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W美洲原住民派系






USA(美國)、 UK(英國)、France(法國)、Spain(西班牙)、Cherokee(切羅基人)、Dutch(荷蘭)、Inuit(因努伊特人)、Apache(阿帕契)、Sioux(蘇族)、Huron League(休倫聯盟)、Iroquois League(易洛魁聯盟)



因努伊特人



因努伊特人(Inuit)是北美原住民族之一,分佈於北極圈周圍包括加拿大魁北克、西北地區、育空地區等地,說因努伊特語。

因努伊特人屬於愛斯基摩人的一支(另一支為尤皮克人),不過有人認為愛斯基摩人是當地其他印第安人部落對他們的稱呼,意思是「吃生肉的人」,帶有貶義,因此他們自己稱為因紐特人。

因紐特的意思為人,因努伊特人認為「人」是生命王國至高無上的代表,故外界也逐漸改口稱呼他們「因努伊特人」,以尊重其文化精神。

易洛魁聯盟



易洛魁聯盟(Iroquois League)是北美洲印第安人的一支屬蒙古人種美洲支。本支5 個部落由莫霍克、奧內達、奧農達加、卡尤加、和塞納卡等五個部落組成,因此又稱五國聯盟。約於1570年組成“易洛魁聯盟”,1715年土斯卡羅拉部加入聯盟,人稱“六部落聯盟”。

“易洛魁聯盟”地域遼闊,東自哈得孫河,西抵密歇根湖﹐北起渥太華河,南達俄亥俄河和波托馬克河﹐到18世紀成為北美最強大的部落集團,他們曾頑強抵抗荷﹑英﹑法殖民者入侵。

美國獨立戰爭時,易洛魁聯盟被英﹑美分化利用,1779年被美軍擊潰。“易洛魁聯盟”瓦解後,部分成員逃往加拿大,留在美國的被迫住在保留地。

一般靠製作零星手工藝品或打短工度日,生活較貧困。1950年曾因美國政府推行的民族歧視政策而向聯合國提出控訴,得到了全世界進步力量的支持。


休倫聯盟

休倫聯盟(Huron League)亦稱溫達特(Wendat) 聯盟,是易洛魁聯盟(Iroquois League)的死敵,雙方在皮毛貿易中競爭激烈。

17世紀前,易洛魁人將部分休倫人自聖羅倫斯河向西逐往安大略,有4個群組組成溫達特(Wendat) 聯盟。這休倫人(Huron)部落4個家族石族、熊族、繩族及鹿族同幾個獨立的小居民團體的溫達特聯盟,休倫人也是操易洛魁語。

1648年易洛魁人利用休倫武士為毛皮運輸隊護航期間後方空虛的機會,向休倫領地內大舉進攻,甚至摧毀了休倫腹地法國的教會。

1649 年,易洛魁聯盟對羸弱的休倫部落發動了致命一擊,2,000 名武士冒雪潛行,在兩小時內摧毀了兩個法國教會所在的休倫村落,數百名休倫人被殺或被俘,兩名法國牧師也被折磨致死。自此,休倫人的抵抗瞬間崩潰,他們開始放棄原有的領地向西向北逃亡。

休倫人逐漸在俄亥俄及密西根重建其勢力,但白人又強迫他們賣掉土地,遷往堪薩斯,然後到奧克拉荷馬州。

休倫人從事農業︰男人負責平整、清理土地,婦女負責播種、管理和收穫。農作物有玉蜀黍、豆類、南瓜、向日葵及煙草。漁、獵則不甚重要。休倫人分為若干個族外婚氏族,各有一名族長;全村各族長組成議事會,協同村長決定內務。

若干村落再組成群組,每一群組有一首領和由各村長組成的議事會,共同處理與全群組有關的事務。全部群組構成休倫民族。由各群組首領及其議事會再組成部落議事會,管理全部落事務。婦女在休倫人事務中頗有影響,氏族女族長有權遴選政治領袖人物。

蘇族(Sioux)

切羅基人(Cherokee)

是一群在1600年代生活於北美洲的民族,分佈地區相當於現今的美國東南部,大多數在後來被迫向西遷徙。此民族是美洲原住民中的文明化五部族之一,其語言切羅基語屬易洛魁語分支。根據2000年的普查,切羅基人是經美國聯邦認可的原住民族中人數最多的一支

(NOT YET)
[PR]
by cwj36 | 2009-01-17 09:03 | 【美國獨立Total War】

羅傑遊騎兵

e0040579_2111771.jpg羅傑遊騎兵Rogers Rangers(1755 – 1763)

遊騎兵部隊是非正規士兵,曾在18世紀的法國與印第安人戰爭期間作戰。其中最著名的是以其部隊指揮官羅伯特・羅傑(Robert Rogers 1731年11月7日- 1795 5月18日)為名的羅傑遊騎兵(Rogers Rangers)

羅伯特・羅傑,是美國殖民地邊疆居民。 羅傑服役於法國和印地安戰爭和美國革命時的英國軍隊。 在法國和印地安戰爭期間羅傑培養了著名的羅傑遊騎兵

羅傑遊騎兵在1759年期間極為活躍,常以微小兵力深入法屬北美領地打游擊。

1763年在北美五大湖地方原住民龐蒂亞克戰爭(Pontiac's Rebellion),羅傑遊騎兵編入英國第80輕步兵團(British 80th Regiment of Light Armed Foot )在魔鬼洞(Devil's Hole)遭伏擊屠殺,造成羅傑遊騎兵解散。

在美國獨立革命的爆發點的列克星敦和康克戰役中,許多前羅傑遊騎兵隊員參加對抗英軍的民兵之中。

在這些事件以後,羅伯特・羅傑想為喬治・華盛頓的軍隊提供他的幫助。 但被華盛頓拒绝了,華盛頓担心羅傑是英國間諜,因為羅傑剛從英國「long stay」回來。

為此深感遭到羞辱的羅傑加入了「祖國」英國這邊--招募Queen's Rangers (1776)和King's Rangers民兵組織對抗美獨份子。

:「華盛頓、羅傑都是英國民兵出身」........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9-01-10 21:04 | 【美國獨立Total War】

Battle of Chippawa

「老天,這是正規軍!」
Those are regulars, by God!





(史考特與他的的美國"灰衣"正規軍)


美軍入侵加拿大發動「1812年戰爭」以期驅逐英人,統一北美。

1814年7月,由於拿破崙在歐洲戰場上的失敗,以及英國從歐洲調來的增援部隊即將抵達,美國戰爭部長約翰‧阿姆斯壯(John Armstrong)計畫在英軍部隊抵達之前,在加拿大戰場取得一次重大勝利-攻下「伊利湖要塞」。

傑克‧布朗少將(Jacob Brown)以尼亞加拉河方面水牛城的溫菲爾德‧史考特(Winfield Scott)部隊為主攻部隊。

e0040579_11364427.jpg在水牛城時,這位後來被稱為美國「陸軍最偉大的老人」(Grand Old Man of the Army アメリカの歴史の中で最も長く現役を務めた将軍であり)史考特推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他以1791年法國革命軍的軍訓指南為基礎,讓其部隊每天操練十個小時,同時撤換了沒有效率的軍官,整肅了軍紀並改善軍營環境衛生。

在此之前,美國軍團使用各種各樣不同的軍事指南,使得很難操縱指揮所有美國軍隊。

這一系列的措施對戰力的提升有顯著的效果,特別是環境衛生的改善使士兵痢疾罹病的機率大為降低。

儘管如此,史考特仍有一項未能完成的改革,那就是取得足夠的藍色軍服。

雖然美軍對北方軍團運送了相當數量的軍服,但大多數都被送往其他單位,只有第21步兵團有足夠的軍服分配給士兵。

儘管後來加倫德·爾灣將軍(Callender Irvine)湊足了2,000套軍服並送至水牛城,正規軍服用的藍色布料仍嚴重不足,因此布料不足的部分改以灰色布料代替。

史考特的部隊參與了布朗對「伊利湖要塞」的攻勢,並於7月3日攻陷了該座要塞。次日,在民兵軍官彼得·波特(Peter B. Porter)的部隊抵達後,史考特率領所部沿尼亞加拉河岸北進,遭遇並擊退了一支由湯瑪斯·皮爾森中校(Thomas Pearson)率領的英軍部隊,確保了河道上的可用橋樑。

稍後,史考特發現了英軍在奇帕瓦河對岸的工事。在短戰的交火後,2000人部隊的史考特下令撤退數里並紮營休息,準備於次日慶祝7月4日獨立紀念日。

在奇帕瓦河的對岸,英軍的右翼戰場指揮官費尼亞·力歐少將(Phineas Riall)

1.誤判以為伊利湖要塞仍在英軍手裡
2.同時將史考特的美國正規軍誤認為英軍一向輕視的烏合之眾民兵部隊

力歐於是決定讓其3,500名部隊渡過奇帕瓦河,準備擊退美軍並解伊利湖要塞之圍。

1814年7月5日於加拿大安大略奇帕瓦河岸的清晨,一小股英軍越過了奇帕瓦河,潛入美軍營地西方的樹林並對美軍前哨陣地射擊。當時史考特正在附近民房裡用早餐,而英軍這次襲擊差點使他成為階下囚。

波特的民兵部隊隨即奉命將英軍趕出樹林,但在追擊的過程遇上了英軍主力,只得連忙撤退。

此時,史考特的正規軍部隊已離開營地迎戰英軍,他的砲兵指揮官納森尼爾·朵森上尉(Nathaniel Towson)與三門12磅火砲則部署在附近的小徑上,對前進中的美軍步兵提供炮火掩護。

英軍雖然也有兩門24磅火砲與一門5.5吋榴砲,但因為裝載火藥砲彈的馬車在交火之初便被擊毀,使得英軍砲兵幾乎沒有反擊能力。

於此同時,史考特以第25團在左翼,第九與第11團在中央,以及第22團與朵森的砲兵隊在右翼,並讓部隊排成線式陣型組成美軍的戰線。

力歐一開始以為美軍的主力是由著灰色軍服的民兵組成,而英軍傳統上認為美國民兵戰鬥力極低,因此估計美軍戰線在短暫的交火後就會崩潰。

但是一段時間的交火後,在看到著灰色軍服的「民兵」美軍仍然沒有動搖的跡象,力歐才發現自己錯估了眼前美軍的戰鬥力。

根據史考特所述,力歐當時曾驚訝的說道:

老天,這是正規軍!(Those are regulars, by God!)

英軍以第一皇家步兵團與第100步兵團為先鋒,第八國王步兵團的第一營殿後,對美軍發起了一次非常笨拙且混亂的攻擊。

力歐棄縱隊陣型不用而將部隊排成線式陣型,使得英軍的行進速度相當緩慢,而戰場高低不平的地形更是讓英軍的情形雪上加霜。

更糟糕的是,線式陣型唯一的優勢就是正面火力較強,而力歐卻指示英軍在進行一次齊射後,便對美軍發起刺刀衝鋒,將英軍的火力優勢完全棄之不用。

正當英軍第一與第100團的950名士兵掙扎著向前推進時,英軍砲兵停止了射擊以避免誤擊友軍,而美軍朵森的砲兵隊卻改射人員殺傷彈,帶給英軍極大的傷亡。

當兩軍距離只剩100碼(90公尺)時,史考特下令兩翼的美軍向前移動,形成一個U字型的包圍讓英軍陷入交叉火網。訓練の行き届いたアメリカ軍はこの配置転換を一点の瑕疵もなくやり遂げ、力歐の前進する部隊に一斉の十字砲火を浴びせた。

それにも拘わらず、トーソンの嵐のような砲撃に支援されて、1,300名のアメリカ軍歩兵隊が1,500名のイギリス軍の攻撃を打ち破った。

約莫25分鐘的激烈交火後,英軍在美軍未追擊的情況下有秩序的撤退了。英軍損失極為慘重,舉例來說,中央的第100步兵團只剩下『一個上尉、三個下級軍官、以及250名還能作戰的士兵』。英軍戰死148名,傷者350名,被捕虜46名。

力歐本人倖免於難,美軍狙擊手只在他的大衣上留下彈孔。

美軍戰死61名,傷者255名。

奇帕瓦戰役也是美軍第一次以同等戰力對抗英軍並獲勝的戰役。

英國力歐將軍於戰鬥中的驚呼「這是正規軍!」("Regulars by God!")已成為美軍所有步兵團非正式的格言;第一支採用該格言的是美軍第六步兵團。

美國西點軍校的軍校生軍服是以灰色為主色,不少傳聞指出其主因是為了紀念史考特與其麾下部隊在奇帕瓦的勝利。該校於1816年曾表示是因為相較於藍色布料,灰色布料價格相當低且耐磨損,因此而採用灰色作為軍服主色。
[PR]
by cwj36 | 2009-01-10 09:51 | 【美國獨立Total War】

第二次獨立戰爭 War of 1812

1812 美國入侵加拿大
英國反擊火燒華盛頓特區
驅逐北美英國人的「昭昭天命」
美國國歌的產生


「1812年戰爭」又稱「美英戰爭」、「第二次獨立戰爭」,是美國獨立後第一次對外戰爭。

美國獨立戰爭結束後,英美之間的主權之爭並未停止。

作為英國殖民地的加拿大省,人口稀少,防禦鬆懈。

美國「美獨份子」欲向北擴張,並且期待加拿大居民將美國軍隊視為「解放者」。

1812年,美國卸任總統托瑪斯·傑佛遜說:「今年將加拿大地區兼併,包括魁北克,只要向前進,向哈利法克斯進攻,最終將英國勢力徹底逐出美洲大陸。」

美國必須控制整個北美洲大陸的信念後來被稱為美國的「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

不過「昭昭天命」一詞是由紐約市記者約翰·歐蘇利文(John L. O'Sullivan)於其《民主評論》(Democratic Review)雜誌1845年一篇名為《兼併》(Annexation)的文章杜撰而出。他呼籲美國將德克薩斯共和國併入聯邦,他寫道:「吾等盡取神賜之洲以納年年倍增之萬民自由發展之昭昭天命。」

後由19世紀美國民主黨所持的向西擴張至橫跨北美洲大陸的天命與信念。「昭昭天命」一詞雖晚在1845年出現,但最常為人聯想到美國自1815開始(至1860年間)的領土擴張。




此一時期,自1812年驅逐加拿大英國人戰爭結束起至美國內戰爆發為止,人稱「昭昭天命之世」(Age of Manifest Destiny)。

e0040579_22352641.gif
(習近平):「喪心病狂的美獨份子,已經從數典忘祖,惡化到欺師滅祖啦~美國自古是英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e0040579_22433797.gif
(歐巴馬):「干您屁事啊~當時大西洋沒加蓋~英國人滾出加拿大游回去!!」

e0040579_016134.jpg


雖然戰前雙方之間已經有長期的外交紛爭,一旦戰事爆發,均未充分備戰。

英國被「拿破崙戰爭」拖住,不得不將大部分精銳海陸武裝力量部署在歐洲。

英國在北美的最高軍事長官得到的指示是,克制進犯行動,以避免從歐洲和英國其他殖民地調兵增援。

1812年,英國在加拿大的正規軍只有5,004人,輔以加拿大民兵。

英裔加拿大居民多數是美國獨立戰爭後流亡加拿大的統派保皇黨,傳統上忠誠英國王室。

法裔加拿大居民是天主教徒,對美國的反天主教情緒一向厭惡;二者共同反對美國佔領加拿大的企圖。

戰爭期間,英國對拿破崙的戰爭結束後才將大批戰艦調往美國海域。

美國方面也未做好戰爭準備。

1812年,陸軍正規部隊只有不到12,000兵員。

開戰後,雖然美國國會批准擴軍至35,000人,但是士兵多為志願兵而且民眾不熱衷行伍,極度缺乏受過正規訓練的軍官,部隊戰鬥力不足。

1812年6月18日,美國第四任總統詹姆斯·麥迪遜(James Madison)向英國宣戰。

e0040579_0471569.gif


1812至1813年,美國攻擊英國北美殖民地加拿大各省。

美國在天時地利人和上占了絕對優勢。

從理論上,美國打敗英軍奪取加拿大是輕而易舉的事,但戰爭發展卻出人意料。

1812年6月至1813年初,是美國戰略進攻時期。

在海上,美國戰艦和私掠船在大西 洋上全面出擊,戰果輝煌,僅幾個月時間,便擊沉英艦3艘,俘獲英艦船500艘以上。

但在陸地上,美軍卻連吃敗仗。陸戰主要在美加邊境的西北部展展。

e0040579_0534888.jpg


美軍發動了3路攻勢, 企圖入侵加拿大。英將布羅克率軍於7、8月擊退了美軍的西路進攻,並攻佔了美國西部 的幾個重要堡壘。

美軍不堪一擊,底特律的2500名守軍不發一槍,便向700名英軍繳械 投降。

接著,英軍轉到中路,於10月12日夜以1000軍隊擊潰了3000美軍的進攻,許多美軍士兵還未交火,便四散逃跑,而紐約民兵則袖手旁觀,按兵不動。

11月東路美軍的攻 勢也因民兵不配合半途而廢。

從1813年初至1814年初,拿破崙戰爭結束,英軍轉守為攻,大批英國海軍趕到北美,控制了制海權。

火燒華盛頓特區

e0040579_0371143.jpg


e0040579_0185849.jpg英國人在此次戰爭中最出名的行動是1814年8月19至29日直接登陸美國東海岸直襲華盛頓DC。

8月24日,缺乏戰鬥經驗的美國民兵在首都保衛戰中被英軍徹底擊敗,使通向首都的門戶洞開。

英軍並縱火「焚燒華盛頓特區」(Burning of Washington),更燒掉美國總統府白宮(White House)。

美國詹姆斯·麥迪遜總統被迫逃亡到維吉尼亞,美國人士氣大挫。

這場戰爭是第一次、目前為止也是唯一的一次,使美國首都曾經被外國軍隊佔領。

美國國歌

摧毀了華盛頓的公共建築後,英軍繼續進攻,下一個目標是奪取巴爾的摩

9月13日,英軍向巴爾的摩港口的麥克亨利要塞進攻,受到了堅決的抵抗。

美國律師弗朗西斯·斯科特·基對此次戰役有感而發,寫下了後來成為美國國歌的著名詩篇「星條旗歌」。




e0040579_17202692.gif
:「原來偶打獨立戰爭當美國國父時,還沒有美國國歌...ㄎㄎㄎ」

e0040579_662624.jpg1814年1月,美軍取得了新奧爾良大捷。

當時英軍出動7500人,想奪取南方重要港 口新奧爾良。防守該城的是美軍名將安德魯﹒傑克遜

他手下只有6000人,大部分是民兵,他決定用防御戰挫敗英軍進攻。

他精心組織防御,令部下用棉布包上沙子壘起高牆, 並組建了美國第一支黑人民兵部隊。

1月8日,5000多名英軍排成整齊隊形敲著軍鼓發起衝鋒。

英軍的猛烈炮火打在沙包上,毫無殺傷力。

傑克遜大喊:「我們要讓新奧爾良變成英國 人啃不動的硬核桃!」他沉著地等英軍離得很近才下令開火。

美軍躲在堅固的工事後面 發射猛烈的火力,英軍像割下的稻草一排排倒下,屍橫遍野,三個縱隊指揮官均身負重傷,司令帕克南爵士也飲彈斃命。

英軍死傷2000多人,狼狽潰逃,美軍乘勝追擊,又俘 虜500餘人。美軍僅傷亡70多人,取得輝煌勝利。

根特和約

隨著拿破崙皇帝被廢黜,英國把部署在歐洲的兵力轉移到美洲戰場,並向美國大舉進攻。

但是英國已經改變了策略,試圖與美國謀和。英國人的進攻遭受挫折,特別是1814年9月11日在尚普蘭湖戰役遭到慘重打擊,令美國人完全控制了尚普蘭湖地區。

1814年12月24日,兩國外交官員在比利時城市根特簽署和約,正式停戰。

但是和約的消息沒有及時到達紐奧良,因為當年交通不便。

1815年2月17日,麥迪遜總統簽署了「根特和約」,使之於次日生效。

根據和約條款,雙方歸還了占據的對方島嶼,美國人獲得聖勞倫斯河的捕魚權,所有的債務和財產糾紛都得到處理。

次年,約翰·昆西·亞當斯指控英國違反和約,沒有歸還戰爭中俘虜的美國奴隸,但是英國人不承認奴隸為財產。

這場美國入侵加拿大雖然失敗但逼和大英帝國的戰爭為美國贏得了極高的國際聲望,使美國民眾愛國熱情高漲,因此亦稱為「第二次獨立戰爭」。

在戰爭中,加拿大民兵表現傑出,而英軍指揮官卻很一般。

這個出乎意料的事實被加拿大軍事歷史學家傑克·格拉納斯坦稱為民兵之謎,對未來加拿大軍隊的建軍思想產生了深遠影響──重視民兵建設,而非依賴職業軍人。

英國陸軍將這場「1812年戰爭」視為小規模衝突,對自身的失敗沒有深入研討。

這些失敗被威靈頓公爵在滑鐵盧戰役戰勝拿破崙的空前成就所掩蓋。

英國驚訝於美國的民族主義高漲,美國也擔心在歐洲對法戰爭中獲勝的英軍大舉增兵,最後雙方訂約結束戰爭。

美國放棄北進, 英國也不南下,又劃定了西部北美地區以北緯49度為界。美國軍事學院(西點軍校)開始大力為美國軍隊培養職業軍官。

今日美加西部邊界是一條筆直的線,,便是這場戰爭雙方政治家圖上作業的結果。西南地區的戰鬥令美國與當地印地安部落衝突加劇,美國隨後於1819年兼併了佛羅里達。

1812年的戰爭,讓加拿大人,無論是英裔、法裔、黑人,還是土著印第安人,都切身感受到了這不僅僅是為英王而戰,更是為自己而戰,為自己的土地、家園而戰。

加拿大聯邦誕生

1837年,1838年爆發加拿大人起義,但他們很快被英軍消滅,起義領導人被公開吊死,約翰·歐蘇利文寫道:「若自由為一國之最佳福祉,若自治為一國之首要權利,…我們對加拿大人發難之緣由感同身受。」

許多美國人,如歐蘇利文一般,視這幾場叛亂為美國革命再現,認為加拿大人生活於外來統治者的壓迫之下,若干美國義勇兵─未經政府授權,自願到加拿大參戰的軍人,通常是受驅逐英國人之「昭昭天命」的信念所激勵─前去加拿大以助一臂之力。

1867年7月1日一個民主憲政的加拿大聯邦從此誕生了,加拿大人,一個新民族開始登上了歷史的舞台,1919年,加拿大獨立於英國加入國際聯盟,隨後的1931年西敏法案更肯定了加拿大的獨立性。

e0040579_1651315.png



(主要來源:英文維基)
[PR]
by cwj36 | 2009-01-09 11:52 | 【美國獨立Total War】

華盛頓看不懂法文亂簽字
引爆 法國-印第安戰爭
French and Indian War
當不上正規英軍軍官的華盛頓


美國國父美獨份子華盛頓22歲的時候,華盛頓無意間成為了法國印地安人戰爭(French and Indian War英法及印第安人在北美的戰爭又稱為法國-印第安戰爭,歐洲七年戰爭時期)的導火線之一。

【YouTube】French and indian war

e0040579_2232535.jpg華盛頓早年在法國印第安人戰爭(French and Indian War)中曾擔任支持大英帝國一方的殖民軍軍官。

這場殖民地所參加的第一場戰爭起源於1753年,法國人開始在當時屬於維吉尼亞州領土的俄亥俄谷地(Ohio Country)建立許多堡壘,這是法國人的戰略之一。

法國人得到當地原住民的支持,試圖阻止英國人繼續向西擴張他們在美州的殖民地,並阻擋殖民地內的英國軍隊。

維吉尼亞州的總督是羅伯特·丁威迪(Robert Dinwiddie),當時擔任少校的華盛頓替他向法國指揮官遞交了最後通牒書,要求法國人離開。華盛頓將過程透露給當地的報紙,而他也因此成為傳奇人物。

在1754年春天,當時佛吉尼亞下議院投票決定,籌集資金建立一支300人的軍隊,以保護俄亥俄領地的定居者不受法國武力的威脅。

華盛頓被任命為這支隊伍的副指揮,中校軍銜。

4月份,他率領著160人離開了亞歷山大。

他的任務是保證位於阿勒格尼山脈和莫農格希拉山脈之間的戰略要地的安全,因為俄亥俄公司已經在那裏建立了要塞。

經過一番艱苦跋涉翻越過阿勒格尼山脈以後,華盛頓聽說一支人數過千的法國軍隊已經佔領了剛建成一半的要塞,並將它改名為迪凱納堡。

目前他們正在當地的幾個印第安人部落中繼續擴大法國的影響。

最重要的情報來自華盛頓以前的同伴和重要的印第安同盟塔納查理森(Tanacharison)。

他寫信告訴華盛頓:「如果您不立刻過來幫助我們,我們就會一敗塗地,也許再也見不到您了。」

由於敵人的力量十分強大,華盛頓決定在塔納查理森的營地附近修建一個臨時的防禦工事,然後聯合盡可能多的印第安同盟軍,等待援軍的到來。

塔納查理森答應給予支持,但也警告說敵人也正結集起來準備對付他們。

5月27日,塔納查理森發現附近出現了一支法國軍隊,於是派出一夥勇士離開迪凱納堡,來到40英里以外的大草原加入華盛頓的部隊。

5月28日清晨,華盛頓發現一支32人的法國巡邏隊在一個被塔納查理森描述為“幽暗的低地”的林中幽谷安營紮寨(Battle of Jumonville Glen)。

他派出了40人的小分隊,在塔納查理森的印第安同盟軍支援下,將法軍的營地團團圍住。

在第二天提交給維吉尼亞州總督丁威迪的報告中,華盛頓極為簡略地彙報了後來發生的一切:「接著我與塔納查理森聯合起來……按照部署,對他們展開了全方位的進攻。

經過大約15分鐘的戰鬥,敵人10死1傷,21人被俘,法軍司令朱蒙維爾(Ensign Jumonville)也在死者之列。”」

華盛頓的日記記載得則更加簡略,但透露了更多的內情:「我們殺死了朱蒙維爾和其他9個人……印第安人取下了死者的頭皮。」

法軍首領朱蒙維爾爵士雖然在戰鬥中身負重傷,卻仍想解釋說,他們是代表國王路易十五來執行和平使命的,就像前一年華盛頓代表英王在俄亥俄領地的爭端中聲張主權一樣。

不懂法語的華盛頓正試著理解這些翻譯過來的外交資訊,然而塔納查理森顯然能說一口流利的法語,他早就明白了朱蒙維爾的意思,於是決定用自己的方式解決問題。

塔納查理森走到朱蒙維爾躺著的地方,用法語宣佈說:「你還想耍陰謀!」然後用他的短柄斧劈開朱蒙維爾的腦袋,將他的頭顱劈成兩半,取出腦漿,然後把鮮血淋淋的手洗乾淨。

接著,塔納查理森手下的印第安戰士們也砍死受傷的法國士兵,取下他們的頭皮,甚至還將其中一個人的頭砍下來,掛在樹樁上。所有這些都在我們這位可憐的、被嚇得目瞪口呆的中校軍官華盛頓的眼皮底下發生。

接著華盛頓在那裡建立了一座名為尼塞西蒂堡(Fort Necessity)的堡壘。

然而一個很少引起人們注意的事實卻是,華盛頓在尼塞西蒂堡的部署實際上意味著將軍隊暴露在易受攻擊的可怕境地。

果然法軍和印地安人部隊很快就圍殺過來。

華盛頓的手下有100多人傷亡,而敵軍卻只戰死了5個人,雙方形成強烈的對比。持續不斷的步槍火力和惡劣的天氣狀況造成了軍隊的恐慌,而當謠言聲稱印第安援軍就要到來,並將他們趕盡殺絕時,這種恐慌更是變本加厲了。

在數量更多的法軍和其他印地安人部隊進攻下,這座尼塞西蒂堡很快便被攻陷,華盛頓也被迫投降。

最令人尷尬的是,投降條款還提到了華盛頓「刺殺朱蒙維爾先生」一事。

華盛頓在這份投降文書上簽了字,就意味著他也同意英國人,尤其是他本人,在法國國王的外交特使遇害一事上負有責任;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也意味著英國人在法印戰爭中起了挑釁作用。

華盛頓自始至終都聲稱,他從來沒有在投降條款中看到過「刺殺」一詞。

他還抱怨從法文原件翻譯過來的英文條款十分難懂,而且投降文書還被雨水打濕過,字跡模糊,難以辨認。

他斷言,如果知道這些條款的真正含義,他絕對不會同意簽署投降文書。

然而,考慮到當時的情況如此絕望,我們很難想像他還有可能作出其他的選擇。

e0040579_17202692.gif
:「因為這份文書用法文寫成,我華盛頓根本就看不懂~so what..ccc」

而這份文書導致了國際間的事變,成為法國印地安人戰爭的起因之一。

華盛頓在同意一年之內不返回俄亥俄谷地後被法國人釋放。

華盛頓帶著被包圍的殘餘部隊於7月4日離開了尼塞西蒂堡——絕沒想過將來會為這個日子大張慶賀——只感到自己名譽掃地。

馬裏蘭的總督霍雷肖‧夏普在報上撰文批評華盛頓在尼塞西蒂堡的表現,他將那場戰鬥描述成一場大潰敗,而華盛頓則是一個既無經驗又容易衝動的危險人物。

而法國人則站在他們的立場上,基於華盛頓在「朱蒙維爾大屠殺」中的表現,將他看做英屬美利堅人背信棄義的最佳代表。

他們抄查了華盛頓留在尼塞西蒂堡的日誌,引用其中隱瞞了朱蒙維爾慘案真實情況的段落,以此說明他有多麼的心口不一,華盛頓是卑鄙小人。

e0040579_2233379.jpg華盛頓一直渴望加入英國軍隊,當時殖民地的居民都對此不感興趣。他在1755年終於等到機會,當時英軍發動遠征,試著重新奪回俄亥俄谷地。華盛頓聽命於英國將軍布雷多克 (Edward Braddock) 麾下。

遠征行動在莫農加希拉河戰役(Battle of the Monongahela)中遭受災難性結果。

出戰的英軍1,459位士兵中,有將近1,000名士兵被殺或受傷。

法軍及其印地安盟友利用游擊戰術將英軍打的潰不成軍並殺害了布雷多克將軍(Edward Braddock) 。

相當不可思議的,在莫農加希拉河戰役中華盛頓的外衣被4發子彈擊穿,但他仍毫髮無傷,同時他冷靜的在炮火中組織軍隊撤退。

在維吉尼亞州,華盛頓成了英雄人物,雖然戰爭的重心已經轉移到別處,他繼續領導了維吉尼亞第一軍團好幾年。

在1758年,他隨著John Forbes將軍展開另一次遠征,成功的將法軍驅離了杜根 (Fort Duquesne) 堡壘。

e0040579_22335636.jpg
華盛頓最初軍事生涯的目標是希望成為正規的英軍軍官,而不僅是殖民地民兵的軍官。

華盛頓一直未獲升遷,因此他在1759年辭去了英國殖民地民兵軍職。

當不上正規英軍軍官的華盛頓於法國-印第安戰爭結束13年後,美國獨立戰爭爆發,將成為美國國父。

e0040579_17202692.gif
:「Ankas~~~~。」
[PR]
by cwj36 | 2008-12-24 21:57 | 【美國獨立Total War】

北美印地安戰爭




(電影The Last Of The Mohicans 襲擊英軍 )


..




在七年戰爭的北美殖民地戰爭中,法國人和當地印地安人相處較好,印地安人稱法國人叫「加拿大的父親」。

英國人則不同,他們對他們曾經友好的土人加以屠殺和驅逐,這使的在七年時間裏,幾乎所有的印地安部族都倒向了法國人。

要不是法國歐洲戰事吃緊,英國很可能丟掉整個北美。1759年,英國名將沃爾夫率領英軍攻打加拿大,法國北美殖民軍總司令蒙卡爾姆在魁北克戰役中陣亡,英軍才取得北美戰場的勝利。

v:1759 魁北克戰役

:「英國強盜」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12-19 21:40 | 【美國獨立Total War】

"I have not yet begun to fight!"

「您北哇」~野麥開始趴洌!




在美國「海軍西點軍校」安納波利斯海軍學院的墓地裏,長眠著一位具有傳奇色彩的軍人。他生在英國死在法國;雖然為美國獨立戰爭建下奇功,卻只被授予上校軍銜。

他在俄國圓了自己的將軍夢,但最終不為那裏所容,孤獨地客死在法國,100多年後又被美國政府隆重地接回舉行風光大葬。

此人就是被歷史學家稱為“美國海軍之父”的約翰·保羅·瓊斯(John Paul Jones1747年-1792年)。イギリスのホレーショ・ネルソン、日本の東郷平八郎とともに、世界三大提督の一人に挙げられる。

蘇格蘭航海天才 逃亡去美國



e0040579_2185966.jpg約翰·保羅·瓊斯原名約翰·保羅,1747年出生在蘇格蘭的一個窮苦園丁家庭。

:原來是蘇格蘭人啊!難怪會這麼討厭英"國"人~】

保羅從小就喜歡大海,他特別喜歡和當地的水手聊天,總是爬上他們的船東瞧西看。在那個年代,水手是非常讓人羨慕的職業。

保羅最愛玩的遊戲是模擬海戰:小夥伴們用自己刻的小木船在沙灘上擺出兩軍對壘的態勢,保羅則是海戰的總指揮,他站在那裏衝著想像中的艦隊大聲發號施令。

13歲時,保羅成了一名水手學徒,開始在大海上闖蕩。這個年輕人確實是一個航海天才,19歲時便成為當地最年輕的大副,21歲就當上了船長。

身高只有1.65米的保羅平時舉止優雅,穿著得體,但他發起火來卻很嚇人,這種暴躁的脾氣伴隨了他一生。

1773年,保羅船上的部分水手因工資問題密謀造反,保羅狂怒之下用劍處死了兵變主謀,結果被英國政府通緝。於是保羅逃到美國,並將名字改為約翰·保羅·瓊斯。他的傳奇故事就此拉開了帷幕。

參加美國獨立戰爭 孤軍遊擊英國海域


瓊斯來到美國時,正值美國獨立戰爭時期。瓊斯加入了急需人才的美國海軍,並被任命為海軍中尉,指揮一艘武裝商船。

當時的美國海軍只有5艘船只,這表明美國人對這個“來自敵國”的年輕人十分信任。

:我們蘇格蘭人啊!一向討厭英"國"人~當然可以信任】

瓊斯沒有讓美國人失望,他很快就俘虜了16艘英國商船,並把它們開到美國當時的政治中心費城。

1777年10月,瓊斯向被英軍圍困的華盛頓部隊運送了急需的彈藥與食品。這次航行被認為是獨立戰爭的轉折點之一,此後華盛頓的部隊逐漸恢復元氣,並最終打敗了英國人。





1777年底,瓊斯奉命率快速戰艦“突擊者”號(USS Ranger )孤軍深入英國海域,他採用“打了就跑”的海上遊擊戰術騷擾英國船隊,俘獲、擊沉了許多英國商船。有一次,“突擊者”號與英國皇家海軍的王牌戰艦“德雷克”號遭遇。

“德雷克”號有20門大炮,火力很強,但瓊斯憑著嫻熟的駕船技巧與之周旋,激戰一個多小時後將敵艦艦長打死,迫使“德雷克”號投降。

此役過後,瓊斯成為英國家喻戶曉的人物。氣急敗壞的皇家海軍派出一支龐大的艦隊去消滅他,卻始終捕捉不到他的蹤影。

1779年9月23日,瓊斯迎來了使他揚名世界海戰史的一場戰鬥-夫蘭巴洛岬海戰(Battle of Flamborough Head)。

當天傍晚,瓊斯的艦隊在北海海域與一支英國艦隊遭遇。英國艦隊的主力是一艘擁有52門大炮的新型戰艦“塞拉皮斯”(HMS Serapis )號。

e0040579_2193421.jpg戰鬥中,瓊斯座艦“好人理查德”(USS Bonhomme Richard )號中彈受傷並開始下沉。

這時英國人企圖勸瓊斯投降,瓊斯卻豪情萬丈地回擊道:「“我還沒開始戰鬥呢!”」("I have not yet begun to fight!")這句話後來成了美國海軍的名言。

瓊斯駕駛快要沉沒的“好人理查德”軍艦向英艦“塞拉皮斯”號衝去,後者躲閃不及,兩艦結結實實地撞在了一起。

趁英艦上的水手們亂作一團,瓊斯命手下用纜繩將英艦係住。兩艘軍艦在海上開始了“近身肉搏”。

雙方用火槍、手榴彈互相攻擊,激戰了兩個多小時,英艦的彈藥艙被引爆,“好人理查德”號也損失了所有大炮和一半的水兵。


最終,瓊斯的英勇氣概摧毀了敵人的意志,“塞拉皮斯”號艦長皮爾森摘下佩劍,向瓊斯投降。

這場勝利使瓊斯威震大西洋兩岸。美國國會授予他上校軍銜和一枚金質獎章,使他成為美海軍中獲此殊榮的第一人。



法國國王路易十六也親自向他授勳,並贈給他一把黃金寶劍。

【YouTube】John Paul Jones

幫俄海軍打敗土耳其 陷入英國間諜桃色陷阱


1781年,瓊斯凱旋而歸。當時一些美國人曾提議授予他海軍少將軍銜,但未獲批準,這讓瓊斯十分失望。這時美國駐法國大使托馬斯·傑斐遜建議他去俄國尋找機會,實現自己的將軍夢。

當時俄國正與土耳其交戰,迫切需要海軍方面的指揮人才。俄國軍事情報部門也在一直秘密關注著瓊斯,希望他能為沙皇效力。

1788年4月25日,俄國女沙皇凱薩琳大帝在皇宮接見了瓊斯。一個半小時後,當他走出宮殿大門時,已成為俄國海軍少將。

e0040579_211009.jpg不久,瓊斯被派往俄黑海艦隊,協助指揮官·蘇沃洛夫。兩人很快結為莫逆之交。在當年6月的戰鬥中,瓊斯親自劃著小艇偵察土耳其艦隊,指揮黑海艦隊打了許多勝仗,殲敵3000餘人,摧毀敵艦15艘,而己方只損失了一艘戰艦和18名水兵。

瓊斯的軍事才能得到了凱薩琳大帝的賞識,卻遭到了俄國海軍部分高級軍官的嫉妒和排擠。凱薩琳大帝不得不把他召回聖彼得堡,準備讓他統領波羅的海艦隊,但這一任命遲遲沒有宣布。

就在此時,瓊斯陷入了一場性醜聞當中。

一天,瓊斯家中突然傳出了女人的尖叫聲,接著一個小女孩衣衫不整地跑了出來,哭泣不止,她在大街上向人哭訴瓊斯對她進行了性侵犯,此事立刻成為轟動性新聞。

在巨大的壓力下,瓊斯不得不離開俄國,來到巴黎避難。後來,在法國駐俄大使的幫助下,俄國政府終於查清這是一起蓄意陷害瓊斯的案件:女孩的衣服是自己撕破的,所謂的目擊證人也是花錢買通的。

這是英國情報機關精心設計的陷阱,目的是讓瓊斯身敗名裂,無處容身。

美總統下令迎回靈柩 法總理親自送行


盡管事情真相大白,凱薩琳大帝也很愛惜瓊斯的才華,但她卻無法召瓊斯回國,只好命令國庫一直給在法國的瓊斯發津貼。

瓊斯曾希望被任命為法國艦隊司令與英國作戰,但這一願望沒能實現。

1792年7月18日,瓊斯因肺炎孤獨地死去,年僅45歲,當時他身上還穿著俄國海軍的將軍服。

瓊斯被葬在巴黎郊外的一個墓地裏,美國大使都沒來參加他的葬禮。直到100多年後,注重海權的西奧多·羅斯福成為美國總統後,美國人才想起了這位海上英雄。羅斯福親自下令迎回他的靈柩。

1905年,美國一位歷史學家費盡周折,終於找到了瓊斯的墓地。當鐵棺被打開後,人們看到穿著俄國軍裝的瓊斯竟如同活著一般,安靜地沉睡著。原來在他下葬前,人們往棺材裏倒滿了上等白蘭地酒,使屍體沒有腐爛。

e0040579_21103433.jpg 一年後,瓊斯的遺體由4艘美國軍艦護送回國。當時的法國總理親自為他送行,送行的隊伍綿延幾公里,法國人都想見這位英雄最後一面。

1913年,瓊斯的遺體被重新安葬在安納波利斯海軍學院的墓地裏。他躺在華麗的大理石石棺中,墳墓是倣照拿破崙的墳墓建造的。

現在,安納波利斯海軍學院的新學員每年都要在瓊斯的墓前宣誓,並重溫刻在他墓碑上的那句名言———「“我還沒開始戰鬥呢!”」(WTFM網整)



【YouTube】美國海軍軍歌 Anchors aweigh

:「I have not yet begun to fight~臺灣建國萬歲!」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12-19 21:08 | 【美國獨立Total War】

美國獨立戰爭狙擊手

在美國獨立戰爭期間,美國義勇軍有一位夏普少校發現,子彈如果用鹿油包裹,不但能夠方便裝填,還能提高射程與精度。

傳聞他帶領一支獨立機動的槍手隊伍,以不可思議的遠距離精確射擊,射殺了許多英軍高級軍官,多次以極小的代價換得極大的勝利。

於是,人們將射擊精準又冷靜沉穩的狙擊手稱為夏普射手(Sharp Shooter)。

但「Sharp Shooter」這個字在英文中第一次使用是在1802年,它最早出現在一本英國陸軍編的軍事辭典中,用來稱呼奧國的步兵單位。

等到1810年代,「Sharp Shooter」已經很通用了。

同時,Sharp Shooter這個字當時拼成sharp shooter,sharp用來形容人有敏銳的意思。

sharp shooter自然是敏銳、精確的射手;如果從其他語言來看,德文是「Scharfschutze」,法文則是「tireur d'elite」,涵意更是清楚。

漢字應該可以譯成「神射手」。

北美殖民地的移民中很多人擁有火槍,其中一些人還有精良的來福槍。

這種步槍槍管中有膛線,子彈可以旋轉射出,所以射程和威力都要比早期的滑膛槍大得多。

肯塔基州的槍手在美國獨立戰爭中最為有名。

1777年薩拉托加戰役中,一名狙擊手(Sniper)持來福槍在300米外,將英軍指揮官射殺,幫助美國人實現了扭轉戰局的薩拉托加大捷。

1777年10月7日,美國獨立戰爭薩拉托加戰役中,北美大陸軍肯塔基步槍隊的一名狙擊手墨菲的子彈在幾百米外射殺了英軍著名將領西蒙·福雷瑟將軍。

狙擊手墨菲射出了人類歷史上一顆重要的子彈。福雷瑟的死直接影響了戰局,導致英軍突圍計劃破產,薩拉托加戰役由此成為獨立戰爭的轉折點。

肯塔基民兵的來福槍,令英國人非常頭疼,英國人於是絞盡腦汁研究對應戰法。

派翠克‧弗格森(Capt. Patrick Ferguson 蘇格蘭人)是美國獨立戰爭時期英軍著名的槍械設計師,他還是一名優秀的狙擊手。

但真正讓他揚名的卻是他那「未開的一槍」。

弗格森研製出了一種可從後面裝彈的新型來福槍,比美國人的槍射速更快、更準確,測試中曾在100碼外射中一頭牛的眼睛。

弗格森步槍有效射程在180米以上,能在一分鐘內進行裝填彈藥和射擊6~8次,而一般的滑膛槍每分鐘只能進行3次這樣的操作。

對高超的射擊技術和新槍優異的性能感到震驚的英軍高層於是讓弗格森組織一支小部隊,用這種新型武器進行反狙擊作戰。

1777年,賓夕法尼亞州日爾曼城附近的格曼頓戰役。

弗格森和他的特別部隊被美軍包圍。

弗格森指揮若定,他利用弗格森步槍後膛裝彈的結構優勢,命令部隊採取臥姿射擊的全新戰術。結果,他們從容突圍,無一傷亡。

突圍成功後,弗格森看見一個美軍官騎馬轉身離去。

他迅速瞄準,準星與缺口的另一端指向了的那位軍官後腦勺。



他調整呼吸,平穩地預壓扳機……那美國軍官並沒有察覺死亡即將來臨,繼續策馬離去距離弗格森只有114米,完全在弗格森步槍的有效射殺範圍內。

弗格森清楚,槍響人必倒。

但就在這個時刻,弗格森突然收槍起身,命令部隊撤退。他放棄了一個改變歷史的機會。

據說他不願意射殺背對自己的敵人,於是任由這位軍官策馬遠去。

不久,弗格森得知這個美國人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美獨份子」統帥喬治‧華盛頓

也有一說那個美國軍官是「美國騎兵之父」卡齊米日·普瓦斯基(Casimir Pulaski)。

然而,頗有紳士風度的弗格森在戰場上的運氣始終不佳。

1780年在國王山戰役中,一名肯塔基狙擊手用一支老式肯塔基步槍將弗格森擊斃,他的反狙擊小分隊也隨之投降。

e0040579_17202692.gif
:「差點就不能Become a founding father......呵呵!」
[PR]
by cwj36 | 2008-11-28 23:29 | 【美國獨立Total War】

【YouTube】French and Indian War

新法蘭西
la Nouvelle-France


e0040579_22123630.jpg新法蘭西(法文: la Nouvelle-France; 英語:New France),法國位於北美洲的殖民地。

北起哈德遜灣,南至墨西哥灣,包含聖羅倫斯河及密西西比河流域,劃分成加拿大、阿卡迪亞、哈德遜灣、紐芬蘭、路易西安納五個區域。

1524年,義大利導航員維拉薩諾(Giovanni de Verrazzano)探索了北美洲東岸並為新土地命名為「弗朗西斯卡」 Francesca,以紀念法國國王弗朗索瓦一世(François I 1494年9月12日—1547年7月31日)。

但是,法國大部分人最初對這裡未感興趣。然而,法國漁船繼續航行當地;而法國客商亦很快體會聖勞倫斯地區有大量可貴的毛皮,特別是海狸的毛皮,它們在歐洲十分罕見。

最終,法國人決定拓殖「弗朗西斯卡」,以擴展它在美洲的影響力。

e0040579_10464451.jpg1608年7月3日,法國探險家薩繆爾·德·尚普蘭(Samuel de Champlain)在魁北克角登陸,並修建了三座雙層建築來防禦附近地區。這就是魁北克市的前身。自此以後,防衛魁北克市成了他的一項主要目標。

對於殖民者來說,第一個冬季極為艱難。留下過冬的25個殖民者僅有8人最後活了下來,其他人大部份死於壞血病和天花。

為了保持毛皮貿易,法國人尚普蘭與當地的阿爾岡琴人和 Montagnais 人合作,對抗易洛魁部落聯盟


:易洛魁聯盟(Iriquous Confederacy)

北美洲印第安人的一支屬蒙古人種美洲支。本支5 個部落約於1570年組成“易洛魁聯盟”,1715年土斯卡羅拉部加入聯盟,人稱“六部落聯盟”。“聯盟”地域遼闊,東自哈得孫河,西抵密歇根湖,北起渥太華河,南達俄亥俄河和波托馬克河,到18世紀成為北美最強大的部落集團,他們曾頑強抵抗荷﹑英﹑法殖民者入侵。美國獨立戰爭時“聯盟”被英﹑美分化利用﹐1779年被美軍擊潰。

“聯盟”瓦解後,部分成員逃往加拿大﹐留在美國的被迫住在保留地。一般靠製作零星手工藝品或打短工度日,生活較貧困。

1950年曾因美國政府推行的民族歧視政策而向聯合國提出控訴,得到了全世界進步力量的支持。】





1608年夏,尚普蘭試圖改善同當地印第安人的關係。他同聖羅倫斯河北岸的休倫和Algonquin部落締結了盟約,幫助他們共同對付易洛魁聯盟。

尚普蘭帶領9個法國士兵河300印第安人探索了易洛魁河(今魁北克的黎塞留河)流域,由此發現了位於現在美國佛蒙特州的尚普蘭湖(Lake Champlain)。由於途中沒有遇到易洛魁人,這隊人的大部份折返回營,僅留下尚普蘭和2名法國士兵及60印第安人。

7月29日,在Ticonderoga,(今紐約州皇冠角)尚普蘭遇到一隊易洛魁人。戰鬥於次日爆發。正當200易洛魁人向尚普蘭陣地進發時,一位印第安嚮導指認出了3位易洛魁酋長。

尚普蘭用火繩槍射擊,一發即打死2位酋長。其他易洛魁人潰逃。從此法國同易洛魁開始了100年的敵對關係。

此役勝利後,尚普蘭回到法國,他企圖恢復他們在皮毛貿易中的壟斷地位,但未成功。不過他們同盧昂的一些商人達成協議,由盧昂提供殖民點的支援,殖民地為商人獨家提供皮毛。

尚普蘭亦準備送年輕的法國人與當地人生活,學習他們的語言和風俗,以幫助法國人適應在北美洲的生活。這些人擴大了法國對南部和西部的影響。

當時南部的英國殖民地人口眾多,而且十分富裕。黎塞留,路易十三的主要大臣,希望可以使新法蘭西像英國殖民地一樣富裕。

黎塞留在新法蘭西投資,任命尚普蘭為新法蘭西的總督。

黎塞留然後禁止了非羅馬天主教徒居住在新法蘭西,使許多人改住在英國殖民地。

【YouTube】La Nouvelle-France

英法歷經威廉王之戰(西元1689~1697年King William's War)

:威廉三世領導的英國與法國之間為爭奪北美洲領地而發生的戰役。為大同盟戰爭在北美洲的延伸,法屬加拿大人、新英格蘭的殖民者和他們的印第安盟友都捲入這場戰爭中。英軍占領了阿卡迪亞(後稱新斯科舍)的羅亞爾港,但未能攻克魁北克;法軍在弗隆特納克伯爵的領導下,贏得了紐約州斯克奈塔第(Schenectady)和新英格蘭地區的小規模戰鬥,但在進攻波士頓時失利。這場不分勝負的戰爭最後以簽訂「賴斯韋克條約」】

安妮女王之戰 (西元1702~1713年 Queen Anne's War)

: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期間,在美洲發生的一次戰鬥。這是英、法兩國爭奪北美的第二次軍事對抗。美洲殖民地定居在與加拿大接壤的紐約-新英格蘭邊境。經常遭受法軍及印第安人的襲擊。1710年英軍攻克羅亞爾港,將阿卡迪亞改為英屬新斯科舍省。根據「烏得勒支條約」(1713),英國進一步取得紐芬蘭和哈得遜灣地區。】

喬治王之戰 (西元1744~1748年 King George's War )

:英、法為爭奪北美洲的控制權而進行的一場不分勝負的戰鬥。亦稱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的美洲階段,包括新斯科舍和新英格蘭北部的邊界爭端以及俄亥俄流域的控制權之爭。在他們各自的印第安盟友的幫助下,雙方經過多次血戰,最後簽署了「艾克斯拉沙佩勒條約」(1748)。】

英法各自收復被占領的土地,但仍未能解決北美殖民地問題。

歐洲爆發七年戰爭,英法爭奪北美殖民地白熱化也開始「法國-印第安戰爭」(1754–1763)

這場戰爭的爭論是︰究竟俄亥俄河上游河谷是屬於大英帝國,還是屬於法帝國。這個問題後面隱藏著一個巨大得多的問題︰即北美心臟地區將以哪國文化為主。

在這個雙方覬覦的地區,英國血統的居民在人數上占優勢,但法國的勘探、貿易及其與印第安人的聯盟領先。

1754年,法國人逐走了英國軍隊,華盛頓突然發動了一次挑釁的戰鬥。不久,被包圍在賓夕法尼亞州尼塞西蒂堡,被迫投降。到1757年法國仍占優勢。

1758年英國增加軍隊裝備,在路易斯堡弗隆特納克堡迪凱納堡(今匹茲堡)和獲得重大勝利。

【YouTube】French and Indian War

英國在亞伯拉罕平原戰役(1759)取得戰爭的最後勝利。一年以後,蒙特利爾(蒙特婁)和整個新法蘭西失陷。

亞伯拉罕平原戰役


VS

路易 約瑟· 蒙卡爾姆(法) VS 詹姆斯·渥爾夫(英)

亞伯拉罕平原戰役(又稱魁北克戰役 Battle of the Plains of Abraham)是一場決定七年戰爭北美戰區(在美國則稱之為法國-印第安戰爭)勝負的戰役,發生於1759年9月13日。

這場戰事就在當時魁北克城城牆外現址為魁北克市的國家戰場公園的高原上進行。整場戰役一共打了30分鐘,卻結束了長達3個月的攻城戰以及改變了加拿大往後的發展。

實際上整個攻防戰在6月26日,當英軍登陸聖勞倫斯河上的奧爾良島(Île d'Orléans)時開始,而亞伯拉罕平原上的戰鬥只是整個攻防戰的高潮。

英國艦隊由司令Charles Saunders率領,帶著49艘船艦、1944枝槍和13500名海員從佈雷頓角島上的路易斯堡要塞出發,尾隨還有140艘載著詹姆斯·渥爾夫(James Wolfe)率領的8640名英軍(當中為7030名英國正規兵、1280名民兵和330名炮兵)的登陸艇。

英軍曾經試圖在城東的聖勞倫斯河北岸的蒙莫朗西瀑布登陸,卻以失敗作結。這次登陸英軍損失了440人;相對地由路易 約瑟· 蒙卡爾姆(Louis-Joseph de Montcalm)率領的法軍只損失了60人。

之後的兩個多月裡,Saunders的艦隊一直不停地勘測聖勞倫斯河,尋找理想的登陸地點。當時只有1460人的法國海軍除了派遣火船對抗這些英軍以外再沒有多大的作為。在以後到太平洋探險的詹姆斯·庫克船長,在此時正是英軍內的其中一名勘測員。

英軍燒毀了不少農田、要塞、和倉庫,但沒有控制整條河,令法軍的補給線保持得完整無缺。可是能從法國輸入的物資卻不多,這歸咎於英國海軍成功地封鎖了法國沿岸的各大港口並控制了聖勞倫斯河的河口之故。

到了9月10日,渥爾夫決定在Anse-aux-Foulons登陸。Anse-aux-Foulons處於一個53米高的懸崖的底部,上面剛好就是魁北克城,並有大砲保衛。

可是由於蒙卡爾姆沒有預料到英軍會從這裡登陸,所以防守並不強。


亞伯拉罕平原戰役精彩解說影片:
【YouTube】Canada: A People's History - Plains of Abraham

渥爾夫派遣操法語的士兵回答岸上的衛兵,讓衛兵誤以為登陸艇是從上游派來的補給艇隊。

蒙卡爾姆在魁北克城與數公里外的Beauport一共部署了13,390名士兵與民兵,並且有200名騎兵、200名炮兵、300名原住民、和140名阿卡迪亞義勇軍。這大概佔了全新法蘭西四分之一的人口,但當中有相當數量的缺乏經驗的民兵;相對地大部份的英軍在十三殖民地都有戰鬥的經驗。

Anse-aux-Foulons上面的懸崖頂大約由100名法國殖民地民兵把守,但被385名英軍爬上了崖頂並占領了陣地。

在9月13日的早晨,渥爾夫召集了4,800人在魁北克城外的亞伯拉罕平原,同時間Saunders的海軍在Beauport附近聚集。

蒙卡爾姆恐怕魁北克城抵擋不了英軍的圍城,以致拒絕了他幕僚堅守的建議,決定率軍進行野戰迎戰,後世常認為這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他只帶了約4,000人出城,剩下的全都部署在Beauport岸邊,交給新法蘭西的總督指揮,以防英軍聲東擊西。

英國渥爾夫在城外把他的部隊以兩列排開,用以覆蓋城東的高原。此時正有1,500名法國精兵從聖勞倫斯河上游趕往英軍的後面,但蒙卡爾姆卻毫不知情。平常小心和有條理的蒙卡爾姆這次並沒有耐心等待最佳時機反擊,當敵人還在400米遠的時候就發射子彈了,對英軍沒有構成太大的損傷。

然而倒楣的渥爾夫身中數彈,其中一枚更射中腹部,在戰事尾聲時陣亡。那邊廂每名英兵在槍管內放置兩顆子彈,待法軍接近至40米時才發射,這使法軍受到嚴重打擊。




(渥爾夫陣亡)


蒙卡爾姆下令全軍撤退回城,途中卻也受了致命傷。他忍著痛楚回到城內,並向目擊者保證傷勢沒什麼大礙;然而他在第二天清晨也傷重不治。




(蒙卡爾姆傷重回到城內)


雙方在這場戰役受了大致相同的人命傷亡:英軍損失了658名士兵;法軍則損失了644名。

在戰勝蒙卡爾姆法國野戰軍之後,接任指揮權的英將詹姆斯·默里率領英軍先掃蕩趕往魁北克城的法國援軍,然後聯合Saunders的海軍進攻魁北克城。城內剩餘的守軍最終在9月18日向英軍投降。

英軍攻取了魁北克城以後,聖勞倫斯河上再無任何障礙能阻止英國海軍佔領新法蘭西

聖福瓦之役(Battle of Sainte-Foy)



英軍在亞伯拉罕草原之役取得決定性的勝利後,法軍於蒙特利爾(Montréal) 重組實力,同時因為饑餓和壞血病,英軍的戰鬥力下降。

7個月後, 萊維(Lévis)將軍帶領由第一民族和加拿大民兵組成的5,000大軍返回亞伯拉罕草原, 摩雷•詹姆斯(James Murray)知道自己的軍力較弱, 但都是下令3,800人帶著20門大砲出戰,而且在劣勢下, 他沒有等法軍進攻,就向敵人推進, 結果步兵都陷於泥淖,法軍反攻,逼英軍棄砲而逃。

但英軍海軍封鎖了蒙特利爾,法軍終於投降。而隨著英軍在1760年攻佔蒙特利爾後全個新法蘭西都落入英國手裡。

1763年英法兩國簽署《巴黎和約》結束七年戰爭,並正式把新法蘭西(含現在加拿大和密西西比河以東地區)割讓給英國。

密西西比河以西地區給西班牙,法國只保留聖皮埃爾和密克隆兩島。

【YouTube】Ma Nouvelle France 亂世傾情(席琳·迪翁)

Ma Nouvelle France 歌詞
Mon bel amour, mon bel amant
J'arrive au bout de tous mes tourments
Ces quelques mots du fond de ma prison
T'atteindront-ils un jour?

Garde ton corps tout contre moi
Serre-moi très fort pour la dernière fois
Ton souffle chaud brule encore sur ma peau
Comme au premier jour

Tu m'as donné l'amour
Il sera ma lumière
Je l'emporte en moi
Et quand j'aurais trop froid
Il me rechauffera sous la terre

Et toi ma belle enfant
Je n'aurais eu le temps
Que de te montrer le mot amour
Quand j'aurais survolé le vent
Quand j'aurais traversé le néant
Pour me trouver devant le grand géant
Je veillerai sur toi

Je t'ai donné le jour
Souviens toi de ta mère
Surtout n'oublie pas
Les violences de l'amour
Sont égales aux violences de la guerre

Adieu mon tendre amant
Ma douce enfant
Mes deux amours
Adieu mon beau pays
Adieu ma Nouvelle-France

Ma Nouvelle-France

臺灣漢字:

全新的法蘭西
我美麗的愛, 那親愛的愛人
我所有的苦難就要結束了
不知這幾句心底的話
有一天你是否能聽到

緊緊地抱著我吧
抱著我,最後一次的抱緊我
你溫暖的氣息,而今仍然燃燒著我的肌膚
就像我們相遇的第一天那樣

你給了我愛
那是我的光明
我帶著她走了

當我冷的時候
她將在那兒溫暖長眠於此的我
還有你,我美麗的親愛的女兒
我多希望有機會告訴你我愛你
當我隨著風兒, 穿越荒蕪

在上帝之前找到自我時
我會照顧你
我給了你生命
請記住你的媽媽

請不要忘記
愛的力量和戰爭的力量一樣大

永別了,我的愛人
永別了,我甜美的女兒

我最親愛的
永別了,我的祖國
永別了,新法蘭西
[PR]
by cwj36 | 2008-05-12 09:41 | 【美國獨立Total War】

約翰·亞當斯

約翰·亞當斯

e0040579_1922213.jpg美國首任副總統約翰亞當斯的全然政治獨立、聰穎與愛國的熱情,是他最知名的特質。

在成為美國首任副總統之前、他是大陸會議(Continental Congress)的領導人,也是重要的外交人物。

約翰·亞當斯(JohnAdams,1735年10月30日-1826年7月4日)是美國第一任副總統(1789年-1797年),其後接替華盛頓成為美國第二任總統(1797年-1801年)。

其子約翰·昆西·亞當斯(JohnQuincyAdams)後當選為美國第六任總統。


HBO歷史劇《約翰亞當斯》
[PR]
by cwj36 | 2008-03-20 18:59 | 【美國獨立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