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年 11月 ( 2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e0040579_1375283.jpg薔薇戰爭(玫瑰戰爭)(Wars of the Roses):(1455~1485)

(1).原因:戰時在法國駐防和作戰的英國軍隊撤回英國,成為無以維生而慣於為非作惡的浪人,大貴族們繼續豢養武裝扈從,也常與鄰近的騎士鄉紳結託,〝私黨與庇蔭〞之風滋盛。

薔薇戰爭便因金雀花王朝的兩大支裔約克家( the House of York)與蘭加斯特家 (the House of Lancaste)r的相爭而起,約克家配白玫瑰為識,蘭加斯特家配紅玫瑰為識,故名。兩派貴族爭奪王位。

(2).經過:1455因( Richard of York)舉兵而爆發,1460約克家戰勝,愛德華四世(Edward Ⅳ)(1461-1483)即位,逝後弟 李查三世(Richard Ⅲ)殺愛德華五世 (Edward Ⅴ)(時年12歲)及其幼弟,為人所不容,於是亨利都鐸(Henry Tudor)(蘭加斯特家的遠裔)興兵擊殺 李查三世,取得王位為亨利七世,此即英國著名的都鐸王朝(The House of Tudor,1485~1603)建立之始。

(3).影響:薔薇戰爭影響於英國人民的是政治穩定與生活安全的喪失,而對於舊貴族階級則因每一戰役都是舊封建家族喪亡纍纍,而每次勝負的變化都繼以大規模生命財產的收奪,所以經玫瑰戰爭,英國王權受大封建貴族箝制的時代從此過去,英國封建制度受到最後的致命打擊。王權鞏固,從此形成民族國家。

薔薇戰爭

1337年至1453年間,英國和法國斷續進行了長達百年的戰爭。在這百年戰爭中,英國的各封建貴族都建立有自己的武裝。這種武裝力量體制同外敵作戰也許還管用,但對於維護內部政權來說不啻是一種禍根。

在這百年戰爭之後,英國內部各封建貴族利用自己手中握有的武裝蠢蠢欲動,企圖掌握國家的最高統治權。

經過一番分化組合,貴族分為兩個集團,分別參加到金雀花王朝後裔的兩個王室家族內部的戰爭。其中,以蘭開斯特家族為一方,以紅薔薇為標志;以約克家族為另一方,以白薔薇為標志。這兩個封建集團之間為爭奪王位繼承權進行了長達30多年的自相殘殺。由於這次戰爭以薔薇為標志,所以稱為“薔薇戰爭”。薔薇又名玫瑰,所以也叫“紅白玫瑰戰爭”。

1327—1377年是英國歷史上金雀花王朝愛德華三世在位時期。1376年長子愛德華死後,王位幾經更替,傳位於亨利六世
在百年戰爭中,英國遭到慘敗,這不僅引起農民而且也引起富裕市民和新興中小貴族的不滿,因而爆發了農民起義。

起義軍處死了一批罪大惡極的貪官污吏,嚇壞了新興中小貴族和富裕市民,他們寄希望於改朝換代,因而支持約克家族奪取政權。1455年,亨利六世患病,約克家族的理查公爵被宣布為攝政王。蘭開斯特家族對此不能容忍,依靠西北部大封建主的支持,廢除攝政,雙方的長期混戰從此開始。

1455年5月,亨利六世下令在萊斯特召開咨議會。約克公爵以自己赴會安全無保證為理由,率領他的內佷、驍勇善戰的沃里克伯爵及數千名軍隊隨同前往。亨利六世在王後瑪格利特和執掌朝廷大權的薩姆塞特公爵的支持下,也率領一小股武裝赴會。5月22日,雙方在聖阿爾朋斯鎮附近相遇。

約克公爵於上午10時下令向搶先佔據小鎮的亨利六世軍隊發起進攻。經數次衝鋒,亨利六世的軍隊招架不住,吃了敗仗,死亡約100人,亨利六世中箭負傷,藏在一個皮匠家中,戰鬥結束後被搜出捕獲。

1460年7月10日,雙方在北安普頓發生第二次戰鬥。戰鬥中又是沃里克伯爵率軍打敗了蘭開斯特軍隊,隨軍的亨利六世再次被抓住(@@)。這兩次勝利衝昏了約克公爵的頭腦,他未與親信貴族磋商就提出了王位要求,迫使亨利六世宣布他為攝政和王位繼承人,這就意味著亨利六世的幼子失去了王位繼承權。

王后瑪格利特聞訊大怒,她從蘇格蘭借到一支人馬,集合了追隨蘭開斯特家族的軍隊,在約克公爵的領地騷亂。約克公爵匆忙湊到一支幾百人的隊伍,前去征剿,由于輕敵冒進,被包圍在威克菲爾德城。12月30日,在內外夾攻下的約克軍四散逃跑,約克公爵及其次子愛德蒙被殺死,約克公爵的首級還被懸掛在約克城上示眾,並扣上紙糊的王冠,用以譏諷。

但約克公爵19歲的長子愛德華於1461年2月26日進入倫敦。3月4日,他在沃里克伯爵和倫敦上層市民的支持下自立為王,自稱愛德華四世。他知道瑪格利特決不肯罷休,遂在一些大城市召集到一支部隊,向北進發,去打瑪格利特。

1461年3月29日,雙方在約克城附近展開決戰。蘭開斯特軍隊有2.2萬餘人,遠遠超過了約克軍。當時蘭開斯特軍隊處於逆風之中,撲面的風雪打得他們睜不開眼睛,射出的箭也發揮不出威力。而約克軍隊則借強勁的風力增加了發射弓箭的射程,並蜂擁衝上山坡,使蘭開斯特軍隊損失慘重。

蘭開斯特軍隊為扭轉被動的防守局面,決定向山下的敵人發動反攻,雙方一直激戰到傍晚,仍然難分勝負。這時,約克軍隊的後續部隊趕到,這支生力軍向蘭開斯特軍隊未設屏障的一側發動進攻。蘭開斯特軍隊抵擋不住,被迫退潰。

約克軍隊一直追殺到深夜。瑪格利特帶著亨利六世和少數隨從倉皇逃亡蘇格蘭。這次戰役的勝利使愛德華四世的王位暫時得以鞏固。

1465年,亨利六世再次被俘,被囚禁在倫敦塔中,瑪格利特只好攜幼子逃往法國。
玫瑰戰爭中這幾次大戰役,都使用當時特有的戰法,即雙方騎士乘馬或徒步進行單個分散的搏鬥。通過交戰,雙方共損失5.5萬人以上,半數貴族和幾乎全部封建諸侯都死掉了。

在以後的戰爭過程中,約克派內部矛盾激化起來,最高統治權幾度易手,集中表現在愛德華四世和沃里克伯爵的鬥爭上。愛德華四世趁沃里克不在倫敦之際,召集一支部隊離開倫敦北行,他一面鎮壓北方叛亂,一面迅速擴軍。

沃里克在愛德華的大軍面前不得不逃亡,投靠法王路易十一。不久,沃里克在路易十一支持下,捲土重來,打回英國。這回輪到愛德華四世逃亡,他逃到尼德蘭,依附於他妹夫勃艮第公爵查理

1471年3月12日,愛德華四世利用英國人對沃里克普遍反感的情緒,親率軍隊與沃里克在倫敦以北的巴恩特決戰。

愛德華四世共有9000人的軍隊,而沃里克卻有2萬人的軍隊,由於力量懸殊,愛德華四世決定先發制人,清晨4時許,他率軍在濃霧中發起攻擊。

沃里克本人被殺,其部下戰死者達1000人。接著在5月4日,愛德華四世又俘獲了從南部港口威第斯偷偷登陸的瑪格利特王後,將她和她的獨生幼子及許多蘭開斯特貴族殺死。之後又秘密處死了囚禁的亨利六世。

e0040579_1385682.jpg至此,蘭開斯特家族被誅殺殆盡,只有遠親里士滿伯爵亨利·都鐸流亡法國,他聲稱自己是蘭開斯特家族事業的繼承人。

1471—1483年,英國國內恢復了和平,愛德華四世殘暴地懲治了不順從的大貴族。1483年4月愛德華四世死後,其弟理查登上了王位,他也同樣使用殘酷和恐怖的手段處決不馴服的大貴族,沒收其領地。

他的所作所為,反而促使蘭開斯特和約克家族都聯合在蘭開斯特家族的亨利·都鐸周圍來反對他。1485年8月,理查同亨利·都鐸的5000人的軍隊激戰於英格蘭中部的博斯沃爾特

戰爭的緊要關頭,理查軍中的斯坦利爵士率部3000人公開倒戈,約克軍遂告瓦解,理查三世戰死,從而結束了約克家族的統治。出身於族徽為紅玫瑰的蘭開斯特家族的亨利·都鐸結束了薔薇戰爭,登上了英國王位,稱亨利七世

為緩和政治緊張局勢,他同愛德華四世的長女伊麗莎白(約克家族的繼承人)結婚後,將原兩大家族合為一個家族。

在這次薔薇戰爭戰爭中,蘭開斯特家族和約克家族同歸於盡,大批封建舊貴族在互相殘殺中或陣亡或被處決。

新興貴族和中產階級的力量在戰爭中迅速增長,並成了都鐸王朝新建立的君主專制政體的支柱。從這個意義上說,薔薇戰爭是英國專制政體確立之前封建無政府狀態的最後一次戰爭。
[PR]
by cwj36 | 2005-11-26 16:22 | 【英、法、蘇、愛篇】

The naval Battle of Goodwin Sands
(The Battle of Dover)
英吉利共和國航海條例
荷蘭人忍無可忍~
荷蘭海軍名將 特羅普不降旗~全面抗英



第一次英荷戰爭從1652年一直打到1654年,持續了兩年。戰爭的爆發是必然的,但是開始卻似乎是偶然的。竟是一面旗幟引發的血戰。

發生與1652年5月29日的古德溫暗沙之戰也稱多佛爾海戰,是第一次英荷戰爭的直接導火索。

經過多年的內戰,英國議會軍終於戰勝王黨軍,新教議員奧利佛.克倫威爾宣佈成為護國公,成為英吉利共和國的領袖。

在內戰期間,英國海外貿易幾乎停滯,另一個新興的海洋國家,英吉利海峽對面的荷蘭聯省共和國趁機填補了英國人在海運業的空缺,迅速的成長為“海上馬車夫”。

內戰結束後,英國人發現他們的海運帝國被荷蘭完全取代了,做為一個老牌海洋國家,英國人是無法忍受競爭對手存在的,但是剛從內戰的消耗中解脫出來,英國還沒有準備好打一場大規模的戰爭,只能慢慢恢復自身的實力。

英國議會與1651年10月通過了《航海條例》,目的很清楚,就是打壓荷蘭的海上貿易。

1652年初的一次衝突更加加劇兩個國家之間的敵視:喬治 愛司句 (George Ayscue)將軍指揮英國艦隊在巴巴多斯捕獲了27艘違反禁運與英國王黨進行貿易的荷蘭商船。

受到刺激的荷蘭人開始了積極做戰爭準備,而英國早就在為這場即將到來的大戰做準備了。雙方在備戰的同時,依然保持了一定的克制,雖然摩擦不斷,但是還不至於劍拔弩張……如果沒有發生1652年5月29日的那場意外,說不定戰爭會推遲很久。

1652年5月29日一支荷蘭商船護航艦隊遭到暴風的襲擊,他們努力的在狂風巨浪中搜尋躲避風暴的庇護所,最初他們在佛蘭德斯下錨但是此地依然無法躲避風暴,船隻被風暴扯斷錨鏈後被吹過海峽,漂到英國海岸,終於在南佛蘭附近,遭受磨難的荷蘭人找到了避風港。

艦隊指揮官,海軍上將特羅普將他們的船駛入唐斯,提交申請要求在英國水域拋錨避難。他派2名使者帶著給英國準將波恩(Bourne)的信前往唐斯,告訴他他們目前的困境,作為不請自來的客人,他們對波恩特羅普的名義給予了足夠的禮節後然後提交了申請, 波恩對他們送上申請表示了謝意,允許荷蘭人在唐斯避風。

波恩指揮一支由9艘戰艦組成的分隊駐泊於唐斯北面水域內的古德溫暗沙,而英國名將羅伯特.布萊克指揮一支由25艘戰艦組成的分隊在唐斯西南方的拉伊錨地下錨,監視著荷蘭艦隊的一舉一動。

在抵達多佛爾前,特羅普遇到了一支荷蘭的戰艦護衛的從地中海開回來的7艘荷蘭商船,護衛司令告訴特羅普,他們一周前與由安東尼.楊指揮的英國分艦隊的衝突:荷蘭人根據《航海條例》向英國船行禮後,仍然遭到了英國戰艦射擊,只是沒有損失。

特羅普,這位脾氣暴躁的荷蘭主將是無法忍受越來越多的英國人的騷擾的。

荷英雙雄第1次PK戰


特羅普沒有按申請的那樣前往唐斯,而是率領艦隊開進了拉伊灣,布萊克的英國艦隊正在那裏避風。

根據克倫威爾的法令,所有經過北海和英吉利海峽的船隻必須降旗向英國國旗致敬。在面對布萊克時,特羅普遲遲不肯下旗致敬,布萊克下令鳴炮警告。

第一炮時,荷蘭人依然毫無反應,第二炮時,荷蘭國旗依然飄揚在桅杆頂上,英國人無法忍受,布萊克又下令開第三炮。

英國人鳴炮示警的方式很霸道,用實彈朝荷蘭艦隊所在的方向射擊,正是這第三次鳴炮示警惹出了大麻煩,打了第一次英荷戰爭的第一炮。

布萊克詹姆斯號旗艦這一炮打的奇準,擊中了特羅普的船,打傷了幾個水手。特羅普迅速的做出了符合他性格的回復:他的旗艦布雷得羅德號(Brederode)的側舷齊射,雙方戰鬥就這麼開始。

戰鬥是在對荷蘭人不利的情況下展開的,經歷了風暴後的荷蘭船隻都有所損傷,而且還有商船要護衛,英國戰艦火力強大,船體堅固。

海戰開打之後,英將波恩也指揮他的分隊從唐斯出港參加了戰鬥,攻擊荷蘭艦隊陣線中的後衛,英國人將荷蘭人的陣線分成數段,集中攻擊。

2小時的戰鬥很快就被夜幕的降臨打斷了,在夜色中,特羅普指揮荷蘭艦隊組成防守陣型,護送著商船返回了本土。

荷蘭損失了2艘戰艦,布萊克的旗艦“詹姆斯”號被射穿了70多個彈孔。

雙方都受到了不小的損傷,英國人很幸運,沒有損失戰艦,荷蘭人損失了2艘船:Sint Laurens號被俘虜,英國人將她拖回港口,解散了船員,將船變賣掉了。

Sint Maria號被擊傷,在俘獲了全體船員後,她被放棄了,荷蘭人不久後發現了漂回荷蘭海岸的Sint Maria號,她被猛烈的炮火打的支離破碎,完全沒有修復的價值了。

事後,特羅普布萊克提出要求賠償和道歉,布萊克拒絕了他的要求。

特羅普的建議下,荷蘭聯省議會組建了龐大的艦隊,特羅普急與尋仇,他對於自己擅長的近距離混戰非常自信,這位英勇善戰的主帥將率領荷蘭艦隊踏上征途.

特羅普被解職


1652年6月,英國共和國議會派遣羅伯特.布萊克率領一支艦隊前往北海襲擊正在那裏進行捕撈作業的荷蘭捕撈船隊。同時派遣喬治 愛司句(George Ayscue)指揮20艘戰艦去截擊通過多佛海峽的荷蘭商船隊。

6月初,喬治 愛司句在加萊附近海域截獲了荷蘭商船隊,經過激烈交火,他成功的摧毀了護航隊,捕獲了大量的商船。荷蘭主帥特羅姆普收到消息後,立即率領荷蘭艦隊主力出海尋仇。

在唐斯,他找到了喬治 愛司句的分隊,實力對比是4:1,荷蘭人占了絕對優勢。喬治 愛司句被迫採取防守陣型,向英國港口退卻,荷蘭人想一口吃掉這支小艦隊,可惜風向不利,望著喬治 愛司句的船越走越遠,特羅普滿懷鬱悶,氣不打一處出,於是決定掉頭前往北海去尋找布萊克的分隊。

布萊克指揮的分隊此時已經成功的驅散了荷蘭在北海的鱈魚捕撈船隊,收穫頗豐,並放出風去,說要在奧克蘭和設德蘭群島之間設伏,伏擊一支從荷屬東印度返回本土為躲避英國艦隊而繞道蘇格蘭水道的荷蘭商船隊。

特羅普從被英國人驅散的荷蘭捕撈船上的水手口中得知了這一消息,立即率領艦隊前往設德蘭群島,尋找布萊克決戰。

6月26日他發現了在設德蘭的布萊克艦隊,英國人還沒有與他交戰,上帝卻在與荷蘭人作戰了。

一場風暴突襲了荷蘭人,西北風將荷蘭艦隊吹的七零八落,龐大的編隊也潰散了,而布萊克的英國艦隊卻躲在桑德灣裏避過了這場風暴。

特羅普最後率領不到40艘戰艦回來荷蘭(其餘被風暴吹散的戰艦陸續返回),最後一共有12艘戰艦或是觸礁或是擱淺損失掉了。這場失敗,使得特羅普的政敵們有了攻擊他的藉口,不久,他被聯省議會很不體面的罷免了。

但是,荷蘭缺乏一位能夠服眾主帥,特羅普在水手之間的威望是當時任何人都取代不了的,新的主帥還是來了,但是等待他的將是水手們的冷遇和譏諷。
[PR]
by cwj36 | 2005-11-21 04:50 | 【特羅普Total War】

皮洛斯的馬其頓王

皮洛斯的馬其頓王

與利西馬庫斯的爭奪

伊庇魯斯 (Epirus)大王皮洛斯曾2度成為馬其頓王......一次在西元前288-284年 ,另一次在西元前273-272年。

安提柯一世在前301年的伊普蘇斯戰役遭到其他繼業者聯合攻擊而戰死沙場,他的兒子德米特里一世逃回希臘,並在那裡重整旗鼓。

德米特里一世瘋狂的擴軍讓所有鄰國,甚至遠在亞洲和他沒有接壤的、他名義上的盟友塞琉古都感到害怕。

現在,色雷斯和小亞細亞西部的統治者利西馬庫斯、鄰國伊庇魯斯嶄露頭角的年輕國王皮洛斯、從十幾年前毀滅性失敗中恢複過來的埃及法老托勒密一世再次聯合起來對抗這個野心勃勃的強大對手,甚至塞琉古也終止了和他的同盟關系,轉而在外交上支持聯盟。

習慣了輕徭薄賦的馬其頓人現在越來越無法忍受德米特里一世的橫征暴斂,在外界的煽動下嘩變了。

一大批前線部隊嘩變倒戈投靠了皮洛斯,部分馬其頓東部省份投降了利西馬庫斯。德米特里辛苦征募來的部隊,瞬間有很大一部分反而成了敵人。

在內外交困之時,絕望中的馬其頓王後、安提柯之母菲拉深感自己沒有能控制住馬其頓人的人心,服毒自殺了。同時,托勒密帶領艦隊在雅典登陸,雅典人叛亂並且投靠了托勒密。

德米特里一世此時決定進行一次驚天大冒險。他先利用還算完整的海軍擊破了托勒密的艦隊,派安提柯帶兵收複雅典,負責希臘地方的軍事,然後率領一部分步兵和騎兵突然在小亞細亞登陸,沿著亞歷山大的路線再次東征。

這次東征初期頗為順利,但是士兵們拒絕再為他近乎瘋狂的遠征計劃送命,最終,在小亞細亞東部擊敗了塞琉古的一支軍隊,逼近敘利亞之後,發現逃兵日益增多,擔心自己剩下的士兵再次嘩變的德米特里一世無奈之下投降了塞琉古

塞琉古軟禁了他昔日的岳父(現在是他的親家,他兒子的岳父,因為他女兒已經改嫁給塞琉古的兒子安條克),給了他帝王般的體面待遇。

當時德米特里一世兒子安提柯試圖用自己加大量土地和財產換回父親,但是塞琉古卻拒絕了,一方面擔心德米特里一世再次複興,另一方面也想利用他的影響力來對抗已經逐漸壯大的利西馬庫斯

德米特里一世本人卻已經心灰意冷,對這些全部喪失了興趣。他寫信給他兒子以及在各地的指揮官,建議他們把自己當成已死之人,任何以他的名義簽署的信件都可以直接忽略。然後他每天以醇酒佳人為伴,在過了三年的縱欲生活後病死了。

這樣,在西元前283年的時候,在希臘的安提柯已經是一個父母雙亡之人。更嚴重的是,他本身的實力在這幾年遭到了嚴重的削弱,所剩不多的地盤也岌岌可危了。
   
德米特里一世在亞洲登陸開始,皮洛斯利西馬庫斯就能幾乎不受阻攔的平分馬其頓本土了。

安提柯的留守軍團肅清托勒密的勢力和他支持的叛軍時,皮洛斯占領了馬其頓的西部,利西馬庫斯分到了馬其頓東部。

皮洛斯得到利西馬科斯首肯,皮洛斯登上馬其頓王位,

皮洛斯在之後繼續南下,擊敗了安提柯。只是在割讓了整個盛產騎兵的色薩利地區之後,皮洛斯才容許了安提柯在希臘部分地區的繼續存在。

德米特里一世塞琉古軟禁之後,皮洛斯萊西馬庫斯因為分贓的問題又互相開戰,萊西馬庫斯直接對皮洛斯的部分軍隊行賄。

這些軍隊原先屬於德米特里一世,有著馬其頓人傳統的自豪感,只是厭倦了德米特里烏斯的傲慢作風,並不願意真正為皮洛斯這個伊庇魯斯人效力,現在得到了賄賂,又倒戈投向萊西馬庫斯

眼看側翼叛變而面臨被包圍的危險,皮洛斯只好求和,以保留馬其頓最西邊的幾個城市。

利西馬庫斯成了馬其頓唯一的國王。

塞琉古馬上進侵利西馬科斯在亞洲的國土。

前281年,利西馬科斯橫渡達達尼爾海峽 (赫勒斯滂海峽)進入呂底亞,並在關鍵性的庫魯佩迪安戰役(Battle of Corupedium 靠近現在的薩迪斯Sardis地方)中被赫拉克西亞士兵的標槍擊中陣亡。

不久當塞琉古準備接管色雷斯和馬其頓時被托勒密·克勞諾斯刺死,色雷斯、馬其頓落入托勒密逃亡的長子托勒密·克勞諾斯手中。

安提柯二世

西元前277年,在色雷斯擊敗了加拉太人的主力之後,安提柯終於宣布繼承父親德米特里一世的王位,成為經過劫掠已經嚴重殘破的馬其頓王國的新國王是為「安提柯二世」。

正當他志得意滿的準備施展一番手腳的時候,突然收到一封信。這封信來自西西里,寫這封信的是伊庇魯斯的君主,安提柯父親的夙敵之一皮洛斯

皮洛斯托勒密•克勞努斯獲得馬其頓王位的時候接到了意大利南部希臘城市邀請他幫助抵抗羅馬人的求助信。

他帶領軍隊渡海進入意大利,兩次擊敗了羅馬軍團,但是自己也損失很大。

事實上他之所以會在勝利後這麽被動,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南意大利人的短視,他們只希望消除眼前的危機,而對皮洛斯則像對待一個雇傭兵首領而不是他們之前公推的聯軍領袖。

這種情況導致皮洛斯無法在當地得到足夠的兵力補充。由於意大利本土希臘城市的不合作,他已經開始考慮返回伊庇魯斯的事情,此時他卻同時收到了兩封求救信。

當加拉太人席卷馬其頓本土,托勒密•克勞努斯一戰而亡時,殘餘的馬其頓人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邀請皮洛斯來當他們的王繼續組織抵抗。

同時,西西里以敘拉古(Syracuse)為首的希臘城市因為扛不住迦太基人越來越強大的壓力也向在擊敗羅馬人之後聲威大震的皮洛斯求助。不知道出於什麽考慮,他接受了後者。

皮洛斯的戰鬥力相當強大,迦太基人節節敗退,除了一兩個要塞外的整個西西里都被皮洛斯占領。但是此時他突發奇想,決定渡海到北非奇襲迦太基城。

西西里人不幹了,他們眼看迦太基人已經失敗,不想再消耗人力和金錢去幫助皮洛斯,就短視的學習南意大利的希臘人玩起了怠工。

無奈之下,他以希臘聯軍首領的名義向剛登上王位的安提柯二世索要軍隊和糧草。安提柯知道自己惹不起皮洛斯,但是又不想資助一個潛在敵人,禮貌的寫了一封長信委婉拒絕了。

皮洛斯此時和西西里的希臘城市關係越鬧越僵,正好南意大利那些短視的城市再次受到羅馬人壓力,又向皮洛斯來求助。

皮洛斯於是回到意大利,在貝內文托(Beneventum)和羅馬人進行了一次會戰。這次他連「皮洛斯的勝利」都沒得到,雙方都死傷慘重,戰術上打了個平手,但是他已經無法在意大利得到新的兵源,從戰略上徹底失敗了。

皮洛斯再度成為馬其頓王

於是在西元前274年,皮洛斯帶領殘於的八千步兵和五百騎兵回到了伊庇魯斯。

常年的戰爭使得皮洛斯近乎破產了,他不得不和邊境上的凱爾特部落聯合,入侵和馬其頓交界的鄉村地區掠奪以解決這些人的軍餉問題。

在占領了一些邊境城市,收編了部分散兵遊勇之後,他的野心進一步膨脹,侵入了馬其頓的腹地,決心武力奪取王位。
  
西元前274年,最初僅僅意在劫掠的皮洛斯幾乎沒遇到抵抗攻占了若幹馬其頓西部的城市後,野心大大的膨脹,決定爭奪馬其頓的王位。

他和安提柯二世的主力在一個馬其頓的一個地形類似溫泉關的隘口相遇了。雙方都有一定數量的凱爾特人雇傭兵助戰。

皮洛斯的戰術水準顯然遠高於安提柯,他成功的將對手的軍隊分割成兩部分,迫使安提柯帶其中的一部分倉皇逃離。

剩餘的部隊,包括凱爾特人雇傭兵和大象兵,仍然進行了頑強的抵抗,但是等他們發現自己被包圍的時候,便投降了。

皮洛斯聲威大震,繼續追擊安提柯。而此時安提柯麾下的馬其頓人已經喪失了士氣,拒絕再次進行會戰。

皮洛斯的軍隊追上馬其頓軍主力的時候,他發現有不少馬其頓軍官都是十多年前他短暫統治馬其頓時候的舊部。於是他大聲呼喚他們的名字,勸說他們投降。

顯然皮洛斯是個頗有個人魅力的梟雄,幾乎所有的軍隊都倒向了他,安提柯只是靠化裝成普通士兵,才勉強只身脫離了混亂的現場。

現在,馬其頓的主要地區包括古都埃迦伊(Aegae)以及希臘北部盛產騎兵的色薩利(Thessaly)全部被皮洛士所占領,安提柯只剩下數千之眾,控制著馬其頓海灘邊的一小塊地區。

然而皮洛斯顯然被眼前突然到來的巨大勝利沖昏了頭腦。他對麾下的凱爾特人雇傭軍不加約束,這些人淩暴鄉里到處劫掠不算,為了尋找寶藏還掘開了馬其頓古都埃迦伊各位馬其頓先王的陵墓,大大刺激了馬其頓人的民族感情。

此外,皮洛斯認為安提柯已經徹底完蛋了,他滿足於嘲笑安提柯在如此慘敗後仍然穿著象徵權力的紫袍,以馬其頓的國王自居,卻並不出兵消滅安提柯殘餘勢力,而是放任他茍延殘喘。
[PR]
by cwj36 | 2005-11-20 20:36 | 【Total War 希臘城邦】

薩爾可斯 (Siraces)

薩爾可斯 Siraces

e0040579_18365968.png薩爾可斯 (Siraces)是一個希臘化 薩爾馬提亞部落,西元前4世紀末,他們從里海到黑海地區遷移,佔領薩爾馬提亞在高加索山脈 與黑海之間的庫班地區。

他們是第一個與希臘有聯繫的黑海海岸薩爾馬提亞部落。

他們通過亞美尼亞和米底亞和巴比倫和印度的貨物交易。他們獲得很大商業利益,在他們的衣服上可以看到許多黃金飾物。

他們說是比較小的國家,與西方鄰近西徐亞 人和平共存。直到阿速(Aorsi)人來到才發生敵對。

在西元前310-309年間,薩爾可斯王艾爾匹哈納斯(Aripharnes)參加在辛梅里亞博斯普魯斯王國 (Kingdom of the Cimmerian Bosporus) 繼承戰爭,他幫助幽米樂思(Eumelos)對抗哥哥薩提洛斯(Satyrus),在庫班河的一條支流查提河戰役(Battle of the River Thatis)殺死薩提洛斯,但艾爾匹哈納斯也戰死於該役。

在西元前1世紀,龐度斯法爾奈克二世( Pharnaces II of Pontus)統治時期,薩爾可斯王 阿伯克思(Abeacus)組織20000騎兵支持龐度斯王國 (公元前63-62年)。

在西元前49 年,羅馬凱撒龐培之間爆發了內戰。

法爾奈克二世趁機反叛羅馬,爆發澤拉戰役(Battle of Zela)。

法爾奈克二世戰敗逃到博斯普魯斯(Bosporan),他成功地組織一支小部隊由西徐亞人(Scythians)和薩爾可斯人組成的部隊,控制少數幾個城市直到羅馬人佔領。

薩爾可斯王祖希納斯(Zorsines)繼續幫助亞美尼亞對抗羅馬 ,羅馬人圍困其都城(Uspe)城,祖希納斯提供10,000奴隸表達投降誠意,但羅馬人攻擊持續,祖希納斯只好給羅馬人王室人質,才得到和平

西元193年後,薩爾可斯人參加博斯普魯斯海峽的另一場衝突後,從歷史中消失。
[PR]
by cwj36 | 2005-11-20 09:42 | -古羅馬資料區-

圖爾德泰尼 (Turdetani)

圖爾德泰尼 Turdetani

e0040579_23413977.png圖爾德泰尼人(Turdetani)是居住在伊比利亞半島瓜達爾基維爾山谷中(現代西班牙安達盧西亞境內)的塔爾提索斯人(Tartessos)後裔。

他們善於投擲標槍,他們的武器裝備如頭盔、胸甲、戰盾明顯受到迦太基的影響。

e0040579_23415010.png圖爾德泰尼人常常接觸的是鄰居希臘殖民者和迦太基人。

希羅多德描述西元前五世紀他們有一個國王,阿爾幹卓尼歐司( Arganthonios 據說活到120歲)。

他歡迎從今土耳其愛奧尼亞的希臘城邦福西亞(Phocaea)的希臘人的殖民者前來貿易與定居。

自從第一次布匿戰爭之後,迦太基哈米爾卡轉向西班牙發展,攻佔現代安達盧西亞南端的加的斯(Gade)城,向北發展,遇到強大的圖爾德泰尼人,但是他們與迦太基人和平相處。

此地也是漢尼拔對伊比利亞南部與對羅馬戰爭的主要策源地。

漢尼拔聘用他們與凱爾特伊比利亞人(Celtiberian)為傭兵對羅馬作戰。

史學者斯特拉波指出的圖爾德泰尼人在伊比利亞半島上是最文明的人民,他們城市化程度,最符合希臘羅馬模式。

羅馬人打敗迦太基人後,征服了安達盧西亞,該地區被更名為「貝提卡」(Baetica)。

在西元前197年,圖爾德泰尼人起來反抗羅馬統治。

西元前195年老加圖(卡托長老Cato the Elder)成為西班牙領事,處理圖爾德泰尼人起義。

老加圖先從貝提卡東北方進軍,然後南下平定圖爾德泰尼人叛亂,西元前194年老加圖回到羅馬,留下兩個執政官 (praetors),負責兩個伊比利亞省。

在羅馬共和國時期,西班牙被分為兩個省,一個為「近西班牙」(Hispania Citerior)和「遠西班牙」(Hispania Ulterior),貝提卡屬於,「遠西班牙」省。

在羅馬帝國時期,「遠西班牙」又被再分為兩個省貝提卡(Hispania Baetica)和盧西塔尼亞(Hispania Lusitania),

皇帝圖拉真(Trajan)就是在53年出生於西班牙貝提卡,是第一位義大利以外出生的羅馬皇帝。

汪達爾人往北非定居遷移時通過該區域,當然是搶劫過境,之後貝提卡落入西哥德人手中。
[PR]
by cwj36 | 2005-11-20 08:57 | -古羅馬資料區-

秋山真之-丁字戦法

e0040579_16531864.jpg小説家の司馬遼太郎の『坂の上の雲』によると、東郷平八郎がロシア艦隊に対して、横一文字に遮断して敵の進路を妨げる「丁字戦法」ととったことが、勝利の最大の要因としています。

丁字戦法(ていじせんぽう,T字戦法ともいう;Crossing the T)とは、砲艦同士の海戦における戦術の一つで、敵艦隊の進行方向をさえぎるような形で自軍の艦隊を配し、全火力を敵艦隊の先頭艦に集中させ得るようにして敵艦隊の各個撃破を図る戦術をいう。

敵艦隊の先頭を塞いで、自軍の側面を向けて一斉射撃する。

e0040579_1774140.jpg
敵艦隊に対して平行にすれ違う航路(反航)をとる

すれ違い直前で敵前回頭を行う

自艦隊の足の速さを頼りに敵艦隊の先頭に対して斜め後方から敵進路を遮蔽する(このため、実際には「丁」より「イ」に近い形になる)

日本の資料は一様に、東郷のT字戦法が日本水軍の元祖である村上水軍の戦法を取り入れ
たと記録している。ただ東海海戦が終わった後にイギリスと日本の記者たちの前で、李舜臣
と自分を比べるのは過分なことだという表現をしたというエピソードが伝わって来るだけだ。

1905年5月27日。韓国の鎮海湾に停泊していた日本艦隊は、大韓海峡に入って来るバルチ
ック艦隊の姿を哨戒中だった船舶から無線で通報を受けた。無線を実戦に使用した初めての
事例が、この東海海戦だった。

日本艦隊はロシア艦隊に比べて、その規模や火力の面で相当劣っていた。しかし日本は、
西洋から取り入れた大砲を開発して百発百中の艦砲射撃を誇り、訓練された兵士らの一糸
乱れぬ行動は命中率を一層高めていた。

海戦では、どちらが先に敵艦隊を見つけるかに勝 敗の半分がかかり、敵艦隊に砲撃を加えてどちらが先に命中させるかに勝敗の全部がかか っていると言っても過言ではなかろう。したがって日本は、万全の準備と熟練した兵士、百発 百中の大砲を持っていた以上、もう戦争に臨む前に勝利したも同然だった。

鎮海を出発した東郷の艦隊と日本から出発した連合艦隊は、大韓海峡に入って来るロシア
艦隊に向かって進撃する途中、急に敵艦隊の前で90度回頭して、一列T字の形態を取った。
もしこの時、ロシア兵らの練度と士気が高ければ、日本海軍は一撃で全滅したかもしれない
危ない作戦でもあった。回頭中には射撃ができないからだ。

しかしロシア艦隊はこの絶好の機会を逃してしまった。東郷の日本海軍は機会を逃さず、戦
列が整うやいなや一斉に砲撃を加えてロシア艦隊を沈没させた。実に歴史的な瞬間だった。
この戦闘でロシア艦隊の主力艦38隻のうち22隻が沈没し、艦艇7隻が拿捕された。

この他 逃亡を図って捕獲され武装解除された艦艇が7隻あり、目的地であるウラジオストックまで
到着した艦艇はわずか3隻だった。ロシア側の戦死者は4545人、捕虜は6106人だったのに
対して、日本側の被害はわずか水雷艇3隻、戦死者116人だった。

私たちはこの戦闘から多くのことを学ぶことができる。戦争は敵を打ち破ることが重要なので
はなく、内部の分裂を先に阻まねばならない、という事実がそれだ。

当時、日本国民は一致 団結して決戦に備えたのに対して、ロシアは共産革命勢力と皇帝勢力が衝突していて社会 の統合が非常に難しい時期だったという点が、比較されるであろう。そして、戦争を遂行する ためには主敵概念が明確でなければならず、最新鋭兵器の開発と兵士の訓練がよくできて い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ということだ。


ところが、歴史家の大江志乃夫は、『バルチック艦隊』で資料分析の結果、当日は天候が悪く、「丁字戦法」は中止したと書かれてあります。
 どっちが本当?

秋山真之
[PR]
by cwj36 | 2005-11-18 11:24 | 【日本幕末維新】

鄧傑內斯海戰

The Battle of Dungeness

荷英雙雄第2次PK戰

VS

特羅普 PK 布萊克



第一次英荷戰爭初期的幾次海戰中,荷蘭人負多勝少,驕傲的海上民族急迫的需要一場勝利鼓舞日漸低落的士氣,也急需一場勝利來奪取海峽的控制權挽救經濟。

e0040579_8494038.jpg荷蘭海軍上將特羅普因為在8月的設德蘭群島之戰中被擊敗而被解職,聯省議會任命了威特.德.威斯(左圖)海軍上將接替他的指揮。

荷蘭艦長們並不歡迎這位有著共和思想並以嚴厲著稱的海軍司令,他們為了表示對議會任命的不滿,普遍採取了抵制措施。將士不和,為即將爆發的海戰埋下了失敗的伏筆。

威特.德.威斯一開始想把旗艦設在荷蘭艦隊最大的戰艦布雷得羅德號上,她也是特羅普的旗艦,可是布雷得羅德號的全體水手一致抵制德.威特,他們不許他登艦,並戲稱這位海軍司令為“鮮乳酪”。

德.威特無奈的只好在東印度公司的威廉王子號(Prins Willem)號升起他的將旗,可是威廉王子號的水手也不怎麼配合,當德.威特登上戰艦時,大部分的艦員都喝的醉醺醺的了,他們用這種方式歡迎新海軍總司令的到來……。

肯特.諾克海戰(The Battle of the Kentish Knock )

1652年10月8日,英國共和國與荷蘭聯省共和國之間又爆發了一次海上較量,這就是肯特.諾克海戰。海戰發生海域位於泰晤士河口30公里以北的肯特.諾克沙洲。

62艘荷蘭艦隊出現在肯特.諾克沙洲,他們看到了英國共和國的艦隊,有68艘戰艦組成,指揮官是荷蘭人的老對手:羅伯特.布萊克,他的旗艦,威力強大的“金色魔鬼”海上君主號


:

海上君主號(HMS Sovereign of the Seas)

e0040579_1085228.jpg1636年,菲尼亞斯.佩特父子為查理一世設計了世界第一艘三層甲板戰艦,排水量1683噸的“海上君主號”,成為英國一類“一線作戰艦”的先驅,在20年內都是世界最強戰艦。該艦1637年10月下水,長51米,寬14.7米、高23.17米,船上的雕刻都由宮廷畫師凡.戴克設計,全部包了金箔,全艦總造價近66000英鎊,而當時一艘40門火炮的戰艦只需6000英鎊。

該艦原定安裝90門火炮,但查理一世將其增加到104門(共重153噸),其中最重的是24門可發射42磅(19公斤)實心彈的鑄鐵炮。

該艦曾6次擊敗荷蘭軍艦,3次擊敗法艦,其中有8次還是在它1660年改裝成兩層火炮甲板後的事,不過它自己卻毀於1696年一支蠟燭引發的火災。】


坐鎮海上君主號上的布萊克親自率領火力強大的艦隊沖向荷蘭人的陣線,並形成了突破,德.威特向南搶風航行以期望獲得風向的優勢,不料遭到了佩恩海軍中將的分隊的截擊,戰鬥很快就陷入了混戰,德.威特荷蘭艦隊大敗撤退。


由於肯特.諾克海戰的失敗和荷蘭海軍將士普遍的對威特.德.威斯的不滿,特羅普被重新召回,執掌那支紀律散漫的荷蘭海軍。

在1652年9月,英國政府錯誤的認為荷蘭聯省的艦隊已經在肯特.諾克之戰中被擊敗了,派遣了戰艦前往地中海,這樣使得英國本土艦隊在數量上處於劣勢,然而,海峽另一邊的荷蘭正在處心積慮的加強他們的力量。

1652年10月1日,海軍上將馬爾騰.特羅普率領88(一說85艘)艘戰艦和5艘縱火船從Hellevoetsluis 起航,護送450艘(一說250艘)商船前往荷屬東印度,他把這支數目龐大的商船隊小心的護送出多佛海峽後,他率領艦隊折回,前往搜索英國艦隊。

此時,英國共和國的海軍由於分兵他處使得數量不足,更重要的是,相當多的船隻都需要修理和維護,另一些則還在進行補給,無奈之下,英國人湊了42艘(一說45艘)戰艦交給羅伯特.布萊克出海迎戰。

許多英國艦長對戰勝不抱希望,但是布萊克還是說服了他們投入了戰鬥。10月9日,兩支艦隊在唐斯錨地以南的海域遭遇了。

雙方的交戰還沒有展開就被糟糕的天氣打斷了。由於特羅普上一次的出擊就是被風暴擊敗的,所以急於復仇的他也不敢造次,率領艦隊在南佛蘭海岸避風,布萊克返回多佛的錨地。

第2天,天氣好轉,兩支艦隊又在肯特附近的鄧傑內斯角外海遭遇了。英國和荷蘭艦隊沿著肯特海岸被沙洲分隔開,平行的向西行駛。

荷英雙雄第2次PK戰


中午過後,天氣放晴,15:00過後,在接近鄧傑內斯角時,特羅普開始了突破,他指揮艦隊靠近英艦隊,並親自擔任前鋒,坐鎮布雷得羅德(Brederode)號衝向了布萊克的旗艦凱旋號,猛烈的交火隨後圍繞著這兩艘旗艦展開,雙方混戰一團,英國艦隊的Garland 和Bonaventure號在截擊布雷得羅德號過程中遭到布雷得羅德號的火力壓制,被圍上來的荷蘭戰艦俘獲了。

布雷得羅德號凱旋號的決鬥成為了這場海戰的主題,兩位元統帥都是當時最傑出的海上指揮官,特羅普是混戰派的代表人物,布萊克則是海戰史上承上啟下式的人物,但是他們首先都是出色的海員,出色的艦長。

在兩位海上騎士的對決中,混戰技巧高超的特羅普取得了勝利,他的Brederode號與凱旋號相比,船要小一些,炮也少一些,側舷火力投擲量少很多,但是特羅普出色的指揮布雷得羅德號在近距離上挑戰火力強大的對手,用猛烈的火力打斷了凱旋號的前桅,使她操縱暫時失靈。

英國戰艦由於吃水較深,戰鬥發生海域又在鄧傑內斯沙洲的淺水中而無法有效的機動,逐漸被湧上來的荷蘭戰艦壓倒,至此,荷蘭人已經佔據絕對的優勢,打垮甚至全殲英國艦隊都是有可能的了。

關鍵時刻,上帝站到英國人這邊,也許是他不想看到兩個同樣信奉新教的國家殺的你死我活,暗自拉了英國人一把。一場突如其來的東北風阻止了荷蘭人的進一步攻擊,烏雲密佈,夜幕提前降臨了。

趁著夜色,恢復了控制的凱旋號載著布萊克開始返航,被打散的英國艦隊大都也安全返回泰晤士河口的錨地,荷蘭人追趕不及。

英國人損失了5艘戰艦,3艘被擊沉,2艘被俘獲,荷蘭人只損失了1艘,被縱火船燒毀。但是剩餘的英艦大多傷的不輕。

雖然取得了勝利,但是特羅普對戰果很不滿意,上帝又一次沒有幫他,使他到手的大勝變成了小勝。

不管怎樣,海峽區的控制權被荷蘭人掌握了,他們的商船可以自由出入,而英國人卻被封鎖了。有一個傳說:在鄧傑內斯之戰結束後,返回本土的特羅普在旗艦的桅杆上綁了把掃帚,意味著已經將英國人的勢力徹底從海峽清掃出去。

此戰後,布萊克向議會提出辭呈,但是被議會駁回了,他繼續擔任艦隊指揮。議會很快派出了專員對這場海戰進行了深入的調查,發現許多艦長在此戰中犯有怯戰和不服命令等罪責,6名艦長被解職,包括布萊克的弟弟本傑明

在1652-1653年那個難熬的冬天,在倫敦的海軍委員會和布萊克等將領一直在忙與維修戰艦,協調補給,他們對這場海戰的失利做了非常深刻的總結,開始研究新的海軍戰術。

布萊克和英國海軍專員在研究了以往的海戰和戰術過後,攥寫了第一部正式的戰鬥條令並與1653年初分發給各艦長,這個戰鬥條令首創了“戰列線”這種戰術,更能有效的發揮出英國戰艦上強大的火力,以嚴格的陣型抵消荷蘭人在混戰中的技巧。第一次提出了將艦隊分成前衛,中軍,後衛,並分別以白、紅、蘭旗來區別,使得艦隊更容易協調更容易指揮。

此後它被約克公爵以《作戰指南》為名發表,但是布萊克的主體思想被繼承,在接下來的幾個世紀,它仍然是海軍最基本的條令。

不久,兩位名將喬治.蒙克理查.迪恩被納入了布萊克的指揮,早期英國海軍三傑成型了。

1652年2月,恢復元氣的英國海軍將向荷蘭的制海權發起挑戰,不久,波特蘭海戰爆發了。

鄧傑內斯是英國人分兵策略的一個失敗,但不是唯一的失敗,不久以後更進一步的打擊到來了
[PR]
by cwj36 | 2005-11-18 11:15 | 【特羅普Total War】

(施工中)

秋山好古,1859年出生於四國地區松山藩(現愛媛縣松山市)一位藩士之家,被尊稱為日本近代騎兵之父,秋山好古、小名信三郎

明治元年(1868年)他的弟弟秋山真之出生。因為家裏養不起太多的孩子,父親想送秋山真之到寺院出家。這個秋山真之後來成為海軍名將,人們習慣將他們倆一直稱為“秋山兄弟”。

17歲的時候,他單身前往大阪,在那裏在謊報歲數的情況下,通過了師範學校的考試。
  
畢業後,在名古屋的縣立師範學校(現愛知教育大學)附屬小學任教。
  
隨後,在松山藩前輩和久正辰的勸誘下,考進了日本陸軍士官學校。“難道不想找一個除了生活費以外,還有一些零花錢的學校嗎?”據說當時這位鄉賢是這麼激發他的。
  
從陸軍大學畢業後,秋山好古又於明治20年(1887年)留學法國,三年時間裏好好學習了騎兵戰術。他可不只是鍍了金,真正成了一塊金子。
  
回到日本後,先後擔任騎馬學校校長、騎兵監等職,並創立“騎兵科”。

1894年9月中日甲午戰爭時,秋山好古任騎兵第一大隊長,右翼縱隊和搜索騎兵在三十里堡宿營,左翼縱隊在辛塞子宿營。18日早晨6時左右,右翼縱隊從三十里堡出發,下午2時30分到達營城子。

同日上午10時,搜索騎兵隊第一大隊長秋山好古率領的前鋒到達土城子。此時清軍3000餘人突然出現,把騎兵隊團團圍住。

秋山下令與清軍交戰,槍劍相向,人馬混戰,十分激烈。後來清軍越來越多,勢不可當,日軍騎兵陷於重圍之中。

秋山見勢不妙,只好下令突圍,向雙台溝方向突圍。此次土城子迎擊戰,日軍死傷55人。

秋山好古於25日攻佔了金州、旅順。

義和團運動(日本人稱為北清事變)時,還參與八國聯軍前來鎮壓義和團。接著就當上了清國駐屯軍司令官。

他領導的騎兵隊,在日俄戰爭時,奉天會戰擊破三倍數量的、號稱世界最強的哥薩克騎兵,在沙河會戰後的黑溝台會戰,以8千人的兵力頂住了10萬俄軍

1904年(明治37年):日露戦争において騎兵第1旅団長[1]として出征し、第二軍に属して、沙河会戦、黒溝台会戦、奉天会戦などで騎兵戦術を駆使してロシア軍と戦う。また秋山支隊からロシア軍の後方攪乱のために派遣された永沼挺身隊の活躍は、小説『敵中横断三百里』によって有名となっている。その後、「日本騎兵の父」とも呼ばれた。

1916年,秋山好古又任朝鮮駐紮軍司令官。1920年擔任教育總監。晚年回到松山,擔任中學校長。秋山好古除了有“日本的騎兵之父”之稱,還被稱為“東洋的興登堡”。

糖尿病による心筋梗塞により東京の陸軍軍医学校で永眠。享年71。墓所は松山市の鷺谷墓地。1930年11月4日去世
[PR]
by cwj36 | 2005-11-18 10:58 | 【日本幕末維新】


波特蘭海戰

The naval Battle of Portland

荷英雙雄第3次PK

VS

特羅普 PK 布萊克


e0040579_9255291.jpg


此役又稱3日戰役(Three Days' Battle)

在取得鄧傑內斯海戰的勝利之後,荷蘭人從1652年-1653年的那個冬天裏,一直控制著海峽,將英國人封鎖在島內,荷蘭的海上貿易重新建立起來了,經濟也有所復蘇。

但是經過整個冬季的休整的英國共和國(Commonwealth of England)艦隊戰艦的數量已經恢復到了65艘,並且決心奪回失去已久的制海權。

1652年2月初,特羅普護送一支商船隊穿過海峽,安全的駛入大西洋。他開始返回港口,在拉羅舍爾靠港,修理船隻補充糧食,等待一支大西洋返回的荷蘭商船隊,他的任務是護送這支龐大的商船隊返回荷蘭。

2月中,這支船隊終於匯合完畢,特羅普 (Maarten Tromp)的護航隊有80艘戰艦,護送著超過200艘商船。

2月20日,特羅普試圖率領這支船隊起航,但是狂風巨浪阻止了他的行動,在被迫推遲了3天之後,他終於起航了。

此時,英國艦隊的65艘戰艦在羅伯特.布萊克(Robert Blake )的聯合指揮下,被分成幾個分隊,在海面遊弋,搜索荷蘭船隊的蹤影。

2月28日,設在波特蘭海岬的英國觀察哨發現了海面上的一大片白帆,特羅普終於出現了。

特羅普的瞭望哨也發現了英國搜索艦隊。

英國艦隊由於分成數隊展開搜索而分散了:布萊克理查 迪恩 (Richard Deane)在旗艦凱旋號(HMS Triumph) 上指揮由的中央分隊的部分艦隻,由約翰.勞森(John Lawson)指揮的另一部分中央分隊的戰艦還在Fairfax 大約落後一英里遠的地方,威廉.佩恩(William Penn)在史俾克(HMS Speaker)號指揮的後衛分隊在布萊克的前方,喬治 蒙克 的前衛分隊還在4英里遠的地方,處在下風位全力追趕後衛和中軍。

英國人強調的“戰列線”沒有形成,前衛,中軍,後衛拉的太散了,布萊克來不急調整部署,特羅普接近的很快,他只能率領幾個不連貫的分隊作戰了。

特羅普用望遠鏡掃視了英國編隊,大致數了數英艦的數量之後,下達了他最喜歡的命令:進攻!

與鄧傑內斯時的情形一樣,特羅普親自擔任前衛,率領艦隊直衝布萊克的中軍,布萊克也不示弱,立即轉向,迎了上去。

風向對荷蘭人有利,按照慣例,特羅普指揮他的旗艦布雷得羅德(Brederode)號衝向布萊克的旗艦凱旋號威廉.佩恩指揮後衛折回,支援布萊克的中軍,雙方混戰一團,圍繞在布雷得羅德凱旋的周圍,為這兩位主帥之間的決鬥騰出空間。

兩位主帥的單挑構成這場海戰的主角。

荷英雙雄第3次PK


特羅普布萊克,這是兩位主帥的第3次直接對話了,布萊克還記得在鄧傑內斯,特羅普使他的旗艦失去前桅,幾乎失去控制,他要在此戰雪恥;特羅普可能還在抱怨老天和他過不去,奪走了他在鄧傑內斯海戰的全勝,他要在此戰贏得他失去的勝利。

高手對決,自然精彩無比,以現在的眼光,特羅普絕對是微操的絕頂高手,而布萊克則是戰術專家,微操卻要差一些。

實力相對弱小些的布雷得羅德號再一次壓倒了火力強大的凱旋號:兩艘戰艦在相距僅幾米的地方猛烈的開火,當雙方一舷炮火交換了一輪火力之後,特羅普指揮戰艦快速的,以極小的半徑轉向,使用另一側舷的火炮,裝填,再轉向,再開火,他的小半徑轉向使得英國炮手目瞪口呆,相同時間裏,英國人只進行了一輪齊射,而荷蘭人卻進行了三輪。

如此迅速的開火,就算荷蘭戰艦火炮口徑比較小,給英國人造成的傷亡也是巨大的,不到一個小時,凱旋號的艦長以及布萊克的副官,秘書都相繼陣亡,布萊克大腿受傷,經過包紮恢復了對戰艦的指揮。

布萊克單挑打不贏特羅普,便不在對近距離壓倒特羅普做任何指望,下令拉開距離,企圖利用火力的優勢在較安全的距離攻擊特羅普

不久勞森指揮中央分隊的另一部分戰艦趕到,從西南方進入了戰場,喬治.蒙克的前衛分隊也趕到,及時的投入了戰鬥。

在另一邊,另一位微操高手開始了他的表演,荷蘭海軍上將勒伊特(Michiel de Ruyter)攻擊了英國後衛艦隊,接近了英國艦隊中最大的戰艦繁榮號(H.M.S Prosperity),在第一個接舷戰被英國船員全力反擊擊退之後,第2次跳幫成功並最後佔領了她。

為了奪回繁榮號 ,英國戰艦與勒伊特的戰艦展開了一系列爭奪戰,他們將勒伊特的戰艦團團圍住,企圖連他也一併難拿下,經過一場血戰,孤立的勒伊特指揮戰艦左騰右挪,從包圍圈中殺出一條血路,全身而退,高明的指揮。

2月28日中午,事先被布萊克派到拉羅舍爾海岸去截擊荷蘭商船隊的一支巡航艦隊趕回,繞開激烈交火的主戰場,從側翼迂回攻擊了毫無保護的荷蘭商船,特羅普被迫脫離戰鬥率領部分戰艦去保護商船。零星的戰鬥一直持續到黃昏,由於沒有風,英國艦隊無法趕上荷蘭艦隊。

29號下午,英國人攆上了荷蘭人。當荷蘭艦隊接近海峽時,英國艦隊發起了主動進攻,風向對他們有利。

荷蘭的海軍將領幾乎都是防守與退卻的高手,特羅普將他的艦隊排成利於防守的月牙形,將商船保護在當中,殿後的荷蘭護航隊5次成功的擊退了英國人的急攻,布萊克對荷蘭陣線進行突破的計畫沒有實現。

夜幕降臨,英國人放棄了進攻,但是還是有12艘企圖脫離編隊逃跑的荷蘭商船被英巡航艦捕獲,戰艦的損失不嚴重,可是,艦長們報告:彈藥快用完了

3月1號,當荷蘭艦隊接近灘頭岬時,戰端在起,這次,布萊克指揮的戰艦成功的達成了突破,衝破月牙防衛圈的英國戰艦並沒有留戀與荷蘭戰艦的交戰,將注意力移向那些沒有什麼反擊能力的商船。

一些用光了彈藥的荷蘭戰艦在其艦長的率領下擅自撤退,企圖逃跑,特羅普立刻搶佔了他們的上風,用舷炮越頭射擊進行警告,將他們又趕回了陣線中。

戰鬥持續到夜裏,荷蘭人已經損失了8艘戰艦和50艘商船了,重新分配了彈藥之後,各艦都只領到夠用半個小時的彈藥。

夜裏,英國戰艦拋錨休整,為第二天的戰鬥做準備,如果再打下去,用不了多久,特羅普只能用刀去砍英國戰艦了,於是老道荷蘭人開始盤算著怎麼逃跑。

3月2日,戰鬥進行到第四天,布萊克此時自信滿滿,戰果頗豐,雖然他在單打獨鬥中輸給了特羅普,但是他一手訓練出來的服從指揮遵守紀律的水手壓倒了渙散的荷蘭水手,強大火力的戰艦也逐漸在海戰中取得優勢,他也在構思著怎麼擴大戰果。

可是,天亮之後,海面平靜,荷蘭人連個碎木片都沒有給他留下。

原來特羅普已經在夜裏,偷偷的率領艦隊護送著商船逃出了英國人的射程,布萊克跟在後面猛追,特羅普仗著自己的船吃水淺,專挑那些淺灘走,沿著海岸線,英國的深吃水戰艦害怕擱淺,只能遠遠的跟著,直到目送著特羅普的船隊駛入佛蘭得斯和澤蘭的港口。

一共損失了12艘戰艦和50艘商船,荷蘭的商船隊損失掉了四分之一,但是大部分的商船還是回來了。

事後,英國人和荷蘭人都宣稱取得了勝利,荷蘭雖然保住了大部分的戰艦和商船,但是卻失去了奪得了4個月之久的海峽控制權,英國人沒有能全殲或者取得更大的戰果,但是60多艘戰艦和商船成為戰利品也是一個巨大的勝利,更重要的,英國奪取了久違的制海權。

不甘心失敗的荷蘭人也在整備,在他們的傑出統帥特羅普的指揮下,荷蘭海軍將再一次爭奪英吉利海峽的制海權。
[PR]
by cwj36 | 2005-11-17 16:47 | 【特羅普Total War】


加巴德沙洲之戰

The Battle of the Gabbard

荷英戰列線戰術(line-of-battle tactics)大火併





波特蘭失利之後,荷蘭聯省重新整備,又配備起了一支規模更大的艦隊。只是他們並沒有採納特羅普的建議,建造重防護,強火力的戰艦。

1653年6月初,為了打破英國人的封鎖,特羅普指揮98艘戰艦和6艘縱火船出海,威特.德.威斯(Witte de With)和勒伊特(Michiel de Ruyter)海軍中將作為副帥。與此同時,英國艦隊也正在北海巡邏,加緊對荷蘭的封鎖。6月2日拂曉,特羅普於薩福克海岸不遠的加巴德沙洲發現了英國艦隊。

這一次,英國艦隊的數量佔據了優勢,並且火力強大,他們有110艘戰艦和5艘縱火船。由於在上次的波特蘭海戰中見識到了英國人白、紅、藍分隊編成的便利指揮和協同,特羅普也仿效他的對手將艦隊分成三隊:勒伊特指揮前衛,特羅普自己統帥中軍,德.威斯指揮後衛。

英國艦隊這邊:喬治 蒙克 (George Monck)和理查 迪恩 (Richard Deane)在決心號上指揮紅色分隊,約翰 勞森 (John Lawson)海軍中將坐鎮喬治號指揮白色分隊,威廉.佩恩 (William Penn)在詹姆士號上指揮藍色分隊。

輕風將兩支龐大的編隊緩緩的推到一起,中午11點時,雙方終於進入了射程,炮戰開始。

特羅普沒有主動的突進,在波特蘭,他目睹了英國海軍還沒有訓練純熟的“戰列線”戰術的強大火力,

作為一位有遠見的海軍統帥特羅普也嘗試著將“戰列線”引入荷蘭艦隊中。到是英國人企圖接近,他們在數量,火力上都佔有優勢。

很不幸,首輪炮戰中,英國海軍名將理查.迪恩就被一發加農炮彈直接擊中,當場身亡,蒙克就在他旁邊,目睹了他的死,他脫下他那寬大的披風,將理查.迪恩的屍體裹住,以免更多的水手看見,同時封鎖了消息,保持了英軍的士氣。




加巴德沙洲之戰陣亡的英國海軍名將理查.迪恩

雙方炮站持續了3個小時,由於風力太弱,蒙克始終無法接近荷蘭艦隊。不久,約翰.勞森的前衛逐漸的逼近了勒伊特指揮的荷蘭前衛,特羅普恐前衛有失,立即前往支援。

就在此時,風向突變,特羅普的中軍和勒伊特的前衛趁著風勢,成功的將勞森的前衛分隊包圍了,荷蘭人取得了巨大的優勢,蒙克見勢不妙,率領中軍盡可能的支援兩舷都在飽受炮火的前衛分隊。激烈的交戰持續到了黃昏,荷蘭戰艦一艘爆炸,一艘被擊沉。

第二天中午,戰鬥又起。兩支艦隊並排著向南航行,直到接近了敦克爾克海岸,英國人開始進攻了。

從西南方,100多艘戰艦組成的龐大陣線緩緩壓向荷蘭艦隊,對荷蘭人更不利的是,羅伯特.布萊克指揮的一支18艘戰艦的分隊也加入了戰鬥。

荷蘭艦長們又一次報告給特羅普與波特蘭海戰中一樣的令人沮喪的消息:火藥的儲備不足了

就算有諸多不利,頑強的荷蘭人仍然進行了長達4個小時的抵抗,特羅普對獲勝已經不做指望,撤退大師巧妙的指揮荷蘭編隊退入佛蘭德斯的淺海,又一次,英國人看著荷蘭戰艦一艘接一艘從眼皮底下溜走而他們無能為力,他們的深吃水戰艦開不進淺海。

荷蘭人有11艘戰艦被擊沉,9艘被俘獲,人員損失也很大,僅被俘就有1360人。英國人沒有損失戰艦,人員傷亡也小的多,但是他們失去了理查.迪恩,對於共和國來說,這個損失無法挽回。

此戰結束後,英國人深刻的研究了這場海戰,總結出幾點制勝要素:強大的戰艦和數量上的優勢,質地上乘的火藥使得大口徑火炮威力十足和新的戰鬥條令規定的“戰列線”戰術 (line-of-battle tactics)。

這場勝利,英國人完全奪取了海峽的控制權,荷蘭人遭到了全面的封鎖,一切海上貿易都停止了,空前的經濟危機到來了,荷蘭人的戰鬥意志也開始動搖,開始尋求外交途徑解決,荷蘭聯省議會已經有了跟英國人媾和的打算。

但是,只要艦隊主力尚在,特羅普尚在,希望就是有的,不久以後,他將再次率領艦隊挑戰英國艦隊的封鎖,在斯赫維寧根,荷蘭艦隊將接受命運的安排,偉大的特羅普將在那裏上演他的告別人生最後戰役。
[PR]
by cwj36 | 2005-11-16 20:28 | 【特羅普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