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薩蓋塔伊 (Thyssagetae)

杜薩蓋塔伊 Thyssagetae

e0040579_19495139.png杜薩蓋塔伊人(Thyssagetae)是古代居住在現代俄羅斯伏爾加河(Volga River)沿岸的烏拉爾以西的森林部落,包含卡馬,伏特加,貝拉亞,丘索萬亞河(Chusovaia)流域區域。

他們被認為是西徐亞人的一支,伏爾加河就是斯拉夫人從西徐亞語言的翻譯而來,意思是「濕潤,水分」。

然而,有些學者確定的杜薩蓋塔伊人與伏爾加 - 歐卡(Volga-Oka )文明部落有關,是原始印歐文明的搖籃,

還有第三種觀點是,他們是從歐洲東北部的一個古老的芬蘭 - 烏戈爾部落。

希羅多德在《歷史.第四卷》僅提到他們的名字一次。

古代對於他們的歷史資料非常少,了解他們必須由考古來挖掘。

杜薩蓋塔伊人是居住森林中的獵人,食物主要是肉類,用動物骨骼供養他們的神祇。

這是一個人數眾多而單獨存 在的民族,他們是以狩獵為生,使用陶器。
[PR]
by cwj36 | 2006-01-31 09:16 | -古羅馬資料區-

緬甸莽應龍(Bayinnaung)的擴張之路

1555 破滅阿瓦王朝


破滅阿瓦1555年,莽應龍(Bayinnaung)發兵攻打衰落的阿瓦王朝,苟延殘喘的阿瓦王朝早就喪失了還擊的能力。

自從1543年國王被殺之後,阿瓦幾乎失去了與其它幾國競爭的能力。

1554年莽應龍之子應裏等率軍試探性的攻擊了阿瓦(今曼德勒),但是並沒有攻克。下一年,當莽應龍由步兵、象兵和葡萄牙火槍手組成龐大軍團到來時,便勢如破竹,很快就攻占了阿瓦城。

阿瓦國王試圖喬裝逃出城,結果被捕,隨後廢爲平民。至此,擁有近兩百年曆史,初創時連強大的元朝兵馬都無法戰勝的阿瓦王朝就這樣滅亡了。

隨著勃固和阿瓦這兩個分裂時期的王朝相繼滅亡,標志著緬甸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

撣邦(1556年至1557年)

此時緬甸的北方只有孟養、木邦、孟密等國和在今中國境內的歸屬於明朝的各族土司,他們根本沒有與東吁王朝爭天下的能力,也最終將被東吁吞並。

莽應龍當時的想法正是如此。

蘭納泰王國

向東擴展在北進的同時,莽應龍沒有減緩東進的速度。1556年,緬甸軍隊占領今泰國北部的蘭納泰王國(現在泰國清邁),蘭納泰王國原是大城(阿育陀耶)王朝的附庸國,將其置於自己的保護之下,流派王室成員帶重兵駐守。

蘭納泰王國長期處於周圍各大國的爭奪之下,飽受戰亂,而崇尚佛教,不好殺生,被稱爲“慈悲國”。

可是,慈悲也挽救不了他們滅亡的命運,東吁王朝奪取蘭那泰的目的並不是僅此而已,莽應龍的目光早已指向了更遠的地方。

蘭那泰是通往泰國和瀾滄王國(現在的寮國)的重要跳板,也是進入中國明朝領地的另一條途徑。

瀾滄王國

此時的泰國大城王朝和瀾滄王國都缺乏和緬甸抗爭的能力,但是瀾滄王國的國王薩塔提臘卻並不缺乏野心。

1558年,瀾滄王國的軍隊進入蘭那泰,莽應龍即刻認識到自己的威信受到了挑戰。他果斷的發兵反擊,並在擊退來犯之敵後又追擊入瀾滄王國本土,奪取明朝封給瀾滄王國國王的官印,並在瀾滄王國的土地上劫掠。

1559年,薩塔提臘不得不和一向爲敵的大城王朝結爲同盟,遷居新都,加強防備。同時,瀾滄王國北方在今雲南境內的車里國也表示臣服。緬甸的勢力滲透到了湄公河流域。

北上爭雄正當莽應龍的事業處於昌盛階段,孟密發生的內亂又給與了他一個控制北方的好機會。

孟密原是木邦一部,西元15世紀中期從木邦中分裂出來,也得到了明朝政府的承認,於是成爲北緬四雄之一。

西元16世紀50年代,孟密老國主思真去世,孟密的兩兄弟爭權,內亂爆發。1560年,孟密王室兄弟中的弟弟向莽應龍求援,莽應龍于是招其爲女婿,使之改名爲思忠,又協助他返回孟密國,奪取兄長的王位。思忠取得王位後,便依附于東籲王朝。

莽應龍進一步借道孟密攻打孟養,以報當年孟養等國攻破阿瓦城,殺害莽紀歲的“舊仇”,同時指派其將領卓吉侵占孟養的土地。後來,卓吉被孟密國老國主思真的女婿孟乃的土司別混殺死。

這一行爲激怒了莽應龍,他親自帶兵攻打別混父子並將其擒獲。通過這次戰鬥,莽應龍不但幫助思忠排除了異己,同時更是爲了自己北方的霸業打下基礎。

消滅了別混勢力後,莽應龍野心進一步膨脹,他派人招誘隴川、幹崖、南甸三宣撫司的衆多土官,向大明朝公然挑釁,觊觎中國領土。

當他發現明朝軍隊有所防備時,覺得無機可乘,又生怕其在北緬停留時間過長,其他的割據勢力偷襲後方,於是逐漸向南方退卻。明朝的鎮巡官沐朝弼等人向朝廷彙報了此事,但並未得到足夠的重視。兵部回覆說:「荒服之外,治以不治。哒喇已畏威遠遁,傳谕諸蠻,不許交通結納。」朝廷發下了這項诏令,雲南方面只好執行,他們也無力派兵征討緬甸。

就這樣,東吁和明朝的第一次較量在無聲中開始,也在無聲中結束了。

攻克暹羅向北方的發展勢頭受到強大的中國明朝抑制,但是這並沒有妨礙他的領土擴張計劃。莽應龍試圖破壞老撾和泰國的同盟,便將注意力集中到阿瑜陀耶。

西元1548年至1549年,他曾跟隨莽瑞體攻打過大城王朝,但當時泰國軍民在王后素麗瑤泰的英勇表現感召下奮勇抵抗,使得緬甸雖有明顯強于泰國的軍事實力仍然無法攻下大城。

1563年~1564年大城王朝

14年後的1563年,緬甸的大軍在莽應龍的帶領下,再次進攻處於衰敗期的泰國。這次的緬軍比上次更強大,而泰國方卻沒有誕生第二位像素麗瑤泰那樣的英雄,泰軍終將失敗。

蘭那泰的國王此刻背棄了緬甸,他發動部下從側翼遊擊騷擾莽應龍的大軍。這雖然延緩了緬軍攻略的速度,給了暹羅國王加強都城防禦的時間。

但是,驸馬暨彭世洛太守的投降,給暹羅軍民一個重大打擊。暹軍曾經試圖出城決戰,但是很快被壓制,莽應龍後于1564年攻占阿瑜陀耶城,將泰王及大部分王室成員和居民擄至緬甸,另立傀儡王。

阿瑜陀耶王朝淪爲緬甸的保護國。
然後,莽應龍回師攻打蘭那泰和老撾,雖然輕易的取得勝利,但是他們總是在他離開之後背叛他,前前後後共征剿了8次之多。


白古起義

正當緬甸的大軍在泰國取得重大勝利的同時,東吁王朝國內重要的根據地之一白古卻發生了大規模的農民起義。

1564年,白古地區農民爲了反抗東吁王朝封建統治舉行起義。其原因在于莽應龍窮兵黩武,連年對外用兵,大批農民被征發兵役和勞役,以致稻田荒蕪,農業受到嚴重破壞,人民死於戰爭、饑馑、疫病的不計其數,哀鴻遍地,民不聊生。

白古農民忍無可忍,遂乘莽應龍遠征泰國後方空虛之際,舉行起義。起義者先與被拘留在京都附近的撣族和暹羅俘虜約兩萬人取得聯系,然後與孟族共謀起事,引導武裝農民入城,而且起義農民焚毀了國王所建的水榭和王宮。

莽應龍聞訊,急忙從清邁(蘭那泰都城)趕回白古,殘酷地鎮壓了起義,把捕獲的數千起義者囚困在竹欄中,要按古代習俗將其燒死。

在行刑前,按例不給予食物。這一暴行激起緬族、孟族和撣族僧侶對起義者的同情,紛來贈給食物。

僧侶們強力要求赦免起義者,莽應龍本人信奉佛教,最終同意免予處死起義群衆,但爲首的70名起義領袖均遭殺害。這次起義雖被鎮壓下去,但階級和民族對立則更加尖銳,爲後來的孟族大起義播下了種子。”

再次北上到了1568年,東吁王朝再次開始大規模的擴張行動。東吁的大軍攻打北方的木邦,木邦國主罕拔向明朝政府報告情況,負責的官員居然向罕拔索取賄賂,而不協助木邦請求援兵。罕拔大怒,和弟弟罕章集中兵力堵塞來往的道路,使得商人旅客皆無法通行。

罕拔的莽撞行爲使得他在不久之後食鹽匮乏,他不得不向緬甸乞和。莽應龍得知此事立即向其贈送五千籝的食鹽,至此木邦也感激莽應龍的恩德,帶著金銀、珠寶、大象和戰馬前往緬甸表示答謝。莽應龍再次給與他們厚重的回報,罕拔十分高興,決定歸順緬甸東吁,于是莽應龍和他相約結爲父子。

雲南潞江的土司缐貴得知此事,感到莽應龍的仁德非明朝的當地官員可比,加之受到罕拔等的勸說,也向莽應龍表示歸附。

木邦是緬甸北方的大國,木邦的歸順大大激發了莽應龍的野心,他懷恨當年明朝政府下令各部不得與東籲聯系及貿易的行爲,認爲現在是攻打今雲南境內屬于明朝各部族的好機會。

然而,當他招攬隴川宣撫司(也相當一個土邦的國君)多士甯和幹崖宣撫司(地位、情況均同隴川)刀怕舉時都遭到了拒絕。

多士甯告誡莽應龍說,中國面積廣闊,國力強盛,緬甸不過是中國的附屬,不要妄想入侵中國,不要輕舉妄動。莽應龍受到了堅決的抵制,不得不再次擱置北進的想法,但這次他已經取得了木邦和潞江的部分力量。

明朝和東吁的第二次較量就這樣結束,但是明朝的頹勢已經非常明顯。

莽應龍放棄繼續北進的另一個理由是泰國阿瑜陀耶王朝擺脫他統治的勢頭開始明顯起來。

1568年~1569年大城王朝

1567年,莽應龍曾向他在阿瑜陀耶立下的傀儡王王族求婚,但是遭到泰國方面的拒絕。這激怒了莽應龍,當他在北方前進的勢頭受阻時,他自然要向泰國興師問罪。

但是莽應龍沒有想到的是,前泰王居然設計逃回本國,並和兒子暨傀儡王合謀複興。

他們還得到老撾的薩塔提臘王的鼓動,在威逼彭世洛(Phitsanulok)太守坦馬羅闍投降失敗後就發兵包圍了該城。

這使得莽應龍不得不重新發動對大城府的全面戰爭,關於他所調動軍隊的數量竟然有90萬之衆的說法。

然而,暹羅方面抵抗得很堅決,大城府城內的葡萄牙雇傭軍向緬軍掃射,造成很大的傷亡。

從1568年11月緬軍包圍大城府,直到1569年8月方才攻克,在泰王帶領下阿瑜陀耶城據守了10個月之久,終因內奸叛變而陷落。

這也是緬甸軍隊第一次攻陷阿瑜陀耶城,以前都是圍而不破直至其投降,但是此次距離1548年莽瑞體發動的戰爭已經有20多年。

莽應龍在盛怒之下將泰王處死,並將泰國王儲和明朝贈與阿瑜陀耶王室的官印一並攜帶回白古,而立親緬的彭世洛太守坦馬羅闍爲新的傀儡王。坦馬羅闍的兒子納瑞宣,也被帶到了勃固當人質。

至此開始了對泰國長達15年的間接統治,這種局面直到莽應龍死後的1584年才得以終止。

三次北上平定南方後,莽應龍第三次准備向北方挺進。西元1573年,此時明朝剛剛進入了著名的萬曆年間,此使的明朝已經遠不如前。

莽應龍制作了錦囊象函貝葉緬文,聲稱西南金樓白象王“莽哒喇弄王”撰寫國書遞交明朝皇帝,書中言辭十分傲慢,完全作爲與明朝平等的國王身份,在中國看來這是最大的挑釁。

莽應龍又指示罕拔和嶽鳳的軍隊南下穩固孟密,自己率領主力主攻北緬最後一個支持明朝而與緬甸抗衡的國家——孟養。

然而,孟養國的實力並不虛弱,國主思個很善于用兵,又因爲和莽應龍的家族是世仇,所以一心抗緬。

莽應龍軍隊雖然在數量上占據優勢,但是仍然多次遭到思個的挫敗。思個兵力不足,退守孟倫,雙方相持不下。正在這時,明朝金騰副使許天琦派遣指揮侯度帶著檄文安撫孟養國。思個接到了檄文,愈加盡力抗擊緬甸。

莽應龍增派了兵力攻打孟養,思個連忙向許天琦告急。正巧許天琦去世,暫時由署事羅汝芳代管,羅汝芳犒勞了思個的使者,讓他先行回到孟養報信,使思個等待救援,然後立即調兵進駐騰越(在今騰衝,當時嘗爲南甸)。

思個聽說援兵到來,士氣振奮,命令土目馬祿喇送等領兵一萬余,斷絕莽應龍的糧道,並且帶領重兵埋伏在戛撒,引誘莽應龍深入。

思個帶領士兵從正面猛攻莽應龍,而約定明朝羅汝芳的援兵從隴川出發攻擊其後方。

莽應龍大敗,糧草又已經消耗殆盡,只能屠殺戰象和戰馬來充饑,這是莽應龍一生征戰中最大的失敗。

此時有人向雲南巡撫王凝提議,認爲爲了孟養而大舉攻殺莽應龍不合適,于是王凝派快馬制止羅汝芳的援軍前進。

羅汝芳得到命令,不得不撤退,思個等待援軍遲遲不到,也無法徹底剿滅被圍困的莽應龍。嶽鳳觀察到明軍的動向,集合隴川士兵二千人日夜兼程突進,引導莽應龍從小路逃離戰場。思個發兵追擊緬甸軍隊,再次獲得大勝,在這次追擊戰中莽應龍險些被俘。

莽應龍的第三次北進遭到以孟養國思個爲主的頑強抵抗,遇到了東吁王朝建國以來的最大的一次敗仗,險些丟了性命。看上去莽應龍確實失敗了,緬甸受到了極大的打擊。

但從總體上說,莽應龍的第三次北進獲得了隴川、幹崖和蠻莫等地的支持,明朝在這一帶的勢力只剩下孟養一國。

明朝那種對於莽應龍瘋狂擴張和侵略的行爲不採取主動的抵制和打擊的態度,以及不認爲保障邊境各國不受緬甸侵略是自身義務而只依靠當地土司自發的進行抵抗的想法,必將導致明朝在中南半島北部勢力的萎縮,這也是明朝萬曆年間的特點,這樣根本不可能消除東吁對明朝國土和屬國的威脅。

顯然,莽應龍逃回南方後,力量得到了恢複,他在1575年又發動了對老撾的戰爭,緬甸的軍隊將老撾的新都萬象洗劫一空,這就是明證。

莽應龍不但沒有因爲第三次北進的失敗而心灰意冷,相反,這更堅定了他翦除孟養的決心。

四次北上1577年,雲南巡按陳文燧向朝廷提議爲孟養國主思個加官進爵,使他更堅定的爲明朝抵禦緬甸。

然而,西元1578年明朝政府做了一件極爲荒唐的事,廷議派遣使者到達孟養,命令思個將所俘獲的緬甸士兵和戰象歸還莽應龍,並贈送莽應龍金帛,對他好言慰谕。

這顯然是大國作風,當時的明朝仍然沒有意識到東籲王朝天天增長著的領土野心,還以爲莽應龍等是一般的部落衝突。莽應龍對此當然不予理會。

1579年,明朝永昌的千戶辛鳳奉命到孟密購買大象,被早就投靠東吁王朝的思忠抓獲,思忠將辛鳳送交到緬甸,緬甸方面又將辛鳳遣送回國。

同年,莽應龍再次攻打孟養,報“戛撒之戰”慘敗血仇,這是他第四次北進。

莽應龍這次的准備尤爲充分,思個得不到明朝的救援,慘敗而逃往騰越,在中途被叛變的部下抓獲,押送到莽應龍處。莽應龍毅然將他殺害,完全吞並了孟養的國土。

就這樣,通過第四次也是最後一次北進,莽應龍終于將北緬的全部領土納入東吁王朝的統治之下,繼蒲甘王朝之後完成了緬甸的第二次統一。

1580年,當明朝雲南巡撫饒仁侃派遣使者招撫緬甸時,莽應龍已經完全不作回應了,在他的眼中取下明朝也只是時間問題。

然而,莽應龍雖然拔除了明朝在北緬的所有力量,但卻沒能真正開始對中國的侵略戰爭。


若開邦(1580年至1581年)


e0040579_861427.jpg在1580年11月,莽應龍把注意力轉向了西部沿海的阿拉干王國,發發送的入侵力量,但他身體不適,不久便去世了。 緬甸人退出,

莽應龍在位末年,緬甸的國土已經空前遼闊,東到老撾的林城(即萬象),西到印度的曼尼普爾,南到印度洋海岸,北到現中緬邊境的九個撣族土邦,占據了大半個中南半島。這就是緬甸歷史上最強盛的時期。

1581年,莽應龍去世,享年66歲,他的事業恐怕只有他的後世才有可能完成,即位的正是他的兒子南大巴音(莽應里)。

「毫無疑問,在莽應龍統治期間,他的人格影響了整個印度支那半島,贏得了各種民族集團的敬畏。”(貌丁昂《緬甸史》)」

如果說莽瑞體使東吁崛起,那麽莽應龍這位白象王就是使得東吁真正強大的君主。
[PR]
by cwj36 | 2006-01-28 08:45 | -亞洲專區-

卡爾提利 (Kartli )

卡爾提利 Kartli

e0040579_1658267.png 卡爾提利(Kartli ),在現在喬治亞東部,屬格魯吉亞部落。

近古兩個早期格魯吉亞王國,希臘羅馬史學稱西部為科爾基斯( Colchis კოლხეთი)和東部稱為卡爾提利(Caucasian Iberia 高加索伊比利亞 იბერია),

約前270年 帕爾納瓦茲一世(Parnavaz I)在格魯吉亞東部建立「高加索伊比利亞王國伊比」(Iberia)王國(卡爾提利)。

e0040579_17522522.jpg


通常稱之為「高加索伊比利亞」或「東伊比利亞」,「卡爾提利」是後期的稱謂。,以別於現今國家西班牙、安道爾及葡萄牙所在的伊比利亞半島。

帕爾納瓦茲一世也是創造喬治亞格魯吉亞文字的始祖。

阿爾沙克一世統治時期東伊比利亞變成了亞美尼亞的一個附庸國,並且被科爾基斯地區的希臘城邦奪走了東部的一些土地。

阿爾塔格(Artag)被羅馬將軍龐培打敗 他投降了,送他的孩子作為人質。

帕爾納瓦茲二世(Parnavaz II of Iberia)西元前65年,驚見古羅馬人佔領鄰國高加索阿爾巴尼亞(Caucasian Albania ),為了和平與友誼向羅馬表示恭順, 羅馬帝國勢力因此進入高加索地區,卡爾提利的格魯吉亞王國將近400年的羅馬附庸國和盟國。

e0040579_17375079.jpg


(格魯吉亞東正教堂之門)


在西元337年米利安三世(Mirian III of Iberia )因卡帕多細亞女傳教士的影響,宣布基督教為國教,這給格魯吉亞人一種很大的刺激,文學,藝術因此發展並最終形成統一的格魯吉亞國家中發揮了關鍵的作用。

據說米利安三世信教的原因,是他某日在姆茨赫塔塔附近樹林打獵,天黑了下來後,土地和國王完全被蒙蔽變成黑暗的世界。

直到米利安三世向“尼諾的上帝”祈禱求救,大地才有了光明,因此神蹟被格魯吉亞東正教教會被視為聖人 。

羅馬在科爾基斯格魯吉亞王國設立行省,但是卡爾提利伊比利亞仍名義上獲得獨立國家地位則是羅馬帝國的保護國。

在西元363年,朱利安 (Julian)皇帝在征伐薩珊帝國的薩邁拉之戰,被敵人的矛刺入肝臟,腹膜和腸子後重傷不治,羅馬割讓卡爾提利與薩珊帝國,卡爾提利成為波斯的附庸。

e0040579_16165062.jpg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建立的巨大的「喬治亞母親雕像(the Mother of Kartli)
[PR]
by cwj36 | 2006-01-27 05:31 | -古羅馬資料區-

塔蘭托戰役

漢尼拔 入侵普利亞大區
塔蘭托爭奪
漢尼拔義大利南部戰略


塔蘭托(Taranto)的前期歷史可以追溯到西元前706 年,是斯巴達人建立的一個希臘殖民地 。

西元前281年,塔蘭托請伊庇魯斯(現阿爾巴尼亞)國王的皮洛斯(Pyrrhic )幫忙對付羅馬。

1940年11月11日晚上至11月12日, 英國 皇家海軍進行了在歷史上首次航空母艦艦載機對塔蘭托港內的義大利艦隊的進攻。

e0040579_2573690.png漢尼拔在阿維爾努斯湖的時候,5個從普利亞大區(Apulia)塔蘭托城來的年輕人前去求見。

這個位於義大利半島東南端內側的海港是意大利南部最重要的城鎮。

漢尼拔對控制該城有意已久。求見的人報告說,塔蘭托的大多數民眾擁護漢尼拔

向他擔保,只要他進入該城視野,塔蘭托將立即歸降。待到攻占諾拉顯然已不可能時,漢尼拔即向塔蘭托進發。

他的軍隊照例又沿途劫掠。

漢尼拔剛離開坎帕尼亞,費邊(Quintius Fabius Maximus)就企圖攻取卡西利農,但是迦太基守軍把他擊退。

於是,他請求馬克盧斯(Marcus Claudius)增援。兩支軍隊從河兩岸合力夾擊,終於迫使卡西利農城投降。

眼看快到塔蘭托,漢尼拔命令全軍停止劫掠以便給塔蘭托居民留下好印象。

迦太基軍在距城一英里處設營。出乎漢尼拔意外的是城內毫無動靜,城門並未如約向他大開。

原來,三天之前駐在布倫杜修姆的羅馬艦隊司令獲悉漢尼拔正在逼近。

他隨即啟航駛向塔蘭托。接管了該城防務,城頭全部部署他的嫡系部隊。

這使城內的親漢尼拔分子無法採取行動把城獻給迦太基軍。

漢尼拔等待了數日,直到情況變得非常清楚,再等也不會有什麽結果,他便放棄原計劃返回普利亞省(Apulia),在薩拉皮亞(Salapia)過冬。

在此期間,羅馬軍在薩謨奈與普利亞收復了若干城鎮之後也進入冬營—

費邊(Quintius Fabius Maximus)在斯威蘇拉。
他的兒子小費邊(Quintus Fabius Maximus Gurges )率領2個軍團在普利亞離漢尼拔不遠處。
森普羅尼烏斯(Tiberius Sempronius Gracchus) 在盧卡尼亞。
馬塞勒塞(Marcus Claudius)則在諾拉。

小費邊於次年(西元前213年)與二度當選的森普羅尼烏斯一起同為執政官。

羅馬方面此時已有野戰部隊22萬人,其中8萬人駐在漢尼拔附近。

雖然漢尼拔的兵力也許還不到4萬人,但是羅馬軍卻不準備引他出戰。事實上,在那一年中幾乎沒有戰事。

費邊在初春時曾攻打阿爾庇,趁著一場雷雨向迦太基-阿爾庇(Arpi)守軍發起突襲,攻占了一座城門。

這引起了一場長時間、激烈、然而勝負不決的巷戰。

雙方打得精疲力竭,這才出現休戰。在此停戰期間,羅馬人說服了阿爾庇人與一部分伊比利亞人歸順他們。

同時,費邊答應如果迦太基守軍對伊比利亞士兵的反叛不加干涉,他將讓他們自由離去。迦太基守軍於是同意投降並在薩拉皮亞重歸漢尼拔的隊伍。

第一次塔蘭托戰役(BC212)

漢尼拔不想收復阿爾庇,也無意與人數遠占優勢的羅馬軍團交鋒。

相反,在西元前213年夏,他重向塔蘭托進軍。

當初塔蘭托與羅馬結盟時有一批塔蘭托人質被帶往羅馬。

這些人質企圖逃跑,但被捉回從塔碧亞岩(Tarpeian Rock)這個懸崖上扔下去處死處決。

當這個消息於不久前傳到塔蘭托時,塔蘭托人被激怒了。

他們密謀把他們的城市獻給漢尼拔。一群佯稱出城狩獵獲得批准的年輕人去見漢尼拔

漢尼拔與他們達成協議,商定由他們接應迦太基軍進城;作為回報,他將尊重鎮民的公民權利。

漢尼拔要求塔蘭托人標記投靠迦太基人民房子。 沒有標記則屬於羅馬將被洗劫一空

此後數夜,反叛者領袖菲雷梅努斯夜夜出城打獵。天亮前返回時,他總是向門衛打口哨,門衛聽到後就放他進城。

與此同時,漢尼拔一邊派出努米底亞騎兵制造假象使敵兵誤認為他們是一支外出劫掠的孤軍,一邊神不知鬼不覺地把全軍轉移到距城十五英里的地方。

羅馬指揮官命令騎兵出去趕走努米底亞人,絲毫未發現迦太基的主力部隊。

同一天夜晚,漢尼拔菲雷梅努斯接上頭。菲雷梅努斯領迦太基軍向塔蘭托前進。他走老路由一道小邊門進城,背後跟著一隊迦太基兵。

到城門口,他引開了門衛的注意力,漢尼拔的先遣隊趁機衝進城門。與此同時,另一組反叛者殺死了主城門的衛兵,然後打開城門。

漢尼拔及其步兵就在城外等候,見城門大開便立即飛奔入城。

到黎明時,除了俯瞰海港入口處的一座城堡以外,迦太基軍團已控制了塔蘭托全城。

塔蘭托城將馬庫斯利維烏斯(Marcus Livius),當晚酒醉被羅馬號角驚醒,發現漢尼拔和10000的士卒在全市範圍內。許多羅馬士兵都睡著了或喝醉了他們跌跌撞撞到街上被殺...

唯一的城堡上的羅馬守軍打退了迦太基人的進攻。

漢尼拔猛攻不克。羅馬軍堅守城堡並得到羅馬艦隊的增援與補給。

又在普利亞過了一冬以後,西元前212年,漢尼拔重返塔蘭托,努力攻占那個城堡,大約與此同時,義大利南部的另外3個城市——梅塔蓬圖姆、圖里以及赫拉克利亞——脫離羅馬加入迦太基的事業。

e0040579_402152.jpg


這使漢尼拔得以控制義大利南部的大多數城市,留在羅馬手中的僅有義大利半島西南端的勒久姆(即今之雷焦)、布倫杜修姆(布林迪西)以及塔蘭托的那個城堡。

這座搭蘭托城堡繼續頂住了漢尼拔一次又一次的攻打。

第二次塔蘭托戰役(BC209)

西元前211年卡普阿向羅馬投降後,連年征戰幾乎從未得到過來自迦太基的任何增援,這使他軍中受過專門訓練的士兵數量大大減少。

同時他不得不完全就地取糧。在這種處境下他必須不斷向新地區轉移。

西元前209年,漢尼拔試圖在普利亞重新贏得支持但是沒有成功。他又在盧卡尼亞作戰失利,敗給了羅馬執政官孚爾維烏斯·弗拉庫斯

接著,正當漢尼拔為打破羅馬對考隆的圍困來到布魯堤翁之時,那一年的另一位執政官費邊開始圍攻塔蘭托。

費邊有兩個軍團是羅馬人攻占西西里後收編過來的。為了支援費邊的進攻,另有30艘羅馬五層劃槳戰船由海上向塔蘭托靠近。

漢尼拔立即趕去援救被圍的塔蘭托,但是他還來不及趕到該城,那裡的守軍指揮官就已將城獻給了羅馬人。

到此時,「拖延者」費邊顯然已經忍耐不住,放手讓其部下肆意劫掠。

該城的3萬名居民全部被賣為奴隸。

漢尼拔得悉塔蘭托已經陷落,就改道前往梅塔蓬圖姆。他企圖把,費邊從塔蘭托引走並誘使他進入伏擊圈。

但是費邊在出發前按慣例向諸神行了祭獻儀式並祈求神示。結果他發現神簽所示的徵兆不祥,故而不再出兵。

他可能對漢尼拔的真實用意早已有所覺察,因此巧作安排使他肯定能拿到這張他所想要的神簽。

古羅馬講究實際的將領們往往並不非常篤信宗教,然而卻慣於利用神示,讓神簽以他們所需要的內容出現。

據說漢尼拔最後只好在梅塔蓬圖姆對費邊開「大腸花論壇」€~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粉絲團

[PR]
by cwj36 | 2006-01-21 00:58 | 【HATG 漢尼拔兵臨城下】

諾拉僵持戰

羅馬不會亡
馬克盧斯 諾拉僵持戰


費邊與馬克盧斯

坎尼會戰後,漢尼拔的軍官們皆欲向羅馬進軍。漢尼拔讚揚他們的熱情。

漢尼拔在缺乏攻城器具或其他配套設備時,拒絕了這要求。

這使得其騎兵指揮官瑪哈巴爾(Maharbal)傷心欲絕,並寫道:「沒有人能一直護佑神的恩賜‧你漢尼拔懂得如何獲取勝利,可卻不懂的如何利用勝利 。」(Vincere scis, Hannibal; victoria uti nescis)

羅馬城是當時世界上設防最堅固的城市之一。漢尼拔知道,羅馬的力量取決於它是否能對意大利半島的其他城市與部落保持控制。

希望能夠勸誘他們廢除與羅馬的聯盟,並與迦太基戮力擊敗乃至摧毀羅馬的全部勢力。羅馬城也有重兵鎮守,而且也因為可以預料,羅馬公民將拼死保衛這座城池。

為此,漢尼拔認為必須首先擊垮羅馬全軍並在義大利其他地區瓦解羅馬勢力,然後才有可能進行攻城嘗試。

另一方面,羅馬在會戰後的一段日子裡,羅馬人變得亂作一團。

其於義大利半島裡最強大的軍隊被殲滅了,剩下的部隊卻嚴重地士氣低沉,而僅餘的執政官完全不被羅馬人所信賴。

這對羅馬人來說是軍事上的大災難。羅馬人在此外宣佈了一個全國哀悼日,因為每一位羅馬人皆有親友在此役裡陣亡

如此堅定的這些措施,“和平”一詞是被禁止的,哀悼限於僅30天,哀悼應該在一個月內完成;這些悼念儀式完成後,甚至禁止女性當眾落淚。

羅馬人甚至絕望至依靠人祭,兩次埋葬活著的人以祈求扭轉局勢,其將少數奴隸殺死並將其埋葬在公共集會場地。

元老院補選和羅馬人民接受費邊指導。 他們相信他的戰略之前是有缺陷的,但現在他們認為費邊靈巧的像神。

他走在羅馬街頭,保證羅馬最終勝利,在試圖安慰他的羅馬同胞。 沒有費邊的支持,元老院可能仍然受驚狀態。

全羅馬17歲以上的男子已有5分之1在一系列敗於漢尼拔的戰鬥中喪生。

17歲以上男子全部入伍,由此使城防兵力增加了4個軍團與1000名騎兵。羅馬史上破天荒第一次,奴隸與囚犯也被準予武裝並得到給予自由或赦罪的許諾。

然而羅馬元老院拒絕向漢尼拔支付贖金以換回他在坎尼俘獲的一萬名戰俘。

那些傲慢的元老院議員們宣布,這些俘虜本來就絕不應該投降。

為不放過一切機會爭取天佑人助,元老院派出一個代表團前往德爾法的神諭宣示所求神靈啟示羅馬如何才能平息眾神的憤怒,使國家消災除難。

西元前215年初,羅馬執政官大選在慘淡愁雲中落下帷幕,新當選的執政官是森普羅尼烏斯(Tiberius Sempronius Gracchus)和波斯圖米烏斯(L. Postumius Albinus),後者尚未走馬上任便在高盧陣亡,於是公民大會補選馬克盧斯(Marcus Claudius Marcellus)為執政官。

然而3月15日這天馬克盧斯宣誓就職時,晴空中傳來一聲霹靂,預言祭司認為是不詳徵兆,羅馬元老院於是逼迫馬克盧斯退位。

公民大會再次補選,投票結果是費邊代替馬克盧斯出任執政官。

此後3年,費邊家族主導羅馬政壇,費邊本人次年連任執政官,後年他的兒子成功當選。

因此在坎尼戰役以後事關羅馬生死存亡的三年間,費邊確保了他的戰略思想不折不扣地得以貫徹執行。

許多西方史學家認為是費邊幕後策劃了西元前215年春天的這個拉馬克盧斯下馬的插曲。

坎尼戰役以後羅馬局勢危如累卵,實在經不起另一場慘敗。

費邊顯然對馬克盧斯懷有疑慮,因為此人號稱「羅馬之劍」,擁有無以倫比的進取精神。

他膽大包天,攻擊性強,最喜歡跟敵人陣前單挑。

西元前222年,馬克盧斯第一次當選執政曾他親自宰了因蘇布雷人的酋長。

馬克盧斯獲得羅馬的武勇封號-「Spolia Opima」。

Spolia opima是古羅馬將軍單騎與敵將決鬥,殺死敵軍所奪得的武器, 被稱為羅馬歷史上最負盛名的榮譽封號,羅馬歷史上得到「Spolia Opima」只有3人。

漢尼拔戰爭初期,馬克盧斯一直擔任戰區司令官。

坎尼戰役爆發時,馬克盧斯在奧斯蒂亞海港統帥一支海軍,接到戰敗消息立刻派遣2000士兵火速馳援羅馬,加強城防。

第一次諾拉戰役

坎尼戰役後普利亞、薩謨奈及意大利中、南部其他省份的一些城市向迦太基人大開城門。

漢尼拔本人則進入薩謨奈,然後穿過該省進軍意大利半島西測的坎帕尼亞,尤其卡普阿人熱烈歡迎漢尼拔到來。

接著元老院命令馬克盧斯前往加努西奧,接手坎尼戰役的殘軍大約15000人。

漢尼拔在卡普阿停留時,馬克盧斯離開卡努西姆(Canusium) 轉移到了卡西利農。

卡西利農,從那馬克盧斯可以控制烏爾圖納斯河(即沃爾圖諾河)一線。這條河在當時標誌著羅馬與漢尼拔勢力之間的分界。

但是卡西利農離漢尼拔軍的駐地卡普阿不遠,因此羅馬軍在那裡正處於漢尼拔的打擊範圍之內。

儘管其羅馬遭到大敗,馬克盧斯卻還是決心一旦發現良機就向漢尼拔發動進攻。然而,他畢竟是一位訓練有素的軍人,若無獲勝良機,他決不會冒險妄動。

漢尼拔不久離開卡普阿,先是佯攻奈阿波利斯,然後直取諾拉。

他希望該城會不戰而降,但是諾拉仍對羅馬忠貞不貳。於是,漢尼拔轉而圍攻努克利亞。

圍困數周之後,該城終因糧絕投降,但其居民卻大多脫逃。征服者們將城中物資搶劫一空後遂放火將城焚毀。

第二次諾拉戰役

不久馬克盧斯就率領軍隊駐守坎帕尼亞重鎮諾拉(Nola),應對漢尼拔大軍的挑戰。

漢尼拔獲悉諾拉城有許多居民想要擺脫羅馬的統治。

於是他又重臨諾拉城下。此時,馬克盧斯已親自率兵入城。

漢尼拔遂至城外紮營。他屢次列出戰陣企圖引誘馬克盧斯出城與他交戰,但是羅馬軍卻不理睬他的挑戰。

日過一日,漢尼拔到城前列陣卻未見城內有任何反應。

最後,馬克盧斯認為時機已到。他顯然已觀察到或得到情報從而得知漢尼拔正計劃實施強攻。

馬克盧斯深知,這些部隊幾個月前才從漢尼拔大軍的合圍中死裡逃生,此時亟待恢複信心。

他在3座城門內列好戰陣,下令將糧草輜重放在城門外面,將羅馬步兵和騎兵放在隱蔽中路,同盟國騎、步兵以及輕步兵團則居於兩翼。同時,他派傷殘病弱士兵與非戰鬥人員防守城墻,令其後備隊保護城內補給。

部署完畢,他就在城內等待漢尼拔上鉤。

漢尼拔也等待了幾個小時(他已經等待了多日),希望馬克盧斯會出城來與他交戰。

直到下午過了一半,他決定發起進攻。士兵看到大批輜重牛車,立刻衝上去擄掠,表現得十分輕敵。

正當迦太基軍接近城墻之時,馬克盧斯命令同時打開打開城門,令其部下羅馬步騎兵突然衝向迦太基軍。漢尼拔沒有料到這一招,但仍然穩住了局勢。

他派騎兵發動反攻,阻止了羅馬軍的前進,然後成功地指揮全軍撤出了戰鬥。

漢尼拔見形勢不妙,主動撤軍。這是羅馬與漢尼拔較量以來有可能被視為成功的第一個羅馬野戰行動。盡管談不上是什麽勝利,然而羅馬人卻把它看成是提高他們士氣所十分需要的。

幾天之後,馬克盧斯留下一支人數眾多的守備部隊留守諾拉,自己則退入俯瞰斯威蘇拉的群山之中。他走不多遠,漢尼拔就來到阿切拉攻城。該城最終被攻破並遭焚毀。

e0040579_2495173.jpg


第三次諾拉戰役

一些不堪上述突襲騷擾之苦的薩謨奈地區酋長向漢尼拔求援。這位迦太基主將決定把馬克盧斯的注意力從這兒引開並乘機再度攻下諾拉。

他把他的大半部隊留在蒂法塔山上的營地中,自己親率一支精銳部隊來到諾拉附近。在那他與漢諾會師。

蒂法塔山可以讓他的騎兵和牛群活動,而在這樣的制高點位置同時被作為監視附近羅馬軍隊中的任何一個的活動。

漢諾剛從南方返回,帶來了已由迦太基到達此地的一部分新兵與戰象。

漢尼拔發現諾拉依然城防堅固、戒備森嚴。迦太基人正企圖衝進城去,可是城門卻當著他們的面被砰地一聲關上了。

原想用計拿下諾拉,現在既然不成,漢尼拔就包圍了它,意欲同時進攻所有的城門。

但是馬克盧斯已在主城門內拉起隊伍。他們衝出城門,隨之而來的是一場激戰。

突然雷聲隆隆,暴風雨大作。戰鬥只得停止,雙方各自收兵。漢尼拔接著就開始了一場正規的圍攻。

三天之後,一部分迦太基士兵離營去鄉村搶糧。馬克盧斯不失時機地率兵出城,面對迦太基大營擺開戰陣。漢尼拔接受了這個挑戰。

戰鬥在迦太基大營與諾拉城之間的一片平地上進行。

由於地面平坦,因此漢尼拔無法採用機動戰術,因為迦太基軍的任何調動都立即為城頭上的羅馬了望人員所發現。

戰鬥持續了好幾個小時,最後迦太基軍收兵回營,馬克盧斯也率部下返回諾拉。

雖然利維把這一仗說成是羅馬方面的一次大捷,但是事情很清楚,它不過是一場互無勝負的戰鬥。漢尼拔沒有被逐出陣地,只是各自回營而已。

然而,3天之後,漢尼拔確實受到一次沈重的打擊。

1200名伊比利亞與努米底亞騎兵倒戈投奔羅馬人。

漢尼拔軍中外逃投敵,這是非常罕見的,因為他有鼓舞部下追隨他的才能。這樣大規模的叛逃是見於史籍的唯一事例。

發生此事以後不久,漢尼拔便放棄圍攻諾拉,並撤除了他在蒂法塔山上的大營。

e0040579_1383035.jpg


漢尼拔揮師東進,進入普利亞,來到靠近阿爾庇(Arpi)的地方過冬。

費邊一如既往地小心謹慎,重點攻擊漢尼拔的義大利盟邦,而避免與他直接交鋒。

馬克盧斯卻不信這個邪,只要有機會就逼迫漢尼拔野戰。

雖然他敗多勝少,但堅韌不拔,屢敗屢戰,後來極大地消耗了漢尼拔的兵力。

古希臘哲學家波西多尼烏斯因此稱贊馬克盧斯費邊是「羅馬的劍與盾」。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粉絲團

[PR]
by cwj36 | 2006-01-20 17:44 | 【HATG 漢尼拔兵臨城下】

1740 紅溪慘案

e0040579_6251056.jpg


紅溪慘案也稱巴城大屠殺,是指1740年10月,荷屬東印度當局在爪哇的巴達維亞(今雅加達)大規模屠殺華人的事件。

因肇事地點之一為城西一條名為紅溪的河,故名。

1619年,荷蘭殖民者燕·彼得遜·昆佔領雅加達,並將其更名為「巴達維亞」。當時的巴達維亞人口稀少,缺乏糧食供應,同時四周也面臨當地穆斯林王國的敵視和威脅。

為了增加勞動力,發展經濟,鞏固據點,在荷蘭本國人不願意移民,當地土著有很少的情況下,荷蘭殖民當局開始從各地誘遷華人來巴城定居,甚至直接到中國東南沿海擄掠人口。

同時還頒布優厚政策誘使中國商船來前來貿易。到1682年,巴達維亞的華人已達3101人。

1690至1730年間是巴達維亞最繁榮的時期,荷蘭人把甘蔗種植引進爪哇,甘蔗種植業的迅猛發展導致了更多中國人的湧入。

隨著華人的大量湧入,殖民當局認為威脅到了其殖民統治。從1690年起殖民當局先後頒布了限制和禁止中國移民巴達維亞,但收效甚微。

1727年,殖民當局規定,凡是10年至12年內居留在巴達維亞的華人,未申領當局頒發的居留准許證者,一概配遣出境。

1736年進一步規定凡是1729年入境的華人,只有被認為有用的人才允許領取居留准許證,其他一概遣返。這些被遣返的「無用」華人很多被遣配到錫蘭、好望角等其他荷蘭殖民地充當苦力

1740年,隨著製糖業的衰退,失業華人增多,盜賊四起。由於警察抓獲的罪犯大多是穿黑衣黑褲的唐人,殖民當局下令,凡是看到穿黑衣黑褲的人,一律捉拿。

大批華人受到無辜的牽連,華人與荷蘭殖民者之間的矛盾進一步加劇。殖民當局強迫被捕的華人到錫蘭做苦力,在華人中逐漸有傳言這些流放者會在途中被拋入大海。一部分華人不願坐以待斃,逃至城外,公推黃班為首領,準備自衛。

但是一個叫林楚的叛徒向殖民當局告密,使得當局有所準備。

10月9日,殖民當局以華人準備攻城為借口,命令城內華人交出一切利器,同時挨戶搜捕華僑,不論男女老幼,捉到便殺,對城內華人進行血腥洗劫。

從9日至12日,城內華人被殺近萬人,即使關在監獄和臥病在醫院的也不能倖免,僥倖逃出者僅150人。

而城外華人不知消息已泄露,依舊按原計劃攻城。從9日至11日激戰三天,傷亡千餘人,終因孤軍奮戰,攻城失敗,被迫轉戰中爪哇。

紅溪慘案」發生後,荷蘭及殖民當局擔心中國清朝會採取報復行動,影響對華通商,使經濟利益受到損失。

1741年殖民當局派專使攜帶「說帖」前往中國,但是這份「說帖」並沒能傳呈到北京朝廷。

同時福建總督策楞、提督王郡將此事上奏朝廷。

後來經過反覆商議,清朝政府認為:被殺華僑是「內地違旨不聽招回,甘心久住之輩,在天朝本應正法之人,其在外洋生事被害,孽由自取」,「自棄王化」、「系彼地土生,實與番民無異」、是「彼地之漢種,自外聖化」,因此華人遭屠殺,「事屬可傷,實則孽由自作」,「聖朝」無須加以責備,只是禁止了彼此之間的通商貿易。

可見他們對中國移民的遺棄態度。

實際上,在清朝的史籍上,很少見到移民的記載。官方對他們不承認也不正視,反而規定,私自出國回來的人要予以追究,使得出去的人更不敢輕易回來。

(來源維基)
[PR]
by cwj36 | 2006-01-19 13:37 | 【荷蘭獨立Total War】

西元116年
圖拉真併吞底格里斯河、幼發拉底河


西元115年圖拉真啟程返回安條克過冬,這時敘利亞發生了一場大地震,許多城市遭受損失,安條克受損尤其嚴重,自圖拉真在此過冬之際安條克聚集了大批法律、外交、貿易或旅遊部門的相關人員,許多人員都受了傷,圖拉真的住宅也被毀壞,他本人也險些處於危險之中。

由於地震的發生,圖拉真推遲了入侵帕提亞腹地的軍事行動。不過在西元116年開春時他率軍重新進入敵人的國土。

由於底格里斯河附近缺少植被和上好的木材用來建造戰船,所以圖拉真去年就用在尼西比斯附近的森林提供的木材建造了戰艦。

他把艦隊分成兩部分,一支駛入幼發拉底河,他本人率領另一支駛進瓦貢斯附近的河流順流而下討伐公開和他唱對臺戲的阿狄亞貝尼國王美巴撒佩斯

圖拉真費了很大功夫來在格德亞恩山脈一側的河流上架橋,因為帕提亞人在河的另一邊不斷採用各種方法阻止他。

但是圖拉真擁有足夠數量的戰船和士兵,他把許多快船集中在一起,其餘的船隻繫在一起並排放置在快船前面,並在這些船上搭載了數量龐大的重步兵和弓箭手,然後一起向對岸猛衝好像他們要渡過河來作戰。

這種成功戰術的運用使得帕提亞士兵們一看到這麼多的戰船一下子出現在他們面前而驚慌失措,立刻離開缺乏林木掩護的河灘。

羅馬人成功渡過了河占領了整個阿狄亞貝尼及其首都阿貝拉。

阿狄亞貝尼曾在西元 66-70年的猶太戰爭中給予猶太人支援,所以圖拉真占領此地也帶有報複意味。

這裡靠近尼尼微城,周圍大片領土都是古代亞述的領土。而昔日亞歷山大打垮大流士的高加米拉戰場和阿貝拉城也在這一地區內。

圖拉真把該王國解散並入新建的亞述行省。亞述行省顯然涵蓋的領土的阿迪亞波納,以及一些措施似乎已經被認為是對印度貿易財政管理。

但羅馬亞述行省很快就在西元118年消失,只持續了兩年(116-118 AD)。
[PR]
by cwj36 | 2006-01-18 03:07 | -古羅馬資料區-



克羅頓(Croton)是古希臘南義大利殖民地在大約西元前710 年, 由Achaeans 建立。克羅頓的米倫為最著名的角力選手,贏得了多次奧運會和皮松運動會的冠軍。他的名字至今仍是驚人力氣的代名詞。據說他曾肩扛公牛通過奧林匹克體育場。數學之父畢達哥拉斯也是在克羅頓發展Mathematikoi學派。
克羅頓人, 非常愛好運動; 並且他們的軍隊有強大和堅強的戰士。 他們有一直訓練的健身房, 因此他們的軍隊力量強大。 他們並且為了健康並且克羅頓變得希臘世界知名的醫學中心。
克羅頓城市被毀壞了在皮洛斯(Pyrrhos)與羅馬統一南義大利的戰爭期間。

..

..

[PR]
by cwj36 | 2006-01-15 17:32 | -古羅馬資料區-

Skoutatoi

e0040579_198992.jpg


司寇塔托

裝備有鎖子甲或胸甲與頭盔,手持大型圓盾護身,武器為長達4米的長槍和劍。

kontarion長矛(約2到3米),kontarion使用由每個第一行列chiliarchia為了避開敵人騎兵(營)。
skouton(σκούτον):橢圓(後來的風箏形)屏蔽用木頭做的,涵蓋皮革和鋼筋。
spathion (σπαθίον)典型的羅馬spatha一個長劍(約90厘米),雙刃,非常沉重。
paramērion (παραμήριον)彎刀般的劍,佩在腰間。

line
Pig's Head 或wedge
foulkon
parentaxis

前四排和後四排是重步兵,中間四排是弓箭手
弓箭手往兩翼展開後
後排士兵往前遞補或是後排士兵往兩翼展開變換

e0040579_8555939.png


Kite Shield
風箏盾可以保護車手的腿在馬背上使用,並且涵蓋了步兵從肩膀到膝蓋的時候。 些時候,11 世紀的風箏盾有圓形的上邊緣(也稱為淚滴盾 ),與外凸的形狀。 在護罩的頂部的曲線變得不那麼突出作為世紀的發展,並在13 世紀初成為完全平坦化。


Parma圓形的盾牌


在公元4世紀,一些Scirii居住在喀爾巴阡山 ,在那裡他們被打敗了匈奴 。 在本匈奴“領袖匈人帝國的高度阿提拉的Scirians結盟自己與阿提拉和他提供了有力的步兵。 在匈人帝國解體後,Scirii的一部分加盟與西方的哥特和東哥特人 ,而其他人成為foederati在羅馬帝國。 奧多亞塞 , 意大利的第一位國王 ,是半Scirian。

小盾兵”(佩爾塔斯泰Peltastoi)的兵種。這種小盾兵正是公元前4世紀,伊菲克拉提斯軍事改革中誕生的同名兵種(佩爾塔斯泰Peltastoi)的複活,這一兵種介於重裝步兵與輕步兵之間。
當交戰的雙方開始接近,率先發起進攻的必然是弓箭手們,他們使用Solenarion發射梭鏢形成長距離的火力彈幕,在敵軍做出反擊前擾亂並阻礙他們的前進。當敵軍逐漸靠近,弓箭手們便開始發射普通尺寸的箭枝,之後投石兵和標槍兵們開始攻擊。當雙方的軍隊即將正面接觸,“準備”(Prothumos)就會下達,命令士兵拿起武器準備戰鬥。在方陣中矛是最主要的武器。即便使用較短的長矛(Kontarion),仍有四根矛尖超越最前排的行列。當進攻的敵軍是騎兵時,陣列的第一線由一排持重矛(Menavlia)的矛兵(Menavliatoi)支援,矛托頂地斜撐朝向敵軍。為了阻擋騎兵沖鋒時的沖擊力,亦或是敵軍士兵進入攻擊範圍之內,最前排的士兵將提起長矛。當敵軍開始突破最前線,前鋒(Promakhoi)們將放棄長矛,轉而依靠徒手武器,如劍或斧子。現代的模擬戰鬥顯示,在手持單手武器和盾牌的穩固線列後安置幾排長矛手的戰術是十分有效的,面對這種陣型的人感受到很難抵禦來自不同開口處的同時到來的突刺和劈砍攻擊。
[PR]
by cwj36 | 2006-01-15 00:06 | 山之機

彼得大帝-土耳其大包圍

1711年 第三次俄土戰爭爆發
彼得大帝親征普魯特河
陷入土耳其和韃靼軍隊的重圍


瑞典在波爾塔瓦戰敗後,幾千個瑞典軍戰俘被俄軍調派往建設聖彼得堡,查理十二世設法與約1,500人逃離往摩爾達維亞的蒂吉納,然後由鄂圖曼土耳其保護控制,並在回瑞典前曾經歷五年時間的流浪生活。

e0040579_8225032.jpg查理十二世戰敗後逃至鄂圖曼土耳其的流浪生活,說服了蘇丹艾哈邁德三世(Ahmed III)向俄國進攻,第三次俄土戰爭爆發。

艾哈邁德三世(1673年出生,1736年7月1日逝世於君士坦丁堡)是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蘇丹,他的統治時期是從1703年到1730年。

由於當時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與俄國的關係日趨緊張,艾哈邁德三世靠近英國。

1709年瑞典國王查理十二世在波爾塔瓦戰役戰敗後逃亡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受到艾哈邁德三世的保護。

1711年他的軍隊徹底包圍了俄軍,這是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對俄作戰的歷史上最大的勝利了。

彼得大帝感到不安的是瑞典國王查理十二在土耳其境內避難的問題。要求艾哈邁德三世引渡查理十二,但沒有成功。

查理十二要求艾哈邁德三世對俄開戰,1710年歲末,土耳其對俄國宣戰。

彼得大帝葉卡捷琳娜皇后一起參加入侵土耳其普魯特(Prut)河流域的遠征。

土耳其人和韃靼人不是彼得估計的六、七萬人,而是十八萬。他們成功地包圍了總共只有四萬名官兵的俄國軍隊。

土耳其人比俄國人多三倍,占絕對優勢,7 月20日,土耳其軍無論如何也對付不了能征善戰的俄國軍隊。戰鬥持續了三小時,有七千土耳其人被擊斃。

俄國的大炮使土耳其的軍隊受到的傷亡尤重。雙方激戰後,俄軍彈盡糧絕,彼得大帝被迫求和

彼得大帝派出特使跟土耳其求和,幾個小時令人難以忍受的等待過去了,但並未見對方作答。在土耳其軍隊總司令帳篷裏正在進行著一場激烈的爭論

克裏米亞汗堅持毫不妥協的立場——只有進攻。他認為,俄國軍隊處在高地,像手掌上一樣,攻打他們猶如探囊取物,他已估量過能繳獲多少戰利品,能抓多少俘虜。

波尼亞托夫斯基伯爵是總司令的軍事顧問,代表瑞典王查理十二的利益,他表示支持克裏米亞汗的意見。

彼得大帝演出霸王別姬


與此同時,對於身陷包圍圈中的俄國軍隊來說,每過一個小時都是對它的力量的消耗:人沒有糧食,馬沒有飼料。

營中缺水,因為靠近水源的地帶被對岸韃靼人和瑞典人的火力控制著。視力可及的前方是敵人的篝火和馬群。敵人精銳部隊就在幾百步開外的地方紮營:士兵活動的景象歷歷在目,而且不時可以聽到有斷續的陌生口音傳過來。

俄國將士已是第二個晝夜沒有合眼了,甚至連彼得大帝的鋼鐵神經也挺不住了。

一位丹麥公使在日記中寫道:“當沙皇陷人土耳其軍的重圍之後,絕望已極,發瘋似地在兵營裏跑來跑去,捶胸頓足,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他的左右大多認為,此番陛下所受的打擊過於沉重。軍中眾多的軍官眷屬,啼泣不止,”葉卡捷琳娜身邊的侍女、女官也失聲痛哭。

6月 9日彼得大帝曾建議葉卡捷琳娜離開軍隊到波蘭去,那兒安全,也用不著苦等遠征結束,但她斷然拒絕這樣做。

e0040579_115446.jpg

(:葉卡特琳娜皈依東正教前的名字是瑪爾塔。是立陶宛農民的女兒,在大北方戰爭中,在馬裡恩波爾附近成為俄軍的俘虜,不久為彼得大帝所寵。

彼得大帝死後,得到近衛軍的支持,於1725年加冕成為俄羅斯帝國女皇-凱薩琳一世 Catherine I)



 最後, 7月11日,在和約簽訂的前夜,彼得大帝在軍事會議詳細制定了突圍計劃:決定扔掉影響部隊迅速行動的一切多餘東西,只把“拉炮車的好馬隨軍帶走,將劣馬宰而食之,”將現存食品分給全體將士。

彼得大帝參加的一次軍事會議上作出的上述決定,清楚地說明:俄軍寧死不降,寧死不當俘虜的堅強決心。

據說 7月10日,當普魯特局勢正值緊張的時候,彼得大帝立下了一紙遺囑。

「“樞密院諸大人同鑒。朕須向諸位澄清下列事實,即朕與朕統領之軍隊在此次征戰中並無失誤和過錯可言,失利乃因情報失實,我軍不幸被四倍於我之土耳其兵力所包圍,接應路線均遭切斷,除非神靈出現,否則人力實難以將敗局挽回,朕亦將淪為土耳其人之階下囚。……如朕不幸戰死沙場,一俟死訊證實,望從速另立賢君。”」

可見彼得大帝當時被包圍時絕望的情形。

土耳其人其實很害怕



  彼得大帝對土耳其軍營的內情也不甚了了。俄國軍營只能猜測有炮轟土耳其的結果,但並無確鑿的情報足資證明。

據英國駐君士坦丁堡公使薩頓向倫敦報告說,土耳其三次企圖襲擊俄國人,結果折損八千人。

“如果俄國知道土耳其人驚恐異常,鬥志喪失殆盡,他們定當發揮己方優勢,繼續炮轟,然後出擊,土耳其定會全殲無疑。”

為什麼土耳其人急於講和?這是因為他們已不堪俄國人“頑強精神”的折磨,他們萬萬沒有料到會遇上“這麼可怕的對手”,故此他們寧願逃走也不願和俄國人遭遇,以保全自己的性命。

  可惜彼得大帝也並不知曉自己部隊打仗的全面情況。一次騎兵團團長倫內奉命攻佔布勞洛夫城成功。土耳其軍隊的交通線被截斷,面臨被包圍的危險。

但倫內的緊急報告被土耳其人半途截獲,結果報告沒有送到彼得手,而落入了土耳其總司令手中。

  瑞典國王查理十二得悉和約簽訂之後立刻策馬向土耳其軍營奔去,徑直闖進總司令的帳篷。

國王怒不可遏,土耳其總司令倒還能沉得住氣。查理十二質問他為什麼單方面和彼得大帝講和不等總司令回答,他又接著建議總司令從速選派兩、三萬人馬,他可以把俄國沙皇擒來見土耳其人。

查理十二氣的跳腳



  查理十二的指責遭到總司令的反駁。他提醒查理十二不要忘記波爾塔瓦戰役:“陛下還沒吃夠他們的苦頭,我們可是看見了,您要是願意打就請便吧,我可是要和平,我不能撕毀和約。”

查理十二國王沒有告別就從總司令的帳篷里衝出來,直奔克里米亞汗而去。他說服克里米亞汗重開戰火。但克里米亞汗不敢違抗土耳其總司令的旨意。

查理十二氣的跳腳,眼睜睜看著勝利的果實飛了。

在俄國與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簽署簽訂普魯特和約的條約中俄國向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割讓亞速城,摧毀所有拆毀亞速海沿岸的工事與沿兩國邊境建立的要塞,保證今後不介入波蘭和哥薩克的內政。

雖然如此在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內部許多人覺得這些條件依然太寬鬆了,因此兩國之間幾乎重新爆發戰爭。

【YouTube】土耳其賭局 Turkish Gambit

「查理十二啊~果真靠他人打仗會失敗...ccc」............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6-01-14 03:58 | 【彼得大帝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