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FM CLAN 風林火山武部省

wtfm.exblog.jp

カテゴリ:【Total War 迦太基】( 22 )

迦太基 Total War


e0040579_059372.jpg

e0040579_343167.jpg


e0040579_621142.png今日我以此劍賜你...
但你須先在眾神面前以此劍立誓:
今後決不與羅馬為友!


e0040579_46181.png


迦太基的立國與坦尼特

迦太基與西西里島的戰爭

BC340 Battle of the Crimissus
BC311 Battle of Himera





第一次布匿戰爭

西西里島爭霸戰
BC 260 邁利海戰
BC 256 埃克諾姆斯角海戰
BC 255 突尼斯戰役
BC 249 得雷帕納海戰
BC 241 埃加迪群島海戰
BC 240 僱傭兵戰爭(Mercenary War)

e0040579_21524917.gif


e0040579_20153591.jpg


Total War: ROME II - HANNIBAL AT THE GATES

第二次布匿戰爭

漢尼拔兵臨城下 Pack

e0040579_1133502.jpg


西元前三世紀的迦太基黃銅胸甲 。(突尼斯的巴爾多國家博物館)。

第三次布匿戰爭

BC 146小西庇阿 與 迦太基滅亡

e0040579_10373922.jpg


(阿斯塔蒂 Astarte)


其他:

漢諾家族(Hannonid)
漢尼拔之父-哈米爾卡‧巴卡(Hamilcar Barca)
新迦太基
漢尼拔宣言
漢尼拔的海戰-BC 190 歐利米登海戰
漢尼拔之墓
漢尼拔姊夫-哈斯朱拔‧吉斯戈
索福尼絲芭
漢尼拔三弟馬戈巴卡與其悲慘傭兵部隊
迦太基「聖團」(Sacred Band of Carthage)
迦太基的「兒童獻祭」
腓尼基人的神殿-默珥卡特
腓尼基人的神殿-阿斯塔蒂 & 愛希慕恩
腓尼基人的神殿-巴力洗分、 科雷
西頓人的儀式 (Sidonian Rites)
毒蛇罐弩車

e0040579_22203631.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4-23 14:56 | 【Total War 迦太基】

小西庇阿 與 迦太基滅亡

迦太基必須被毀滅
「Carthago delenda est!」




e0040579_22564096.jpg


(rome2封面人物小西庇阿)


e0040579_22455951.jpg小西庇阿 (Publius Cornelius Scipio Aemilianus Africanus Minor Numantinus﹐約西元前185/184~前129)古羅馬統帥。

大西庇阿長子帕布琉斯‧西庇阿的養子的養子,算是大西庇阿之養孫。

小西庇阿並非出身於西庇阿家族,儘管他的父親保盧斯也做過執政官,還被稱為馬其頓的征服者,但是他的妻子(她是出身於西庇阿家族的)卻仍然看不起他(有傳說是小西庇阿最終被妻子謀殺)。

小西庇阿從軍轉戰於巴爾幹和西班牙有功。

西元前 147年小西庇阿任執政官,率軍進攻迦太基本土,圍困迦太基城並迫其投降(西元前 146),從而結束第三次布匿戰爭,獲「阿非利加西庇阿」稱號。

小西庇阿在西元前134年後再任執政官,率軍入侵西班牙,次年攻佔努曼提亞城,大體上完成了羅馬對西班牙東半部的征服。他還注意保護和獎掖希臘文化。

小西庇阿的養祖父大西庇阿在紮馬會戰勝利後,迦太基被迫求和,接受了十分苛刻的條件,失去一切海外屬土,賠款 1萬塔蘭特,戰艦除留10艘外全被鑿毀。

從此,迦太基的海上霸主地位徹底破產,羅馬成了西地中海的霸主。

漢尼拔在迦太基的最後歲月中,除了在使迦太基接受迦(太基)羅(馬)和約一事中發揮作用之外,漢尼拔在紮馬戰役剛結束的那段時間里明顯地避免參與政治。他繼續統帥著軍隊並利用這支軍隊重建那些在羅馬入侵期間遭到蹂躪的地圖。

在此後的那些歲月裡,迦太基的國情每況愈下。

派系之間互相傾軋。富人們想方設法要把向羅馬償付賠款的大部分納稅責任壓在貧困階層身上。賠款不是逾期就是被貪污掉。

西元前199年,羅馬曾因迦方交付的賠款白銀成色太差而拒絕接收。

漢尼拔出奔

許多迦太基人把國家落到這種地步的罪責歸之於漢尼拔,但是其他人卻譽他為民族英雄。

西元前196年他當選為蘇菲特,成為迦太基政府兩位最高行政長官之一 (蘇菲特Suffets) 。

他勵精圖治,根除貪污,使得國家根本不用征稅就有能力向羅馬償付賠款。

這使他受到了人民的愛戴,但同時也使他與迦太基的豪門大族以及原形畢露的貪官污吏們結下了不解之仇。

一向與他作對的人自然大有人在。事實上就是那些人在他當年征戰意大利急需增援之時千方百計從中阻撓,致使他始終未能得到國內的任何支援。

漢尼拔在國內的一些政敵在羅馬編造謠言說漢尼拔正與塞琉古帝國的安條克三世(當時羅馬的頭號敵人)暗中聯絡並在策劃一場全面戰爭。

大西庇阿在羅馬,盡可能為漢尼拔辯護。但是羅馬人對漢尼拔疑懼之至,於西元前195年派遣代表團赴迦太基要求交出漢尼拔

盡管羅馬方面聲明代表團此行的目的是討論迦太基與馬西尼薩之間的分歧,但是漢尼拔明白他們的真正目標是監禁他本人。他於是趁夜間逃離迦太基,投奔敘利亞的塞琉古帝國。

「迦太基必須被毀滅」

雖然漢尼拔已經離開了,沒有戰事的迦太基,在這50年逐漸以貿易恢復國氣。

漢尼拔是對行政和憲法進行的改革被實踐證明是卓有成效的。迦太基的財力不斷增長,所謂“綜合國力不斷增強”。

西元前191年,迦太基作了一件被後人一致認為非常愚蠢的類似ECFA的事:「他們向羅馬提出申請,要求一次性償還今後40年的戰爭賠償金。」

同時,他們又請求向羅馬軍隊提供了大量的麥子,作為同東方的希臘國家開戰的軍糧。

實在想不出他們這樣做的理由,可能僅僅是為了自己被傷害的自尊。

羅馬人拒絕了第一個請求,這樣迦太基將繼續為戰爭支付賠償;但對於第二個請求,羅馬元老院同意了,同時也為此支付了相應的銀兩。

但是,迦太基的鄰國努米底亞王馬西尼薩(Masinissa) 不斷侵佔他們的土地。 由於第二次布匿戰爭停戰條約的限制,迦太基人不能未經羅馬許可而與鄰國交戰。

因此,馬西尼薩的奴米底亞騎兵有侍無恐, 肆無忌憚地佔領了迦太基人西部沿海的殖民地,然後又佔領了迦太基最富有的一個省份。

在這些邊境衝突後,羅馬派出的調查團往往偏袒馬西尼薩

迦太基人很生氣,但是沒有辦法。

西元前155年,預示著迦太基人命運不詳的調查團在羅馬貴族,81歲高齡的卡托 (老加圖Cato Maior ,老加圖的曾孫小加圖是羅馬共和國末年著名的共和派人物,後支持龐培反對凱撒,在龐培派遭徹底擊敗後自殺。)帶領下來到了非洲,調查迦太基人與馬西尼薩的衝突 。

e0040579_22335576.jpg卡托沿途看見迦太基人的富裕程度使他非常吃驚:建築華麗,寺廟裏面充滿了精美的藝術品。

手工藝品製造精湛。打獵用的刀,矛也有大量製造,而且這些工具完全可以作為軍事用途。

此外,卡托發現迦太基人的文化墮落了。

人們敬仰神明的儀式有所改變,他們不再貢奉大量犧牲。這表示人們更多地為現在活著,而不是為了將來。

考慮到他們甚至可以輕易償還所有戰爭賠款,卡托決心要毀滅迦太基。

從此之後,他在元老院發表的任何演講,無論與迦太基有沒有關係,他都會加上一句話: 除此之外,我的意見是「迦太基必須被毀滅(Carthago delenda est!)」。!」

(Ceterum censeo delendam esse Cathaginem)

這時候,迦太基的一個鄰近城市烏提卡(Utica) 感到氣氛不對, 向羅馬表示了無條件投降,並且願意為未來的羅馬軍事行動提供一切便利條件。

與努米底亞開戰

此時,馬西尼薩派努米底亞太子米西普薩(Micipsa )訪問迦太基,迦太基要求流亡迦太基的努米底亞政客能被允許返回,一群努米底亞流亡人士攻擊米西普薩的車隊,打死他的一些隨員,米西普薩趕緊逃離,從此努米底亞與迦太基關係更為交惡。

西元前151年,對努米底亞已經忍無可忍的迦太基議會裏面的“鴿”派被“鷹”派擊敗。

迦太基擅自派出25000士兵,在哈斯朱拔(Hasdrubal the Boetharch)將軍的帶領下,與努米底亞人進行了戰爭。

哈斯朱拔的「Boetharch」是類似迦太基執政官的位階,但可能是象徵性或階段性授予的權力。他竟然是努米底亞馬西尼薩老國王的一個外孫。

久疏戰陣的迦太基人竟然 被6000 努米底亞人打得幾乎全軍覆滅, 只有哈斯朱拔將軍和少數隨從逃走了 。

第三次布匿戰爭

吃了敗仗不說,迦太基人的行為已經違反了第二次布匿戰爭停戰條約:擅自開戰。

羅馬元老院以此為藉口,開始在西西里島集結陸軍和海軍艦隊。

兩個壞消息同時傳來,迦太基人惶恐地派出使團前往羅馬,企圖解釋所發生的情況。羅馬元老院告訴他們:戰爭已經開始了。

第三次布匿戰爭爆發(布匿戰爭中最後最短的戰爭,作戰三年,前149年-前146年。)羅馬派8萬步兵、4000騎兵、600艘戰艦,從西西里渡海直達迦太基的重鎮烏提卡後,迦太基人決定無條件投降。

迦太基議會派出幾名全權代表去烏提卡見羅馬執政官,等候指示。

他們被告知交出所有的武器和投石器。經過激烈的辯論,迦太基人最後同意交出武器:一共200,000件武器和盔甲,還有2000具投石器和300名兒童作人質。

這時羅馬人已經不需要再隱瞞任何東西了,羅馬執政官把他此行的真實目的告訴了迦太基使團:要求迦太基人全體離開城市,到離海岸10英里外的內陸去生活,迦太基城必須被完全毀滅。

要知道迦太基人是經商的民族,離開城牆或者海洋,都將使他們無法生存。 被羅馬人的欺騙所震驚,有些代表安靜地的走開了,不敢面對同胞的憤怒。

回城覆命的代表臉色陰沈,一言不發,在夾道而迎的同胞焦急而狐疑的目光中走進了議會大廳。

代表們在迦太基人的哭泣中做出了決定他們命運的報告。消息很快傳遍全城,暴怒的迦太基人用石塊砸死了這幾名代表。然後,他們襲擊了城裏的義大利人社區。

但是,當他們冷靜下來之後,他們決心為捍衛自己的生存而戰。

他們關閉了城門,釋放了所有奴隸,在城牆上面日夜派人守衛。

同時,所有的寺廟和公共場所都被變為武器製造作坊。他們晝夜不停地工作,每天可以製造100面盾牌,300把劍和500支投槍。

各個階層的婦女都把頭髮剪下,用於製造投石器上的繩索。他們還往城裏搶運了給養。

同時,迦太基人選舉出了2個蘇菲特:一個是曾被努米底亞人擊敗的哈斯朱拔(Hasdrubal the Boetharch努米底亞馬西尼薩老國王的一個外孫)。

顯然,努米底亞人不願意看見鄰國被更加強大的羅馬所代替。

迦太基人將迦太基城內的羅馬俘虜全部押到城牆上處以酷刑,然後將他們從城牆上擲下,以示與羅馬人的決裂。

西元前149年初夏,羅馬軍開始了毀滅迦太基的最後行動。

迦太基城建在易守難攻的地方,並且修建了堅固的城牆。全城只有兩個陸地入口:一個是北面狹長的海峽進來,但是這裏被三層堅固的防禦工事保衛著。

另外一個是南面的沙漠有很小一段地方接壤,這裏也被城牆保衛著。

兩個入口之間被突尼斯湖分開了。

e0040579_2234413.jpg


小西庇阿出陣

羅馬軍隊一是由於過於輕敵,二是指揮不得力,在頭兩年中沒有取得任何進展。

直到第三年,前非洲征服者大西庇阿的領養孫子小西庇阿被選舉為執政官之後,情況才發生了變化。

小西庇阿決定建造一座堤壩, 將迦太基人的海路完全切斷。 他充份調動人力資源,晝夜不停地施工。

起初,迦太基人不相信羅馬人能夠做到這點,但是看見堤壩不斷地延伸,他們派出敢死隊來騷擾施工進程。

同時,迦太基人利用內港沒有羅馬戰艦的有利條件,秘密建造了一隻有數百艘軍艦的艦隊,並且秘密鑿開了另外一個出海口。

當羅馬人的堤壩即將竣工的時候,50艘迦太基戰艦驕傲地航行在目瞪口呆的羅馬海軍面前!因為羅馬的海軍全部在堤壩上施工,戰艦上完全沒有水手。

缺乏經驗的迦太基海軍並沒有乘勢攻擊,在展覽完自己的勞動成果之後就回到了港灣內。

直到這個時刻,迦太基人仍然有機會獲得自衛戰爭的勝利。但是,他們讓機會白白溜走了。

3天之後,雙方進行了無關大局的海戰,羅馬海軍大獲全勝。

接下來,小西庇阿率軍攻佔了港口邊的一斷城牆。這樣,迦太基人被羅馬人從陸地和海洋上完全包圍了。 當城外的迦太基野戰軍被小西庇阿趕回城裏後,他們就像脖子上套上了繩索的人,只有等死了羅馬以饑餓圍困迦太基。

直到西元前146年,守城3年的迦太基城被羅馬軍突破城外防線。

屠城

羅馬人衝進城內,從城市的廣場到丘陵有3條路,每一條路的兩邊都蓋滿了六層樓的房子,市民們從這些房子裡面向羅馬士兵扔磚頭石頭,抵抗他們。

但過了幾個小時之後,羅馬兵占據了建築物的一角,以那裡為基地,一間間地破壞毗連的房子,以制壓他們的反抗。

他們在占領的兩側房子中間像架橋一樣架上板子,不論是在屋頂、地上、狹窄的路上,只要見到人,都無差別地格殺勿論。

大街小巷中,充滿人們悲鳴、慘叫、呻吟、痛苦的聲音。這幕猶如地獄般的慘狀,真令人無法想像。然而,這些還只是序幕而已,接著羅馬兵四處放火,無情地吞噬了這些並排的街市。

火在一瞬間就延燒開來,被煙嗆到、身子被火燒著逃到屋外的市民,不管是老人、小孩或婦女,都被羅馬士兵用劍一一的刺死;還有逃回自己家中被燒死的市民,更不計其數。

狹窄的道路馬上滿堆著屍體。羅馬的工兵隊用斧、鎬、勾子等東西,把這些犧牲者,不論死活,都剷到冰溝裡,以清掃地面。接著羅馬軍隊通過這裡。再也沒有其他的屠殺像這個城市一樣令人慘不忍睹了。

10萬市民有一半被殺掉。剩下的5萬人逃到比爾薩的城寨去,困在那裡。

現在不是投降,就是寧為玉碎,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羅馬軍緊追不捨,指揮迦太基軍隊——其實這時已不能再稱為軍隊了。

殘酷的巷戰進行了6天6夜,最後攻下中央要塞——比爾薩。最後許多迦太基人同廟宇同歸於盡,戰至死者達8.5萬。

覺悟到無法再抵抗下去的迦太基執政官哈斯朱拔,舉著橄欖樹枝(跟舉白旗同義),偷偷地到小西庇阿的陣營投降。

小西庇阿命令哈斯朱拔跪下,並押給拒絕投降的迦太基人看。

迦太基人看到之後個個對哈斯朱拔破口大罵,並放火燒神殿後,也投入火中殉國。

火開始蔓延的時候,哈斯朱拔的妻子,在小西庇阿面前讓自己的2個小孩站在身邊,對著丈夫大聲責罵:

奇怪ㄟ你!你這個不知廉恥的賣國賊,沒有志氣的男人!
我與小孩子們會光榮地葬在神殿的火焰中。
而你這個迦太基的領導人,你準備用這種姿態來裝飾羅馬的勝利嗎?
你以為你跪在那裡,就不會受到那個男人(指小西庇阿)的處罰了嗎?


說完,她親手把小孩丟入火中,自己也消失在神殿的火焰中。

羅馬血洗迦太基,挨房搜索,將所有居民找出殺死。

經濟大國就這樣完全從地球上消失了。當時是西元前146年。殘眾隨哈斯朱拔向羅馬軍投降,但幾乎全為老人、小孩、婦女。

小西庇阿不是把他們處死,就是叫他們當奴隸,簡直是史無前例、慘絕人寰的做法。但是投降的末代蘇菲特哈斯朱拔後來被允許居住在義大利。

撒鹽巴詛咒

即使這樣,羅馬元老院仍然不放心。

元老院派了10個議員到迦太基,為了除去後顧之憂,跟小西庇阿商討今後如何處置非洲。

10位議員命令小西庇阿「迦太基不可留下一草一木,指示他必須完全破壞、完全殲滅她。

他們用鋤頭剷開堆積在地面的灰土,在上面撒下鹽巴,這是為了不讓迦太基再次復活。不讓農產在此生產才舉行的詛咒儀式。

小西庇阿不覺口中念出荷馬的一段詩:「總有一天,那個日子終會來臨。特洛伊,特洛伊王普里亞摩斯,以及他帶領的士兵們消失得無影無蹤的日子,終會來臨……」

儀式結束後,元老院的議員公布說「不准任何人住在這塊土地上。」 「如果有人住在這裡,他們必受詛咒。又宣佈說:「親迦太基的都市,全都要破壞無遺。他們準備斬斷所有的禍根。」

羅馬元老院下令焚燒迦太基城,大火延燒16天之久,殘存的5萬迦太基人被賣為奴隸,在農地撒鹽,迦太基城被徹底毀滅。

羅馬「非洲行省」

迦太基亡國後,西元前146年羅馬「非洲行省」成立........ 烏提卡港是其行政首都。

持續118年的布匿戰爭,以迦太基的滅亡而告結束。這次戰爭時間之長,規模之大、兩國人民蒙受痛苦和災難之深,都是歷史上空前的。

在今天,連迦太基這個名字都已不復存在,當今的突尼斯城是在古老的迦太基廢墟上建起來的。戰勝國羅馬損失是慘重的,許多城鎮被毀壞,田園荒蕪,無數的居民慘遭屠殺。

據西元前220年的戶口調查,羅馬成年男子共27萬,到西元前207年只有13.7萬,損失近一半。

小西庇阿回到羅馬後,在其友格拉古支持的一項法案中處於不受歡迎的地位,在他將要就問題作答覆時意外死亡。

e0040579_2233616.jpg羅馬內戰時期凱撒追擊龐培到非洲,在迦太基遺跡附近紮營。

聽說當天晚上他夢到全軍都在哭。於是他決定必須在迦太基殖民,建立新的都市,並且把這個宗旨寫下備忘。

直到凱撒在羅馬被暗殺,人們發現他的備忘之後,迦太基才被重建。

為了避免迦太基被屠殺亡魂作祟,新都市建在離原來的地點稍遠的地方。

從這些軼聞當中,我們不就可以充份了解羅馬是多麼懼怕迦太基這塊「地」,多麼想詛咒它。

迦太基城被攻陷之後,作為一個民族的迦太基不復存在了。雖然在北非他們還有人活了下來,但是逐漸地被其他民族同化了,沒有留下任何宗教,文化,政治或者社會方面的痕跡。

但奇怪的是,根據羅馬史書記載,直到西元5世紀,還有人在北非說迦太基語。顯然,從語音的角度上講,迦太基語是非常動聽的語言。

迦太基滅亡的教訓,可以為現代台灣的警惕:「昨日迦太基 ~今日台灣!」。
e0040579_19595173.pn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3-19 15:22 | 【Total War 迦太基】

漢尼拔之墓

e0040579_15243.png


漢尼拔遺書:



「我是漢尼拔哈米爾卡‧巴卡的兒子。 我的父親是一個偉大的迦太基將軍和國家的領袖。 我跟著他的腳步為迦太基爭取了榮耀。

我下令迦太基人打擊羅馬(指第二次布匿戰爭 西元前218-203年)。 成千上萬的士兵和我的大象從伊比利亞(西班牙)陪同我通過比利牛斯山和阿爾卑斯山,進入意大利。

因為我是一個輝煌的軍事戰略家,我好幾次擊敗了羅馬軍隊,佔領了意大利十五年。 我曾兩次有機會征服羅馬,但我沒有使用過這種優勢。

我的人告訴我:「漢尼拔~你知道如何征服,但你不知道享受勝利。」 我沒有聽進去。

但我後來意識到,他們是正確的。

羅馬人的入侵北非迫使我回到我的祖國迦太基卻被羅馬人打敗了。

此戰之後,(第二次布匿)戰爭結束,我繼續我的職業生涯中成為蘇菲特(Suffets 迦太基執政官 ) 和進行政治和財政改革,以確保施加支付戰爭賠償給羅馬。

然而,我的改革再迦太基貴族和羅馬是不得人心的,所以我自願流亡。

我第一次去到了安提阿,塞琉古帝國的首都,作為在戰爭中對羅馬的軍事顧問,但羅馬人打敗塞琉古。

在亞美尼亞短暫停留後,我來到比提尼亞王國。 比提尼亞國王普魯濟阿斯 與帕加馬的歐邁尼斯二世開戰,在這場戰爭中,我為比提尼亞王國贏得了一個偉大的海戰打勝歐邁尼斯二世

然而,普魯濟阿斯背叛了我,同意把我交給羅馬。

但是,如果羅馬人決心要捕捉我,我下定決心不要落入他們手中。

所以我來到利比薩(Libyssa),馬爾馬拉海東海岸的一個小鎮,我拿出藏在戒指裡的毒藥(可能是一劑自殺鴉片),吞下毒藥,結束了我自己的生命。」


利比薩(Libyssa)現在地名為蓋布澤(Gebze),據說西元前183年漢尼拔自殺後被埋在現代土耳其的 蓋布澤以南,60公里外Diliskelesi的長著柏樹的小山丘上。

在西元前200年羅馬皇帝塞維魯(西元193-211年)曾用大理石包圍保護漢尼拔的古墳。但它現在只是一堆石頭。

e0040579_3461921.png1968年,突尼斯總統哈比卜·布爾吉巴(1903至2000年)去土耳其伊斯坦布爾,進行私人訪問。

他熱切要求土耳其政府讓他去達達尼爾海峽附近的蓋布澤祭拜他心目中的大英雄漢尼拔之墓。

土耳其人很尷尬,因為那裡是無人管理狀態,一堆亂石而已,哪看的到什麼漢尼拔的墳墓,試圖勸阻他都無濟於事。

因為是他的英雄之墓,為了盡量減輕他的失望,土耳其政府只好緊急派人到蓋布澤的Diliskelesi小山丘「找到」石堆,建立陵墓,讓突尼斯總統能瞻仰北非大英雄漢尼拔的墳墓。

而前突尼斯總統宰因·阿比丁·本·阿里也來蓋布澤挖了一些土帶回作為了漢尼拔骨灰的象徵,並已建立了一個22世紀迦太基港口紀念碑。

e0040579_0531355.jpg

(漢尼拔之墓)


西元1906年進行蓋布澤考古發掘的德國考古學家西奧多韋根(Theodor Wiegand ),對蓋布澤是否有漢尼拔的墳墓持懷疑態度。

比提尼亞(Bithynia)王國位於安納托利亞西北部古代行政區,靠近馬爾馬拉海(Sea of Marmara)、博斯普魯斯海峽和黑海,現土耳其伊茲米特(Izmit)地區。

西元前327年齊博伊特斯 (Zipoition )家族割據小亞細亞西北部之比提尼亞。約前297年齊博伊特斯改稱國王,比提尼亞(Bithynia)王國正式建國。

西元前190年,塞琉古被大西庇阿擊敗投降和談,羅馬停戰的條件之一就是交出漢尼拔

漢尼拔最後的戰爭

因此漢尼拔逃離去克里特島 ,但他很快又回到了小亞細亞與比提尼亞避難 ,這時剛好比提尼亞普魯濟阿斯一世(Prusias I of Bithynia)正與帕加馬的歐邁尼斯二世發生戰爭 。

e0040579_722491.png漢尼拔服務於太子普魯濟阿斯二世(Prusias II of Bithynia)於此場戰爭中。

漢尼拔率領的比提尼亞海軍打勝歐邁尼斯的艦隊,漢尼拔用盆子裝滿毒蛇拋到歐邁尼斯的船上,帕加馬水手紛紛跳船逃生。

漢尼拔還在陸戰中擊敗了帕加馬兩個戰役,直到羅馬人出面的干預和威脅普濟阿斯一世要放棄漢尼拔

西元前182年,比提尼亞畏於羅馬的恐嚇,欲將漢尼拔交出,西元前183年,羅馬派弗拉米寧往比提尼亞王國企圖捕捉漢尼拔

已經65歲的漢尼拔厭倦了流亡生涯,他自嘲地說︰「我這個老傢伙一天不死,羅馬人就一天不得安寧,今天就讓他們如願吧。」(原話"Let us ease the Romans of their continual dread and care, who think it long and tedious to await the death of a hated old man.”)。

漢尼拔於是走到馬爾馬拉海東海岸的利比薩小鎮飲毒自殺。

迦太基一代軍事天才統帥命喪於此。

e0040579_18201525.jpg


西元前75年,比提尼亞國王尼科美德四世(Nicomedes IV)卒,遺囑將其國併歸羅馬。

龐度斯的米特拉達提斯六世乘羅馬內部局勢混亂之機,攻佔比提尼亞,並支持亞美尼亞併吞卡帕多西亞和敘利亞,引發第三次米特拉達梯戰爭戰爭(西元前75~前65)爆發。

龐度斯軍分頭並進,擊敗羅馬軍,佔領比提尼亞,進而攻佔赫勒斯滂沿岸大部地區。

羅馬統帥盧庫勒斯(Lucullus,約公元前110—前56)率大軍反擊,迅速收復失地,奪回比提尼亞,並侵入龐度斯境內。

羅馬擊退龐度斯,併吞比提尼亞。比提尼亞併入羅馬小亞細亞行省。

e0040579_1818447.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2-13 17:21 | 【Total War 迦太基】

漢諾家族(Hannonid)

漢諾家族
Hannonid




(地圖中黃色是腓尼基人勢力)


e0040579_5464342.jpg古代腓尼基人經商為生,因此也被人歧視,被人驅趕,既被強權如波斯引為少數派盟友,也被強權的強權如馬其頓亞歷山大和世仇的鄰居屠殺。

北非迦太基是黎巴嫩提爾(Tyre )的腓尼基人在海外最大的,也是殘存的殖民地,但是即使是在迦太基,真正的腓尼基人也是少數。

由於腓尼基人的生存處境,他們對於多數派土著和居民,持有防範心理。在突尼斯地區,迦太基人作為征服者和統治者的身份存在。

亞歷山大攻擊提爾時,迦太基曾試圖援救提爾,但僅來得及撤走城中的大貴族。

腓尼基人都湧到了迦太基,這些迦太基的新公民對迦太基的政治和政策的穩定構成了衝擊,迦太基在接納新公民的同時,就以少數提爾大族加入迦太基元老院的方式,建立起迦太基寡頭統治階層,將迦太基一般市民排除在日常政治決策層以外,但在元老院提交的問題,則由公大會表決。

由元老院及其軍事元首兼任執政官, 稱之為「蘇菲特」(Suffets)。

漢諾家族(Hannonids)是北非迦太基與巴卡(Barca)家族長期政治競爭的貴族家族。

漢諾家族是迦太基大地主,本身擁有龐大財富,他們的子弟從小被訓練為神職人員與海軍軍官,神職人員奉獻給神靈,尤其是祭祀保護迦太基的女神- 「坦尼特」(Tanit)。

海軍軍官掌握迦太基海軍,透過海外貿易增加財富,更使的漢諾家族掌握迦太基議會大權。

漢諾家族認為掌握陸軍的巴卡家族的人都呆頭呆腦,是對神明不虔誠的暴徒莽夫,根本不適合擔任公職。

巴卡家族則認為漢諾家族的人詭計多端與自私自利。

e0040579_1510166.png西元前500年左右 , 迦太基政府兩位最高行政長官「蘇菲特」(Suffets) 之一的漢諾率領60艘艦艇首度勘探非洲西海岸,抵達塞爾納亞在幾內亞灣與喀麥隆的海岸。

古迦太基有三個漢諾家族領袖都被稱為「偉人漢諾」(Hanno the Great),第一個「偉人漢諾」於西元前367年指揮迦太基船隊打敗西西里島的希臘人贏得了決定性的海戰的勝利。

有效阻止西西里島東南部希臘人殖民的敘拉古(Syracuse)王國統一西西里島西部。

西元前340年,他處心積慮地想成為迦太基獨裁者,但是遭到元老院逮捕折磨致死。

第二個「偉人漢諾」(漢諾二世 Hanno II the Great)在第一次布匿戰爭期間 ,他反對延續對羅馬的戰爭。

他寧願縮在非洲,而不願征服其他領土,認為與羅馬海軍戰爭不會帶來任何收益。

在他的反對下與迦太基巴卡家族哈米爾卡·巴卡(Hamilcar Barca 漢尼拔之父)對立。

因此讓西元前249年得雷帕納海戰(Battle of Drepana)慘敗的羅馬有時間重建海軍。

西元前242年,由來自富裕羅馬公民的捐款,羅馬終於又建造戰船200餘艘,而且水手訓練精良,由執政官卡圖納斯(Gaius Lutatius Catulus)指揮恢復對西西里島西部的港口的圍攻,利利俾(Lilybaeum)和得雷帕納(Drepana) 港口被封鎖切斷與北非迦太基的連繫。

前241年,迦太基漢諾二世指揮的艦隊前往支援在西西里島上作戰的陸軍部隊。在埃加迪群島附近爆發海戰(Battle of the Aegates Islands),迦太基艦隊損失戰船50餘艘,被俘70餘艘,羅馬損失30艘。

其餘的迦太基戰船利用風向改變,讓他們逃離沒有風帆的羅馬艦隊的追殺,漢諾二世逃回迦太基。

長達23年第一次布匿戰爭結束,簽署的和平條約後,哈米爾卡·巴卡被撤職,迦太基僱傭軍隊返回自己的家園。

漢諾二世因為出現嚴重的財政困難,向埃及托勒密二世申請貸款遭到拒絕,因此無法發積欠的薪酬引起了僱傭軍兵變,史稱「傭兵戰爭」或「無道戰爭」(Truceless war)。

迦太基政府被迫重新起用哈米爾卡·巴卡。他使用攻心戰術,以自身威望招納敵軍,並對拒絕投降者加以殘酷鎮壓,最終在西元前237年平定了兵變。

西元前236年漢諾二世並同意哈米爾卡·巴卡前往西班牙發展。

在第二次布匿戰爭期間 ,他又帶領親羅馬迦太基派,反對派遣援軍給私自開戰的巴卡家族漢尼拔

西元前204年,大西庇阿入侵北非,漢諾二世為首的迦太基元老院緊急召回漢尼拔 保衛迦太基。

大西庇阿穿過了巴格拉達河谷,蹂躪迦太基農業地區。為那個關繫到自己存亡的重要地區將被毀滅而大傷腦筋,漢諾二世接二連三地向漢尼拔派出信使,責成他採取必要的措施,命令他與大西庇阿決戰。

西元前202年紮馬會戰,漢尼拔戰敗,漢諾二世親自到羅馬談判和平,簽署屈辱的和約。

第三個「偉人漢諾」是西元前2世紀迦太基一個極端保守的政客,致力於壓榨貧困階層,發展海外貿易來支付對羅馬的賠款。

e0040579_22203631.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0-20 07:22 | 【Total War 迦太基】

漢尼拔宣言




e0040579_15474155.jpg漢尼拔西方歷史上最偉大的戰士
他率領了6千個迦太基的精兵與數萬西班牙傭兵,帶著大象越過了阿爾卑斯山,這種空前絕後的壯舉表示他除了是一個最偉大的戰士之外,也是一個最偉大的馴象者。

在波河平原上,漢尼拔面對著堅固的羅馬城堡以及逐漸嶄露頭角的羅馬將士,於是他在西元前218年發表了這篇演說。

迦太基戰士一戰克敵,使羅馬人被迫採取堅壁清野的戰術,15年之內不敢出戰。後來由於大西庇阿兵臨迦太基發生危機,漢尼拔撤軍回國,羅馬人才得重見天日。

漢尼拔使羅馬帝國的締造延遲了200年。

漢尼拔宣言

..



戰士們:

方才諸位已經從不幸陣亡的袍澤身上體驗到什麼叫噩運了。如果諸位在慶幸自己好運之際猶能念念不忘當時的感覺,那麼我們現在已經打勝了。

因為諸位所目擊的並非一齣戲,而是諸位真正的處境。幸運之神對諸位是否比對諸位所俘獲的敵人更寬惠優異呢?我不知道。兩片海從左右兩面將諸位包圍起來,而諸位卻連一艘可供逃生的船都沒有。

比隆河更寬闊、更湍急的波河環繞著諸位。而諸位就是在精神最健旺、體力最充沛的時候也難以攀越的阿爾卑斯山就在諸位背後擋住退路。

 戰士們,聽著,諸位在這兒一遇見敵人就必須征服他們,要不然就會被殺死;不論是何種命運,諸位都有戰鬥的必要,假使勝利了,即使一個不想成名的人,不朽的上帝也會賜予報酬的。

即使我們僅僅用我們的勇氣,匡復了列祖列宗所失去的西西里和薩丁尼亞島,這個酬報也足夠豐盛了;而且,羅馬人在歷次勝利中所劫獲,所積斂的一切東西,連同他們自己,都將歸你所有了。因此,諸位要加油,同心協力,在天神的賜福下,去攫取這個豐碩的果實。

遠在很久以前,在路西坦尼亞和塞錫貝利亞的荒山中追獵牲畜的時候,諸位就已經明白在如此龐雜的負重和危機環伺中得不到酬報的;可是現在正是使諸位富有和豐盛的時機,諸位已經完成了長途的跋涉,越過重重高山,跨過無數河流,並且克服了許多國家,現在正是諸位心血最大酬報的時候了。

..


諸位聽著:命運已賜給諸位勞力的成果;命運在這兒將會賜給諸位獎賞,以酬庸諸位的苦勞。諸位不要以為這場戰爭像是一場最大的戰爭,而認為這是不易得勝的。

我們都知道,不屑一顧的敵人常常會令我們死傷狼藉,而聲譽卓著的國家和國王,我們卻可不費吹灰之力就能使他們臣服腳下。

因此,我們姑且不談羅馬的赫赫大名,他們究竟有什麼可與您們相比擬的?您們能不動聲色地遂行您們的任務凡二十年,以勇氣和戰績著稱於世,諸位從海克力斯之柱,從海洋和世界最遠的一隅,過關斬將來到了這個地方,摧毀了許多像高盧和西班牙等最兇猛的國家,繼續去迎接勝利。

而諸位將面對的是未受到訓練的部隊,這些部隊就在今夏曾被高盧人打敗過、征服過、圍困過,他們的將軍(可能指218BC.特雷比亞河(Trebbia) 戰役時羅馬新執政官塞姆普羅紐斯),我從來沒有聽說過,他6個月以前才開始擔任將軍的職務。

就拿我與這位被軍隊所離棄的6個月的將軍做個比較吧,我幾乎一生下來,就在我那著名的指揮官父親的營帳下長大,我本人是西班牙和高盧的征服者,我不僅是阿爾卑斯山諸國的征服者,還是阿爾卑斯本身的征服者。

今天,如果每個人都脫掉制服,要他來指出那一邊是羅馬人,而那一邊是迦太基人,我敢確定這位將軍一定不知道他所率領的是那一個部隊。

戰士們,我不認為諸位的功績是件小事;我,對誰都一視同仁,是諸位勇氣的目睹人和證人,我不能細數諸位的英勇偉蹟,更別說創立事功的時間和地點了。諸位都曾收到我千百次的恭維和犒賞。

而我,先是諸位的學生,現在是諸位的司令官,我們將以戰鬥隊形來共同迎戰無名小卒。

..


我的眼睛不論看到那兒,我所看到的是具有旺盛的勇氣和精力:都是身經百戰的步兵,騎兵,有韁轡的,沒有韁轡的,都是來自最英勇國度的人們──諸位,我最忠實和最勇敢的友人,諸位是迦太基人,隨時要為諸位的國家以及匡正不平而戰。

我們在這場戰爭中都是攻擊者,一同敵愾同仇來到了意大利,將要比仇敵還要威武,還要勇敢對敵人進行作戰,而我們攻擊者的信心和勇氣比諸他們守禦者更來得大。

此外,痛苦、傷害,和輕侮更燃燒著我們的心,刺激著我們的心:我們的敵人,他們一開始就會要求諸位的領袖──我,來處置他們,然後諸位大夥將會圍困沙坤屯;我們倘使不這樣做,他們還會邀請我們給他們最嚴厲的折磨。

最殘忍和最傲慢的國家會把一切都視為己有,暢所欲為;它們要跟與我們對抗的人分享,要與他們談和平;並用我們定無法越過的山河境界來圍住我們,因此諸位不要對這件境界放在心上。

我們不橫過伊伯利亞,我們對沙坤屯就無可奈何了,而沙坤屯是位在伊伯利亞島上;諸位是走對了路的。

諸位說我們過不過去?他們將今年的兩位的執政官,一位派往非洲,一位派往西班牙;我們軍營裏一位也沒有,我們只有自謀獨立了。

懦夫才會畏縮,能平安班師的,他們本身的國土和他們本身的國家才會有友人;因此諸位必需要勇敢,而且,因為如果有人想苟存於勝利和死亡之間的,都免不了要受到征服,要被命運遺棄的,所以我們寧可在作戰中迎接死亡,而不願在逃走中迎接死亡。

假使諸位已經充份體會到我所說的,並且下了決心,我要強調,諸位早已勝利在望了;這也就是不朽的眾神所賜予人們最強有力的勝利動機。

..



Hannibal

Second Punic War Intro


WTFM STEAM
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0-10 17:37 | 【Total War 迦太基】

新迦太基 (Nova Carthago)

Qart Hadasht
新迦太基 Nova Carthago


e0040579_2201116.png新迦太基 (Nova Carthago),現在稱為卡塔赫納(Cartagena)是西班牙東南部地中海沿岸 的一個城市和主要海軍基地 。

e0040579_2247279.png而新迦太基(Carthago Nova )並不是迦太基人命名的,而是羅馬將軍大西庇阿在西元前209年征服了此城,並給它改名為「新迦太基(Carthago Nova )」。

迦太基人原命名為「迦·哈達什特 (Qart Hadasht)」,新城的意思。

其實也是跟迦太基(Carthage)腓尼基語「迦·哈達什特(QartaḤdatha)」一樣,腓尼基人離開黎巴嫩的祖居之地提爾(Tyre),在北非建立「新提爾」是為「QartaḤdatha」。

之後,又在西班牙建立新城也使用「Qart Hadasht」。

以下就大西庇阿的稱呼全稱為「新迦太基城」以免看到頭昏腦脹。



第一次布匿戰爭以後,迦太基丟失了西西里、科西嘉和薩丁等地中海島嶼,元氣大傷。

此時迦太基名將哈米爾卡-巴卡(Hamilcar Barca) 挺身而出,為迦太基重整河山。

哈米爾卡的姓氏“巴卡” 是希伯來語“雷霆”的意思,因而他的三個優秀的兒子漢尼拔哈斯朱拔(Hasdrubal)和馬戈(Mago) 被史學家們稱為“雷霆之子” 。

深謀遠慮的哈米爾卡知道迦太基和羅馬終將再戰,而下一次戰爭將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搏鬥,他臨終前讓三個兒子在迦太基的神廟發誓終生與羅馬為敵,他的三個兒子後來都忠實地履行了這個誓言。

哈米爾卡重振迦太基的戰略重心在西班牙。

通過幾年的努力,哈米爾卡將迦太基在西班牙的幾個相互孤立的貿易據點連成一片,並在馬斯梯亞(Mastia)建立「迦·哈達什特(QartaḤdatha)」新城。

西元前228年哈米爾卡死後,由於3個兒子尚未成年,他的女婿大哈斯朱拔(Hasdrubal the Splendid) 繼承父業,運用高超的外交手腕和聯姻的辦法拉攏西班牙當地的凱爾特人部落。

大哈斯朱拔漢尼拔兄弟都娶了凱爾特部落首領的女兒為妻(迦太基人是一夫多妻制),最終將西班牙的大部分地區置于迦太基的控制之下。

e0040579_17181157.png漢尼拔的凱爾特老婆據史學家李維(Livy)記載是卡斯圖羅(Castulo)族的伊米爾珂(Imilce),他們還生了一個兒子。

漢尼拔將他們送到加的斯(Gades),讓他們遠離戰火。

據傳說,迦太基元老院選擇漢尼拔的兒子做為犧牲,奉獻與神,伊米爾珂反對此可怕的「殊榮」急忙轉告漢尼拔漢尼拔拒絕犧牲自己的兒子,他發誓將以殺死羅馬人千萬條生命換取他兒子免做為祭品的條件。

漢尼拔與「默珥卡特」神的傳說.....

西元前221年,25歲的漢尼拔由新迦太基出兵攻佔薩貢托引起了第二次布匿戰爭。

新迦太基城建在一個海灣之中,狹窄的入口幾乎完全被一個島嶼所封閉。

由大陸向接近圓形的海灣中伸出一個半島,這座要塞城就屹立在其上。

該半島將那個海灣分為兩半,靠內陸的那一半是一個淺瀉湖。

這樣,除了將半島與大陸相連的狹窄地峽之外,新迦太基城處於海水環抱之中。同時,由於此城建在五個小山之上,陡峭的山坡構成了堅固城防工事的天然地基。

新迦太基城(New Carthage)襲擊戰

e0040579_2144328.jpg 西元前209年 ,大西庇阿率領坎尼之戰倖存的殘兵敗卒組成4個不足額的軍團前來攻佔西班牙。

大西庇阿盡其所能獲取了有關新迦太基城的城防及城內局勢的情報。

西元前209年初夏,他以最高速度從塔拉科出發,同時命令艦隊出動從海上封鎖進入海灣的通道。

他的這個行動使迦太基人措手不及。他趁機攻佔了地峽,控制了從陸上通往該城的道路,並在那裏建起一個設防營地。次日拂曉,羅馬戰船駛入海灣,包圍該城全部濱海地區。

大西庇阿的陸地部隊試圖攀牆攻城。他們打退了迦太基軍的一次出擊,但是無奈城牆太高攻城部隊對其一籌莫展。

新迦太基城南北西三面環水,只有城東是半島根部的狹窄正面。

守軍幾乎所有兵力都在這裏,城牆也最高最厚。

大西庇阿卻從當地人口裏,知道了一個連守軍都不知道的秘密。

然而到了那天下午,正如大西庇阿所期待的,瀉湖退潮了。他派遣一隊精兵攜帶雲梯涉過水位變低的淺瀉湖。

使艦隊向城東要塞佯動;吸引地峽守軍的全部注意力於此方向,那隊精兵則趁機在西首城牆架起雲梯。

迦太基人未料到對方會從瀉湖發動進攻,根本沒有在這一側城牆佈防。

不等他們認清事態,羅馬軍早巳翻越城牆並從背面攻擊防守地峽要塞的迦太基軍隊。

城門被打開,大西庇阿的大軍一湧而入,受到奇襲的迦太基城防司令投降。大西庇阿在新迦太基城展開大屠殺,甚至連狗和其他動物的四肢都被切斷。

在一場激戰正酣的時候,掩護敵人側翼的湖水突然退了,而大西庇阿統率羅馬突擊隊徒涉湖面,就像能在水面上行走一樣,能不讓當時的人驚為神跡嗎?

更妙的是,戰前大西庇阿的動員演說裏,就公然預言:「今天會有奇跡幫助我們取得勝利」 。

那個時候的人都迷信,經此一戰,大西庇阿不但樹立了統帥的威望,而且建立了一個神話,大家不僅把大西庇阿看作一位統帥,而且簡直就是一個半仙。

對我們後世的人幸運的是,大西庇阿這個神話的謎底,還是有史料揭穿了。

其實沒有什麼神力,大西庇阿偵察出了一個連當地守軍都不知道的秘密:湖水會退潮,而且退潮的時候水深可以徒涉。

大西庇阿本人放縱這個神話不予澄清,則是因為當時的人迷信,正好可以利用迷信來建立國民和士兵對統帥的絕對信心,也是個鼓舞士氣的辦法。

我們後世寫這段歷史,所依據的原始資料,主要都是希臘歷史學家波利比烏斯和羅馬歷史學家李維,而李維的主要資料,也是轉述波利比烏斯

他的資料來源,就是大西庇阿的副將,那個唯一事先獲悉西庇阿全盤計畫的萊利烏斯

大西庇阿的大部份戰役計畫,都是萊利烏斯親口告訴波利比烏斯記述下來的。

再者,大西庇阿本人二十年後給馬其頓王腓力五世寫過一封親筆信,信中詳細論述了新迦太基之戰的決策過程,這封信得以流傳後世。

大西庇阿腓力五世,是亦敵亦友的關係,這封信的主題很有意思,就是要論證:「我是人,我本平凡,千萬別把我當半神看。」

後來到了十七、十八世紀,又有歷史學家兼地理學家實地考察,發現真正退水的原因,既不是奇跡,也不是退潮,而是風。

當地的這個季節,常會刮一種從內陸來的大風,因為湖的肚子大出口小,大風一起,會把大量的湖水從運河吹到大海,這樣水面就變淺了。

更妙的是,無論平時的退潮,還是內陸的大風,單獨一項都不能把湖水變得淺到可以徒涉,必須兩者疊加才行。

所以,平時大部分時間,湖面是不能走過去的,當地守軍也不知道這個秘密,只有老住戶才知道。

大西庇阿不想冒險與3支迦太基軍中的任何一支交戰,因為他預計迦軍會以優勢兵力合兵夾擊他。於是,他在新迦太基留下一支守軍,自已則返回伊比魯斯河。

用當年的剩餘時間去鞏固他與當地部落之間的關係。

與此同時,迦太基將軍卻顯然斷定他們對於新迦太基城的陷落無能為力。由於不願意通力合作,他們各自在自已的地區中按兵不動而被擊敗。

到西元前206年秋,大西庇阿已征服了全部迦屬西班牙。

雖然大西庇阿攻下西班牙,但大西庇阿殺父仇人全逃了,伊比利亞的豐富銀礦已在向羅馬提供財源,使它獲得額外的資金將這場布匿戰爭進行到底。

大西庇阿復仇劍鋒開始指向非洲迦太基本土~展開與迦太基軍神漢尼拔的決戰!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9-18 22:53 | 【Total War 迦太基】

迦太基的立國與坦尼特

e0040579_3342791.jpg




(地圖中黃色是腓尼基人勢力)


e0040579_13422216.png據羅馬人的說法,迦太基是腓尼基殖民者從提爾(Tyre )帶領臣民前往建立的。

建國的迦太基女王艾麗莎(Elissa 亦稱蒂朵女王Dido)是一個流亡的古代腓尼基城市提爾的公主。

在現在黎巴嫩南方的古提爾城國王柏洛斯(Belus)臨終遺言,要立兒子皮格馬利翁(Pygmalion of Tyre)和女兒艾麗莎為王位共同繼承人.

皮格馬利翁十分害怕胞妹會坐擁王權,因為艾麗莎的老公阿克爾巴斯(Acerbas 其實是艾麗莎的叔叔)是當時地位僅次於國王的大祭司,宗教和君主之間矛盾衝突加深。

另外據說父親柏洛斯埋有黃金寶藏,只有大祭司阿克爾巴斯知道。

皮格馬利翁為了獨得王國的統治權與阿克爾巴斯知道的黃金財富,逼供不成,將阿克爾巴斯謀害,因此希望從妹妹艾麗莎那裡,得到黃金寶藏的藏處。

皮格馬利翁欺騙隱瞞妹妹艾麗莎一段很長時間,終於東窗事發艾麗莎知道夫君已經被哥哥殺死。

哥哥皮格馬利翁也派人追殺妹妹........

喪夫的艾麗莎在一些貴族的支援與保護下離開故居,挖掘出黃金財富乘船西渡,他們先抵達塞浦路斯,在塞浦路斯得到準備被賣去從事賣淫80名年輕女子奴隸做為流亡貴族男子們的妻子,以準備繁衍後代。

約在西元前825年左右,最後他們來到北非,現稱作迦太基(Carthage)的地方。(一說波斯居魯士大帝在西元前539年征服了腓尼基。造成腓尼基人大量外移迦太基)

這兒地勢險要易守難攻,可控制地中海交通要道,於是決定在此地建城(現在之突尼西亞)。

然而他們的舉動觸犯了土著柏柏爾人的習俗,根據當地慣例,禁止外來人佔有超過一張牛皮大小的地方。

聰慧的艾麗莎成功地運用這條法律,把牛皮剪成一根根又細又薄的皮條,用皮條圍圈,使她得到了所想要的地盤 。

故稱之為畢爾沙(Byrsa),畢爾沙在腓尼基語的意思其實就是指「牛皮」。

e0040579_3163064.jpg當新的迦太基城已經建立,並開始繁榮之際,近鄰有一個土著酋長名叫雅爾巴斯(Iarbas)因垂涎她的美色而向她施壓求婚,艾麗莎礙於迦太基子民懼怕戰火再起

所以即使她心想忠於自己的丈夫,但還是被臣民們懇求著下嫁於他, 並在一個安慰亡夫的葬火儀式中拿著劍縱身自焚而死。

後來迦太基人便將她奉為保護迦太基的女神- 「坦尼特」(Tanit),而保護迦太基的男神是「巴力哈們」(Baal-hamon)。

「坦尼特」有她自己的抽象符號:一個三角形,圓圈的頂部,兩者之間有橫線,有時兩個附加的垂直條來自兩端的水平。

這被解釋在腓尼基的祭壇上,「坦尼特」女神穿著長禮服,她的手臂舉起在崇拜或祝福的姿態。

「坦尼特」也像棕櫚樹,像來自代表沙漠的生命之樹的版本,以及象徵著地球生命的力量。「坦尼特」女神喜歡蛇,其實她的名字的意思是「蛇女」(Serpent Lady)。

據有爭議的考證,迦太基人用生人活祭「坦尼特」女神。

「坦尼特」在埃及稱為「奈特(Neith) , 奈特也是代表戰爭女神的意思。

「坦尼特」有時被描繪成獅子的頭,顯示她的女武神威力。

e0040579_3473126.jpg


這個「坦尼特」符號是遍布迦太基。 而迦太基人也使用月亮與飛馬(PEGASUS WINGED HORSE)標誌。

「坦尼特」也是PC遊戲Total War: Rome II裡代表迦太基派系的標誌:

e0040579_3314355.jpg


e0040579_46181.png


在羅馬維吉爾(Virgil)的埃涅阿斯紀中,妹妹艾麗莎的迦太基和代表特洛伊系統的哥哥皮格馬利翁之間的無盡的仇恨,預告著布匿戰爭的發生。

羅馬人也自稱是特洛伊的後代...............

「布匿」拉丁文形容詞punicus源自名詞Puni,又寫成Poeni,意謂「腓尼基人」。

e0040579_362517.png

e0040579_22203631.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9-14 13:50 | 【Total War 迦太基】

腓尼基人的神殿-巴力洗分、 科雷

巴力洗分 Baal-zephon

e0040579_4225030.png「巴力洗分」(Baal-zephon),是相當於希臘神話裡的「宙斯」,住在現在敘利亞海岸拉塔基亞省境內Aqraa山的雷電之神、大海風暴神。

「巴力洗分」希伯來名字的意思是「北方之主」,祂能控制咆哮的風,攪動的大海和灑下傾盆大雨被烏加里特,埃及和腓尼基人們所崇敬。

e0040579_4362541.jpg


科雷 Kore

e0040579_1236273.png「科雷」( Kore 意思為處女)其實就是希臘神話中的「珀爾塞福涅」(Persephone),冥界的王后,主神宙斯和榖物女神得墨忒耳的女兒。

在希臘藝術中「科雷」一般被畫為一個身穿長袍,抱著收割的稻穗或者麥穗,莊重微笑的婦女,掌管春天和萬物生長。

處女「科雷」被閻王哈得斯(Hades)綁架到冥界,成為冥后(Rape of Persephone)。

宙斯要哈得斯釋放他女兒,哈得斯不肯,最後雙方妥協,同意每年有6個月的時間「科雷」在地獄與哈得斯作伴,因此凡間有了秋季和冬季,產生季節的交替。

「科雷」崇拜的起源是不確定的,但它是基於非常古老的農耕社會神話中的秋季播種的植被女神。

而迦太基人在西元前396年開始拜「科雷」神,因為她的一座寺廟被一支迦太基軍隊在西西里島洗劫了,不久一場毀滅性的瘟疫在迦太基軍隊中漫延。

這件事在迦太基人中一傳十十傳百,為了不再次觸怒「科雷」,他們開始崇敬這個女神。

ROME2「科雷」女神引用的圖案是錯誤的,那個圖案其實是「阿斯塔蒂」(shrine of astarte)。

e0040579_12314168.jpg


e0040579_22203631.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9-14 04:01 | 【Total War 迦太基】

腓尼基人的神殿-阿斯塔蒂 & 愛希慕恩

阿斯塔蒂 Astarte

e0040579_13453769.png


e0040579_2151397.png「阿斯塔蒂」(shrine of astarte)是代表生育,戰爭,性愛之女神。在塞浦路斯島上,曾是阿斯塔特最偉大的信仰中心之一。

「阿斯塔蒂」也是一個重要腓尼基女神,在黎巴嫩的提爾和西頓城內她的神威崇拜由腓尼基商人傳遍整個地中海。

在西頓,「阿斯塔蒂」一般都與埃什蒙共享一所廟宇。西頓的硬幣有不少都鑄有「阿斯塔蒂」坐在戰車裡的模樣。

e0040579_20592291.jpg


她的象徵是獅子 , 馬 , 獅身人面像 , 鴿子 ,金星。

e0040579_2123219.jpg


形象都以裸體呈現,古希臘人在他們的多神信仰裡採納了「阿斯塔蒂」,並改名為「阿佛羅狄忒」,也就是羅馬神話中的「維納斯女神」。

e0040579_20463231.jpg在西班牙格拉納達省的加萊拉發現一個殯葬用品-「阿斯塔蒂」女神雕像,即著名的「加萊拉女士(Lady of Galera)」。

雕像推測是由腓尼基人製造的。

她旁邊坐在兩個獅身人面像(斯芬克斯),兩乳房各有兩個孔並持有一個碗,。

一般來說,腓尼基人都會把「阿斯塔蒂」放在神廟內,而廟內亦有廟妓,教導信徒如何利用性愛使農作物得到豐收。

據說農作物們看到如看到AV影片,依農夫們性愛的姿勢與激烈叫喊聲程度所影響,稻穀會長的更多、更茂盛,果樹汁濃味又甜.....

在《聖經》裡,「阿斯塔蒂」經常都與巴力兩者一同提及的「阿塔爾」(Attar 雨神、戰神)混為一談,是古時不信神的猶太人經常拜祭的「假神」。

後來的猶太神話中 ,甚至把「阿斯塔蒂」演變成為長角的女妖。

e0040579_211245.jpg


愛希慕恩 Eshmun

e0040579_417624.png「愛希慕恩」(Eshmun )經常被腓尼基人崇拜為治療之神,「愛希慕恩」也是西頓(Sidon 南黎巴嫩省現在賽伊達)城的保護者。

他經常也與生育和生命的恢複聯繫在一起。

e0040579_4172228.jpg「愛希慕恩」的神廟,有著水管道和大量的水池允許朝聖者在儀式前對自己進行沐浴洗禮。

對「愛希慕恩」進貢物品是作為他治愈眾人的感謝或者獲得「愛希慕恩」親睞的方法。

「愛希慕恩」故事的起源有一些殘酷........

「愛希慕恩」一開始只是一個普通人,他喜歡打獵,而他長的英俊的像貌吸引住了阿斯塔蒂( Astarte)女神,她執意要將他視為自己的愛人。

為了躲避「阿斯塔蒂」癡女般多情的追求,杜絕她的騷擾,「愛希慕恩」決定揮斧自宮,閹割了自己。

但不幸的是,他命根子流血過多,因此丟了小命。

愧疚的阿斯塔蒂( Astarte)恢復他的生命,並使他成為了治療之神。

ROME2使用這個「還願小孩」雕像做為「愛希慕恩」神廟的圖案,是來自西頓王室送給「愛希慕恩」神廟的雕像,當時似乎有將生病的孩子投進神聖運河作為犧牲的儀式。

e0040579_4173887.jpg


e0040579_22203631.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9-13 21:29 | 【Total War 迦太基】

迦太基的「兒童獻祭」

迦太基的「兒童獻祭」

西元前146年,迦太基城破,領導人哈斯德貝向羅馬投降,迦太基人看到之後個個對哈斯德貝破口大罵,並放火燒神殿後,也投入火中殉國。

火開始蔓延的時候,哈斯德貝的妻子,讓自己的小孩站在身邊,對著丈夫大聲責罵:

「奇怪ㄟ你!你這個不知廉恥的賣國賊,沒有志氣的男人!
我與小孩子們會光榮地葬在神殿的火焰中。
而你這個迦太基的領導人,你準備用這種姿態來裝飾羅馬的勝利嗎?
你以為你跪在那裡,就不會受到那個男人(指小西庇阿)的處罰了嗎?」

說完,她親手把小孩丟入火中,自己也消失在神殿的火焰中。

羅馬人擊敗了迦太基和徹底摧毀了城市,焚燬了迦太基藏書、祭壇,在農田灑鹽,並以維納斯取代了坦尼特女神。

古埃及人對迦太基深惡痛絕,古羅馬人為迦太基文化感到羞恥。

他們從事戰爭宣傳,使迦太基人被後世覺得是很殘酷的野蠻人,非常不文明,其中一項指控就是「兒童獻祭」(Child sacrifice)。

迦太基因「兒童獻祭」而惡名昭彰..........

陀斐特祭壇

迦太基的「兒童獻祭」並沒有留下太多史料 ,但是有發掘出遺留下的祭祀遺跡陀斐特(Tophet)

e0040579_22574692.jpg陀斐特「Tophet」一詞來源於“聖經”,俗稱灼熱地獄,用來指代耶路撒冷附近的一個地點在迦南人和以色列人犧牲孩子地方,名為「嫩子谷」。

那也是耶路撒冷全市焚燒垃圾之處,長期的濃煙及惡臭使它成了地獄的象徵。

聖經申命記:「你們中間不可有人使兒女經火,也不可有占卜的、觀兆的、用法術的,行邪術的、用迷術的、交鬼的、行巫術的、過陰的。」,其中「經火」就是把兒女作為獻給假神。

e0040579_19474061.png迦太基陀斐特祭壇嬰兒塚挖掘出約70,000小骨駭與骨灰罐,當時據以羅馬人的說法推論當時古迦太基人為祈求平安財富,富人獻祭長子或長女,骨灰罐裡面裝著古代嬰兒的燒焦的骸骨。

有些骨灰罐上面刻了碑文,描述這些骨灰罐是敬神的祭品,而非一般的骨灰罐。

根據考古的一些理論相信,那些作為獻祭的兒童被放在青銅人像的手彎裡, 然後從那裡掉入火焰坑裡,生人活祭的兒童父母還不准哭,他們相信哭泣那樣會減損祭祀的效果。

孩子被焚燒時,大家還要圍著「巴力哈們」神像起舞。

一般來說,只有迦太基貴族的兒子才能獲得這種「殊榮」。

但為保護自己的孩子,迦太基貴族們常常偷偷買回窮人的孩子以代替自己的孩子。

後來,這一騙局在一場戰爭中被偶然被知道,迦太基人民感到極度恐怖,認為之所以發生戰爭,是因為貴族替換孩子引起了神的不滿,為彌補「罪過」,又從最富有的家族中選了200個兒童獻給神靈。

再考證迦太基和其他腓尼基宗教信仰中心的結果顯示這大量的嬰幼兒和兒童的遺體,許多歷史學家都認為燒死兒童的「兒童獻祭」為獻祭給西元前5世紀至高無上之的迦太基神男神「巴力哈們」(Baal-hamon)與女神「坦尼特」(Tanit)證據。

「巴力哈們」(Baal-hamon)是迦太基太陽神,而女神「坦尼特」是迦太基月亮神。

e0040579_19522866.jpg


科學驗證

2010年2月間美國匹茲堡大學研究人員領導的陀斐特兒童屍體的研究結果揭穿千年來古迦太基人「兒童獻祭」不是事實。

根據2010年2月17日普洛斯(PLoS)科學雜誌報導,在學者調查迦太基小孩遺骸後顯示,大多數童嬰死於產前或出生後不久,不可能是長大後被獻祭犧牲。

e0040579_22594722.jpg


陀斐特的布匿柱(Punic stelae)

美國匹茲堡大學施瓦茲教授確定近半的兒童是未出生的胎兒或者出生幾天後夭折的嬰兒,其他的兒童死亡年齡在1個月或者幾歲,僅有少量兒童死亡年齡為5-6歲,通常這一年齡的死亡兒童就埋葬在主要公墓中

研究主導者傑佛瑞H施瓦茨((Jeffrey H. Schwartz 匹茲堡藝術與科學大學人類學與歷史及科學哲理學系教授和全球藝術和科學學院校長)表示,這首次公開發表的報告,是立基於分析迦太基公墓骨灰甕的骨骸--

他駁斥了西元前3 世紀以來有關迦太基有系統殺嬰獻祭傳說,這一直是聖經學者與考古學家長期來主要的爭論題。

施瓦茨和他的同事們對不知死因為何的迦太基童嬰死後火化與葬在骨灰甕事提出有利的看法。

陀斐特墳地設有包含小孩和動物火化遺骨的骨灰甕,這曾被設想說是要留給獻祭犧牲者用。

施瓦茨和他的合作者從所有被宣稱犧牲的348骨灰甕檢測遺骸以作為確定孩子死亡年齡測驗。

施瓦茨霍頓測量記錄頭骨,髖骨,長骨,牙齒,發現有相當數量兒童死於初生後的2至5個月內,且至少有百分之20的樣品是「產前死胎」。

施瓦茨和霍頓送50具個體樣品到歐洲檢驗新生兒牙齒琺瑯質輪廓,以鑑定嬰兒的死亡年齡。

檢查發現24個牙齒有琺瑯質,其餘26個沒有琺瑯質,証明是胎死腹中或在出生後兩週內就死亡的。

施瓦茨霍頓又說:『骨甕的內容也打消了嬰兒被大規模犧牲的可能性。』

甕中沒有足夠的骨材以表明存在兩個以上完整的個體,雖然許多骨甕中存留一些其他兒童的碎骨,研究人員得出結論說,「這些骨頭可能是先前火化的,卻無意中被混夾在隨後骨灰甕中。」

e0040579_23304550.jpg他們研究強調,歷史科學家破譯古代社會的行為必須考慮所有證據。

對迦太基有規律的獻祭嬰兒看法也不能單只根據火化遺體研究,且依一些少許含糊不清的迦太基銘文推斷,並涉及舊約這類古老人類的獻祭記錄報告。

他們的研究結果表明,有些孩子被犧牲,但結論是與「迦太基人是經常獻祭自己孩子的野蠻惡棍看法相反」。

研究小組的報告還質疑有關迦太基特別獻祭長男的論點。

施瓦茨和霍頓判定性別藉由測量坐骨的槽口- 一個廣泛在女性骨盆後方的縫隙 - 共70具髖骨。

他們查出38具是女性,而男性只26個。

其中2個有可能是女性,1個是男性,和3個尚待判定。

施瓦茨和他的同事總結,迦太基人產前死胎和嬰兒高死亡率符合現代死胎、流產和嬰兒死亡數據。

他們指出如果以古迦太基城市的條件,年青和未出生的孩子可能很容易死於疾病,經過科技檢查陀斐特不是祭壇而是墳地,而且是嬰兒墳場,這埋葬地點的周遭則是傳統迦太基大齡孩童和成人墳場。

在幾個迦太基倖存下來的文字中有關宗教信仰的部份完全沒有提到「兒童獻祭」之事。

歷史上勝利者為抹黑戰敗者的文化常常讓事實反轉。

事實上,「巴力哈們」還是生育之神。

讓生育之神變成「兒童獻祭」之神......lol~這都是阿羅ㄟ陰謀啦~~~~

e0040579_22203631.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9-13 19:47 | 【Total War 迦太基】