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 12月 ( 35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

英國長弓兵伊莉莎白女王時代緩慢地被淘汰,且因而產生了新舊武器間的爭論。在1584年,一個步兵連裡仍存有相當數目的長弓兵。

當1569年約克郡派往北方平亂的部隊中,兩千人當中僅有六十名火槍兵。裝備的匱乏,不只是槍枝而已,其他裝備復亦如是,故伊莉莎白一世強烈要求肯特、埃塞克斯、漢普夏(Hampshire)等地的主官(deputy-lieutenant)提供槍枝以應付任何亂事。這三郡的槍枝比起中北部更要普及,能負起供應火槍的重任。

在1573年的倫敦團練(train-band)中受過火槍訓練的士兵約不到三千人,約佔該城徵兵(levy)的一半。

到了1588年,長弓已然明顯的被廢棄,雖說在無敵艦隊逼近的同時,仍有大批持弓的地方武力(shire-levy)應召,但有些地區的部隊已經沒有了弓兵,如劍橋、杭廷頓(Huntingdonshire)、威特(Wiltshire)等郡。

倫敦常備團練(regular train-shire)中已沒有弓兵,僅在四千名未訓補充兵當中還有八百名弓兵。中北部的弓槍比是一比三到一比五,長弓仍是弱勢。唯二的例外是白金漢與牛津兩個森林郡,長弓在比例上有微幅的優勢,其原因可能是拿長弓偷獵比槍枝好,不出聲音。

在1588年西英海戰後七年,英國樞密院下了一道重要命令,至此長弓不再被目為英國國技。

該命令規定未來長弓不再作為任何郡的常備團練中士兵的法定武器。以後所有的「射擊」部門指涉的是火繩槍(arquebus)、鳥槍(caliver)、重型火繩槍(musket)。從福爾柯克(Falkirk)、哈利頓丘(Halidon Hill)直到福羅登(Flodden)諸戰役以來,沿用三百多年的長弓至此吹響了熄燈號。

長弓的逐漸淘汰乃至於廢棄,引發許多爭論。支持長弓的有約翰史密斯爵士;而支持火槍的則有羅傑威廉斯爵士(Sir Roger Williams)與韓福瑞巴威克(Humphrey Barwick)。

約翰史密斯支持長弓的論點有六:

1.訓練有素的長弓兵可以比火槍兵射得更準,後者只能在極近的距離辦到。當一個好的長弓兵能在一百五十碼至兩百碼的距離擊中目標時,火槍兵只能在一百碼的距離擊中。

2.長弓是種構造極其簡單的武器,槍枝卻極複雜,會有很多原因導致故障,如堵塞或髒污,且又必須由專業的師傅來維修。潮濕的天氣會弄壞火藥,風大的天氣又會吹熄火繩,或將火苗吹進火藥。

3.在戰鬥中除非是老練的部隊,否則火槍很容易操作失當。例如忘記填塞固定彈藥的填充物,約翰史密斯還曾親眼見過子彈從槍口掉出來。

4.火繩槍兵只能排兩排,弓兵卻可以排六排,最後一排可採大仰角射擊。

5.比起長弓,火繩槍太重,行軍很累人,半個小時的激烈交火後會讓士兵的手不穩。

6.最重要的就是射速,長弓兵一分鐘可放六箭,火槍兵卻常兩三分鐘放一槍。

約翰史密斯僅同意火槍在士兵以堡壘、山丘採取掩護時,或是利用牆壁或叉架(rest)開火較有用。

韓福瑞巴威克也以六點回應約翰史密斯:

1.長弓兵已經沒辦法射那麼遠了,「弓道」老早已經淪喪。

2.若壞天氣不利於火槍,也不利於長弓,雨水使弓弦鬆弛,在潮濕地區行軍會使箭羽脫落。

3.長弓兵也會像火槍兵一樣,在作戰中緊張。巴威克曾看見長弓兵太過緊張,以致於搭箭時不拉滿弓弦,為的只是盡可能多放箭。

4.當長弓兵列隊超過兩人深,後排沒法真正瞄準,結果可能什麼也射不到。

5.長弓兵比起火槍兵,靠他身體實際的力量會更多,若他不像平常在家那樣三餐無虞、晚上不受凍,否則身體羸弱,將無法拉動弓弦以射到夠遠的距離。

6.槍枝的改進以及經常的操練,老兵能在單位時間裡比以往裡放更多槍,已經能在一小時內開四十槍,而且射速在未來還會增加。

著名的羅傑威廉斯爵士是在尼德蘭作戰的強悍老兵之一,也參與了對約翰史密斯的弓槍爭論。他認為,在戰場上,五百名火槍兵要勝過一千五百名長弓兵,且認為當代的長弓兵良莠不齊,五千名長弓兵只得一千五百名善者。

且支持巴威克有關天氣的說法,認為當天冷時,長弓兵不到十分之一還能保持體力,很少人在兩百四十碼至兩百八十碼的距離還能殺傷敵人。但火槍兵只要還握得住槍枝,照樣具有殺傷力。當然,羅傑威廉斯忽略了疲勞、飢餓、寒冷一樣不利於火槍兵進行操作。

1595年的英國樞密院令使爭論的結果倒向了火槍派,長弓兵不再列為團練項目。而重型火繩槍更在十六世紀結束時更佳普及,以重型火繩槍取代原有槍枝的呼籲可上溯至1587年。

這是一種重武器,比火繩槍更長更重,需要在發射時利用叉架(a 'rest',a forked staff)架住槍管,也因而導致更複雜的操練,但也因而更準確。火繩槍則常會因槍手的疲勞而不穩。

..

[PR]
by cwj36 | 2006-12-29 00:36 | 【英、法、蘇、愛篇】

M2TWv1.1

在16世紀的發明,這將是荷蘭人民表達他們的自我認同,從他們作為獨立的民族鬥爭與西班牙,荷蘭獨立戰爭的八十年的鄰居適當的古董起源神話, 荷屬東印度殖民地,被命名為巴達維亞(今雅加達 )

日耳曼部落巴達維亞(Batavi)人,最初Chatti部落的一部分,遷移到舊萊茵河和瓦爾河地區,現在的荷蘭

西元前一世紀,羅馬人稱他們為巴達維亞。

他們的土地,雖然有肥沃的沖積物,但是無法耕作,因為萊茵河三角洲沼澤為主。 因為糧食有限,巴達維亞人口並不多,當時人口約不超過35000人

西元16年巴達維亞輔助軍團指揮官戚理瓦倫塔(Chariovalda)曾參與羅馬的報復活動威悉河戰役

他們保留了與羅馬,不需要致敬或稅收,只為參加羅馬對外的戰爭

好戰的人,熟練的馬兵,船工和游泳。 優秀士兵

直到公元68前提供了大多數皇帝奧古 ​​斯都 “德精英保鏢,軍團

Batavi達到服兵役年齡的男性(16歲)的50%的可能已經入伍在auxilia。

居然穿著盔甲和武器游泳過河
兩棲攻擊艦
眾多的祭壇和墓碑的同夥Batavi,可追溯至公元2世紀和3世紀,沿著哈德良長城 ,尤其是已發現Castlecary和Carrawburgh的 , 德國 , 南斯拉夫 , 匈牙利 , 羅馬尼亞和奧地利 。

在公元43年羅馬人入侵英國 ,隨後征服該國(43-66)。 [5]

69,Civilis,Batavi團和Batavi的人已經成為完全從羅馬心懷不滿。

在維斯帕先即位之前,帝國境內仍有兩件起義事件,都在公元 70 年之內結束︰掀起整個高盧地區戰亂的巴塔維亞(Batavia,即今日尼德蘭低地區域的古名)大起義事件,

就在四帝之年的內戰期間,駐守於日耳曼的軍團擁護維特里烏斯,並將大軍開赴義大利以爭取霸權,貝德里亞庫姆戰役。

此時原居住在巴塔維亞的日耳曼人,一方面受到維特里烏斯壓迫、強徵不足名額的輔助軍,一方面則因羅馬軍力南移造成的防務空虛,因此巴塔維亞族的首領「尤利烏斯.奇維里斯(Gaius Julius Civilis,由家族姓名看來,他應是過去歸順於尤利烏斯.凱撒的日耳曼人後裔)」便率眾反抗羅馬。

弗拉庫斯下令V Alaudae第五雲雀軍團和的XV Primigenia(第十五長子軍團 )軍團來處理這個問題

V Alaudae和XV Primigenia的遊行出營,但只有幾公里後,他們在日耳曼軍隊伏擊和摧毀。 指揮官及主要人員進行了奴隸和給作為禮物Veleda ,先知曾預測上升Batavians。

他發起全高盧境內的部隊,圍攻羅馬軍團的常駐兵營「維特拉」。

後來,奇維里斯沿著萊茵河而上,獲得了幾次軍事上的勝利,連羅馬的大城科隆(「科隆尼亞.阿格里批嫩西斯」,取自於小阿格里批娜之名的羅馬殖民地)都淪陷於奇維里斯之手。這

V Alaudae和的XV Primigenia兩個軍團被圍困在他們的冬令營在69一個反叛軍由Civilis吩咐。 他們終於投降70因飢餓和安全行為的承諾下,有序地離開營地。 然而,叛軍追軍團,並殺死倖存的軍團 。

駐守的羅馬士兵投降,並向這位巴塔維亞首領宣誓效忠。在塔西佗的著作中,稱這件事為「有史以來最大的恥辱」。

奇維里斯的成功,除了帝國因內戰而邊防空虛之外,還在於他們觀念與技術的「羅馬化」。如前所述,巴塔維亞人曾與羅馬人共同作戰,因而學習到了羅馬步兵的戰技;最明顯地,就出現在奇維里斯圍城時,他們也運用了「龜形陣」這種方式進攻

另外,奇維里斯也絕對不是印象中有勇無謀的蠻族,他曉得運用外交關係與宣傳手法來達成自己的目標。

當他起兵時,正當維特里烏斯與維斯帕先兩強爭雄時期,因此他便以「遠交近攻」的方式,在口頭上支援維斯帕先,攻打萊茵河上各個維特里烏斯派的據點。



裡Vitellius被俘,不久後被殺。 維斯帕先勝利

然而,一當羅馬中樞恢復秩序之後,也就是維斯帕先消滅了維特里烏斯、獨掌帝國大權後,奇維里斯在「國際局勢」的優勢消失。

在即將到來的軍隊的消息,朱利葉斯導師,的Civilis的盟友之一,投降了。 “囚禁”的軍團,我德國和一些法國十六投降。 他們真是丟盡了臉,不再有羅馬的信心。 德國我被解散,並加入其軍團在潘諾尼亞VII GEMINA 。 一些法國十六重組與第十六LEGIO 弗拉維亞豐的名稱。 從各個方向推下來,禾谷被迫撤退到北方的叛亂分子及其盟友(稀缺)。 目前僅限於叛亂被日耳曼劣質。



內戰結束後,羅馬派遣凱里亞里斯(Quintus Petillius Cerialis)率領羅馬正規軍團開赴日耳曼。


在即將到來的軍隊的消息,朱利葉斯導師,的Civilis的盟友之一,投降了。 “囚禁”的軍團,我德國和一些法國十六投降。 他們真是丟盡了臉,不再有羅馬的信心。 德國我被解散,並加入其軍團在潘諾尼亞VII GEMINA 。 一些法國十六重組與第十六LEGIO 弗拉維亞豐的名稱。 從各個方向推下來,禾谷被迫撤退到北方的叛亂分子及其盟友(稀缺)。 目前僅限於叛亂被日耳曼劣質。

從巴達維亞他的家鄉,Civilis試過一段時間後,在一系列攻擊羅馬軍隊掃蕩土地,幫助他的船隊,在瓦爾河和萊茵河。

在這些襲擊中,Civilis設法捕捉到羅馬艦隊的旗艦。 這是一個恥辱,要求響應。 Cerialis決定不再等待,入侵巴達維亞。

在一開始的叛亂,羅馬沉重斤斤計較重大軍事行動在猶太第一猶太羅馬戰爭期間。 然而,耶路撒冷的圍攻,在4月70日公元開始了九月初,戰爭基本上結束了。

當Civilis聽說,耶路撒冷已經倒下了,他意識到,羅馬將充分發揮其帶來的資源後,他承擔,Civilis非常明智地做出了最好的機智,最早的和平,他可以。 事實上,他的人也難倖免,如果亡國。

這時的奇維里斯部隊與羅馬軍交鋒,便成了敗多贏少的情勢,連「老家」巴塔維亞島都被羅馬軍占領了。奇維里斯審度時勢,向新皇帝宣誓效忠,投降了羅馬,並善終以結。
和平會談其次。 一橋建於河Nabalia ,雙方交戰雙方相互接近。 一般的協議是未知的,但Batavians被迫延續他們與羅馬帝國結盟,徵收其他八個輔助騎兵單位。 巴達維亞資本奈梅亨被摧毀和它的居民下令重建下游幾公里,在一個手無寸鐵的位置。 此外, X GEMINA將進駐靠近,以確保和平。
[PR]
by cwj36 | 2006-12-27 16:41 | 資源回收

烏爾班二世( Pope Urban II)
"這是上帝的旨意!"


e0040579_14583842.jpg


1095年9月,教皇烏爾班二世以上帝代理人的身份在法國南部的克萊芒(Clermont)郊外召開了一次宗 教會議,有六七百名主教和修院院長參加。

他煽動宗教狂熱情緒,號召發動第一次十字軍東征在會上發表的演講大概是歷史上影響最大的演講之一了:

烏爾班二世的克萊芒演說辭


e0040579_1135346.jpg「正為大家所知,一個來自波斯的民族,塞爾柱土耳其人已經入侵我們東方兄弟的國家,他們一路攻到地中海,直到布拉·聖喬治,在羅馬尼亞,突厥人七次攻打基督教徒,七次獲勝,又侵占了我們的聖地——耶路撒冷,他們在大肆蹂躪上帝的國度,毀壞基督教堂,擄殺虔誠的上帝子民,汙辱貞潔的婦女,貪婪地飲著受洗兒童的鮮血。

如果讓那些魔鬼的奴隸統治主所信任的子民,那將是件多麼令人羞恥的事。

如果你們仍然無動於衷,上帝的信徒就會在這次入侵中犧牲更多,所以我要勉勵你們,也懇求你們——不是我,是主親自勉勵你們,基督的使者們,督促一切有封爵等級之人,乃至所有騎士、士兵、富人與窮人,都必須迅速予以東方基督教徒援助。

把凶惡的民族趕出我們的領土,我告訴在座的各位,也通知不在場的人:這是主的旨意。

讓我們投入一場神聖的戰爭,一場為主而重獲聖地的偉大的十字軍東征吧!讓一切爭辨和傾軋休止,登上赴聖地的征途吧!從那個邪惡的種族手中奪回聖地吧!”

那個地方(耶路撒冷),如同《聖經》所言,是上帝賜與以色列後嗣的,遍地流著奶和蜜,黃金寶石隨手可拾。

耶路撒冷是大地的中心,其肥沃和豐富超過世界上的一切土地,是另一個充滿歡娛快樂的天堂。

我們這裡到處都是貧困、飢餓和憂愁,連續七年的荒年,到處都是凄慘的景象,老人幾乎死光了,木匠們不停地釘著棺材,母親們悲痛欲絕地抱著孩子的屍體。

東方是那麼的富有,金子、香料、胡椒俯身可拾,我們為什麼還要在這裡坐以待斃呢?”

一個遭人蔑視,受撒旦支配的墮落民族,若是戰勝了一心崇拜上帝,以身為基督教徒而自豪的民族,會是多大的恥辱啊!

如果你們找不到配得上基督教徒這個身份的士兵,主該怎樣責備你們啊!

讓那些從前十分凶狠地因私事和別人爭奪的人,現在為了上帝去同異教徒戰鬥吧! 這是一場值得參加,終將勝利的戰鬥。

不要因為愛家庭而拒絕前往,因為你們應愛上帝勝於愛家庭;不要因為戀故鄉而拒絕前往,因為全世界都是基督徒的故土;不要因為有財產而拒絕前往,因為更大的財富在等待著你們。”

讓那些過去做強盜的人,現在去為基督而戰,成為基督的騎士吧!

讓那些過去與自己的親朋兄弟爭戰不休的人,現在理直氣壯地同那些褻瀆聖地的野蠻人戰鬥吧!

讓那些為了微薄薪水而拼命勞動的人,在東方的征途中去取得永恆的報酬吧!

身心交瘁的人,將會為雙倍的榮譽而勞動,他們在這裡悲慘窮困,在那裡將富裕快樂。

現在他們是主的敵人,在那裡將成為主的朋友!”

毫不遲疑地到東方去吧!凡是要去的人都不要再等待,趕緊回去料理好事務,籌備足經費,置辦好行裝,於冬末春初之際,奮勇地踏上向東的征途!”

本著主賜予我的權柄,我鄭重宣布:凡參加東征的人,他們死後的靈魂將直接昇入天堂,不必在煉獄中經受煎熬;無力償還債務的農民和城市的貧民,可免付欠債利息,出征超過一年的可免納賦稅。

凡動身前往的人,假如在途中,不論在陸地或海上,或在反異教徒的戰爭中失去生命的,他們的罪愆將在那一瞬間獲得赦免,並得到天國永不朽滅的榮耀。

向著東方出發吧!不要猶豫,不要彷徨,為榮耀我主,去吧!

把十字架染紅,作為你們的徽號,你們就是‘十字軍’,主會保佑你們戰無不勝!”」



「殺死異教徒,教皇說過,不算謀殺,那是通往天堂的路」



『老大!~我們是要去保護聖地,還是去搶劫?』

『both~』

[PR]
by cwj36 | 2006-12-25 10:43 | 【教皇、騎士團篇】


Long Shank-Edward I

全世界的偉大長矛”、
威爾斯的征服者”、
蘇格蘭鐵錘”、
英國的查士丁尼


e0040579_1443353.jpg愛德華一世(英文名Edward I,1239年6月17日~1307年7月7日),英格蘭國王(1272年-1307年在位)。又稱長腿愛德華(Long Shank)或殘忍的愛德華,金雀花王朝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奉行的內外政策都十分積極,使英格蘭成為當時歐洲的重要大國。

愛德華一世,人們可能更熟悉他的綽號“長腿”愛德華,實際上他的綽號還有很多,且多數均為雅號,如“全世界的偉大長矛”、“威爾斯的征服者”、“蘇格蘭鐵錘”、“英國的查士丁尼”等,綽號之多為英國國王之最。

此人對英國歷史乃至世界歷史的影響可不能小視,他的文治武功主要可分成兩個部分,對內使議會制度逐漸成熟(史稱模範議會),並加強立法,對外征服威爾士,試圖征服蘇格蘭,並因此與法國對抗。

愛德華是英王亨利三世的長子,生於威斯敏斯特。愛德華從小喜歡騎馬、追逐打仗的遊戲,他身軀高大,雙腿修長,能緊緊夾住馬鞍,綽號“長腿”。他英勇善戰,有鐵一般的意志,使他稱為金雀花王朝諸多“戰士國王”中有分量的一位。

1254年從父王手中得到自己的領地,同西班牙萊昂國王阿方索十世之妹埃莉諾結婚。不久他就捲入13世紀60年代英格蘭的內戰,併在其中發揮重要作用。愛德華之父亨利三世由於奉行一系列不得人心的政策,受到以大貴族為首、包括市民和富裕農民的尖銳反對。英格蘭貴族於1258年迫使亨利三世簽署了牛津條例,在國內實際形成了貴族寡頭統治。

亨利三世拒絕遵守牛津條例,導致了他於1263年與諸侯開戰。1264年,由貴族首領西蒙·蒙特福特(法語原名西蒙·孟福爾)率領的義勇隊(包括騎士、市民和農民)在劉易斯戰役中擊潰了亨利三世亨利三世被迫交權且以愛德華為人質。愛德華以其智勇成功逃走(1265年)。

1265年8月,愛德華獨自率軍與蒙特福特伊夫哈姆(伊夫舍戰役)交鋒獲勝,蒙特福特陣亡。亨利三世恢復了權力,但他把實權交給了愛德華。

1255年,年輕的愛德華試圖在他的威爾士領地上實施英國的政制,引起威爾士人民的不滿,引發了戰爭,愛德華失敗。1267年,路埃林自封為威爾士親王。臥塌之側豈容他們酣睡,愛德華一世準備充分之後,於1277年集結萬餘大軍,採用壁壘戰術向威爾士腹地挺進。路埃林自知不敵,被迫乞降,

1268年,愛德華試圖參加法國國王路易九世率領的第八次十字軍東征而去法國。這次東征完全失敗。據說他被敵方偽裝議和的使者用毒劍刺傷,醫生為他割肉療傷時,愛德華他都不呻吟一聲。

路易九世於1270年進攻突尼斯時死於瘟疫,愛德華滯留東方無處可去。1272年亨利三世去世,英格蘭貴族一致擁護愛德華繼位。但愛德華直到第三年才回到國內,於1274年8月加冕。

e0040579_1535932.gif愛德華一世在威爾斯的征服進行得很順手,但蘇格蘭則令他吃盡了苦頭。1290年,蘇格蘭王室絕嗣,愛德華以仲裁者的身份指定巴厘奧爾為蘇格蘭國王,實則由自己操縱。

巴厘奧爾和蘇格蘭貴族不堪淪落為愛德華的傀儡的地位,便暗通愛德華的夙敵——法國人,與英格蘭對抗。愛德華問訊大怒,於1296年率兵攻入蘇格蘭,迫使巴厘奧爾退位,愛德華自任蘇格蘭國王。

愛德華這把鐵錘在蘇格蘭砸出了重重火花,威廉·華萊士以勇敢之心召集了蘇格蘭人民大起義,堅持了五年多而敗亡,但布魯斯家族的羅伯特一世,繼續與愛德華的軍隊作戰。

5年後趁愛德華在蘇格蘭之機,威爾斯復叛,愛德華再次進攻威爾斯,畢竟實力懸殊,路埃林不久敗死。

愛德華答應威爾斯貴族必定選一個“出生在威爾斯,不會說英語和法語,從未冤枉過任何人”的人為威爾斯親王,然後派人將即將分娩的王后接到威爾斯,剛出生的小王子就成了符合條件的威爾斯親王。從此形成慣例,每個英國王儲都被封為威爾斯親王。

英格蘭征服了威爾斯(1277年-1284年),使之處於英國的王權之下。1284年的「威爾斯法」使威爾斯處於英國法律之下。愛德華一世把自己新出生的兒子贈與威爾斯人民,封他為威爾斯親王。此後該稱號一直有王位繼承人沿用至今。

e0040579_1440243.jpg
愛德華一世(電影梅爾吉伯遜英雄本色裡的長腿愛德華一世)與蘇格蘭的戰爭同時牽涉到同法國的對抗,愛德華從中耗盡了精力,終於1307年病死在遠征蘇格蘭的羅伯特·布魯斯途中。
[PR]
by cwj36 | 2006-12-24 14:32 | 【英、法、蘇、愛篇】

e0040579_23265019.jpg羅伯特·布魯斯(1274年7月11日-1329年6月7日)

是蘇格蘭歷史中重要的國王,他曾經領導蘇格蘭人打敗英格蘭人,取得民族獨立。

羅伯特·布魯斯出生於蘇格蘭貴族世家,他的父系祖先為蘇格蘭-諾曼(法語化的維京人後裔)血統,跟隨征服者威廉從諾曼第來到不列顛,他的母系祖先則是蘇格蘭的蓋爾人。

1292年蘇格蘭王位繼承權之爭中,他的祖父安南達爾領主五世「競爭者」 羅伯特·布魯斯為主要競選者之一,但在競爭中失敗。

由於拒絕向獲勝的政敵宣誓效忠而又避免被抓小辮子,「競爭者」羅伯特·布魯斯宣佈退出政壇。隔日後,「競爭者」的長子卡裡克伯爵一世羅伯特·布魯斯也把爵位讓給長子羅伯特·布魯斯。之後,布魯斯家族與英國國王愛德華一世結盟反對出自巴厘奧爾家族的新國王,並於1296年向英國國王宣誓效忠。

1286年蘇格蘭統治者亞歷山大三世的暴斃以及隨之而來的坎莫爾王朝的絕嗣是引發蘇格蘭國內政治動盪和英格蘭入侵的導火線。

1290年-1291年間,13個有皇族血統的候選人向英王愛德華一世提出了“王位大訴訟”(theGreatCause)。

蘇格蘭王位繼承之爭實際上主要是在約翰·巴厘奧爾(JohnBalliol)和羅伯特·布魯斯(RobertBruce)之間展開的。布魯斯與斯圖亞特通過土地分封和聯姻在蘇格蘭西部形成了龐大的家族關係網。他們雖然在與巴厘奧爾的王位角逐中敗下陣來,但自始至終也沒有放棄對王位的要求。

巴厘奧爾統治期間(1292年-1296年),他們一直是以“麻煩的製造者”而聞名的。1296年後愛德華一世的征服戰爭對他們來說不失為一個東山再起的絕好機會

1297年,一度接受英國國王的蘇格蘭爆發獨立運動,羅伯特·布魯斯接到緊急信件要求其支持愛德華一世的軍隊,但他藉機反動叛亂。他個人組織的叛亂稍後被鎮壓,其女兒也被脅逼送入英國為人質,但同年稍後,蘇格蘭人在威廉·華萊士的領導下取得了斯特林橋戰役的大勝,羅伯特於是再次開始活躍。
  
許多人將威廉·華萊士看作是一個造反的英雄,這其實是對他名聲的最大褻瀆。雖然華萊士家族與斯圖亞特—布魯斯家族聯盟有著緊密的封建義務關係,但他本人畢生都保持了對巴厘奧爾王朝的忠誠。

華萊士短暫的護國攝政期間,當時囚禁在倫敦塔的巴厘奧爾依然被尊奉為蘇格蘭的合法國王。

即使是在1298年因為福爾科克戰敗、華萊士被迫離開蘇格蘭之後,他也沒有放棄營救這位前國王的外交努力。

  既然華萊士對巴厘奧爾王朝忠心不貳,那麼他對一直覬覦王位的布魯斯家族必然是充滿疑慮和警惕的。

而布魯斯家族之所以早早選擇站在愛德華一方,無非是想借助英格蘭人的力量打擊巴厘奧爾派以再圖王位,因此華萊士的忠誠與威望對他們而言也是一種威脅,兩者可謂“道不同不相為謀,終難水乳”。

有的歷史學家甚至懷疑正是羅伯特布魯斯出賣了華萊士,因為在1305年捕獲華萊士並把他交給英格蘭人的門蒂斯的約翰(JohnofMenteith)後來成為了羅伯特一世的寵臣。



華萊士死後一年,羅伯特布魯斯(Robert Bruce)為蘇格蘭獨立再出擊。他在殺死了英格蘭王所指定的繼承人約翰·康明 (John Comyn)成為蘇格蘭王。同年,他與英國之間關係惡化,在Methven和Dalry戰役被英國軍隊打敗。他在妻子受俘、兄弟被處死的情況下,避居愛爾蘭北部的 Rathlin 島。

1307年7月,愛德華一世病逝,由無能的愛德華二世繼承,羅伯特利用這個機會於次年2月重返蘇格蘭再次領導獨立運動,開始連續不斷在游擊戰中取得勝利,奪取英國人的哨所甚至城堡。

1309年3月羅伯特第一次組織召開了自己的國會,1310年蘇格蘭教士階層決定承認其為蘇格蘭國王,1313年羅伯特也派下屬詹姆斯·道格拉斯進入英國北部攻擊對方本土,但直到8年後的1314年,羅伯特都始終避免和英國人在開闊地正面會戰。

經過數場戰事的成功,1314年他在 班諾克本(Bannockburn) 大敗英格蘭,終於迫使英國承認其王位,也間接地承認蘇格蘭的獨立。



班諾克本(Bannockburn) 戰役

e0040579_23373787.jpg  羅伯特布魯斯在蘇格蘭整合各個派系,蘇格蘭人成功地迫使英格蘭人離開他們原先的征服地。長腿愛德華一世無能的兒子和繼位者,愛德華二世最後被激怒而不得不採取行動。

在1314年,愛德華二世率領一支龐大的軍隊入侵蘇格蘭,以圖解除在羅伯特一世領導下的蘇格蘭軍隊對一個重要城堡的圍困。

羅伯特國王是蘇格蘭人獨立運動的領袖,在政治活動和軍事事務中都表現出了其傑出才華。他從民族英雄威廉·華萊士身上學到了許多東西,也從他自己與愛德華一世對陣的會戰中汲取了不少成功經驗和失敗教訓。

為對付英格蘭軍隊向前推進,羅伯特將自己的部隊部署在一片沼澤地後面的一個小山上。此山離被蘇格蘭圍困的城堡不遠。

英格蘭要想解除對城堡的包圍必須首先攻取此山。羅伯特將自己的指揮所設在一個能瞰視整個會戰的制高點上。蘇格蘭人缺少弓箭兵,主要依靠他們的長矛兵,並以部分下馬的重騎兵來加強力量。羅伯特留下500名重騎兵作預備隊,將步兵擺成四個分開的、有一定縱深的隊形。

為進攻蘇格蘭人,英格蘭的龐大軍隊不得不通過這片小水池星羅棋佈的沼澤地。黎明時分,英格蘭人才全部通過這片沼澤地,重騎兵還沒有完全展開成戰鬥隊形,而跟在後面的步兵幾乎都沒來得及展開。

e0040579_150178.gif羅伯特布魯斯改變了原先等待英格蘭人攻擊的計畫,決心乘英格蘭人未形成戰鬥隊形前對其發起攻擊。他命令他的步兵向前,實施罕見的以步兵攻擊騎兵的戰鬥。

正像當年底比斯伊巴密濃達在留克特拉會戰斜形戰術中輕鬆地將其重甲步兵凝聚成一個整體而不是成一條線地向前推進一樣,蘇格蘭龐大而密集的長矛兵方陣有序而從容地走近英格蘭騎兵,前面各列沒有任何間隙,始終保持著戰鬥隊形。

一股英格蘭騎兵很快就以一次反衝擊與蘇格蘭長矛兵方陣相遇。

正如當時的一位歷史學家所描述的那樣,“這兩支部隊碰到一起,英格蘭騎士高頭大馬撞到了蘇格蘭士兵的長矛上,就像撞到了一棵大樹,爆發了巨大而可怕的碰撞,隊形割裂了,馬也撞死了,它們緊緊地堆在一起。”停在長矛線之外的騎兵也無能為力去改變這一慘況。

在蘇格蘭的其他方陣趕來交戰的同時,英格蘭總算在一側部署了部分長弓兵。長弓兵們快速地射箭。如果長弓兵們能持續地射箭的話,那麼蘇格蘭的處境就會相當困難。

然而,經歷過福爾柯克會戰的羅伯特國王,“很清楚長弓箭手們是危險的,他們的射擊是可怕的。”

於是,他動用了500人的重騎兵預備隊。預備隊的這次衝擊輕鬆地衝散了對方的弓箭手。國王使用了他的唯一能攻擊並擊敗輕步兵的武裝力量。

蘇格蘭的長矛兵在沒有弓箭兵的威脅情況下加入了戰鬥,將英格蘭的重騎兵擠壓到一塊,退回到沒有機動能力的步兵跟前。而這些步兵們正被圍困在攻擊前自己剛剛經過的沼澤地中。

英格蘭的後續部隊都沒有派上用場,就只得帶著愛德華國王派遣的長蛇陣從戰場上撤退。龐大的英格蘭軍隊傷亡慘重,許多士兵在通過後面的水障時被淹死。在班諾克本,英格蘭軍隊敗在了使自己陷人一個非常危險的戰場處境中。

而在這以前,蘇格蘭人往往是站著等待實施防禦戰的。在以後的幾次主要會戰中,蘇格蘭人卻由於自己的過於自信,再加上英格蘭人改進了其戰術而吃盡苦頭。

1328年 , 英格蘭國 王 愛德華三 世 被迫承認 蘇 格 蘭的 獨立地位 。 但是 蘇格蘭人與英格蘭人的戰爭 一 直持續數個世紀之久 。

直到1603年卻由蘇格蘭王詹姆士六世,世稱英格蘭的詹姆士一世(James I of England),繼位為英格蘭王兩國才統 一 , 這時已 歐洲中世時結束多年後的事了 。

1707年5月1日,聯合法案(Act of Union,1707)通過,蘇格蘭正式與英格蘭合併為一個國家,成為大不列顛王國(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PR]
by cwj36 | 2006-12-23 23:27 | 【英、法、蘇、愛篇】

九十九髮茄子

流轉的茶器-九十九髮茄子

e0040579_1741955.jpg九十九髮茄子茶入,(茶入是一種用來裝盛茶末的罐子),又名「付藻茄子」是12-13世紀中國南宋時代所製作之茶具。

最初由佐佐木道譽上獻給足利義滿。傳至八代將軍足利義政送給他的寵臣山名正豐山名正豐把它帶上戰場,遭到損壞。

村田珠光,被喻為茶道之祖,以99貫的高價購入,而茶入上,又有如髮絲般的白色釉紋,故得此名。

一說又名為白髮茶罐,白,即一百減一,即為九十九,而白髮則是取自於《伊勢物語》中的句子百とせに一とせ足らぬ九十九髪我を恋ふらし面影に見ゆ」。

村田珠光修復後以500貫轉賣給朝倉宗滴。九十九髮茄子綽號“流轉的茶器”,日本戰國時代第一名品茶器。

據傳九十九髮茄子,在朝倉宗滴死後,輾轉流入本為商人的松永久秀手中,松永久秀趁機以1,000貫買下,其人惡名昭彰,不但毒殺自己主公繼承人,甚至竊權獨立,成為擁有大和一國的戰國大名(諸侯),火燒奈良東大寺,襲擊幕府將軍足利義輝等等,一連串的舉動,被視為戰國中首屈一指的梟雄。

雖然手段陰柔歹毒,卻具有極高的文化素養,在織田信長擁立足利義昭(義輝之弟)進京,成為新一代的幕府將軍時,久秀便向信長靠攏,將此物獻上以確保領地。

本能寺之變前夕織田信長拿它開茶會,本能寺之變後落入豐臣秀吉手中,九十九髮茄子在大火燒熔下產生火燒的痕跡,秀吉傳給秀賴。

九十九髮茄子相傳在大阪夏之陣(1615年)一戰,付之一炬,戰後德川家康覺得非常可惜,請人將茶入碎片集齊,並交給塗裝師藤重藤元˙藤巖父子修繕,事後家康大為讚賞,並將付藻茄子賜予藤元。又一說早在本能寺之變(1582年)已付之一炬。

明治時代三菱公司二代目以400枚金幣買下,九十九髮茄子目前於三菱公司總部旁靜嘉堂開放展示(門票800日元)

靜嘉堂文庫美術館
[PR]
by cwj36 | 2006-12-20 11:31 | 【Total War 織田 】

二戰日本空襲美國本土的人-藤田信雄
布魯金斯市的「敵軍英雄」


日美開戰後,1941年12月日本9隻海軍乙型潜水艦對美國西海岸沿岸進行通商破壊,日本也展開對美國本土攻擊計畫,1942年2月24日一艘日本潛艦「伊17」號砲擊了加州聖塔芭芭拉的一間煉油廠。

這令擔憂日軍登陸的美國政府大為緊張。

羅斯福曾經詢問陸軍高層,針對日本登陸美國的可能性之評估及對策,得到的答案竟是:「日軍的大規模登陸難以避免。」。

當時美國上上下下緊張兮兮,美軍研究中的本土防衛計畫是,一旦日軍登陸,將以洛磯山脈作為第一道防線,而萬一這防線失守的話,就在中西部的芝加哥加以阻擋。

軍方也挖起防空洞、分發防毒面具給市民們。

並要求把日裔美國人,集中關起來,以免這些被懷疑不太忠誠的「皇民」後裔們在美國本土作亂破壞。

1942年2月19日,羅斯福總統下達了9066號行政命令「日裔美國人囚禁(日系人強制収容)」行動。

1942年4月的杜立德空襲東京,臉上無光的日本軍方決定報復,以搭載在潛艦上的水上偵察機,對美國本土進行報復空襲,選定奧瑞岡州的森林作為攻擊目標,意圖以燃燒彈造成森林大火,讓「米國人難看」。

e0040579_701332.jpg


(1943年9月下旬消息斷絶,判定沈没的伊25)


1942年9月7日,日本派出「伊25」號潛艦載著經過改裝的零式水上偵察機( E14Y 2人座)經過阿留申群島海域駛近美國西海岸,被指派負責這次空襲任務的只有2人-海軍兵曹長藤田信雄與偵察員奥田省三飛行兵曹。

他們是史上唯一曾參與美國真珠湾攻撃與美國本土空襲的人。

藤田信雄認為空襲美國本土生還機會渺茫,出發前日8月14日寫了遺言書給了家人。

e0040579_6592929.jpg


9月9日,駕駛1架E14Y的藤田信雄奥田省三沒有遇到美機攔截,也沒有受到對空砲火的阻擊,藤田丟了2顆焼夷弾引起奧瑞岡州布魯金斯附近小規模火災,回到海面上與「伊25」會合。

e0040579_7514018.jpg


e0040579_751554.jpg雖然地面上的確有人發現了日機,也進行了通報,但起飛攔截的P-38戰鬥機沒有找到目標,而進行沿岸警戒的A-29攻擊機對「伊25」的攻擊也沒有成果。

9月29日的夜間,他們又在奧瑞岡州布魯金斯近郊森林,丟了2顆焼夷弾,安全返航回「伊25」。

據說回國後,藤田信雄奥田省三遭到上司責罵他們轟炸美國本土的成果:「連一顆樹都沒折斷(木を一本折っただけではないか)」。

因為前夜奧瑞岡州下雨,森林非常潮濕著,焼夷弾效力大減,沒有燃起熊熊的森林大火。

藤田信雄還氣餒的發出一聲「えっ?」,唉~這種對美國本土的不痛不癢轟炸作戦失敗!

伊25的攻擊,使羅斯福總統有了白種人排日情緒強力民意,正當化了「日裔美國人囚禁(日系人強制収容)」行動。

戰後,1962年(昭和37年)5月20日,日本政府首脳突然在東京都内的料亭招待他,驚訝中的藤田信雄池田勇人首相與大平正芳内閣官房長官面會。

原來是為美國政府要尋找當年空襲美國本土的人,為了「日美友好」,日本將派他去奧瑞岡州布魯金斯市訪問,當時偵察員奥田省三已死去。

藤田信雄一直到抵達布魯金斯市之前,都還為了「可能會被作為戰犯逮捕」而憂心不已。

他在行李中,夾帶了一把有400年歷史的家傳武士刀。

戰後,他沒有上繳這把軍刀;他決定萬一真的被捕,就用這把武士刀當場自殺。

抵達布魯金斯市之後,藤田信雄才發現,可能是因為沒有造成任何實質傷亡,美國人竟把他當英雄般歡迎。

布魯金斯市民們稱許他是「歷史上唯一空襲美國本土的敵軍英雄」,不但對他熱烈歡迎,還贈予他名譽市民的稱號。

同時,市民們還將他20年前投下的燃燒彈碎片贈送給他。

據說這枚彈片還透著些許的火藥味。

e0040579_6435480.jpg


作為回報,藤田信雄將他夾帶入境,原本可能要用來切腹的這把家傳佩刀,贈送給布魯金斯市。

此後,藤田信雄便以「贖罪」為目的,多次造訪該地,並且在布魯金斯市進行造林工作。

在這次意外的訪問之後,藤田信雄的後半生都用在日美友好的工作上。

為了表彰他在這方面的貢獻,美國總統雷根還曾經將掛在白宮的星條旗贈送給藤田信雄

1997年(平成9年)9月30日,藤田信雄85歳死去,次年他的女兒將他骨灰的一部分,埋葬在當初他投下燃燒彈的地點。

e0040579_741392.jpg


1944年末到1945年初,日軍還發射了9300個攜帶炸彈的和紙製作的「風船爆弾」,利用北太平洋洋流投送到北美,然後降落下來爆炸。

e0040579_7451492.jpg


大約361個氣球炸彈在北美被觀測到,造成了美國人6人死亡(女性1人兒童5人)和一些規模較小的破壞。

這跟燒死50萬日本人「進擊的B-29」毀滅力量是完全無法相比的:獵殺超級空中堡壘B-29

e0040579_16511315.jpg
:WTFM全軍破敵陣線
[PR]
by cwj36 | 2006-12-19 14:12 | 【WW2專區】

Tetrarchy

Tetrarchy



e0040579_717504.gif


戴克里先(東部)、馬克西米安(西部) →
君士坦提烏斯一世、伽列里烏斯 →
塞維魯二世 、 伽列里烏斯 →
馬克森提烏斯 、李錫尼(東部)、馬克西米努斯 、君士坦丁一世 →
君士坦丁二世、君士坦斯一世、君士坦提烏斯二世 →
尤利安 → 約維安 →
瓦倫提尼安一世、 瓦倫斯 →
格拉提安 、瓦倫斯 →
格拉提安 、瓦倫提尼安二世 、狄奧多西一世
[PR]
by cwj36 | 2006-12-18 20:22 | 【Total War 阿提拉 總綱】

金國忠孝軍-完顏陳和尚

金末抗蒙超級悍將

e0040579_747328.jpg

完顏 陳和尚


(完顏彝,小名陳和尚,字良佐)


在金國風雨飄搖的形勢下.......

一支僅僅四百人的金軍“忠孝軍”

卻在逆境中

給予無敵天下的蒙古軍屢屢以沉重打擊。


蒙古滅亡金朝(女真北中國建立之政權)的戰爭從金西元1211年至西元1234年,歷時23年。

蒙古原來是金朝統治的蒙古高原上的一個小部落,部落頭領受金朝官職,成吉思汗本人也曾被金朝封為察兀惕忽裏一職。

到了十三世紀初,金朝已日漸衰落,對蒙古各部的控制越來越顯得無力。西元1206年,成吉思汗見金朝衰落,開始起兵攻金。成吉思汗的戰略是先逼金南遷,再逐步削弱金的力量,最後滅亡金朝。

蒙金戰爭的進程和主動權被蒙古所控制,可以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成吉思汗起兵攻金,迫使金宣宗將統治中心由中都(今北京)遷至南京(今河南開封)。西元1211年,蒙古大軍由克魯倫河出發,兵分兩路大舉攻金。

成吉思汗率領東路軍,襲取烏少堡、烏月營,又進至撫州野狐嶺,於會河堡(今河北懷安東),大敗完顏胡沙金軍三十萬,史稱“金人精銳盡沒於此”。

蒙古軍前鋒突入居庸關,直抵金中都城下,但是隨即撤走。西路蒙古軍由成吉思汗子術赤、察合台、窩闊台率領,攻掠雲中、東勝(今托克托)、朔州(今山西朔縣)等地。兩路蒙古軍在掠奪了大量人畜和財物後撤回。

次年,成吉思汗又領軍圍攻金西京(今山西大同),由於攻城戰中成吉思汗中流矢,於是撤圍北還。

西元1213年,蒙古軍隊捲土重來,,在懷來、縉山(今河北延慶),擊敗金將完顏綱術虎高琪,乘勝進至居庸關北口。金以重兵守居庸關,布鐵蒺藜百餘里。

成吉思汗留部分兵力守北口,自率大軍迂回南下。襲取紫荊關(今河北易縣西北),進克涿州(今河北涿縣),成吉思汗遣先鋒將領哲別率軍北上,與守居庸關北口的蒙古軍兩面夾擊居庸關金軍,一舉奪取居庸關,再次到達中都城下。

成吉思汗留一部圍中都,分軍三路,深入河北、山西、山東、遼寧等地。河北除中都等十一城外,全被蒙古軍隊攻破。

次年,各路蒙軍會師中都城下,金宣宗被迫送崎国公主下嫁成吉思汗,五百童男女陪嫁,外加三千匹馬和大量黄金絲綢求和。蒙古軍撤退後,金遷都南京。

成吉思汗聞訊,遣將領石抹明安三模拔都率軍由古北口南下,與嘩變的金亂軍攻中都。金中都內乏糧草,外無救兵,守將完顏承暉服毒自殺,中都城被蒙古軍攻破。

金宣宗南遷,不僅失去了河朔、遼河東、西的土地和人民,而且加劇了和南宋的緊張關係,處於兩面受敵的態勢中,成吉思汗以金無力北進,乃起大軍西征中亞的花刺子模

第二階段,是木華黎受命經略中原,進一步削弱金朝力量。成吉思汗西征,只留蒙古軍一萬三千人給木華黎,指示其招集豪傑,勘定未下城邑。

金朝南遷,河朔百姓見得不到金朝的保護,紛紛結寨自保,木華黎以高官厚祿招降那些結寨自保的首領和地方武裝頭目,組成了蒙古的漢軍部隊。

漢軍在木華黎的軍隊中占絕對多數。

木華黎改變了蒙古軍機動遷移的特點,用漢軍扼守河北、山西、山東各城邑,而以蒙古軍隊為機動力量,有效的控制了各地。木華黎死後,其子孛魯襲其職,繼續從事其事。

第三階段,是蒙古全面滅金。西元1227年,成吉思汗在滅亡西夏後,準備揮軍滅金,但是不久成吉思汗病死,臨終時留下遺言:

「金精兵在潼關,南據連山,北限大河,難以遽破。若假道于宋,宋金世仇,必能許我,則下兵唐、鄧,直搗大樑。金急,必徵兵潼關。然以數萬之眾,千里赴援,人馬疲弊,雖至弗能戰,破之必矣。」

窩闊台即位後,決定滅金。

值得一提的是,漢人雖然投降蒙古的很多,如史(天倪、天詳、天澤)家、張家、李家等,但更多的卻仍是效忠金國,而且表現的相當英勇,成為抵抗蒙古軍入侵的一支舉足輕重的力量。

漢人老百姓聚眾結成“義軍”擁護金國的比比皆是,他們在金宋之間的戰爭中也是金堅定不移的中堅軍隊。

正規軍中,“花帽軍”是金國兵力最強盛的,也是由漢人組成。其領袖完顏仲元是漢人,原姓郭,被朝廷賜姓完顏。

在風雨飄搖的形勢下,還有一支僅僅四百人由完顏陳和尚(完顏彝,小名陳和尚,字良佐)率領的金軍“忠孝軍”卻在逆境中給予無敵天下的蒙古軍屢屢以沉重打擊,真是大廈將傾,一木獨支。

似乎,“戰無不勝”這個稱呼應該是給忠孝軍他們的尊號,而不是他們的手下敗將蒙古人。

1229年正月的大昌原(甘肅慶陽南)之戰,這是個奇跡。金國的完顏陳和尚以這區區四百名忠孝軍,打敗了蒙古名將、開國四駿之一赤老溫,及其率領的八千蒙古精銳騎兵。

這個仗忠孝軍勝的很精彩,結果很重要,解了蒙古軍的慶陽之圍;而另一個結果可能更重要,繼承大汗位的窩闊台決定親征金國,他意識到,金國不是沒人,留下完顏陳和尚的忠孝軍必為蒙古之患。這個不到萬人的戰役影響之大,可見一斑。

1230年,完顏陳和尚率忠孝軍及親衛軍等三千人作先鋒出擊,大敗蒙古兵於衛州

次年窩闊台派名震天下的大將速不台(熟悉蒙古軍征戰史的朋友肯定很熟悉他)進攻潼關。潼關總帥納合買住領兵拒戰,向外求援。

完顏陳和尚帶領忠孝軍來抵抗,將速不台擊敗於倒回谷(陝西藍田西南)。這是速不台橫行歐亞,第一次吃敗仗。

窩闊台很生氣,要嚴辦他,幸虧拖雷求情。

完顏陳和尚所率領的忠孝軍,是回鶻人、乃蠻人、羌人、土穀渾人以及漢人組成的混合隊伍,作戰能力很強,所到處紀律嚴明,對百姓秋毫無犯。完顏陳和尚本人的英勇,起了很好的表率。
  
金哀宗正大七年(1230年),金朝「九公」之一的恆山公武仙降蒙後復叛,殺蒙將史天倪,與其弟史天澤在貝州激戰,完顏合達率金兵來援,擊敗蒙軍。

蒙古派出使臣到金軍營議和,金將移剌蒲阿軟禁了蒙古使節,後來向使節揚言金軍不怕蒙古,放還使節,蒙古大汗窩闊台大怒。

這年秋天,窩闊台與其弟拖雷率大軍入陝西,次年二月攻下金國的鳳翔。

拖雷一軍欲借道南宋,宋沒有答應,於是強行攻宋,入饒鳳關,由金州向東,準備從西南方攻打金國首都汴京。金哀宗下詔屯兵襄州、鄧州。

1232年初,完顏合達、移剌蒲阿率諸軍入鄧州,完顏陳和尚、武仙等人率軍會合,屯兵順陽。

1232年秋,蒙古軍兵分三路:

東路由斡陳那顏率領,由山東濟南,進兵河南;

中路由窩闊台親自率領,從白坡(今河南孟津東北)南渡黃河,直趨汴梁;

西路由拖雷率領,從鳳翔南下,繞道宋境,再由金州(今陝西安康)沿漢水東進。

西路軍最先出發,當西路軍從南宋境內出現,金哀宗急調守衛黃河的二十萬大軍,南下堵截。

金國都城汴京受到蒙軍的攻擊,城內守軍只有四萬軍士,二萬青壯年居民,完全指望城外的援軍來解圍。拖雷避開金軍主力,分路北上,直逼汴梁

在鄧州的金軍總帥平章政事完顏合達與大將移剌蒲阿聽說汴京危急,在1232年正月率所部騎兵二萬、步兵十三萬,合計十五萬大軍北援。

蒙古拖雷只分兵三千人跟縱,專在金軍吃飯和宿營時挑戰,弄得金軍不得休息,疲憊不堪,又天降大雪,士氣低落。

當金軍走到鈞州(今河南禹州市)三峰山(今河南禹縣西南),時,所帶的糧食已於三天前吃完。

當時完顏陳和尚領兵與他們會合,就當面斥責這兩位主帥帶軍不利,被人家牽著鼻子走。當金兵在鈞州三峰山,適遇大雪,軍士三日未食,披甲僵立在雪中,槍槊結凍如椽。

拖雷的三萬兵馬和窩闊台的大軍均趕到三峰山攔截。兩路蒙軍圍住金軍,輪流休息攻殺,等金軍筋疲力盡時,速不台採取了“圍三缺一”的戰術,有意讓出一條通往鈞州的路,完顏陳和尚忠孝軍率金軍突圍,半途被蒙軍攔腰截斷,大軍崩潰。

完顏合達完顏陳和尚率金軍殘部退至鈞州城內,旋即被蒙軍破城,完顏合達被殺殉國。

完顏陳和尚不欲無名地死於亂軍中,親自來到敵營,,被解至拖雷面前,毫無懼色,說:“我就是在大昌原、衛州、倒回谷三個地方戰勝蒙古軍的忠孝軍總領陳和尚”。

拖雷叫他投降,他不肯,被砍斷雙腿,割開了嘴,噴血大罵而死。

拖雷也被感動,捧酒到快斷氣完顏陳和尚面前,祝曰:「好男子,他日再生,當令我得之。」時年41歲。

移剌蒲阿向汴京逃奔,為蒙軍擒獲,同樣不肯投降而被殺。武仙成功逃脫,「遂走南陽留山,收潰軍得十萬人」。

金國一些將領在與蒙古人議和失敗且北竄無望的情況下,購思了一個重要的戰略決策,即是企圖集中力量佔領宋朝四川,以待時機捲土重來。

然而金國占蜀的計畫遭受到宋朝名將孟珙的力挫,武仙十萬三峰山戰役逃脫的軍隊在與孟珙作戰時全軍覆沒。

金軍最後的主力在此三峰山戰役潰敗,損失驍將多員,「兵不復振」,亡國指日可待。

三峰山之役後,金潼關守將獻關投降。

完顏陳和尚雖死,金國也即將覆亡,但忠孝軍仍在戰鬥到底。當然,區區幾百人的忠孝軍不可能挽救整個戰局,但卻成為金軍的核心力量,1231年再次將速不台擊敗於豪州,趕了幾千蒙古軍下水淹死。次年,金滅亡,忠孝軍無一投降者。

關於鈞州三峰山戰役,幾十年後,據元帝國太祖高皇帝起居錄中記載,一次身為大元帝國皇帝的忽必烈在蒙古帝國陸海軍全體軍官宴會上提到了這次罕見與史料的戰鬥,已經身為萬聖之尊的忽必烈回憶了鈞州的戰況,字裏行間仍然可以看出他激動不已的心情。

他大意是說,「那時候我父汗可著急了,金國兵逃掉了大半,剩下的我們打了一夜的炮也沒什麼效果,天剛亮,殘餘下來的八千步兵編成三批不斷的攻擊,朕親自督軍把五十門炮拖到最前線,幾乎是零距離直接對城牆轟,半個城都讓朕炸塌了。

有時候,炮沒打好,炮彈掉到自己兄弟的衝擊群裏,一死一大片啊,可就是這樣金軍還從各處不斷的向我們的隊伍射箭,砸石頭。忠孝軍的作戰素質實在可怕,打了這麼久的仗,在沒遇到這麼強的對手。」

西元1232年,蒙古將領速不台率軍三萬圍攻汴梁,雙方激戰十六晝夜,傷亡慘重。金朝十萬援軍在鄭州全軍覆滅,汴梁城內已無糧草,金哀宗率眾出逃歸德(今河南商丘),即又逃至蔡州(今河南汝南)。

金天興元年,蒙古將領塔察兒率軍圍蔡州,南宋將領孟珙亦領軍二萬,運米三十萬石支援蒙古軍。

e0040579_904768.jpg次年,西元1234年正月,金哀宗不欲做亡國之君,遂將帝位傳予完顏承麟(金末帝)。於下旨傳位翌日舉行即位大典,但大典未及完成宋蒙聯軍已攻入城內。

金哀宗逃往幽蘭軒後即自縊而死。

完顏承麟唯有草草完成大典立刻帶兵出迎,死於亂軍之中。據史學家推測,完顏承麟在位時間不足半天,更有說指出在位時間不足一個時辰。

完顏阿骨打所創國號「大金」國滅亡。

(忽必烈):

「俺爺爺鐵木真不是中國人(漢人、南人),俺們是蒙古人! 北中國是俺蒙古的一部份」

[PR]
by cwj36 | 2006-12-16 06:55 | 【蒙古、帖木兒篇】

平泉

(施工中)

平泉藤原氏四代 清 基 秀 泰



e0040579_9554249.jpg


11世紀半ば、陸奥国には安倍氏、出羽国には清原氏という強力な豪族が存在していた。

安倍氏、清原氏はいずれも俘囚の流れを汲む、言わば東北地方の先住民系の豪族であった。このうち安倍氏が陸奥国の国司と争いになり、これに河内源氏の源頼義(源賴朝是其6代孫)就任陸奥守・鎮守府将軍後、が介入して足掛け12年に渡って戦われたのが「前九年の役」である。

前九年の役、「役」の表現には「文永の役」「弘安の役」(元寇)同様、華夷思想の影響が多分に見られ、安倍氏が支配した東北が畿内から異国視され、安倍氏自体も「東夷」として蛮族視されていたことを物語る。

前九年の役はその大半の期間において安倍氏が優勢に戦いを進めていたが、最終局面で清原氏を味方に付けた源頼義が安倍氏を滅ぼして終わった。

この前九年の役の前半、安倍氏の当主であったのが頼時である。頼時は天喜5年(1057年)に戦死し、その息子の安倍貞任は康平5年(1062年)に敗死したが安倍頼時の血統が絶えたわけでは無かった。

頼時の娘の1人が前述の亘理郡の豪族・経清に嫁いでいたのである。亘理経清は、藤原北家の藤原秀郷(俵藤太)の子孫とされており、

前九年の役中源頼義厨川の戦,経清もまた安倍氏の滅亡の際に頼義に囚われ斬首されたが、その妻(つまり頼時の娘)は頼義の3倍の兵力を率いて参戦した戦勝の立役者である清原武則の長男・武貞に再嫁することとなった。

この時、頼時の娘が連れていた経清の息子(頼時の外孫)も武貞の養子となり、長じて清原清衡を名乗った。

藤原清衡

永保3年(1083年)、清原氏の頭領の座を継承していた清原真衡(武貞の子)と清衡そしてその異父弟の清原家衡との間に内紛が発生する。

この内紛に源頼義の嫡男であった源義家が介入し、清原真衡の死もあって一旦は清原氏の内紛は収まることになった。

ところが義家の裁定によって清原氏の所領の6郡が清衡と家衡に3郡ずつ分割継承されると、しばらくしてこれを不服とした家衡が清衡との間に戦端をひらいてしまった。

家衡はこの裁定に不満を持ち、応徳3年(1086年)に清衡の屋敷を襲撃し、妻子眷属を皆殺しにした。難を逃れた清衡は義家に助力を求め、

義家はこの戦いに再び介入し、清衡側について家衡を討った。この一連の戦いを後三年の役と呼ぶ。

真衡、家衡の死後、清原氏の所領は清衡が継承することとなった。清原氏の私闘

清衡は実父の姓である藤原を再び名乗り、藤原清衡となった。これが奥州藤原氏の始まりである。で奥州藤原氏の祖。

清衡は、朝廷や藤原摂関家に砂金や馬などの献上品や貢物を欠かさなかった。その為、朝廷は奥州藤原氏を信頼し、彼らの事実上の奥州支配を容認した。

その後、朝廷内部で源氏と平氏の間で政争が起きたために奥州にかかわっている余裕が無かったと言う事情も有ったが、それより大きいのは当時の中央政府の地方支配原理にあわせた奥州支配を進めたことと思われる。

奥州藤原氏は、中央から来る国司を拒まず受け入れ、奥州第一の有力者としてそれに協力するという姿勢を最後まで崩さなかった。

そのため奥州は朝廷における政争と無縁な地帯になり、奥州藤原氏は奥州17万騎と言われた強大な武力と政治的中立を背景に源平合戦の最中も平穏の中で独自の政権と文化を確立する事になる。


その政権の基盤は奥州で豊富に産出された砂金と北方貿易であり、北宋や沿海州などとも独自の交易を行っていた様である。

マルコ・ポーロの東方見聞録に登場する黄金の国ジパングのイメージは、奥州藤原氏(後に安東氏)による十三湊大陸貿易によってもたらされたと考える研究者もいる。

長治2年(1105年)に清衡は本拠地の平泉に最初院(後の中尊寺)を建立した。

1108年には中尊寺造営を開始して壮大な中世都市平泉の原型をつくり、奥州藤原氏四代100年の栄華の基礎を築いた。

天治元年(1124年)に清衡によって中尊寺金色堂が建立された。屋根・内部の壁・柱などすべてを金で覆い奥州藤原氏の権力と財力の象徴とも言われる。

藤原基衡

大治3年(1128年)の清衡の死後、兄である「小館」惟常ら兄弟との争乱が記録されている。

基衡は惟常の「国館」(国衙の事と思われる)を攻め、圧迫に耐えかねた惟常は小舟に乗って子供を含め二十余人を引き連れて脱出し、越後に落ち延びて基衡と対立する他の弟と反撃に出ようとするが、基衡は陸路軍兵を差し向け、逆風を受けて小舟が出発地に押し戻された所を惟常ら父子共々首を切ったという。

基衡はこの合戦に勝ち、奥州藤原氏の当主となる。

永久5年(1117年)に基衡が毛越寺(もうつうじ)を再興した。その後基衡が造営を続け、壮大な伽藍と庭園の規模は京のそれを凌いだと言われている。

毛越寺の本尊とするために薬師如来像を仏師・雲慶に発注したところあまりにも見事なため、鳥羽上皇が横取りして自分が建立した寺院の本尊に使用せんとしたほどだったという。

また、基衡は院の近臣で陸奥守として下向してきた藤原基成と親交を結び、基成の娘を秀衡に嫁がせ院へも影響を及ぼした。その後下向する国司は殆どが基成の近親者で、基成と基衡が院へ強い運動を仕掛けたことが推測される。

藤原秀衡

奥州藤原氏は清衡、基衡、秀衡、泰衡と4代100年に渡って繁栄を極め、平泉は平安京に次ぐ日本第二の都市となった。戦乱の続く京を尻目に平泉は発展を続けた。「北方之王」。

この平泉文化は現代でも大阪商工会議所会頭による東北熊襲発言に際して、国会で東北地方の文化の象徴として引き合いにだされている。

平泉の金文化を支えたと伝えられている金鉱山は北から、八針(岩手県気仙郡)、今出山(岩手県大船渡市)、玉山(岩手県陸前高田市)、鹿折(宮城県気仙沼市)、大谷(宮城県気仙沼市)だったと言われ、平泉から東方に位置する三陸海岸沿岸に並んでいる。

そのため奥州は朝廷における政争と無縁な地帯になり、奥州藤原氏は奥州17万騎と言われた強大な武力と政治的中立を背景に源平合戦の最中も平穏の中で独自の政権と文化を確立する事になる。

1180年源平亂起,平氏和源氏都亟欲拉攏藤原秀衡成為盟友。平氏控制下的朝廷多次對秀衡的幾個兒子加官晉爵。

藤原秀衡使出兩面手法,認為源氏的力量不足以討滅平氏,以源氏為盾牽制平氏,撈取與朝廷(平氏)討價還價的政治資本並,暗中資助源義經南下投兄,借此向源賴朝釋出善意,間接鼓勵賴朝出兵西進。

保持兩方都不幫的中立立場,鞏固其在東北地區的獨立霸權為首要考量。

但是源賴朝仍然為了防備藤原秀衡南下,親帥主力坐鎮鐮倉,沒有親征平氏,導致賴朝錯失了所有討伐平氏的戰功,這也成為日後賴朝與義經反目的一個間接但是根本的原因。

で元暦元年(1184年)6月、平家によって焼き討ちにあった東大寺の再建に奉じる鍍金料金を、頼朝の千両に対して秀衡はその五倍の五千両を納め、京都の諸勢力との関係維持に努めている。

しかし平氏滅亡後の文治2年(1186年)、平氏を滅ぼして勢力を拡大してきた鎌倉の頼朝は「陸奥から都に貢上する馬と金は自分が仲介しよう」との書状を秀衡に送り牽制をかけてくる。

源氏の仲介など無しに、直接京都と交渉してきた藤原氏にとっては無礼な申し出であり、秀衡を頼朝の下位に位置づけるものであった。

秀衡は直ちに鎌倉と衝突する事は避け、馬と金を鎌倉へ届けた(『吾妻鏡』4月24日条)。

頼朝の言い分を忠実に実行する一方で、もはや鎌倉との衝突を避けられないと考えた秀衡は


文治3年(1187年)2月10日、頼朝と対立して追われた義経を、頼朝との関係が悪化する事を覚悟で受け容れる。

国衡・泰衡・義経の三人に起請文を書かせた。義経を主君として給仕し、三人一味の結束をもって、頼朝の攻撃に備えよ、と遺言して没した

秀衡は平治の乱で敗れた源義朝の子・源義経を匿い文治元年(1185年)、源頼朝に追われた義経は秀衡に再び匿われた。

1187年10月29日,「北方之王」藤原秀衡在平泉中尊寺与世长辞,享年66岁。

藤原泰衡

清衡は陸奥押領使に、基衡は奥六郡押領使、出羽押領使に、秀衡は鎮守府将軍に、泰衡は出羽、陸奥押領使であり押領使を世襲することで軍事指揮権を公的に行使することが認められ、それが奥州藤原氏の支配原理となっていた。

秀衡は頼朝からの引渡要求を拒んできたが秀衡の死後、息子の藤原泰衡は頼朝の要求を拒みきれず文治5年(1189年)閏4月義経を自殺に追い込み、義経の首を頼朝に引き渡す事で頼朝との和平を模索した。

ついに屈した泰衡は閏4月30日、従兵数百騎で義経の起居していた衣川館を襲撃し、義経とその妻子を自害へと追いやった。

同年6月、弟の忠衡を義経に同意したとして藤原泰衡襲擊藤原忠衡居館,殺了藤原忠衡。

泰衡は義経の首を差し出す事で平泉の平和を図ったが、泰衡は、義経の首を酒浸けにして鎌倉へ送達したが、

7月19日、鎌倉は頼朝自ら出陣し、大軍を持って奥州追討に向かった。

しかし、関東の後背に独自の政権があることを恐れた源頼朝は同年7月、義経を長らくかくまっていた事を罪として奥州に出兵。

泰衡は鎌倉軍を迎え撃つべく総帥として国分原鞭楯(現在の仙台市青葉区国分町周辺)を本営としていたが、

8月11日、阿津賀志山の戦いで総大将の国衡が敗れると、にかけての阿津賀志山の戦いの詳細は次の通りである。8月7日、陸奥国(後の岩代国)伊達郡国見へ至り、藤原国衡と対峙する。国衡は阿津賀志山に城壁を築き、阿武隈川の水を引き入れた堀を設け、二万の兵を率いていた。

夜に入り頼朝は明朝の攻撃を命じ、まず予め用意していた鋤鍬で掘を埋めさせる。8日、畠山重忠、小山朝光、加藤景廉、工藤行光らに、阿津賀志山の前に陣する数千騎を攻めさせ破る

国衡の奥州軍は大敗し、泰衡は平泉方面へ退却した。

平泉を放棄して中心機関であった平泉館や高屋、宝蔵になどに火を放ち北方へ逃れた。

8月21日、平泉は炎上し、華麗な邸宅群も百万の富も灰燼に帰した。平泉軍はわずか三日程度の戦いで敗走し、以降目立った抗戦もなく、奥州藤原氏三代の栄華はあっけなく幕を閉じた。

22日夕刻に頼朝が平泉へ入ると、主が消えた家は煙となり、人影もない焼け跡に秋風が吹き抜ける寂寞とした風景が広がっていたという。唯一焼け残った倉庫には莫大な財宝・舶来品が積み上げられており、頼朝主従の目を奪っている。

8月26日、頼朝の宿所に泰衡からの書状が投げ込まれた。『吾妻鏡』によると、以下のように書かれていたという。

「義経の事は、父秀衡が保護したものであり、自分はまったくあずかり知らない事です。父が亡くなった後、貴命を受けて(義経を)討ち取りました。これは勲功と言うべきではないでしょうか。しかるに今、罪も無くたちまち征伐されるのは何故でしょうか。その為に累代の在所を去って山林を彷徨い、大変難儀しています。両国(陸奥・出羽)を(頼朝が)沙汰される今は、自分を許してもらい御家人に加えてほしい。さもなくば死罪を免じて遠流にして頂きたい。もし御慈悲によってご返答あれば、比内郡の辺に置いてください。その是非によって、帰還して参じたいと思います。」

頼朝は泰衡の助命嘆願を受け容れず、その首を取るよう捜索を命じた。


泰衡は夷荻島へ逃れるべく北方へ向かい、北海道への渡航も企てたが

数代の郎党であった河田次郎を頼りその本拠である比内郡贄柵に逃れたが、9月3日、その河田次郎に裏切られて殺害された。享年25

6日、河田次郎は泰衡の首を頼朝に届けたが、頼朝は「譜第の恩」を忘れた行為は八虐の罪に当たるとして河田次郎を斬罪した。

贄柵(秋田県大館市)において家臣の造反により藤原泰衡は殺され、奥州藤原氏は滅んだ。同月12日、頼朝は厨川に到達して、泰衡の首級を晒し、祖先の源頼義が安倍氏へ下した処分の故事を再現した。

平家滅亡により源氏の勢力が強くなった事、奥州に深く関わっていた義経が頼朝と対立した事などにより中立を維持できなくなった事が滅亡の原因となった。
[PR]
by cwj36 | 2006-12-14 17:31 | 【日本平安鎌倉時代 】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