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

War of the Spanish Succession
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絕嗣
法王路易十四,為了稱霸歐洲,
所以極力扶持其孫腓力五世登基為西班牙國王
引發哈布斯堡家族大反擊


VS
(法國波旁支持)腓力五世..................(哈布斯堡家族支持)查理六世

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War of the Spanish Succession)(1701年 - 1714年)是因為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絕嗣,法國的波旁王室與奧地利的哈布斯堡王室為爭奪西班牙王位,而引發的一場歐洲大部份國家參與的大戰。

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這場戰爭淘汰了三十年戰爭後所沿用的火槍及長矛方陣戰術,以攻擊力更強大的持燧發滑膛槍的步兵橫隊戰術取代。

曾經在15至16世紀時稱霸歐洲的西班牙在三十年戰爭後漸漸沒落,而歐洲新興的列強,如英國、法國、荷蘭等均對西班牙的領土虎視眈眈。

而戰爭的起端就在於西班牙的哈布斯堡王室在查理二世死後絕嗣,而查理二世在遺囑裡宣明傳位於其外甥,同時亦是法國國王路易十四的次孫,安茹公爵腓力

這引起了奧地利哈布斯堡王室的不滿,他們認為西班牙的王位應該由同是哈布斯堡王室的奧地利大公查理(即後來的皇帝查理六世)繼承,因此他們積極尋找同盟,以其對法宣戰,並奪回西班牙的王位。

這場戰爭敵對雙方各自與友好國家結成同盟,形成了兩派陣營。法國與西班牙、巴伐利亞、科隆及數個德意志邦國、薩伏依(就如一戰時的義大利,很快便投向敵方)組成同盟。

而神聖羅馬帝國(當時為奧地利哈布斯堡王室所控制)則與英國、荷蘭、布蘭登堡、葡萄牙以及數個德意志小邦國及大部份義大利城邦在1686年7月9日在德國奧格斯組成反法同盟-「奧格斯同盟」(Grand Alliance)。

1702年5月奧格斯同盟正式對法國宣戰。

早在1701年,法國軍隊與奧地利軍隊在未宣戰時已於義大利的亞平寧半島上部署。1702年5月反法同盟正式對法國宣戰後,兩方部隊正式開戰。

1702年 - 1704年,雙方在義大利、西班牙和海面上不斷發生戰事。 1702年夏季,法軍曾進逼萊茵河,但卻幾乎被約翰·丘吉爾所統率的英荷聯軍包抄,只得撤退。該年9月,法國與巴伐利亞盟軍再攻萊茵河,成功突破防線,進逼奧地利。

但是在1702年10月23日,西班牙艦隊在維哥灣海戰裡被英荷聯合艦隊殲滅,在1704年,英國海軍更攻佔了西班牙南面的直布羅陀,西班牙本土受到威脅。

該年8月13日,奧英盟軍在薩伏依的歐根親王與英軍統帥約翰·丘吉爾(John Churchill)統率下,集中兵力,在巴伐利亞的布倫漢姆附近攻破法巴聯軍,巴伐利亞的防線崩潰,巴伐利亞只得退出戰爭。

布倫漢姆戰役(Battle of Blenheim)是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中的一場重大戰役,更是整場戰爭的轉折點,奧格斯同盟通過這場決定性的勝利,確保了維也納的安全,成功防止聯盟出現崩潰。法國和巴伐利亞方面,巴伐利亞不得不退出了戰爭,法王路易十四速戰速決的夢想也隨之破滅。

英國安妮女王大喜過望,加封約翰·邱吉爾為馬爾博羅公爵,並下令為他建造布倫漢姆宮。因為解救了奧地利被圍困態勢,哈布斯堡家族的皇帝利奧波德一世還封馬爾博羅公爵為神聖羅馬帝國閔德萊姆親王,直到今天,馬爾博羅公爵的子孫還可以享用這個稱號。



(ETW英國派系早期會出現的 John Churchill 1650年5月26日-1722年6月16日)


:「二戰英國首相溫斯頓·邱吉爾和黛安娜王妃都是是約翰·邱吉爾的後裔。」

1706年9月17日,薩伏依的歐根親王再度統領的奧軍於義大利的都靈近郊大敗法軍,法軍只得退回本國。

該年,法軍在荷蘭的拉米利地區又被反法同盟所敗,弗蘭倫德地區被反法同盟所奪。戰事發展至此,形勢對法國極為不利。

戰事發展至1706年,法軍陷入絕境,但此時卻出現了柳暗花明之局。反法同盟在西班牙發動進攻,成功在1706年迫使腓力五世退出西班牙首都馬德里,並讓查理大公在1706年7月2日入主馬德里。

正當反法同盟以為勝券在握之時,法軍於1707年4月25日在西班牙的阿爾曼薩擊敗加爾韋伯爵馬絮的所部,並乘勝進佔西班牙的大部份地區,腓力五世在西班牙的地位得到鞏固。1707年7月,法軍於土倫大敗歐根親王

但在1708年7月,由約翰·丘吉爾歐根親王指揮的聯軍於奧德納爾德會戰再度擊潰法軍,使戰事開始殭持。

1709年7月11日雙方部隊在荷蘭的馬爾普拉凱近郊決戰,法軍戰敗,但反法同盟亦受到重創。戰事自此進入完全膠著狀態,在隨後五年裡(1710年 - 1714年),雙方都只打消耗戰而避免再度決戰。

戰事發展至1710年,反法盟軍雖然有著兵力上的優勢(盟軍共有16萬人,法軍只有7.5萬人),但卻不再主動進攻法國。

這是因為反法同盟的主力英國鑑於俄國於同期的大北方戰爭(1700年 - 1721年)中獲勝,為防俄國從此稱霸北歐,必須趕快對法停戰,以抽身制衡俄國。

因此英國開始獨自與法國進行和談,停止對法的戰事。而由於英國態度的轉變,反法同盟各國都停止了主動進攻,逐漸與法國停戰。

同時間,在1711年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約瑟夫一世去世,查理大公即位,是為查理六世,這使得查理六世對西班牙王位要求的合理性降低。這使英國改變了態度,不再支持查理六世獲取西班牙王位的要求。荷蘭也怕查理六世勢力過大對己不利。

因此,在1713年4月11日,法國與除奧地利外的反法同盟各國,即英國、荷蘭、布蘭登堡、薩伏依和葡萄牙,簽訂了《烏得勒支和約》;而在1714年,法國再與奧地利簽訂《拉什塔特和約》。

而西班牙方面,則於1713年7月,與英國簽訂《英西條約》及《西班牙-薩伏依條約》﹔1714年6月,與荷蘭簽訂《西荷條約》﹔1715年2月,與葡萄牙簽訂《西葡條約》。

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至此正式結束。

神聖羅馬帝國在三十年戰爭後,本已變得四分五裂,趨向滅亡,但這場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卻挽救了神聖羅馬帝國,使得帝國內各邦國獨立的氣焰稍為減少。

而德意志最主要的邦國普魯士則藉由支持神聖羅馬帝國的軍事行動,由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利奧波德一世那兒取得了王國的地位,從此踏上強國之路。

雖然西班牙王位最後被波旁王朝的腓力五世繼承,但《烏得勒支和約》規定了法國與西班牙不可合併,法國在這場戰爭裡亦損兵折將。

所以法王路易十四稱霸全歐的計劃被制止,從此法國被英國壓在頭上,直至拿破崙戰爭時才有所改觀。

這場戰爭淘汰了三十年戰爭後所沿用的火槍及長矛方陣戰術,以攻擊力更強大的持燧發滑膛槍的步兵橫隊戰術取代。

交戰雙方開始使用爆炸彈和霰彈,使得火炮攻擊的殺傷力更為巨大。後勤補給的效率因為新科技的發明亦大為改善,使得持久戰變得更為可能。

而交戰雙方亦開始進行大規模的機動戰與城塞戰,這種戰爭的模式直至拿破崙戰爭時才有較大的突破。(維基百科)

:「喔~ya」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9-04-06 12:36 | 【太陽王Total War】

棱堡式要塞
套環式刺刀
沃邦



e0040579_17394524.jpg塞巴斯蒂安‧勒普雷斯特雷‧德‧沃邦(Sébastien Le Prestre de Vauban 1633.5.15~1707.3.30),法國元帥、著名軍事工程師。生於法國中部聖萊熱-德富日雷一小貴族家庭。

沃邦從小失去父母,於18歲參軍,直到垂暮之年仍在服役。

早年參與投石黨叛亂被政府軍俘虜後歸順,他雖沒有在戰場上直接指揮過一個軍去作戰,但卻以其軍事築城方面的天才幫助打了許多勝仗。

這位沃邦,先是蒂雷納的部下,雖然不是以善戰出名,但是他在軍事史上的地位,一點都不比蒂雷納大孔代遜色。

沃邦於1651年從軍。1655年任王室工程師 。曾參加 1667~1668年遺產繼承戰爭、1672~1678年法荷戰爭和1688~1697年普法爾茨選帝侯繼承戰爭。

1673年法軍圍攻荷蘭馬斯特里赫特要塞時,首次採用沃邦發明的平行攻城法(沃邦 攻擊法),在敵要塞周邊挖掘平行或同心塹壕和伸向要塞的蛇形交通壕,掩護步兵接近要塞護牆,用炮火或炸藥打開突破口,迅速攻克當時被認為牢不可破的要塞。

1676年沃邦獲准將銜。1678年任築城總監,掌管全國築壘工程,巡視、檢查並改進邊境築壘工事。

沃邦開創性的棱堡式要塞(bastion)更是要塞史的經典。從16世紀開始,歐洲戰事由於火炮威力和射程增大,要塞的組成和結構也發生了重大變化。

為了減少被彈面,城牆、城塔降低了高度,加大了城牆的厚度。城塔的平面面積增大,可設置多門火炮,以便對圍牆接近地實施正面防禦和對壕溝進行側射。

置炮的城塔初期為圓形(稱為圓臺堡),後來為了消除射擊死角而改為五角形棱堡。

棱堡建于要塞周圍,並突出於城牆外,兩個相鄰的棱堡和中堤(棱堡之間的城牆)構成一個棱堡正面。由附屬工事加強的幾個棱堡正面連接起來,稱為棱堡體系即棱堡式要塞。它一直沿用到19世紀中葉。





由他設計建造的斯特拉斯堡要塞蘭道要塞新布裏薩克要塞,是當時歐洲最堅固的要塞(Fortification)


沃邦根據前人經驗,把築城分為野戰築城和永備築城,對歐洲築城學的發展曾產生重大影響。

1688年法軍圍攻萊茵河畔菲力浦斯堡時,採用沃邦發明的跳彈射擊法殺傷隱蔽之敵。

現代軍用刺刀的發展起源於16世紀的歐洲。大約在1640年前後,刺刀作為滑膛槍手的自衛武器,創制於法國巴榮納城

此後,歐許多國家都以該城的名稱稱呼刺刀。英文中的刺刀一詞,就是法文Bayonnetts演變而來。但是,以現代的眼光看,這種刺刀造型更接近於阿拉伯男子的配劍。

早期的刺刀其實應歸類為突擊刀或戰鬥匕首。它多呈劍形,且無刺刀座,刀長約30-60釐米,並有木質錐形刀柄,用於插入槍口。

但一旦插入滑膛槍口,槍就不能射擊;插得太緊,則不易拔出;若是太鬆,不是掉落,就是刺殺時無法從敵人身上拔出,留在敵人身上;而火槍的喇叭形槍口也不適合加裝刺刀座。

1688年後,這種弊端百出的刺刀逐漸由沃邦發明近戰的套環式刺刀(Socket-Bayonet 或稱插座式刺刀)汰換,槍口上插固定刺刀的辦法為他發明,改變以往每當射擊時必須取下刺刀的做法。這種刺刀截面呈十字棱形,套在槍口部,靠槍管上的卡筍和刺刀上的卡槽將刺刀固定。

1703年11月 15日,在德國西部的斯拜爾巴赫河會戰中,法國步兵首次上刺刀衝鋒,戰勝了普魯士軍隊。這以後,刺刀廣泛裝備了歐洲各主要國家的軍隊,長矛從兵裝備中被淘汰。

沃邦手榴彈炸藥包的使用和後勤供應等方面也均有建樹。1701年參加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1703年沃邦晉升元帥。

沃邦一生共修建33座新要塞,改建300多座舊要塞,計劃過對53座要塞的圍攻戰,並建立起近代第一支工程兵部隊。

沃邦有《論要塞的攻擊和防禦》、《築城論文集》和《圍城論》等著作傳世。

路易十四親政前期 的十幾年間,通過沃邦的不斷努力,在法國周邊建立起一個完整的要塞防禦體系,使法國本土先利於不敗之地,進可攻退可守。

經他手設計的這些堡壘,經過修改完善,直到現代的一次大戰、二次大戰期間還可以發揮很大的作用,不能不說,此人是個奇才。

法國2007年“軍事家沃邦逝世300年”5盎司精製加厚紀念銀幣



v火器堂- 刺刀拾荒

vBritish Socket Bayonets

:「ETW玩不到沃邦,但可玩到他的棱堡與刺刀、手榴彈、炸藥包~」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12-12 17:38 | 【太陽王Total War】


1643年的羅克魯瓦戰役
標誌著西班牙在歐洲之霸權結束
法國大孔代親王揚威
火炮+騎兵 大破 西班牙“步兵之花”
羅克魯瓦戰役(Battle of Rocroi)




(阿拉特里斯德上尉)西班牙步兵大方陣(Tercio)末日





1643年5月18—19日,在三十年戰爭(1618—1648)期間,法西兩國軍隊在羅克魯瓦(法國阿登省的城市,十六至十九世紀為要塞)附近進行的一次交戰。

在尼德蘭境內的羅克魯瓦戰役中,代表西班牙最強軍力和領導力的佛蘭德軍被法國大孔代的軍隊所擊破。

這支由弗朗西斯科·德梅洛(Francisco de Melo)率領的軍隊遭遇潰敗,大部分士兵被法國騎兵或殺或擒。佛蘭德軍名譽毀於羅克魯瓦,而西班牙從此開始走向中衰。

人們曾對西班牙最精銳的佛蘭德軍的步兵團-西班牙步兵長槍大方陣(Tercio)評價高,稱其為“步兵之花”。

1643年5月間,西班牙的德梅洛將軍率領兩萬七千人(近2.8萬人,30門火炮),由西屬尼德蘭向巴黎進軍,中途停下圍攻羅克魯瓦的要塞,並且等待一支為數六千人的援軍。

e0040579_18263382.jpg於是法軍由安海公爵路易(Louis, Duke of Enghien)──亦即日後的孔代親王(Prince de Conde 大孔代)率軍兩萬三千人(近2.3萬人,12門火炮)迎戰。趕來解圍,抵近羅克魯瓦。

法軍採用二線式戰鬥隊形,並留有預備隊。戰鬥隊形的中央為15個步兵營,左右兩翼為23個騎兵連。

預備隊為3個步兵營和4個騎兵連,另有5個騎兵連(右3,左2)成梯階配置在前面保障兩翼的安全,炮連(12門火炮)配置在中央,步兵佈署於前面。

西軍也採用二線式戰鬥隊形,但未留預備隊。

西班牙最精銳的佛蘭德軍採西班牙步兵大方陣(Tercio):中央為5個步兵大營,4500名西班牙士兵組成5個方陣,每個方陣900人,右翼為14個騎兵連,左翼為15個騎兵連,炮連(18門火炮)配置在步兵前面,另有1隊火槍兵(1000人)隱蔽在左翼前方的樹林裏。





羅克魯瓦地形險要,週邊都是森林沼澤,只有一條可以通行的狹道。但是德梅洛將軍以己方佔有優勢位置,不肯趁機攻擊通過狹道的法軍,只在原地排成迎擊的陣式。沒想到大孔代卻找到一處居高臨下的山脊,並且在上面完成佈陣。

那個時代的歐洲軍事有一條不成文的禁律,就是不能在林間作戰。

其實山林地帶作戰在戰爭史上並不新鮮,古羅馬時代有,後來的拿破崙戰爭、美國南北戰爭時代也有,更不用說兩次世界大戰了。

但是在17和18世紀,火槍不發達,只能靠集火齊射才能發揮威力,因此保持線式戰術隊形非常重要,穿越林地,就意味著一線式隊形被打亂。

因此,大孔代的最關鍵選擇是:會戰之前怎麼樣才能穿越林地開到中間的平原上?

西班牙元帥德梅洛,恰恰是一個經驗豐富,但有點循規蹈矩的將軍。

一方面,他的確有點措手不及,他的一部分兵力(六千人)還遠在森林週邊征糧沒有歸隊,另一方面,德梅洛有自己的算計:他正確地估計到大孔代兵力比自己的總兵力少,而且兵員素質不如自己身經百戰的西班牙軍團,如果把對方放進這塊四面森林的絕地,對方一旦戰敗,不可能有秩序地撤退,自己可以一戰成功。

因此,德梅洛一邊召回己方兵力,一邊故意不去截擊法軍,讓孔代毫無困難地越過森林,在平原上紮營。

雙方對峙了一夜。





  交戰於5月18日以雙方炮兵互射開始。法國騎兵對羅克魯瓦方向的突破雖未成功,但卻殲滅了埋伏在樹林裏的西班牙火槍兵。

5月18日夜,法軍突然向西軍發起衝擊,擊退並驅散了西軍左翼第一線部隊,隨後又擊潰了左翼第二線部隊。

與此同時,西軍騎兵和步兵逼退法軍戰鬥隊形的中央部分

西班牙騎兵因此全遭擊潰,但是其步兵方陣仍然在原地屹立不搖。不論大孔代的步兵或者騎兵如何攻擊,就是無法加以擊潰。

到黃昏的時候,雙方因為陷入僵局,不得不談判給西班牙軍光榮投降(不繳械撤離)的機會。

但是大孔代在前往談判會場的時候卻遭到西班牙步兵的火繩槍射擊,這一偶發的失控行為使雙方又開始交戰。

在這種情況下,大孔代大膽決定:派幾個騎兵連實施突擊,以鞏固右翼取得的戰果,派騎兵主力從後方攻擊敵人。

同時,得到退下來的步兵(將近8個營)補充的法軍預備隊成功地對敵步兵實施了反衝擊。

由於夜幕的降臨,法軍遂以火砲不斷轟擊西班牙軍的方陣,把他們的陣形擊潰打爛。



最終,在法軍步騎兵的重重包圍下,這支精銳的西班牙主力軍團被全殲,德梅洛主帥陣亡。

而且,德梅洛大孔代準備的陷阱最終害了西班牙軍隊:因為這像牢籠一樣的地形,戰敗的西班牙軍團無處可退,除了逃散的騎兵,被圍的方陣步兵幾乎被紅了眼睛的法軍殺光。

法軍擊潰了西軍,解了羅克魯瓦城之圍。

西軍死8000人,被俘6000人,損失火炮24門;法軍死2000人,傷近6000人。

此次壓倒性的勝利之後,大孔代作為法國名將的聲譽鵲起,立刻就成了宮廷的戰爭明星。

正當蒂雷納在東部萊茵戰場遭受挫折之時,法國宮廷很自然地就調大孔代前往統一指揮東戰場,接替蒂雷納的指揮權

1643年5月19日,孔代親王-路易二世‧德‧波旁(孔代第四親王Louis II de Bourbon,4me prince de Condé外號為“大孔代”le Grand Condé)在羅克魯瓦戰役中獲勝。

這是一次偉大的勝利,因為大孔代面對的是長期稱霸歐洲的西班牙陸軍,而且他的對手都是有經驗的將領,而他只是個23歲的青年指揮官。

此役終結了西班牙在歷史上的陸上優勢,標志著法國陸軍霸權的到來。

大孔代親王是一位驍勇善戰、膽略超凡的猛將,也是一位才華過人的戰術家,他從英雄到叛逆,從叛逆又變回英雄的故事精彩曲折,如傳奇小說一樣。也許他的軍事才華略遜于蒂雷納子爵,但是他依然是法國17世紀最出色的軍事家之一。

由於羅克魯瓦會戰中,西班牙步兵大方陣(Tercio)大敗,西班牙從華倫斯坦而茍延殘喘的西班牙式戰術已經被宣告徹底淘汰了。

全西歐開始都在尋找新的、可行的戰術思想。(網整)





z:The Battle of Rocroi 詳解

以此歌:哀悼西班牙歐洲霸權

:「大摳呆前輩!SORRY~素大孔代啦~厲害喔....」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08-04 18:25 | 【太陽王Total War】

神聖羅馬帝國機動作戰大將

蒙特庫科利 (Montecucculi)

機動落跑時~

"不小心"發了一炮

竟擊斃戰績輝煌法國大元帥蒂雷納



e0040579_16415577.jpg拉依蒙多·蒙特庫科利伯爵(Raimondo, Count of Montecúccoli or Montecucculi,1608年2月21日-1680年10月16日),奧地利陸軍元帥和軍事理論家。神聖羅馬帝國親王和那不勒斯梅爾菲公爵(Melfi)

間接路線戰略(又譯戰略論)
這種戰略是使戰鬥行動減到最低限度,其主要原則是避免從下面強攻的作戰方式。

在戰略上,最漫長的迂迴道路,常常又是達到目標的最短途徑,因此,在戰爭和戰役中,應避免同敵人作直接的硬拼,而要使用各種手段,力求出其不意地震撼敵人,使其受到奇襲,在物質上遭受損失,在精神上喪失平衡,然後再視情況實施進攻。

法國入侵荷蘭時期,神聖羅馬帝國派蒙特庫科利(Montcuculi)元帥帶兵1萬9千人,還有勃蘭登堡選帝侯率領2萬4千人前來救援荷蘭。

路易十四撥給蒂雷納1萬2千兵力,讓他獨自率領去阻擋援軍。雖然杜倫尼的兵力遠為劣勢,但始終把兩支優勢敵軍隔開,使他們無法會合,最終不費一槍一彈讓蒙特庫科利無功而返。

1674年底到1675年初,法國元帥蒂雷納搞了一次頗有創意的間接路線戰略冬季奇襲戰,在圖克海姆(Turkheim)之戰。蒂雷納以三路縱隊幹掉了神聖羅馬帝國布倫維裏元帥阿爾薩斯的敵軍與勃蘭登堡選帝侯的援軍。

整個法國阿爾薩斯地區遂轉危為安,勃蘭登堡選帝侯也喪失了鬥志,領著本部軍隊一直撤回北德意志的本邦。

蒂雷納蒙特庫科利都是玩間接路線戰略貓捉老鼠的把戲,是機動大作戰的高手。

1675年,神聖羅馬帝國再次任命蒙特庫科利出任皇軍總司令,想重整兵力進攻阿爾薩斯。

蒙特庫科利是當時帝國方面唯一在機動能力上可以跟法國大元帥蒂雷納一較長短的將領,雙方在萊茵河流域進行了一系列的捉迷藏式的機動,都想要麼擋住對手的進軍路線,要麼繞道對方身後截斷補給線。

只有一次,兩人不約而同地想以夜戰奇襲對手,卻不料互相撞到一起。蒂雷納準備接受會戰,但蒙特庫科利卻轉身退走了。

63歲的蒂雷納準備進攻蒙特庫科利 ,在7月27日薩斯巴赫(Sasbach)附近組織強渡河流時,他在偵察時被一顆炮彈擊中陣亡,從而結束了三十年的軍事生涯。

路易十四的一把利劍折斷了……

後來,蒂雷納被葬在巴黎Saint-Denis 的國王墓地 裏。兩百年後,拿破崙出於崇敬,又把他的遺體重新遷葬到巴黎殘廢軍人院。

蒙特庫科利在1631年布賴滕費爾德(Breitenfeld,1631)和呂岑(Lutzen,1632)對瑞典國王古斯塔夫二世(Gustavus II)作戰有功。

1639年被瑞軍俘虜,在拘禁期間研究戰爭藝術,並開始寫關於戰略戰術的著作。1680年去世。

:蒂雷納 ...真倒楣~~~~~~~~~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04-14 16:42 | 【太陽王Total War】

Battle of the Dunes(1658)

三十年戰爭結束之後

西班牙和法國繼續交戰

期間還摻雜了法國的投石黨內戰因素

大孔代親王投入西班牙一方作戰

大孔代與蒂雷納的大決戰-沙丘會戰



1657年,英護國大將軍克倫威爾對西宣戰,法國宰相馬薩林與英人締盟,以敦克爾克放棄主權割"讓給"英國。

敦克爾克是英法百年戰爭的英國在歐陸的遺產,英國雖然最終輸掉了百年戰爭,但是並沒有完全從歐洲大陸上撤出,敦克爾克就是從那時起一直保留下來的一個據點。

1658年的沙丘會戰,就是在3百年後WW2時英國遠征軍敦克爾克大撤退的那同一片海邊沙灘上進行的。

法國第一次投石黨內戰期間蒂雷納也曾當"法奸",帶著西班牙兵打祖國(法國),第二次投石黨內戰輪到大孔代當"法奸"帶領西班牙軍多次與轉而效忠法王的蒂雷納的法國政府軍發生爭戰。

蒂雷納在與大孔代親王的多次對決中雖也有挫敗,但多數是勝利,佔據上風!法國帝國無雙的2人終於在敦克爾克的沙丘展開大決戰。

PK



大孔代方面軍:西屬尼德蘭總督唐胡安(已故西班牙國王腓力二世的私生子 Don John of Austria)與大孔代共率6千步兵和8千騎兵,並有約克公爵的雅各賓黨(Jacobites 流亡的英國王黨軍)軍一部組成。

蒂雷納方面軍:蒂雷納法軍2千步兵和6千騎兵,加上英國克倫威爾新模範軍的6千步兵,還有10門大炮和海上英國軍艦的炮火支援。

雙方兵力相當,奇妙的是雙方都有英國人參戰,但大孔代方面火力劣勢。





蒂雷納率英法聯軍圍攻敦克爾克要塞港口,駐兵布魯塞爾的西班牙尼德蘭總督唐胡安趕去解圍,為了快速,放棄炮兵輜重,以致後來會戰時火力處於下風。

雙方在敦克爾克附近的海灘上列陣,法軍在西,西班牙軍在東。

1658年6月7日,大孔代親王進至敦克爾克東北紮營,右倚海灘,左有牧場籬笆。由於西軍兵力不足,只有騎兵六千、步兵兩千八百,於是在當地頓兵數日,等待蒂雷納來攻。

14日晨,蒂雷納倚英艦砲掩護,將軍隊展開成二列戰線,騎兵分置於灘頭、牧場,後方並有步兵預備隊。

西班牙軍前依沙丘佈陣,由於軍力較小,乃集中騎兵為預備隊,只以一部置於牧場中掩護。 等待沒帶炮兵輜重唐胡安西班牙軍到達。

開戰前,西班牙軍依照大孔代的作戰構想,本該依賴沙丘稜線掩護,取守勢待法軍來攻。

大孔代約克公爵都勸唐胡安不宜接受會戰,不妨先撤下來,唐胡安不聽。

唐胡安向西展開兵力,右翼依託海邊的一系列沙丘部署了四個大步兵方陣,中央是約克公爵的5個英國步兵團 ,左翼是卡拉塞那(Caracena)侯爵的德國雇傭兵,整個第二線是騎兵。

唐胡安忽略了兩個致命的因素,一是他的右翼暴露在大海上的英國軍艦火力之下,另一個是 他忘了,大海有漲潮退潮,開戰之後大海退潮,他的右翼再也不是依託大海,而是出現一個空隙。 唐胡安該部一離開掩蔽就遭到英艦炮火射擊,傷亡慘重。

1658年6月11日清晨8點雙方開戰,起初法國方面的英國盟軍經過苦戰,攻上中央偏右的沙丘至高點,西班牙方面約克公爵的英國兵也是死戰不退,兩邊的英國士兵進入刺刀和槍托的肉搏格鬥,爭奪白熱化。

正在此時,蒂雷納發現了西班牙右翼頂端在大海退潮以後的暴露狀態,立即尋暇抵隙,投入騎兵預備隊,在海上英艦炮火支援下,插入西班牙右翼頂端,卷擊西班牙戰線。

在戰線左側督戰的大孔代一聽到這個消息,馬上意識到這一戰要糟,他的應對,是率領本部人馬,力圖從左側(法軍右翼)貫通敵方戰線,到達敦克爾克城下:你迂回我的右翼,我也迂回 你的右翼,就算至不濟,我還可以打通跟要塞的聯絡,有一個安全的退身之地。

此時大孔代亦親率西軍左翼騎兵與法軍右翼騎兵對抗,無人坐鎮指揮,於是後方預備隊未能及時投入反擊蒂雷納的騎兵。

唐胡安的右翼西班牙步兵也被法軍中路步兵擊潰。

e0040579_11412178.jpg但是蒂雷納也料到大孔代的這個做法,他親自從中央增援,擋住大孔代的三次騎兵衝鋒,大孔代坐騎被擊斃,整個西班牙陣線右翼已經崩潰,眼看敗局已定,,大孔代只好率領本部還算完整的人馬,掩護全軍撤退。

於是蒂雷納在驅逐了西軍的騎兵預備隊後,又從背後打擊西軍左翼步兵,大獲全勝。蒂雷納罕見地持續追擊至日暮。

沙丘戰役,西班牙方面陣亡1千人,大多數是英國軍人,還有4千人被俘,11天後,敦克爾克要塞投降。

經過這次戰役,蒂雷納一勞永逸地打垮了西班牙人的戰鬥意志。

1658年底,西班牙被迫和法國簽訂庇里牛斯和約,承認失敗,就此結束了三十年戰爭之後又遷延10年的法西戰爭

值得一提的是,在和約中,西班牙除了割讓一系列領土之外,還將年幼的西班牙公主瑪麗。特雷薩嫁給20歲的法王路易十四

1659年法國戰爭勝利實行大赦,大孔代曾經被缺席判處的死刑就不再有效,他終於能回到法國重新做他的親王殿下。

1660年,蒂雷納路易十四封為至高榮耀的「國王陛下的陸軍大元帥」榮譽頭銜(法國歷史上只有四位軍人獲此殊榮)。

大孔代常常被評價為他那個時代最偉大的軍事家。他的戰術意識很強,但在戰略方面略遜於蒂雷納

大孔代親王“改邪歸正”,“歸順朝廷”,再次成為蒂雷納的戰友,他們將在日後指揮法軍入侵西屬尼德蘭。

1659年庇里牛斯和約這個條款 ,日後引起無數糾紛:蓋因路易十四從此就可以以女婿的身份,在西班牙國王腓力四世死後要求繼承西班牙的一部分領土。

西班牙人當然不會那麼傻,在和約 中預先寫明瞭,一旦公主的嫁妝付清,法國自動放棄任何繼承權。

但是這筆嫁妝的費用太大,西班牙政府破了產,始終也沒有付清。直到42年以後,西班牙公主已死多年,路易十四也是一垂垂老翁的時候,仍然據此為他的孫子要求西班牙王位的繼承權。

這就為四十多年以後又一次全歐大戰,西班牙王位繼承戰,埋下了伏筆。

:蒂雷納 PK 大孔代...大摳呆輸了....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04-06 09:59 | 【太陽王Total War】

路易十四的荷蘭野望
法國帝國雙壁
蒂雷納、大孔代再度聯手入侵荷蘭
法荷戰役


1665年,西班牙國王,路易十四的岳父泰山大人菲力四世去世,路易十四立即以女婿的身份要求繼承西屬尼德蘭全境(比利時盧森堡和荷蘭的一部分)。

這時,正好英國正在和荷蘭為了海上霸權打“第二次荷蘭戰爭”。

荷蘭在德意志三十年戰爭中,和法國一樣是西班牙的敵人,兩國關係良好,訂有攻守同盟條約,因此路易向英國宣戰。

1667年到1668年,蒂雷納大孔代兩人再次在法王的王旗下聯手,提兵入侵尼德蘭。

&


蒂雷納佔領里爾(Lille),而投石黨叛亂再歸順的大孔代在15天之內佔領法蘭琪-康堤(Franche-Comte 法國東部一個大區的名稱)全境的一系列堡壘,由此重新贏得了路易國王的信任。

因為擔心法國勢力過於強大,英國和荷蘭在第二次英荷戰爭未分勝負的情況下簽訂和約,總體來說,英國處於下風,連泰晤士內河的軍港也被荷蘭海軍將領勒伊特(Michiel de Ruyter)襲擊。

僅僅三年以後,路易十四意圖吞併荷蘭全境,他向不甘心荷蘭海上霸權的英國建議,兩家聯手。

1672年,英法向荷蘭宣戰。在海上,法國海軍建立不久,戰鬥力奇差,每次都是臨陣脫逃,讓英國人獨自面對荷蘭海軍勒伊特的打擊,英國人對法國海軍的行為痛恨不已,1674年就簽訂和約,由荷蘭付出賠償金,英國退出同荷蘭的戰爭。

但在陸地上,路易十四是志在必得,他傾全國之兵,十萬大軍御駕親征,這是當年華倫施泰因之後,歐洲從沒有過的大規模軍隊,而實際指揮這支軍隊的前鋒,是蒂雷納大孔代兩人。

荷蘭彈丸之地,在海上或許很強,但在陸地上,自知沒有辦法抵禦法軍,狠下心來,放開海閘,不惜水淹整個國土 ,也要抵抗到底。

法國陸軍在大孔代蒂雷納等名將的指揮下充分顯現了歐洲第一流陸軍的實力,進攻荷蘭勢如破竹。正如人們通常所認為的那樣,荷蘭陸軍不過是象徵性的點綴,無論在作戰經驗、武器裝備或是戰鬥實力方面都遠不是法國陸軍的對手。

荷蘭的格爾德蘭、奧弗賴塞爾和烏德勒支等省相繼淪陷,即使是久孚眾望得威廉將軍亦是無法抵擋路易十四騎兵的衝擊。法軍連連得勝,突破了艾瑟爾河防線,直逼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

無奈之中,剛出任荷蘭國家元首的奧蘭治的威廉((William of Orange;即英王威廉三世 1672-1702)忍痛下令掘開保護荷蘭人世世代代休養生息的穆伊登堤壩

堤壩即開,洶湧的海水立時湧入了良田沃野,須德海和萊茵河之間成了一片汪洋大海,成千上萬的荷蘭人也被迫轉移到了船隻上,準備隨時撤離。

法國先頭部隊後撤及時,免了遭受滅頂之災,陸上進攻卻也就此告了一個段落。

其實開戰之初,蒂雷納大孔代不約而同地向國王和陸軍大臣建議,放棄荷蘭邊境的一系列要塞線不攻,繞過去以閃電般的速度直取阿姆斯特丹 。

這個計畫,在當時的軍事發展水準下,是匪夷所思的:當時歐洲戰爭就是圍繞著圍城戰進行的,而兩位名將卻不約而同要繞過堡壘現孤軍深入。

從現在的角度來看,這是唯一合理的做法:法軍兵力強大,又有完備的後勤供應體系,不必擔心孤軍遠征和後勤補給,而快速打擊阿姆斯特丹,可以在荷蘭人沒來得及開閘放水之前就決定戰爭的勝負。

但是沒有戰爭經驗的路易十四無法理解他們這樣超出時代局限的思路,而是採取陸軍大臣路弗伊斯的保守思想,步步為營,這樣就失去了迅速征服荷蘭全境的戰機,一旦水淹七軍,則法軍的行動馬上接近癱瘓,再加上陸軍部非要在每個要塞都留下守軍,平均分配兵力,結果使得法國人的兵力優勢也無從發揮。

這些,大孔代都不用擔心了,因為他在開戰不久,就在阿納姆(Anheim)附近強渡萊茵河的時候負傷,回後方修養去了,而法軍前敵總指揮蒂雷納,也只有暗自歎氣而已。

不久,蒂雷納也得到了解脫,不必在陸軍部瞎指揮之下受氣。因為德意志皇帝派蒙特庫庫尼(Montcuculi)元帥帶兵1萬9千人,還有勃蘭登堡選帝侯率領2萬4千人前來救援荷蘭。

路易十四撥給蒂雷納1萬2千兵力,讓他獨自率領去阻擋援軍。雖然蒂雷納的兵力遠為劣勢,但是這些年來蒂雷納的軍事藝術水準,真正是“與時俱進”,此時已近爐火純青的境界。

蒂雷納徑直迎向兩支敵軍,背後還有剛剛康復的大孔代率8千人增援。

蒂雷納以出色的機動能力,始終把兩支優勢敵軍隔開,使他們無法會合,最終不費一槍一彈讓他們無功而返。

1673年,蒂雷納被派去防守法國東南方向臨近萊茵河的阿爾薩斯,因此沒有阻止 德意志皇帝手下最優秀的戰場指揮官蒙特庫庫尼率2萬4千皇軍與荷蘭軍隊在波恩會合。

1674年,英國退出與荷蘭的戰爭,而荷蘭人抵抗激烈,西班牙和神聖羅馬帝國又直接支持荷蘭,法國只好簽訂布列達和約,結束了法荷戰爭。

這一次,法國雖然獲勝,並贏得了一系列領土收益,但是沒有完成路易十四完全吞併荷蘭的構想。

1674年的法國,處於擴張之後的暫時防守狀態。蒂雷納大孔代,和三十年前他們相識時差不多的戰略位置上:大孔代負責法國東北部的荷蘭前線,蒂雷納負責正東方和東南方萊茵河一線和阿爾薩斯。

塞納夫戰役(Battle of Seneffe)


1674年8月11日,大孔代又與荷蘭的奧倫治的威廉塞納夫(Seneffe 現屬於比利時領土)發生衝突,塞納夫(Battle of Seneffe)戰役爆發,和二十歲的毛頭小夥子一樣,這時的大孔代,仍然大膽潑辣,不等部隊集結完畢就帶騎兵發起衝鋒,

雙方遭遇時大孔代見威廉正以側面曝露的縱隊行軍,遂大膽率領前部半數法軍,也並無砲兵支援,立即發動突擊。

於是法軍直衝向荷軍側面,荷軍不及佈陣,乾脆轉四分之一圈變成橫隊迎戰。於是雙方在手槍決鬥般的距離用燧發槍火拚許久,法軍才插上刺刀衝鋒攻擊。

這個年代只有法國軍隊首先採用了燧發(flintlock)步槍和插入式的刺刀。

雖然法軍無法擊敗荷軍,但是荷軍損傷慘重不得已趁夜撤退,而大孔代又揮軍追擊,奪獲了荷軍的錙重車隊。

是役荷軍戰死一萬人,一萬五千人負傷,而有五千人被俘,但法軍也有一萬人傷亡。這一仗是大孔代以敵軍三分之一的兵力,憑藉著步兵突擊和刺刀戰(Close combat)贏得的,同時敵人的損失也是他的三倍。

但是由於大孔代軍團的傷亡高達將近一半,以重大的代價贏得了這次戰役。

最後 ,荷蘭奧倫治的威廉與神聖羅馬帝國結盟還是抵擋了法軍攻擊。1677年11月,奧倫治的威廉為與英國結盟,與表妹、英國公主瑪麗結婚。

路易十四完全吞併荷蘭的野心成為泡沫。


e0040579_1033656.jpg
1688年11月,英國發生光榮革命,自由議會邀請奧倫治的威廉進入英國。

1689年1月,英國議會宣佈國王詹姆斯二世遜位,立詹姆士二世的女兒及女婿瑪麗二世奧倫治的威廉為國王。

奧倫治的威廉成為英國威廉三世,並通過「權利宣言」。

塞納夫戰役之後歐洲各國將領看到此役死傷慘重,卻因此不再敢使用步兵攻擊了。反而採取三列橫隊輪流射擊的戰術,將步兵當成純守勢的兵種。

但17世紀的步兵刺刀攻擊發揮卻也從此有了改革與發展。

e0040579_10362342.jpg從1659到1667年間,有一個短暫的和平時期,路易十四利用這個時間加強軍隊建設,法軍裝備了新型的燧發槍,普遍裝備了結合式刺刀,可以使火槍兵不用依賴長矛兵的保護,同時刺刀又不影響火槍發射(早期的刺刀是插在槍管裏的,不能開槍) 。

刺刀的雛形出現在17世紀中葉的法國巴榮訥城,據說英文裏的刺刀(bayonet)一詞就是由這個地名演變而來。

當時,火繩槍在歐洲國家陸軍中開始普及,但由於技術條件所限,早期的火繩槍每次射擊後,要花上好幾分鐘時間才能完成下一發子彈的裝填。

這一缺陷導致裝備火繩槍的部隊在近戰中難以發揮火力優勢,反倒被使用冷兵器的對手殺得潰不成軍。 在這種情況下,一種便於攜帶、短小精悍的新武器便應運而生了。

只有法軍在1687年因為沃邦(Vauban)的建議首先採用了套環式刺刀(Socket-Bayonet)通過槍管上的卡筍和刺刀上的卡槽懸挂在槍口下方,不僅克服了插入式刺刀影響射擊的問題,也變得更加牢靠。

必要時將刺刀插入槍口使用,可刺、可劈、可挑。刺刀的出現,使火槍手在最後一輪齊射後,仍然有基本的自衛手段。對士兵們而言,當“上刺刀”的命令傳來,就意味著戰鬥要進入最慘烈的肉搏戰。

展開17世紀的步兵刺刀攻擊,而英國與普魯士卻要遲到1697年才跟進。種設計很快就流行起來,並一直沿用到現在。

1703年西歐各國已完全取消了長矛。

:蒂雷納、大孔代....白兵戦..白兵戦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04-05 09:26 | 【太陽王Total War】


Battle of Nördlingen (1645)

蒂雷納、大孔代聯手入侵

神聖羅馬帝國領域巴伐利亞



拿破崙曾列舉了歐洲歷史上的七位頂級名將,說向他們學習就是成為名將的秘訣。這七顆將星中只有一位拿破崙的法國同胞,他就是17世紀的法國大元帥蒂雷納子爵(Viscount de Turenne也有譯為“杜倫尼”或“屠雲尼”)。

1643年5月16日,32歲的蒂雷納馬薩林首相封為法國元帥,並擔任法國駐德意志軍團的總司令。由於這個軍團剛被神聖羅馬帝國梅西元帥巴伐利亞軍隊打敗,所以士氣十分低落。

幸好他們的統帥是蒂雷納,因為蒂雷納不但擅長戰場指揮,還擅長把消沉頹廢的軍隊迅速重振起來。

蒂雷納花了四個月的時間整頓部隊,然後從洛林出擊,小勝一支帝國方面巴伐利亞選帝侯的軍隊,提高了士氣。

於是他率領這支軍隊出發面臨一次真正的考驗,以5千步兵,5千騎兵,20門大炮的實力,試圖解邊境重鎮弗賴堡之圍。

蒂雷納的對手是帝國方面巴伐利亞軍主力梅西(Mercey)元帥。

e0040579_10164223.jpg梅西元帥(Franz von Mercy)

梅西是神聖羅馬帝國奧地利和巴伐利亞陸軍元帥。約1606年進入奧地利陸軍。

1634年梅西因堅守萊茵費爾登(Rheinfelden)達5個月之久一舉成名。

梅西是一個精明的戰略家。其率領的巴伐利亞陸軍是精銳德意志軍人。打敗在萊茵主戰場作戰的伯恩哈德公爵於圖林根地區,將法軍打回阿爾薩斯,公爵本人也因天花或水痘一類的病而死。

蒂雷納受命危難之際,開始獨立指揮法國萊茵戰場。但是蒂雷納的軍團素質仍然太差,打不起硬仗,蒂雷納首次獨立指揮一個戰場,卻出師不利被梅西元帥擊退,又丟了弗賴堡

法國宮廷震動,馬上派來一位剛剛在法國東北戰場取得輝煌勝利的年輕王族將軍,帶1萬兵力前來增援,並接替,蒂雷納的指揮權。

這位新來的將軍,就是大孔代親王蒂雷納大孔代的恩恩怨怨,將從此開始,並糾纏30年之久。

大孔代接到增援,蒂雷納的命令,以其一貫的雷厲風行作風,率一萬法軍晝夜兼程,13天行軍180英里(現在看來不算什麼,但在那個時代是個了不起的速度了)與蒂雷納會合,並立即成為全軍統帥,他手下除了,蒂雷納,還有其他幾位法軍元帥。

會合以後,法軍開始向對手,梅西元帥的帝國巴伐利亞軍所佔領的堅固陣地發動 強攻,兩人各指揮一翼,蒂雷納在左,大孔代在右,法軍原本士氣不高,大孔代手下的士兵一度被巴伐利亞軍的炮火打散,大孔代本人竟然親自帶領身邊的法國將軍們上陣衝鋒,重整隊形攻下敵軍的堡壘。

這次戰役,法軍沒有取得壓倒性的勝利,但是大孔代的咄咄逼人的氣勢嚇住了對手,當夜梅西元帥率手下撤出戰場,承認法軍的勝利。

第二天,法軍追上巴伐利亞軍,又一次強攻敵方預設陣地,還是沒有取得突破,但是巴伐利亞軍又一次撤退,在那個時代,習慣上誰先撤離 戰場,就算失敗了。

但是當地的地形不宜法軍窮追不捨,於是蒂雷納獻計,經過大孔代同意,兩人分兵,蒂雷納帶人順萊茵河而下,直取對岸的戰略要塞菲力浦斯堡(Phillipsburg)和美因茨地區(Meinz)。

這次勝利意義重大,從此以後1百年,每次法軍侵入德意志的土地,都是由菲力浦斯堡出發,這裏成了法軍開疆拓土的戰略基地。

梅西的巴伐利亞陸軍在這年還是粉碎了法國對巴伐利亞的侵略計畫。

1645年戰局,大孔代蒂雷納分兵,梅西元帥繼續緩慢退卻,蒂雷納率軍1萬1千人追趕,在Mergentheim附近分散了兵力,被對手殺一個回馬槍,吃了一次敗仗,退至黑森-卡塞爾(Hesse-Karsel),又一次會合大孔代的援軍。

這一次大孔代仍然一如既往地信任,蒂雷納,兩人合作無間,全沒有宮廷中那樣的互相猜忌掣肘。

1645年8月6日,也增加了7千援軍的巴伐利亞軍隊和法軍之間,爆發了這一年三十年戰爭中萊茵戰場最大的戰役-第二次諾德林根戰役(Battle of Nördlingen (1645) ,因為第一次Battle of Nördlingen發生在1634年9月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聯合西班牙盟軍,於諾德林根戰役會戰大敗瑞典軍)。

當時巴伐利亞軍1萬6千人,法軍稍微多一些,雙方主將位於戰線正中,整個戰役期間都不分勝負,大孔代組織法軍衝鋒5次,自己的胸前中彈,幸虧有胸甲保護才倖免於難,座下5匹戰馬相繼被擊斃,身邊所有參謀幕僚人員非死即傷,但還是拿不下巴伐利亞軍的中央陣地。

蒂雷納負責指揮的法軍左翼擊敗了巴伐利亞軍右翼, 但是巴伐利亞軍的左翼威爾斯元帥(Werth)也擊敗了法軍右翼,並且俘獲法國元帥格拉蒙特(Grammont)。

但是巴伐利亞的威爾斯元帥沒能那麼果敢,直接迂回法軍戰線後方,當他獲悉己方右翼吃緊,即放棄擴大戰果,返回戰線從正面阻擋,蒂雷納的突進。

這樣,巴伐利亞錯過了一次大好戰機,戰役又進入膠著狀態。最終吃不住的還是巴伐利亞軍,梅西元帥中彈身亡,趁夜色退出了戰場,此戰法軍死傷5千人,巴伐利亞損失5千人,另有2千人和所有大炮被俘獲。

出於對梅西元帥的敬佩,蒂雷納梅西陣亡的地方為他立了一座紀念碑。尊重對手的將軍更值得別人尊重!

這幾次戰役,是蒂雷納大孔代最初的合作,大孔代儘管年輕,但是已經擁有一次1643年的羅克魯瓦戰役勝利的榮耀,在合作的過程中,大孔代一直是蒂雷納的上司,從戰場表現來看 ,大孔代也比蒂雷納更勝一籌,有兩次蒂雷納新敗之後,都是大孔代趕來救援他。

當他們合兵一處,可以說是屢戰屢勝。

:蒂雷納、大孔代....YA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04-03 09:51 | 【太陽王Total War】

La Fronde

投石黨運動 西元1648~1653年

法國太陽王-路易十四 未成年期間

在法國發生的一系列內戰



La Fronde 投石黨,得名於巴黎兒童不顧當局的禁令在街上玩耍用的「投石器」運動,17世紀初,法國巴黎市政府禁止使用這種「投石器」武器,違者入獄。“福隆德”是一種投石器的音譯,故稱投石黨運動福隆德運動。故“福隆德”一詞也含有反抗政府的意思。

投石黨運動可分兩個時期:

第一次投石黨運動(1648~1649年):巴黎大理院(高等法院)企圖從憲法上限制攝政太后奧地利的安娜(Anne of Austria)及其首相馬薩林的權力。暴動迫使政府對大理院給予讓步。又稱高等法院投石黨(福隆德)運動

第二次投石黨運動(1650~1653年):大孔代貴族的叛亂反對首相馬薩林。軍事領袖大孔代被捕,他的朋友掀起一系列騷亂,又稱親王投石黨(福隆德)運動

e0040579_9383285.jpg說到投石黨運動必須先提到引起動亂的人物-馬薩林樞機主教。

馬薩林樞機主教(Jules Cardinal Mazarin,又譯馬扎然),法國外交家、政治家,法國國王路易十四時期的宰相(1643~1661)及樞機主教。

馬薩林生於義大利阿布魯齊地區的佩希納,早年入羅馬的耶穌會士學校,後入馬德里大學學習法律。1624年任教宗軍上尉,此後進入羅馬教廷的外交部門任職。

1630年1月28日,作為教宗烏爾班八世的使節為調解法國、西班牙衝突而去法國,得以謁見宰相黎塞留,受到器重,1639年入法國籍。

1641年黎塞留提名馬薩林任樞機主教,並在臨終前將他推薦給路易十三。1642年馬薩林進入樞密院。任幼王路易十四的宰相、教父並得到攝政太后奧地利的安娜的寵信。

第一次投石黨運動

1643 年法王路易十四登基時只有5歲,由太后奧地利的安娜任攝政女王。她的寵臣紅衣教主馬薩林任首相,他是法國的實際統治者。

當時,30年戰爭即將結束。首相馬薩林為了應付戰爭的需要,而向金融家預支款項,並以允許他們徵收捐稅和收取國家的收入作為交換條件。

這些包稅商從中獲得巨利,引起了貴族的嫉妒和人民的憤怒,當外省已被搜刮得民窮財盡,政府打算向巴黎的中產階級和高等法院法官榨取時,1648年4月宮廷頒發敕令,停發4年各地高等法院法官俸祿,矛盾終於劇烈起來。
 
1648年4月宮廷頒發敕令,停發4年各地大理院高等法院法官俸祿。1648年5月,巴黎高等法院聯合各地法院,以整肅政府弊端為名,提出27條建議,要求撤回國王派往各地的監察官,厲行財政改革,保障人身自由。

安娜太后馬薩林下令逮捕領導運動的P.布魯塞爾等3人,這一暴行立即引起人民的憤怒,1648年8月26日,巴黎爆發了人民武裝起義。

起義者一夜之間就築起了1200個街壘,他們用投石器(“福隆德”)射擊馬薩林擁護者的住宅。在外省也爆發了反政府的起義。

國王路易十四出走,派孔代親王-路易二世·德·波旁(有大孔代le Grand Condé 之稱的 ,第四代孔代親王 Louis II de Bourbon)統率大軍包圍巴黎。

年幼的路易十四在這場叛亂中被迫與母后一起逃往巴黎郊區,經歷了狼狽的流亡生活。在國家岌岌可危的時刻,幸賴大孔代率軍護駕,才使國王和皇后度過危機。

e0040579_915736.jpg大孔代-路易二世·德·波旁,是法國孔代家族最著名的代表人物。也是17世紀歐洲最傑出的統帥之一。

1643年在三十年戰爭後期,大孔代受命指揮法軍在法國北部與西班牙軍隊作戰。

1643年5月19日,大孔代羅克盧瓦戰役中獲勝。這是一次偉大的勝利,因為大孔代面對的是長期稱霸歐洲的西班牙陸軍,而且他的對手都是有經驗的將領,而他只是個23歲的青年指揮官。此役終結了西班牙在歷史上的陸上優勢,標志著法國地面霸權的到來。

在一系列勝利之後,大孔代返回巴黎,直到1644年被派往德國支援在那裡作戰的法軍統帥蒂雷納。這次大孔代被授予整個軍隊的指揮權。

1645年夏季的戰役異常激烈,蒂雷納被神聖羅馬帝國軍隊的統帥梅西伯爵(Mercy)擊敗。

但是在北林根的輝煌勝利中,默西大孔代打敗,本人陣亡。大孔代也多處負傷。1646年,大孔代跟隨奧爾良公爵加斯東在佛蘭德作戰。在加斯東返回巴黎後,大孔代單獨指揮戰鬥,攻克了敦克爾克。

大孔代的赫赫軍功使他成為法國貴族的首領。

投石黨支持者之一的蒂雷納則逃亡荷蘭,跟法國的敵人西班牙合作,帶領一支西班牙軍隊進攻法國。這在今天的眼光來看,是不折不扣的“法奸”了,在那個時代也是叛國罪。

不過其實沒有那麼嚴重,從道德上,那個時代的民族國家概念不像今天那麼強,出於自己利益或者客觀形勢改變效忠物件,為外國服務的比比皆是。

不過這一次,蒂雷納所率領的西班牙軍隊作戰不積極,被法國的杜普萊西斯公爵(Duplessis)在1650年的ChampBlanc戰役打得大敗。

安娜太后緊急召來大孔代,希望獲取他對王室和馬薩林政府的支持。大孔代十分勉強地同意了這個要求,並在猶豫再三後領導了圍攻巴黎的軍隊。

由於貴族和資產階級畏懼人民起義的擴大,又聞英國清教徒革命,英國國王查理一世剛被處決而更為驚駭,遂與國王妥協,起義的巴黎人民和王軍戰鬥三個多月,終於失敗。

1651年,馬薩林作出妥協,同意自我放逐,全國大赦。蒂雷納也回到法國。

但零星的分散的鬥爭並未停止,直至 1652年才被徹底鎮壓下去,是年10月21日,法王路易十四返回巴黎。這就是法國歷史上第一次投石黨(福隆德)運動。

第二次投石黨運動


第一次投石黨運動後,大孔代親王因謀取馬薩林的職位未成,與王室和馬薩林決裂。他的高傲和野心使他非常不受安娜太后歡迎;在安娜的授意之下,1650年1月18日政府逮捕了,大孔代及他的主要追隨者孔蒂親王(路易的弟弟)和隆格維爾公爵

大孔代的其他支持者,包括蒂雷納等人成功出逃。出逃的貴族領袖們積極策劃營救親王等人,他們實際已經開始造反,從而拉開了親王投石黨運動的序幕。

隆格維爾夫人(路易的妹妹)與法國的敵人西班牙談判以期獲得援助;路易的妻子、年幼的大孔代王妃的身邊集結起一支軍隊佔領了波爾多。

婦女們的積極活動取得了一定效果:1651年1月,安娜太后釋放了被關押在勒阿弗爾的大孔代等三人。

大孔代獲釋後,這次輪到大孔代做"法奸”,即與西班牙結盟向宮廷和馬薩林挑戰。

這次他難以獲得人們的支持,王室和前法院福隆德成員被迫聯合反對大孔代,混亂的內戰開始。

1652年7月2日在巴黎聖安托萬區,大孔代蒂雷納(此時已站到王室一邊)這兩位當時最偉大的將領展開決戰。

e0040579_9563359.jpg蒂雷納(Henri de La Tour d'Auvergne, Viscount de Turenne,又譯為杜倫尼)法國元帥。在平定投石黨人反叛(1648∼1653)中、入侵西班牙屬尼德蘭中(1667)以及第三次對荷蘭戰爭(1672年開始)中屢建戰功,後來被拿破崙尊為歷史上最偉大的軍事天才。

大孔代蒂雷納所壓制,幾乎陷入絕境;只是因為他的同黨、奧爾良公爵的女兒說服巴斯第監獄的大炮倒戈向蒂雷納開火,大孔代才得以重新發動攻勢。

1652年9月,勢單力孤的大孔代逃亡西班牙。西班牙國王腓力四世授權大孔代指揮西班牙軍隊與法國作戰,並把盧森堡賜封給他。他取得了很多勝利,但不久就被蒂雷納阻止。

馬薩林通過聯合英國得到了英國護國主克倫威爾的民軍的有力支援。

1658年6月14日在敦克爾克附近,大孔代蒂雷納徹底擊潰。西班牙被說服與法國議和,在1659年庇里牛斯和約中,大孔代獲得了已經親政的堂弟路易十四的寬恕,於是他又開始為法國效力了。結束了第二次投石黨運動。

西班牙不僅割讓給法國大量土地,菲力浦四世國王還答應將其女兒瑪麗亞·德蕾莎嫁給路易十四,並送給女兒一筆50萬的嫁妝。

儘管路易十四生性浪漫,一生結交了亨利埃塔·安娜、路薏絲、蒙特斯班夫人等情婦,但始終與王后保持著穩固關係。這樁婚姻緊緊維繫著法國和西班牙的紐帶關係,並為最後法國王室入主西班牙埋下伏筆。

馬薩林生前幫助路易十四確立了法國的強大地位,並成為法國歷史上最能幹的首相。馬薩林臨死前,建議路易十四不再設立首相,實行國王大權獨攬的政策。

法國大革命以前,投石黨運動是對君主制權威的最後一次嚴重挑戰。

:是大孔代~不素大摳呆喔....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04-02 08:27 | 【太陽王Total War】

路易十四的心臟

e0040579_1057263.jpg當年顯赫不可一世的法國“太陽王”路易十四死後,他的遺體就成了精密屍檢的對象。醫生進行醫學檢查後,將其內臟取出並保存起來。

本來,所有法國國王的心臟都應該被盛入鍍金的骨灰盒裏,以使他們得到永恆的安息。但是,在路易十四接受這最後的檢閱的時候,事情卻出了點岔子。

  問題就出在法國大革命。路易十四在法國大革命爆發之前幾十年就死了,但他的後代路易十六上了斷頭臺。那時貴族們的日子可不好過,死掉的貴族也不例外。

憤怒的民眾沖進了聖但尼斯大教堂,搗毀了在榮耀中沉浸了半個多世紀的路易十四的墳墓,偷走了路易十四保存完好的心臟。

  接著,那顆心臟被賣給了英國貴族哈考特勳爵。然後,勳爵又把心臟轉賣給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教長威廉•巴克蘭牧師。善良的巴克蘭牧師死了以後,那顆心臟作為遺產的一部分傳給了他的兒子法蘭西斯•巴克蘭

法蘭西斯的朋友們都管他叫弗蘭克,他的腦袋裏全是科學思想,為人十分古怪。

他是英國動物環境適應協會的創始人之一,創建這個協會的目的就是從世界各地進口奇異的動物,以豐富英國的食品供應。

  這位老兄專門從海外引進一些稀奇古怪的食物。在吃夠了鴕鳥、袋鼠這些東西以後,他的口味很快就開始向更奇特的領域發展。他幾乎嘗遍了各種內臟器官,最後終於對路易十四的心臟下手了。

據史料記載,巴克蘭在某天晚上舉辦了一個晚宴,叫上幾個志同道合的好友,把那顆風乾了的路易十四的心臟端上了宴席,開了兩瓶威士卡,很快,太陽國王的心臟就變成了一群饕客的下酒菜被一掃而光了。

一位當時在場的賓客後來目瞪口呆地回憶道:"我這一生吃過不少稀奇古怪的東西,但我還從來沒有吃過國王的心臟。"(網路收集)

....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7-12-11 10:53 | 【太陽王Total War】







好卡哇乙的小姑娘

猜猜她是誰?




真的猜不到...可以來此查詢答案喔!..............................................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7-12-11 08:41 | 【太陽王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