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っ」と。キャンペーン

WTFM CLAN 風林火山武部省

wtfm.exblog.jp

カテゴリ:【Total War 大友 】( 13 )

Total War 大友

日本戰國の十字軍Ōtomo
Don Francisco 基督的天國



抱き杏葉


e0040579_21121726.png

大友義鑒(Ōtomo Yoshiaki 第20代)→大友宗麟(Ōtomo Sōrin 第21代)→大友義統(Ōtomo Yoshimune 第22代)

大友氏
1550 二階崩之變
大友宗麟
1561 門司城戰役
1567 休松戰役
1569 筑前多多良濱合戰
1570 今山戰役-大友親貞
1577 耳川之戰
1585 立花道雪之死
1586 岩屋城玉砕戰-高橋紹運
1586 臼杵城之戰
1587 戸次川戰役
1593 大友義統在朝鮮
1600 石垣原の戦い

e0040579_2524687.png




e0040579_133206.jpg


戰國醫龍-1557 日本首次西洋外科手術
大友宗麟滅神殺佛運動「彦山焼き討ち」「万寿寺炎上」
聖方濟·沙勿略
吉利支丹
天正遣歐少年使節
大砲・国崩し
豊後筒
早合
奈多夫人
吉弘統幸
鄭舜功
雷筒(donderbuss)
大友宗麟曾擁有的名茶具

e0040579_4204421.jpg

豊州二老:吉岡長増、臼杵鑑速。
豊州三老:立花道雪、臼杵鑑速、吉弘鑑理。(語出小早川隆景)
大友雙璧:立花道雪、高橋紹運




e0040579_8115454.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3-01 02:12 | 【Total War 大友 】

大友宗麟曾擁有的名茶具

上杉瓢簞

e0040579_716876.jpg


日本天下六瓢簞之一,後來稱作「上杉瓢簞」的唐物茶入,從足利義政村田珠光紹鷗大內義隆大內義長,而為毛利元就所得。

毛利元就進攻大內義長時,就如何處置義長詢問了義長的兄長大友宗麟,傳說宗麟不願弟弟活下來,想佔領大內家在北九州的領地,但卻要這個茶入。

於是毛利元就便將其贈與大友宗麟,其後又從大友宗麟豐臣秀吉傳入上杉景勝之手,故而得名「上杉瓢簞」,後流入纪州德川家之手,現藏於野村美術館。

新田肩衝

e0040579_7333594.jpg


新田肩衝,唐物肩衝茶器,天下三肩衝之一。日本南北朝時代新田義貞愛用,村田珠光所有,後又被三好宗三收藏獻給織田信長、本能寺之変後一度為明智光秀持有。

光秀被秀吉消滅後,落入大友宗麟之手,傳說天正15年豊臣秀吉用10000貫買下大友宗麟的「新田肩衝」與「似茄子」之說。

豐臣秀吉在當年的北野大茶會(北野大茶湯)使用此物。

後來大坂城落城,藤重藤元・藤厳父子奉徳川家康之命從廢墟中撿起破片、修補上漆後成為徳川家所有物。水戸家始祖德川頼房拝領直到現在。

百貫茄子

似たり茄子,代價為100貫、所以別名「百貫茄子」。一貫錢當時可以買米2石約相當於需要現在幣值的100萬日幣 ..「百貫茄子」雖然名貴但不是日本「天下三茄子」(九十九髪茄子・松本茄子・富士茄子)之一。

最初由大坂堺市大富豪塩屋宗悅以百貫錢購入傳了三代之後由大友宗麟以5000貫錢買走。

大友宗麟最後將「新田肩衝」與「百貫茄子」獻給豐臣秀吉。(一說秀吉用10000貫買下)。

茄子唐物茶器屬於最上等,在茶具中有「茄子は天下、肩衝は将軍」之謂。

e0040579_8115454.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12-05 07:18 | 【Total War 大友 】

豊後筒

e0040579_19225654.jpg


豊後大友宗麟鉄砲隊

e0040579_19472431.png


日本豐後國古來就是以刀劍生産地出名,也是戰國時代鉄炮製造鐵礦素材豐富之地,大友氏直轄的賀井本鍛冶與高田鍛冶,都有大量的精錬鐵礦,豊後国製造的鉄炮稱為「豊後筒」。

當時日軍的火繩槍質量也較明軍鳥銃佳,日式鉄炮多用鍛冶,製造工藝精良,堅固耐用,明軍的鳥銃製造則由朝廷安排,多採用鑄造,槍管多砂眼,且管徑不一,子彈也常常不合口徑。

來自速水郡日出鍛冶的伊藤祐益在天文十五年(1546)帶著在種子島10年修業的鉄炮鍛冶技術投效大友宗麟,大友家建立了日本最早的一支鐵炮部隊。

大友宗麟導入鉄炮伝来(1543)之地種子島系的製造鉄炮技術,後來葡萄牙船直接來到豐後,也在從葡萄牙人那裡直接地引進鉄炮技術

永禄二年(1559)正月,大友宗麟獻上了在前年閏六月由將軍足利義輝借來的「南蛮鉄炮」複製成功的「豊後筒」,他獻上此山寨版鉄炮給將軍,豊後大友氏確認有了鉄炮製造的能力。

但是在明朝人鄭舜功滯留日本時(1556~1558),觀察到日本鉄炮生産地首推「豊後筒」,回到中國時記載於其書『日本一鑑』中,顯示「豊後筒」製造開始時期比永禄二年(1559)還要早。

葡萄牙冒險家平托(Fernão Mendes Pinto)在『東洋遍歴記』中記載「1556年的這個王国(指大友氏)的首府府中城町有3萬挺以上的鉄砲」。這3萬挺鉄砲數量雖然太誇張,但仍然顯示大友氏豊後府内城內有大批鉄炮。

要瞭解大友宗麟有多少鉄炮可以從永禄六年(1563)12月大友氏加判衆連署的下知状中有記錄,大友氏命令三重郷的甲斐本鍛冶製作鉄炮,給予「炭、地鉄」做為原料。

永禄七年(1564)、大友氏在豊前・門司與毛利氏交戦,『大友記』記載投入「豊後筒」1200挺。

1200支鉄砲在當時是極驚人的數量~而且日本不產硝石,養鉄砲的費用很高,大友宗麟以銀一貫目(3.75公斤)跟南蠻人與王直(倭寇領袖)交換硝石二百斤。

西元1575年長篠合戰,「通說」織德連合軍配置了3000人的鉄砲隊,擁有壓倒性的火力優勢。不過許多日本學者都推翻此3000支鉄砲說法,估計織德連合軍鉄砲約才1000多支左右。

大友宗麟才是日本戰國時代鐵炮大名。

e0040579_8115454.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11-13 18:58 | 【Total War 大友 】

1567 休松戰役

秋月種実的復仇
1567 休松戰役


e0040579_83840.jpg日本永正9年(1512年),號稱是中國東漢霊帝後裔的秋月氏第14代当主秋月種時嫡男秋月文種誕生。

享禄4年(1531年)秋月種時掛了,家督由秋月文種繼任第15代当主。

秋月文種臣屬大内義隆

天文20年(1551年),陶晴賢謀反,大内義隆自殺(大寧寺の変),秋月文種轉投靠大友宗麟

弘治3年(1557年),滅亡大内氏的毛利氏勢力伸入北九州,調略高手毛利元就調略秋月氏對大友氏舉起反旗。

此年7月、大友宗麟戸次鑑連(道雪)與臼杵鑑速率領2萬兵馬討伐秋月文種的古処山城,秋月文種在古処山城徹底抗戦、但敵衆我寡敵與嫡男秋月晴種在城中自殺。

次男秋月種実由家臣帶離逃亡毛利氏處庇護。他與毛利元就嫡子毛利隆元結為義兄弟。

永禄5年(1562年)經由将軍足利義輝的仲介,大友宗麟毛利元就和睦之際,秋月種実得以舊領復歸。

復仇之路

毛利氏以兵3千支援,秋月種実於柳ヶ浦登陸,回到10前喪失父親的筑前国秋月古処山城,踏上歸國復仇之路。此時,秋月種実已經23歲,再興秋月氏,成為秋月氏の第16代当主。

種実有3個弟弟入繼他氏,秋月種冬高橋鑑種之養子駐守豊前小倉城,弟弟秋月種信入繼長野氏成為豊前馬ヶ岳城主,秋月元種是香春岳城主,他們都敵視殺父仇家大友氏。

古処山城的秋月種実勢力擴大,與大友氏對決姿勢愈來愈鮮明。

這時大友宗麟對秋月氏再興非常不痛快,秋月種実還跟大友宗麟搶購名茶具「楢柴肩衝」(天下三肩衝之一),秋月種実既不是茶人,對於名貴的茶器也毫無興趣。

他之所以要爭奪「楢柴肩衝」,只不過想讓愛玩茶具的大友宗麟不爽罷了,聽說「楢柴肩衝」被秋月種実奪走的消息後,大友宗麟直氣得暴跳如雷。

不久,岩屋、寶滿二城主高橋鑑種因不滿大友宗麟色淫兄嫂受毛利元就調略而反亂,秋月種実也加入反殺父仇家大友氏的行列。

大友精銳

永禄10年(1567)8月14日、大友宗麟戸次鑑連(道雪)、吉弘鑑理(其次子乃高橋紹運)、臼杵鑑速等大友歴戦名将率兵20,000入侵秋月領。

8月15日、大友軍首先對古処山城的支城攻略。

e0040579_5492441.jpg之後大友軍戸次鑑連進軍休松城。

休松城守将坂田諸正在大友勢猛攻落城前自害殉城。

吉弘鑑理臼杵鑑速分別於道場山,觀音嶽布陣,對古処山城形成合圍。

強悍的秋月軍在古処山城近郊小石原川附近的甘水,長谷山等村落與大友軍發生戰鬥,兩軍一日之內激戰7次,戰況空前慘烈。

戸次鑑連揮舞太刀親自殺入敵陣,當者披靡,終於經過多次苦戰擊敗了秋月軍,秋月軍退入古処山城籠城。

此戰為休松合戰的前哨戰。古処山城防衛堅強、戦線陷入膠着状態。

這時傳來中国地方毛利軍開始往九州移動的急報。

聽聞此事的大友氏傘下豊前・筑前・筑後之国人衆開始動揺,紛紛要求要撤回自己領地。受到這種狀況顧慮的大友宗麟的指示大友軍撤退。

大追擊

9月3日午前,大友軍在休松撤退開始。報復的念頭高漲的秋月種実知道這個信息,將全兵力12,000分成4路,攻擊戸次鑑連軍。

名将戸次鑑連也展開反撃、配下勇将小野鎮幸由布惟信、一族戸次鎮連等猛攻秋月軍。秋月軍雖然殺死了十時惟忠,但是遭到大友軍反撃軍隊被踢散,傷亡不少,連忙撤退了五町(550m)的距離。

風雨夜襲

秋月種実對白天戰鬥結果感到憤懣,仍然尾隨釘著大友軍,入夜後風雨大作,秋月種実決定冷不防的施行夜襲。

4日夜半,風雨更大、秋月種実夜襲決行。率領2,000兵,在大風大雨中突撃臼杵鑑速吉弘鑑理2陣。

因風雨警戒有些鬆懈的大友軍吉弘、臼杵2陣陷入大混亂、大友軍彼此不辨敵人我,彼此相殘。敗軍也衝亂了戶次鑑連的本陣,在混亂且夜黑的情況下,大友軍繼續彼此不辨敵我,互相殘殺。

經過戶次鑑連冷静處理,停止「同士討ち」的醜態,重整軍容撤退。

這次秋月種実暗黑的襲擊,造成戶次家族的大災難,親族戸次鑑方 戸次親繁戸次親宗戸次親久戸次鎮比陣亡,部屬小野鑑幸由布惟清綿貫吉廉溝口鎮生三池親高 三池親政三池親邦田尻鑑永等討死

計400名以上戰死。

雖然大友軍在休松撤退,不死心的秋月軍持續追擊到築後山隈城,大友軍又犧牲不少士兵。

戰後大友宗麟親自做祭文吊唁戰死的戶次氏諸將,並對秋月種実切齒痛恨。

e0040579_8115454.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9-01 19:19 | 【Total War 大友 】

1577 耳川合戦

1577 耳川合戦
大友宗麟 日向征伐


1570年(元龜元年)繼續與毛利軍交戰,此外於今山之戰中,龍造寺隆信擊敗其弟大友親貞率領的六萬大軍。

1576年他傳位給長男大友義統、隱居至丹生島城,實際上仍掌控實權。

大友宗麟在耳川合戦前夕,42歲時在耶穌會宣教師沙勿略(Francis Xavier)接受洗禮,教名為「唐‧法蘭西斯柯」(Don Francisco「ドン・フランシスコ」),正式成為基督教教徒。

大友宗麟非常好色,常去京都找妹妹玩(美女を探し),只要看上眼的美妹都要想辦法送上床,耳川戰役前的7月,大友宗麟看上家臣的人妻(一萬田親実の妻 後來的一萬田夫人),又要略奪,但是因為基督教教義的約束乾脆與正妻奈多氏離婚。(八幡奈多宮大宮司の家系であり、宗麟のキリスト教入信が原因で離婚。 )

天正5年(1577年),日向的大名伊東義祐於木崎原合戰被島津氏打敗,引起「伊東崩」。伊東義祐與子伊東祐兵往友好関係的大友氏投靠。

大友宗麟計劃第二度對日向進攻!以奪回日向大名「伊東義佑」的領土為藉口,發動「聖戰」,協助伊東家「再興」。

然而大友宗麟的真正目的,是要在日向構築天主教的理想國,「基督的王國」(キリスト王国)。

而且大友宗麟的孫子大友能乘居然看上了伊東祐兵的夫人松壽殿,於是密謀殺死伊東義祐伊東祐兵

幸虧有人暗中就此消息透露給了伊東義祐。義祐知道在大友的豐後是混不下去了,於是在家臣河崎駿河守和阿喜多夫人的幫助下,偷買了一艘小船,帶著親族20餘人逃離了豐後前往四國。

但是,由於大友家内部因為大友宗麟對基督教狂熱的傾倒,引發他與信仰不同的家臣團之間產生不協和。

大友重臣立花道雪認為開戰時機尚早於是強烈反對。此時大友軍因大友宗麟對基督教的狂熱,被基督教教義「不可殺生」所惱,他的武將也戦意低落等問題發生。

合戦前夕的大友軍軍議中,田北鎮周是主張與島津開戰的主戰派,田原紹忍(親賢)則認為應與島津軍和睦交渉的主和派。

田北鎮周因為不服島津軍已經展開挑釁,大友軍與島津軍終須一戰,力主出兵日向,田原紹忍最後也支持出征。

大友軍軍師角隈石宗反對出戰,但決策是開戰,只好抱持死之覚悟,將自身寫的兵法書全部焼毀後,以「血塊の雲が頭上を覆っている時は戦うべきでない」心情出陣。

耳川合戦

耳川合戦又稱「高城川戰役」,主戦場在日向高城川原(宮崎県木城町),



翌年、大友宗麟大友義統決定討伐宿敵島津氏率領45000人大軍遠征日向。

終於,大友宗麟以自己為總大將,帶領大友軍4萬軍勢,往日向開始南下,大友宗麟以乘船進行移動,船的帆上畫著金邊裝飾的大紅色十字架,就好像是「十字軍」一般。

大友宗麟由陸路南下了的本隊,也立著十字架的旗移動。另一方面,收到大友軍南下的通知,島津家也緊急聚集軍勢。



高城圍困

11月初,島津家久山田有信進入防守高城(宮崎県児湯郡木城町)。

財部城:城主川上三河守

e0040579_0494218.gif


大友軍佈陣:

高城的北側野久尾陣: 田北鎮周
川原陣: 筑後勢諸将
城東松原陣側: 佐伯宗天
東方的谷瀬戸川沿岸: 星野鎮種

總大將由田原紹忍在宗天設立本陣。

10月20日,高城包圍之勢完成

大友軍以45000兵圍高城的島津軍,島津家久山田有信頑強抵抗下,大友軍久久無法攻下。

大友宗麟與カブラル等教徒且在「牟志賀」設立本陣,大友宗麟並建起了聖堂,於內「祈禱」。

大友軍因為缺少了大友宗麟在前線坐陣,將領之間發生不和。

国崩炮擊

大友宗麟從葡萄牙傳教士的手裡,輾轉購得二門佛狼機(フランキ)大砲。

大友家拿到這二門威力強大的大砲後,因為它發射時的巨響有如天崩地裂,而命中處草木不存,遂把它命名為「國崩大砲」(国崩し)

是當時歐洲最新鋭大砲,遺憾的是国崩的攻撃高城時,因為射不上高城,沒有效果而做罷。

大友軍開始使使圍城斷糧攻略。

松原の陣

e0040579_122541.gif


11月11日,島津軍別動部隊由上井覚兼前往高城方向。

島津軍主力的先遣隊偷偷摸摸上了小丸川的南松原台地上。

島津軍埋伏準備襲擊大友輸送隊(荷駄),破壞奪取大友軍輸送補給物資,在大友本陣看到松原補給站被攻擊,連忙派兵支援。

島津軍的游擊戰成功,松原の陣被焼毀。

大友決戰前內訌

11月12日 島津軍本隊(島津義久隊 兩萬五千人)、根白坂上(陣之内)到着。

田原紹忍(贊成出征但到了戰場慎重派)、佐伯宗天田北鎮周(主戰派)之間,就常因固執己見不合。

松原被焼毀後,大友方展開軍議,田原紹忍佐伯宗天因為島津義久島津義弘高城援軍來到,不願輕易與島津決戰。

田北鎮周嘲諷他們是膽小鬼,力主與島津軍決一死戰。

因兩方激烈口角,軍師角隈石宗出面打圓場,先贊賞田北鎮周的勇猛,但決戰事關大友勢全軍命運,不能因血氣之勇,而冒然出擊,還是要先請示宗麟公,請田北鎮周冷靜。

田北鎮周在軍議中,提議決戰遭到否決,怒氣沖沖返回營地,打開酒桶放任士兵大吃大喝一頓。

釣り野伏戰法

早晨時憋著滿肚怒氣的田北鎮周率領部隊,強行渡過大友軍和島津軍間的小丸川,對島津軍發動突擊。

強行渡河時,先鋒斎藤鎮実吉弘鎮信(兒子吉弘統幸)陣亡。

跟隨田北軍的部隊也不斷地渡行過河,結果無法控制田北鎮周行動的田原紹忍大友軍本隊,也只好參加攻擊。

就這樣,大友軍的一齊攻擊開始!

e0040579_1282510.gif


剛開始大友軍占優勢、由於島津部將伊集院忠棟的冒進,充當島津軍的誘餌先鋒「真的」潰走,兇猛的大友還把島津方的指揮官北郷久盛殺死。

因為大友軍追撃陣形拉長,埋伏已久的島津義弘心中竊喜。

勝利的大友軍往島津軍在根白的本陣攻入,深入島津陣地。大友軍一口氣渡河,就在水上戰鬥。

島津義弘高呼:「今日之戰,不取首級,斬了就丟!(今日の戦では、首を取らずにひたすら斬り捨てよ!)」



右翼島津義弘軍,就對渡河的大友軍一齊做鐵砲攻擊、然後由島津武士持野太刀橫腹突入敵陣。大友軍前鋒開始崩潰。

島津軍誘敵深入,不斷從側翼夾擊田北鎮周角隈石宗佐伯宗天等部,大友軍將領被島津軍猛烈的鐵炮隊射擊之下,紛紛陣亡。

大友軍中了島津義久的「釣り野伏」戰法而全線崩潰。

三方面夾攻,大友軍崩潰、田原紹忍命令全軍退卻。

這時高城川的河水開始上漲,渡河敗走更為困難,大友軍慘敗,3000人大半敗走溺死於耳川的急流中,逃避不及的人全被島津軍砍死。

高城的島津家久也從城出陣!夾擊大友軍田原紹忍本隊。

大友軍田原紹忍總崩潰中,蒲池鑑盛與三男蒲池統安率領直屬兵約1000人往島津氏本營逆襲,蒲池父子一起壯烈戰死。

敗走的大友軍,唯一仍保有組織統率整然的退却部隊只有長倉祐政隊。長倉祐政本是伊東氏的舊臣,掩護本隊撤退。

長倉祐政與他2個兒子(次男、六郎)於斷後殿軍時自害。

e0040579_1511569.gif


「基督的王國」夢碎

在「牟志賀」禱告的大友宗麟獲悉耳川大敗,失神的將十字架掉落慌忙撤退。

「耳川合戦」改變了九州的戰局。原本從屬於大友家的秋月種実(筑前国)、龍造寺隆信(肥前国)等北九州勢力聽到耳川大友家的大敗,再次叛亂!大友氏的後防球磨的相良氏也降伏。

幸虧大友氏還有立花道雪高橋紹運「大友兩壁」支撐。

從大友家叛離。與大友家媾和的龍造寺家,也認為大友家弱化,重新開始對大友領地的進攻。

大友宗麟的霸業好比長篠合戰的武田勝賴一樣,因受到耳川之戰中許多主力將領死亡的打擊,勢力急速衰退,無力再與龍造寺隆信島津義久爭雄,其建立基督教王國的野心亦告幻滅。

求助豊臣秀吉

天正14年(1586年)。大友宗麟決定上京,拜謁當時快掌握天下的豊臣秀吉,表示「恭順」希望豊臣秀吉,助他抵抗島津。

豊臣秀吉在壯麗的大坂城內「黄金茶室」接待大友宗麟,他獲得滿意的答覆,喜滋滋回到府内城。

1586年12月島津家發動全面九州統一戰爭,佔領了的大友氏首府豐後國府內城。

不久,1587年初豐臣秀吉的大軍開始向九州進軍。
[PR]
by cwj36 | 2011-02-28 10:48 | 【Total War 大友 】

戰國醫龍

戰國醫龍
1557 日本首次西洋外科手術


室町時代後期,西方醫術開始透過傳教士傳入日本。

e0040579_459420.jpg根據日本最早的槍傷記錄(1543年日本「鉄砲の伝来」),豐後大名大友 宗麟1557年在府内(現在の大分県庁舎本館のある場所),拿來的南蠻人的新奇玩意兒-鐵炮,嘗試射擊的時候,不小心走火擊中旁邊的弟弟(可能是大友親貞)的手。

這時日本大夫沒人會醫槍傷,大友宗麟招來傳教士,傳教士說有葡萄牙醫生可治槍傷,但,大友宗麟不肯讓南蠻人治療。

後來只准許持葡萄牙外科醫生執照的路易士‧德‧阿爾梅達「指示」著2名日本醫生助理進行了日本史上第一次彈丸清除手術。

這次手術後,傷者只用了15天就基本痊癒。

那2名日本醫生助理,大友宗麟賜予杏葉花紋、姓氏與大刀獎勵。

現在,「日本的西洋外科手術發祥地」的紀念碑豎立在大分縣縣政府本館前。

傳教士也在大友宗麟領内設立西洋醫學的醫院,免費義診,也是日本最初早的總合病院發源地。

此後,西方醫學宣導培養日本醫師,卻被羅馬天主教會限制。

由於日本鎖國閉關自守政策,只有傳教士們除了一些簡單的外科手術外,日本統治者並不進行更多的研究,因此其他更深層次的西方醫學,並沒有流傳開。

日本對西方醫學真正的學習、運用,直到18世紀前期的德川吉宗時才開始。




e0040579_41556100.gif
:「西洋外科手術發射~!!!!」
[PR]
by cwj36 | 2011-01-03 17:26 | 【Total War 大友 】

1570 今山戰役

元亀 1570
大友宗麟 討伐 龍造寺
今山局地夜襲戰


6萬大軍 兵圍佐嘉城

元亀元年(1570年)3月,北九州豊後大名大友宗麟,為討伐在肥前擴大勢力的龍造寺隆信,以弟弟大友親貞為總大將率領60000大軍入侵龍造寺領域。

e0040579_14502385.jpg4月,大友宗麟在筑後國高良山壓陣,各路部將陸續集結肥前。

龍造寺隆信以家臣鍋島信生小川信友為先鋒在高尾佈陣,擊退大友的戸次鑑連(立花道雪),返回的途中遭到大友軍襲擊,撤退回佐嘉城(後來的佐賀城)。

龍造寺隆信僅有5000兵力防守佐嘉城。『肥陽軍記』形容大友軍壯大的陣勢,城外一片大友軍各路軍排列的旗海,點燃的篝火比澤邊的螢火蟲都多,煮早飯晚飯的炊煙遮掩了月光。

大友親貞在佐賀城北西方10公里處的今山設置本陣,仗著60000大軍人多勢眾,一開始就胡亂猛攻了佐嘉城。

但龍造寺軍士的士氣高昂使得大友軍久攻不下。

龍造寺隆信向中國的毛利氏求救兵,大友家早就在北九州另一方布陣防備毛利援軍。

在佐嘉城内,眼看救援無望,只有5000兵毫無勝算,落城只是時間問題。

龍造寺軍中有人開始提出投降的「和睦論」,連龍造寺隆信自己信心都已動搖,只有鍋島信生堅決反對。

大友親貞預祝酒宴

在筑後國高良山的大友宗麟,見攻城拖了近3個月遲遲等不到勝利的消息,等的不耐煩的大友宗麟再增加援兵,並下令大友親貞發動總攻擊。

接到命令的大友親貞決定在8月20日對佐嘉城發動總攻撃。

然而,總攻擊開始預定日的前一天的夜晚,大友親貞決定要先happy一下,在今山本陣提前為勝利的舉行預祝酒宴,放緩了軍隊的戰前緊急氣氛。

察知明日敵軍要總攻擊的鍋島信生龍造寺隆信提議對大友親貞今山本陣發動夜襲,龍造寺隆信認為夜襲太過冒險與以否決。

慶誾尼的叱責

此時拿著薙刀的慶誾尼來到龍造寺隆信面前........

慶誾尼龍造寺隆信的生母,龍造寺隆信老爸龍造寺周家死後,下嫁家臣鍋島清房(鍋島信生的老爹),成為鍋島信生繼母,所以鍋島信生算是龍造寺隆信的「繼弟」。

慶誾尼大聲叱責:「你們還是男人嗎?不要在敵人大軍前像隻恐懼的鼠輩,男子漢應不畏死活,請出去跟大友軍作戰!(あなたたちは男でありながら敵の大軍を前にして恐れている鼠のようではないか。男なら死生二つの道をかけて、大友の軍勢と戦いなさい)」

龍造寺隆信被老媽罵後,終於同意夜襲作戰。

今山夜襲

8月19日當夜,鍋島信生率領500人奇襲部隊偷偷摸摸出城,極機密的繞到今山敵本陣背後附近。



(圖源來自:今日は何の日?徒然日記)


8月20日凌晨,鍋島信生對前夜歡宴仍在「爆睡」中,疏於防備的大友親貞本陣進行奇襲,親貞在混亂戰鬥中被龍造寺四天王之一家臣成松信勝殺死,大友軍在此戰中傷亡人數至少超過2000餘人。

此今山戰役只是局部的突襲戰,統帥雖然被殺,但大友軍大軍依然健在,並沒有撤退。

大友宗麟下令持續包圍著佐嘉城,但沒有發動攻擊,半年之後雙方達成和議,大友軍才撤退。

此後龍造寺隆信對圍城期間反叛的肥前國内的豪族展開秋後算帳的討伐,勢力更加擴大。不久龍造寺隆信大友宗麟島津義久並稱「九州三強」。

戰後,鍋島信生成為龍造寺家中最有力家臣,就是後來篡奪龍造寺家的鍋島直茂(鍋島化け貓騷動)。




:「鍋島狼子野心啊~」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0-11-14 12:14 | 【Total War 大友 】

1561 九州入侵-門司城戰役

1561 九州入侵-門司城戰役
大友豊前抗毛 逆轉勝


天文23年(1554)大友義鎮(後來改名大友宗麟)利用大內家的不穩局勢寢返了門司城。

弘治3年(1557),大友家與毛利家簽定合約,大友家不干涉毛利家對周防、長門的攻略,令毛利家承認北九州(豊前、筑前)地為大友領有,並且不得侵犯。

同年毛利軍攻入大內義長的長門且山城,大友義鎮同父異母的弟弟大內義長在功山寺自害。

翌年永禄元年(1558)6月,毛利元就無視與大友家在大内滅亡後,豊前国由友氏支配的秘密約定,毛利兩川-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率兵2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制服僅數百守軍並任命仁保隆慰擔任城主。

大友門司城將怒留湯主退至豐後。

大友與毛利正式決裂。

e0040579_12494982.jpg


門司城乃中國進入九州的要衝門司城,位於九州東北角企救半島,與對岸長門國下關相隔600公尺共同扼守瀨戶內海入口-關門海峽,有足立、吉志、三角山、若王子、金山等五座支城(均為山城形態)形成堅固網狀防禦體系。

毛利元就撕毀約定激怒了大友義鎮,1559年(永禄2年)大友義鎮發下重金得到幕府將軍足利義輝任命為九州探題,並派田原親宏田原親賢父子奪回門司城。

毛利軍在門司城與小倉城間急襲大友陣地,假裝退却使大友軍深入門司城防禦網,小早川隆景動員水軍在豊前與豊後之間企圖斷絕田原親宏軍退路,大友田原親宏軍見勢不妙退却。

大友義鎮奪回戰略

e0040579_3194359.jpg永禄四年(1561)8月、大友義鎮再度派田原親宏吉弘鑑理戸次鑑連(立花道雪)、臼杵鑑速等15000兵力準備攻擊門司城。

大友義鎮兵分2路:

1.吉弘鑑理吉弘鎮信吉弘鎮理(高橋紹運)3父子在小倉城附近着陣。

2.田原親賢戸次鑑連臼杵鑑速在門司城下的和布刈神社(明神尾)佈陣。

謀略:

調略毛利的稻田弾正葛原兵庫助為內應。

外力支援:

9月2日開始進攻,因為大友義鎮對與基督教友好,大友軍更請來從印度來航的停泊在博多的葡萄牙軍艦援護砲撃門司城,遭炮轟的仁保隆慰以下3000人感到震驚。

這是日本軍事史上,最早的艦砲射撃。

小早川隆景門司城防衛

毛利元就坐鎮安藝老家,毛利隆元領8000兵在大専坊設立本陣,吉川元春防備尼子家。

小早川隆景由赤間關(下關附近)開始集結部隊準備渡海救援-最後規模達10000人,由500船將先趕到的堀立壹岐守杉彦三郎2人所率800兵從関門海峡派到門司城增援,接著下令乃美宗勝艦隊巡弋關門海峽確保側翼安全,兒玉就方艦隊出擊豐筑沿岸騷擾大友家後勤線,

村上武吉艦隊趕到後、奉命尾隨兒玉艦隊合力切斷大友軍補給與退路,稍後隆景集結完成、大軍渡海開入門司城中

大友氏內應失敗

10月9日大友義鎮田北民部與門司城内的稻田弾正葛原兵庫助聯絡内應。但被小早川隆景發覺,2人馬上遭到處決。

明神尾陷阱

10月10日小早川隆景將計就計,依内應計畫以放出狼煙引誘佈陣明神尾的大友軍進攻。

上當的大友田原親賢軍的開始總攻擊,卻發現小早川隆景突然開城門殺出奮戦。另一方面、乃美宗勝兒玉就方等毛利水軍從門司沿岸上陸反包圍大友軍。

此時,乃美宗勝與大友的伊美弾正展開PK一騎討,結果由乃美宗勝獲得決鬥的勝利。

中了毛利陷阱的大友田原軍陷入苦戰,臼杵鑑速援護出撃遭到毛利宍戸隆家的阻擊。此日的戰鬥,大友軍竹田津則康吉弘統清一万田源介宗像重正大庭作介等人陣亡。

後雙方因無決定性戰果,各自退兵。

大友軍再度總攻撃

10月26日,吉弘鑑理軍團與戸次鑑連等攻擊門司城的軍隊會合。

大友軍從和布刈神社背後迫進門司山麓,大友軍展開盛大的陣容。

臼杵鑑速田原親賢的鉄砲隊開始射擊小早川軍,然後戸次鑑連率領八百名弓兵攻擊毛利軍,並在數支箭上綁上寫有「戶次伯耆守鑑連隨時候教」的字條以激烈的箭雨射向毛利軍。

這次小早川隆景守城不出,毛利守軍傷亡慘重,但還是頂住大友軍攻勢..直到太陽西下大友軍退回大里休整。

大友軍撤退

e0040579_5161327.jpg陸戦方面雙方旗鼓相當、但大友軍輸在水軍太差,毛利水軍隨時可以切斷大友軍後路,所以門司城攻略決定在夜晚黑暗中撤退。

但是、大友軍撤退已引起小早川隆景的注意。

小早川隆景乃美宗勝、野嶋氏、来島氏水軍衆從黒田原(京都郡勝山町)與国分寺原(京都郡豊津町)附近一帶登陸埋伏,準備給撤退中的大友軍來個沉痛打撃。

果然大友軍又中了埋伏,毛利軍甚至衝進大友本隊中逼得田原親宏親自拔刀應戰..就在危急中佐田隆居指揮如法寺、津崎氏宇佐國人眾組織反擊、使大友軍免於崩潰。

由於宇佐國人佐田隆居的奮戰,使得吉岡長増臼杵鑑速部合流,二將的部隊終於擋住毛利的襲擊援護全軍撤退。

勝利的毛利軍連下北豊前的松山城與香春岳城,大友義鎮敗的灰頭土臉。

此戰大友義鎮體悟出水軍的運用的重要。以後、大友氏強化了大友水軍。

松山城

永禄5年(1562年)在敗戰的氛圍中大友義鎮剃頭改名大友宗麟戸次鑑連也跟隨出家入道號「麟伯軒道雪」。

9月,戸次道雪又隨大友軍進攻豐前毛利方重臣天野隆重鎮守的松山城,於豐前苅田著陣,並於上毛郡防範毛利方的夜襲,13日於松山城後的海岸與毛利軍激戰,

10月13又抵抗毛利軍於柳浦一地集體的攻擊,此戰戸次道雪討取了冷泉元豐赤川元德(赤川助右衛門)、桂兵部大夫三位毛利方大將,11月19日大友軍再次強攻松山城,兩方互有重大死傷。

永祿6年(1563年)1月,因松山城是個倚海難攻的要害久攻不落,大友軍最終撤退。

逆轉!宗麟的外交戰略

打不贏毛利的「九州探題」大友宗麟開始向将軍家賄賂,要幕府將軍足利義輝出面主持公道,要足利義輝為賣出的「九州探題」官位展開售後服務,迫使毛利氏和議。

由於大友宗麟又灑出大量黃金的誘惑,将軍家對和平交渉表現的非常積極。

大友宗麟又與出雲尼子氏結盟一齊壓迫毛利。

一手以賄賂幕府交渉和平、一手準備武力徹底抗戰,宗麟使出傑出的外交戰略。

終於使毛利氏走向與大友的談判桌。

永祿6年1月27日足利義輝之命令對毛利元就大友宗麟提出意見,於豐前進行「豐藝和談」。

5月兩家終於談合,白忙一場的毛利氏大幅譲歩吐回門司城、松山城於大友,並將香春岳城毀壞,退出九州並宣佈停止對豐築諸豪族的援助。

大友最後竟然贏了......lol
[PR]
by cwj36 | 2010-08-29 03:53 | 【Total War 大友 】

1569 毛利筑前博多攻略-立花山城之戰

「鬼道雪」抗毛之戰
毛利元就筑前爭奪戰 失敗


立花山城是日明貿易港町博多附近非常重要的據點,是日本戰國時代大内氏、毛利氏、大友氏為控制博多而激闘的地方。

永祿8年(1565年)6月,筑前有「西大友」之稱的立花鑑載反叛大友家,戸次道雪(戸次鑑連 後來的立花道雪 )奉命討伐於7月4日攻落其居城立花山城,之後在大友宗麟惜其家系下沒有將其殺滅,令鑑載繼續為立花山城主。

根據「大友興廃記」記載傳聞,戸次道雪年輕時,在盛夏炎熱之際的某日,於樹下乘涼午睡時遭遇雷雨,並且有一道雷打向戸次道雪戸次道雪下意識的拔起愛刀「千鳥」揮斬,腳也因此而受了傷,導致下半身不隨,然而戸次道雪於戰場上的勇猛加上此大難不死之事,逐漸被美名為「雷神的化身」。

而就算腳受了傷,腿力也不比健全者差,往後的戰役戸次道雪仍有配鞍騎馬奮戰的紀錄,晚年才由六名士兵負責抬輿,坐在輿上每為先陣激勵士兵作戰。愛刀千鳥則因此改名為「雷切」。

清水宗知

永祿11年(1568年)2月立花山城主立花鑑載受到毛利元就策反再次反叛大友家,其家臣薦野宗鎮米多比直知此時為了貫徹對大友家的忠義不支持立花鑑載的行動,遭其殺害,後薦野、米多比一族率兵投靠了戸次道雪

立花鑑載則於4月6日迎來毛利家的清水宗知(清水左近將監,清水宗治之兄)8千餘人和軍船百餘艘,更聯合原田隆種(原田了榮)、原田親種父子與高橋鑑種家臣衛藤尾張守約1萬人於立花山城,4月24日戸次鑑連與吉弘鑑理、臼杵鑑速、志賀親守3萬餘人包圍了立花山城及其白岳、松尾等7處城、砦。

原田隆種本是大內氏筑前国人領主,在大内義隆自殺後,投靠毛利氏。

高橋鑑種是岩屋、寶滿二城主,因不滿大友宗麟色淫兄嫂而反亂。

「謀神」毛利元就的調略使整個筑前宗像氏、立花氏、原田氏、秋月氏、高橋氏都起來反大友氏。



(筑前宗像、立花、原田、秋月、高橋反大友氏)


立花山城爭奪

三個月後於7月4日大友軍強攻立花山城,戸次道雪一軍在攻略其支城松尾城時,於立花山崖上的不利地形苦戰,先鋒高野出雲十時惟次負傷,戸次道雪因而挺進前線激勵擊退城外敵軍。

當晚因為戸次道雪的調略而令立花家臣野田右衛門大夫(野田若狹守)背叛為內應引戸次軍入城。

戶次統春(後來的立花統春)、十時連久臼杵鎮氏池邊永晟等奮戰生捕安武民部原田親種清水宗知不敵逃至名島城。

7月23日立花鑑載因支城各個陷落,帶著家族10餘人脫逃往古子城並打算集結兵力於新宮町,卻又被野田右衛門大夫告知了行蹤遭到戸次道雪追擊,進退不得而自殺。

同日,戸次道雪又與高橋鑑種於宇美河內一地進行會戰,破之,而原田親種,衛藤尾張守以及清水宗知則往中國毛利家方面退卻,立花山城則交由臼杵鎮氏暫時代守。

7月29日戸次道雪等大友軍將致力於筑前反大友勢力的掃討,但清水宗知為了奪回立花山城又聯絡了原田親種衛藤尾張守於8月2日又率軍5千至立花山城下,戸次道雪軍再次和鑑理、鑑速反擊。

此時臼杵鎮氏和代父指揮的吉弘鎮信率軍分斷了衛藤的軍勢,將戰線從立花山城往北移動向香椎、名島,越過多多良濱並從莒崎往博多追擊,

同時戸次道雪於8月5日率4千追擊了原田親種軍勢往生松原,其父原田隆種雖率三千援助親種(第一次生松原之戰),親種仍被射落馬下,兵敗逃命。

14日早朝會合大友軍於立花山麓共擊敵軍,戸次道雪軍以第一隊小野鎮幸、第二隊由布惟信、第三隊後藤種長(後藤隼人佐)、第四隊堀祥(堀東雲軒玉隱)、第五隊安東家久、第六隊野大膳互相配合交替輪流進行攻擊。

大友軍追擊至箱崎一地討殺了衛藤尾張守,敵軍皆因為戸次道雪的夾擊攻勢而做四散逃,討取3百餘人於午時追擊至蘆屋一地,清水宗知則僅剩20餘人乘船回了毛利領地。

多多良濱合戰

8月19日,大友軍攻擊筑前南方的秋月氏古処山城,秋月寡不敵眾、秋月種實嫡男秋月晴種城破自刃。

因毛利調略而對大友氏舉起反旗的秋月種實終於也因為失去了毛利家的援助而逃亡。筑前北方的宗像氏也投降。



龍造寺隆信的聯絡下毛利元就見隙正式撕毀「豐藝和談」率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乃美宗勝4萬餘人由吉田郡山城出發經由関門海峡渡海從豊前国進入筑前国。

於1569年(永禄12年)4月15日包圍立花山城並斷絕水脈。

17日在戸次道雪建議下派出城親冬提出與龍造寺的議和,後隆信也派遣老臣納富信景慰問辛勞議和的戸次道雪,並贈送名馬一匹。

5月3日立花山城被奪,大友宗麟聞訊急報,戸次道雪 等將回軍包圍立花山城,大友軍3萬於5月5日集結於博多,戸次道雪先於5月6日率軍與田尻鑑種一同進攻毛利軍觸發一場小戰,此戰戸次道雪親自殺敵。

5月13日毛利軍渡過多多良濱川於松原附近放火與大友軍交戰四回,5月18日元春和隆景率毛利軍4萬餘多多良濱,戸次道雪、鑑理、鑑速則率兵1萬5千分三隊為先陣,之後配置了約2萬的大友軍力與之對峙。



雙方激戰期間,戸次道雪見到小早川隆景一時的陣形空隙,戸次道雪便已率領集團編制,訓練有素的鐵砲隊。傳聞比他家鐵砲快了約3倍的射擊速度

先以8百人鐵砲隊密集射擊後,作為正攻的長槍部隊前進與毛利軍對戰,然後使用影流長刀斬入部隊使用長刀「斬入」從旁強襲。

戸次道雪雖然下半身殘疾但本身也常於戰場上坐於轎上揮動約6尺的名刀「雷切」自身拔刀(《筑前國續風土記》載此時戸次鑑連乘馬)率隊衝入敵陣營中。

毛利軍此時無法敵擋一時遭受敗戰,後撤退於立花山城,是役為堪稱中世紀日本九州最大的合戰「多多良濱合戰」。

此後戰事轉為膠著狀態,隆景、元春據城頑抗。

毛利撤退

上次1561年毛利九州入侵時,老奸巨滑的大友宗麟砸下大錢使幕府將軍足利義輝下令「謀神」毛利元就退出九州。

這次吉岡長増向主君大友宗麟獻策-「反正毛利元就搞我們,我們也搞他們」將大内一族的大内輝弘若林鎮興水軍送回周防作亂。

直至十月,毛利元就因為圖謀大内氏再興的大內輝弘乘虛奪取山口高嶺城以及出雲月山富田城方面遭受尼子勝久「尼子復興軍」攻擊的消息,毛利元就鑑於後方不穩,不顧隆景、元春反對,堅持撤回,隆景最後也接受父命,並負責殿後工作。

戸次道雪這時趁機追擊毛利軍,毛利軍陣亡者約3400多人。10月13日,大友三老(戸次 道雪、鑑理、鑑速)於「蘆屋會談」中決定攻擊筑前混亂的元凶高橋鑑種,攻落其居城寶滿城後令其切腹自盡,但是在大友宗麟心軟之下只將其流放至小倉城。

永禄12年(1569年)11月毛利撤退完畢,歷時10年以上毛利氏與大友氏的筑前争奪戰,宣告結束。

立花道雪

此時立花山城因為立花鑑載的自刃而為空城,為了鎮壓筑前的反亂勢力,戸次道雪在宗麟的再三說服下轉封至筑前立花山城,於元龜2年(1571年)五月形式上的繼承了立花氏,改名立花道雪

天正3年(1575年)立花道雪便將家督之位讓給獨生女,年僅7歲的立花誾千代,自己退居幕後,道雪此舉完全是因為不想使用大友叛臣立花氏這個姓氏。

同時,被迫流放豐前小倉城的高橋鑑種其高橋氏則由吉弘鑑理次子高橋紹運繼承,鎮守岩屋、寶滿城。

高橋紹運子與立花道雪女兒誾千代結婚入贅立花家,其子便是高橋統虎(千熊丸),日後的立花宗茂
[PR]
by cwj36 | 2010-08-29 01:11 | 【Total War 大友 】

国崩し

国崩し

e0040579_19281827.png豊後国有良質的黒鐵砂,為採礦因此鋳物技術也很發達、高田(豊後高田市)、丹生(にゅう・大分市)、駄原(だのはる・大分市)都有優秀的鋳物師聚集。

佛朗機(フランキ Frank)炮在日本稱為「石火矢」「大筒」,最早在天正4年(1576),大友宗麟從南蛮人(葡萄牙人)那裡購入2門佛朗機子母砲,因它的威力命名為「国崩し」。

豐後國一般被認為可能製造出了日本最早大筒之地。統治豐後的大友氏與後期倭寇(中國倭寇王王直)和葡萄牙耶穌會勢力繫結,積極地開展著對外貿易,根據他們3者的結合,大筒製造技術被輸入大友宗麟手中。

天正六年(1578),織田信長在大坂湾配備新鋭大船-鉄甲船,於第二次木津川口戰役戰勝使用焙烙火矢戰術的毛利水軍,織田氏的鉄甲船配備大砲3門,前方一門 兩側各一門。

據親眼看過鐵甲船的葡萄牙傳教士路易斯·弗洛伊斯(Luís Fróis)的記載這些佛朗機炮據說是大友宗麟贈送的。

織田信長贈送名馬「鬼月毛」給大友宗麟做為回禮。

而義大利傳教士奧爾岡蒂諾(Gnecchi‐Soldo Organtino)也有記錄「豊後王製造數門小砲(豊後の王が鋳造せしめたる数門の小砲)」,這製造出小砲的「豊後の王」就是指大友宗麟

1586 臼杵城之戰,大友宗麟用「国崩し」撃退島津軍。大友宗麟很可能是日本最早製造「大砲」的武將。

e0040579_225676.jpg

大友宗麟有一名家臣渡辺宗覚,他的家族是優秀的鋳物師。他是「石火矢」製法與發射法的專家。

他曾被派去明朝學習大砲鋳造法與操術,當時明朝鐵炮不怎麼樣,大砲卻發展的不錯。學成歸國回到大友家大砲鋳造責任。

文禄2年(1593),大友義統在朝鮮闖禍 (罪名:陣前逃亡),大友家被改易。因此渡辺宗覚改仕府内城主早川主馬,因獻上大砲的機運仕官徳川家康

徳川家康給他100石的奉祿與一字「康」,改名渡辺康次。以後的子孫「康政」、「康直」、「康種」、「康利」,也就是說渡辺家代代子孫都是「康」字輩。

慶長10年代(1605~)渡辺宗覚加薪,得到幕領大分郡生石村300石。大坂之陣時在駿河鋳造大砲鋳造,隨家康去炮轟大坂城。

島原之亂的原城攻防戦,德川幕府方有使用石火矢的記錄,不過大砲似乎不太被重視。

寛永13年(1636))渡辺宗覚的子孫渡辺康直仍在為德川家造炮,在江戸城田安門上留有「九州豊後住人石火矢大工渡辺石見守康直作」銘文。
[PR]
by cwj36 | 2010-06-02 01:11 | 【Total War 大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