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科曼尼(Marcomanni)

馬科曼尼(Marcomanni)
e0040579_14133338.png




電影神鬼戰士開場的馬科曼尼大戰(Marcomannic Wars )


西元1世紀的多數日耳曼人,除了馬科曼尼(馬考曼Marcomanni)王國之外都還沒有國家的概念,居住地變化無常,往往是「你到我家來,我到你家去」。

e0040579_130648.jpg


馬科曼尼王國國王馬波德(Maroboduus)的早年生活和條頓堡森林戰役英雄切盧斯克族的海爾曼如出一轍:作為蠻族領袖的兒子,他以人質的身份在羅馬度過了快樂的童年,長大後回到祖國,並於西元前9年繼承了馬考曼族的君位。

Maro意思是「偉大的」,bodwos意思是「烏鴉」。

馬科曼尼族是古施瓦本人的一支,在西元前1世紀定居在今法蘭克福附近的緬因河流域。

即位之初的馬波德很不走運:羅馬將軍德魯蘇斯為了征服所有的西日耳曼人,向他的民族發動了猛烈的進攻。

馬波德見勢不妙,就三十六計走為上,帶著族人向東撤退了。

他們一直跑到易北河的發源地波希米亞,這裏是東、西日耳曼人之間的緩衝區,當時人口還不多,屬於所謂的政治真空地帶。

馬科曼尼族仗著自己人多力量大,順利地把這裏置於自己的控制之下。

他們連戰連勝,其勢力範圍南抵阿爾卑斯山脈,北至蘇台德山脈,西起巴伐利亞高原,東達喀拉巴阡山脈,倫巴第人、汪達爾人、盧吉人、查特人、塞蒙儂人、夸地人等周邊地區的日耳曼民族全部稱臣納貢,馬科曼尼族儼然成為中歐霸主。

馬波德見此處山高皇帝遠,便正式劃疆域,定法律,自稱“Rex”(拉丁語中“國王”的意思),建立起了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日耳曼王國。

當時羅馬帝國的日耳曼尼亞總督提貝留(Tiberius)曾以12軍團攻擊馬考曼,但是因爆發伊利里亞人大起義,於是也就順水推舟地承認了馬波德的國王身份,並和他結成了同盟。

條頓堡森林戰役之後,切盧斯克族威震四方,連易北河以東的許多東日耳曼民族都遣使朝見海爾曼,表示恭順之意。

只有馬波德自以為是羅馬的盟友,不肯有所表示,他的那些附屬民族因此也都動搖觀望。

為瓦盧斯首級鬧翻

海爾曼此時正要乘勝前進,聯合所有的日耳曼民族,一舉把羅馬人趕過萊茵河,佔領全高盧,見馬科曼尼族王國居然沒有加入自己的統一戰線的意思,心裏自然惱火。

於是海爾曼派人給馬波德送去了條頓堡森林戰役被砍下頭的瓦盧斯總督的首級,表明自己希望雙方結盟,討伐羅馬侵略軍,共分高盧之意。

e0040579_1525251.jpg


但如果不能蒙馬波德恩准的話,他就只得先安內,後攘外了。

在西元前6年,羅馬大將提比略發動了鉗形攻勢入侵日耳曼 ,偏偏此時提貝留也派來使團,卑辭厚禮地請求馬波德,看在雙方多年友誼的份上,不要落井下石。

馬波德深知,此時保持中立是不可能的,自己必須得罪其中的一方。

幾經權衡利弊,他認為羅馬畢竟是老牌強國,海爾曼只不過是個走運的暴發戶,一場條頓森林戰役的勝負並不足以改變雙方的實力對比,何況在危急時刻背棄盟友,又是不道德的事,於是決定保持和羅馬的同盟,並把瓦盧斯的首級交給了提貝留使團。

內戰

海爾曼聞報大怒,調動全部兵力,東下攻擊馬科曼尼王國,馬波德也召集倫巴第、汪達爾、夸地等族聯軍迎戰。

雙方旗鼓相當,從西元14年初一直打到西元16年底,依然不分勝負。

羅馬大將日耳曼尼庫斯乘虛而入,從西北偷襲切盧斯克族的大後方。

海爾曼斯慌忙回師,結果被羅馬軍以逸待勞,在安古里瓦莱戰役中打得慘敗。

但馬科曼尼王國此時也精疲力竭,在日耳曼尼庫斯撤兵之後,雙方整軍再戰,這次海爾曼大獲全勝,而提貝留許諾的救兵卻遲遲不到,各附屬民族紛紛轉而投靠海爾曼,一度強大的馬科曼尼王國瞬間土崩瓦解。

國民無不埋怨馬波德的外交決策失誤,沮喪的貴族們在西元19年發動政變,推舉瓦尼烏斯為新國王,眾叛親離的馬波德只得落荒逃往義大利,被已登基當羅馬皇帝的提貝留安置在拉溫納城軟禁起來,靠著難民救濟糧度過餘生。

在西元17年切盧斯克族的日耳曼英雄海爾曼卻被謀殺。

自從馬科曼尼和切盧斯克這兩個短命的地區霸權同歸於盡之後,西日耳曼人便失去了核心領導民族。

在繼續混戰了一番之後,它們中的大部分又改向羅馬帝國稱臣。

不過,還有很多民族仍然桀傲不遜:弗里斯人在西元28年和西元57年,查特人在西元39年和50年,紹克人在西元42年和47年,布魯克特人在西元77年,先後攻擊過羅馬的萊茵河上游防線,但都被羅馬輕鬆地擊退了。

其中紹克人(卡烏基人 Chauci)在西元42年的那次入侵,給羅馬人送還了瓦盧斯軍團的最後一面軍旗。

羅馬帝國此後雖然幾經內亂,但它的北部邊境(萊茵河──多瑙河防線)都還算是比較平靜的。

此時,未來搞的羅馬帝國雞飛狗跳的哥德人繼續向東南方氣候宜人的黑海沿岸遷徙。

西元37年的3月17日,提貝留皇帝在他的魯庫路斯別墅裏因病去世,他的養孫、日耳曼尼庫斯之子蓋烏斯·尤裏烏斯·愷撒·日耳曼尼庫斯成為羅馬帝國的第三位皇帝,世稱卡里古拉

同年,在義大利北部重鎮拉溫納城中,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也孤獨地走完了人生中最後的旅程,他就是前任馬科曼尼國王馬波德

馬科曼尼大戰

西元166-180年間,爆發安東尼瘟疫,羅馬帝國總死亡人數估計在500萬,嚴重削弱了羅馬帝國。

與此同時,中歐地區也發生民族 大遷徙,哥德人向西移動,施加壓力於其他日耳曼部落。

因此,日耳曼部落和其他游牧民族沿著羅馬的北部邊境發動的襲擊,特別是進入高盧和橫跨多瑙河馬科曼尼人、 夸地(Quadi )人、雅濟吉斯(Iazyges)薩爾馬提亞人 。

他們與羅馬皇帝 馬可·奧勒留爆發馬科曼尼大戰(Marcomannic Wars 或German and Sarmatian War 西元166-180 )。



馬科曼尼大戰是由於羅馬爆發的安東尼瘟疫殺死估計500萬羅馬人口, 嚴重削弱了帝國,哥德人向西大遷徙,施加壓力,使該地區的日耳曼部落馬科曼尼人、 夸地人、雅濟吉斯人突破多瑙河,入侵羅馬帝國。

馬科曼尼人首領巴勒歐馬(Ballomar )在卡農圖姆(Carnontum 現在奧地利東北)擊敗了 20000名羅馬士兵,一度殺入並摧毀義大利北部的奧德爾佐城(Opitergium )和圍攻阿奎萊亞城(Aquilea )。

直到西元172年,馬科曼尼大戰主角之一馬科曼尼人首領巴勒歐馬向羅馬投降。

馬可·奧勒留雖然戰勝,有一半的羅馬軍團 沿多瑙河和萊茵河進駐,暴露了羅馬北部邊境的弱點。

西元177年,第二次馬科曼尼大戰再度爆發,皇帝 馬可·奧勒留在戰爭期間病死,其繼任者康茂德對追求戰爭的興趣不大,最後和談收場。

西元409年,馬科曼尼人、夸地(Quadi)、武里人(Buri)陪同蘇維比(Suebi )族遷移,而蘇維比人又隨汪達爾和阿蘭人遷移,

他們入侵伊比利亞半島後 ,並與蘇維比人建立加利西亞王國(Gallaecia 今葡萄牙北部和加利西亞 )。

e0040579_16511315.jpg
:無限期支持WTFM按讚活動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5-10-30 05:46 | 【Total War 日耳曼】

羅馬帝國日耳曼大反擊

e0040579_9232057.jpg提貝留(Tiberius)生於西元前42年,是羅馬帝國的創建者屋大維(即奧古斯都)的養子。

他9歲喪父,母親改嫁屋大維,他也開始生活在皇帝的身邊,15歲時就曾跟隨屋大維到高盧視察前哨陣地,22歲時初次指揮戰役,奪回了多年前羅馬軍團失去的幾面旗幟,從此開始聲名大震。

他不僅以常打勝仗出名,更是以體恤士兵著稱,因而得到了人們的愛戴。提貝留登上皇帝的寶座也並非一帆風順,屋大維最先選中的是大將阿格里帕(Agrippa, Marcus Vipsanius發明裝甲船) ,但阿格里帕不幸死在戰場上了。

然後把提貝留收為養子,但實際上平日裏最器重的卻是提比留的弟弟德魯蘇斯,可弟弟又不幸少年夭折。

為了達到能成為帝國領導者的願望,提貝留被迫與已經懷孕的妻子離婚,娶了屋大維寡居在家的女兒朱莉亞為妻。

朱莉亞嫁給提貝留的時候,還帶來了和死去的阿格裏帕前夫所生的兩個兒子,日後他倆也成了提貝留的有力的競爭對手。

屋大維在他的兩個外孫漸漸長大的時候,就開始慢慢疏遠提貝留,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外孫蓋恩斯盧西烏斯身上。

提貝留一氣之下離開羅馬城。

西元2年和4年,屋大維鍾愛的兩個外孫相繼死去,德意志和高盧等地又發生了叛亂,屋大維緊急召回了提比留,並立即派他去鎮壓叛亂。

提貝留經過五年的艱苦戰爭,終於平定了叛亂。當他當上羅馬皇帝時,已經是一個55歲的老人了。

屋大維的日耳曼戰爭

屋大維皇帝也深知萊茵河防線的重要性,為了防患於未然,確信“進攻是最好的防守”教條的他於自己在位的第15年,即西元前12年,調集重兵,從萊茵河西岸上百個軍營出發,開始了他所謂的“日耳曼戰爭”,旨在一舉征服所有西日耳曼人。

針對日耳曼人沒有城鎮,行蹤無常的特點,羅馬大軍採取步步為營的戰術,在進攻路線的沿途上造了無數的碉堡,慢慢收緊羅網。

屋大維派大將德魯甦斯(Nero Claudius Drusus)沿著北海海岸,海陸軍遠征降服了弗里斯人(Frisii)與巴達维人(Batavi)。

在西元前11年,他又擊敗了烏斯佩特人(Usipetes),馬西人 (Marsi ),羅馬控制了的威悉河上游。

在西元前10年,日耳曼卡蒂族(Chatti)與西卡姆布里族(Sicambri後來的法蘭克人)聯合攻擊羅馬德魯甦斯的防地,遭到擊敗,他再次打敗卡蒂族,然後準備入侵馬考曼族,但是羅馬軍方禁止他橫跨萊茵河。

在西元前9年,他們終於粉碎了敵人頑強的抵抗,成功地推進到了易北河西岸,從萊茵河到易北河的廣大地區被羅馬帝國正式吞併為日爾曼尼亞行省。

德魯蘇斯將軍任日爾曼尼亞行省長,他在抵達目的地之後,還沒有來得及好好慶祝一番,便突然死於一次意外的墜馬事故。

屋大維皇帝聞訊,立即徵調德魯蘇斯的哥哥、他自己的女婿、此時正在今巴爾幹地區鎮壓達爾馬提亞人暴動的提貝留將軍北上,接替他亡兄的職位。

提貝留鞏固了日耳曼戰爭的成果,但在兩年後又被岳父調到東方的亞美尼亞前線。

一年之後,可能是因為和自己的妻子朱莉亞吵翻了的緣故,他謝絕了岳父、家人和同僚的苦苦挽留,主動隱退到希臘的羅德島,沒過多久,朱莉亞因通姦罪暴露而被流放,他自己的地位也因此岌岌可危。

但在西元2年,提貝留總算又回到羅馬,並很快福從天降:屋大維的子孫相繼去世,作為皇帝名義上的女婿,提貝留成為唯一的皇儲候選人。

隨後他重新去日耳曼尼亞擔任總督,然後又回巴爾幹鎮壓當地的蠻族暴動。

正在此時,西北前線突然傳來晴天霹靂:日耳曼尼亞行省新任總督瓦盧斯和他的全軍一起,在條頓堡森林中被海爾曼(Hermann, 拉丁文名為Arminius阿米尼烏斯)率領的日耳曼聯軍殲滅了。

提貝留、日耳曼尼庫斯大反擊

皇儲提貝留很快帶了6個軍團去增援萊茵戰區。連同當年被瓦盧斯留在那裏的兩個軍團,羅馬帝國總兵力的四分之一都聚集在此。

提貝留不愧是久經沙場的常勝將軍,他的戰術細緻而謹慎,不急於求成,先鞏固住萊茵河兩岸,然後再逐步向前推進,積小勝為大勝。

西元12年,提貝留被召回羅馬,得到了凱旋式和勝利勳章的榮譽。然而,日耳曼尼亞行省的大部分地區已經在事實上獨立。

e0040579_1551494.gif當地的新任總督是提貝留的侄子、日耳曼人的第一位征服者德魯蘇斯之子日耳曼尼庫斯 (Drusus Germanicus, NeroClaudius. 右圖),這個與對手海爾曼同齡的年輕將領要比他的叔父提貝留大膽得多。

他於西元14年從今荷蘭鹿特丹附近出發,經海上入維斯河,逆流而上,深入敵境,他入侵也在條頓堡森林中消滅羅馬軍團的日耳曼族之一的Marsi 族領域,在上魯爾河Marsi 族正在舉行慶祝女神Tanfana的盛宴,整族的人都喝醉,日耳曼尼庫斯發動殘酷的襲擊,施行無差別屠殺了許多部落。

在次年夏天日耳曼尼庫斯以萬分沉痛的心情憑弔了條頓森林戰場,並掩埋了部分早已化為白骨的屍體。

此後,日耳曼尼庫斯更加猛烈地向敵人進攻,第一次在威悉河戰役得到勝利 ,後來在安古里瓦莱(Angrivarii)長城附近,海爾曼又在路旁埋伏,準備重演條頓森林之役,但這次日耳曼尼庫斯已經有提防,使用「蠍弩」(scorpion)猛射大型箭矛,海爾曼軍敗退。

安古里瓦莱戰役中日耳曼尼庫斯瓦盧斯報了仇,海爾曼隻身逃走,他懷孕的妻子圖斯內爾達被俘虜,瓦盧斯所部三面羅馬軍團第18.19軍團的鷹幟鷹旗中的兩面也被繳獲。

不過,屋大維已經聽不到這勝利的消息了,這位元羅馬帝國的開國皇帝於西元14年8月19日在諾拉城與世長辭,提貝留如願以償地成為奧古斯都的接班人。

在不知不覺中,提貝留也開了個惡劣的先例:從此之後,萊茵河前線的將領頻繁地被士兵們擁立為皇帝,原因很簡單:為了抵禦日耳曼人的入侵,那裏雲集著全帝國最精銳的軍團。

作為一位日爾曼專家,提貝留深知在耳日曼尼亞那裏作戰是多麼得不償失:當地濕冷的氣候不適合羅馬人定居,也沒有什麼值得開發的自然資源,征服它卻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因此,在安古里瓦莱戰役後,日耳曼尼庫斯被立即調往西亞,並在兩年後神秘地死在那裏。

很多人說,提貝留一直在嫉妒自己這位侄子兼養子的軍事才華,並應該為他的死負責。不管怎樣,羅馬帝國初期提貝留即位後在日耳曼尼亞執行的新戰略相當成功。

提貝留敏銳地看到,羅馬帝國真正的危險不在於西日耳曼部落的獨立,而在於它們的統一。(而後來入侵羅馬的日耳曼哥德人還在黑海牧羊哩...ccccc)
[PR]
by cwj36 | 2005-10-29 15:43 | 【Total War 日耳曼】

哥德人遷移抵達黑海之濱,又繼續好奇地向東西兩面展開探險活動。他們在那裏定居下來,其主要活動範圍就是今基輔到莫爾達瓦一帶。

他們在那裏的統治沒有受到多少挑戰,僅有的抵抗來自波斯人的近親斯帕萊人,以及幾個微不足道的斯拉夫民族。但這附近也不全是野蠻人:在黑海沿岸,星羅棋佈著幾十個希臘人的城鎮。

黑海沿岸的希臘化始於西元前1000年左右,也就是特洛伊戰爭結束後不久。

那時,這周圍的草原還是古哥德人的地盤。這裏有據可查的第一個希臘殖民城市西諾珀,它是米勒特城邦在西元前750年前後所建的,於《荷馬史詩》創作時間相同。

此後500年內,又有不少於90座類似的城鎮拔地而起,其中最有名的當數托米城。在被波斯帝國短暫征服後,它們又乘著亞歷山大大王的東征而重新獨立。

西元1世紀時,黑海沿岸的許多塞西亞人(Scythian即斯基台人或西徐亞人,是波斯人的近親)也都已經希臘化了,成為這些城邦力量的新源泉。

西元六七世紀,波斯人進攻黑海北岸的塞西亞人,這個游牧民族便給來犯者送去一只飛鳥、一只青蛙、一只地老鼠和五支利箭。

其意思是警告入侵的波斯人,趕快像驚鳥那樣飛走,像青蛙那樣四散奔逃,像老鼠那樣打個洞藏起來。否則,就只有嘗嘗塞西亞人的利箭了!

塞西亞人是個擠馬奶、住馬車的遊牧民族,西元前700年至20O年時,統治著頓河和喀爾巴阡山脈之間的大草原。

希羅多德列舉了塞西亞人的各個部落,描述了他們的風俗習慣;因為塞西亞人居住的地方和希臘人在黑海北岸的城邦相毗鄰,兩者之間有著廣泛的貿易往來。塞西亞人憑藉所控制的廣闊內地的豐富資源,用奴隸、牛、獸皮、毛皮、魚、木材、蜂臘和蜂蜜去交換希臘人的紡織品、酒、橄欖油和各種奢侈品。

大部分塞西亞人還是像500年前波斯大流士遠征時代那樣,沒有“文明化”,他們往來于第聶伯河兩岸,與哥德人交換他們的農牧產品。

按道理說,尚武好戰的塞西亞人完全可以成為哥德人在本地的勁敵,但他們卻奇跡般地長期相安無事。

這一方面是因為哥德人當時力量還不足夠強大,另一方面則是因為,自西元前3世紀起,塞西亞人在本地區就有了一個強大的競爭對手──薩爾馬特人。和塞西亞人一樣,他們也是波斯人的近親,但在軍事上的兩個方面卻優於塞西亞人:

一:他們擁有鐵制的馬鐙(或許是從東方傳來的),並因而得以裝備頂盔貫甲的重騎兵,箭術也相當高明。
二:他們的女子全部上戰場,按照薩爾馬特人的內部習俗,任何一個女孩在戰場上殺死一名敵軍士兵以前,都不得結婚。

這不僅讓人聯想到不殺死一頭獅子,就不許參加成人典禮的非洲土著,更讓人回想起一個古老的傳說:在西元前500年前後的高加索山區,有一個驍勇善戰的母系氏族。

她們的名字叫做“亞馬遜人”,意思是“無胸者”,因為據說為了便於射箭,她們習慣割除自己的右側乳房。

塞西亞人敬畏地把這些重裝女騎兵們稱為“男子們的女主人”,這個名字或許說明,薩爾馬特人還處於母系氏族社會,所以也就更加可能與亞馬孫人是同一個民族。

無論如何,這兩個習俗使得他們擁有雙倍,甚至於三、四倍于西徐亞人的戰鬥力,黑海沿岸的希臘城邦們也屢次受到他們的洗劫。

在薩爾馬特人的威懾下,哥德人和塞西亞人很快結成了一種近似同盟的外交關係

據記載,帶領哥德人進入塞西亞草原的君主叫做菲利莫爾

關於他本人,流傳著一個古怪的傳說:抵達塞西亞後,他在部落中發現了一些來路不明的巫婆。菲利莫爾懷疑這些令人作嘔的女人是敵對勢力派來的奸細,於是下令把她們趕到遠處的荒野中去。

在臨走之前,憤怒的巫婆們向他和他的部落發下了惡毒的詛咒。

不久她們便走迷了路,進入了一片荒漠的深處,那裏的幾個妖怪看見並強姦了她們。

九個月後,在這些巫婆的懷抱裏,誕生了一個奇醜無比的種族:“Hunni”(拉丁語,發音為“胡恩尼”,“尼”是表示民族的詞尾)-匈奴,他們的天性就是要壓迫和毀滅其他的民族。

e0040579_16531289.jpg在中國的史冊上,講述著另一個故事:西元前17世紀,夏帝國為東方的商國君主“湯”所推翻,末代夏帝“桀”戰敗後被放逐到南巢,成為商朝的附庸,在三年後死在那裏。此時人們發現,桀的兒子獯粥和桀的妃子們有染。

湯認為這是極不道德的事情,所以剝奪了獯粥的財產繼承權,並打算進一步懲罰他。

獯粥得知消息後,帶著與他相好的幾個妃子逃往遙遠的北方,在那裏建立了自己的部落,並很快發展成一個野蠻的民族。

他和亡父寡妻結婚的行為,從此成為這個民族的傳統習俗。

他們的宗教信仰與夏朝類似,比如祭祀日月,殺牲、望星象占卜等,但不建房屋,不守禮儀,披髮左衽,以遊牧為生,常常南下劫略文明人的生命財產。

由於居住在寒冷的北方荒原上,他們天生體毛較長,因此得名“胡人”。出於鄙視,秦國人把他們中的一支改名叫“匈奴”。

多數歷史學家們都相信,“Hunni”與“匈奴”之間,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繫。然而,與薩爾馬特人和亞馬遜人之間的關係一樣,至今也沒有人可以斷定,他們真的就是同一個種族。

更別提啥中國漢武帝趕走匈奴引起歐洲民族大遷移的說法。

而且無疑來自北亞草原,在生活習俗的各個方面,也都與中國古代的胡人極其接近。

此時居住塞西亞草原的各個民族,無論是自幾個世紀以來就居住在這裏的斯拉夫人、塞西亞人、薩爾馬特人,還是初來乍到的哥德人,都仍然對自己這個未來的征服者歐洲匈人一無所知。
[PR]
by cwj36 | 2005-10-26 17:35 | 【Total War 阿提拉 總綱】

e0040579_1738443.gif
西元254-259年,羅馬太子伽利埃努斯(Gallienus羅馬皇帝瓦勒良之子-右圖)在萊茵-多瑙河前線多次擊退日耳曼人,但無數的日耳曼民族還是源源不斷地過“Limes”邊牆,進入高盧和巴爾幹。

西元257年,3萬法蘭克人穿越整個高盧和西班牙,渡過直布羅陀海峽,一直打到他們心目中的樂園茅利塔尼亞,才被瘟疫、酷暑和追兵所消滅;

西元259年,一支朱同人(大概是阿勒曼人或馬考曼人的一支)居然翻越阿爾卑斯山脈,一直打到了羅馬城下,但由於缺乏攻城器械,沒有攻城便撤退了。

從萊茵河前線快速返回的伽利埃努斯在米蘭城郊截住了這些膽大妄為的日耳曼人,並且將其徹底打垮。

據說他後來自我吹噓,只用一萬兵力便擊潰了30萬敵軍,元老們於是齊聲讚頌伽利埃努斯是亞歷山大大王以來最出色的軍事天才。

次年春天,伽利埃努斯又深入敵境,在今德國巴伐利亞北部的奧格斯堡大破馬考曼人,並救出了幾千名羅馬戰俘。

馬考曼人被迫投降,以羅馬帝國盟軍的身份移居到潘諾尼亞北部,負責抵禦其他日爾曼民族。

馬考曼國王阿塔努斯還把他美麗的公主琵琶嫁給伍利埃努斯為妻,雙方由此實現了和平共處。

西元260年,羅馬皇帝瓦勒良被波斯薩珊國王沙普爾俘虜,羅馬帝國由此四分五裂,陷入了深深的危機。

同年,即萊茵──多瑙邊牆完工100周年前夕,阿勒曼人火燒邊牆800裏,萊茵河下游的薩克森人和法蘭克人乘虛而入,羅馬帝國從此喪失了它在萊茵河東岸的所有據點。

以哥德人為主的蠻族艦隊趁此機會,也開始大舉入侵黑海和愛琴海沿岸。曾經天下無敵的羅馬海軍,此時也陷入了滅頂之災。

東日耳曼人從海上對羅馬帝國發動侵略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西元253年。當時當政的是伽盧斯皇帝,在要求提高貢金失敗後,哥德王克尼瓦糾集了幾個西徐亞和達西亞的日耳曼民族,坐著數十艘木制帆船,沿著黑海西海岸南下,通過博斯普魯斯海峽進入愛琴海,一路打到小亞細亞西部的以弗所城下才返航。

負責鎮守黑海沿岸的本來共有四支羅馬艦隊:西徐亞艦隊、冒西亞艦隊、色雷斯艦隊和本都艦隊,但由於羅馬帝國境內已經長期沒有海盜了,他們的裝備普遍年久失修,根本沒有出港作戰的能力。

蠻族海軍在沿途洗劫了許多城鎮,而沒有遇到任何有力的抵抗,順利地滿載而歸。

嘗到甜頭的東日耳曼人胃口越來越大,他們此後竭盡全力地建造戰艦,企圖把整個黑海都變成自己的內湖。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們計畫首先吞併克裏木半島上的博斯普魯斯王國,然後殲滅羅馬帝國的四支黑海艦隊。

博斯普魯斯王國在西元3世紀中葉的滅亡,不僅使羅馬帝國喪失了它在黑海沿岸最重要的盟友,也給東日耳曼人提供了幾處優良的港灣。

西元256年,哥德、卡爾皮、博蘭等蠻族聯軍揚帆出海,沿黑海東岸南下,向羅馬本都艦隊位於高加索山脈西南麓的軍港皮提烏斯城發動了進攻。

守備該城的羅馬將軍蘇克西阿努斯利用不多的兵力成功地頂住了敵人的猛攻,但當他在一年後被瓦勒良皇帝調回羅馬領賞後,該港口很快就落入了蠻族聯軍手中。

皮提烏斯城被徹底拆毀,該港口內的羅馬戰艦和商船更進一步充實了東日爾曼海軍的實力。

幾個月之後,因為守軍令人難以理解的疏忽大意,卡帕多西亞省最重要的港口特拉布松(時至今日,它依然是土耳其在黑海上最主要的港口)也被攻佔,羅馬帝國本都艦隊在這裏全軍覆沒,所有船隻均被日耳曼人輕鬆繳獲。

從這裏出發,他們又逐步洗劫了整個本都省和卡帕多西亞省,也就是小亞細亞半島的北部。

羅馬將領們吃驚地發現,因為久疏戰陣,他們長期以來引以為榮的海軍已經完全無法和血氣方剛的敵人抗衡了。

經過西元262年和263年的兩次海戰,羅馬帝國的西徐亞艦隊、冒西亞艦隊和色雷斯艦隊都已名存實亡,就連專程趕來增援的敘利亞艦隊也遭受了沉重的打擊。

哥德王克尼瓦駕崩之後,接替他統治東哥德民族的共有三個人:雷斯帕維杜克塔爾瓦羅

其中到底誰是國王,現在我們已經無法考證了。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他們都既不是奧斯特羅高塔國王的後代,也不是“阿馬爾”王室的成員。

西元267年春天,趁羅馬帝國正陷於內亂的良機,部分東哥德人與其僕從民族赫盧利人坐著500艘帆船,從克裏木半島出發,一舉攻破了拜占廷、雅典、斯巴達、科林斯等多座繁華的希臘城市。

這些野蠻人所到之處,城內的金銀絲綢被洗劫一空,婦女和青年男子被掠為奴,老人和兒童被殘酷地殺害,多座神廟和民宅被拆。幸好希臘人的建築都是石頭結構,不易焚毀,因此其許多遺跡直到今天都還能看得到。

由於伽利安努斯此時還有高盧帝國需要對付,暫時無暇東顧,他們這種暴行一直持續到7月份才結束。

蠻族聯軍撤退的主要原因,並不是由於他們的貪心已經得到了滿足,而是由於風大浪急的秋天馬上就要到了,這個時候在海面上航行實在太危險。但當他們回到海邊時,卻吃驚地發現:由於沒有派人看守,他們停泊在那裏的帆船已經全部被火焚毀了

這個可笑的疏忽不是沒有原因的:日耳曼人雖然作戰勇猛,但是缺乏組織性和紀律性,每個人都想衝鋒陷陣,而不願意留守大營,因為在前線可以多拿戰利品。

當地不多的羅馬士兵偵察到了這一情況,所以果斷地襲擊敵軍後方,起到了出其不意的效果。沒有了船隻的日耳曼人被迫北上莫西亞,企圖穿越多瑙河回他們的老家去,結果在馬其頓和莫西亞行省接壤的山區內遭到羅馬軍隊的伏擊,幾乎無一生還。

哥德人並未因為這次失敗而洩氣,他們繼續堅持不懈地造船。西元268年春天,空前龐大的日耳曼聯合海軍從第聶斯特河口揚帆出港,穿越整個黑海,向愛琴海進發。

參加這支遠征大軍的共有東哥德、西哥德、格皮德、西徐亞、赫盧利、博蘭等十幾個民族,帆船共計2000多艘(其中也包括相當數目被他們繳獲的羅馬戰艦),總兵力號稱32萬。

羅馬軍隊雖然佔據著博斯普魯斯海峽兩岸山崖的有利地形,但在兵力上佔優勢的蠻族聯軍依舊所向披靡。

5月,拜占廷再次淪陷,日爾曼海軍在痛快淋漓地洗劫了這座古城之後,又攻破了對岸的卡爾西頓城,隨即穿越達達尼爾海峽,隨即兵分兩路:東路軍沿小亞細亞海岸南下,而西路軍則向希臘挺進。

一開始,日耳曼東路海軍可以說是勢如破竹。6月,以弗所、特洛伊和帕加蒙陷落;7月,羅德島、賽普勒斯和克里特島陷落,日耳曼海軍直抵安條克和亞歷山大港外。

見敵人聲勢浩大,敘利亞和埃及艦隊嚇得都躲在港裏不敢出戰,就連義大利本土的拉溫那和麥錫尼兩支戰略艦隊也顯得形同虛設。

在這危急時刻,挺身而出迎擊日耳曼人的,是在一年前剛失去了丈夫的“東方女王”芝諾比阿。經過小亞細亞半島上幾次血腥的較量,蠻勇的日耳曼步兵終於輸給了巴爾米拉騎兵,被迫狼狽不堪地撤回海上。

在把東地中海上幾乎所有的島嶼搜刮了一遍以後,他們趁著秋風未起,向自己位於黑海北岸的根據地撤退了。

經此一戰,敘利亞巴爾米拉女王-芝諾比阿威名大振,羅馬帝國在亞洲的版圖喪失殆盡。

日耳曼西路海軍的早期進展也很順利。

在羅馬帝國統治下享受了兩百多年和平生活的希臘人,早已不是原來那個尚武好戰的民族了,他們長期沒有修繕的城牆更是給敵人大開方便之門。

7月,日耳曼聯軍連續攻破雅典、斯巴達、科林斯、底比斯、阿爾哥斯、伊庇魯斯,在繳獲大量物資和人口後北上溫泉關,於8月初進圍薩洛尼卡。

這次伽利安努斯被迫御駕親征,與伊利裏亞總督克勞狄合兵一處,沿多瑙河東進,去救援薩洛尼卡。還沒等到姍姍來遲的羅馬援軍趕到,已成強弩之末的日耳曼人便解圍北上,但卻不幸地在半路上被伽利安努斯截了個正著,地點是馬其頓南部的奈蘇斯城郊山谷。

奈蘇斯戰役(battle of Naissus)被稱為西元3世紀西方軍事史上最為慘烈的戰役,包括同盟軍在內,羅馬和哥德這一對老冤家各自在戰場上投入了超過10萬兵力。

戰鬥持續了許多天,最後以哥德人最重要的盟友-赫魯利酋長瑙洛巴圖斯向羅馬軍投降而分出了勝負。

據說,光是橫亙在戰場上的哥德人屍體就多達5萬具。部分留在船上的日耳曼人在愛琴海上會合了他們從小亞細亞敗退回來的的東路軍,一道撤往西徐亞;

另一部分日耳曼人被包圍在格西克斯山脈裏,而伽利安努斯皇帝則在當年9月動身回義大利鎮壓騎兵將領奧利奧盧斯的叛亂去了。

他在那裏被部下謀殺,克勞狄總督自立為帝。

沒過幾天,一批阿勒曼人翻越阿爾卑斯山,進入波河流域。克勞狄擊退了他們,然後又回羅馬過冬。當他正在永恆之城的豪華澡堂裏享受蒸汽浴時,格西克斯山脈裏那些以哥特人為首的日耳曼將士們卻正在蕭瑟的北風中冷得渾身發抖。

克勞狄並沒有忘掉這些敵人,他希望在馬其頓的深山裏一點點耗盡對方的糧食儲備。269年春天,他動身前往巴爾幹,在馬爾西安堡附近大破哥德軍,從此被人尊稱為“克勞狄·哥提庫斯”,以與西元41-56年在位的克勞狄皇帝相區別。

但是頑強的哥德人並沒有投降,他們化整為零,繼續在馬其頓和色雷斯的群山中和羅馬軍兜圈子。與此同時,一支由西哥德人格皮德人卡爾皮組成的陸軍從多瑙河三角洲南下,另一支由東哥德特人赫盧利人組成的海軍由第聶斯特河口西進,企圖把他們的同胞從困境中解救出來。269年底,日耳曼陸軍在海穆斯山打了一場勝仗,但瘟疫很快削弱了他們的實力;而哥德和赫盧利海軍則在色雷斯海岸被趕來增援的埃及艦隊擊退。

至此,黑海霸王哥德人不可戰勝的神話終於被打破了

西元270年初,朱同人和汪達爾人開始進犯潘諾尼亞,克勞狄·高提烏斯委任騎兵將領奧勒良為巴爾幹軍區總司令,率部前去抵抗他們。不久後,瘟疫從日耳曼人那裏傳入了羅馬軍營,導致克勞狄·哥提烏斯皇帝于當年1月病逝。

奧勒良和他之後的幾位皇帝都頗具軍事才華,在他們統治時期,東日耳曼人南侵的勢頭被暫時遏制住了。

但在戴克裏先皇帝在位初期,西日耳曼人又開始不安分了:住在萊茵河和易北河之間海濱的弗裏斯人盎格魯人薩克森人開始蠢蠢欲動,他們的特點是擅長航海。西元286年,這三個民族的聯合海軍從易北河口出發,沿著英吉利海峽西進,把不列顛南部和高盧北部的沿海城鎮完完整整地洗劫了一遍,好不容易才被羅馬軍隊趕走。

此後,萊茵河防線也多次受到法蘭克人和阿勒曼人的攻擊,損失十分慘重。直至君士坦丁大帝即位,羅馬帝國才改變它長期以來被動挨打的局面。
[PR]
by cwj36 | 2005-10-24 17:43 | 【Total War 日耳曼】

托勒密十五世

e0040579_89589.gif托勒密十五世 全名-Ptolemt philopator philometor caesar。又名小凱撒Caesarion是尤里斯.凱撒Caesar Julius與克麗奧佩脫拉七世(埃及豔后)之子,暱稱「凱撒里昂」。

凱撒迷戀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的美色,幻想以托勒密王國的首都亞歷山卓城為中心,建立一個新的羅馬大帝國,自立為皇帝。

西元前四十六年凱撒把克麗奧佩脫拉七世小凱撒迎回羅馬,還命人用黃金打造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的塑像,聳立在羅馬著名的維納斯女神像旁,供人瞻仰。然而凱撒的政治野心,得罪了羅馬元老院的共和派分子。

在共和派分子合謀下,西元前四十四年三月十五日,凱撒被其共和派政敵刺死在羅馬元老院。

凱撒既死,克麗奧佩脫拉七世頓失靠山,羅馬非久居之地,只得悄然返回埃及。

克麗奧佩脫拉七世回到埃及後,殺了弟弟托勒密第十四世、擁立自己的小凱撒托勒密第十五世

西元前41年,凱撒昔日部將後三巨頭之一馬克.安東尼在東征途中和克麗奧佩脫拉七世在小亞細亞相會。

這位征服過無數土地,贏得許多勝利的羅馬無敵戰將,卻被一個年方二十八歲,正處於女人的全盛時期,女性美達到最絢爛階段,智慧完全成熟的美女所擄獲。

寶劍不敵美色,安東尼將他在東方的征服大業置諸腦後,跟隨女王來到埃及,沈迷在亞歷山卓城王宮歌舞、歡宴,柔情的閒暇生活中。

西元前40年,他們生下一對男女雙胞胎。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給兒子取名為「太陽亞歷山大」(Alexander Helios),女兒取名為「月亮克莉奧帕特拉」(Cleopatra Selene)。安東尼為了討好女王,把女王封為「萬王之后」(Queen of Kings)。

把女王和凱撒所生的兒子小凱撒(Caesarion)封為「萬王之王」(King of Kings)。讓他們統治埃及和塞浦路斯;並且把羅馬在近東的征服地分封給他們的雙胞胎子女,即使是後來所生的第三個孩子亦封為王。

e0040579_210533.gif安東尼的樂不思蜀,安東尼與屋大維姊姊的離婚,安東尼將羅馬的東方土地分封給托勒密王國埃及豔后的子女等等,在在引起屋大維和羅馬元老院強烈的不滿。

元老院與屋大維乘機起兵,宣布剝奪安東尼的一切權力並對埃及女王宣戰。

西元前31年,屋大維和安東尼在希臘西南角的亞克興(Actium)進行海戰,安東尼大敗,僅以身免。

安東尼與克麗奧佩脫拉七世逃回埃及亞歷山卓城,但是安東尼的部隊士氣低落,敗亡之期已近在眼前。

克麗奧佩脫拉七世雖然對安東尼的愛情不減,但為保全托勒密王國和保全王位計,決定色誘屋大維

然而歲月無情,埃及豔后雖然尚稱美貌,究竟已是39歲的婦人了。屋大維亦非凱撒安東尼之流,埃及豔后的希望最後落空。

她已很清楚自己的命運,她寫信給屋大維言道,要求在她死後,將她與伏劍自盡的安東尼埋葬在一起。

克莉奧帕特拉曾研究各種自殺的方法,她認為被某一種小毒蛇咬死最為迅速。

小凱撒逃至上埃及,後被屋大維誘回亞歷山卓城處死。托勒密王朝滅亡。
[PR]
by cwj36 | 2005-10-24 08:13 | 【Total War 埃及托勒密】

e0040579_13425625.jpg德基烏斯(Decius,一譯為“德修斯”)本是帝國元老院中的一名議員﹐由于一場政變動亂﹐才陰差陽錯地當上了皇帝。

西元249年6月17日﹐皇帝菲利普在Verona附近的戰場遇刺﹐德基烏斯被派往莫西亞行省平定另一場軍團叛亂﹐而“不幸地”被部下“逼迫”即帝位。

一位十足的僭主開始了他短暫的統治(至251年末)。

西元248年,正當羅馬慶祝它的建城千年紀念日時,哥德人(Goths)突然開始進犯莫西亞(Moesia)行省(現保加利亞境內)。

這其實並不應該令人感到意外,早在西元2世紀末,當哥德人與格皮德人出現在多瑙河平原上時,雙方之間的武裝衝突就開始了,但規模都不算大。

此後,羅馬帝國被迫花費大量人力物力,艱難地維持相對貧瘠的達西亞行省。事實證明,這既不可行,也不值得。

西元238年,哥德人的僕從民族──卡爾皮人的入侵,徹底消滅了達西亞境內的所有羅馬武裝。

為了騰出手來抵禦薩珊國王沙普爾一世,當時剛剛上臺的戈狄安三世接受了屈辱的和約,同意向以哥德人為首的達西亞日爾曼民族聯盟納貢。

但在西元248年,羅馬皇帝阿拉伯人菲利浦卻出人意料地取消了應當繳付的這筆貢金,也許廢除不平等條約也是他千年慶典計畫中榮耀的一部分吧。

菲利浦的決定是災難性的。經過上百年的發展,哥德人已經擁有了黑海沿岸最強大的武裝力量。

汪達爾人和赫盧利人匍匐在他們的腳下,斯拉夫人和誇德人的君主降為他們的奴僕,馬考曼人和卡爾皮人向他們稱臣納貢,格皮德人、西徐亞人和薩爾馬特人與他們聯盟。

在哥德人看來,個人向政府納的稅與交付給黑社會的保護費沒有什麼區別,都是弱小的一方向強大的一方購買自己人身安全和權利所必需的款項。

國與國之間的關係也如此,弱國如果不肯納貢的話,那麼強國就理所當然有權採取必要的行動,以使對方認識到這項費用的意義之所在。

正當他們在多瑙河北岸集結重兵,並開始試探性的進攻時,本應負責抵抗他們的羅馬軍團將士們卻突然轉移了注意力,擁立他們的司令官帕卡提安努斯為皇帝,並準備聯合哥德人,向義大利進軍。

但在一位出身潘諾尼亞,名叫德基烏斯的元老的幫助下,帕卡提安努斯很快被自己的部下刺殺。作為獎賞,德基烏斯取代菲利浦的內兄塞維裏安,被升遷為莫西亞行省的新任總督。

雖說幾乎是一步登天,但德基烏斯可沒有時間來慶祝,他面臨著一個極其危險的爛攤子:一方面,曾參預帕卡提安努斯叛亂的將士們還驚魂未定,他們隨時都可能再次鬧事;另一方面,哥德人並沒有因為帕卡提安努斯的死,而放棄對羅馬帝國的入侵計畫。

事實上,莫西亞的很多地區都已經被他們這股部隊洗劫了。

儘管德基烏斯沒有參過軍,但因為長在在鄰近的潘諾尼亞,他對莫西亞的當地情況比較瞭解,頭腦很靈活,手段也很豐富。

一些忠誠度不可靠的部隊被解散了,在數目上處於劣勢的羅馬軍放棄多瑙河防線,城戍部隊改守面為守點,野戰部隊改盯人為區域聯防。

這個新戰術在整體上是很成功的,但有一點可能德基烏斯沒有考慮到:部分被解雇的羅馬士兵因為退伍後的生活沒有著落,居然投靠了日爾曼敵軍,向他們出賣了羅馬軍的部署情報。受此鼓舞,哥德王奧斯特羅高塔決定大幹一場。

西元248年盛夏,奧斯特羅高塔率哥德、西徐亞、卡爾皮、泰法利、阿斯丁吉、袍西安六族聯軍(後三者是達西亞的土著民族),號稱30餘萬,水陸並進,穿越多瑙河三角洲,向羅馬軍設在黑海岸邊的主營馬爾西安堡(在今保加利亞旅遊勝地瓦爾納附近)撲來。

大敵當前,德基烏斯鎮定自若,他命令部下堅壁清野,使敵人找不到足夠的物資來製造攻城器械。

奧斯特羅高塔見久圍不下,於是分兵攻擊周邊小城,也沒有得到多少收穫。

對峙數月後,日爾曼聯軍終於糧盡撤退,羅馬野戰部隊在他們歸路上的山谷裏連續伏擊,又消滅了相當數目的敵人,把奧斯特羅高塔一舉趕回了多瑙河北岸。

此次大捷讓羅馬將士們對德基烏斯這位文官的領兵才能心服口服,他在部隊裏的威望大增。

不久後,德基烏斯被部下擁立,紫袍加身,於西元249年10月在貝羅卡戰役中殺死了阿拉伯人菲利浦與皇儲菲利浦二世,成為新的羅馬皇帝。

在奧斯特羅高塔敗在德基烏斯手下後,他的民族一度面臨重大的麻煩:格皮德國王法斯提達看到哥德人的實力已經被削弱了,於是計畫起來搶奪東歐的霸權。他先是擊敗了北方的勃艮第人,然後就向奧斯特羅高塔宣戰,兩軍在多瑙河下游平原上惡戰了一場。

結果,哥德人略占上風,法斯提達撤回了喀拉巴阡山脈以西。

奧斯特羅高塔在此後很快去世,有可能是在戰鬥中負傷所致。他出身於哥德人中最高貴的“阿馬爾”貴族家庭,這個名字來自他的祖先阿馬爾。

奧斯特羅高塔自己名字的意思似乎就是“東哥德人”,在他死後,哥德人也真的分裂成了東西兩部,東部的叫“Ostrogothi”,西部的叫“Visigothi”。

在拉丁語和日爾曼語裏,這兩個名字看上去就是“東哥德人”和“西哥德人”的意思,所以後人一般也就如此理解和翻譯。但還有其他不同的解釋,其中最有說服力的是這樣的:

“東哥德人”原來自稱“Grvtvngi Avstrogoti”,意思是“沙灘哥德人”,因為他們住在第聶澤河附近的沙質海灘上;而“西哥德人”則自稱“Tervingi”,意思是“森林居民”,因為他們居住在達西亞的森林裏。也有人說,“東哥德人”就是原來奧斯特羅高塔麾下的部落,而“西哥德人”原來自稱“Vesvgothi”,意思是“優秀的哥德人”。

不管怎麼樣,這兩部分哥德人在西元3世紀中後葉分家了,雙方的勢力範圍以第聶斯特河為界,“Ostrogothi”住在河東,“Visigothi”住在河西,所以“東哥德人”和“西哥德人”的稱呼無論如何也不能算錯。

他們分家的原因我們至今還不清楚,或許因為他們本來就是分兩次南遷的不同部落,或者因為他們的生活習俗有差異,也可能是因為羅馬人有意在其中挑撥離間。

奧斯特羅高塔死後,克尼瓦(Cniva)成為他的繼承者,時間大概是在西元249年。當時德基烏斯正忙著在羅馬進行文化建設和社會改革,對邊境防務有所疏漏。

看到有機可乘,為了報奧斯特羅高塔戰敗之恥,克尼瓦重新會合了卡爾皮人和其他日爾曼民族,於西元250年再次進犯羅馬帝國。

卡爾皮人負責攻擊重新回到達西亞的部分羅馬軍隊,而哥德軍則兵分兩路,其中一部分直搗色雷斯,將色雷斯總督普利斯庫斯包圍在該行省的首府菲利浦堡;而克尼瓦自己則率7萬大軍,沿多瑙河岸西進,進圍羅馬帝國莫西亞艦隊和西徐亞艦隊的主泊地諾瓦城。

防守該城的是德基烏斯皇帝的心腹猛將──上莫西亞總督伽盧斯,他成功地擋住了哥德軍的進攻,克尼瓦於是轉而攻擊尼科波利斯城。

德基烏斯皇帝得知莫西亞和色雷斯告急,立即帶上自己的長子兼皇儲赫倫紐斯( Herennius Etruscus此時已經被他封為“凱撒”和“帝國首席青年”),率軍從羅馬出發,晝夜兼程地趕往巴爾幹,尋克尼瓦軍主力決戰。這時,求勝心切的他大概沒有想到,作為常勝將軍的自己,此行竟然會有去無回。

德基烏斯很快抵達尼科波利斯城,措手不及的克尼瓦立即解圍,但還是被追上來的羅馬軍在伯羅阿城附近擊敗了。

德基烏斯以為哥德人已不足慮,於是北上攻擊進犯達西亞的卡爾皮人,並且打了幾次大勝仗,差不多收復了整個行省。與此同時,羅馬發生了叛亂,一個名叫李錫尼的人自稱皇帝,直到西元251年3月才被德基烏斯的親信瓦勒裏阿努斯鎮壓下去。

克尼瓦看准這個機會進軍色雷斯,與自己的南路軍合圍菲利浦堡。德基烏斯知道哥德人的這個動向之後,只好急忙從達西亞南下,翻越崇山峻嶺,去救援菲利浦堡。

但他來得已經太晚了:看到情況已經絕望,菲利浦堡裏的一部分羅馬士兵決定擁立他們的總督普利斯庫斯做皇帝,以便與克尼瓦談判;另一部分則乾脆開城投降,哥德人一湧而入,剛剛披上紫袍的普利斯庫斯被殺,菲利浦堡淪陷了。

哥德軍洗劫了這座富庶的都市,在獲得足夠的戰利品後士氣大增。看到情況已經惡化,德基烏斯只得重新北上諾瓦城,與伽盧斯合兵一處,準備在敵人從色雷斯返回的山路上伏擊他們。

5月,哥德軍走進了包圍圈,結果被打得大敗,羅馬軍也損失慘重。為了慶祝這次勝利,皇儲赫倫紐斯晉升為“奧古斯都”,德基烏斯留在羅馬的次子霍斯提裏亞努斯也被封為“凱撒”,父子三人同秉朝政。

但克尼瓦的主力部隊仍然沒有被消滅,兩軍繼續在莫西亞北部山區周旋。德基烏斯企圖在敵人進入多瑙河平原之前全殲他們,雙方的決戰在西元251年7月上演。

一開始,羅馬軍連續消滅了從正面衝上來的兩股哥德軍,但克尼瓦卻出人意料地率領自己的精銳部隊從他們身後繞了出來。

為自己的生存而拼死惡戰的哥德軍前後夾擊,羅馬軍陣腳大亂,先鋒赫倫紐斯被流箭射中心窩,死在他父親的面前。

據說,當德基烏斯看見了這殘酷的情景時,為了鼓舞士氣,他咬著牙喊道:「“沒有人會為此悲傷!僅僅一個軍人的死亡,不是帝國的什麼嚴重損失!”(Let no one mourn; the death of one soldier is not a great loss to the republic.)」話雖如此,但出於父親的天性,他無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因此帶頭拼命進攻,決心要麼殺死克尼瓦,為兒子報仇雪恨。

克尼瓦見對方攻勢猛烈,於是偽裝撤退。當殺紅了眼的德基烏斯把敵人追到一座名叫阿布裏圖斯的城鎮時,周圍巷道裏突然伏兵四起,他力戰陣亡,成為歷史上第一位被蠻族殺死的羅馬皇帝。

德基烏斯的部下擁立了伽盧斯總督為帝,他為了能夠立即返回羅馬,避免元老院另立新君,趕緊與克尼瓦講和。

雙方簽署的條約內容是:兩國從此結盟,互不侵犯;哥德人有權帶走自己在巴爾幹擄掠的所有戰利品和戰俘;羅馬帝國恢復每年支付給對方的貢金。

但哥德人很快撕毀了和約,在要求提高貢金未遂後,再次聯合其他日爾曼民族南侵,直接導致了伽盧斯皇帝在西元253年的敗亡。不久,羅馬皇位落入了瓦勒良和他的兒子伽利埃努斯之手。

德基烏斯除了是歷史上第一位被蠻族殺死的羅馬皇帝對基督教的迫害也很有名,西元250年這位德基烏斯發出了開始在全國第一次有組織的迫害基督徒活動(250)“德基烏斯迫害”的敕令﹐即the Edict of Decius。

規定﹕在選定的懺悔日﹐基督徒必須放棄自己的信仰﹐參加官方宗教儀式﹔不肯叛教的基督徒將受到地方總督的審判。這是一場殘酷的政治鬥爭﹐身為基督徒的政府官吏或被罰為奴隸﹐或被沒收家產。最堅定者被處死。至於平民﹐則不必多說了。
[PR]
by cwj36 | 2005-10-22 13:44 | -古羅馬資料區-

羅馬帝國三世紀危機

西元2世紀末到3世紀末,也就是從安敦尼王朝最後一個皇帝康茂德於192年被殺到284年戴克裏先登上皇位大約100年間,羅馬帝國國內發生了嚴重的社會危機,歷史上稱之為三世紀危機(Crisis of the Third Century亦稱"軍事無政府狀態" 或"皇家危機")

  從西元3世紀開始,羅馬帝國的奴隸制陷入了嚴重的危機。農村枯竭,城市衰落,內戰連綿,帝國政府全面癱瘓,這種全面的混亂局面,對羅馬奴隸制帝國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這一危機猛烈地衝擊和動搖了羅馬奴隸制帝國的基礎,沉重地打擊了羅馬奴隸制的統治。

  奴隸對勞動絲毫沒有興趣,他們往往虐待牲畜,破壞工具,並利用一切機會來欺騙主人和逃避工作。奴隸們不斷地逃亡和暴動給奴隸制經濟以沉重的打擊。另一方面,由於帝國無力繼繼進行大規模的對外擴展,奴隸來源相對減少,奴隸的價格也不斷提高。使用奴隸勞動已經越來越無利可圖。

  政府還常常採用發行劣質貨幣的辦法,應付緊迫的開支。3世紀初,金幣含金量減少了27/100。3世紀中葉,銀幣用銅鑄造,外包一層銀,含銀量只有5/100,甚至2/100。不僅物價上漲,而且出現了物物交換的現像,城市經濟開始走上了普遍衰敗的道路。

  3世紀以後,由於奴隸來源匱乏,大農莊生產日趨蕭條,對市場的供應日益減少,加上城市商業的衰落,這個萎縮的趨勢更加迅速,結果是大農莊越來越變成了自給自足的整體。

缺少奴隸勞動的大農莊,只得放棄大規模的耕作,把大農莊的土地分成許多小塊,分租給隸農耕種。這是奴隸制走向滅亡的一種表現。

羅馬軍事方面其衰落始於三世紀,軍人追逐權力與財富,變為政爭主力,不再能善盡捍衛帝國的職守。在此情形下,政權依賴軍隊,而非人民,常發生篡奪之事。塞佛留皇帝(Lucius Septimius Severus 193-211在位)以後,兵源常感不足,原來軍隊組成份子以羅馬公民為主,配以來自文明地區的帝國居民,後來士兵漸成世襲。奧理略皇帝(Marcus Aurelius 168-180在位)時,蠻族加入軍隊,三世紀後主要兵源仰賴蠻族,很多家庭子弟不願當兵,軍力恆感不足。

  3世紀經濟上的衰敗幾乎和政治混亂相伴而行。統治集團內部為了篡奪帝位,常常混戰不休。西元192年,安敦尼王朝的末帝康茂德被殺,此後6個月內近衛軍就擁立了兩個皇帝,各行省駐軍也紛紛自立皇帝。

西元193年~197年,羅馬內部爆發了一場王位爭奪戰。戰爭的結果,潘諾尼亞軍團擁立的塞維魯最後取得了勝利,建立了塞維魯王朝

  西元235年,塞維魯王朝被暴動的士兵推翻,他們擁立馬克西密努斯為帝。他只統治了3年又被士兵所殺。從這時起,國內發生了長期的混戰。

西元238年,各行省和義大利分別擁立了4名皇帝,但是,不久皆被士兵所殺。

  在以後15年間,羅馬換了10個皇帝。西元253~268年,除了瓦勒良伽利埃努斯父子兩人算是皇帝以外,各地割據稱皇的先後逾30人,史稱“三十僭主”時代。由於篡權奪位,以及隨之而來的內戰,整個帝國幾乎處於癱瘓和瓦解狀態。

  廣大人民被迫舉行起義。西元238年,北非掀起奴隸、隸農和當地土著居民(柏柏爾人)的起義。

263年,在西西里又發生了大規模奴隸起義。273年羅馬造幣工人發動起義,自由手工業工人和國家奴隸聯合抵抗政府軍。西元3世紀中葉,在高盧地區爆發了由農民、牧民、奴隸、隸農等參加的起義,歷史上稱作巴高達(Bagaudae意為戰士)運動

  與此同時,外族的入侵又日趨嚴重。西元251年,多瑙河外的西哥德人在擊斃羅馬皇帝德基烏斯(Decius 西元249—251年在位)後,又橫越巴爾幹,襲取拜占庭城,攻擾小亞細亞和愛琴海區。

在帝國的西北部,法蘭克人於256年起就出現在萊茵河下游,此後又進入高盧的中部和東部,並且在西班牙的東北獲得立足的據點。形成了包括高盧、西班牙和不列顛在內的高盧帝國(259年~273年) ,敘利亞女王-芝諾比阿建立巴爾米拉王國與羅馬交戰。

  在東方,新興的波斯薩珊王朝也乘機向西擴張,進攻敘利亞。253年即位的羅馬皇帝瓦勒利阿努斯率兵反擊,結果戰敗被俘,成了波斯王的奴隸。

薩珊波斯帝國的勢力達到了卡帕多西亞。此後,日耳曼人繼續湧入羅馬,帝國境內已經佈滿了蠻族的足跡。
[PR]
by cwj36 | 2005-10-22 09:52 | 【Total War 阿提拉 總綱】

漢尼拔入侵義大利導火線
薩貢托包圍戰


e0040579_20364016.jpg第一次布匿戰爭以後,迦太基丟失了西西里、科西嘉和薩丁等地中海島嶼,元氣大傷。

此時迦太基名將哈米爾卡-巴卡(Hamilcar Barca) 挺身而出,為迦太基重整河山。

哈米爾卡的姓氏“巴卡” 是希伯來語“雷霆”的意思,因而他的三個優秀的兒子漢尼拔、哈斯朱拔(Hasdrubal)和馬戈(Mago) 被史學家們稱為「雷霆之子」 。

深謀遠慮的哈米爾卡知道迦太基和羅馬終將再戰,而下一次戰爭將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搏鬥,他臨終前讓三個兒子在迦太基的神廟發誓終生與羅馬為敵,他的三個兒子後來都忠實地履行了這個誓言。

哈米爾卡重振迦太基的戰略重心在西班牙。通過幾年的努力,哈米爾卡將迦太基在西班牙的幾個相互孤立的貿易據點連成一片,並建立「新迦太基城」(Carthagena Nova) 。

哈米爾卡在西班牙勢力的擴張,西班牙當地的一些國王和酋長聯合起來對付哈米爾卡

哈米爾卡面對的西班牙,酷似兩百年後凱撒面對的高盧,部落是基本的社會組織形式,各個部落之間相互獨立,攻伐不斷。

面臨威脅時若干個部落會組成一個鬆散的聯盟,推舉一個強人為國王,但一旦威脅消除,聯盟立刻分崩離析。哈米爾卡正是要利用這一盤散沙的局面,各個擊破,分而制之。

e0040579_181681.jpg


經過幾年的征戰,哈米爾卡控制了西班牙東南部地區。

拜蒂斯河谷的銀礦每年都給哈米爾卡帶來巨額收入,他將這筆錢分為三份,一份送回迦太基充實國庫、收買人心;一份贈與加的斯(Gades)居民,以感謝他們的大力支持;剩下的一份自己留用,鑄成銀幣流通。

希臘城邦馬西利亞(Massilia,今天的法國馬塞)在西班牙東海岸有很多貿易據點,哈米爾卡的擴張顯然對他們的利益構成威脅。

馬西利亞是羅馬盟邦,於是向羅馬元老院申訴。

西元前231年,羅馬派遣使者前來西班牙質詢哈米爾卡,問他意欲何為?哈米爾卡的答覆無懈可擊:「迦太基在西班牙擴張,是為了能夠如期支付給你們羅馬的戰爭賠款。」

前228年,迦太基軍隊進入塔古斯河與杜利烏斯河之間的地區,同當地部落發生了一次戰鬥,敵人驅趕許多牛車,車上載以木材,在哈米爾卡的部屬上前交戰時,敵人縱火焚車,牛群大驚,奔向迦太基軍隊,哈米爾卡部隊陣型大亂,敵人乘機向前衝殺,哈米爾卡在亂軍中被殺。

e0040579_7131939.jpg西元前228年哈米爾卡死後,由於3個兒子尚未成年,他的女婿大哈斯朱拔(Hasdrubal the Splendid) 繼承父業,運用高超的外交手腕和聯姻的辦法拉攏西班牙當地的凱爾特人部落,大哈斯朱拔漢尼拔兄弟都娶了凱爾特部落首領的女兒為妻(迦太基人是一夫多妻制),最終將西班牙的大部分地區置於迦太基的控制之下。

漢尼拔娶卡斯圖羅(Cástulo)首領的女兒伊米爾珂(Imilce),在今天巴埃薩市有一座女子雕像據說是伊米爾珂, 他們還生了兒子,名字是 阿斯帕爾(ASPAR ) 。

西班牙豐富的金屬礦藏,優良的馬種,以及驍勇善戰的凱爾特士兵,給迦太基提供了充足的戰爭資源。

大哈斯朱拔的統治相當嚴酷,西班牙部落首領不僅要把自己的孩子送到新迦太基當人質,還必須每年進貢,行為稍有不軌就會遭到監禁拷打甚至釘上十字架處死。

大批伊比利亞貧民被驅趕到銀礦做工,在極端惡劣的條件下出賣苦力。

西元前221年,大哈斯朱拔處死了一個意圖謀反的西班牙部落首領,此人的一個手下為了報仇,趁夜闖進大哈斯朱拔的宮殿,將他刺殺。

西班牙西部的征服-塔古斯河戰役

西元前221年,大哈斯朱拔死亡,25歲的漢尼拔被任命為迦太基駐西班牙軍隊的最高統帥。隨即,漢尼拔在西班牙發動了一系列的征服戰爭。

這年在亞洲的東周,秦王贏政滅亡6國,結束了中國戰國時期 , 他被歷史學家稱為「秦始皇」 。

到西元前220年夏,漢尼拔對杜羅河北岸西班牙西北部(即今之萊昂)的瓦凱伊人(Vaccaei)發起進攻。

在一場成功的戰役中,他連克兩城:薩爾曼提卡(即今之薩拉曼卡)及附近的阿布卡拉。

漢尼拔由阿布卡拉返回新迦太基城途中,他發現他正受到該地區「凱爾特伊比利亞人」 (Celtiberians)聯邦部落阿雷瓦西人(Arevaci)、盧森斯人(Lussones )蒂蒂人(Titti)、培爾利人(Belli)、卡佩坦尼亞(Carpetani)聯合抵抗的威脅,首都在努曼西亞(Numancia)。

他們集合起一支大軍,據波利比烏斯所述其人數超過10萬。

e0040579_1420310.png漢尼拔的兵員可能還不及此數的一半。漢尼拔不去冒險進攻嚴陣對待的敵軍,而是撤過塔古斯(Tagus)河,在那裡佈隊列陣等候追兵。

不出漢尼拔所料,敵軍士兵試圖渡河。迦太基軍早已有所準備。許多部落人尚未上岸就被漢尼拔的弓箭手與投石手射殺於河流中。

接著努米底亞騎兵衝入河中在即將登岸的凱爾特伊比利亞人群左右砍殺。即使有少數敵兵上岸也很快被戰象踏成肉泥。

成千上萬的凱爾特伊比利亞人在河對岸親睹了這場大屠殺,許多人為之喪魄,畏縮不前。

但是敵軍後陣卻繼續前擁,致使陣腳大亂。

就在此刻,漢尼拔向對岸發起經過精心準備的反攻,迅速迫使部落兵鼠竄逃命。

這次大捷使西伊比利亞的其他部落聞風喪膽,從此無人再敢攻打漢尼拔了。

薩貢托城屠城

在進行了兩次歷時不長的戰役之後,漢尼拔實際上已經完全控制了伊比魯斯河以南的伊比利亞半島全境,只剩下一個城市尚未落入迦太基手中。

這個城市就是薩貢托 (Saguntum),它是一座獨立的沿海城市,顯然與羅馬人有一種非正式的同盟關係。在此期間,薩貢托 城市被稱為「Arse」(屁股ass的意思) ,是一個龐大而商業繁榮的小城邦。

羅馬人可能指望用它作為有朝一日向在西班牙的迦太基人發動進攻的基地。

漢尼拔父親哈米爾卡‧巴卡不曾驚動過這座城池,顯然是因為他們不想在發動戰爭的條件完全成熟以前去冒與羅馬打仗的風險。

與此同時,羅馬人在義大利北部與高盧人交戰已凱旋班師,此時則開始在薩貢托變本加厲地施加影響。

他們把仇視迦太基的人扶植上臺,並且著手在周圍地區的部落中尋釁作亂。



西元前220年底,漢尼拔率軍回到新迦太基城過冬,發現有兩個不速之客已經等候多時。

這兩個羅馬使節態度蠻橫,措辭強硬,警告漢尼拔不得侵犯薩貢托,不得跨越埃布羅河(Ebro river )界線。

波利比烏斯記載,漢尼拔針鋒相對,指責羅馬人無端處死了一批薩貢托名望人士,對這種不公正的行為迦太基絕不能坐視不理。

原來此前薩貢托爆發內亂,親羅馬和親迦太基的兩派勢力大打出手,羅馬出面幹涉,支持親羅馬派別鎮壓敵對勢力。

羅馬使節揚長而去,漢尼拔隨後派人到迦太基請示元老院,得知可以「隨機應變,便宜行事」。

西元前219年,漢尼拔終於出兵進攻羅馬在西班牙的同盟者薩貢托城。

e0040579_2195026.jpg


薩貢托(上圖為薩貢托城遺址)位於一座山脈的盡頭處,座落在一長列禿岩之上,高出海岸平原三百多英尺,四周築有堅固的厚牆藩屏該城。

漢尼拔的軍隊(據利維述,其人數多達十五萬。此數可能有誇大之嫌。)將城團團圍住。凱爾特族的特伯雷打人也前來漢尼拔軍中,成為迦太基軍中最積極最貪婪的西班牙僱傭兵。

他把最精銳的部隊放在西面,雖然那裏的城牆最厚,但山的坡度卻不很陡峭。

這是一場曠日持久而困難重重的薩貢托包圍戰。

那裏的地形特徵使當時的圍城工具無用武之地。

城牆內的守兵還屢次出擊,企圖搗毀圍城器械。

在這樣的一次作戰中,漢尼拔腿部負重傷,致使他在一段時間以內不能親自參戰。

最後,在薩貢托包圍戰開始後的第8個月,城牆終於被攻破,漢尼拔向薩貢托人民宣佈:「願意離開薩貢托者,放下武器,每人可帶2件衣服。("willing to depart from Saguntum, unarmed, each with two garments")」,薩貢托依然不肯屈服,漢尼拔下令屠城,特伯雷打人首先衝了進去。

經過頑強的垂死抵抗,該城終於陷落。大多數居民與城同亡。大量金錢、奴隸與財物落入漢尼拔手中。

他把奴隸分賞給手下將士,把金錢留作軍需開支,把所有可以運走的財物送往迦太基。

這樣,他不僅確保了他的部隊的支持,而且贏得了迦太基政府的感激,其中包括許多曾反對與羅馬交戰的人。

儘管羅馬曾聲稱自已是薩貢托的保護者,但是在該城受圍困期間它並沒有採取任何援救行動。然而薩貢托位陷落的消息卻使羅馬人行動起來了。

他們派出使者赴迦太基向迦太基政府遞交最後通牒:「除非把漢尼拔和他的主要幕僚交給羅馬,否則羅馬就將宣戰。」

漢尼拔之進攻薩貢托位以及羅馬以此為宣戰理由,這兩個事件的是非曲直是古今歷史學家反覆爭論的一個問題。

因為迦太基從未同意過不進攻薩貢托。

但是如果以該城事實上處於羅馬保護之下,那麼羅馬人可以宣稱,對薩貢托的進攻違反了第一次布匿戰爭和約中的一個條款,因為該條款規定兩國都不得進攻對方的同盟國。

不管在法律上孰是孰非,攻佔薩貢托的舉動確實引起了第二次布匿戰爭

迦太基人拒絕接受羅馬人的條件,這就直接導致了歷史上最雄心勃勃的軍事行動之一漢尼拔入侵義大利

薩貢托包圍戰,這是雙方力量過於懸殊之故,但當時漢尼拔麾下有雄兵15萬士兵,軍容鼎盛 ,兵強馬壯,但是即使在漢尼拔親自指揮下,擁有強大的優勢對於一座孤城卻攻打達8個月之久,不僅如此,連主帥漢尼拔將軍都受了傷,可見古代西方圍城的艱難。

此次圍城給漢尼拔留下了揮之不去的心理陰影,他以後的征戰一直避免圍攻設防堅固的城池。

遠征的開端



羅馬人在不久之前才剛剛降服居住在波河流域的大多數部落,同時還對阿爾卑斯山一側的一些部落進行了討伐。

漢尼拔指望依靠這些部落對羅馬的仇視心理為他的戰役助一臂之力。

在他冬居新迦太基城期間,他向各高盧族酋長派出使者以求得他們的合作並要求在大軍過山時給予協助。

使者返回時報告說高盧人願意合作並切盼他早日前往。他們還報告說翻越阿爾卑斯山盡管有困難,然而並非不可能。

這時羅馬人對漢尼拔的入侵計劃一無所知。即便在漢尼拔北進並已渡過埃布羅河(Ebro river )的消息傳到羅馬以前,羅馬的2位執政官就已在元老院的批準下決定各率一支軍隊出征。

森普羅尼烏斯·隆古斯帶領2萬6千人將取道西西里直插北非,以威脅迦太基本土。

老西庇阿 則率2萬4千兵眾開赴西班牙。

除此以外,司法官盧基烏斯·曼利烏斯被遣統領1萬8千步兵及1千6百騎兵進軍義大利北部,其使命是防範土生的高盧人,保衛那裡正處於建立初期的羅馬殖民地並平息該地區的騷亂。

羅馬人在得知漢尼拔已渡過埃布羅河以後也未改變以上計劃。他們對他的真正目標仍然一無所知。

e0040579_22203631.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5-10-19 18:10 | 【HATG 漢尼拔兵臨城下】

18世紀的漢尼拔

翻越阿爾卑斯山揮軍瑞士


e0040579_17593699.jpg1799年9月21—10月8日,在第二次反法同盟(英國、奧地利、俄國、土耳其和兩個西西里王國等)戰爭期間,俄軍在蘇沃洛夫元師統率下自北義大利越過阿爾卑斯山向瑞士進行的遠途進軍。

蘇沃洛夫1799年夏季 在特雷比亞河諾維等地交戰中殲滅法國大部駐軍,解放北意大利。和俄國艦隊在海軍上將烏沙科夫統率下在地中海取得的勝利,鞏固了反法同盟的地位。

幾乎整個義大利都從法軍手中解放出來。駐義大利的俄奧聯軍統帥蘇沃洛夫制訂了盟軍同時由義大利、瑞士和南德意志進攻法國的計畫。

英國和奧地利深恐俄國控制地中海,於是,征得俄國皇帝保羅一世同意,制訂了另一計畫。計畫規定:留部分奧軍在義大利作戰,主力(由查理大公統率)則由瑞士調往萊茵河以對付在比利時的法軍及協同俄英聯軍與荷蘭的法軍作戰。

蘇沃洛夫應將俄軍集中於瑞士,裏姆斯墓—科爾薩科夫軍和孔代的法國僑民軍亦應開赴瑞士。

爾後,上述軍隊應在蘇沃洛夫統率下由瑞士西部進入法國作戰。這一計畫分散了盟軍兵力,完全是屈從于英奧兩國的利益。

保羅一世同意這一計畫是有條件的,即奧軍主力離開瑞士前應肅清瑞士境內的法軍。但奧軍指揮部只答應將部分奧軍留在瑞士。

根據盟國的計畫,蘇沃洛夫遂著手準備進軍瑞士。在蘇沃洛夫進軍前,在瑞土作戰的是馬塞納將軍所率法軍一個集團軍(8.4萬人),其主力集結在穆奧滕谷地。

與法軍交戰的軍隊有俄軍裏姆斯基—科爾薩科夫軍(2.4萬人)、霍策將軍指揮的奧軍(10500人),及另外5個兵力不大的奧地利支隊(共約2.3萬人)。

蘇沃洛夫擔心法軍可能各個擊破俄奧聯軍,決定取捷徑越過阿爾卑斯山脈,將馬塞納主力吸引過來,爾後,聯合盟軍各部兵力,沿向心方向向盧塞恩、楚格和艾恩西德爾恩實施突擊,圍殲法軍。



奧軍指揮部應在塔韋爾內蘇沃洛夫軍隊準備1430頭騾馬,各種彈藥和4日給養。

9月11日,蘇沃洛夫率軍(21500人,其中奧軍4500人)遠征,5天行軍150公里,於9月15日到達塔韋爾內集中。

奧軍沒有按時履行其所承擔的保障進軍的義務,蘇沃洛夫軍隊被迫在此滯留了5天。9月21日,俄軍才分兩路縱隊取捷徑(但卻是難以通行的道路),穿過聖哥達山口奔向施維茨,前去與裏姆斯基—科爾薩科夫軍會合。

9月24日,俄軍佔領聖哥達山口;翌日,經激戰越過鬼橋;
9月26日進至盧塞恩湖。蘇沃洛夫在此查明,奧軍參謀部提供的情報失實:從盧塞恩湖畔沒有通往施維茨的道路,而渡湖器材已被敵人運走。

蘇沃洛夫軍隊被迫沿山間小路通過難以攀登的羅斯托克山口(高2400餘公尺)和穆奧滕谷地。

9月27日,俄軍翻過羅斯托克山口進入穆奧滕谷地。

但在此獲悉,裏姆斯基—科爾薩科夫軍和霍策所部已被法軍擊潰。這使蘇沃洛夫的軍隊處境異常艱難:糧彈將絕,力量懸殊(3倍於己)且已陷入重圍。

蘇沃洛夫召開作戰會議,決定越過普拉格爾山口向格拉魯斯突圍。

9月30—10月1日,俄軍巴格拉季昂將軍所部為前衛擊退了法軍莫利托爾將軍的旅,迫其退離穆奧滕谷地,並且粉碎了當面的法軍,打開了通往格拉魯斯的道路。

同時,羅森貝格將軍率俄軍後衛擊退了法軍從後方實施的衝擊,於9月10月4日與主力會合。

e0040579_18105020.jpg俄軍經過艱難路程越過林根科普夫(龐尼克斯)山口,於10月8日進至庫爾地域,由此進入奧地利。蘇沃洛夫軍隊在這戰爭史上從無前例的山地行軍期間,傷亡4000餘人,但卻使法軍遭到了3倍於俄軍的損失。

奧軍指揮部實質上的背叛行為、蘇黎世城下的失敗、盟軍在其他戰場的失利以及蘇沃洛夫軍隊的極度疲憊,使蘇沃洛夫對瑞土遠征的目的未能達到。

保羅一世被迫同奧地利解除盟約,撤回軍隊。

然而,俄軍輾轉戰鬥,翻越歐洲最高山脈這一悲壯歷程確是俄國軍事學術和官兵英勇頑強與自我犧牲精神的傑出範例。

蘇沃洛夫本人最恰當的比喻來說,在這次進軍中,“俄國刺刀穿透了阿爾卑斯山”。在準備和實施瑞土進軍期間,充分顯示出俄國偉大統帥蘇沃洛夫對同盟戰略的實質和山地戰術特點的深刻理解。

為了進行山地戰爭,蘇沃洛夫在進軍期間親自擬定了專門教令——《山地戰準則》。

俄奧聯盟 破裂後,奉命回師俄國。同年 10月獲大元帥稱號。不久再遭保羅一世貶滴, 從此心灰意冷,於1800年 5月 18日抑鬱而死。

不遇の死


這位備受士兵們愛戴的“常勝將軍”"士兵元帥"蘇沃洛夫一生因屢建戰功而遭到一些寵臣的嫉妒和誣陷,在宮廷中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曾遭受過5次迫害。

蘇沃洛夫指揮俄軍經過激戰,攻陷了伊茲梅爾要塞,為取得第二次俄土戰爭的勝利作出了重要貢獻。但卻成了蘇沃洛夫“伊茲梅爾之恥辱”

蘇沃洛夫認為自己有資格獲得元帥杖,但由於女皇寵臣波將金的詭計,他僅被授予普列奧布拉任斯科耶團中校軍銜(這是一個榮譽職務),並被調離俄土戰場去視察芬蘭至瑞典的邊防工程。

這次給蘇沃洛夫自尊有很大的打擊。

但他並沒有在宮廷的淫威面前折腰,繼續在戰場上奉獻著自己,建立戰功。但是他這樣做是不能被那些宮廷裏的小人所容忍的。

e0040579_2191259.jpg在這之後,蘇沃洛夫又連續受到3次迫害。

終於在1800年5月6日,蘇沃洛夫帶著對宮廷的蔑視和憤怒離開了人世。

俄國的蘇沃洛夫嚴格講不算拿破崙戰爭的將領,他比拿破崙早一個時代,從未與拿破崙打過仗。

蘇沃洛夫他輝煌是在拿破崙之前的俄國對土耳其作戰。

他在北義大利擊敗法軍時拿破崙去了埃及,蘇沃洛夫從瑞士後回國後,就病死了。

蘇沃洛夫的部下和學生庫圖佐夫才是拿破崙的死敵。




直到沙皇亞歷山大一世繼位後,一代名將蘇沃洛夫功績獲得平反,在聖彼得堡的戰神廣場塑立雕像,才回復俄國軍神名誉。


[PR]
by cwj36 | 2005-10-18 12:12 | 【蘇沃洛夫Total War】

奧古斯都‧8月‧Pax Romana

e0040579_18135416.jpg奧古斯都(Augustus)是羅馬皇帝的稱號,意思是神聖、至尊。

羅始皇屋大維(Gaius Julius Caesar Octavianus,前63年9月23日-14年8月19日),又名奧古斯都(Augustus),是羅馬帝國的開國君主,統治羅馬長達43年。

西元14年8月,在他去世後,羅馬元老院決定將他列入「神」的行列,並且將8月稱為「奧古斯都」月,這也是目前英文8月Augest的來源。

羅馬的8月本來在羅馬曆(只有10 個月份)稱為「Sextilis」裡,「奧古斯都」月獨立出來後,羅馬開始使用儒略曆。

屋大維決定把和平還給久經戰亂的羅馬人。

從他開始,羅馬維持了200多年的和平。

西元前27年1月,屋大維「接受人民的請求」,接受元老院贈予他的「奧古斯都」稱號。

因為「奧古斯都」是“神聖”、“至尊”的意思,這是比皇帝更光榮的稱號,它後來成為西方帝王的一種頭銜。

屋大維還接受“元老院首席公民”(即Princeps Civitatis “元首”)和元帥的榮譽稱號,獨攬了羅馬的行政、軍事、司法和宗教的大權。

元首Princeps”這個詞,從此就在全世界通用了,當時屋大維才36歲。

Pax Romana

所謂「Pax Romana」意思就是 "羅馬治下的和平"。

西元前2世紀的羅馬,由於版圖之大,凱撒認為羅馬應該由創業轉為守業,不應再向外擴張,而是以維持帝國為首要,因而構想出「Pax Romana」,而後來的各皇帝都一直遵守著這個想法。

西元前29年 , 在屋大維(奧古斯都)打敗安東尼後,羅馬供奉戰神瑪爾斯的神殿終於第二次關上,意味著長期的內戰終告完結。

屋大維成為奧古斯都,「Pax Romana」就在此時開始。

西方人認為在人類歷史上,先後曾有過「羅馬帝國統制下的和平時代」(Pax Romana),以及「大英帝國統制下的和平時代」(Pax Britannica不列顛盛世)。

所謂「統制下的和平」所指的乃是一個龐大的軍事帝國,高高的坐在全球權力的峰頂,號令世界。

它以自身的利益為別人的利益,不服者即依憑強大的武力予以剿滅,俾建造出一種秩序。
[PR]
by cwj36 | 2005-10-17 12:57 | -古羅馬資料區-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