西行長送交至德川家康在草津的陣地,林藏主則獲賞賜黃金十枚。

10月1日,小西行長連同石田三成安國寺惠瓊三人遊街示眾,隨後於 京都六條河原斬首,在三條河原梟首示眾,享年四十三歲。
[PR]
by cwj36 | 2007-04-23 08:45 | 【朝鮮Total War】

破大明朝、朝鮮聯軍-小早川秀秋

e0040579_1275827.jpg小早川秀秋

豊臣秀吉之妻北政所(寧寧)的哥哥木下家定之第五子,出生後便過繼給秀吉做為養子。

當時日本之天下人的豐臣太閣的第二順序繼承人。

日本各種書籍中找到這樣的記載“此人資質駑鈍”、“暗愚之輩”,關原戰場上,立場更是搖擺不定。

關原之戰(Battle of Sekigahara 関ヶ原の戦い)時德川家康開炮逼小早川秀秋表態,猶豫不決的小早川秀秋竟背叛了西軍~表現像個膽小瘪三的樣子。

小早川秀秋可是日本征朝鮮陸戰決定性的蔚山大會戰戰勝中韓聯軍之大將。

慶長三年,隨著日本豐臣政權與中國大明王朝談判的最後破裂,盛怒之下的秀吉再次下達對朝鮮的討伐令,依舊以文祿之役的八陣合計十四萬一千餘人發動對明軍的瘋狂攻勢,也就是日本史料上記載的“慶長之役”。

e0040579_12181539.jpg小早川秀秋就是在這種情況,被任命為西路軍的總指揮官,率領六萬四千人的大軍,向全羅道挺進。

同時,秀吉的另一位養子,宇喜多秀家率領東路軍四萬餘人自東向西,目標是忠清道。

西路軍的先鋒隊是日本名將加藤清正,他在八月中旬功陷黃石山,進入全州,八月底攻克公州,兵鋒直指京都。

但緊接著,在稷山之役中黑田長政部為明軍所挫,日軍的補給也已經進入底線,西路軍被迫開始鞏固陣地。與此同時,明軍為了挽回顏面,發動了聲勢浩大的蔚山戰役

西元1597年(萬曆二十五年)十一月,明軍兵分三路,分別以楊鎬李如梅率明軍步騎一萬二千人,朝鮮軍四千;麻貴李芳春率明軍一萬一千,朝鮮軍三千;高策率明軍一萬一千,朝鮮軍五千。

楊鎬麻貴率軍夾擊孤軍突出的西路軍,高策負責牽制東路宇喜多軍的行動,決心通過一次大規模的會戰,徹底結束連綿數年的朝鮮之征。

直到十二月二十日,一切均如明庭預料般的順利,本來就無心戀戰的宇喜多秀家東路軍,很快就放棄了宣寧一帶的陣地,小西行長先退守全州,再敗退南原。

而在西路,加藤清正(秀吉麾下的頭號大將)雖然擁有1萬五千人的兵力,並如願與明軍正面野戰,但仍然不敵楊鎬的萬餘明軍,被迫放棄了慶州,退到了堅固的蔚山城與毛利秀元(西國頭號大名毛利家的軍師)協防死守,同時向小早川秀秋的本隊提出增援的請求。

小早川秀秋竟然對來求援傳令兵說叫加藤清正毛利秀元就戰死在那裏吧!。”無視於麾下將領們的苦苦哀求。

e0040579_1282811.jpg蔚山的圍城戰整整進行了十日,雖然加藤清正仍擁有近萬人的軍隊,在數量上與楊鎬部相若,但被打到膽寒的日軍完全不敢出城與明軍交手。

由於朝鮮的特殊地形,明軍沒有攜帶重炮,而野戰炮在攻城戰中無法發揮作用(明軍的野戰炮是典型的霰彈炮,將火藥和大量鐵釘、鐵砂倒入炮口,具有近距離的絕對殺傷力),強攻數日不下後,為避免太大的傷亡,楊鎬採用了部下提出的斷水源的計策。

就在斷水八日後,加藤軍行將崩潰的前夕,小西行長黑田長政島津義弘率領援軍五萬陸續趕到。戰場形勢立刻發生變化,明軍由攻勢轉為守勢。

尤其是小早川秀秋率領輕騎一夜強行軍八十餘里,長途奔襲的小早川軍奇跡般的在淩晨出現在明軍的背後。

久戰之下,士氣渙散的楊鎬部遭在突如其來的襲擊下,中韓聯軍軍勢大亂,一路潰退三十里路才得以收拾部隊。但在與麻貴部會合後,再次被銜尾追擊的小早川軍擊潰。

此役中韓聯軍苦戰失利,明軍傷亡1萬1千餘人,其中陣亡7千餘人,傷4千餘人,朝鮮軍傷亡近4千人。但破大明朝、韓國聯軍的小早川秀秋被人密告不支援友軍,為化解日軍內訌被豐臣秀吉調回日本以示懲戒。

石田三成還建議豐臣秀吉小早川秀秋切腹自殺,幸德川家康說情而免一死。

這可能導致小早川秀秋在關原之役關鍵時刻背叛西軍的重大原因。

在關原之役戰後,對西軍背叛的指責,甚至是對小早川秀秋的人身攻擊,精神受措,小早川秀秋沉迷於酒色當中。

不久,小早川秀秋的精神開始不正常,以為看見大谷吉繼的靈魂。

最後,在沒有子嗣繼承下病死,小早川氏正式滅亡。是德川政權以來第一個因為沒有子嗣而改易的氏族。

海上李舜臣●陸上權慄조선‎-TOTAL WAR
[PR]
by cwj36 | 2007-04-22 12:08 | 【朝鮮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